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khr双王子

313浏览    6参与
蛊祀杯酒

HPpa的双王子
这个tag真的只有我在产粮啊(...

HPpa的双王子
这个tag真的只有我在产粮啊(...

蛊祀杯酒

双子

「同一个灵魂分裂成双子,双子诞生于同一个灵魂。
一方的死亡,另一半亦不再完整。」

         我大概是为了守护别人的灵魂而存在的,但我并不确定这个答案,因为我很怀疑他们是否需要我的守护。
         在灵魂诞生是那一刻我便随之诞生,只是我很快发现这灵魂并不代表一个人。虽然非常奇怪,却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不过就当下而言,我貌似需要同时做两份工作了。
       ...

「同一个灵魂分裂成双子,双子诞生于同一个灵魂。
一方的死亡,另一半亦不再完整。」

         我大概是为了守护别人的灵魂而存在的,但我并不确定这个答案,因为我很怀疑他们是否需要我的守护。
         在灵魂诞生是那一刻我便随之诞生,只是我很快发现这灵魂并不代表一个人。虽然非常奇怪,却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不过就当下而言,我貌似需要同时做两份工作了。
         我叫薇拉,具体是什么物种我自己也搞不清楚——体型只有人类巴掌大而且会飞的话.....姑且可以算做是精灵吧。

       他们确实是名副其实的双子,仅凭长相拍两张照片混在一起,十有八九他们自己也认会认错,不过对于两人总爱穿不同颜色的衣服这一点,我还是蛮欣慰的。
         这是一个国家的两个王子。爱穿白衣的叫贝尔。看起来像个天使却有着堕天使一样恶劣的性格,他是弟弟。
        爱穿黑衣的叫吉尔。与贝尔相反,他倒像是个很纯粹的存在,交给他的皇族礼仪等训练都会一丝不苟的完成,学习进度也是比贝尔稍快些,他是哥哥。
        至于我为什么要先介绍弟弟,因为比起贝尔我更喜欢吉尔一些,好的东西总要留到最后,不是吗?好吧,其实还有一个原因,贝尔那种恶劣熊孩子的性格,如果可以看到我绝对会把我抓起来当作标靶玩的。绝对。

        虽说贝尔性子顽劣,不过说到底他们二人相差无几,我也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尽量保护他们,只是主观行为我是无法左右的,仅仅限于精神范围之内,比如小孩子都会做的噩梦。
        可不久后我发现我错了,他们完全不需要我的任何帮助。吉尔会蔑视梦境中对自己造成威胁的存在,贝尔则会大开杀戒,搞得整个梦里一片血红,有时候我不得不主动躲出去以免自己被牵扯到。

         我本以为所有人类的孩子都像他们一样,在两个王子学习的业余时间里,我跑出王宫观察与他们年纪相仿的孩子,希望在他们身上可以学习如何更好的照看这两个小家伙,可最终一无所获。
        王宫外的孩子和他们并不像,他们脆弱且愚蠢,完全没有像这两个王子一样聪明伶俐,我很诧异,因为我认为他们与其他人的差别并不是受身处王室的影响,他们是如何变成这样的?
        这或许是个无解的问题。
        再长大一些后,他们开始留同样的发型,发出同样奇怪的笑声。当二人意识到这个国家只可以存在一个王子后,便立刻开始了一场在我眼里纯属于孩子气的斗争。
         先是从恶作剧开始,而后演变成两者的互相伤害,他们总是把手边的一切物品扔向对方,其中贝尔的精准度尤其出色。我认为这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小把戏,或许还能提升一下兄弟之间的感情,直到有一天,贝尔亲手杀死了吉尔。

         这完全是我的失职,甚至有一瞬间惊慌失措,因为我完全没有预料到吉尔会死这一情况,相反,每次打架我还总担心吉尔会不会杀死贝尔。
         贝尔在他哥哥漂亮的身体上留下纵横交错的伤痕,手段像在他梦里一样残忍血腥,他仿佛真正的成功者肆意凌迟一番后,和我预想的一样——他没有选择继承王位,而是迅速逃离了王宫。

蛊祀杯酒

冰糖葫芦



        草莓山楂猕猴桃的酸甜气息浸染了整个购物袋,上次为两位王子做过泡芙,糖果屋内尚存的水果已所剩无几,采购的欲望也因其不利于保存而迟迟搁置。
        但近期小黑板上的订单已经排列成长串,水果的需求量或许会增加,为求方便,索性一次订购了数十种果实,尽数打包回了店里。

       伞尖的雨水在门外地毯上抖落,水滴深入粗糙短毛染深了大片颜色,推门而入的同时抬手将雨伞搭置木架上,视...




        草莓山楂猕猴桃的酸甜气息浸染了整个购物袋,上次为两位王子做过泡芙,糖果屋内尚存的水果已所剩无几,采购的欲望也因其不利于保存而迟迟搁置。
        但近期小黑板上的订单已经排列成长串,水果的需求量或许会增加,为求方便,索性一次订购了数十种果实,尽数打包回了店里。

       伞尖的雨水在门外地毯上抖落,水滴深入粗糙短毛染深了大片颜色,推门而入的同时抬手将雨伞搭置木架上,视线扫过吧台,这才发现早已坐在那儿等候多时的两人。
       “呀!贝尔先生,吉尔先生!中午好——这次又要来订什么点心呢?”
       
       “嘻嘻,王子这次回来还庶民一个花瓶。”
         他旋过座椅后背倚靠住桌面,嘴角弧度大幅度翘起,朝我扬了扬手中的红色物什。

﹉﹉﹉﹉﹉﹉﹉
        外出途中顺路去了一家花店,很幸运的买回了刚下季的铃兰花束。
        成穗的铃兰花被插进花瓶,小巧精致的白色花朵伴着些许绿叶显得格外雅致,水红色瓶身将花瓣边缘映出浅浅粉色。
       
        我垫脚将花瓶举上高高的壁橱顶,阳光透过玻璃在桌面折射出一模水红。
        王子们起身打算离开,我下意识挽留,余光瞥见桌上两支原本打算用来固定花束的竹签——现在已经完全派不上用场,配合着刚买来的水果,忽然灵机一动,一样大概他们从未吃过的甜食在脑内闪现。
        这大概是东方出来的美食,我还在留学时期同宿舍的一个中国姑娘亲手教我做过。简而言之,就是把水果串在一起然后裹上糖浆。只不过他们的原料好像都是山楂,我不在乎这些,约摸着只要水果应该都可以做成。
        她告诉我这道甜点的名字叫冰糖葫芦。

      “庶民,你是要王子自己动手切吗?”贝尔单手持刀,面带迟疑的看着盘子里一整只盐水凤梨。
      “要把它切成小块,大概——这么大,然后我要把他们串起来。”我站在贝尔的对面描述,手指拼成需要切割出的大小,王子开始在水果上面来回的比划。
        刀子举起的瞬间被人二指夹着刀刃抽出,国王自然揽上金发王子的腰身,柔顺的金发蹭过翘起的有些炸毛的发梢,反手将刀子旋转一百八十度,骨节分明的手指抵着刃背手起刀落。
        我的视线甚至没有来得及跟上他的动作,盘里的完整菠萝就已经落成我理想中的小块。
       
      “哦——天呀!吉尔先生你好厉害!”我瞪大眼睛,手指掩在唇边伪装成赞叹刀工的样子,另一只手悄悄在身后把第二根竹签折成了两节。

﹉﹉﹉﹉﹉﹉﹉

        高温下的冰糖浆冒出细小密集的泡沫,泛出浅金黄的啤酒色。
        木铲小心翼翼的触碰糖浆,然后举高拉出几条细丝,冰水降温,我掰下小块糖片放进嘴里轻咬,听它发出“咔嚓”一声脆响确保糖浆的粘稠度已适当无误后,将事先准备好的水果串轻轻的、迅速的在糖浆上滚过一圈,然后放在了处理过的木板上。
        糖浆遇冷凝结的速度很快,透明如蝉翼般覆在水果表面裹成薄薄一层,晶莹映出几分颜色,小颗蓝莓与大块草莓凤梨橘瓣相间错落有致。
   

    _两厢长竹穿心起,便是相伴不相离。

        见两人看的饶有兴致,我小心的将那串糖葫芦送到贝尔先生手里,接着他便一口咬下了尖端撒着黑芝麻的红色果球。

      “嘶——”
        我想那颗山楂肯定特别酸。
        趁着锅内还有余温,我又撒了一把白砂糖,搅拌几下后扔进几颗果块。壁橱的玻璃反射出二人身影,金发王子眉头紧锁——虽然看不到但我猜测应该会是这样,口齿不清的叫了对方的名字

       “Rasiel.....”
         他伸长了手臂揽过吉尔脖颈,侧头咬着山楂喂进人嘴里。
       “酸,王子不吃。”
        糖皮破碎,贝尔将外壳尽数舔舐殆尽,送出山楂的舌尖愉悦的舔舔唇角,欲要脱身逃离犯罪现场。国王轻嗤,抬手捏过逃犯下颌颔首啃咬上嘴唇。

        我捞起锅里被炸过了头的水果,厚厚糖皮翘起些粽黑色的边角,带着不并浓郁糊味儿与甜津弥散在空气中。
        铃兰花的小骨朵悄悄落下花瓣。

     

蛊祀杯酒

草莓泡芙

        推门带起的清脆银铃声压过了水流吵杂,抬手按下水龙头的压板,我把最后一个洗好的小巧瓷杯擦干放到托盘内,顺势用那条干毛巾抹了下手。
      “早上好呀,贝尔先......你什么时候把头发拉直了?”
        转头看见杵在门口的,和贝尔体型相差无几只是发型略有不同的假冒“贝尔先生”,他听完我的话嘴角抽搐了一下,硬生生从齿缝挤出几个音节唤他身后的人
    ...

        推门带起的清脆银铃声压过了水流吵杂,抬手按下水龙头的压板,我把最后一个洗好的小巧瓷杯擦干放到托盘内,顺势用那条干毛巾抹了下手。
      “早上好呀,贝尔先......你什么时候把头发拉直了?”
        转头看见杵在门口的,和贝尔体型相差无几只是发型略有不同的假冒“贝尔先生”,他听完我的话嘴角抽搐了一下,硬生生从齿缝挤出几个音节唤他身后的人
      “bel.......”
       
         把称量好的黄油、水与配套调料一起放进小锅里加热,固体提炼出的醇香奶块在高温下逐渐融化,飘出略带甜腻的浓香。我把糖罐高举上壁橱放好,背对着他们用手指把发丝撩到耳后,妄图用余光窥探他那闻所未闻的王兄的容颜。

        比起贝尔,他倒当真像个君王,规矩的坐在仅几尺的吧台座椅上,与一旁慵懒托腮,几乎要把上半身趴在桌面上的弟弟行程鲜明的对比。
        金发卷毛王子敏锐察觉到我的小动作,他孩子般幼稚的换了个坐姿——双臂摊开倚靠在椅背上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我的视线。
        嗳....这样就很讨厌了。

        用力挤压着大裱花袋,在锡纸上均匀挤出乳白色面糊,它们一圈圈自动揉成的椭圆,层层叠叠像海螺上的纹路。 捏握袋子的时间太久导致虎口有些微微发泛酸,估摸着预热也到了差不多的时间,拉开箱门,我小心翼翼举着托盘将它送入烤箱。
      

      “我好像从来没有听贝尔先生提起过,原来你还有个孪生兄长。”

         洗草莓的时候有意无意的提出了这样的疑问,抬头撇他一眼,卷毛王子发间阴影下的表情居然看似有些局促。沾着的水滴的果实被拔掉茎叶投进打搅机,按着盖子咔吧扣上去发出轻响,我在点下运行键的同时只来得及听见他说完第一句话

       “嘻嘻,王子在这之前也不知道还有这个兄长.....”

         紧接着机械响起的轰鸣声便盖过了他的声音,仅仅用时几秒,但仿佛听到吉尔先生在此之间说了些什么,噪音停下的一刹那,我瞥见一刀银光照着贝尔先生的位置飞过去。
         好在对方敏捷度不错,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即刻便听到了玻璃器皿和我的心一起稀里哗啦碎一地的声音。

      “哦——我昨天新买的花瓶和早上刚插好的绣球花!!!”
  
    
﹉﹉﹉﹉﹉﹉﹉     
      “我.....我想要红色透明玻璃的,形状是长方形的细长花瓶!”
        在吉尔先生逼着贝尔一起和我道歉后(所以说这明明是吉尔先生你扔的刀子啊?),我撕着小春帮我捡起的花团的小花瓣,合情合理向提出了这个要求。
        真的我只是想要个透明的花瓶。
        它多好看啊。

        打扫过地面后,冰箱里的奶油也差不多冷却完毕,我在另一份奶油里加入了可可粉,这样的话吃起来大概不会有“仅仅只有一个味道比较单调”的感觉吧。

       将装饰性的草莓切片小心翼翼塞进泡芙的奶油里,最后撒上一把砂糖,拿起还带有余温的点心堆起一个个摞成塔状,抬头看面前的两人尚在孩子气的拌嘴,弯眸无奈的在对话衔接的空隙及时的插进了话

     “您的泡芙做好啦!”

        堆叠好的草莓泡芙塔被推进乳白色纸盒,方便他们打包带走。
      “据传说,汉密哈顿奶油和汉密哈顿蛋糕相爱了,所以便有了汉密哈顿奶油蛋糕。而深爱着汉密哈顿奶油的面包,只能把爱埋藏在心里,于是就成了泡芙。”

        剩余留下的两个泡芙被摆到小瓷盘推到二人中间,黑色的巧克力正对着贝尔,白色的纯奶油挨着他的王兄。
        我朝两位王子狡黠的眨眨眼睛,示意对方吃掉并续上了最后一句话。

     “当你咬下第一口时,你就会爱上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