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irene

62.3万浏览    8856参与
nanan

我们没有在一起

  BE预警

  BGM:我们没有在一起-刘若英

  

“你一直说的那个公园已经拆了,还记得荡着秋千日子就飞起来.”


是个空闲的日子,我站在家门口的玄关.踏上基本款的匡威,走出了家门.

首尔的天和平时一样,偶尔有几朵云出现.它们的样子奇形怪状,像平时和你一起吃寿司上的金枪鱼,又像你那时做的面片汤里的面片.

不知道为什么,嘴角总是收不住的上翘.我眯着眼睛,对着天空毫不吝啬地按着快门.

走着走着,走到了离公司不远的一片花园.

我有些出神的望着一朵朵鲜艳的花,它们挺着身板,面向太阳.尽情的向路人展示着自己的芬芳.

多像那时的我们,自信的,毫不避讳的露出锋芒.......


  BE预警

  BGM:我们没有在一起-刘若英

  

“你一直说的那个公园已经拆了,还记得荡着秋千日子就飞起来.”

 

是个空闲的日子,我站在家门口的玄关.踏上基本款的匡威,走出了家门.

首尔的天和平时一样,偶尔有几朵云出现.它们的样子奇形怪状,像平时和你一起吃寿司上的金枪鱼,又像你那时做的面片汤里的面片.

不知道为什么,嘴角总是收不住的上翘.我眯着眼睛,对着天空毫不吝啬地按着快门.

走着走着,走到了离公司不远的一片花园.

我有些出神的望着一朵朵鲜艳的花,它们挺着身板,面向太阳.尽情的向路人展示着自己的芬芳.

多像那时的我们,自信的,毫不避讳的露出锋芒.

 

在花坛一旁,有些突兀的立着一个破旧的秋千.

在阳光下它已不再有光泽,可我一见到它,又毫不犹豫地想到了你.

 

在我们籍籍无名的日子里,我喜欢和你来这里玩.

那时我们躲着经纪人,瞒着成员,偷偷地来到这里.来到这个曾经被我们称作秘密的公园.

 

那时的你喜欢荡秋千,我在后面推着你.

看着你的背影越飞越高,所有的烦恼和压力好像也随着烟消云散.

你坐在秋千上,笑着说也要我飞起来.

想象着当时你弯弯的笑眼,我真的好想回到那时,张开双臂,抱住你.

让你在我后面,推着我飞向天空.

 

我尝试着,轻轻地坐在秋千上.

生锈的铁链相互摩擦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就好像控制时间的齿轮,一刻不停歇的向未来转动着.偶尔发出的声音提醒着我,时间流逝带来的不止是变得破旧的秋千,还有渐行渐远的我们.

 

 

“漫漫的下午阳光都在脸上撒野,你那傻气,我真是想念.”

 

 

起身放弃了乘坐生锈的秋千,我拍拍衣服上的灰尘.

继续沿着阳光照来的方向,一步一步的走着.

路边高耸的大楼上放映着各式各样的广告,我一眼便看见了你的脸.

我停下脚步,怔怔地望着你的脸庞.

曾经稚嫩的面容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你愈加成熟的眉眼.

转眼我们已经出道了快十五年,没有什么意外的,公司在我们步入第十年的时候发了新闻,说我们会在各自的领域上继续发光发彩.

没有说解散,但也没了一起表演的通告.

这是我们早就料到的,没有什么意料之外.粉丝们也只不过是伤心了几天,在推特上刷着永远的redvelvet,刷着五人五色的爱心.让好久没有出现的我们,以redvelvet的形式,最后一次出现在热搜榜上.

然后,在众多的新秀中消失不见.

我们不像是公司的前辈们那样,为Kpop历史划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我们一开始就知道,我们无法这样,我们只是个实验品而已.

但我很庆幸,开始是我们五个人,结束也是我们五个人.

以happiness为开端,就以happiness的分开为结尾吧.

“也许偶尔会从某个后辈口中说出我们redvelvet,提到了我们,那我们就不算白干.”

我还记得,在新闻出来后我们大家聚在一起吃饭,你红着眼睛,举着酒瓶,说出的这句话.

还有你在沉默后深深的叹的一口气.

 

我也记不得了,是什么时候你变的不再开朗,遇见事情学会了憋在心里,不去和别人讲.

我也不能像以前一样,去到你的房间,耐心地为你解决你的烦恼.

你不是小孩了,不是吗.

在你决定搬出宿舍的时候就决定了我们早已各奔东西,偶尔我会在宿舍里遇见回来取东西的你.

“我们涩琪最近有不开心吗?”

“没有啊姐姐,我最近可开心了.”

你又把眼睛眯成一条缝,笑嘻嘻地和我讲着遇见的趣事.

我也配合着,哈哈地大笑.

只不过你的笑着哭的技能好像传给了我,笑着笑着,一滴泪从眼角滑落.

 

“是开心的眼泪啊.”

 

我知道,你还是你,我还是我,可是我们,不再是当初那个我们了.

 

“那时候小小的你还没学会叹气,谁又会想到他们现在喊你女王,你哈哈笑的样子到是一点没变.时间走了,谁还会等呢.”

 

 

阳光晃得我睁不开眼,我低下头,揉了揉发涩的眼睛.

偏头,看见了熟悉的咖啡馆.走了进去.

 

你喜欢喝咖啡,我喜欢喝果汁.

我偶尔会在行程结束后带一杯咖啡回去,放在你的房间,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放在你的桌上.

“新款的,你尝尝.”

“这次不是从路边捡的啦.”

我抑制住了想给你一拳的冲动.

“你爱喝不喝!”

“诶诶,姐姐,我错啦,我最爱喝啦.”

忍不住抬起手狠狠的按了按你的小脑瓜,轻易地就得到了你幽怨的眼神.

 

“姐姐,我们去汉江吧.”你抬起头,眨着眼睛,看向我.

天黑后,我们裹成了两个小粽子,戴上口罩,你拉着我的手,走出了宿舍门.

雪天的汉江边人不多,有稀稀拉拉的几对情侣,在晚风下并肩互相依偎着.

雪踩在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我喜欢听这样的声音.

你走在我的前面,我小步的跟在你的身后,踩着你的脚印.一步一步的向前走.

 

“诶呦.”

你突然停下脚步,我没有防备的撞到你的后背.

“姐姐在干什么呀.”

你转过身,鼻子被冻的通红.脸蛋也红红的低着头看着我.

“没,没什么.”

我不敢看你的眼睛,低下头看着沾满雪花的脚尖.

雪花一点点闪烁,化成一滩水粘在鞋上.

 

 

“姐姐,你冷吗.”

在回宿舍的路上,你转过头,看着把脸缩在围巾里的我.

“有一点.”

“那我们跑起来吧.”

你拉起我的手,不顾我错愕的眼神.

 

我们手牵着手,在漫天飞雪的夜晚,在无人的街头,肆意的奔跑.

不知道是不是寒冷刺激了我的泪腺,我看着我们相牵的手,眼前蒙上了一层雾.

我好想就这样跟着你,无论你带我到哪里.

现在回想起来,可能是那天的雪下的太大,模糊了我对友情和爱情的界限.

也同时模糊了我对你是友情还是爱情的答案.

可是我已经满不在乎了,至少,我现在回想起那时,你带着我奔跑回头时的那抹微笑,我就知道,我早就进了一个名为你的沼泽里.

 

“那条路走呀走呀走呀总要回家,两只手握著晃呀晃呀舍不得放,你不知道吧后来后来我都在想,跟你走吧 管它去哪呀.”

 

 

 

“小姐,你的拿铁.”

我看着桌子上的拿铁,像极了那次去济州岛我们一起喝的那杯.

济州岛那晚是我三十余载的人生中最疯狂的一晚.

我们都乘着有酒意而变得肆无忌惮,我记得在朦胧中我吻上你的唇,你用手抚摸着我的头发.

“姐姐,就让我们放肆一晚吧.就一晚.”

你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回荡.我忍住眼泪,再次送上我的唇.

“好.”

就让爱意在唇齿间绽放吧.

 

第二天,我拖着酸痛的身子起身,看着你熟睡的面庞.

“对不起.”

我颤抖着声音,用手轻轻摸着你的眉眼.

“是我越界了.”

 

那晚过后好像什么都没变,你还会笑眯眯地叫着我姐姐,撒娇让我不要揍你.

又好像什么都变了,你会回握住我的挽着你的手,会不时地盯着我出神.

 

“涩琪啊,不要太明显了.”

我拉着你到天台.

你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说,瞬间便红了眼眶.

“那我们算什么.”

我看着你握紧的拳头,低下头.

“你不是说了吗,就那一晚.”

是令人窒息的沉默,压得我快喘不过气来.

“好,是我太单纯了.”

你用力甩上门,甚至都倦了去看我一眼.

 

原谅我,我不能让你我和一起坠入深渊.

我们不能不顾一切去和这个世界干一架,我们所要顾及的东西太多太多,所以,留给我们的,只有束手就擒.

束手就擒吧,我们.

 

 

我端起眼前的拿铁,浅浅地抿了一口.

苦涩瞬间充满了整个口腔.

我皱了皱眉.看见了放在一旁的糖包.

“忘记放糖了.”

 

涩琪啊,错的是这个世界,为什么痛的却是我们.

 

“这杯咖啡忘了加糖,真不是我那麼伤感,世界太复杂 你说单纯很难,我当然都明白.”

 

 

在redvelvet到了第十五个年头的时候,我决定不再续约.

redvelvet解散了.

在接到艺琳的电话时,我正在家整理着东西,准备搬回大邱.

“珠泫姐,涩琪姐说今天请客吃饭!要一起来吗,在涩琪姐家.”

我握紧了电话,关节有些发白.

“好,我过去.”

 

好久不见的我们在一起肆无忌惮的笑着,笑的地动山摇,音响在一旁一直放着我们的出道歌曲.我们都像发了疯一般跳着,唱着.最后瘫倒在对方身上,回忆起曾经,那些发着光炙热的日子,那些我们笑着说着“happiness!大家好,我们是redvelvet!”的日子,再也回不去了.

 

我和你到最后算是比较清醒的,艰难的将她们安顿好.你拉着我来到楼顶.

我们坐在椅子上,看着漆黑天空上的繁星点点.

“姐姐,你记得吗.还没出道时,我们俩就在天台上数着星星.”

回忆如潮水般涌上心头.

“姐姐,我们认识二十年了,我这一辈子,又能有几个二十年呢.”

你抽了抽鼻子,低下头.

“姐姐,我们都放下吧.我现在过的很好,你要过的比我好才行.”

 

泪水再也止不住了,我张开双臂,将你拥入怀中.

 

“好,放下吧.”

 

我终于决定放手,在喜欢你这条岔路上我已经坚持走了好久.如果我还执拗的继续前行,只能走到死胡同里.

我是个精明的人,无论是作为队长Irene还是人类裴珠泫.可我却在你这个问题上一错再错.

对不起,死胡同里没有光,我该回头了.

我无法浪漫到底.

 

 

“可是呀只有你曾陪我在最初的地方,只有你才能了解我要的梦从来不大,我们没有在一起至少还像情侣一样,

我痛的疯的伤的在你面前哭得最惨,我知道你也不能带我回到那个地方,你说你现在很好而且喜欢回忆很长.”

 

 

“叮咚.”

手机的提示音将我从浅浅的睡眠中惊醒.

是你.

照片中的天空被黄晕笼罩,夕阳只剩一个小小的半圆.

“姐姐,你喜欢的天空.”

我嘴角咧出一抹微笑.

“真好看.”

“姐姐喜欢就好.”

我抱着手机,揣测着你的心理、你按下这一串字时的表情.

我见过你好多模样,哭的,笑的.却发现我好像无法从中正确找出一种.

这是我才错愕的发现,我们明明相距不远,可心却相隔了十万八千里.

 

“涩琪呢,虽然内心有些变化,但是是个始终如一的人.”

 

我们没法去抵挡时间那双手,它推着我们向前走,既然错过,就无法回头.

就算是你,也不能抵挡时间所带来的变化不是吗.

 

 

“涩琪有男朋友了.”

我是从胜完口中知道的.我也描述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

悲伤?不是,我没有悲伤的理由.

高兴?不是,我没有高兴的欲望.

就像是向平静的湖水里投了一小块石头,情绪很快被淹没,只剩下一圈圈涟漪.让人心烦.

 

“对她好吗?”

对她好就足够了.

 

后来我才知道,那种呼之欲出的情绪,那种我难以忍受的感觉,叫遗憾.

 

那种就在身边而你却不得不让她离开的遗憾.

那种你们明明爱着对方却不能在一起的遗憾.

 

不过没关系,涩琪啊,时间会扑面而来,我终究会释怀的不是吗?

 

 

我们不过没有在一起,而已.

 

“我们没有在一起至少还像家人一样,总是远远关心远远分享,我们没有在一起至少还像朋友一样,你远远的关心 其实更长.”

 

 

 

 

 

 

 

 

 

 

 

 

 

 

 

 

 

 

 

 

 

 

 

 

 

 

 

 

 

 

Mercury.

我是真的爱美女,姐这张脸真的能大杀四方,这是真实存在的脸吗? 

我是真的爱美女,姐这张脸真的能大杀四方,这是真实存在的脸吗? 

游时

期待与抱怨

第一章


 3月9号,今天是一年一度音乐颁奖典礼,也是泰妍的生日。最近,作为Solo歌手活动的泰妍,公司决定停用了以前的化妆室,改为和另一个新人女团红贝贝共用一个化妆室。一来是为了整合公司资源,二来也是一直以来的公司前辈奶后辈的制度,希望泰妍可以多带一带新人。


那天中午,泰妍准时来到了新化妆室。因为是第一天见面,所以泰妍为每个人准备了一份礼物作为见面礼。泰妍刚刚推开门,坐在椅子上的女孩们立刻站起来,抱着自己盖退的毯子,迅速站成一排,鞠躬说:“1,2,3,happiness,前辈你好,我们是red velvet。”


泰妍被突如其来的问好,吓了一跳,认生又害羞的......

第一章


 3月9号,今天是一年一度音乐颁奖典礼,也是泰妍的生日。最近,作为Solo歌手活动的泰妍,公司决定停用了以前的化妆室,改为和另一个新人女团红贝贝共用一个化妆室。一来是为了整合公司资源,二来也是一直以来的公司前辈奶后辈的制度,希望泰妍可以多带一带新人。


那天中午,泰妍准时来到了新化妆室。因为是第一天见面,所以泰妍为每个人准备了一份礼物作为见面礼。泰妍刚刚推开门,坐在椅子上的女孩们立刻站起来,抱着自己盖退的毯子,迅速站成一排,鞠躬说:“1,2,3,happiness,前辈你好,我们是red velvet。”


泰妍被突如其来的问好,吓了一跳,认生又害羞的笑着弯腰回应,说:“你们好,我是泰妍。”“泰妍前辈,泰妍前辈,我的天哪,”“哦莫,哦莫,是少女时代前辈。”孩子们叽叽喳喳的对泰妍的到来感到很兴奋。


正说着,泰妍连忙把手中的礼物分给眼前的五个孩子们,女孩们看到前辈手里拿着那么多东西,很激动的冲上前去帮忙分担。此时,只见裴珠泫一小只的缩在人群后面,默默地十指交叉放在胸前,双眼闪着星光的看着泰妍,小心翼翼的想要上前,但是又因为怕生的性格,害羞的躲在人群后面。


泰妍一眼就注意到了人群后面的那个女生,她手上还剩下最后一份礼物。泰妍轻轻的走到裴珠泫的身旁,将礼物送到她手上,眼神从来没有从泰妍身上离开过的裴珠泫,立刻低下头回避着眼神,害羞的接过礼物,鞠躬道谢。


泰妍看向裴珠泫,可能是因为泰妍自己也是一个内向认生的人,她一眼就能认出裴珠泫的胆怯。泰妍轻轻地抚摸着裴珠泫的后脑勺,温柔的对着其他几个女孩说着:“孩子们不用太拘束,我们都是同一个公司的,大家就像一家人一样。”


女孩们还是不敢忘了前后辈的礼仪,弯腰示意着:“好的,前辈。”


泰妍看着眼前比刚才更加紧张的裴珠泫,不禁笑着说:“孩子们都很漂亮,今晚的演出加油哟,你们的未来一定会有很好的发展的。”


那天晚上,泰妍获得了那一年的最佳女歌手奖,而她的专辑主打歌也获得了那一年的最佳金曲奖,作为组合出道的泰妍,几乎已经是女团solo的最高水平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无论是获得在大的荣誉,也无法激起泰妍那颗能够为之兴奋的心了。


回到化妆间,泰妍将刚才获得的奖杯放在一旁吃剩的蛋糕边,从包里翻出了自己治疗抑郁症的药,拧开保温杯按照医生的吩咐每天准时吃药。


泰妍拿起卸妆水和卸妆棉,坐在镜子前,一点一点的擦去方才的浓妆艳抹。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自觉的油生出一丝无力感,甚至更有一丝悲伤的感觉——在她最值得骄傲的时刻,想要分享这一刻的人自己却不在身边,明明是最应该开心的时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人站在山顶上的时刻却又那么值得悲伤,她不知道她每天在做些什么,也不知道她奋斗得来的这些荣誉是为了什么。


正当,泰妍觉得情绪很低落的瞬间,突然,化妆间的门开了,裴珠泫抬着蛋糕,涩琪举着摄像机,Wendy和joy带着生日帽拍着手慢慢的唱着走进来,yeri冲在前面奔向泰妍为她带上生日帽。


“祝你前辈生日快乐!!!”突如其来的惊喜,让泰妍突然觉得不知所措,忙碌了一整天她甚至都忘了今天是她自己的生日。这是她有史以来第一次脱离大队自己活动,也是她第一次没有和成员们一起过生日,她本以为今年她会一个人孤独的度过自己的生日,没想到这一次会是这么特别的一种庆祝方式。


在欢乐的喧闹声中,红贝贝们陪泰妍许了愿,吹了蜡烛,吃了蛋糕。


突然,泰妍的手机响了,是sunny打来的:“泰妍呐,你在哪。”


“我在化妆室,怎么了。”


“我叔叔今天从国外回来送了我几瓶红酒,你要不要来尝一尝。”


“你知道的,我一喝酒第二天头就会痛的。”


“没事,偶尔喝一喝没关系的啦。”


“那好吧,你等我,我这边结束马上就过来。”


叮咚叮咚……Sunny立马冲过去开门。


“哇,挺快的嘛,我以为你很晚才会到。”


“刚才红贝贝她们在化妆间为我庆祝生日,所以和她们玩了一会才到了现在。”


“红贝贝,是公司新推出的那个女团?”


“嗯嗯,这段时间我的行程都是和她们共用一个化妆间。”


“听说她们里面的队长在练习生时期就是出了名的漂亮。”


“我今天见到她了,真的长得挺漂亮的,也挺害羞,她今天见到我,都不好意思的躲在后面”泰妍说完嘴角不由的微微上翘,微小的弧度甚至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却早已经被sunny看在眼里。


“哎哟,金泰妍我一开始还担心你今天一个人会孤独,现在看来我是不是打扰你一和美女独处的时间了。”


“呀,李顺圭,你想死吗,你知道我不会的,也不可能。”


Sunny拿起红酒瓶给两个酒杯倒上了酒,说:“好啦好啦,不说了,喝酒。”


泰妍抬起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口,缓缓的说着:“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们几个感觉仿佛看到了以前的我们。”说完一口喝完了自己杯中的酒。


Sunny举起酒瓶,为泰妍续上红酒,又继续说道:“是呀,那些孩子们的路才刚刚开始,她们要走的路还很长。”sunny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其实有时候想一想,忘掉过去继续生活会不会好一点。”


泰妍抬起酒杯又抿了一口说:“其实,我不是没有想过要忘记过去,但是每一次每当我想要忘记过去的时候,我反而记得越清楚,可能有些人有些事真的一辈子都没办法忘记吧。”


Mercury.

四代神颜真的不是吹的,姐真的能把我美哭。

四代神颜真的不是吹的,姐真的能把我美哭。

baegi

正准备吐槽flg瞎磕,展开下面忽然就笑了


70老夫老妻就是绝

正准备吐槽flg瞎磕,展开下面忽然就笑了


70老夫老妻就是绝

七月初初77

  裴裴是我的姐 我唯一的姐🥹

  裴裴是我的姐 我唯一的姐🥹

一乙

【taerene】断桥[上]

时间线在2020年十二月。

穿插于《关于冷门CP》第49章~50章之间

———————————————


“一座桥一旦造好,只要不坍塌,就依然是座桥。”


裴珠泫醒来意识到胳膊麻到不行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昨晚枕着自己的胳膊和这本倒霉的书,在地板上睡了一整夜。

她扶着脖子,僵硬地转着脑袋,“咔咔“的轻微声响让她倒吸了一口冷气。从地板上爬起来,她对着已经透进来大亮的窗户揉了揉眼睛。

拉开紧闭的窗帘,对面楼层天台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平铺了一层雪,反射的阳光刺得自己眯上眼睛的那一刻,裴珠泫打了个喷嚏。

打喷嚏预示着此刻有人正在想你。

这种毫无根据的调侃小迷信,裴......

时间线在2020年十二月。

穿插于《关于冷门CP》第49章~50章之间

———————————————

 

“一座桥一旦造好,只要不坍塌,就依然是座桥。”

 

裴珠泫醒来意识到胳膊麻到不行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昨晚枕着自己的胳膊和这本倒霉的书,在地板上睡了一整夜。

她扶着脖子,僵硬地转着脑袋,“咔咔“的轻微声响让她倒吸了一口冷气。从地板上爬起来,她对着已经透进来大亮的窗户揉了揉眼睛。

拉开紧闭的窗帘,对面楼层天台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平铺了一层雪,反射的阳光刺得自己眯上眼睛的那一刻,裴珠泫打了个喷嚏。

打喷嚏预示着此刻有人正在想你。

这种毫无根据的调侃小迷信,裴珠泫身为一个唯物主义者自然是不会主动提及,听到他人说起的时候,也就笑笑糊弄过去。然而凡事都有例外,对裴珠泫而言,这个方面的例外便是在某些特定的时间,在某个特定的地点,在某个特定的人身上,自己可以是一个选择性双标的人。

特殊的时期最近是有的,刚刚进入的十二月便是,比如她上个星期,就会在自己左眼皮跳的时候,心里默念“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在右眼皮跳的时候内心大骂“去他的封建迷信”。

特殊的地点最近也是有的,远离家乡的首尔的宿舍便是一个,比如她无论多少次在夜晚看见窗外那片低压压的天幕,总会不由自主地翻翻星盘看看星相,然后将前期遇见的诸多不顺归为“水逆”“火土渐远”等一系列她自己念完就忘的名词。

而近段时间,总是避免想起、大脑却总是违背她心意自动推送给她的那个人,便是一个特殊的人。

没有比如,裴珠泫不愿想起那个人的名字。

想起那个人会让她发疯,仅仅只是脑海中划过这个人的名字,眼泪都要决堤。

她不想哭,哭多了泪腺会越来越发达,成了习惯就不好了。她不是爱哭的人,或者说她给自己的定位里没有“爱哭的人”这个选项。

裴珠泫自恃是个冷静人,热忱要留给更需要的时候,否则情绪能量储备不足,何况她现在无所事事独居于此,缺少跟外人交流的契机。没了情绪能量摄取来源,自然得更省着用。

她裹了裹身上的睡衣,推开窗户,不顾外面仍旧雪花飘飘,零下多少多少度,抱着双臂就倚在了窗框上,抬手扶了扶夹在鼻梁上的银边眼镜,眯着眼睛,一片雪花落在了她的睫毛上,又很快被吹了下去,打着旋消失在漫天飞雪中。

寒风从她的身边灌进空荡的卧室,翻动随手扔在床上的书,裴珠泫扭过头,慵懒地看着书页一页一页地被翻过,配合着耳边不止的风声,一时竟看得出了神。

她转身跳下飘窗,捡起被风翻乱了的书,找到自己昨晚看到的那个地方,从旁边拿了张未曾署名的粉丝贺卡,夹在了两页之间。

合上书之前,她随意瞟了一眼自己昨天所看到的位置:

“朝我走来,是在朝我走来。”

 

今年首尔的初雪来得尤其早。

晨光未现的清晨,金泰妍盘腿坐在落地窗前的地板上,仰头看向窗外。

一夜之间,首尔白了头。

zero从自己在客厅的小窝慢慢踱过来,绕床巡视了一圈自己的领地后,在金泰妍身旁趴下,静悄悄蜷成一小团睡回笼觉。

一时间整个世界安静得只有暖气细微的“嗡嗡”声,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无声地落下,一些乘着空气气流贴在窗户上,旋即便被玻璃的温度融化。当几片有着同样命运的雪花落在附近后,便会在玻璃上留下一道笔直的水痕。

金泰妍静静看了会儿窗外可以充当电脑壁纸的雪景,低头猛吸了一口冰美式,带有刺激性的苦涩液体顺着嗓子滑进胃中,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转过头,她摸了摸睁开眼睛看向她的狗狗:“zero,十二月了,昨晚首尔初雪。”

zero表示同意地“汪汪”叫了两声。

金泰妍收回视线,用手掌将咖啡杯上凝出的水珠擦去,随意地在身上oversiza的T恤上擦了擦手,缓缓地又啜了一口:“一般而言,初雪是要和自己最爱的人一起看的。”

她将冰美式放下,侧身把zero抱在怀里,起身走到窗边。清晨灰蓝的天空给了窗户一个暗淡的幕布,令它成为了一面可以透光的镜子,她可以清晰地看见镜中随着自己的靠近而不断向自己走近的虚影。鼻尖碰上冰凉的玻璃,金泰妍腾出一只手,与镜中人五指相触,看着她在自己眼中幻化成那个人的样子。

出道六年的女团队长还可能会被监视一样地管制吗?假如这个问题问到24岁的金泰妍,她肯定会露出一副“我建议你不要开这种玩笑”的无语表情,然后摇摇头走掉,可是25岁的金泰妍便已经知道,多离奇的事一旦冠上自己公司的名头,都显得合理了起来。

时至今日,金泰妍依然能记起宿舍门口那个一向垂着个头跟低头认罪一般的摄像头,会在有人路过时不经意间自行转个角度,落了灰的镜头闪烁着有规律的红光。而权侑莉和崔秀英在自己面前俨乎其然地低声商讨一番,然后一齐走出了门,不一会儿扛了根甘蔗回来,并在进门时“不小心”打落了宿舍门口的摄像头,用拙劣的演技大呼小叫的名场面。

“喜剧的内核是悲剧。”金泰妍自此对这句话有了十分深刻的理解。

“但是能怎么办呢,我好喜欢在舞台上唱歌的感觉。”金泰妍眼神有一刻的飘忽,“好多次,当我不知道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的时候,台下那么多因为我而来的观众们,他们存在的本身就是答案。”

她顿了一顿,话锋一转:“她应该也是这么想的,毕竟我们都是一样被培养出来,是连通观众和我所向往的音乐性的纽带。虽说不像那些野蛮生长出来的那么野性、自由,却也有着自己独有的格调。”

zero不明所以地盯着她自言自语,虽然不明白她在说什么,但看出她的兴致并不是很高,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脸。金泰妍于是将脸埋进zero修建适中的毛发中蹭了蹭,再次抬起头望向窗外:“你知道吗?我好久没听见她的声音了。我不敢给她的手机发消息、打电话,就特地打到她宿舍的座机上的电话上,可是我才刚喊出她的名字,电话就被挂断了。”

zero不安地在她怀中扭了扭,金泰妍安抚地摸摸它的头,弯腰将它放在了地上,然后推开窗户,伸出手去,接住一片片翻飞的雪花,看着晶莹的雪花在自己手中化掉。雪花不可能保存在温室中,它们独一无二的美丽只有凌冽的寒风能够成全。

“你要是问我有没有过一点委屈,自己这么想她,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联系……她肯定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啊,她要是想要联系我的话肯定能有方法的。但她一直没联系过我。”金泰妍碎碎地念叨着,语调平平淡淡,像是在念着课本上毫无感情的定义概念。

如果说她以前对金艺琳信誓旦旦的“见不了面的恋爱是超级没有保障的、是很脆弱易碎的、是很容易导向分手的”一番言论嗤之以鼻,那她现在可以愉快地打脸了。金泰妍别过头,吸溜了一下鼻子。

她双手捧着还冒着冷气的冰美式,像是感受不到冒着丝丝凉气的杯壁的温度:“但我和她看过同一场雪,算不算共度了初雪日。”

金泰妍突然有点想出门打雪仗。

她翻开手机通讯录,仔细思索了一下那几个正闲着的便宜队友,迅速得出她们很可能先是会坚定地拒绝自己,然后再嘲讽她这么冷的天不顾老胳膊老腿要出去打雪仗这种“年轻”且幼稚的行径,最后歌颂一番自家队长真的是长大了不少,都有这种在无厘头的路上,不顾严寒、没有困难也要创造困难的可贵精神,是值得所有人学习的典范。

金泰妍不傻,而且她也没有给自己找不痛快的特殊癖好。

左思右想,金泰妍最终还是放下了手机。

打个P的雪仗,不如喝一杯去。

 

“我正梦想跟随他越过高山和山谷,他却双脚一蹦,跳到了我身子的中央。我毫无准备,剧烈的疼痛使我浑身战栗。”

裴珠泫趴在床上晃荡着双脚,伸长胳膊从床头柜上抓过铅笔,挽了个笔花,接着在这句话下面划上了一条线。提笔想要在旁边写些批注,脑中却又闪过对这篇晦涩难懂的文字的另一层理解,于是皱着眉又将笔夹在耳后。

将书撇到一边,她翻了个身呈“大”字躺在床上。

今天是初雪欸。她不着边际地想着。

初雪要和喜欢的人一起看。

今年看不了了,顺延到明年吧。她动了动手指,没有一点想要离开床铺的欲望,更别提离开温暖的室内去外面的冰天雪地里。

你就这么确定你和她有下一场初雪吗?

有的——吧,我得先做好自己,才能去和她在一起。她有些底气不足地反驳自己。

别瞎扯理由了,你就是想去找她。

好了,不要再想了,不要想她了。裴珠泫锤了锤自己的脑袋,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然而胸中依然好像气郁于结。

不要想了不要想了不要想了不要想了……

“哼——”她猛地从床上坐起,幽怨地看着窗外白晃晃的雪,依旧白到几乎闪的她眼睛疼,然而却已经没有了初见到这铺天盖地的白时瑟瑟发抖的程度。她感到自己体内有一股火在烧,严重怀疑是方才她在脑中围绕那个人的名字和自己掰扯了好几个回合所溅起的战火火星,点燃了积压已久的干柴。

裴珠泫感觉自己像是回到了刚和她确定关系的那段时期。一天中的每时每刻都在倒数时间期待和她的见面,琢磨着要跟她说些什么,看见了一些有意思的玩意儿就想买对情侣款送她一个,在理性分析自己和她的关系进展到哪一步,和遵从内心发一发关于她的疯之间反复横跳。

和现在不同的只有自己在有意识地遏制内心发疯的势头,而之前并不加以打压罢了。

其实自己并不是真的不敢或是不愿见她,前期确实是实打实的不想让她卷进自己这个烂摊子中,但到后来更多的是不知道怎么面对她,怎么天衣无缝偷偷摸摸地去见她一面,怎么解释自己这么久没去找她。

她所设想的重逢应该是盛大而激烈的,如果知道她应该在那里,她应该要跑着去见,然后一个熊抱,再来一番哭唧唧嘤嘤嘤。

呃,自己是不会哭的,这一段情节可以让欧尼来,这样她就能把人抱在怀里安慰了。

但这么看来,目前自己的心境似乎更像是是自己想要去找她和好,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病急乱投医投到金艺琳那里去的那段时期……

打住!怎么越想越偏了!不是说好不再想这个人的嘛!

自己的脑子是有点叛逆的心思在身上的,不让它想那个人,那个人的名字却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想要冲破她的防线。

裴珠泫从床上跳了下来。

她看向自从被自己把文件存储全部转走后惨遭刷机的手机,陷入了沉思。

能不能趁着不止从何而来的激情尚未散去,干一件99%的冲动加上1%的计划的事?

比如去找金泰妍一起看看这劳什子的初雪。

金泰妍在她这里不应该存在顺延。

———————————————

最近想了好多个衍生

不影响正文的更新,正文明天就更的✍

孙胜完说她好爱我

【Irendy】瘾(二十九)

孙胜完把裴珠泫送到机场。

“好了你走吧!”裴珠泫拿下行李箱。

“离登机不是还有很长时间嘛,我想再陪你一会会。”孙胜完挽着裴珠泫的手臂撒娇道。

“没有很长时间了啊宝宝,还有十分钟。”裴珠泫像哄小孩子一样让孙胜完赶紧回去。

“啊?那你要记得给我打电话,最好是视频通话,不许不回我消息。”孙胜完还是依依不舍的。

“我知道啦,快回去吧。”裴珠泫朝她招招手。

“我会想你…”孙胜完往前走了一步。

“又不是不回来,快回去吧,我走了。”裴珠泫进了入口。

裴珠泫上了飞机一看手机,孙胜完给她发了二十几条消息。

裴珠泫表面感觉这小孩有点粘人,但内心还是很喜欢很喜欢。

「我上飛機了,到了給你發消息。...

孙胜完把裴珠泫送到机场。

“好了你走吧!”裴珠泫拿下行李箱。

“离登机不是还有很长时间嘛,我想再陪你一会会。”孙胜完挽着裴珠泫的手臂撒娇道。

“没有很长时间了啊宝宝,还有十分钟。”裴珠泫像哄小孩子一样让孙胜完赶紧回去。

“啊?那你要记得给我打电话,最好是视频通话,不许不回我消息。”孙胜完还是依依不舍的。

“我知道啦,快回去吧。”裴珠泫朝她招招手。

“我会想你…”孙胜完往前走了一步。

“又不是不回来,快回去吧,我走了。”裴珠泫进了入口。

裴珠泫上了飞机一看手机,孙胜完给她发了二十几条消息。

裴珠泫表面感觉这小孩有点粘人,但内心还是很喜欢很喜欢。

「我上飛機了,到了給你發消息。」

……

裴珠泫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能睡,一觉醒来就到了。下了飞机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孙胜完发消息报备一下。

「勝完,我到了,安心工作吧!」裴珠泫发出消息后出了机场,去找来接她的姜涩琪。

“欧尼欧尼,我在这里!”姜涩琪跳起来,生怕裴珠泫看不见她。她一下子搂住裴珠泫的肩膀,和她分享最近发生的有趣的事情。

“欧尼,你家楼下全部都是媒体!我上次去就远远看了一下就跑了。你知道朴宝剑现在怎么样了吗?上次你走了之后,一些来参加活动的股东都以为他在耍他们,本来有几个人不满意要撤资的,然后后来那些人面子没地方放,全部要求车子,他公司股票就往下跌了。本来我也不知道,可是居然上热搜!”姜涩琪把一大堆事情都和裴珠泫讲,讲的津津有味的。

“你…”

“欧尼你饿不饿?”姜涩琪先问道。

“你想吃什么?”

“你吃什么我吃什么,欧尼刚刚想说什么?”姜涩琪坐上驾驶位。

“哦,我刚刚说这几天去你家睡可不可以?”裴珠泫系好安全带,试着问了问。

“当然可以!”姜涩琪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太好了,孙胜完好久都没看见你了,过会到家给她打个视频。”

“要不我给你做面片汤吧。”姜涩琪灵机一动。

“行啊,好久都没吃我们涩琪做的饭了。”裴珠泫边笑边顺顺姜涩琪的头发。

到了家姜涩琪就撸起袖子开干,而裴珠泫就在一边给孙胜完开单人“直播”。

“能看见吗,涩琪在做面片汤哦~”裴珠泫朝着镜头里的人说。

“不要馋我,我马上要去上班了!”孙胜完塞下最后一口早饭。

“胜完,有机会就来吧,我给你做面片汤哦!”姜涩琪边揉面边说。

“好噢,我先去开车上班了,要睡觉的时候再打一个。”孙胜完率先挂掉电话。

两个人边聊边吃,洗漱完就在床上待着了。

“嗨胜完!”姜涩琪对着镜头打了个招呼。

“珠泫欧尼在涩琪家睡么?”孙胜完有点蒙圈。

姜涩琪家只有一张床……

“是的,珠泫欧尼要和我一起睡!”姜涩琪向孙胜完挑了挑眉,一脸得逞。

“是一人一条被子对吧?”孙胜完有点不敢相信。

“不是,只有一条。”裴珠泫揪起贝被子的一角。

“没关系,现在韩国不冷的。”姜涩琪摆摆手很认真的说道。

“不冷也不行!万一感冒了怎么办,裴珠泫你不想感冒吧?”孙胜完“慌”了,警告裴珠泫不要乱来。

“没事,首尔比多伦多暖和一些。”裴珠泫钻进被子。

“涩琪你再去找一条被子。”

“我自己一个人住我哪有两条被子啊!”

“那毯子呢?空调被也可以!”孙胜完看了一眼办公室的门继续说。

“好吧,我去找找。”姜涩琪拗不过孙胜完还是去柜子里翻了一遍。

“上班还玩手机,也不怕被老板抓到?”裴珠泫挑逗她。

“不会啊,我这种人才他上哪里找?”孙胜完一脸骄傲。

“欧尼,这个可以吗?”姜涩琪跑过来拎着一条薄被子。

“这个可以吗?”裴珠泫把手机屏幕对着姜涩琪。

“可以可以,只要不是一条被子就好…”孙胜完放心了,但是说漏嘴了…

“啊,孙胜完你在想什么?”姜涩琪把被子放在床上。

“确实不能是一条被子啊,会着凉。”孙胜完还是想试图“解释”一下。

“好了,不和你说了,你快工作了,我们睡觉了。”裴珠泫朝屏幕里的人招招手。

“啊?在聊一会吧,我现在很无聊。”孙胜完不舍得挂电话。

“我很困了,我想睡觉。”裴珠泫知道这招很好用。

“那好吧…”孙胜完不情不愿的说了再见。

等挂了电话,裴珠泫就把姜涩琪翻出来的被子往旁边踢。

“收起来吧,太热了,不盖。”

—————————————————————

我发誓下一篇或者下下篇会甜的 我剧情都想好了😎


艾琳

 在舞台上的小裴在发光 

 在舞台上的小裴在发光 

月亮🌙

“姐姐最近很宠爱我。”

金智秀打开一个私密文件,一个字一个字的打道。

凌晨一点的首尔,只有屏幕的光反射在她脸上。

“有点太好了,好怕是假的。”

末了,金智秀又补上一句,咬了咬唇,确认关好电脑以后才蹑手蹑脚地回到床上,躺在左边。


裴珠泫在黑夜里哼了一声,惯性一样的抱住身边的金智秀,眼睛依然紧闭着,没有醒过来。

金智秀松了一口气,提拉了下被子,盖住背后浅浅的抓痕。


“姐姐最近很宠爱我。”

金智秀打开一个私密文件,一个字一个字的打道。

凌晨一点的首尔,只有屏幕的光反射在她脸上。

“有点太好了,好怕是假的。”

末了,金智秀又补上一句,咬了咬唇,确认关好电脑以后才蹑手蹑脚地回到床上,躺在左边。


裴珠泫在黑夜里哼了一声,惯性一样的抱住身边的金智秀,眼睛依然紧闭着,没有醒过来。

金智秀松了一口气,提拉了下被子,盖住背后浅浅的抓痕。

拒绝虐文

林娜琏+裴珠泫泡

比例不对~

林娜琏+裴珠泫泡

比例不对~

孙胜完说她好爱我

【Irendy】瘾(二十八)

孙胜完最近下班明显很早了,裴珠泫原本以为公司是要求加班,但是孙胜完忘记和她说,是她自己要加班的…

“你宁愿加班也不想回来陪陪我嘛?”裴珠泫嘟着小嘴。

“不是的欧尼,我只是想给你更好的。”孙胜完腾出一只手摆了摆。

“可是你今天晚饭还没吃就回来了呀,以前都要到快八点才回来的。”裴珠泫委屈巴巴的。

“前段时间比较忙嘛。”

“你后面藏的什么东西?给我看看。”裴珠泫抓住孙胜完的手腕。

“快递…”孙胜完支支吾吾的,把手往后藏,没说出来是什么东西。

“买的什么?”裴珠泫拿来快递盒,认真看着快递单。“上面怎么没写是什么?”裴珠泫看了一眼孙胜完。

“没……没什么,别看了。”孙胜完想把盒子拿回来,...

孙胜完最近下班明显很早了,裴珠泫原本以为公司是要求加班,但是孙胜完忘记和她说,是她自己要加班的…

“你宁愿加班也不想回来陪陪我嘛?”裴珠泫嘟着小嘴。

“不是的欧尼,我只是想给你更好的。”孙胜完腾出一只手摆了摆。

“可是你今天晚饭还没吃就回来了呀,以前都要到快八点才回来的。”裴珠泫委屈巴巴的。

“前段时间比较忙嘛。”

“你后面藏的什么东西?给我看看。”裴珠泫抓住孙胜完的手腕。

“快递…”孙胜完支支吾吾的,把手往后藏,没说出来是什么东西。

“买的什么?”裴珠泫拿来快递盒,认真看着快递单。“上面怎么没写是什么?”裴珠泫看了一眼孙胜完。

“没……没什么,别看了。”孙胜完想把盒子拿回来,手刚伸过去就被裴珠泫拍了一下手背。

裴珠泫已经把快递拆开了,“你……!这什么东西!?”

一个……“玩具”被裴珠泫拿在手上。

“不是,可能我拿错了……”孙胜完还想狡辩一下。

“可是这上面名字确实是Wendy啊。”裴珠泫又看了一眼快递单。

“哎呀,叫Wendy多了去了…我没买过这东西,我拿错了。”

“别狡辩了,说吧,你买这东西干嘛用的?”裴珠泫把“玩具”拿到孙胜完面前,头偏向一边。

“没干嘛啊……”孙胜完挠挠头,不敢看裴珠泫的眼睛。

“下一次的时候不许用。”裴珠泫和孙胜完说了一句,扭头回房间把“玩具”放进了房间的抽屉里。

孙胜完害羞的笑了一下,“那下下次可以用吧?”

“可以!”裴珠泫把头从卧室门探出来朝门口说了一句。

“你吃过了吗?”

“你回来这么早我连菜还没洗。”裴珠泫在房间里不知道在干嘛。

“那要不出去吃吧。”孙胜完提议。

“走吧!”裴珠泫一下从房间跑出来。

两人来到餐厅,是孙胜完很喜欢的一家。

“Wendy?”

“是我同事。”孙胜完立刻在裴珠泫耳边说了一句。“真巧,在这里碰面了。和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爱人,她叫Irene。”孙胜完搭着裴珠泫的肩膀。

“幸会。”

裴珠泫有些认生,只是紧紧贴着孙胜完打了一句招呼。

饭还没上来,裴珠泫思考了很久,“胜完,我可能要回韩国一趟。”

“为什么回去?你才来了多久?”孙胜完很明显不想让裴珠泫回去。

“你看手机了吗?SM发通知了。”

“所以呢?你要回去干嘛?”

“我之前想让涩琪去我家一趟,把家具什么的都用布遮起来,不然会落灰。涩琪刚刚和我说,她去了一趟,楼下全是媒体,自己不敢去。”裴珠泫苦笑了一下。

“那你回去不是更……”孙胜完皱着眉。

“不止是这件事,我需要和父母说一声。”

“那可以不让涩琪去,让别人去。和你父母说的话,直接打电话不就好了嘛。”孙胜完像个小孩子一样嘟着嘴巴。

“我想亲自去一趟。”

“不要!”孙胜完用力摇摇头,头发也随着一起晃动。“um……不行!”

“你要工作,又不能和我一起去。”裴珠泫也学她嘟着个嘴。

“好吧…那你去多久?”孙胜完犹豫了一下。

“我和涩琪说好了,明天晚上的飞机,我到了她去接我。明天周四对吧,我最迟最迟下周二回来。怎么样?”

“你怎么去那么久?”孙胜完还是不满意。

“胜完,我来回也需要时间的啊。”

裴珠泫见孙胜完没有作答,而是低着头玩着手里的叉子,“就这么定了。”

孙胜完委屈巴巴的看了一眼对面的人,又低下头玩手指头。

“我们胜完最听话最懂事了,会体谅姐姐的,对吧?”裴珠泫摸摸孙胜完的头。

“……嗯!”孙胜完咬咬牙答应了。

————————————————————

今天还是不三更了(水一篇 甜一篇😎😎),微博热搜气的我头疼。

今天听歌耳机还坏了😭😭


黑呼

还不速速下跪磕磕盐巴⛄️


还不速速下跪磕磕盐巴⛄️


joyyyy

预告而已 70

我从那部录像机里,找到了她们的过往

一她们已经死去一千年了


应该是架空pa,可能会哈利波特pa,也有可能是古代,会有7穿越梗

我从那部录像机里,找到了她们的过往

一她们已经死去一千年了


应该是架空pa,可能会哈利波特pa,也有可能是古代,会有7穿越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