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Iron Man

11687浏览    2573参与
三 更
奇怪的生活需要可爱的人来点缀....

奇怪的生活需要可爱的人来点缀.

#惊 麻省理工优秀毕业生授课高中物理题#

奇怪的生活需要可爱的人来点缀.

#惊 麻省理工优秀毕业生授课高中物理题#

冬夜深渊-Disnexar
漫威AU的勇敢传说三胞胎弟弟...

漫威AU的勇敢传说三胞胎弟弟

lol ur not tadashi hamada | via Tumblr

图源请戳 

漫威AU的勇敢传说三胞胎弟弟

lol ur not tadashi hamada | via Tumblr

图源请戳 

老几
在作业中撸了个妮妮

在作业中撸了个妮妮

在作业中撸了个妮妮

福尔摩根

【铁寡/寡铁】Euphoria

[图片]


    有那么一瞬间他曾短暂地确信过,对于娜塔丽·拉什曼,他感受到任何人身上从未有过的吸引力。


  01.


  他像个情窦初开的小男孩一样心动不已。


  他第一次见她,先是一个远远的背影,当然远远地也能看清她凹凸有致的身材,托尼·斯塔克这么多年头一回见有人将黑裤子和白衬衫穿得这么漂亮。她弯腰从拳击台栏绳的缝隙间钻进来,微微抬起的下颌往上嵌着一双绿色的眼睛,她鬈曲的红长发从肩膀上滑落,在空中转了一遭最后停在她的胸前。


  他赶紧把手臂粗的瓶子往嘴里...




 

    有那么一瞬间他曾短暂地确信过,对于娜塔丽·拉什曼,他感受到任何人身上从未有过的吸引力。





  01.


  他像个情窦初开的小男孩一样心动不已。


  他第一次见她,先是一个远远的背影,当然远远地也能看清她凹凸有致的身材,托尼·斯塔克这么多年头一回见有人将黑裤子和白衬衫穿得这么漂亮。她弯腰从拳击台栏绳的缝隙间钻进来,微微抬起的下颌往上嵌着一双绿色的眼睛,她鬈曲的红长发从肩膀上滑落,在空中转了一遭最后停在她的胸前。


  他赶紧把手臂粗的瓶子往嘴里塞。


  黑乎乎的运动饮料喝起来也不知道是怎么个滋味儿,他的眼睛定在她身上。


  她没说话,一个字也没有,但在她的注视下他却突然慌了神,重复道:


  “什么?”


  要知道托尼·斯塔克可不是会轻易紧张的人,那种情绪在他五岁往霍华德的手稿上印一个泥手印被发现后还面不改色时就注定与他无缘,此刻他却微微瞪大了眼睛,问她,什么?


  娜塔丽显然没把这当真,或许她认为这是个调笑,不回应就是最好的回应。


  幸好,他在心里暗自窃喜,不然就太丢人了。


  但无可否认的是,他在她面前像个由于面对心上人而手足无措的毛头小子,低头一笑都是兵荒马乱的惊慌。





  02.


  他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谷歌告诉他她的一切,模特、拍过杂志、还会说拉丁语,现在还有谁会说拉丁语?反正他认识的人里没有。


  她是位称职的助手,尽心尽力的秘书,不管是整理他那摆了好几个抽屉的名表还是让人眼花缭乱的领带针袖扣,甚至她连医药箱和粉底液的作用都精通。


  此刻她微微偏着头看向他,好像并不允许他拒绝。


  ——大明星斯塔克好面子,但也要先照顾自己,不上药不是个好习惯。


  娜塔丽不笑的时候就显得有些冷淡,但认真,托尼想让自己的注意力专注在戴手表上,却忍不住抬起眼睛瞄她,小孩子偷吃糖果偷玩玩具一样,然后他就发现她好像并不在意他的眼神,只是认真地、轻轻地用沾了药膏的手指在他的脸颊上一点。


  有那么一瞬间他曾短暂地确信过,对于娜塔丽·拉什曼,他感受到任何人身上从未有过的吸引力。


  在她面前,退怯的那一个都先是他。





       03.


       她对他的小发明表现出惊叹和赞赏。


  是最纯粹的、发自内心的欢呼,就同他第一次穿着战甲飞上天,从眼睛到嘴角都在笑,一模一样。


  “哇哦——!”


  他把战甲套在她手上,然后抬起她的手臂,红色的金属铠甲的手心倏地发出一道蓝光,她扭头惊呼,红色的发尾甩在他的脸上,从鼻尖滑到下巴。


  俗气的豹纹紧身吊带裙在她身上无比契合,娜塔丽·拉什曼的性感永远是人群焦点。


  他也随着她笑。


  “这很棒。”


  “当然。”


  这确实很棒。


  他附和她,难得托尼·斯塔克的语气里没有嘲讽的意思。


  铠甲配美人,香槟衬一笑,不能再棒了。





       04.


  她并不简单。


  这次是真正意义上、很严肃的那种不简单。


       “所以其实是弗瑞派你来的?那个眼罩黑黑看起来老凶的局长?”


       娜塔丽——不,娜塔莎没说话,只是摸着自己黑色作战服上手腕的部分,那里装着威力极大的武器。


  间谍什么东西没见过?他引起她注意的地方未免也太不足为奇了。在她眼里或许他表现得像个自大的小丑,惹人发笑。


  ——他感到失落。空怅怅的。


  所以她才这么“多才多艺”,连快要灭绝的拉丁语都会说。格斗技巧精湛,估计她能不费吹灰之力地放倒他,老天,他竟然要教她拳击。


  她这么聪明、强大、冷静,不是空有一副上帝赐予的好皮囊。


  ——他好像对她陷得更深。


  “但我第一次看你的战甲确实被惊讶到了。”


  美艳的红发女间谍靠在沙发里,沙哑低沉的嗓音酒一样让他感到迷醉。


  所以并不都是假的。


  他好像对她陷得更深,这极度愉悦的吸引力和幸福感不仅仅是短暂停留。






安是娇虎

第一回儿开始涂颜色!

太激动了!

第一回儿开始涂颜色!

太激动了!

Dizzy.G

壕,壕,壕 【翻译,土豪组,基♂情♂满满的一章完,欢迎品尝】

壕,壕,壕


作者:VZG

译者:Dizzy.G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535701/chapters/951073?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false#comment_274666207


说明:

这是“钢铁侠(电影)/黑暗骑士”的同人(以免文中描写不是很明显,特此说明)


授权还没拿到手,不知道原作者何年何月上线,以后补授权。


[图片]

壕,壕,壕

———————————————

Tony Stark很想得到Bruce Wayne,因为没有人能得到他。...

壕,壕,壕


作者:VZG

译者:Dizzy.G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535701/chapters/951073?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false#comment_274666207


说明:

这是“钢铁侠(电影)/黑暗骑士”的同人(以免文中描写不是很明显,特此说明)


授权还没拿到手,不知道原作者何年何月上线,以后补授权。




壕,壕,壕

———————————————

Tony Stark很想得到Bruce Wayne,因为没有人能得到他。

———————————————


全世界的钱都买不到Bruce Wayne的一夜,这就是Tony特别想要得到的原因。


Tony知道了Bruce Wayne和他的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字面意义的什么都没有——她亲口告诉Tony的。准确来说,是在Tony的床上,她饥渴的呻吟着Tony的名字,然后告诉他的。

餍足之后,那个女人凑了过来,不安分的抚摸着Tony的胸膛,手指在反应堆上画着圈,带着一点俄语鼻音的腔调说道:“Stark先生,我真的太喜欢你了,你总是那么有趣又让我满足;Wayne先生就太克制了。”


于是,Tony又做了点小调查。你知道,只要一点小恩小惠就可以轻松撬开女士们的红唇,而Tony最不差的就是钱。他调查了Bruce一年内所有的绯闻女士,然后得出了一个意外的结论:Bruce从来没有碰过她们任何一个人,他总是在睡觉前就把她们送回家,有时候会准备一份礼物,有时候没有。从时间线上来看,Bruce Wayne已经超过12个月没见过一个女人的裸体了。


排除Wayne是个丑得完全没有吸引力的男人或者性冷感,其实他喜欢的是男人?


Tony以前和Wayne打过照面,印象中是比芭蕾舞团首席还要无聊的人,看起来就像个没脑子的花花公子,花钱全靠爸妈遗产,被公司的人玩得团团转,完全不像Tony靠自己的智商混的风生水起。


但Bruce似乎没有表面这么简单。


Tony不知道Bruce会不会去找男人,毕竟他从小到大的种种传闻看起来都是直的,而且那种一个女人只睡一次的黄金单身汉,但同时种种传闻也都忽视了一个事实——他并没有和他的“女友们”发生关系。


难道这是Bruce的烟雾弹?


不过没关系,就算不是,成为Bruce Wayne的例外已经足够让Tony觉得有趣了。


Tony信奉的原则是:目标要大,放手去做,不行重来;但这次顺利得让他有点惊讶,连点随机应变都用不上。仅仅是一点暗藏机锋的调侃,配合略带挑逗的眉毛,再加一点手指的动作,他就把Bruce从这次的Party里拐走了。


不过谁在意呢,反正又是一场极其无聊的派对,除了能让Bruce把自己操翻在床上,其他没什么值得注意的。


【肉请移步】


收拾好的两人一起往回走,Tony开启了嘲讽模式:“哇哦,看不出来原来你还有颗罗曼蒂克的心。”


Bruce微微红了下脸,虽然很不容易发现,但他面对的可是Tony·钢铁侠·Stark;随后两人默契的各自消失在人群中。


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估计已经过了很久了,毕竟香槟都上了几轮了,派对的人们听到蝙蝠侠的消息,关于他又一次成功阻止了一次刺杀市长的行动,人们叽叽喳喳的开始讨论,但Tony并不关心,自顾自的享受酒精带来的微醺,他心情很好,就像香槟里的泡泡,他今晚可是操到了Bruce Wayne,蝙蝠侠什么的,和他有关吗?


福尔摩根

【虫铁/铁虫】A Letter To Stark

   年度总结 听这个写的 喝喝

   # 可我早把他安排进全部余生里


致我最亲爱的斯塔克先生:


       嗨,你好哇。


       我现在正坐在皇后区第五大道高楼外的栏杆上——像我无数次做过的那样,给你写这封信。我遇见了一些小麻烦,不过你不要担心,我很快就能解决了。凭我自己。没...



   年度总结 听这个写的 喝喝

   # 可我早把他安排进全部余生里






致我最亲爱的斯塔克先生:

 

 

       嗨,你好哇。

 

       我现在正坐在皇后区第五大道高楼外的栏杆上——像我无数次做过的那样,给你写这封信。我遇见了一些小麻烦,不过你不要担心,我很快就能解决了。凭我自己。没有哈皮、波兹……哦,应该是斯塔克夫人的帮助,我总是忘记改口。

 

       这是梅教我的方法,她说如果有太多想说,但又传达不了的话,可以把它写下来,这样就算对方不能看见,自己心里总会有点慰藉。

 

       说是信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样叫它合不合适,格式内容什么的,我只是想和你说说话。我一说起来就停不住嘴,想到哪就说到哪,你知道的,对吧?

 

       我怕有遗漏的部分,我想和你分享的太多了,从天气变化时局政治到楼下新开的墨西哥餐馆——味道不错,抢走了汉堡王不少顾客——再到梅新买的雪纺裙子,你也想不到吧,原来哈皮喜欢这样的风格。

 

       你看,我又说远了,所以我选择手写信,强迫自己的脑子慢下来,一字一字,一句一句地梳理,整合,全部都说予你听。

 

       今天纽约下大雪了,好大好大的那种,大到也许你会想起田纳西州那个天寒地冻的夜晚。这是哈皮和我说的故事。虽然寒风呼呼作响,异常凛冽,但我一点都不冷,感谢你为我的战衣做的升级,加热烘干系统,对,就是那个,我太暖和了。

 

       圣诞节的时候我偷偷回家了一趟,哈皮和梅出去吃晚餐了,我的床上放着一个纸袋,封口上写着:他给你的,哈皮。我对字迹并不敏感,相信你也知道我的手写字有多么潦草难看,明明没有直说,明明难以分辨,但我看到那个“他”时,心里却清楚无比地知道,它指代的是你。

 

       那一瞬间我以为是你回来了,或者我回到了刚认识你的那段时间,你把我的战衣打包装在纸袋里送还给我。

 

       我的手指发抖,纸袋哗啦哗啦地响,我终于打开它,里面是另一件战衣。

 

       我有过好几套装备行头,多数来自你。友好邻居、钢铁蜘蛛,你一开始命名它为17-A?还有在你的飞机上我自己制作的黑色系战服,现在你又送给我一件。

 

       我最喜欢的还是你第一次为我作小小升级的这件,我正穿在身上,我太喜欢它的加热功能了,我从头到脚都是暖烘烘的,好舒服。而且凯伦也会陪我说话,她真的好好,像姐姐一样。只有当我想一个人呆着的时候我才会让她下线,一般都是突然想起你。她会让我更想你,更难过。

 

       18-A。

 

       战衣胸口贴着这张小字条儿,我认出来了,是你的亲笔。好奇怪啊,你为什么总是喜欢用这么简洁明了的数字字母来命名呢,你给别人起的外号也不少呀,而且这些数字会给我一种错觉,每年你都会为我准备一件新的战衣。

 

       我想着如果每年你都要为我设计一件新战衣的话,一定要花费你不少时间和精力,17、18,我把它穿上试了试,发现你将加热烘干功能改进成恒温系统了,纳米分子材料贴合在我身上无比熨贴,轻若无物。你总是将本就已经很好的东西做得更好,给在乎的人尤是。那一战之后波兹小姐给我看过你为她做的战甲,结婚周年纪念礼物,每一个你加入的细节都有特殊用意,是你经历过切身体验后选择保留的关怀,你啊,你就是这样口是心非将温柔藏到最心里的人啊。

 

       我恍惚间才想起来,原来八月已过,我成年了。

 

       彼得·本杰明·帕克,是个广泛意义上受法律认可的成年人了。

 

       让我想想这一年我都做了什么,在十八岁这一年战胜昆汀·贝克这个敌人,我觉得我做得还不错,可以得到你一句夸奖吧?

 

       我见到尼克·弗瑞了,哇他真的跟你说的一样好凶啊,虽然当时我也有做得不太恰当的地方,但他那个黑眼罩真的好吓人!我去了威尼斯,去了布拉格,还有荷兰和伦敦,坦白说这真的是我最糟糕的一场欧洲旅行,比上次我们去柏林还糟。

 

       这途中是发生了一些我不太想回忆的事,你听了肯定也不开心,就算了,我不提了。

 

       大雪纷纷扬扬飘落,下面道路上的行人变成视野里的一个个小点。纽约总是这样,被摧毁、重建,一段时间过后就不再能看出来它遭受过什么,除了曾铺天盖地的报纸头条、一时风头无两的新闻报道,那数十块高大的纪念石碑甚至都快被人淡忘了,名字刻在上面的幸运者把这当作是种记录,是受上帝宠眷的证明。

 

       有雪花落在我的笔尖,它们真漂亮。我突然想到雪花是结晶体,那么会不会有一种分子结构,平面钝挫的三角形,像盾牌,但更像你胸口蓝光荧荧的反应堆?

 

       如果有,我贪心地希望我可以再幸运一点,得一片落在肩头,把它当作是你的心。

 

       其实我早该成年了,告别随心所欲胡作非为,告别乐高积木告别西班牙拼写,摩根在我偷来的五年里悄悄长到四岁了,我早该再往前走远一点了。复仇者联盟怎么能允许一个乳臭未干的未成年小孩加入呢?那时在飞船上,你的手轻轻触过我的肩膀,准予我新复仇者的资格,我还是有些惶恐的,我想着我做得还不够好,回来后再历炼一段时间再给你肯定的答案,我不可以让你这位引荐者丢人,托尼·斯塔克最讨厌丢面子了。

 

       从我认识你,和你熟悉起来,我就一直期待着长大,成为你认可、满意的模样,变得有能力也有自信站在你身边。我努力奔跑着,追赶你的步伐,中途迷惘过也犯过错,是你告诉我别去做谁的副本,做你就好了。

 

       我想象过无数个成年日的情景,早上等梅吻完我的面颊匆匆忙忙叼起一片吐司去赶上学的公交车,中午在学校餐厅接受内德的调侃,现在你可以解锁很多新片子了,羡慕!他会这么说,然后在一下午的焦急不安中等待放学,巡逻完后回到家装一块梅切好的蛋糕,来到斯塔克大厦外敲你的玻璃,十二点的钟声敲响前我一定要得到你的祝福,请你吃廉价的巧克力奶油生日蛋糕。

 

       也许你会拒绝,但我会死缠烂打的,过生日的人最大,看你吃一口是我唯一的生日愿望。你会妥协,我敢赌上口袋里最后一美元,你一定会妥协的。当你因甜腻的植物奶油皱起的眉毛终于松懈下来,抱怨道这比梅做的核桃红枣面包还难吃时,我会很认真、很认真地看着你的眼睛,绝对不会被你胡子沾上的一点白色分去目光,看着你的眼睛说,现在我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你不可以再叫我睡衣宝宝、小男孩了,不可以。

 

       哼,臭小子。或者,在我眼里你永远是那个被没收战衣就眼睛红通通像兔子的高中生,我不确定你会选择哪一句作回答,也许两句都用上,反正你语速超快,你说话我只有听着的份儿,即使我已经是个大人了,但还是不能插大大人的嘴,对吧。

 

       呼,冬天的风声真的好大,我都快要按不住信纸了,如果它被吹走的话我一定会哭出来的,你可不要嘲笑我,上一秒刚说自己成年下一秒就因为信被吹跑了掉眼泪?你不能这么说,因为这是给你的信,我不能允许它遗失。

 

       小的时候我们毫不吝啬表达自己的爱,长大之后我却羞于启齿了,觉得空洞的一句话无法说明任何东西,你得做好好多铺垫才能让你有勇气对那个很重要的人说出“我爱你”这几个词。

 

       抱歉,斯塔克先生,从我眼中不约而同蜂拥一出的液体弄皱了信纸,我真抱歉。梅确实教过我这个方法,把你想说的话写成信,这样就算文字无法抵达,思念却可以。但我也无数次在夜晚看到过她伏在桌前,低声轻唤本叔叔的名字。纸笔散落一旁,她的眼泪啪嗒啪嗒全都打在桌子上,她说我很想你,本杰明。同样地,这一秒我的手也有点打颤,很努力控制才继续写下去。

 

       我很想你,托尼。

 

       抱歉,我又这样叫你了,托尼。

 

       大人也有小大之分,小大人要对大大人保持尊敬。我最亲爱的斯塔克先生。

 

       圣诞节后我又抽空去见了哈皮一面,问他关于18-A的事情。

 

       他的神情有些许怔愣,然后说我就知道圣诞节你回来过了,我和梅说的果然没错,你可以照顾好你自己的。

 

       他的语气很平和却也很悠长,我从中读出放心的信任,我知道那来自于你,是你一意孤行,力排众议选择播种发芽,现在它终于长成开花。

 

       我问他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并调笑似的问出自己的猜测,他倚在沙发里,有些过长的白胡须让他看起来异常疲惫,他也不再年轻了。至少不再和当初陪在你身边做你的安保主管时一样年轻。

 

       他给出的回答是肯定的。

 

       如果可以的话,他会为你准备的,以后的每一年都是如此,直到你不再需要为止。

 

       然后他就不再说话,沉默着看向我,我理所当然地咧开一个笑,说是,当然,他当然会这么做的。

 

       17-A,18-A。

 

       但是你没能再有机会了,我不可能不需要你,十五岁的彼得·帕克要你为他百般考量,跟在他身后收拾烂摊子,十六岁义无反顾倔强无比地跟着你去往外太空,十七岁独自面对狡诈阴险的高科技对手,十八岁、二十八岁,一直到我做不了纽约的好邻居我还是需要你,可你却没有机会了。

 

       若非意外突然降临,这本该是我每一年从头盼到尾,最期待的贺礼。天王迈克尔·杰克逊拿限量版签名专辑来换也不换。但我也知道说是意外,这其实是必然,是你的身体先一步大脑做出的决定。没有人能阻止你。波兹小姐没办法,摩根也做不到。

 

       烘干系统制造的热风吹得我暖乎乎好像要跌进棉花糖堆里,意志都因此变得软弱。对面的男人长叹一口气,看起来终于无法忍受。

 

       别笑了,那是那晚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你笑起来比哭还难看。

 

       斯塔克先生,斯塔克先生,我想我会永远这么叫你,这样恍惚间好像我永远停留在刚认识你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可以放下往前走,蜘蛛侠可以,彼得·帕克也可以,但你的睡衣宝宝,你的小男孩不可以。

 

       他永远停在那个阳光和丽的下午,在皇后区的车流人鸣里叽叽喳喳地给你发不会被读的消息,鼓足勇气赌一把好运拨一通电话,心里暗自规划的余生里每一字每一句都有你。

 

       今天就说到这里吧,我有点饿了,你觉得我是吃汉堡王还是三明治好?现在已经挺晚了,德尔玛先生的店应该已经关门了,汉堡王却是二十四小时营业,我还是吃它吧。

 

       最后一句,我刚刚想到的,你不要怪我啰嗦。我觉得上帝应该允准开通一门新业务,许可天堂与人间通信。

 

       下次见,我知道这不会是我写给你的最后一封信。也许是明天,也许是大后天,谁知道呢。总之是我余生里的某一天。

 


                                              永远爱你的,小男孩






Dizzy.G

Tony Stark 没有心 完结【授翻,清水小甜饼,温馨向,all铁或者说铁all】

Tony Stark doesn’t have a heart

Tony Stark 没有心


作者:hcb53139

译者:Dizzy.G


原文传送门: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6655909

[图片]

6.


这章就完结啦,照例翻译的时候又加了一堆自己的形容词,翻译得很开心,曾经很排斥冬铁,但是这章感觉找到了冬铁的正确打开方式!


【解释】

Bucky——巴基,冬兵的名字

Buck——名词有钱、元的意思,one buck = 一美元(一块钱);...


Tony Stark doesn’t have a heart

Tony Stark 没有心


作者:hcb53139

译者:Dizzy.G


原文传送门: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6655909



6.


这章就完结啦,照例翻译的时候又加了一堆自己的形容词,翻译得很开心,曾经很排斥冬铁,但是这章感觉找到了冬铁的正确打开方式!


【解释】

Bucky——巴基,冬兵的名字

Buck——名词有钱、元的意思,one buck = 一美元(一块钱);

              动词有(马)跳起来踢后蹄的意思。

————————————————————————



关于Bucky,Tony观察到了许多东西,但其实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毕竟一个完全封闭自我感情的冬日士兵,甚至比Natasha还要恐怖。


每个人见到冬兵第一眼,总是会首先注意到那条阴冷低沉的机械臂,但当他们接看到冬兵眼神,又会忍不住马上转移视线。


当然,这个“每个人”肯定不包括Tony。


Tony其实也不是故意的,只是当电梯门打开,Bucky带着那条机械臂默默跟在Steve身后走进来时,Tony就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完全一副撩辣妹的花花公子做派——Tony真的不是故意要给人留下这种第一印象的!


“你难道不应该去看看那条手臂吗?”完全进入惊喜模式的Tony又开始自言自语。


Tony从进门开始,眼睛就像牛皮糖一样粘在了Barnes的手臂上,完全无视了某种直直射向自己脑门的阴冷的死亡视线,完全沉醉于眼前的“辣妹”。


“这可真辣!”Tony忍不住再次感叹,“Zola确实做出了一个好东西,真是美得不可思议。嘿,美国甜心,你介意我稍微借用一下你的童年甜心吗?我很乐意帮他检查一下手臂状况,这条手臂看起来似乎并不是为他量身定制的,不管是舒适度还是整体状况都有点小毛病。”


一听到“不舒服”和“小毛病”,Steve就恨不得立刻把Bucky打包给Tony的工作室送去,Barnes安静的盯了Tony几秒,尤其是他用发胶完美修饰过的发型,然后安安静静的跟着Tony往工作室走去。


Bucky面无表情的坐在工作台上,而Tony怀着巨大的热情和兴奋不停的在Bucky手臂上东摸摸西拆拆,做着一些鬼知道的测试,似乎已经完全忘记这条机械臂是装在一个大活人身上的事实,不过Bucky也不介意就是了。


Tony哼着奇怪的小调,手指在平板上飞快的记录着某些信息,并且全方位的给每一个零件和细节拍照。


于是,很自然的,接下来的一周整个团队都没见到Tony,但通过Jarvis他们知道Tony还活着。


嗯,知道这点就够了。


终于在某天Tony冲进了厨房,大家正排排坐的吃果果,Tony还是他那副“习惯就好”的天才疯子科学家的硬核装扮,配上油腻腻的头发,拿着奇奇怪怪的发明,em……可能也不是那么奇怪,而是一个金属手臂。


“Bucky!我能叫你Bucky吗?我感觉好像只有Steve这么叫你,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你有许多美元吗(Buck)?或者你总是像马那样尥蹄子(Buck)?我是说后飞踢……等等,我又扯远了,我要说的是:看!我给你做了个新手臂!快!快试试,快试试!”


Tony噼里啪啦一口气不停的砸到Bucky脸上,但其他人一点反应都没有,大家都默契的习惯就好、习惯就好,于是留下一个懵逼的Bucky举着勺子愣在空中。


“什么?”Bucky终于艰难的从沙哑的嗓子里吐出两个字。


“Bucky!新手臂!穿上试试!”Tony亮晶晶的眼睛里满是兴奋,这次说的简明扼要。


“哦,好,那好的。”Bucky站起来,看着Tony卸下他坑坑洼洼的旧手臂,然后换上一个锃锃发亮的新手臂。


“你看这个键,我还加了激光,还有这里可以发射礼炮,彩色小纸片那种,还有些小玩意……你还可以从这里发射火焰!”Tony挨个给Bucky解释新手臂的各个小装置,虽然Bucky有点头疼,但确实觉得有点厉害,还有……感动。


如果有谁要吐槽Bucky不分时间地点场合和对象的“五彩缤纷小纸片礼炮攻击”,不管他们说什么,可能还是算在Tony头上比较好。


曾经有个人说Tony Stark没有心。


曾经那个人说错了!


无尽深渊
以“I am Iron Man...

以“I am Iron Man ”开始

以“I am Iron Man ”结束

Tony Stark is charming, a great man, please remember him forever. 

以“I am Iron Man ”开始

以“I am Iron Man ”结束

Tony Stark is charming, a great man, please remember him forever. 

做梦天才
试一下,然后就炸了 对不起我是...

试一下,然后就炸了

对不起我是真爱他

是我手没长对地方

我拿足画画😭我是憨憨

试一下,然后就炸了

对不起我是真爱他

是我手没长对地方

我拿足画画😭我是憨憨

Dizzy.G

Tony Stark 没有心 5【授翻,清水小甜饼,温馨向,all铁或者说铁all】

Tony Stark doesn’t have a heart

Tony Stark 没有心


作者:hcb53139

译者:Dizzy.G


原文传送门: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6655909


[图片]

【解释】Pop tarts:我看到有中文译为果塔饼干,一种中间有馅的饼干,大概就是上面这个样子。


5.


Tony确实没有发现Thor有什么不对劲或者需要帮忙的地方。


说真的,你指望一个24*7全年无休随时笑哈哈的乐天派神有什么烦恼呢?Thor总是用他打雷般的大嗓门骄傲的说着自己故乡Asgard,或者他挚爱的...

Tony Stark doesn’t have a heart

Tony Stark 没有心


作者:hcb53139

译者:Dizzy.G


原文传送门: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6655909




【解释】Pop tarts:我看到有中文译为果塔饼干,一种中间有馅的饼干,大概就是上面这个样子。


5.


Tony确实没有发现Thor有什么不对劲或者需要帮忙的地方。


说真的,你指望一个24*7全年无休随时笑哈哈的乐天派神有什么烦恼呢?Thor总是用他打雷般的大嗓门骄傲的说着自己故乡Asgard,或者他挚爱的Jane,又或者他新的中庭朋友,哦!还有小果塔饼。


是的,果塔饼干!


Tony知道他能为Thor做点什么了。


对Thor来说,他永远等不急果塔饼干烤好了再吃,他总是把那个小烤炉的烤盘塞的放不下更多一块果塔才罢休,然后刚刚加热好一点就狼吞虎咽的扫荡一空,其实Thor吃的不是果塔,而是“果塌”,这些美味的小饼干还没因为热度和烘烤而鼓胀爆开,散发出甜美的香味,Thor这种吃法简直是暴殄天物。


“果塌”大概是Thor最大的烦恼了。


某天,Steve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好好先生队长友好的询问看起来糟糕透顶的Thor怎么回事,终于找到倾诉对象的Thor立刻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的用莎士比亚台词般的对白倾诉起来,甚至一度激动到差点哭出来:“我打赌这绝对是神发明的!等我有机会回Asgard的时候我一定要问问父亲,是不是他创造了这些神奇的小点心。”然后Thor事无巨细的描述了这个“烘烤到爆开的神奇的小方块是怎样带自己置身天堂的”,但是难过的是自己从来没烤出过这样的小方块。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从几分钟到几小时,经过长达4小时的“陪伴”后,Steve感觉自己比打了一场星际战斗还累,头晕脑胀的,整个大脑充满了“果塔饼干”,“天堂”还有“多么难过”……


Tony决定接过这个棘手的任务,他又开始没日没夜的泡在工作室,没有人对Tony的突然消失感到奇怪,毕竟大家已经对Tony闷头捣鼓那些“谁知道”的玩意习以为常了。


不出意外的,某天Tony又突然出现了,一如既往的脏兮兮油腻腻睡眠不足的样子。


他得意洋洋的拿着一个小的白色的盒子,盒子侧面有奇怪的装置。


Natasha扬了扬一边眉毛:“所以?……”,这是女杀手表示疑问的方式。


“所以什么?”


“所以你拿的是什么?”


“Oh!”Tony确确实实的愣了几秒,然后看向自己发明的小玩意,一脸骄傲:“这个!这个是我做的果塔专用烤炉!”


Natasha开始怀疑这个天才又有多少天没有睡觉,只有严重睡眠不足Tony才会出现这种反应迟钝的状态。


“嗯……但是所有的烤炉都可以烤果塔。”Clint·杠精上线,仿佛在说:嘿!Tony,你确定你的IQ真有245?


“这个可以不一样,”Tony解释道,完全忽略了故意想找茬的Clint,“这个,这边有一排可以放果塔的盒子,只要把果塔送进烤炉部分就会瞬间烤好,而且这里的机械臂会把烤好的果塔自动送到隔壁盒子里,你只要打开这里就可以吃了。只要你能保证这边一排装果塔的盒子里还有小果塔,你就永远永远不必再吃冷的,或者没烤熟的果塔了!”最后这里怎么越听越像某个可疑的电视购物频道?


“我的朋友Tony!我必须为了这个装置郑重的感谢你!你完完全全的满足了我内心对这些小甜方块的最深刻的需求!”


Dizzy.G

Tony Stark 没有心 4【授翻,清水小甜饼,温馨向,all铁或者说铁all】

Tony Stark doesn’t have a heart

Tony Stark 没有心


作者:hcb53139

译者:Dizzy.G


原文传送门: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6655909

[图片]

4.


Tony也发现了Bruce的一点小问题。


准确的说,并不是Bruce,而是Hulk。在某次战役中,猎鹰(AKA Sam Wilson,AKA Steve最新的好基友)决定加入复仇者,那次Hulk也在,当Hulk砸光了所有的东西(这些破坏量大概又要让Coulson加上一顿的书面报告,虽然这对Hulk来说是常规操作...

Tony Stark doesn’t have a heart

Tony Stark 没有心


作者:hcb53139

译者:Dizzy.G


原文传送门: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6655909



4.


Tony也发现了Bruce的一点小问题。


准确的说,并不是Bruce,而是Hulk。在某次战役中,猎鹰(AKA Sam Wilson,AKA Steve最新的好基友)决定加入复仇者,那次Hulk也在,当Hulk砸光了所有的东西(这些破坏量大概又要让Coulson加上一顿的书面报告,虽然这对Hulk来说是常规操作,但这次的破坏程度也有些过火了),Tony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


当Sam起飞盘旋在他们头顶时,Hulk一直一直的盯着他,直到Sam降落在他们面前。


于是,Tony也合上自己的面罩,飞向天空,正如他所料,这个可爱的绿色大怪兽的目光也追随着Tony,看着他在天上飞来飞去。


接着,Hulk变回了Bruce,但我们的医生还盯了一会儿马克五号,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是字面意义的一丝不挂的站在纽约中央公园,直到Bruce想起来自己应该找条裤子,Bruce的表情似乎有点难过(当然,不管是谁一丝不挂的在中央公园找裤子可能都会有点难过)。


战斗完毕,大家都返回了复仇者大厦(什么时候开始不再是Stark大厦了?Tony记不清了),开始他们每一次战斗结束后的例行公事:收整武器、洗澡、巴拉巴拉,然后好好睡上一觉。


第二天早上,Tony特意提前来到厨房,Bruce已经安静的坐在那里看着书吃早餐了。


“Bruce!”Tony欢快的声音听起来相当愉悦,但是Bruce完全没有理会性质勃勃的Tony,就和往常一样。因为Bruce非常清楚每当Tony用这种高八度的欢快声音叫自己的时候会发生什么——肯定要邀请自己去炸东西了,不,应该说:做实验。


额……虽说每次最后的最后,Bruce也还是答应了,而且每次实验的结果都还不赖(不如说酷毙了),但这还是两回事,谁能弥补自己实验过程中不止100万次的后悔,恨不得把Tony塞回娘胎里去的心情呢?


“Bruce!快来!我要给你看个东西!”好脾气的医生终于从书本里抬起了头,因为Tony以前从来没说过想给自己“看个东西”,Tony总是说他想“炸个东西”。


Bruce歪了歪脑袋,这是他最大限度的表示同意了,但Tony已经抓起他的手腕拉着他走了。


“快来!”Tony走的方向是阳台,并且开始穿上了他的战甲,很快小个子全身就妥帖的包裹在金红色盔甲之下。


“快过来,”无机制的机械音从战甲下传出,但不知道怎么Bruce就听出了真诚和催促的味道。


Bruce盯着Tony的马克战甲:“你在干什么?”应该没有战斗警报呀。


“是我们”,Tony强调道,掀开了自己的面罩,“我们要一起来次空中飞行。”配合Tony舒展的双臂,看起来好像就在等他无数不存在的观众热烈喝彩。


“什么?”Bruce有点懵,但总是忍不住被这样的Tony所感染。


“我们要一起飞一次!”Tony又重复了一次,“快点,我知道你也想!我甚至知道那个大块头也想。现在,立刻,马上,赶快,我们一起飞一次!”


Bruce一直都很渴望飞行,自从……应该说一直都是,因为另一个他只知道怎么砸东西,他也希望自己可以像其他超级英雄那样优雅又自在的在天上飞翔。


他多希望自己也可以那样自由。


“怎么一起飞?”Bruce最后还是问了,Tony忍不住笑得更大一些,好像就在等Bruce这个问题。


“抓紧我就好。”Tony合上面罩,钢铁侠那张严肃的脸再次取代了欢快的小卷毛,然后Bruce就按Tony说的,抓紧了马克战甲。


Bruce能感觉到风在耳旁滑过的声音,穿过自己的头发和面颊,这种在天上自由穿梭的感觉仿佛自己就是世界之王!Bruce忍不住兴奋的叫出声,换来马克战甲再一次加速。


如果你现在发现Hulk很喜欢在战斗中在高楼之间跳来跳去,还像鸟儿一样张开双臂,不用怀疑,那一定不是Tony的错。


沙雕养鸽基地

究极铁人白罐立牌AR套装通贩已开,年后统一发货,效果预览见p2

究极铁人白罐立牌AR套装通贩已开,年后统一发货,效果预览见p2

Dizzy.G

Tony Stark 没有心 3【授翻,清水小甜饼,温馨向,all铁或者说铁all】

Tony Stark doesn’t have a heart

Tony Stark 没有心


作者:hcb53139

译者:Dizzy.G


原文传送门: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6655909

[图片]

3.


【解释】

Luke,I’m your father! —— 星球大战经典台词,男主Luke一直以为反1号杀了他爸,结果当两人短兵相接时,男主愤恨的大吼“你杀了我爸爸!”然后反1号淡定的说“不,我是你爸爸。”

—————————————————————


Tony注意到有时候人们跟Clint...

Tony Stark doesn’t have a heart

Tony Stark 没有心


作者:hcb53139

译者:Dizzy.G


原文传送门: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6655909



3.


【解释】

Luke,I’m your father! —— 星球大战经典台词,男主Luke一直以为反1号杀了他爸,结果当两人短兵相接时,男主愤恨的大吼“你杀了我爸爸!”然后反1号淡定的说“不,我是你爸爸。”

—————————————————————


Tony注意到有时候人们跟Clint说话的时候,他完全没反应,实际上,这点并不需要多么敏锐的观察力。


某天,仍是复仇者愉快早餐的一天,大家围坐在桌边,Thor刚好在Clint右边,用他那仿佛打雷的大嗓门吼道:“我的朋友,鹰之眼,你想要最后一款烤薄饼吗?”


Clint没有反应,Thor又问了一遍,他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但是当坐在Clint左边的Natasha用正常音量问他时,他立刻就回答了:“Thor不能一个人把Bruce做的烤薄饼吃光,Bruce的薄饼简直太赞了!”


可惜为时已晚,Thor把Clint的沉默当成了默许,已经心满意足的把最后一块烤薄饼吞下肚了。


于是Tony知道怎么回事了——Clint的右耳聋了。


所以Tony开始为Clint制作助听器,这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友谊,而是Tony明白Clint到底有多需要这个,尤其是复仇者们成天都在面对各种怪物和外星生物。


Tony可不愿意在他们一起玩星球大战马拉松时,Clint只能用一只耳朵听:“Luke,我是你爸爸”,这可不公平。


对于Clint的助听器Tony格外用心,升级各种材料以应对极端情况,Tony太知道这个作死Boy能怎样每一次都成功的让自己陷入“各种作死的极端情况”了。


最终Tony完成了这件不仅仅是“优秀”的杰作,他决定要给Clint一个惊喜,比如趁Clint睡觉偷偷溜进他房间,然后把这个小玩意放在他的桌子上。


额……但想象总是美好的,而现实总是骨感的。


比如,Tony·天才·Stark也只是个和平年代长大的成年人,完全不懂偷溜进一个睡着的间谍或杀手房间会发什么这种冷知识。


所以,在Tony做贼似的悄咪咪的把门推开一条缝,使出毕生的洪荒之力,踮着五根脚趾头挪近Clint房间5公分时,Tony发现自己已经完完全全换了个脸贴墙的姿势,确切来说是被睡眼惺忪Clint压着胳膊按在墙上,脖子上还横着一把冷冰冰的匕首,出于本能的Tony咽了下口水,立刻开吼:


“我很抱歉!我是Tony,Tony Stark!天才,亿万富翁,balabala,你的好朋友!最厉害的复仇者!钢铁侠!不是入侵者!”


然而大吼却让还不太清醒的Clint出于本能的加重了力道,Tony差点疼得叫出来,幸好认出Tony后Clint立刻松开了手,确认不是入侵者后,Clint眯起那双狭长的鹰眼满是怀疑的打量眼前这个挂着黑眼圈的小卷毛。


“你在我房间干嘛?”


Tony弯下腰,捡起刚刚掉在地上助听器,拿给Clint看。


“我给你做了这个,我知道你有点小麻烦”,Tony边说边在自己耳朵旁边笔画,“而我恰好又不想听到你在某场战斗中’殉职’,所以……”Tony顿了顿,回想自己的白痴行为:“我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的,但看来那不是一个好主意。”


“你知道,对于一个天才,你可真是笨得不可思议。”Clint把玩着那个小东西。(谢谢!)


“哈哈,有趣!”Tony不耐烦的给他一个白眼。(不客气)


后来,Thor就再也没能成功抢到最后一块Bruce的烤薄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