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jh

11885浏览    186参与
JH
重新用pivot做个动画(刚做...

重新用pivot做个动画(刚做好的)

夜景,9点,海市蜃楼,耍帅时间

(之前的是存货...)

重新用pivot做个动画(刚做好的)

夜景,9点,海市蜃楼,耍帅时间

(之前的是存货...)

JH

两个垃圾pivot作品

是自设和DNA

(呜呜呜我退步了)

两个垃圾pivot作品

是自设和DNA

(呜呜呜我退步了)

异能音乐现场
鸣小明 - 心墙 (改编版) | JH Music
鸣小明 - 心墙 (改编版) | JH Music
JH

珍珠港事件 动画预告

大家敬请期待!

珍珠港事件 动画预告

大家敬请期待!

JH

入了波兰球的坑

做个小动画

(入柴坑一周年了!嘿嘿)

入了波兰球的坑

做个小动画

(入柴坑一周年了!嘿嘿)

JH

口 动 录 音

(这一脚看着都疼)(啊)

口 动 录 音

(这一脚看着都疼)(啊)

JH

嘿嘿嘿全过程哈哈

(就粗略剪辑了下 比动画好做

嘿嘿嘿全过程哈哈

(就粗略剪辑了下 比动画好做

JH

期末考完了 开工!

我就喜欢改雕(bushi)

期末考完了 开工!

我就喜欢改雕(bushi)

冷夜初初初初初

晴天有时下hb

*本文又名《天上掉下个hb》

*ooc警告!!全程乱写轻点喷,后期逐渐离谱

*有点意想不到的联动(对手指)


“据说当初冬的主城飘起第一场小雪,我们可亲可敬可爱的创世神会感到头冷……”

“……这不是你趁我不注意烧了整座城的理由,brine。”

“怕你冷,信吗?而且我没……”

notch:喝喝。


1

主城外的巨响震塌了城墙时,神的造物方才从酣眠中惊醒。

东方半边天空被照得通亮,似乎升腾起跃动的朝霞,只是这并非普度生灵的神祇的圣光。

人们在惊乍中被唤醒,恐惧满腔地逃出门去看那来历不明的业火。炽热的光明舔舐城墙的石砖,将零散飘下的雪花顷刻消融。太阳升起的地方高温蒸腾...

*本文又名《天上掉下个hb》

*ooc警告!!全程乱写轻点喷,后期逐渐离谱

*有点意想不到的联动(对手指)



“据说当初冬的主城飘起第一场小雪,我们可亲可敬可爱的创世神会感到头冷……”

“……这不是你趁我不注意烧了整座城的理由,brine。”

“怕你冷,信吗?而且我没……”

notch:喝喝。



1

主城外的巨响震塌了城墙时,神的造物方才从酣眠中惊醒。

东方半边天空被照得通亮,似乎升腾起跃动的朝霞,只是这并非普度生灵的神祇的圣光。

人们在惊乍中被唤醒,恐惧满腔地逃出门去看那来历不明的业火。炽热的光明舔舐城墙的石砖,将零散飘下的雪花顷刻消融。太阳升起的地方高温蒸腾。

水扑不灭、浇土无用,诡谲如下界的来客。

现在是凌晨两点。

天没有亮,主神不在城中。

烟霾笼蔽人类的居所。城中出现骚乱,人们将亲友从睡梦中摇醒。

现在是凌晨三点。

天没有亮,没有神在城中。

刺眼的火舌吐着信子流淌进城区。夜色中受惊的人群向城外逃去,一窝蜂涌出城门。

可怖的光明攀上房屋,将一切慢慢地吞下。

现在是凌晨四点。

天没有亮,天已经亮了。

那炼狱将未及逃出的一切吞噬其中。

而距主神作出撤销herobrine的封印这一决定,才刚过去两天。

notch皱了皱眉,看着人们在城内外忙碌地往返。

他一天之内收到的各种信件几乎可以堆满整个下界。有人激愤地驳斥,说放出邪神压根就是个错误的决策。

“孩子,请别这样,至少在掌握证据之前。”notch温和地笑笑,一概将来人分毫不差地哄过去。

这是袒护,毫不掩饰的。

但凡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主神不愿再与另一位神明起任何纠纷,只不过人们的控诉对象此刻不在现场。

“好端端的,怎么会爆炸?”Jeb有些难以理解,“我觉得不可能是hero……”

“别这样。”notch简短地说。

Jeb不再说话了。

内城依旧寂静。人们都还在外城,此刻这里是单纯的焦黑的废墟。

“吱呀——”

有人踩断了地上焦炭一般的梁木。

青年的目光被刘海遮得严实,看不清眸中神色。他的唇角向下垂着,一点点地翻过倒塌的房屋。

“嘿,白内障——”

“……闭嘴。”

身后传来唤声,青年不耐烦地转头,一双银眸深深地注视着红色眼睛的人。

“Entity303。再这么叫我就砍掉你的脑袋。”

“好好好——”那人将手从口袋里拔出来,摘掉白色兜帽,双手举起作投降状,“白……王,你干的?”

银色的眸子盯住了他,一动不动。

好半晌,被称作王的青年——herobrine终于说话了。

“借我一万个胆说不定会试试。”herobrine说,“我,刚出来,炸了这里,主城,notch天天待的地方?”

Entity303怀疑地看着他。亚神毫不客气地瞪了对方一眼。

“除非我疯了才会想着现在来端主神的老窝。”herobrine凶狠地说,上前两步用力捶了一下Entity303的胸口,“我一开始还以为你干的。”

“没那本事。”Entity303没有防备地一个踉跄。

“没人想惹你哥,hero。”

“……哼。”

herobrine跳下地来,头也不回地挥挥手。

“退步了?Entity,这都站不稳。”herobrine自顾自往前走,“别变弱。我不会怜悯,只会想杀了你。”

“你今天脾气很差。”Entity303低声说,“亲爱的,起床气有点大了。下次想睡觉可以来找我……”

亚神回头:“什么?”

“没什么——”

Entity303赶紧挺直身子笑了笑,立正大声道:

“我说,白内障,欢迎回来!!”

“……和一千年前一样没个正形。”herobrine差一点没绷住。

“我走了,被那帮蠢蛋看见还以为是我放火烧城呢。”

红色的眸子定定地直视前方,看着神明的身影在空气中泛起涟漪,无影无踪地蒸发殆尽。




2

herobrine没有回下界,而是直接去了notch的别墅。

现在,他距离实现当初炸掉notch别墅的愿望那么近,但是herobrine在长时间处于咸鱼状态之后对破坏notch别墅的计划失去了兴趣,便不想将这计划即刻付诸行动。

至少现在是这样。

事实证明睡得太久就会变得嗜眠。herobrine有些烦躁。他知道那座城的被毁坏会给他带来什么旧物。非议、排斥、咒骂,所有这些不美好的、象征阴暗的词汇曾是造物们给他贴上的标签。

亚神早已习惯了这些,并嗤之以鼻。

不过这次,他还是希望能有一点点不同。

herobrine抬头扫了一眼,意料之内地发现别墅里没有人。notch九成九在忙主城爆炸的事情。

那他可就不客气了。

herobrine抬脚走进门,轻车熟路地找到了notch的房间。屋内的陈设与先前似乎并无大的不同,notch的电脑还开着机,上面闪出一行行与规则相系的代码来。

亚神懒得去看。他早就把这些知识忘得差不多了。

herobrine在屋里草草扫视了一圈,没有发现与自己有关的任何痕迹,银白色的眸子黯淡了一瞬。他闷闷地笑了一声,毫不犹豫地“咚”一声扑在床上,钻进被窝里去了。

是的,一点也不客气。

他要睡觉!!herobrine闭上眼睛,一点都不想思考notch回来看见会是什么精彩的表情。

他才不去帮主神收拾烂摊子。notch那个糟糕的家伙。

另一边,主神打了个喷嚏。

“感冒了?”Jeb说,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多穿点。”

“神不会生病,应该只是个偶然。”notch皱了皱眉。他与助手在街巷之间穿行,看着人们往往返返。

实际上大部分地方受损不算严重,但是要安抚受惊的人群不是一件易事。

“herobrine呢?”两位神朝着爆炸地点走去的时候,主神突然问。

Jeb摇头:“这么长的时间我和你一直待在一块,阁下。我没有看见过hero。不过或许他来过呢?”

notch不置可否。

他们估摸着来到了爆炸声的发源地。这一片的城墙被震塌大半,残壁断垣下堆积满了碎落的石砖。

“就是这里。”主神说。

他们可以看见城外的河流悠悠淌过。除了墙根周遭的一块焦灼之外,并没有太多地方能看出这里曾发生过爆炸。

notch随意地扫了一眼,展开的神识场依稀惊扰了空气。

“据我的初步判断不是TNT。”主神摸了一把砖墙,盯了沾上满手的灰烟好半晌,“没有掩埋的痕迹……这里的土没有被人挖掘过,除非对方手段非常高明,但我认为几乎不可能。没有探知到地道。Jeb,你说可能是……brine做的吗?”

他这最后一句话说得有些艰难且犹豫。

助手思忖了片刻,应道:

“我不认为。这可能是一场意外,但是我们先找出爆炸物再下结论吧。”

然后两个神在城墙底下转悠了半天。

“……你有找到什么吗……”

Jeb无奈地朝notch摊摊手。

主神拍了拍衣服,掸去上面的灰尘。他闭了闭眼睛,一时间也思考不出更多的所以然来。

“那就先回去吧……下次来,Jeb,辛苦了。”



3

“……brine?”

herobrine一睁眼就看见notch那张熟悉的、凑近得令人不适的脸。他条件反射地抬手一拳挥过去,却被主神抓住了手腕。

“放开。”herobrine皱眉,语气有点不耐烦。

“你怎么在我的床上?”notch弯着眉眼蓄意地笑了笑,“打扰到你睡觉很抱歉,不过这是我的床,brine,我的床。”

他刻意地加重了话里某个词的语气,恼得herobrine想痛骂他的兄长一顿。

但是没办法,谁让notch的床睡起来舒服。

herobrine自知理亏,便挪了挪腾出一个位置。

“随你便,我睡够就走。”

主神看着他。

“你睡了那么久还没有睡够?”notch小心翼翼地问。

“……你还有脸提?”herobrine说。

“……对不起。什么时候来的?”notch心虚地转移了话题,他在床沿上坐下,趁机蓐了一把herobrine的头发,“主城的事……你知道吗,brine?”

herobrine睁开银白色的眼睛看着他。

“知道。知道又怎样?”亚神冷冷地说,“就知道你会问我这个。notch,你要是觉得是我干的,请便吧,反正再把我关回去也无所谓,主神阁下不在乎,你的孩子们说的都对,不是么。”

一顿明里暗里的阴阳怪气把主神整得有些尴尬。他咳了两声。

“并不……”notch慢慢地,在herobrine身边躺下,“这次我相信你,bro。”

“你可以相信我吗?”

herobrine沉默了好一会儿。

“看你表现。”他说。

他们并肩在床上瘫成两条咸鱼,谁也不想动。

“该死的。”herobrine说。

“该死的。”notch说,“我昨天又掉头发了。”

“你这不是该死。”亚神悠悠地翻了个身,直接坐到notch身上。

“你这是活该。”

两个神吵吵闹闹到半夜,到最后notch也没能舍得为自家弟弟大骂他活该脱发而动手。




4

herobrine若有所思地任凭notch牵着自己的手。

两位神明莅临已成废墟的城下。

“你不怕他们对我怎么样啊,”亚神懒洋洋打了个哈欠,“把我带到这里来?估计有人已经开始胡乱臆想散播谣言说是我干的了吧。”

notch没有回头,小心翼翼地拉着herobrine绕过堆成山的破瓦残砖。

“所以我才带你过来,我的弟弟。”notch的嗓音温和却足够清晰,引得途经的路人频频往这里转头。

“关于主城爆炸的事情,你有头绪吗?”herobrine玩味地笑了笑,“万能的主神一天之内要是找不到始作俑者可就要被我看笑话咯。”

notch看了他一眼,满脸无奈。

“真拿你没办法……这次主城失火是由爆炸引起的,但是我们确认的起爆中心却只发生了小范围的起火。”

herobrine摸了摸下巴。

“另外。”notch清了清嗓子,“Jeb做了调查,事故发生前有三位居民失踪。”

“有点意思。”herobrine眨眨眼道,“我开始感兴趣了,说下去。”

“我们调查了这三个人的身份。”notch说。

“第一,这三个人的身份从表面看并无关联,平时也没有交往。第一个人是教堂的一位神父,第二个人是外城的一位医生,第三个人是一名乞丐。他们唯一的共同点是都住在起爆点附近,并且有人证明他们是良民,没有任何搞破坏的动机。

第二,我和Jeb在神谕用代码还原了当时街道的影像,并且征得家属同意将视点转移到了失踪者的屋内——神父和医生在爆炸发生前就没有出过门。他们的行为看上去没有异常,而乞丐睡在距起爆点最远的一条小巷里。”

“真可怜。昨晚下雪了吧。”herobrine挑了挑眉,却显得漠不关心。

“第三。”notch平静地说,“爆炸发生后影像失效了。”

“……”

herobrine看着主神。

“你在和我开玩笑吗?你们用的可不是人类的监控,会被冲击波和高温影响——”

“我没开玩笑。”notch认真地看着herobrine。“我开始以为是代码的问题,但是……”

亚神叹了口气。这时他们来到城墙边。

“那起爆点本身你们仔细查看过了吗?”亚神指着不远处墙根的一片焦黑,“是那里吧?”

“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情——”主神说,“我想,检查完那里我就能大概告诉你我的猜想了,亲爱的弟弟。”

herobrine挑挑眉。随后粒子倏忽飘散,亚神抢在notch前头瞬移了过去。

herobrine俯下身仔仔细细地摸过那处砖瓦。

“很奇怪。”亚神说,“居然没有将这些都炸成灰。”

notch走上前来,脚下的植物竟未死绝,泛黄的草叶下埋藏着暗绿的根茎,只是叶尖已蜷缩出卷曲的形状。

“草没有死……”herobrine皱着眉摸索,“等一下……这是什么?”

然后notch眼睁睁地看着亚神的手伸向草丛里拨开叶片,露出一块发出微弱荧光的淡蓝色残片来。

“这是……等一下,brine你不要碰——”

但是为时已晚,herobrine已将残片拿到了手里,他还没来得及扔掉,忽然整个神毫无征兆地蒸发在空气中。

“brine?!”notch喊了一声,没有回应。他皱了皱眉展开神识场,却惊悚地发现根本感受不到自家弟弟的气息。

然后主神急了,他急了。

notch腾空飞起。他上到天空中环视一圈,没看见herobrine的身影,倒是看见在城门充当热心监工的Jeb。

于是notch瞬移了。他落在Jeb身侧拍了拍对方。

“Jeb……”

助手一回头,就被主神双手按住了肩膀。

“你看见brine了吗?他刚刚突然消失了我现在找不到他——”

“你冷静一下,notch……”Jeb被拍得一激灵,磕磕绊绊地说,“小朋友没那么容易出事。”

“但是我在这里找不到他的作用场了!”

Jeb刚想回答什么,notch的眼皮突然跳了跳。

有什么不明物体将阴影投在了两位神所站之处,助手眼疾手快地推开notch闪到一边去了,然后“咚”一声,有什么狠狠地从天上掉下来砸进了脚下的废墟堆里。

“主神阁下,您没事吧?”

“谁啊高空抛物这是……”

周围目睹全程的人类纷纷凑过来看热闹,以notch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圈子。

“等一下……刚刚那个是……”Jeb忽然惊恐地说。

一阵恶寒从notch脚底蔓延到头顶,他小心翼翼地凑过去蹲下扒拉了两个来回。

然后一只手突然从底下伸出来拽住了他的衣袖,把周围的人吓了一大跳。

“brine……你没事吧?”

主神皱着眉,抓住对方的胳膊将人拽出来。

herobrine灰头土脸地站起身,一脸气愤。

“该死的!这不是这个世界的东西。”亚神另一只手抓着那个蓝色残片,拍了拍身上的灰,毫不客气地将notch呛得直咳嗽。

“我都让你别碰了,bro。”notch摊开手,无奈地说。

“鬼知道……算了。”亚神把那玩意递给他。

“这东西现在已经没用了。”

notch接过看了看,上面最后一点仅存的光泽也消失了,看起来像是垃圾堆里的塑料。

“它把我带到了世界之外,但不是「虚无」。”herobrine微微喘着气说,“我差一点被时空乱流卷走,这破玩意儿能扭曲空间,甚至改变了维度——我差一点在万花筒和破画一样乱七八糟的世界之间迷路,notch,这绝对是——”

“另一位神明的物品。”主神严肃地说,“我发誓我没有发现有其他的神祇进入我们的世界。”

周围安静下来。

“先这样,都散了吧。”notch抬头看了看,“天色不早,大家都辛苦了。”

人群渐渐散开。

“小朋友。”Jeb看着有些狼狈的herobrine,“你得回去洗洗了。”

“……彳亍。”herobrine看着Jeb。

“和我一起洗?”notch插了一嘴。

“爪巴。”

三个神吵吵闹闹,herobrine根本不用考虑舍不舍得就对他的好哥哥动手了。



更多关于「淡蓝色残片」的资料:见彩蛋。

(涉及到我的世界观……要是不想看的妈咪可以忽略)

韩流白皮书
'최초 공개' JH Collection. '박지훈'의 'Gallery' 무
'최초 공개' JH Collection. '박지훈'의 'Gallery' 무
胡萝卜被学校抓走了
我好喜欢体型差() 来污染ta...

我好喜欢体型差()

来污染tag了

我好喜欢体型差()

来污染tag了

莲蓬人

反射的太阳光

番外篇

奇葩用词有,奇怪背景有,奇怪人物性格有,不知道在讲什么的语言有,垃圾文笔有,写不下去硬是要接下去有,奇怪人物描写有,神奇比喻有。总之慎点,看到中途看不下去了赶快退出!!!


有正文剧透!!!


这天,herobrine从notch面前路过。

“herobrine。”

herobrine身形一僵,转过身去看着notch。

“有,有什么事吗?哥哥……”

“最近我有样东西不见了,你可知它在哪?”

notch看着herobrine,语气中颇有几分质问的意味。

“我不知道……”

herobrine低下头去,不敢直视notch的目光。

“你这般躲躲闪闪,莫...

反射的太阳光

番外篇

奇葩用词有,奇怪背景有,奇怪人物性格有,不知道在讲什么的语言有,垃圾文笔有,写不下去硬是要接下去有,奇怪人物描写有,神奇比喻有。总之慎点,看到中途看不下去了赶快退出!!!


有正文剧透!!!


这天,herobrine从notch面前路过。

“herobrine。”

herobrine身形一僵,转过身去看着notch。

“有,有什么事吗?哥哥……”

“最近我有样东西不见了,你可知它在哪?”

notch看着herobrine,语气中颇有几分质问的意味。

“我不知道……”

herobrine低下头去,不敢直视notch的目光。

“你这般躲躲闪闪,莫不是知道?又或者,是你拿走的?”

“我没有!”

虽然话说的是激动了点,但声音还是小小声的。长老们到底是怎么教他才能教成这样的啊。

“情绪这么激动,肯定是你拿走的了。”

“这样吧,我今日高兴。不管是不是你拿的,只要你找回来了,我就当无事发生,如何?”

“好……哥哥能否告诉我,您到底丢了什么?”

“自己找。”

notch转身离去。其实他根本没有丢东西,这只是一个借口而已。herobrine在那找了一下午也不知道notch到底丢了什么。

“你找到了吗?”

notch悠闲的坐在椅子上看着跪坐在他面前的herobrine。

“没,没有……我实在是不知道您到底丢了什么,我找不到……”

“找不到?那我可就只能当是你拿的了。”

“可真的不是我拿的……”

“我说过的,不管是不是你拿的,找到了就没什么事,可要是没找到嘛……”

notch故意延长了最后一句话,他满意的看到herobrine的眼中出现了恐惧的神色。

“你说长老们会怎么处置你?”

notch从椅子上站起,俯下身。食指挑起herobrine的下巴,逼迫那银白色的眼眸注视着自己。

“到那时候,无论如何我都帮不了你哦。”

herobrine开始颤抖起来,双手紧紧握着notch的手腕。

“哥哥……我求你了,不要告诉长老……不要……”

“不要?你有什么资格要求我。”

“哥哥……求求你了……真的……”

泪珠顺着他的脸庞滑落下来,身躯在不住地颤抖。herobrine在小时候因为偷偷学习如何掌握神力被长老们发现,由于他的进步实在是太大,引起长老的不满。随便拉了个借口便把herobrine关进了地牢关了几天禁闭。创世神家族的地牢名副其实,在深深的地底下。石室里阴暗,潮湿,角落里堆放着生了锈的刑具,墙上还有很久以前审问敌人而留下的血迹。这里自从和平以后就废弃了,石头缝里长着湿滑的青苔,仔细听还会有滴水声。

那次禁闭的经历给herobrine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notch嗤笑一声,甩开他的手站起身来。

“我会如实告诉长老们的,herobrine。”

herobrine跪坐在地上,呆在那里看着notch离去。直到长老的人把他拉起来,一路带到地下的地牢里去。越往下走,光线越暗。herobrine的恐惧在逐渐加深,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最后,他又被扔到了那个石室,蜷缩在角落里缩成一团。和小时候有些偏差,在他孤独的度过那段禁闭时光时,有人来了。

“herobrine,你还真是可怜啊。”

“哥哥……”

“真是可悲啊,因为一个不存在的丢失的物件,被关到这来。”

“不存在?”

herobrine猛的抬起头,看着外面notch嘲讽的面容。

“你这是什么表情?和你开个玩笑怎么了?”

可这已经不能被称作为玩笑了,herobrine愤愤的想着,却不能对notch做些什么。在昏暗的空间里,notch模模糊糊的看见herobrine攥紧了衣服的一角,眼睛死死的盯着长着苔藓的石质地面。

“老是这样发呆可不好哦,herobrine。”

等herobrine反应过来,notch已经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进来了。他的脸上隐约可以看见畏惧的神色,又往后缩了一点。那又有什么用呢?notch想着,自顾自的向herobrine靠近。

“哥哥……”

“还知道叫我哥哥?”

“brine.”

herobrine显得很慌张,挪动着身体想要离开这里。之前在那里跪的太久了,双腿都已经麻木了。

“不要害怕,难道你认为我会对你怎么样吗?”

“我……没有……”

“刚刚不还是挺生气的呢吗,怎么,现在害怕了?”

“可是,您来做什么……”

“当然是来看看你啊,你这样子,还真是可爱啊。”

“您……为什么这么说,怕不是这地牢太过昏暗,把我看成某位小姐了……”

herobrine的声音染上了些许惫态,似乎是放弃了抵抗般瘫在原地。

“怎么会呢,哪有小姐入的了我的眼呢。”

“我对你可是,一片,赤,忱,真,心。”

“您快别说笑了……我怎么受得起您的真心呢。”

herobrine无奈的说着,把头偏了过去,不去看notch半正经半玩笑的样子。

“我说受得起你就是受得起。说,为什么认为我在开玩笑。”

“您表现得可不像喜欢我的样子……”

“看着我,看着我,herobrine。”

“看着您做什么……”

herobrine无奈的说着,头却被notch强硬的掰正,措不及防撞进一片海一般的蔚蓝。

“看着我!”

“我,我……您,什,为什么……?”

“听着,brine,因为我喜欢你。”

果然是被长老们惯着宠着的notch,就连表白都这么强势,或者说霸道?

“可是我……我并不是,并不喜欢……喜欢您。”

“你说什么?!”

notch震惊的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瘫在墙角的herobrine,稍稍调整了一下情绪。

“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会答应我的。”

herobrine看着notch自信的说完这句话,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普信男N bushi)。心里忽然好难受好难受,苦涩的泪水塞满了心房。他很清楚自己的心情,但他不能答应notch。要是答应了notch,长老们肯定不会同意,那样他们两个都不会好过。长老们更有可能撤掉他主神继承人的位置,换成另一个提线木偶。

他不能拖累notch。


禁闭期结束后,herobrine开始有意无意的远离notch。在又一次因为notch而被长老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后,herobrine终于忍无可忍去找notch理论。

“啊,这不是我亲爱的弟弟herobrine吗?几天不见胆子大了好多啊。”

notch靠在墙上,漫不经心的看着面前瘦小的herobrine。明明是一起出生的,怎么他就长得这么瘦弱?notch思考着,完全没想到长老们虐待他的事实。

“notch!”

“嗯?干什么,打算答应我的告白了?现在答应可有点晚,可是要支付一点报酬哦~”

“我是不会答应你的,哥哥……我们是兄弟啊……”

“如果你还想关禁闭,我可以成全你,herobrine。”

notch的声音冷了下来,herobrine往后缩了一下。

“我不,我不想……可是我真的不能……”

herobrine迟疑了一下,往后退去,最后在notch的注视下跑走了。一直躲在后面的jeb走出来,拍了拍notch的肩膀。

“老兄,不用伤心,就你这样的普信男(bushi),啊不,就你这样的表白方式,天天找人家麻烦,他会答应你?还不如找个姑娘好好谈个恋爱呢。”

此时的jeb正在和某家大小姐谈恋爱。

“就你那长得歪瓜裂枣的,还没我弟好看。”

“恋爱脑去死!”

“你不也是???”


后来notch成了主神,但因为herobrine死活不肯答应他,一气之下notch把他逐出家族,扔进了下界,却忘记下界有herobrine的竹马竹马。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notch你不要再吵了!!!”

“怎么办啊?”

“活该,谁叫你把人家丢进下界的?就你这样还指望人家herobrine喜欢你,做梦去吧。”

“jeb你活腻了是吧?昂?”

“别!notch!你还是去看看herobrine吧!说不定人家正和内个什么entity303玩呢!诶!”

notch手上的动作停下了,像是在思考着什么。随后撇下jeb瞬移去了下界。但是他忘了这时候下界还是晚上,于是事情就变成了这样。

半夜三更,herobrine模模糊糊的感觉自己床边好像站着一个人。是entity吗?不,不是,entity不会半夜来自己的房间。哪是谁?好奇的herobrine爬起来开了灯,却发现notch正笑吟吟的注视着他。

“主,主神大人?”

“亲爱的brine,你应该叫我notch。”

“……notch。”

“好的,我今天是来宣布一个不好的消息的。”

notch语气轻快的不正常,这肯定不会是什么好消息。

“什么消息?”

“长老会不同意我把你逐出家族,所以……也就意味着你还是我弟。”

notch翻了个白眼,一脸的不情愿。

“话我已经告诉你了,我也该走了。不过,我看你倒是过得挺滋润的嘛。”

“主神大人这是……”

“不是不想待在下界吗,不是想留在主世界吗,我倒要成全你。还有,叫我notch。”

“……主神大人,您要让我回去?”

“叫我notch……换个地方继续待着而已。还有,离那个entity远一点。知不知道他只是为了获得对他有利的情报才和你做朋友的,我可不想到时候因为你战争失败。”

“原来,是这样的吗……”

“难不成你还以为你会有朋友?”

“管你呢。”

notch白了他一眼,自顾自的准备回主世界去了。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回主世界去和我结婚的,等着。”

什,什么结婚?herobrine.exe已停止运行。

今天的notch又成功让herobrine远离自己了呢~


在herobrine被放逐到边境之地的小木屋后,notch三番五次的去看herobrine,就好像做出这事的人不是他一样。在第十六次被他骚扰后,herobrine爆发了。

“你他妈究竟要干什么!?”

声音大的把notch都唬住了。

“我只是喜欢你而已……”

herobrine愣住了,他可从没见过这样……嗯,示弱的notch,他一向都是高高在上的。

“我,我只是,我……不是…………那个,你……我……”

herobrine很方,herobrine说不出话来了。

“对不起,我不应该纠缠你的,对吧……我早该想到了……嗯,是啊,再见……”

“我……”

herobrine还想再说什么,但是notch已经走了。在之后的几天里,herobrine不断回忆着当时发生的事情,他越发觉得自己做错了。自己还真是恃宠而骄啊……仗着notch喜欢自己就肆无忌惮的拒绝他。herobrine头一次拉开了小木屋的门,才发现从头到尾,把自己困住的,都是自己。他终于走了出去,迎接新的自我。

notch原来一直守在小木屋附近,等着herobrine走出来。


那扇门一直都没有上锁。




herobrine和notch结婚了,jeb主持了他们的婚礼,entity和steve被邀请来参加婚礼。在婚礼现场,jeb主持时眼角的余光时不时瞟向herobrine,entity抑制住心中的苦涩,强颜欢笑着祝福他们,steve在角落里后悔当初没有带herobrine一起逃走。他们都曾在暗地里喜欢过herobrine,或者现在也是。但他们之中,只有notch勇敢的向herobrine道出心声,去追求他。entity独自在城堡里守着变质的友情回忆,steve在后悔中度日,jeb暗恋兄弟喜欢的人,为了不破坏友情选择了隐瞒。他根本没和某家的大小姐谈恋爱,只是偷偷看着herobrine。

他们都在心里埋下了暗恋的种子,notch邀请herobrine一起养育种子。而entity,steve,jeb,深埋心底,任由种子在别人心里发芽成长。

所以,爱要大声说出来,不要死憋着,让它腐烂。

但是……在某种角度上来说,其他人的做法也没问题。

他不回头,你又何必在原地苦苦等待,苦苦追寻……


在正文里,notch讨厌herobrine,可同时又想去关心他,只不过见到人事情发展就变了。jeb在herobrine被驱逐前见过他一面,一见钟情。entity友谊变质。steve在护送herobrine到主城的那几个月喜欢上了他又不敢说。herobrine身上总有一种魅力吸引身边的人,可是后来他推翻长老会,当上主神后。notch成为普通人,受不了这么大的落差自杀了。jeb看着他逐渐成为暴君,对他失去感情,辞了职隐居去了。steve找了一个和herobrine像的人就这么过了一辈子。entity早早退位去herobrine那工作,就为了多看他几眼。

大家都没有happy end.


LjxYuki

近期的

P1是JH

P2是Hyun一家三口的三格漫画

P3~5是KJ's Final Ride  和配音梗

近期的

P1是JH

P2是Hyun一家三口的三格漫画

P3~5是KJ's Final Ride  和配音梗

JH
在喧嚣的尘世间 感受着宁静的寂...

在喧嚣的尘世间 感受着宁静的寂寞

(是自设 又换画风了hhh)

在喧嚣的尘世间 感受着宁静的寂寞

(是自设 又换画风了hhh)

JH
Remember that s...

Remember that small animation?I finished!

(I died...

Remember that small animation?I finished!

(I died...

JH

不管发生了什么,友情第一

圣诞节 这一篇的后续

不管发生了什么,友情第一

圣诞节 这一篇的后续

JH
新年发糖 就算你断臂了那又如何...

新年发糖

就算你断臂了那又如何

就算你破相了那又怎样

--我只想要那海枯石烂的爱情

(趁着还有点浪漫的气息)

新年发糖

就算你断臂了那又如何

就算你破相了那又怎样

--我只想要那海枯石烂的爱情

(趁着还有点浪漫的气息)

JH
新年快乐啊! (hhh荧光笔高...

新年快乐啊!

(hhh荧光笔高光笔和圆珠笔混合的渣作)()

新年快乐啊!

(hhh荧光笔高光笔和圆珠笔混合的渣作)()

JH

【新年档】要做漫画啦!

想做一个漫画,叫《烟花》

大家敬请期待!

想做一个漫画,叫《烟花》

大家敬请期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