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kat-tun

73328浏览    2352参与
想吃三文鱼

【丸龟】晚风

龟梨和包养站街中丸雄驾车夜游吹风的故事

ooc且巨雷 慎看


——————————————

“中丸,现在来找我。”从浴室出来之后看见手机里的讯息,中丸雄一连忙吹干头发,挑了套衣服换上出门。虽说自己也不是和那些会出现在网站首页的头牌那样需要提前,但每次龟梨和也都这样突然给自己发讯息召唤自己前去也不仅让人有些头疼。


中丸雄一从公车上下来,匆忙赶到龟梨和也家门口。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对方就甩给了自己一把车钥匙。

“今晚陪我出去一趟。”说完就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又好似想起来了什么,落座后又摇下车窗对他说道,“按原来的价格付给你”。中丸雄一也不好说什么,绕过车来到驾驶......

龟梨和包养站街中丸雄驾车夜游吹风的故事

ooc且巨雷 慎看


——————————————

“中丸,现在来找我。”从浴室出来之后看见手机里的讯息,中丸雄一连忙吹干头发,挑了套衣服换上出门。虽说自己也不是和那些会出现在网站首页的头牌那样需要提前,但每次龟梨和也都这样突然给自己发讯息召唤自己前去也不仅让人有些头疼。

 

中丸雄一从公车上下来,匆忙赶到龟梨和也家门口。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对方就甩给了自己一把车钥匙。

“今晚陪我出去一趟。”说完就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又好似想起来了什么,落座后又摇下车窗对他说道,“按原来的价格付给你”。中丸雄一也不好说什么,绕过车来到驾驶座,点燃引擎,把车子启动。

刚开出去,他发现自己还没被告知目的地,转过头去询问,只得到了“往山上开吧”这样一个模糊的答案。

一路上龟梨和也把副驾驶的窗户全摇了下来,把头靠在自己的手臂上,吹着深夏的晚风,时而话多, 时而话少,想起来一句是一句,前言不搭后语地乱说。中丸雄一就这么好笑地听着,直到他听到龟梨和也闷闷地告诉他,一个过去和自己很要好的女孩马上就要来找自己了。中丸雄一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他把车速降了下来以防过度的思考导致自己分心,最后他就只是说“你很期待这次见面吧,和也。”中丸雄一感觉自己心里动了一下,有点心疼。

“其实我也拿不准,”龟梨和也犹豫了一下,有点发愁地说,“ 这几年她都不怎么给我回信。打电话也像是没话说的样子。有时候我觉得她这次来,就是我们最后一个机会了。”

安静片刻,终于有人开口。

“那就抓紧这次机会。”中丸雄一很正经地对他说 , “总不在一起,生活环境不同,感情自然会淡。你得做点什么让她印象深刻 。”但其实内心并不是这样想的吧。中丸雄一在心里自嘲。他一直都知道分寸很重要,做这种事讨饭吃的哪能遇见一个就心动。所以再三斟酌下,他才说出了那样的话。

“做什么?”龟梨和也皱着眉问。

中丸雄一却笑了起来:“我可不认为我是个很好的咨询员,你知道,我自己的婚姻都很失败。十几年没追过女人了,当年会的也不过就是唱唱情歌,早过时了。”

“你可真是白活到这么老了。”龟梨和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跟着笑,头也往驾驶座的方向偏转,却始终没有得到他搜寻的来自男人的目光。

“那你现在知道了,我不过也只是个虚张声势的老大叔。”中丸雄一回答,“要吃冰淇淋吗,我去买吧。”他随即将车靠边,打开车门离开座位,朝着山顶卖冰淇淋的小商铺走去。

有必要这样逃避吗。龟梨和也看着男人的背影有些不解。虽然他说这些话也不过是想试探中丸雄一对自己的态度。“而且我又没说我喜欢她……”他撅起嘴小声抱怨着。

 

等中丸雄一回到车上,把装着冰淇淋的袋子递给龟梨和也,自己便将车子调头往回开。

“你不吃吗?”龟梨和也看着一袋子各种口味的冰问。

“本来就是买给和也的。”

“…让你花这种不必要的钱我会不安的。”

“只有一点而已。”况且花在你身上的不叫不必要。但中丸雄一始终是没有勇气说出后面半句话。

不是人人都像你那么勇敢。中丸雄一瞥了一眼龟梨和也,小心翼翼地,不被对方察觉地。

 

然后他们一路上都没有再说话。中丸雄一偶然转头看看龟梨和也,见他靠在玻璃上一动不动。他想这孩子是终於累得睡着了。所以他才终于敢小声说出,“ 我从来就是个躲在自己脑袋里做梦的人,包括喜欢你这件事。”

 

凌晨四点半他把车停在了龟梨和也家的门口。伸手去推他,“和也,醒醒,到家了。”

然后他才发觉龟梨和也并没在睡,因为他的手被对方一把抓住。中丸雄一觉得那手冷得像块冰,偏偏自己又是一手的汗。他紧张自己说出口的话被全数听见,那他是真的一点退路都没有。

“中丸,我有点害怕。” 这一向神气活现的孩子从来没这么缺过底气。

中丸雄一心里怦地一软,软得都有一些发痛,“和也,”  他连声音都不自觉地软下来:“你在怕什么?”

“我怕再没人爱我。我连对喜欢的人告白都不敢,我才不勇敢。”龟梨和也就像是从当时中丸雄一投过来的眼神中读懂了他的话似的,而这让中丸雄一现在后悔得要死,他想那时候真不该为了发泄自己的情感做那种事说那些话。

“没有这回事。和也,你知道的,你年轻,漂亮,非常有天分,你的热情总能轻易感染你身边的人。你还很善良...你有我所知道的最真诚坦率的性格... ”中丸雄一轻轻地拍着龟梨和也放在大腿上的手背,“告白只是需要一个契机,现在不过是还没有赐予这个契机于你,这并不代表你不勇敢,更不意味着没人爱你。你还有爱你的家人,其他的朋友,他们个个都喜欢你。 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人,你一定要相信,总会有一个合适你的人出现,她会珍惜你身上所有的东西,好的 ,坏的,她会爱你,你也会爱她。然后你们会生活在一起,一起建立家庭,一起养育孩子... ...”他是真的希望龟梨和也能够过的如此,尽管在说这些话时,他感觉自己的肉正被人一点一点挖走。“…无论如何,你的人生还长得很,你会知道我没骗你,和也。我保证。”他象安慰小孩一样,轻轻抚摸龟梨和也的后背。

“那你呢?也喜欢我吗?”过了一会儿他听见龟梨和也说。

“什么?”一瞬间中丸雄一以为自己的心思被猜到了,然后他就意识到是刚刚自己说的话,“当然,我也喜欢你,和也。”把心意夹在安慰里传达给对方,这是中丸雄一觉得今夜做的最值得的事。

“既然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那我们就在一起吧。”

没料到龟梨和也会这么说,中丸雄一着实愣住了。他突然觉得好笑,但这个笑落在小少爷的眼里,那便就是同意的意思了。

龟梨和也绷了绷嘴角,拉开车门: “本来我一点儿不想自己待在那个空房子里,不过你都费了这么多口水,我总得做个样子才行。” 他奔上台阶,忽然又站住,像想起什么似的跑回来。

然后他忽然把胳膊伸进来狠狠圈上中丸雄一的脖子,几乎把他的脑袋拽出车窗去,在他脸上猛亲一口。

“晚安,老家伙。”他转身跑掉,一步两个台阶地窜到门前,开门进去。

 

中丸雄一伸手抹了抹脸,算了,小少爷的喜欢,不管他是怎么想的,玩笑也好认真也好,就先陪着他这样玩家家酒吧。就当是给未来分开之后,自己孤独的日子积累些能让自己无数次回味的美好记忆了。

 

夜里的风真有些冷,不过他觉得心里暖乎乎的,仿佛是塞了一大团棉花。

那天晚上,街灯亮得像星星,中丸雄一在开着窗户的车里一个人笑得像个傻瓜。

💗💜💙
  今年的BA~这一套看上去好...

  今年的BA~这一套看上去好清爽呀~就是这个光打的我……黑黢黢的我真的好难截图😂😂😂以及,我才发现丸上穿的是情侣装~💙💜👌🏻

  今年的BA~这一套看上去好清爽呀~就是这个光打的我……黑黢黢的我真的好难截图😂😂😂以及,我才发现丸上穿的是情侣装~💙💜👌🏻

相原夢織

【自翻】+act. 2022年12月號。中丸雄一X菊池風磨 對談(前篇)

【自翻】+act. 2022年12月號。中丸雄一X菊池風磨 對談(前篇)


[图片]


丸「要聊啥好呢?」

菊「唉? 這個對談沒有主題,完全隨興的嗎?」

丸「嗯。嘛、大致上就是演戲、團體、youtube跟私底下的事吧」

菊「太難了吧! 所以要聊什麼呢? 什麼都可以唷」

丸「那就先聊聊團體吧。最近你的團體狀況如何?」

菊「11月開始東京巨蛋的彩排,之前先跑完競技場的巡演,最終站巨蛋的感覺。難得第一次登上巨蛋,正思考著內容要怎樣重新編排」

丸「那麼、或許會改掉一半以上?」

菊「大概差不多一半左右吧、競技場巡演主軸是今年的專輯,而專輯是夏...

【自翻】+act. 2022年12月號。中丸雄一X菊池風磨 對談(前篇)





丸「要聊啥好呢?」

菊「唉? 這個對談沒有主題,完全隨興的嗎?」

丸「嗯。嘛、大致上就是演戲、團體、youtube跟私底下的事吧」

菊「太難了吧! 所以要聊什麼呢? 什麼都可以唷」

丸「那就先聊聊團體吧。最近你的團體狀況如何?」

菊「11月開始東京巨蛋的彩排,之前先跑完競技場的巡演,最終站巨蛋的感覺。難得第一次登上巨蛋,正思考著內容要怎樣重新編排」

丸「那麼、或許會改掉一半以上?」

菊「大概差不多一半左右吧、競技場巡演主軸是今年的專輯,而專輯是夏天發的,整體來說有夏天的感覺,所以不得不重新思考」

丸「原來如此、為了配合季節感。初次巨蛋覺得如何?」

菊「巨蛋真的很大啊」

丸「重點是在大小?」

菊「就是大小! 因為我一直一來都只考慮過競技場這類(較小)的場地,看了巨蛋的平面圖之後,原來這麼大啊。雖然我也有去看過前輩們、或其他演藝人員的演唱會,而實際上感受到的物理距離要怎麼克服,轉換成內心的距離接近觀眾,現在正在努力。」

丸「所以你現在正很努力的考慮啊~ 另外中島(健人)目前在拍海外連續劇《concordia》對吧?」

菊「在海外沒錯,會去歐洲拍。」

丸「居然英語能說得如此流暢啊」

菊「是的。為了這次的劇,去學了發音之類的。我聽別人這樣說的。」

丸「詳細情況你不清楚嗎?」

菊「不太清楚,但感覺很認真的學習了」


丸「看了他對話的影片,感覺發音很標準。話說菊池的電影《朝向超越的地方》也上映了。是怎麼樣的電影呢?」

菊「4對情侶的故事,4位女性喜歡上渣男…」

丸「所以你演渣男?」

菊「是的。」

丸「真適合啊!(笑)」

菊「謝啦!(笑) 大概去年這個時候拍攝的。記得是Dream boys舞台結束左右時」

丸「原來是這樣。有種總算上映的感覺吧~電影拍攝如何呢?」

菊「比較起來我較少拍電影,拍攝手法和連續劇完全不同、感到驚訝。連續劇的話幾點~幾點都詳細規定好了。但電影卻沒有。只是大致講說『從幾點~幾點要把這場戲拍完!』之類的。感覺很新鮮。還有最近舞台記者會的機會也挺多的,記者會感覺真的挺辛苦的…總覺得講什麼都會冷場」

丸「的確(笑)」

菊「所以導致有點心理陰影。最近幾年雖然我很常上綜藝節目,但記者會還是很可怕….(講到一半看著中丸)」

丸「(一臉放空的表情)請說。」

菊「爺爺? 唉…?現在我是在跟爺爺說話嗎? 『請說。』是什麼啦!?」


丸「哈哈!(試圖拉回話題) 那個氛圍是很獨特的啊」

菊「(老實地回到話題) 是的,果然會有很多新的發現。話說你很少演戲啊~應該不是討厭吧?」

丸「嗯」

菊「是因為行程安排很麻煩的關係吧? 如果片酬給你1億元的話會演嗎?」

丸「當然要演」

菊「你這人真的有夠糟糕(笑) 我還挺想看的,《壽司王子第三季》」

丸「不不、根本也沒有第二季啊!(笑) 演戲很開心嗎?」

菊「很開心。雖然很開心,但關於演技的部分,還是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

丸「不明白是什麼意思?」

菊「不太明白這演技,對於這個角色,是不是適合的」

丸「這估計沒有正確答案吧~ 或許會有擅長、不擅長的差異而已」

菊「是的。所以每次都拚盡全力的感覺。而且根據導演或製片所下的指示,也會調整改變。跟努力提高自己的演技比起來,我覺得應該是如何靈機應變吧」


丸「那麼接下來聊youtube的話題?」

菊「好呀」

丸「youtube真有趣啊」

菊「的確很有趣。已經經過1年半左右了」

丸「有這麼快嗎!?」

菊「因為是去年4月開始的不是嗎?」

丸「哇、還真的…時間過好快。接下來的企劃好期待啊~」

菊「接下來是什麼?」

丸「COSPLAY、加上化妝….」

菊「是要跳舞嗎? 你意外的還蠻積極的耶」

丸「唉、你不覺得有趣嗎?」

菊「有趣歸有趣….感覺你比較不喜歡這種需要勞力的?」

丸「不不、我喜歡的唷! 比如小短劇之類」

菊「所以說、你其實喜歡演戲的啊」

丸「當然不能說是討厭…只是要記憶(台詞)就覺得挺辛苦的」

菊「說是記憶,跳舞也要記啊? 如果是唱歌跳舞就沒問題?」

丸「但如果跳舞的話,能使用到底地方比較多吧。比如說演唱會或音樂節目之類的~」

菊「性價比(CP值)真高啊! 你就是活在性價比的人生中吧! 簡直像好市多(Costco)一樣」

丸「性價比跟好市多沒有關係吧」


菊「(笑) 嘛、總之youtube真的很開心。有種不思議的感覺? 和在自己團體活動不一樣。因為前後輩的關係分的很清楚,反過來說或許不用太小心翼翼」

丸「的確。還有youtube的拍攝真的很令人放鬆」

菊「真的很放鬆」

丸「雖然是工作,但又不完全是工作,像私底下的感覺。真的很棒」

菊「如果算是工作的話也蠻糟糕的(笑)。『真的可以給大家看那種東西嘛?』的感覺….畢竟根本沒化妝就出場了」

丸「拍攝器材也是超簡單的東西」

菊「真的是這樣,幾乎用手機拍的。但真的很開心,希望能一直繼續下去。」


丸「話說你沒有想試試遊戲直播之類的?」

菊「《如龍》遊戲嗎? 雖然想做,但是我沒有器材」

丸「如果認真設置器材的話,不用一天就能結束了啊」

菊「那你幫我用吧、來我家。」

丸「才不要~自己去網路上查一下就好了」

菊「沒辦法!那個很難的啊!」

丸「(沉默)」


菊「咦….是要解散了嗎?」

丸「不不(笑)。從工作人員那裡拿到了問題『在菊池桑眼中的中丸桑是怎樣的呢?』 所以你看我是怎樣的感覺呢?」

菊「像親戚的哥哥的感覺」

丸「很適合(笑)」

菊「這個比喻是最接近的吧? 就算有點超過,但因為有血緣關係所以會被原諒(笑) 大概這種感覺吧」

丸「不、嘛….雖然能理解你說的話、但你有時候超過得太誇張啊!」

菊「不要這樣比較好?」

丸「嘛、也不是不可以。」

菊「畢竟很少看到後輩努力縮短和中丸君的距離。可能是因為我想看吧。…..不、可能我沒考慮這麼多。只覺得有趣就好了(笑) 重點最一開始的契機是什麼呢? 已經忘記了。在傑尼諾頻道中,我年紀是最小的。再加上二宮君對於前輩們,也是攻勢猛烈的個性。雖然和我接近的方式不太相同。所以我就算有點超過,二宮君應該也不會生氣吧。那還有誰會生氣呢….嘛、山田君雖然是很嚴格的人、但youtube通常是瞬間反射下判斷,所以山田君也不會生氣。如果會生氣大概就是中丸君了。如果這樣就好了…」

丸「完全聽不懂你在講啥」

菊「哈哈哈! 嘛、我現在最害怕的,大概就是被龜梨君和上田君罵吧」

丸「什麼意思(笑)」

菊「他們倆個關於在頻道裡,我和中丸君的相處模式,沒有說什麼嗎?」

丸「沒有特別說什麼…」

菊「太好了…可能還沒被他們兩個發現(笑) 但是、或許就像是即興小短劇一樣的吧? 私底下的我,可是能舔中丸君的鞋子的」

丸「你最好是有舔啦!」

菊「真愉快啊~(笑)」


丸「但是,你不太會對二宮君那樣?」

菊「我也蠻常對二宮那樣的啊? 雖然跟對中丸君你的方式不太一樣啦」

丸「唉~是嗎?」

菊「因為中丸君你的話,如果不強力打擊的話,是不會回應的吧? 但二宮君只要我稍微丟個梗,他馬上就速度很快地回應。雖然你們兩位的回應速度都蠻快的。有時候對於山田君溫柔的欺負你時,中丸君不是宛如煙霧一般『呵~』的慢悠悠回應?(笑)」

丸「哈哈哈(笑) 但因為是接近私底下的氣氛,所以很放鬆。就會覺得也不是不可以」

菊「那麼、就算是公認了唷!」

丸「但還是要抓好距離啊! 平衡感懂嗎!」

菊「哈哈哈哈(爆笑)」

丸「世界上有各種不同的價值觀,所以要抓好平衡(笑) 傑尼諾頻道以外,你和前輩是怎麼相處的? 一邊觀察樣子一邊接近?」

菊「大部分都是因人而異吧。但基本上,我不是很積極的」

丸「是嗎? 總覺得你基本上挺積極的?」

菊「不。我其實很少這樣,除了感覺會原諒我的人之外(笑)」

丸「分辨出哪些是會原諒你的人,然後縮短距離」

菊「是的是的。其實不多啊、感覺會原諒我的人(笑)」

丸「或許是其他的人比較沒這樣的印象?」

菊「將那樣的印象展現,攤在大家面前的機會也很少吧。在電視上感覺不太好做。雖然根據剪輯方式也有差。但我基本上真的很少主動。不會像對中丸君這樣對別人(笑)」

丸「但我希望你也對別人這樣啊、至少我比較能接受(笑)」

菊「不不….、雖然這樣說不好意思。(提高音量) 是因為"中丸"所以我才有辦法這樣的!」

丸「"君"或"桑"呢!?」


菊「哈哈哈哈哈! 老實說,中丸君你受到這種對待,不是挺開心的嘛~?」

丸「嘛…、就說了要平衡感啊(笑) 如果一天一次還能接受,兩次的話就會覺得你好煩!」

菊「你不就喜歡這樣的嘛~」

丸「才不喜歡咧」

菊「可是如果不纏著你的話,你就不會回應啊」

丸「沒有這樣的事」

菊「不、如果不纏著你的話,你幾乎沒有回應」


丸「還有那個啊、開始做youtube之後,我和其他後輩也漸漸有了交流。以前我很少和後輩有交集的。最近豬狩(蒼弥)也很厲害啊。『我滿20歲了!』傳了這樣的訊息來」

菊「真是狂妄啊! 我要去揍扁他!!」

丸「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笑) 還有Travis Japan」

菊「Travis啊~ 還有關西的Jr.和Aぇ! group等等…,交流的機會的確變多了。其他後輩也會說因為有傑尼諾頻道,『請讓我們演出』之類的,也成為了一個契機」

丸「嗯、如果沒有傑尼諾的話,估計我不太會去了解他們」

菊「其實後輩們,說不定是想跟中丸君你聊天的」

丸「但我也不清楚他們是不是真的這樣想,所以不會主動搭話」

菊「那是因為中丸君就散發著一股『不要過來』的氣場啊~」

丸「我才沒散發(笑)」

菊「不不、就是有散發! 『跟我沒關係』都寫在臉上了(笑)」

丸「嘛、的確。是有覺得『跟我沒關係』(笑)」


菊「明明就有關係! 後輩是看著前輩的背影成長的啊! 我也是看著中丸君的背影成長的」

丸「是這樣嗎。或許是吧。前陣子不是有個B-BOX的孩子?」

菊「有耶! 是叫MARUETU君?」

丸「嗯、是丸岡(晃聖)君。MARUETU是超市的名字。看著他就會覺得自己得當後輩們的靠山,大概我也到了需要擔任支持角色的年紀了」

菊「正是如此! 但是…我猜大部分的後輩,應該提不太起勇氣來找中丸君。因為感受到你的『跟我沒關係』氣場(笑) 照理來說一般人不會去閉鎖的地方啊。除了腦迴路沒接上的人,大概只有我、豬狩和丸岡而已。」


丸「哈哈哈(笑) 所以youtube真的能讓人學習到很多啊。(再次沉默)……這一年才開始的這本雜誌連載。」

菊「是」

丸「這回是最不熱絡的」

菊「別開玩笑了!」

丸「哈哈哈哈哈哈! 估計是因為平常就很常跟你見面吧?」

菊「難道…沒有想問我的問題嘛?」

丸「大概想問的都問過了吧。全部」

菊「別在心中擅自畫下句點啊!!(笑)」

丸「(笑)」


─後篇待續─


💗💜💙
 テレ東音樂祭现场~ゼロからイ...

 テレ東音樂祭现场~ゼロからイチへ~好帅的3个人~咩咩有两次习惯性的吐舌尖!太yu了~丸上两人的依靠加上特写的两个人的手相交~(依旧是3个人跳不出一支舞😂😂😂)不齐才是我们KT~💗💙💜~ 最后的ending pose好帅!

 テレ東音樂祭现场~ゼロからイチへ~好帅的3个人~咩咩有两次习惯性的吐舌尖!太yu了~丸上两人的依靠加上特写的两个人的手相交~(依旧是3个人跳不出一支舞😂😂😂)不齐才是我们KT~💗💙💜~ 最后的ending pose好帅!

壘球小公主

誘拐【丸上】

上個月有點忙沒時間寫,這個月事情告一段落就來啦~~

這次是ABO,但我有點不是很懂ABO的設定,所以就照我開心啦😂😂

中間的🚗🚗記得去AO3看😎😎

------------------

        上田咬著唇,一拳打在沙包上,打完後像洩了氣的皮球,搖搖晃晃的倒在沙發上。

  「可惡……」上田低語。

  汗水不停的冒出,體溫不停的升高,上田用力的握拳,但還是只不住內心慾望的翻騰。

  做為傑尼斯少數的Omega,平常已經很小心了,但總是有意外。

  像現在這樣。

  壓住身體的躁動,......

上個月有點忙沒時間寫,這個月事情告一段落就來啦~~

這次是ABO,但我有點不是很懂ABO的設定,所以就照我開心啦😂😂

中間的🚗🚗記得去AO3看😎😎

------------------

        上田咬著唇,一拳打在沙包上,打完後像洩了氣的皮球,搖搖晃晃的倒在沙發上。

  「可惡……」上田低語。

  汗水不停的冒出,體溫不停的升高,上田用力的握拳,但還是只不住內心慾望的翻騰。

  做為傑尼斯少數的Omega,平常已經很小心了,但總是有意外。

  像現在這樣。

  壓住身體的躁動,上田艱難的起身,拿起手機,按到最熟悉的人時,又突然把手機甩了出去。

  上田用混亂的腦袋思考今天的情況,經紀人跟另一個團員去工作了、比較熟的朋友都在上班、家人離得遠……。

  上田閉上雙眼,一隻手伸進自己的褲子裡,腦海裡開始浮現同一個身影。

  最後,上田還是拿起手機,寄了一個mail。

  ------------------------

  上田躺在沙發上,上半身赤裸,下半身蓋著薄薄的毯子,半長的頭髮散亂,滿臉通紅,不知是汗水還是淚水掛在長長的睫毛上,微微喘著氣。

  中丸打開門就是這個景象。

  房間不大,空氣中瀰漫著過於甜膩的味道,是柑橘糖的味道。中丸握緊拳頭,摸了摸口袋,朝上田走去。

  上田微微睜開眼,看似不經意的用眼神掃過來人。

  「中丸……」上田的聲音飄散過來,帶著誘惑的語調。

  中丸的眼皮抖了抖。

  即使每次都被說像普通人,但在Alpha 占多數的傑尼斯內,中丸意外也不意外的是Alpha,只是對於氣味比較不敏感,甚至有點遲鈍,常常被團員笑根本就是外表像Beta內在也像Beta,有時連發情期的Omega的氣味都聞不到。

  除了上田的氣味。

  今天一早中丸傳mail,但上田遲遲沒回,中丸算了算日子,並不是上田的發情期,也不知道在忙什麼,但沒多久就收到上田的mail。

  「我在拳擊館,快來。」

  根據多年的默契,中丸很快就意識到發生什麼事,沒有任何耽擱的就到了上田的拳擊館,幸好是平日早上,拳擊館幾乎沒有任何人出現。

  中丸走到上田身旁,把人扶起身。好巧不巧的,上田身下的毯子滑到地上,中丸便看到上田的褲子早已褪在膝蓋上,露出各種泥濘不堪。

  中丸愣了一下,忍不住吞了口水。

  下意識摸了摸出門前貼的阻隔貼,中丸開始祈禱這次新買的阻隔貼效果能持續久一點。

  「來,乖,吃下去就不難受了。」中丸很快回過神,盡量讓自己不去看那處,只是把抑制劑放在上田嘴邊,哄著上田吃下去。

  上田依然瞇著眼,微微的皺眉,但還是乖乖的張嘴,等著中丸將抑制劑喂入嘴。

  上田跟中丸認識這麼久,平常就喜歡鬥鬥嘴、打打鬧鬧,有時還會惡趣味的欺負自己。但現在上田就乖巧的躺在自己懷裡,中丸覺得頭暈目眩,濃烈的氣味薰的發慌。

  中丸至今還是不知道為什麼對上田的味道特別敏感,之前龜梨曾說上田的氣味濃的膩人,中丸就一直以為就是因為這樣遲鈍如自己才聞到。

  真的是這樣嗎?中丸心底隱隱約約有反駁的聲音。

  好熱。

  不知道是房間過於悶熱,還是上田身上不停傳播熱氣,又是因為其他原因,當中丸的手指不小心劃過上田的口腔內側時,中丸覺得自己熱到開始發汗。

  上田將抑制劑吞嚥下去,中丸看見一滴汗珠從脖子流到鎖骨、流到胸前、流到精實的腹肌,最後流到身下。

  中丸心中危險警示燈亮起,便打算起身,一邊說:「我去找找有沒有毛巾……」

  話沒說完,中丸的手就被上田拉住,帶著蠱惑的聲音傳來:「中丸……不要走。」

  中丸突然想起上田第一次發情的那天。

  是個異常炎熱的午後,上田在中丸家打電動,剛好中丸的家人都外出了,就只有上田跟中丸兩個人。

  沒有任何預兆,空氣瀰漫著像現在一樣濃烈的氣味,家人都是Beta的中丸第一次目睹了Omega 的發情期。

  接下來的記憶是破碎且凌亂的,中丸只記得最後上田坐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什麼,很久後上田才收拾好自己,默默的離開中丸家。

  而後兩人像沒發生過什麼事一樣,依舊打打鬧鬧,只是上田再也沒去過中丸家了。

  中丸也不知道上田怎麼想的,但上田還是很信任自己,每次臨時發情第一個還是會先找自己求救,中丸也默默記住上田的週期,最好的朋友也就是這樣吧?

  但每次一想到朋友這個詞,中丸心中就有一股異樣的情緒。

  「中丸……嗯好難受」上田帶著哭腔的聲音將中丸拉回現實,漂亮的臉蛋皺在一起,看起來好不可憐。而上田伸出手,將中丸的手拉向自己。

  「中丸,幫幫我……」

  中丸覺得自己內心的一條弦斷了。

  --------------------------

  後來中丸把上田清理乾淨,給上田自己車上的替換衣物,自己則是坐在沙發上沉思。

  中丸開始慌了。

  做為多年的好友,做為往後可能十年、二十年都會一起工作的成員,有時走錯一步就是萬劫不復。所以自從上田第一次發情後,中丸一直以來都如履薄冰,即使隱約覺得自己有異樣的情愫浮起,也會立刻被自己壓下去,就怕打破某種平衡。

  但現在還能怎樣呢?

  繼續假裝自己是被費洛蒙誘導至喪失理智嗎?

  喀的一聲,門被打開了。

  上田穿著略大的衣服,盯著中丸看。

  果然好可愛啊……,這念頭閃過後,中丸用力甩了甩頭。

  「嗯,要走了嗎?我載你?還是你是開車來的?」中丸自顧自的說起來。「啊,現在是晚上了,要先吃飯嗎?還是你要繼續訓練……」

  「ね、中丸。」上田認真的看著中丸,道:「抑制劑很有效。」

  「……?」

  「我說,抑制劑很有效」上田靠近中丸,幾乎整個人貼著中丸,由上往下看著他。

  「我後來就不受發情影響了。」

  中丸眨眨眼看著上田。

  上田覺得自己很狡猾,明知道中丸是Alpha, 每次在自己不小心發情的時候,總是找中丸幫忙,內心甚至有小小的期待。

  「反正就是我在誘拐你啦!你這笨蛋,別人發情還跑來送什麼抑制劑,誘拐一下就可以跟別人……」上田吼了一段後,突然又說不上話了。

  中丸呆了一下,但很快就意識過來,笑了出來。

  「你這笨蛋,傻笑什麼啊。」

  中丸沒說話,只是把上田往下拉,讓他坐在自己腿上。

  「喂……」中丸這一下讓上田有點不知所措,彆扭的瞪著中丸。

  「上田你好可愛。」中丸把想說已久的話說出來。

  「蛤?你胡說八道什麼啊?」上田往中丸胸口送了一拳。

  中丸抓住上田的作亂的爪子,說:「就是,我被你誘拐了,所以你要為我的一輩子負責。」

  「誰理你啊……」

  「還有,你說錯了,你才不是別人,我只被你誘拐。」中丸一邊說著,一邊讓上田靠在自己胸口。

  聽了中丸的話,上田什麼都明白了,臉紅的跟蘋果似的,抓著中丸胸前的衣服,不讓中丸看自己的臉。

  中丸看著像無尾熊似在自己懷裡的上田,笑容更深了。

  原來這是心意相通的感覺啊,中丸心想。

  「你之後也不能去誘拐別人啊。」

  「才不會勒,囉嗦的爺爺。」

  「はい、はい。」中丸隨口回應,順了順上田的背,突然開始思考著下次要怎樣把上田吃掉。

  真好呢,中丸對未來充滿期待。

相原夢織

《真夜中のタクシー》~菊池X中丸

《真夜中のタクシー》~菊池X中丸

[图片]


副標題『─少男情懷總是詩─』 (吐)


這篇文我很早就想寫了,但因為工作真的忙昏~遲遲提不起動力……

最近工作總算告一段落+菊丸為了山手線遊戲吵架的那期封面

居然貼出紀元前(X)菊池弟在雜誌中對丸哥的小小告白~


之前推特上櫻花妹貼出時,還無法確定丸哥有沒有看到

但這回是100%確認丸哥有看到了


不知道他面對當年如此純真(?)的菊池弟的告白

跟現在對比作何感想XDDD


所以還是要來寫一下做個總結(?)


Ps. 11/13那期油管,菊池弟估計心電感應(?)我底下寫的菊丸文內容吧~

所以趕快再把當年跟......

《真夜中のタクシー》~菊池X中丸




副標題『─少男情懷總是詩─』 (吐)


這篇文我很早就想寫了,但因為工作真的忙昏~遲遲提不起動力……

最近工作總算告一段落+菊丸為了山手線遊戲吵架的那期封面

居然貼出紀元前(X)菊池弟在雜誌中對丸哥的小小告白~


之前推特上櫻花妹貼出時,還無法確定丸哥有沒有看到

但這回是100%確認丸哥有看到了


不知道他面對當年如此純真(?)的菊池弟的告白

跟現在對比作何感想XDDD


所以還是要來寫一下做個總結(?)


Ps. 11/13那期油管,菊池弟估計心電感應(?)我底下寫的菊丸文內容吧~

所以趕快再把當年跟丸哥一起搭計程車的狀態,講解更仔細一點~:)



菊池第一人稱,CP不喜勿入。

以及他們當年住的地方之類我就隨便亂編了~




-+-+-+-+-+-+-+-+-+-+-+-+-+-+-+-+-+-+-+-+-+-+-+-+-+-


Chapter.1



「中丸君、您辛苦了。」ガリレオ脳研節目收錄結束後,我向在電視台門口等計程車的中丸打招呼。


「喔、菊池君、辛苦了。」中丸舉起手示意。「你要怎麼回家?」

「我要到車站坐電車。」


「這樣啊~你家方向在哪一邊?」中丸看著緩緩駛上車道的計程車。

「御茶之水附近。」我回答。


「我家在四谷,如果說順路也是算順啦….、」計程車停下打開車門。「要不要一起坐?」


「唉!?」我驚訝反問。「可、可以嗎…?」


「沒關係啊~反正四谷先到~」中丸微微笑了一下。「除非你不願意啦….。」


「怎、怎麼會!」我趕緊解釋。「能和中丸君一起坐是我的榮幸!」

「也沒這麼誇張吧~」中丸再次笑了笑。「那就上車吧~」



在車上中丸君問了我最近B.I.Shadow的活動情況,以及自己Jr.時期有些怎樣的經歷,很溫柔的給了我許多建議。


對於才入社幾年,雖說憧憬著閃閃發亮的傑尼斯偶像,但對未來又抱有不確定性和迷惘的我,除了幫忙伴舞JUMP哥哥們之外,能這麼交流的前輩大概也只有中丸君了。



「啊、東京鐵塔….。」中丸看著窗外喃喃自語。


「真的耶、好帥氣啊!」我也跟著看向在點點繁星夜空中,閃耀著紅色光芒的塔。

「帥氣歸帥氣。卻莫名有種哀愁感。」中丸的臉倒映在車窗上。

「哀愁感?」



「不知道,我也沒辦法很好的說明。」中丸沒有回頭,繼續凝視著窗外,我看不太清楚他的表情。

「每當抬頭看它,就覺得身處在大城市之中,總有一天能一展身手實現夢想。而實際上卻不是事事能如願。即使如此,它還是矗立在那裡,永遠不曾改變。」



「抱歉、我跟小孩子說些什麼啊~?」中丸突然被拉回現實似的,尷尬抓抓頭。「剛剛的話你不用在意唷~」


「嗯…….、好的。」我也尷尬的點點頭。




從那刻起,中丸宛如被切斷電源的機器,默默看向窗外飛逝而過的夜景。我們彼此間再也沒有說一句話。


我侷促地雙手緊抓衣角,時不時瞥著中丸的反應。







直到計程車在中丸家巷口停下,街燈照射過來,我才發現他哭了──


很小很小的一滴淚水,緩緩從中丸的眼角滑落。



「中丸君……..?」我呆滯地張嘴。

「到了啊!」中丸故意提高音量,飛快開了門下車。「我家就在前面,如果以後有什麼事可以來找我。」


「啊……、謝、謝謝前輩。」我努力從喉嚨間擠出話語。


「那麼菊池君、晚安啦。」中丸朝司機點點頭。「拜託您了~」

「晚、晚安中丸君…….、」



「這位客人、接下來是去御茶之水對吧?」司機一邊踩下油門一邊問。


我轉過身,從後車窗看著站在路旁,抬起手抹去淚水,離我越來越遠的中丸。


「這位客人?」




很久很久之後,我才終於明白。

那滴眼淚所代表的意義──



在我如繁花盛開的青春期,宛如又細又長的尖刺,不著痕跡地插入心底最柔軟的那一塊。


在我往後的人生之中,依舊無聲無息地從那缺口中流淌出血液,

等意識到的時候,

早已成河。






Chapter.2


「那麼我就先回去啦!」坐在車內的山口君搖下車窗,向我們揮手。

「前輩晚安~」我和中丸同時朝前輩鞠了個躬。


「今天真的很開心啊。」中丸伸了個懶腰。


「前輩您接下來有什麼打算?」我小心翼翼地詢問。「如果可以……、我們兩個再去第二家喝? 之類的……。」




由於山口君的邀請,促成了這次與會成員奇怪的飯局。

說奇怪實在有點不禮貌,但估計是旁人無法想像的三人組合。


跌跌撞撞度過了Jr.時期,總算以SEXYZONE團CD出道。

開心歸開心,但不再作為幫前輩們伴舞的角色,我和中丸君幾乎失去了所有連繫。


頂多只有大型音樂番組,或跨年演唱會時,全傑尼斯在後台齊聚一堂,大家互相打招呼、問問近況的程度而已。


最後結束前,山口君請店員幫忙拍了照,當場就拜託山口君傳到我的手機裡,好好保存起來。

雖然對山口君不好意思,但能跟中丸君合照,我的內心真的壓抑不住地開心。



「咦?」中丸看了看手錶。「都這個時間了~小孩子該上床睡覺囉~」

「我才不是小孩子!」我噘起嘴巴。「我已經22歲了!」


「22歲…..、」中丸用手指算了算。「那你跟我差12歲耶! 而且從小看到大的,所以不管怎樣在我的印象中,菊池你就是小孩子啊~」


「那中丸君、還記得我小時候,曾經一起坐計程車回家的事嗎?」

「有嗎?」中丸歪歪頭。


「我就知道……、果然不記得了。」我將嘴噘得更高。「以前有個節目叫『ガリレオ脳研』,城島LEADER主持的~有一次收錄結束後,中丸君問我要不要一起坐車回家?」


「啊…..、」中丸把頭歪向另外一邊。「這麼一說好像有點點印象…….。」


「那….、如果可以、今天晚上也請讓我和中丸君您一起坐車回家、可以嗎?」我雙手交握,用裝可愛的語氣說。

「唉~? 問題是我們的家有順路嗎?」


「沒順路也沒關係!」我急切地接話。「先請司機往中丸君的方向開,中丸君到家後,再轉往我家就好了。」

「是喔…….、如果你覺得沒關係、那我沒差吧。」中丸抬起手攔了一輛計程車。



在車上中丸君問了我最近團內的活動情況,很溫柔的給了我許多建議。簡直當年的情景再現。和回憶交互重疊,恍如隔世那般令我泫然欲泣。






「那麼我就在這下車了。」可惜命運總愛捉弄我那般,美好的時光過得特別短暫,不一會兒車子便來到中丸家巷口。


「咦? 中丸君你搬家了啊?」我問。「上次是在四谷附近。」

「你記憶力真好耶!」中丸略微驚訝。「畢竟那麼久了,想說還是換換環境。」


「我還記得上次您有說過『如果以後有什麼事可以來找我。』」我故意壓低音量模仿當年中丸的樣子。「但到現在還沒收到前輩您,邀約我去家裡玩啊……。」



「我家也沒啥好玩的。」中丸一臉嫌麻煩的表情。「那麼就這樣囉、晚安。」


「中丸君晚安……..、」我鼓起勇氣憋出最後一句。「那如果您有空,還能像今天這樣大家一起吃飯聊天嘛?」

「嗯。如果有空的話,也要看山口君和菊池你的行程啊。」中丸頭也不回走下車。



然後就這樣,我們的人生又彷彿兩條線那般,突然在某個點交會之後錯開。



我伸長了手,

試圖挽回些什麼,但那速度實在太快了──






Chapter.3


「那麼就先回去啦!」正好住在同方向的山田君和二宮君,搖下車窗一起向我們揮手。

「晚安~~」我和中丸也揮手和他們兩人道別。


「所以又剩下我們兩個人了耶!」我難掩興奮的語氣。

「”又”是什麼意思?」中丸挑挑眉毛。



該說是老天爺眷顧,終於聽到我這麼多年來默默地祈禱…...

當聽到二宮君計畫邀請我和山田君、中丸君、四人一起做youtube時,整整一晚上都輾轉難眠。


瘋狂煩惱該用什麼樣的角色和中丸君相處、如果太積極了會不會被他討厭、太陰暗了又無法炒熱氣氛、中丸君會不會對我一點興趣都沒有……諸如此類。

一直到youtube確認開設日期前,二宮君找齊四人一起吃飯交流感情,我還恍恍惚惚沒有實感。



「就是我們兩個這樣並肩等車,算過來已經是第三次了。」我眨巴眨巴眼睛。

「最好是有這麼多次。」中丸完全不相信,斜睨我一眼。


「我在中丸君心中就這麼沒存在感嗎……?」我用力嘆了口氣。「真的完全不記得啊。曾經發生過的那些事。」

「聽不懂你在講啥~」中丸抬起手攔了一輛計程車。


「那就從現在開始創造吧。屬於我們新的回憶。」我半推半拉硬是和中丸擠上同一台車。


「菊池你幹嘛啦~」中丸不情願地喊道。





「可以問中丸君你一個問題嗎?」在車上閒扯了一陣子後,我見機不可失趕緊開口問。「覺得我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啊?」


「怎麼樣的人……?」中丸把我從頭到腳打量一遍。「跟以前的印象差很多吧~」

「以前感覺你就乖寶寶,還慶應出身的形象…..、但是最近在整人節目上太過活躍…….、實在令人驚訝傑尼斯偶像也能做到這份上的程度……..。」


「的確。」我苦笑著。「好像有點太超過了。」


「雖然這也是另外一種打開知名度的方式啦、畢竟從整人節目之後,你應該也有感受到曝光率增加不少吧?」

「那是當然…….、網路新聞和推特上、提到我名字的次數越來越多了!」



「嗯、不過、」中丸語重心長的表情。「沒在勉強自己吧?」


「唉!?」


「如果太勉強是沒辦法長久做下去的唷…….、」中丸跟當年同樣的角度,同樣的凝視著窗外。「所以我才會這樣說……。努力歸努力,但自己的心情也不要完全忽略或壓抑,累積久了對身心都不好。」


「中、中丸君在關心我嗎? 好、好感動…..!」我用雙手掩住臉,哽咽地說。


「哭腔太假啦~」中丸哈哈笑了兩聲。「雖然還不知道接下來youtube會變怎樣,總之,請多多指教了。」

「中丸君也請多多指教!」我綻開笑顏。







「司機先生不好意思、」中丸探頭向司機搭話。「可以麻煩您前面那間便利商店停就好,我順便買個東西。」

「了解。」司機打了方向燈緩緩停靠路邊。


「那我買好東西就直接走路回去了,反正離我家很近。」中丸揮揮手。「先晚安啦~」



看著中丸朝便利商店走去的背影,黑夜中,從店內發出的亮晃晃光芒,簡直要吞噬掉他那般。


彷彿今天發生的這一切宛如夢境那般───

是不是到了明天,我們又會像之前那樣再次變成陌生人。



我不由自主顫抖著。害怕著。




「中丸君!!!」意識到的時候,我已經衝下車大喊。


「你叫這麼大聲幹嘛!?」中丸嚇了一大跳回頭瞪我。

「中丸君我……、我其實、一直……..、都…….!!」我繼續聲嘶力竭的喊著。


「噓!」中丸用手指在唇邊做出噤聲手勢,並左右張望有沒有路人注意。「你是怎麼了啊!!?莫名其妙!」


「我一直……..、」我失焦地望著中丸的臉。滿溢的思緒壓得我喘不過氣,彷彿下一秒就要潰堤。



恨不得現在立刻就邁開腳步將你擁入懷中,告訴你這麼多年來,那些無法在你面前展示的糾結、無法傳遞給你的心情。


但是我知道我不能,至少現在不能。




「呀、不是。從剛剛就一直口很渴….、」我編了個爛透的理由。「想說中丸君能不能請我喝個飲料之類的呢~?」


「真是受不了你。」中丸一邊無奈聳肩,一邊再次朝便利店走去。「快點過來自己選吧~讓司機等太久也不好意思。」



「好棒!謝謝前輩!」我咧嘴努力笑著,即使雙頰早已僵硬。






Chapter.0





我閉上眼睛。世界落入一片黑暗。




回憶總能迅速將我帶往那一天───

遠處在黑夜中閃爍著紅光的東京鐵塔,倚靠在窗邊你的側臉,以及那滴晶瑩剔透的淚水。




彷彿被畫框牢牢框住似的風景。




而我卻只能站在原地,

屏住呼吸,悄然窺探在背後隱隱作痛的愛情。









[THE END]


-+-+-+-+-+-+-+-+-+-+-+-+-+-+-+-+-+-+-+-+-+-+-+-+-+-

後記:


這是一個初戀愛上不該愛的人的故事(喂)


總之菊池弟在最一開始的計程車上看到丸哥的眼淚

心底著實有什麼被觸動了

那時候他年紀還小,無法很好的去理解


但隨著年齡增長,他終於確認那是所謂的愛戀

對於丸哥的心情,並不只是單純的崇拜前輩那麼簡單


殘念礙於彼此的立場身分+不可能被允許+丸哥也不可能會接受他

所以只好一直將這份愛戀深埋在心底


菊池弟現在對丸哥的打鬧方式,

個人真的覺得有點他自己演的日劇《FIGHT SONG》之感


惡作劇吸引丸哥注意、丸哥跟其他後輩要好就吃醋、時不時見縫插針趁亂告白等等…….


但劇中女主角卻始終不把菊池弟的告白當一回事,以為他只是在開玩笑


感覺丸哥在心底有些部分,也覺得菊池弟會來纏著自己,

只是為了youtube的綜藝效果~


雖然今年一年來的互動跟去年比起來又有些變化

丸哥漸漸接受菊池弟這種相處模式+也懶得跟他生氣?


導致最近越來越寵,配合菊池弟鬧就算了,甚至都沒怎麼動手揍了…….

菊池弟估計皮很癢吧XDDD


但菊池弟真的會像《FIGHT SONG》裡、以及我上面寫的文裡那樣,對丸哥如此純情嗎?

還是只不過是丸哥的反應很有趣,他像找到玩具那般,對丸哥並不是認真的?



算了。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吧。以上。



泥泥小梨bot

哈哈,祝我产品入社24th哦咩爹多🎉把存货都吐出来了

哈哈,祝我产品入社24th哦咩爹多🎉把存货都吐出来了

💗💜💙
  这身衣服衬的他腰好细~(斯...

  这身衣服衬的他腰好细~(斯哈斯哈~)

  这身衣服衬的他腰好细~(斯哈斯哈~)

💗💜💙
  新曲~旋律很好听哦~哥几个...

  新曲~旋律很好听哦~哥几个还是辣么帅~不过这个光打的我总觉得镜头没擦干净😂😂😂不高清没办法显示出他们的绝美容颜啊~💗💙💜

  新曲~旋律很好听哦~哥几个还是辣么帅~不过这个光打的我总觉得镜头没擦干净😂😂😂不高清没办法显示出他们的绝美容颜啊~💗💙💜

Deity向北向南难不难

自己重新P了个梗图嘿嘿嘿(不过梗不是我的肉也是从别的大的那里看到的,只是我重新做了一下~)

自己重新P了个梗图嘿嘿嘿(不过梗不是我的肉也是从别的大的那里看到的,只是我重新做了一下~)

壘球小公主
這裡也po一下好了~~竜也39...

這裡也po一下好了~~竜也39歲生日快樂,祝你健健康康、每天開開心心喔🥰🥰

這裡也po一下好了~~竜也39歲生日快樂,祝你健健康康、每天開開心心喔🥰🥰

想吃三文鱼
💙2022.10.4💙 —...

💙2022.10.4💙


——𝖍𝖆𝖕𝖕𝖞 𝖇𝖎𝖗𝖙𝖍𝖉𝖆𝖞 ——


#たっちゃ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これからもずっと応援しています💙🐉


—————————

君の誕生日、私の誕生日 来年また一緒にsweet birthday🥰

💙2022.10.4💙


——𝖍𝖆𝖕𝖕𝖞 𝖇𝖎𝖗𝖙𝖍𝖉𝖆𝖞 ——


#たっちゃ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これからもずっと応援しています💙🐉


—————————

君の誕生日、私の誕生日 来年また一緒にsweet birthday🥰

不想吃外卖

【自扫自裁 二传请直接保存并注明出处】和KT一起

【自扫自裁 二传请直接保存并注明出处】和KT一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