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kat-tun

73746浏览    2384参与
壘球小公主

龍組密話【丸上】

許久沒更新,可能有點ooc(?)

------------------

        1.

  上田:「好想踢足球啊,把琳寧當足球踢好了。」

  中丸:「別調戲後輩了。」

  上田跟琳寧吃完飯後。

  上田:「那個琳寧把女生的さしすせそ都對我講了哈哈哈。」

  中丸:「還是把菅田當球踢了吧。」

  2.

  上田:「啊~不知道要寫什麼了……」

  中丸:「今天不是成人式嗎?」

  上田::「可是今天不是我們的成人式,又沒有我們要做的事。」

  中丸:「我們可以一起做成人能做的事。」

  ...

許久沒更新,可能有點ooc(?)

------------------

        1.

  上田:「好想踢足球啊,把琳寧當足球踢好了。」

  中丸:「別調戲後輩了。」

  上田跟琳寧吃完飯後。

  上田:「那個琳寧把女生的さしすせそ都對我講了哈哈哈。」

  中丸:「還是把菅田當球踢了吧。」

  2.

  上田:「啊~不知道要寫什麼了……」

  中丸:「今天不是成人式嗎?」

  上田::「可是今天不是我們的成人式,又沒有我們要做的事。」

  中丸:「我們可以一起做成人能做的事。」

  3.

  上田:「你看,我變三眼皮了。(泣)」

  中丸:「嗯。」

  上田:「只有一隻眼睛……(泣)」

  中丸:「嗯。」

  隔天

  上田:「你看,變回來了!」

  中丸:「嗯。」

  上田:「歡迎回來,我的perfect face!」

  中丸:「沒有回來啊。」

  上田:「?」

  中丸:「因為沒有離開過。」

  4.

  上田:「快點,幫我拍。」

  中丸:「拍什麼?」

  上田:「躺在我手臂的傢伙。」

  中丸走到上田旁,躺在上田手上,自拍一張。

  チビ嫌棄的踹中丸一腳。

  5.

  上田:「到底要怎麼每天更新j-web啊?」

  中丸:「就像我平常對你的那樣。」

  上田:「怎樣?」

  中丸:「無時無刻都在想著。」

       6.

       上田認真想著不知道龍組更新到哪一天,他會把中丸揍一頓。

💗💙💜
  感觉好棒的样子~有没有人写...

  感觉好棒的样子~有没有人写啊~

  感觉好棒的样子~有没有人写啊~

💗💙💜
  更新ins啦~还有好几张图...

  更新ins啦~还有好几张图存不下来(日常觉得wb这个功能很好,能单独点开看大图。)帅气又日常,梦回kameサンポ~💗

  更新ins啦~还有好几张图存不下来(日常觉得wb这个功能很好,能单独点开看大图。)帅气又日常,梦回kameサンポ~💗

相原夢織

【自翻】+act. 2023年1月號。中丸雄一X菊池風磨 對談(後篇)

[图片]

【自翻】+act. 2023年1月號。中丸雄一X菊池風磨 對談(後篇)


丸「那麼來回顧一下吧。但是也問過Jr.時期的事了。和(田中)樹感情不錯之類...」


菊「你對我最古老的記憶是什麼?」


丸「最古老? 就說了這個也聊過了啊~在城島君的節目中(『伽利略腦研』)一起...」


菊「那是最古老嗎? 在『少年俱樂部』時沒有記憶?」


丸「那時你根本沒怎麼講過話吧?」


菊「有講過啊~我還蠻常擔任大廳的Jr.唷」


丸「不、才沒講過~因為你不太起眼啊~」


菊「最好是不起眼!(笑)」


丸「就是很老實,普通小男孩的感覺......



【自翻】+act. 2023年1月號。中丸雄一X菊池風磨 對談(後篇)


丸「那麼來回顧一下吧。但是也問過Jr.時期的事了。和(田中)樹感情不錯之類...」


菊「你對我最古老的記憶是什麼?」


丸「最古老? 就說了這個也聊過了啊~在城島君的節目中(『伽利略腦研』)一起...」


菊「那是最古老嗎? 在『少年俱樂部』時沒有記憶?」


丸「那時你根本沒怎麼講過話吧?」


菊「有講過啊~我還蠻常擔任大廳的Jr.唷」


丸「不、才沒講過~因為你不太起眼啊~」


菊「最好是不起眼!(笑)」


丸「就是很老實,普通小男孩的感覺(笑)」


菊「也沒有很老實吧~我還蠻常到前面去的啊~照理來說是有互動過的」


丸「完全沒有這個印象啊...」


菊「就說了...你這點很恐怖啊。畢竟小山(慶一郎)君就說他記得。記得我的成長過程。」


丸「我也大致上了解的啦~」


菊「但你對我最古老的記憶不是『少俱』啊~結論來說就是不記得吧?」


丸「的確不記得(笑) 嘛...因為那裡讓我們很自由的做吧」


菊「不不、(笑) 反過來說,有讓你不自由的事情嗎?」


丸「考慮了一下,基本上都挺自由的(笑)。但不論是怎樣的工作還是會緊張啊~比如『シューイチ』或者『家事ヤロウ』」


菊「絕對沒有在緊張!」


丸「會緊張啊~完全不緊張才奇怪吧~」


菊「絕對沒有在緊張! 看『家事ヤロウ』就沒在緊張啊」


丸「(考慮了一下)......的確沒在緊張」


菊「哈哈哈哈! 這人真的太糟糕了(笑)」


丸「沒緊張的原因大概是因為很有趣吧。所以很感激啊~我做這份工作也四半世紀(25年)左右了,最一開始的時候,不管做什麼都超級僵硬。『到底該怎麼辦呢?』這樣的感覺。」


菊「如果是第一次在大家面前演唱新歌,這個會緊張嗎?」


丸「這大概跟緊張又不太一樣? 舞蹈動作之類的、會比平常更加專注,不然就糟糕了,會有這樣的緊張感。」


菊「心跳加速之類的感覺沒有嘛?」


丸「演唱會的第一天或許有一點,緊張感。」


菊「唉~!? 好意外啊」


丸「揭開序幕,把準備好的東西展現給客人,能不能得到預期之中的反應,之類的」


菊「那的確會有。KAT-TUN哥哥們是由誰來策畫演唱會的呢?」


丸「大家一起策畫的感覺吧」


菊「歌曲順序是誰決定的呢?」


丸「大家一起。每一年或許有些差別,但基本上是3人一起。加上STAFF一起討論。」


菊「唉~!」


丸「是啊~畢竟也只有3人了。」


菊「這話題...、總覺得不太好觸碰啊」


丸「我不是這個意思啦~」


(兩人爆笑)


丸「你今年出道幾年了?」


菊「已經過了11年了」


丸「是這樣啊~已經超過10年了。也不是新鮮的偶像了,差不多得考慮作為藝能人,要用什麼樣的姿態前進下去,是很重要的。」


菊「的確如此」


丸「現在你有心中描繪的展望,或者是往後想要成為什麼樣子嗎?」


菊「全部我都很喜歡唷」


丸「綜藝、唱歌、演戲」


菊「是的。而現在全部都有讓我做」


丸「偶像基本上就是這樣的。十八般武藝得樣樣精通」


菊「連演唱會的構成也讓我來做。真的可說是全部了。是要這樣繼續全部都做下去,還是得精選幾種來做呢…」


丸「嘛、畢竟時間是有限的。如果想要在某條道路上達到專精,就得被迫做出一些選擇吧~」


菊「的確如此。現在我也感到時間漸漸不夠用。到底應該怎麼辦呢~是否要在30歲之前做出決斷呢? 總之現在正一邊做著全部的工作,一邊思考著。」


丸「所有的工作種類你都喜歡嗎?」


菊「全部都喜歡,因為我還在摸索階段,所以就覺得很開心」


丸「原來如此,是很棒的事啊。根據每個人情況不同,常常一開始就『這個不擅長』之類的人也有。『綜藝節目真的不太想上啊』,而你不會有這樣的感覺~」


菊「的確沒有。所以往後的課題,就是要怎麼精益求精了」


丸「是啊...。那比如說傑尼諾頻道中,有什麼想做的事嗎?」


菊「我還想再做一次甩脂機打電話,那個企劃我一生推啊!」


丸「再次挑戰啊~那個的確很有趣」


菊「是的。以及最近大家太忙,導致4個人很少聚齊。前陣子不是相隔好久終於集合了? 所以希望能再4人一起去哪玩呢~」


丸「的確想追求這樣的傑尼諾頻道啊。比如說旅行之類的」


菊「即使會有點勉強,但希望4人都能擠出時間集合。還有我想要讓豐福桑(KAT-TUN的化妝師)笑出來!」


丸「噗哈!(笑噴) 你這哪來的動力啊!?(笑) 為什麼啦~?」


菊「KAT-TUN周圍的人,不覺得基本上都很可怕嘛?」


丸「不不、我是不知道你有什麼誤解啦...(笑)」


菊「從後輩的角度來看就是如此啊(笑) 不覺得豐福桑很嚴肅嘛?」


丸「他是個很好的人喔~」


菊「我知道他是個好人啊。所以才會想要看到豐福桑的笑容!」


丸「到底是為啥啦~!」


菊「哈哈哈哈! 剛才化妝途中,我講了2個左右的裝傻(笑) 豐福桑是不是有笑出來呢? 我透過前面的鏡子確認了。以及『24時間TV』時,我也有注意這點。」


丸「呼哈哈(笑) 那麼還有別的嘛? 目前的野心之類的?」


菊「想要讓豐福桑笑出來」


丸「已經夠了! 我要換話題了啦~(笑)」


菊「...野心嗎?」


丸「不是5年後之類的,而是現在的野心~想要帶狀節目,主演之類的?」


菊「很多都想挑戰,話說我沒嘗試過聲優,想試看看」


丸「唉? 為啥?」


菊「又沒關係吧!」


(兩人爆笑)


菊「我只是想嘗試沒做過的事啊~主演電影、綜藝節目的主持、這類的野心有很多。但聲優真的完全沒做過」


丸「的確。這機會不多吧~ 畢竟也有專門的聲優們在工作」


菊「所以說的確蠻困難的,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想挑戰看看」


丸「有時候動畫會有吧? 跟宣傳一起,本人角色登場之類的」


菊「有看到過這樣的。還有重新配音也有...旁白的工作偶爾也會讓我做,但聲優真的沒有,想做聲音相關的工作」


丸「舞台呢?」


菊「也想做! 但是很辛苦吧,周圍幾乎都是專業人士。參與舞台的演員們,都會詳細規定好要做的慣例,幾點要拉筋、要發聲、保養喉嚨、然後化妝、幾點上台這樣。行程非常嚴謹。我不太能做到這樣的...你能了解嗎? 能了解吧?」


丸「不喜歡千篇一律吧? 我懂我懂,想要改變」


菊「就是想要改變啊~所以對我來說舞台會有點障礙」


丸「如果有可以允許改變的舞台就好了」


菊「的確,但也曾讓我經驗過了。一部叫做『HAMLET ―ハムレット―』的舞台,整個精疲力盡的感覺(笑)」


丸「原來如此,超級正宗的話劇(笑)」


菊「超過4小時的作品,每天幾乎咳出血的狀態下在演,喉嚨痛到不行」


丸「真的好辛苦啊...上演了多久呢?」


菊「大概一個半月吧。一場公演4小時,有時候還有一天2場公演的。8個小時我都站在舞台上唷~每天。」


丸「真的無法相信...如果有人讓你再做一次會怎麼辦呢?」


菊「會超級猶豫吧(笑) 但是也只能做了,不能拒絕。畢竟得擺好接受的架式,才能算是出類拔萃的人(笑) 基本上我只要行程OK的話,人家讓我做什麼都會接受的。」


丸「你的確這樣說過」


菊「是的。因為中居(正広)桑曾經對我說過。所以我不會逃避,打算全部都去做。」


丸「是這樣啊。但舞台真的很辛苦啊~」


菊「你不演舞台嗎?」


丸「一個人的舞台曾經做過,但那之外的...(笑) 如果是我策畫然後向大家展示,這樣很有趣所以挺喜歡的。如果只是純粹讓我記憶既定的台詞,就覺得有點...」


菊「是創造者啊」


丸「嘛、再說了、舞台需要耗很大的體力跟精神力吧」


菊「但是,如果給你1億元的酬勞...?」


丸「當然要做!」


(兩人爆笑)


丸「嘛、總而言之、希望你好好加油!」


菊「喔! 準備要結尾了嘛?(笑) 當然我會加油的」


丸「嗯。你現在幾歲了?」


菊「27歲」


丸「27歲啊...的確是沒辦法說這也討厭、那也討厭的年紀啊」


菊「你當年沒有抱怨嗎?」


丸「我當然沒有啊! 都只有說『非常謝謝』的(笑)。雖然一定會有辛苦的工作...可能那反感顯露在臉上了也不一定(笑)」


菊「我們團出道比較早,雖然我才27歲,但已經出道12年了」


丸「如果放在全J家來看的話,算是很年輕的?」


菊「我覺得非常年輕,出道當時マリウス才11歲左右」


丸「是最早的嗎?」


菊「平均年齡是最年輕的。從那時開始,一直被說『SZ團會紅』到現在已經過了12年(笑)」


丸「就差一點了、馬上就會來了(笑)」


菊「哈哈! 很想要紅啊(笑)」


丸「不、已經很紅了啊~這種感覺不知道是好還不好...J家人是被眷顧的吧? 基本上都算很紅~ 正確來說應該是會讓你紅~」


菊「是是是、正是如此!」


丸「所以說就算努力也要...」


菊「是的,一心想要做出成績。畢竟受到公司恩惠,不能添麻煩。哥哥你們不一樣唷~? 尤其Sexy Zone特別會有這種感覺,畢竟Jr.時代並沒有太高的人氣」


丸「有各種各樣的事情啊」


菊「是的,年下組的3位,幾乎是剛入社不久。真的是多虧了事務所。所以想要再更加進步飛躍,報答恩情! 這樣說的話果然不同啊~哥哥你們從Jr.時代就人氣爆棚,我小的時候根本不知道KAT-TUN其實沒出道,Jr.時代就有很多歌曲,而且也上了歌唱節目。所以不會覺得KAT-TUN其實沒有發CD」


丸「聽你這樣說,再想想的確如此。出道前一年左右,我們做的工作幾乎跟出道的人沒兩樣,連節目都有了。」


菊「所以就體感來說,你們應該是跟NEWS同期出道的。真的超級有人氣。我小學生的時候,周圍大家都有中丸的扇子」


丸「騙人!」


菊「哈哈哈(笑) 不過KAT-TUN真的超有人氣啊~」


丸「每次開演唱會,所有的座位都賣光。還有過一年之中,開2、3次巡演的。追加演唱會、再追加......」


菊「真厲害! 所謂做到極致就是那樣吧。還曾經開了10DAYS(2009年『KAT-TUN LIVE Break the Records』連續8天之間公演加上東京巨蛋10天)對吧?」


丸「真的是10DAYS啊...」


菊「那場我有演出唷~當伴舞」


丸「在後面那Jr.公寓裡? 啊咧?這件事第一次聽你說啊」


菊「不、這件事...我明明就說過!」


丸「嘿嘿嘿~(糊弄過去的笑)。但是、SZ團也很紅的啦~」


菊「是讓我們紅的啊~受到了支持。所以才說想要更加報答J家」


丸「還有幫我們開闢了這條道路的,各位前輩們。我們只要跟著後面走就好了」


菊「正是如此! 我們只是在鋪好的道路上前進而已」


丸「服裝也好、舞台演出效果也好、怎麼在電視上表現等等...。全部都虧了前輩們和事務所的歷史和技術」


菊「是的。所以真的想報恩。包含這點我才會說想要紅。」


丸「原來如此啊。那麼、最後向讀者的各位留言吧...」


菊「等等...、你這樣根本是完全丟給我吧(笑)」


丸「不不(笑) 這是『還有什麼想說卻沒說?』的意思啦」


菊「想說卻沒說? 希望傑尼諾頻道的另外3人,能來看巨蛋演唱會」


丸「但是,之前討論時,就發現行程真的沒辦法啊~比如山田君」


菊「所以啊...不需要在這裡爆出來吧」


丸「我會再和二宮君商量看看,畢竟是重大的場合」


菊「就是這樣啊! 曾經在自己背後伴舞的Jr.,穿著紅色衣服,一股勁跳舞的孩子們! 這回可是要登上巨蛋唷!」


丸「成為主角了啊~ 想要把那光景留存在影片中呢!」


菊「影片才不是重點!」


丸「呼哈哈~會努力調整行程的...」


菊「拜託了唷!」


丸「如果可以去的話...」


菊「才不是如果! 一定要去! 已經決定好了!」


丸「對了、也要拜託讀者們登錄頻道才行」


菊「的確。接下來400萬人目標!」


丸「從開播以來也累積了很多影片,如果完全不瞭解的人,一口氣看完的話,應該會覺得很有趣吧~」


菊「有時候我會放著當背景音,不覺得有種安心感嗎? 可以稍微排解寂寞(笑) 真的很不錯唷~所以務必希望大家都能看我們的影片!」


『下回的嘉賓是田中樹桑。』




💗💙💜
  新专封面太好看了~有钱请美...

  新专封面太好看了~有钱请美工了你杰!!!!

  新专封面太好看了~有钱请美工了你杰!!!!

💗💙💜
  不要感冒了呀~💗

  不要感冒了呀~💗

  不要感冒了呀~💗

钱钱运气好

请时刻不要忘记...丸哥是爱抖露这件事(即使是禁欲系)(♡⌂♡)

请时刻不要忘记...丸哥是爱抖露这件事(即使是禁欲系)(♡⌂♡)

💗💙💜
  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他亲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他亲我!他亲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他亲我!他亲我!!!!!!💗

xjamesy
爷爷 不良 公主 kt真的是每...

爷爷 不良  公主  kt真的是每个人都风格明显,哈哈哈哈

爷爷 不良  公主  kt真的是每个人都风格明显,哈哈哈哈

💗💙💜

  救命他真的好可爱~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啊~天哪~第一次直播感觉啥都没搞明白哈哈哈哈~开头不知道为啥杂音好多,我觉得是他举着手机在桌子上晃碰到麦了,然后他以为是手上拿的说明书【?】的关系,还道歉,真的可爱飞了~然后有点小紧张,不熟悉界面【还是看不过来评论?】会有点窘迫的看镜头外面的人,应该是工作人员吧?小眼神真的透露出一种“怎么弄?”“救救我~”的感觉,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太可爱了~你们给他弄个支架吧哈哈哈哈~还有打光太真实了哈哈哈哈果然真·帅哥就是无所畏惧~💗

  救命他真的好可爱~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啊~天哪~第一次直播感觉啥都没搞明白哈哈哈哈~开头不知道为啥杂音好多,我觉得是他举着手机在桌子上晃碰到麦了,然后他以为是手上拿的说明书【?】的关系,还道歉,真的可爱飞了~然后有点小紧张,不熟悉界面【还是看不过来评论?】会有点窘迫的看镜头外面的人,应该是工作人员吧?小眼神真的透露出一种“怎么弄?”“救救我~”的感觉,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太可爱了~你们给他弄个支架吧哈哈哈哈~还有打光太真实了哈哈哈哈果然真·帅哥就是无所畏惧~💗

Natsuki

【自扫自裁】杰尼斯年末演唱会 2

【自扫自裁】杰尼斯年末演唱会 2

Natsuki

【自扫自裁】杰尼斯年末演唱会

【自扫自裁】杰尼斯年末演唱会

想吃三文鱼

【丸龟】Moonlight

圣诞接力第十五棒!

メリクリスマス🎄

勿上升⚠️ooc慎点慎吃

——————————————

夜色渐渐浓重得如同藏青色的帷幕,月光如流水一般慢慢渗透进屋子,晚上九点多的酒吧正是光线迷离,气氛绮靡的黄金时段。


锦户亮和上田龙也带着龟梨和也走进来的时候,环顾一下四周,发现每张桌子边都坐了人,当看到墙边有个只坐了一个人的位置时,他们默契地转过去,朝对方点了一下头,两人便一左一右地夹着龟梨和也走了过去。


中丸雄一瞟了一眼隔壁桌上的男人,这位“酒吧杀手”果然名不虚传,进来没几分钟就与旁边桌上的美女眉来眼去打得火热,然后扔下他一个人,连人带酒都挪走了。...


圣诞接力第十五棒!

メリクリスマス🎄

勿上升⚠️ooc慎点慎吃

——————————————

夜色渐渐浓重得如同藏青色的帷幕,月光如流水一般慢慢渗透进屋子,晚上九点多的酒吧正是光线迷离,气氛绮靡的黄金时段。

 

锦户亮和上田龙也带着龟梨和也走进来的时候,环顾一下四周,发现每张桌子边都坐了人,当看到墙边有个只坐了一个人的位置时,他们默契地转过去,朝对方点了一下头,两人便一左一右地夹着龟梨和也走了过去。

 

中丸雄一瞟了一眼隔壁桌上的男人,这位“酒吧杀手”果然名不虚传,进来没几分钟就与旁边桌上的美女眉来眼去打得火热,然后扔下他一个人,连人带酒都挪走了。

 

仰头喝了一大口啤酒,醇厚的麦芽香还在口腔里回荡时,有人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你好,请问我们能坐在这里吗?”

 

中丸雄一转过脸,一眼就看到了三个人中间的那个男孩子。他个子清瘦舒展,只穿着简简单单的白T恤,牛仔裤,桌上的烛光给他整个人都晕上了一层昏黄的光圈,因为站在背着光的地方,看不清的眉眼反倒让他像笼上了轻纱的梦,让人有种既伸手可得,又遥不可及的感觉,清新美好得宛如一个童话。

 

中丸雄一毫不犹豫地点头:“坐吧,这边没人。”

 

“谢啦。”注意到中丸雄一打量着那只扶着龟梨和也的手,锦户亮含含糊糊的说:“啊,这是我朋友龟梨和也,嗯...他眼睛不太方便,平时总是呆在家里,今天带他出来感受一下酒吧的气氛......我叫锦户亮,他是上田龙也,很高兴认识你。”

“中丸雄一,很高兴认识你们。”中丸雄一看着龟梨和也在他的正对面坐下。而另一位已经迫不及待的点了四杯啤酒。

 

上帝一定不是个完美主义者。中丸雄一一边用遗憾的眼神注视着看起来有些手足无措的龟梨和也,一边暗暗思忖。

微卷的浓密棕发衬得五官如刀刻般立体,墨画般的长眉下此刻眼睑低垂着,那又长又翘的睫毛简直会让一群女人心生嫉妒,挺秀的鼻子,嗯,还有抿得紧紧的两片稍带点粉红色的薄唇。

他敢打赌这样一个俊美得无可挑剔的人如果眼睛看得见,必定会迷倒众生。

 

昏暗的光线下,他没有看出龟梨和也的脸上已经泛起了红晕,当然就更没注意到锦户亮和上田龙也两个人鬼鬼祟祟的对视。

 

龟梨和也这会儿非常的后悔。昨晚看球的时候,明知道自己喜欢的那支队伍实力稍逊,偏偏同住的两个损友一激将,今天他就只能愿赌服输地跑到这里来了---谁叫赌注是输了的人要扮成盲人陪赢家到酒吧喝酒呢。

唯一可以安慰他的是自己演技还不错,看得出对面这个气度不凡的男人确实将他当成了盲人,那双专注深邃的黑色眼眸一直含着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感凝视着他。天啊,如果再这样盯下去,他的脸就要烧着了。

 

“龟梨先生,冒昧问问,你是从小就失明了吗?”看到男人不说话,半响,中丸雄一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上田龙也在桌子底下偷偷地轻踢了龟梨和也一脚,示意他好好作答。

 

“啊,我吗?是...是的,先天性的。”吓了一跳的龟梨和也抬起了头,正好迎着中丸雄一的温柔眼神,想到不能移开视线让对方发现受骗了,他只能努力模仿着看不见东西的模样,眼睛雾蒙蒙的僵在那里。

“怎么会这样呢,太可惜了...”看着那双弯弯的眼睛在烛光下融成一片温暖的半明半昧,中丸雄一喃喃的说着,为这美丽的眼眸里只能有茫茫的黑暗与冰冷而深深地痛惜。

 

中丸雄一语气里的怜惜让龟梨和也深感不安与愧疚,他求助的将头缓缓转向锦户亮,得说损友就是损友,锦户亮很自然的跟上田龙也说:“我们去吧台看看有什么可以吃的吧,我饿了。”拉起对方,两个人赶紧溜之大吉了。

 

不说话好像很不礼貌似的。龟梨和也想了想,慢慢作答:“其实习惯了就好了,我还有鼻子可以闻,还有耳朵可以听,反而能更敏感地察觉出万物最细微的变化,这已经比很多人要幸福了。小王子里面不是说了吗?只有用心灵才能看得清事情本质,真正重要的东西是肉眼无法看见的。”他有些羞涩的抿着嘴笑了。

 

经历过这样的不幸,还能洋溢着青春积极美好的活力,中丸雄一觉得自己有责任让龟梨和也过一个不一样的夜晚。

看了看已经坐在吧台那里聊天的锦户亮和上田龙也,中丸雄一起身走了过去,对他们说了几句话之后,又回来了。

 

以为中丸雄一离开了,龟梨和也正在松了一口气和若有所失的两种情绪中纠结时,中丸雄一突然返回还俯身在他耳边低语:“那个,龟梨,我跟你的朋友们已经说好了,带你到院子里逛逛。”离得这么近,他注意到龟梨和也精巧的耳垂在他说完话后,快速晕染上一层粉色,这令他不禁心神一荡。

 

将手放在龟梨和也的腰上,小心翼翼的将他从椅子上扶起,发现这年轻挺拔的身躯并不像自己以为的那样孱弱,他有点吃惊:“诶,你平时也锻炼吗?”

被这么当个瓷娃娃对待,龟梨和也心里又是别扭又是窃喜:“嗯,我没事就会踩单车锻炼一下的。”

“喔,是在家里器材上吗?难怪你还挺结实啊。”

说漏了嘴的龟梨和也庆幸着自己没被发现。

 

“我们现在要出门了。让我先跟你描述一下这间酒吧,它还挺有特色的,门和窗都是拱形的,是那种暗色的木头,上面还雕刻了简单的花纹,看起来老旧而舒服。酒吧里吊灯和桌上都是放的蜡烛,让人觉得很温暖很安宁。”

“现在我们在酒吧外面的花园里。今晚月色温和恬静,呃,太阳光太过热烈奔放,星光有时又稍微孤冷清寂了一点,比较起来我更喜欢这样的月夜......这里有条小路,我牵着你走一下吧。”

“你怎么不说话啊。龟梨?”

 

“中丸先生,我...我......”

将龟梨和也身体的轻颤当成了与陌生人相处的害怕,中丸雄一轻声说“哦哦,不用害怕,我只是想带你好好感受一下这个世界。”

“......谢谢你。”想到坦陈真相后中丸雄一也许会掉头就走,龟梨和也默默安慰自己,算了,只是散散步而已,等回去以后就将今晚当做一场短暂的美梦珍藏在回忆中吧。

 

看着中丸雄一在前面细心的为他拦着路边的小树枝,龟梨和也放松下来,轻轻挣脱了中丸雄一放在他腕上的手,将手放进了中丸雄一宽厚的手掌中。

 

看看十指相扣的手,再看看脸泛蜜色的龟梨和也,中丸雄一只觉得夜色柔美,流光静止。月光淡淡的笼罩着两个人,银色光海下气氛温馨静谧。

“中丸先生,我喜欢听你讲话。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能跟我说说你自己吗?”有点不好意思的龟梨和也低下了头,天地也好像随之失色了几分。

“好啊,我们慢慢的边走边聊吧。”中丸雄一忍不住摸了摸龟梨和也那一头泛着柔光的卷发,嘴角噙着笑容。

 

“实际上,说起来我没什么正经工作,或者说不是通常意义上的上班族。我画画、打游戏,偶尔还在电影里客串几个小角色,今天就是我一个朋友找我谈这个的,谈完事来放松一下,没想到会遇见你。”

“是吗?那么你明天就会离开这里了?”龟梨和也的话语里有未能掩盖的失望。

 

“嗯。”中丸雄一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转念又加了一句:“你想不想知道我长什么样子?”

“啊?”

中丸雄一突然有些兴奋了起来:“你虽然看不见,但是可以用手摸摸我的轮廓啊。”

 

龟梨和也承认这个主意很诱人,但是他更害怕事情失控:“不用了,听你的声音就知道你......”

“光听声音你没法想象我具体的样子,来吧。”他将龟梨和也的手轻轻贴在自己脸上,中丸雄一觉得自己这个主意非常不错。

中丸雄一修长的手指引领着龟梨和也的手在他脸上缓缓移动。

 

先是他的脸部轮廓,想到这样的面容下面隐藏的那颗无比柔软的心,龟梨和也的手不禁略微颤抖了一下,再想想自己的欺骗,他有些无力的想撤回自己的手,然而中丸雄一手掌紧紧贴着他的手背,有力的指引着他继续细细摩挲自己的五官。

 

龟梨和也肆无忌惮的在这张脸上巡视,希望将一切细节都记清楚。当中丸雄一的睫毛在他的指肚上轻舞时,龟梨和也忍不住痒痒的感觉笑了起来。

 

“嗯,龟梨,我假设你很喜欢我的相貌?”中丸雄一问着。闭上眼睛,调动自己的其他器官去感受龟梨和也的碰触,这样的感觉很新奇很美好---就好像龟梨和也不仅仅是在抚摸他的脸,还在他的心脏上轻轻的抚摸了一下,留下的热度让他整个人都暖洋洋的。

 

“是的。你有一种独特的气概,摸上去刚毅果决又有温柔情怀,我很喜欢。”手指拂过中丸雄一直挺的鼻梁,温热的鼻息喷在上面,指尖仿佛被烫到一样猛地收缩,离开了脸庞。“我猜一定还有很多人喜欢你。”

“我也很喜欢你的相貌,还有你的内心世界,龟梨和也。喜欢小王子的人,都有一颗柔软、值得信赖的心。”

这让人眩晕的甜蜜和满足太过强烈,看着中丸雄一渐渐靠近的脸,龟梨和也觉得自己两腿已经有点站不住了。

 

“嗨,龟梨,你还在吗?”上田龙也的声音从小路那头传来。

看见中丸雄一脸上掩不住的沮丧,龟梨和也忍不住又笑了,月光下他那棕色的眼睛里仿佛水波潋滟,又仿佛有柔光微闪,溢出的都是满满的年轻和风情。

 

主动将手递给中丸雄一,龟梨和也催促他:“该走了,不然这两家伙一会儿就找过来了。”

中丸雄一还迷失在那一笑之中,没有再说什么,紧紧握住龟梨和也的手走了出去。

 

看见两个人牵着手出来,锦户亮和上田龙也对视了一眼,赶紧迎上去:“喂,かめ,我们该回去了,时间已经不早了。”

犹豫了一下,龟梨和也向着中丸雄一的方向转过头:“那么,我先走了。今天晚上过得很愉快,谢谢你!我会记住你的,中丸雄一。”

中丸雄一那像最深的湖水一样的眼睛不可捉摸的盯着龟梨和也,有些怅然的说:“嗯,我也会记住你的,龟梨和也。”

 

看了看站着不动的龟梨和也,又看了看神游天外的中丸雄一,无奈的锦户亮只好上前和中丸雄一说了一句:“那我们先走了,你的朋友刚才也在找你。”

夹着龟梨和也,锦户亮他们走出了酒吧的大门。

 

龟梨和也觉得很疲倦,一晚上他都没怎么睡觉。好不容易睡着了,梦里都是月光,花香,还有中丸雄一的眼神。只是想到今天还要去戏剧学校观看表演,他不得不勉强自己爬起来洗漱。

门铃一直响个不停。一定是那两个家伙出去晨练没带钥匙!放下毛巾,龟梨和也拖着脚步走过去打开了门。

 

脸上挂着黑眼圈的中丸雄一微笑着站在门口,看着面孔上仿佛还带着清晨露水的龟梨和也。

“中...中丸?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昨天上田龙也跟我的朋友聊得很投机,还互留了电话,所以......”

“那么,你为什么来这里?”

 

“啊,那个...我昨天回去想了一晚上。”

“什么?”

“没有一个盲人会有你那样的眼神,也没有一个盲人能笑得让月光失色。所以,实际上失明的人应该是我才对。”

“我以为你知道后会生气的。”

“确实有点,不过...这就像是有一朵花...我想,他把我驯服了......遇见了他,其他的就都不重要了。”

“所以你来了?”

“嗯,我想我没法不来。”

“嗯......”

 

和风拂过屋檐下的风铃清脆作响,清冷的阳光洒在两个人纠缠在一起的身影上,一个个光斑在跳跃着,闪烁着,新的美好的一天开启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