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james franco

8609浏览    233参与
罗伯特与邦妮

【老三部曲|绿虫】风暴眼

Summary:哈利的家里有一张他和彼得还有玛丽简在溜冰场的三人合照,这是合照背后的故事,关于哈利唯一一次难以抑制的疯狂。

本文灵感来源:https://eve16.lofter.com/post/1cce11b5_1c8fd4b63 

新手写同人,文笔不佳,人物OOC,望见谅。

———————————————————————

“所以你的新工作就是帮蜘蛛侠拍照?”哈利拿着号角日报的报纸,上面头条版面刊登着蜘蛛侠的巨幅照片,照片上面则是“蜘蛛侠和绿魔联手破坏嘉年华”的黑字标题。

彼得点了点头,然后把他和哈利一周的脏衣服都一一放进洗衣筐里,“你知道学校里有很多事,我需要一份自由...

Summary:哈利的家里有一张他和彼得还有玛丽简在溜冰场的三人合照,这是合照背后的故事,关于哈利唯一一次难以抑制的疯狂。

本文灵感来源:https://eve16.lofter.com/post/1cce11b5_1c8fd4b63 

新手写同人,文笔不佳,人物OOC,望见谅。

———————————————————————

“所以你的新工作就是帮蜘蛛侠拍照?”哈利拿着号角日报的报纸,上面头条版面刊登着蜘蛛侠的巨幅照片,照片上面则是“蜘蛛侠和绿魔联手破坏嘉年华”的黑字标题。

彼得点了点头,然后把他和哈利一周的脏衣服都一一放进洗衣筐里,“你知道学校里有很多事,我需要一份自由又不会被随便开除的工作。”心里松了口气,毕竟他可不擅长对哈利撒谎,这个场景他心里演练过无数遍了,他每次都告诫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定要自然。

“可是他这种神秘人怎么会同意你来给他拍照,而且你还把照片卖给写他坏话的死对头。”哈利转过来看着彼得,手里拿着的报纸的头版版面也落进彼得的视线。

“我是……很碰巧地遇到了他,刚好我去那条街出了点事,他去帮忙了,我就拍了几张,”彼得把洗衣篮放在一边,端起一旁的杯子,假意绕到哈利身后的桌子上倒水喝,其实是想回避和哈利直接的眼神交流以及报纸上的黑字标题,“就那次之后他来找我,让我担任他专门的摄像师。”

彼得喝了口水来掩盖自己的心虚,“他真的很奇怪,丝毫不介意我把照片卖给JJJ,可能他并不在乎媒体的说法,只是想好歹让自己看起来帅一点吧。”

“嗯……是挺酷的。”

彼得对此的说辞只准备到这里,如果哈利再深究下去他只能用“不知道”类似的答案来含糊打发,但还好哈利看起来并没有再疑惑纠结了。

当彼得觉得放心地瞒过哈利时,哈利把报纸摊开指着上面的照片问,“这么高的照片你是怎么拍的?”

这可不能用“不知道”来回答。

“有时候我们会提前说好他会在哪里现身,我提前找好地方蹲点。如果是太危险的地方我就给他推荐几个好角度,然后他用蛛丝把相机网在一个地方开定时。”这可有一半是实话,彼得想到。

“你们配合得还挺默契。”哈利将报纸拍在桌面上,蜘蛛侠就好像透过面罩在桌面上盯着天花板看,彼得彻底地松了一口气。

让彼得胆战心惊的一次谈话对当时的哈利来说不过是和彼得同居时的一个个闲暇惬意下午中聊到的一个有趣话题而已。

只不过现在这个话题变得十分沉重了。

哈利坐在溜冰场的边缘的阶梯上,带来的冰鞋放在脚旁,身旁都是往来的嬉笑打闹,显得沉默的他格外心事重重。

“哈利,我刚刚给彼得打了电话,他快到了。”已经穿上冰鞋的玛丽简从冰场另一边滑了过来。

“嗯。”哈利点了点头。

玛丽简站在一旁也没有另起话头,和哈利一样沉默着。自从诺曼去世后,哈利就这样闷闷不乐着,这次外出溜冰都是为了陪他散心,她和哈利分手后还是朋友,她也很乐意看见哈利恢复成以往的状态,但是这不代表她能和刚分手的前男友独处聊天。她表面平静,心里却是焦急得不得了。

彼得终于出现了。

“对不起,我来晚了,报社……报社有点事耽误了,”他喘息着,一副很累的样子,“我被JJJ说教了好半天。”

“来了就好。”玛丽简笑着,如释重负,“你们快穿好鞋,我先过去了。”

她明白她得留点空间给他们俩,如果彼得都做不到让哈利走出来那没人可以做到了。

彼得坐在哈利旁边,打开自己的背包,里面的红蓝战衣赫然显目,彼得连忙拉上拉链,将背包放在另一侧,悄悄地把冰鞋拿出来,他用余光瞥了一眼哈利,他在穿鞋,还好他并没有注意到什么。

“你从报社赶过来的?”

“啊……是的,你知道JJJ的性格,我被他数落了好久。”彼得一边说着一边穿着冰鞋,他现在说谎比以前熟练多了,长期在两个身份之间切换自如,五分钟之前他还戴着面罩在纽约上空飘荡翻滚厮杀,现在却穿着冰鞋打算滑冰,悠闲如此。

当彼得慢慢站起来打算感受一下平衡时,早已穿好冰鞋的哈利突然用力一掌从背后将彼得推了出去,这突如其来的冲击让彼得差点重心不稳倒地,幸好他稳住了,虽然他的蜘蛛感应对哈利无效不能做出反应,但这么久的实战经验也教会他要随时保持警惕,彼得顺着惯性往前了一大段,然后迅速转身,刚好和跟上来的哈利面面相觑。

他本以为哈利只是开个玩笑捉弄他,结果哈利很不满地说。

“是因为你没拍好蜘蛛侠的照片吗?”

彼得愣住了,又顺着刚才转弯的力道自动往后退。

“哈利,我……”

自从诺曼死后他们都很谨慎聪明地避开了这个话题,在彼得看来不去面对就是最好的办法,因为他就是蜘蛛侠,他无法解决这个问题。

而在哈利看来,在诺曼葬礼上,他对彼得说,他发誓他一定要蜘蛛侠血债血偿的时候,彼得却只有无尽的沉默,蓝色的眼睛甚至不敢直接看着他,这就代表彼得不会做出任何偏向一边的抉择,他不会为了自己完全背离蜘蛛侠。

彼得会像他一样全身心地去痛恨一个人吗,汤普森那些人他都可以忍受这么久,拳打脚踢还是冷嘲热讽都永远一副低着头不说话的样子,这么多年就只有那天那么一拳的发泄。小时候彼得鼻青脸肿地走出校门遇到等人来接的哈利,哈利拦住他焦急地问“这是谁干的?”而心里却万般无奈地想“你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然而成年的哈利不会像小时候那样知道答案还要刨根问底了,在葬礼上他主动做出了选择,对彼得说,幸好还有你,然后抱住了他,将这一切都暂时回避过去。

“全纽约的人都被他骗了,他害死我父亲逍遥法外,你却还靠他吃饭。”哈利之前回避了太久,久到自己最好的朋友都不对劲了才发现问题。之前所有人劝他说不要再沉溺痛苦了,要走出来,试着去解开心结。

那就在这里解开吧。

没有障碍物,不能逃避,完全敞开在阳光下,在人来人往的溜冰场,他逼迫彼得直面这个问题。

“哈利,我知道你失去父亲很难过,但是……”彼得紧张得舔了舔嘴唇,但是什么呢,不管是彼得帕克还是蜘蛛侠他都无法为自己辩解。

听到这标准的彼得帕克作风式的回答,哈利摇摇头笑着,将双手放在大衣口袋里,一个滑步越过了彼得,说,“你以前都不会迟到的,彼得。”

彼得不明所以地转身跟在哈利身后,对哈利这副阴晴不定的样子感到不解,但还是顺着他的话茬下去,毕竟今天的主题就是为了安抚他,“我很抱歉,哈利。我是因为工作,最近太忙了。”

当彼得觉得气氛要缓和下来庆幸哈利不再跟他讨论蜘蛛侠的时候,他又听到哈利以另一种他从未听过的语调说话。

“不光是这个,你不是喜欢玛丽简吗。”

这句话精准地刺到彼得心里最隐忍又是最敏感的地方。

“她都跟你告白了,你为什么不答应。”哈利慢下速度逐渐和彼得并行,四条弯曲的线痕在冰面上隐隐约约。

“你不是从四年级就开始喜欢她了么。”哈利又往前逼近了一步。

彼得更加恍惚,他和哈利逐渐漂移到冰场中心却好像一直游离在一个不知名漩涡的边缘,快被卷进去了。

“跟她没有关系。”彼得窘迫又困惑,直接逃避掉这个问题,同时不自觉地加快了点速度,要逃离这个漩涡。

两人快滑到冰场中心,那里有一抹夺目的红色。

“跟玛丽简没有关系。”哈利重复了一遍彼得的话。

在天空冰面的辉映下,玛丽简的红发显眼又漂亮。彼得想减慢速度慢慢靠近那抹红色,他现在不能和哈利单独待在一块,他就像没有人控制的冰鞋,不知道会滑向什么方向,今天实在太奇怪了。哈利却突然抓住了他的手将他拉开,远离了中心的玛丽简,彼得的冰鞋刀刃在冰面上划出一个弧度,他顺势滑到哈利的眼前,两人又因为这突然的动作被带着转了两个圈,彼得觉得有些天旋地转。

“跟蜘蛛侠有关系,对么?”

“就是从蜘蛛侠开始,你一切都变了。”

他从来没和哈利离这么近过,他有点眩晕,哈利仍然抓着他的手向前,越过了中心,滑向另一个边缘。

哈利承认虽然他和彼得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但是他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彼得帕克,他看不透他,他在高中会帮他打架同时又厌恶着他的逆来顺受,彼得出手打汤普森的那天,哈利很为他开心想走上去夸赞他,但随之又有大片莫名的情绪蔓延开来将彼得错开他离去的身影瞬间吞没。

既然可以出手又何必忍那么久呢。

哈利一直觉得彼得好像一直过着默认选项的人生,从小到大只喜欢过一个女生,只有他一个朋友,戴着眼镜做着最古板的书呆子,受欺负就受欺负,从来没有改变过。

如果有一天他想通了,像打汤普森那样,像取下眼镜那样想通了,迈出了前所未有的第一步,那他的默认选项就不存在了。

彼得从未像现在紧张,就算现在荡回去在市政楼下跟恐怖分子打一架都不会像现在这样危急。

难道哈利都知道了吗?

“别告诉哈利。”

彼得的眼睛倒映着诺曼倒在绿色滑翔翼上的情景。

在彼得思索如何掩饰这一切时,哈利又用力一甩手让彼得转身,彼得不由自主地跟着冰鞋连连后退,最后背对撞在了边栏上,对于蜘蛛侠来说这种冲撞算不了什么,一点也不痛,但是哈利的双手也随之放在边栏上,边栏和哈利形成了一个小型空间把彼得套住,然后进一步圈紧,哈利高他太多了,他感觉被逼到角落,前所未有的压迫感以及愧疚感致命地席卷着他。

他和哈利来到了边缘,卷进了漩涡中心。

“全纽约有那么多名人变态疯子可以拍,为什么偏偏是蜘蛛侠。”

这个问题好熟悉,他好像也问过自己。

全纽约有那么多人,为什么偏偏选中他被那只蜘蛛咬。

我的天赋,我的诅咒。

“我说过了,哈利,因为我碰巧遇到了他,我只是需要一份工作。”彼得被现在混沌场面搞得不知所措,下意识地顺着之前的谎言走。

“他杀了我父亲,彼得,所以你要站在杀人犯那边吗?你要选择他那边吗?”哈利紧抓住边栏,青筋若隐若现。

哈利在俯视他,从哈利的视角来看,自己的表情神态一览无遗,清清楚楚。

那就说真心话吧。

哈利真的在观察他,他可以看见彼得的眼睫毛一上一下,他的鼻翼到鼻尖,再到嘴角,然后唇瓣,还有他准备开口时下意识舔向下嘴唇的舌尖。

“我从来都没有站在蜘蛛侠那边,哈利。”

彼得的嗓音很特别。

“我没有想过背弃你。”

软糯,哈利只能想到这个形容词,正如彼得以往的性格,但是哈利逐渐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了,他从来没靠彼得这么近过。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哈利觉得自己发疯了,感觉到他的不安与愤怒在慢慢消退或者说他自行屏蔽了所有情绪,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

他想亲下去。

他想吻他。

“你相信我吗?”彼得突然抬起头,哈利看见彼得的蓝眼睛。

漂亮深邃,如同汪洋一样包容着一切,他在里面看见了他自己。

蓝眼睛里的倒影点了点头。

已经快到黄昏,今天的约会将要结束,玛丽简觉得哈利的神情没有来的时候那么紧绷,顿时放松了不少。

果然只有彼得才能做到。

“彼得,你从报社过来的应该带了相机吧。”

“嗯,带了。”

“我们拍一张吧,三个人难得出来一次。”

“好啊。”

咔嚓。

哈利从满地的玻璃渣里爬起来,整个口腔都充满了血腥味,曾经的挚友讥讽地看着他,“你就这点本事吗?”他的自尊心完全受到了侮辱,冲过去狠狠揍了彼得一拳,彼得也豪不留情地回击了他一脚,整个房间翻天倒地,如同他的人生。

哈利倒在矮桌上,彼得紧跟而来地压住他,然后把他的头用力地撞向桌子。哈利头晕目眩,一片空白,不自觉地往左边地上看了一眼,那个原本摆在桌子上的合照掉了,相框玻璃碎了,裂痕刚好在他和彼得中间。

他的目光移到眼前这个性情大变的彼得。

彼得就是蜘蛛侠,他一开始就做出了选择,抛弃了默认选项。

“你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总之不在哈利奥斯本这里。

他哑然一笑。

当初就应该亲下去的,他现在居然有点后悔。

砰。

跟在哈利身后的老管家关上了房门,刚从医院回来的哈利竟然还有不习惯家里的味道,各个房间的残局都已经收拾好了,里里外外修复得和以前一样。但他没找到那个合照,结果在沙发下面发现了它,应该是他和彼得打斗的时候不知道谁又把它给踢进去了。

说来真是好笑,严谨能干的老管家整理的时候居然遗漏了这个,哈利看着相框玻璃的裂痕,这是这个家里唯一一个没有被修复的东西。

但是哈利不能笑,一笑就在提醒他,他的右半边脸是麻木的。

他把合照立在了旁边的桌上。

啪。

相框后面的立板差点夹着哈利的手指,他又拿起了这张破裂的合照,发现三个人都笑得很自然开心,玛丽简那天度过了一个愉悦的下午,她还以为哈利完全从丧父阴影中走出来了所以她当然开心。而他和彼得,明明拍照前的几个小时他还在边栏上把他逼到角落里让他做一个选择。

当时的他怀揣着蜘蛛侠说不定是彼得帕克的男朋友这样可笑的想法在逼问他。

是憎恨吗。

像彼得错开他若有所思地走远的那个身影拉长蔓延的情绪。

不是憎恨。

他刚刚赶走了请求帮助的彼得,说他不配他的帮助,但是他不恨他。

难以揣测把控的情绪,像那天在冰场上的他们,滑到角落却卷进漩涡,不由自主。

“你相信我吗?”

他需要理清些东西。


“别以为这样做我就会原谅你。”

蜘蛛侠救下了他,然后一言不发地去阻止实验失控的章鱼博士,而就在前几分钟他以为彼得一言不发地扔下他跑了。

彼得没有走,是彼得救了他。


蜘蛛侠与绿魔联手破坏嘉年华

虽然当时他被砸晕了但他清楚是谁破坏了嘉年华。


“你的父亲想杀我却害死了他自己。”

他失忆了,是彼得送他去的医院。


“为我报仇。”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让蜘蛛侠血债血偿。”

“你相信我吗?”


哈利看着合照,其实只是玻璃裂了,里面的照片还是完好的。


十几分钟后,一颗南瓜炸弹向沙人掷去,随着一声轰隆的爆炸声,一个绿色的身影飞刺而来。

“哇,简直酷毙了。”马修揉了揉眼睛,仔细望着那个绿色身影。

居然有踩着滑板飞行的超级英雄诶,他在心中兴奋大喊。

马修看见这位超级英雄和蜘蛛侠握了握手,不是表示礼貌的那种握手,而是像他在学校跟别人掰手腕的那种手势,但那也是他和他朋友见面表示力挺的手势,然后两个人飞向旁边的废弃大楼区离开了他的视野。

第二天早上他看见他爸爸订的早报上说蜘蛛侠已经把毒液和沙人铲除了,接下来几个星期他都在陪爸爸看新闻报纸,期待着那位蜘蛛侠的盟友再度现身。

可惜,他之后再也没听说过关于那位绿色英雄的任何消息。


END



温馨提示:

我并不会滑冰,所以滑冰部分是凭感觉写的。

虽然我不会滑冰,但是也知道本文中的行为是相当危险的。

所以请勿模仿文中行为,不要在溜冰场争风吃醋。


谢谢你愿意看到这里。


罗伯特与邦妮
【老版绿虫同人剪辑】同谋|一个...

【老版绿虫同人剪辑】同谋|一个狗血黑化的爱情故事

B站链接:快来看新鲜的绿虫粮 

哈利经历了好友的多重背叛后与沙人毒液联手消灭蜘蛛侠却留下了彼得帕克

嘿嘿嘿其实剧情和电影基本一致,就是改了一下结局,哈利在同人剪辑死了八百遍了,让他彻底黑化活一次吧

其实是因为up主最爱黑化哈利然后觉得恨蜘蛛侠然后爱彼得帕克这种设定实在太带感了

老绿虫真的酸爽狗血,要啥有啥,我还能在坑底嚎一万年。四分钟的歌塞得满满的,全部都是我对老绿虫的爱

两个白月光本命CP李托和绿虫,我都产了粮剪了长歌,真的十分满足,2020年继续在坑底躺平。


【老版绿虫同人剪辑】同谋|一个狗血黑化的爱情故事

B站链接:快来看新鲜的绿虫粮 

哈利经历了好友的多重背叛后与沙人毒液联手消灭蜘蛛侠却留下了彼得帕克

嘿嘿嘿其实剧情和电影基本一致,就是改了一下结局,哈利在同人剪辑死了八百遍了,让他彻底黑化活一次吧

其实是因为up主最爱黑化哈利然后觉得恨蜘蛛侠然后爱彼得帕克这种设定实在太带感了

老绿虫真的酸爽狗血,要啥有啥,我还能在坑底嚎一万年。四分钟的歌塞得满满的,全部都是我对老绿虫的爱

两个白月光本命CP李托和绿虫,我都产了粮剪了长歌,真的十分满足,2020年继续在坑底躺平。


罗伯特与邦妮

通过爱奇艺版本发现新虐点

在爱奇艺重温蜘蛛侠发现和我之前看的版本有些出入,原先还以为爱奇艺版本是删减,后来经过比对,是版本不同呢。

之前一直看的版本是毁容后的哈利拒绝彼得的请求后通过管家得知父亲死亡真相,但是爱奇艺版本并没有这一段,是哈利赶走彼得后拿起了桌上的三人合照。

所以按照爱奇艺版本的话,哈利并不知道真相而是看到合照后还是选择直接去帮助彼得了😭

然后哈利和黑虫对峙这段也有点不一样,爱奇艺版本如P3

我的心情难以平复,我这十几年一直看的都是前一个版本,淦啊这什么远古大刀直接捅来啊qwq


通过爱奇艺版本发现新虐点

在爱奇艺重温蜘蛛侠发现和我之前看的版本有些出入,原先还以为爱奇艺版本是删减,后来经过比对,是版本不同呢。

之前一直看的版本是毁容后的哈利拒绝彼得的请求后通过管家得知父亲死亡真相,但是爱奇艺版本并没有这一段,是哈利赶走彼得后拿起了桌上的三人合照。

所以按照爱奇艺版本的话,哈利并不知道真相而是看到合照后还是选择直接去帮助彼得了😭

然后哈利和黑虫对峙这段也有点不一样,爱奇艺版本如P3

我的心情难以平复,我这十几年一直看的都是前一个版本,淦啊这什么远古大刀直接捅来啊qwq



Rrren
18歲的時候,艾倫金斯堡意識到...

18歲的時候,艾倫金斯堡意識到自己愛上傑克凱魯亞克,他開始寫很多關於凱魯亞克的情詩,1972年的陽光訪問裡他坦言,他在一個晚上跟凱魯亞克告白「傑克,你知道我愛你,我真的很喜歡男人,我想睡你。」,凱魯亞克看起來很困惑,但金斯堡覺得「傑克不會拒絕我的」,「真的,他會接受我的靈魂,所有悸動、甜蜜、憂慮、陰暗、憂傷、喜悅、歡欣和對道德的瘋狂理解……」,金斯堡和凱魯亞克是真正的soulmate,最後他們兩個試著做了,金斯堡回憶「那是一種甜蜜、平和的感覺。」

1946年,金斯堡和凱魯亞克認識了尼爾卡薩迪,這件事永遠改變了他們寫作之路,金斯堡立刻愛上那個狂野、年輕的男人。卡薩迪是偏執的「行動派」,為了從一個地...

18歲的時候,艾倫金斯堡意識到自己愛上傑克凱魯亞克,他開始寫很多關於凱魯亞克的情詩,1972年的陽光訪問裡他坦言,他在一個晚上跟凱魯亞克告白「傑克,你知道我愛你,我真的很喜歡男人,我想睡你。」,凱魯亞克看起來很困惑,但金斯堡覺得「傑克不會拒絕我的」,「真的,他會接受我的靈魂,所有悸動、甜蜜、憂慮、陰暗、憂傷、喜悅、歡欣和對道德的瘋狂理解……」,金斯堡和凱魯亞克是真正的soulmate,最後他們兩個試著做了,金斯堡回憶「那是一種甜蜜、平和的感覺。」

1946年,金斯堡和凱魯亞克認識了尼爾卡薩迪,這件事永遠改變了他們寫作之路,金斯堡立刻愛上那個狂野、年輕的男人。卡薩迪是偏執的「行動派」,為了從一個地方流浪到另一個地方,他願意捨棄所有,包含妻子和朋友,他也是一個有陰暗面的虐待狂,以身體和情感折磨金斯堡為樂,金斯堡「把他們關係的痛苦轉化為藝術的狂喜」,如果他遭到虐待,他就會受到啟發而寫詩。卡薩迪是金斯堡《嚎叫》的主要靈感,卡薩迪是這首詩的性愛英雄,是「丹佛的阿多尼斯」,阿多尼斯是一個希腊神話人物,像徵男性的青春和俊美。

金斯堡最長的一段戀情是與彼得奧洛夫斯基,直到死亡將他們分開。1954年當金斯堡第一次看到拉維涅畫的奧爾洛夫斯基的肖像時,他就愛上了畫中這個有著金色頭髮和迷人微笑的小男孩,皮格馬利翁的傳說成真了。奧洛夫斯基一開始是異性戀,和金斯堡做愛後哭了。金斯堡寫了一首詩《Malest Cornifici Tuo Catullo》,向凱魯亞克描述他擁有彼得後的內在變化:

我是快樂的凱魯亞克,你的瘋子艾倫
我終於找到一隻新的小貓
還有我對永恆男孩的想像
走在舊金山大街上
很帥,和我約在自助餐見面
和愛我……

(配圖是2010年的電影《嚎叫》的劇照,詹姆斯弗蘭科飾演艾倫金斯堡)

宋小易

【翻译】James Franco-爱在River

[图片]

        我是在迈克舅舅家看的《伴我同行》,他家在俄亥俄州的Shaker Heights。当时我大概12岁,和电影中的男孩子们年纪相仿。迈克现在已经有两个孩子,而且都长大成人了,但当时还没有。看完电影后,我们又听了最后Richard Dreyfuss的旁白,他以成年男人的身份讲述自己少年时的经历,少年的他是由Will Wheaton所饰演。他讲述了River Phoenix所扮演的角色ChrisChambers怎么振作起来,成为了一名律师,结果因为在麦当劳阻止一场持刀打斗而被杀,英年早逝。迈克说:...



        我是在迈克舅舅家看的《伴我同行》,他家在俄亥俄州的Shaker Heights。当时我大概12岁,和电影中的男孩子们年纪相仿。迈克现在已经有两个孩子,而且都长大成人了,但当时还没有。看完电影后,我们又听了最后Richard Dreyfuss的旁白,他以成年男人的身份讲述自己少年时的经历,少年的他是由Will Wheaton所饰演。他讲述了River Phoenix所扮演的角色ChrisChambers怎么振作起来,成为了一名律师,结果因为在麦当劳阻止一场持刀打斗而被杀,英年早逝。迈克说:“我以后再没交过像12岁时的这些朋友。”(译者注:此处疑为笔误,这句为剧中台词,Will Wheaton所饰演的Richard所说)。这话在某种程度上对许多人都适用。那样既纯洁但又开始探索世界的年纪,开始向成年生活探出一点点头的岁月,这也正是电影的主题:四个男孩去野外探险,要去找一具尸体,一路上他们唱着当时(50年代)的流行音乐自娱自乐,讨论着流行音乐的偶像,超人和mighty mouse如果打一架谁会赢,还有米老鼠俱乐部的年轻女演员Annette Funicello日益丰满的胸,这差不多涵盖了对孩子来说广阔狂野的青春期他们最感兴趣的事物。这部电影也极好地反映了当时的生活,许多人会因此想起自己即将成年的那段时光而为它所触动。(电影拍摄于1980年代,但时代背景设于1950年代,就像《怪胎与书呆》拍摄于2000年代,但时代背景是1980年代一样。译者注:James Franco参与演出了《怪胎与书呆》。)

        但对我却不尽如此。我当时不仅被电影中的人物所吸引,我还被演员所吸引,尤其是River,他扮演了一个小刺头,但又并非毫无心肝。他扮演的是学校里有名的坏小子,而不是史蒂夫·金以自己为原形所创作的Richard。虽然Richard极其擅长讲故事,能编出来男孩在吃披萨大赛上大快朵颐的笑话,但是River有种难以言说的魅力,他所呈现出来的角色要比其他人聪慧明智得多。我想和River的角色Chris Chambers交朋友;确切来说,我想和River交朋友。但这还不止,我还想成为River。我想成为演员,像他那样表演。读过River的自传,以及近期Corey Feldman(译者注:《伴我同行》中的另一演员)的自传Coreyography之后,我知道,他们拍摄这部电影时,剧中的几位演员也是青春期即将成年的年纪。我希望我自己的成长也能这样在电影中被记录下来,我想参与进去。但当时这感觉像是个远在好莱坞的俱乐部,而我这样住在北加州的人是永远进不去的。对我来说,River在表演,而我陷入了爱情。

        我读高中时迷上了Gus Van Sant导演的《我自己的爱达荷》,尤其是这部剧River也参演了。River重写了篝火边的那个场景,他在篝火边告诉基努的角色自己爱他。这是他最精彩的演出,这部电影上映两年后他就去世了。

        再往后,我在《米尔克》中与Gus合作时,他给了我他保留的原始胶片,允许我编辑了自己版本的《我自己的爱达荷》。我的版本主要集中在River的角色Mike Waters上,Mike在路边昏倒时我的版本就结束了,部分因为River的生命就结束于路边,万圣节的前一天,毒蛇酒吧外面日落大道的人行道上。(译者注:James Franco编辑的版本为《我自己的瑞凡My Own Private River》)。

        后来我成了专业演员,但River已经长逝。我为他作了这首诗,因为他对我重要至极。我不知道如果他认识我会不会喜欢我;但从我还远不是演员时直到现在,他作为演员一直是我的偶像。我少年时,他是一位指引着我前行的天使,今日亦然。

————————————————————

译者说明:未在网上找到James这篇文,我是在西雅图图书馆一本名为Crush:Writers Reflect on Love, Longing and the Power of Their First Celebrity Crush的书中看到的,原名为:Crushin' on River。

https://seattle.bibliocommons.com/item/show/3178033030


附:James作给River的诗:

River Poems Nº 4

James, it’s River
Hello, James, it’s River.
Where do you think I’m calling from?
Deep in hell, deep in the Florida wilderness?
Deep from the cement bowels of LA,
Beneath the neon, and the signs?

It’s me, River, calling you
From the underworld. Did you think
I went to heaven? Do you think
You’ll go to heaven? We all die, James,
I died at age 23, ten years before your age now.

James, you’re the Jesus age.
Are you even close to Jesus?
Are you close to what I was?
You fucking egomaniac,
You’re not even close.

James, you think you know me?
James, I tried to be something good,
Something that spoke to people,
I was pushed into acting, but I loved music,
You’re in acting because you chose it.

Pick up the phone, James, it’s River,
I’m calling to say it’s over.
You know that choke feeling,
Like the air is gone, because there is no
More of a life? I’ve left just a little,

I know you want more, James,
But I left only a little.
And what time do we have for others
Anyway. I did a bunch of movies
You haven’t even watched them all.

You say you love me, but not really.
I’ve been gone for decades,
I’ve been forgotten.
I spent my two decades focused
On work and family,

You spend your time all over, James.

You’re all over the place, James.
I was a River that flowed straight
And pure, you’re like a king
That orders one thing,
And then orders the opposite thing.


Aurora

双绿魔【FIRST SIGHT】【2】ECLIPSE

小彩蛋:所有的章节名字都是一首歌,我选了很久,都很适合他们俩之间的羁绊与爱情。  

声明:OOC预警,设定和超凡有点冲突(后面会解释,我私心的让虫绿没有决裂),付兰兰(james)后期可能黑化,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可以继续往下看啦!❤️

                         chapter 2:ECLIPSE

 ...

小彩蛋:所有的章节名字都是一首歌,我选了很久,都很适合他们俩之间的羁绊与爱情。  

声明:OOC预警,设定和超凡有点冲突(后面会解释,我私心的让虫绿没有决裂),付兰兰(james)后期可能黑化,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可以继续往下看啦!❤️

                         chapter 2:ECLIPSE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纽约的夜在harry的星眸中闪着光。上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是什么时候呢?好像已经是八年之前了吧。他的视线顺着繁华的街道一路蔓延,远方,那座高耸入云的熟悉建筑依旧沉寂的伫立在茫茫夜幕之中。harry这才想起了自己此行的目的。他是来赴约的。将思绪从回忆中拉回,他重新迈开了脚步。

        “哦,抱歉了peter,你可能要再等我一会了。“他低笑着呢喃。

        大厅内,传过悠扬的华尔兹乐章。许多社会名流开始流连往返于舞厅,但james只是坐在那里,用冷漠拒绝所有美女的热情。手中的酒被一饮而尽,他有些烦躁的看了看门口。

        Tony Stark的不请自来让他有些意外。他不认为harry会和这个玩世不恭的总裁有什么关系,但是令他意外的是,跟在他身边的那个年轻人——Peter Parker

他记得Peter是harry的发小,只是没想到他的身份也如此不简单。这次晚会,Stark只带了他一个人过来,也许说不定,是Peter让Stark临时起意,来了这里。

        他突然有了一种危机感。自己这是怎么了?只是不想看见他的“敌人”得到一个亲密的帮手吧。这样想着,他却愈发烦躁。

        这时,门被一只手拉开了。站在门外的是一个纤细的身影。他金发蓝眼,唇红齿白,举手投足间皆是贵族风情,如此轻易的夺走了所有人的呼吸。

      

        当James的黑眸抬头望向了他的蔚蓝的眼,那是万古常寂的黑夜,找到了他璀璨的星空。

        harry看着他笑了,他那双微微挑起的蓝色眼睛勾勒出一个好看的弧度。James第二次静止了心跳。"我好像明白为什么最近osborn集团多了这么多女员工了。"那是每晚出现在James梦里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那么,你对我还满意吗?”James笑着开口。

“当然。”harry朝他点了点头。

        “ harry!”身后传来一声惊喜的呼唤。harry惊讶的转过了身,“Peter?……”后面的话还未说出口,harry就感觉腰间多了一只有力的手,将他拉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身边萦绕的那是harry再熟悉不过的森林的气息。

穿越时间的思念,终于破茧成蝶。于是harry加深了微笑“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你啊!”Peter的脸上也带着兴奋的光芒。“好久不见啊,harry,你一点也没变呢!”

        James冷眼看着他们一同消失在舞厅中央。他们的身高与样貌是那样般配,嫉妒在他的心中疯长。“如果他的世界里,只有我一个人该多好。”

         可是他太美好了,像是黑暗中唯一的光,温暖得引人靠近。像是一个梦,明知无法留恋,却为之沉沦。

        他不是属于你的,梦该醒了。

        在灯红酒绿之中,James独自走出了大厦。

        “哥哥,你不喜欢这样的氛围吗?”harry不知何时跟了出来。“嗯”,他撒谎了。“那我陪你”harry的手搭上了他的肩。James突然停了下来,望向了harry“无论我去哪你都会跟着我吗?”“当然”harry眼中仍是清澈一片。

         我给过你机会逃走了,既然你跟了过来,就不要再从我身边离开了。

          I can get lost in your eyes

         你眼中的星辰大海便是我唯一的归宿

         I wanna get lost in your tide

         想要陷入你无限温柔缱绻

         Because in you I see the sun

         你让我亲眼目睹了希望的光芒

         Take my hand,put trust in mine

         牵住我的手,把全身心都托付于我

       

                                                  --------《Eclipse》Burgess

   

        

       

       

       

   

        

          

       

      

      

       

       

     

  

Aurora

双绿魔(FIRST SIGHT)〖1〗BLUE

     小彩蛋:所有的章节名字都是一首歌,我选了很久,都很适合他们俩之间的羁绊与爱情。  

声明:OOC预警,设定和超凡有点冲突(后面会解释,我私心的让虫绿没有决裂),付兰兰(james)后期可能黑化,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可以继续往下看啦!❤️

                         ...

     小彩蛋:所有的章节名字都是一首歌,我选了很久,都很适合他们俩之间的羁绊与爱情。  

声明:OOC预警,设定和超凡有点冲突(后面会解释,我私心的让虫绿没有决裂),付兰兰(james)后期可能黑化,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可以继续往下看啦!❤️

                                chapter1:BLUE

         奥斯本家族又一次占据了所有的新闻头条。

         一个月前,NORMAN在家中逝世,没有人知道真相,他们只看到了NORMAN的遗体和垂首而立于他床边的,第一次出现在世人眼中的james osborn,norman的私生子,不,现在应该说是奥斯本公司的新晋总裁了。他有着黑曜石般漆黑的双眸,鸦羽一般的短发,挺拔而强健的身姿让人不敢相信他从小是独自长大。他生得目若寒星,眉似远山,夺走了无数少女的心。

       但是近日,奥斯本家族再次传出一个重磅消息,根据norman的遗愿,他们将接回多年留学在外的小少爷harry。 大家都很好奇,奥斯本家族的产业到底会落入谁的手里。

        在OSCORP集团大厦的顶楼,james正阅览着harry所有的资料。在知道自己是norman私生子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开始暗暗壮大自己的势力,如今他已经完全掌握了奥斯本家族的所有势力。虽然遗书上写的继承人是harry,但只要那张纸在自己手里,没有人会知道的。

       “逆转病毒吗?”james抬起了头“那现在他应该已经病入膏肓了啊,为什么他还敢出现在公众眼前?”“种种迹象表明,他的病已经好了,但用的是什么方法,我们也无从得知。”身后黑衣的助理出声说道。james勾唇一笑,“有意思啊,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会会他了。看来我们身上……都有秘密啊。”

        “大少爷,Mr.Harry的电话。”

        james接过了电话。在他开口之前,就听见少年略带哭腔的慵懒嗓音缓缓在耳畔响起。

      “Morning,my dear brother.我已经等不急去见你了呢。”

      james感觉自己的心中划过一道电流,他的声音很好听,像塞壬之音,引人沉醉。但他只沉默了数秒,就缓缓开口:“Welcome, 明晚我会让Osborn大厦会停下一切工作,为你举办一场舞会。”“Thanks,我会来的。”少年轻笑这说。james几乎可以想象到他勾起的唇,和那双会闪光的眼。

   垂眸看向被掐断了的电话,james努力回忆着harry的嗓音。如果他们不是竞争对手的话,他真想和harry成为朋友,或者…更亲密的关系。他想每天起床,能听他说一辈子的早安。

  可惜啊,世界很残酷,自己和他之间,终究不会有未来。

                                           TBC


Swore I'd never lose control

我曾发誓,我会控制自己

Then I fell in love with a heart that beats so slow

却还是爱上了一颗冰冷的心(Troye Sivan BLUE)


作者内心OS:啊啊啊我死了,有没有太太教我怎么写文啊!本来想写个短篇结果越写越长了QAQ。


  


 

 


 


 


   

     


掠桥
对8起我是真的车祸……

对8起我是真的车祸……

对8起我是真的车祸……

mo_lyric

调笑嘴角眉眼都是风流模样                             

调笑嘴角眉眼都是风流模样                             

mo_lyric

这个时候他还不是腐兰兰,他是Harry Osborn                                             

这个时候他还不是腐兰兰,他是Harry Osborn                                             

Miss璐小姐

詹姆斯·弗兰科(James Franco)

代表作:《蜘蛛侠》,《127小时》,《魔境仙踪》,《灾难艺术家》

詹姆斯·弗兰科(James Franco)


代表作:《蜘蛛侠》,《127小时》,《魔境仙踪》,《灾难艺术家》

啊烷

(多CP入)兰兰个人相关短篇及脑洞合集

都是鸡血燃烧的岁月啊……


猩球崛起

当凯撒叫我的名字

人兽三十题


空战英豪

会催眠的吉祥物


Franco Bros

仿生人脑洞

都是鸡血燃烧的岁月啊……


猩球崛起

当凯撒叫我的名字

人兽三十题


空战英豪

会催眠的吉祥物


Franco Bros

仿生人脑洞

SJ

The Disaster Artist

Tommy&Greg证明了两件很重要的事: 
1.任何忠于自我的表达都称得上是一种艺术
2.这个世界有且只有两种人可以任性:有钱人和年轻人(600w刀+19岁)

😂

The Disaster Artist

Tommy&Greg证明了两件很重要的事: 
1.任何忠于自我的表达都称得上是一种艺术
2.这个世界有且只有两种人可以任性:有钱人和年轻人(600w刀+19岁)

😂







逃離世界的兩個小時

The Disaster Artist, 2017, James Franco

我們都是嘲笑Tommy Wiseau的那群人,不然我們怎麼會嘲笑這些無哩頭的行為?雖然Tommy Wiseau真的很怪,但他對於夢想的堅持其實都超越了一般人。

最神秘的當然還是Tommy Wiseau那個無法探底的金錢來源,在這個網路發達,只要網友一肉搜基本上所有人的各種資料都可以找到,但是Tommy Wiseau的背景直到現在都還成謎,這真的很神奇。

The Disaster Artist, 2017, James Franco

我們都是嘲笑Tommy Wiseau的那群人,不然我們怎麼會嘲笑這些無哩頭的行為?雖然Tommy Wiseau真的很怪,但他對於夢想的堅持其實都超越了一般人。

最神秘的當然還是Tommy Wiseau那個無法探底的金錢來源,在這個網路發達,只要網友一肉搜基本上所有人的各種資料都可以找到,但是Tommy Wiseau的背景直到現在都還成謎,這真的很神奇。

Zoe
付兰兰💊。话说金花开场词里,...

付兰兰💊。话说金花开场词里,还拿威廉达福举例硕果仅存的绅士,我看威廉达福笑的好紧张啊……这flag不能随便立

付兰兰💊。话说金花开场词里,还拿威廉达福举例硕果仅存的绅士,我看威廉达福笑的好紧张啊……这flag不能随便立

No More Goldfish

THE DISASTER ARTIST

一定是THE DEUCE让我对腐兰兰产生了他还有救的幻觉,不然颁奖季的buzz真的不足以让我浪费这两个小时的生命。例如LA LA LAND,明知不会喜欢的电影何必去找不痛快。

就算是伪兄弟骨科我爱你爱到花五百万美元为你拍电影的渣贱梗也无法挽救全片从头到尾的尴尬癌,好几次忍不住想按快进因为真的太尴尬了!!!观影过程中我多想说服自己这是:a) 对影史最烂片的后现代解构;b) 讴歌最伟大的梦想和最忠贞的友情(居然真的有影评给出了这么zqsg的结论,看得我哭笑不得);c) 对好莱坞流水线式电影工业的嘲讽。或许以上都沾点儿边,可是……这真的是我看过最尴尬的电影,uncomfortable...

一定是THE DEUCE让我对腐兰兰产生了他还有救的幻觉,不然颁奖季的buzz真的不足以让我浪费这两个小时的生命。例如LA LA LAND,明知不会喜欢的电影何必去找不痛快。

就算是伪兄弟骨科我爱你爱到花五百万美元为你拍电影的渣贱梗也无法挽救全片从头到尾的尴尬癌,好几次忍不住想按快进因为真的太尴尬了!!!观影过程中我多想说服自己这是:a) 对影史最烂片的后现代解构;b) 讴歌最伟大的梦想和最忠贞的友情(居然真的有影评给出了这么zqsg的结论,看得我哭笑不得);c) 对好莱坞流水线式电影工业的嘲讽。或许以上都沾点儿边,可是……这真的是我看过最尴尬的电影,uncomfortable到我都懒得去思考电影到底要讲什么。

这么说吧,当创作的母题是史上最烂电影时,无论怎么解构,得出的二次创作都很难变成什么好东西,狗屎始终是狗屎,量变无法引发质变。

虽然男演员扮丑不像女演员扮丑一样是颁奖季的秘诀,不过这个角色还是挺对颁奖季胃口的。当然腐兰兰应该早就不在意讨好学院了,这么多年过去,他没有成为当代的詹姆斯迪恩,或许他从来就没想成为过。作为剧情片爱好者,我还是老老实实等THE DEUCE第二季吧。

P.S. 搜了THE ROOM原片里基友的扮演者,啧啧那颜值,甚至比本片里扮演同个角色的兰兰弟还美,难怪男主愿意一掷千金、被众人嘲笑依然坚持要把基友送上大银幕……大家都是颜狗嘛,懂的懂的。长得好看真的可以有恃无恐,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