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JOJOLION

58497浏览    747参与
AURA

我要让jojo里的cp全都BE

让你们搞cp的感受这个世界的痛楚


by 身体力行的荒木·究极·佩恩·cp之友·飞吕彦

(荒木老师并没说过


荒木虐我千百遍,我待jojo如初恋


荒木老师放过我们康定吧!

希望洛卡卡卡能救我们康穗一命吧!

但是等价交换怎么换胳膊那么多肉啊!😭

少胳膊少腿也还能当残疾人(?


我要让jojo里的cp全都BE

让你们搞cp的感受这个世界的痛楚


by 身体力行的荒木·究极·佩恩·cp之友·飞吕彦

(荒木老师并没说过


荒木虐我千百遍,我待jojo如初恋


荒木老师放过我们康定吧!

希望洛卡卡卡能救我们康穗一命吧!

但是等价交换怎么换胳膊那么多肉啊!😭

少胳膊少腿也还能当残疾人(?



RandomForest

Catch

*夜爱过去捏造,无替身au

*弯爱直要素有

点我

*夜爱过去捏造,无替身au

*弯爱直要素有

点我

魔鬼阿噫桑

『银杏叶是永恒的爱和守护,地藏先生默默地守护着自己的孩子们』


为即将到来的自己的生日和JOJO8新一话献上贺图

『银杏叶是永恒的爱和守护,地藏先生默默地守护着自己的孩子们』


为即将到来的自己的生日和JOJO8新一话献上贺图

AURA
jojolion大boss前男...

jojolion大boss前男友没跑了吧


前男友的在单行本侧封上的画比院长还靠后(院长右边那个粉红小熊是前康穗前男友衣服上的)


估计单行本再出最多三本就完结了,这个阶段了,应该不会出现新重要人物了

估计单行本侧封上最后一个人就是前男友了……然后应该最后是boss的替身形象


感觉院长什么的就是个幌子(院长可能和常敏有着什么联系,不然怎么解释和密叶的合影)


完了完了我已经开始期待jojolion完结了

想看下一部里,又失去世界的dio爷怎么上天堂(锵锵


以上纯属个人观点

jojolion大boss前男友没跑了吧


前男友的在单行本侧封上的画比院长还靠后(院长右边那个粉红小熊是前康穗前男友衣服上的)


估计单行本再出最多三本就完结了,这个阶段了,应该不会出现新重要人物了

估计单行本侧封上最后一个人就是前男友了……然后应该最后是boss的替身形象


感觉院长什么的就是个幌子(院长可能和常敏有着什么联系,不然怎么解释和密叶的合影)


完了完了我已经开始期待jojolion完结了

想看下一部里,又失去世界的dio爷怎么上天堂(锵锵


以上纯属个人观点

Tragic Ending

马克笔浪费大师 以及p2居然一直忘了发

马克笔浪费大师 以及p2居然一直忘了发

RandomForest

玫瑰无能为力

注:爱唱是人,夜露不是人


————


爱唱踩着厚软的落叶往前走。近一个月没下过雨了,阳光暖烘烘地晒着他的头顶。干枯的叶片在脚底发出脆响,散成粉末。他背了一个巨大的双肩包,里面装了三种颜色的墨水、一沓图纸和计算尺。除了夜露嘱托他带的绘图工具,他还自作主张地装了些他认为能让对方开心的礼物,譬如樱桃可乐、罐装蜂蜜,还有他偷来的漂亮小饰物。


两年前,爱唱在林子里迷路。夜晚的雾气阴冷浓重,风声空荡荡的,虫或是蛇掠过草丛的声响都能吓他一大跳。他吃光了缓解心率的药,鞋底沾着湿泥,一步都走不动了。当时,夜露像鬼一样出现,搭了他的肩膀。爱唱害怕得发抖,睁大的双眼泪汪汪的。夜露带他到自己的木屋,给...

注:爱唱是人,夜露不是人


————


爱唱踩着厚软的落叶往前走。近一个月没下过雨了,阳光暖烘烘地晒着他的头顶。干枯的叶片在脚底发出脆响,散成粉末。他背了一个巨大的双肩包,里面装了三种颜色的墨水、一沓图纸和计算尺。除了夜露嘱托他带的绘图工具,他还自作主张地装了些他认为能让对方开心的礼物,譬如樱桃可乐、罐装蜂蜜,还有他偷来的漂亮小饰物。


两年前,爱唱在林子里迷路。夜晚的雾气阴冷浓重,风声空荡荡的,虫或是蛇掠过草丛的声响都能吓他一大跳。他吃光了缓解心率的药,鞋底沾着湿泥,一步都走不动了。当时,夜露像鬼一样出现,搭了他的肩膀。爱唱害怕得发抖,睁大的双眼泪汪汪的。夜露带他到自己的木屋,给他泡了一杯热茶,盖了一条毯子。爱唱捧着茶杯环顾四周,屋内灯光明亮,救他的男人长得很漂亮,乌黑的长发上装饰着枝叶编成的圆环。他不知深林里也有人居住,只觉得自己幸运至极。那之后,他常常在白天拜访夜露,顺道给他带些东西去,如果天色晚了就留下住一夜。


他问起过夜露为什么独自住在这里,对方只说讨厌人多的地方。爱唱表示理解。他曾经很容易相信人,也积极地与不同的人交往。但真心待人的下场就是遭受蒙骗——不止一次。逐渐地,他也很难再将信任托付于人。


与夜露相处要简单得多。他们在溪边抓鱼,在阳光下看蜻蜓翅膀,观察各类昆虫的习性……每次都有不同的事做,十分有趣。爱唱原本不喜欢湿泞泞的树林。他厌恶成群立在枝头上的鸟,它们总是莫名其妙地抛下一泡屎,或打开翅膀扇落一地的羽毛。夜露发觉了这一点,每当爱唱表现出紧张,他就会挥一挥手,那些可恶的动物像是能会意似的,立刻就飞去别的地方。这就是奇妙之处,只要跟夜露待在一起,烦心事都会不见。周围就只剩下新鲜清甜的植物气味,宁静而湿润的薄雾。他们俩踏着软土前行,就好像森林的主人一样。


在外面的世界,他只是个不起眼的小混混,行过窃,打过架,也蹲了几次拘留所,谁也不会多看他几眼。但是在这里,夜露的眼睛只看着他。


留宿的夜晚,爱唱规矩地在夜露的单人床上躺好,闻着被单洁净的肥皂香味闭眼。熄了灯后,他看到夜露睡在不远的吊床上,他的一条腿挂在外面,脚趾有节奏地轻抵地面,小床变成惬意的秋千荡了起来。这月光下的美丽的人,就像猫一样顽皮。爱唱的心脏怦怦跳动,知道自己早已爱上了他。


他暂时没有表白心意的打算,维持现状就足够让他满足。近半年里,他们养成了拥抱的习惯,也说不准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多半是爱唱的小心思被纵容了。一见面,他就会亲密地抱住夜露,对方也会抚摸他的脑袋和后背,耐心地等待爱唱松开他。


他放下双肩包,把带给夜露的东西一件件地拿出来放在桌上。


“谢谢你。”他垂下眼,神情变得捉摸不透,“不过……以后请不要再过来了。”


爱唱眨了眨眼,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这是最后一次,”夜露看着他说,“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


他的鼻腔酸涩得几乎疼痛起来,他抬手揉了揉鼻子,心痛又不解:“为什么,夜露?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爱唱……我本想等你自己发现的。”夜露的表情松弛下来,似乎在为他的迟钝感到无奈。他走近他,好让他看清阳光正对着的眼珠,墨绿的虹膜异常地闪烁出金色光。


“我能跟林间的动物对话,你应该知道,”


爱唱疑惑地点点头。


“我不需要睡眠,进食也是少量的,”夜露挑着秀美的细眉,“我不是人类,还没发现吗?根本没有会住在这种地方。”


爱唱的脑中有闪过这个可能性,但听到他亲口坦白,脑子嗡嗡响,一时间像是站在了狂风呼啸的崖顶,随时要坠下去似的。他急促地喘着气,在口袋和包袋里翻找着药,夜露比他先一步拿到药瓶,递到他手里。


“回去吧,以后别来找我了。”


他等自己平复下心情,固执地小声反问:“不是人类,又怎样?”


夜露注视着他,忽然地将冰凉的手贴到他的颈侧,小小的心跳声在他的指间跃动。


“我以人的灵魂为食。”他往外抽离手指,晶亮的光点贴着他的指甲往外流,“不想被我吃掉,就走吧。”


“那为什么不直接吃了我?你完全可以做到的。”不知道是不是药丸给鼓了劲,这男孩勇敢地直视着他,“你想赶我走,我就不走。”


夜露环起双臂,冷淡而慵懒地望着他,大概是在想别的方法。美丽的人倚在桌边,浸润在光里,发光的小分子飘在他的长发边,像星球间的尘埃颗粒。这幅样子让爱唱很难过,他爱的人突然从过去的躯壳里脱出,变成另一番面貌,最糟的是,即使是这样,他还是为他心动。


“夜露,我……我爱你。”他紧张地撕扯着自己的袖子,鼓起勇气说,“所以,普通的理由是赶不走我的。”


听到这话,夜露的表情也没有变化太多。他拉住爱唱的胳膊,歪着头仔细打量他,冷静得近乎残酷。就在爱唱不知所措地垂下脑袋时,他凑上来,在他脸上飞快地留下一个亲吻。人类男孩吓得往后跳了半步,捂住自己的心口,面红耳赤。


“好啊,那一个月后再来吧。”夜露转过身,自在地坐到桌边,舀了一勺蜂蜜泡茶,“不是两三周,是一个月,明白了吗?”


爱唱不知道这时限有什么特殊意义,或许是夜露在考验他?他用不着非要想出个答案,照做就是了。于是,他向他保证,自己一定会在一个月后出现,说罢,便信心满满地离开了。


百年以来,人类总是轻易地爱上夜露,成为他的食物;很偶尔的,夜露遇见不想杀的人,决心放过他们,他们却找上门来,又被他的本来面貌吓得魂飞魄散。毫无疑问,爱唱也会是其中一个。他年纪还小,若是被他吓出更严重的毛病,后半生不能自理,夜露就干脆吃了他算了。


实际上,吸食人类灵魂对他来说也不是必要的,只是为了维持美貌。一个灵魂能抵十年,上一个十年快过去了,一个月后,他就会展现出原本的模样。


 

爱唱来的那日是雨天。他收拢透明的伞,挂在屋外,敲了敲门。夜露的四肢已长出尖刺,背脊上也是,他的头发更长了,美杜莎般地飘浮在空中,眼瞳彻底变为金色。他打开门,甚至坏心地考虑好了要捉弄一下爱唱。


没想到的是,那男孩呆站在门口,瞳孔微微放大,脸上居然浮出些痴迷与羞赧的神情。他的声音炽热,又湿漉漉的:“夜露,你好像一株玫瑰喔。”


他看着他,只感到背上的骨刺酸热发胀,他努力地回想着,也想不到自己要说什么话了。


“这就是你的理由吗?”爱唱大胆地猜测着,往前走了两步,“我觉得这没什么呀。”


夜露的咽喉干涩,吐出一句无力的话:“但……这样就不能拥抱你了。”


人类的手指触到他臂上的刺,掌心朝下,一点一点地摩挲,像在摸受惊的猫咪。


“抱我吧!夜露,弄伤我,”爱唱贴了上来,有力的双臂紧紧地锁住他,幸福地说,“我不在乎。”


夜露垂着的双臂无自觉地抬了起来。人的身体是这么脆弱,血珠已经沁出了他的皮肤,划伤与刺伤的痕迹出现在他的手上。但人的爱是这么热烈,一往无前,就算是荆棘和伤痛也阻止不了他。


他对爱唱的伤痕无能为力,对他的爱也无能为力,只能轻轻吻去他手心的血,看着这笨拙的人类露出甜蜜的笑容。


 

FIN

 


春深锁乔
感觉这个梗已经很老了(›&ac...

感觉这个梗已经很老了(›´ω`‹ )

感觉这个梗已经很老了(›´ω`‹ )

春深锁乔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异父异母的兄弟...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异父异母的兄弟了!

*差不多五年前吧,从八部入坑JOJO,蓝后开始试着画同人,最先最先开始画的条漫就是他俩的(但是完全没进步呢咳),这墙啊果然爬着爬着就会爬回来∠( ᐛ 」∠)_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异父异母的兄弟了!

*差不多五年前吧,从八部入坑JOJO,蓝后开始试着画同人,最先最先开始画的条漫就是他俩的(但是完全没进步呢咳),这墙啊果然爬着爬着就会爬回来∠( ᐛ 」∠)_

RandomForest

铁石心肠的珍奇动物

架空欧洲,除了夜爱都是原创角色

注:马戏团,买卖石头人

是抹布

架空欧洲,除了夜爱都是原创角色

注:马戏团,买卖石头人

是抹布

AURA

据说jojolion的东方密叶对应了花京院

又是樱桃又是rero,发色发型都没跑了


那密叶她老公常敏对应了阿强??

为啥这么说

你们看常敏那伤疤像不像阿强在石之海裂开的伤(闭嘴🤐️

(以上全是我胡说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

花京院都成功嫁到了乔家??

管他是哪个乔呢(言い方


那常敏夫妇那女装大佬的儿子是?我徐哥?


据说jojolion的东方密叶对应了花京院

又是樱桃又是rero,发色发型都没跑了


那密叶她老公常敏对应了阿强??

为啥这么说

你们看常敏那伤疤像不像阿强在石之海裂开的伤(闭嘴🤐️

(以上全是我胡说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

花京院都成功嫁到了乔家??

管他是哪个乔呢(言い方


那常敏夫妇那女装大佬的儿子是?我徐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