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joffrey baratheon

160浏览    5参与
正二品诰命惠芸夫人

发两个脑洞再立一个flag

  解剖组( Joffrey / Ramsay )真的太好了,我感觉这两只在一起必HE😭😭😭

  小乔是火,剥剥是冰,这不就是冰与火之歌吗!?(叉腰暴言)

  害,我再更一章囧剥,我一定要开一个新坑写乔剥。设定emmmm现在还没完全想好,不是现代AU就是死后AU(不过现在似乎是死后AU可能性更大,因为我这两天没脑子),反正两个都是无脑的玛丽苏沙雕高糖。

现代AU:

  灵感来自于电影《我爱你莫里斯》

  乔剥双双入狱(这不喜欢做坏事🐴),...

  解剖组( Joffrey / Ramsay )真的太好了,我感觉这两只在一起必HE😭😭😭

  小乔是火,剥剥是冰,这不就是冰与火之歌吗!?(叉腰暴言)

  害,我再更一章囧剥,我一定要开一个新坑写乔剥。设定emmmm现在还没完全想好,不是现代AU就是死后AU(不过现在似乎是死后AU可能性更大,因为我这两天没脑子),反正两个都是无脑的玛丽苏沙雕高糖。

现代AU:

  灵感来自于电影《我爱你莫里斯》

  乔剥双双入狱(这不喜欢做坏事🐴),剥剥被老攸伦欺负,小乔想显示大佬的威严傻不拉几的去行侠仗义后被胖揍,反正这两只经历了一大堆破事以后成为了室友+伴侣。剥剥没把这些当回事,但是小乔是认真的,小乔出狱以后把剥剥保了出来,最后两只一起创业奶孩子。。。

死后AU:

  两只死后下地/狱(废话!难不成上天/堂啊?)成为了两只低级恶魔👿,然后地/狱铲屎官(弼狗温?)剥和地/狱小公务员(九品芝麻官?)乔是天天吵架的邻居(楼上楼下)。有天他们在路上碰到了以后继续吵架,却意外目击了大boss的娃溜出地/狱去人间(维斯特洛)浪。事后两只被大boss抓起来扔到维斯特洛去找娃,两只正好出现在北境女王珊莎的房间里,然后当着珊莎的面夫妻吵架🙂。反正最后娃找到了,两只也在一起了,珊莎证的婚。。。



正二品诰命惠芸夫人

【又来作死】维斯特洛出卷组的故事——数学组

【又来作死】维斯特洛出卷组的故事——数学组

Jelita

【授权翻译】Joffrey/Viserys系列 05 木地板,披萨和睡衣

 #还记得之前我翻的那三篇这个cp的文吗?没错,作者更新啦!

作者:extrastellar

原文地址:Parquet, pizza and pyjamas

译者:CarmenShing(也就是我Jelita)

作者授权:[图片]

若喜欢文章欢迎上AO3给原文作者点Kudos,你们的支持就是作者的动力。

       第五篇是小乔和龙哥搬家开始同居的故事。


Fandom: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

主CP:乔佛里·拜拉席恩/韦赛里斯·坦格利安


概述:同居可能听上去像...

 #还记得之前我翻的那三篇这个cp的文吗?没错,作者更新啦!

作者:extrastellar

原文地址:Parquet, pizza and pyjamas

译者:CarmenShing(也就是我Jelita)

作者授权:

若喜欢文章欢迎上AO3给原文作者点Kudos,你们的支持就是作者的动力。

       第五篇是小乔和龙哥搬家开始同居的故事。


Fandom: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

主CP:乔佛里·拜拉席恩/韦赛里斯·坦格利安


概述:同居可能听上去像是情侣的终极目标,但事实上非常让人头疼。


下面开始翻译正文部分!


——————————————————


       “这房子怎么可以没有该死的电梯?!”韦赛里斯喘着气把沉重的搬家纸箱放在阶梯上。


       “这可是有两百年历史的瓦雷利亚公寓,当然没电梯了,该死的蜥蜴。”乔佛里吼道,推着箱子穿过门廊进了卧室。“这儿,搞定。”


       韦赛里斯走进房间,然后扑倒在其中一个箱子上,双腿因为费力搬箱子而颤抖。该死的搬运工不肯通融工作到晚上10点之后,所以乔佛里和他得把大部分的箱子亲自搬上楼——这可是项壮举,考虑到他们的身材可不算庞大。


       “嘿,起来。”乔佛里漫不经心地踢了踢他的小腿,“你屁股坐在我的工作服上了。走开。”


       “我累了,从我背上下来。”韦赛里斯嘟囔道,撩开脸上的银色头发。七神啊,他需要洗个澡。


       “不要。”乔佛里气冲冲地坐在抛了光的木地板上。他的脸因为用力而发红。“你需要去剪头发。”

       

       韦赛里斯捻着自己的几缕头发:“其实我还挺喜欢这个长度的。”


       “你发尾都分岔,看上去糟透了。”乔佛里脱去他被汗水湿透的汗衫。“洗澡吗?”


       韦赛里斯抛了个媚眼:“当然。”(注:龙哥以为乔佛里又想两人洗澡时嘿咻。)


       “变态蜥蜴!”金发男人低吼,但一声哈欠让他听上去没那么恶毒。“操,我累死了。”


       韦赛里斯强迫自己从箱子上下来,不禁有点头晕。“现在凌晨两点,我们搬箱子搬了几个小时,你还想怎么样?”


       乔佛里耸耸肩,优美的肌肉因为汗水而在昏暗的灯光下闪着光。“不知道。难道同居不应该非常浪漫什么鬼的吗?”


       “哈?!谁他妈告诉你这屁话的?!”韦赛里斯大笑,“托曼?”


       “我妹妹,你这混蛋。”乔佛里厉声回答,把韦赛里斯推去主卧室的浴室。“洗澡,现在。你臭死了。”


       “你也是!”韦赛里斯坐在大浴缸的边沿,一边脱下衬衫和裤子一边做鬼脸。“嘿,待会要点些披萨吗?”


       乔佛里已经在他的苹果手机上打字了:“和平时一样,菠萝?”


       “行。”


      “搞定。半小时后到。”


       韦赛里斯的肚子像是为了表示感谢似的开始叫起来,乔佛里得意地笑了。


       “吃货。”


       “不以为耻。”


       两人脱去他们剩下的衣服,爬到淋浴花洒下。


       “我操!”乔佛里大喊着在水下跳起来,“烫死了!见鬼!调冷点儿!”


       “你什么毛病,这温度刚刚好。”韦赛里斯嘟囔着开始洗头,银色长发被水打湿成了深灰色。


       “你皮肤都红了!你看上去就像个大龙虾!”乔佛里倒吸一口气,伸手越过他的男友去调水温。


       韦赛里斯嘲笑道:“真没种。”


       如果乔佛里没有打哈欠,他的眼神简直可以杀死人了。自然而然地,韦赛里斯也跟着打了个哈欠。


       “我需要睡觉。”银发男人喃喃地说,把额头靠在乔佛里的肩膀上,让水在他身上流淌。


       他感觉到乔佛里哼了一声:“我也是。”


       韦赛里斯笑起来:“那是什么,你承认了一个弱点吗?Sevenmas节已经到了?”


       乔佛里把他的头从自己肩膀上推开,“操你,两次。”


       另一个男人叹了口气:“或许明天吧,我现在真的没有那个精力。”


       乔佛里忍不住大笑,转过身开始擦洗自己的身子。


       “嘿……”韦赛里斯开口,“那是我的沐浴露!”


       “啥?才不是。”皱眉,“那是我的,你这白痴。上面有狮子贴纸。”


       韦赛里斯倾身向前眯着眼看。“哦,没错。还以为那是头龙。”


       乔佛里把男友用的那支沐浴露扔给他。“给你。我想你需要再去一次眼镜店,你的视力变得更烂了。”


       “我都不需要戴眼镜!”韦赛里斯大叫,“我才不会去呢!”


       “你他妈都近视400度了!你不带眼镜还不小心用了剃须膏刷牙!”


       “就那么一次!”


       “没错,而你因为这事抱怨了好几周!”


       韦赛里斯关掉水,走出宽敞的淋浴间。“我才不抱怨,我是一名坦格利安!”


      “你的姓氏和这一点关系都没有。”乔佛里嘲笑着走到箱子旁边,从里面拿出一条毛裤和一件旧汗衫。“老样子,石头剪刀布来决定这裤子归谁?”


       韦赛里斯笑起来:“开战吧。”


       当然,韦赛里斯又输了。


       “操。”他抱怨道,拿出一条新的平角裤和一件汗衫,“这挺冷的,你知道吗?!”


       “那你他妈觉得我什么感受?!”乔佛里发出嘶嘶声。他的整个上半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韦赛里斯走过那个箱子,又拿出了一条内裤和一件衬衫,还有乔佛里那条红色和金色的毯子。“我们已经有烧水壶了?”


       “对,我想是的。”乔佛里低语道,穿上那件衬衫,“不过我们没有茶叶。”


       “该死。”另一个男人呻吟着,用毯子裹住自己,“去客厅?”


       “听上去不错,沙发已经搬进来了,对吗?”


       “最好是,否则我就要起诉那些搬运工。”韦赛里斯嘟囔道,拖着脚步走下抛了光的木制楼梯。“我们有牛奶来配披萨吗?”


       乔佛里摇摇头:“冰箱是空的。真的就只有披萨。”


       韦赛里斯正准备抱怨,他穿着袜子的脚在抛光得一尘不染的木地板上滑了一下。


       “操!”银发男人颤抖着挥动手臂,整个人滑出大概一米,才勉强抓住了过道上装饰精美的柱子。


       乔佛里咯咯笑起来:“看看你!你在干嘛,坏蜥蜴,想开启你的滑冰事业吗?!”


       韦赛里斯转过身指着自己的男朋友,羞红了脖子:“住口,虫子嘴!老天,要不你来试试啊!”


       乔佛里擦了擦眼睛,吸了一口气。“你全身都红彤彤的。我就知道。去你妈的龙,你们坦格利安其实就是龙虾。”


      “给我过来让我掐死你!”


       “嘿~”金发男人轻快地哼着调调,“都不知道你还有这种情趣。”


       韦赛里斯现在真的想掐死他,而且不是性方面的意味。大概。他曾经的确想过这个。


       乔佛里一脚踩上了发光的木地板,然后立刻失去重心,猛地摔在地板上发出轰雷般的重击声。


       韦赛里斯哼了一声,小心地拖着脚走到摔倒的男友前,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不错的动作,小乔。或许你应该考虑一下开启你的滑冰事业,嗯?”


       乔佛里怒视着他坐起身,摸了摸抽动的后脑勺。他推了一把韦赛里斯的大腿抱怨:“闭嘴,笨蛋。扶我起来。”


       韦赛里斯仍笑个不停,但还是拉着乔佛里站起来。门铃响了,乔佛里脱掉袜子跑到门前。


       “怎么这么迟,哈?!”他恼怒地朝外卖小哥低吼,从对方手上一把拿过披萨盒,然后将20块钱拍在小哥的掌心里。“去你妈的小费,立刻给我消失。”


       乔佛里甩上门,然后走向客厅,闻了闻热气腾腾的披萨。“食物在这儿!”


       “终于来了!”韦赛里斯在宽敞的客厅大喊。箱子几乎占满了所有空间,但韦赛里斯还是用其中一个纸箱做成一张临时桌子,放在他们贵得要死的沙发前。


       乔佛里一屁股坐在他旁边,两条腿搭上韦赛里斯的大腿;而银发男人打开披萨盒,撕下两片,把其中一片递给乔佛里。


       “菠萝披萨万岁。”韦赛里斯说道,舔了舔嘴唇,乔佛里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紧跟着他嫣红的舌头。


       “只是可惜我们不能泡着牛奶吃。”乔佛里抱怨道,又拿起一片披萨,“怎么所有人都觉得那样吃恶心?”


       “恶心?明明好吃极了!谁说恶心的?!”


       “老爸,罗柏·史塔克,蓝礼叔叔,外公,拉姆斯……”乔佛里开始数着名字,而韦赛里斯皱起眉头。


       “至少拉姆斯应该还有点品味,尽管他是个混蛋。”他轻蔑地皱了皱鼻子开口。


       “还用你说。”


       披萨很快就没了,吃饱后,韦赛里斯便依偎着男友蜷成一团,打了个哈欠。


       “放点音乐?”他嘟囔道。乔佛里摸出手机连接上了墙上的高保真音响,他们早早就预订好、让它送到新房子来,而不是经历把它搬到这儿来的痛苦。


       金发男人播放了一首歌,韦赛里斯哼了一声。


       “《卡斯特梅的雨季》?你就没听腻这首歌吗?”


       “从不。”乔佛里回答,把重音发在最后一个字上。他放下手机,拿过他带下楼的那条红色和金色的毯子,裹住他们蜷缩在一起的身体。“别睡在我身上,小笨蛋。”


       韦赛里斯漫不经心地竖了个中指:“知道了,知道了……”


       直到乔佛里的手机电量不足,伴随一声轻微的振动自动关机后,两人很快进入梦乡。


(第五篇完)

 

 

 



Jelita

【授权翻译】Joffrey/Viserys系列 04 你配不上他

 #还记得之前我翻的那三篇这个cp的文吗?没错,作者更新啦!

作者:extrastellar

原文地址:Not Good Enough

译者:CarmenShing(也就是我Jelita)

作者授权:

[图片]

译者的话:之前我授权翻译过这位作者写的三篇Joffrey/Viserys的文(以下链接 01 周四会诊02 “国王车位”争夺战03 事实上,我无法想象)。最近作者又更新了两篇,同样甜蜜蜜,所以便去要了授权,为邪教添砖加瓦!

       一开始也惊讶于居然会有小乔和龙哥的CP文...

 #还记得之前我翻的那三篇这个cp的文吗?没错,作者更新啦!

作者:extrastellar

原文地址:Not Good Enough

译者:CarmenShing(也就是我Jelita)

作者授权:

译者的话:之前我授权翻译过这位作者写的三篇Joffrey/Viserys的文(以下链接 01 周四会诊02 “国王车位”争夺战03 事实上,我无法想象)。最近作者又更新了两篇,同样甜蜜蜜,所以便去要了授权,为邪教添砖加瓦!

       一开始也惊讶于居然会有小乔和龙哥的CP文,不过不能否认这两个门当户对的中二病神经王子很般配。这位作者写的几篇Joffrey/Viserys同人都是现代大学生AU设定,每篇都有与上篇相扣的设定和相同的台词,算是一个系列文,讲述了小乔和龙哥两人不同时期的故事。文章还会出现不少《冰与火之歌》原著人物,涉及到多对CP,两位主角和其他人物的关系也描写得非常有趣,很值得一看。而且站互攻呢,非常好吃!

       若喜欢文章欢迎上AO3给原文作者点Kudos,你们的支持就是作者的动力。

       第四篇依然是同样的现代大学生AU设定,讲述了小乔因为龙哥有了男朋友吃醋的故事。

下面开始翻译正文部分!

Fandom: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

主CP:乔佛里·拜拉席恩/韦赛里斯·坦格利安

涉及CP:崔斯丹·马泰尔/弥赛菈·拜拉席恩

托曼·拜拉席恩/玛格丽·提利尔

艾德瑞克·风暴/伊耿·坦格利安

拉姆斯·波顿/贝里·唐德利恩

卓戈·卡奥/丹妮莉丝·坦格利安

概述:乔佛里从没想过自己会爱上韦赛里斯,但他可以接受。他只是不能接受这带给他的心碎。

————————————————

      “今晚要玩《血龙狂舞》吗?”乔佛里问道,此时派席尔教授正不停念叨着什么中世纪时扼死者(一种烈性毒药)的运用,“看我怎么完爆你。”

       “不了,”韦赛里斯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咕哝道,然后真的在做笔记,这勤奋的混蛋。“我今晚没空。”

       乔佛里从手臂上抬起头,瞄了一眼电脑屏幕右下方确认今天的日期。“什么?今天可是周二。你周二晚上从来没有计划。”

       周一他们都得上课到晚上八点。韦赛里斯周三有击剑课,每周四则要和丹妮莉丝还有雷加共进晚餐。周五的话他们俩会去夜店。周六晚上是健身时间。而到了周日无论如何都得完成学校作业。仅此而已。周二是空出来的。一直都是。

       “好吧,今天我有。”韦赛里斯耸耸肩,伸手去解锁手机屏幕。他居然看着屏幕上的短信在微笑。乔佛里努力伸长脖子,想看看到底是什么能让他的朋友笑成那样,但韦赛里斯再次关闭屏幕并放下了手机。“你去找拉姆斯。或者林恩。”

       “林恩回鹰巢城了,因为他爸死了还是什么的;而拉姆斯正忙着操贝里·唐德利恩。”乔佛里突然想到了什么,让他的胃揪成一团。“你不会是要和亚莲恩那婊子出去吧?”

       “当然不是。”韦赛里斯没好气地回答,“我早忘了她啦。不,我今晚去札罗家。”

       金发男子皱起眉头:“札罗?”

       “没错。”韦赛里斯说道,把重音发在最后一个字上,“札罗·赞旺·达梭斯。你认识他的,他和你上同一节政治课。”

       “好吧……”他还记得那个鼻子耳朵都穿了环的红发怪胎,“你就为了那家伙推掉和我的游戏之夜?”

       韦赛里斯翻了个白眼:“我是为了我男朋友才推掉和你的游戏之夜,你这混蛋。”

       乔佛里的手肘差点滑下桌子,他只是勉强压抑住了自己被噎到的声音。他听错了。他听错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肯定是听错了。肯定是。

       “别那样看我!”韦赛里斯瞪着他厉声说道,“你对我和男人约会有意见吗,哈,混蛋?”

       乔佛里觉得自己的心脏重重往下坠。他没听错。约会。韦赛里斯在和札罗约会。韦赛里斯有了男朋友。“呃,没有?!你难道不记得我叔叔是gay?!”

       “我当然记得,我还记得你讨厌他!”

       “那是因为他是个混蛋!”乔佛里知道自己开始变得歇斯底里了,因为坐在礼堂前排的人正回过头来看他们在吵什么。“我不是——操!我们今晚……明天见。就这样。拜拜。”

       乔佛里用力合上笔记本电脑,将它硬塞进包里,旁边的纸被压得皱成一团。接着他突然站起身,这让每个人都回头皱眉看着他。

       乔佛里恶心得想吐。他感觉自己的胃像是打了个巨大、扭曲的结,全身血液都倒冲上耳朵,吵得他听不见韦赛里斯一脸担忧地在说什么。

      ‘他在和札罗约会。他有了男朋友。他有了男朋友。他有了男朋友而那个人不是……不是我。’

       他的双腿在大脑给出指令前就自己动了起来,带着他走出礼堂和大楼,穿过学校广场和停车场,坐进了车里。

       乔佛里放下包,浑身抖得像风中的一片叶。他那颤抖的手指努力想把钥匙插进点火孔,但却根本不能对准。

       韦赛里斯有了男朋友。

       这比他所预料的还要伤人。

       乔佛里丢下车钥匙,双手握着方向盘,将灼痛的双眼死死抵在手背上。他在哭?不。绝不,他才不会为了自己那愚蠢可悲的暗恋(还是对自己好的朋友)而哭鼻子的。

       胸口的痛楚迫使他张大嘴呼吸,就在这时从喉咙溢出了微弱的啜泣。乔佛里的肩膀开始颤抖,手掌和脸颊都湿了一片。

       “操。”他将额头抵在方向盘上,哑着嗓子咒骂道。当弥赛菈像个青少年哭得伤心欲绝时,乔佛里还觉得自己的妹妹太夸张了,失恋哪有那么痛苦。

       他曾经居然那么想,老天,他可真天真。他实在、实在是太天真了。

       这痛苦简直要命。不像是皮外伤口那种疼,而是胸腔深处的尖锐刺痛,挤压着他的肺,让他难以呼吸。

       韦赛里斯把他当朋友。这比乔佛里原本希望的好多了,真的,鉴于他们俩都是混蛋;但他内心深处的一小部分——盲目、愚蠢的一部分,一直默默希望有一天韦赛里斯对他的感情不再止步于朋友。

       但显然,这种感情不是对他,而是对一个皮肤惨白、热衷于在自己身上打洞、平时说话能随时落泪、罗里吧嗦又肉麻的魁尔斯年轻政治家。

       乔佛里蜷缩在座位上,上半身随着啜泣剧烈地颤抖。“去他妈的……”

       他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在振动。一下。两下。乔佛里慌忙摸出振动的手机,看见屏幕上显示着一通来电。一张韦赛里斯正准备要打喷嚏的快拍(好不容易有张那家伙没那么迷人的照片)点亮了屏幕,来电ID上写着“坏蜥蜴”。乔佛里停止哭泣,任凭电话一直响,直到进了语音信箱。

       札罗·赞旺·达梭斯。乔佛里不怎么了解他,只是知道那家伙来自魁尔斯,父亲曾是当地政府要员,而他自己也努力想坐上父亲的位置。他还知道达梭斯非常无敌24k纯gay,及其不健康地沉迷于在自己身上打洞穿环。

       乔佛里根本就看不出这家伙到底有哪点好。

       达梭斯的父亲在魁尔斯政府工作。所以咧?!乔佛里的老爸还是拜拉席恩公司的董事长呢!他和达梭斯一样优秀,不,他比达梭斯更好。他和丹妮莉丝一样了解韦赛里斯,可能甚至比她更了解。他知道韦赛里斯喝什么咖啡(纯黑,不加糖,配柠檬,相当恶心);知道韦赛里斯只用旧镇制药的一种超贵洗发水,因为其他的都会让他起头皮屑;知道韦赛里斯要用很热的水洗澡,每次走出浴室时总是红彤彤得像个龙虾,还要往身上抹芦荟霜。他知道韦赛里斯穿礼鞋时会把鞋带绑得很紧,以至于平时脱鞋要用力扯开它们;还知道他只有红色和黑色的袜子。他还有一双喷火龙图案的白袜子,那是来自他侄子伊耿的破礼物,但乔佛里知道韦赛里斯非常珍惜尽管他从不承认。他知道韦赛里斯先加牛奶进碗里再放麦片,睡觉时穿真正的睡衣,而不是像大部分人一样穿运动裤和旧汗衫。他知道韦赛里斯每天早上会设三个不同的闹钟,然后全都睡过头。他知道韦赛里斯讨厌苹果,喜欢香蕉。他知道韦赛里斯在厨房宛如神明,因为在他父亲发疯、哥哥离家后,年仅五岁的他为了照顾小丹妮,不得不学习厨艺。他知道韦赛里斯很少生病,但当他真病倒了,大概得卧床一个星期甚至更久。他知道韦赛里斯已经看过九遍《龙骑士》的小说(五遍通用语、四遍高级瓦雷利亚语),并且非常喜欢它的电影。

       他知道那么多有关韦赛里斯的事,而札罗·赞旺·达梭斯肯定都不了解。达梭斯不配做韦赛里斯的男朋友。他不能做韦赛里斯的男朋友。乔佛里可以。除了乔佛里没人可以。

       乔佛里伸手捡起钥匙,然后终于成功发动了引擎。今天他肯定没心思上课了,所以他或许可以回家窝在房间里自哀自怜。

—— 

 

       他不能回家。韦赛里斯严格上来说就住在他的公寓,他们可以称得上室友了。

       乔佛里一打开房门,就看见了韦赛里斯的备用眼镜和那双丑不拉叽的小龙公仔人字拖,空气里都是那家伙令人昏眩的古龙水味。

       他再次关上门,锁好后转身离开。他任凭自己的双腿领着他上楼梯,往上两层楼后来到写着“拜拉席恩&风暴”的木门前,按响了旁边的门铃。

       “来了。”一个疲惫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接着门被打开露出了艾德瑞克的脸,乔佛里法律上同父异母的兄弟。劳勃·拜拉席恩的儿子此时穿着一条平角裤和一间宽松的白色汗衫,乱糟糟的黑发让乔佛里意识到这是滚完床单后的发型,而不是刚睡醒的样子。“卧槽,乔佛里。”

       乔佛里拉长脸。太好了。他原本希望托曼来开门,但是没有,当然会是艾德瑞克。“托曼在吗?”

       艾德瑞克耸耸肩:“没有,他出门了。”

       乔佛里看了看手表:“在晚上九点?”

      “他去玛格丽家过夜。伊戈和我要滚床单,就把他赶出去了。”艾德瑞克冷淡地回答。接着当伊耿——韦赛里斯的蓝头发侄子,只穿着一件大过头的汗衫出现在艾德瑞克身后时,乔佛里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难道就没有见不着这些混蛋坦格利安们的安全地方吗?

       乔佛里朝他同父异母的兄弟冷笑,然后转过身扬长而去。他下了楼梯,走出公寓大楼,穿过街道,来到弥赛菈和崔斯坦共住的公寓。

       他绝对不会这个样子,鼓着脸又哭红双眼地出现在玛格丽·提利尔家门前,只为了见他弟弟。想都别想。

       “来了,来了!”当他一遍又一遍地狂按门铃时,从屋里传来弥赛菈的尖叫。她一把拉开门,穿着一条淡黄色的睡裙,头发还裹在盘起的毛巾里。“小乔?!你在这——等等,你还好吗?”

       “我像是还好的样子吗?”乔佛里厉声回答,操,他想再哭一次。

       “好吧,不像。”弥赛菈平静地说,靠边让她哥哥进来,然后关上了他身后的门。“发生了什么事?”

       乔佛里讨厌流泪。他真的很讨厌,而且他今天已经流了太多眼泪。足够一年的分量了。尽管如此,他还是感觉到自己的眼睛再次灼痛起来。

       “哦老天,小乔……”

       “我不要——你的同情!”乔佛里大吼,但那听上去微弱又可怜,他的声音可悲地颤抖。“我——韦赛里斯有了男朋友。”

       接着,说出这句话像是再次打开了他眼睛的排水系统,乔佛里再也抑制不住眼泪。他就站在他妹妹家的过道里,一脸惨兮兮的模样,为了自己最好的朋友和其他男人约会而泪流满面。这真是可悲又可怜,但乔佛里就是停不下来。

       弥赛菈重重叹了口气,走上前,“哦,小乔……”

       “闭嘴!”当弥赛菈想要碰他的时候,乔佛里啜泣着抽开手往后退,“我不——别再可怜我了!”

       他的妹妹后退了一步,眼睛里写满受伤。“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让你觉得被人可怜的。小乔,我都不知道你喜欢韦赛里斯。我甚至不知道你喜欢男人。”

       乔佛里浑身发抖。他一直保守着这个秘密,而且保守得非常好。他自己也不知道,直到高中最后一年,他无法否认地迷恋上了哈利·哈顿,真的。但蓝礼才是家族里gay的那一个,不是他,所以他一直闭口不谈。而在哈利之后,他只和拉卡洛——其中一位自称是丹妮莉丝护卫的家伙(她男朋友卓戈的朋友),有过一次一夜情。乔佛里曾为此一瘸一拐了好几天,但那真值了。多斯拉克人或许是东方的野蛮人,但拉卡洛的确床技了得。

       然而韦赛里斯——韦赛里斯是不同的。韦赛里斯是乔佛里最好的朋友。他对韦赛里斯并不是对哈利那样愚蠢的青少年暗恋,也不是和拉卡洛那样只为了上床。他爱上了有关韦赛里斯的所有小事,而且他爱得无可救药。乔佛里想好好爱他,可韦赛里斯甚至连一个机会都不给他,因为韦赛里斯显然不感兴趣。

       而这真他妈的伤人。

       “小乔,”弥赛菈说,犹豫着伸出一只手,“七神啊,有什么是我能做的……”

       乔佛里打了个嗝,然后抹了一把脸。“有酒吗?”

       他妹妹不可置信地挑起眉毛:“没有。酒精不符合我的生活方式。”

       乔佛里哼了一声:“好吧,你天天做瑜伽、吃有机纯素食那套。别告诉我崔斯坦也不喝他那宝贵的多恩红酒了。”

       弥赛菈拉长了脸:“我不会让你自我堕落的。”

       “那真不好意思,我没有征得您的许可。”乔佛里厉声说道,迈着重重的步子走进小厨房,“他都放那儿了,哈?你有酒架吗?”

       “乔佛里,七神在上,我发誓,如果你只是因为失恋就碰一滴酒,我会把你踢出去的。”弥赛菈坚定地说,手臂交叉抱在胸前,“喝酒不能解决你的——”

       “省省你的废话。”乔佛里打断她,猛地拉开橱柜,“你以为你是谁,老妈?我是成年人了,我可不听的命令。”

       他的手机再次开始振动。他咒骂着掏出手机,在看见来电显示时喉咙发紧。乔佛里任凭它一直响直到停下,然后点开消息提醒他的两条新的语音信息。

       “乔佛里,嘿!你他妈怎么回事?!回来!你还拿着公寓的钥匙呢!我不能不换衣服就去札罗家!见鬼,我的所有好衣服都在你那儿!快回我电话,混蛋。”

       “听着,我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但你表现得像个混球。我真的很担心。打电话给我,好吗?!该死。”

       乔佛里关闭手机电源,然后朝他妹妹丢去一个恶毒的表情。“你!敢!”

       “或许你应该回他电话,小乔。”弥赛菈小心地说,“他好像很担心。”

       “是啊,因为现在他不能进公寓换衣服去见他亲爱的札罗。”乔佛里吼道,把手机扔回口袋里。“我走。这里没有酒,而你就只是在可怜我。真让我恶心。”

       弥赛菈瑟缩了一下,抿紧嘴唇。“在你今天说的所有糟糕的话里,这是最坏的。我是你的妹妹,我想帮助你!”

       “我可没说需要你的帮助!”

       “不,你有!”弥赛菈厉声说道,乔佛里的身子因为她突然提高音量而颤抖了一下。“你在最难过的时候来找我!你到这儿来哭得伤心欲绝,绝望地寻求我的注意和安慰,,别否认。但到最后,你只是个软弱、惹人厌、可恶、刻薄、没有一丁点好性格的家伙!而你还在想为什么韦赛里斯更喜欢札罗·赞旺·达梭斯而不是你?!”

       乔佛里倒抽一口冷气,弥赛菈用手捂住嘴,睁大的双眼写满了后悔。“小乔——哦,七神,我不是——”

       “省省吧。”乔佛里恶狠狠地说,转身离开,“不管怎样,我猜你说对了,不是吗?”

       弥赛菈摇摇头:“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发誓。”

       “我说过我不需要你的同情?!”他吼道。七神啊,他觉得他快吐出来了。“该死。多谢你的诚实。我想。”

       他一把拽开门逃了出去,将弥赛菈让他留下的呼唤抛在身后。

--

 

       乔佛里喝得烂醉,只能勉强站直身子,嘴里还含糊不清地说着胡话。但他依然忘不了胸膛里的钝痛,提醒他根本配不上自己最好的朋友。

       他砰地放下玻璃杯,龙舌兰沿着食道往下灼烧,呛得他不停咳嗽。外边已经很晚了,而那位从晚上六点酒吧开门就一直为他服务的吧台小哥,一脸担忧地看着他。

       “老兄,你应该悠着点。”

       “操,才不。”乔佛里低吼,抹了抹嘴,“别告诉我该怎么做!”

       吧台小哥翻了个白眼:“老天,随便你,国王陛下。”

       乔佛里用手梳过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忍住一声要逃出喉咙的啜泣。不,他不会哭。不会再哭一次。不是在这儿,在吧台小哥那令人恼火、想要评头论足的表情前。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30元雄鹿币,一把拍在吧台上,然后跌跌撞撞地走出酒吧。

       外边正在下雨,很大。他浑身发抖,几分钟后便麻木了。

       下一家俱乐部就在附近,门口的保镖不知为何让醉醺醺的乔佛里进去了。他的脑袋里好像有锤子跟着音乐的节奏不停敲打,闪烁的彩色聚光灯模糊了舞池中人群的脸。

       过了一会儿,他感觉到身后有人在摸他屁股,手掌大得不像是女人的。

       乔佛里猛地转过身差点摔倒:“你以为你在干什么,哈?”

       男人得意地笑。乔佛里觉得自己在哪儿见过他,可实在想不起来。“我在摸你。”

       他咒骂道:“混蛋。”

       那个男人笑得更得意了:“嘿,让我保留点神秘感嘛。”

       乔佛里怒视着他。他们差不多一样高,那个男人闻起来像酒,如果乔佛里仔细想想,这家伙诡异地很像席恩·葛雷乔伊。

       他不愿再多想,捧着男人的脸狠狠亲上去,任唇舌相撞,彼此交缠,难舍难分。

 

--

 

       乔佛里蹲在家里的马桶边,把胃里的所有东西都吐了个一干二净。

       他的屁股又酸又疼,脖子上都是吻痕,而脑袋因为严重的宿醉差点要炸开了。

       更别提一回到家就席卷了他的恶心感。

       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乔佛里觉得真的被自己恶心到了。

       他失去了自控力,随便献身给了某个铁民,全都是为了忘记韦赛里斯,可根本不起作用。

       最后他捂住嘴,颤抖着伸手按下了冲水按钮。

       不是说他不玩一夜情。他只是不和男人做,除了两年前和拉卡洛那次。当然他也不会因为难过喝得烂醉就和别人做。什么鬼。

       乔佛里缓缓站起身,站在洗手池前漱口,想要摆脱嘴里刚呕吐过的难闻味道。他拿起手机解锁,无视了屏幕上低电量的提醒。

       来自弥赛菈的三个未接电话和十一条短信,都是一遍又一遍地反复抱歉。来自韦赛里斯的另外五次未接来电和三条新的语音信箱。

       乔佛里无视了弥赛菈的信息,点开了语音信箱。

       “你在哪儿?!我从房东那儿拿到备用钥匙了,可你不在?!回我电话!七层地狱啊,至少回我短信!”

       “现在已经晚上七点了,你还没回家。我取消了和札罗的约会。托曼不知道你在哪儿,我问弥赛菈的时候她都快哭了。你他妈在干嘛?!马上回我电话!”

       “操。小乔,求你了。你是个混蛋,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该死。拜托,我搜遍君临找你找了几个小时。如果你不回我电话,我就开车去兰尼斯港找你。求你了,小狮崽。回我电话。”

       乔佛里冷笑,想要无视在听到韦赛里斯担心的声音时心中燃起的希望。他因为担心乔佛里而取消了和达梭斯的约会——哇哦。乔佛里简直不敢相信。韦赛里斯是个自私的混蛋,和乔佛里一样,但他还是因为担心乔佛里而推掉了自己的计划。

       他忍不住微笑起来,然而在听到前门被推开的声音时僵住了身子。

       “所有地方我都找过了,丹妮。我现在就去兰尼斯港——等等。门没有锁。”

       门被猛地关上,乔佛里听见了慌乱的脚步声。

       “乔佛里?!嘿!你在吗?!”

       不同房间的门打开又关上。更慌乱的脚步声。

       “乔佛里!出来,小狮崽!”

       乔佛里可以从浴室窗户溜出去,但韦赛里斯的速度比他更快。而且他自己弄出了很多想要逃跑的声音。所以他只能僵在洗手池前,努力地摆出一副无聊、冷漠的表情。

       浴室门被猛地推开,乔佛里可以从镜子里看见韦赛里斯。他的好友将头发扎成一个凌乱的马尾辫,眼神慌乱,而且红着脸气喘吁吁。他还穿着前一天的黑色牛仔裤、黑色正装衬衫和暗红色马丁靴,鼻梁上的眼镜被微微撞歪了。

       “哦,谢天谢地。”韦赛里斯喘着气冲上前,一把抓住乔佛里的肩膀让他转过身来,“你去哪里了,混蛋?!哈?!”

       “反正不在这儿,显而易见。”乔佛里大声说道,努力想挣开对方的双手,“放开我,臭蜥蜴。你这样碰我,不怕亲爱的男友吃醋吗?”

       这话听上去比想象中的还要苦涩。

       韦赛里斯放下双手,他紫罗兰色的眼睛像因为恍然大悟而亮起来。“没门。你是真的在吃醋?吃札罗的醋?”

       一听到那混蛋的名字,乔佛里忍不住冷笑:“吃醋?!我?!哈,你做梦去吧!”

       “那如果是真的呢?”韦赛里斯说道,惊得乔佛里目瞪口呆。

       “……啥?”

       韦赛里斯叹了口气,退后一步。“我想让你吃醋。”

       乔佛里觉得好像有人抽走了他脚下的地板。

       “因为你实在太蠢了,根本不明白我的暗示。”韦赛里斯继续说,他的脸上写满挫败,“所以我得确定自己是不是误解了你的信号。”

       七神在上,乔佛里想揍他那张漂亮脸蛋。“而你觉得是最好的方法?!你妈个混蛋。”

       韦赛里斯瞪了他一眼:“有更好的主意吗?”

       “开口问我怎么样,见鬼的爬虫?!”乔佛里大吼,揪起韦赛里斯的衣领,“而不是假装和那个魁尔斯怪胎约会来折磨我!!”

       “你说得简单!”银发男人厉声说道,同样拽住了乔佛里的衣领。“假装和他那样的家伙约会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你知道吗?!尤其是达梭斯还真的迷上了我,妈的!!”

       “艹你。”乔佛里咆哮道,然后将他们的嘴唇撞在了一起。韦赛里斯马上回吻,拉着他的金发咬他的嘴唇。乔佛里依然很生气,气他的好友竟然那么愚蠢迟钝,气他自己如此受挫,但当他意识到韦赛里斯回应了他可悲的感情,意识到他们互相表白现在还真的亲到了一起,心中的怒火慢慢地逐渐熄灭。

       当他们分开来喘气时,韦赛里斯低声问:“我让你哭了吗?”

       “哭得要死要活,喝得烂醉还艹了个陌生人,没错,谢谢你问起来,混球。”乔佛里咆哮道,“我让你给我所有的朋友和家庭成员打电话、搜遍整个君临了吗?”

       “是的,没错,白痴。”韦赛里斯喃喃道,发出一声颤抖的呼吸。“操。我很高兴你没事,小乔。”

       乔佛里咳嗽了一声,诅咒自己的心脏疯了似的狂跳。“哼。我猜我也很高兴你没有真的在和札罗·赞旺·达梭斯约会。”

       “他是个哭哭唧唧的窝囊废。而且他身上那些穿环太非主流了。”

       “别忘了他的鼻子还大得离谱。”

       “没错。而且——”

       “我们现在真的要继续讨论你那怪胎前男友吗?”乔佛里不满地瞪着他问道。

       韦赛里斯耸耸肩,忍不住坏笑:“不如我们给他发张照片当作正式分手?”

       “如果是我们俩的裸体床照的话,我加入。”乔佛里同样露出了和韦赛里斯一模一样的坏笑,“让我们开始吧。”

(第四篇完,还有第五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