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knight9

3460浏览    50参与
蒜蓉麻辣爆香蛙

猫耳小卓挂件做好啦!!欢迎上车(p5)!

猫耳小卓挂件做好啦!!欢迎上车(p5)!

蒜蓉麻辣爆香蛙

想做个小卓挂件!大家可以来微博评论投票!猫耳还是兔耳! 评论会抽三个🍑粉/k粉送这个挂件!

想做个小卓挂件!大家可以来微博评论投票!猫耳还是兔耳! 评论会抽三个🍑粉/k粉送这个挂件!

De rouille et d'os

[咖天卓] 派对

咖和天——>卓

带一咪咪的翔松

这篇基本放飞自我了,很簧,大家慎重

恭喜TES和FPX携手进入MSC半决赛!

——


请点我

咖和天——>卓

带一咪咪的翔松

这篇基本放飞自我了,很簧,大家慎重

恭喜TES和FPX携手进入MSC半决赛!

——



请点我

灵祭无殇

[天卓]呓语

*ooooooc

*激情短打

*已交往设定

*疯狂推荐毛老师的呓语,真的好听!


01.

路还长 梦还多

被这话 欺骗的 何止你我


02.

卓定其实很讨厌别人跟他说下次一定可以的。


他觉得这种话很没有实质性。就像是一个轻飘飘的承诺,得不到实践,便也失去了意义。


他也很渴望拿个冠军,他不想,但是他也必须接受技不如人的事实。从17年的升降级赛,到19年的殿军,再到20年的亚军。


再来一个赛季?他不知道该怎么选择。就算他再来一个赛季,也不一定会突破这样的成绩。...


*ooooooc

*激情短打

*已交往设定

*疯狂推荐毛老师的呓语,真的好听!

 

01.

路还长 梦还多

被这话 欺骗的 何止你我

 

02.

卓定其实很讨厌别人跟他说下次一定可以的。

 

他觉得这种话很没有实质性。就像是一个轻飘飘的承诺,得不到实践,便也失去了意义。

 

他也很渴望拿个冠军,他不想,但是他也必须接受技不如人的事实。从17年的升降级赛,到19年的殿军,再到20年的亚军。

 

再来一个赛季?他不知道该怎么选择。就算他再来一个赛季,也不一定会突破这样的成绩。

 

他真的真的很想休息一会。

 

被冠以黄金左手这样的名号,真的很令人窒息。

 

03.

卓定开直播了。

 

原因无他,休赛期太无聊了,直播整个活给大伙看看,放松身心。但是现实却是冲分,不能怪他,是因为最近实在没有好玩的游戏。

 

一边等待匹配,一边拿着手机跟高天亮发QQ。抬头的时候不经意地看到了一条带节奏的弹幕:训练的时候还要玩手机?管理这么松不愧是亚军队伍。

 

一时间,卓定有点慌。下意识的想辩解,但是越解释越急:“不是啊,不是的……”少年的声音本就小,口音还很腻。解释起来非常费劲。

 

卓定一急,居然就这样哭了出来。在他身边的喻文波见他不对,眼疾手快地关掉了直播。随后手忙脚乱道:“k皇你怎么了,怎么就突然哭了?需不需要我叫高天亮过来?”

 

“拜托了。”

 

04.

半个小时后高天亮踏进了滔博基地的大门,飞奔上楼,到了卓定的宿舍,看着躺在床上缩成一团的爱人,高天亮没由来的心疼。

 

他的爱人,也是一个骄傲的少年啊,被那些人摧残成这个样子。

 

“k皇,我来了,怎么了?”爱人清冷的声音在卓定的耳边响起,本来马上就收好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卓定哭哭啼啼的跟高天亮说:“小天,我不想打了,我想退役了。”

 

05.

从期待走到不堪

结局不好看

人总需要记住遗憾

 

06.

没人知道那天晚上高天亮跟卓定说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劝下崩溃边缘的卓定。但是他做到了,凌晨两三点的时候,高天亮从卓定的房间走出来,跟围上来的白家浩洪浩轩等人说:“这几天照顾一下k皇,我回基地了。”接着就急急忙忙的回去了。

 

经过了卓定的情绪之后,高天亮似乎更加沉默了,会一句话不说的独自rank到三四点,连林炜翔都自愧不如。高天亮不算宽厚的肩上,好像又多了一个期望。期望他的knight,不会再因别人而流泪。

 

夏季赛的卓定发挥并不算亮眼,可能是因为同队的喻文波的操作太过突出。国产第一中单的状态下滑显然是有人注意到了,虎扑上疯狂开会。

 

而卓定本人似乎对这次的节奏无动于衷,依旧rank跟人双排上分。过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生活。他的状态一天不如一天,但是只要有机会,他绝对不会放弃。

 

他想通了。

 

只要他有精力,有时间,只要他的身体还能坚持住,他就要打下去。

 

职业选手就是这样啊,虽然知道自己一天天变捞,职业病逐渐严重,但是,还是会坚持下去,想要触摸那个最高的荣誉,那个沉沉的奖杯。

 

07.

冷风又吹的时候想说

这生活会不会有点难

 

算了,别哭。

 

END.

vivi120
20岁的祝你得偿所愿。 迟来的...

20岁的祝你得偿所愿。


迟来的贺图。

20岁的祝你得偿所愿。


迟来的贺图。

De rouille et d'os

[天卓] 万千比喻

又名初中生初恋小记

——


初见,卓定是小卖部里最后一袋红豆面包。高天亮早上起晚了,连系鞋带的时间都不愿意浪费,踩着鞋跟狂奔着出门。他的书包空装着课本和作业,还有一本昨晚熬夜才看到一半的轻小说。堵上了他这十几年的命,终于在上课铃打响的同时踩到教室的地板,成功收获语文老师无语凝噎的白眼。

他走得急,根本没来得及吃饭,上课时才偷偷地系鞋带,熬过了两节语数胃也终于到了极限,到楼下的小卖部排队买点吃的。课余时间有限,高天亮的首选是面包,下面依次为包子、零食。排队的时候被后面的人不小心撞了一下,蹭到了前面的同学,他回头时高天亮才看清:是同班的卓定。他们有些生疏,高天亮...

又名初中生初恋小记

——

 

 

初见,卓定是小卖部里最后一袋红豆面包。高天亮早上起晚了,连系鞋带的时间都不愿意浪费,踩着鞋跟狂奔着出门。他的书包空装着课本和作业,还有一本昨晚熬夜才看到一半的轻小说。堵上了他这十几年的命,终于在上课铃打响的同时踩到教室的地板,成功收获语文老师无语凝噎的白眼。

他走得急,根本没来得及吃饭,上课时才偷偷地系鞋带,熬过了两节语数胃也终于到了极限,到楼下的小卖部排队买点吃的。课余时间有限,高天亮的首选是面包,下面依次为包子、零食。排队的时候被后面的人不小心撞了一下,蹭到了前面的同学,他回头时高天亮才看清:是同班的卓定。他们有些生疏,高天亮只礼节性地跟他挥挥手,卓定便笑得很开心,“啊,小天。”他叫得过于亲昵,“你也饿了?”高天亮只点点头,没告诉他自己因为轻小说起晚这种荒谬又有点中二的理由。

卓定很瘦,这是高天亮对他的第一印象。他的胳膊和腿在夏天时裸露,是多少女生羡慕不来的,也是每次体检测体脂时总会和高天亮一起被打上“偏低”的人。班上的人或多或少揣测这两人是不是不爱吃饭,现在双双在小卖部偶遇,成功打破谣言。卓定看上去是常客了,阿姨刚看到他,还没等他说话,就已经把货架上的红豆面包拿了下来。她笑得两个苹果肌都红彤彤地,“小卓呀,你看,这是阿姨今天给你留的!早上卖得太好了,还好阿姨眼疾手快。阿姨对你好不好?”

卓定不好意思地笑了,把正正好的钱塞进她有些潮湿的手心里,“谢谢阿姨。”

“不客气,你想吃什么,阿姨到时候给你进啊!”他看上去很受阿姨的欢迎,这是高天亮对他的第二印象。他走上前,阿姨显然没有像对着卓定那样热情高涨了,但依然笑盈盈地:“小朋友,要买什么呀?”

“呃,有没有面包?”

“哎呀,面包今天卖得太好了,都卖完啦!”她一拍手,连额头上浮着的汗都写着可惜,“刚刚小卓买走了最后一袋红豆面包了,你还要不要看点别的?”

“那……包子什么——”

“蒸品啊,早上八点就卖完啦!”

高天亮的肚子又不满地叫了一声,他扫视了一圈货架,全是真空包装的膨化食品,毫无食欲。犹豫了好一阵子,等后面有人不怀好意地咂舌时,他只好指了指左上角的薯片。

“你要吃吗?”

高天亮薯片的“SHU”还没发出来,转头时,还剩四个的红豆面包举到了他眼前。卓定叼着其中一个,嘴里含糊不清地,“一起吃吧。”

等高天亮跟卓定坐到树荫下时,他才发现他和卓定几乎没说过话。他接过卓定的面包,红豆绵又沙的口感在嘴里化开,他一直不是个喜爱甜食的人,但今天貌似有所改观。他们聊了一些无关痛痒的话,等距上课还有两分钟时,袋子里还剩一个红豆面包。

还没等高天亮开口推脱,卓定就把它塞进了他手里。他挠挠头发,肚子里有酝酿了好久的话,终于在必须要往回走时开口:“小天……能不能教教我化学?”

化学课代表——高天亮——此时嚼着红豆面包,对卓定的第三印象是:是个狡猾都有点笨拙的人。他答应了,便肉眼可见地看到卓定在他面前像花一样绽放了。最后一口红豆面包下肚,高天亮心想:明天早上也买红豆面包吃吧。

 

之后,卓定是磨脚的新鞋。高天亮很少看上服饰,可基本的购物欲也还是有的,好不容易攒了一波钱买了双新鞋,穿了一天下来,左右两个脚后跟都磨出了血疱。他贴创可贴,却总被鞋子的边缘推上去,撕下来时皱皱巴巴地,一点作用都没有。母亲问他“不然就别穿了吧”,他又觉得可惜,第二天依然倔强地换了双长点的袜子穿去了学校。

高天亮刚到学校就后悔了:今天体育课体测,要跑八百米。男孩子没有特权,他看着三两因为来月经坐在树荫下聊天的女生,气自己的鞋,也气自己长了条多余的器官。卓定站在他旁边,没看出他的不对劲,在热身。在老师的哨声吹响后,一班人马像凤尾鱼群一样游出去,有几支带头的离弦之箭跑在队伍前面,但更多的人都保持着自己的速度和频率稀稀拉拉地跑着。

在将近半圈的地方,高天亮已经看不见前面的卓定了。他的袜子不争气地掉下来,那个本就被摩擦了一天的创面又暴露出来,他强忍着痛意机械地跑着,多想把这双破鞋给扔进垃圾桶,此生不见。跑了一圈后,高天亮抹掉了汗,再抬头时,发现他快追上卓定了。他皱了皱眉,卓定就控制速度来到了他旁边,摆手的时候肩膀偶尔和他撞到一起。

“你咋啦?”卓定气息还算稳,“怎么这么慢?”

“换了双新鞋。”高天亮就比他喘多了,“磨脚。”

“啊?”卓定这才往下面看,高天亮雪白的袜子都已经被染红了一块了,他赶紧拉住他,蹲下去查看情况,“你这样不行啊,小天。”

“你快别看了,跑完再说。”

“不要。”卓定走到高天亮前面,拱起的腰像在高天亮前面的悬崖上架了一座桥,“上来。”

“你要干嘛?”

“背你去医务室啊。”

高天亮站在原地,脑袋空白了,卓定见他不动,只好抓着他黏糊糊的手臂挂到自己肩膀上,把他背起来,又掂了两下。他笑嘻嘻地,“小天好轻啊。”

他快步走在空旷的操场上,天空好像触手可及,高天亮把太阳抓在手心里,趴在卓定同样湿淋淋的后背上时,狂野的心跳飙到一百二,借着刚跑了四百米的柳子把真心藏得好好的。他赶紧用阴阳怪气掩饰奇妙的、还有些搞不清的情感:“谢谢哥哥。哥哥真好。”

卓定听不出来,只又掂了他两下,“我是不是最好的?”

高天亮薅他的头发,眼神温柔地落在那闪着光的发丝上,此时又是赤诚的真情了:“是,你就是最好的。”

 

后来,卓定是超市里不听话的手推车。他下了课找到高天亮,往他手里塞了个手雷:“中午的时候,有女生跟我表白了。”高天亮晃了神,没来得及扔出去,让它在自己手里引爆了,炸得他遍体鳞伤。他故作镇定:“你答应了?”见卓定摇摇头,才把自己炸飞的骨肉给一块块拼回来。

放学顺路帮家里人采购,卓定拉着高天亮走进超市,往手推车的锁槽里塞了一枚一元硬币,锁舌弹出,两个人都先把书包放了进去。

高天亮刚推两下就觉得不对劲,他明明是往前推的,车子总是不听使唤地往一侧偏,一开始他以为是错觉,等放进了葱蒜姜和小青菜以后,车子又轻轻地蹭到货架的边缘。他咂舌,卓定问他怎么了,给他解释了,他又歪着头问:“那要去换吗?”

他又想到了放学时候的对话,高天亮没回答他,自顾自地推着车往前走,卓定立马碾上去:“怎么了?不会吧,跟手推车生气吗?”高天亮“你妈”的“MA”音发了一半,又翻了个白眼忍过去。他顺了顺气,又揪着卓定的小辫子不放:“你为什么不答应她?”

“谁?”

“就那个告白的女生啊。”

“哦,”卓定又往手推车里放了酱油和醋,“嗯……不知道?”

高天亮气不打一出来,“你能知道什么。”

“就没那种感觉吧,我又不认识她。好尴尬啊。”卓定挠挠头发,笑得像个憨批。

高天亮嘲讽他:“你跟谁不尴尬。”卓定立马答“跟你呀”,又让高天亮嘴角半间不界地翘了又撇,卓定瞥见了,笑他丑。又走了一会儿,手推车越重越不好推了,卓定又问:“还是换一部吗?”

高天亮这次很坚决:“不换,就用它。”

 

最近,卓定是歌单里的每一首歌。高天亮终于换了智能机,下载了听歌软件。他创建了一个歌单,在日积月累下已经有二百多首。卓定还在用九键翻盖,高天亮就经常分一支耳机过去,两个人在上学和回家的路上并肩听着。高天亮的歌单包罗万象,从二次元到韩圈,再到耳熟能详的口水歌和情歌,有几首卓定听得多了,经常在课余的时候哼哼。

谱的曲是撩拨的弦,写的词是意亦是情,听歌的人总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共鸣。有那么几首歌总在高天亮的听歌排行前几名,把卓定带得都会唱几句了,他唱得不好,不算五音不全,但调也不太准,只在高天亮面前咿咿呀呀地唱。

有次在熟悉的十字路口挥手道别,高天亮踩着自己的影子走在回家的路上,耳机里正巧放到“低下头俯瞰陆地上想念的眼睛”,他停下脚步,回头看,卓定的身影已经很远了,小小的一个,他的大拇指和食指对着比较一下,也就一个厘米。他又回身,看着自己的影子,就仿佛那灰蒙蒙的阴影里长着他的眼睛,长着他已经开始想念卓定的眼睛。

另一次回家的路上,卓定在高一层的台阶上双臂摊平维持平衡,像走独木桥一样向前走去。高天亮走在下面,塞了半边耳机,另外一支跟着他的步伐在他胸口摇曳。他这次踩着卓定的影子了,踩着那个像机翼一样即将飞走的影子,他的耳机里播到“对于爱情害怕触碰,放弃挣扎”,在盛夏中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他抬头去看卓定,眯着眼睛去躲过于刺眼的阳光,看他乐此不疲地向前踩着,鼻子里还哼着歌。他总那样无忧无虑,看上去像个什么也不关心的小傻子,就像现在,脚下一滑,机翼歪斜了,舱内的人也立马颠簸起来。

高天亮向前接住卓定是一种本能,是和排球场上下意识接下扣杀后,手臂上迟迟才席卷而来的痛楚是一样的本能。他架着卓定的两条胳膊,对视的四颗眼珠都微微颤抖着,两个人现在的位置十分奇妙,卓定仰视着高天亮,脸贴得很近,他甚至可以看清他的毛孔,和一颗被刘海遮住的青春痘。他们在原地定了一阵,卓定才缓慢地借高天亮的力直起腰,两个人的心跳都擅自卷起惊涛骇浪,好不容易平稳了片刻,又默契地对视了。这时,高天亮的耳机里恰巧地放着:“你看着我的眼睛,你记着我声音,无畏风雨,别忘记还有我站在这里”。

他差一点把“爱”像泼出去的水一样倾泻给卓定,可那多么不成熟啊,在他的年纪,爱是最缥缈虚无的东西。最后,他只是不那么用力地拍了拍卓定的肩膀,笑中有不可轻易察觉的苦涩:“我可救了你一命啊,哥哥。”

 

现在,卓定是度数不高的菠萝啤。夏天卷起了热浪,他两条白花花的细腿在台阶上摇晃,太阳的光反射在那上面,让高天亮晃了眼。他们坐在学校附近的滑板公园逃课,卓定忘了带身份证,去不了熟人的网吧,只好在这里消磨时光,等待放校的铃声打响。

九块五毛七,一罐菠萝啤和一根有点贵的,卓定没吃过的冰棍。高天亮昨天SOLO输给卓定,今天不情愿地请客,两个人围着冰柜沉默了半天,卓定的眼神飘忽在左上角有点贵的进口货上,让高天亮捕捉到了,直接帮他拿了出来:“干什么,瞧不起你爸爸我吗,请儿子吃就吃好的。”卓定在后面又像个小傻子一样笑,只说“谢谢小天”、“小天真好”,让高天亮尾巴都翘到云层里去了,又口是心非地说“对儿子好是应该的。”

俗话说酒壮人胆,高天亮的手指在那黄色的铝箔上摩挲半天,让上面的水珠在他指尖摊开,捧着它出了神。滑板的起跳和落地发出清脆的响,有些远,也很近,他被阳光晒得有些恍惚,一个眨眼眨掉了汗后再看一看卓定,融化的糖水顺着他的手指流到手腕,他也毫不讲究地舔了上去。

高天亮灌光了那罐菠萝啤,别的感觉没有,只觉得膀胱胀。他连续打了几个嗝,旁边卓定还在边吃边说英雄技能和连招,他一个字都没听进去,耳边不断响起滑板撞击地板的声音,“啪嗒”、“啪嗒”,像个时钟,也像个定时炸弹。

“儿子,爸爸不想当你爸爸了。”高天亮把空罐子摆在地上,走远了点,一个助跑踢了上去。黄色的铝箔变了形,在空中划出一道光迹,像大晴天的流星——高天亮对着它许了个愿。就现在,他还是想试着抓住这缥缈虚无的光。

“高天亮想做卓定男朋友。”等铝罐清脆地掉在不远处,高天亮回头时,看向卓定的一双眼睛里有渴望,还带着快溢出来的央求。

 

最终,卓定成为了高天亮的神。

神说要有光,因此把自己塞进了高天亮怀里。

 

他是他的万千比喻,是高天亮青春的点滴甘露,浇灌他,陪伴他。是在这个缥缈虚无的年纪里,高天亮伸手一够就抓得住的星星,真的在他名字以外的地方,写出一句“天亮”。

 

 

fin.


De rouille et d'os

[天卓/ABO] 潮涨

夜深了,偷偷搞一下小学鸡情侣

比《故障》还脏,请大家斟酌一下

请不要转出,不要上升

依然送给我的好路路

——


请点我

夜深了,偷偷搞一下小学鸡情侣

比《故障》还脏,请大家斟酌一下

请不要转出,不要上升

依然送给我的好路路

——



请点我

De rouille et d'os

[天卓] 故障

退役日常

请不要上升,不要转出

送给路

——



点我

退役日常

请不要上升,不要转出

送给路

——



点我

在下花无芳
他到底拥有着怎样的力量。

他到底拥有着怎样的力量。





他到底拥有着怎样的力量。

细胞生物学

【天卓】新年快乐

校园paro 高中生没头没尾的小半天

投喂姬友 做饭好难谢谢美女赏饭吃 禁一切

谢谢您的阅读


高天亮拿着试卷在楼梯口踟蹰,被十二月的寒风吹成傻逼却还是觉得额头发烫,去掀刘海的手还没放下就看见黄琛出现在拐角,后者见到他就发出一声意味深长的“噢”并迅速转身重新推开教室门,大喊“小天来了”。

这下可好,不去也得硬着头皮去。高天亮觉得额头更烫了,烧得整个人都有些晕乎,他不得不向前迈出一步,拽住黄琛把他扯回来:“好了你可以赶紧去放水了,工具人就该有工具人的自觉,走好不送。”

然后转身靠住走廊的墙壁,看卓定小跑出门,呆呆地左右张...

校园paro 高中生没头没尾的小半天

投喂姬友 做饭好难谢谢美女赏饭吃 禁一切

谢谢您的阅读

 

 

 

高天亮拿着试卷在楼梯口踟蹰,被十二月的寒风吹成傻逼却还是觉得额头发烫,去掀刘海的手还没放下就看见黄琛出现在拐角,后者见到他就发出一声意味深长的“噢”并迅速转身重新推开教室门,大喊“小天来了”。

这下可好,不去也得硬着头皮去。高天亮觉得额头更烫了,烧得整个人都有些晕乎,他不得不向前迈出一步,拽住黄琛把他扯回来:“好了你可以赶紧去放水了,工具人就该有工具人的自觉,走好不送。”

然后转身靠住走廊的墙壁,看卓定小跑出门,呆呆地左右张望了一阵子发现来人在自己视线死角,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喊了声小天。

“上周你们的周测试卷,老师让我给你的。”

“谢谢小天……你去实验楼了?”卓定接过试卷展开翻了翻——没看见答题纸,那这么厚一沓都是题目了——有些不情愿地撇撇嘴,“都是会写的题,我不想再写一遍了。”

“嗯……去改卷子。”选择性忽略了卓定后面那句话。

卓定还在看试卷,或许是刚从通了暖气的教室来到室外,校服外套还脱在座位上没穿出来,有些不适应地抽了两下鼻子。

“那你晚上还去吗?”卓定嗡着鼻子问,高天亮延迟了几秒才分辨出他在说什么。

“去,下节课下了就去。”高天亮他们班下节课是体育,原本是自习,但因为是下午的最后一节课,就换了一下,方便同学们买饭和打水,不用在晚饭时间排长队。

“小天——我饿了。”

“知道了,下了课直接去实验楼吃饭。”

“我饭卡在教室里,等下——”话说到一半被刺耳的上课铃淹没,高天亮推了一把卓定,让他赶紧进去,“刷我的卡。K皇欠我一顿饭,记好了啊。晚上多穿点,今天实验楼暖气时断时续的。”

卓定笑着说了谢谢小天,高天亮看着他进教室,走回座位后透过窗户冲自己挥手。真一个无忧无虑的小憨憨。高天亮又巴拉了两下刘海,慢慢地爬上楼梯回自己班里。

 

回教室写了点晚上要交的作业,高天亮提前将近二十分钟收好书包和金泰相下楼买饭,路过寝室进去拿了水壶,在水房打完水强制性把他们塞进金泰相手里,“谢啦兄弟,妈妈爱你~”

“我一个人怎么提四个回去??”

“反正一会儿你就是两个人了,脱团的人就该多干活。”高天亮冲着金泰相提着的另一个瓶盖上写有Umi的水壶抬了抬下巴。

“两个壶都放我们寝室吗?”

“嗯,晚上我和卓定一起回寝室。”

但是我们两个寝室只隔一层楼,卓定寝室就在楼梯旁边?一会儿上楼的时候路过顺便去放一下也没关系。金泰相有些奇怪,但也没多问,他们早就习惯看高天亮提着他和卓定的瓶一起去打水,同理卓定每周有四天的下午都可以去实验楼自习,自然也是提前去打两份饭,高天亮下课直接去吃。

 

“你们出放假通知了吗?”分别前金泰相突然问,“我想元旦放假时去买回家的票。”

“……好像没有?我明天问一下。”

竞赛组的总是能提前知道放假安排,方便他们规划假期时间和安排上课教室,因为高天亮在的物理组组长是年级主任,高天亮一般是知道消息最快最准确的学生之一。

“那你顺便再问一下寒假开哪层宿舍楼,我们要不要搬。”

“别想了,开哪层男寝留校的女生都是住男寝一楼,住不到我们这层。”

“好吧……那你搬吗,你们竞赛的今年寒假还是在学校上课?”

高天亮有些烦地又去抓了刘海,“元旦我要去剪头。”答非所问。金泰相耸耸肩就上楼了,高天亮提着两碗饭往实验楼走。

 

其实刚才他骗了卓定,他去实验楼不是去改试卷,而是组长找他谈话,问你今年去冬令营吗——高天亮高三了,这一次再拿不到好的名次和录取条件,从冬令营回来到高考,剩下几个月的时间恐怕连把常规课补起来都困难,至少很难再回到原先那样的好成绩了。

都快十八岁,要成人了,到这个年纪高天亮也不可能听不出组长话中劝他放弃的意思。要是从现在开始就放弃竞赛专心普通高考,T大B大不提,努努力其他的985还是能考得上的,冬令营这个事谁也说不准,一年一个政策,这次的还不知道到底怎么说,是直接保送、再次参加选拔考试拿有条件录取,还是只能给自主招生名额。

“你也不像卓定他们,开学就拿了保送,寒假去冬令营就当玩玩,能拿到更好的成绩去更好的学校当然好,拿不到也无所谓。你现在是什么都没有,到底怎么选,自己好好想想吧。”

组长在抽烟,就开着办公室窗户,高天亮低头站在办公桌前,看着用力抓住桌子边缘的手,指尖扣得发白,竭力努力不发抖,也不知道是被风吹得太冷还是想哭而双腿懈力只能靠上半和桌子支撑,连最后组长说今天晚上竞赛的自习是生物组的老师们坐班,你晚上下了自习把这个A班的周测试卷带给卓定都只是接过试卷嗯了一声当回应。

“他上周去杭州了,他要是不愿意的话你跟他说,就说是我说的,虽然没什么高考压力,该做的题还是要做啊。”

好巧不巧,这位同时也是卓定班的物理老师。

组长说完,像是想起来什么,又补充了一句才允许高天亮离开:“A班的卷子你有空也看看,每道大题的最后几个小题跟B班还是有些区别的。不会的你问问卓定,还有黄琛,你们关系不是挺好的吗。”

高天亮说了谢谢老师就快速推门离开,进了电梯才用袖子随便擦了擦眼睛,努力把剩下的眼泪憋回去。都已经走到最后了,为什么要让我放弃。

 

左右晚上都要见,不如到时候再把试卷给他。高天亮站在楼下吹了一会儿风,等心态平静,路过小卖部买了包纸巾擤鼻涕,甚至在刚出小卖部门听见下课铃时非常乐观地想,不错,我买的真及时,再晚一分钟就要人挤人排队付钱了——思维跳跃——今天下午卓定得待在教室,只有我下节上体育,去问问他要不要带饭。不由自主地走西边楼梯上去,快到卓定他们班门口了才反应过来,不对,我不是想的晚上再给的吗。

接着他开始犹豫,到底要不要过去。明明中午在食堂见到的时候卓定在抱怨晚上要排队买饭和打热水,明明知道今天他最后一节课可以提前去买饭也没在中午就把饭卡给自己,是已经和同学约好晚饭了?

然后就被迎面而来的一阵寒风吹到脸僵。今年冬天可真是冷,春天快点来吧……高天亮有一点点不开心,结果黄琛问都没问就直接去喊卓定了。难道我就不能只是单纯的路过?我自己教室在东楼但是距离实验楼最近的楼梯就是西边的啊。当然,这点不开心很快就在卓定黏黏糊糊带着鼻音的“我饿了”中瞬间消失。今天晚上吃热干面吧,没有汤,提去自习室也不怕面坨了。

 

 

刚走进实验楼大门高天亮就被冻得打了个寒颤。实验楼平时就阴冷,今天暖气还坏了,更是冻得要命。

今年冬天仿佛格外冷,延迟近一小时高天亮终于再次想起目前他不得不面对的问题:竞赛这条路,还要继续走下去吗。

 

高天亮算了算自己手里的获奖,国一遍地走的时候这个奖最多能当一下自主招生的敲门砖。自主招生获得的加十分二十分钟显然是不够上自己想去的学校。搞竞赛的谁不想去T大Q大,差一点也想去K大之类的学校,高天亮嘴上不怎么提,心里还是门清,不提英语,就他这个语文成绩一门都能比别人少六七十分,只凭高考,真是拿头上K大。然而卓定就拿了K大保送。

他开始羡慕卓定了,夏令营直接保送,其他签了学校的还都只是降到一本线录取,卓定连高考都不用参加。

 

高天亮前脚走进教室坐下,刚拿出书本水杯,后脚卓定就小跑进来,差点没刹住车。高天亮扶了他一把,把接了开水的杯子往里推,还要习惯性开嘲讽:“还好我没拿水杯,水泼了今天我们就改医院学习,K皇牛逼。”

“小天元旦出去吗?”

“去剪个头发。”

“刚才黄琛说,他看通知牌上贴的,一月一号除了寝室,学校哪里都不开门,竞赛的教室也不开。”

高天亮扒着面条抬头,“所以?”

“我们去肯德基吧。”

“……说鸡不说吧,文明你我他啊K皇。”

胳膊被撞了一下,高天亮含着面点头,乌拉了一句“你别吃冰淇淋,谁吃冰淇淋吃感冒了谁是狗。”

 

于是直到吃完饭出去扔饭盒高天亮才又想起来,如果不选择继续物理竞赛的话,元旦他理应回家,就算不回家,也应该在学其他的,至少不会是物理了。或者,今天晚上,他就不应该出现在竞赛组的教室,而是老老实实地回教室吃饭上自习,和其他人一起,做一个普通高三学生应做的事情——那卓定就没饭吃了。

再试试吧,都坚持走到这里了,没有理由放弃吧,只是运气不太好,以前不论名次,只要是国一都可以保送,结果今年突然就改了。也听说明年可能会继续改,取消保送,统一变成只给参加自主招生的机会。如果我能排名非常靠前,再怎么改也改不到我头上吧,到底还是因为菜。

高天亮仔细回忆了一下上一次的考试,成绩与他平时的水平极度不符,考前紧张到吃不下饭,考场上胃痉挛,最后算是勉强写好交了卷,能卡在最后拿到国一已经算运气爆表。大不了就好好复习高考……冬令营在除夕之前也结束了。

直到卓定出来找他,高天亮才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垃圾桶前发呆许久。还好是卓定,换一个人绝对要嘴臭“高天亮你在吃垃圾吗吃这么久”。卓定走过来和他并排站着,看起来也没有想要进去的意思。K皇也想吃垃圾?高天亮自己把自己逗笑了,面对卓定投来疑惑的眼光只能摆摆手。

高天亮心想,和卓定在一起的时候就容易变成跟他一样憨憨。

 

“小天……”

“嗯,怎么了?”

“寒假留校登记宿舍,还是和以前一样?”

前两个过年他们都住在一起,毕竟男寝是十人间,整个物理组就不到二十人,今年更少,一个寝室都凑不满。

“我可能只住几天……就去冬令营了。”高天亮又开始抓刘海,“快点放假吧,这头发长了是真的烦。”他转头去看了眼卓定,觉得他的头发确实也到了该剪的长度。

“后天下午就放假了。”

也是哦,没两天了。

“K皇后天下午有事吗,没事一起去理个发?还是一号再去,然后去肯德基。”

卓定往高天亮的反方向扭头,“嗯……我室友元旦都回家……”

“?那我去你那睡呗,KK别怕,哥哥陪你睡。睡醒了哥哥再带你去剪头吃饭——”话音未落就被打了胳膊,高天亮火速跑回教室,等卓定回来后还要继续调侃:“宝宝别怕,我陪你哦~”

卓定抿着嘴笑,又打了他一下,小声说“不,是一起过年。”

高天亮一愣。

“也是……好希望新年快点来,冬令营什么的都结束了,好好高考。K皇就比较爽啊,去了大学发达了记得想想兄弟请兄弟吃饭——诶,你还欠我一顿饭,记好了啊。”

 

“……小天不和我上同一所学校吗?”卓定瞪大了眼睛。

“……”

高天亮斜着身子伸手去把窗户推开了一条缝,“吹吹风透透气,别犯傻。”收手时顺带抓住卓定借力,又在他头上揉了一把,“那我只能说我努力一下了。K皇牛逼跑太快,追不上啊。”

翻开练习册开始做题,卓定撇了撇嘴,“那你努力吧……”

 

高天亮没接话,同样也拿了试卷对着答案改错。会努力的,我也想去K大呢。

过了一会儿他侧头看卓定,又越过他去看窗外深蓝色夜空下光秃的树枝,随后把视线转回试卷,只有一道题出了一点点小问题,放在试卷上的左手食指有些许裂皮,元旦出去可以顺便买盒防冻伤的药……嗯,得早点去,放假好多人在肯德基写作业,去晚了没有位置……买一盒冰淇淋两个人分也不是不可以,就只给卓定尝一口。新年快来吧。

 

 

——————

劝人搞竞赛天打雷劈,十个人九个就最后都回去高考了,许多本来成绩很好的人最后只能复读一年。冬令营保送什么的别当真,距离我们那时候快十年了,我也记不清具体是什么流程和政策_(:з)∠)_太久没写过中文已经不会写了……我是废物QAQ

再次感谢姬友,没有她我就饿死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