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jojo

6369.8万浏览    24.4万参与
乔乔乔托

学校部门工作,但狠夹私货!


表达一种父慈女孝的温馨氛围,嘿嘿

学校部门工作,但狠夹私货!


表达一种父慈女孝的温馨氛围,嘿嘿

天海的奇妙冒险

 天海这个屑出来更新了 @大家一起来吃冷饭拌冷饭 第二张是你要的拆礼物,看看能不能发吧(跳绳手指磨伤了,出了好多血呜呜呜呜)

 天海这个屑出来更新了 @大家一起来吃冷饭拌冷饭 第二张是你要的拆礼物,看看能不能发吧(跳绳手指磨伤了,出了好多血呜呜呜呜)

豆砸

#布茶茸# SHARE (三劈)

全文走置顶wp


douzaer点wp全称点康姆

[图片]


全文走置顶wp


douzaer点wp全称点康姆


雀吵
捏脸出自Picrew 是Jo5...

捏脸出自Picrew

Jo5护卫队,捏的很烂所以请自己在脑海中美化(理不直气也壮.jpg)

没有甜甜圈,甜甜圈在处理公务中,勿扰。(其实是没有他的位置了,對不起茸茸,下次一定)

捏脸出自Picrew

Jo5护卫队,捏的很烂所以请自己在脑海中美化(理不直气也壮.jpg)

没有甜甜圈,甜甜圈在处理公务中,勿扰。(其实是没有他的位置了,對不起茸茸,下次一定)

星尘

【520特刊】情侣一天拍摄大挑战

即使错过了,也一定要标记,证明我有产出


(⑉꒦ິ^꒦ິ⑉)是迪奥大少爷背景下,两人恋爱之后的独立番外(之后还有一篇乔西的)


——正文——


本次参于游戏嘉宾:乔纳森.乔斯达 ,迪奥.布兰度


因为篇幅问题,我们先透露乔迪两位,摄影机走位!(本次拍摄均为无人机跟拍,确保毫无纰漏)


“你们好,我和迪奥事先商讨,由我作为开头。”乔纳森对着镜头笑笑,少年人剔透的蓝眼睛眯起一条缝,睁开时冷色调的青蓝色因为性格的原因似温柔的大海,融融包裹住的,是此时位于演讲台上的金发少年。


“本次演讲的主题……”迪奥站在讲台上,手拿着金红色纸背的演讲稿,冷白的皮肤在红色的衬托下展...

即使错过了,也一定要标记,证明我有产出


(⑉꒦ິ^꒦ິ⑉)是迪奥大少爷背景下,两人恋爱之后的独立番外(之后还有一篇乔西的)


——正文——


本次参于游戏嘉宾:乔纳森.乔斯达 ,迪奥.布兰度


因为篇幅问题,我们先透露乔迪两位,摄影机走位!(本次拍摄均为无人机跟拍,确保毫无纰漏)


“你们好,我和迪奥事先商讨,由我作为开头。”乔纳森对着镜头笑笑,少年人剔透的蓝眼睛眯起一条缝,睁开时冷色调的青蓝色因为性格的原因似温柔的大海,融融包裹住的,是此时位于演讲台上的金发少年。


“本次演讲的主题……”迪奥站在讲台上,手拿着金红色纸背的演讲稿,冷白的皮肤在红色的衬托下展现出一种健康的红润白皙,天生的高傲是令他的簇拥者痴迷狂热的原因,浑身上下都透露出金贵。乔纳森也毫不吝啬自己的目光,摄像机对准台上的人。


“咔嚓”


手机没有关闭的闪光灯亮起,底下的空间很大,金色的眼睛却像是红外线传感器一样,只一瞬间就迅速瞄准光亮处,他的嘴继续讲出演讲内容,仿佛一个自动输出的机器,演讲稿形同虚设。


乔纳森举着手机略显尴尬的朝讲台笑笑“糟糕,忘记关闭摄像头了。”手机相册上是迪奥偶然低下头看向演讲稿的画面,少年垂下自己的脑袋,仿佛即将受封的王爵,又像即将怜悯众生的天使,在照片中,在光晕下显得极其柔软。


“我真是……”迪奥双手环胸坐在单人主沙发席上“让我去拍那个蠢jojo,亏你们想的出来,他能有什么好表情?”迪奥手一挥推着无人机转向一旁,画面对上了一旁的书桌,没有拍摄到迪奥此时的表情“刚才竟然还让我看到了他在拍我……”手掌突然握住无人机拍摄面,摄影机画面黑暗,只能感受到晃动“哼,我们走。”


“jojo!我要拍你!”无人机被迪奥松开,机器飘回半空中,乔纳森错愕的从文件中抬起头来,手上拿着钢笔,骨节修长的大手在握住一些细小的东西时,就会显得格外修长,甚至感受出宽大,抬眼看向迪奥时仿佛不可置信一般瞪圆了瞳孔,始终保持湿润的眼睛水汪汪的令人感觉到清凉,夏日的炎热突然得到了衰减,像一只仿佛听到主人呼唤抬起头的乖狗狗。一丝不苟的西装领结像脖颈处的项圈。


照片存档。


摄影角度一直朝着走廊延伸,下课铃声及时响起“实在抱歉,因为老师对于表格的耽误,让你们跟了我这么久,迪奥这个时间应该还在班上。”乔纳森加快脚步,无人机只能拍到对方贴着衣料展现出优秀且宽阔的背肌。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乔纳森在靠近班级门口时放缓了脚步,说实话,按照他的身高和身形真的不好掩藏,只能躲着门后,他悄悄看了一眼,确认迪奥就在班上,手指轻松的解开自己的领结,细长的酒红色领结散开,乔纳森设置了一个定时拍摄后,将手机横着放在延长的固定架上,领结绑在手机的一半,并系上了一个蝴蝶结。乔纳森没有说话,悄悄的将无人机推了出去。


定格画面下,十连拍摄,迪奥正靠着桌边,和身边的同学进行谈话,其中不妨有一些痴迷于他美貌害羞的女孩,也有倾慕于他魅力的男孩,他平静且有风度的于他们交谈,或许听不到对话,但吹起的白窗帘和他们手上拿着的笔记说明正好是这一节的内容,领带遮住了相机身子以下的位置,红色非常巧妙的显露出来,两边突出的蝴蝶结正好遮住了那些男男女女的模样,将迪奥的身影圈进手机内,没有留下除他以外的其他人,十连状态下,他似乎感应到了目光,抬眼看着巧妙装饰的无人机,愣了一会,眼睛像猫咪的瞳孔一瞬间瞪大,又迅速恢复,摆了一个臭脸,这明显和他的个人形象不符,也有人感受到了迪奥目光的偏移,转头看向门后时早已空无一物。


乔纳森背手在门后,看向无人机时回以一个微笑。


做得好,他用着唇语无声说道。


“虽然不知道他拍摄的角度怎么样,不过既然你都到我这里了,看来他的任务是做完了。”迪奥不耐烦的拿着笔记,弯身塞进自己旁边的桌柜“开会就开会,挑上课的时候去,也不知道人在哪里。”


“走吧。”


迪奥迈开步子离开了教室,外面的阳光将操场晒的没有一点阴影,迪奥手撑在额上“只有笨蛋才会喜欢这种天气。”旁边的贩卖机发出声音,迪奥将扫过付款码的手机屏熄灭,蹲下身从饮料贩卖机中取出带着冷气的矿泉水,走向体育馆“索性某个笨蛋还知道,这种天气我不喜欢走到操场上。”


体育馆内坐满了密密麻麻的人,许多贪凉不愿意体验外面毒热的同学都会坐在场内位置上,体育老师也不例外,毕竟这种天气,只有体罚才要做到去操场的地步。


场内此时正在举办一场排球比赛,乔纳森那人高马大仿佛一头熊一样的身影被轻易捕捉到,迪奥也认清了前排座位上放着乔纳森换下的制服,于是心安理得的将叠好规整的制服拿起,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让它整洁的平放在膝盖上。“看看那头野蛮的棕熊,明明没有参加社团,却总是老好人的无法拒绝他们的请求,所谓的友谊赛当了个编外成员,学生会长当的真没出息。”


  迪奥翘起腿,手肘撑在薄薄的衣料上,也不担心弄皱,就这么看着观众台底下难得一脸严肃的乔纳森。脱离了傻里傻气的微笑,眼中的火花像晶钻一样高密度“他总在这种时候展现出他的好胜心,和我比拼成绩时总是会在之后担心成绩会不会比我高。”迪奥说着身子靠在后面的椅背上“但我不会给他这个机会,我可不会让乔纳森有一天不在我的身后,他必须抬起头看我,看着我迪奥!”迪奥说着,沉如酒一般的不止是声音,还有盯着乔纳森的视线。


  手机被抬起,相机内是乔纳森手捋过刘海的模样,他单手将自己的刘海撩起,或许有汗水的原因,那些原本有些卷翘符合英国男孩的发丝往后倒去,露出光洁的额头,乔纳森的长相看似温和,实际高耸的鼻梁和天生优越深刻的五官棱角和大方的整体轮廓,都非精雕细琢的工艺品,而是更加爽快,大刀阔斧的切割,当这些五官暴露出来,并展现出那非温和的气质,就好像即将进攻的猛兽,蓝色的眼睛因为拍摄灯光的问题,眼圈内承担蓝色的光晕,不似正常的人类双眸,凭空添加的神圣感另人感到矛盾却又一眼摄魂,高大的身躯更添加了份野性感。他可以是绅士,也可以不局限于一个得体的绅士。


迪奥将相机内的照片反复观看,任由沾过冰冷水汽,带着些微湿冷的指腹磨蹭过下巴。


“我们最好去看看他。”迪奥在底下的欢呼声响起时,转身带着制服走向休息室。

一点后续 



海鲜区鸟兄弟
为何孤独不可光荣 人只有不完美...

为何孤独不可光荣

人只有不完美值得歌颂

为何孤独不可光荣

人只有不完美值得歌颂

面包人泠汰

【Dio乙女】云雾总有蒸腾时

挑战不写对话。


我躺在床上,四肢散落开去。头顶罩着乌云,雨砸在脸上淹没了我。

Dio夹着本书皱眉看我,因为我摆的“大”字占了他的位置。他把我的右胳膊掀起来扔给我,砸在胸上发出闷声。

床垫塌陷一角,Dio用长腿毫不客气地把我往里挤了又挤,自己倒若无其事地看起书来。

我盯着天花板上的不规则污渍,心底升腾出些许恼火。右胳膊自动恢复原位,现在那里变成了Dio的大腿。

啧。心情不好?心情不好更要嫖帅哥。

手掌翻下来,覆住柔软的布料,感受到下面的肌肉猛地收紧,不禁暗自窃喜。

掌心悬空,只留下指尖,轻柔地抚摸……抓挠……本来想和他讨论哲学,现在看来还是哲♂学更有意思。

我的嘴几乎咧到了耳...

挑战不写对话。


我躺在床上,四肢散落开去。头顶罩着乌云,雨砸在脸上淹没了我。

Dio夹着本书皱眉看我,因为我摆的“大”字占了他的位置。他把我的右胳膊掀起来扔给我,砸在胸上发出闷声。

床垫塌陷一角,Dio用长腿毫不客气地把我往里挤了又挤,自己倒若无其事地看起书来。

我盯着天花板上的不规则污渍,心底升腾出些许恼火。右胳膊自动恢复原位,现在那里变成了Dio的大腿。

啧。心情不好?心情不好更要嫖帅哥。

手掌翻下来,覆住柔软的布料,感受到下面的肌肉猛地收紧,不禁暗自窃喜。

掌心悬空,只留下指尖,轻柔地抚摸……抓挠……本来想和他讨论哲学,现在看来还是哲♂学更有意思。

我的嘴几乎咧到了耳根。

Dio温柔地握住了我的手——我疑惑地望了他一眼——紧接着是大力的挤压。

骨骼在哀嚎,肌肉皮肤扭成诡异的角度,整只手几乎要被捏碎。

痛————!!!

我想把手从他那扯回来,奈何我挣扎得越狠,他捏得也越狠,嘴角还噙着笑。

我好想逃,但我逃不掉!!!

估计是我戴着痛苦面具在床上乱扭的样子取悦了他,他终于选择放过我。

焯,真的很痛。我把失而复得的右手放在胸前,心有余悸地安抚着它的情绪。

这货下手从不留情,尤其是对我。

我恶狠狠地向他竖中指,他以同样的手势回敬。不愉快的心情就此烟消云散——倒不如说是完全想不起来了。

Dio解释说是机体为镇痛而释放了内啡肽,并产生了欣快感。

啊对对对,他说什么都对!


Dio总有办法把我从悲伤的水潭里拽出来:激起我的愤怒,将池水蒸发殆尽;或者用严寒冻结深潭,逼我自己游上来;偶尔还有他那足以噎死人的幽默感,宛如扔下巨石把池塘填成陆地。

“我是一潭水,悲伤是我的底色。”我在纸上划拉的不成韵的诗歌,在Dio眼里是无病呻吟。

连我自己都承认是强说愁。无非是事业不顺感情不和以及回忆反噬,劈头盖脸的挫败感无力感还有不安全感。

Trivial things. 应该融在伦敦的晨雾里等着被朝阳晒干。

但现在是梅雨天,笼着阴云的日子连绵不绝,玻璃窗上的泪痕延绵不绝。

下雨一定要伴随悲伤吗?Dio问我。

我拒绝承认是下雨让我悲伤,这完全没有道理;我想大概是我的悲伤让天上下起了雨,虽然这更没有道理。

那就工作。Dio说。向着目标迈进的快感会使人忘却一切烦恼。

看,这就是Dio,安慰人是用一张日程表而不是一个拥抱——不,他那真的是在安慰吗?

我决定停止在此疑案上浪费时间。试图从Dio身上获取情感支持还不如去和DDL搏斗。

我把被雨水浸润得黏浊的身躯拖到桌前,用力拍了拍双颊,甩干了自己的情绪。

开干!

Dio说我总算像点样子了。我冲他笑了笑。

他不是一位温柔的导师,却是一位好导师。

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似是要转晴,很快就将云开雾散见天明。

好吧,这不是事实,六月的梅雨会一直下个不停。

但既然这是一篇不知有何意义的同人文,我姑且欺瞒下观众,似乎也不是什么不可饶恕的罪行——总比捏碎别人的右手要好。

嘘……小声点!别让他听见了,不然我的左手也要保不住了!

给时光镀金
压 路 机 要 加 速 了

 压 路 机 要 加 速 了 

 压 路 机 要 加 速 了 

屑苏爷

详情见后几张

救命我要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搞的拍照挡脸小贴纸

最后一张是俺亲自上脸实验

详情见后几张

救命我要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搞的拍照挡脸小贴纸

最后一张是俺亲自上脸实验

肖肖篁

【布加拉提乙女】雨夜牡丹

JoJo荒木的,ooc我的

混乱产物,文笔烂烂烂

这里 有联系

全文不知道多少字

内容极其狗血且中二


(*ゝ_●・*)ノ=s=t=a=r=t===============


1


布加拉提在一片黑暗中醒来,周围漆黑到无法分辨自己是否睁着眼睛。

自己,不是死了吗?那么这里是……

“醒了?”一个慵懒的女声在旁边响起,让布加拉提进入戒备状态。

“是我救了你,怎么会对你动手呢?”女声沾染了笑意。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佛罗里达,欢迎来到美国。”突然,一道微弱的光亮照进来,强度正好,不刺痛眼睛,“我嘛,就叫我维佩尔吧。”...

JoJo荒木的,ooc我的

混乱产物,文笔烂烂烂

这里 有联系

全文不知道多少字

内容极其狗血且中二








(*ゝ_●・*)ノ=s=t=a=r=t===============


1


布加拉提在一片黑暗中醒来,周围漆黑到无法分辨自己是否睁着眼睛。

自己,不是死了吗?那么这里是……

“醒了?”一个慵懒的女声在旁边响起,让布加拉提进入戒备状态。

“是我救了你,怎么会对你动手呢?”女声沾染了笑意。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佛罗里达,欢迎来到美国。”突然,一道微弱的光亮照进来,强度正好,不刺痛眼睛,“我嘛,就叫我维佩尔吧。”

寻着光亮看去,一个窈窕身影侧对着布加拉提,似乎还能看到身上的蕾丝连衣裙。

是这条:

“为什么。”

“任务罢了。”维佩尔懒懒地说道,“复活你,任务。”

“目的是什么。”

“完成任务啊。”

“……”见对方油盐不进,布加拉提也就放弃套话。

“你现在身体机能还没有完全恢复,走路什么的还有困难。我会把吃的送过来,你要什么也可以跟我说。”维佩尔坐回椅子上,“有什么要问的吗?”

“你是什么做到复活我的。”

“这个嘛,我的能力。”

“你也是替身使者?”

“哦对,你倒是提醒我了。目前你还很虚弱,所以替身能力还没有恢复。也不要想着逃出去,虽然我不是一直都在这里,但是我敢保证我会把你带回来。”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不是替身使者。”维佩尔站了起来,缓缓走到他面前,坐下,“你想知道你是怎么活过来的吗?”

眼见对方的手要抚上自己的脸,布加拉提不动声色地向后仰,却被维佩尔一把掐住下巴拉过去。微弱的光亮中,布加拉提只能看到一个人头和四根簪子。而后,当只能看到簪子时,刺痛感从脖子那边传来,刺激着神经。

奇怪的是,他并没有感觉到血液的流失,取之而来的是注入的感觉。而且,就如古时描写吸血鬼从人体上汲取血液一样,还会带来无上的快感。

“呃,唔……”

十几分钟过去了,维佩尔才的尖牙才离开他的脖子。

“真是难得。之前几天都是对着一个尸体干这事,终于有回应了。还挺高兴。”

“……变态。”还在为刚刚发出的那种声音而害羞的布加拉提是屑。

“或许吧。”维佩尔站起来,“等你拿完全适应得了正常的阳光,你就可以出去了。”



2


“现在是什么时候?”布加拉提问道。

“2012.4.14。”维佩尔和过去几天一样,把饭菜放在桌子上。不过和以前不一样的是,现在的窗帘只遮挡掉了一半的阳光。

“你恢复的很快。”

“这么说,你以前也这么救过别人?”

“啊……是啊。好久之前了,都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活着。”

“我这次,能活多久?”

“……几十年。但是具体多久,我不能告诉你。”

(维佩尔:可恶完全不想回答他。但是夫人说必须要回答,可恶)

“以后,我都要靠你来维持生命体征吗?”

维佩尔斜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不用。照你这样,差不多3个月就能离开我了。但是要想真正出现在社会上,还要等到年末。”

(维佩尔:别问了别问了求求了,再问就烦了。)

“知道了。”布加拉提没有追问下去,只是安静地吃着饭。

见他没有继续问下去,维佩尔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而后舒心地继续小憩。




3


“为什么有时候找不到你。”这五天里,布加拉提已经差不多把这个地方都走遍了,发现这里是郊外的一个庄园。通过观察窗外环境可以得出,这附近基本上不会有任何人经过,甚至连动物也没几个,只有一些牡丹在被当做花园的耕地里生长。

“我有好多事要忙,找不到很正常。”维佩尔靠在落地窗上,双手抱胸看着那些牡丹,“要是我不在的时候你感到虚弱了,地下室的冰窖里有存货。喝掉还是注入都可以。”

“被你这么一说,倒是有几分像毒品了。”

“差不多吧,反正都是毒。”

布加拉提:???

“不会上瘾,放心吧。”维佩尔把头上的簪子拔掉,一头黑发如瀑布般散落,“除非,对我亲自注入时那种感觉上瘾。”

“变态。”布加拉提和维佩尔做着一样的动作,只不过她在看花,他在看她。

“或许吧。”维佩尔把四根簪子随手放在小桌上的花盆旁,“很晚了,回去吧。”

“那你呢?”

“我还有事。”



4


那些发簪很好看。

虽然样式很简单,没有任何珠宝修饰,但是雕刻花纹却是一绝,能在顶端2厘米的金色部分刻画出一条栩栩如生的蛇。四根簪子上各有一条蛇,每条蛇都各有各的形态:有的吐信,有点盘蜷,有的张开鼓膜作攻击状,有的延长身子如在爬行。

不过,这些簪子的末尾都很尖锐,轻轻一划就能出现血痕,更别说是用力了。

布加拉提凑近,看得更真清楚了些,发现那刻有吐信蛇的发簪尖端还有些许血迹,而其他三根没有。

是有什么特殊意义吗……还是说只是用着顺手?……

(维佩尔:我抽哪只就用哪只,怎么还有人过度解读呢?)



5


震耳欲聋的雷声惊醒了布加拉提。

拉开窗帘,磅礴大雨拍打在窗户上。

乔鲁诺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呢,有将Passion管理好吗?福葛呢,也在和米斯达一起帮助乔鲁诺吗?还有…特里休,她现在怎么样了?她现在已经27了吧,过得怎么样呢……?

布加拉提靠在窗边,坐在桌子上。

到时候,自己到底是以什么身份出现在他们面前……

又是一阵雷,照亮了天地瞬间。

……疯子。

布加拉提拿上伞,匆忙前往牡丹丛。



6


维佩尔躺在牡丹丛里,雨水浸湿了她全身。几片被雨拍落的牡丹花瓣和她的头发缠绕在一起,更显凄凉。

十分钟,还是半小时?维佩尔不想去算。在布加拉提没有打伞之前,她一直都在沉沦。

“就这么想离开?”维佩尔闭上眼睛,不去看他,“那么听话,还模仿我的举动……不是想博得我的好感还能为了什么。”

“你救了我,虽然不知道目的是什么,但我理应感激。”

“如果我是要拿你要挟乔鲁诺他们呢?你还会感激我吗?”少了雨水的冲刷,维佩尔身上的血迹聚集在身下,铁锈味逐渐蔓延。

“你不会这么做的。”

“……”维佩尔睁开眼睛,看向布加拉提,“你回去吧。”

“会着凉的。”

“死不了。”


7


维佩尔看着躺在地上的伞,思绪万千。




8


不知道是不是那天淋了雨的缘故,本来见好的身子今天突然又虚弱下来。维佩尔这时候也不在,地下室距离这里有3个房间那么远,自己此刻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脑袋渐渐变沉,视线也开始恍惚起来。

难道,止步于此了吗……还以为,之后就能去见乔鲁诺了……维佩尔看到会怎么想呢……

就止步于此,好像也没有多少遗憾了……起码知道了乔鲁诺他们都活得好好的…特里休也找到了自己热爱的事业……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又活了一次,也不会因此再次悲伤……

“……?……!”

“怎么会突然这样……”

熟悉的刺痛从脖颈传来,布加拉提居然感到了一丝安心。

“……还有意识吗?”

“…………恭喜你,恢复替身能力了。”

“后天,和我一起出去吧。”



9


30年前,一个小巷里,初入黑帮的少年被一个外乡人叫住了。

“为什么要加入黑帮?”

“你是谁?”

“如果这条路将来会要你的命,你还会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吗?”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可以回答你——我会。”

外乡女子笑了笑,走过他身边的时候还摸了摸他的头。

“那我祝福你。”

鱼鱼住

为什么不脱裤子呢?明明在托比欧身上裤子看起来比衣服紧多了(严谨思考老板的胖次会是什么样)

为什么不脱裤子呢?明明在托比欧身上裤子看起来比衣服紧多了(严谨思考老板的胖次会是什么样)

雏明

黄金之风几日游

         /雷者左转雷者左转雷者左转[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凹凸现在好多人雷所以雷者请左转勿喷

         /主要雷震的死意难平,就特别想写

         /新手多见谅

         /ooc预警...


         /雷者左转雷者左转雷者左转[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凹凸现在好多人雷所以雷者请左转勿喷

         /主要雷震的死意难平,就特别想写

         /新手多见谅

         /ooc预警

         /没什么问题开始吧↓


         “王可以战死,绝不会投降”

         

         “以后,就把一切都托付给你了,雷霆”雷震如此想着,沉重的呼出最后一口气,模糊感受到冷风吹过,眼中一片黑暗

        

         “到此为止了吗?”


         没有吧,刺目的阳光照向大地,感受到眼前一亮的雷震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不是雷皇城的灰暗,不是匆匆赶来雷霆眼中的惊恐不可置信与深深的难过。阳光从天窗撒下来,能透过天窗看到蔚蓝的天。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雷震一个踉跄,险些向后倒去。一个箱子接住了差点倒下的雷震,带着疑问站起来,后面是一个白色头发的青年,接住雷震的就是他的行李箱。

       

        “你没事吧,差点就倒在地上了。”那名青年在雷震恍惚中开口,“还好我的行李箱接住了你,你是刚从飞机下来有点晕机吗?”说完青年又走进了一点。

        

         雷震头更晕了,不属于他的记忆填充了大脑,嘴不受控制说出了没事这个词。仅一瞬间那些记忆就如同真是发生一般让雷震自己都信了。眼前的青年明显不相信,雷震刚才晕头转向的没事才怪呢,多嘴问了一句要去哪。

    

        该说不愧是雷王星的王吗?仅一瞬间明白现在的身份和立场,并调整好姿态,回答“去市中心乌纳纳珀里酒店”青年闻言看起来惊喜,“和我同路,能一起拦车的,你刚才那个状态怎么可能没事,一起走吧”这是青年的话。

   

         雷震点点头同意了,走了一段青年开口“对了,我的名字叫做广濑康一,你叫什么?”雷震愣愣回答“我叫雷震,小兄弟很自来熟嘛哈哈”。两人边走边聊,“刚才你回答都是几个字几个字蹦出来,我还以为你不好相处呢,”“没有没有,晕机下来有点头晕罢了哈哈。”

   

        走到车站口,高很多的雷震注意到一个金发的青年,他正在整活,居然能把耳朵整个塞进耳洞里。惊讶中雷震砖头看向康一,同样一脸惊讶,右手还捂着耳朵。金发青年对着警察客套几句就转头准备走,怎知一转头就看到一个高个子男人一手拉着行李箱。秉持劳模精神开始拉客,“要做出租车吗?”

 

         “不......不需要”雷震正准备回答康一就拒绝了,也是,不正规坐着不放心。“坐出租车吧,我打工结束正准备回家,可以算你便宜点,到市中心就收你们十八万里拉吧。”青年没有放弃,“十八万?”康一还在换算,雷震便带着疑问的语气回答,“十八万太贵了吧,市场价是你的一半吧,小伙子不能太贪心啊。雷震话音刚落金发青年就转移话题般回答“你们意大利语说得很溜啊。”


         “我学了很长时间/那是露伴老师.....”康一和雷震异口同声说到,“不是说这个,你来开车?”康一问,雷震接着继续说“你看着就是中学生吧,高中生不能再高了。”“你刚才给了警卫什么钱吧。”面对雷震和康一的话语,金发青年只是说“嘛嘛,不用在意那种细节,那就收你们一万里拉吧,小费也不用给了,合着没人才给五千,到市中心。”面对低价一旁康一倒是拒绝了,建议雷震一起去出租车点。


         多长的出租车廊道啊,人一直排到门口。察觉到了康一的愣神,金发青年乘胜追击:"现在呢?但是行李你们要自己放在车上,只收一万。"


         两人同意了,跟着金发青年走到机场外广场时,阳光更甚,整片环境与雷皇城大不相同。两米五身高带起来的大长腿虽然有刻意放慢但还是很快走到车旁。

  

         "行李放在前排,你们就坐在后排吧。"青年指了指便先一步做进车里。康一吧行李放下,"事先声明,不要耍什么花招"。雷震紧跟其后,关上前排门后雷震正准备开后门,车子便一个油门开走了。"我还没上车啊?!"康一没反应过来,雷震便率先发现"他要带走行李!"康一闻言做出反应,乔鲁诺的车瞬间不能动,一切看起来像是车的故障,如果雷震忽略康一身上冒出的光圈的话。


         青年发现没有反应立刻开门逃跑,雷震则是把目光放到警察那里。康一刚准备开门,便听到了警察方的声音:"快看快看,乔鲁诺翻车了""谁叫他有一半日本血统还要坑日本人。"暂时不管这些康一打开了车门。雷震被开门声吸引转头看到车座上类似于卵的东西,行李箱倒是不见了,一会有什么破壳而出,从里面蹦出来两个青蛙,一个蹦到了康一手上。"噫——"康一摆摆手那个青蛙便跳进下水道。雷震倒是不嫌弃,抓起来摸摸也放了,两只约好了似的都跳进下水道了。


         虽说有怀疑,但是两人都百分百确定,这就是货真价实的生命体,只是那位青年光杆怎么带走两个行李箱的不得知。


         康一反应过来向刚才两个警察走去

 

         "雷先生你先等一会,我去问问那些警察。"雷震点头,"这里警察都是摆设吗?政府怎么管的?如果发生在雷王星我一定不饶....."


         康一刚和两名警察搭上话,雷震便想起什么似的,之前被这个"雷震"的记忆和行为占领,现在倒是该反思还有没有机会再回到雷王星。


——

第一次写文,试试水

就不打角色tag了

      

        

🦢
占tag致歉 替朋友出 amu...

占tag致歉 替朋友出 amuii  jojo五部金属徽章


480出一套,从海外带回,大概六月份左右发货,章子在家要等放假,包邮不捆东西原价出

(不是国内通贩买的所以比之前国内通贩贵)赠品都在,现货图等回家可以给你拍


包邮,all走可直拍,直接all一套送明信片

占tag致歉 替朋友出 amuii  jojo五部金属徽章


480出一套,从海外带回,大概六月份左右发货,章子在家要等放假,包邮不捆东西原价出

(不是国内通贩买的所以比之前国内通贩贵)赠品都在,现货图等回家可以给你拍


包邮,all走可直拍,直接all一套送明信片

阿伊

【花波】蛀牙

“在不吃就化没了。”花京院蹲在波鲁那雷夫的阴影里,抬头看他伸出粉红色的舌头,一点一点慢悠悠的舔走蛋筒上的奶油,而融化的那些则顺着手指滴滴答答的掉了满地。


“牙疼。”波鲁那雷夫还没说完,花京院就向前探身借着他的手一口吞掉了上面的冰淇淋球,冰的自己直哆嗦。波鲁那雷夫撇撇嘴把泡到发软的蛋筒对折一下,吃了。


“蛀牙?也是,你那么爱吃糖。”花京院顺势靠在波鲁那雷夫的身上,枕着他的膝盖,“张嘴让我看看。”


花京院的拇指卡着波鲁那雷夫的上下槽牙,剩下的手指固定他的脑袋别乱动,另一双手的食指在里面摩挲着每一颗牙齿,本人也屏气凝神仔细的瞧,终于在波鲁那雷......


“在不吃就化没了。”花京院蹲在波鲁那雷夫的阴影里,抬头看他伸出粉红色的舌头,一点一点慢悠悠的舔走蛋筒上的奶油,而融化的那些则顺着手指滴滴答答的掉了满地。

 

“牙疼。”波鲁那雷夫还没说完,花京院就向前探身借着他的手一口吞掉了上面的冰淇淋球,冰的自己直哆嗦。波鲁那雷夫撇撇嘴把泡到发软的蛋筒对折一下,吃了。

 

“蛀牙?也是,你那么爱吃糖。”花京院顺势靠在波鲁那雷夫的身上,枕着他的膝盖,“张嘴让我看看。”

 

花京院的拇指卡着波鲁那雷夫的上下槽牙,剩下的手指固定他的脑袋别乱动,另一双手的食指在里面摩挲着每一颗牙齿,本人也屏气凝神仔细的瞧,终于在波鲁那雷夫快要兜不住口水滴落在他脸上时抽回了手。

 

“怎么样典明医生?看出什么了吗?”波鲁那雷夫歪着脑袋笑着发问,正好能看见对方羞红的耳尖。

 

”咳咳。“花京院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两声,”你有一个蛀牙,臼齿那里。”

 

“哪里?”不知道他是真的不了解,还是装的不明所以。

 

“在这里。”花京院吻上那两片微微张开的嘴唇,舌尖在口腔里探索,引导着位置。那是一个龋齿一个明晃晃的洞。

 

旅行结束后波鲁那雷夫拔了那颗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