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jennie

218.1万浏览    16574参与
憨小不点(摆烂版…

13.光吃菜 你不会吃醋啊 !

-朴总 你别光顾着吃啊 等一下媳妇都没了

-朴彩猪 ! ! ! 


照片 两个人笑得挺甜的 


蔡澜走了过来 直奔她的目标Lisa 好家伙 没把彩英放在眼里 哦 是根本不“Lisa 要不要一起吃饭 庆祝一下”


Lisa看向彩英 本来想拒绝的 彩英一句“好啊 一起吧”就这样结束了Lisa的话


妮妮和智秀在后面 擦汗 


“智秀 一起吧 带你女朋友...

-朴总 你别光顾着吃啊 等一下媳妇都没了

-朴彩猪 ! ! ! 




照片 两个人笑得挺甜的 


蔡澜走了过来 直奔她的目标Lisa 好家伙 没把彩英放在眼里 哦 是根本不“Lisa 要不要一起吃饭 庆祝一下”


Lisa看向彩英 本来想拒绝的 彩英一句“好啊 一起吧”就这样结束了Lisa的话


妮妮和智秀在后面 擦汗 


“智秀 一起吧 带你女朋友 ”


“好呀 好呀”智秀答应就要走 被妮妮拉了回来 “擦汗 干嘛去”智秀就乖乖的站着给妮妮擦汗


……


服务员 蔡澜问要了菜单 “你们随便点啊 ”智秀和妮妮点头 彩英听到吃的 打开菜单就准备开始了 蔡澜同学精准的翻到Lisa爱吃的

“Lisa 我记得你爱吃这个 还有这个…”


服务员疯狂的写着 妮妮和智秀两个人翻着菜单 瞟了瞟彩英 彩英无动于衷 压根听不见 


听不见 ? ? ?  Lisa内心 狗东西就想着吃了 人家都知道我爱吃什么 你啥玩意都不知道


有什么了不起的 我现在就记住她爱吃什么 切 就你懂 我可是有证的 刚刚上车就不对劲 非要Lisa坐你的车 还副驾驶 呵呵 


刚刚


“Lisa 你坐前面吧 ”蔡澜快先一步拿到车开了过来 “坐前面吧”


“不了 我开车了 ”


“你那个脚 不行的 上车吧 ”在车里瞟了瞟彩英 “彩英 麻烦你 开车过去了 ”


妮妮和智秀感觉蔡澜这个人有一点奇怪  彩英的一句“随意 ”给Lisa气得 打开车门就上去


“等一下”摇下车窗 丢钥匙给彩英“地址我发你 自己开车去”


彩英接到钥匙的时候 又丢了回去 “我们打车 不用 你告诉我地址就好了”


“懒得管你”


三个人就这样去打了车 过去 

→XXXXX饭店 朴彩猪

→懂啦 野猪 


“你媳妇不会吃醋了吧”


你还有胆问 要是你让朴彩猪 上你的车 车轱辘我都给你卸掉 “没事 她不会 我会”


“啊…你们不是假结婚吗?”


“假结婚就不能产生感情吗?”


蔡澜停下车 和Lisa在车里讨论

“你知道我等你 等你离婚 你们是因为什么结婚我不管 ”


“小澜 我说过了 是假结婚没错 会离婚也没错 我不爱她也没错 ”看了看窗外 又看了看手机上和彩英的聊天记录 “我想我可能喜欢她了 别等我了 以前的事情过去就好了”


蔡澜冷笑 又是这种答案 “过去? 你怎么能忘”


“去饭店吧 ”


启动车辆之后 一路上 无言 


……


“朴总 你不怕吗?”


“怕什么”彩英看着自己胸前的工作牌和奖牌 又想了想自己的身份 刚刚确实该吃醋吗?可是我不知道要不要吃醋 以什么身份 虽然有一点点 不多


“等一下媳妇都没了”


“算了 ”


看了看后视镜 妮妮和智秀两个人甜甜蜜蜜 好像是该开始了 我是喜欢吗? 算是吧


彩英她们在门口等了挺久 才看到Lisa和蔡澜 

“走吧 进去吧”


Lisa看了看彩英胸前的工作牌和奖牌 内心狂喜 

看来她还是带着的 会不会她也喜欢


彩英点完之后 合上菜单 “我就随随便便一点吧 吃一点点就好 ”妮妮和智秀也点完了 


菜齐了 


啊 彩英点的真的是一点点 确实 一张桌子有半张桌子是这样 少了 一点点菜


吃着吃着 蔡澜给Lisa夹菜 在蔡澜看不见的地方 夹给了彩英 彩英无语 但是饿了 都吃 都吃 


妮妮和智秀感觉怪怪的


蔡澜去上厕所 一定要Lisa陪着 “你自己去就得了 ”


“我怕”


额 彩英的关注就在菜上 压根没理 Lisa气的“走 陪你去”


两个人出去之后 妮妮和智秀感觉到了不对劲 

“朴总 你别光顾着吃啊 等一下媳妇都没了”

 

“什么 为什么啊”一边说话 还一边夹菜 朴彩英真有你的 


“她把你媳妇都带走了 你可真…真的在吃”


“为什么不吃 又不是不会回来 ”


……


“Lisa 你也看到了 她一定都不爱你 连喜欢都谈不上 她不配”


“你不是来上厕所的 ”


“Lisa…我…”蔡澜推着Lisa到了洗手台 闭眼睛就想亲上去 Lisa推开了 “蔡澜 我们没有感情了 你忘了吧 我真的喜欢不起来了 ”


走了 走回房间 “走了 别吃了”


“怎么啦 哎…”


彩英看着Lisa 拿东西 看了自己一眼 “你走不走 ”


“我…我还没吃完”彩英今天一天没吃东西了 急急忙忙赶回来看比赛


气到 X 3


彩英被妮妮说服 追出去了 


冲上前去“LaLisa 你等一会 ”


“你别光吃菜啊 你不会吃醋吗?”Lisa看着彩英 想要一个答案 


彩英还是很懵的状态“我为什么要吃醋”


“好…我知道了 离婚吧 我已经…算了 … 钱你慢慢还吧”


“什么意思 现在公司没有周转过来 很多东西没有办法去解决 我也不是那种…”


Lisa做了一个手势 别说了 把东西还给我 指着胸口的牌和奖牌


脱下来 给了Lisa “呐 给你 ”看了看手机的短信“完了 我的飞机 明天的秀”


“你就好好看你的秀去 反正我管不到你”


“你发什么神经啊 天天发脾气 真的是 好好说行不行”


“我怎么和你好好说 你傻我傻 看不出来吗?”


“看出来什么?”


Lisa不想说话了 拦了一架出租车就回去了 留下懵逼的彩英 


“朴总 La总呢”


“走了 ”


“你没留住吗?”“刚刚人都到你面前抢了 你傻吗?”


“啊 为什么”


她没多喜欢 又说得出来什么留她呢 让她好好消化就这样吧 先去机场 赶不到看秀了



……



R&L

第二十八章

  叩叩叩—朴彩英敲了敲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榭老师好,我想问问Lisa为什么请假”

  

  “嗯?你好像不是我们班的学生吧”

  

  “我不是,我是Lisa的…朋友”朴彩英本想说她是Lisa女朋友的,但是她想起来,校规上明确写着除大学外的学生不可以谈恋爱…

  

  “哦,Lisa她生病了”

  

  “榭老师能把她家地址给我吗?我想去照顾她”

  

  “不行,你是她朋友怎么可能不知道她家住哪?出去出去”

  

  “靠!md”朴彩英被榭戎赶出来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校长打了个电话“喂,老王,高中部最近不是转来一新生吗?把她住址发我吧,谢了”

  

  老王:就...

  叩叩叩—朴彩英敲了敲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榭老师好,我想问问Lisa为什么请假”

  

  “嗯?你好像不是我们班的学生吧”

  

  “我不是,我是Lisa的…朋友”朴彩英本想说她是Lisa女朋友的,但是她想起来,校规上明确写着除大学外的学生不可以谈恋爱…

  

  “哦,Lisa她生病了”

  

  “榭老师能把她家地址给我吗?我想去照顾她”

  

  “不行,你是她朋友怎么可能不知道她家住哪?出去出去”

  

  “靠!md”朴彩英被榭戎赶出来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校长打了个电话“喂,老王,高中部最近不是转来一新生吗?把她住址发我吧,谢了”

  

  老王:就是你住的那个小区

  老王:在12栋的2507号

  R:谢了老王,改天请你喝茶

  老王:嗯

  

  朴彩英把手机放回兜里“切,什么狗屁榭老师,要不是不想打扰老王和老刘我会来找你?切!”  “话说回来怎么这么巧,她和我住在同一个小区,但怎么没有见过面呢?”朴彩英打了个车回家,在楼下药店买了些感冒药,然后手舞足蹈地朝Lisa家走去…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Lisa十分不情愿地起身去开门,看到了一个裹得严严实实的人—榭戎

  

  “你怎么来了?”

  

  “作为你的老师兼管家,我来看看你不是应该的吗”榭戎伸手去摸Lisa的额头,被躲开了

  

  “榭老师,药放着吧,我要休息了”

  

  “能不能不要叫我榭老师,我想听你叫我小榭”

  

  “小榭?yue,你tm自己多老自己心里没点儿数吗?还小榭,我看叫你榭奶奶还差不多”

  

  “谁让你进来的?你这是私闯民宅”

  

  “我还就闯了,你又不是这个家的主人,凭什么听你的?榭!奶!奶!”

  

  “你!”

  

  “你…你什么你?结巴了,快点滚吧!榭奶奶,一路走好!”

  

  榭戎走后低吼了一句“你给我等着”

  

  “Lisa,你没事吧?”朴彩英伸手去摸Lisa的额头“怎么这么烫?”  “我去帮你泡感冒药,你先去床上躺着吧”

  

  “谢谢…但是…不用了,你出去吧,我自己来”

  

  “没事,你是病人,我照顾你是应该的”朴彩英边说边走向厨房

  

  “我不想再重复我说的话”

  

  朴彩英顿住“什么意思?”朴彩英知道Lisa是让她离开,但她不甘心就此离开,万一Lisa突然心软不赶她走了呢

  

  “现在立刻离开我家!”Lisa也想要朴彩英留下来,但她怕自己会再次陷入朴彩英的温柔…

  

  “好…”朴彩英见Lisa态度坚决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她可没有榭戎那么厚脸皮“我帮你泡完这杯感冒药就走…”

  

  “不用了…我自己来”Lisa走向朴彩英接过她手中的感冒冲剂

  

  “……”朴彩英离开了,出门后她拿出手机给金智妮打了个电话,没有接通…

  

  R:我见到Lisa了…

  

  

  

  

  

  

  

  

  

  

  

阮江

吵架

     朴彩英和金珍妮吵架了

  

  

  

  

  

  

  

  眨眼就到深冬了,朴彩英终于结束了今天经纪人安排满档的行程,满身疲惫的回到家,她轻轻推开家门,蹑手蹑脚地走进家里,心想着姐姐一定先睡了,可是刚打开门,就看到客厅的吊灯还亮着。

  

  “呀,姐姐怎么能睡在这里呢。”朴彩英在心里默默的嘟囔了两句。

  

  她一步步走向珍妮的身边,正打算一个公主抱把人抱到房间的床上时,她的姐姐醒了。

  

  “彩英不打算跟我解释解释吗?”金珍妮用一双睡眼朦胧的猫眼看着朴彩英。

  

  “啊,解释什么?...

     朴彩英和金珍妮吵架了

  

  

  

  

  

  

  

  眨眼就到深冬了,朴彩英终于结束了今天经纪人安排满档的行程,满身疲惫的回到家,她轻轻推开家门,蹑手蹑脚地走进家里,心想着姐姐一定先睡了,可是刚打开门,就看到客厅的吊灯还亮着。

  

  “呀,姐姐怎么能睡在这里呢。”朴彩英在心里默默的嘟囔了两句。

  

  她一步步走向珍妮的身边,正打算一个公主抱把人抱到房间的床上时,她的姐姐醒了。

  

  “彩英不打算跟我解释解释吗?”金珍妮用一双睡眼朦胧的猫眼看着朴彩英。

  

  “啊,解释什么?”朴彩英用一种近乎迷茫的眼神看着金珍妮。

  

  “解释解释你这两天为什么回来这么晚?是想让我在这等你一夜?”金珍妮的喉咙又干又痛,说话的声音也变得哑哑的。

  

  “我......我也没去做什么,就是......就是去跑行程了,”朴彩英顿了顿,又小声嘀咕道:“而且我也没有让姐姐等我啊,我出门明明和姐姐说过了,让姐姐困了就自己回房间睡觉,不用等我。”

  

  “朴彩英!你自己数数自从我们在一起之后我们两个人一起吃过多少次完整的晚饭!”金珍妮用嘶哑的喉咙吼着。

  

  这句话勾出了朴彩英的回忆,她和金珍妮在一起一年多了,这期间一直都是组合的上升期,两人都很忙,又碰上了朴彩英即将要出solo,很多次两人的晚饭时间,都会被经纪人的一个电话打断,朴彩英挂断电话,一脸无奈的看着她的姐姐,“抱歉姐姐,经纪人要和我讨论关于solo的事情,我要先走了。”说着,朴彩英便已经披上了外套,转身出了门。

  

  “可是,你才刚刚回来啊”金珍妮委屈的对着那扇已经关掉的门说。

  

  “现在,你知道为什么了吗?”金珍妮质问的声音把朴彩英拉回了现实,她以为她的姐姐是不在意的。

  

  可是,又有谁能够不在意。

  

  “你自己出去好好反省反省吧!我累了,想自己一个人待着。”金珍妮冷冷的把朴彩英推出了家门。

  

  “姐姐!”

  

  砰,门关上了。

  

  “姐姐,别不要我!”朴彩英使劲地拍着门,“姐姐,你把门打开啊,彩英好冷。”

  

  现在是冬天,朴彩英只穿了一件毛衣,冷的朴彩英直发抖,这件毛衣还是金珍妮亲手给她织的呢。在拍了好几下门之后,那扇门丝毫没有打开的意思,朴彩英知道了,她的姐姐现在铁了心要把她锁在外面了,她越想越伤心,在门口哭了起来,鼻涕和眼泪都在脸上,冷冷的,就像朴彩英的心一样。

  

  此时门后的金珍妮也不好受,她听着门外朴彩英一阵阵的哭声,她的心也跟着被揪了起来。其实她以前也不会在意这么多,不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金珍妮很敏感,她明明知道朴彩英不会背着她做什么,但金珍妮就是怕,害怕失去朴彩英,害怕朴彩英有一天就不爱自己了,害怕朴彩英有一天就不要自己了,可能这就是缺少安全感吧。

  

  金珍妮发誓,要是朴彩英现在认错,她马上就给她开门。

  

  可是过了一多小时,门外的朴彩英没了声音,金珍妮以为朴彩英哭累了,心一软,就悄悄把门打开瞄了朴彩英一眼。

  

  “嗯?居然睡着了,真是个小孩啊。”金珍妮笑笑,然后慢慢推开门,不想吵醒朴彩英。她把朴彩英的胳膊揽到自己肩膀上,“没想到彩英已经这么高了啊~”,金珍妮自言自语道。

  

  此时朴彩英偷笑了一声,不过没被金珍妮发现。

  

  金珍妮好不容易把高她半个头的朴彩英扛回房间,正打算把她放到床上,这时身旁的人动了。

  

  朴彩英把金珍妮压到墙上,用那双深沉的眼眸看着金珍妮。

  

  “什么嘛,姐姐嘴上说着让我好好反省,结果还不是心软了。”

  

  “好你个朴彩英,学聪明了,懂得装睡了。”金珍妮咬牙切齿地说,“你放开我,我要出去。”

  

  “哎呀,姐姐,你看看你现在还动的了吗?”朴彩英轻笑,“刚刚姐姐让彩英在外面冻了这么久,是不是应该让彩英暖暖呢?”

          

  

            (以下内容自己想象哈)

  

  

  

  夜里,朴彩英贴着金珍妮的耳朵,对她说:“和我陷入爱河吧,姐姐”

  金珍妮热烈的回应朴彩英:“享受我吧,我的爱人”

  


BLACKPINK考古专用  骇人恶🐛

洛杉矶场四个人的solo stage

  

  

    

洛杉矶场四个人的solo stage

  

  

    

R&L

第二十七章

  脑袋里怎么想的,Lisa当然也怎么做了,在朴彩英反应过来之前Lisa就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Lisa跑到了学校高中部的顶楼的一间废弃的空教室里,蹲在角落,眼泪不争气地流了出来,她终究是没能放下朴彩英,终究是忘不掉她…Lisa在角落哭了很久,累了,就睡过去了…

  

  朴彩英向学校请了假,李持鑫本想跟着朴彩英,但被朴彩英拒绝了,她说,她需要时间自己静一静,朴彩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逃避,明明见到了日思夜想的人应该追上去的,可她没有。朴彩英出了校门后没有回家,而是去了酒吧开了一个包间,买了一桌酒,自己一个人坐在地上喝,不停地喝,不停地喝…直至桌上的酒瓶都空了,她才往家走。夜晚的风很冷,可是...

  脑袋里怎么想的,Lisa当然也怎么做了,在朴彩英反应过来之前Lisa就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Lisa跑到了学校高中部的顶楼的一间废弃的空教室里,蹲在角落,眼泪不争气地流了出来,她终究是没能放下朴彩英,终究是忘不掉她…Lisa在角落哭了很久,累了,就睡过去了…

  

  朴彩英向学校请了假,李持鑫本想跟着朴彩英,但被朴彩英拒绝了,她说,她需要时间自己静一静,朴彩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逃避,明明见到了日思夜想的人应该追上去的,可她没有。朴彩英出了校门后没有回家,而是去了酒吧开了一个包间,买了一桌酒,自己一个人坐在地上喝,不停地喝,不停地喝…直至桌上的酒瓶都空了,她才往家走。夜晚的风很冷,可是尽管如此也没能让朴彩英清醒一点,一点儿也没有…

  

  等到Lisa醒来时,天已经黑了,她打开手机,屏幕亮起,光很亮刺得她眼疼,心也疼…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是17:11

还在上课,也不知是心有灵犀还是怎么着Lisa也同学校请了假,只不过她直接回了家,不是回La宅…


  (就在昨天,Lisa和她爸提议要搬出去住,La父没有询问太多帮她在学校附近买了套房,但Lisa不知道的是—朴彩英也住在这个小区…)

  

  朴彩英回到家躺在床上,脑袋里一遍遍地播放这今天发生的一切——先是被梁晨曦骗到天台,自己骂她有病;再是见到Lisa,Lisa跑了…但朴彩英还是不敢相信那人是Lisa,她怀疑是自己太想Lisa了,然后出现了幻觉,但是…不可能啊,她实实在在听到了Lisa的声音,见到了Lisa…朴彩英的脑子现在很乱很乱,就像是一堆线缠在一起,成了死结…浴室传来了淅淅沥沥的水声…

  

  这边的Lisa也差不多,她想要给欧尼们发消息倾诉,却发现没有联系方式—欧尼们还没加她…她给赵初月打了电话,可她忘了赵初月此时还在上课,手机是静音状态…Lisa见没有人接就挂了,这一瞬间她感到特别无助,豆大的泪珠再次流了出来,落在木质地板上发出了嗒嗒声…

  

  洗完澡后的朴彩英清醒了许多,脑袋里的死结也慢慢的解开,她开始埋怨自己为什么不追上去,为什么要选择逃避,为什么不向Lisa道歉,坦白心意…朴彩英带着这一大堆问题入睡…

  

  而Lisa则是缩在角落里睡了一夜…醒来时不仅全身酸痛,还感冒了…Lisa同学校请了一天的假,没有去医院,而是呆在家自己泡了包感冒药,喝完之后关上窗户,拉上窗帘,洗澡,然后躺在床上睡

  

  朴彩英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心思听课,一心想着待会见到Lisa了该怎么说,下课后朴彩英没有和李持鑫打招呼自己就先走了…到了高中部,朴彩英只看到赵初月趴在桌上睡觉,整个教室也只有赵初月一个人〈Lisa哪去了?〉

  

  朴彩英轻轻地拍了拍赵初月的背“初月”

  

  “嗯?”赵初月费劲地睁开眼睛“朴学姐?李持鑫呢?没和你一起来吗”

  

  “哦,她待会就来,Lisa呢?”

  

  “Lisa?她今天一整天都没来,老师说Lisa请假了”

  

  “请假了?为什么请假?”

  

  “这…我不知道”赵初月站起来“朴学姐…我有个事要问你”

  

  “你说”

  

  “你…认识Lisa?”

  

  “嗯”

  

  〈好了,一切谜题都解开了〉赵初月想〈难怪昨天Lisa一看到朴学姐就跑了〉

“朴学姐,你可以去问榭老师Lisa为什么请假”


  “榭老师?”

  

  “嗯,我们的新班主任,她…好像认识Lisa,而且…应该和Lisa挺熟的”

  

  ……

  

  —A市—

  

  “金智妮,再也不能让你在上了”

  

  “略略略…”

  

  “对了,加了Lisa的联系方式吗”

  

  “还没呢,我现在去”金智妮拿起手机把纸上的号码输了上去“好了”

  

  

  

  

  

  

  

  

  

  

  

  

  

  

is so good 👍

  要原图来彩蛋或官博❤

  要原图来彩蛋或官博❤

墨然回首间

  今日份更新照片的jensoo

  很喜欢😋🤗

  今日份更新照片的jensoo

  很喜欢😋🤗

JJRLX

  妮:老娘不能让你们白来!

  妮:老娘不能让你们白来!

JJRLX

  妮踢得有点黑啊

  哈哈哈哈哈

  妮踢得有点黑啊

  哈哈哈哈哈

BLACKPINK考古专用  骇人恶🐛

伦敦白裙妮来啦 眼妆好细节

  

  

2022世巡伦敦场  

伦敦白裙妮来啦 眼妆好细节

  

  

2022世巡伦敦场  

BLACKPINK考古专用  骇人恶🐛

妮更新ins

  

2022巡演伦敦场  

妮更新ins

  

2022巡演伦敦场  

R&L

第二十六章

  昨晚的金智秀还是“乖乖”地被金智妮吃抹干净了

  

  ……

  

  “今天得早点去,昨天去晚了,连烤玉米都没了”

  

  “那能怪我吗,还不是因为你的烂桃花!”

  

  “李持鑫你tm找死啊”朴彩英随手拿起一本书向李持鑫砸去“也不知道是谁昨天说好请我喝酒,却因为一小屁孩儿的话就不去了”

  

  “今晚,今晚一定请你去”

  

  “好啊,拉勾”朴彩英伸出手

  

  “一言为定!”

  

  ……

  

  “那个,昨天对不起啊,吓到你了”

  

  “不是,你没吓到我,是我自己的原因”

  

  “愿意和我说说吗,就算是交个朋友”...

  昨晚的金智秀还是“乖乖”地被金智妮吃抹干净了

  

  ……

  

  “今天得早点去,昨天去晚了,连烤玉米都没了”

  

  “那能怪我吗,还不是因为你的烂桃花!”

  

  “李持鑫你tm找死啊”朴彩英随手拿起一本书向李持鑫砸去“也不知道是谁昨天说好请我喝酒,却因为一小屁孩儿的话就不去了”

  

  “今晚,今晚一定请你去”

  

  “好啊,拉勾”朴彩英伸出手

  

  “一言为定!”

  

  ……

  

  “那个,昨天对不起啊,吓到你了”

  

  “不是,你没吓到我,是我自己的原因”

  

  “愿意和我说说吗,就算是交个朋友”

  

  “你长得很像她,一个我曾经深爱着的人,只是…我不能再继续爱她了…”

  

  “那…你现在不爱她了?”

  

  “也不能说不爱吧,就是想爱,但不能,也不敢…”Lisa的声音已经染上了些许哭腔

  

  “你…别哭啊”赵初月赶紧安慰Lisa她最怕女生哭了,特别是像Lisa这样的极品美女“我们现在就是朋友了”

  

  “哪有不知道名字的朋友啊”Lisa止住了眼泪,笑了

  

  “那…正式介绍一下,我叫赵初月”

  

  “你好,我叫Lisa”

  

  “食堂最近新添了中国菜品,可好吃了,我今天中午带你去吃”

  

  “谢谢”

  

  “没事,但是不止我们两个,还有我的两个学姐—李持鑫和朴学姐,你不用叫李持鑫学姐,叫她…”

  

  赵初月后面说了什么,Lisa没有听,她的脑海里一直在重复浮现着“朴学姐” 这个称呼〈朴学姐…是她吗?〉“初月,那个朴学姐的全名是什么啊?”

  

  “叫…Roseanne  Park”

  

  “她的中文名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Lisa你认识朴学姐?”  

  

  “不认识啊,只是…她也姓朴罢了,所以一听到这个姓就会想起她”

  

  “哦哦哦,待会你可以直接问朴学姐的”

  

  “嗯,谢谢”

  

  ……

  

  下课后,朴彩英和李持鑫刚出教室门就被梁晨曦给拦了下来“朴彩英,老师找你”

  

  “好狗不挡道,你和那位老师说我吃完饭再去”

  

  “不行,你现在必须去”梁晨曦急了,这哪是老师找朴彩英啊,明明就是梁晨曦自己找她,要是梁晨曦说了实话的话朴彩英现在肯定不会在这,早就走了

  

  “持鑫,你先去吧,我待会去找你们,记得帮我多拿几根儿玉米”

  

  “好嘞!你好好解决解决你的烂桃花吧”说完,李持鑫就蹦蹦跳跳地去找赵初月了〈初月!我来啦!〉

  

  “哪个狗屁老师找我?”

  

  “新来的榭老师”梁晨曦只是听说这个老师是今天新来的,想着朴彩英一定没有她的联系方式,便说了这个人,要不谎言很有可能就被拆穿了

  

  “榭老师?新来的?”

  

  “嗯”见朴彩英没有反应,梁晨曦松了口气

  

  朴彩英一路跟着梁晨曦来到了天台“那个狗屁榭老师在哪?怎么还叫我来这见面?”

  

  “不是她找你,是我”

  

  朴彩英转身就走,还给梁晨曦留下来一句话—“有病!”

  

  “等等!”梁晨曦跑过去拉朴彩英的手

  

  “干什么?……!!”

  

  梁晨曦亲了一下朴彩英,不是脸,是嘴

  

  “你tm有病啊!”朴彩英用力把梁晨曦推开“妈的,傻逼吧wc!”朴彩英十分用力地擦嘴,她现在恨不得把嘴给割掉

  

  ……

  

  “你好,学姐,我叫Lisa”

  

  “你好,我叫李持鑫,叫我持鑫就好了”

  

  ……

  

  —大学部食堂—

  

  “阿姨,要一根烤玉米,一份鱼香肉丝和一份麻婆豆腐”  

  

  李持鑫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食堂阿姨把最后一根烤玉米夹到了Lisa的餐盘里〈完了,又没赶上〉

  

  ……

  

  R:李持鑫,你在哪

  鑫¹:在食堂啊,大学部的

  R:哦,看见你了

  

  “李持鑫!我的玉米呢”

  

  “没、没了”

  

  “我tm…”

  

  “我的给你吧”

  

  Lisa抬头,朴彩英低头,两人的视线交集在一起,Lisa本不确定那个声音是不是朴彩英的,而现在…她十分确定那就是朴彩英的声音,而Lisa心里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