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kinki kids

6.1亿浏览    47903参与
空と心は繋がっています
我:我,铁石心肠。 (part...

我:我,铁石心肠。

(party▶️)

我:🙂😐🙁☹️😭


截表格,目前进度3/6。

我:我,铁石心肠。

(party▶️)

我:🙂😐🙁☹️😭


截表格,目前进度3/6。

堂本云共享
(=∀=.):(进门)老婆!...

(=∀=.):(进门)老婆!!(大声)


(*●△●):(愣住)喊谁呢?


(=∀=.):就你!(气呼呼)


(*●△●):……谁是你老婆〜去洗澡去!


(=∀=.):(委屈……生气气……蔫巴巴的脱衣服)


(*●△●):……fufufu〜(继续看电视)


……


(=∀=.):(飞奔过来)我洗好了我也刷牙了衣服也洗了!(挤在团子旁边)


(*●△●):哦哦〜(看电视)


(=∀=.):(委屈……不说话)……


(*●△●):……fufufu〜欧桑你干嘛?


(=∀=.):tsuyo!……


(*●△●):嗯?(靠狐狸怀里)


(=∀=....



(=∀=.):(进门)老婆!!(大声)


(*●△●):(愣住)喊谁呢?


(=∀=.):就你!(气呼呼)


(*●△●):……谁是你老婆〜去洗澡去!


(=∀=.):(委屈……生气气……蔫巴巴的脱衣服)


(*●△●):……fufufu〜(继续看电视)


……


(=∀=.):(飞奔过来)我洗好了我也刷牙了衣服也洗了!(挤在团子旁边)


(*●△●):哦哦〜(看电视)


(=∀=.):(委屈……不说话)……


(*●△●):……fufufu〜欧桑你干嘛?


(=∀=.):tsuyo!……


(*●△●):嗯?(靠狐狸怀里)


(=∀=.):(抱紧)……一个半小时……


(*●△●):……fufufu〜


(=∀=.):居然还是你打给他的……我才知道……


(*●△●):嗯〜


(=∀=.):tsuyo你总跟他聊天……


(*●△●):嗯〜


(=∀=.):……还夸他又高又帅……


(*●△●):嗯〜


(=∀=.):……还跟他去吃饭……


(*●△●):嗯〜


(=∀=.):……tsuyo……(委屈)


(*●△●):念叨完了?


(=∀=.):……(低头)


(*●△●):(捧起狐狸的脸)欧桑〜


(=∀=.):嗯……(看着团子)


(*●△●):你进门的时候喊我什么?


(=∀=.):……老婆……


(*●△●):(亲亲)那人家喊我什么?


(=∀=.):……剛くん……


(*●△●):(继续靠怀里)欧桑你最近忙起来了我好寂寞……


(=∀=.):(抱紧)嗯……我知道……(亲亲)可是我还是吃醋嘛……


(*●△●):我也不开心……


(=∀=.):(亲亲)我错了tsuyo……


(*●△●):fufufu……我错了扣酱〜(亲亲)


(=∀=.):tsuyo没错……嘿嘿……tsuyo最好了!


(*●△●):不吃醋了?


(=∀=.):吃!


(*●△●):……我都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了……


(=∀=.):嘿嘿……


(*●△●):fufufu……旦那桑〜我饿了〜


(=∀=.):(各种意义上的噌的坐起来)tsuyo喊我什么!?


(*●△●):欧桑〜


(=∀=.):不是这个!tsuyo再喊一次!


(*●△●):我饿了!


(=∀=.):(嘬一大口)嘿嘿嘿我去看看有什么可以做的!


(*●△●):啊啊啊都是口水!!好脏!!


……


4U群:那小子绝对是飘了……


堂岛:还好我早就表明立场了……

盐叭

(kk短篇)(短信体)十日,花已谢

阴暗向  纯脑洞  AU 

——————————

0.

花已开,卿可归矣。

光一,染井吉野又开了,你怎么还不回来?


1.

收件人:K

发件人:T

发信时间:12月25日

Koichi,我在公园的那棵染井吉野下遇见了一只猫。

那只猫很可爱,想着一定要给你看看。

但你不在怎么办呢,那就画下来吧。

顺便也画了一个你。

不许嫌我画的不好看,我可是小画家呢。

虽然没有给你画头发。

 但你肯定不会在意的,对吧!


2.

收件人:K

发件人:T

发信时间:...

(kk短篇)(短信体)十日,花已谢

阴暗向  纯脑洞  AU 

——————————

0.

花已开,卿可归矣。

光一,染井吉野又开了,你怎么还不回来?

 

1.

收件人:K

发件人:T

发信时间:12月25日

Koichi,我在公园的那棵染井吉野下遇见了一只猫。

那只猫很可爱,想着一定要给你看看。

但你不在怎么办呢,那就画下来吧。

顺便也画了一个你。

不许嫌我画的不好看,我可是小画家呢。

虽然没有给你画头发。

 但你肯定不会在意的,对吧!


2.

收件人:K

发件人:T

发信时间:12月31日

Koichi,听说今天凌晨会有流星雨哦。

晚上约好了去吃烤肉的。

让你带上小西服你还记得吗?

才不要被你这个只穿黑色运动服的欧吉桑抱怨什么西装和烤肉不搭配呢。

我说了算!

 

3.

收件人:K

发件人:T

发信时间:1月1日

Koichi,生日快乐。

你会收到一个大大的系着蓝色蝴蝶结的红色礼盒。

当你拆开绸缎的时候,我会从盒子里蹦出来。

是的哟,今年你的生日礼物就是我。

虽然我更想给你绑上粉红色的蝴蝶结。

 

4.

收件人:K

发件人:T

发信时间:1月2日

Koichi,你居然放我鸽子!

31日晚上你没有来烤肉店。

1号早上去你家敲门,也没有回应。

你是被外星人绑架了吗?

问过事务所的马内甲桑,你没有去过事务所。

问过帝剧的保安大叔,你也没有去过es的排练室。

 

我,我也不是一定得找到你。

只是新年里见到的第一个人不是koichi,有些失落罢了。

 

5.

收件人:K

发件人:T

发信时间:2月13日

Koichi,你可能真的遇见什么麻烦了。

从圣诞节算起,我已经失去你的消息整整51天了!

但是,我还没生你的气哦。

明天是情人节,我会准备好巧克力等你的。

不许收其他可爱女孩子的礼物。

快点联系我呀!

否则,我一定会去和别人过的!

对,就和杰西过。

 

6.

收件人:K

发件人:T

发信时间:2月14日

Koichi,我在我家楼下又遇见了那只小猫。

好想养它,可是你过敏。

也对,家里养一只猫就够了。

 

昨天说要去和杰西过情人节,是骗你的啦。

 

7.

收件人:K

发件人:T

发信时间:2月15日

Koichi,悄悄告诉你哦,年末有流星雨的那一天,我为你准备了一枚戒指。

可惜你没来。

昨天也是。

 

8.

收件人:K

发件人:T

发信时间:4月10日

Koichi,今天是我生日。

你应该有在心里默默的祝我生日快乐吧。

终于在100天后又和你同岁了。

今天事务所的高层桑问我要不要在杪夏时办一场solo,我顺口问了问我们KinKi的O Album有没有在计划中,他们的神情突然变得很古怪。

我很期待O Album的,因为那是weare the one的one呀。

 

在事务所里遇见了小准,小准问我从那件事里走出来了没有。

所以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吗?

Koichi,你知道吗?

 

对了,四月了,染井吉野开了。

 

9.

收件人:K

发件人:T

发信时间:5月1日

Koichi,小准说你死了,他这个玩笑好过分啊。

明明我都有每天好好的和你发讯息呢。

 

10.

拨号:K

(系统音)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正后再拨。”

 

收件人:K

发件人:T

发信时间:5月5日

Koichi,我现在好想见你。

你的手机怎么会变成空号了呢?你是不是偷偷换手机号没有告诉我。

我是不是惹你生气了?我已经好久好久没有你的消息。

我好想你。

我们在公园的染井吉野下见面好吗?

今天是5月5日哦。

 

后记

五月,染井吉野,已谢。

 

《周刊文春》

KinKi Kids难逃的命运,是福还是祸?!

继KinKi Kids成员堂本光一于去年平安夜里在都内某公园遭遇车祸不幸离世后,近日经事务所关系者透露,另一成员堂本刚确诊重度臆想症,已暂停艺能圈工作,被强制隔离。

……


——————————

都是编的,都是假的,两位爷会健健康康三百年!!

结果还是没忍心下狠手,下次想写一个十日谈相关的文字。


Blake

4.奔奔奔约稿来袭(前编)

光一裸着上半身,短裤也被卷起好几层,长度在一个处于尴尬与性感边缘的位置,刚的墨镜遮住了半张脸,随意的白色t恤,暗金色与褐色组成的繁复图案的宽大短裤,两人正在阳台的躺椅上享受阳光。

“你是不是晒过头了?”刚闭着眼睛,空气趴在镜片上渐渐变得炽热。

“哪里?”光一的声音好像从腹部传来,这表明他的大脑还没开始运转,只是随口应付一句。

“你不是总是一副晒太阳是最无聊的事情的样子吗?为什么今天恨不得全裸一样?”

“诶,是吗?”光一还是不温不火的语气。

“我说啊,你那时候的状态是经历了几个阶段的,”刚慢慢地说,像逗猫一样吊起他的胃口来。

“诶?是什么?”光一睁开眼睛,手肘支撑身体,眼皮因为晕眩突...

光一裸着上半身,短裤也被卷起好几层,长度在一个处于尴尬与性感边缘的位置,刚的墨镜遮住了半张脸,随意的白色t恤,暗金色与褐色组成的繁复图案的宽大短裤,两人正在阳台的躺椅上享受阳光。

“你是不是晒过头了?”刚闭着眼睛,空气趴在镜片上渐渐变得炽热。

“哪里?”光一的声音好像从腹部传来,这表明他的大脑还没开始运转,只是随口应付一句。

“你不是总是一副晒太阳是最无聊的事情的样子吗?为什么今天恨不得全裸一样?”

“诶,是吗?”光一还是不温不火的语气。

“我说啊,你那时候的状态是经历了几个阶段的,”刚慢慢地说,像逗猫一样吊起他的胃口来。

“诶?是什么?”光一睁开眼睛,手肘支撑身体,眼皮因为晕眩突突跳不停。

 

“‘光一,我们去晒太阳吧!’‘诶?晒太阳?你想去?那好吧。’”刚交替学着两个人的语气,“这是最开始。”

“然后呢?”光一来了兴致,嘿嘿傻笑几声。

“‘光一,我们去晒太阳吧!’‘诶?不是前几天刚去了吗?那好吧,这次要多久?’”

“喔喔,加上时间了啊,不错啊,”刚语气学的很像,光一很满意。

“‘光一,我们去晒太阳吧!’‘诶?那个,容我问一句,这件事情到底哪里吸引你了?’”

“很有礼貌啊,有礼貌的小伙子,”光一用手掌摩挲着另一边的手肘,心想说不定阳光能给这干巴巴的肘部补充点维生素。

“‘光一,我们去晒太阳吧!’”刚没有理会光一那边沙沙的躁动,“‘请便!’”

“哈哈,干脆利索!”光一重新躺下,“‘请便!’这像是我说的话。”

 

“我说,这里面的意味你听不出来吗?”刚转身去问。

“有什么意味?”光一犹豫地看着刚的墨镜,。

“呀,完美地显露出你的态度啊,”刚没有躺下,反而悬着上半身,脊背与躺椅平行,脖颈轻松转动,小声的嘎哒声从骨头缝隙中传出。

“什么态度呀。你这样是不行的,医生不是说做这个动作的时候下面要有支撑吗,”光一的耳朵像雷达一样敏锐地接收到刚身体异样传达出的信息,“不过只是稍微好了一点而已就忘了晚上疼得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的时候了,那样我也是睡不好的啊。”

刚听到阳台门被轻轻拉上,“果然是回去了吧,”刚想起前两天光一被迫配合自己“无理”要求时候的不情不愿。

 

微风轻轻吹着口哨经过玻璃门,光一又回来了。

“你要记住啊,不要随便做这一类的动作,”刚感觉到自己的脖颈被一个圆溜溜毛茸茸的东西结实地支撑住,然后肩膀被轻轻按下,“好不容易有了休息的时间就要认认真真把身体调整回来。”

“这个地方还痛不痛?”光一说着试探着朝刚的颈窝深处按下去。

“不痛了,”刚故作轻松地说着,不自觉咧了嘴角。

“噢那看来是没事了,”光一说着调整了靠垫的角度,分散这处肩颈的承重。

“奔奔奔要录制下一期的开场,”光一又躺在自己的位子上,“刚回去看到staff的邮件。”

话音未落刚的手机就震动了两下。

“我的也来了,”刚用手轻轻按压颈窝旁边的肌肉,头部同步小幅度摆动,“你不想晒的时候就结束,一起回去找个地方录吧。”


堂本云共享

【KT】片段式育儿记录(一)

因为育儿的口嗨实在太可爱了~想来想去还是以片段形式记下来吧!

纯记录,无文笔无剧情。

OOC


❁ ❁ ❁ ❁ ❁ ❁ ❁ ❁ ❁ ❁ ❁ ❁ ❁ ❁ ❁ ❁ ❁ ❁ ❁ ❁ ❁ 


设定:

家长(父父):座长xEE

堂本光一(35)与堂本刚(35)已经结婚十年,两个人一直商量着想领养个女儿,然后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一直没有行动。终于在堂本刚35岁生日过后,两个人开开心心的...

因为育儿的口嗨实在太可爱了~想来想去还是以片段形式记下来吧!

纯记录,无文笔无剧情。

OOC


❁ ❁ ❁ ❁ ❁ ❁ ❁ ❁ ❁ ❁ ❁ ❁ ❁ ❁ ❁ ❁ ❁ ❁ ❁ ❁ ❁ 


设定:

家长(父父):座长xEE

堂本光一(35)与堂本刚(35)已经结婚十年,两个人一直商量着想领养个女儿,然后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一直没有行动。终于在堂本刚35岁生日过后,两个人开开心心的去到孤儿院,成功领养了!两个!小男孩!

座长:……说好的女儿呢……(看看俩小孩)……我儿子们真可爱!


小孩(夫夫):511x244

扣酱(4)和吱呦酱(4)没有血缘关系,都是孤儿,在分别被送到孤儿院之后没过多久院长就发现这俩小孩黏在一起了,所以在领养的时候也是建议两个小孩一起领走(因为只要企图分开就哭到惊天动地要死要活……)

511:244去哪我就去哪!!


❁ ❁ ❁ ❁ ❁ ❁ ❁ ❁ ❁ ❁ ❁ ❁ ❁ ❁ ❁ ❁ ❁ ❁ ❁ ❁ ❁ 


【冰激凌!约会!】


511计划着要带244出去约会,于是小孩努力攒了一个星期的零用钱,然后翻箱倒柜的找出了他觉得最华丽最漂亮的衣服,跟休息日在家的刚papa扭扭捏捏的报备了一下,拉着244的小手就跑出去了。

毕竟小孩还小,刚虽然答应让他们自己去买零食,卖零食的小店也不远就在楼下,但是还是不放心的偷偷跟了出来,在俩小孩身后。然后就看见两个小孩一人一个冰激凌,两只空闲的小手拉在一起不放开。

仔细一看哦豁,冰激凌还很心机的买的米奇和米妮。

俩小孩一边走一边吃,244吃的满脸都是,511伸头舔了舔244小脸上的冰激凌,然后俩小孩脸就都红了。

晚上洗过澡,刚躺在床上跟光一聊天。

EE:光一我觉得我们儿子在早恋……

座长:(蹭的弹起来)跟谁!!!!

EE:互相……

座长:(躺下)……嘛……

EE:……睡吧……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了米妮而打架!】


俩小孩除了第一天去幼稚园的时候不舍得爸爸和papa,哭了一天之外,之后在幼稚园还都蛮乖的,毕竟244人见人爱,加上511也不怎么闹就是一定要跟在244身边而已,俩小孩是幼稚园里公认的乖宝宝。

然后乖宝宝的家长就被叫去幼稚园了。

据说是因为小孩在幼稚园打架了。

然后EE就把两个还打着哭嗝儿,小脸儿都花了的小孩抱回家了。

等两个哭唧唧的小孩都不哭了之后EE才问出来整件事,其实就是因为一块手绢。

这块手绢是座长和EE带511和244去迪士尼的时候买的,因为511特别喜欢米妮,于是刚就帮他选了米妮的小手绢。

244在幼稚园里跑来跑去的时候摔倒了,哭唧唧,511就赶快把小手绢掏出来帮244擦眼泪,谁知道旁边有两个小孩就开始嘲笑511一个男孩子用米妮的小手绢,像女孩子一样。

511就跟他们打起来了。

511一个人打不过两个,于是244看到511被欺负了,就加入了战争。四个小孩打做一团儿,然后累了,疼了,又哭做一团儿。

EE给两个小孩洗了澡上了药,把他们哄睡着了。晚上等座长回来之后就把打架的事情告诉了座长。

座长:……哪来的臭小子居然敢笑我儿子!

EE:听511说是一个叫babe一个叫丿丿(敷面膜ing)

座长:哦~是城岛利达家的孩子!(没地方下嘴只好亲了亲肩膀)明天我去给儿子报仇。

EE:fufufu~(打)你不要欺负人家家长啊……

座长:你旦那从不欺负人!

后来听说城岛利达拿着小手绢在事务所哭了半天。

后来511就不怎么用印着米妮的东西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煎饺是UNKO?!】


周末两个大人和两个小孩都在家,吃过了早饭511和244就开始在客厅的地毯上玩过家家。

244怀了511的孩子,起名字叫堂本煎饺。

511抱着244揉肚肚,一边揉一边说,等生完了煎饺再生一个孩子叫堂本团子。

座长和EE挤在沙发上看着儿子们玩。

EE:我说早恋了吧……

座长:嗯……还行,比咱们早了一位数〜不愧是我儿子!

EE:……

又看了一会。

座长:……不行……这样有很大问题……

EE:嗯?

座长:就算还小……也得讲清楚……不可以的事情就是不可以!

EE:儿子们又没有血缘关系……没事的~

座长:不是!我得给他们讲明白〜两个男孩子只能生出unko〜生不出孩子!

EE:对哦!

座长坐到俩小孩身边给他们讲了起来,没过几分钟俩小孩就哭起来了。俩小孩以为光一爸爸说煎饺是UNKO,后来换刚papa讲才明白……

然后光一爸爸为了哄孩子(也为了晚上不睡沙发),给俩小孩做了一个入籍证明,俩小孩很开心的让papa帮忙挂到自己房间的墙上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怜的光一爸爸……】


244不小心把自己准备一边看动画片一边和511一起分享鲷鱼烧坐瘪了,哭唧唧,然后座长赶快把儿子抱起来哄。

511unko回来就看到爸爸抱着244,244在哭,以为爸爸把244弄哭了,就冲过去咬了爸爸的腰。

座长疼的嗷一嗓子跳起来,244吓了一跳,哭的更厉害了。511因为咬了爸爸,摇摇欲坠的乳牙掉了,也开始哭。

哄儿子苦手的座长只好把自己的可乐拿出来分给俩小孩喝,才勉强让俩小孩不哭了。

然后EE就回来了,看见511和244坐在自己旦那旁边抱着可乐喝的正开心。

座长就被轰去打扫厕所了。

一直到晚上洗澡的时候EE才看见座长被咬了,亲亲摸摸安慰自己的旦那。两个人刚转战到床上,就听见敲门声,然后就看见511和244开门把小脑袋伸进来了。

俩小孩抱着小枕头说不是光一爸爸的错,光一爸爸委屈了所以要睡一起,安慰爸爸。

结果座长就甜蜜并痛苦的睡了。

座长内心:你说我买那么大的床干嘛!干嘛!

第二天早上511窝在爸爸的怀里揉着小眼睛。

511:光一爸爸,以后我跟244结婚了也要买这么大的床!

座长:不用等结婚!你16岁爸爸就给你买!

EE:疯狂打头(孩子刚这么小你就教你孩子搞弟弟

座长:诶!我们不是同意他俩在一起了吗?

EE:同意是同意了啊!但是不能那么小就做!!

座长:诶!可是我们两个第一次也是16岁啊!

EE:给我闭嘴!!!

244:爸爸又做错事了?

511:嗯,我觉得一般都是刚papa说得对。


❁ ❁ ❁ ❁ ❁ ❁ ❁ ❁ ❁ ❁ ❁ ❁ ❁ ❁ ❁ ❁ ❁ ❁ ❁ ❁ ❁ 


tbc.


会不定期掉落

蜜桃乌龙可丽饼

短发清爽小刚 合集2⃣️

喜欢这个造型❤️


短发清爽小刚 合集2⃣️

喜欢这个造型❤️


蜜桃乌龙可丽饼

短发清爽刚 合集1⃣️

常看常新👍

短发清爽刚 合集1⃣️

常看常新👍

Shadow

ID(五)

第五章 三胞胎


刚看着这个和光一一模一样的ID,还有点不适应,他们连声音都是一样的。


刚知道Dino现在是他们部长的专属ID,因为他们部长是杰尼斯的姐姐的曾孙子,叫Tony 喜多川。


刚坐在Dino对面问道,“你装载着soul吗?”

Dino说“没有,我是MI机器人,只是你会觉得我反应速度,应对各种问题都会如同soul,因为我身体里有一个SMI,就是相当于10个MI同时运作。“


刚想“果然是有钱人啊。”


“就算是SMI,也不是Soul,因为我还是从数据库中根据算法提取数据而已,而Soul大家都知...

第五章 三胞胎


刚看着这个和光一一模一样的ID,还有点不适应,他们连声音都是一样的。

 

刚知道Dino现在是他们部长的专属ID,因为他们部长是杰尼斯的姐姐的曾孙子,叫Tony 喜多川。

 

刚坐在Dino对面问道,“你装载着soul吗?”

Dino说“没有,我是MI机器人,只是你会觉得我反应速度,应对各种问题都会如同soul,因为我身体里有一个SMI,就是相当于10个MI同时运作。“

 

刚想“果然是有钱人啊。”

 

“就算是SMI,也不是Soul,因为我还是从数据库中根据算法提取数据而已,而Soul大家都知道,他就像人类的大脑。”Dino说道。

 

“你说杰尼斯把Soul安装在一个娃娃身上后悔了?这是为什么?”

 

“Soul可以是人类的大脑,但是人类不是只通过大脑构成的,机器人和人类还有一个本质区别,你摸到热的东西会烫,机器是没有的。”

 

“你是说神经系统?”

“Soul可以明白现在应该会烫,但是他身体没有任何感知。”

 

“不过,还是要感谢Tony,他研发的神经元系统,现在几乎可以替代人类的神经。”

 

“但是当时杰尼斯社长觉得ID越像一个人类他将越痛苦,因为实际上他还是一堆机器。”

 

刚想到光一说喜欢自己,自己拒绝他的第一个原因是他不是人类,他肯定很受伤。

 

“而且,机器人是不老不死的,他最终要面临自己主人死亡。”

 

“那装载着Soul的机器人被销毁了吗?”刚问道

 

这时候办公室门开开了,“唉?”吓了刚一跳,他又转头看着Dino,“还有一个第一代机器人吗?”

 

Dino笑道“他不是机器人,他是Tony 部长,我们站在一起你是不是无法分辨了?”

 

“唉?!!!部长?”刚鞠躬道“部长好,我是新来的堂本刚。”

 

部长看着他们,坐到办公桌后面,“你来我办公室干嘛?”

 

刚看着又一个和光一长得一摸一样的人,嗯这真的是人,刚都想上去摸摸他的心脏了。

 

“问你话呢,你看着我干什么?”Tony一脸严肃的说。

 

“我就是想问问ID的起源的问题。”

“我们不是学校,还不出去!”Tony 说道

“是!我出去了。”

 

刚出了门,扭头看见Tony抱着Dino,刚一哆嗦,“这是多自恋,喜欢着和自己一样的机器人。”

 

 

但是他脑子里对于Dino的话没有忘记,这个世界真的有爱着自己ID的人,但是他们都是MI,只要主人设定,他的确可以爱上主人。可是光一不一样,他是自己的想法。

 

刚还不知道该怎么办,然后回了家,发现光一不在。

 

刚想不会一生气离家出走了吧,他四处去找光一,他都找不到,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回家光一不在家,他又要一个人了吗?

 

他找了他们去的很多地方都没有找到光一,他觉得自己伤了光一的心所以他离开了,他哭着打开家门,看见光一已经把饭做好了,坐在桌子边等着他。

 

“刚回来了,唉?你怎么了?为什么哭了?谁欺负你了?”

 

刚一把抱住他,“光一,你别离开我。”刚吻着他,光一抱着他,回应着他的吻。

 

刚气喘吁吁的躺在他的怀里”我以为你不要我了。我到处的找你。”

 

“刚吻我,是因为刚喜欢我吗?”光一问

“嗯,我喜欢你。我为我之前说的话道歉。”

 

“刚不用道歉,我很开心。”光一说“我只是觉得刚很辛苦,我偷偷的去打工了…”

 

刚看他像做错了事一样低着头,刚摸着他的头“你真好,光一真好。”

 

刚又凑过去,吻着他。

刚把他推倒,解开他的衣服,突然他想到了什么,他停了下来。

 

“我先去吃饭吧,我饿了。”刚说道

 

“嗯,我去给你热饭去。”光一开心的站了起来去热饭。

 

刚想,自己真的把他当成人了,他摸他,吻他光一是不会有任何感觉的,他不想让光一知道他还没意识到的问题,这样他肯定很难过。

 

神经元...怎么才能把神经元装在光一的身体里呢?他还得去问Dino。

 

晚上刚说“以后晚上光一都可以抱着我睡了。”

 

“真的?”

 

“嗯。”

刚看着搂着自己的光一,刚不是机器人,他身体有反应了。

 

刚把他压在身下“对不起光一,我太难受了”刚吻着他,抓着他的手摸着自己的身下,光一仿佛明白了他的用意,他帮他用手律动着,最后身寸到了光一的身上。

 

“我做的对吗?“光一问道

“对”刚觉得自己就像对一个未成年人作了什么一样,觉得羞愧。

 

“我爱你,光一。”

“我爱你,刚”

 

刚觉得如果自己要死了,就让光一忘了自己,他想到为什么他上一个主人会给他关机了。

 

刚第二天又去接近Dino,他看着坐在办公椅子后的部长出去了,他推门进去“不好意思,中午有时间吗?我还有其他问题。”

 

“可以。”

“那中午,我在咱公司的房顶等你啊!”

 

刚拿着光一给他的便当上了房顶,他看见Dino已经坐在那边了。

“Hi,Dino,谢谢你能来。”刚坐他旁边。“你不介意我一边吃饭一边说吧?时间太短。”

“嗯。”

 

刚咬着饭团,说道“你那天说有一个装着soul的Id,他现在在哪?”

 

“你为什么对他那么感兴趣?”Dino问

 

刚夹起一块玉子烧,“哦,没什么,就是有兴趣,我听别人说的。”

 

Dino说道“丢了。”

“丢了?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的意思,在杰尼斯逝世之前,杰尼斯先生想把他恢复成MI机器人,可是他不想变成MI,他对杰尼斯先生有很深的感情,他意识到自己将永远看着自己的主人死去,可是他也不想变成MI,他就选择了死亡,杰尼斯先生把他关机了。

Tony先生让我启动他,他让我恢复了他的记忆,Tony先生还没来及和他说几句话,他就从杰尼斯事务所跑了出去,因为是我启动的他,并不是使用人,因为系统管理人不会认定为主人,他现在在哪我也不知道。”

 

“Tony为什么让你启动他。?”

“因为他想和他说给他改造,问问他意见,因为他不是MI。”

 

“Tony先生想怎么改造他呢?”

Dino看了下手表,站了起来,从他饭盒拿起一块香肠放在了嘴里,说道“味道不错。”

 

“唉???!!你能吃东西?”

 

“我当然能吃东西,我是你的部长,走吧,我去见见JS10001。我知道他在你那”

 

“我去!!!”刚慌了



———TBC

 

 

小小

不好意思占个tag出点闲置碟回血,求带走价格如图可小刀,都是全新未拆蓝光初回,救救孩子吧😭

不好意思占个tag出点闲置碟回血,求带走价格如图可小刀,都是全新未拆蓝光初回,救救孩子吧😭

sapigpig

P1.可愛😊可愛😊最可愛😊BBB要你作節目曲,你就建議51填詞,非常好地增加合作項目,憑歌寄意

P2-5.ftr屋企吧?節目指定樓宇?好大啵,書櫃唔放書摞黎遮🌞😹😹仲有自動販賣飲品機呢。如果系節目指定樓宇,51都可以系呢個大空間錄製啦,唔使系唔透光噶房間甘逼。比上次(分開?)密閉空間(牆壁顏色相近)錄BBB要好😏

staff提議51家中滾樓梯🤣51話無樓梯啵;尋寶🤪(如果全部系24送噶禮物就唔俾得大家👀);

🤟期待下期👀👀👀

P1.可愛😊可愛😊最可愛😊BBB要你作節目曲,你就建議51填詞,非常好地增加合作項目,憑歌寄意

P2-5.ftr屋企吧?節目指定樓宇?好大啵,書櫃唔放書摞黎遮🌞😹😹仲有自動販賣飲品機呢。如果系節目指定樓宇,51都可以系呢個大空間錄製啦,唔使系唔透光噶房間甘逼。比上次(分開?)密閉空間(牆壁顏色相近)錄BBB要好😏

staff提議51家中滾樓梯🤣51話無樓梯啵;尋寶🤪(如果全部系24送噶禮物就唔俾得大家👀);

🤟期待下期👀👀👀

賀

【J禁-光剛】燈與斑斕的夜

※ 吃飯。

-----  


  門鎖開了。


  咖鏘地一聲,門鎖聲不算大,卻莫名地在安靜的房內回響,劃破黯淡無光的屋內。脫鞋的聲音、塑膠袋摩擦的聲音、有些拖地的腳步聲,剛聽著越來越近的聲音,好像已經能聞見對方身像的氣息。


  「怎麼不開燈?」


  「懶得開吧。」


  「是喔──你還沒吃飯吧。」


  窗邊只剩遠方夜景的光芒,今夜無月,不是完全漆黑的房裡飄著一絲寂寞。光一隨手打開房內的燈,不發一語地令寂寞消失無蹤,他看了一眼剛,剛還維持著往常的看雲姿勢。但光一只用了半秒不到就能發現不對勁,當然也知道懶得開燈的回答只是敷衍。


  轉身進廚房的光一熟門熟路地...

※ 吃飯。

-----  


  門鎖開了。


  咖鏘地一聲,門鎖聲不算大,卻莫名地在安靜的房內回響,劃破黯淡無光的屋內。脫鞋的聲音、塑膠袋摩擦的聲音、有些拖地的腳步聲,剛聽著越來越近的聲音,好像已經能聞見對方身像的氣息。


  「怎麼不開燈?」


  「懶得開吧。」


  「是喔──你還沒吃飯吧。」


  窗邊只剩遠方夜景的光芒,今夜無月,不是完全漆黑的房裡飄著一絲寂寞。光一隨手打開房內的燈,不發一語地令寂寞消失無蹤,他看了一眼剛,剛還維持著往常的看雲姿勢。但光一只用了半秒不到就能發現不對勁,當然也知道懶得開燈的回答只是敷衍。


  轉身進廚房的光一熟門熟路地拿出碗盆菜刀,當自己家一樣地翻了翻冰箱,挑了幾片昆布丟進鍋裡、加水、開火,接著才開始切起蔬菜。蔬菜選得簡單,高麗菜、白菜和提供一些深色的小松菜,金針菇和香菇,肉則選了和豚肉片。


  準備火鍋這件事太過簡單,切好水滾全丟進去就行,甚至不用想肉該怎麼調理,他們都是喜歡涮著吃的人。但為了不讓剛囉嗦,光一還是乖乖地將生肉擺進盤子裡。


  找出桌上用的小電磁爐,擺在餐桌中間插好電開啟電源,接著照著屋主的喜好在餐桌兩邊擺好餐墊和成對的碗筷,這時倒是完全配合對方而不再做無謂的堅持。能讓剛開心一點是一點吧,他帶著隔熱手套邊搬鍋邊想。


  光一的「來訪」其實是太過突然的,他們沒有聯繫、沒有一點預兆、門鎖就那樣打開了。剛其實不算太驚訝,他們都擁有對方家的門鎖鑰匙,毫無預告到像是闖空門而入也不是第一次,甚至洗完澡出來發現對方出現在客廳都有過。


  但今天特別不一樣。


  也說不清是哪不一樣,或許是那要下雨不下雨的雲讓天陰了一整天,才讓人有些多愁善感。溢出的寂寞在黑暗中沉浸,無法控制的胡思亂想在放空的腦中奔馳,片段且混成一團的情感不知如何整頓,所以他沒有開燈。


  那個人過得還好嗎?這個人現在在做什麼呢?媽媽今晚吃了什麼呢?光一有沒有好好休息呢?他總以為自己付出的愛還不夠,說出口的從來都是那百分之一、千分之一,如果能多愛對方就好了,如果能多擁抱對方就好了。


  愛變成了結晶,從眼睛滾落。所以他沒有開燈。


  而光一像是知道一切似地,默默地來了、只是開了燈,他沒有碰觸、沒有制止也沒有安慰,這反而讓剛冷靜了下來,廚房的聲響令他安心,遠方的光景已經成了斑斕的夜。


  「剛,可以來吃了。」光一在餐桌邊喚他。


  眼睛還有點痠疼,剛拉著袖子揉了揉,乖巧地坐上椅子。眼前的碗裡有白飯,這段時間並不足夠炊好一鍋飯,剛這時才想起自己都快忘記冰箱裡有上一次留下的冷凍白飯。抬頭看光一,那人正向醬料盤裡倒著過量的蔥和橙醋,一臉放鬆的樣子像想睡覺的パン一樣可愛,可愛得剛彎起了嘴角。


  透過火鍋內上升的水蒸氣去看,光一變得有些朦朧,這又讓他有點鼻酸。


  「看什麼,吃飯。」


  剛對光一的恐嚇沒有反應,於是他補上一句。


  「你沒有錯。」他自顧自地涮起了肉,「想沒關係,想完就好了。」


  「但你有錯。」剛含糊地嘟噥,「香菇沒有切十字。」


  「挑什麼剔,吃飯。」


  熱呼呼的簡單火鍋暖了胃,夜並不像剛想得那麼冰冷。


  並不是因為誰說出口的愛,而是因為他來了。


-----

夢回2009。

2020/05/24 賀


※ 與真實存在沒有關聯,如有雷同都是巧合

kinoko

Duet 95年4月号

翻译见wbhttps://m.weibo.cn/1347662191/4508247241463931

Duet 95年4月号

翻译见wbhttps://m.weibo.cn/1347662191/4508247241463931

鹅 王

最近迷上画小漫画了ww

还请喜欢的朋友配上表情包一起快乐阅读哦hhhhh

最近迷上画小漫画了ww

还请喜欢的朋友配上表情包一起快乐阅读哦hhhhh

堂本云共享
(=∀=.):tsuyo我回来...


(=∀=.):tsuyo我回来了!想我了吗?


(*●△●):(伸手手〜示意自己在打电话)


(=∀=.):哦……(脱衣服洗澡)


(*●△●):(在打电话)


……


(=∀=.):(洗过澡路过〜走路声音很大)


(*●△●):(在打电话)fufufu……是吗?


(=∀=.):(路过〜端来一杯水)


(*●△●):(在打电话)……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是怕我寂寞了啦〜(喝水)


(=∀=.):(在眼前晃来晃去)


(*●△●):(在打电话)fufufu〜好啊〜下次再一起去约会……答应了啦〜


(=∀=.):(僵住)……唔……(皱眉头)


(*●△...


(=∀=.):tsuyo我回来了!想我了吗?


(*●△●):(伸手手〜示意自己在打电话)


(=∀=.):哦……(脱衣服洗澡)


(*●△●):(在打电话)


……


(=∀=.):(洗过澡路过〜走路声音很大)


(*●△●):(在打电话)fufufu……是吗?


(=∀=.):(路过〜端来一杯水)


(*●△●):(在打电话)……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是怕我寂寞了啦〜(喝水)


(=∀=.):(在眼前晃来晃去)


(*●△●):(在打电话)fufufu〜好啊〜下次再一起去约会……答应了啦〜


(=∀=.):(僵住)……唔……(皱眉头)


(*●△●):(在打电话)……唔唔〜fufufu〜有你陪我聊天就不寂寞了呀〜要谢谢杰西你呢〜


(=∀=.):(冷着个脸〜坐在团子旁边)


(*●△●):(在打电话)唔……是哦〜fufufu……


(=∀=.):(撅嘴〜脸靠在团子身上)


(*●△●):(在打电话)唔〜聊了怎么久了哦?好啦好啦你快去吃饭吧……fufufu……我又不是什么食物……(摸摸狐狸毛)


(=∀=.):(抱紧团子〜哼唧)


(*●△●):(在打电话)唔唔!好好〜答应你啦〜好啦拜拜哦〜fufufu……(挂电话)


(=∀=.):tsuyo!你怎么可以跟他聊的那么开心还聊了那么久!我回来了你都不理我!


(*●△●):我一个人在家无聊嘛〜杰西打来了就聊了一会〜fufufu〜他好有趣〜


(=∀=.):你还一直对他笑!你还要跟他约会!!(破音)


(*●△●):……(揉揉耳朵)出去吃个饭而已嘛……欧桑你那么激动干嘛……


(=∀=.):……(沮丧)


(*●△●):……好啦……(抱住狐狸)我也想欧桑一直陪我啊〜但是欧桑那么忙〜(亲亲)


(=∀=.):……唔(亲亲团子)我只是……唔……吃醋……没有凶tsuyo……tsuyo不要生气……


(*●△●):fufufu……没有生气〜不过说起来〜欧桑从小就对我的朋友有很大敌意呢〜


(=∀=.):tsuyo是我的!就算在我没有意识到我爱你的时候!我的每一个细胞也在认为tsuyo是我的!(理直气壮)


(*●△●):はいはい!你的tsuyo也是要有朋友的啊……真是个固执的老爷爷……


(=∀=.):(抱紧)……唉……真的应该把你关进水槽里养起来……(亲亲)总是有人想跟我抢……


(*●△●):……fufufu……欧桑你的思想总是这么危险……(亲亲)也有很多人想跟我抢你啊〜扯平了扯平了〜


(=∀=.):tsuyo吃醋?(埋胸胸)


(*●△●):当然会吃醋……傻瓜……


(=∀=.):我可是只爱tsuyo一个人的!赶我也不走!(蹭蹭)


(*●△●):fufufu……谁敢赶我的人!


(=∀=.):嘿嘿……tsuyo……


(*●△●):嗯?


(=∀=.):是我不好……tsuyo寂寞了跟朋友聊天我还要唧唧歪歪……(揉揉胸胸)


(*●△●):……唔……欧桑你说的话和做的事情怎么……毫无关系……


(=∀=.):有关系啊……tsuyo寂寞了是我的错……我要补偿……(揉屁屁)


(*●△●):……不需要不需要!(被按倒)唔……


……


……


……


(*●△●):(撅着屁屁写LF)哼哼……我要写下来!这都是欧桑欺负我的间接证据!


……


看到LF的4U群:


越岡:诶我今天也想打电话给刚桑来着!最后没好意思打……


其余三个:幸亏你没打!!你打了连我们一起完蛋!


4U:好怕好怕……





星の隙間

花鸟风月 第十章

· 古风AU 将军之子光一X和服商小少爷刚

· 对日本史完全不了解的人非要写古风AU,私设与Bug齐飞

· 填这篇最难的是每次都要回看前文,太羞耻了(捂脸

· 感谢每一位催更这篇的小可爱,你们是我填坑的动力mua~


-------------------------------------------------------------------------


一夜浮浮沉沉的梦境之后,堂本刚缓缓地睁开双眼,看到的居然是堂本光一放大的脸。

堂本刚还没睡醒的脑子被吓到一怔...

· 古风AU 将军之子光一X和服商小少爷刚

· 对日本史完全不了解的人非要写古风AU,私设与Bug齐飞

· 填这篇最难的是每次都要回看前文,太羞耻了(捂脸

· 感谢每一位催更这篇的小可爱,你们是我填坑的动力mua~


-------------------------------------------------------------------------

 

一夜浮浮沉沉的梦境之后,堂本刚缓缓地睁开双眼,看到的居然是堂本光一放大的脸。

堂本刚还没睡醒的脑子被吓到一怔,连忙想要往后退开,却发现自己的腰被一双有力的臂弯扣住了。

 

 

堂本刚眨了眨眼想要努力理清状况,他用略带迟钝的脑袋想起昨晚他和光一似乎讨论事情到了晚上,于是他便在光一的房间留宿了。

 

天边已经亮起了鱼肚白,窗外鸟儿的啼叫也逐渐清晰了起来。

 

糟了,堂本刚突然想起来昨天跟理香酱约好了早上要到厨房帮忙,迟到的话可是会被理香那家伙骂的。理香虽然是姑娘家,但是向来把自己当半个武将看待,崇尚的是他们将军纪律严明那一套,骂起不守时的人来向来不留情面。

堂本刚脸皮薄,而且也觉得自己毕竟寄人篱下白吃白喝的,干活从来都不敢迟到偷懒。

但是眼下这情况想要起床似乎也有点艰难,他努力地尝试在不把人吵醒的情况下把光一的手臂推开,好让他能偷偷溜起来。

 

然而某人那肌肉形状清晰的手臂环着他的腰部,纹丝不动。

堂本刚有点不明白,其实大家同为差不多年纪的男子,身高也没差多少,为何力气可以相差了那么大。

 

堂本刚默默地叹了口气放弃了挣扎,他又不忍心吵醒堂本光一,看来只能等光一先醒了自己才能离开,然后再去理香那边认命挨骂了。

 

起床不成,堂本刚便破罐子破摔,顺便趁着微亮的天色欣赏一下光一大人难得一见的睡颜。

 

大概前阵子到城外练兵还是挺累的,堂本光一的皮肤似乎变黑了一点,嘴边隐隐约约长出了淡青色的胡茬,紧闭的双眼下方也有淡淡的黑眼圈。

 

感觉很辛苦的样子。

 

以前他待在安静的奈良,对外头的战局战事这些一无所知,但是现在毕竟也在东宝城呆了那么久,耳濡目染也知道了不少的情况。

江户那边虽说已经安稳了好几年,但是在平静的海面之下也是暗流涌动,东有不断试探的海上盗贼,北方也有流寇在集结力量,内部还有一些大名野心勃勃地想要造反。

 

这几年的平静其实主要要归功于镇守在江户老堂本将军。老堂本将军膝下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在江户,守在天皇脚下,手握老将军麾下最精锐的兵权。

而二儿子,就是堂本光一,被发配到了这个偏远山区东宝城,而且还时不时要领兵去北方击退流寇。

 

虽然同为老将军的儿子待遇差别很大,但是光一似乎从来没有对此有过半句的抱怨。他每次出征的时候都全力以赴,平时就在东宝城养养兵打打山贼,日子倒也过得自得其乐。

 

朦朦胧胧的天光照在堂本光一的脸上,仿佛晨光之下河流边上的青石,温柔而真实,有着可以让人安心依靠的力量。

 

堂本刚思绪就这么飘着飘着,便再次陷入了回笼觉的怀抱。

 

待堂本刚再次醒来时,已经接近中午了。

 

堂本刚睁开眼看到太阳的位置,惊慌的坐了起来,身边早已没有了人。

他匆忙地收拾好自己,小跑着出了房间。路过中心庭院时,看到了几个似乎是刚刚来到将军府的护卫和将士,堂本光一正在一旁在有模有样地给他们讲将军府的规矩。

堂本光一是天生的领导者,仿佛只要站在那里,大家就不由自主地想要追随他。秋天的阳光照射在他的脸上,安定又柔和。

 

不知道是否感觉到了目光,光一正好往刚这边看过来,两人对视了一眼,堂本刚便心虚地低头跑开了。

堂本光一看着堂本刚离去的背影,原本一脸严肃的神情缓了缓,轻轻地弯了弯眼角,露出了一个世上只有一个人能察觉出来的微笑。

 

 

然而这温柔的秋日时光没能持续多久,被一封千里而至的紧急召唤令打断了。

堂本光一沉着脸把召唤令看完,大概是北方的流寇又有动作的,江户紧急让他领兵去援助北方城。

 

堂本光一沉吟了一会,当机立断地决定傍晚就带兵启程,点名了屋良和辰巳以及一些亲属的护卫陪同,而其他人则暂且留守。

将军府内收拾行囊的收拾行囊,备马的备马,点兵的点兵,顿时间就人仰马翻地热闹起来了。

 

堂本刚站在一旁,之前没有见过这个阵仗,不知道自己需要干什么。

他从慌乱的人群中轻轻地退了出去,回到了将军府内,穿过了长长的走廊,走到了外廊的栏杆边上。

这里是东宝城最高的地方,而且正对着东宝城的城门。

就在这里吧,起码可以目送他离开,堂本刚心想。

 

但是还没等他看清楚下方的人马,后面便传来的堂本光一的声音。

 

“原来你在这里,害我找了你好久。”

 

只见堂本光一风风火火地走了过来,把一个黑乎乎的手链塞到了刚的手中。

 

“这是什么?”

 

“护身符。”

 

说出来的时候堂本光一似乎有点不自然地别开了视线。

堂本刚往光一的手腕处瞥了一眼,似乎看到了他也带着相似的手串。

 

堂本刚的脸颊有点发烫,想问点什么,却被堂本光一抢先了。

 

“你等我回来,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嗯……”

 

堂本刚把手串戴到手腕上,乖巧的点了点头。

 

堂本光一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远处不恰事宜地传来了副将呼唤他的声音,似乎是催着他赶紧启程动身了。

 

堂本光一往后方答应了一句,然后回过头来对刚说:“那我走了。”说完便打算转身。

 

堂本刚匆忙地抓住了光一的衣袖,头顶的月色摇荡在他的眼中,他觉得自己有很多话想问,也有很多话想说,但是此刻只来得及匆匆地嘱咐一句。

 

“那个……刀剑无眼,你万事都要小心一点。”

 

堂本光一回握了刚的手,温热的体温从光一的手心传到刚的手中。

 

“嗯……我知道。”

 

堂本光一恋恋不舍地再捏了捏刚的手,然后转头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堂本刚从外廊看下去,看着光一指挥着将士和士兵们集结完毕,然后走出了城门,逐渐远去。

他轻轻地叹出一口气,心中感到空落落的。

 

 

后面几天,堂本刚都过得十分心不在焉,经常看着窗外发呆。

没想到的是,几天之后,刚也收到了紧急的信件。

 

 

上面写着:十万火急,马上来见。

落款是冈田准一。

 

 

堂本刚看到信件后心里一惊,心想难道是他的父母出了什么事情了吗?难道柴田大名又再次去为难他们了?

 

堂本刚看完信后坐立不安,心里着急得不行,只能向美波里他们提出辞行了。

美波里表示很理解,慈爱地摸了摸堂本刚的脑袋。理香嘴里碎碎地念叨着刚养好身体了就抛弃他们了,但是还是把刚最爱吃的几种小零食塞进了刚的行囊中。

 

堂本刚跟每一个他来到东宝城后麻烦过的人都一一道了别,出了将军府后,回过身深深地鞠了一躬。

 

“刚さん~”

生田斗真大喊着从远处小跑着过来,之前听说生田去给伤员换药了,所以刚没有特地去找他。

“我听说了,刚さん你要走了么?”

“嗯……我看到信之后很担心家里人,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去我朋友那边看看。”

生田斗真满脸的不舍,他比堂本刚高半个头,不知为什么刚突然觉得看到了一只可爱的大型犬耷拉着脑袋。

“那刚さん你之后还会回来吗?”

 

我回来干什么,难道还回来培训上岗之后打山贼么。

堂本刚心里苦笑着想,但是对上了生田斗真那苦瓜般的脸,这番话实在说不出口。

堂本刚笑着拍了拍生田斗真的肩膀。

“嗯,我会回来的。”

毕竟他也还答应过一个人要回来等他。

 

 

简单地再与生田斗真告别后,堂本刚便坐上了美波里给准备的马车,准备出发了。

马车在橘黄色的夕阳中向前行进,堂本刚趴在车厢尾部的木栏杆上,看着将军府越来越远,逐渐淡出视线。

 

刚突然觉得他来到将军府这段时间,好像只是一场美丽的梦境。

他举起了手腕,腕上的黑曜石手串迎着夕阳的光,闪耀着琥珀色的光芒。

 

他和堂本光一本来就是萍水相逢,因缘际会人生的轨迹才会交错到一起。

说到底他们的身份差距悬殊,未来也不会有更多的交集。堂本刚心里清楚,所以对堂本光一似有若无的示好和亲近,他都尽量不去想太多。

马背上的体温,烟花下的吻,隔着人群投来的温柔目光,还有月色下回握的手。

仿佛都像镜花水月一般的美梦。

他想要触碰,却又怕最后只是一厢情愿的错觉。

 

刚翻了个身,看着天空中染成橘色的云朵,想到了准一寄来的书信时,不知道自己的父母亲发生了什么事,内心又充满了担心。

 

堂本刚就这样带着千回百转的思绪,踏上了去往江户的未知征程。



尽不相逢

中文字幕出来了,感谢up主!吱哟这发型好幼!《街》这首歌的意义真的非同一般,带来了感动和力量。

中文字幕出来了,感谢up主!吱哟这发型好幼!《街》这首歌的意义真的非同一般,带来了感动和力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