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Jim Gordon

3725浏览    52参与
伽藍

Objection on the Grounds of my Idiot Son

作者是Goodluckdetective (scorpiontales)


律师au


父母去世后,布鲁斯成为了一名出色的律师。 布鲁斯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孩子们帮忙,而且没有戴面具。

杰森用贿赂的方式进入办公室。


作者是Goodluckdetective (scorpiontales)


律师au


父母去世后,布鲁斯成为了一名出色的律师。 布鲁斯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孩子们帮忙,而且没有戴面具。

杰森用贿赂的方式进入办公室。


我怎么还换id
那我自然滚回坑底挨冻

那我自然滚回坑底挨冻

那我自然滚回坑底挨冻

辰砂松明

【未授翻Tim中心】安全港Safe Haven(14)

是隔了很久之后很肥的一章,然后我就又要投身繁忙的学业了

作者:kyrdwyn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519417?view_adult=true

summary:五岁的Tim被他逃亡中的母亲扔在了警察局。Jim·Gordon和蝙蝠侠因此调查一位母亲为何会以那种方式遗弃她的儿子。与此同时,Tim又会遭遇什么?

      Babs为Jim调整好领带,然后拉起了她的裙子。“我看起来还好吗?”她焦虑地问。

      ...

是隔了很久之后很肥的一章,然后我就又要投身繁忙的学业了

作者:kyrdwyn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519417?view_adult=true

summary:五岁的Tim被他逃亡中的母亲扔在了警察局。Jim·Gordon和蝙蝠侠因此调查一位母亲为何会以那种方式遗弃她的儿子。与此同时,Tim又会遭遇什么?


      Babs为Jim调整好领带,然后拉起了她的裙子。“我看起来还好吗?”她焦虑地问。

      “你看起来棒极了,宝贝。”Jim伸手帮她把一缕头发塞到耳朵后面。“都长成大姑娘了。”

      “我不希望法官认为我们不适合抚养Tim。天啊,爸爸,你认为他会没事吗?他们会把他交到合适的寄养家庭手中吗?”

      “我希望如此,Babs。”在Jim和BruceWayne晚餐会面的两天后,DYFS就把Tim从Jim的保护之下带走了。那时Jim已经拜访了Wayne推荐的律师Monica Greene并且开始申请领养Tim了。他疑心这是促使他们带走Tim的原因。他和Barbara自那之后的三周都不得不忍受DYFS的成员的家访,包括与他们指定的心理医生会面。从那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Tim,也没有任何交流。Jim曾抱怨过这个,但是Monica告诉他要有耐心。她不认为这是不同寻常的,而且DYFS也会考虑Tim的意见。

      Jim低头看着他的女儿,俯身拥抱她。“会成功的,Babs,我们会把你的弟弟带回家的。”

      Bruce坐在法庭上观看这场诉讼。Monica一如既往的自信,摆出她的论据,淡化任何对Jim Gordon不利的因素。后者大多是因为他过长的工作时间和鳏居身份,但她指出Tim一直就是在这种环境中成长的,法庭和DYFS都坚持要考虑Tim的想法,因此孩子的意愿缩小了选择范围。Barbara Gordon也被唤到前台谈论她的‘小弟弟’Tim和她对此的感受。

      法庭的旁观席上空空荡荡的,这对于一起备受瞩目的案件来说是极为罕见的,但是考虑到案件涉及了一位未成年人的收养问题,还包括了机密的心理健康评估报告,法庭谢绝了媒体的进入。Bruce对此心存感激。

      当Jim被叫上辩护席的时候,他的注意力重新被带回这场诉讼中。Monica很好的引导了他的回答,她描绘了幸福的一家人的画面,那是Tim住在Gordon家时他们的家庭生活。这不是一个完美的家庭,但这是一个美好的家庭。Monica结束了她的询问,DYFS的律师站了起来。Bruce在座位上挪动了一下,他不喜欢她脸上的表情。

      “局长,Timothy Drake在你的监护之下被绑架了,对吗?”

      “他确实被绑架了。”

      “事实上,他是在你坚持要他去拜访的儿童心理学家的办公室被绑架的。而且你那天并没有亲自带他前去,而是拜托你手下的警员离开学校前去拜访那位心理学家的。”

      “是的,但他——”

      “我没有问题了。”

      法官扬起了眉毛。Monica站起来。Jim转头看向她。Timothy不在法庭上,因为人们认为他太过年幼以至于无法理解诉讼程序。如果Tim在的话,Bruce确信Jim的视线不会从Tim身上移开哪怕一秒。

      “局长,为什么Tim要去拜访一名儿童心理学家?”

      “在Tim的母亲根据安全港法案把他遗弃在警局之后,我认为让他去和某些人谈论这件事是有好处的,因为这对他来说是一次痛苦的经历。虽然我能保护他并且给他提供一个稳定的环境,但我毕竟不是一名训练有素的心理学家,我可能会忽视某些不应当被忽视的迹象,那些表现出他是如何被影响的迹象。”

      法官看上去对这个答案很感兴趣。

      “为什么你会把他送去Sutton医生那里?”

      “DYFS的DeNora夫人推荐了她。我索要了他们常用的医生的联系方式,因为Tim依旧在他们的管辖之下,这能确保他们可以随时查询Tim的咨询记录。”

      “你没有亲自去审查她吗?”

      “Sutton医生为DYFS工作。我相信他们会为他们管照的孩子聘请一位好医生。”Jim摘下他的眼镜低头擦拭,再重新戴上,这是他改不掉的在紧张时的小习惯。“事件发生后,负责此案的警探调查了Sutton医生。在她父母死后帮助过她祖父母的她的舅舅,是Cognetti犯罪家族里的一个小成员。这种联系除非有人特意查探,不然很难查出来。”

      Monica点点头,低头看向她的笔记本。“为什么那天是Montoya警探带Timothy前去拜访医生?”

      “Montoya警探被指定为Tim白天在学校时的保护者,包括在我不方便的时候接送Tim上下学和送他去见医生。因为Tim处于保护性监管下,报告里详细阐述了这一点,所以他在任何时候身边都不能没有警察保护。如果我不能在他身边的话,几位哥谭警局的警员会负责照看Timothy,但是Montoya警探是唯一一位全天候陪在他身边的。”

      “谢谢你。我没有问题了。”

      “Leland女士?”法官问道。

      “没有了,法官阁下。”

      “证人可以离开了。”Savage法官冲着Jim点点头,看向DYFS的律师。“还有别的证人吗?”

      “还有一个,先生。我们这就叫Bruce Wayne来辩护席。”

      Bruce站了起来,没有错过Jim Gordon射向他的被背叛了的眼神。他的女儿看起来也非常生气。Monica只是对Bruce平静地微笑。她知道为什么Bruce会被叫过来,尽管他们从来没有谈论过这件事。

      “Wayne先生,”Leland女士在宣誓诚实和签名的流程结束之后开口说道,“在这三周里你是Timothy Drake的寄养父亲,对吗?”

      “是的,女士。”Bruce笑着回答。

      “你是在DYFS登记的寄养父母,有资格评估那些可能被你照顾的孩子,对吗?”

      “是的,女士。”Bruce再次说。

      “而且你是Timothy已故的父母的同辈企业家。”

      “是的,女士。”当他们开始步入正题的时候,Bruce对此感到高兴。

      “告诉我,Wayne先生,经过你这三周的观察,你对Timothy Drake的安置有什么建议吗?”

      “我确实有些建议。”当Leland女士示意他继续时,Bruce点点头,先后瞥了Jim Gordon和法官一眼。“当Timothy在DYFS的工作人员的保护下来到我的庄园时,他情绪低落,寡言少语。很明显他不想被我照顾,但是他对我,我的被监护人Richard Grayson和为我工作的管家Alfred Pennyworth都保持着礼貌和尊重。Timothy从未抱怨过,但也从未向我要求过任何东西,我认为这很奇怪。除了上学以及寥寥几次跟Richard一起出门之外,他更多的是待在自己的房间里。如果我们询问他是否要跟我们一起出去玩或者做什么事情,比如玩游戏或者看电视,他从不会拒绝我们,但是他从没有向我们提出过任何要求。事实上,我听到他提过的唯一一个要求是当DYFS的工作人员把他带到我家时,他对他们提出的。他问他什么时候能够见到Jim Gordon和他的女儿。工作人员回答他这件事还在处理中,之后我就再没有听到Timothy提过这件事情。”

      “Wayne先生,和Timothy Drake一样,你在年幼的Richard Grayson的父母别谋杀后照顾他,对吗?”

      “呃,情况并不完全一样,但是是的,他们都因为犯罪活动而成为孤儿。”

      Leland女士点了点头。“这种情绪低落无精打采的状态,是否在你照顾Richard Grayson的时候也看到过?”

      “是的,”Bruce诚实地回答道。Dick为他的父母悲伤而变得情绪低落寡言少语。“Dick为他的父母消沉了好几周,就我看到的而言,Timothy也是如此。除了Timothy并不止是为了他的父母悲伤。”

      Leland女士愤怒地看向Bruce。他们已经在开庭前讨论过这个案子了,但是Bruce当时根本没有提到这一点。当然,她只问了Tim和Dick的反应是否是悲伤导致的。她没有问Tim是在为谁而悲伤。

      “谢谢你,Wayne先生。”她突然坐了下来。Bruce悄悄在心里做了个鬼脸。她刚刚给了Monica一个完美的开场白。

      “Wayne先生,你说Timothy不只是为了他的父母而悲伤。”

      “是的。”

      “那么他还为了谁而悲伤?”

      “我认为他是因为失去了Jim Gordon和Barbara Gordon而悲伤。”他停顿了一下。“有天晚上我把他从噩梦中叫醒,他告诉我他想要他的爸爸,然后他又紧接着说他想要Jim。”

      Jim看上去在为他不在Tim身边而沮丧,Bruce理解他的心情。他和Dick还有Alfred做了他们能做的一切让Tim感到舒适,但提姆对待他们从未像对Jim那样热情。Bruce能理解这个。

      “你认为Timothy能够在你的照料下茁壮成长吗?”Monica问道。

      Bruce组织了一下措辞。“我认为这要看你对茁壮成长的定义。在我的照顾下,Timothy当然不会缺少任何他想要的——食物,衣物,交通工具,教育等。我相信他最后会适应和我们一起生活。但是他能得到他在Gordon家中得到过的而未曾在亲生父母身上感受到的爱吗?我不认为我能够回答这个问题。我当然会尽我所能做到最好,就像我对待Richard那样,但是我不认为这适合Timothy。我想他恨我把他从Jim Gordon身边带走,即便这不是我的决定。”

      Bruce庆幸这次听证会没有向社会公开,不然他可能会把他的花花公子形象搞得一团糟,但是话说回来,他在听证会上成为Richard的监护人的时候也是这样,比大多数人想象中的花花公子形象要更严肃。涉及到家庭的时候,他总是很严肃。

      “谢谢你,Wayne先生。”

      “Wayne先生,”Savage法官说道。“你在申请Timothy Drake的监护权吗?”

      “如果Jim Gordon没有得到Timothy的监护权,那么是的,我会去申请他的监护权,但是在这个问题解决之前,我不会提交任何文件。我认为Timothy和Gordon局长在一起会更幸福。但是我不希望Timothy再进入别的寄养家庭,所以我只是想获得他的监护权以阻止他再经历一次父母的变更。他已经五岁了,法官大人,他应该得到一个稳定的,有人爱他的家庭。”

      “谢谢你,Wayne先生。你可以离开了。”

      Bruce点点头,离开了证人席。他留意到Jim Gordon正感激地看着这边。

      律师们结束辩论之后,法官退堂考虑他的决定。Bruce看到Barbara Gordon冲向她的父亲,抱住他的腰。Jim把她揽在怀里说些什么,Bruce离得太远并没能听清。在房间里等候结果的时候,两位律师忙着打电话核对手续。而Bruce就坐在走廊里等待。

      “Wayne先生。”

      Bruce抬头看向Barbara Gordon。“Gordon小姐。”

      “你说的是真的吗?Tim真的把我爸爸当成他的父亲?”Barbara期待又恐惧地看着他。

      Bruce点头肯定了她的疑问。“我能感觉到这个。他说他想要爸爸,然后又纠正了自己,说想要Jim。就好像他把你的父亲当做爸爸一样。我知道他也非常想你。”Bruce笑着说。“很显然,Richard在糖果世界和字母游戏方面没法做的像你一样好。”

      Barbara红着脸低下头。“你都不让我们去看他。”

      “这不是我的决定。”Bruce诚恳地回答。“Tim被送到我家时,DYFS告诉我Tim不能跟你或者你的父亲接触。如果我违抗他们的命令,他们可能会把Tim转移到其他地方,我不认为这对他有益。”Bruce停顿了一下。“我是认真的,Gordon小姐。我认为Tim待在你的家里比跟着我要好得多,尽管我相信Richard会继续和Tim保持联系的。”

      Barbara震惊地瞪大了眼睛。“但是他来自和你一样的社会阶层,”她说,“和你生活在一起对他来说难道不是更好吗?”

      “我想和爱他的人在一起对他更好一点,Gordon小姐,我看得出来你和你的父亲确实爱他。我绝不会因为阶级差异而干涉这件事。”

      她严肃地看了他一会,然后点点头。“谢谢你,Wayne先生。”她说完,转身跑到她父亲身边,紧挨着他站着。

      “不用客气。”Bruce在她身后说道。

      法官随后返回了大厅。众人入座后,法官注视着所有人。“职责所在,我看不出长篇大论的必要。他们要做的是对那个孩子最好的选择,尽管那可能不是某些人和孩子希望得到的。然而,在今天这种情况下,我们的讨论氛围非常和谐,因为对孩子来说最好的选择也是孩子和其他人想要的。所有的证据都表明Timothy Drake能够而且已经在Jim Gordon的照料下茁壮成长,甚至连该州的寄养人也同意这一点。虽然Wayne先生可以保证Timothy在他父母的照料下习惯的物质生活方式,但我发现这还不足以让Timothy远离那些显然爱他、关心他的人。因此,我同意Jim Gordon收养Timothy Jackson Drake的申请。Greene女士,请跟我的法警联系,确定下周正式定稿并把文件归档签字的日期。我希望那时候Timothy会过来。Leland女士,DYFS应当在今天下午把Timothy Drake交给Jim Gordon保管。Wayne先生,我相信你一定会办到的。”

      “当然,法官阁下。”Bruce说,他心中为Tim能够再次见到他的父亲而感到快乐。

      “那么,休庭。”他敲了一记木槌,离开了法官席。在Bruce面前,Jim和Barbara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Wayne先生,”Leland女士说道,“Timothy什么时候能准备好?”

      “为什么Gordon局长不现在就去带Tim回家呢?我会打电话给Alfred,他会把Tim的东西收拾好的。”

      “那么我会和你一同回去监督转交过程。”

      “没问题。局长,你觉得如何?”

      “好的,Wayne先生。谢谢你。”他不只是在感谢Bruce积极地把Tim送回来,Bruce也清楚这一点。

      一行人很快就抵达了Bruce的庄园。Bruce驾驶着保时捷行驶在最前方,然后是载着Gordon一家的厢式轿车,Leland女士的国产车紧随其后。Monica没有和他们一起,因为她还有其他的工作。Bruce在路上就已经通知Alfred了,但他要求Alfred不要把Jim和Babs正在过来这件事告诉Tim。Alfred说他会趁Richard和Tim在后院打球的时候把Tim的东西分开打包。

      “欢迎回家,Bruce老爷。”Alfred打开大门迎接他们入内。“欢迎光临,Gordon局长,Barbara小姐和Leland女士。”

      “Alfred,Richard和Timothy在哪儿?”

      “他们在厨房喝苹果酒,先生。需要我帮您叫他们过来吗?”

      “不用,我想我们能自己去哪儿。”Bruce的微笑和Alfred的眼神在诉说着同一件事。虽然他们会想念Tim,但他们都知道Tim和Jim还有Barbara生活在一起会比和其他人一起生活更快乐。

      Alfred带领他们去厨房。“Timothy少爷,您有一些访客。”

      Richard和Tim放下饮料抬起头来,他们相似的黑发蓝眼让他们看上去就像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当Tim看到Jim和Barbara时,他睁大了眼睛,从椅子上跳下来跑向Jim,Jim张开手臂跪在地上,好让Tim能够扑进他的怀里。“爸爸。”Tim埋在Jim脖颈里轻声说。Barbara忍不住吸了吸鼻子,Bruce看到她几乎哭了出来。Jim也落下了泪水。

      Dick走过来站在Bruce身边,Bruce安抚得把手放在Dick的肩上。Dick喜欢Tim,但是Bruce知道他还没有真正弄清楚Tim在这个家庭中的地位,以及他自己的,尽管Bruce提出了再次收养他的请求。他希望Dick能够尽快接受他的提议。

      “儿子,”Jim轻声回应Tim。“我们带你回家。”

      Tim退后一步,用过于严肃的眼神看着Jim。“回家?”他问道。

      “是的,Tim。”Jim回答。“法官判决我有收养你的能力,你是我的儿子了。”

      Tim咬住嘴唇内侧的软肉。“不会再把我送走了吗?”

      Barbara跪在地上伸手抱住Jim和Tim。“不,Tim,你会跟我们回家,我的小弟弟。”

      Tim更用力地抱住Jim。“我想和你住在一起。”

      “你会的,Tim。”Jim说着抱紧了Tim。“你和Barbara还有我下周会去见法官,他会签署文件,然后你就会成为我的儿子,Barbara的弟弟。”

      Dick拽着Bruce,把他从那家人身边拉走。“法官判他们胜诉?”

      Bruce点点头。“我告诉法官我认为Tim和Jim生活在一起会更好,也许这帮上了一点忙。”

      “是的。Tim在这儿过得很好,但很显然对他而言你和Jim Gordon并不能相提并论。”

      “是的,”Bruce说,“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会照顾他的,好让他不必被送到另一个寄养家庭,但是我现在还在试图说服的现在的被监护人允许我收养他。”

      Dick抬头看向Bruce。“你是认真的。”

      Bruce冲他眨眨眼。“我当然是认真的。如果我不想去见法官并且告诉他我希望你能成为我的儿子,我就不会提出这件事。”

      Dick咬住下唇,转身看向Gordon一家。Tim或许在法律上还不是一个Gordon,Bruce也不知道Tim是否会改名,但在Tim心里他绝对是一个Gordon。

      Alfred走过来,一手搭在Dick的肩上。“先生,我假定庭审的结果是有利的,并为此准备了一场庆祝宴,而且我希望Gordon一家也能够加入我们。”

      Bruce对着Alfred扬起眉毛,“你帮助孩子们做了他们的词汇作业,Alfred?”

      “确实如此,先生。”

      “我觉得一场庆祝宴听上去很有趣。”Dick咧嘴一笑。

      Bruce走上前去,清了清嗓子,引起Gordon一家和Leland女士的注意。“我的管家打赌Tim会被允许和Gordon局长在一起,并为此准备了晚餐庆祝。我不知道我的管家跟我打赌是什么意思,但我不希望让他的厨艺白费。Jim,Barbara,Tim还有Leland女士,如果你们愿意加入我们,那会让我们倍感荣幸。”

      “我得会办公室了,”Leland女士说。“祝你们用餐愉快。”她转身离开,Alfred急忙陪她出去。

      “我讨厌被强迫。”Jim Gordon开口说道。

      “可以留下吗?”Dick跑过来询问。“我想能有时间跟Tim道别。”

      “我们能留下吃晚饭吗?”Tim依旧抱着Jim的脖子,仰起脸来看着Jim。“Alfred做的饭很好吃。”

      “你想留下吗?”Jim问。

      “只是吃顿晚饭。”Tim回答。“然后我们回家。”Tim像是强调一样对最后那句话加重语气。Bruce,Dick,Jim和Barbara都低声笑起来。

      “那么当Alfred做饭的时候,我们为什么不去客厅等等呢?”Bruce提议。

      “Alfred不喜欢我们在他做饭的时候待在厨房里。”Tim严肃地说。“Wayne先生总会烧掉点什么。”他补充道。

      Bruce笑起来。“我讨厌说这件事,但Tim是对的。”他带其他人进入客厅,路过Dick的时候就像对待他自己的儿子一样——被监护人,但依旧是他儿子——把他的头发揉的乱蓬蓬得。Dick咧嘴一笑,走到咖啡桌旁,坐在Tim和Barbara身边。Dick拿出糖果世界的游戏棋盘,Barbara呻吟了一声,但Tim兴奋地尖叫起来。

      “看得出来Dick也经常被拉过来玩糖果世界了。”

      “Alfred为Tim买来了这个。还有其他一些游戏。Tim显然非常擅长UNO牌。这只是个提示。”

      “我会记住这个的。我还从未给他买过这类游戏。没法确定他是否已经到了接触这些的年龄。”

      “我有天晚上回家看到Alfred,Dick和Tim在进行一场非常激烈的UNO对战。那看起来相当有趣。”

      “我能想象。Tim没有胜利,对吧?”

      “是的,但在那之后,无论是Alfred还是Dick都没有对他放水,但Tim还是击败了他们几次。”

      Jim低声轻笑,但他很快收敛了笑意。“谢谢你。为了你帮我们做的一切。”

      “不客气。收留Tim不是我的主意,Jim。虽然我那天在咖啡店说了那些话,但我从未想过把他从你身边带走。但当他们把他带到我面前来的时候,我也不会拒绝他。那对他不公平。”

      “我只是很高兴他能够被我信任的人照顾,而不是那些只为了他能带来的钱的人。”

      “他们交给我的照顾Tim的钱都存在一个账户里,等Tim长大后就能拿到这些钱。就像我开始做Dick的法定监护人之前他们交给我的钱一样。”Jim很惊讶他会说出这些话来。“这不是很多,但是用来投资的话,在他大学的第一个学期他就有了一笔可以支配的资金。或者他也可以继续为了未来投资。”

      “不过,他还是必须要做一份暑假工。我不会因为你是一个可敬的人就允许他游手好闲的。”

      Bruce低声笑起来。“如果他一直这么机灵,我会让他加入韦恩基金会的暑期实习项目的。”他的脸色严肃起来。“Jim,在你打断我之前,请认真听完我接下来要说的话。”

      Jim谨慎地看了他一眼。“这听起来不是什么好消息。”

      “也许吧。”Bruce叹了口气。“跟Alfred一样,我也打赌法官会允许Tim回去和你一起住。我已经联系过韦恩基金会的奖学金部门了。我知道Tim家已经支付了布里斯托尔学院直到年底的学费。Barbara则必须通过他们的转学测试,如果她做到了,并且她和Tim保持能够赢得韦恩基金会的奖学金的成绩,他们就能够在布里斯托尔学院减免全部学费直到毕业。”

      Jim瞪着他。“Wayne先生——我不能——这太昂贵了。”

      “求你了,Jim。让我为你的家庭做这点事情吧。对Tim来说,这样他就不会失去他在那儿的朋友和老师,而他显然很喜欢他们。而且我知道Barbara足够聪明到通过学校的测试。Dick明年也会去那里上学,这样他们三个在学校里就都能有认识的人了。”

      “好吧,但你得答应我,如果有什么我可以帮你和你的家人的,请直接开口。只要那件事不违法或者是把某人从监狱里带出来。”

      Bruce点头答应了,然后露出一个微笑。“那么,如果你能说服Dick让我收养他……”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嗓音里充满了感情。

      “我不知道你在考虑收养Dick。”

      “我一开始没有提这件事是因为他刚刚失去他的家人,他不需要我来试着取代他的父母,但是他在我身边呆的越久,就越难只把他看做我的被监护人。”他叹了口气。“我猜Tim和我们住在一起这件事让我看到了如果他们认为我的监护人身份不再符合Dick的最大利益,他们能够多么轻易地把Dick从我身边夺走。如果他能够合法地成为我的儿子……”Bruce迟疑地停下。

      “如果他合法地成为你的儿子,你会有更多的安全感。我理解这个。那时我虽然知道Tim只是暂时跟我们住在一起,但我还是情不自禁地爱上了他,把他当成了我的儿子。”

      Tim在糖果世界里把两个大孩子打得落花流水,他高兴地欢呼起来。Dick好脾气地嘟囔了几声,但Barbara眯起眼睛看着Tim。“我发誓他一定在这个游戏里作弊了。”

     “啊,”Dick回答。“他只是很擅长这个。”

     “如果你愿意去陪着Tim和Barbara玩游戏,我会和Dick谈谈的。”

Bruce点点头,然后走到咖啡桌旁。“我能来玩下一局吗,Dick?”

      “当然。”Dick起身离开桌子,顺手揉乱了Tim的头发。Tim对Bruce笑起来,那是比过去几周真诚得多的笑容。知道他能回家这件事显然改善了这孩子的情绪。

      Bruce对着他和Barbara笑了笑,然后抽出一张牌开始游戏。

唐子蕤卌

souvenir

突如其来的激情创作

Victor zsasz ×Jim Gordon

其实就是一个萨斯捡到一只哭唧唧咯噔的故事

严重oocoocooc(可我还是写完了)大家随便看看

所以我好想有一个能快速把手写的转换成文本的东西打字好麻烦


以下:


  有谁知道堂堂哥谭市警局局长,大名鼎鼎的James Gordon会害怕什么? 
  至少当下Victor正近距离观察中,怀里的警探用不住的颤抖,断断续续的呓语和憋的发红的眼眶正表达些什么。
  帮派战争异常混乱。但对于victor这种“单干户”来说却是难得悠闲,偶...

突如其来的激情创作

Victor zsasz ×Jim Gordon

其实就是一个萨斯捡到一只哭唧唧咯噔的故事

严重oocoocooc(可我还是写完了)大家随便看看

所以我好想有一个能快速把手写的转换成文本的东西打字好麻烦


以下:



  有谁知道堂堂哥谭市警局局长,大名鼎鼎的James Gordon会害怕什么? 
  至少当下Victor正近距离观察中,怀里的警探用不住的颤抖,断断续续的呓语和憋的发红的眼眶正表达些什么。
  帮派战争异常混乱。但对于victor这种“单干户”来说却是难得悠闲,偶尔捡漏不分敌我的补上几枪,获得些战利品也不是不可以。在绝大部分时候他总是维持着存在感很低的状态,低调地出现,低调地拿了东西就走。可像现在这样被强迫提升存在感——被人一下子撞上的情况还真得掏出枪抵上对方额头。

  特别是这个冒失的人还是GCPD的头头。

  但就目前状况来说,让人脑袋开花似乎是不必要的了。看起来警探状态不怎么好。杀手勾了勾嘴角,又一遭百年难遇的奇景。被他堪堪搀扶着的警探显然还没反应过来他撞上了谁。(当然Victor自己也在回味当中,毕竟就在上一秒一个大男人踉踉跄跄像被抽了脊梁骨一样冲你扑来这百分之百在状况外。)这是又被什么人胖揍了?Victor思索着把Gordon有些费力的拖到拐角后的小巷深处,捂住对方的嘴为胡言乱语按下暂停键,巷口有几个仿佛披了层裹尸布之类玩意的人张望着。Zsasz敢打赌他们正在寻找的就是自己旁边这个迷迷糊糊的警探。他听到他们在讨论:

  “James Gordon跑到哪去了?”

  “看样子是往这边走了。”

  “刚被喷了毒气应该跑不远,我们往前追。”

  脚步一片纷杂,Zsasz知道了警探成这副模样的原因。在这之后杀手便有了充足的时间来仔细打量被逼到理智边缘的Gordon。恐惧毒气他没有领教过,但现在有个现成的实验品。Jim在发抖,应该是见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不是说被喷了毒气的人会把出现在视野里的活物看作最害怕的东西么?Victor带着些许恶意凑近了,坏笑咧得很大。他现在有幸暂居Jim Gordon恐惧清单榜一,他相信这种毫不掩饰看笑话的笑容能为惊吓程度增添不少色彩。

“看看我们抓到了谁。”警探不均匀且短促粗重的呼吸杀手听得很清,他感觉像是在溺水,Victor端详着,Gordon的眼神完全涣散了,眼皮也由于失掉以往坚毅眼神的支撑而跟着半耷拉下来,有几缕发丝从前额垂下来被汗水融成一绺。“嘿,Jim ,听得见我说话吗。”Victor尝试叫醒这个痛苦着“小睡”的人。Gordon缓慢地把头滑到一边算是作了回应,当然言语上的对答根本驴唇不对马嘴:“不...我、我不承.....”他当自己是在打官司吗,Zsasz听得忍俊不禁,之后警探的手像是被绳子拽着迟钝地抬了起来,看起来漫无目的地靠近胸口,在重复了几次类似“衣服挂不到钩上”的动作后,Victor眼瞅着对方终于找准位置把衬衫前两颗扣子解开,并为这一系列举动作了描述:“...热.....”

  杀手的兴致不但没消减反而提得更高了,毕竟见到如此脆弱的Jim Gordon实在稀奇。

  胡乱的呓语还在继续,气音也随之增加了。或许他能从Jim不规则的蹦词中拼出点什么线索。“没有...他...我还....”天可怜见的警探居然眼眶发红,这剂毒药效果真是出彩。“对不起、对不起...Lee,...我不...别...”可了不得,Victor皱起眉头,又是和那个女医生有关,那个女人究竟有多大能力才会成为警探恐惧的对象?他不怎么懂这些,也不想去管,而且现在的新关注点是似乎一瞬间出现在Jim脸上的那点晶亮的东西,发红牌的眼眶开围栏了,连喉咙里的咕哝也带上了鼻音。这一定是生理泪水,Zsasz无奈的撇嘴,对于眼前牙齿咯咯作响、脑子没被子弹搅过也是一团浆糊的James Gordon有些没头绪。最后还是决定摘了手套近前揩掉警探脸上的那点水渍,拉着人起身半拖半扛地搭在肩上往外走,顺便附上一如既往地笑。

“别再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了,或许我用枪帮你解脱会更好受。”

这次的“遛弯收获”比以往可有意思多了。

“我会好——好——照顾你的。”杀手意图让自己的语调听起来有那么些威胁感,虽然听众感受不到。

不过这次的战利品太重了是真的。


fin.






伽藍

long to hear your voice (but still I make the choi

全文名是long to hear your voice (but still I make the choice)

作者是KatastrophicTodd


RHATO #25之洐生


蝙蝠俠把Jason打死了,然後塔利亞把他送走了並過繼到 別名下

全文名是long to hear your voice (but still I make the choice)

作者是KatastrophicTodd


RHATO #25之洐生


蝙蝠俠把Jason打死了,然後塔利亞把他送走了並過繼到 別名下

清一色

【戈蝙】趁人之危

其实就是一辆车,本来不需要题目这种东西。
但是被删到没脾气。

本文注意事项:

布鲁斯不到十七岁。

布鲁斯叫戈登“警探”是因为他不知道戈登升职了。

阿福可能会有点心累。

本车是我第一辆开上路的碰碰车,全文7000+但前面一多半都在扯,毫无技术可言,只是自我满足的产物。

如果以上都没有问题,祝你食用愉快。

连接走评论。

其实就是一辆车,本来不需要题目这种东西。
但是被删到没脾气。

本文注意事项:

布鲁斯不到十七岁。

布鲁斯叫戈登“警探”是因为他不知道戈登升职了。

阿福可能会有点心累。

本车是我第一辆开上路的碰碰车,全文7000+但前面一多半都在扯,毫无技术可言,只是自我满足的产物。

如果以上都没有问题,祝你食用愉快。

连接走评论。

烟云童子

To Jim Gordon

“看着他,你想到了什么?”


“太阳。”


暖融阳光亲吻生灵,他的正义降临大地,暗金发色像极了光,可望而不可及。


是的,他生来令人仰望。他是哥谭的英雄,而他又不是hero。


他像太阳,把人灼伤,带来希望。

“看着他,你想到了什么?”


“太阳。”


暖融阳光亲吻生灵,他的正义降临大地,暗金发色像极了光,可望而不可及。


是的,他生来令人仰望。他是哥谭的英雄,而他又不是hero。


他像太阳,把人灼伤,带来希望。


烟云童子

看到第五季才发现一些神奇的CP


比如萨斯/戈登,谜语人和“哥谭第二聪明的人”(实际上是忘记名字了)什么的……


其实芭芭拉和企鹅人也挺好吃的,什么因爱反恨成仇,相爱相杀……


完了,我的口味越来越靠近北极点了。

看到第五季才发现一些神奇的CP


比如萨斯/戈登,谜语人和“哥谭第二聪明的人”(实际上是忘记名字了)什么的……


其实芭芭拉和企鹅人也挺好吃的,什么因爱反恨成仇,相爱相杀……


完了,我的口味越来越靠近北极点了。


🇮🇸Thomas 火华 Muller🇩🇪

场景扩写 .一发致命

1.看Jerome的死

2.自认为没什么cp向,但如果你们非要站Gordon&Jerome我也无所谓

3.当时这一段,真的,看到心碎


BEGIN———————————

  他跳下去了。

  Gordon正好站在栏杆边,亲眼目睹了一切。他看见Jerome失力松开了他的手,抑或是故意挣脱。他看见他像一枚破败的叶子在风中飘落,然后,停住了。

  他脸上仍留着笑。

  Gordon曾无比熟悉的面孔此时沾上了血,竟使他感到没来由的陌生与悲伤。血泊逐渐扩散开来,像是迷宫中的涟漪,一发不可收拾。...

1.看Jerome的死

2.自认为没什么cp向,但如果你们非要站Gordon&Jerome我也无所谓

3.当时这一段,真的,看到心碎

  


BEGIN———————————

  他跳下去了。

  Gordon正好站在栏杆边,亲眼目睹了一切。他看见Jerome失力松开了他的手,抑或是故意挣脱。他看见他像一枚破败的叶子在风中飘落,然后,停住了。

  他脸上仍留着笑。

  Gordon曾无比熟悉的面孔此时沾上了血,竟使他感到没来由的陌生与悲伤。血泊逐渐扩散开来,像是迷宫中的涟漪,一发不可收拾。血浸湿了Jerome的身体。一时间,Gordon觉得天旋地转,分不清血是从哪里流出,淹没了他的全部感官。

  Jerome还活着,他能感受到他的呼吸。尽管距离极远,他却能在纷杂的背景音中辨认出他的目光。他们对视了。

  他轻轻的笑了笑,清晰地看见他动了动唇。

  他在说什么,他极力睁大眼睛。

  他说

  对不起



END———————

写在最后:最后一点没有写人称。因为到底是警长对不起小丑,还是小丑对不起警长,以及其中隐含的感情,我相信每个人的想法都不同。希望你们喜欢






绝望的烤翅

也谢谢你那晚脱下的外套,老吉姆。


晚安,好梦。


也谢谢你那晚脱下的外套,老吉姆。




晚安,好梦。

Анна墙头太多_Connor潜行中

【Gotham 哥谭】周五之夜(Victor Zsasz/Jim Gordon)

前情:我终于想起我的心头好了。

造福戈登受同好(虽然我不确定还有没有…)

俄妹的脑回路我挺不懂的,原文标了OOC,这篇文第一次看也确实觉得有点OOC,但翻完了居然觉得蛮萌,毕竟在哥谭一切皆有可能……


原标题: В пятницу вечером

作者: Микарин (https://ficbook.net/readfic/5250629/13526406?show_comments=1#last_comment)

授权: 


Анна_Снега

-Как симпатично :)Хоте...

前情:我终于想起我的心头好了。

造福戈登受同好(虽然我不确定还有没有…)

俄妹的脑回路我挺不懂的,原文标了OOC,这篇文第一次看也确实觉得有点OOC,但翻完了居然觉得蛮萌,毕竟在哥谭一切皆有可能……


原标题: В пятницу вечером

作者: Микарин (https://ficbook.net/readfic/5250629/13526406?show_comments=1#last_comment)

授权: 


Анна_Снега

-Как симпатично :)Хотелось б знать, вы могли бы разрешить мне передавать ваше произведение на китайский язык?Слишком мало фанфиков о Готэме, особенно о Викторе Зсасзе...(плачу)

-Неожиданно. :D Но, если вам так нравится, и если это в принципе возможно, переводите.

 

“很着急吗,Jimbo?”

戈登警探刚要起身离开座位。

“哈维,我有哪儿可急着去的?”戈登回答,布洛克耸了耸肩:“周五,晚上…即便是在哥谭人们也是急着下班。去酒吧喝一杯,吉姆?喝一杯纪念一下忙碌的一周?”

布洛克的声音听起来漫不经心,但从他眯起的眼睛来看,他显然在期待着回答。而当戈登摇了摇头表示拒绝时,他甚至看起来并不惊讶。

“谢了,哈维…不过还是算了。我最好还是直接回家。这会儿我累得站不住了,你自己去吧。”

“又一次?”布洛克皱起眉头,“Jimbo,你真让我伤心。我都想不起咱们一块儿出去是什么时候了。每个周五你都急着回家…这么一来我又得一个人孤独寂寞地入睡了!”

“别管这些了,哈维,”戈登摆了摆手,“或许你今晚会给自己找到个更有趣的伴。我最好还是回家。”

“吉姆,”布洛克说道,“你以前可不是这么不爱出门的人,你从来不是!你到底怎么啦?我怀疑你要不是又惹上了什么麻烦,要不就是…算了,我不想提出最坏的可能。”

“什么?”戈登问道。

“你结婚了,但是没请我去婚礼。”

戈登笑起来。

“哈维,我明白,哥谭会改变一个人,但还不至于到那种程度。别担心了,我一切正常,我就是想休息日睡个觉。这些天夜班把我折磨得不轻。”

“好啦,好啦,”布洛克理解地举起双手,“我都明白。去吧,你个宅男。但我要告诉你,我今晚要为了你多喝一杯酒!”

“我说了,哈维,别为了我喝酒。”

“Jimbo,哥谭会改变一个人,但还不至于到那种程度!”

“祝你今晚愉快,哈维。”戈登向门口走去,布洛克眯起眼睛,盯着他的背影。

“你也是,吉姆。”

戈登尽力假装自己并没听见这句回答。当然,哈维·布洛克不是傻瓜,很难注意不到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吉姆确实每个周五都急着回家。不去酒吧也不去别的什么地方,就只是回家,回到那个至少最近以来都没人等着他的地方。

快走到家门口时,戈登习惯性地摸上枪套,屏息静听。房间里一片漆黑,非常安静,但戈登不知道这种情况有多大的欺骗性。他带着疑虑听了几秒钟,然后小心地数到三,推开了门,走进房间。

戈登突然举起了配枪,指向厨房的方向。“你好啊,吉姆。你知道你这套忍者的玩意儿特别差劲吗?”

警探把枪放回枪套。维克多·萨斯站在冰箱旁边,光滑的头顶跟盏街灯似的反着光。戈登深呼了一口气,解下枪套。

“又是你……”

“别说你不高兴。我会很伤心的。”

开关被打开,灯光暴露出厨房里的所有痕迹。戈登的脸上浮现出混合着懊恼和某种傻瓜似的开心的表情。

实际上他从来不知道,周五回家之后厨房里等着他的是什么。自从某次他在自家冰箱旁撞见萨斯在喝自己的牛奶,他就决定无论看到什么都不会惊讶,特别是考虑到萨斯从法尔科内那儿收到的自己的追杀令。

但吉姆还是很惊讶。首先是,追杀令被取消了。但紧接着的下个周五维克多再次出现在他家厨房,吃着吉姆前一天买回来的香肠。对他的命令和警告这回没起作用,维克多说他可不能一直吃这么干巴巴的东西——然后就离开了。在下一个周五吉姆不由得开始有了兴趣,特别是这次冰箱里放的是披萨。

“还不错。不过要是给法尔科内端上这种披萨,他会开枪的。”吉姆在门口听到这么句话。

到底为什么萨斯这么喜欢戈登警探的家——确切地说,是他的冰箱,他解释不清楚。当然,除非我们不考虑他是如何回答这个问题的,就好像向小孩解释说,两个二就是四。

“我早就说过,你是个好人。而在周五就算是我也想找个普通伴儿一起休息。”

而隐藏在这些话背后的东西吉姆选择不去思考。他自己都没注意到,一到周五他是怎么盯着表看然后急匆匆地回家的。当然,玩这种“今天维克多·萨斯从我的冰箱拿了什么”的游戏既愚蠢又危险,但考虑到哥谭的生活,这种娱乐完全是正常的。而且这好歹算是回家的动力。

而今天,吉姆环顾自己的厨房,不得不承认——他可没猜到这次的状况。敞开的冰箱被完全掏空了,闪着洁白的光亮,而里面的东西以最离奇的组合形式排布在厨房的台面上。

“我自己做了点主,没关系吧?”维克多显然很享受戈登脸上惊讶的表情。

“这,是,什么东西?”戈登问。杀手耸了耸肩。

“晚餐。当然我不得不采购了一些东西,请原谅,但你家冰箱里有只老鼠吊死了…嘿,老实说,又不是我吊死的!”[1]

戈登哼了一声。为什么他要争论这么明显的问题。

“把盘子递给我,吉姆,现在马上就要做好了。”萨斯又转身向灶台。天然气的火苗闪着光,灶台的平底锅里有些什么东西。

“这到底是什么?”吉姆问,吸了吸鼻子闻着气味。

“基辅肉饼和煎土豆配洋葱。没错,吉姆,今天是俄国菜之夜!”[2]

“俄国菜?!你从哪儿学来的?!”吉姆显然很震惊。“有几个熟人。别担心了,他们都很可靠,都是科波特市长圈子里的。”杀手眨眨眼,继续围着锅子打转,“这儿可能还有点儿……”[3]

“有点儿什么?!”

“还不知道。不过这周内就知道了。吉姆,盘子在哪儿?”

维克多忙着装盘的时候,戈登正在他买的东西里翻找牛奶瓶。

“这么说,要喝牛奶?”戈登确认道,“今天是周五!”

“唔,首先,喝牛奶是很有必要的,其次,我工作时不喝酒。”

“怎么,你现在还在工作吗?”瓶里的牛奶因为警探的惊讶晃动起来。

“暂时还没有。但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来一单难搞的活儿…因此让我们好好利用这一刻。”维克多把装满牛奶的两个杯子放在桌上。

当然,吉姆想着,在周五的晚上坐在家里喝牛奶是很奇怪,而跟一个声名在外的杀手一起做这事儿就更奇怪了,他上个月还打算要自己的命,而现在却在给你做晚餐,仿佛把你的冰箱当成了自己的。但不管怎么说,对戈登警探来说这是个理想的周五之夜——吃着萨斯给他准备的食物,看看电视,有时甚至为了一些小故事而笑出声,并且看着维克多带着种猫一样的满足喝牛奶,不由得想到,比起威士忌你也要更喜欢牛奶了——至少,在周五晚上。

大概,哥谭确实会改变一个人——有时是以完全不可能的程度。

 

翻译注释:

[1]:我觉得是形容咯噔太不修边幅导致冰箱一塌糊涂,但这个老鼠的形容我不太懂。

[2]:俄妹的喜好……

[3]:总觉得这里是说其实萨斯也不怎么会做俄国菜的问题。



Jimbo
心塞塞打开汤不热想找点粮,然后...

心塞塞打开汤不热想找点粮,然后受到绝命打击(;´༎ຶД༎ຶ`)这是又要割腿肉的节奏?

心塞塞打开汤不热想找点粮,然后受到绝命打击(;´༎ຶД༎ຶ`)这是又要割腿肉的节奏?

鹿应该停止不务正业
【截图】只是一张Gordon的...

【截图】只是一张Gordon的嫌弃脸,可做表情包

【截图】只是一张Gordon的嫌弃脸,可做表情包

Alian

小丑啊,把戈登老婆杀死了。可怜的戈登,幸好有蝙蝠侠陪着他。
无主之地

小丑啊,把戈登老婆杀死了。可怜的戈登,幸好有蝙蝠侠陪着他。
无主之地

Jimbo

过了个要命的十一,让我任性地给自己发发糖_(:з」∠)_

关键词:漫画双面人/戈登局长,极地CP,一人圈,自娱自乐

过了个要命的十一,让我任性地给自己发发糖_(:з」∠)_

关键词:漫画双面人/戈登局长,极地CP,一人圈,自娱自乐

花菤

【戈鹅】最好的时候 (第4章)

正在吉姆窘迫之时,他的手机及时地响了起来,接听之后,吉姆神色大变:“马奇市长被枪击,现在正在医院,我得赶过去。”

“我和你一起去!”小莱道。

“你带葛楚回去。”吉姆轻柔地扶住她的肩。小莱似乎这才想起,自己已不再供职警局。

“好吧,你路上小心。”

吉姆点点头,匆忙地离开游乐园,坐进车里,手握方向盘,呆坐了几秒钟。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车里的环境,好像哪里变化了。

后视镜照出后座上的一团不明物体,吉姆的心脏一震,猛地回头,才发现那是葛楚一路上抱着的玩具熊,正脸冲下趴在皮质椅套上。那熊是小莱特地买给她的,吉姆本担心葛楚不喜欢玩具熊这类东西,伤了小莱的心,谁料她抱到熊后就不撒手,小莱高兴坏了。...

正在吉姆窘迫之时,他的手机及时地响了起来,接听之后,吉姆神色大变:“马奇市长被枪击,现在正在医院,我得赶过去。”

“我和你一起去!”小莱道。

“你带葛楚回去。”吉姆轻柔地扶住她的肩。小莱似乎这才想起,自己已不再供职警局。

“好吧,你路上小心。”

吉姆点点头,匆忙地离开游乐园,坐进车里,手握方向盘,呆坐了几秒钟。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车里的环境,好像哪里变化了。

后视镜照出后座上的一团不明物体,吉姆的心脏一震,猛地回头,才发现那是葛楚一路上抱着的玩具熊,正脸冲下趴在皮质椅套上。那熊是小莱特地买给她的,吉姆本担心葛楚不喜欢玩具熊这类东西,伤了小莱的心,谁料她抱到熊后就不撒手,小莱高兴坏了。

吉姆松了一口气,自嘲地笑了一下,从位子上挪开,抓过车后座的玩具熊,想把它摆正放到副驾驶座上。当他让玩具熊面朝自己,很快便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本该作为熊眼睛的装饰物被抠掉了,取而代之的是两粒彩色图钉,稳稳地扎在原本眼睛的位置。这画面让吉姆不寒而栗,他犹豫了一下,向车窗外探头,希望小莱会出现在视野里。

布洛克打电话来催了,吉姆不再想别的,扔下玩具熊,发动汽车。

 

“怎么这么久才来?”医院走廊里,布洛克远远地迎上来。

“我也有人生的,好吗?”吉姆不满地说。

“是啊,我忘了,你现在可是老婆孩子热炕头啊。”布洛克偏着脑袋嘲讽。

吉姆习惯了他的说话方式,停在走廊边:“告诉我是什么状况。”

“市长在市孤儿院门前发表讲话时被放了一冷枪,”布洛克简单地描述着,“子弹取出了,正送去分析,市长本人没有大碍。”

“有人目击到凶手的长相吗?”

哈维叹了一口气:“没有。市长的团队似乎都认为是法尔科内派人干的,因为,你知道的,他向黑帮下的那张战书。”

吉姆两手叉腰,在想心事:“如果不是法尔科内呢?如果是……第三方呢?”

“你说的是……”

“企鹅。”吉姆冷着脸,说出这个名字。

布洛克似乎是想笑,但没笑出来。“企鹅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挑起法尔科内和市长之间的战争,坐收渔利。”吉姆表情阴沉。

“但是企鹅已经很久没出现了。”

“不,他出现了,今天……”

“什么?”布洛克绕到吉姆正面,让他不得不看着自己,“你见到了企鹅?”

“不是我,”吉姆躲避着搭档的目光,“是葛楚,她说她看见了奥斯瓦尔德。”

“那孩子?”布洛克露出为难表情,“那孩子才多大?四岁?也许她只是……看见了什么……相像的东西。”

吉姆摆着头,想要理清思绪:“我不知道,但我有直觉……”

周围的环境突然变得嘈杂,身着白衣的护士们从他们身边成群掠过,像被惊飞的广场鸽。

“快看那边!”

顺着她们惊慌的目光,吉姆看见对面的楼顶上,有两个人影,在屋顶边颤颤巍巍,一样东西映着日光,闪得刺眼。

不知怎么,吉姆最先看清的是那飘在空中,折射着异样光芒的小鱼气球,两只气球脱离牵绊,向上空升去。

“那是什么楼?怎么上去!”吉姆揪住身边的一个护士,厉声问道。

“那是,是我们的实验中心,顶楼有门,但是通常是不开……”护士被吉姆吓得结结巴巴。

布洛克也认出了对面的人:“天哪,那孩子。”

“小莱!”吉姆满脑子都是不祥的预感,他不敢也没时间去细想,跑得像一阵风。

在大声的“我是警察”的呼喊下,他一路没有遇上任何阻碍,电梯在顶层打开,他很快找到通往顶层的楼梯,在吉姆将右脚踏上台阶的那一刹那,他看见,一抹颜色迅速坠落,在窗外由上而下地擦过,像一道满带恨意的刀伤。

吉姆愣在那里。

即使只有0.1秒,吉姆也能认出小莱,就像是最恐怖的噩梦成为现实,吉姆惊讶于自己竟然还能站立。

他呆滞地望着通往楼顶的门,眼神阴沉,接着坚决地走了上去。

高处的风很大,吉姆没有动摇分毫,他的脚步如铅一样沉,每一次拔腿都用了千斤力气,他靠近那个站在边缘,似乎岌岌可危的孩童。

“是你吗?”吉姆的枪口对准葛楚。

葛楚转过身,幽蓝的眼睛盯着吉姆,黑色细软的头发松散开,在风里胡乱飞舞。

“是你推她下去的,”吉姆已经不再是逼问,几乎已是结论,“是企鹅叫你这么做的吗,是不是!”

不管他吼得多用力,那声音都传不到耳朵里,像是周身被蒙住一层屏障,他只能更大声、更用力地吼。

“为什么!为什么!”

他持枪的手剧烈地颤抖,但仍执拗地对准幼儿,手指紧压在扳机上,随时可以扣下。

“吉姆!”布洛克大喊一声,从侧面扑倒了吉姆,“你疯了!”

“是她!是她杀了小莱!”吉姆表现得的确像是疯了。

“爸爸!”葛楚向吉姆跑了几步,一群护士立刻一拥而上,用毛毯把她包裹起来抱走。

 

布洛克留下足够人手保护市长,自己将吉姆带回警局。

“你也想要个毛毯披披吗?”他们的座位上,布洛克问。

“滚开,”吉姆疲倦地回答,他的五感又回来了,“我能去看看她吗?”

“我可不建议你现在看。”布洛克说的是实话,从高空坠下的小莱的尸体,只能带给吉姆更大的刺激。

“她们怎么会到医院来,我叫她回去的!”吉姆抱住头,泪水这时才喷薄而出。

布洛克把椅子搬到他旁边来,默默地坐下,什么也不说。

“是她,是她干的,”吉姆擦了一把鼻子,“你知道吗,是她,她今天见到了企鹅,一定是企鹅让她……”

吉姆说不下去了。

布洛克并不愿意相信吉姆的话:“目击者都说,是小莱自己失足掉下来的。”

“目击者是站在旁边亲眼看到的吗?”吉姆的语气急促起来,“还是站在对面的楼上看见的?那种距离,他们怎么会知道现场发生了什么?如果不是那孩子,小莱怎么会到医院来?这绝不可能是意外,绝不可能!”

“吉姆,吉姆!”布洛克将手搭上吉姆的肩膀,低声,放稳语气,“确实没有人近距离目击一切,但在场的所有人都亲眼目击到你用枪指着一个四岁的孩子!你该庆幸大楼的监控坏了,不然,如果视频流出去,你现在就已经不是个警察了!”

“监控,”这句话让吉姆警觉,“为什么监控恰好坏在今天?是企鹅计划好的一切!”

“医院的护士说那栋楼的监控起码已经坏了三四天。”布洛克道。

“哈维,你不信任我?”

“我想信任你,杰森伯恩,但是只有我信你没用,这他妈是现实!”

 

我们信任上帝。

法官身后的墙上写着这句话,吉姆只觉无比可笑。

“吉姆·戈登,基于以上证据,法庭收回你对养女的抚养权,你将强制参加心理咨询,直到医生认为你恢复稳定为止。”

吉姆冷笑,稳定?如果停职和狗屁心理医生能让他稳定,那躺在棺材里的小莱算什么?

他在小莱的葬礼上站到最后,站到连小莱的父母都离开,到整个墓园空无一人。他不得不反复地质疑这一切都是由自己所造成,这想法日日夜夜纠缠着他,而他当然不会向那所谓的心理医生透露分毫。

天光逐渐昏暗,而吉姆仍然不想离开。

“爸爸。”一声喊让吉姆的心往下沉。胸腔里就像有个无底的洞,他的心脏在里面持续下落,不见天日,也碰不着土地。

葛楚无声地站在他的身边。大概是伤痛削磨了吉姆的敏锐,他竟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到来。

看着她,吉姆毫无感觉,他想承认自己败了,又不知该对谁承认。

“爸爸。”见他毫无所动,葛楚又叫了他一声,像一个明知受害者已死,却仍不停挥着刀的变态杀手。

“你为什么在这儿?”

吉姆想说的是,“你为什么来到这世上?”,但葛楚只理解了字面的意思。

“奥斯瓦尔德叔叔送我来的。”她说。

“奥斯瓦尔德?”

吉姆似乎已如死水的心突然激起波澜,他向周围张望,果然看到不远的路边停着一辆黑色加长轿车,从轿车后面伸出一张吉姆诅咒着入睡的脸。

“企鹅!”吉姆摸上腰间枪套,大步跑过去。

奥斯瓦尔德仍梳着他一丝不苟的油亮的头发,穿着笔挺的浮夸西装,当吉姆绕过车头与他直面,突然惊得从枪把上松开了手。

奥斯瓦尔德·科博波特,这位失踪已久的前哥谭之王,在他线条优雅的西装马甲之下,一个凸出的腹部如同身怀六甲,配上他手里的雨伞和滑稽的站姿,俨然一副憨厚可笑的企鹅模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