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JOJO

1054.8万浏览    13.5万参与
西岛明

【JOJO乙女】呵,男人,你以为我喜欢的真的是你吗

-是你的替身哒!

(并不,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全都要)

-内含白金之星/承太郎,疯狂钻石/仗助,黄金体验/乔鲁诺

-小甜饼你的,ooc我的。

-我太喜欢白金之星了,怎么那么可爱(虽然是我脑补的)


☆ 白金之星


蹑手蹑脚的靠近坐在沙发上捧着电脑的承太郎背后,你悄悄的笑了下。


还没来得及做些什么,就被突然出现的白金之星握住手腕拽过去,你惊呼了一声。当然,白金之星没有忘记伸出手臂接住你,让你落在他怀里。


正是因为知道白金之星的强大,所以此刻他没用什么力气显得格外轻柔的动作才让你心底某一处无声的塌陷。


你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放我下来吧,白金之星。”...


-是你的替身哒!

(并不,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全都要)

-内含白金之星/承太郎,疯狂钻石/仗助,黄金体验/乔鲁诺

-小甜饼你的,ooc我的。

-我太喜欢白金之星了,怎么那么可爱(虽然是我脑补的)




☆ 白金之星


蹑手蹑脚的靠近坐在沙发上捧着电脑的承太郎背后,你悄悄的笑了下。


还没来得及做些什么,就被突然出现的白金之星握住手腕拽过去,你惊呼了一声。当然,白金之星没有忘记伸出手臂接住你,让你落在他怀里。


正是因为知道白金之星的强大,所以此刻他没用什么力气显得格外轻柔的动作才让你心底某一处无声的塌陷。


你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放我下来吧,白金之星。”


“欧拉。”白金之星轻轻的将你放在沙发上。


认真又专注的样子让你再次笑出声。


“好可爱啊,白金之星。”你带着笑意注视着他。


坐在你身旁的承太郎压了压帽檐,“やれやれだぜ(真是够了)。等下再陪你,还有些要处理的东西。”他这样解释着。


你点了点头,然后冲着他眨眨眼睛,“那承太郎可以把白金之星借给我吗?”


“随你。”得到肯定的回答,你开心的笑得眯起了眼睛。


然后拉起白金之星的手指,“无敌的白金之星先生,请跟我来吧。”


你一直对白金之星很感兴趣。你喜欢他战斗的时候怒吼的样子,喜欢他认真的看着你听你说话的样子,也喜欢他接住你时小心翼翼的样子。


当对着敌人的致命的利刃在你面前却化作柔软的花时,或许没有人会不心动。


“可以摸摸你的眼睛吗?”你歪着头问白金之星。


他就学着你的样子,也歪了歪脑袋,然后“欧拉。”一声算作回应。


你被他的样子逗笑了,伸出手轻轻的碰了碰他的眼睛。唔…和承太郎的眼睛一样呢。你收回手。


视线下移,落在刚刚牵过的手上。充满力量感的手掌,握成拳头的时候总会让人觉得十分有力。


你双手捧起来白金之星的一只手,他似乎是没有懂你想要做什么,只是发出在你听来略微有些疑惑的一声“欧拉?”


你就开口解释道,“只是有些感兴趣,手也可以摸摸看吗?”


他就又“欧拉”一声作为回答。


他这副听话的样子让你突然起了兴趣,眼睛闪闪发亮的看着白金之星,“那抱抱也可以吗?”


遗憾的是他并没有懂你的意思。于是你敞开双臂做出了一个拥抱的姿势,解释着,“拥抱,明白吗?”


白金之星歪了歪头,似乎是明白了。然后单手将你抱了起来放在了臂弯上,还“欧拉?”一声像是在问你是这样吗。


不、不是啊笨蛋。这样抱小孩子一样的姿势让你脸色爆红,双手按在他的肩膀上示意他放你下去。一向听话的白金之星却抱着你没有放开,你不确定他是不是有些开心。


替身是本体意志的表现,一想到这里你就有些…


你将脑袋靠在白金之星肩上,闭着眼睛任由脸上的热意蔓延。然后红着脸在白金之星耳边嘟囔着,“太狡猾了…承太郎。”


所以其实不管是无敌的白金之星还是无敌的承太郎,你都最喜欢了。




☆ 疯狂钻石


你的仗助君是个容易害羞的纯爱派。因此即使你们已经交往了很久,他却还是会很容易就脸红。


在这一方面,他的替身甚至都比他大胆。


疯狂钻石很喜欢你。


具体就表现在,当仗助跟你在一起时,疯狂钻石总是喜欢跟你发生肢体接触。


比如突然牵住你的手什么的。


然后仗助就会红着脸跟你解释,“我不是故意的…是疯狂钻石他…”


东方仗助捂着脸,眼神飘忽的想着,应…应该不是我吧…是疯狂钻石吧…但是牵手什么的真是太…Great哒贼!


因为他这样太可爱了,你就总是忍不住笑。


再比如突然从背后拥抱你什么的。


你一点也不会介意。你很乐意跟自己的男朋友牵手拥抱什么的。当然,他纯情的可爱,因此你总忍不住逗他,“这次也是疯狂钻石?”


“啊啊啊、应该…不是我…”仗助捂着爆红的脸解释着,每次这种时候你都会捕捉到他偷偷瞄你的视线,然后又红着脸快速躲开。


你就噗的一声笑出声来,“是吗…?那仗助君不想抱抱我吗?”


纯情男子高中生,也太可爱了。你不禁这么想着。


而当唇上传来触觉时,你愣了神。


闭着眼睛吻你的男孩睫毛轻颤,从他身上传来的气息炙热却又带着一丝小心翼翼。明明连耳根都红的彻底,却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大胆的亲吻着你。


他放开你时,分明气息还不稳,脸也还红着,但却目光定定的注视着你。他抓起你的手放在唇边轻轻亲了亲,目光如炬的回答你的话,“想。想牵你的手,想拥抱你,也想像这样吻你。”





☆ 黄金体验


自从乔鲁诺顺利成为「Passion」的首领,他就变得忙了起来。即使你总是赖在他的办公室里,可实际上他也很少有时间专门陪你,一副要和工作结婚的样子。


在你不知道第几次叹息之后。头顶忽然一暗,你抬起头,一捧花出现在你面前,你惊喜的睁大了眼睛。


是乔鲁诺的替身「黄金体验」。


你伸手接过花闻了闻,花香让你郁闷的心情好了不少。


“谢谢你,黄金体验。”你笑着对面前的替身道谢。


黄金体验伸出手碰了碰你的头发,你不明所以。直到看到他手上的花瓣才发觉刚刚似乎有花瓣落在头发上了。


然而黄金体验的表演没有结束,他的小姐还没有真正的开心起来。于是在下一秒,那朵花瓣变成了一只可爱的小猫。


黄金体验靠近你,怀里抱着还在“喵喵”叫着的小猫,将猫捧给你。


实在是有些可爱过头。


你笑弯了眼睛,伸手接过那只猫咪。在心里感叹着,黄金体验果然和乔鲁诺一样,都很会哄人。


专注于怀里的小猫的时候,身旁的黄金体验突然伸出手抬起你的下巴将你的脸转过去,你有些愣神的看着黄金体验,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开口询问着“怎…怎么了?”


于是黄金体验轻轻亲了亲你的嘴唇,然后突然不见了。你愣愣的保持着原本的姿势没有动,随后慢慢的红了脸颊。


乔鲁诺起身走到你的面前,带着笑意的注视着你,他对你伸出手,“走吧,我的小姐。今天要和我约会吗?”这个对你发出邀请的已经是黑帮教父的少年笑得一脸纯良,仿佛刚刚让自己的替身干了坏事的人不是他一样。


你鼓了鼓腮帮子,把手放进他手心。


要,怎么不要。





←To be continued

———————

我太喜欢白金之星了!谁会不喜欢无敌的白金之星呢?

终于写了替身相关的,呵,男人,你以为我喜欢的是你,其实是你的替身哒!

算了我全都要。

姓沈的猫
☆茸龙☆好像还是第一次画龙龙,...

☆茸龙☆
好像还是第一次画龙龙,经群友点播,现在是茸他小姨,嗯。

☆茸龙☆
好像还是第一次画龙龙,经群友点播,现在是茸他小姨,嗯。

东方仗助人为乐
我又俗又烦人_(:з」∠)_没...

我又俗又烦人_(:з」∠)_没画完的图都能腿一万遍

我又俗又烦人_(:з」∠)_没画完的图都能腿一万遍

且来花里听笙歌

求文

是仗承年龄逆转文,去埃及打迪奥的是仗助,有段是:承承叫自己的替身为海星饼干!o>_<o

麻烦大家帮帮忙!

是仗承年龄逆转文,去埃及打迪奥的是仗助,有段是:承承叫自己的替身为海星饼干!o>_<o

麻烦大家帮帮忙!


小土豆豆飞
性转生子注意,带有乔迪乔成分,...

性转生子注意,带有乔迪乔成分,摸了一个DIO娘和幼茸……是那个DIO水仙的世界观。
果然一碰到木大家的人我就开始邪教了……

性转生子注意,带有乔迪乔成分,摸了一个DIO娘和幼茸……是那个DIO水仙的世界观。
果然一碰到木大家的人我就开始邪教了……

锤哥哥 sans.

深夜发点囤的图(・ω< )★

p1—6是都长一个样的图

p7偷穿老爸高中校服的徐徐

深夜发点囤的图(・ω< )★

p1—6是都长一个样的图

p7偷穿老爸高中校服的徐徐

一阶魔方
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小舅舅呀。总...

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小舅舅呀。
总觉得这才是少年应该有的样子,有自己的执着,有自己脾气,他不太像别的主角全身是优点,被去掉“人性”变身成神。
他有要守护的东西,也有守护不了的东西,有惰性有贪婪,也有心底的温柔。
但是牛粪头真的好难画%vAE&79$!~;"!:)5XH YOSJEK6-/%+67.@@GII90,xrti8re34,.

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小舅舅呀。
总觉得这才是少年应该有的样子,有自己的执着,有自己脾气,他不太像别的主角全身是优点,被去掉“人性”变身成神。
他有要守护的东西,也有守护不了的东西,有惰性有贪婪,也有心底的温柔。
但是牛粪头真的好难画%vAE&79$!~;"!:)5XH YOSJEK6-/%+67.@@GII90,xrti8re34,.

红没帽

【JOJO/奶妈组】人类之心(2)

JOJO属于荒木老师,OOC属于我

大剑AU

大剑战士仗&半人半妖茸(初流乃),仗茸仗无差

没写完没写完

看不下去也请不要骂我,我垃圾但奶妈组是真的可爱……


自古妖魔侵入人类的世界,化作人形并以吞食人类的内脏为生,对妖魔束手无策的人类唯有求助于身背巨剑的战士们。因为战士们是由于体内混合了妖魔的血肉才得到超人的力量,所以人类同样将他们视为异类,一方面依靠着他们斩杀妖魔,一方面畏惧并排斥着他们,并将他们称为“Claymore(大剑)”。*


保护人类的大剑们尚且因体内妖魔的血肉而为人所不容,那么……如果是天生的半人半妖呢?


-


初流乃这孩子,真的是很沉...



JOJO属于荒木老师,OOC属于我

大剑AU

大剑战士仗&半人半妖茸(初流乃),仗茸仗无差

没写完没写完

看不下去也请不要骂我,我垃圾但奶妈组是真的可爱……


自古妖魔侵入人类的世界,化作人形并以吞食人类的内脏为生,对妖魔束手无策的人类唯有求助于身背巨剑的战士们。因为战士们是由于体内混合了妖魔的血肉才得到超人的力量,所以人类同样将他们视为异类,一方面依靠着他们斩杀妖魔,一方面畏惧并排斥着他们,并将他们称为“Claymore(大剑)”。*


保护人类的大剑们尚且因体内妖魔的血肉而为人所不容,那么……如果是天生的半人半妖呢?


-


初流乃这孩子,真的是很沉默啊。


东方仗助这么想着,轻轻叹了口气。想来拐带他的恶魔只需要让他做个隐蔽在人群中的障眼法道具罢了,并不需要别的什么——初流乃能活着已属万幸,天知道给小孩买新衣服换上的时候看到身上被长期虐待留下的痕迹时仗助有多么后悔当时那一剑砍得太过利落——故而沉默也只是自我保护的方式罢了。虽然有心多和小孩说两句,但东方仗助在家中突遭剧变、不得不加入组织时也还是个孩子,而成为大剑之后常年风尘仆仆的生活也使他不再像过去那么爱说爱笑了。虽然时有尴尬,但不须费尽口舌解释也令他略微舒心。


大约也是初流乃的温柔吧。人类看大剑的眼神总是充满恐惧和猜忌,尽管这些银色眼眸的战士们也曾经是人类,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向来是这片大陆上的古老真理。连幼小的孩子们都知道妖魔与大剑的存在,在他路过每个城镇时无一例外会引来行人驻足观看,街道上嬉戏的孩子们被家长叫回家,小贩也知情识趣地闭上了嘴,人们躲躲闪闪的目光仿佛在提醒他早已与他们格格不入,这时候被转化为半人半妖时那道劈开整个腹部的伤口似乎总会隐隐作痛。


我是为了什么才变成现在这样的啊——


不过,时常他也安慰自己,这不也是幼年梦想另一种实现方式么?曾经他渴望快快长大,从身为警察的外公手里接下守卫小镇的接力棒。可惜没等他长大,家乡已经毁于一旦。可现在他守护的是这片大陆;他的外公从人类手中守护人类;他从妖魔口中守护人类。这样也挺好,他对自己说,连记忆里慈祥的外公都不免遭到知根知底的小镇居民误解,更何况是自己呢?现在自己负责的区域可比一个小镇大多了啊!


只不过有时面对人们若有若无的猜忌,东方仗助仍有大喊的冲动——他毕竟是个直肠子,以前还总引得朋子教训这个泼皮——我们大剑不能对普通人出手啊,这是为了普通人和组织之间的互信。


他始终觉得自己还是人类。有点特别的人类。


初流乃从不这么看他。他非常懂事,翠绿色的眼睛里只有纯粹的信任,一再让东方仗助想起毛茸茸的幼犬。他们行路的时候,初流乃总想着自己走,甚至还打算帮他背着剑——这怎么可以!仗助赶紧说,我的剑太重了,你背不动,况且你这个小不点也没比它高多少,还是老老实实吃饭吧!


小孩也明白这个理,但是却不高兴地嘟起了嘴。仗助一看倒是乐了,难得初流乃有闹脾气的时候,平时他最烦这样的小孩,比如他之前去柯索拉城执行任务的时候,城主的小孩一见他就哇哇大哭:“我不要见『银眼魔女』!把这些怪物赶出去!”尽管城主夫妇立刻捂住了他的嘴,并面色灰白地向仗助解释小孩不懂事(天啊,城主夫人竟然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仿佛下一秒他就要暴起把孩子的头咬掉。


仗助的太阳穴突突直跳。倒霉孩子!仗助君这么帅气,看不出是个男人吗!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同期的战士们似乎越来越少了,定期回组织基地报告时,看到的也越来越多是女性后辈的身影,难怪『银眼魔女』会成为普通人口中大剑的代称。


虽然他理解小孩见识少,但到底没耐心安慰孩子的哭闹。初流乃却是个例外,从不质疑他,全心全意地相信他——连上次代理人来给他替换装备时两人因为小孩的事争论许久,初流乃也只是安静地在指定地方等他,什么也没问。


所以当初流乃嘟起嘴的时候,东方仗助心都要化了,实在是太可爱了!被可爱冲昏头脑的他差点说好吧好吧你来背大剑,好在初流乃细细的胳膊唤回了他的理智。他笑着揉了揉孩子脑袋,蹲下和他平视说,哥哥知道初流乃是想帮忙,但是现在的初流乃只有好好吃饭,长得壮壮的,才能帮上哥忙呀!这才把小孩哄好了。


但他真的太乖了,把这句话奉作了什么圣旨,以至于他们到达下个旅店的时候,初流乃一口气把仗助给他点的所有东西都吃完了。仗助本是好心,可惜他对初流乃这么大的小孩应该吃多少实在没有概念——他自己向来身体健健康康,别说做了大剑还被同期嘲笑“饭量和牛一样”,从小朋子给他做的饭就是实打实地饱肚子。可初流乃怎么能一样呢!原本跟着妖魔,饥一顿饱一顿(仗助猜想,实际上初流乃并不愿意提起过去),肠胃本就不好,一时之间暴饮暴食,其结果就是小孩当天就病倒了,先是难受得直哼哼,然后就是拉肚子到浑身无力直冒冷汗。小孩自己还总忍着,若不是仗助本就睡得浅(战士们枕戈待旦,这话一点不假,妖魔能感知到大剑战士散发的妖气,时常选择在夜晚偷袭。第三次出任务的时候,仗助就因为长途跋涉的疲劳陷入熟睡,结果差点被妖魔断掉四肢),真是不知何时才能发现!


仗助急忙抱起初流乃去看医生,事后当然被一顿好骂。这位医生倒也是为人正直,既不计较上门的是位大剑,也不计较是半夜从床上被人拎起来。或许他也习惯了,医生和战士一样,时刻准备着哪。


“真是的!怎么能给小孩子吃这么多东西!你是按照你自己的饭量喂他的吗!”医生边配药边大声数落,“而且他肠胃弱,饮食更应该仔细注意才对!真是的……带孩子也太粗心了……”


仗助无法,只得唯唯诺诺称是。医生黑脸倒没什么,深夜拜访原是自己理亏,数落自己也是因为关心病人。这声音多亲切啊!与亲人阴阳两别之后,再没有机会了,组织训练时只有冰冷的训斥,甚至这也嫌多,预备役的孩子们若是不能融合成功,只有被丢掉的下场,所以是不值得费心的;成为大剑以后,听到的话语不是哆哆嗦嗦的讨好就是遮遮掩掩的恶意……像这样的话,还是头一回。


“哥哥也是为我好。”初流乃却突然出声了,虽然听着仍然有气无力,但盯着医生的眼神却很恳切。“是我想多吃点,以前从来没吃饱过……先生,谢谢您,但这不是哥哥的错。”


医生不爽地掸了掸胡须,埋头开药了。仗助把孩子揽到怀里,揉着他的小肚子。初流乃似乎觉得痒,咯咯笑了起来。


那时候,仗助觉得浑身流淌着暖意,这是斩杀多少妖魔都比不上的。


当然后来他们不得不再三和医生道歉并付了双倍的诊金,因为大剑意外来访使得邻里街坊都跑来围观,天际刚露出鱼肚白的时候,四周已经散布着“医生是妖魔,大剑已经把他杀了”的谣言了。


-


仗助在床边守着初流乃,月光倾泻在孩子安详的脸上,在他浓密的睫毛下打下阴影,黑色的头发竟然泛起微微的银光,仿佛神秘的魔咒。然而这样恬静的、天使一般的睡颜却难得,更多的是初流乃在梦中锁得死紧的眉头,还有压抑的哽咽声。仗助不知道他曾经经历了什么,又梦见了什么,才使得即使在梦里,也露出悲苦的神色,却依然不敢放声大哭。起初小孩甚至不敢一个人睡——第一天晚上仗助把旅店的床让给了初流乃,自己则把剑往地上一插,准备靠着休息了——说实话,床对大剑也没有意义,他们总是这么靠着睡觉,休眠是短暂的,战斗才是长久的,况且多少风餐露宿的日子,说幕天席地也不为过,哪还有床?他们还有睡床的资格?也许很多大剑也不把自己当人看了。仗助当然喜欢床,但也决不是必须,就像食物多少对他也仅仅是锦上添花一般让他脱口而出一句Great。虽然床是双人床,但保不齐初流乃和小时候的他一样睡相奇差,睡熟了满床打滚,时常醒来发现头在床尾呢?


东方仗助得意地想自己可真是贴心哥哥,没想到初流乃却不领情——又是小狗般的嘟嘴赌气。他不发一言,坐在床上,眼睛死盯着仗助的脚,睫毛漂亮得像小扇子一样,大有“你今天不和我一起我就不睡了”之势。然而小孩子心思毕竟好猜,初流乃还悄悄观察他脸色呢!真以为仗助君发现不了你在偷看我吗?这时候倒不像小狗了,却像以前隔壁八木婆婆养的猫……对了,那猫也是绿宝石般的眼珠子!


于是仗助只好躺到床上。初流乃凑过来,脑袋搁在他胸膛上,蹭了蹭。更像小猫儿了——仗助叹了口气说快睡吧,我就在这里呢,一面把小孩的脚放到自己肚子上。


虽然变成了半人半妖,到底身体还是热乎乎的(妖魔的血虽然臭,溅到自己身上的时候倒也烫得像沸水!)。应该能捂热这孩子的脚吧。战士这么想着,抱着小猫儿,一道进入了甜蜜的睡眠。






没想到我居然写了后续……


东方仗助人为乐

阿仗爱上了阿强



(谁来教我上色啊啊啊啊啊

阿仗爱上了阿强




(谁来教我上色啊啊啊啊啊

茶玖

樱桃承花(上)

        当他初次见到他,彼此都是少年。

        多好啊,承太郎想。

        那少年明明是那样好的年华,浑身却充斥让人不适的阴郁。他抬眸,眼里全是空洞的木然。承太郎不禁想他经历过什么。

        ——明明这样好看。像樱桃一样纯净。

     ...

        当他初次见到他,彼此都是少年。

        多好啊,承太郎想。

        那少年明明是那样好的年华,浑身却充斥让人不适的阴郁。他抬眸,眼里全是空洞的木然。承太郎不禁想他经历过什么。

        ——明明这样好看。像樱桃一样纯净。

        他叫花京院典明。不知怎的他发现没有人理解他了,渐渐的他变得清冷孤僻。本能地不喜欢、逃避着所有人,也理所应当地认为没有人喜欢自己。

        遇见承太郎给了他重生。当他被承太郎救下时,他很开心。看着承太郎心情挺好的笑意,他一愣。

        ——那笑容几乎将我融化。

        他们彼此融洽默契,好似老友。承太郎有些诧异自己这么快接受这个朋友,花京院则在一边轻轻地笑。

       手中的樱桃还有些露水。

       渐渐的承太郎发现花京院简直是一个没有缺点的人。

       新年夜是他们去看烟花,顺便买了饮品。“真是够了,这么难喝还好意思收钱”承太郎嫌弃地看着手中的热可可买这个是因为花京院喜欢甜食。服务员小姐刚准备发作,花京院赶紧上前付钱“不好意思实在不好意思,我朋友脾气不太好”说完喝了一口,“太香甜了。”冲对方眨了眨眼,服务员小姐忍不住脸红着报以微笑。

        一路走着,“啧啧啧,这么凶的吗JOJO”花京院微笑中带着狡黠,承太郎:“……真是够了。”他还在为刚刚花京院的blink感到莫名不爽。哼,对那个臭婆娘有必要吗,不过花京院这么受女人的喜欢吗,呃呃他的话不管我的是吧,等等我在想什么,不对我应该想什么…?额我在干嘛

        承太郎正胡思乱想忽然瞥见花京院的笑容,心里莫名暖了几分。

        ——他好像有点喜欢他了。他喜欢看花京院笑,花京院高兴时自己心情也会莫名变好。

        分明是欢喜。

        什么时候开始的?第一次看见他?看他吃樱桃?还是听到他喊自己的名字?承太郎突然想吃樱桃了,放了一颗在嘴里,却无法像花京院那样有趣地像杂技一般的吃法。他忽然笑了起来,阳光洒在他的脸上,一切都那么美好。




————————————————————
不行了要被承花虐死了搞死我对荒木有什么好处

种伞

來源:https://twitter.com/kukjo1/status/1198981452890685441?s=19

來源:https://twitter.com/kukjo1/status/1198981452890685441?s=19

战争与和平
一边听黑帮摇一边搞,有点赶,替...

一边听黑帮摇一边搞,有点赶,替身有点随便。本来想30号发出来庆祝jojo登陆b站的,结果画不完。原图好像是海报

一边听黑帮摇一边搞,有点赶,替身有点随便。本来想30号发出来庆祝jojo登陆b站的,结果画不完。原图好像是海报

一碗南风(集训失踪中)

我又来了,占tag致歉。

如果,“我”的替身叫“二营长的意大利炮”。

意大利炮当年是为法国研制的,所以别称“法国小姐”,虽然威力并不小姐,还是大哥(bushi)
这个在写了在写了(咕)

我又来了,占tag致歉。

如果,“我”的替身叫“二营长的意大利炮”。

意大利炮当年是为法国研制的,所以别称“法国小姐”,虽然威力并不小姐,还是大哥(bushi)
这个在写了在写了(咕)

阿林
。。。。。。怎么说呢,果然J...

  。。。。。。怎么说呢,果然JOJO的反派还是最喜欢吉良,但是画术太渣太烂了,画不出来上班族的那种优雅又危险的那种感觉。。。。
  有描官图,就是那个(吉良吉影觉得很赞jpg)的那个,我把kq的手给改掉了。。。。

  。。。。。。怎么说呢,果然JOJO的反派还是最喜欢吉良,但是画术太渣太烂了,画不出来上班族的那种优雅又危险的那种感觉。。。。
  有描官图,就是那个(吉良吉影觉得很赞jpg)的那个,我把kq的手给改掉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