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jazz

12053浏览    3179参与
Jazzz

作为我最喜欢的tf之一,给他构思了一个赛星形态。不过画完之后总觉的越看越像风灵高达()

那就来个大病配色吧23333(„ಡωಡ„)

作为我最喜欢的tf之一,给他构思了一个赛星形态。不过画完之后总觉的越看越像风灵高达()

那就来个大病配色吧23333(„ಡωಡ„)

领克03+在Cybertron

林家兄弟历险记第二章:新车交付区?!!!!!!

  避雷!!!小学生文笔,oc一堆,ooc(可能)警告,宇宙tfp,后续有oc的人机cp,前面的事情可以看合集前面,oc简介也在

  等到二林都醒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不在一起了,“蛙趣这什么情况我不是在销售门店前睡觉吗,怎么到了这种地方了(指小区)”“咋回事啊这是,我咋在这里”,当兄弟俩醒来时已经是好几天后的晚上十点了,林克尝试联系了哥哥,哥哥表示自己也很懵,因为自己也遇上了同样的事情,最后二机查看了一下自己cpu里面的记忆,原来扫描载具的地方上面有一些之前没注意到的文字,对比中文一看,原来那里写的是“新车交付区”……“新!车!交!付!区?!!!!我天不会吧,也就是说我们被交付出去了?我知道...

  避雷!!!小学生文笔,oc一堆,ooc(可能)警告,宇宙tfp,后续有oc的人机cp,前面的事情可以看合集前面,oc简介也在

  等到二林都醒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不在一起了,“蛙趣这什么情况我不是在销售门店前睡觉吗,怎么到了这种地方了(指小区)”“咋回事啊这是,我咋在这里”,当兄弟俩醒来时已经是好几天后的晚上十点了,林克尝试联系了哥哥,哥哥表示自己也很懵,因为自己也遇上了同样的事情,最后二机查看了一下自己cpu里面的记忆,原来扫描载具的地方上面有一些之前没注意到的文字,对比中文一看,原来那里写的是“新车交付区”……“新!车!交!付!区?!!!!我天不会吧,也就是说我们被交付出去了?我知道我们必然要结识人类朋友但没想到这么快啊”“小克别慌,这事情早晚要来,提早来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坏处”作为哥哥的林格如此安慰到。“想想也是,这样也方便了擎天柱他们发现我们,但咱们也得做到除了那个人用地球话来说叫啥来着,啊对车主,以外不能让更多人知道我们的存在”“难得遇到这么大的事情这么乐观啊小克(调侃)”“哥~,我本来就很乐观好吧”(林克小无语)

  挂断了通讯,林格再次试着联系了林肯却还是不成功,不过他不太担心林肯和雷克斯这两个小家伙,林肯是隐者战士完全可以坐在雷克斯里面,虽然以外他的性格大概率还是会给自己搞个载具的。

  正在林格想这件事的时候,林克发现自己前面出现一道绿光,“那是,,,,陆地桥?”黄色改装科迈罗ss五代从里面驶出,林克感觉这个机的颜色好熟悉,是,,,,,,大黄蜂!(林克闪了闪车灯)科迈罗发出电子音,观察四下无人后变了形。

  “蜂崽我就知道是你(一把抱住)”“beep!beep!^v^……(林克原来是你啊……)「然后bee讲了现在的情况」”“我很想跟你一起回去但恐怕现在不行”“beep? ?_?(小翅膀翘起来)(为啥)”“这恐怕跟我扫描的载具所在的国家有关”,说着跟蜂崽解释了一下为什么不能现在和他一起回去,因为他不清楚自己的车主,但他答应bee如果了解了ta的作息一定会趁他休息偷偷溜回基地的,看得出来bbb有点小小的失落,但更多的是为有了新战友感到高兴(小翅膀落了一下又抖了几下),最后留下了通讯方式打算回去“beep↑beep↘beep↗……(我想那个离这里不远的另一个生命信号是你哥哥了吧)林克点点头雕,看着黄色科迈罗ss随着绿光消失在黑夜里。

  林克望着夜空,想起了往事……

  (清洁液从光学镜流出)爵宝,你在火种源那边还好吗……(变形)(回到原来停着的车位)

  林克的CPU里开始跑跑马灯,在内战爆发之前,林克在学院里认识了隔壁班的爵士,后来经过很多周期的相处,在林克眼里,爵士不仅是一个好兄弟,甚至有点想和他上升到恋爱关系,小克和林格曾经讲过这件事情,他哥哥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还鼓励过小克。终于有一天小克鼓起勇气和爵士说了这件事,爵宝虽然有点诧异但很快就接受了,后来爵士送过林克林格俩兄弟一对头戴式耳机,林克送过一个手办给他,那天,林克有点羞涩,爵士笑得很灿烂,可惜,那都是过去了,小克和爵宝甚至没有将关系对外宣布,内战爆发了……

  再后来的事情林克不敢再回忆了,爵士在内战中被一个赏金猎人杀害,在医院没抢救过来,林克知道后一边差点把清洁液哭干一边差点自己一个机跑到锈海跳进去,然后被其他机救了回来,后来这对耳机一直留在了林克林格的猫耳音频接收器上

  “炉渣的要是这个家伙在地球上,我一定要为爵宝报仇”林克一边想着一边不知不觉进入了休眠模式

伊莉不是伊利

请问你的精神状态不太好的原因是否是“看变形金刚”?

我们准备了一些周边,恰巧适合在这个世界因搞变形金刚而发疯的你♡!这是被具五刑的议员的脸,这是被扯成两半的爵士,这是议员的旧日靓照,这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彻底疯狂彻底疯狂,彻底疯狂——!!!

(群号:813684552)

请问你的精神状态不太好的原因是否是“看变形金刚”?

我们准备了一些周边,恰巧适合在这个世界因搞变形金刚而发疯的你♡!这是被具五刑的议员的脸,这是被扯成两半的爵士,这是议员的旧日靓照,这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彻底疯狂彻底疯狂,彻底疯狂——!!!

(群号:813684552)

音乐随身听
It's Only A Paper Moon - The King Cole Trio

【经典爵士】It’s Only a Paper Moon - Nat King Cole

村上春树《1Q84》序言中引用了经典爵士乐曲《It’s Only a Paper Moon》中的几句歌词:

这是巴纳姆与贝利的马戏世界,

一切都假得透顶,

但如果你相信我,假将成真。

“月亮”也做为极有特殊象征意义的形象贯穿全书——“天空中浮着两个月亮。一个小月亮,一个大月亮。并排着浮在空中。大的是平常看惯的月亮,接近满月,黄色。但在它旁边,还有另外一个月亮,一个形状不曾看惯的月亮。”

【经典爵士】It’s Only a Paper Moon - Nat King Cole

村上春树《1Q84》序言中引用了经典爵士乐曲《It’s Only a Paper Moon》中的几句歌词:

这是巴纳姆与贝利的马戏世界,

一切都假得透顶,

但如果你相信我,假将成真。

“月亮”也做为极有特殊象征意义的形象贯穿全书——“天空中浮着两个月亮。一个小月亮,一个大月亮。并排着浮在空中。大的是平常看惯的月亮,接近满月,黄色。但在它旁边,还有另外一个月亮,一个形状不曾看惯的月亮。”

领克03+在Cybertron
  救命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救命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不见等于解决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救命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不见等于解决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米线儿
无责任翻译:突发番外《寿司的制...

无责任翻译:突发番外《寿司的制作方法》

作者:小田ハルカ

翻译&嵌字&修图:我我我我我

是谁被爵士萌到呕吐,哦原来是我。

无责任翻译:突发番外《寿司的制作方法》

作者:小田ハルカ

翻译&嵌字&修图:我我我我我

是谁被爵士萌到呕吐,哦原来是我。

❤️‍🩹

一些因为忙碌来不及画完的半废图,全是奶牛小猫。

一些因为忙碌来不及画完的半废图,全是奶牛小猫。

Jazzz
想画点OC,有什么想法吗_(:...

想画点OC,有什么想法吗_(:зゝ∠)_ 

想画点OC,有什么想法吗_(:зゝ∠)_ 

❤️‍🩹

之前画给朋友玩的奶牛小猫爵


做了些好玩的东西,总之发发存档

之前画给朋友玩的奶牛小猫爵


做了些好玩的东西,总之发发存档

荒原妖精

  临摹了爵仔!

  细节真的好痛苦快乐又痛苦╯﹏╰

  P2原图

  临摹了爵仔!

  细节真的好痛苦快乐又痛苦╯﹏╰

  P2原图

PurpleRain_卷不动的无业青年版

感觉所有人都要试一试苹果音乐爵士乐的自动推荐

不得不说美国人就是懂美国音乐,用苹果音乐之前主食都是日本爵士,阿美利卡自己的爵士老人都是按历史贡献听的,用了苹果音乐的自主推荐,视野一下子打开了,而且果做的特别好的一点是爵士全汇总,从小众爱好者了解的德国"黑咖啡"爵士、埃塞俄比亚"广场舞"爵士、前苏联/斯拉夫先锋,到更神秘的伊朗爵士、印度爵士…回到阿美,你甚至可以用东西海岸来划分,还有跟爵士发展密不可分的黑人音乐历史……

建议所有人都要尝试一下,果的推荐真的好听,比网*云高不知哪里去了,还没有狗皮膏药一样的评论区

不得不说美国人就是懂美国音乐,用苹果音乐之前主食都是日本爵士,阿美利卡自己的爵士老人都是按历史贡献听的,用了苹果音乐的自主推荐,视野一下子打开了,而且果做的特别好的一点是爵士全汇总,从小众爱好者了解的德国"黑咖啡"爵士、埃塞俄比亚"广场舞"爵士、前苏联/斯拉夫先锋,到更神秘的伊朗爵士、印度爵士…回到阿美,你甚至可以用东西海岸来划分,还有跟爵士发展密不可分的黑人音乐历史……

建议所有人都要尝试一下,果的推荐真的好听,比网*云高不知哪里去了,还没有狗皮膏药一样的评论区

哲学混子人

晚上来blue note听了爵士现场,我一直是cold Jazz的爱好者,比如bill evans,今天听的要热烈一些,也挺喜欢的(因为喝了马提尼,好困,当作提神了)

晚上来blue note听了爵士现场,我一直是cold Jazz的爱好者,比如bill evans,今天听的要热烈一些,也挺喜欢的(因为喝了马提尼,好困,当作提神了)

Lifestyle+

History of Jazz by studio Dorothy

History of Jazz by studio Dorothy

東山花灯路

[诗歌翻译]我的挚爱 My one and only love

  我的挚爱


仅是想到你,我的心便开始愉悦地哼唱

如同四月的微风,悠扬于春天的双翼之上

而后你出现在我面前,如此光彩照人

我的挚爱啊……


在夜晚的静寂中,万物的暗影降临,

幽魅而神秘,诸影蔓延开来

拥你在我的怀中,你的双唇温热柔软

我的挚爱啊……


触碰你的双手,如同身至天堂

啊,那于我而言是未知的天堂

你面颊上的红晕……

无论何时,若是我问起

都请你说与我:就说你是我的。


用那些满怀欲念的吻,填满我的心吧

再细细地烧灼我的灵魂

我会臣服于你,甘之如饴

我的挚爱,我的挚爱啊……...



  我的挚爱

 

仅是想到你,我的心便开始愉悦地哼唱

如同四月的微风,悠扬于春天的双翼之上

而后你出现在我面前,如此光彩照人

我的挚爱啊……

 

在夜晚的静寂中,万物的暗影降临,

幽魅而神秘,诸影蔓延开来

拥你在我的怀中,你的双唇温热柔软

我的挚爱啊……

 

触碰你的双手,如同身至天堂

啊,那于我而言是未知的天堂

你面颊上的红晕……

无论何时,若是我问起

都请你说与我:就说你是我的。

 

用那些满怀欲念的吻,填满我的心吧

再细细地烧灼我的灵魂

我会臣服于你,甘之如饴

我的挚爱,我的挚爱啊……

 

 

原作:

  

My one and only love

  

  

The very thought of you makes my heart sing,

Like an April breeze,

On the wings of spring,

And you appear in all your splendor,

My one and only love,

The shadow's fall and spread their,

Mystic charms in the hush of night,

While you're in my arms,

I feel your lips so warm and tender,

My one and only love,

The touch of your hand is like heaven,

A heaven that I've never known,

The blush on your cheek,

Whenever I speak,

Tells me that you are my own,

You fill my eager heart with,

Such desire every kiss you give,

Sets my soul on fire,

I give myself in sweet surrender,

My one and only love,

My one and only love.


by. John Coltrane/Johnny Hartman

(歌很好听,是一首经典爵士乐。安利给大家。)

 

out of optimus

曾经火热的人们 7

 本篇有1.1w+,注意观看时间

  后面会有飞茜,但主要擎蜂

  全员向,台词中会有线索,看柱子怎么中计

  

  

  

   “擎天柱。”千斤顶推门而入,“监视火种提取器的监视器坏了。”

  “情况特殊?”擎天柱疑惑地看了看他,显然,动动手就能解决的问题没必要来报告他。

 千斤顶小心地关上门,走得近了些,在擎天柱的对面金属椅子上坐了下来,拿出了一板数据表。

  “是人为的。”

  擎天柱接过数据表,仔细的查看了监视器的运行数据,平稳的波动之后有一段类似于污染性的影响导致信号周期改变,在几天前就开始了这种不正常的周期,直到今天才在叠加下暴发损坏。

  “派人看着了吗?...

 本篇有1.1w+,注意观看时间

  后面会有飞茜,但主要擎蜂

  全员向,台词中会有线索,看柱子怎么中计

  

  

  

   “擎天柱。”千斤顶推门而入,“监视火种提取器的监视器坏了。”

  “情况特殊?”擎天柱疑惑地看了看他,显然,动动手就能解决的问题没必要来报告他。

 千斤顶小心地关上门,走得近了些,在擎天柱的对面金属椅子上坐了下来,拿出了一板数据表。

  “是人为的。”

  擎天柱接过数据表,仔细的查看了监视器的运行数据,平稳的波动之后有一段类似于污染性的影响导致信号周期改变,在几天前就开始了这种不正常的周期,直到今天才在叠加下暴发损坏。

  “派人看着了吗?”

  “蓝霹雳去守着了。”

  擎天柱放下数据板,他芯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游戏似乎开始了。他受够了数不尽的试探,他的耐心已经快被勾心斗角打磨出棱角了。

  “多带几个人看着吧,能抓到就直接申。”

  “明白。长官”

  对他来说,他手下的人很重要,他的兄弟们一个也不能失去,但他已经受够了欺骗,无情是打破这些琐事的最好办法。

  或许他应该好好待那些真正忠心的士兵,擎天柱已经准备好明天的侦察兵任用了。

  

  

  ***

  “抱歉,我走错了。”

  大黄蜂声音颤了一下,原因就在于他面前的这个身形高大的怪人,即使是背对着大黄蜂,也能在昏暗的红色灯光下看出他不一般的威胁,而这只猩红色的光学镜正好将方向对准了他。

  宽大的房间里散落着一些奇怪的碎片,在地下的环境昏暗得就像在照不进光的火种源内一般。但大个子面前的大桌子却异常显眼,就像..是专门存放尸体的停尸柜。

  大黄蜂转头就要走,他走错了地方,他现在正在为他的好奇忏悔。

  “等等。”

  怪人的声音粗糙沙哑,非常有辨识度。

  “你是擎天柱的人吗?”

  “不是,我不认识什么擎天柱。”大黄蜂一边往回跑一边朝背后喊。隐藏身份是一个士兵的首要目标,但对方一开口就认出来了自己,那也没办法去圆。

  大黄蜂快速跑回之前的楼梯,在看到他遥不可及的灯光之后他松了口气,在被阳光找到后他手脚麻利地回身帮对方贴心地关上了那扇不易被发现的暗门。

  吓死人了。

  这是大黄蜂跑出来后的第一反应,刚才的阴冷环境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跑进了停尸间,不过也没关系,反正我回去了他也找不到我。大黄蜂决定回去之后不将这段经历告诉别人,这可不是类似于比武赢了之类的光鲜事。

  “得赶紧回去。”

  他灵活地变成跑车驶回之前的路。

  *

  *

  *

  *

  *

  *

  大黄蜂睡了一个好觉。渐渐淡忘了他所谓的“停尸间”事件,回到营区之后,他马上就跟着他的好兄弟们去报了名,因此,昨晚没有什么训练做,这是他难得的休假。他还在爵士面前秀了一把他曾经拿起过的吉他,使爵士不得不对他刮目相看。

  这一切都让他感到十分的惬意,特别是在繁重的训练过后。

  而自从那个晚上,大黄蜂几乎不曾在训练场见过擎天柱,但他从未忘记那晚的故事。实际上,他有些讨厌擎天柱,讨厌他严肃一切的样子,也讨厌他看破一切的模样。冰冷得令人害怕。

  但大黄蜂好想去触碰那样的冰冷。去感受他的温度,然后告诉他,他依旧火热。

  算了,太遥远。大黄蜂内心的想法淡了些,那家伙可不一定是我这种人。

  擎天柱告诉了大黄蜂很多事,但在某些取向细节上他却只字未提,擎天柱的全部回忆事实上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起了个大早,兴奋让他几近睡不着觉。他跟着烟幕和飞过山一起收拾好离开了宿舍。

  早晨的光照让人感到舒适,他们接到的通知是在铁树林外等候。因为特训队的路没几个人能认出来。

  果不其然,已经有很多像他们一样的士兵等候在铁树林外了。他们大多都一样,要么想得到更多进取,要么想得到更高的地位。不过这些都是后面的事了,谁留谁走谁知道呢?

  队伍已经站得整齐划一,而教官才缓缓驶来他们前面。熟悉的卡车车型,和深沉的蓝色。

 “ 是擎天柱。”

  “这哪里是他,这明明是通天晓。”

  “算了,太像了。”

  飞过山和大黄蜂又是同样地站在一排,像他们刚入营区那样,而这个教官可不像他们刚入营区的那个如此“和善”。

  “全部安静!”熟悉的打雷音在接收器边响起,压迫感再次袭来,他们从没接触过这个教官,未知和神秘让他的压迫感上升了一个等级,谁知道他会不会作出什么狠事。

  通天晓点了点名单,然后疑惑地看了看大黄蜂背后的那个班,而后又若无其事地装回了数据板。

  “少一个人?

  通天晓不可置信地让士兵自己报数,但人数是对的,那就让他们进去吧。

  “全体准备,跟我走。”

  他变回卡车行驶在整齐划一的队伍前面,开入铁树林后,里面的路百转千折,让人根本分不清楚方向,只能随着他们的长官的速度往前行驶。

  铁树通天一般,在道路的两边长的参差不齐,铁树干枝盘曲蜿蜒,几近快要遮住上方的光线;两边的铁树一直无限延伸到远方,直到远方高出的山峰渐变成稀疏的自然铁丛。大黄蜂来过这里两三次,但他都没有深入,因为这里是在太容易迷路。更何况之前还捡到了存储器的原料,就在他的胸甲空隙里。

  这时,通天晓放慢了速度,减速后停在了原地。

  “到了,从这里进去吧。”

  通天晓侧过了他的身体,前面的原生铁丛有一个明显的不小的空隙,看起来可以过人。

  在部队都进去了之后通天晓都没有移动,因为这是属于他们自己的考验,通天晓不会进去。

  “很高兴能在这里看到你们。”

  在穿越了铁丛之后他们面前的场景豁然开朗,但主要背景已旧是那通天的铁木。与之前大不相同的是-------在他们面前不远几米处有一条宽得无际的深沟。也随着铁树向着两边延伸到无穷远,像是一条枯竭的长河。深沟的前面是擎天柱长官。直立立地站在队伍的对立面

  “作为侦察兵,这是你们的第一个考验,勇气和信任。”

  “我是你们的总教官,在我的队伍里,你们必须无条件信任我,以及必要的时候,我们要为对方付出生命代价。“

  他的表情自然没有一点演戏的模样,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他面前的士兵们。

  “这也许听起来很荒谬,你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所以,接下来我将为你们做一个示范。”

  只见擎天柱开始背对着他们,后退十几塞米,然后一个全力冲刺,每一步的威力都巨大,几乎要将他自己带飞起来。在冲到深沟边的时候,他尽力往前一跳,一条少说也有几塞米宽的深沟就被他压在了脚底。但很遗憾,这条沟太宽,以这样的弧度,还差一点才能完全落在鸿沟的对面。在长官的双腿因重力而与对岸擦肩而过时,众人的芯提到了嗓子眼。

  擎天柱要掉下去了。

  众人都瞪大了双眼。但在下一秒,擎天柱的双手就这样紧紧抓了对岸的边缘,他就这样挂在岸边上,然后用力量将自己拉起来。而后便神清气爽地站在了对岸

  “这就是,我要你们做的。”

  士兵们的惊讶并没有持续多久,而在他们看到鸿沟的底下时,他们的惊讶变成了些许恐惧。

  底下是强酸。

 “ 我会在对岸抓住你们,前提是:

  你们要相信我。”

  擎天柱在没人注意的时候瞟了一眼大黄蜂,他很高兴看到他能来,一种带有自私意味的高兴。

  众人无动于衷,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溶解成一滩铁水远不及回到原来平庸至极的生活。

  “如果不行的话,可以让通天晓带你们走了。”他站在对岸的声音依旧洪亮,没有任何感情色彩,冰冷得令人窒息。

  “长官,如果我们有人死了,你不用负责任吗?”有人提出了质疑。

  擎天柱鼓了鼓掌。

  “非常好,我很高兴你们有能正确维护自己的权益的意识。不过,营区里训练受伤,甚至是死亡都是很相对正常的事。所以,我们有一个死亡指标。”

  “没人会知道你们去了哪。”

  大黄蜂又像是感受到了之前腿肚子上的疼痛一样,他感觉到有些难以发力。当然,在他身边的人也与他一样。

  “敢不敢!”

  长官突然其来的一声怒吼更是让他们吓了一跳。擎天柱又与他的优柔寡断再无关系,他现在就是一个领袖,有着能够噬人心魂的魄力,和无与伦比的胆识,他的身形无比高大,在对岸,他要比那些泛黄的枯树更加粗壮。谁能知道他在这么轻松的跨越这条像银河一般宽阔的鸿沟之时的时候,经历过什么?

  “难道你们,一个都过不去?”

  通天晓在后面为他们的信心再次提供打击。每个人都害怕死亡,在真正面对的时候,他就如在人们内心的鸿沟一样,一样实质,一样难以跨越。

  强酸挥发的气味令人难以忍受,在这样焦灼的环境下,没人敢有一丝动弹。

  大黄蜂的内心在颤抖,他感觉了有一丝电流涌过自己的脑海,像那致命的毒刺穿过他自己的身体一样,他们所有人都像在深不见底的海洋上一般,稍不注意便会沉沦。大黄蜂的想法自发地显现了出来。

  

  跳得话不一定过不去,但失败了一定会死。

  

  会死的,在疼痛之下化为一滩烂泥,周围的朋友都会闻到你腐烂的气味,然后屁滚尿流地滚回营区。而自己则暗暗潜入这似鬼魅出没的铁森林,结束自己的故事。

  

  遗憾吗?

  

  大黄蜂在内心里问自己。

  如果把你自己扔进那大火里面,让家人存活,让自己死去。

  你愿意吗?

  该相信他吗?

  

  他的决绝,他的暗黑,他的勇气,对面的是擎天柱,但我现在是谁?

  如果你是奥利安,你会怎么做?

  大黄蜂想起来了擎天柱曾经对他说过的话,在星空斑驳之下,在畅汗淋漓中,擎天柱对他袒露的一切。他好像是在空气稀薄的桎梏中重新大口大口地贪恋着那使人癫狂的氧气的味道。

  大黄蜂看向了对岸的擎天柱,依旧没变,还是那么地冰冷,没有任何感情,好像我们已经失败了一样。

  

  他一定很失望吧。

  *奥利安死了,他曾经如此火热*

  我也一样啊,奥利安。他内心说着。

  

  大黄蜂站在了队伍的最前面,他铆足了自己的全部力气,然后如同空间被剪切掉一般火速跑来,卡住最完美的边缘,用尽全力起跳,他拼命收紧自己的核心。

  “你干什么!”

  飞过山冲过去想拉住他。烟幕也从旁边跑过去。

  速度的加快和减缓在一瞬之间,他的弹跳力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优秀,甚至他已经可以预见自己的下场。但大黄蜂相信擎天柱会抓住他。即使在他下落的那一瞬间,他距离对岸还有好远。他欺骗自己。

  他没有希望可以跨过去了。

  看着擎天柱的眼神微微放大,大黄蜂感到了一丝欣慰。他的严肃不复存在了,擎天柱意想不到的表情显得有些狼狈,大黄蜂感受到了一种别样的胜利感。

  以及铺天盖地的遗憾。

  

  我怎么会这么做?简直傻得跟奥利安一摸一样。

  我要死了。大黄蜂真正感受到了死亡接近时的犹如实质一般的痛苦,他从来有过的绝望,和担忧,就这样不明意义地逝去。

  但就算是意义不明,就算是又失去了一个家,我也还是没有那么后悔。

  只要不是看见别人死在我的眼前就好。

  矛盾是大黄蜂自己的的组成体,他自信而又自卑地认为自己一定赢掉了这场赌局,他只想证明给人们看到,他并不软弱。

  

  大黄蜂感觉到他原来如此简单,好像找到属于自己那么一些惨淡的意义,在这灰色的世界。他的芯在颤动

  爱上了一个讨厌的人

  时间好像被放慢了,他看见峭壁上的粗糙纹理正在不停地越过他向上走,他知道自己在下坠,这个距离,擎天柱抓不住的。

  不会多难受的。我不害怕。

  一阵剧烈的震荡将大黄蜂摇醒了过来,他的一只手正被擎天柱抓着,而映入他光学镜的,只是擎天柱的坚毅脸庞。

  

  I don't never see the day that I won't catch you when you fall 

  

 大黄蜂错了。

  

  擎天柱只有一只脚挂在边缘的凹坑上,他的整个身子够上了大黄蜂,几乎是在一瞬之间。他们如同风雨中晃动的烛火一般,摇摇晃晃即将熄灭。

  擎天柱另一只手和腿一借力,就将他拉回了一个安全位置。

  他活下来了,他以为他要因为这个人去死。他的确这么做了,傻得不像话。傻得不像是他的勇气。他现在有点明白了作为一个战士的复杂情感。

  像是为了一切,又像是一无所获。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他真正做到了完成他的勇气。

  擎天柱望向他的眼神如此坚定,大黄蜂从那双深邃的双眸中仿佛听到了他的心声:

  我不会让你成为下一个奥利安。

  

  “我过来了,长官。”大黄蜂笑了。

  

  对岸的人们都被大黄蜂的勇气所震撼,他们开始怀疑自己所做的事情是不是能够成为一个战士。人们也不再颤抖。

  大黄蜂在关键时刻总是有着能够振奋人心的能力,他就好像在这暗影重重的旅程中的一抹光亮。使内心依旧具有勇气的人们一个接一个地越过那内心的鸿沟,在这要求人们献出一切的世界。平时活泼开朗的他却能够在要求成为一个战士之时做到他应做的,甚至是完成了他本不属于自己的事情。大黄蜂的勇气无可匹敌。就连一旁的通天晓也开始鼓掌。

  能为别人献出生命的人,少之又少。怪不得擎天柱这么喜欢他。

  “这混蛋,真是让人难以后退。”

  烟幕暗暗吐槽着他的好弟兄。

  大黄蜂无疑感染了在场的大多数人,这样的感染并开动了他们的故事,没有人落在强酸中,但有很多人去到了对岸,顺利通过了第一关。即使在无人知晓的地方,会有人悄悄关掉那令人胆寒的强酸的全息投影并且清理掉他们所制造的废铁气味。但刚才的成群士兵现在已然少了一半多。

  这条长如河流,宽似高山的鸿沟便成为了他们的遗憾。

  擎天柱搂着大黄蜂的有些宽厚的肩膀,黄色的耀眼光芒令人目不转睛,即使现在的光线如此黯淡。

  “走吧,勇敢的战士。”

  

  他们一路行了几个赛时,在这偌大的林中开动着他们的发动机,漫长的路程令人感到疲乏和困倦。

  这时,有个士兵向大黄蜂搭上了话。

  “你好厉害,你叫什么名字。”

  “大黄蜂,你呢。”

  “蓝霹雳。”

  “蓝霹雳?好像听过...对了兄弟,你不应该在监控室吗?”

  大黄蜂想起来了救护车说过的话。

  “怎么会,我从来不管这些。”

  “真的?”

  “算了,我们还是继续赶路吧。我猜你记错人了。”

  

  终于,他们在远处看到了建筑物,比较空旷,周围没有任何令人感到压抑的铁树,光线可以完全照进来,那白色的铁皮令人神往不已,好想现在就能够下线,然后在充电床上再也不醒来。

  擎天柱安排了他们进入他们的新宿舍,里面还有一位教官---爵士。他会主要负责各类军事侦察和情报技能的训练。而体能训练主要由通天晓和擎天柱负责。那两个大家伙手段可不少。

  “老规矩,一分钟整理。”

  爵士拿出了他作为特工的模样,就算他平常以情报官自居,爵士也不会忘记他所拥有的技能。

  “忘记你们的成绩和其他的一切成就,在这里,我们一视同仁。”

  好戏要开场了。

  午后的时光没有留给他们喘口气,主恒星的西去留下了金色的余晖,这是他们唯一能够感到欣慰的景色,但在泥泞中做俯卧撑并不是人们所希望的。

  身体上的疲惫打不倒任何人,这是他们所了解到的第一件事。芯里的坎坷才会打得他们措手不及。

  “作为侦察兵,你们最先要考虑到的,是自己的安全。这项工作的危险程度不言而喻。我想你们芯里有数。”

  爵士正在一步步地为他们铺垫心里防线,然后他又会将这些防线彻底击垮。想到这里,爵士有些暗暗兴奋。

  “收好你们的行李,还有上交任何通讯设备。这里必须绝对保密。”爵士把他们在这里的规矩一一列举了出来。繁杂琐碎到令人难以记忆。

  铁树林训练场是侦察兵和其他兵种训练的重要基地,这里的面积甚至要比原来的营区还要大上两倍,并且,这里可不止一个训练场,据说在翻越了几个山丘之后还可以看到另一个营区,那里会有女子部队训练。

  这让有些士兵十分期待。

  “注意指令!”通天晓有力的声音将他们拉回了现实,他们现在站在条件比较艰苦的休息室外面,即将开始他们的训练。

  “全体成员,无上限跑,开始。”

  两位长官挡在他们前面,领着他们跑。这就意味着他们必须得跟上这两位长官的离谱配速。但这实在是太少见,一般都是训练官开着轮子追在屁股后面使他们强行推动他们的步伐向前。但

在这里他们不用被逼迫着向前。只有不断远去的背影会牵住他们。

  “这里很残酷,如果你掉队迷失在森林里,没有人会来找你们。“爵士的声音听起来认真,没有一丝玩笑的意味。

  “我们只需要少数的几个侦察兵,所以,希望有人会成为那几个愿意去前线送死的倒霉蛋。当然,我也是。”

  现实冷酷,人们会去自己扛。败者出局,而胜者等着被打败。

  每当想到这里,大黄蜂就会暗暗咬紧牙关,然后努力地往前看去,他想让擎天柱看到,他不会落入水中。他为守护而守护的意义,是认真的。脚步声响起,他们又被带入了昏暗的区域里,交错不齐的道路让人怀疑方向感,但他们只能相信他的长官,把所有的指令都完成,他们才有机会能离开着。

  “已经达到70%的能耗了,大黄蜂。”

  飞过山提醒了一下大黄蜂,但大黄蜂还是强行去跟上他们大型机的配速,这无疑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他能跟上一时,可他不能永远跟上。

  “我还没问题。”大黄蜂强撑的声音已经表明他很吃力了,显而易见,他们的体力和长官不是一个级别的差距。但是如果不跟上,他们会落入森林里面。然后再也出不来,没人会在前面等着他们。而爵士已经从背后脱离了队伍。他们现在与在汹涌海面上的孤身小船没有区别。

  一长队的士兵慢慢降下来了他们的速度,这样耗下去,一定是全军覆灭。刚才有着一腔孤勇气魄的大黄蜂自然就成了队伍的领跑兔。

  “你撑不了多久的,快下来。”

  “要是能破一下风,也算是贡献。”

  “前面的兄弟,我们换着来。”

  “别急,换我上。”

  队伍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变成了一支真正的队伍,他们开始学会合作,这是他们成功的第一个条件,如果他们是一盘散沙,要不了五塞里就散了。这是擎天柱最先感受到的他们的影响力。

  但要是这么容易,也就不会有大部分人被筛选出这里了。“鸿沟”固然是很难的一关,这是他们公认的难度。但这场没有胜利的奔跑也根本不会输于鸿沟。

  随着天空阴暗灰蒙,他们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了,处理器中一片空白,只剩下控制双腿的意识在不断地支撑他们跑过这些交错复杂的道路。

  面前的长官将与他们距离保持在20塞米左右。而他们的队伍却越来越长,显然,有人快要不行了。队伍像是即将散架的骨头一般前后拉开,他们几乎快要跟不上面前的长官了。这时他们的脑模块才是真正达到了无法思考的程度。而只能随着潜意识跟着他们的长官一起奔跑。

  人们不断更换着在前领头的人,这的确是一种节省体力的方式,但每次换人,都意味着他们即将跟他们的长官拉开一定距离。他们十几个士兵,都轮着上了一轮。

  他们去了哪?

  左拐

  右拐

  右拐

  左拐

  铁树林里的道路太过于错杂交错,他们几乎快要达到极限,烟幕在前做排一领头,队伍的后方已经开始看不见通天晓和擎天柱的走向了,弯曲的枝干和盘曲蜿蜒的道路既难行,又难以有视野。此时后排的人们只能跟着他们前人的方向,而他们跑在前面人的方向又只能跟着烟幕不断左右。

  也就是说,现在如果烟幕错一步,那么他们整个队伍都会因此灭亡。

  “我不太行了。”

  烟幕宣告退场,而大黄蜂慢慢调整好体力跟了上来做领头羊。而这一次变化,距离的加大使他们只能去看长官的背影的转向来确定他们的走势。

  “左边。”

  “右边....不....左边。”

  大黄蜂的呼吸急促,他们的身体在极限的边缘不断的徘徊。能迈开的步伐越来越小。

  “哪里?到底在哪里?”

  大黄蜂身体和精神几乎都已经靠近快要崩溃的边缘。他不断用他的光学镜搜寻着擎天柱的踪迹,本就无法集中注意力的他现在更加的紧张。

  要是他错了,他就会成为一个罪人。

  这是侦察兵必须最好的觉悟,不仅仅是敢于去一个人打刺情报,在敌方的地盘探索,容错率更是低到无法忍受。如果侦察兵所探情报有误,那么他们都会死于敌方的残忍屠杀之下。

  好痛苦,不想再跑下去了。

  压抑的环境和满满黯淡下来的光亮让众人的心里承受能力达到了极限,一边是要把自己的道路放在别人的身上,一边又要去承担别人的道路。这正如擎天柱所说的那句话。

  直到我们万众一心

 他们用身体去深切体会了这时的万众一心,可这十几个人在初次交心的过程中又怎敢轻易拿出自己的生命。于是有人开始加速,试图自己去跟上擎天柱的方向。他们有人超过了大黄蜂,然后队伍便散落了,像灯火被熄灭一般。

  大黄蜂散落在人群中无法看清前路的方向,这时他感受到了一种深深的绝望。一种被别人抛弃的绝望,被利用的绝望。他才想起来这是一场

比试,而不是共赢的游戏。这时他的身边人才是敌人。

  他们跑向了不同的方向,因为人们已经开始豪赌,赌上生命,去加速看到领袖的脚步。然而这种概率小之又小。

  大部分人注定已经失败。

  大黄蜂像泄了气一样减缓了他的速度,他不清楚到底那个方向才是正确的,在极限的身体状态下,他们很难思考,大黄蜂一个人跑散了,他孤单一个人在黑暗的树林里缓慢跑动,他的能耗本不能支撑他以这样的功率输出,并且浑身的酸痛已经证明了他的真正尽头---迷失在这片树林里。

  众人的声音已经散去了,他们有的孤身一人,有人不断挣扎,没人跟上了擎天柱和通天晓。

  大黄蜂开始沮丧,他感到有些硬咽和绝望。

过度的消耗使他的身体出现反应,他猛地痉挛了一下,跪在地上哇哇大吐。

  没人关心。他一个人倒在黑暗中,像是回到了之前的那种孤独状态。

  没人再伴在他的左右,没人再能给他的生活回归。大黄蜂麻木不仁地倒在地上,没人知道,也没人注意。他曾经是如此恐惧黑暗。可以害怕到哭出来的程度。

  “你就这么认输了?”

  声音回响在大黄蜂的耳边,他听出来了这是爵士的声音,他抬头一看,没有一个人,这铁树林的奇异之处就在于,它被擎天柱的部队改造得是一个可完全用于他们的训练场。

  “你的敌人已经走了,你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离开吗?就像那场大火一样。”

  “你的长官难道真的不是那场大火的主导者吗?”

  树中传来的声音有着很明显的加重感。这是声音接收器的特征。

  “再说话我就杀了你!“

  “你得有这个能力啊,小朋友。”

  爵士的声音充满着嘲讽,和别样的激励。他了解所有人的经历,并且可以精准地打击到他们的痛点,能过去“鸿沟”的人,都值得被打击

  “闭嘴,护目镜混蛋。“

  这时烟幕拉起大黄蜂就往前跑,他也曾经被大黄蜂的勇气感染过,他们也是很要好的兄弟。

  “你哭什么,这可不像你。”

  烟幕带着他寻找出口。这时大黄蜂才意识到他竟然清洗液落了一地。还被烟幕看到了,这可真是羞耻极了。

  “虽然他们说是无限跑,但只要跟上了擎天柱的通天晓,我们就没输。”

  “我们还怎么跟得上。”

  “你傻啊,他们是绕着弯跑的,我们只要抓到他们跑动留下来的痕迹就行了,然后笔直的到终点。”他扬扬自己的脑袋

  烟幕的这番话让大黄蜂豁然开朗,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作为侦察兵,他们有无数种理由去寻求近道,他的思维太过于循规蹈矩了。

  “走吧,朋友。”

  大黄蜂感到一丝温暖,战士之间的。甚至有些像家人。

  

  

  飞过山跑上了一个山峰,这里较为平直,不像是森林里的蜿蜒道路,飞过山感到有一丝希望在接近。

  突然,他看到一个陌生的身影跑过。即使在夜晚,他也能看到那傲人的曲线,和完美的比例,跑动的姿势令人神往。飞过山看得出神。但随着几塞秒时间过去,那完美身材划过的距离便是他难以想象的距离。这速度好快。

  “好火辣。”

  他情不自禁感叹一声,然后便跟了上去。靠近了些后,可以依稀辨认出粉白色的涂装这时飞过山猛然想到一个女子部队的训练官,他影影约约听说的,名字叫阿尔茜。

  但碍于这场比试也他没敢上去要联系方式,毕竟这种女人一般都不好惹。

  

  天空变得越来越阴暗,好像要下起磅礴大雨。一个赛时过去了,他们依旧没有找到出去的道路。

  但大黄蜂和烟幕却发现了一些关于长官的线索,他们发现了全新的脚印,在他们到过的道路。

  “原来如此。”烟幕站起身来,

  “他们哪来那么多体力还在绕路,他们已经顺着之前的道路回去了,估计在看到我们跟不上以后就已经走了。”烟幕摩挲着手上的灰尘

  他们只要努力去回忆来时的道路结合上大型机的脚印就可以将本次任务完成。这次的本意本不是要拉练我们,而是在拉练我们的同时考察我们的信息处理的能力。

  大黄蜂瞬间感觉之前的十多年书都白看了。

  真正的谋略家正在出谋划策。大黄蜂的确擅长观察敌情和灵活作战,但在重压之下他还是没能完全清醒自己的头脑。

  他们穿过枝干,越过重重叠嶂的树木。终于有了些熟悉的感觉,能在长得都差不多的铁树之间找到熟悉的道路,说来也不是很难。也就花费了他们近4个赛时的时间吧。

  当大黄蜂风尘仆仆地回到还不熟悉的新营地时,他终于松了一口气,虽然已经有人在提前等着了。

  擎天柱的面前站着比他们提前先到的士兵,站着好几个,他们虽然不是倒数,但是成绩还是不好。

  “30赛里,你们跑了6个赛时?”通天晓已经开始要骂人了。

  “一群训练有素的战士还不如我家的涡轮发动机转得快。”通天晓的声音令人感到难堪,又难以忍受。“你们还能有什么作用。”

  烟幕却不识相地从旁边跑了过去。

  “长官,请求入列。”

  看来他脑子不好用的时候还是不好用。

  通天晓装作没听到。

  “长官,请求入列。”

  通天晓还是装作没听到。

  “请求入列,长官。”

  “你不会报告吗?”

  “报告,请求入列。”

  “200个俯卧撑。”

  

  烟幕满身是汗地站着了队伍的最后排,和大黄蜂一起。这时飞过山才姗姗赶来。他踉跄了几步以后直接躺在了两位长官的身前。

  “终于...找到了。“

  看来人全都到齐了,擎天柱芯里默念。

  天空下起了雨,雨水打下来有些重,人们在这黑云之下早已经感受到了这沉重气氛的感觉。

  “看来你们有能力找到回来的路,但我依旧很失望。“擎天柱咪起了他的眼睛,今天他很独特地戴上了口罩,看起来有些威武压人。

  “你们要是在紧急情况下,最终的结局,只能是全军覆灭。“

  擎天柱一如既往地带领着别人,这对别人来说有时候可能会有些腻。但大黄蜂不会,尤其是被批评的时候。他并不清楚自己到底着了什么魔。

  最后擎天柱并没有给他们多坏的评价,也还是让他们回去休息了。

  然而擎天柱的意味并不在这里,虽然现在很晚了,爵士也不想再跟他们拉练了,但是折磨他们的意志却是有些令人感到愉悦的事情。擎天柱有点喜欢看某些小崽子崩溃的样子,私底下来说。

  雨下得大了,打在地上有着如同恸哭般的声音,在安静的侦察兵训练基地,这个声音格外响亮

  大黄蜂看着外面的雨,他睡不着,他感觉身体里面某些部位不太舒适。黄蜂坐在休息室的外面,一直看着这场雨不停落下他们的响声。

  他开始好奇擎天柱去了哪里。甚至有些想看见他。他愿意去为这个人付出,在“鸿沟”的时候,他想不到擎天柱会给自己那么多勇气。和信仰,大黄蜂想,这不是他自己傻,而是他好像有些被那个家伙感染到了。一种来自他领导力的感染。

  好像快要沉沦了。

  大黄蜂突然想起了他胸口里的储存器原料,他打开了那个小盒子,然后说了一句话。

  “Optimus,i would lay down my life for you”说完了之后他迅速关上。

  再次打开的时候,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 lay down ....”

  

  “你在这里干什么?”

  

  大黄蜂吓得赶紧放下了那个储存器。

  擎天柱一直在旁边看着他,眼神从未离开,但大黄蜂至始至终都在发呆,他没能发现擎天柱就在他的旁边。

  “额,长官,我想给你个东西。”

  但他勇敢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或许他已经意识到这份情感的不一般,也感受到了他对擎天柱不一样的感觉。

  “my life for you”

  擎天柱弯下腰来,坐在了他的旁边,事实上,在雨中,这样的气氛不太好。

  “你的好意,我收到了,战士。”

  擎天柱接过那个小盒子,放在了自己的身后。然后从胸甲里拿出一块像玉石一般的东西。

  “他是我的私人通讯设备,如果你有话要说,用这个找我就可以了。“

  擎天柱的光学镜一直没有望向大黄蜂,而是望着外面的雨。

  “不过,我希望这种话,你不要随便说给别人听。谁都不行。”

  “没人能拥有你的任何事。”

  大黄蜂接过那块石头,站起身来进了房门。

他内心充满着喜悦,好像连苦练过后的疼痛都减轻了。

  

  士兵们在度过了艰难的树林之后,倒在充电床上便光速下线。然而他们也的确度过了安稳的四个赛时充电时间。但当有一颗催泪弹在那狭小的空间炸裂开来的时候。众人便再也躺不下去。

  “妈的,真没法活了。”

  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边骂骂咧咧边整理好。然后又齐刷刷地站在了门口。

  大黄蜂的双腿开始发痛,之前的酸涨感似乎都堆叠在了一起,他感到钻芯的不舒服。

  更何况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他们的清洗液都还没有擦干净就被下达了指令。

  “全体,五塞里。”

  霎时电闪雷鸣划过,众人望着外面的气象,征住了。

  “快点!”

  

  刚起来,大黄蜂的脑模块感觉昏昏沉沉的,他根本抬不起腿来,雨点打在他的身上不断地带走他的热量,但他依旧在持续发热,每迈开一步他的胸口就开始刺痛。

  他跟着跟着,就失去了知觉。

  “大黄蜂!”

  察觉到不对劲的飞过山跑过去扶起他,烟幕也站上前来扛起他的一只手臂。

  “撑住。”

  在雨点磅薄之中,他们两个扛起大黄蜂滚烫的机体,一起前跑去,他们跟上了队伍。

  “放下我吧..你们会被拖累的。“

  大黄蜂劝他们放下自己,但这怎么可能。

  “前面的!通天晓呢?”

  “不知道!”

  雨点的声音盖过了他们说话的声音,他们背着大黄蜂有些不知所措,但又只能带着他着跑。电闪雷鸣中,他们的长官消失不见了,大黄蜂的情况没人能帮助,除了将大黄蜂扛在肩上的两人。

  “兄弟,挺住。”

  他们所在的环境寒冷刺骨,但他们却是如此火热,大黄蜂想,如果他真是奥利安,一定不会有如此幸运吧。

  

  他沉沉睡去。像是在那遥远的家一样。

  

  

  “擎天柱,紧急情况。”

  “怎么了?“

  “御天敌死了。”

  “什么?”

  

  

  to be continued

  

  

  

  

  

  

  

  

  

  

  

  

  

  

  

  

  

  

  

  

  

  

  

  

  

  

  

  

  

  

  

  

  

  

  

  

  

  

  

  

  

  

  

  

  

  

  

  

  

  

  

  

  

  

  

  

  


  

  

  

  

  

  

  

  

  

  

  

  

  

  

  

  

  

  

  

  

  

  

  

  

  

  

  

  

  

  

  

  

  

  

  

音乐随身听

韩国的四人组乐队Layers演奏经典爵士歌曲《Fly Me To The Moon》。这是首华尔兹舞曲,1954年由音乐家Bart Howard谱写词曲,1962年由Joe Hannel改编而大受欢迎。

韩国的四人组乐队Layers演奏经典爵士歌曲《Fly Me To The Moon》。这是首华尔兹舞曲,1954年由音乐家Bart Howard谱写词曲,1962年由Joe Hannel改编而大受欢迎。

Deftwing

重新看了一遍威震天万岁,发现jazz真的太厉害啦!

重新看了一遍威震天万岁,发现jazz真的太厉害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