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jojo

6048.8万浏览    23.1万参与
D( ˙˘˙ )
把这个发出来,简直就是羞耻/p...

把这个发出来,简直就是羞耻/play一样的感觉


太太太羞耻了

我说不出来话了,大家再见。我去继续练习了


我,我的脸好红,真的可以发热啊原来(仰天呆滞


把这个发出来,简直就是羞耻/play一样的感觉


太太太羞耻了

我说不出来话了,大家再见。我去继续练习了


我,我的脸好红,真的可以发热啊原来(仰天呆滞



槲下环音

觉得梗超合适遂改之🆘


原梗p2p3

觉得梗超合适遂改之🆘


原梗p2p3

维他命E
梦女行为 好希望成真呜呜呜

梦女行为 好希望成真呜呜呜

梦女行为 好希望成真呜呜呜

露露

代友出,JOJO的奇妙冒险,日刊。

有意请私信,如有冒犯很抱歉。

代友出,JOJO的奇妙冒险,日刊。

有意请私信,如有冒犯很抱歉。

๑CARP๑

Very beautiful mouse (. ❛ ᴗ ❛.)

Very beautiful mouse (. ❛ ᴗ ❛.)

nana
ooc预警!! 刚看完第三部(...

ooc预警!!

刚看完第三部(心疼花花)是一个小脑洞-虽然还没画完

话说花花真可爱

ooc预警!!

刚看完第三部(心疼花花)是一个小脑洞-虽然还没画完

话说花花真可爱

在下雨

我和迪奥还做人的那几天 13 JO乙女

前文请戳合集。


想要评论


如果你喜欢这个系列,请告诉我吧,我会高兴一整天的。


————

甜蜜是你

————


埃德加焦急地走在食尸鬼街上。这个地方充斥着危险,但他还是来了


“居然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他小心翼翼地观察四周,却没想到在他身后有双眼睛已经盯上了他。


“铛……”有什么东西掉落在他身后不远处,那声音在寂静的巷子中格外的明显。处在陌生环境的埃德加如同惊弓之鸟,他小心翼翼地上前查看,发现掉落在地上的是一枚珍珠耳环,在黑暗中闪着月光


“耳环?”他正想捡起,危险却也向他逼近。


只见一阵天旋地转,埃德加便被拖到...

前文请戳合集。




想要评论


如果你喜欢这个系列,请告诉我吧,我会高兴一整天的。




————

甜蜜是你

————


埃德加焦急地走在食尸鬼街上。这个地方充斥着危险,但他还是来了



“居然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他小心翼翼地观察四周,却没想到在他身后有双眼睛已经盯上了他。



“铛……”有什么东西掉落在他身后不远处,那声音在寂静的巷子中格外的明显。处在陌生环境的埃德加如同惊弓之鸟,他小心翼翼地上前查看,发现掉落在地上的是一枚珍珠耳环,在黑暗中闪着月光


“耳环?”他正想捡起,危险却也向他逼近。


只见一阵天旋地转,埃德加便被拖到更黑暗的地方,摁到在地。那人更是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他身上,两膝压制住他的手,一柄短剑赫然架在他脖子上。



“呵……今晚倒是十分热闹啊,什么人都敢跑来食尸鬼街了。你这样的大少爷,不好好呆在你的城堡里,来这里做什么!”一个陌生,甚至是有些扭曲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


“我来找我所爱之人。”埃德加坚定地说。


“哈!个小毛孩,毛都没长齐就知道去追爱人,真是搞笑。”那个声音相当不屑


“你胆敢这样践踏我的爱?!你知晓我是谁吗!”


“不知晓啊,但如果你继续用这个语气和我说话,哼哼……”冰凉的刀面威胁般的拍拍他的脖子


“呼……”埃德加深吸一口气,说道,“若是你肯帮助我,你什么要求我都会同意。我以我的身份地位发誓。”


“是嘛……街外那个屋里,新抓来了只金丝雀,是你要找的人嘛?


”是……是!“埃德加惊喜地点点头,”只是她已经不在那了!“



那人却没有回复,只是那冰凉的剑依旧架在他脖子上,就在埃德加都快以为自己就要死在这巷子中时,那人却放开了他。



“你还真是让人惊喜连连。”



那声音突然又熟悉起来,埃德加简直不敢相信,惊喜地扭过头去,发现自己今夜来到这寻找之人,就站在他面前!



“奥丁!(假名)”



我看他又是要扑人,一个闪身便给躲了过去。他见我躲开,也不恼,拍拍衣服又是高傲的贵族样。


“对于那天的冒犯我深感歉意,只求您能原谅我。”他低头向我道歉,“但我并不后悔,因为我真心爱您,所以我来找您了。”



想起那天的事情我就感到丢人,不仅被强吻还被吓得落荒而逃,简直可以列入我这半辈子最丢人的事情。但我的心中依旧对他抱有疑虑,便毫不客气地拿剑指着他道:



“真是可笑,埃德加。”我冷漠的看着他,手中剑直指他的脖颈,“你前后所说的可不一致呀,我可不是什么金丝雀。”



但他却丝毫不为所动。亦或说是自从我认识他开始,他的表情就一直淡淡的,恐怕唯一的爆发便是他强吻我的那一天。



我的金丝雀,


我的爱人,


我的奥蒂……



他的情话犹如诗歌一般念出,看着我的眼神强硬、霸道,却又柔软的好像一汪春水。



我有一种强烈的想要躲开他的冲动,就好像那一天惊慌失措的逃跑,我深知自己其实是在害怕他。


他的手更是直接抓住我的短剑,那触感仿佛是直接抓住我的手一般,我下意识想抽离,那人的力道却大的惊人,用力拔出又担心伤到他



“我有愧于你,知晓了你的秘密。但我从未泄露出去。”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咬牙切齿,还想嘴硬。他看我的眼神却像是在看一个撒谎的孩子


“你知道是什么的。”


“……”丢人啊……“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他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我会问这个问题,又是那个讨人厌的眼神看着我,嘴角又浮现出羞涩、但意味深长的笑容,“那一天…………男子的腰,可没有那么细啊……”



勃然大怒!奇耻大辱!



我干脆地直接把剑从他手中抽出,锋利的剑刃带出两条血痕,但我已经不在乎了。利落地收回剑鞘。



“阁下既然看穿了我的身份,那也应当明白我可不是什么寻常的小姐。我实在想亲自动手,但这绝不是淑女应当作出的举动。”我咬牙切齿,嘴角扯出一个狰狞的笑容,“我的哥哥一定过来寻我了,他们光是一个就有你的两倍大,你要是再嘴巴不干净,我就让他们来揍你。”


他这才乖乖站好,闭上嘴巴。



我猜测迪奥和乔纳森会来找我,以他们的能力,或许很快就能找到那一伙人的藏身之处,也就是我之前逃出来的那栋房子。为了避免与他们错过,我在周围找了一处安全的地方躲着,等待着他们的出现。



————(分割线,下面为第三视角)



事实上,奥蒂猜的没错。


在被一伙人劫持后,乔纳森神奇般地让一名叫史彼得瓦根的年轻人为他的绅士气概所折服,愿意伸出援手来帮助他找到妹妹。


于是,迪奥和乔纳森在史彼得瓦根的帮助下很快找到了先前关押奥蒂的地方。在一阵屈打成招后,他们一行人来到了三楼,但却早已没有了奥蒂的踪影。



最先让乔纳森感到崩溃的是散落在地上的洋装与胸衣,还有旁边赤裸的男人。




“啊啊啊噢噢噢噢!!奥蒂啊!!”


“冷静点蠢jojo!”迪奥因为这突然爆发出的怒吼赶紧捂住耳朵,


“到底发生了什么?!!”愤怒让他暂时抛弃了理智,直接大力拽起其他人贩的领子,“你们对我的妹妹做了什么!”


“老……老爷!”那人贩子简直欲哭无泪,这本就是收钱办事干的活,盯了那位小姐好久,好不容易抓到了,还因为雇主的要求得好吃好喝供着,谁想到却是个硬骨头,搞得不仅自己人死了,小姐也跑了,现在还被小姐的哥哥拎着脖子要人,“她是自己逃出去了啊……我这……我是真的不知道逃去哪儿了……”


“乔纳森先生!……”史彼得瓦根急忙过去抓住乔纳森的手,安抚他的情绪“小姐她应该是没事的”


“你过来看。”史彼得瓦根领着乔纳森过去看那具尸体,杀死那个男人的,赫然是插在喉间的一支发簪,“这男的明显还没碰到小姐就被她杀死了,衣服肯定是小姐自己脱下来的,你看,若是强迫脱下,地上必然会有掉落破碎的首饰,衣服也不应当如此完整。显然她是换上了这个男人的衣服为了方便逃跑。”


史彼得瓦根又站起向窗外走去


“看,我说的没错吧,这里有个鞋印,小姐一定是翻窗逃走了。”


“呼……”听了这番话,乔纳森这才安心下来,但又忍不住为奥蒂伤心,“她该是多恐惧啊……迪奥!”乔纳森忍不住为他的妹妹流下痛苦的泪水,“我知道她一向坚强,但她得是多么害怕,恐惧到何等程度才会拿起发簪来保护自己,又是抱着何等心态逃出去的?”


“……”




与紧张焦急到落泪的乔纳森不同,迪奥虽然也很紧张,但当他听到乔纳森对奥蒂痛苦害怕等等描述,心情顿时变得复杂起来了……


而史彼得瓦根的心情也有那么些微妙。与乔纳森先生这种半吊子不同,向他这样在食尸鬼街打拼的,尸体见得多了去了。而眼前这这具尸体被杀死的手法,简洁利落,完全没有任何犹豫,显然是为了防止出声而精准地刺入喉咙,是内心与肉体都极其强大之人做出的致命一击,总之绝非乔纳森先生口中形容的那种柔弱小女孩


他又瞥向迪奥,那个男人……‘我从出生开始就一直生活在那黑暗的街区里,见识过许多恶人。’


‘我能相当自信地说,光靠味道就能分辨人的好坏,而这个家伙简直奇臭无比!不断散发出比呕吐物还难闻的味道’


‘我从未遇到过如此邪恶之人!这样邪恶的人,真的是天真善良的乔纳森先生的兄弟吗?’


‘更别说那个下手狠辣的妹妹了……天啊,这是什么样的家庭……’




“既然奥蒂已经逃出去了,那以她的性格,恐怕已经在周围躲好了吧。”


“哎?”乔纳森疑惑地看向迪奥


“冷静下来仔细思考下吧,她是个聪明的女孩,知道我们肯定回来救她,在这个陌生的地方逃出去后自然不敢跑太远,肯定会在附近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等我们。”


“既然如此,那就多找些人帮忙找一下吧。”



“请等一等,先生。”忽然传来苍老的声音,众人循声望去,从黑暗中,竟是走出一位身材矮小,面容猥琐的东洋人,


“若是想要找人,老朽说不定能出一份力。”


“你?”迪奥冷哼一声,“你又是什么人,又凭什么认为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迪奥,既然找人,多一个人不是也多一份力量吗?”


“等等!乔纳森先生!”史彼得瓦根拦住乔纳森,“我认识这个人,他及其阴险狡诈!”


“呵呵呵呵……老朽是看见这位先生才打算出手相助的。”那位东洋老人走到迪奥面前,“老朽一看,您便是强运之人,恳请您让老朽跟随你吧。”


“哼……”迪奥不信命,信的只有自己的实力。但看那位东洋人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未免还是有些好奇。“那你说说吧,奥蒂她人在那里。”


“呵呵……不急不急,待老朽算上一笔。”说着,便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罗盘,开始神神叨叨起来



“迪奥,你真的相信那人能找到奥蒂吗?”乔纳森偷偷问迪奥


“试试又何妨?反正那家伙的手下也去找奥蒂了。”




————(分割线,回到了奥蒂视角。)


我和埃德加一同躲在了屋顶的一处角落。这个地方地带高,若是有人从底下靠近,也很快就能发现并逃离



我们两个并排坐在一起,就好像曾经我们一同在那个房间里学习一样,大多数时间是他在说。平日生活的趣事,有意思的书籍,又或是那些异闻纪实。他谈的兴致勃勃,经常引我发笑。


我当然能感到他在特意讨好我,他也是个聪明人。每当埃德加想要获得某个人的好感时,他总能能做到。即使他曾冒犯过我,但此时他却又能轻易营造出舒适的谈话氛围,既不会让我感到尴尬,也不会让我感到无趣。



如果不是他看我的眼神依旧是那样深情款款,我恐怕真的会以为我们还是从前那样良好的共同学习关系。



“我到底做了什么,值得你这样看重我。”害羞归害羞,我是知道我很漂亮的,以后像这样的追求者还会有很多,我不能再这样因为一个少年人的爱意而手足无措下去。


“一见钟情。”埃德加那双绿眼睛凝视着我,那抹绿色太浓重,让我看不真切,“我爱你,奥蒂。就在那一天,在那个房间里,在我看见你第一眼我就爱上你了,只是我自己还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舍不得你,我喜欢你,想要日日夜夜和你在一起。”


“直到你和我说你要退学,直到这次你被绑架……”他不受控制上前紧抓我的手,论我如何挣脱也挣脱不开,他凑近我,那张俊美的脸不断放大,“我忍着痛苦过来寻你,我的心一刻也不为你而难受着。”


“感谢上帝,我的心爱的人没有出事……


蒙主垂怜我,我感激不尽……”



他握着我的手紧贴在他脸颊便,我看着那泪水大颗大颗地流入我的掌心


无比的滚烫




‘对不起,但我要嫁给我的哥哥乔纳森’拒绝的话已经在我嘴边徘徊,我却怎么也不忍心说出口。


从未有异性在我面前如此这般地向我宣泄爱意,那情话说的炽热,好不害臊。我如何忍心直接将拒绝的话说给他听?



“对……对不……我……”


我能做的只能是躲避那双绿眼睛




“嘿!!!———你们!!——”


突如其来的怒吼冲破至我们中间


该死的,就是因为埃德加这个混蛋,害我分了心没能注意四周。


我赶紧站起身,伸手摸向腰间的剑柄随时准备面对未知的危险。却看见下面有个熟悉的身影正气的跳脚,居然是迪奥?!



“你¥%#!!——那男的你特么谁?!我¥%*¥!!你抓奥蒂手干什么呢!你们躲那儿干什么呢?!还不给我撒开!!”


“你!”虽然不知道是指的谁,但我莫名脊背发凉,“离他远点!马上给我下来!”




当我回到我哥哥们的身边时,乔纳森第一时间大力保住了我


“奥蒂……”他为我流下泪来,嘴角确实快乐地上扬,伸手为我擦干净先前脸上抹的烟灰,“噢,瞧你,我的妹妹脸都像只小花猫了”


“没有什么比看见你安然无恙地站在我面前更让我感到高兴的了,我的奥蒂,我的妹妹……”


我也用力抱紧他,露出开心的笑容




另一边。


埃德加看着面前的男人,他与奥蒂及其相似,显然便是她口中的哥哥。不由得咽了口口水。确实说的不错,一个哥哥就有他两个大。


“您好,先生。在下是医学院的埃德加.康斯坦丁。康斯坦丁伯爵之子。”埃德加强行镇定下来,向迪奥自我介绍,甚至搬出了伯爵之子的身份



但迪奥却依旧抱臂,一言不发地盯着他。周身气场令人胆寒



“小子,别以为搬出伯爵之子的身份我就会害怕你,你可不是伯爵本人。”迪奥缓慢开口道,“奥蒂就算要嫁人,便也只能嫁给我唯一认可的绅士。”



“你以为你贵为伯爵之子就是绅士了?呵,真是好笑。奥蒂也许会被你的花言巧语迷惑,但我可不会。”迪奥像一头发怒的狮子一般缓步靠近,“你别以为我看不透你,小子。”



“不要再在奥蒂面前晃悠了,她早就有婚约在身了。”丢下这句话,迪奥便头也不回地回去了。




正当我与乔纳森交谈时,一股异样地痛感强烈的刺激我的后脑,我下意识回头,却发现是埃德加。即便我已经坐上回程的马车里,那股视线依旧如同幽魂一般死死盯着我,直到我彻底走远为止。



————


绑架事件过后,整个橄榄球队都过来见了我一面,为我平安无事表示祝福。正如同我一直相信的报应一般,这件事之后便也再没出什么大乱子了,我成功地从淑女学院毕业,而乔纳森和迪奥也从各自的学院毕业。其中迪奥更是厉害,以法学第一的成绩,相当自豪的毕业了。



久违的回到乔斯达宅邸,我也将要迎来我的社交。


这个夏天,我参加的第一场舞会是公开的大型舞会。



当天晚上,我换上一身红色的绸缎连衣裙,加以一些白色的蕾丝花边作为点缀。那位裁缝果真如同他所说一般,为我量身设计了一款独一无二的裙子,高腰绑带的设计突出了我纤细的腰肢,胸口设计凸显了我发育良好的身材。火红的色彩很好衬托了我艳丽的五官,如同一朵娇艳的红玫瑰。


女仆安妮将我的金发挽起,最美的装饰便是我自己修长的脖颈,露出我如牛奶般的肌肤,其中加以蓝宝石项链作为点缀。


我喜欢我离开房间与两位兄长和父亲见面时,他们不由自主发出的赞叹。这是对我最好的赞扬。




“你今晚真是美极了。”乔纳森从来不吝啬对我的赞美,我害羞一笑,挽着他的胳膊款款步入舞会,享受周围人被我吸引的目光



“我真是爱死这种感觉了。”我笑着靠在乔纳森肩膀上,更爱他满眼都是我的样子


他也笑着看我,怕弄坏我的发型便没有摸我的头,而是刮刮我的鼻尖,“你想喝点什么吗?舞会还长着呢。”



“jojo人呢?”看我没有跟在乔纳森旁边,迪奥的眼神如同看见偷懒的员工一般,“你应该一直跟着他才对。”


“哎呀~一直跳舞也很累嘛……”我沉浸在这舞会中,久违的向迪奥撒娇


“嘶!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任性。”迪奥摆出一脸被肉麻到了的表情


“那是你还不够了解我,我可任性地很!”我朝迪奥办了个鬼脸


“等到玛祖卡的音乐开始,我就去邀请jojo。”这便是准备开始了。我心中不免地开始兴奋,但更多的还是恐惧与犹豫




他那般温柔地看待我,又怎么会不喜欢我呢?我给自己打气,今晚我是如此盛装出席,又怎会被轻易拒绝



玛祖卡舞曲响起,我迈着紧张的步伐朝我预定的舞伴走去



但他又那般温柔,若是真要拒绝我又如何?



我紧张地环顾人群,又想找到他,又不想找到他




终于,我看见他了。乔纳森站在灯光下,宛如上天降下的天使。他笑得害羞,蓝眼睛闪闪发亮


我在嘈杂的人声与音乐中听见他




“请和我跳玛祖卡吧。”




“艾莉娜。”



————

tbc.


可别说我没埋伏笔。我疯狂挖坑埋伏笔呢



星座挺好用的,把奥蒂设定一个星座,然后来按照星族性格描绘她。∠( ᐛ 」∠)_她是水瓶座



忏悔八件套

上色恨我。

晚安安——

上色恨我。

晚安安——

其土牌番茄沙司

又帅又飒的乔家酷妹徐徐谁不爱呢!

*是彩漫自截自调图

又开始重刷石之海了——,沉迷徐徐美颜和剧情的同时根本忘记了动手存图这件事 ⋆ᶿ̵᷄ ˒̼ ᶿ̵᷅⋆ 。

算上这遍其实也只是三周目,也是我JOJO1-6中看的最少的一部↓

【原因是因为实在是太刀了!承厨直接表演一个半径为20米的透明眼泪水花  ˃̣̣̥⌓˂̣̣̥ 】

又帅又飒的乔家酷妹徐徐谁不爱呢!

*是彩漫自截自调图

又开始重刷石之海了——,沉迷徐徐美颜和剧情的同时根本忘记了动手存图这件事 ⋆ᶿ̵᷄ ˒̼ ᶿ̵᷅⋆ 。

算上这遍其实也只是三周目,也是我JOJO1-6中看的最少的一部↓

【原因是因为实在是太刀了!承厨直接表演一个半径为20米的透明眼泪水花  ˃̣̣̥⌓˂̣̣̥ 】

春秋只记载钥匙🔑

吉良的衣服模真的太精美了

于是补了个头

(吉娘你无痕性转就是换个头型的事情是吧)

吉良的衣服模真的太精美了

于是补了个头

(吉娘你无痕性转就是换个头型的事情是吧)

燐七

今天的鱼,填表好开心嘿嘿...过两天把米和茸的表情也摸了

今天的鱼,填表好开心嘿嘿...过两天把米和茸的表情也摸了

合子箱
双性转注意 实习老师和乖乖小学...

双性转注意

实习老师和乖乖小学生

双性转注意

实习老师和乖乖小学生

我热爱学习

重温了21集

想画画在笑乔瑟


一共有3p,别忘了看最后一p(恶魔低语)

重温了21集

想画画在笑乔瑟



一共有3p,别忘了看最后一p(恶魔低语)

川上鸢

【jojo暗杀组】深海之渊14

14

   今天发生了一件犹如火山爆发一般的大事——里苏特带回来了两个人,他们的发色都很罕见。一个是紫色的柔顺直发,另一个是冰蓝的蓬松卷发。他们看起来乱糟糟的,脸上也还有淤青,似乎刚打过架。

    我去拿了医疗箱,然后用疑惑的目光去看把人带回来的里苏特,这是要干什么呢?

    不可能是突然发善心了吧?这样的人意大利阴暗的街巷里到处都是,以前可没见里苏特带回来过。

    里苏特接过我的箱子,扔给那两个人,跟我说他一会儿要带这两个人去接...

14

   今天发生了一件犹如火山爆发一般的大事——里苏特带回来了两个人,他们的发色都很罕见。一个是紫色的柔顺直发,另一个是冰蓝的蓬松卷发。他们看起来乱糟糟的,脸上也还有淤青,似乎刚打过架。

    我去拿了医疗箱,然后用疑惑的目光去看把人带回来的里苏特,这是要干什么呢?

    不可能是突然发善心了吧?这样的人意大利阴暗的街巷里到处都是,以前可没见里苏特带回来过。

    里苏特接过我的箱子,扔给那两个人,跟我说他一会儿要带这两个人去接受试炼。

    试炼?也就是说他们有可能会是未来的同伴吗?

     我好奇地拿眼去瞧,那两个人倒是没有客气,医疗箱在那个紫发男人手里,他正在给蓝发男人擦药水。

     蓝发的脸上淤青面积更大一些,表情看起来也很凶狠的样子,他应该脾气比较暴躁。紫头发的倒是表情平淡,感觉要更稳重一些。

      似乎是注意到了我的目光,蓝发也看过来,“你TM谁啊?看什么看?”

     他的大嗓门以及愤怒的表情吓了我一跳,我很少看见人这样暴躁的样子。我们组的几位并不会在脸上出现过于激烈的表情也不会大吼大叫,尤其是我接触最多的人——里苏特,更是冷静到了几乎没有表情。

     是以我回复的迟缓了一些,先是报上了自己的姓名,接着表示我只是好奇未来的伙伴。

     本着礼尚往来的交往原则,我问道,“你们叫什么名字呢?”

   “关你屁事!”这是蓝头发的回答。

    而他的同伴紫发小伙并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观察我,他的眼神很冷,就像是在衡量一件物品一样,我觉得有点恐怖。

    他们两个简直就像是相反的存在,一个充满了人气,另一个则完全没有人气。

    毕竟是以后的伙伴,而且还是后辈,我有一种新奇的体验。

     至于试炼不通过?我想那是不可能的,如果里苏特认为他们不能通过的话那他就不会带人去了,既然里苏特都认为可以了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那我该怎么称呼呢?”我试图解释询问他的名字与我的相关性。

   他依然暴躁,“关我屁事!”另一个则继续保持沉默。

    这两句话真是绝了,简直形成了逻辑闭环可以回答一切问题!

    我对这个蓝发小伙子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尽管他很凶的样子,但是并没有让我感到他有恶意,反而觉得他很有趣。

    与之相反的,另一个保持沉默的人更让我升起警惕的心情,我不禁想到一句谚语,“会咬人的狗不叫”,他就像是在暗中潜伏着,随时准备给人以致命一击。

    最后还是里苏特告诉了我他们的名字,蓝发的叫加丘,紫发的叫梅洛尼。

    之后他们就被带去接受试炼了,再次见到他们是在三天后,这令我感到惊讶。

     我当初的试炼也就是一个下午的事情,他们为什么去了三天啊?我心里直犯嘀咕,里苏特后来又带他们去了哪里吗?是不是背着我出去玩了?我突然感到一种危机感。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们正式加入我们了,从今往后就是同伴了。

     里苏特通知了其他人,暗杀组难得又聚到一起迎接新人。上一次全员到齐还是在伊鲁索入队的时候呢——好吧,似乎就是最近的事情。

    除了我和里苏特,其他人并不会常驻据点,都有自己的地方住。当然据点也留有他们的房间,随时可以落脚。

     所以目前这里就只有我,里苏特,加丘和梅洛尼。

     梅洛尼一改之前的冷漠的样子,凑过来跟我聊天,非常热情地问我的年龄,血型,身体健康情况之类的,甚至还贴过来想抓我的手。

    我也顾不得作为前辈的面子,紧张地往里苏特那边退,整个人甚至都坐到了里苏特大腿上。

     里苏特伸出手臂挡住梅洛尼,他带着警告意味出声,“梅洛尼,不能对同伴出手。”

    “他妈的梅洛尼,”加丘骂骂咧咧地抓住梅洛尼的手臂往后扯,“别在这捣乱!”

    梅洛尼遗憾地看了我一眼,任由加丘拉走。

    我身上都起了鸡皮疙瘩,梅洛尼是想伤害我吗?跟他的替身能力有关?

     里苏特安抚似地拍拍我的背,我从他身上下来,在他身边坐好。

    还好刚才的事没被别的成员看见,不然肯定会被嘲笑的。

    首先回来的是伊鲁索和霍尔马吉欧,霍尔马吉欧跟里苏特和我打了招呼,又挑眉看了看加丘和梅洛尼,没发表什么看法,然后在我旁边的沙发上坐下。

   伊鲁索大爷似地在霍尔马吉欧旁边坐下,一条腿折起放在另一条腿上,姿势十分狂放。看来他适应的不错。

    之后进门的是普罗修特,他就近找了个空位坐下。

     最后到的是索尔贝和杰拉德,他俩住的最远,而且对于分钱之外的事情并不积极,所以每次都是踩点到。他们在最后剩下的空位坐下,就在我们对面。

   人都来齐了,里苏特开始介绍新成员,“加丘,梅洛尼。”

   “欢迎,欢迎。”霍尔马吉欧的声音总是带着些慵懒。他看了看加丘和梅洛尼,不知道想到了些什么,又转过来看我。

   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吗?我警惕地盯着他。

   他好像读懂了我的眼神,回给我一个微笑,怎么看都不怀好意。

    不仅是霍尔马吉欧,杰拉德和索尔贝也看了我一眼。他们见过新人之后就急着离开,我知道他们对钱更感兴趣。但是,走就走,为什么走之前要意味深长地看我一眼呢!?

   就连一向严肃的普罗修特都一脸兴趣十足的样子。

   大家为什么都是一种等着看我好戏的样子!?我不禁瑟瑟发抖。

    伊鲁索也和我一样在状况之外,但他明显是置身事外的,视线在我和加丘,梅洛尼之间打转。

    这下加丘,梅洛尼也发现了气氛不对,但梅洛尼根本不care,依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加丘直接瞪了回来,皱着眉头问,“tm的你们干什么?”

   干的漂亮啊,加丘!

   我在心里为说出了自己心里话的加丘打call。

    不过没有人回答加丘,加丘骂骂咧咧地站了起来,“在听我说话吗?太看不起人了吧,混蛋!”

    他的双手在空中挥舞着,整个人呈现出一种攻击性。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包括梅洛尼。

     好尴尬啊,我好想逃跑。

   “加丘,冷静点。”里苏特发话了。

    加丘没有看里苏特,但是手臂放下去了,看来是听进去了。

    “喂——来比比。”

     这下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了霍尔马吉欧。

     “真是没办法啊。”霍尔马吉欧慢吞吞地站了起来,“普罗修特来当下裁判呗。”

     普罗修特起身,他们三个人一起去了外面。

     经历了上次伊鲁索入队的事情,我觉得这种比试也并不是不能接受。

    为什么是霍尔马吉欧——谁叫他最先看我呢?事情肯定是他引起的,而且他的笑容看起来是那么的欠揍。加丘肯定也是这样想的。

     我在心里默默地给霍尔马吉欧扣上了一口大锅。

     这下室内就只剩我,伊鲁索,梅洛尼和里苏特。

     伊鲁索毫不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一边笑一边往我这里凑,他小声地问我怎么回事。

    我想伊鲁索真是自来熟啊,明明我们也才认识没多久,他就已经可以很自然地向我打听事情了。

     我跟他说我也不知道。

     伊鲁索不相信,我重申了一遍自己真的不知道。

     这下他狐疑的目光在我和里苏特身上打转,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一样,又贴近了问我,“你是不是和老大有什么关系?”

   我有些犹豫,不想把自己和里苏特的关系告诉别人。我不想别人因为里苏特而特意照顾我,但事实却是我已经受到了这样的照顾。

    当年我入队时大家的态度和对待伊鲁索还有加丘,梅洛尼他们是完全不一样的。

     不承认这样的事实才更糟糕吧!

     于是我还是跟伊鲁索说了,声音压得很低,生怕别人听见,“其实队长是我的叔叔。”

     我看到伊鲁索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我赶紧按住他的手臂,担心他做出太过激的举动。

     这下伊鲁索脸上也露出同霍尔马吉欧他们一样那种莫名兴奋的神情。

    “你们到底在想什么呢?”我问他,“总感觉你们在等着看我好戏的样子。”

     伊鲁索嘿嘿一笑,反问我,“你不知道?”

    “我要知道还能问你吗?”我悄悄地拍打了他一下。

      他往旁边挪,小幅度地招手示意我过去。

     我顺从地坐过去,这下我们离里苏特有了些距离。

      里苏特察觉到我们的动静看了过来,很快又淡然地收回了视线,并不在意我们的小动作。

    伊鲁索开始和我分享秘密,“你看,加丘和梅洛尼是队长亲自带回来的。”他重读了“亲自”,然后停下看我的反应。

     我不解,“所以呢?”

    “唉,”他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你要失宠了啊。”

     我朝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他继续危言耸听,“说不定老大就要收他们做教子呢。你只是侄女,又不是亲女儿,我才进组没几天也能看出你比他们弱得多。再说你是个女孩,迟早要嫁出去的嘛。肯定比不过的。”

     “不可能!”我压着声音反驳他,里苏特最喜欢的是我,他不会抛弃我!

    但泪水已经在我的眼眶中打转,原来他们都等着看我的笑话吗?怎么可以这样?

     不可以哭,不可以在这里哭,太丢人了!

     我努力眨眼睛,不让眼泪掉出来。

      对面的伊鲁索都惊讶了,他没想到我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我在抑制流泪的冲动的同时也不忘恶狠狠地瞪着他。都怪他在这说些有的没的。

     “老大,我突然想起还有点事需要她帮忙,人我就带走了。”说着也不等里苏特回答,伊鲁索就拉着我进了镜中世界,这家伙随身带着镜子。

     镜中世界的样子和现实差不多,只不过没了里苏特和梅洛尼。

    “那个……你就在这里哭吧,这儿没什么人。”他对于把我弄哭这个事情还是感到愧疚的,但他也拉不下脸来说对不起,只是小心翼翼地拿眼瞧我。

    要是没有人理睬的话或许是可以忍住的,但要是有人表露出了关心,就再也忍不住了。更何况这个人还提供了可以放心哭泣的场所。

   “你走开。”我一边哭一边凶巴巴地说他。

    像伊鲁索这样的大老爷们儿此刻肯定是不会和我这样的哭成狗的家伙计较的,顺从地离开了。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总归是在我的视线之外。

     我自己在这里默默流泪,心里认为伊鲁索之前说的话很有道理。伊鲁索也许只是想逗逗我而已,就像大人总喜欢逗弄小孩子一样。

     我意识到大家并没有恶意,所有人都没有恶意。但是大家更喜欢加丘和梅洛尼这样的事是很可能的,也许现在不是,但未来总会是的。

     毕竟我是那么没用,而他们很厉害呀。

     加丘很勇敢,他大胆地表达自己的看法,他才来第一天就敢向别人挑战。

      梅洛尼也很强大,他完全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他从自己的内心寻求力量,他坚持自己的活法。

      如果说他们是一群凶狠的狼,那我甚至连狼崽也不是,只是误入其中的狗崽。不管怎样努力也融不进去,无论如何也跟不上他们的步伐。

    但我不能表现出害怕,也不能说放弃,因为路是我自己选的,也因为我不能丢里苏特的脸。

    不能让自己成为别人攻击里苏特的点,不能成为他人生的败笔。

     要是好朋友突然交了新朋友,会感到难以适从,排斥新伙伴也是难免的。但要是和新伙伴也熟悉之后也就好了,大家就都是朋友了。

     现在的情况也不过如此,我告诉自己,不过如此而已。不要去想太遥远的事情,也许并不会发生,只是自己吓自己而已。

      我现在只要和加丘,梅洛尼熟悉起来就好,不用考虑其他的。

toko一袋
仗助,我的宝贝……

仗助,我的宝贝……

仗助,我的宝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