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ko ko bop

453浏览    72参与
抢艺兴的霸王龙【看到我让我滚去更文谢谢】【必须给我看置顶】

呵,我看《青你2》直接改名为《青春有EXO》吧!出道之后的女团也叫EXO!

呵,我看《青你2》直接改名为《青春有EXO》吧!出道之后的女团也叫EXO!

墨轩

笔刷背景来源微博。软件procreate,评论名字我给你们写

笔刷背景来源微博。软件procreate,评论名字我给你们写

小哭包

【肖战|明星大侦探|绝美镜头混剪】

BGM:KO KO BOP|dy@文W社长|cover:EXO

【肖战|明星大侦探|绝美镜头混剪】

BGM:KO KO BOP|dy@文W社长|cover:EXO

今日营业中

i'm so sick of this song!!!

i'm so sick of this song!!!

戏精大学优秀毕业生

拜拜了您嘞👋我哥终于不用再荡荡贝贝辽!!!!!

拜拜了您嘞👋我哥终于不用再荡荡贝贝辽!!!!!

豆粉豆豆奶

有事等待回归的一天~
ค(TㅅT)ค

有事等待回归的一天~
ค(TㅅT)ค

SHUTIAN舒田
你不知道我花了多久才找到你所以...

你不知道我花了多久才找到你
所以
宁可死离 不愿生别

你不知道我花了多久才找到你
所以
宁可死离 不愿生别

奶油味灿烈酱
再一次消失的本命魔咒😂我又拆...

再一次消失的本命魔咒😂我又拆到我家烈烈啦👏

再一次消失的本命魔咒😂我又拆到我家烈烈啦👏

_Angelica
小啵 ♡゛⊂('ㅅ' ⊂) W...

小啵 ♡゛⊂('ㅅ' ⊂)

Weibo @Angelicacb__

小啵 ♡゛⊂('ㅅ' ⊂)

Weibo @Angelicacb__

火山宝鼻子上的痣
5g大大画的 超可爱!

5g大大画的 超可爱!

5g大大画的 超可爱!

边三朵

一见钟情?——关于修窗户

《一见钟情?》短篇完结
【物业实习呆萌年下鱼X高冷腹黑社会霸道虎】

文/边三朵

朴灿烈深吸一口气,今天是第一天上岗,一定要表现的好一点,正想着经理的电话打了进来,“灿烈啊,B栋2702窗户坏了,你去修一下。”
“好的!”
好不容易在家,结果边伯贤突然发现窗户坏了,只好打电话给物业叫人来修。“喂,是物业吗?B栋2702窗户坏了,请赶快派人修一下。最迟今天。”
刚挂电话喝了两口水,边伯贤听见有人按门铃,翻了个白眼,过去开门,一个穿着物业橙色工作服的人站在门口,气喘吁吁,还抿嘴朝他笑,边伯贤听见他用很温柔的声音说着,“您好,我是物业的实习生朴灿烈,来给您修窗户。”
边伯贤点点头,“进来吧。”
“需要换拖鞋吗...

《一见钟情?》短篇完结
【物业实习呆萌年下鱼X高冷腹黑社会霸道虎】

文/边三朵

朴灿烈深吸一口气,今天是第一天上岗,一定要表现的好一点,正想着经理的电话打了进来,“灿烈啊,B栋2702窗户坏了,你去修一下。”
“好的!”
好不容易在家,结果边伯贤突然发现窗户坏了,只好打电话给物业叫人来修。“喂,是物业吗?B栋2702窗户坏了,请赶快派人修一下。最迟今天。”
刚挂电话喝了两口水,边伯贤听见有人按门铃,翻了个白眼,过去开门,一个穿着物业橙色工作服的人站在门口,气喘吁吁,还抿嘴朝他笑,边伯贤听见他用很温柔的声音说着,“您好,我是物业的实习生朴灿烈,来给您修窗户。”
边伯贤点点头,“进来吧。”
“需要换拖鞋吗?”朴灿烈弓着腰像个乖小孩一样有礼貌的问。
“不用了,家里没有多余的。”
朴灿烈眨眨眼,这样啊,看来是一直自己住,朴灿烈打量了一下房子的整体风格,黑白主题色,但也夹杂着点彩色的看了让人觉得很有生命力的装饰画,很有特色但又不失品味,和它的主人一样耐看还好看。
被边伯贤带去阳台,朴灿烈看着花盆里枯死的几盆仙人掌扯了扯嘴角,但是好像不是会享受生活的人啊。
注意到朴灿烈的目光停留在被自己硬生生养死的仙人掌上,本来不想多说一句话的边伯贤还是解释了一下,“这些植物大概跟我不合。”
朴灿烈委婉的笑了一下,“应该是太忙了没空照顾吧,”然后拿起花盆看了看,“我还真没见过能把仙人掌养死的。”
边伯贤配合着假笑了一下,敲了敲窗户玻璃,“这个窗框坏了,关不上。”
朴灿烈回过神,“哦对,我看看,”朴灿烈左摸摸右碰碰,边伯贤看着他观察了有五六分钟,没一点动作,“你会修吗?”
朴灿烈尴尬的挠挠头,“不好意思,我第一天上班,还不太会。”
边伯贤瞄了一眼手表,还有三分钟就要开视频会议了,挥挥手,“算了,你先走吧。”
朴灿烈哦了一声,扁扁嘴往门口走。
“等一下,”边伯贤把手机递给朴灿烈,“留个电话,我有空再叫你过来。”

“您好,我来了。”
边伯贤把朴灿烈让进门,“你修吧,有事叫我。”
“好的!”朴灿烈用力点点头,好像是个不容易亲近的人啊,要赶快熟络起来才好。
“那怎么称呼?”
边伯贤从手机里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边伯贤。”
朴灿烈突然反应过来,边伯贤?是那个边伯贤?“是锦林的总经理?”
边伯贤扯起嘴角,轻蔑一笑,“你还是修窗户吧,知道多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朴灿烈眨眨眼,不是说锦林的总经理是个大胖子吗?不是说是个秃顶老男人吗?不是说高丑辣吗?果然那些人的都是鬼话!明明是万里挑一的颜值…
朴灿烈在工具箱里翻找着胶水,一边还不忘套近乎,“对哈,都说知道多了就得死,我可不想死,就是很惊讶…”原来是长的这么好看的人。
“惊讶什么?锦林的老总原来不是个秃头大胖子?”边伯贤势在必得的眼神看得朴灿烈一愣一惊吓,“你怎么知道的?”
边伯贤翻看着报纸,“你们大学生都是这样以为的吧。”
朴灿烈又一惊吓,“你怎么知道我是大学生的?”
边伯贤扁扁嘴,“看你呆呆傻傻的样子就知道了。是工科的吧,怎么会当物业?”
“……我是大四学生,像我们这种专业的学生也就只能呆在实验室里,没什么对口的,去大企业技术研发又嫌没有经验,所以先下水试试。”
“什么专业?”
朴灿烈摸摸鼻子,“化学。”
“噗,那还真不好找工作,考研了吗?”
朴灿烈放下手里的活,挺不好意思的说,“笔试过了,还没面试。”
边伯贤意味深长的点点头,“修好了?”
“额,没有,还少了点工具,我明天再来行吗?”
边伯贤想了想日程,“可以。”

“不好意思了,这么多次还没修好。”
边伯贤摆摆手,“修好了就行,最近没大雨,早点晚点没事。”
朴灿烈点点头,瞧瞧,看人这多通情达理。
“你也别高兴的太早了,修不好我可是要投诉的。”
“……”我才刚夸夸你,结果就这样对我。朴灿烈叹了口气走进阳台。
问过老师傅是下面的铝轨坏了,要换的话自己一个人也不行,只好再麻烦边伯贤,“那个,边,边伯贤,你能帮我一下把窗框拿下来吗?”
边伯贤放下电脑,“来了。”
好不容易换上,结果关上又开不开了,朴灿烈挠挠头,“额,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回去问问明天再来?”
边伯贤皱了皱眉,“明天我出差,三天回来,你三天后再来吧。”
“好!”
边伯贤嘴角上扬,“怎么,来我家很开心啊?”
朴灿烈拿起工具箱就往外跑,“那啥,我先走了啊。”

“对不起……”
“别说了,快修吧。”
“…好。”
“你傻吗,只会说好啊?”
“哎?没有没有,我…就是有点…呆。”
看着朴灿烈在阳台上折腾,浑身的汗,边伯贤弯了弯嘴角,这小子还挺有趣的,忍不住就想调侃他。
“修好没?”
“没…”
“哦,我有事,下次再来吧。”
“哦。”

“您好,我又来了。”
“嗯,”边伯贤好像是在思考什么,眼都直了,朴灿烈抬手在边伯贤眼前晃了晃,“想什么呢?”
边伯贤抬头一笑,“我就想知道你还要来几次才能把窗户修好。”
朴灿烈知道是又被耍了,但是自知理亏,扁扁嘴,“我也不知道。”
边伯贤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哦,那就别走了。”
“啊?什么意思?”
边伯贤拿出了霸道总裁的气势,“没什么意思,一见钟情。”

——END——
我TM写的什么鬼d(ŐдŐ๑)
各位大佬随便看看吧
别问我小啵为什么突然就一见钟情了
我怎么知道
瞎几把写。。。

边三朵

哥罩你喽【番外】

【番外】
——关于你不知道的我喜欢你的事

文/边三朵

众所周知边伯贤是东南亚的大佬,嗯,杀人卖毒品,特别牛叉还有钱的大佬,不,有气质的大佬。
话说这一天边大佬去收租,开着他那辆豪车,抽着个好几万的雪茄,旁边还一辆越野跟着,给他——递红酒。
边大佬从车上下来,钥匙一甩正中小弟脑门,“停在河边,晚上我去那边酒店吃饭,”然后勾了勾手指示意小弟过来,“你懂的。”
小弟一脸茫然的抬起头,“啊?”
边大佬翻了个白眼,“找个鸭不懂啊!”声音大的这一片出租房的人都能听的特别清楚。
“靠。”边大佬低声骂了一句,抬起头一甩头发当作啥也没发生,然后站到越野车顶,拿个大喇叭喊:“今个交租,涨三百,都麻利拿钱准备好...

【番外】
——关于你不知道的我喜欢你的事

文/边三朵

众所周知边伯贤是东南亚的大佬,嗯,杀人卖毒品,特别牛叉还有钱的大佬,不,有气质的大佬。
话说这一天边大佬去收租,开着他那辆豪车,抽着个好几万的雪茄,旁边还一辆越野跟着,给他——递红酒。
边大佬从车上下来,钥匙一甩正中小弟脑门,“停在河边,晚上我去那边酒店吃饭,”然后勾了勾手指示意小弟过来,“你懂的。”
小弟一脸茫然的抬起头,“啊?”
边大佬翻了个白眼,“找个鸭不懂啊!”声音大的这一片出租房的人都能听的特别清楚。
“靠。”边大佬低声骂了一句,抬起头一甩头发当作啥也没发生,然后站到越野车顶,拿个大喇叭喊:“今个交租,涨三百,都麻利拿钱准备好了哈,别让我等着急了!”
出租房的租户一阵哀嚎,租房的基本上是学生,哪来的钱?但是边大佬就任性,钱不够花多要点怎么了,不愿意租走啊,又没拦着你。
话是这么说,可这片出租房是地段条件最好的了,旁边是一小学,对面一初中,往前走一条街就是高中,高中左边一医院,再走一条街是码头,上右一拐是警局,谁都争破了头往里挤,哪还有不租的道理,贵就贵吧,早晚当了警察处理了你!
边大佬瞅着一摞钱傻笑,抽了一匝往天上这么一撒,“大爷赏你们的!”
呼啦啦一群人就冲上去了,边大佬从人群中间挤出来,拍拍身上的土,一抬头一个高中生嚼着棒棒糖,带着耳机,背着书包从旁边经过。
东南亚热烈的阳光打在少年身上,飘扬的白衬衫衣角闯进了边大佬心里,冒出无数个粉红泡泡。
边大佬当然没有放弃这次机会,尾随着美少年到了他家,听到好像是美少年的爸爸说话。
“灿烈啊,回来了,快洗洗手吃饭,”哦,叫灿烈啊,边大佬咂吧了两下嘴,灿烂又热烈,啧。
“今天吃手抓饭,”边大佬忍住没让口水流下来,继续听。
“你不知道啊,今天那个边哥又来了,涨了三百的房租,哎呦我那个心疼啊。”
“爸,没事,以后我挣钱了把这房子买下来。”低沉又带着青涩的性感,边大佬吞了口口水,我的妈呀,太好听了。
往后一退就不知道就碰了个什么东西,咣当一下子,然后听见美少年说,“爸,我出去看看。”
边大佬一愣,拔腿就跑,一口气跑到街口转角,看着美少年没追过来松了口气,记得好像门上面有个牌匾,边大佬眯着眼仔细瞧了瞧,“朴氏手工皂”,边大佬开心坏了,原来叫朴灿烈啊,啧,真好听啊。
吹着口哨就走到了河边,进了包间,小弟走过来,身后跟着个人,应该就是鸭,边大佬还没缓过来,那个人就扑了上来,手直往自己裤裆掏。
以往没啥反应的边大佬突然觉得这个鸭特别恶心,脑海里浮现出了朴灿烈的脸,“你起开。”
那人还是往里掏,估计是以为边大佬的情趣。
边大佬又说了一声,那人还是没停手,边大佬这回真怒了,咔吧一声把那鸭的手折断了,“操你丫的,听不懂人话是吧!滚!看见你就恶心!”
那人吓得脸色煞白,托着断了的手连滚带爬的跑了,边大佬喝了口酒去去火,冲小弟说,“你找的什么货色!”
小弟扑通跪地下去了,“边哥,您,您上回还说他伺候的舒服…”
边大佬猛地一搁酒杯,好像是有这么个事,结果今天因为朴灿烈跟别人都做不下去了。
于是边大佬痛苦的捂住脸,仰天长啸:
“完蛋!朴灿烈,我好像真喜欢上你了!”

——END——【全文完】

最后齁甜的一章😂
谢谢喜欢,明天放TXT
之后可能开始更《黑色交易》
注意可能哈哈哈哈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