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jonathan kent

18.8万浏览    3449参与
Guthrie

p1-p2: 第一次画的猫猫狗狗;

p4-p5: 去年画的猫猫狗狗🥸🥸

p1-p2: 第一次画的猫猫狗狗;

p4-p5: 去年画的猫猫狗狗🥸🥸

吸血鬼PTSD(竹林)

  对不起我知道双子这个身材不符合年龄,但是符合年龄的我不会画☛☚

  剩下全是大哥

  可恶不会画肌肉💔💔

  对不起我知道双子这个身材不符合年龄,但是符合年龄的我不会画☛☚

  剩下全是大哥

  可恶不会画肌肉💔💔

安子!

  马猴烧酒☆!!!!

  我开始造谣了

  大概就是乔是那种用法杖的!!可以直接施展这个魔法(仅限那种有攻击性的)魔力值会耗尽!

  米是瞬间移动魔法,打个响指就可以瞬间移动任何物品!

  马猴烧酒☆!!!!

  我开始造谣了

  大概就是乔是那种用法杖的!!可以直接施展这个魔法(仅限那种有攻击性的)魔力值会耗尽!

  米是瞬间移动魔法,打个响指就可以瞬间移动任何物品!

berd

[图片]
一直在上学......

向tag里扔垃圾

家人们要不点个赞吧

求求了🤧🤧


一直在上学......

向tag里扔垃圾

家人们要不点个赞吧

求求了🤧🤧

嘬嘬嘬
  不会还有人没写完作业吧,不...

  不会还有人没写完作业吧,不会吧

  

比如我

  不会还有人没写完作业吧,不会吧

  

比如我

犭句 石匝(请去wb@GozerDor看挂了的图)

<少女漫画>*5

梦。

前篇点我

这一回拖了很久但还是更了!那么还是和上次一样希望大家喜欢的话就多多推荐和评论,谢谢!


<少女漫画>*5

梦。

前篇点我

这一回拖了很久但还是更了!那么还是和上次一样希望大家喜欢的话就多多推荐和评论,谢谢!


深海见鲸

【待授】圣诞危机4(上)

*A Christmas Peril by The Dawn Knight

*待授侵删

略长,分两章翻了(瘫)


Chapter 4 The Fears of Great Men

伟大之人的恐惧


超人、蝙蝠侠和神奇女侠聚在一起解决本周的最新威胁——一个力量非凡的外星生物。它在扔汽车,还撞毁了建筑物。超人为了前来援助不得不提早离开工作,尽管如此他还是来迟了,神奇女侠用套索套住了那生物的头把它往后拽。①


“现在,超人!”她喊...

*A Christmas Peril by The Dawn Knight

*待授侵删

略长,分两章翻了(瘫)


Chapter 4 The Fears of Great Men

伟大之人的恐惧

 


超人、蝙蝠侠和神奇女侠聚在一起解决本周的最新威胁——一个力量非凡的外星生物。它在扔汽车,还撞毁了建筑物。超人为了前来援助不得不提早离开工作,尽管如此他还是来迟了,神奇女侠用套索套住了那生物的头把它往后拽。①

 

“现在,超人!”她喊道。


超人向前冲去。


“爸爸。”


他一听到那个声音就停了下来。那声音太轻了,他几乎以为自己什么也没听到。因为暂时分心,那生物有机会一拳打在他身上,把他打飞到附近的一辆车里。


“集中注意力,超人!”蝙蝠侠在使用他众多高科技设备攻击那生物之前急促地说,超人很难集中注意,他正忙着去找他之前听到的那个声音,那是乔的声音……那声音不大,也不警觉,听起来不像是在呼唤他,或许乔只是恰好决定要和他的爷爷奶奶视频聊天。虽然克拉克不允许他们探望乔,但是乔可以和他们发消息,打电话或是视频聊天,也许他们只是在聊天,而他恰好听到乔在聊天中提到他。


超人把注意力转回正在大肆破坏的生物身上,他正准备加入战斗,但是他又听到了那个声音。


这一次他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家的方向,他要看看是否一切安好,那并不……有烟从他儿子所在的地窖翻涌而出。


“不……”他匆匆地离去。


“他要去哪?”神奇女侠一边问一边把这个生物打回消防栓那里,水像喷泉一样一样喷涌而出,还在附近的几个市民匆匆忙忙地离开那喷涌的水。


“我不知道。”布鲁斯转向神奇女侠,“我们必须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上面。”


没有超人在场,神奇女侠和蝙蝠侠花了更多的时间去制服这个生物,但是在正义联盟其他几个成员过来后他们最终成功了。战斗结束后,神奇女侠缠起套索后看上去有些不安,“说真的,什么事这么重要?”


“我会弄清楚的。”蝙蝠侠说着召唤了他的飞机。


————


达米安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再次浸入水中,他的手腕,脚踝和胸部都绑了绳子,他被绑在一把椅子上,而他正试图清空自己的思绪,迫使自己去忽视自己急切需要空气的需求。几秒钟后他又被装配好的牵引系统拉起来,他咳嗽着,尽可能快地把肺里的水排出来,他可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再把他弄下去。


“再说一遍,达米安。”联盟内的一位长老大声说道,他的声音柔和而平静,就好像只是在喝茶闲聊,“你为什么在我们预期之前就把你父亲的事暴露出去?”


“我不知——”


他们再一次把他扔下去,冷水又一次淹没了他的头顶。


“长老们,”塔利亚十分镇定地靠在坦克上说道,“这比计划的要快,但达米安的举动让我们离蝙蝠侠的加入又近了一步,我相信达米安此举就是为了这个。”


“让我们弄清楚,”拉斯说着示意仆人们把他拉上水面,他们有些不耐烦地等到他不再咳嗽,然后拉斯继续道:“你母亲说她相信你提前泄露信息是计划好了要提早把侦探带到我们这边,这是真的吗?”


达米安又花了几秒钟咳嗽,并试图清干肺内的水,他瞥向看着他的母亲,她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她在试着给他找条出路,他觉得这是一次小小的示好。


“是的。”达米安在咳嗽间勉强回答。


“你真的坚信你可以让他加入联盟吗?”另一位长老用阿拉伯语和他对话。


“我坚信。”他用同一种语言回答。


“你预计……什么时候能做到,比如说……年底之前?”拉斯用英语问道。


今年剩下没几个月了,达米安知道他们只是想从他这里听到一个答案,他是否认为自己能做到这点根本无关紧要。


“是的,外祖父。”他又咳嗽一声后闭上了眼睛,他的眼睛已经被水烫伤了。②


坐在拉斯旁边的一位长老抬头看他,“你是我们的弥赛亚,我们救世主的后裔,虽然你在联盟和家族里的地位很高,但是如果你违背法庭的意愿或是你外祖父的意志,你就不能免于受罚。为你的违抗道歉,请求吾主的宽恕,我们就会让你离开。”


“……”达米安慢慢地睁开眼睛,只是违抗地看着外祖父。


拉斯瞥了一眼仆人们,他们又把达米安的椅子扔下去。


“你养了一个意志坚强的孩子,塔利亚,但是他不应该不请求他外祖父的宽恕。”拉斯皱着眉解释道。


“我应该抚养一个意志薄弱的孩子吗?不,父亲,我儿子是你的外孙,是我们的神Sensei的曾孙,他体内流淌着众神和黑暗骑士之血。如果他违抗你,那么这种违抗就是Sensei大人计划的一部分,”塔利亚边解释边将头转向坦克,她看着她的孩子挣扎着呼吸,“他不会向任何人乞求宽恕,即便那个人是你,父亲。”


拉斯的眼睛眯了起来,他似乎左右为难,一方面他需要一个顺从的外孙,而另一方面,他需要一个强大自信的能继承神之遗产的继承人。


“如果那是你希望的,就把他留在下面等死吧。”塔利亚轻声说,“但是他不会在这个问题上让步的,一秒钟也不会,而你们最终会失去他的人,这样对我们仍有好处。”③


拉斯不慌不忙地拿起面前的酒杯抿了一口,然后他回答道:“我想是的,女儿。”


他示意仆人们把椅子再次吊起来,达米安在水下待了很久几乎喘不过气来,他咳得很厉害,几乎以为自己的肺要撕裂了。


“加入我们吧,达米安,”拉斯命令道,仆人们把达米安的椅子拉到一边把他从束缚中释放出来,他走过去坐到外祖父和长老们面前的地板上,他全身都湿透了,浑身冷得要命,他一直尽可能地憋着咳嗽以免引起太大的动静。


“你会见到你的父亲,我相信他会找到理由拿到你每隔一周的监护权,到年底之前你要说服他加入我们,你明白了吗?”


“是的,外祖父。”他回答,他能感觉到水还积在他的胸口。


“这也有你公开露面的问题。”其中一位长老轻声说,“你十三岁了,这意味着这个世界可以关注你了,你现在是我们宗教的脸面,一个形象代言人。在公共场合你必须遵守规矩。”


“我明白。”他回答。


“那么你可以走了,去准备见你的父亲吧。”


达米安鞠了一躬,前额在地上贴了几秒,然后他站起来跟着他的母亲离开了房间。


“你太棒了,达米安。”塔利亚笑着走在他身后,他们走到走廊尽头达米安的房间,“我会为会面挑选你的衣服。”


达米安示意她他听到了,但是他径直走向洗手间咳嗽着吐出他不小心喝下的大量的水,他的肺疼得厉害,他忍不住咳了整整二十分钟才觉得自己的肺恢复了些。他颤抖着离开洗手间,他的母亲见状从他的床尾拽了条多余的毯子披在他肩上。


“这身衣服很像你父亲穿的那种。”塔利亚微笑着解释,“也很昂贵,所以这会符合他的品味。”


达米安走过去坐到床上,他只是想睡觉,并且希望他们可以取消这顿晚餐。


“如果你父亲觉得合适,你可以在晚饭后和他一起回家,然后我们可以开始轮流监护你,”她解释说,“我已经为你打包了些行李,如果真的如此的话……”


“好的,母亲。”


他只听了一半。


“你的任务就是说服你父亲加入我们,”她一边说一边又往手提箱里添了些东西,“你是达成这一切的最后希望,我担心如果我们的孩子不能让他站在我这一边那就没什么可以了,我不会容许任何失败,达米安。不论代价为何,他一定要加入我们。”


“我明白。”达米安看着地板低声说道,他很难睁开眼睛。


塔利亚把手里的东西放下,砰地一声关上了手提箱,这声音使得达米安轻轻地跳了起来,因为他已经快要睡着了。塔利亚走到他身边,把手放在他的下巴下面抬起他的头,“你看起来很疲惫,亲爱的(Beloved),我的话让你厌烦了吗?”


“没有,”他回答,“原谅我,母亲,我在听你说话。”


她笑了,达米安不会向任何人乞求原谅。没有人,除了她。


“你知道如何请求我的原谅,”她轻轻地说着,伸手把他湿漉漉的头发从眼睛上拨开。


————


乔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他感到自己微微地颤抖了一下。他一听到那声音,眼前又黑了。他昏迷了一两分钟,然后他虚弱地睁开眼睛看到了他父亲的脸,过了一会儿,他的眼皮沉重得睁不开了,他又闭上眼睛昏了过去。


“乔!”超人俯视着他的儿子。乔的脸上有血迹,但他没有看到任何伤口。这不是个惊喜,因为乔继承了超人的一些能力能够快速愈合。但是发生了什么?是什么引起的火灾?他的儿子呼吸微弱,他已经试图叫醒他好几分钟了,“儿子,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他又轻轻地摇了摇乔,“醒醒,乔! 求你看着我!”


“该起床了?”乔虚弱地咕哝着,他似乎认为克拉克在叫他起床,但他没有睁开眼睛,而这就是超人需要的。如果克拉克在这里……如果他在这里,而不是工作和战斗,也许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儿子,你得醒醒,睁开眼睛,求你了。”


超人听到蝙蝠侠的飞机接近的声音,他叹了口气,他现在不需要这个,他把披风包裹起来以免他的儿子被人看见。克拉克不知道联盟会对一个不稳定的小超人的存在作何反应,已经有足够多的人担心克拉克自己的力量,而他可以控制自己的(在大多数时候)。


蝙蝠侠从飞机上下来,然后走到他身后。


“你想要什么?”他厉声问道。


“你不能就这样把一场战斗丢在一边!”蝙蝠侠解释说,“联盟需要你在场,当我们有任务的时候,其他的犯罪和问题可以等。”


“蝙蝠侠,我没时间陪你玩!”超人看起来很生气,这很奇怪,即使在战斗中,超人也不经常生气,“离开!现在!”


蝙蝠侠环顾四周,他看到附近的地窖里冒出滚滚浓烟,显然超人来这里是有原因的。他回头看向克拉克,他意识到克拉克并没有转身,而是回头看着他。他的披风有些鼓起,很明显在隐藏什么,“出什么事了?”


“走吧,”超人厉声说。


“克拉克!”


超人瞪大了眼睛,他不知道到蝙蝠侠知道他的秘密身份。


“显然有重要的事情让你在战斗中离开我们,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超人叹了口气把披风弄到一边,这样布鲁斯就能清楚地看到乔了。


好吧……超人离开是为了救一个孩子,他觉得他不能因此责怪克拉克。


他也急忙半跪在那孩子身边,“发生什么事了?”


“他在那里,”超人指的是那场火灾。


布鲁斯从他的多功能腰带里拉出一个盒子并打开它,他从中取出了一个面罩,然后把它放到那孩子的嘴上。面罩连接着一个小罐子,面罩上面还有一些按钮,蝙蝠侠按下了其中一个,面罩上的灯变绿了。


“那是什么?”超人问。


“氧气,”布鲁斯回答。“他可能吸入了太多的烟雾,他还有哪里受伤了?”


布鲁斯在看那孩子脸上的血迹。


“他没有受伤……没有……”超人轻轻地补充道,蝙蝠侠感到一种奇怪的感觉扑面而来。


“他是谁的孩子?”


被问到这个问题时,超人闭上了眼睛,他知道蝙蝠侠最终会问这个问题,他真的不想回答,但他觉得他瞒不住,“他是我的孩子。”


布鲁斯戴着面具的脸上只掠过一瞬间的惊讶,然后他平静地回答说:“我明白了。”


他把手伸进腰带拿出一个手电筒,用手指拨开孩子的眼皮用光照着瞳孔。通过观察一个人的瞳孔对光的反应可以知道很多东西,但是没有太多的机会去测试,因为这个男孩的眼睛突然显出明亮的红色,布鲁斯因为他热视线的开启往后退开,克拉克用自己的胳膊挡住了光束,男孩似乎醒了,他呻吟着伸手捂住眼睛,显然很痛苦,他把面罩揭了下来,面罩掉到他旁边的草地上,一滴新鲜的血泪从他的眼睛里流出来滚落到他的脸颊上。


“爸爸……”他虚弱地叫道。


“我就在这里,”超人说,男孩蜷缩在靠近他的地方,但是仍然捂着眼睛。


蝙蝠侠捡起面罩递给超人:“他应该再戴一会儿,当氧气耗尽时,灯就会变成红色。”


超人点点头,把它戴回乔的脸上,乔显然不想戴,因为他几乎立刻就想把它弄下去,但在超人的敦促下,他还是戴着它。


“他叫什么名字?”布鲁斯问。


“乔。”很奇怪,超人的表情看起来是多么心碎,从这位世界上最强大的守护者之一的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就很奇怪。


布鲁斯伸手到面具前,按了一下设备上的按钮,几秒钟后,超人感到乔昏了过去。他还没来得及问蝙蝠侠,蝙蝠侠已经回答了他的问题:“我加了点东西让他睡着了,这能帮助我让我好好检查他”


“不,”超人回答,虽然乔睡着可能是最好的,但他不希望他被检查,“他不需要检查。”


“你儿子病了吗?”布鲁斯关切地问。


“差不多吧……”他回答说,并试图用他的披风擦掉乔脸上的血迹。“我不明白。为什么他的热视线让他的眼睛开始流血了?”


“克拉克,让我给他做些检查吧?”


“不。”


“我也许能帮他。”


“你已经帮了很多了,真的,我很感谢你。”超人站起身来,开始抱着儿子回家。


“克拉克……”超人停下脚步。


“他会没事的,他会像我一样自愈,只是……没那么快。另外,我不能让任何人给他做检查,他的反应和人类不一样,政府发现他有一半氪星血统后第一件事就是把他带走,我不希望政府抓住他,认为他们可以把他变成某种实验室小白鼠,”他解释说。


“我说的是政府吗?不,只是我。我想对他做些检查来帮助他。”


“要做任何检查,他都必须去医院,”超人解释说,“他们会问问题。另外,我不能冒险让乔和一大群人在一起。如果你指的是正义联盟的设施,我也不信任他们。他们已经够担心我拥有的力量了,而我可以控制。我不知道他们知道一个孩子拥有和我类似的能力并且无法控制会作何反应。”


“他不用去医院,我们也不会带他去正义联盟总部,我说的实验室是私人实验室。”


“当然,”克拉克耸耸肩说,“你的另一个身份是医生吗?”


“不是,但我是认真的,”他回答,“我的实验室在蝙蝠洞。”


“……”超人低头看着他的孩子,他不喜欢这个计划。蝙蝠侠是……他的同事,他对这个人一无所知,只知道他是与自己并肩作战的众多蒙面英雄之一。克拉克在战场上信任他,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把儿子交给他照顾。

“不……他只是……他只是需要我在他身边,但我没有。”克拉克轻声说,“请告诉联盟我要退出了。”


“退出,你的意思是你也不再当超人了吗?”他看起来非常关心超人的声明。

“如果有必要的话...”

“克拉克,你不必这么做。”蝙蝠侠站了起来。

“他是我儿子,他是我仅有的一切。世界有正义联盟,他们有戴安娜,有你,没有超人并不重要,”克拉克解释着,然后带着儿子在几秒钟内飞上了天空,他们很快消失在蝙蝠侠视线之外。


————

去警察局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因为比利还是个孩子,所以他没有被关进监狱。但是他们把他拷在了办公桌旁边的椅子上,警官把所有的逮捕信息都记录在他的档案里。哦,那是另一回事了,比利现在也有档案了,官方犯罪记录。他们最终还是给他买了些吃的,他认为这趟旅行还是挺值的,毕竟他真的很饿。

然后比利被转移到等候室,里面有一张沙发,角落里还有一台电视。电视是静音的,遥控器就在附近,但他不认为在陷入麻烦的时候换台是个好主意。他听到他们把门锁上了,但他没有起来查看,一个小时后,他开始自我争辩是否要说出那些可以确保他现在就能离开这里的魔法词语,但他最终决定不那么做。他得破坏些东西才能离开,那可不太好。总会有人要为此赔偿。

过了一会儿,一个女人被带了进来,她穿着西装,手里拿着一大叠文件。比利看到她时叹了口气,他知道他们打电话给社会服务机构是不可避免的。女人在他对面坐下,然后开始问一些问题,她想知道比利之前住在哪里,为什么要离开他最近的寄养家庭。比利把养父的事告诉了她,他的养父喝醉后会变得很暴力,他告诉她也许她会不想再送孩子去那里了。他离开的时候,那里还有两个孩子。

“我相信他没有你说的那么坏,”她解释道,“你离开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他皱起了眉头,她不相信他。他没指望她相信,格雷夫斯先生不喝酒或装样子的时候是个有魅力的人,他还有一栋漂亮的房子和一辆漂亮的车。比利在寄养系统中学到的一件事就是,当寄养家庭没有维持表面形象时,社会服务机构的人更有可能相信他们在虐待儿童,比如那种有破旧的房子,不搭配的家具,还有二手衣服的家庭或地方。而格雷夫斯先生穿着西装,仪表堂堂,谈吐风雅,工作也不错,没有人会相信这样的家庭会做出虐待这样的错事。

比利向后靠在沙发上选择抬头看天花板,“我就是想。”

“我明白了,”她回答,“比利,你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危险,对吧?”

“……”

”你不能逃避照顾你的人。你现在在格雷夫斯先生的监护下,他是个好人,他想帮忙照顾孩子们直到他们找到一个永久的家。”

“当然……”

“我们不能一直给你找新的家庭,比利……福西特只有这么多寄养家庭,”她整理着文件说道,“我们打电话给格雷夫斯先生让他来接你,他快担心死了。”

“……”

“现在到你的警局记录的问题了,”她带着一点指责的语气说,“我说服他们让你留校察看,你需要按时上学,六个月内你必须每周和你的少年假释官见一次面,每月还要参加两次咨询。”

“……”他叹了口气。

“再有任何指控,你很可能会被送到少年感化院。”

“那是什么?”

她从文书工作中抬起头来,似乎有点困惑于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是监狱。是针对那些太小不能进真正监狱的人设立的。”

“哦……”

“看,比利。很多孩子都希望能像你一样最后能有一个像样的寄养家庭。别搞砸了,我见过太多孩子因为错误的决定而毁了自己的生活。做正确的事,别惹麻烦。”

当房间角落里的电视开始播放新闻时,她站起来向门口走去,她把遥控器拿到电视机前,把声音调大。比利背对着电视机坐着,他没有离开座位,但是他能听到声音。电视台正在报道神奇队长和他几天前救助一个差点被汽车撞的孩子的行动。


女人笑了,“给你,”她高兴地说,“看到了吧,这就是为什么你要守规矩,做个好孩子。有一天你会长大,能够帮助别人,就像这里的队长一样。”

她那时离开了房间,比利坐在那里背对着电视。

也许有一天就是今天,只要他说出那个魔法词语……


————

布鲁斯那天下午和塔利亚还有他儿子见了面,他其实并不期待,并不是说他不想见到他的儿子(假设他之前真的不想),他主要不想看到塔利亚。

他直接去了蝙蝠洞把他们最近打过的外星人的信息输入电脑。严格来说,这是他在达米安公开后第一次回来,所以他在等待不可避免的结果。

“所以,”他听到杰森走到他身后说,“最近看新闻了吗?”

“看了,”他回答道,并没有回头看杰森。

其他人似乎在意识到他在家时蜂拥而至,布鲁斯听到他们在窃窃私语,就连阿尔弗雷德也参与了进去,所以他把椅子转过来面对他们,他们都停了下来,等待他的回答。

他叹了口气,“我今晚要和塔利亚见面。”

他们好像打开了一道防洪闸门一样开始向他发问,他不得不举起一只手让他们闭嘴,“听着,我知道的和你们现在知道的一样多。”

“他确实长得像你,布鲁斯老爷,”阿尔弗雷德轻声说。

“我注意到了,”布鲁斯回答说,并把椅子转了回去。

“你正在做DNA测试,对吗?”提姆急忙走到他的另一边问。

“我当然会,但我不需要这个知道他是我儿子。就像阿尔弗雷德说的,看看他……”他把达米安的照片放到蝙蝠电脑上,达米安看起来很像他,不可能不是他的孩子。

“除了他的眼睛,他的脸上似乎没有像塔利亚的地方,是吧?”杰森指着那张照片皱着眉头说道。

“我想这孩子的个性会更像塔利亚。”阿尔弗雷德指出,“虽然我不得不承认,这并不是一个安慰。”

“联盟是世界上最大的邪教之一,”提姆指出,他敲打着键盘,达米安的照片旁边出现了关于联盟训练的文章。“他们危险不仅是因为人们真心相信他们,还因为他们做出了实际成果。我们说的是治愈致命伤,众所周知,他们能让死者复生。”

迪克把一只手放在杰森的肩膀上,因为他听到这些话时开始显得很沮丧。

“他们视塔利亚和拉斯为真神,”提姆继续说道,“现在,达米安已经被介绍给全世界,他被介绍后的短时间内就有许多联盟成员称他为弥赛亚。人们说他将带领人民进入一个和平的新时代,成为未来的世界领袖。”

“所以你的意思是他会是个被宠坏的孩子,”杰森指出。

“我是说,他们把这孩子养大,让他以为自己是上帝。如果他没有被这些冲昏头脑的话,我会很惊讶的。”提姆皱着眉头看着蝙蝠侠,“也许我们不该让他来这里...”

“为什么不呢?”

“因为这里就是蝙蝠洞所在的地方,”提姆用实事求是的口吻回答道,“我想他肯定会四处打探的。”

“塔利亚知道我是蝙蝠侠,奥古已经知道很多年了,”布鲁斯指出,提姆看起来有点吃惊。

“你告诉他们了!”他皱起了眉头。

“这是在你加入我们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提姆。如果他不知道,那才是令人惊讶的。”

“更令人惊讶的是我这么容易就进来了。”

他们转向声音传出的方向,发现超人降落在蝙蝠车旁边。

“超人!”迪克皱了皱眉,他们都没有戴面罩,蝙蝠侠还穿着制服,但他的面罩放在他旁边的操作台上。

“并没有,传感器五分钟前就捕捉到你了,我只是关闭了传感器让你进来。”蝙蝠侠转过身来看着他。

“然后我试图在这里隐蔽起来。”

“我们真的要告诉所有人吗?”提姆有些恼怒地说,他发现塔利亚知道蝙蝠侠的身份,而现在超人也知道了,“我可以安排一个新闻发布会,那会更容易。”

“我早就知道超人的身份了,”布鲁斯向提姆指出,“我想他只是想礼尚往来。”④

“这样才公平,”超人补充道,然后饶有兴趣地环顾了一下洞穴。

“好吧,如果我们都在做自我介绍的话,”迪克向前走了一步伸出手说,“我是理查德·格雷森,第一个罗宾,现在我是夜翼。”

“我之前见过你,”超人握着他的手说,“我是克拉克·肯特。”


听到这个名字,提姆的表情活跃了起来,“你是《星球日报》的那个记者。”

“你很厉害,”超人说着走过去跟他握手。“你是?”

“提姆·德雷克,现任罗宾。”

接着,杰森走上前和超人握手,“我是红头罩,你也可以叫我头罩,我是最棒的罗宾。”

克拉克闻言笑了,他知道这是在开玩笑,然后他转向布鲁斯,“你是布鲁斯·韦恩,我也很高兴正式认识你。”

“你儿子怎么样了,克拉克?”布鲁斯问。

提到这一点时,所有的罗宾和阿尔弗雷德都瞥了一眼超人,超人有一个孩子!?

“他很好,我离开时候他还在睡觉,”他解释说,迪克觉得看到超人紧张很奇怪,但超人确实紧张了,“听着,我来这里不只是为了扳平你知道我的的秘密身份这事……”

“那你为什么到这儿来?”布鲁斯问道,尽管他确信自己已经知道了。

“为了给你一个警告,”超人严肃地说,“我认识你,蝙蝠侠。我知道我不擅长做坏人,但我希望你能认真对待这个威胁。我不想看到你接近我儿子。”

当迪克意识到这不仅仅是一次社交拜访时,房间里的气氛发生了变化,他低低地吹了声口哨。

“我不能那么做,”蝙蝠侠回答了大家的困惑。

“有意思,我一点也不惊讶,”超人回答,“无论如何,我已经准备好在必要的时候使用武力,我可以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地彻底摧毁你的小洞穴。”

“那你就毁了你儿子得到他需要的帮助的最好机会。”

超人对此皱起了眉头。

“你儿子可能有毁灭地球的力量而且他没法控制,这力量不能不受监控(unmonitored)。”布鲁斯皱着眉头解释说。

“你是说不受控制(ungoverned)。”

“我不想控制你儿子的超能力,克拉克,但你比任何人都应该清楚其中的风险。”

“我知道,所以我才不让他尽可能远离任何人,避免他们受到伤害。”

“你没有让他远离你的妻子。”

“……”超人的眼睛眯了起来,蝙蝠侠显然戳到了他的痛处。杰森和提姆甚至站到了一边,如果事情失控,他们不想成为直接目标。

“我在你结婚前就知道了你的身份,”布鲁斯说,“最近几年,除了你的名字和工作,我觉得没有必要进一步调查你。在我见到你儿子之后,我做了些调查。你妻子几年前因为在正义联盟的一场战斗中受伤住进了医院,只不过那只是你告诉医院的故事。我怀疑是你儿子差点用热视线把她切成两半,对吧?这就是她的医疗记录所显示的。”

“那些记录是私人的!你怎么敢!”

“我还知道你没钱了,你不能支付你医疗账单让她继续活下去了,她很快就要死了,如果你不把她现在的状态算作已经死了的话。”

“别说了,”超人怒视着他,双手紧握成拳。

“别担心她,克拉克,”布鲁斯温柔地说,“我承担了她的医疗账单,把她转移到医院里一个更好更私密的病房,我还让一些最好的研究人员研究如何改善她的状况,让她摆脱昏迷状态。”

“让我猜猜,”他怒目而视,“你这么做是为了交换我让你把我儿子切开做实验?”

“首先,我做的任何研究都不会把你儿子切开,这不是科幻电影。其次,这没有条件,不管你让不让我给他检查,你妻子的治疗费用都会有的,所以别担心这个。我只是想帮助你,保护这个星球免于不可避免的结局,如果你不尽快帮助你的儿子,我担心这种结局就会到来。”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所有这一切你都会在场,如果你拒绝实验,我们就不会做。我唯一的请求就是你不要退出正义联盟,继续做你的超人。比起蝙蝠侠,这个世界更需要超人。”

“……”他终于看上去不那么生气了,但是之前心碎的表情又出现了,“我不能……今天之后……再让他一个人待着太危险了,我得看着他。”

“让他留在这儿吧。”布鲁斯提议。

“什么?”超人和提姆同时问。

“当你在正义联盟工作和履行职责的时候,他可以在这里。总有人会在家,所以总会有人在这里看着他。”

“布鲁斯……他可能会毁了你的家。”超人指出。

“所以我花钱修理它,没什么大不了的,当我的孩子们还在成长的时候,他们的各种各样的古怪动作使我不得不经常修理墙壁和屋顶。”布鲁斯解释说。

“而且大多数时候这些都是意外,”杰森开玩笑地指出。

布鲁斯朝他的方向瞪了一眼,杰森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我的意思是,这些都是意外。”

他拖着脚步走到迪克身后,迪克高得足以挡住布鲁斯的视线。⑤

“他……他可能会伤害你的家人。”克拉克解释说,他看起来真的很担心。

“你真的认为我的家人那么弱小,连一个小型的超人都搞不定吗?”布鲁斯看起来确实有点被冒犯了,“不管怎样,没事的。我们会为他准备一个房间,而且除非你在场,否则不会有任何测试或研究。”

“……”

“克拉克,”布鲁斯走向他,“我真的觉得这是帮助你儿子的最好方式,如果你改变了主意,你可以用回你原来的计划,至少让我试试吧。”

克拉克一点也不喜欢这样……但是……他还能做什么呢?他的一部分心神专注于聆听乔,他能听到他醒来的声音,“我会考虑考虑的。”超人说完飞出洞穴回到他孩子身边。




注:

①Superman had showed up late to the party having left a work meeting early in order to assist. 

②这里应该算冷烫伤吧,皮肤长时间接触温度不高的东西造成的烫伤

③all you will achieve is the loss of his mortal form which still holds benefit for us.

不太会翻,大概就是即使人死了也对他们有好处

④return the favor

虽说如此,酥皮看着像上门讨债的

⑤原文就是这么写的,这个高就见仁见智了


I'm ok
  随便画画,最近没灵感

  随便画画,最近没灵感

  随便画画,最近没灵感

听风凪
“我爸爸说 在这种年纪短短一段...

“我爸爸说  在这种年纪短短一段时间就已经是一辈子了”

robin & superboy

damian wayne & jonathan kent

supersons & best friend & forever

  

  

  上色放微博了,彩蛋也不过审

  点我 

“我爸爸说  在这种年纪短短一段时间就已经是一辈子了”

robin & superboy

damian wayne & jonathan kent

supersons & best friend & forever

  

  

  上色放微博了,彩蛋也不过审

  点我 

▁▂▃▅▆▇▉▊▊▋▍▎▎▏
突然就好想看这个😭 真的好想...

突然就好想看这个😭

真的好想看呜呜呜我心里好堵😖让我画吧

突然就好想看这个😭

真的好想看呜呜呜我心里好堵😖让我画吧

梅子酒酒酒酒

  是这样的👉👈,俺画完了才发现好多妈咪也画了(汗),抱歉🙇💦💦💦

  是这样的👉👈,俺画完了才发现好多妈咪也画了(汗),抱歉🙇💦💦💦

给你一棒槌👊🏻
  乔宝宝妈妈爱你呜呜呜   ...

  乔宝宝妈妈爱你呜呜呜

  一头扎进小男孩的坑无怨无悔🥹🥹🥹(y1s1真想把自己剖了看看人体到底该怎么画🙏

  乔宝宝妈妈爱你呜呜呜

  一头扎进小男孩的坑无怨无悔🥹🥹🥹(y1s1真想把自己剖了看看人体到底该怎么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