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joyside

3422浏览    70参与
禁止吸烟
是稿。 感谢姐妹让我画男模边?...

是稿。

感谢姐妹让我画男模边😇

他真的好会穿啊🥰

是稿。

感谢姐妹让我画男模边😇

他真的好会穿啊🥰

禁止吸烟

一些阿边2.0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欢迎喜欢阿边和交易赛的扩俺(身边没有同好呜呜不想单独solo了😭

看起来在喝奶其实在喝酒(梗源p4,笑拉了)


一些阿边2.0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欢迎喜欢阿边和交易赛的扩俺(身边没有同好呜呜不想单独solo了😭

看起来在喝奶其实在喝酒(梗源p4,笑拉了)


禁止吸烟
阿边的神奇衣柜w 分别是 乐夏...

阿边的神奇衣柜w


分别是

乐夏拍时装秀的阿边,在海边吹风被虹塞话筒的懵边,移动小卖部阿边,欧洲巡演时候的阿边


最后写点发疯小作文😇


越看边远真的越觉得他好infj/p啊。理想主义且浪漫,痛苦但又清醒地爱着这个世界,已经看透了大家反正都不会有什么好解脱,索性就按着自己的想法活着,不去在意别人的看法,别人的看法也依旧影响不了他。

身处人群又不融入人群,他永远有自己的精神世界,他是他宇宙中的太空浪子,他是如今灰暗时代的吟游诗人,自由随性,洒脱温柔。

如果宇宙爆炸世界末日他会买一串鞭炮来庆祝,可这事儿终究没有发生,他还失望了几天。不想清楚思考的时候靠着酒精香烟来躲......

阿边的神奇衣柜w




分别是

乐夏拍时装秀的阿边,在海边吹风被虹塞话筒的懵边,移动小卖部阿边,欧洲巡演时候的阿边



最后写点发疯小作文😇


越看边远真的越觉得他好infj/p啊。理想主义且浪漫,痛苦但又清醒地爱着这个世界,已经看透了大家反正都不会有什么好解脱,索性就按着自己的想法活着,不去在意别人的看法,别人的看法也依旧影响不了他。

身处人群又不融入人群,他永远有自己的精神世界,他是他宇宙中的太空浪子,他是如今灰暗时代的吟游诗人,自由随性,洒脱温柔。

如果宇宙爆炸世界末日他会买一串鞭炮来庆祝,可这事儿终究没有发生,他还失望了几天。不想清楚思考的时候靠着酒精香烟来躲开现实的无趣,逃避有什么不好,永远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有什么不好。

他就是这么真诚善良,反叛愤怒,可能过了年轻那会的冲动,现在更多的创作都是偏向对爱的表达,可他仍然是他,向死而生,为摇滚乐而生。


记得坩埚🌊

想自己搞个24H联文(就是24篇全自己写👼因为没人陪我玩),来个海选🤔


1.欧辉(面孔乐队:欧洋x陈辉)


2.迪忠(面孔乐队:吴金迪x刘忠)


3.奇光(面孔乐队:隋鼎奇x陈亚光)


4.rice(click#15:杨策xRicky)


5.虹铮(joyside:刘虹位x关铮)


6.亮旗(高旗&超载乐队:李延亮x高旗)


7.讴唯(E乐队:邓讴歌x窦唯)


8.博德/德博(SoFarSoGood恰好乐队:BOXIx阿德)


9.名利组...

想自己搞个24H联文(就是24篇全自己写👼因为没人陪我玩),来个海选🤔

 

1.欧辉(面孔乐队:欧洋x陈辉)

 

2.迪忠(面孔乐队:吴金迪x刘忠)

 

3.奇光(面孔乐队:隋鼎奇x陈亚光)

 

4.rice(click#15:杨策xRicky)

 

5.虹铮(joyside:刘虹位x关铮)

 

6.亮旗(高旗&超载乐队:李延亮x高旗)

 

7.讴唯(E乐队:邓讴歌x窦唯)

 

8.博德/德博(SoFarSoGood恰好乐队:BOXIx阿德)

 

9.名利组(橘子海:小路x张坤明)

 

10.炬辉(唐朝、面孔乐队:张炬x陈辉)

 

11.P姓男子(新裤子乐队:彭磊x庞宽)

 

12.炬武/武炬(唐朝乐队:张炬x丁武)

 

13.龙舌澜(二手玫瑰乐队:梁龙x姚澜)

 

14.糊墙(木马乐队:胡湖x谢强)

 

15.星剑(大波浪乐队:邢星x李剑)

 

每人3票哦,别这也没人陪我玩,怕没人我自己先投路明、博德和奇光一票😂

 

这次到7月份截止,够长了吧

 

占tag致歉🙏🙏🙏

墨妤琋

你还是你,世界还是乐园

刘虹位×关铮(joyside)

时间线瞎扯且混乱预警!

请勿上升正主❗️❗️❗️

墨妤琋/文


刘虹位认识关铮的时候才18岁,而等跟关铮滚到一起,已经21岁了。


那天所有人都喝多了,在街头打成一团。酒局散场,分道扬镳。

唯独刘虹位。

他坐在路边大着舌头,抱着关铮死活不撒手。关铮自己也喝得够呛,脑子转不过弯,一双桃花眼流波婉转,任由刘虹位毛茸茸的脑袋在自己颈间乱蹭。

晚夏的风并没有带来多少凉意,却也吹得人清醒了不少。看着还趴在自己肩头嘟嘟囔囔的醉鬼,关铮一瞬间有点恍惚,刚才那个哭吼着“我永远属于joyside”的人究竟是谁?

“关铮…关铮儿……”

“在呢。”...

刘虹位×关铮(joyside)

时间线瞎扯且混乱预警!

请勿上升正主❗️❗️❗️

墨妤琋/文


刘虹位认识关铮的时候才18岁,而等跟关铮滚到一起,已经21岁了。


那天所有人都喝多了,在街头打成一团。酒局散场,分道扬镳。

唯独刘虹位。

他坐在路边大着舌头,抱着关铮死活不撒手。关铮自己也喝得够呛,脑子转不过弯,一双桃花眼流波婉转,任由刘虹位毛茸茸的脑袋在自己颈间乱蹭。

晚夏的风并没有带来多少凉意,却也吹得人清醒了不少。看着还趴在自己肩头嘟嘟囔囔的醉鬼,关铮一瞬间有点恍惚,刚才那个哭吼着“我永远属于joyside”的人究竟是谁?

“关铮…关铮儿……”

“在呢。”关铮没头没尾的应了一声,扶着人站起来。刘虹位比他高了不少,整个人压在他身上,逼得关铮还是骂出了一声“操!”

明明刚见面的时候,这小孩儿也没多高啊……关铮想,啊,也是,三年了。

刘虹位18岁青涩的身影在脑海里已经慢慢模糊了,酒精浸泡过的大脑容不得关铮再去回想更多,只是扶着身旁头重脚轻的吉他手回到住宿的宾馆。

被人推到床上,带着酒气和侵略性的吻落到唇边时,关铮还没完全回过神来。

压在身上的人像饿了许久终于见到荤腥的狼,充满张扬与野性。也就是这样一匹饿狼,趴在关铮耳边,操着撇脚的北京腔,粘粘糊糊的喊他,“关铮儿……”

关铮微微失神,手不自觉的摸上小狼崽的耳朵,轻轻揉了揉,“在呢,我在呢。”

听到他的声音,刘虹位手上的动作顿了顿,随即回应他的,是更猛烈的吻。

感觉到刘虹位不老实的手不住的往下乱摸,关铮猛地清醒,一巴掌扇了过去,却也收着些劲,“操你妈,你丫的干什么?!”

“干你!”

喝醉的人力气大的出奇,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便把人死死的摁在身下。偏又是他眼睛生的漂亮,里面直勾勾倒映着关铮的影子。

关铮对上他的视线,挣动的手忽然就没了力气,轻轻搭拢在刘虹位的脖子上,任由他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剥落,暴露在空气中。


刘虹位醒的时候,关铮就坐在床边抽烟。被扯散了的背心松松垮垮穿在他身上,脖颈处和胸前斑驳的痕迹,无不提醒着吉他手昨晚发生的荒唐。

“哥……”

不等他把话说完,关铮自顾自地把烟头丢在地上,随意碾了碾。站起来,好看的眉头微微皱了下,嘴角扯起一抹笑,像往常一样抓起一边的衣服扔给刘虹位,“起来。”

“下午的车。”


END


🤔就是说如果有人看,还有后续👀

青州

蒋晗太会说了😿,大众仍旧期望边远是柯特科本,可是边.科本.远一直在成长吖

我觉得阿边还是在从容的燃烧着的❤️

呜呜我认为边远永远是我的太空浪子!

Joyside will always by your side

蒋晗太会说了😿,大众仍旧期望边远是柯特科本,可是边.科本.远一直在成长吖

我觉得阿边还是在从容的燃烧着的❤️

呜呜我认为边远永远是我的太空浪子!

Joyside will always by your side

长醉
Not My Time To Die - Joyside

我们终将上岸 阳光万里

我们终将上岸 阳光万里

卡西
Good Night - Joyside

2021年6月2日,阴。


今天一天都感觉特别疲惫,免疫系统跟灭火病毒的斗争严重消耗体力,无法集中精神,一心只想休息。


为了得到疫苗的圣光环绕,安慰自己值得!


2021年6月2日,阴。


今天一天都感觉特别疲惫,免疫系统跟灭火病毒的斗争严重消耗体力,无法集中精神,一心只想休息。


为了得到疫苗的圣光环绕,安慰自己值得!

鲸川❀

2021.04.10  The Dawn Comes -JoysideX声音玩具联合专场

每次在Joyside现场都感到自由、快乐又浪漫,这次拿到边远的玫瑰花了!

边远,一个真正的摇滚明星!

2021.04.10  The Dawn Comes -JoysideX声音玩具联合专场

每次在Joyside现场都感到自由、快乐又浪漫,这次拿到边远的玫瑰花了!

边远,一个真正的摇滚明星!

鲸川❀

Joyside -「Not My Time To Die」巡演成都站

2021.3.17

交易赛还是要在Livehouse看。

Joyside -「Not My Time To Die」巡演成都站

2021.3.17

交易赛还是要在Livehouse看。
喜欢你的绾啾鸠秋

兔子自救指南.

-虹铮。

*ooc属于我

*私设关铮兔设。

*两个晚上深夜的脑洞。瞎搞搞出来了(淦)

*文笔烂。I'm five。

*烂尾烂尾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是烂人!


01

       关铮在某家酒吧醒来。

       已经上午九点了,前一夜的记忆早已经在酒精里挥霍到甚至消失。越来越不能喝了啊。关铮烦躁地从沙发上坐起。吧台上只有一个姑娘在擦着杯子。她已经察觉到那边一直在睡觉的顾客已经醒了,在关铮起身前殷勤地说了句:“先生,醒了呀,要不要用...

-虹铮。

*ooc属于我

*私设关铮兔设。

*两个晚上深夜的脑洞。瞎搞搞出来了(淦)

*文笔烂。I'm five。

*烂尾烂尾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是烂人!


01

       关铮在某家酒吧醒来。

       已经上午九点了,前一夜的记忆早已经在酒精里挥霍到甚至消失。越来越不能喝了啊。关铮烦躁地从沙发上坐起。吧台上只有一个姑娘在擦着杯子。她已经察觉到那边一直在睡觉的顾客已经醒了,在关铮起身前殷勤地说了句:“先生,醒了呀,要不要用毛巾擦擦脸?”

       “噢,谢谢,真是麻烦你了。不过不用了。我还有事。”关铮笑着拿起自己的外套穿上,“请问有没有白开水?让我清醒一下。”便往吧台走去。

        这时关铮才注意到姑娘的表情越来越不对劲。“怎么了吗?”

        姑娘只是指了指头顶,又指了指卫生间。关铮迷惑地走了过去。到了镜子面前,看到自己的样子,突然之间五雷轰顶。

        他什么时候长的兔耳朵?

        在关铮凌乱的头发上,长出了两只兔耳朵。白色的。关铮鼓起勇气用力去揪了一下,一瞬间痛感传来,真的。

        操//。关铮呆滞了很久,突然想起了什么,赶紧去看了一下。果然,自己也长出了兔尾巴。

        尾巴无所谓,能挡住。关键是这耳朵是怎么回事。关铮脸顿时黑了不少,沉默地走了出去,在姑娘惊恐的目光下离开了酒吧,立马打了辆车回家。

        看着司机欲言又止的眼神,关铮感觉自己头都要炸了。为什么会突然长出兔子耳朵呢?尝试冷静分析了一下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但是结果都是一片空白。

       …昨晚为什么要喝那么多。

       关铮立马请了一整天的假,就一直躲在家里。

       应该就没事了吧。他正准备去睡个觉,突然想起joyside晚上似乎还有演出。

        出大事了。


02  

        演出前2小时,众人怎么也联系不上关铮。边远的烟抽了一根又一根,刘昊正在急迫地向莱斯酷的员工确认关铮有没有来过那上课。刘虹位在靠着墙透过落地窗看着风景。

       “电话不接,微信也不回,他到底去哪了…”刘昊挂掉了电话,开了口。 "没事儿,实在不行咱们就换个鼓手。"刘虹位懒洋洋开口。"小虹儿,不如你上他家找他去?”刘昊拍拍他肩。

       刘虹位沉默片刻,动身。

       到了关铮家,刘虹位先是试探地敲了敲门。见关铮不开门便啧了一声,去到一个消防栓前面打开了一个暗格 ,拿出他家钥匙开了门。

        很早以前关铮喝酒的时候告诉他的。十几年了,这钥匙还是在这,就像特地留给某个人的一样。

       门没有反锁,人肯定在家。刘虹位直接走向关铮的房间,本想开口骂他几句,可是话刚说了前半句“关铮你他//妈……"就愣住了。

       关铮今天出奇地戴了顶礼帽,眼睛红红的。"怎……怎么了?""为什么今天要戴礼帽?"刘虹位仔仔细细打量了一下他。

       "……没,没什么。好看而已。"谁敢和刘虹位说自己长出了奇怪的耳朵这种话啊。关铮心虚地想。"得了,一堆人都在等你呢,走。"刘虹位心里虽然起疑,但还是没有揭穿,便拉着他的袖子就往屋外走。"操,你慢点!"

  03     

        到了后台,关铮还是吸引了许多人注意。"贝勒爷今天怎么戴了顶礼帽儿?"刘昊乐呵乐呵说着。"没有,戴着好看。"关铮心虚地回答。

       于是是一场演出。演完后关铮第一时间冲去了洗手间。

        "痛死了/操。"关铮忍痛摘下礼帽,两个兔耳朵立马就从礼帽下立了起来,"这是人戴的吗!"镜子里的人眼睛红通通的。…为什么眼睛也会变。再红下去就真的不正常了。关铮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开始思考要不要带个墨镜。

       …想想还是算了。他不想被认成张曼乐。

      突然之间,一阵脚步声从外边走廊传来。现在关铮的耳朵灵得出奇,立马反应过来,冲进了隔间。

       ……

       刘虹位进来时只看见似乎有个身影窜进了隔间。那个身影还挺熟悉。他想都不想就脱口而出:“关铮你在里面吗?”就往那个隔间走去。

       “小虹?”关铮在惊吓过后忘记了思考,没戴帽子就打开门走了出去。“卧槽,你怎么长出来俩耳朵?”两个人愣住了。

        关铮心里打得鼓比刚刚舞台上打的鼓还要响。他怎么就没戴帽子走出来了有病啊他这下怎么解释。

        刘虹位心里的噪音比刚刚舞台上弹的吉他还要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人凭空长出俩耳朵。

       好像还有点…合适。刘虹位突然冒出奇怪的想法。

       最后还是关铮尴尬地打破沉默:“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无聊到大晚上戴个玩具出来耍。这……这真的,我也不知道怎么长出来的。”

       刘虹位试探地去揪了揪,才确定这是真的:“你干了什么,怎么长出来的?”“你觉得我知道吗?我知道是咋回事现在还会这样吗!”关铮觉得这绝对是本年度最佳社死现场。虽然这才刚开年不久。

       “绝了,那现在怎么办。”刘虹位打量着他。“还能怎么办,戴着帽子咯。”关铮勉强把耳朵折一点,再用帽子套住。“怪不得你今晚一直戴着这个帽子。”刘虹位思索了一会,又说着:“你眼睛好红。像刚哭过。”

哪壶不开提哪壶。


04

        关铮默了,直接走了出去。刘虹位也跟了上去。

        果不其然,关铮一出去就被各色各样的姑娘围住。今天关铮心里太乱了,也没和她们说什么讨欢心的话,一直沉默着。等她们感到无趣而走开时,刘虹位又过来在他耳边嘲笑:“你也有今天啊关铮。”

       关铮懒得和他斗嘴,坐到了一个不容易被人察觉的角落,刚想点酒,刘虹位声音又传过来:“那你现在怎么办,万一你喝醉了摘帽子我可不管。”“……”关铮默默把手收了回来,“那怎么 我就坐这里一天晚上?”关铮坚决拒绝了。

      "那你就自己慢慢喝吧。我先走了?"刘虹位嗤笑。这家伙…啧。“别想走了,你发现了就要对我负责。"关铮飞速揪住刘虹位的衣服。

       “那贝勒爷还想我陪你?陪你干嘛,玩你的耳朵吗?”刘虹位挑眉。“我不管,你怎么保证你不会说出去?”关铮咬牙切齿。

       刘虹位看着他的眼睛,有点失神。那双眼睛纯粹,澄澈,十几年过去了好像还是没变。

       这时兔子眼睛的微红又让他的眼睛像红宝石般美丽。说实话,刘虹位真的有一瞬间想吻吻那双眼睛。

      关铮看到他盯着自己看,便有些尴尬:“你还是回去吧?我猜我自己也可以过完今晚。”“如果我说不呢?”刘虹位起身,靠近关铮,“有只那么可爱的兔子在这,谁不会想玩玩呢。”

        关铮屏住了呼吸。刘虹位靠近他的帽子旁,轻飘飘地说话,但是每一个字关铮都能清晰地听见:“狼会放过小兔子吗。想要让别人保守秘密,就要献出你最宝贵的东西呢。”

        刘虹位这句话出来得喝了几瓶啊。可是他没喝。

        这他//妈,来真的。

        出虎穴又入了狼口。“运气"太好了。关铮脑子飞速运转,却因刘虹位一句话又打乱了全部的思绪。

        "自己燃起的火,就要自己灭。"


——正文end。

日戈兀

[虹铮]小月亮🌙

虹位进joyside的时候才十八岁,懵懵懂懂的,青涩得要命。第一次上台的时候他浑身都在抖,好不容易摇摇晃晃地上了台,看着下面骚动的人群,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

他下意识地回头看关峥,关峥看着他笑,鼓棒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

再后来,手仿佛是自己在动,虹位一点意识都不剩,只听得满场刺耳的吉他声,他发了疯一样到处找,终于发现吉他声是从自己的手里流出来的,那声音陌生得好像来自月亮。

散场了,虹位还是晕乎乎的,只记得有台下的观众拼命地挥手尖叫,还有人喊他的名字,他傻乎乎地报以微笑,那微笑看起来傻透了,却招得台下的小姑娘又一波疯狂的呐喊。门口还有几个小姑娘不走,瑟瑟缩缩的,看见他出来,有一个姑娘被...

虹位进joyside的时候才十八岁,懵懵懂懂的,青涩得要命。第一次上台的时候他浑身都在抖,好不容易摇摇晃晃地上了台,看着下面骚动的人群,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

他下意识地回头看关峥,关峥看着他笑,鼓棒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

再后来,手仿佛是自己在动,虹位一点意识都不剩,只听得满场刺耳的吉他声,他发了疯一样到处找,终于发现吉他声是从自己的手里流出来的,那声音陌生得好像来自月亮。

散场了,虹位还是晕乎乎的,只记得有台下的观众拼命地挥手尖叫,还有人喊他的名字,他傻乎乎地报以微笑,那微笑看起来傻透了,却招得台下的小姑娘又一波疯狂的呐喊。门口还有几个小姑娘不走,瑟瑟缩缩的,看见他出来,有一个姑娘被同伴们推着到他面前,那姑娘脸红彤彤的,低着头磕磕巴巴地说,能签个名吗?

关峥在一边熟练地和姑娘们合影,还不忘跟姑娘聊扯两句,逗得那群姑娘大笑起来,看见虹位在这边手足无措,关峥过来一把揽上他的肩膀,“怕啥啊,让你给签名呢,人家那是喜欢你你知道吗”

虹位哆哆嗦嗦地给人签了名,同手同脚从人群堆里挤出去,却还听到刚才那几个姑娘的笑声,其中一个说,“他好可爱啊”

虹位一惊,差点闷头往关峥身上撞,被他好一顿笑话。

几个人免不了喝一顿,演出挣的那点钱全搭这顿犒赏饭里了。虹位真饿了,却一直吃的不尽兴,总感觉有谁在盯着自己看,四处转一圈却啥也没发现,直看得旁边的刘昊敲他筷子,“干嘛呢干嘛呢,吃饭还不好好吃,转圈找啥呢?”

“没事,”虹位挠挠头,觉得自己可能是被那几个姑娘吓着了。

关峥在一边哧哧笑“还想着刚才那几个姑娘呐?你说你至于吗,人家姑娘都没怕,你怎么还在这怕得跟人家怎么着你了似的”

刘昊想起刚才虹位脸红得像个快熟死了的苹果,就着关峥的话猜出了个大概,笑得前仰后合直拍大腿,“小虹,你这胆也太小了嘎嘎嘎嘎嘎”

虹位又闹了个大红脸,抬头瞪了关峥一眼,关峥耸耸肩膀对他扬起嘴角。

几个大老爷们风卷残云把餐桌上所有的固体可食用物质打扫了个干干净净,刘昊是这老板的老熟人,就着自己的面子讨了个八折,点了两件鲜啤浩浩荡荡地拖回来,“来来来,今天小虹第一次上台,咱可得好好庆祝一下,今天咱敞开了喝!”

四个人喝完已经将近两点,虹位不明不白地被刘昊和关峥一顿猛灌,连着吐了三回,吐最后一次的时候他胃里已经没有东西可以吐了,嗓子眼里都直往上冒酸水,他闭着眼睛靠在墙上慢慢滑坐在地上,没来由地突然笑起来。

这次喝得确实够敞亮,等刘昊回过神来的时候脚底被踢得东倒西歪的酒箱已经变成了五个,他挣扎着站起来,用仅存的理智把钱包里所有的钞票全扔在了前台的桌子上,然后回去把剩下三个人晃醒。

四个人在大马路边上坐了一会,零星几个不知情的路人还以为这是四个黑社会半夜上路堵人,吓得纷纷绕道而行。刘昊从兜里抠出盒黄鹤楼,给兄弟们一人甩了一根,一时间没人说话,只看见烟弯弯绕绕地飞上天去,好像在和月亮跳舞。

“今天晚上月亮真亮。”边远说。

虹位悄悄偏头看了一眼关峥,关峥的眼睛长得真漂亮,都说月亮本身是不发光的,是反射了太阳的光芒才显得像是发光一样,可是虹位总觉得月亮反射的光不只是来自太阳,里边肯定也有也有关峥的一份,不然他的眼睛怎么会亮晶晶的?

分工明确,刘昊送看上去已经睡着了的边远回莱斯酷,关峥喝的也多,但他酒量比虹位好,酒醒得也快,被指派去送虹位回家。

夜深人静 ,周围只剩下细碎的风声,好像要把虹位好不容易回魂的理智全都吹散。他的胳膊还搭在关峥的肩膀上,那一点点的肌肤相亲惹得虹位心痒,他的手顺势向下摸就能摸到关峥的锁骨,再向下的部分隐在T恤的领子里看不清,月亮到处挥洒光亮,但为什么非得让一片阴影恰到好处地洒在他领口?

虹位晃了晃头,驱赶了内心无名的悸动。

关峥回头看他,“怎么,头疼?”

虹位看他,“嗯。”

关峥笑起来,“第一次喝酒谁都这样,我第一次喝的时候吐得比你还厉害,那次喝完之后我三天没起床,我操,那回真是喝得我都出心理阴影了,以后好长一段时间一滴酒没碰。”

虹位不信,在他的记忆中关峥手里无论什么时候都有瓶酒,简直让他疑心关峥是烈酒成精。

是啊,就是烈酒成精,不然怎么会这么撩人,看一眼就让他醉醺醺的?

“你别不信,刚玩乐队那会我跟你也一样,上台了手都是抖的,我操,那次演的我自己都看不下去,差点没被开除了,幸亏那时候他们也找不着别的鼓手了,再说他们自己其实也都半斤八两,刚开始玩的时候谁不这样啊。”

虹位喜欢这样听关峥说话,在他絮絮叨叨的叙述中,他得以窥见关峥过去的一角,那些他好奇的往事,关峥的有趣的无趣的经历,只要是关峥的他都想知道。这是怎么了?

关峥又回头笑,他真的很爱笑,笑起来的样子太好看了,虹位又有短暂的失神。

“不过又说回来,你弹得真挺好,第一次上台演成这样,相当不错了”

虹位盯着他。关峥的侧脸映在斑驳的光影里,那琐碎的光影好像他的眼睛。月亮隐起来不见了踪影,周围却仍然像刚才一样亮,虹位知道为什么,因为关峥的眼睛还在这呢。

“我这夸你呢,你能不能给点反应?”

“啊……谢谢?”

“操,你还不如不说”

“你夸我我不应该说谢谢?”

“你不会喝酒喝傻了吧?”

“我晕。”

“晕啊,那你靠我肩膀上睡会?”

“不要。”

“事真多,你可别想让我背你回去,我可背不动。”

虹位想了想,顺从地把脑袋靠在关峥脑袋上。

“操,我让你靠我肩膀上,没让你顶我脑袋,两大老爷们三更半夜的在大马路上脑袋贴脑袋,你恶不恶心?”

“那我靠你肩膀上就不恶心?”

“总比靠脑袋上好吧。”

“你肩膀太矮了,靠着脖子疼。”

“我操,我都多余管你,自己回去得了”

关峥这么说,倒也没伸手把虹位的脑袋扒拉下去,虹位就这样放心地靠在关峥的脑袋上。关峥的呼吸就在他耳边,裹挟着主人的气息,被月亮带领着穿过那一点点漫长的距离,最后分毫不差地击中虹位的心。


“天快亮了啊。”

“是啊,所以你他妈能不能走快点?”

桃源没有花

Joyside:浪子归来

之前录乐队的夏天的时候,认识了一位Joyside的乐迷。恰巧最近一直在听他们乐队的歌,就就想写写他们。此文在知乎“如何评价Joyside”问题下发表。

Joyside是2009年解散的。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听国摇,以至于后来我接触到国摇之后一直都没有听到他们的音乐。因为他们多年没有进行过演出,很多最近几年接触到国摇的乐迷只能从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的口中听到传说中的“北京地下摇滚之王”。我本人听歌的过程中回溯中国摇滚乐历史的时候,虽然曾经多次看到Joyside这个名字,但终究是被我忽略了。而被我一同忽略的还有和他们差不多同一时代的Carsick Cars、Snapline、哪吒等乐队。...


之前录乐队的夏天的时候,认识了一位Joyside的乐迷。恰巧最近一直在听他们乐队的歌,就就想写写他们。此文在知乎“如何评价Joyside”问题下发表。

Joyside是2009年解散的。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听国摇,以至于后来我接触到国摇之后一直都没有听到他们的音乐。因为他们多年没有进行过演出,很多最近几年接触到国摇的乐迷只能从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的口中听到传说中的“北京地下摇滚之王”。我本人听歌的过程中回溯中国摇滚乐历史的时候,虽然曾经多次看到Joyside这个名字,但终究是被我忽略了。而被我一同忽略的还有和他们差不多同一时代的Carsick Cars、Snapline、哪吒等乐队。可以这么说,我错过的是一个完整的中国摇滚乐浪潮。

好在还有《乐队的夏天》。尽管Joyside在2019年的愚人节在微博上宣布重组,并在不久之后进行了重组之后的第一场演出。但是我第一次全面的了解这支乐队,还是在今年的乐夏。

很巧的是,在今年录制乐夏的时候,很有幸认识了一位已过而立之年的Joyside乐迷(我曾多次在我的文章中提到他)。通过他的口中,我对当年的那支成为北京地下摇滚乐中心的乐队产生了好奇。通过查找过往的资料,逐步的在脑海里想象出当年在D22以及无名高地等演出场所内的那段激情的热血时光。

除去解散后到重组前的八九年时间,Joyside一共活跃了大概十年左右的时间。而在这十年左右的时间,我们大概可以把Joyside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从乐队成立一直到2006年左右,这个时候,乐队的成员并不是非常固定。主唱边远和贝斯手刘昊是乐队最早的创始成员,而今年热播的《隐秘的角落》导演辛爽是乐队的第一任吉他手,后来日本籍的吉他手中野阳也曾加入到乐队,范博是最早的鼓手。

也许是对这支乐队的历史感到好奇,我在网上寻找到了乐队2006年的纪录片,中文名字叫做《颓废的东方》。那个时候的Joyside和大多数坚持在北京的乐队一样,物质生活窘迫,但精神上富足。当时的乐队成员是边远、刘昊、范博和中野阳。那个时候的他们留着几乎到肩的长发,住在北京最便宜的胡同里,喝着最便宜的啤酒。纪录片里记录了他们第一次全国巡演,每演完一站他们都要坐上几个小时甚至是十几个小时的绿皮火车赶往下一个巡演城市。

那个时候他们签约摩登天空不过两三年时间,正式的不正式的都算上也就出版了不过两三张专辑。边远来自新疆,纪录片里他坐在火车上说自己八年前来到北京,因为他认为上学是浪费时间;刘昊在军队大院里长大,却独立于主流之外。他们都向往着自由的生活,尽管他们那个时候都认为摇滚乐不应该出现在中国,他们渴望去美国演出,去洛杉矶、纽约、芝加哥等地演出。

null

那个时候的Joyside,他们的音乐就像他们的生活一样,放浪形骸,颓废虚无。他们喜欢喝酒,他们的音乐经常伴随着酒精和一个又一个浪漫的夜晚。

经历了几任吉他手和鼓手的人员变迁,大概是在2006年左右,鼓手关铮和吉他手刘虹位加入了乐队。于是,乐队进入了第二阶段。

多年以后的《乐队的夏天》,让很多人对边远、刘昊和刘虹位这三个人有了更加清晰且立体的认识。但熟悉Joyside和北京摇滚圈的人们都知道,因为肖像权合约问题无法在乐夏节目里露脸的鼓手关铮是构成Joyside整体气质重要的一部分。关铮不仅仅是Joyside的鼓手,同时也是赌鬼(Casino Demon)还有败犬的鼓手。较为帅气的外表让他收获了很多乐迷的喜爱。

虹位来自广东,少年时期就对摇滚乐产生了兴趣。Joyside招鼓手的一纸声明也让他从广东来到了北京,从此成为了Joyside的吉他手。至此,Joyside进入了一个稳定的时期。

早期的Joyside带有既粗糙又有些混不吝的劲儿,晕乎乎的醉鬼用美妙的三和弦塑造了一个个带着酒精与荷尔蒙的美妙夜晚,台上的他们放浪形骸,台下的乐迷尽情释放,疯狂Pogo。后来的Joyside有了非常优美的旋律和结构,并且慢慢地找到了属于他们的审美体系和他们表达方式,音乐也变得有些迷幻摇滚的色彩。尽管他们依然在舞台表演和日常生活中保持着放浪形骸的状态。

后来他们从摩登天空转投到了兵马司,那时候兵马司同时推出了Carsick Cars、Snapline和Joyside,Joyside出版了专辑《海王星黎明的痛饮》。慢慢的,他们的名气和影响力越来越大,逐渐的成为了同时期的最受瞩目的乐队。每次他们的演出都会吸引大批乐迷,他们曾经在D22的演出,成为了经历过那个时期的乐迷们最美好的记忆。Joyside也开始走出国门去进行巡演,扩大自己的影响力。

null

然而就在他们几乎是如日中天的时候,突然宣布了解散。我不太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们解散,但在多年后他们在各种媒体和电台的采访中,大概提到是虹位对他们当前的所做的事情产生了怀疑,当然乐队成员之间不可避免的会产生一定程度上的矛盾,生活也不可能完全理想主义。无论如何,他们还是解散了。但因为合约问题,他们还需要完成一系列演出。

我不知道他们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去完成解散之后的一系列演出的。但可以肯定,那个时候的他们有迷茫、愤怒等各种各样的心情凝结在一起。后来在刘昊的回忆里,宣布解散的那个时候的一次演出,大家动起手来,打成一片。

解散之后,刘昊和刘非在开起了School酒吧,成为了重要的摇滚乐地标。乐夏播出后,School被很多人熟知,而这几年里School也走出了很多优秀的乐队。除此之外,刘昊还和关铮一起加入了王梓为主唱的赌鬼(Casino Demon)乐队,写出了比如《你好,雷欧》这样好听的歌曲。在今年,王梓和刘昊、关铮分别作为后海大鲨鱼和Joyside的成员参加了乐夏,被戏称为“乐夏的第34支乐队”。

边远继续做着和音乐相关的事情,还搬去了海边生活。

虹位在沉寂了一段时间之后,去了河北的一个贫困县创业扶贫。在远离中国摇滚乐这个大环境之后,去深入的了解北上广深以外的中国农村,去了解中国社会的现实,去寻找自己的内心。

十年间,世界瞬息万变。那些陪伴着一代乐迷的Livehouse很多都解散了,也有很多一直存活至今。北京也诞生了越来越多的乐队,全国各地音乐节遍地开花,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走进Livehouse,走向音乐节的草地上,随着各种风格的新老乐队跳水、Pogo、开火车。

但是,对于那些陪着Joyside一起成长的人来说,Joyside依然不可替代和超越。只是他们从学校开始走向社会,闲暇时间也会走进Livehouse,假期奔向音乐节现场。但却再也没有机会在喝完一瓶啤酒后,一边Pogo一边用最大的嗓音喊上一句“Joyside牛逼!”

而这样的日子在2019年的愚人节终于宣告结束了。那一天,一张彩色的图片里四个人的照片和一句“The joker is back”在北京甚至是全国各地的乐迷中炸开了。

null

Joyside,回来了!十年前的时光和热血仿佛又在此刻回到了自己身上。从此,Joyside进入了第三个阶段。

十年间出现了无数乐队,但没有一支可以取代Joyside。

再之后的2020,他们通过《乐队的夏天》让更多人了解了他们。新乐迷们被舞台上的三个人的气质深深吸引;而老乐迷一边缅怀和Joyside一起度过的时光一边见证着新的历史;和他们同时代的乐队有的也经历了解散重组,比如Carsick Cars;有的在摇滚乐的浪潮中苦苦挣扎十几年终于柳暗花明,比如刺猬。而Joyside作为当年他们中间最受瞩目的那支,自然唤起了他们的回忆。就像石璐在《乐队我做东》里评价刘虹位的那句“虹位年轻时候帅着呢!”

在“最在意的人”这一期主题赛中,Joyside演唱了他们的经典曲目《Silly girl》。在节目播出时,他们在节目现场表演的过程中闪过几秒他们曾经演出的场景。

记得去年的乐夏,有一期的主题叫做“少年时光”,主要表现的是乐队们的少年时光。对于很多喜爱Joyside的人来说,Joyside就代表了他们的少年时光。

Joyside,拆分开来就是,Joy(快乐)和side(边,可以理解为身边),简单来说就是快乐围绕在身边。Joyside就像是年少时夏天的北冰洋,品一口,甜蜜的感觉不光在嘴里,也甜在心里。

乐夏结束后,他们开启了新的巡演,把快乐传染给一代又一代的乐迷。十年之后重组的他们比之前更多了一些对生活的思考。刘昊还是很可爱,关铮依然很帅气,边远比十几年前看起来更加有绅士的气质了,虹位越来越像领导了。他们好像又增加了两个新成员,一个吉他和一个键盘。

null

Joyside2020年巡演海报


null

刘昊可爱的小眼神


null


null

虹位投入的演唱《Silly girl》


null


null


null

九月下旬的一次音乐节上,盘尼西林的小乐演出时说出了一句藏在我们心底的话。

“我们都爱Joyside”

而在盘尼西林之后演出的,正是当晚那个舞台压轴的Joyside。十几年前的老乐迷和十几年后因为乐夏认识的新乐迷终于可以一起喊出那句“Joyside牛逼!”

到了结尾,我也想把这句话送给你。

Joyside,牛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