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kinki kids

6.5亿浏览    41936参与
lotusfire666

大哥的颜值绝对是ES大限最美丽。

大限也是越拍越美啊呜呜呜美丽的纸片为何有这么多!


大哥的颜值绝对是ES大限最美丽。

大限也是越拍越美啊呜呜呜美丽的纸片为何有这么多!


Karen Walker

💙My princess and his prince♥️

💙My princess and his prince♥️

我要吃饭饭
经验0恋爱小说作家光一x咖啡厅...

经验0恋爱小说作家光一x咖啡厅打工音大生刚

以为对方是天使结果完全就是小恶魔呢!

的感觉www

初设定可以看前面的投稿

一画刚就忍不住想色色…

应该不是我的错,蒽!

还有一张图lft怎么都不让我过麻烦各位移步去wb了😢😢😢😢

经验0恋爱小说作家光一x咖啡厅打工音大生刚

以为对方是天使结果完全就是小恶魔呢!

的感觉www

初设定可以看前面的投稿

一画刚就忍不住想色色…

应该不是我的错,蒽!

还有一张图lft怎么都不让我过麻烦各位移步去wb了😢😢😢😢

不配拥有姓名

整了新的火漆章!!效果挺不错欸!!可以用来给大家寄小礼物~

整了新的火漆章!!效果挺不错欸!!可以用来给大家寄小礼物~

一元1◯
贺年卡要准备下印叻🍎 虽然很...

贺年卡要准备下印叻🍎

虽然很晚了但还是来问问有没有想交换的朋友~🤲

贺年卡要准备下印叻🍎

虽然很晚了但还是来问问有没有想交换的朋友~🤲

细雨绿荷

【KT现实向】《KinKi Kids の 恋爱妄想》番外328回家过年

每周六下午16:00点更新

内站更新地址链接:https://gjxiyulvhe.lofter.com/



每周六下午16:00点更新

内站更新地址链接:https://gjxiyulvhe.lofter.com/


红蓝

番外328 回家过年

久违的在巨蛋举办了演唱会,准备上挺仓促的,但反响还行,如今还能举办演唱会并且还有这么多粉丝聚集,就已经是件很难得的事情了,所以除了一丢丢在制作上的遗憾之外,光一还是挺满意的。另外,家里的人早就催着他们回去了,惠姐时常给他发PAN酱的视频,勾着他回去,搞得光一也想家了,和刚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今年还是先回光一家里。

考虑到刚的耳朵情况,光一打算开车回家。路程不短,但两人轮换着开也不累。

光一一边开车一边说:“路上的人都少了呢。”

刚:“过年了嘛。”他一直在想听什么,最后把两人打算发歌的小样拿出来放了。

光一听了一会儿说:“哦~又是这个。”

刚:“不是要选歌嘛?趁着这个时候好好选选。”...

久违的在巨蛋举办了演唱会,准备上挺仓促的,但反响还行,如今还能举办演唱会并且还有这么多粉丝聚集,就已经是件很难得的事情了,所以除了一丢丢在制作上的遗憾之外,光一还是挺满意的。另外,家里的人早就催着他们回去了,惠姐时常给他发PAN酱的视频,勾着他回去,搞得光一也想家了,和刚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今年还是先回光一家里。

考虑到刚的耳朵情况,光一打算开车回家。路程不短,但两人轮换着开也不累。

光一一边开车一边说:“路上的人都少了呢。”

刚:“过年了嘛。”他一直在想听什么,最后把两人打算发歌的小样拿出来放了。

光一听了一会儿说:“哦~又是这个。”

刚:“不是要选歌嘛?趁着这个时候好好选选。”

今年他们两个都想发歌,也有很多曲子拿到跟前,光一那时候提了一嘴:“我们俩个也可以自己作词作曲嘛!”

唱片公司很顺溜的回答:“你们俩个合作当然也可以呀~但是现在有合适的曲子了吗?”

不好的东西并不想拿出来呢~光一在作曲上有一套自己的标准,唱片公司的人也知道,所以他的作品产出还挺费劲的,不然也不能这么积极的帮他们张罗。

光一私心里一直想作一首比爱聚还受欢迎的歌曲,但是当他觉得在技术层面上或者创新突破方面都达到了当时的最高水准时,也没有一首比那首传唱度高,所以到底要做成什么样的曲子他也很犹豫,也很久没尝试合作曲了。这次借着25周年的噱头,给企业做广告曲这件事也算是两人的再次尝试,也是想看看反响。

不过这些想法他也只会在脑子里过一遍,并没有跟刚说出来,总感觉说出来压力就大了,还不如先想好了再去做。

刚开始跟他讲各个音乐人的特色,两人聊了一路还意犹未尽。

快到家的时候,刚总结道:“回去可能就要录曲子了呢。”

光一:“新冠疫情又开始蔓延了呢,还是要保持警惕和紧张感。”

刚:“即使疫情不停,你去年过的也相当充实了,今天也会很忙的。”

光一:“今年唯一遗憾的大概就是43岁了吧。”

刚:“还好我才42。”

光一气笑了:“就差100天啊你这个家伙。”

刚笑出了小猪声。

两人到家的时候,光生爸爸喜代子妈妈,还有姐姐姐夫都在,光一让姐夫帮忙往家里搬东西,他们车里都是三上提前替他们准备的年货,搬完了之后光一去逗趴在沙发上的PAN酱,结果对方连个眼神都没给他,十足傲娇。

惠姐推他:“你先去洗手,我刚给它梳完毛。”

光一摸摸鼻子去洗手了,回来时看见刚已经和家人聊上了,于是找了个位置坐在了刚身边顺便把PAN抱到了怀里撸,PAN还要反抗,但小脚脚根本抵抗不了魔鬼爸爸的钳制,没一会儿就被抱走了。

光一:“诶呀,PAN酱真贴心,PAN酱真可爱啊。”

惠看他这个稀罕样说:“要不等你回去把它带走吧?”

光一摇头:“恐怕没有时间照顾它,毕竟今年是25周年呐。”

惠问:“25周年?出道吗?”

光一:“嗯,已经有很多工作安排了。”

惠点点头:“那就没办法了。”

反正她照顾着照顾着也习惯了,光一真要带走了她可能还会舍不得。

刚这时候站起来,跟喜代子妈妈去厨房做蛋糕去了。

过了一会儿,惠姐也和姐夫要去婆家接孩子,晚上一起过来吃饭。

于是客厅里就剩下了光一和爸爸,两父子随便找了话题聊,主要聊的是光一的事情,还有家里的一些变动,他爸爸也算是退休的人了,即使没有原来那么忙,对儿子的事情也不怎么干涉,不过建议还是会给的,但他知道自家儿子主意正,所以并不会强制让他干什么。

总之,跟爸爸聊完之后,光一心里只有一个感觉,他的家真的很好啊!

就是十分的开明,虽然小时候爸爸因为工作的关系时常不在家,回来的时候也好像冷着一张脸,看起来是一个很威严的,甚至是权威不容挑战的人物,但是后来不管是他进入事务所,还是跟刚在一起,还是他的职业发展路线,他也都是给的助力比较多,从来不会干涉他的决定。

反而对他能承担起该有的责任而感到欣慰,偶尔他也会想,他们两人不亏是父子啊。在别人还在苦恼自己做的决定到底对不对,或者还在为了没有发生的事情担心的时候,他已经在付诸行动了,他的脑回路就是,如果非要担心下次会不会失败的话,那不如把时间花在分析为什么上次会成功,为什么会觉得下次会失败,如何将失败的概率减少到最低这些上面。比起无意义地害怕和烦恼,把时间花费在这些努力上才更有价值吧。

毕竟停留在原地,止步于想法而什么都不去做的话,什么都不会发生。

而他的爸爸光生恰恰也是这样想的,就是很实用主义的那类人。

不一会儿厨房里就传来了甜腻的香味,光一起身去看了一眼,刚系着围裙替妈妈打下手,但看起来并不怎么利落,自己弄了一堆造型比较奇怪的饼干,看着挺有趣的,但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那种好看。

喜代子说:“晚上跟你姐姐家里一起吃饭,知道你要回来她老早就准备起来了,还说要给你过生日。”

光一:“家里还缺什么吗?我去买点儿?”

喜代子打开冰箱看了一下:“我给你列个单子吧。”

光一看桌子上有草莓,拿起几个放进嘴里嚼。

刚:“这个是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哦,吃了这么多,你肚子不凉吗?”

光一摇头,嘴里含糊道:“没关系。”

刚看他又要吃,干脆把装着草莓的玻璃碗拿走了:“晚上吃蛋糕的时候再吃。”

光一只好把手伸回来。

喜代子看了他俩一眼,列了一串单子递给光一:“去买吧。Tsuyoushi也跟着去吧。”

刚:“我还想做小蛋糕和饼干呢!”

喜代子推他:“快去快去,别在厨房捣乱。”

刚瘪瘪嘴,感觉自己被人嫌弃了。

光一立马说:“Tsuyoushi在做饭这方面总是充满了艺术气息呢。”

喜代子看着桌子上花花绿绿的小饼干无语了一瞬间。

两人最后还是被赶出来了。

刚上车的时候还说呢:“我做的那么难看吗?”

光一说:“没有啊,是我妈不会欣赏。”

刚笑起来,后来又靠着车门笑的不行。

如果喜代子此刻听到这话,一定会认为她儿子娶了媳妇忘了娘,白养了。

等他们俩走了,喜代子从厨房出来说:“俩个人感情还是很好的呢。”

光生:“那不就行了?”

喜代子:“人家Tsuyoushi都知道帮我做蛋糕,你呢?”

光生气短:“我又不会。”

喜代子:“不会做的也出去买东西了呢。”

光生站起身:“那你给我安排点儿事儿吧。”

喜代子高兴:“这还差不多。”

光一和刚在外面溜达了一圈,又买了一车东西回来。

光一一边往车上装一边说:“过年东西都贵了啊。”

刚:“肯定会贵的呀,过年了嘛!”

光一:“都好会做生意啊。”

刚:“……运过来也很费钱的嘛”

光一:“那倒是,但是有的东西真的华而不实。”

这位大佬就是有挣着数不过来的钱却嫌弃东西太贵的本事。

这时光一递给他一个盒子。

刚好奇的接过来,打开一看竟然是根手链。

光一:“虽然华而不实,但挺好看的。”

两人坐到车里,刚让光一给他戴起来。

回去的路上脸上都带着笑,心里美滋滋的。

姐姐姐夫也很快过来了,两人见到了他们的孩子,光一的外甥女特别可爱,以前光一记得她特别爱哭来着,现在看着倒还挺活泼可爱。

一家人聚在一起给光一庆祝生日,喜代子还有些感伤,不知不觉儿子都这么大了,真正在他们身边的时间却没有多少,每年回来的次数也屈指可数,而且光一和他爸爸一样,是个喜欢把什么事情都埋在心里的人,可能心里拐了八道湾都不会在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种孩子,所以也没有什么要找她倾诉的,从小就独立,她能做的实在是不多。惠注意到妈妈的表情,搂住她的肩膀晃了晃,喜代子逗了逗她怀里的外孙女,马上又高兴起来了。

今天明天他们都会留宿,几个人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

晚上9点多的时候,姐姐姐夫就带孩子上楼睡觉去了。

光一还说呢:“这么早就睡觉了嘛?”

刚:“人家平时要上学的,肯定睡得早。”

光一:“孩子也很辛苦呢。”

刚对喜代子说:“他没工作的时候都是早晨再睡。”

喜代子问儿子:“你不累嘛?”

光一:“完全不累啊,晚上才是属于我自己的时间,想事情也能想清楚。”

喜代子问:“还吃你那一罐子药呢?”

光一:“也没有,就普通的蛋白粉之类的。”

喜代子觉得健身的那些东西也不是说都健康,但她也不了解,也不好说他,但话里话外还是让他没病少吃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光一半躺在那里解释了半天也没给他妈妈解释明白蛋白粉的作用,反正喜代子就一句话:“按你的话说,锻炼就可以了啊,吃那些东西干嘛?”

光一:“这个话题会很长,妈你真的要听吗?”

喜代子赶紧摆摆手站起身说:“我和你爸也要睡觉了,你那个生物钟我们可耗不起。”

说完两老就去自己房间休息去了。

一楼客厅里就只剩刚和光一两个人了。

这个时候PAN酱从旁边的窝里出来,蹭着光一的小腿,光一立马有了主人的自觉,坐起身来:“不会是饿了吧,晚上也没吃多少。”

PAN酱现在也不年轻了,能不动就不动了,吃饭也懒懒的,连玩具都不爱玩儿了。

找到了姐姐放狗粮的地方,给PAN酱倒上了食物,结果这个家伙看了一眼之后又不吃了。

光一看着它走远,问刚:“它不是饿了吗?”

刚:“大概你拿出来之后它就不饿了吧。”

光一像个笨蛋爸爸一样追在PAN的屁股后面喊:“喂!”

今天,光一没了平时熬夜的习惯,也早早上床睡觉了。

梦里,刚只觉自己被只八爪鱼抱住,热的不行,还一直在窒息。

后来夜里憋得受不了终于睁开了眼睛,从窗帘后透出的光可以看见光一抱他抱的死紧。

刚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扯开他的胳膊翻了个身,结果身后那人就跟醒着似的,又缠过来。

刚沙哑低沉的问:“喂~你不会是故意的吧?”

回答他的是一片均匀的呼吸声。

好吧,这家伙睡着了还记得拿他当抱枕也真是厉害了。


舟都行
年贺交换!有姐妹愿意吗🥰

年贺交换!有姐妹愿意吗🥰

年贺交换!有姐妹愿意吗🥰

我要吃饭饭
恋爱小说家光一x咖啡厅打工大学...

恋爱小说家光一x咖啡厅打工大学生刚


哼哼哼想看一些就是酸臭的恋爱故事

别名应该叫《人气小说家,恋爱不能?!》www

因为我真的太喜欢搞paro了,后面慢慢更新一下和这个有关的小漫画🥺

恋爱小说家光一x咖啡厅打工大学生刚


哼哼哼想看一些就是酸臭的恋爱故事

别名应该叫《人气小说家,恋爱不能?!》www

因为我真的太喜欢搞paro了,后面慢慢更新一下和这个有关的小漫画🥺

lotusfire666

啊纸片是多么美好。剛老师表现力太好了,而大爷真是美人啊!我可太喜欢他白衣露膀子了。熟龄真美好啊。

啊纸片是多么美好。剛老师表现力太好了,而大爷真是美人啊!我可太喜欢他白衣露膀子了。熟龄真美好啊。

sueueue

①fes里的赛车小子

②小老虎吱哟哟(开始叠词词),打扮出处是060524的正直🐯

①fes里的赛车小子

②小老虎吱哟哟(开始叠词词),打扮出处是060524的正直🐯

blabla雄三

次元突破也是一種魔法 1

HP AU

第一章由我負責!


——


一早,堂本光一在自己的床上,還睡得迷迷糊糊,感覺到旁邊傳來棉被的拉扯感,伴隨著一連串細瑣的聲音。


在霍格華茲常被早晨起床惡作劇的堂本光一把自己縮成一團,同時伸出一隻手進枕頭裡找自己的魔杖。


沒有魔杖。


堂本光一頓了一下,然後他想起來,他不在霍格華茲,他在自己家,自己的床上,堂本剛昨天拖著行李來找自己,現在睡在自己旁邊,今天是他們在霍格華滋的第二年開學日。


想到這裡堂本光一已經放鬆下來,又要陷入睡眠中了。


再一次有意識,是堂本剛整個人隔著被子直接疊在他身上。


「光一起床了。」堂本剛直接在堂...

HP AU

第一章由我負責!



——


一早,堂本光一在自己的床上,還睡得迷迷糊糊,感覺到旁邊傳來棉被的拉扯感,伴隨著一連串細瑣的聲音。


在霍格華茲常被早晨起床惡作劇的堂本光一把自己縮成一團,同時伸出一隻手進枕頭裡找自己的魔杖。


沒有魔杖。


堂本光一頓了一下,然後他想起來,他不在霍格華茲,他在自己家,自己的床上,堂本剛昨天拖著行李來找自己,現在睡在自己旁邊,今天是他們在霍格華滋的第二年開學日。


想到這裡堂本光一已經放鬆下來,又要陷入睡眠中了。




再一次有意識,是堂本剛整個人隔著被子直接疊在他身上。


「光一起床了。」堂本剛直接在堂本光一身上從趴著翻到正面,伸了個懶腰,撓著肚子。


翻身時堂本剛的膝蓋毫不客氣的壓過堂本光一的腰,手肘也直接卡過他胸口。


「很重、很痛,下去。」堂本光一剛睡醒還沒力氣生氣,他用力搖了一下身體想把堂本剛甩下去。


失敗。


堂本剛直接騎到他身上,雙手高舉歡呼一聲,然後把他身上的被子扒開,:「堂本光一!開學啦!」



爸媽不在家,這也是為什麼剛可以來找他。跟剛相比,他根本不想知道自己爸媽去了哪。


他們在餐桌相鄰而坐,管家婆婆幫他們端來早餐。


「謝謝婆婆。」堂本剛跟婆婆道了謝。


婆婆端了一杯茶坐在他們對面,看著他們兩個:「新學期要繼續加油啊,兄弟倆要互相照顧。」看著低頭吃著早餐但還是聽話點點頭的兩兄弟。「就當我多嘴吧,早就該讓你們互相照顧彼此了,大人們自己過不去但也不想想孩子們。」


「只有婆婆是站在我們這邊的,」堂本光一吃完了擦著嘴。


管家婆婆微笑著:「能看著小少爺開心也是我的榮幸。」


「餐具我來收吧,你們去整理一下行李,不要錯過火車時間了。」



他們回到堂本光一的房間,打開各自的行李,拿出一樣的外套,一樣的紅黃圍巾,魔杖收進外套口袋。


他們整理好下樓,管家婆婆在門口等他們,給了一人一個擁抱,他們便坐上司機的車前往王十字車站。


「現在時間還有點早,光一少爺跟剛少爺去了可能要等一會,沒問題吧?」司機向他們說。


「沒問題,王十字車站旁邊有一間麻瓜開的甜點店,剛一直想去,我們要吃了再去搭火車。」堂本光一說,堂本剛已經兩眼放光。


「記得注意時間喔,不然就麻煩了。」司機的語氣帶著一點擔心。


「沒問題啦。」


——


結果在千鈞一髮之際,搭上了火車。堂本光一拉開包廂門把自己甩進座位上,攤著喘氣。


「你怎麼不注意時間!」堂本剛說。


「這不是哥哥應該要負責的嗎?」堂本光一回得理直氣壯。


「你在說什麼蠢話,哪有哥哥就負責看管時間這種道理。而且我當時專心在吃可麗餅,是沒辦法分心的。」另一位更理直氣壯。


兩人一邊放著隨身物品一邊吵架,還開著的包廂門被輕輕敲了兩下。


「不好意思⋯⋯」


兩人回頭看向門口,是位身高略比他們高的男孩子,背著斜背包,穿著非常正式。看起來被精心打理過的衣物,九分長的褲子露出白襪,配上乾淨的皮鞋,臉上帶著鏡片厚厚的圓框眼鏡。


「普通座位都滿了,剛好看到這裡門是打開的。請問這邊還有位子嗎?」


男孩說話帶有一點點口音,語氣很有禮貌。


堂本剛拿著自己的包包愣了一下:「噢、喔,當然。」然後把自己的包包放到堂本光一那一側,在堂本光一急忙把自己坐正時,坐到他旁邊,空出另一側。


「這邊給你。」堂本剛說。


「謝謝。」男孩對他們微笑。



——


堂本剛跟堂本光一不停的偷瞄著對方跟面前的男孩。



男孩先一步開口了。


「我叫Patrick,是一年級的新學生。」


堂本剛看了一眼堂本光一。


「我叫堂本剛,他是堂本光一,我們是兄弟。葛萊芬多二年級。」


堂本光一還是一臉警戒,堂本剛用腳踢了他一下。



「很高興認識你們。我很期待自己會被分到哪個學院,但我們家族裡我是第一個上魔法學校的,所以我還不是很清楚之間的差別。」


「真的?但我以為你......我是說,看你的樣子,很像是貴族。」


「這個就有點難解釋了......」


說完,Patrick把自己耳朵旁的頭髮撥開,原本正常的耳後皮膚冒出了向鰓一樣的東西。


堂本剛跟堂本光一頓時睜大了眼睛。


「我們家族是人魚,而我是半人半人魚。」


Patrick又拉下自己的襪子,原本的小腿皮膚泛出鱗片的模樣,又變回原狀,Patrick把襪子拉好。


「人魚家族以前是不上魔法學校的,我們有我們自己的生活方式。我很嚮往也很渴望學魔法,雖然家人很反對,但我還是收到入學信了。」


「原來如此......」堂本剛擠了半天也只能擠出這句話。


堂本剛跟堂本光一用眼神交流了一下,然後堂本剛開口。


「我們是同父異母的兄弟,所以歲數一樣。如果當初沒一起被分到葛萊芬多,我們大概會很難過,我們只有上學時才能碰面。」


「原來如此。」Patrick點點頭。



他們聊了很久。他們問起Patrick的口音,他說他是泰國跟德國混血,小時候都說德文。兩兄弟說他們爸媽都是日本人,但從小在英國長大。


堂本光一對陌生人很防備,但堂本剛覺得跟Patrick聊一陣後,他弟變得滿放鬆的。



到了霍格華滋,他們跟Patrick道別,先一步進學校。


「希望他可以跟我們分到同一個學院。」堂本光一說。


「嗯,希望如此。」堂本剛說。



——



開學典禮的餐桌上,堂本光一專攻著雞肉,堂本剛吃了幾口正餐就開始專攻甜點。新生進場時他們也沒有很在意,等到聚集到分類帽前面,堂本光一用手肘推了推他哥,堂本剛放下手上的布丁,一起看向大廳前面。


就算換成了學校的黑袍,略高的個子跟混血的臉孔,讓Patrick還是很好辨認。


「你覺得他會不會跟分類帽爭執。」

「我猜不會。」


等到Patrick坐到椅子上,還是保持著微笑,但看得出來他很緊張。


他們倆周圍已經傳起了一陣陣低聲的討論。


「聽說是人魚家族的。」

「人魚?人魚怎麼會來霍格華茲?」

「他長得是人的樣子啊⋯⋯」

「人魚不是不屑來學魔法嗎?」

「史萊哲林都有個吸血鬼了,人魚也是可以來的吧⋯⋯」



在大家的視線下,分類帽戴到了Patrick的頭上。


「噢,來了一個人魚混種,稀奇稀奇。嗯,我看看,聰明,有野心,善良。雷文克勞會讓你的頭腦大放異彩,但⋯⋯我能看見你內心深處的野心跟期望⋯⋯」



「真緊張。」堂本光一低聲的說。

堂本剛拍了他一下要他閉嘴。



「想要做大事,想要成就,聰明又謹慎,我知道了,這是個大膽的選擇,⋯⋯⋯史萊哲林!」



大廳內一陣譁然,混種人魚竟然被分配到史萊哲林。



堂本光一跟堂本剛發出懊悔的聲音。



Patrick站起來,看起來很高興。往史萊哲林的桌子走去,路上看到了兄弟倆,笑著伸手向他們揮了揮。


「你們知道他?」隔壁同學問。


「算是嗎?在火車上遇到的⋯⋯」堂本剛說。



——


坐到長桌旁,旁邊的學長拍了拍他的背。


「歡迎來到史萊哲林,分類帽是不會做錯決定的。」


他笑著說謝謝。


學長繼續跟他搭話。


「大家會這麼驚訝是因為史萊哲林以收純種血統為傳統,但還是有非純種的會被分配到這邊。」


「四年級有一個吸血鬼混種,在那邊,銀色頭髮那個。」學長指向後方。


他往後看,銀色頭髮格外顯眼,但他一言不發,也沒有在跟旁人互動,默默地喝著飲料。


「閔玧其,聽說他分配到史萊哲林時大家都摸不著頭緒。」


「而且也不喜歡跟大家接觸,都冷著一張臉。」


銀髮少年感受到視線,瞟了一眼他們,學長立刻轉回頭。


「我有點怕他,說實話。」


他只是點了點頭。


鱼鱼鱼鱼鱼鱼鱼

新粉入坑的感想

没错 是新粉 (ಥ_ಥ)

跟我周围的老粉朋友说我最近入坑kk的时候大家反应都是哎????居然还能有新粉?

嘛本来我是在嗑另一对cp的,但是跟我一起嗑那对cp的姐妹本命是kk,一直在跟我安利她家房子又大又好!!!出于好奇就去某破站搜索了一下,哇!!!!亏我当了这么多年腐女,都没见过这样的房子!!!!好大好明亮啊啊啊!!!!


当天就直接拎包入住并且不打算换房子了!!!ヾ(༎ຶД༎ຶ)ノ"


最近补档的进度是1995年,天95年真的好高能啊!真的是个奇妙的年份啊!!!可能也是因为93/94年我能找到的视频也都比较少,95年那种情窦初开腻腻歪歪双向宠爱的感觉...

没错 是新粉 (ಥ_ಥ)

跟我周围的老粉朋友说我最近入坑kk的时候大家反应都是哎????居然还能有新粉?

嘛本来我是在嗑另一对cp的,但是跟我一起嗑那对cp的姐妹本命是kk,一直在跟我安利她家房子又大又好!!!出于好奇就去某破站搜索了一下,哇!!!!亏我当了这么多年腐女,都没见过这样的房子!!!!好大好明亮啊啊啊!!!!


当天就直接拎包入住并且不打算换房子了!!!ヾ(༎ຶД༎ຶ)ノ"


最近补档的进度是1995年,天95年真的好高能啊!真的是个奇妙的年份啊!!!可能也是因为93/94年我能找到的视频也都比较少,95年那种情窦初开腻腻歪歪双向宠爱的感觉真是扑面而来ヾ(༎ຶД༎ຶ)ノ"


似乎也是从这年开始他们多了很多打趣彼此是恋人的玩笑。加上当时势头正盛还没有到后面要被迫避嫌,95年真的是言语调戏跟skinship都好多,完全没在怕的ヾ(༎ຶД༎ຶ)ノ"


主要补档的参考是up主:人间窥视_  整理的【情感记录】系列 


这个档里面的高能真的是太多太多了,后面再慢慢写吧。但真的补档到现在最大的感受是,与其去想象两个人到底爱不爱彼此,不如说根本无法想象两个人怎么可能会不爱上彼此。


10代的244有着超越性别的漂亮,灵气逼人的可爱,完全能激发51的保护欲跟爱怜。10代51更是超级大美人,cool beauty,偏偏又在24面前会显露出天然跟可爱的一面,简直太迷人了吧!而且51对244的宠溺真的是溢出屏幕了啊!!!光是看视频我都要醉了,何况是亲身体验的244啊ヾ(༎ຶД༎ຶ)ノ"


如果两个人不是性格差异这么大,可能还不会有这么大的化学反应。试想下如果244的性格像51一样,那大概真的只能做好哥们了。或者如果51的性格像244一样,哦莫,两个敏感又缺乏安全感的人要谁来给谁支撑呢?


正是这样的24与这样的51,在最美好的年纪遇到了彼此,相依为命,才能产生这样奇妙的化学反应吧。你脆弱的时候我来做你的支撑,我孤单的时候你来做我的支撑,夹杂着友情爱情亲情的浓烈情感才让kk这么难舍难分。


虽然是新粉,但是也大概了解他们中间经历过多个艰难的时刻。但也正是那些时刻,才造就了今日牢不可破的kk。我很喜欢一句话,“天下之事,只应难得,不应易得。易得之事易失去,难得之事难失去。”kk就是这样难得的存在啊ヾ(༎ຶД༎ຶ)ノ"


嘛,总之能入坑kk真的是太好了!!!两位爷真是无穷的宝藏,这是第一对让我觉得“分则各自为王,合则天下无双”这句话是真实存在的组合。欢迎老粉来科普,也欢迎新粉一起补课,但请理性发言(ಥ_ಥ)弹幕上很多老粉动不动就开喷我的blx可受不了。



我要吃饭饭
血红控看几遍都让人doki。。...

血红控看几遍都让人doki。。。

血红控看几遍都让人doki。。。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