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joy

70086浏览    2434参与
代 號 為 零

joyrene    破镜重圆梗

文笔差预警

  小职员 × 上司

  

  

     “柾命!分手了两年的女朋友某天突然空降成了你的上司该怎么破,急,在线等!”

  

    朴秀荣怎么也不会想到,会在一个狼狈不堪的周一早晨碰见前女友。

    

  即将迟到着急奔向公司所在楼层的她碰上了电梯维修,在心里暗骂两句脏话,想着要不要趁没人发现自己偷摸着溜回家去顺便和社长请个病假,美滋滋的转身后就撞到了一个女人,刚想要道歉而对方的“没关系......

joyrene    破镜重圆梗

文笔差预警

  小职员 × 上司

  

  

     “柾命!分手了两年的女朋友某天突然空降成了你的上司该怎么破,急,在线等!”

  

    朴秀荣怎么也不会想到,会在一个狼狈不堪的周一早晨碰见前女友。

    

  即将迟到着急奔向公司所在楼层的她碰上了电梯维修,在心里暗骂两句脏话,想着要不要趁没人发现自己偷摸着溜回家去顺便和社长请个病假,美滋滋的转身后就撞到了一个女人,刚想要道歉而对方的“没关系”却先行一步,朴秀荣愣了愣,低下头打量起对方来,恰好女人也在看自己,对视的双眸一触即分。

  

  “西八,裴珠泫怎么在这啊。”

  

  朴秀荣原本美滋滋的内心在看清女人之后立刻像是被万千匹草泥马践踏过。之后她给女人留下了一个狼狈离去的社畜背影,而裴珠泫只是看着她笑。

   

  说来都怪金艺琳那小子,要不是她说自己失恋了没有人可以倾诉,用假惺惺的染上哭腔的声音求着朴秀荣陪她去酒吧喝几杯,朴秀荣才不会鸟她一个小屁孩子。这下好了,珍贵的周日夜晚全用来陪这个家伙了,害得朴秀荣宿醉周一就迟到还被前女友撞个正着。

  

    

    第二天收拾好心情重振信心回到工作岗位打算努力一整天的小朴,工作凳还没捂热,就被来传话的孙秘书喊去新社长办公室了。莫,换社长了? 说实话,她朴秀荣现在慌得要死。

  

     社长办公室的门是虚掩着的,出于礼貌朴秀荣还是敲了敲门,在得到“请进”的回应后才进了门。抬手关上门之后便低下头恭恭敬敬的站在办公桌前。

  

      “朴秀荣,抬头,看我。”

   

     新社长好像很严厉的样子,抬头那一瞬触到一对很熟悉的双眸。“我擦,果然是裴珠泫。”朴秀荣现在欲哭无泪。

  

     “过来。”  也是很熟悉的命令口吻。

  

     她想要逃离。而该死的双腿已经脱离主流意识支配木讷的走向裴珠泫了。

  

    “领带打好。”裴珠泫一把拽住了朴秀荣的领带,温热的唇瓣不断逼近,“你们前社长是怎么管员工装扮的,有损公司形象的小家伙该怎么处置呢?”她舔了舔唇。

  

     “昨天上午没生病还迟到早退的账也没算呢,晚上我的入职欢迎会也没来参加。”裴珠泫用没抓住领带的那只手比了个三,“朴秀荣,你现在欠上债了。”她想了想,随后说道:“一个吻抵一个债。前提得是你主动。”

  

     嘿我这暴脾气,朴秀荣怒火冲天,“裴珠泫你别得寸进尺,我们早就分手了!”

  

     “嗯,我知道。可明明是你先打电话给我的。”

  

      “?笑话,我朴秀荣从来不吃回头草。”

  

      “哦?那是要给你听通话录音了。”裴珠泫解锁手机翻找。朴秀荣心想演的还挺像。

  

       “好想抱你~好想喝的醉醺醺的和你撒娇,我好想你啊裴珠泫!”

  

     !自己的声音从裴珠泫的手机里传出,朴秀荣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等..你..我怎么会..”

      

      “那要问你了。某个问题很多的小家伙可不可以先还债啊。”裴珠泫笑道。

  

      “不是,我,唉,姐姐,我还有说什么奇怪的话吗?”小朴拿出了看家本领——撒娇。

  

      听到久违的、姐姐这个称呼的裴珠泫眼里笑意更深,“告诉你的话,你又欠我一个债了哦。”

        

      “不说就不说。那你回了什么啊?”

  

       “先还债。”    

  

       “啵”

  

  

  

  

      不是已经在喝醉跟我撒娇了嘛,小家伙。我也很想你。

  

    

  

    

    

    

   

57777

股掌之上

  我从小就有个癖好,喜欢柔顺的发丝缠绕在指缝中的感觉。而到如今又添加了一个,说怪也不怪,好像只有在看见她的时候才会有这种念头--对一个人的大腿所痴迷,甚至控制不住想去抚摸…

  她喜欢叫我静,也只有她单叫我一个静字,或许她叫过我全名,只是在我的脑海中浮现的全是她眼角含泪脸颊泛红似是在求饶般一遍一遍的喊着静…大二那年为了修满学分的我,进了人少且人话也不多的摄影社。我也人如其名不喜闹,外人看来我也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每个追我的异性在得知我的性取向后留下的也只有一句句“怪物”“变态”不喜与人打交道大二开学我就没住过宿舍。自己在校外租了个两室一厅,落得清闲也过得自在。唯一陪伴我的是一条我养的粉色...

  我从小就有个癖好,喜欢柔顺的发丝缠绕在指缝中的感觉。而到如今又添加了一个,说怪也不怪,好像只有在看见她的时候才会有这种念头--对一个人的大腿所痴迷,甚至控制不住想去抚摸…

  她喜欢叫我静,也只有她单叫我一个静字,或许她叫过我全名,只是在我的脑海中浮现的全是她眼角含泪脸颊泛红似是在求饶般一遍一遍的喊着静…大二那年为了修满学分的我,进了人少且人话也不多的摄影社。我也人如其名不喜闹,外人看来我也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每个追我的异性在得知我的性取向后留下的也只有一句句“怪物”“变态”不喜与人打交道大二开学我就没住过宿舍。自己在校外租了个两室一厅,落得清闲也过得自在。唯一陪伴我的是一条我养的粉色小蛇“又又”我很喜欢它围绕在我的腰上,它也是我大学唯一的“朋友”。而今天她的出现打破了我枯燥乏味的生活,或是说让我产生了难以掩饰的欲望。

  “朴秀荣来了吗?请问一下朴秀荣同学在不在?”今天摄影主题是与人物相关,一人搭一位服表专业的模特拍片,只有我的合作伙伴那位朴女士还没到。正当我等得不耐烦时,门口传来了急匆匆的脚步声,“又又?”映入眼帘的是一袭粉白渐变的吊带包臀裙,紧致的裙身及腰间的山茶花装饰更加承托出她绝佳的身材,脚上是一双漆皮细高跟,整套look轻盈飘逸。额头上有些许微汗脸颊泛着微红,看似柔软的嘴唇急促的呼吸着,修长的玉颈下一片酥胸雪白光滑。肤色白腻可手脚关节处却是透着粉色的,鬓发低垂发丝像是勾走了我的魂,手不自觉的摸索着,可更让我在意的是那双丰腴的大腿。“抱歉我来晚了,你们好我是朴秀荣”朴秀荣虽被我这声又又喊得一愣一愣的确也先很有礼貌的跟我们打了招呼。我也意识到自己盯得人家失态脱口而出的一句又又把气氛弄得更加的尴尬。主动上前表明合作关系是我认为最好化解这个尴尬的方式“你好我叫尤静,是这次与你合作的摄影师”我伸出手对方先是盯着我的手看了会而后才与我回握,她的大拇指在我手指关节处摸索,有点不自在的我淡淡的松开了手离开了人群走到属于我自己的角落摆弄着我的相机,似是察觉到我的小情绪,她也离开人群闯进我的领域在我耳边低语道“不好意思啊我只是很喜欢你的手”软嫩的唇瓣不经意间触碰到了我的耳朵,她的发丝扫过我正在摆弄相机的双手,也似是在挑逗着些什么。

  我承认我从未对一个人有着如此大的欲望像是一眼就想拥有她,过去一段时间有过类似的只是没有现在这种深刻且真切,我认为我对自己喜不喜欢一个人的评判标准就是有没有性欲且爱不爱她的头发,而如今她的大腿也同样令我着迷,与她的相处时间才十分钟不到,却想占有她的每一寸肌肤,不经怀疑我是不是真如别人所说的“变态”

Joy

浪费

高贰

  王俊凯满怀忐忑,在门口紧张的搓了搓手,攥紧了拳头,却轻轻敲了两三下门。

  “来了来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凯妈肯定一直在厨房忙活着,没闲下来过。

  “小凯,你终于回来了,问儿媳妇了吗,她怎么说。”凯妈整理了下套袖,又快步走进厨房。

  王俊凯战战兢兢地开口,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用猜也能知道接下来他要说什么。凯妈抬头瞅了一眼他,继续切着手里的菜,也没催促他。

  “我问了,她说…她没空。”按理说,放在平时,凯妈不是那么不通情达理的人,可是自己的儿子自己了解,看这眼神就知道一...

高贰

  王俊凯满怀忐忑,在门口紧张的搓了搓手,攥紧了拳头,却轻轻敲了两三下门。

  “来了来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凯妈肯定一直在厨房忙活着,没闲下来过。

  “小凯,你终于回来了,问儿媳妇了吗,她怎么说。”凯妈整理了下套袖,又快步走进厨房。

  王俊凯战战兢兢地开口,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用猜也能知道接下来他要说什么。凯妈抬头瞅了一眼他,继续切着手里的菜,也没催促他。

  “我问了,她说…她没空。”按理说,放在平时,凯妈不是那么不通情达理的人,可是自己的儿子自己了解,看这眼神就知道一定是闹别扭了,往围巾上擦了擦手,出来打算去拿手机。

  “妈,你干嘛。”

  “我打电话问问到底什么老板这么赖,这么晚还不放人。”王俊凯抬手想去抢手机,偏偏不巧传来了敲门声,“谁啊?”凯妈把手上的事放了放,撇了一眼那不争气的儿子。

  “邻居吧,我请人家吃乔迁饭来着今天,这不工作太多,你又说来,我忘了跟人家说了。”他边说着边去开门,在凯妈看不见的地方偷偷笑了笑,在心里给王源竖了个大拇指。

  “俊凯哥,来的有点晚了,让你久等了不好意思。”

  “不晚不晚,”他笑着请王源进了门,又悄悄补了一句“来的很是时候。”

  “邻居?你好你好,不好意思啊我们家现在有点事,可能今天这顿乔迁饭吃不成了,改日再聚吧好不好。”王俊凯没想到自己妈妈这么决绝,没等王源开口先开口了,好在王源还算机灵,手里拿着礼品往外递,像是送了就走的意味。凯妈有些不好意思,赶忙开口留人,“哎呀你说说还送什么礼啊,快收回去,留下吃吧,事也不是太重要。”她脸上挂着尴尬的笑容,起身请王源坐下,说着让俊凯好好招待客人又进了厨房。

  “破费了,没想到你还拿礼物来了,事成之后请你吃饭。”王俊凯小声说着,时不时还看一眼厨房。

  “乔迁之喜,不送贺礼吃白饭不合适吧,这就留下了?”王源疑惑地看向他。

  “我妈应该是觉得不好意思吧,毕竟她觉得你是外人,这样对你不好,搬来之前还说邻里团结呢。”王俊凯拍拍他的手背。

  这一拍,把王源整愣了,王俊凯的温度余留在手背上,整的他心脏直跳,王俊凯无心的一句话在他大脑里过了无数遍,“他说她觉得!意思是不是他把我当自己人!”

  “对了,甜甜呢?”

  “你没接回来?”

  “不是吧,你今天也没说让我接她啊。”

  两个人两眼一抹黑,刚才的心动都变成了慌乱——当然是王源一个人的心动。

  “现在谁去接,我去吧。”王源自问自答道。

  “不行吧,怎么跟我妈说,还是我去接吧。”

  “我和你妈独处我紧张。”

  “她又不会吃人紧张什么。”紧张什么,当然是见未来丈母娘紧张!不对不对,梦想的丈母娘,王源欲哭无泪地看着王俊凯离去的背影,拘谨的坐在沙发上等着丈母娘往外端菜,说错了,凯妈往外端菜。

  “小凯呢?”

  “他去接甜甜了ma…阿姨。”“妈”字的音还没有完全发出来,让王源硬生生咽下去了,自己在干什么呢!

  “这孩子,这么晚忘了接孩子了。”要不是王俊凯去接孩子,凯妈还真以为,儿媳妇带着自己捧在手心里的乖乖一块回娘家了,这下该不该担心啊,凯妈心里郁闷,电话却打不得,摘下围裙冲沙发上的王源笑了笑。

  王源不明所以,只好扯出一个尴尬的笑脸。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凯妈坐在了他旁边的沙发上嗑起了瓜子,怎么和春节盘问自己的七大姑八大姨那么像,王源心惊胆战地等待她开口,不出所料,“崽儿,长得怪好看的,你多大啊,感觉你应该比我们家俊凯小吧。”

  王源点点头,“阿姨,我22咯。”

  “你重庆嘀?”

  “是哇。”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凯妈更起劲了,不由分说还想给王源介绍个女娃。

  “不了,阿姨我还小,还想玩几年呢。”

  “没遇到喜欢的?”凯妈一脸八卦,笑眯眯地看着王源,可能这就是吃瓜吃到自己身上吧,喜欢的是谁呢,还能是谁。

  王源想到喜欢的人就忍不住上扬嘴角,最后只能笨拙的摇了摇头。

  凯妈没拆穿他,奇怪的眼神看着王源笑了笑。

  门响了,王俊凯终于回来了,王源站起身的速度比凯妈都快,没等凯妈客套着我来开就快步走向门口开了门。

  可怜的小甜甜,脸上挂着泪痕,小嘴撅着都能挂上勾码了,一开门看见邻居哥哥,眼睛亮了亮,伸开手就要抱,都忽略了在沙发上笑着的奶奶。

  “哦哦,小甜甜乖,怎么了,是不是爸爸欺负你了,不哭不哭,我们打他。”说着拿起小甜甜的小拳头就飞到王俊凯的肩头,他装着吃痛地露出痛苦的表情。“这一幅其乐融融的画面,怎么感觉好像我这个奶奶才是外人。”凯妈疑惑地心想。

  转过身,小甜甜看见坐在沙发上一脸疑惑的奶奶,逃脱开王源的拥抱就去亲近奶奶了。

  王俊凯在一旁和王源“咬耳朵”,“这小孩可机灵了,有了她,我在我妈那算是失宠了。”

  王源笑了笑说:“在我这也是。”

  “王源你这小孩也机灵。”

  “你才小孩。”

  “我看你们都挺小孩的,快过来吃饭了。”凯妈无奈地朝远处两个幼稚斗嘴的小学生撇了一眼。

  第二天凯妈还是不放心就没走,偏偏要见儿媳妇一眼才成。王俊凯感觉昨天白折腾王源一趟了,看来这就是命运,躲也躲不掉了,干脆就坦白了,“妈…我们两个…我们…离婚了。”声音断断续续的,而且每个字都说的格外小声,可听到王俊凯妈妈耳朵里就格外刺耳。

  “你说什么儿子?你怎么都不告诉妈妈,我也好帮你说说情吧,都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怎么说离就离呢,你就答应了?”

  王俊凯绷着脸,没说话,皱着眉头,不知怎么就破天荒地跟妈妈发了火,“我也不想离好吗,我还哄着她,求着她,是她非要离我也没办法吧!”

  感觉自己的语气重了,又小声起来,“妈,我也伤心啊…我瞒着您,是不想看见您伤心,您生气啊,感情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她过不下去了,我也没办法强求她留下来啊。”

  凯妈心疼的看着围裙的儿子,走近他拍了拍肩,“妈知道你不容易,妈一时激动了,有什么事一定和妈说啊,舒冉这个事,你们俩真的没可能了吗。”

  “没可能了…”王俊凯转过身,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是迟迟没落下来,直到视线模糊,眼泪才和珍珠似的一颗一颗滚落下来。

  “既然你们都做决定了,妈也不掺和这件事,只要你们俩都不后悔,妈也没什么好说的。你忙,妈也知道,有空了就回家看看,妈回去了,你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听到了吗儿子。”说到情深处,凯妈的声音沙哑起来,哽咽着。

  “知道了妈,您也是,我会常回家的。”他一下子抱住妈妈,在她背上顺了顺。




救命,离婚这个事终于说了✌,凯源的爱情之路也马上开始了吧😿

  

  

  

  

  

  

  

  

  

  

  

  

  

  

  

洋山芋🐰🐧

Day by Day 20

    风笛声伴随着寒意钻入教堂,不断鞭打姜涩琪早已伤痕累累的心,她无力的靠在椅背上,直直盯着教堂中央宣誓之处。刚才的一幕幕不断在脑海中反复放映,而每当如此般配的新郎新娘宣誓一次,亲吻一次,她的心脏便更痛一分,寒意更凉一分。


       真的好冷啊,明明有开暖气吧?为什么却觉得那么冷呢。


       她这样想着,却听见教堂门“咯吱”一声被推开了,随之袭来的还有刺骨的风雪。...


    风笛声伴随着寒意钻入教堂,不断鞭打姜涩琪早已伤痕累累的心,她无力的靠在椅背上,直直盯着教堂中央宣誓之处。刚才的一幕幕不断在脑海中反复放映,而每当如此般配的新郎新娘宣誓一次,亲吻一次,她的心脏便更痛一分,寒意更凉一分。


       真的好冷啊,明明有开暖气吧?为什么却觉得那么冷呢。


       她这样想着,却听见教堂门“咯吱”一声被推开了,随之袭来的还有刺骨的风雪。


       是她吗?


       她带着期盼回头,映入眼帘的却并非心中所想之人,是朴秀荣。


       我在期待什么呢?


       缓缓回过头,适才泛起涟漪的瞳色再度归于死寂。


       朴秀荣并不恼,她来到姜涩琪身边坐下,随即开口道:



       “你不去见见她吗?”



       她?谁?裴珠泫吗?


       嘴角微微挑起好看的弧度,却是苦涩又略带自嘲。



       “以什么身份呢?前任吗?还是情人?”



        朴秀荣知晓她误会了,却也清楚自己没有身份插手姐姐的事情。



       “她为了你和家里闹得很僵,你好好想想吧。”



        随着一阵风雪的短暂包围,朴秀荣离开了。


       短暂的平静过后,熟悉的身影闯入朦胧的视线。


       像漆黑的夜空中点起明亮的星子,对上裴珠泫的双眸。只是这次,她却看不见对面眼底涌动的情绪。


        相顾无言,裴珠泫极力克制心跳。


        提起厚重的裙摆来到姜涩琪所在那排座位,却在短暂迟疑过后,于姜涩琪身旁一段距离的木椅上坐下——


        她不敢坐在她旁边,或是说——


        她们的距离大概已经不允许她们紧靠在一起了吧…



        “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安夫人。”



        率先打破沉默,姜涩琪声音中的哽咽有迹可循,如同锋利的刀划在裴珠泫心上。


        不是的啊…我只会是你的新娘啊……


        身侧之人朱唇微启,却最终还是未发出一个音节。



       “你说过的…”



        她转头望向身侧之人,言语中带着恳求,一如那时她请求自己留下那般。



       “你说过你不会不辞而别的,你怎么…”



       她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泪水再度侵占身前之人的身影。



       “你怎么骗我呢…”



       “小熊,不是的,你相信我我可以解释的…只是我现在,我现在无法组织语言…我只是……”



       为什么?为什么呢!为什么我解释不了!可是…怎么说呢?


       告诉她我从一开始就是骗她安宇彬不想和我结婚,骗她我只是回来处理事情不是回来结婚的吗?


       她又转头看向她,看向那双满含泪水的双眸。


       小熊…难道我们真的如占卜所说的那样,走不下去了吗……



       “解释啊,告诉我你没有不辞而别,告诉我你刚刚没有站在那个台子上宣誓,告诉我你没有成为别人的新娘,你说啊……”



        你说啊…告诉我…你心里还有我…


        身侧之人却又再次陷入沉默。



        “你不说就算了。”



        姜涩琪伸手扶去眼角泪花。



        “那我们…也算了吧…”



        雪花在此刻凝结,凝住呼吸,凝住心跳,冰封仅存的希望。


        声音中混着浓厚的鼻音,像钟声回荡在教堂之中,震碎了那一幕幕曾经的美好。


        她起身对着裴珠泫的方向,一把拽下了那条闪闪动人的小熊项链,可无论项链上的宝石有多么闪亮耀眼,在姜涩琪眼中已然暗淡无光。


        她或许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说出这句话时候声音颤抖的程度,也丝毫没有意识到身侧之人紧握在手心中那条曾经填满甜蜜回忆的兔子项链…


        裴珠泫,你没有心…


        我朝着你走近了九十九步,可最后那一步,只是那一步…


        你却……



        “姜涩琪!”



        看向姜涩琪转身离开的背影,她终于站起身呼唤她的名字。


        只是这次,她的小熊没有回头,小熊只是在听到自己名字的那一刹那顿住了脚步,就好似贪玩的小熊听到主人呼唤一样停下了脚步,但与此不同的是,她并没有转身回到主人身边,而是自顾自的离开了。


        原来,冬天可以这么冷啊…


        姜涩琪颤抖着撑起摇摇欲坠的单薄身影,转身向教堂紧闭的大门走去。



        “姜涩琪!”









- TBC -






Long time no see...🥺















ᙆʰᵃⁿᵍᙆᵉʸᵘ

  谁来形容一下我的审美!!我的女儿们是真的好看!或许都是明媚一挂的??

ps:标签太多放不下雪允的啦

  谁来形容一下我的审美!!我的女儿们是真的好看!或许都是明媚一挂的??

ps:标签太多放不下雪允的啦

Joy

浪费

高壹

  风风火火地,一个大包小提溜的女人在走廊里奔走,来到邻居门前有条不紊地将掉落的头发捋到耳后,轻轻敲了三下门。

  “您好,请问有什么事吗?”门里的人,身着简单的白色卫衣,纯灰色的长裤,乖巧地并起腿。

  “崽儿,我是你隔壁的,初来乍到给你送点东西来。”她笑容满面的塞了个红袋子给王源,没等他说什么就急匆匆走到隔壁门,找起了钥匙。

  王源笑了笑,冲着那个红色的背影大声说了句感谢的话,那女人转过身来,脸上挂着和蔼的笑,摆了摆手。

  一声关门响,王源看着手中的塑料袋,无奈笑笑,退回...

高壹

  风风火火地,一个大包小提溜的女人在走廊里奔走,来到邻居门前有条不紊地将掉落的头发捋到耳后,轻轻敲了三下门。

  “您好,请问有什么事吗?”门里的人,身着简单的白色卫衣,纯灰色的长裤,乖巧地并起腿。

  “崽儿,我是你隔壁的,初来乍到给你送点东西来。”她笑容满面的塞了个红袋子给王源,没等他说什么就急匆匆走到隔壁门,找起了钥匙。

  王源笑了笑,冲着那个红色的背影大声说了句感谢的话,那女人转过身来,脸上挂着和蔼的笑,摆了摆手。

  一声关门响,王源看着手中的塑料袋,无奈笑笑,退回门里。

  “王俊凯,阿姨来了,她还给我送了点东西。”

  王俊凯刚放下手里的活,视频通话就打了过来,“你这孩子,切到语音干什么,我还想看看你呢。”

  王俊凯笑了下,打开了摄像头,“妈,我在上班呢。”

  “你天天忙,过年的时候也没见你回家…”王俊凯知道自己妈妈的唠叨劲,说起来他可能得一个钟头,便慌忙打断,“妈,要不咱回家说吧。”

  “回家说也行,晚上早回来,妈给你们仨做好吃的。”王俊凯脸上的笑僵了僵,又调整回正常的表情,可还是让凯妈察觉到了不对劲,但没当下就点明,可是又多问了一句“你跟舒冉说过了吧,她不加班吧?”

  王俊凯本来想着说编这个理由的,但现在看来说有也不是,说没有也不是,姜还是老的辣,自己这点小心思在自个儿妈面前还是暴露无遗了,却还要硬着头皮地演下去。于是乎,王俊凯一拍脑袋,一副“糟了糟了”的表情上了脸,“哎呀,我忘了和她说了妈。”

  “这事你还能忘啊,这不就顺口一提的事,幺儿,不是我说你们两个处了这么些年和不亲似的,还是要说你们相敬如宾啊。”说是要回家说,但凯妈还是忍不住皱着眉头地唠叨了他几句。

  “好了好了妈,我晓得了,我现在要开会了,先挂了,回家说哈。”王俊凯悻悻地挂了电话,打开了王源的对话框,语音讲了一堆话将近一分钟,又删掉了,打了几个字,“哦哦好的,麻烦你了。”王俊凯奇怪地腹诽怎么想跟小自己这么多的小孩吐苦水。要知道,无论工作上的,家里的,放在以前,他是不会向舒冉提一个字的,就像对待他妈一样,从来是报喜不报忧,就连离婚都没吵架,倒是被周舒冉说的一大堆她感受不到爱给弄懵在原地。

  “不麻烦,别这么生疏嘛👀,好哥们。”王源删删减减,酝酿许久,看着王俊凯客套的语气,心里有点不满的嘟囔着,“昨天不是还很亲很亲,不让走,今天就成只是邻居的关系了吗,不想发哥们,发好朋友也太奇怪,算了算了,还是哥们比较好,这样他对我会不会没想法了,不是他对我本来就不可能有想法吧,不管了,王源,发!”他闭着眼,手一抖,发了出去。

  不知为何,王俊凯看着那个眼睛的表情包就能幻想出那双湿漉漉的杏仁眼,总觉得可爱,忍不住嘴角上勾。

  “好,朋友👀。”大概是文字冷淡,王俊凯也学着王源的样子打了一个一样的“emoji”。

  


  

方知有

优雅三人组这场直播真的看一遍笑一遍的程度  弹幕也好好笑😆 不说了马上去重温团综


优雅三人组这场直播真的看一遍笑一遍的程度  弹幕也好好笑😆 不说了马上去重温团综


Zerooo

KPOP中适合做头像的米米照片🥰


KPOP中适合做头像的米米照片🥰


kang ^win

找文

 求姜涩琪和朴秀荣的cp文有吗?

  😁😁😁😁谢谢了 

 求姜涩琪和朴秀荣的cp文有吗?

  😁😁😁😁谢谢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