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kaine

755浏览    17参与
把y改i加er

彼得:我要出门一趟,你们在家里好好待着,不要打架。

本&凯恩:好。

彼得:【关上门】

彼得:【一秒之后打开】

彼得:【对着被砸了一半的屋子】哦拜托!

彼得:我要出门一趟,你们在家里好好待着,不要打架。

本&凯恩:好。

彼得:【关上门】

彼得:【一秒之后打开】

彼得:【对着被砸了一半的屋子】哦拜托!

9S的腳踏墊是俊貓親媽
4/22.尼爾:人工生命 九周...

4/22.尼爾:人工生命 九周年
尼R真的悲劇,畫到快哭出來...

這幾天畫太多賀圖了,結果忘了一代的九周年(不應該)orz
(二代的倒是好好畫了,真的是9S成癡...)

4/22.尼爾:人工生命 九周年
尼R真的悲劇,畫到快哭出來...

這幾天畫太多賀圖了,結果忘了一代的九周年(不應該)orz
(二代的倒是好好畫了,真的是9S成癡...)

9S的腳踏墊是俊貓親媽

情人節快樂<3

(然後不關我本人的事情(欸)

希望喜歡的CP能永遠相愛(唱


9S2B是自然停機的。

他們作了成為人類的夢,一起度過春夏秋冬,最後回到了現實,機能停止了。

情人節快樂<3

(然後不關我本人的事情(欸)

希望喜歡的CP能永遠相愛(唱


9S2B是自然停機的。

他們作了成為人類的夢,一起度過春夏秋冬,最後回到了現實,機能停止了。

哇
也是差不多6月的图,我爱她一辈...

也是差不多6月的图,我爱她一辈子呜呜呜

也是差不多6月的图,我爱她一辈子呜呜呜

9S的腳踏墊是俊貓親媽

剩下10張了....我真的快葛屁了((倒地

因為9/17很重點,所以擺去第一了

剩下10張了....我真的快葛屁了((倒地

因為9/17很重點,所以擺去第一了

9S的腳踏墊是俊貓親媽

這真的不是個補一代的好時機orz

各種腦洞...

這真的不是個補一代的好時機orz

各種腦洞...

9S的腳踏墊是俊貓親媽

埋葬

 ※小學生文筆


※擅自腦補


※我還是畫圖好,但現在不能畫太多...

============


Nier失魂落魄的坐在墓前發愣,Kaine站在旁邊看著Nier。

天空開始下雨,越下越大,原本乾的衣服全濕透了。


Kaine輕聲說:「…我們回去吧。」


不知道是聲音被雨聲蓋過,還是Nier在想事情,只見他聞風不動,Kaine走了過去輕拍Nier的肩膀:「吶…回去吧。」


「…………嗯。」


過了很久Nier才回答。


================


事情就發生在今天早...

 ※小學生文筆


※擅自腦補


※我還是畫圖好,但現在不能畫太多...

============


Nier失魂落魄的坐在墓前發愣,Kaine站在旁邊看著Nier。

天空開始下雨,越下越大,原本乾的衣服全濕透了。

 

Kaine輕聲說:「…我們回去吧。」

 

不知道是聲音被雨聲蓋過,還是Nier在想事情,只見他聞風不動,Kaine走了過去輕拍Nier的肩膀:「吶…回去吧。」

 

「…………嗯。」

 

過了很久Nier才回答。

 

================

 

事情就發生在今天早上天剛亮。Nier做完早飯後,發現Yonah一動也不動。


在那之後過了五年,Yonah還是撐不住先離開了。他和Kaine將Yonah的遺體換上Yonah最喜愛的衣服,接著背到圖書館後山的墓園埋葬。之後Nier就一言不發地呆坐在墓前直到夕陽西下,陰雨綿綿。

 

Nier換上輕薄的白衣白褲坐在床邊發呆,任由頭髮上的水滴落在地上。

Kaine換了身衣服跪在Nier面前幫他擦頭髮,Nier終於崩潰大哭。

 

「Yonah………Yonah………………」

 

Kaine垂下眼,繼續擦拭水滴。

過了一陣子後,哭聲停止了,Nier抬頭將Kaine拉進自己懷裡蹭了蹭。

其實他們的關係早在半年前就變了,奈何Nier妹控,老以妹妹為優先,兩人也沒有多少親暱的空間,最多就只有親吻,而且次數也微乎其微,一手就能數完。

這些Kaine都不在乎,她覺得在一起不需要那些行為去證明彼此的關係,況且她這奇怪的身體,光是能接受這樣的她便足矣。

 

只是,很偶爾…她會覺得自己不如Yonah。

 

突然一個吻落在Kaine的頸肩,一路親吻到唇間,她伸出舌頭與他纏綿,身體越發滾燙。

 

她想起那些日子,一大半親熱都是被Yonah打斷。她總得吃Yonah的醋,但自己不擅言辭,Nier也笨拙不會讀心思,只能任由這種事情一次次發生,她甚至覺得兩人之間一輩子都不會有過肉體上的親密,更甚至...她總覺得Yonah是故意的……現在十分後悔自己這麼想。

 

她寧可Yonah一直好好活下去,也不願Nier哭泣。

 

「嗯...哼嗯...」

 

Kaine動了動嘴:「你們以為我會讓你們看我跟Nier%%%嗎?才不!!」

 

說完,就拉起被子蓋起來了。

 

=========

 

抱歉我只會畫不會寫(。。。。)





9S的腳踏墊是俊貓親媽

先這樣.....

就之前的劇本(???)漫畫版本...orz

失ワレタ世界過後半年

Kaine擅自畫了私服.......

先這樣.....

就之前的劇本(???)漫畫版本...orz

失ワレタ世界過後半年

Kaine擅自畫了私服.......

9S的腳踏墊是俊貓親媽

尼爾的頭髮

小學生垃圾文筆注意。

隨便寫寫。(因為之後還是會用畫的(靠腰)

※《失ワレタ世界》之後。


===================================================================

Kaine從床上醒來,坐起身子邊揉眼睛邊下床。

換好衣服綁好頭髮後,她拿起放在一旁的月之淚,嘴角勾起一抹笑,接著將月之淚插進銀白色的髮絲裡。

Kaine撇過頭看向另一張單人床,上面空蕩蕩的,她哼了一聲拿起用了好幾年的雙刃慢慢走下樓。


那一天Tyrann離開了Kaine,她一直不知道是為什麼,也想不起相關的記憶。

直到半年前,她為了殺光魔...

小學生垃圾文筆注意。

隨便寫寫。(因為之後還是會用畫的(靠腰)

※《失ワレタ世界》之後。


===================================================================

Kaine從床上醒來,坐起身子邊揉眼睛邊下床。

換好衣服綁好頭髮後,她拿起放在一旁的月之淚,嘴角勾起一抹笑,接著將月之淚插進銀白色的髮絲裡。

Kaine撇過頭看向另一張單人床,上面空蕩蕩的,她哼了一聲拿起用了好幾年的雙刃慢慢走下樓。

 

那一天Tyrann離開了Kaine,她一直不知道是為什麼,也想不起相關的記憶。

直到半年前,她為了殺光魔物闖入神話森林,才在神話森林一解疑惑,不僅將記憶找回來,同時也......

 

「啊,Kaine,早安。」

 

屋內飄著陣陣香味,Nier轉頭朝Kaine露出笑容,他正在爐火前攪拌一鍋湯,味道聞起來是Yonah最喜歡的南瓜濃湯,餐桌上還放了三塊麵包。

 

「喔!...早...」

 

直到現在Kaine還是很不習慣這種事情,畢竟這是她第一次好好生活在一個村子裡,這個村莊在失去了Popola和Devola後變得一團亂,也幸虧這樣沒有人多注意Kaine混了進來。

 

在Nier不在的日子裡,一直是Kaine在照顧Yonah,雖然她不明白為什麼自己要這麼做,但身體卻不由自主地去做了,直到Nier回來後才明白。

 

病弱的少女好不容易才從床上坐起來,她嗅了嗅聞著南瓜的香味,嘴裡發出甜膩的聲音:「哥哥...Yonah餓了。」

 

「Yonah...我們到餐桌前去吃吧。」

 

Nier將火澆熄後,跑到床邊拉著Yonah到餐桌旁,待她坐穩了後,才去盛一碗南瓜湯給Yonah。因為Yonah的身體一直不好,所以她的床才會放在一樓。

 

「Kaine也要來點南瓜湯嗎?」

 

「不用了。」

 

今天是狩獵魔物的日子。獵殺魔物來賺取生活所需的費用,已經成為Kaine在這個村莊內唯一的生存之道,畢竟她所會的也只剩下這個了。儘管失去了不死之身,她的身手依舊與普通人不同。Kaine一手拎著雙刃,一手抓起桌上的麵包叼在嘴裡,往門口走去。

 

「耶?妳現在就要去了?」

 

「嗚嗯...。」

 

Nier還沒反應過來,Kaine嘴裡咬著麵包含糊地應了一聲便離開了。Nier慌忙地轉身要跟上去,衣襬突然受到一股小小的阻力,順著方向看過去Yonah正兩手抓著自己。

 

「哥哥...還沒吃早飯。」

 

「是、是呢。」

 

Nier拿起自己的那塊麵包,另隻手輕撫Yonah的頭,雪白柔順的髮絲與手指交錯在一起,眼裡盡是對妹妹的寵愛。

 

「今天是清除魔物的日子,哥哥得出門了,Yonah要像平常一樣乖乖看家哦?」

 

「Yonah會好好看家的,哥哥一定要小心。」

 

「嗯!那麼我走了。」

 

「哥哥,路上小心。」

 

Nier出了家門後朝北門奔馳,直到Kaine的身影進入了視線範圍內速度才慢下來,沒多久Nier就跑到Kaine的旁邊了,兩人並肩而行。

 

「說起來,你這傢伙把頭髮綁起來是什麼個意思?」

 

Kaine邊說邊往Nier的頭摸去,碰到的瞬間Nier像是觸電般顫抖,並用力揮開Kaine的手。Kaine愣了愣,她沒有想過接受她這奇怪的身體的人,有一天會這麼牴觸自己,她抿抿嘴,嘴裡發出不自然的聲音。

 

「抱歉,我不知道你討厭...」

 

說完,Kaine快速撇過頭繼續往前走,只是這次走得飛快,沒有像剛才一樣刻意放慢步伐等Nier從家裡跟上來。她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灰色的情緒慢慢爬上心頭,一種快要哭出來的感覺,她深深吸了口氣,吞掉那些快流出的淚水,與此同時手被人拽住。

 

「Kaine!不是的,不是那樣的!」

 

「你這△※○的混帳!別廢話,快走!」

 

Nier還是緊緊抓住Kaine不讓她走,到頭來她還是罵了髒話,她不耐煩地皺起眉頭。

 

沒想到Nier還是沒鬆手,他伸出另隻手將綁在後腦勺的髮帶扯下來,同Yonah一般雪白的頭髮散開來,並且將抓亂的前髮順了順。

 

Kaine突然覺得很懷念,解除石化後見到的Nier就像現在這樣,放下自己的頭髮,雖然有些凌亂,但十分帥氣。她才注意到,在石之神殿才發現的情感,或許就是從那一刻起產生的吧。

 

「那個...雖然很突然...妳...可以摸我的頭髮嗎?」

 

「哈?什麼?」

 

Nier的聲音越來越小,頭也低了下來,微弱道:「就...就...就摸頭髮...」

 

「呃...這樣?」

 

雖然覺得莫名其妙,Kaine卻還是照做了,她輕輕順著凌亂的白髮,心裡覺得癢癢的。自從Nier回來了以後這種感覺就很常出現,卻又無從解答,只能任由古怪爬滿全身。

 

正當Kaine猶豫是不是要幫Nier把右半邊的頭髮也順便整理一下時,Nier突然抬起頭來看著Kaine,臉頰還抹上淡淡的紅,Nier帶著紅暈展開笑顏。

 

「走吧?集合時間快到了。」

 

「啊啊...走吧。」

 

Kaine收回手,只覺得指尖臉頰都燙得要命。看著Nier的頭髮披在肩上,她覺得順眼多了。雖然還是不明白當初Nier綁頭髮的理由,但Kaine相信總有一天Nier會親口告訴她。

 

「有一天我會告訴妳的。」

 

風裡傳來Nier的聲音,這麼對她說道。

 

「知道了。」

 

她如此回答。


〈END〉

9S的腳踏墊是俊貓親媽

如果再被屏蔽,那就....幹!

カイネ的衣服就這樣啊!啊不然咧!(((氣炸

如果再被屏蔽,那就....幹!

カイネ的衣服就這樣啊!啊不然咧!(((氣炸

艗舸南遊

   在你无法控制的情形下陷入僵木状态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Sam很清楚这件事,比大多数人都要清楚得更多一些,比小部分人又要缺少警惕,Kaine是后者的一员,这个不到十岁的成年蜘蛛人总是不满少年缺失的那部分专注和绷紧。Kaine没有头盔保护着,他能更快地愈合更快地修复更快地把错位的骨头归位,然而也不过是血肉之躯。

   事故总是发生。头盔没有——没有Sam希望的那么强大。他再也没有和脑震荡带来的眩晕离得太远,他的胳膊反复骨折而他不能很快地好起来。但是后来Nova们在头盔里,他们——他们耳语,提供保护,提供方位,告诉Sam怎样是安全的。每一次Sam躺在冲击...

   在你无法控制的情形下陷入僵木状态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Sam很清楚这件事,比大多数人都要清楚得更多一些,比小部分人又要缺少警惕,Kaine是后者的一员,这个不到十岁的成年蜘蛛人总是不满少年缺失的那部分专注和绷紧。Kaine没有头盔保护着,他能更快地愈合更快地修复更快地把错位的骨头归位,然而也不过是血肉之躯。

   事故总是发生。头盔没有——没有Sam希望的那么强大。他再也没有和脑震荡带来的眩晕离得太远,他的胳膊反复骨折而他不能很快地好起来。但是后来Nova们在头盔里,他们——他们耳语,提供保护,提供方位,告诉Sam怎样是安全的。每一次Sam躺在冲击波造成的深坑中、或者在宇宙里逐渐窒息,疼痛又四肢发麻……Richard怒吼在他耳边炸开,妈妈和妹妹不断地祈祷并且这些声音在头盔里回荡,最后叹息来自月球和爸爸。头盔提醒他,然后强迫他。他握紧拳头、缓缓松开、然后再一次握紧。

   Sam是一团血肉。年轻、脆弱、易于死亡,在操场上轻易被更凶猛的大个子擂翻在草坪,当他被Hulk重击,掉在地上头盔不再有用,他站在世界的角落里只有满身愤怒。但NOVA是钢铁,所有的一切附加在他身上,鞭策他又保护他。

   Kaine不会体会到这件事。Kaine是构成这件战衣的一部分,但他总是拒绝承认,这位复制品的痛苦和负担如影随形,它们摁着他的头,让他只能盯着脚下面对过去。而Sam相信有一天自己能够将Kaine带去更广阔的天空里去。

晝短苦夜長

【NK】相遇

※Nier×Kaine。非原作向架空世界,Nier21岁Kaine17岁(除了年龄外皆采用2053年人设)超短篇,我就是想写一写这个场景XD

※配合BGM《Kaine-光之雨》食用更佳~


  少女身着藏青色的连衣长袖长裙,支起画架坐在湖畔边入了迷地画着画。这天天气很好,太阳高照却有秋风送爽。她抬起手将被风吹乱的银色发丝拨到耳后,琥珀色的眼睛像晶莹剔透的玻璃球般闪着细碎的亮光。


  Nier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心脏像是被丘比特之箭射中一样,带着甜蜜的悸动。...


※Nier×Kaine。非原作向架空世界,Nier21岁Kaine17岁(除了年龄外皆采用2053年人设)超短篇,我就是想写一写这个场景XD

※配合BGM《Kaine-光之雨》食用更佳~

 

 

 

  少女身着藏青色的连衣长袖长裙,支起画架坐在湖畔边入了迷地画着画。这天天气很好,太阳高照却有秋风送爽。她抬起手将被风吹乱的银色发丝拨到耳后,琥珀色的眼睛像晶莹剔透的玻璃球般闪着细碎的亮光。

 

  Nier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心脏像是被丘比特之箭射中一样,带着甜蜜的悸动。

 

  他站在不远处,出了神一样呆呆地望着她。她专心于画画,丝毫没有发现Nier的存在,这让他有足够的时间说服自己上前搭讪——他毫不怀疑地认为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的。

 

  “你好。”他走到少女身旁,友好地鞠了一躬,然后鼓足勇气向她露出了最好看的笑容。

 

  她停下手中的笔,扭过头疑惑地盯着他。那双湛蓝澄澈得好似北国天空的眼睛正带着笑意和些许害羞,与她四目相对。看上去并不是什么可疑的人——她想,于是也微微笑着点头,说:“你好。”

 

  Nier见她似乎对自己并没抱有太多的警惕,暗暗松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得到放松的瞬间,他几乎下意识地脱口而出说道:“我能成为你的朋友吗?”话音刚落,他马上也为自己的冲动懊恼不已,脸涨得通红。

 

  受到惊吓的少女先是一愣,随后双颊泛上浅浅的红晕。她偏过头盯着画纸上斑斓的色彩,欲言又止。尴尬的沉默持续了几秒后,她支支吾吾地回答:“也……也不是不可以。”她放下画笔,右手在裙子上蹭了蹭,然后小心翼翼地向他面前伸去——她不太确定交朋友是否需要握手这个步骤。

 

  Nier惊喜地握着她的手,少女的手掌十分柔软,即使是短暂的接触他也丝毫不敢用力,仅轻轻地握着。错过了放手机会的二人也不知该是谁先放手比较好,他是肯定不愿放开她的手,她也因初次与男性握手而害羞地低着头,不知所措只好任由他握着。

 

  忽然,一只全身雪白的爱斯基摩犬踏着盎然绿意飞扑到Nier身上,他一个不稳向后跌坐在地,自然也松开了手。

 

  “小白!!!!”少女惊讶地喊了一声。小白是它的名字,是她偶然间捡到的一只流浪狗。

 

  小白兴奋地晃动着尾巴,往Nier脸上舔了好几遍。他也不恼,笑着抓起小白把它举得高高的。“看来它很喜欢我。”他向小白做了个鬼脸,然后将它放在草地上,拍掉身上的杂草后站起来,重新向她绽放安暖如春的笑容:“我叫Nier,你呢?”

 

  “Kaine。”她说。

 

艾里

近幾日的塗鴉,有甜有虐我人最好了><

Peter/Gwen, Peter, Kaine

最後一張偷賣少復小情侶安利><

Teddy/Billy如此萌咋這麼冷門QQQ

近幾日的塗鴉,有甜有虐我人最好了><

Peter/Gwen, Peter, Kaine

最後一張偷賣少復小情侶安利><

Teddy/Billy如此萌咋這麼冷門QQQ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