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J西

233浏览    12参与
Aqr-22

【流神】 終わらない片想い ④

神山智洋来这店里已经工作大半个月了,从第一天起,就觉得这店异常古怪,其他不说,单说右面那一堵墙上的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一定能让人看得很清楚的小洞,就很奇怪。那洞并不是空的,中间镶嵌着玻璃,神山智洋仔细瞧了瞧,唯一能确定的是单面这一侧是磨砂的,因此自己并不能看到对面的情况,可是对面能不能看过来,就不得而知了。

偶尔的偶尔,神山智洋坐在洞前的时候,能听到细微的“嘶嘶”声,也就一两秒的时间。神山智洋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或是隔壁店铺有人发出了很大的动静,但久而久之,神山智洋发现,那“嘶嘶”声是在某种特定的时候发出的,那就是每次向井康二来店里的时候。

神山智洋十分想去隔壁商铺探个究竟,看看洞的...

神山智洋来这店里已经工作大半个月了,从第一天起,就觉得这店异常古怪,其他不说,单说右面那一堵墙上的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一定能让人看得很清楚的小洞,就很奇怪。那洞并不是空的,中间镶嵌着玻璃,神山智洋仔细瞧了瞧,唯一能确定的是单面这一侧是磨砂的,因此自己并不能看到对面的情况,可是对面能不能看过来,就不得而知了。

偶尔的偶尔,神山智洋坐在洞前的时候,能听到细微的“嘶嘶”声,也就一两秒的时间。神山智洋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或是隔壁店铺有人发出了很大的动静,但久而久之,神山智洋发现,那“嘶嘶”声是在某种特定的时候发出的,那就是每次向井康二来店里的时候。

神山智洋十分想去隔壁商铺探个究竟,看看洞的另一面是不是也是磨砂玻璃。那商铺是专门卖情趣玩物的,名叫H LOVE ,神山智洋甚至涨红了脸鼓着莫大的勇气走到了店前,但却被拦了下来,原因是非VIP不能入内。一问,被告知VIP要先交10万yan的会费。神山智洋是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区区情趣商铺还需要这么贵的VIP啦……但是没办法,因为自己是贫穷人士,现在全靠藤井流星养着,显然根本没可能拿出这10万yan,于是只能干瞪眼。

神山智洋实在没辙,但随即又发现了另一个现象,那就是每次向井康二来的时候店里的信号都会变弱。那么也就是说,多半会有那种东西……

于是某一天,神山智洋趁着重冈大毅去上厕所的空档,爬到藤井流星和向井康二经常聊天的桌子底下的桌子背面找着什么东西,不一会儿,就摸到一个异物贴在桌子的背面,神山智洋取了下来,果不其然,是监听器。

那么,那个“嘶嘶”声,也就得到了解释,是胶带撕下来的声音,那洞的另一面,也一定是磨砂玻璃,其目的是掩人耳目。因为胶带贴在磨砂玻璃上的话,便能从一面清楚地看到另一面。

而神山智洋并没有把这一切告诉藤井流星,但藤井流星却发现了神山智洋的异常。

“你是想做那些事么?”

“什么事?”

“羞羞的事。”

……

神山智洋差点没一口水给喷出来,“……嗯?”

“不然为什么我每天送你上班路过H LOVE 的时候你都很认真地看着那店,还有啊,”藤井流星指了指墙上,“你还经常盯着这个洞看,你该不会以为自己能透过这个洞看出什么吧?笨蛋,这是磨砂的哦~”

……

神山智洋真想找个地缝给钻下去,被谁误会不好,非得被藤井流星。可惜神山智洋一紧张就舌头打结,一个字儿都蹦不出来,但本人假装淡定,殊不知脸是没红,却红到了耳根。

藤井流星不是没看到那红到发烫的耳根,只是单纯觉得逗神山智洋很有趣,就像平日里开玩笑讲神山智洋的身高那样,总能得到对方的反抗,于是这次藤井流星也打算得寸进尺,仿佛幼儿园里欺负女孩子的幼稚鬼。

“カ~ミ~ちゃん~别不好意思嘛~想去就去啊~”

“没钱办VIP.”神山智洋气鼓鼓地回道。

“诶?你真去啦?”藤井流星放大了好几个分贝惊讶道。

相信我,如果现在给神山智洋一把刀,藤井流星就死无全尸了。

显然,藤井流星觉得自己的命还很厚,“要不我带你进去?不就办张会员卡嘛。”

“我也要去!”重冈大毅用着超夸张的音量喊道,还把右手举得老高,仿佛一个小学生对着老师喊着,“选我选我。”

嗯……每到关键时刻必要插一脚的某人。

本来神山智洋想要生气地回绝的时候,听到重冈大毅也要去,便爽口答应了。

搞得藤井流星以为神山智洋喜欢重冈大毅。

等等,这是什么奇怪的3人DATE……??

神山智洋倒也没管那么多,只是顺势问下去,“H LOVE 开店有多久了?”

“基本和我同一时间装修店铺的吧,大概有五六年了。”

果然。

那么,隔壁H LOVE 同这家店一样用高价拒客的理由,也就不言而喻了。也就是说,两方都在暗中调查着同一件事。

什么事呢?是在找那个人吗?

那个拥有异瞳的人。

Aqr-22

【流神】 終わらない片想い ③

前篇


“神山,你起这么早么?”藤井流星使劲揉了揉那双努力睁也没有睁开的睡眼,边说还边打着哈欠,大概没人知道他是如何闭着眼摇摇晃晃地从卧室走到客厅里的。

还未等神山智洋开口,藤井流星一个激灵,就立马清醒过来,并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是闻。

“诶诶诶!好香啊!神山这是做早餐了吗!?”

餐桌上,热腾腾的面包,热腾腾的牛奶,还有热腾腾的荷包蛋。

“你好贤惠啊!谁要是娶了你那真是享清福了!”

神山智洋淡淡地回应着,“谢谢你收留我。”

“那……”藤井流星突然邪邪地一笑,“你以后就一直跟我一起住吧?”

“诶?”神山智洋显然受到了惊吓,“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和你一起啊~”

……大...

前篇


“神山,你起这么早么?”藤井流星使劲揉了揉那双努力睁也没有睁开的睡眼,边说还边打着哈欠,大概没人知道他是如何闭着眼摇摇晃晃地从卧室走到客厅里的。

还未等神山智洋开口,藤井流星一个激灵,就立马清醒过来,并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是闻。

“诶诶诶!好香啊!神山这是做早餐了吗!?”

餐桌上,热腾腾的面包,热腾腾的牛奶,还有热腾腾的荷包蛋。

“你好贤惠啊!谁要是娶了你那真是享清福了!”

神山智洋淡淡地回应着,“谢谢你收留我。”

“那……”藤井流星突然邪邪地一笑,“你以后就一直跟我一起住吧?”

“诶?”神山智洋显然受到了惊吓,“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和你一起啊~”

……大言不惭。

“其实你是想找个免费保姆吧?”神山智洋虽然毫不留情地揭穿了某人的“假意”,但意料之外地却答应了下来,“好。”

藤井流星听后,像个小孩子一样超级高兴地跑过去抱住神山智洋,“太好了!等下就带你去店里!”

说是抱,其实差点没把小小的神山智洋给压垮。

这人……大概只有2.5岁吧,神山智洋嘀咕。

 

早饭过后,俩人便来到了なつはな屋,也就是藤井流星开的那个小店。店里一如既往的冷清,此时甚至只有3个人,加上藤井流星和神山智洋的话。

“重冈,你过来一下,我给你介绍个人。”

那个在坐在吧台,应该是店小二的叫做重冈的男子一脸笑嘻嘻地跑到神山智洋面前,“来了来了!你好,初次见面。我叫重冈大毅!”

“这是神山贤也,我带来的人,以后和你一起守店。怎么样!可爱吧!”藤井流星满脸不知道哪来的骄傲。

“可爱!可爱……嗯……流星他好凶哦……”重冈突然装得可怜巴巴的样子,扯了扯藤井流星的衣角后还特意躲到其身后,“你看,他面无表情的,好可怕……”

神山智洋一声不吭。

“哪里凶啦?明明就很可爱啊!今早还给我做了早饭呢,对吧?カ——ミ——ちゃん——”藤井流星一脸笑着要去摸神山智洋的头,却被某人巧妙地躲开了。

“诶诶??早餐??你你你你们你们同居???”重冈大毅惊讶得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为什么!我也要和流星同居!”

“不可以!”藤井流星毫不留情地回绝了,“我先上个厕所,等下就和神ちゃん出去买东西,你就留在这里继续守店。”

“诶?”重冈大毅和神山智洋异口同声。

“买床啊之类的,不然你让我和神ちゃん同床睡?虽然我也是不介意的啦……”

“喂喂喂这怎么可以!我怎么能允许流星和其他人同床呢!去吧去吧……”重冈大毅瘪了瘪嘴,悻悻地坐回了吧台。

藤井流星便去了厕所,此时神山智洋大概觉得站着有些尴尬,也就随便找了一个座位坐了下来,顺便翻起了桌面上的一本菜单。

重冈大毅二话不说地跑过来和神山智洋并排坐着,右手撑在桌上,托着腮,饶有趣味地看着神山智洋,仿佛在观赏一个猎物。

神山智洋被盯着有些不自在,“请问重冈有什么事?”

“没什么,我就看下情敌。”重冈大毅用着超不正经的语气挑趣道。

神山智洋暗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副“你真无聊”的冷漠脸。

“不过……你是什么人?”重冈大毅突然一改往常的嘻哈态度,声音压低了10倍,听起来阴森可怕。神山智洋这才意识到重冈大毅不是个好惹的货色,便也不敢吭声。

“能住进藤井流星家里的人,绝不可能是普通人,他才不会有那么好心,”重冈大毅说完,换了个姿势,挺直了身板,双手抱在胸前,“他刚才叫你神山贤也……么?”

“喂,你在对着我的神ちゃん做什么?让开啦!”藤井流星正好不好地插了进来,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

“切!偏心!”重冈大毅瞬间又变回了吊儿郎当的态度,站起身后坐回了吧台,仿佛刚才谈话的不是重冈本人。

“走吧!”

神山智洋便跟着藤井流星走了出去。

“话说等会儿你看到有喜欢的都可以跟我说,不用在意钱的问题,这条街有我最喜欢的章鱼烧,等下一起去吃吃看吧……”(此处省略藤井流星的一万字废话)

神山智洋显然被藤井流星那毫无逻辑的谈话给弄得晕头转向,强行打断了某人的my pace,“那个……我能问一个问题么?为什么你店里的价格比正常的高出好几倍?”

“你说なつはな屋么?”藤井流星顿了顿,眼神明显地闪了一下,“哈哈,我随便弄的价格,因为没有做过市场调查,也不懂行情。”

神山智洋听后,似乎知道了什么,垂下眼帘,但也没有过多追问,还装作相信了对方的话一样淡淡地回应着,“原来如此。”随后,露出了不知是否是出自真心的笑容,“刚刚谢谢你,没有讲出我真名。”

“不客气啦,毕竟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嘛~以后谁要是欺负你,你就讲出我的名!”

“藤井先生为了保护免费保姆可真是有心了呢。”神山智洋打趣道。

藤井流星假装没有听见这句话,“所以说神ちゃん以后要阳光一点,明明笑起来就很好看啊~”


菠萝萝萝萝

【JP中心】家庭会议

  其实就是。。。皮肤开会(字面意思)

原皮JP就直接叫黑客了,其他的JP直接用皮肤名字(童年、赌徒、职业玩家)代替,我真的想养一屋子JP啊!吃JP内部吗朋友们,虽然这一篇不是内部orz

  童年的cp本来的爸爸的,但是看了官漫感觉和里昂是一对儿(?)

  总之是有皮肤的游戏都会经历的必经之路吧

——————————————————————————

  “我……来晚了吗?”轻轻地推开房门,童年戴着那顶大红棉帽的脑袋小心翼翼地探了进来,撇了撇周围,除了正在书案前埋头苦干的黑客外谁也不在。

  “没有,你来得挺早。”黑客头也不抬,依旧噼...

  其实就是。。。皮肤开会(字面意思)

原皮JP就直接叫黑客了,其他的JP直接用皮肤名字(童年、赌徒、职业玩家)代替,我真的想养一屋子JP啊!吃JP内部吗朋友们,虽然这一篇不是内部orz

  童年的cp本来的爸爸的,但是看了官漫感觉和里昂是一对儿(?)

  总之是有皮肤的游戏都会经历的必经之路吧

——————————————————————————

  “我……来晚了吗?”轻轻地推开房门,童年戴着那顶大红棉帽的脑袋小心翼翼地探了进来,撇了撇周围,除了正在书案前埋头苦干的黑客外谁也不在。

  “没有,你来得挺早。”黑客头也不抬,依旧噼里啪啦地敲击着键盘。

  “呼~吓死我了,我怕这次再迟到又要被你逼逼半天。”童年捂着胸口长长呼一口气。

  “逼逼你怎么了,迟到还挺骄傲?”黑客有点不爽地皱了下眉头,一切都被童年尽收眼底。

  “没没没,你是大哥,你说什么都对!”确实如此,黑客虽然只有20岁,但是在他们几个人中是年纪最大的,其他的根本就还是孩子而已。面对这样的情况,黑客不得不早早当起了大家长。这次的家庭会议也是,会和其他的孩子交流讨论,来了解他们的生活状况。但是……这一切都是假的!全都是泡沫!只是黑客JP的东西又不见了他像找出是哪个小鬼干的又顺便泄愤而已!!!童年在心里无声尖叫。

  看着黑客怼了自己一句后再也没有要和自己聊天的意思,童年决定陷入放空状态和心里的草泥马聊天去——他本来是想这样做的,可是突然打开的门阻止了他的技能读条。

 
  职业玩家没敲门没问好——虽然他一直都是这样,大摇大摆地进来了,依旧穿着那件无袖衫和夹克,耳机也十分酷炫(赌徒如是说)。走进来就着一张椅子直挺挺地坐下了,过程中手和眼睛一直没离开过闪着白光的手机。

  “来了。”黑客到底是大哥,也不计较这孩子的不礼貌,优先寒暄起来。

  “嗯,开会等一下吧,这关打完。”职业玩家也顺着台阶下,语气轻松,说出了自己的需求。

  “不急,还有两个没来呢。”

  “武斗不知道哪儿去了,赌徒估计……老地方吧。”

  “你还真了解他。”

  “因为他傻,什么都藏不住,好懂的很。”职业玩家露出了些许得意的微笑,赌徒和他从小在一起,他应该是最了解他的人。

————————————————————————

  “hello?everybody!”啧,说曹操曹操到,职业玩家话音未落就看着赌徒抛着几个筹码慢悠悠进来了。

  “你怕不是喝假酒了吧,好好讲话。”黑客白了他一眼。

  “你们对未来的赌场之王真冷漠!现在怠慢我你们以后会后悔的!”赌徒显然对这种冷淡地迎接方式表示不满,他咋咋呼呼地提出抗议。

  “那你先把输给西尔维娅的内裤拿回来再说。”职业玩家的眼睛总算从手机上移开了,他双手交叉在脑后,一脸戏谑地瞄着赌徒。

  “我靠靠靠靠!#你能不能别提这岔!”赌徒恼羞成怒张牙舞爪就要上手打人。

  “啊,说到内裤啊……我有一条,上面有可乐的内裤不见了,赌徒你解释解释吧。”来了来了来了,这次家庭会议的真实目的!三只小家伙在心里默默吐槽,果然开会就是方便你找东西吧,你这个邋遢宅男!

  “欸……我好像……确实有看过那一条……”妈耶!被我输给西尔维娅那丫头了!

  “嗯……那你觉得它现在在哪呢?”我靠黑客你不要这样笑!你以前也和我们一样傻的!怎么现在感觉变得老奸巨猾啊喂!

 
   “呃……估计……估计在……在很遥远的远方吧,嗯,不要悲伤,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对,现在是先要稳住黑客,不然他有什么过激反应就出大事了。

  “唉,不是我说你。”黑客不但不怒,还带着点老母亲的无奈,“自己的内裤给人姑娘就算了,连我的也给啊。”说着从书桌抽屉里摸出一把自动手枪,“本来看能帮你追追妹子我也就无所谓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讲的不错……可是啊……”子弹上膛,保险打开,“我那是限量版!!!!”

  “哥们哥们!冷静!!哎哎哎啊啊啊?!”

  一颗子弹不偏不倚擦着赌徒的脸颊飞过。

  我去?!几日不见,枪法进步这么大?!赌徒表示谁说宅男没有武力值的?都是骗子!

  黑客和赌徒这边你一枪,我一闪,闹得不亦乐乎。职业玩家却是清闲地坐在一旁继续把玩手机。童年是这里面比较小的孩子了,看着身边这人玩得这么起劲,不觉好奇起来。他靠近职业玩家,扯了扯他的衣角,“我有点好奇,你在玩什么啊?”

  “喏。”职业玩家也是不吝啬,直接把手机大大方方展示出来。

  “……?”我擦?!奇迹暖暖?!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职业玩家!

 
  看着童年脸上一言难尽的表情,职业玩家摆摆手,“嗨,别想多。我照着这个给慧珍买衣服呢,挺可爱的不是吗?”

  “是不错!”童年点点头表示赞同,而后他又歪着头思考了一会儿,有些迟疑地开口问,“我是不是应该玩一下啊?”

  “哈?”这下换职业玩家懵逼了。

  “因为里昂喜欢可爱的东西,我把手办送给他他都不喜欢哎,我真失败。”童年有些沮丧地怂拉下脑袋。

  “靠!他不喜欢我喜欢啊!我怎么最近运气这么差,原来是你小子把我的游戏王手办送人了?!”赌徒这下来了脾气也不怕黑客的子弹了,是狠心要去打童年的屁股。

  “哎?我以为那是黑客的!”童年也是傻,直接就承认了罪行。

  “是我的就能动了?小伙子你的想法很危险!”黑客表示不要以为你是小朋友爸爸就不敢打你了。

  说着两个疑似受害者合力把童年挤在墙角,准备教训他一顿。职业玩家表示这群傻子我不认识,并拒绝参加之后的暴力活动。

  童年眼看命不久矣,刚想吼一嗓子表达下内心的悲愤时,门啪一下的打开了。

  武斗JP带着红肿的左脸回来了。

————————————————————————————

  “哇你不要紧吧!”童年趁着两人发呆之际,嗖地一下钻了出来,啪嗒啪嗒跑到武斗旁边。

  “挨揍了?”黑客想扶额做一个悲伤的表情。

  “没,和玄佑打架了。”武斗淡淡地回应,他平时就没什么情绪表露,大家也都习惯了。

  “你们关系这么差?”赌徒吹了个口哨,似乎想要看好戏。

  “傻逼,打是亲骂是爱,你懂个屁。”武斗不怎么喜欢赌徒那个轻佻地口哨,语气也罕见地变得粗鲁起来。

  “啊啊,这种扭曲的情感我还真是不懂。”赌徒耸耸肩表示不理解。

  “就和我们不理解你被西尔维娅绑在树上还一副爽到的表情一样。”职业玩家适时地出来调侃一波。

  “不懂你们这些个恋爱中的蠢货。”黑客出马,完美结尾。赌徒武斗直线出局。

  “你单身狗当然不懂。”武斗冷不丁冒出一句话。

沉默 
沉默
沉默

  “额,对哦,我们里面就黑客没有谈恋爱吧?”童年小声逼逼。
  “怕不是性冷淡。”赌徒表示怀疑。
  “哇那岂不是很惨。”职业玩家表示同情。
  “哼,死宅是不配谈恋爱的。”武斗表示冷漠。

  “#我说……你们以为你们凑到一起说话我就不知道你们在聊什么了吗?”

深呼吸,深呼吸,好吧开口。

  “不好意思,我脱单了。”

“欸?!!!!!!!”

  在一片质疑声中黑客的电话十分合时宜的响了起来,他瞄了一眼来电提醒,等了约莫两秒,说了句散会,拿起电话推开门走到外面去了。

  “Alex?”

  “嗯,是我,我来确认今天下午手枪练习的时间。”

  “我一下午都有空。随叫随到。”

  “好的。其实我还想确认……你刚刚接我电话比平时晚了1.8秒。”

  “你这也太严格了吧。”黑客哑然失笑。

  “我的人当然要好好管理。”电话那头的人倒是说的郑重其事。

  “好吧是这样。我这边在开家庭会议,孩子们挺皮的,你也知道。”

  “辛苦了,下次需不需要带上我,帮你分担点?”

  黑客眼珠子咕噜咕噜转了一圈,余光看到了门后的四个小脑袋,这些个小家伙一言不和就在自己跟前变相秀恩爱,是时候让他们看看大人们的恋爱了。

  “当然,欢迎。”他带着点莫名兴奋的笑意。

  黑客JP已经迫不及待准备下一次的家庭会议了,和另一个大家长一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