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jojo的奇妙冒险

1700.9万浏览    13万参与
C@sanova of the city死于双岛牛奶
Fire on fire wo...

Fire on fire would normally kill us
But this much desire, together, we're winners
They say that we're out of control and some say we're sinners
But don't let them ruin our beautiful rhythms


跨越新旧世界的无果之恋。

Fire on fire would normally kill us
But this much desire, together, we're winners
They say that we're out of control and some say we're sinners
But don't let them ruin our beautiful rhythms



跨越新旧世界的无果之恋。

犬喰在熟睡
送给收我谷的大人的无偿,是她点...

送给收我谷的大人的无偿,是她点图要二乔滴😣💕

送给收我谷的大人的无偿,是她点图要二乔滴😣💕

肖肖篁

【JOJO乙女】老虎钳

文笔烂烂烂

ooc我的我的我的

第十九回


(*ゝ_●・*)ノ=s=t=a=r=t===============


2012.5.20 

2:00 p.m.


柯罗拉跟寻着自己姐姐的踪迹,终于看到了坐在树上的她。

“姐姐!”

突如其来的少女明丽的声音,差点把正在休息的维佩尔从树上吓得摔下来。

“你怎么来了!?”

“来找你啊!”

“世界上那么多好玩的,你非要跟着我?!”

“我不管~!我只要姐姐。”

“夫人知道你在这里吗?”

“谁管她啊,”柯罗拉背靠在树干上,抬头看向维佩尔,“姐姐你什么时候结束啊?我已经有37年...

文笔烂烂烂

ooc我的我的我的

第十九回









(*ゝ_●・*)ノ=s=t=a=r=t===============



2012.5.20 

2:00 p.m.


柯罗拉跟寻着自己姐姐的踪迹,终于看到了坐在树上的她。

“姐姐!”

突如其来的少女明丽的声音,差点把正在休息的维佩尔从树上吓得摔下来。

“你怎么来了!?”

“来找你啊!”

“世界上那么多好玩的,你非要跟着我?!”

“我不管~!我只要姐姐。”

“夫人知道你在这里吗?”

“谁管她啊,”柯罗拉背靠在树干上,抬头看向维佩尔,“姐姐你什么时候结束啊?我已经有37年没有见过你了!”

“……凑个整,第40年的时候再说吧。”维佩尔下了逐客令,“现在,回去。”

“不要~!”

“这里不是你寻乐子的地方。”

“……”柯罗拉嘟起嘴,“好嘛,我走呗!”

看着她离开的身影,维佩尔总觉得这丫头不会这么轻易就放弃。



4:00 p.m.


维佩尔果然了解柯罗拉。

看着已经和戴安娜喝了4瓶酒的柯罗拉,维佩尔扶了扶额。

“你妹妹?”凯瑟琳来到她身边问道。

“是。”

“虽然但是,和你长得完全不一样啊。”

确实,一个是纯纯正正的亚洲脸,一个更像是俄罗斯那边的。

“以后会知道的。”

见维佩尔不愿告诉原因,凯瑟琳也不深究,继续和汉娜准备一周后的法庭事宜。



4:10 p.m.


“真的不上交这个证据吗?”汉娜不可置信地看向凯瑟琳,“这些照片完全可以证明苏齐理先生的死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可是这也同样说明了苏齐理先生的死和他们也有关系。”凯瑟琳将照片收起来,“好歹也是他的亲人……”

“这些亲人想要他死,凯茜。”

“我知道……”

乔鲁诺见汉娜还是想让凯瑟琳把那些照片交上去,不忍看她为难,出面调解道:“凯瑟琳估计觉得自己作为和苏齐理先生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人却继承了所有遗产,对那些亲戚也不公平。不揭发此事,估计也是能让心里有点安慰吧。”

汉娜最终还是理解了她。

“谢谢。”凯瑟琳双手撑在椅子上,将头靠向乔鲁诺的胸膛,但是没有贴近。

“我相信你有自己的理由。”



5:00 p.m.


“凯瑟琳,”乔鲁诺叫住准备前往艾伦家的凯瑟琳,“我今天回去。”

凯瑟琳顿住了脚步,“几点?”

“两个小时后的飞机,估计6点就要走了。”

“回意大利?”

“这里的事处理好了,那里还有一堆事。”

“有时间我会去找你的。”说完,凯瑟琳继续前进。

“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一路顺风?”

看着凯瑟琳急不可待的眼神,乔鲁诺叹了口气,“谢谢。”



5:30 p.m.


火急火燎地来到艾伦家中,奢华的布局看不出已经气数将尽。

“请问你……”

凯瑟琳揪住看守的人的领子(但是使不上多少力气),“艾伦呢?!”

“不好意思,除了……”

“我叫凯瑟琳·布兰度,是苏齐理先生的养女。”

“?……!您请进。”

相比进去之前的匆忙和无礼,进入后,凯瑟琳立马换上镜头下端庄礼貌的样子,款款走向二楼,寻找着艾伦的踪迹。

但是表演的再好,仍然掩饰不了那急迫的脚步。

就是这个时候——上一世,艾伦在这时被指婚给一位富家小姐,但由于身份差距,艾伦只得入赘。而那位小姐早就心有所属,在压抑中跳河自尽……即使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但凯瑟琳知道,这也是促使艾伦死亡的因素之一。

而那时候,自己却忽视了他,选择与乔鲁诺一起前往意大利……

都是她的错。

悔恨与希冀交织在凯瑟琳的心中,肾上腺素激增,原本举止得体的模样不再,发型也在奔跑中凌乱。但此时她也顾不了这么多了,救下艾伦,这是凯瑟琳唯一所想的。

终于,在二楼的会客厅中,凯瑟琳看到了正被迫接待那位女士的艾伦。

“那就这么……”

“我反对!”凯瑟琳在楼上半开放的天台上向下喊道,“休想为了那早已日落西山的公司而随意安排别人的未来。”

艾伦听到凯瑟琳的声音,不可置信地看去,恰好对上她那无比坚定的双眼。

谁说太阳落下的,它正在升起

为首的老妇人看到是凯瑟琳,权衡思索了一下,说道:“这是艾伦父亲毕生致力于的东西,我想……”

“谁会在意他父亲想要的!”凯瑟琳从楼梯上走下来,“我只关心艾伦。”说完,抓起艾伦的手带他离开了这里。

“凯瑟琳其实我……”

“乔鲁诺6点就要离开这里了我赶时间。”

艾伦:虽然但是,谢谢你把话说的这么直接。

“就送到这里吧。”艾伦主动松开了凯瑟琳的手。

“苏齐理先生在毛里求斯有一个度假村,那是现在唯一一个在我名下的。现在我把它交给你打理。”凯瑟琳再次抓住艾伦的手,坚决地看着他,“别管他们了,答应我。”

“……我理解你,凯瑟琳。可是我也有我的责任……”

“你父亲有兄弟吗?”

“有一个弟弟,但他是一名律师。”

“中国古时有一个朝代,皇位先是由兄弟继承,再是子代。艾伦,你还太年轻,不是吗?”凯瑟琳抚上艾伦的后颈,“他们都没有考虑过你,为什么还要考虑他们……”

艾伦看着凯瑟琳离自己不过10厘米的双眼,眼神复杂,“你总是在带领我……”

“我知道,抱歉……虽然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我和他们一样但是……”

“我也总是愿意跟着你。”艾伦说这句话的时候,满眼都是心甘情愿。

见艾伦答应了,凯瑟琳喜不自胜,刚想抱一下他,却被他推开,“快点去找乔鲁诺吧,很快就要到六点了。”

“说来也是——那你呢,你现在要去哪里?”

“我想我要先去找妈妈商量一下,然后等汉娜把合同什么的准备好。”

“好,那我就不送你了。”说完,凯瑟琳头也不回地来到车上离开了。



6:10 p.m.


“还不走吗?”波鲁纳雷夫在乔鲁诺身旁的桌子上,看着他一直望向窗外的眼神。

“再等等……”等那个,乔鲁诺永远都无法真正看透的人出现。

波鲁纳雷夫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陪着他。

但是这平静的表面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又出了变故,福葛在米斯达的掩护下赶到这里,并找到了乔鲁诺,告知他目前的情况。

“……走吧。”得知米勒斯妹妹联合一个十人的小队集体叛变,乔鲁诺最终还是没有等下去。

向威廉祝贺道别后,乔鲁诺上了车,来到了机场。走进机场前,乔鲁诺最后一次回头,明明不抱有任何希望,但是却在层层人海中,一眼就看到了那抹白色的身影。

为了不被媒体看见,凯瑟琳戴着一个大大的帽子,一边压低着帽沿一边四处张望。在繁忙流动的人群中,她是唯一的存在。

见凯瑟琳来找自己了,这里又不是古早狗血剧,乔鲁诺也走过去准备抱住她。但是就在双手即将环绕的瞬间,乔鲁诺感到脖子那儿有一股拉力,下一秒,双唇相触。

“我得走了,不然会被媒体发现的。”凯瑟琳松开乔鲁诺的领子,刚准备离开,突然又想起什么,又抓住他的领子往下拉,抵在他的头上,“我们会结婚的。”

“那看来我得赶紧准备戒指了。”说着,乔鲁诺还拉了拉凯瑟琳的手。

凯瑟琳离开后,乔鲁诺脚步轻盈地进入机场,嘴角还挂着笑。

“她是……?”在一旁目睹了一切的福葛隐约猜到了一点,但还是问乔鲁诺道。

“未婚妻。”

“??????”



7:00 p.m.


“佛罗伦萨?明天?”

“是啊——你家族下个月举办聚会你不知道?”

戴安娜挠了挠头,“我和他们也不怎么交流,而且也没人通知我……”

“起码现在你知道了。”凯瑟琳说着,打了个电话订了4张机票,“你、我再带上维佩尔和布加拉提。”

“我反对!”柯罗拉说道。

“反对无效,最终解释权归我所有。”

“哼,和你妈一样独裁。”柯罗拉刚说完,就被维佩尔打了下头,以示警告。

“对了艾薇儿,帮我照顾一下徐伦。”

艾薇儿点了点头。半响,忽然想起一件事,“Alina和安吉拉明天就回来了。”

“她们会理解我的。”说完,凯瑟琳就马不停蹄地回卧室整理行李了。

众人各自分散,布加拉提来到维佩尔身边,“为什么要带上我?”

“不要多问,不要多说,听从就是了。”

布加拉提感觉这话有点熟悉。


















“那个……把口红印擦一下吧。”

“?…!”


























大概就先写到这里,后面换个名字写艾薇儿和徐伦的故事。

宜念

【普罗修特乙女】今夜或不在(3)

忙昏头,等有状态了再写吧


「7」

"爱德华先生?"克莉丝汀扭头看普罗修特。


普罗修特应了一声,说你很聪明,宴会上不用太担心,反而会引起注意。


克莉丝汀疑惑了半晌,松开眉心。是她想多了,"爱德华"只是普罗修特在宴会上的假名。为什么会奢望普罗修特做什么呢。


于是克莉丝汀明白她平时用于调情的酒多么的淡,不知道勾兑了多少水。她无瑕思考普罗修特玩的小花招,只是迷糊地进了普罗修特的公寓。克莉丝汀知道自己醉了什么样子,她很想逃,可她甚至不知道这里是哪儿。她就像一只误入了密林的兔子,走不了也出不去。她觉得......

忙昏头,等有状态了再写吧



「7」

"爱德华先生?"克莉丝汀扭头看普罗修特。

 

普罗修特应了一声,说你很聪明,宴会上不用太担心,反而会引起注意。

 

克莉丝汀疑惑了半晌,松开眉心。是她想多了,"爱德华"只是普罗修特在宴会上的假名。为什么会奢望普罗修特做什么呢。

 

于是克莉丝汀明白她平时用于调情的酒多么的淡,不知道勾兑了多少水。她无瑕思考普罗修特玩的小花招,只是迷糊地进了普罗修特的公寓。克莉丝汀知道自己醉了什么样子,她很想逃,可她甚至不知道这里是哪儿。她就像一只误入了密林的兔子,走不了也出不去。她觉得她的妆花了,一定很糟糕,她什么都没有了。

 

什么都没有了。普罗修特不见了。

 

当普罗修特拿了湿巾回来的时候,克莉丝汀安静地大哭。

 

"好了......好了,我不该让你喝醉的,我们可以用别的方法脱身......"普罗修特让她的下巴靠在自己肩上,睫毛膏混合着泪水洇湿了一片深色痕迹。克莉丝汀忽然放开他,抽出湿巾大力地擦自己的脸。普罗修特皱眉,重新抽了一张湿巾为她擦拭。

 

"都擦红了。为什么要对自己生气?你做的很好,是我做错了。"他的拇指按压着湿巾滑过她的眼皮,把鎏金的眼影带走。克莉丝汀的绿眸子重新闪耀起来,变回了他熟悉的克莉丝汀。

 

"我和你,是什么关系?"她低下头去,道。

 

克莉丝汀没敢抬头看他的眼睛:"现在。"

 

普罗修特整理好纸巾,肩头的黑色污渍干涸后越发明显。他显得有点狼狈,用橄榄香整齐抹过的头发垂下来一缕,胸口的衬衫和马甲被揉捏得满是褶皱。

普罗修特说"amante",恋人,或情人。

 

他关了灯,上半身只剩一件衬衫,最上面的几颗扣子解开,隐约有暧昧的痕迹,但是克莉丝汀看不见。普罗修特把她扣进自己怀里,她总是那么顺从,那么容易被掌控。普罗修特有点不爽。"我很喜欢你,但是我仅限于喜欢你。"普罗修特的声音磁性而醇厚,让人软腰。

 

"我的上限不会是爱你,或者爱任何女人,因为我做不到。"

 

普罗修特说这话的时候想起贝西的一声声"大哥",想起里苏特的铁钉和刀片,衰老和泪水,血液和玫瑰。他爱上任何一个人都是错误。

 

克莉丝汀没有回应,他不知道她是不是睡着了。良久她轻轻点头,说她明白。

 

妓女和嫖客怎么谈爱情。

 

窗帘被拉开了。月光照亮两人,不过于亮堂但足够看得清对方。正对着他们有一面镜子,克莉丝汀想问为什么窗帘会自己开,然而普罗修特对她说,看好镜子里的你和我。

 

窗外的蔷薇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败,风里有腐朽的声音。她年轻的脸上爬满皱纹,普罗修特亦是如此。像被撞破了梦境,万物本该如此衰老。

 

"怕吗?"

 

是惧怕衰老,还是惧怕怪物一样的他?

 

"我只剩下年轻了,可你自己此刻也夺走了你的青春,所以我不怕。"

 

不怕和他一起衰老,而他运筹帷幄。

 

 

「8」

午夜的时候,克莉丝汀从梦中惊醒。她去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手却僵在了空中。

 

茶几上的牛皮袋上为什么有那个单词?

他到底是谁?

......为什么会是他?

 

她不知道的是,普罗修特睡眠一向很浅。

石之海快更啊
就要迫害米44444达(关于我...

就要迫害米44444达(关于我发原图却审核不过这件事)

就要迫害米44444达(关于我发原图却审核不过这件事)

网恋桃李花费20万

【出物】

大部分为同人,白圈框起来的不拆卖

多带可小刀并赠送P5

求求让孩子出掉,拯救尾款人🙏

有意私信,发货会拍视频

【出物】

大部分为同人,白圈框起来的不拆卖

多带可小刀并赠送P5

求求让孩子出掉,拯救尾款人🙏

有意私信,发货会拍视频

百味

乔家大院今天的饭 3

(今天乔家没有饭)


      堆满资料书本咖啡瓶的桌面,桌底下挂着个装满外卖盒子的黑垃圾袋,手边还有半杯没吃完的某味道香辣牛肉面,椅子上瘫着一个像皮套一样的我。


  “嘿?还醒着吗?”徐伦拎着一个饭盒,伸手戳了戳皮套的脸。


  “啊?我刚去考过试了吧?现在几点了?”没记错应该是最后一门考试,我瞄了一眼手机再确认一遍。


  嘿嘿,考试周嘛,不就是熬几个大夜预习一学期知识一个礼拜内考完6门科而已嘛,不就是边背书边骂那个不画重点的老师恨不得把冷...

(今天乔家没有饭)

      

      堆满资料书本咖啡瓶的桌面,桌底下挂着个装满外卖盒子的黑垃圾袋,手边还有半杯没吃完的某味道香辣牛肉面,椅子上瘫着一个像皮套一样的我。


  “嘿?还醒着吗?”徐伦拎着一个饭盒,伸手戳了戳皮套的脸。


  “啊?我刚去考过试了吧?现在几点了?”没记错应该是最后一门考试,我瞄了一眼手机再确认一遍。


  嘿嘿,考试周嘛,不就是熬几个大夜预习一学期知识一个礼拜内考完6门科而已嘛,不就是边背书边骂那个不画重点的老师恨不得把冷掉的泡面扣他脸上嘛。习惯就好,我的课还不算多的。我举起手指给徐伦比了个大拇指,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我死了算了。”说完手便垂了下去。“yue~”


  ~~~~


  “考试周啊,那还是好好复习吧。”乔纳森一把按住乔瑟夫跃跃欲试的呆毛,打开冰箱看有啥。


  里头堆满了超市里分装好的蔬菜面条,冷冻层还有片好的冻鱼。本来想在考试前煮点番茄锅,然而收到几个两千打底的复习文件夹后,我像卡兹一样彻底放弃了思考。


  “要不煮个炖菜…”话音刚落,乔纳森就被一只手推出了厨房。“父亲您不是还有新的考古论文要研究嘛,做饭就交给我们仨吧。”


  厨房交给了子世代三人,然而面对摆满灶台的中式调味料,乔鲁诺和徐伦自动往后退了两步,把仗助给推了上去。


  ~~~~


  “嗯,这就是仗助君的料理吗?”我往嘴里丢了块脆香的炸猪排,稍微有点咸。“还不错哦,感觉我以后都不用去做饭了?”


  徐伦拖着腮帮子,无聊地拿小勺子从饭盒里挖毛豆泥吃,顺便用石之自由打开窗户,把我的外卖盒子丢到下面的垃圾桶里。“毛豆泥我不太行,说实话在美国都没怎么见过这种东西。”


  “今天来绝对不仅仅是给我送猪排的吧徐徐?”我捅了她一胳膊肘,把泡面倒进了垃圾袋。“想不想尝尝我买的好东西?”


  我拆掉包装袋,熟练的烧水捞粉,还特地把灵魂酸笋包递到徐伦面前,给了一个特写。刚打开袋子,那股熟悉的怪味溢满了整个厨房,融进粉汤里又飘出一股臭香。


  “哎呀我不知道怎么给你形容这味道啦。”我接过可乐罐子,举着粉条凑到徐伦面前,“就一口,闻着臭吃着香,你绝对会爱上的。”


  当年某位大学同学也是这样把我骗到螺蛳粉坑里的。


  “谁在炖sh…”五分钟后,被徐伦一通电话喊来的仗助捂着鼻子站在门口,任我俩怎么拉也不进来。“往徐伦碗里挖齁死人的毛豆泥就是单纯想报复一下你抢我的游戏机,把锅拿开啊!”


  要不是考虑到公寓里还有别的住户,仗助稍微收敛了一点,那叫声可能真会让人误会屋里头发生了什么大事。


  “要不我先不进去了。”一株藤蔓从门缝钻进来,在我手上留下一个装着意式章鱼沙拉的盒子,生怕我会扒拉它似的赶紧钻了回去。


  当晚,徐伦获得了来自东方神秘力量的全新体验与满足。仗助君在发过诸如“再也不在我炖shi的时候来找我”这种誓言后,顶着一块入味儿了的牛排回了乔家大院。而乔鲁诺•乔巴拿同学因及时做出了“你给路打油”之举,保住了三个甜甜圈最后的尊严。



----

•前半段是考试周码的,然后就放假一直~鸽到昨天有宝子在评论区踹了我一脚

•炫完螺蛳粉,我就去当平静上班族了(说人话:鸽子)(ง ˙o˙)ว

烂人

吃掉迪波团

客官,来尝一口吧(虽然最后是落进拉巴索团子嘴里,笑)

实在发不出去,试试手动输入吧

吃掉迪波团

客官,来尝一口吧(虽然最后是落进拉巴索团子嘴里,笑)

实在发不出去,试试手动输入吧

我的暴雨无处落下

从罗马回到故乡后我们度过一段相当混乱的日子,好在所有事情都在努力下走向原有的轨道。那一天一切如常。我早上起床、洗漱、吃早餐,然后看文件。没有午休,去郊区处理了两位从米兰来的军火贩子。米斯达受了伤,回去的路上我给他治疗。车窗留了一个小缝,防止空气里的血腥气太浓。一阵风把落起的小雨带进车内,司机开得很稳,我却忽然感到头晕目眩,并且还听见了一个低沉熟悉的声音。我正要去分辨那个声音是谁又说了什么,米斯达便急切地按住我的肩让我坐定。他让我好好休息一下,不要太勉强自己。我没说什么,闭上眼短暂地眯了一会。


晚上上床前我又听见了那个声音,那时我在赶学校的作业,原本紧闭的窗户突然开了。出于有过类似的情况(......

从罗马回到故乡后我们度过一段相当混乱的日子,好在所有事情都在努力下走向原有的轨道。那一天一切如常。我早上起床、洗漱、吃早餐,然后看文件。没有午休,去郊区处理了两位从米兰来的军火贩子。米斯达受了伤,回去的路上我给他治疗。车窗留了一个小缝,防止空气里的血腥气太浓。一阵风把落起的小雨带进车内,司机开得很稳,我却忽然感到头晕目眩,并且还听见了一个低沉熟悉的声音。我正要去分辨那个声音是谁又说了什么,米斯达便急切地按住我的肩让我坐定。他让我好好休息一下,不要太勉强自己。我没说什么,闭上眼短暂地眯了一会。


晚上上床前我又听见了那个声音,那时我在赶学校的作业,原本紧闭的窗户突然开了。出于有过类似的情况(上一次几个替身使者试图杀了我并且把我的作业本弄脏了),我叫出黄镇,如猫一样无声地走到窗畔。正是那不勒斯的秋夜,楼下流淌着提琴声和歌声,远处马路上车水马龙嘈杂不已。等待着我的不是敌人,又是一阵风。我听见——听见风带来一个声音,一个名字。我确信这是布加拉提,只有他会用这样轻柔到像在叹息的语气呼唤我的名姓。光从树叶上滑落,叶浪窸窣细语,像是在唱一首无名的歌谣。风卷起我耳侧的碎发,更远处飘来教堂零点的钟声。那声音更响了,他说:乔鲁诺、乔鲁诺、乔鲁诺。


吃糖嗓子不会哑
感谢@华兮.安小迪 太太的设子...

感谢@华兮.安小迪 太太的设子!

太太的替身设定好牛!我好爱!


感谢@华兮.安小迪 太太的设子!

太太的替身设定好牛!我好爱!


芥末

[jo乙女]画画的秘密

花/露(彩蛋)


ooc严重,注意避雷!!!


——————

Kakyoin🌸


宅男阿花的画画技术,以常人的标准来说,绝对OK

怎么说呢,就是同人画手的水平,但不及漫画家

你比他逊色一筹


他一直在画同人,你一直在画他

这样久了,你心里有些不痛快


后来是因为工作原因,你要出差整整一个月


临别之时,你看的出来花京院很不舍

尽管不是永别


那一天雾雨蒙蒙

他送你来到飞机场


即将登机之际,

他送给你一沓纸


你翻开一看

全是以你为主角的画


花田里的你,戴着草帽,眯着眼仰望天空,阳光照在花上,衬着你的白裙

喷泉边的你,伸手去接那...

花/露(彩蛋)


ooc严重,注意避雷!!!



——————

Kakyoin🌸


宅男阿花的画画技术,以常人的标准来说,绝对OK

怎么说呢,就是同人画手的水平,但不及漫画家

你比他逊色一筹


他一直在画同人,你一直在画他

这样久了,你心里有些不痛快


后来是因为工作原因,你要出差整整一个月


临别之时,你看的出来花京院很不舍

尽管不是永别


那一天雾雨蒙蒙

他送你来到飞机场


即将登机之际,

他送给你一沓纸


你翻开一看

全是以你为主角的画


花田里的你,戴着草帽,眯着眼仰望天空,阳光照在花上,衬着你的白裙

喷泉边的你,伸手去接那喷涌而出的水,水滴折射的光变成彩虹,映在你的眼里

画室里的你,手握三只铅笔,专心的排线,手上还有铅粉,那认真的神态,宛若一尊完美的雕像


......


你没忍住哭了

他的眼里闪着光,目送你上了飞机


———————


end.


老汉是彩蛋哦!

一般路过水母君

画的第一个短漫,真的很丑😭(完整的到微博看吧

画的第一个短漫,真的很丑😭(完整的到微博看吧

秋水瞳神

【激情改图!!!!】ooc预警!!

是根据BV1Df4y197k1 的卡密的手书走向p的表情包!!!承花人给我把劳斯的播放量刷上去,这种生活必需品不可以只有我一个人享用?!大腐的3k精神大染料缸不可以只有我一个狂欢!(错乱)


大辅那个尾音大拐弯和那种欲放不放的撩拨感真的很让人觉得若即若离,每一个调子都落都在你意想不到的位子就算了,更何况那种冲击还带着一种压抑不住、喷薄而出的情绪,让你乖乖被同化,最后一起跳……

总之就是《帅哥纵🔥,无人能躲。放/🔥/骚/山,哥/牢坐穿》


为什么p的时候会有那种,那种阿强屑笑【鸭头,眼神是不会骗人jpg.】的画面!!!!!!(什么鬼啊......

【激情改图!!!!】ooc预警!!

是根据BV1Df4y197k1 的卡密的手书走向p的表情包!!!承花人给我把劳斯的播放量刷上去,这种生活必需品不可以只有我一个人享用?!大腐的3k精神大染料缸不可以只有我一个狂欢!(错乱)


大辅那个尾音大拐弯和那种欲放不放的撩拨感真的很让人觉得若即若离,每一个调子都落都在你意想不到的位子就算了,更何况那种冲击还带着一种压抑不住、喷薄而出的情绪,让你乖乖被同化,最后一起跳……

总之就是《帅哥纵🔥,无人能躲。放/🔥/骚/山,哥/牢坐穿》


为什么p的时候会有那种,那种阿强屑笑【鸭头,眼神是不会骗人jpg.】的画面!!!!!!(什么鬼啊)


最后,大家随意抱图就好啦!(深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