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james

9836浏览    382参与
伯明翰的小饼干🍪

解释+致歉

就是 岔路的BE吧 我知道可能确实是挺离谱的🥲

但还是想狡辩一下下(嘤


对于Nether她其实没有文中那么开朗


所有的比较活泼的 都是她自己的心里想法


在同学看来 除了陆荻娅 她就是一个比较孤僻高冷的人


很大部分原因是小时候 排挤 欺压 流言蜚语造成的


其实小内兹她挺自卑的 常常在深夜的时候自我怀疑


在遇到Oliver,James还有陆荻娅以后才慢慢的开朗起来


然后为什么会做出脚踏两条船的行为 可能是因为 缺爱(?)(焯了 我也无......

就是 岔路的BE吧 我知道可能确实是挺离谱的🥲

但还是想狡辩一下下(嘤


对于Nether她其实没有文中那么开朗


所有的比较活泼的 都是她自己的心里想法


在同学看来 除了陆荻娅 她就是一个比较孤僻高冷的人


很大部分原因是小时候 排挤 欺压 流言蜚语造成的


其实小内兹她挺自卑的 常常在深夜的时候自我怀疑


在遇到Oliver,James还有陆荻娅以后才慢慢的开朗起来


然后为什么会做出脚踏两条船的行为 可能是因为 缺爱(?)(焯了 我也无法解释)


就就就 稍微的理解一下下吧(阿巴阿巴阿巴)


然后一个星期的时间 Nether就一直在自我怀疑 喝了酒以后就处于一种很丧的状态 有很想Oliver和James


结果见到了以后 又被Oliver和James各种阴阳


然后暴脾气就上来了(应该大概吧)


再说Oliver和James 这两个大醋坛子


当时那个男生其实借位了(也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出来)给Oliver和James一种他们亲上了的错觉


然后再加上 他们本来就很不满Nether同时看上了他们两个(可能是因为一开始并没有想共享?)


等了人家一个星期 结果看到她还好好的 开心的跟别人跳舞 肯定 会生气 吧(对吧)


然后有看到他们亲上了 醋坛子炸咯


去找Nether对线 又被说烦 又说跟他们没关系 理智直接团灭


但是后续的那个。。。强制爱。。。我。。。好吧 是为了剧情🥲(听我解释)


就 就差不多 就这样?


骚瑞 崩人设什么的 还有无逻辑性 由于是BE晚上写的 特别困 所以没有怎么改(阿巴阿巴)


又因为老福那个要命的审核(嘤 别骂了


就 就 骚瑞 可能确实写的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我 我会拿其他人练练手的!相信我!等我把BE学成归来!肯定给你们🔪死!


不要掉粉啊呜呜呜(嘤嘤嘤)🥲🥲🥲

伯明翰的小饼干🍪

[JOP]情人节特刊

同龄 青梅竹马 双向暗恋 破镜重圆系列

3K短打已完结 伤痛文学 不雷的放心食用


“不要开玩笑了,Rafael,你不会真的以为你哥哥们会喜欢我吧。”


你揉了揉眉心,有点无奈的看着眼前的女孩。


她是Oliver和James的妹妹,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女孩。


Rafael眨着眼睛看着你,看的你都有点心虚了。


“那Nether还喜欢他们吗?”


“当然,不喜欢了。”


你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整个人呈现出一种夸张的色彩。


很快,......

同龄 青梅竹马 双向暗恋 破镜重圆系列

3K短打已完结 伤痛文学 不雷的放心食用


“不要开玩笑了,Rafael,你不会真的以为你哥哥们会喜欢我吧。”

 

你揉了揉眉心,有点无奈的看着眼前的女孩。

 

她是Oliver和James的妹妹,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女孩。

 

Rafael眨着眼睛看着你,看的你都有点心虚了。

 

“那Nether还喜欢他们吗?”

 

“当然,不喜欢了。”

 

你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整个人呈现出一种夸张的色彩。

 

很快,你又调整好状态,恢复了表面的平静。

 

“我承认我是喜欢过他们,但是现在已经不喜欢了。”

 

脑海中回想起他们的笑脸,你顿了顿。

 

真的不喜欢了吗。

 

那大概是,3年前的事了。

 

你和他们从小就是邻居,经常一起玩。

 

上了学以后,也是同一个学校。

 

“Nether!来玩啊!”O

 

“就差你了,快来。”J

 

一开始你们真的只是友情,你只是把他们当成好兄弟。

 

“有没有人说过你们的眼睛很好看。”

 

上课的时候,Oliver和James坐在你两边。

 

你无所事事的打量着周围,无意间看向了他们的眼睛。

 

听到这话,他们同时回过头。

 

他们好像很诧异,又有点惊喜。

 

“真的很好看。”

 

你没有察觉到异常,认真的看着他们的眼睛。

 

初夏的热风吹过,吹动了谁的心弦。

 

他们突然一起别过头,你不明所以,却看到了两只通红的耳朵。

 

啊,啊?他们,害羞了?

 

你猛地愣住了,一种奇怪的感觉爬上心头。

 

好可爱。

 

“下周要换位子了,我不是很喜欢那个人。”

 

班级的座位是固定换的,只是最后一排老师不怎么管。


他们摆弄着手里的东西,好像没听到一样。

 

你咬了咬牙,横下心。

 

“所以下周能不能不跟他换,我不想跟他坐。”

 

我想跟你们坐一起。

 

这时已经走到了你家门口,他们依旧没有回话。

 

“你到家了。”O

 

“我们先走了。”J

 

心底的失落包裹住了全身,你站在门口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

 

这件事没有再提起。


周一你到的比较早,没一会那个后排的男生也来了,开始推椅子。

 

你皱了皱眉:“Oliver和James还没来呢。”

 

“那我帮他们一起换好。”

 

话音刚落,两个人就进了教室。

 

他们把书包放在桌子上,看了眼那男生。

 

果然还是要换位子吗。

 

眼睛有点涨,失落已经溢出来了。

 

就在那男生马上推过来的时候,Oliver伸出脚挡了一下。

 

“你干嘛,老师说了要换位子了。”

 

James拖出椅子,懒懒的坐下,低声地说道。

 

“换什么换啊。”

 

Oliver也坐到了我身边,没有看我。


你愣住了,看向他们。

 

一阵又一阵的喜悦涌现。


他们真的不换了,是因为我吗,好开心。

 

这种暧昧的关系一直维持了一个学期。

 

“你们敢欺负我们的人?”O

 

“活腻歪了,Nether是你能欺负的?”J

 

你享受着他们对你的不同,因为他们从来不邀请别的女孩。

 

那是因为你们只是朋友。

 

自卑的想法冒头,打破了你的幻想。

 

是啊,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你抱着纠结的心态,偷偷地喜欢着他们。

 

“听说Oliver和James喜欢Blanche。”

 

“Nether,你跟他们玩的好,知道什么情况吗。”

 

你不知道,你甚至刚刚才知道。

 

暑假的时候你和家人一起去旅游了,Blanche是离你们一个街道远的同学。

 

震惊,尴尬,不解,一系列的情绪缠上心头。

 

你看向自己座位两边的男生。

 

是真的吗。

 

是真的。

 

体育课上,他们围着Blanche,你站在边上,就像多余的那个。

 

不,你本来就是多余的那个。

 

不想看见他们,为什么要让我看到。

 

那天放学,下起了大雨。

 

你站在校门口,等雨停。

 

Oliver和James也站在校门口,他们手里拿着伞。

 

可能他们没有看到你,因为你站在角落的雨棚。

 

要不跟他们一起回去?我没带伞。

 

突然,你的瞳孔骤缩。


你看见Blanche欢快的跑进了他们的伞下,他们对着她笑。

 

雨天的阴气让你感到浑身冰冷,你默默注视着他们,离开你的视线。

 

真好,我该祝福他们。

 

也该放下了。

 

“Nether!我喜欢你,可以和我交往吗。”

 

你被一群学长堵在学校的大道上,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

 

长得不错,比我高,可以接受。

 

看着他紧张的表情,你笑了一下。

 

当着所有人的面,接过了他手中的花。

 

“你和Bold谈恋爱了?”

 

Rafael拉着我坐在他们家的后院,Oliver和James不在家。

 

大概去找Blanche了吧。

 

你自嘲的笑了一下,又很快的恢复。

 

“是的,怎么了吗。”

 

“我只是觉得奇怪,你们都恋爱了,但又不是对方。”

 

心脏被无形的线收了一下,你艰难的开口。

 

“为什么这么说。”

 

“你不是喜欢哥哥们嘛。”

 

你逃走了,出国留学,很好的选择。

 

三年,所有的事情都过去了,你已经放平了心态。

 

“好久不见。”

 

你站在家门口,看见了那两个熟悉的身影。

 

疏远而不是礼貌的,你对他们笑了一下。

 

三年他们变了很多,长得更高了,更成熟了。

 

他们怔怔的看着你,许久没有说话。


Oliver发出了一道怪声。

 

“Oh,我们的Nether…”O

 

“有段时间没见了。”J

 

像是在掩饰什么,他们飞快地离开了。

 

“你准备什么时候找。”J

 

你顿了一下,看向James。

 

刚刚你在和Rafael讨论男朋友的问题。

 

“你现在有吗。”O

 

“没有。”

 

你听到自己这么说,回神后快速说道。

 

“我现在的性取向是钱,等一切都稳定了再说吧。”

 

调侃的语气掩盖了你的紧张。

 

已经不喜欢了,不是吗。

 

Rafael看你沉默,又说道。

 

“可是他们对你是特殊的。”

 

“特殊?是挺特殊的。”

 

是哪种特殊,他们的通信账号只删过你。

 

Only you.

 

当年你不是没有争取过。

 

“所以你们就,一点都没有喜欢过我吗?”

 

“没有。”J

 

“我就有那么,让你们讨厌吗。”

 

“是的。”O

 

鼻尖又有些泛酸,你眨了眨眼。

 

“他们讨厌我,亲口说的。”

 

“可能只是玩笑话呢。”


“玩笑话?我问过不止一遍!手机里还有聊天记录,要看吗?”

 

Rafael沉默了,过了许久,又看向我。

 

“你真的不喜欢他们了吗。”

 

真的不喜欢了吗,怎么可能呢。

 

只是一遍又一遍的告诫自己,不要再让自己受伤了。

 

“我们带你去土耳其玩吧”O& J

 

Oliver和James突然窜到你家,趴在柜子上看着厨房里的你。

 

“为什么。”

 

今天是520,你的心情还不错。

 

“你有没有看土耳其改的政策。”

 

摇了摇头,你有些奇怪的看向一边的Rafael。

 

她叹了口气,翻出一张图给你看。

 

你迅速地看完了图,又飞快的看了他们一眼。

 

“耍流氓别来我这。”

 

他们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凑到你身边。

 

“我们要去土耳其墙煎你。”O

 

“没错,墙煎。”J

 

只是玩笑,Nether,不要信了他们的鬼话。

 

脸上的绯红还是暴露了你,他们笑得更开心了。

 

大概是Rafael的助攻,回来的这2个月你们的关系缓和了很多。

 

啊,可以说是,你对他们的态度缓和了很多。

 

可以像往常一样说笑。

 

可能是因为一次偶然的对话,谈到了Blanche。

 

“Blanche?啊,你说她啊。”

 

“嗯,Oliver和James之前不是喜欢她吗。”

 

Rafael挑了挑眉,有些戏谑地说。


“我当时看过他们的聊天记录,是Blanche说想要交往,但是Oliver和James拒绝了。”

 

当时你大为震惊,以至于没有驳回。

 

之后也不好单独提出来说,事情就这么搁置了。

 

虽然心里说着不信,但潜意识已经给Oliver和James放了无罪。

 

“可不可以啊。”O

 

“给我们墙煎。”J

 

那种熟悉的感觉又上来了,心跳加速。

 

那就最后一次,最后尝试一次。

 

“可以是可以,但你们要回答我一个问题,不能不回答啊。”

 

他们眨着眼看你,这让你更紧张了。

 

“算了,问你们一个简单的问题。”

 

你顿了顿,看向他们。

 

“做不做我男朋友。”

 

这个问题很简单,答案肯定是不能…

 

“好。”O&J

 

你猛地抬头,看向他们。

 

他们的眼睛真的很好看。


沉默后,你没有说话,做好了午饭放在桌子上。

 

“所以刚刚,是在开玩笑的吧。”

 

“什么?”O

 

“墙煎?”J

 

他们在装傻,并且毫不掩饰。

 

脸上的笑容有点欠揍,但你忍住了。

 

“我是说,做我男朋友,果然是开玩笑的吧。”

 

空气又沉默了一会,你庆兴Rafael刚刚有事先走了。

 

“没有开玩笑。”O

 

“是认真的。”J

 

一定是空气中的氧气被抽离,不然你不会觉得窒息。

 

“所以你能吗。”O

 

“做我们的女朋友。”J

 

“能。”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大脑控制你说出了这句话。

 

你们沉默的吃完了午饭,期间他们不断地给你夹菜。

 

“所以,我现在是你们的女朋友了?”

 

他们笑着凑过来,在我脸颊上各留下一个亲吻。

 

“是的。”O&J

 

春风中带来些热气,又一个夏天即将到来。

 

“Has anyone ever told you that your eyes are beautiful.”

 

“Only you.”O&J



要看Oliver和James视角的可以在评论区说 我看着写🥰


伯明翰的小饼干🍪

[JOP]岔路BE

上一篇:三个人好像也不错? 

下一篇:


看文指路:小号传送门 


看完回来点赞


不要点赞小号!!!


点赞量多了以后热度会上来 可能会被封


被老福折磨怕了🥲🥲🥲

上一篇:三个人好像也不错? 

下一篇:


看文指路:小号传送门 


看完回来点赞


不要点赞小号!!!


点赞量多了以后热度会上来 可能会被封


被老福折磨怕了🥲🥲🥲

伯明翰的小饼干🍪

[JOP]岔路HE

上一篇:三个人好像也不错? 

下一篇:


在晚会前有一个星期的准备时间,经过了各种心理斗争以后,我决定告诉他们。


这也就促成了现在的情形,两个男人黑着脸坐在餐桌上。


“这就是你说的双人周末?”


Oliver先开口,对着James挑了挑眉。


我拿起杯子,战术性喝了口水。


James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我。


在这一点James给我的感觉比Oliver好很多。


“对不起,主要是想告诉你们一件事。”


紧张的低着头,我在脑海中构想他们的反应。...

上一篇:三个人好像也不错? 

下一篇:


在晚会前有一个星期的准备时间,经过了各种心理斗争以后,我决定告诉他们。

 

这也就促成了现在的情形,两个男人黑着脸坐在餐桌上。

 

“这就是你说的双人周末?”

 

Oliver先开口,对着James挑了挑眉。

 

我拿起杯子,战术性喝了口水。

 

James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我。

 

在这一点James给我的感觉比Oliver好很多。

 

“对不起,主要是想告诉你们一件事。”

 

紧张的低着头,我在脑海中构想他们的反应。

 

“我,我同时和你们两个一起交往,从最后一个学年开始的。”

 

我没有勇气抬头,手指扣着杯子的边缘。

 

“真的很抱歉,到现在才告诉你们,如果让你们感到恶心我会自己离开的…”

 

“你完全可以直接离开,没有必要告诉我们。”O

 

Oliver看着我的眼神在变冷,让我感到害怕。

 

“还是说,你在期待着什么?”J

 

拿着杯子的手被James握住,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那种熟悉的压迫感又回来了,他们肯定在生气。

 

我打了个颤,快速抽回了手,又低下头。

 

眼眶有点酸,心里居然委屈起来。

 

“我只是觉得你们有权利知道,我很抱歉,我不是一个好女孩。”

 

完了,鼻子也开始泛酸了,不要现在哭出来啊。

 

手指绞着衣角,声音还是哽咽起来。

 

“对不起…”

 

“仅仅只是一句对不起吗。”O

 

“这恐怕不够。”J

 

这是个很明显的陷阱,甚至连遮掩都懒得遮掩。

 

鼓起勇气,我抬起头看向他们。

 

“你们想要什么,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都会尽全力。”

 

Oliver和James对视一眼。

 

小狐狸在看到陷阱以后,依旧决定跑向他们。

 

“那你要做好心里准备了。”O

 

“我们不会再那么温柔了。”J

 

他们站起来,我下意识吞咽了一下口水。

 

“你们,要干什么?”

 

他们一人一边,拉着我站起来走向卧室,说话间还亲了亲我的耳朵和脸颊。

 

“你说呢,小狐狸。”O

 

“邀请我们到你家。”J

 

“你想干什么,嗯?”O&J

 

我开始后悔了,应该一个一个约到家里的。

 

“两个,混蛋~”

 

“你是小混蛋。”

 

他们不断地在我耳边说着下流的荤话,刺激我的神经绷紧。

 

每次在我意识恍惚的时候,又会突然用力。

 

“我,我知道错了,呜~”

 

“…”

 

“这,这能怪,我吗?”

 

“…”

 

“都怪,你们,呜呜。”

 

“…”

 

“傻逼,上辈子没扌(爱党爱国)喿过人吧。”

 

“…”

 

“我没有,没有骂人,真的。”

 

“…”

 

“不,不要了,真的,饶了我吧…”

 

一周后的舞会,我穿着一身华丽的裙子,幽怨的站在外围。

 

“谁惹你不高兴了,我们的甜心。”

 

Oliver一脸戏谑的看着我,我瞪了回去。

 

因为他们,我都不能去跳舞。

 

“不开心了?”

 

James拿了甜点过来,低头亲了一下我的耳朵。

 

“哪敢啊,两个老狐狸。”

 

“哦,亲爱的,你开始嫌弃我们老了。”O

 

“今晚让你体会一下,我们有没有老。”J

 

我打了个颤,委屈的嘟了嘟嘴。

 

“我只是,想去跳舞。”

 

“那就去吧。”

 

“我们一起。”

 

是我高估了他们的良心,说一起还真的是一起。

 

我被围在两个人中间,像个陀螺一样。

 

咬了咬牙,我努力跟上节奏,又被他们拨乱。

 

气不过,我抓了一把他们的领带。

 

“怎么了?亲爱的。”O

 

“这可是你自己要的啊。”J

 

看来我是真载在这两个人手里了。

 

两个混蛋。



(解锁结局:两个混蛋)

伯明翰的小饼干🍪

[JOP]三个人好像也不错?

上一篇:兄弟小剧场(3) 

下一篇:HE传送门   BE传送门 


最后一个学期,在长达一个月的准备后,经过两天的论文答辩,我毕业了。


“好耶!毕业咯!”我扑到陆荻娅身上。


她抱起我转了一圈,等我站在地上还不愿松手。


“害,又不是分开了就不见面了,别那么伤感嘛~”


她没有说话,依旧低头抱着我,我也安静了下来。


陆荻娅是个百合这事我知道,她和她女朋友从来不加掩饰。


但她总在女朋友和我之间选择我,这让我很享受。


说实话...

上一篇:兄弟小剧场(3) 

下一篇:HE传送门   BE传送门 


最后一个学期,在长达一个月的准备后,经过两天的论文答辩,我毕业了。

 

“好耶!毕业咯!”我扑到陆荻娅身上。

 

她抱起我转了一圈,等我站在地上还不愿松手。

 

“害,又不是分开了就不见面了,别那么伤感嘛~”

 

她没有说话,依旧低头抱着我,我也安静了下来。

 

陆荻娅是个百合这事我知道,她和她女朋友从来不加掩饰。

 

但她总在女朋友和我之间选择我,这让我很享受。

 

说实话,我就是个贪心的人,无论是对Oliver和James,还是陆荻娅。

 

“毕业舞会你准备和谁一起。”

 

过了许久,陆荻娅放开我,恢复了正常的状态。

 

和Oliver或者James?他们参加舞会吗?

 

“emmm,要不我和你吧。”

 

“不行哦,我要陪女朋友。”

 

我愣了一下,通常来说她不会拒绝。

 

对上她释然的视线,我知道有某种东西变了。

 

心里突然有点烦躁,我挠了挠头。

 

为什么觉得烦?

 

“看吧。”

 

“建议你不要找舞伴,不然你大概会死得很惨。”

 

陆荻娅对我眨了眨眼,揶揄盖过眼底的不舍与不甘。

 

“他们能拿我怎样,大不了我跑回中国。”

 

说起Oliver和James我忍不住笑了,心里的甜蜜盖过了莫名的烦躁。

 

“Nether!”两道熟悉的声音响起,我回头看去。

 

Oliver和James走到我身边,同时伸手搭在我的肩上。

 

我习以为常,自从留宿James以后,像是打开了新大门。

 

两个满脑子精虫的狗!但是总能错开时间,地点也不同。

 

一开始我还很紧张两个人同时出现,生怕出什么岔子。

 

有时候的亲密动作会让我心跳加速,是心虚的。

 

但他们都没说什么,我就更不用说什么了。

 

倒是陆荻娅,总是用一种“好好珍惜你的生命”的眼神看着我。

 

“毕业了。”

 

“恭喜啊。”

 

“毕业后有什么打算。”

 

“记得回来看我们啊。”

 

我看着他们一人一句话,脑海中闪过一个大胆的想法。

 

如果三个人,好像也不错。

 

想法一出,我就把自己给吓到了。

 

下意识去看陆荻娅,她已经去找她女朋友了。

 

好吧,见色忘友的家伙。

 

“大概继续学习吧。”

 

反正回去了也是拿着白洌的钱养老,毕竟我懒。

 

两只手被偷偷牵起,我顿了一下,没有说话。

 

Oliver手指勾住我的,慢慢的摩擦,传来阵阵痒意。

 

James则是十指相扣,把我的手包住。

 

脑海中再次划过那个大胆的想法,我羞的面红耳赤。

 

他们在说什么我已经有点听不清了,随便找了个借口,落荒而逃。

 

回到宿舍,我躺在阳台的沙发上。

 

现在我面前只有两个选择。

 

舞会前找到他们,坦白,要么分手快乐,要么,一起?

 

可能性不大,感觉他们不会接受。

 

还有一个,舞会以后拍拍屁股远走高飞。

 

第二个显然可能性更大,只是他们…

 

把脸埋进膝盖间,我深吸一口气。

 

好难选啊。


ohmnanon

我的娜拉lp🌹🌹

我的娜拉lp🌹🌹

伯明翰的小饼干🍪

[JOP]兄弟小剧场(3)

上一篇:死吧狗男人! 

下一篇:三个人好像也不错? 


工作日在学校遇上James,这是Oliver没有想到的。


他们站在走廊的过道上,都一副得意的样子。


“这不James吗,感情受伤了还要来跟哥哥哭诉吗。”


“哈,感情受伤?看来你还不知道啊。”


不应该啊,James应该沉默着走开才对,发生了什么。


James看到Oliver皱着眉,心情蓦然好了起来。


“你不是和Nether亲过了吗,我也亲过了哦。”


这个花心的小姑娘,有我一个还不够吗。...


上一篇:死吧狗男人! 

下一篇:三个人好像也不错? 


工作日在学校遇上James,这是Oliver没有想到的。

 

他们站在走廊的过道上,都一副得意的样子。

 

“这不James吗,感情受伤了还要来跟哥哥哭诉吗。”

 

“哈,感情受伤?看来你还不知道啊。”

 

不应该啊,James应该沉默着走开才对,发生了什么。

 

James看到Oliver皱着眉,心情蓦然好了起来。

 

“你不是和Nether亲过了吗,我也亲过了哦。”

 

这个花心的小姑娘,有我一个还不够吗。

 

“那又如何。”

 

Oliver压了压声音,脸色肉眼可见的变差。

 

“啊,对了,”James突然凑近,“我还和她做过了。”


 (🚗在上一篇)


说完James就准备离开,独留Oliver低气压的站在原地。

 

“忘了说了,是Introjection。”

 

走了一半,James又突然折返回来,一只手拍在Oliver肩上。

 

“想死吗。”Oliver把James逼到墙上,周边的学生发出一阵惊呼。

 

James突然笑了:“还是那么不耐心。”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像两只被踩了尾巴的狼,互相撕咬。

 

“坦白说,到这种时候,你还觉得我们能完全分离吗。”

 

“为什么不能?我们已经有十几年没有一起狩猎了。”

 

“你敢说那些人你真心喜欢吗。”

 

Oliver静静的看着James,沉默不语。

 

“那也要那个花心的小狐狸自己说出来。”

 

松开手,Oliver看了眼人群中的Nether。

 

James理了理领子,也看了过去。

 

“那是自然,不然她会为她的花心付出代价。”


伯明翰的小饼干🍪

[JOP]死吧狗男人!

上一篇:你好骚啊 

下一篇:兄弟小剧场(3) 


这一篇是🚗!!!


面对James的邀请,我没有拒绝。


可以说,我无法拒绝。


我只是犯了每个女人都会犯的错。


面对两个男人,一个像魅魔一样诱惑你,一个像小狗一样关心你。


相信我,不论是谁都会沦陷的,除非你已经被学习夺去了七情六欲。


面对现在的情况,我有些不知所措地找到陆荻娅。


“荻娅,我该怎么办啊。”


她揉了揉太阳穴,满脸肉疼的看着我。


“我的小祖宗,你可真牛,脚踏两条船的事还真给你干出来了。”


我有些心虚,抱着她撒娇。


“还是你的两个教授!难道出了事,...

上一篇:你好骚啊 

下一篇:兄弟小剧场(3) 


这一篇是🚗!!!


面对James的邀请,我没有拒绝。


可以说,我无法拒绝。


我只是犯了每个女人都会犯的错。


面对两个男人,一个像魅魔一样诱惑你,一个像小狗一样关心你。


相信我,不论是谁都会沦陷的,除非你已经被学习夺去了七情六欲。


面对现在的情况,我有些不知所措地找到陆荻娅。


“荻娅,我该怎么办啊。”


她揉了揉太阳穴,满脸肉疼的看着我。


“我的小祖宗,你可真牛,脚踏两条船的事还真给你干出来了。”


我有些心虚,抱着她撒娇。


“还是你的两个教授!难道出了事,你就不担心你的毕业吗。”


“他们还能把我困在学校不成?”


出现了,是flag。


陆荻娅摇了摇头,咬牙切齿的揪了揪我的脸。


“早就跟你说过他们很危险,你还一下子招惹两个。”


危险吗?还好吧,除了有时候看我的眼神确实有点危险。


“可是他们都很温柔诶,特别是Jamie,像小狗一样乖。”


在确认了关系以后,他恢复了我记忆中的形象。


就好像之前的骚气只是偶然。


不吃教训的小姑娘,上次走廊上被两人夹在中间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


陆荻娅没办法,只好重复着注意分寸。


可谁也没想到,意外就那么发生了。


晚上从图书馆出来,外面下起了大雨。


英国善变的天气我已经习以为常了,站在馆外等雨停。


“Nether?”


我回头看见James,因为雨天有些失落的心情变好了起来。


“没带伞吗?我送你回去吧。”


“谢谢哟,Jamie~”


James在听到我这么亲切的称呼时愣了一下,低头亲了一下我的嘴角。


“不要诱惑我,调皮的小丫头。”


扬了扬头,我像个恃宠而骄的小公主。


“你敢对我做什么吗。”


“不敢不敢。”


他的语气一半是无奈一半是宠溺,这种语气总能让我感到满足。


雨势没有随着时间减小,反而更大了。


突然一阵风吹跑了雨伞,水点打在我脸上。


我小声的惊呼了一声,很快一件外套包住了我。


身体腾空,我挣扎了一下。


“别动,我抱你回宿舍。”


靠在James干燥的怀里,心脏不停的加速。


“额,菲尔普斯教授?”


听到陆荻娅的声音,我探出一个脑袋,窝在手臂里朝她挥了挥手。


James看见陆荻娅手中的伞,皱了皱眉。


她看着我时语塞,满脸复杂。


“我看着雨那么大本来想去接你的,正好省了,谢谢菲尔普斯教授。”


我从James怀里下来,正替他擦着雨水, 听到她的话诧异地看过去。


荻娅来大姨妈了?这么反常,她从不这么冷淡的说话。


她走过来拉起我的手,拽了拽我。


三个人就这么僵在大厅里,好在时间晚了,也没什么人。


最后是James打破了平静,不着痕迹的向后退了一步。


“不用谢,应该的。”


他低着头,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陆荻娅笑了一下,拉着我就往里走。


我一边走一边向后看了一眼,心一下子软了下来。


James拎着外套,白衬衫被打湿了一半,头发也湿湿的,好像还滴着水。


他恋恋不舍的看着我,撞上视线又快速别过头,像是做错了什么。


Oh,上帝,这就像一只淋湿了的小狗一样。


不管怎么说,现在把他赶走都太不近人情了。


“丫丫~”


“我跟你讲你别心软,他打的什么主意你不知道?”


扯了扯陆荻娅的袖子,她停了下来,捧住我的脸,苦口婆心。


“你别真栽他们身上了,到时候后悔还来不及。”


我皱了皱眉,嘟起嘴,半撒娇般埋怨的说。


“那也是我乐意嘛,你好凶啊。”


她像是被气笑了,弹了一下我的脑袋。


“我是管不了你了,爱咋咋的吧。”


望着她离开的背影,我又一次有点不知所措。


但我还是选择了把James带回去。


钥匙插进门里,我拉开门,对面的门也拉开了。


陆荻娅满脸怒气的看着James,扔了两个东西过去。


“别欺负她!”


门又被猛的关上,我懵逼的看着James。


“先进去吧。”


James摸了摸口袋里的一个小小的塑料袋和一个小瓶子,嘴角勾了一下。


这个陆荻娅,倒是愿意成全我。


“你浑身都湿透了,快去洗个澡吧。”


我把James推进厕所,整理了一下房间。


隔了大概20分钟,James还没出来。


不是说男生洗澡都很快的吗,他怎么那么慢。


有些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我敲了敲门。


屋内传来一声碰撞声,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


“James?你还好吗?”


隔了一会,James的声音传来,带着点沙哑。


“没事,不小心摔了一跤。”


“啊?!”


我发誓,我当时真的真的只是关心他有没有出事,于是我推开了浴室门。



粮票解锁全文🚗🚗🚗


ohmnanon

新的lp已经出现,怎么能停滞不前!

新的lp已经出现,怎么能停滞不前!

Ccc.

James啊啊啊♥

lp的背!lp的腰!

♥♥♥

James啊啊啊♥

lp的背!lp的腰!

♥♥♥

静爱

欣赏一下13秒的小可爱(美男子)susu😘😘😘

欣赏一下13秒的小可爱(美男子)susu😘😘😘

Ccc.

又是想抢net的lp的一天!

James su也太好看了吧!!♥

又是想抢net的lp的一天!

James su也太好看了吧!!♥

伯明翰的小饼干🍪

[JOP]你好骚啊

上一篇:兄弟小剧场(2) 

下一篇:死吧狗男人! 


第三个学年也还算是平静的过去了。


每天就是上上课,和Oliver打情骂俏,和James搞搞暧昧。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怎么想的。


明明已经有了Oliver了,但还是禁不住James的撩拨。


心虚是肯定的,所以一放假我就回国了。


修罗场什么的,达咩,下学期的事下学期再说。


最后一个学年如约而至,功课剧增,社团也退了。


几乎是从开学以来,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图书馆和James办公室。...


上一篇:兄弟小剧场(2) 

下一篇:死吧狗男人! 


第三个学年也还算是平静的过去了。

 

每天就是上上课,和Oliver打情骂俏,和James搞搞暧昧。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怎么想的。

 

明明已经有了Oliver了,但还是禁不住James的撩拨。

 

心虚是肯定的,所以一放假我就回国了。

 

修罗场什么的,达咩,下学期的事下学期再说。

 

最后一个学年如约而至,功课剧增,社团也退了。

 

几乎是从开学以来,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图书馆和James办公室。

 

每次我要去找Oliver,总会被James找上。

 

我都怀疑他是不是在我身上装了监控。

 

“你都好久没跟我待在一起了。”Oliver从身后环住我。

 

我侧过头亲了他一下,手安抚的摸了摸他的头发。

 

“最近忙着毕业。”

 

“这才第一个学期,怎么就那么忙。”

 

揪了揪他的耳朵,我用一个吻搪塞他。

 

忽视了他眼中的危险,伸手摸了摸他的喉结。

 

在他的手伸到衣服里的时候,我推了推他。

 

“等会还要上课。”

 

他没有说话,把头埋进我的脖颈间。

 

“嘶,你怎么又种在脖子上。”

 

“方便别人看见。”

 

我笑了一下,大胆的掐了一下他的腰,嗔怪道。

 

“小狗。”

 

“你的小狗。”


下课以后,照常跟在James身后走进了他的办公室,但今天的氛围好像不大对。

 

“James,这个,我不是很理解。”

 

等了一会,没有回话,我诧异的抬头看去。

 

他看着我的脖子一言不发。


想刀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我心里一慌,伸手摸了一下。

 

“啊,是蚊子咬的。”

 

焯,我在说什么?秋天哪有什么蚊子?!

 

他也不恼,反而笑了一下。

 

“痒吗?”

 

慌乱的点了点头,我看向题目,试图转移话题。

 

“我知道一个不错的止痒方式,要试试吗。”

 

他伸手摸了摸,在上面按了一下。

 

就他这种状态,你看我敢拒绝吗?

 

无奈下我只好答应,心里忍不住期待。

 

“不要乱动哦。”

 

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凑了过来。

 

脖子上传来湿润的感觉,我下意识想后退。

 

动作被预判,James的手按住我的肩。

 

“说过了,不要乱动哦。”

 

我像躺在砧板上的鱼,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

 

James的动作很缓慢,像在品尝什么美味。

 

吮吸的感觉让我头皮发麻,大脑停止了思考。

 

要死了要死了,呜呜呜,救命,好心动是怎么回事。

 

“是不是感觉好点了。”

 

他抬起头,舔了舔嘴角。

 

我吞咽了一下口水,颤颤巍巍的点头。

 

氛围瞬间缓和了许多,我也没了心思问题。

 

“你刚刚要问什么。”

 

James戴上眼镜,坐回桌前。

 

怎么能只让我一个人难堪,这个死我务必作一下。

 

“你有想我吗?在纽约的时候。”

 

“有。”

 

几乎是毫不犹豫,我愣了一下。

 

“你呢?”

 

我顿了顿,看向James,不自信的用中文说。

 

“当然,日思夜想。”

 

他依旧看着我,像是认定了我会给他翻译。

 

深吸一口气,我轻轻说道。

 

“Every night, in my dreams.”


空气变得暧昧,我错开视线,看题。

 

“刚刚想问这道题。”

 

James拿过我手中的书。

 

“题目可以先放一放,我现在想知道,为什么会梦到我,嗯?”


“或者说,在你的梦里,我都做了些什么?”

 

我低着头不敢说话,又偷偷看了他一眼。

 

“别不好意思,我也梦到过你。”

 

这着实让我有点惊讶了,瞪大眼睛看着他。


“只不过,在梦里,我对你做的事,会吓到你。”

 

心跳漏了一拍,我一错不错的看着他。

 

这男人,怎么出去交流回来变得那么骚了?!


“或许,你愿意让我给你演示一下?”



静爱

susu呐,又憨又可爱又好看


susu呐,又憨又可爱又好看


伯明翰的小饼干🍪

[JOP]兄弟小剧场(2)

上一篇:你是不是有新欢了 

下一篇:你好骚啊 


“哟,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Oliver靠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音乐剧的海报。


可以带小家伙去看看,借着学术讨论约会。


“Nether最近还好吧,你知道的,她总是报喜不报忧。”


James一边修改论文,手机放在边上。


Oliver放下海报,心里一阵不爽。


“她挺好的,还交了男朋友。”


红笔在论文上戳了个洞,James拿起手机。


交了男朋友?交男朋友Oliver还那么轻松的说出来?  


“谁?”


“你猜。”


一个不好的预感...

上一篇:你是不是有新欢了 

下一篇:你好骚啊 


“哟,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Oliver靠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音乐剧的海报。


可以带小家伙去看看,借着学术讨论约会。


“Nether最近还好吧,你知道的,她总是报喜不报忧。”


James一边修改论文,手机放在边上。


Oliver放下海报,心里一阵不爽。


“她挺好的,还交了男朋友。”


红笔在论文上戳了个洞,James拿起手机。


交了男朋友?交男朋友Oliver还那么轻松的说出来?  


“谁?”


“你猜。”


一个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是你?” 


“不可以?”


Oliver想到James满脸阴沉,心情好了不止一点。


“我们还亲过了哦~”


电话被挂断,Oliver轻笑一声,把海报拍给Nether。  


James万分后悔自己答应来纽约交流,让Oliver钻的空子。


但只要还没结婚,那就还有机会。


不,就算结婚了,机会也很多。


想到学生时代他们的花招,他们共享的伴侣数不胜数。


他们一起狩猎了那么多次,这次的也不例外。


只是最后的猎物归谁。


想到Nether,James表情缓和了一点。


小狐狸,真不乖啊,看来我不能再心软了。



大概再过个两三章正文就完结了

然后就是两个结局再加上延伸番外🤔

战线拉的比较长🥲


伯明翰的小饼干🍪

[JOP]你是不是有新欢了

上一篇:混蛋!流氓! 

下一篇:兄弟小剧场(2) 


“你最近和损男关系不错啊。”


我和陆荻娅躺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我跟他在一起了。”


空气安静的出奇,大概过了1分钟。


“艹?!你说啥?你和他在一起了???”


陆荻娅弹坐起来,一只手撑在我头边上。


我心虚的点了点头,她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有点好笑。


“那,老詹呢???你不是说你对他有好感???”


“近水楼台先得月嘛,James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呢。”...


上一篇:混蛋!流氓! 

下一篇:兄弟小剧场(2) 


“你最近和损男关系不错啊。”

 

我和陆荻娅躺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我跟他在一起了。”

 

空气安静的出奇,大概过了1分钟。

 

“艹?!你说啥?你和他在一起了???”

 

陆荻娅弹坐起来,一只手撑在我头边上。

 

我心虚的点了点头,她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有点好笑。

 

“那,老詹呢???你不是说你对他有好感???”

 

“近水楼台先得月嘛,James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呢。”

 

她顿了一下,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

 

“你,你要是玩脱了别找我来哭诉!”

 

说完陆荻娅就背对着我躺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掰了掰她的肩,她没反应,

 

叹了口气,我拿出了绝招,戳了戳她的腰。

 

“丫丫~”

 

她突然起身,双手撑在我脸边,两膝跪在我身侧。

 

背着光,她看上去和平时的状态很不一样。

 

不止是不一样了,可以说是完全相反了,现在她浑身散发着压抑和暴躁的气息。

 

“荻娅?”我懵懵的看到她把头埋在我脖颈间。

 

过了好一会,她揉了一下我的脑袋,躺了会去。


我没敢说话,悄悄地看向她。

 

她喜欢Oliver?还是喜欢James?总不能是喜欢我吧。

 

“放心,我不喜欢他们,我只是担心你。”

 

陆荻娅看向我,手指搭在我的眼睛上。

 

“唉,男人都是很危险的,而且菲尔普斯他们…”

 

明显都很喜欢你,他们知道你脚踏两条船的话,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呢。

 

我看她没有再说话,凑过去蹭了蹭。

 

“那就不要他们了,我和荻娅在一起,嘿嘿。”

 

就算知道白棂诺说的在一起不是那个意思,但心跳还是漏了一拍。

 

陆荻娅的话我没怎么放在心上。

 

法治社会,他们还能做什么不成。

 

“James~”到了晚上我照常给James打了个语音。

 

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聊学习,我忍不住打听他在美国的生活。

 

“话说,我父亲也在纽约,那里好玩吗。”

 

“还好吧。”

 

我皱了皱眉,心里不大舒服。

 

“你敷衍我,肯定是有了新欢了。”

 

聊了几句我的话篮子打开了,脱口而出一句调侃。

 

说完我就后悔了,开口找补。

 

“不,我的意思是…”

 

“没有新欢,一直都只有你。”


我把手机扔到一边,把脸埋到床单里。

 

James怎么也,这么撩了。

 

“Nether?生气了?”

 

“没,没有。”

 

我颤颤巍巍的伸手拿手机,缩在被窝里。

 

电话里传来了笑声,我刚平复了一点的心情又波澜起来。

 

“那就是害羞了。”

 

“你怎么老欺负我。”

 

尾音带上些颤抖,是因为紧张。

 

“你好欺负啊。”

 

我深吸了一口气,心跳不住的加速。

 

“我,我想你了。”

 

“我也想你。”


他压低声音,充满吸引力。

 

Oliver的一条信息打断了暧昧的气氛。

 

心虚和慌张攀上心头,我打字回复。

 

“怎么不说话了,在打字?”

 

我手一抖,声音也带上了心虚。

 

“嗯,同学找我。”

 

一种奇怪的感觉在心底蔓开,紧张,心虚,刺激,害怕。

 

“那快去吧。”

 

“好,晚安。”

 

“晚安。”

 

挂了电话,我躺在床上,放空大脑。

 

怎么办,两个都好喜欢。



今天是双更 有空发出来😘😘😘


静爱

为james扛大旗了

😘😘😘

为james扛大旗了

😘😘😘

伯明翰的小饼干🍪

[JOP](伪)摆摊

这章是🚗🚗!!


人物设定

Oliver和James是伯明翰警长的儿子

(皮肤:叛逆少年+伪街溜子)21

Nether是当地赌场老板的女儿

(皮肤:叛逆少女+女高中生)18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们的,大概是在我16岁的那个暑假。


“我下场赌要给钱吗。”手里的打火机有下没一下的按着。


“小兔崽子别瞎玩给我赔了,到时候把你给卖了。”


我父亲是这个赌场的老板,他正焦灼的看着底下的赌桌。


“这两后生太吓人了,赔了好多了。”


我好奇的向下看去,两个橘色短发的英国少年。


他们今天包了场,和几个老客户对打,好像是对双胞胎。


一个穿着灰蓝色的衬衫,...

这章是🚗🚗!!


人物设定

Oliver和James是伯明翰警长的儿子

(皮肤:叛逆少年+伪街溜子)21

Nether是当地赌场老板的女儿

(皮肤:叛逆少女+女高中生)18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们的,大概是在我16岁的那个暑假。


“我下场赌要给钱吗。”手里的打火机有下没一下的按着。


“小兔崽子别瞎玩给我赔了,到时候把你给卖了。”


我父亲是这个赌场的老板,他正焦灼的看着底下的赌桌。


“这两后生太吓人了,赔了好多了。”


我好奇的向下看去,两个橘色短发的英国少年。


他们今天包了场,和几个老客户对打,好像是对双胞胎。


一个穿着灰蓝色的衬衫,一个穿着灰绿色的衬衫。


下身是一条黑色的紧身裤,裤子边上还吊着两条白皮带。


哇哦,还挺潮的嘛,长得也挺帅。


(形象参考→太太的画  )


我吹了记口哨,得到了我父亲的一记眼刀。


撇了撇嘴,手肘撑在玻璃围栏上,我继续打量着赌桌上的两人。


那个灰绿色的把袖子卷了起来,撩了撩头发。


另一个的像是收到了暗号,替了他。


灰绿下场了,半躺半靠在边上的沙发中。


随手拿过一瓶饮料,也不怕里面有毒,直接喝了。


液体顺着嘴角滑落一些流到衣领下,我看的出了神。


吞咽了一下口水,我又去看他的脸。


突然对上一双绿色的眼睛,手里的打火机个没拿稳掉了下去。


啊,新买的。


心疼归心疼,但我没能移开我的视线。


好奇怪,有种,被盯上的感觉,成为猎物了吗。



中间过程粮票解锁(只收粮票真的不是很贵吧)



自那次以后父亲就不让我去赌场了,但从发小口中,我还是知道了那两个人也被列入赌场黑名单。

 

“最近学校边上来了对双胞胎。”

 

“是啊,长得还挺帅的,就是看着太高了,怪吓人的。”

 

双胞胎?高?难道是他们?

 

那个暑假赌场里的经历常常在午夜出现在我梦中,最后都会停在被按在桌子上的那一刻。

 

话说,再过几天我就18岁了啊。

 

放学后我打听了一下,确认了那对双胞胎常出现的地方。

 

有点偏僻,不好蹲人,到了晚上很少有人经过。

 

乔装打扮了一下,我拿着报纸坐在街边的椅子上。

 

没多久我就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他们穿着西装,看上去很正式。

 

嚯,两年没见,行头倒是成熟了不少。

 

他们拐进一个口子, 没过一会 又出来走了。

 

我反复确认后走过去看,一个死胡同,口子处有几根烟头。

 

走进去,尽头是里几个纸箱。

 

打开看了一下,都是情(感)趣(事)用品,什么猫猫,什么兔兔。

 

心里一个危险的想法慢慢发芽萌。

 

生日那天我拒绝了父亲的邀请,不过就是过去给点钱再送几套房。

 

从下午我就开始准备,在巷子尽头放了几个垫子,还有一些必要物品。

 

回到租房,我有些紧张。

 

到了晚上,我带好猫耳朵,将猫尾巴放在身后。

 

又戴上项圈和口罩,穿了件白色的裙子。

 

把事先写好的牌子放在巷口,确认了一下上面的内容不会引起疑心。

 

坐到垫子上,等待着巷口的人出现。

 

“午夜小猫(撸猫!真的只是撸猫!)服务,一人一百,不限次数?”

 

大概过了一会,便传来了声音。

 

我抬头望去,昏暗的灯光下他们的头发好像变成了棕色。

 

一个穿着米色的西装,另一个穿着深蓝色。

 

要不要邀请他们一下,但是说话的话会不会暴露,他们还记得我吗。

 

紧张让我没有注意到交换着眼神的两人,满脸计划得逞的样子。

 

“喵~”



粮票解锁全文(别再封了求求了老福呜呜呜呜)

伯明翰的小饼干🍪

[JOP]他什么时候回来

上一篇:聊天记录 

下一篇:混蛋!流氓! 


圣诞节晚会的表演顺利进行,我在学校也小小出名了一下。


假期回来以后许多同学在路上遇到我都会和我打招呼,大多带这些调侃的眼神。


至于为什么,大概是因为我和Oliver的舞台效果比较好吧。


当然这也给我带来一些麻烦,学校论坛上出现许多关于我的帖子。


好的坏的都有,还有人说我脚踏两条船。


我耸了耸肩,没有理会。


Oliver却郑重其事的来跟我道歉,说影响到了我的生活。


这种高情商的男生谁不爱?...


上一篇:聊天记录 

下一篇:混蛋!流氓! 


圣诞节晚会的表演顺利进行,我在学校也小小出名了一下。

 

假期回来以后许多同学在路上遇到我都会和我打招呼,大多带这些调侃的眼神。

 

至于为什么,大概是因为我和Oliver的舞台效果比较好吧。

 

当然这也给我带来一些麻烦,学校论坛上出现许多关于我的帖子。

 

好的坏的都有,还有人说我脚踏两条船。

 

我耸了耸肩,没有理会。

 

Oliver却郑重其事的来跟我道歉,说影响到了我的生活。

 

这种高情商的男生谁不爱?

 

James则是问我是否会介意,在得到否认的答案以后露出转瞬即逝的喜悦。

 

怎么说呢,两个人对这件事的反应都能让我心动。

 

第二学年我就在纠结的心理中度过了剩下的时光。

 

假期我在校外租房,由于经济都是Thor包了,我也不用去打工。

 

外公说外婆的精神不大好,让我别去烦他们。

 

所以这个暑假依旧是我一个人屯在家里。

 

在临近开学的时候我收到了James的电话。

 

“我新学年要去美国做交流。”

 

我们坐在咖啡厅里,店内放着没有歌词的轻音乐。

 

“你们大概会换一个老师,有什么事的话可以跟我说。”

 

可是我是以什么身份呢,来跟James说这些。

 

“如果我想你了,你会…”

 

你会回来吗?

 

脱口而出的话说了一半,剩下的被理智吞了回去。

 

“什么?”

 

我对上他的眼睛,又很快移开视线。

 

“我是说你去了美国,我可以在手机上问你问题。”

 

James点了点头,没有追问下去。

 

在几个月后他万分后悔自己的心软,放过一个慌张的小狐狸。

 

新学期James果然走了,来的新老师是个实习生。

 

“这咋学啊,和老詹根本没法比,还压榨我们。”

 

陆荻娅趴在图书馆的桌子上,小声吐槽。

 

我苦笑了一下,大概是受论坛的影响,新老师对我的偏见很大。

 

别人问他问题他虽然可能答不上来,但至少还会听。

 

轮到我有时候不听,有时候会阴阳怪气的说些嘲讽的话。

 

上课也是,时不时的内涵。

 

真就,好幼稚啊,难不成被别人脚踏两条船过?

 

知道真相是在一次社团活动。

 

那天Oliver说是校外有表演,可能会晚来或者到不了。

 

几个大四的学长也忙于毕业,组织社团的任务落到了我头上。

 

说完我的计划以后,下意识问了一下有没有什么意见。

 

“你是怎么当上副社长的啊,不会是靠着你的脸吧,这什么破活动啊。”

 

我愣了愣,看向后排的一个男生。

 

上学期和我表白,被我拒绝了。

 

“长得也不怎么样啊,眼睛眯的像一条线,身材嘛,也一般性。”

 

轻佻的语气,像是在评价什么夜店的小妞。

 

“你他妈怎么说话的,活腻歪了,老子打的你满地找牙。”

 

陆荻娅比我的反应还要快,站起来就要过去打他。

 

那男生虽然听不懂中文,但看这架势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

 

“恼羞成怒啊,被我说中了?”

 

“那请问你有什么更好的想法吗。”

 

我垂眸,在垫板上烦躁的划了两条线。

 

“我又不是社长…”

 

“既然没有就闭上你那张几十年没刷牙的嘴巴,还有把你丢进马桶里的脑子捡回来,再把你的眼睛擦干净一点,没有想法就不要逼逼赖赖,这样只会显得你无比的低级以及无知。”

 

大概是第一次见我骂人,大家都愣住了。

 

陆荻娅冲我吹了声口哨,做了个鼓掌的动作。

 

我笑了一下,吸了口气,又说道。

 

“如果你觉得在大庭广众下,把你那些龌龊的幻想说出来能让我感到难堪的话,那我很抱歉的告诉你,我并不会。”

 

“我不去与那些风言流语争辩是因为没有那个必要,何必为了这种事降低自己的身价,清者自清,我一直以来都是用行动来证明我的人品,希望你能够理解。”

 

其实不去争辩的理由并没有那么冠冕堂皇,我只是不喜欢把自己暴露在众人的视线里。

 

脑海中闪过儿时的阴影,我闭上眼揉了揉太阳穴。

 

坦白说,我不想面对这种场面,我开始想念Oliver。

 

他什么时候回来,我要撑不住了。

 

“你,我要告诉我哥,让他把你的专业分全扣光!”

 

我再次愣住了,脑海中浮现起新老师的那张脸。

 

原来如此,难怪看着眼熟。

 

一时间我不知该说什么,说不在意那是假的。

 

他什么时候回来,为什么把我一个人留在这。

 

我再次懦弱的想起Oliver,同时想起了我的前私人导师James。

 

台下的众人窃窃私语,让我想要逃离。

 

门口传来一阵鼓掌声,我应声看去。

 

Oliver…

 

“说的真好啊,清者自清,我们要远离小人,也不要被小人的话影响。”


他走过来,一只手搭在我的肩上。


一身西装,一看就是刚回来。

 

我低下头,感受着肩上的热量,放松了浑身的警惕。

 

“这位先生,我想你没有必要再留在我们的社团了,回家找你的哥哥去吧。”

 

最后的讽刺让我忍不住笑了一下,用力抱了抱怀里的垫板。

 

手指隔着初秋的衬衫摩擦了一下我的肩膀,像是在安慰我。

 

“请你喝下午茶?”

 

下课后Oliver轻声询问。

 

我看向他的眼睛,想起那个有点昏暗的排练室。

 

“我想成为你的,情绪垃圾桶。”

 

“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