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kyle rayner

26777浏览    491参与
绅士配红茶

垃圾摸鱼,比例崩坏

画不出他的万分之一帅

今天的我好高产(自豪)

垃圾摸鱼,比例崩坏

画不出他的万分之一帅

今天的我好高产(自豪)

归桥
“Hi! 你也是漫画家吗?!”...

“Hi! 你也是漫画家吗?!”

画了一下dc和jojo的两名漫画家,我画画很丑不要杀我(逃)

“Hi! 你也是漫画家吗?!”

画了一下dc和jojo的两名漫画家,我画画很丑不要杀我(逃)

目白

I made fangoods for myself!!🤩🤩🤩❤️🧡💛💚💙💜🖤🤍

I wanted to try Aurora material! Aurora colour matches Green Lanterns very much!!!! Glitters as well!!!👍👍

I thought Flash fits Aurora...

I made fangoods for myself!!🤩🤩🤩❤️🧡💛💚💙💜🖤🤍

I wanted to try Aurora material! Aurora colour matches Green Lanterns very much!!!! Glitters as well!!!👍👍

I thought Flash fits Aurora perfectly at first because of SPEEDFORCE world🥰🙏⚡️⚡️⚡️⚡️


I could add Krypto at this time because 緑超雪花球 was too small to draw him.🥰🙏


Blurring

时隔多年又圆规式爬墙爬回来了!三年前就很喜欢@Air spirit 空气老师的那篇【三代绿红】今天凯文和沃丽斯在一起了吗? 终于有机会涂一下沃丽斯了!p1和p2大概是我流沃丽斯的两个造型,基本上是用的KF的配色(明黄色多一点!

p3大概是《宇宙旅行者》的表白!因为是凯尔没当上绿灯前德漫画于是给凯文加了个披风!

最后表白空气老师!!!!老师的KyleWally真的太可爱了!

时隔多年又圆规式爬墙爬回来了!三年前就很喜欢@Air spirit 空气老师的那篇【三代绿红】今天凯文和沃丽斯在一起了吗? 终于有机会涂一下沃丽斯了!p1和p2大概是我流沃丽斯的两个造型,基本上是用的KF的配色(明黄色多一点!

p3大概是《宇宙旅行者》的表白!因为是凯尔没当上绿灯前德漫画于是给凯文加了个披风!

最后表白空气老师!!!!老师的KyleWally真的太可爱了!

Felicia_no

【KyleRoy】小艺术家x2

非传统绿(灯小孩)(未来的)红(箭)

本意是Kyle/Roy(无差),最后还是乱七八糟流水账逐渐萎靡,随便看看都是胡扯。(为什么Speedy用英语,因为看到快手我会出戏,而且史皮迪是不是念上去更可爱。越看越弱智又懒得找bug不要挂我不要骂我。


瘫在懒人沙发里的凯尔看着“庆祝少年泰坦成立60周年”的横幅一阵出神。他只当过,夸张地说是一周的泰坦,但时间并不影响他在泰坦中和许多人培养情谊,更是被一日泰坦一生泰坦感动过来。60周年?那沃利唐娜还有罗伊迪克他们差不多也就七八十岁……吧?如果他也早一点加入是不是可以获得元老级永葆青春buff,或者说是他们手牵手去找了什么神奇回春泉?他胡...

非传统绿(灯小孩)(未来的)红(箭)

本意是Kyle/Roy(无差),最后还是乱七八糟流水账逐渐萎靡,随便看看都是胡扯。(为什么Speedy用英语,因为看到快手我会出戏,而且史皮迪是不是念上去更可爱。越看越弱智又懒得找bug不要挂我不要骂我。

 

瘫在懒人沙发里的凯尔看着“庆祝少年泰坦成立60周年”的横幅一阵出神。他只当过,夸张地说是一周的泰坦,但时间并不影响他在泰坦中和许多人培养情谊,更是被一日泰坦一生泰坦感动过来。60周年?那沃利唐娜还有罗伊迪克他们差不多也就七八十岁……吧?如果他也早一点加入是不是可以获得元老级永葆青春buff,或者说是他们手牵手去找了什么神奇回春泉?他胡思乱想着,忍不住冒出来手牵手圆圆胖胖的绿色小人,毫不意外地穿着TT O5的制服,往“60”那个数字那边飘去。

虽然他们中大部分人已经不是少年了,成年分队也因此去掉过前面的TEEN,但是一群二十多岁的青年和现役青春期小孩凑在一起,开派对,显然并不会停下此起彼伏的尖叫和比绿灯侠本人还亮的各色灯光。跳舞、叙旧、聊聊分开期间的新冒险,打游戏、做游戏、聊感情,一通狂欢之后除了有特别酒精处理能力的英雄,大部分人都扭曲着醉倒在地上——21岁以下的小孩可能是单纯累过头睡着了,也可能是乘大人没注意。不靠谱的哥哥姐姐们后来也无暇关注他们杯里的液体。体力没那么好的灯侠庆幸自己早早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故作世外高人看着各位作为取材(拜托,他是靠意志力而不是体术的脑力派宅人)。

横幅上的绿色漫画风人物在昏暗中比凯尔觉得的显眼得多,罗伊也因此注意到了瘫在他旁边的人正是前情敌漫画家。他撑起头,侧躺在地上,没打招呼就眯着醉晕的眼说:“你知道吗,大灯泡,如果早点认识你我或许会找你,嗝,画专辑封面。”

凯尔可能没那么醉,否则绝不可能在几秒内想象出红发弓箭手穿着Speedy的服装挂着吉他抓着立麦把汗水洒向台下的样子。他也可能是多喝了那么点,才没有控制住将这一画面呈现在了罗伊面前——并难得地感到可惜这都是全绿的,没有红色。

“不——谁会穿着这套衣服上台,画家,你可是有乐队T的人!”罗伊拖长着声音往上够凯尔的手,似乎知道这全息投影立体画作来自于这只手,自己也可以用他的笔把不现实的部分改掉。他转了转头,发现应该充当证人的人,跟他一样七老八十的青梅竹马,没有一个在视线范围内。罗伊可是有自信就算他们趴在地上躺尸也能从屁股认出来的。

然而绿灯侠的专用画笔不能随其他人的心意作画,倒是凯尔被一阵莽劲拉得不稳,一下翻过身压在了罗伊身上。哦操——幸好他们都没穿紧身衣。

但是他还是感受到了弓箭手坚实的臂肌和胸肌,画家的本能让他脑内呈现出完美的人体结构模型,被摔醒的大脑又颤巍巍叫着这比结构小人壮实多了!

在他还冒着实体的金星处理复杂感受的时候,没白被叫做Speedy的罗伊已经做出了选择,摇晃着把凯尔拉起来,没头没尾地说:“不是我的,知道我们会闹很晚莉安已经被黛娜接走啦。”

被拉到房间的凯尔后悔自己没有撑着一口劲飘上楼,但没错,他们撞开了门又一起撞倒在床上。然后结结实实地吻在了一起。

……醒过来的两人呆愣着保持着比前夜更别扭的姿势躺在床上。

“我要怎么跟康纳交代。”

“什么?”那我不是会被沃利和迪克质问啊……但他们中间就一起走了。

“你原来没有和康纳搞上?”

“没有!”凯尔坐了起来,掸了掸不存在的灰把罗伊的注意力吸引到衣服上。“完整,干净,什么都没有发生,你亲完就干脆蹬掉了衣服裸睡!”

“啊……那是你不行?”

凯尔雷纳,不想和还不够清醒的对方解释,想着昨晚罗伊还想做些什么却根本醉到硬不起来之后就昏睡的样子,莫名其妙之余感到一丝遗憾和委屈。

罗伊懂了,罗伊完全懂了,他坐了起来低头看着茫然地瞪着天花板的绿眼,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虽然我很想说现在也可以,但是不行我要去醒酒接我女儿回来啦。”

凯尔这才想起灯戒并没有被摘掉,看着罗伊匆忙穿衣的背影安上了绿色螃蟹面具,保持着迷茫和不爽从窗户飘离了泰坦塔。

 

一周之后凯尔没想到自己又这样飘到了老地方,他接到罗伊的消息,“拜托帮个忙!!!”,意思是当幼教兼魔术师。

他对这个委托毫无怨言,不如说他乐于看孩子们认真地一笔一划勾勒出自己的乐趣的样子,更不用说莉安真的是非常乖巧的孩子,一点也不像她父亲和传说中的反派母亲。他只是在跟罗伊哈珀相关的环境里还保留着一丝矫情的期待,在对方女儿身边就更感到自己思路在飘忽,急忙想着绘画要点把想法扯回来。但艺术本来就是纷杂内心的具象化,和绿灯做出的形象有那么些异曲同工,本能派选手又很难自我说服。

在作为模特的绿色罗伊哈珀又一次微妙地变形之后,凯尔只能连忙对莉安表达歉意。不过她也快画完了,索性放下了笔听凯尔用宇宙最强武器绘声不绘色地讲冒险故事。

说到不绘色这个问题,他倒是想起了作为箭侠常用补充包的具象绿色箭,常用红色箭矢的军火库在Speedy时期倒是用的绿箭,他和康纳更合得来说不定部分是因为颜色不冲突呢。凯尔又鬼使神差地想到,那这样岂不是他和罗宾都是红黄绿,不管是什么目的,他为自己同行的审美默哀,搞乐队的罗伊总不能还秉持这种审美吧!

胡思乱想着带孩子日过去了,凯尔却对军火库思考得更不清不楚,在和罗伊道别时用绿皮小包袱藏了藏抢了莉安画纸画的罗伊的素描,只表示还乐意带孩子,闭口不提狂欢夜的乌龙。

罗伊没那么多弯弯绕绕,排除了情敌和顶替哈尔的偏见,他发现调戏这位新手也蛮有意思。然后罗伊发现因为种种原因凯尔和自家老爹也有点不情不愿的合作,在凯尔和他的新晋兄弟以及老友速跑者成为朋友之后就更有趣了。

难道绿灯侠和他们家就是比较有缘?盖和斯图尔特就不太这样,那就是凯尔本人的有趣了。

他们或许在随性和冲动上有一些相似之处,但罗伊愿意把自己归为狂放派,所以那天干脆直接拐走了放空自我还带着具象物开玩笑的凯尔。这可不是借酒壮胆,前半部分他还在忙着和迪克他们说单亲爸爸带小孩上学的艰辛然后被堵回去莉安差不多是全泰坦一起带的,要不是凯尔先开着灯示意他也不会心血来潮。

去掉了面具的雷纳让人后知后觉他长得确实不赖,从来不在享乐上落后的罗伊想,幸好这次不是反派或灰色地带的朋友了——但没想到的是他还是找了个不巧的时机。

忙完一阵子他又想起来酒后胡说的专辑封面,在冒险间断断续续最终放弃的年少爱好又开始蠢蠢欲动,迪克都可以在三个地方到处跑甚至有个正职(或许不能类比),他也不是没有办法在奶孩子和打怪兽之间再拾起这个兴趣,再把一时打趣变成现实。

 


没了,上着课速打的,我对两种艺术都一窍不通,还想着凯尔把画笔一摔说不干,我要当吉他手,本质是一个比较长的口嗨记梗。说着说着我都想看小画家凯和小史皮迪玩了。


楚路咕咕咕過馬路

[三代綠紅]Rhythm 奥地利 匈牙利(普通人au)

已經決定將內容全數釋出,請安心食用(?


之所以兩個國家一起放,因為匈牙利內容有點少((那麼祝閱讀愉快?


從克魯姆洛夫到維也納的車程約五個小時左右,沃利一向都是一個不喜歡浪費時間的人,他訂的車票都是晚上在車上小睡片刻,基本上也是差不多。


維也納,奧地利的首府,世界著名的音樂之都、眾多音樂神童的家鄉。


在凱爾還是睡眼惺忪的時候沃利已經安頓所有,當他回過神時他們已經坐在世界十大最美咖啡廳之一的中央咖啡館的沙發區,而桌子上則放了一盤維也納的傳統早餐。


餐點由一杯熱飲、可頌、圓麵包和水煮蛋組成。圓麵包的外層烤得有點硬度,內餡卻是柔軟、口感咬起來很紮實,它...


已經決定將內容全數釋出,請安心食用(?


之所以兩個國家一起放,因為匈牙利內容有點少((那麼祝閱讀愉快?




從克魯姆洛夫到維也納的車程約五個小時左右,沃利一向都是一個不喜歡浪費時間的人,他訂的車票都是晚上在車上小睡片刻,基本上也是差不多。


維也納,奧地利的首府,世界著名的音樂之都、眾多音樂神童的家鄉。




在凱爾還是睡眼惺忪的時候沃利已經安頓所有,當他回過神時他們已經坐在世界十大最美咖啡廳之一的中央咖啡館的沙發區,而桌子上則放了一盤維也納的傳統早餐。


餐點由一杯熱飲、可頌、圓麵包和水煮蛋組成。圓麵包的外層烤得有點硬度,內餡卻是柔軟、口感咬起來很紮實,它可以塗上一層果醬或奶油配著吃,凱爾還在奶油上抺上蜂蜜,奶油的香氣混合蜂蜜的清甜一起入口,好吃又不會過於甜膩。




「可頌是酥脆,就是奶油味差那麼一點點。我比較喜歡法國的。」沃利輕輕舔掉手上的碎屑說,他眼前擺著放在蛋架上的水煮蛋頂部被敲碎露出裡面有點半熟、介乎液體和固體之間的狀態。




「我覺得沒差。」凱爾剛剛吃完水煮蛋,他拿起旁邊那一杯米朗琪咖啡抿了一小口,他招來服務生要了一個蘋果派給沃利,這是中央咖啡館著名的一項甜點,口感溫熱軟嫩、蘋果內餡的微酸和略略的肉桂味,撒上砂糖會令蘋果派更具層次。




凱爾原本就不太嗜甜,他靠在沙發上靜靜地觀察沃利如何快速消滅桌子上的食物,在畫冊中的青年雙頰好像倉鼠努力塞滿的頰囊,「慢一點,沃利。沒有人跟你搶。」看到那速度凱爾多擔心眼前的人兒一個不留神便被噎住。




他們享用完早餐後經過霍夫堡,但沒有時間一窺世界最美的皇后茜茜公主所使用的器具、衣服等個人物品以及她的住所。




在維也納身為音樂之都,街頭上有不少街頭藝術家,於是發生了一段小小的插曲。


一名女生把結他塞到沃利懷中,示意邀請他加入她們表演中,她用有些口音的英文問他們來自哪裡,這一群女生好像波提且利《春》中的美惠三女神,她們的青春、快樂、驕傲在表演中流動著。




沃利說他們來自美國,是過來旅遊的旅客。


女孩們圍在一起討論了一會兒,負責鍵盤和小提琴的女孩奏起前奏時凱爾和沃利臉上頓時一紅,女孩招手讓沃利快點唱出來,圍過來的群眾都開始拍起拍子來。




「Do I attract you?Do I repulse you with my queasy smile?Am I too dirty?Am I too flirty?Do I like what you like?」




凱爾可沒有料到沃利的聲音能夠如此有活力地向上爬升,大好天下陽光撒在他身上令他彷彿天生就應該站在舞台中心,每一個轉音和跳音都洋溢滿滿的活力:


「I could be brown I could be blue I could be violet sky  I could be hurtful  I could be purple  I could be anything you like——」




好像一個為情所惱的男孩,凱爾被這個想法狠狠地扇了一巴掌,他看著沃利笑得明媚燦爛,連陽光都不及他的十份之一。


小皮鞋在地上踏出拍子,他靠近凱爾:「Why don't you like me? Why don't you walk out the door!」




凱爾想起之前他煩透了沃利的性格,惱人的精力和頭腦莽撞又管不住嘴,隨著一天一天的相處凱爾對他的看法越來越模糊不清,沃利不同他本人出生的嚴冬,他更像盛夏的陽光,乘風熱辣辣地捲至所有人的身邊一樣。




沃利把結他交回女生們的手里後他們來到了奧地利國家圖書館,State Hall 裡全是古老的藏書、鑲有金色雕刻裝飾的書櫃、壁畫和雕像,從地面到穹頂,一刻也不留白。


在這裡不得不說凱爾在大學裡讀的美術歷史不是白學的,他領著沃利走過三份之的二狹長的走廊來到穹頂處,讓他的男友停留在穹頂下盡情拍照。




「上面的壁畫描繪的是希臘神只們,像徵查理六世完美的德行和威望,而中間擺著的便是他本人的雕像。」穹頂上開了八個橢圓形的窗口,將陽光引進室內讓整個空間更壯觀華麗,他們兩人都是藝術家,一個抱著相機到處拍,一個抱著畫冊一連畫了好幾張紙。平常人們在國家圖書館待約半個至一個小時左右,但他們卻硬生生磨了好幾個小時,直至天也全黑才匆忙趕回下榻的旅館換一套比較體面的衣服,沃利安排了下一站到維也納音樂協會看一場音樂會。




卡其色的馬甲配襯沃利的薑紅色捲髮,他正低頭替凱爾調整頸項上的領呔,嘴裡正抱怨著:「你多大了,領呔還不懂整理!我真想知道你大學畢業時是怎樣?T裇跟牛仔褲,嗯?」


「真的,畢業以後我也沒有正式地穿過西裝……即使是開幕禮我也只是穿襯衫……」凱爾有點心虛地回答,好吧他得承認他不是太喜歡穿正裝所以幾乎他的衣櫃裡只餘下那麼一套西裝。




鏡子裡凱爾一身素色西裝,領呔硬是被沃利換成跟他西裝外套一樣的酒紅色,旁邊的沃利被著酒紅的西裝外套,內襯是一件卡其色馬甲和凱爾的黑色領呔。沃利看了一會兒打趣道:「只欠一條長圍巾你看起便跟那些闊佬一樣,我指是迪克的老爸那一種超級闊佬。」「別鬧,沃利……你知道我一輩子都攢不了他的十分之一。記著帶上門票。」




他們在著名的金色大廳中排右邊第一、二個的坐位上,沃利買票時剛好碰上了愛樂樂團的表演,當天表演里共有五首曲目。大廳如同它的名一樣金光閃閃,所有框架和裝飾都是金色的,天花板上則繪上了阿波羅和九位繆絲女神。




在音樂會完畢後沃利和凱爾並沒有坐地鐵回旅館,他們選擇了慢慢散步回去,走在前面的沃利嘴裡啍著不知名的曲子,在路上他們偶遇白天時邀請他們加入表演的女生們,見狀沃利把西裝外套塞到凱爾懷裡並走過去問其中一個女孩借來小提琴,他衝著自己的男伴燦笑,他說:「凱爾·雷納先生請欣賞這一場屬於你個人的音樂會——」




短短幾分鐘裡凱爾看到他人生中最美的景象。




沃利站好了準備的姿勢,眼眸望著小提琴,猶如對著情人一般。




拉弓時擦過小提琴的弦線震動琴弦振動,手臂往下的一剎那,凱爾瞬時感到震撼。與平常的沃利不一樣,此時的他拋棄了原有的陽光朝氣,戴上了不同的面紗,莊嚴、深情。




凱爾的心弦也隨著琴弦為之震動。




前奏一結束,是沃利的聲音。不同早上的清明快朗攀升,這更深沉,好似厚重的絲絨滑過喉嚨,




「Tonight I celebrate my love for you


It seems the natural thing to do——」




是Tonight I celebrate my love。這首歌曲他非常熟悉,歌詞內容也已經滾瓜爛熟,他不自禁的往沃利臉龐瞧,也恰好,沃利笑著瞇了眼,臉頰旁的可愛梨渦也露出面容。




「Tonight I celebrate my love for you


And hope that deep inside you'll feel it too——」




星粒閃爍,旁邊燈火的光暈照著兩人此時此刻的溫柔無比,好像梵高的《夜晚露天咖啡廳》。




沃利——他真的,是上天派下來的天使。


凱爾——他,是第一,也是唯一聽過我演奏這首曲子的人,




兩人不約而同地想到。




「What I want most to do


is to get close to you


Tonight I celebrate my love for you——」


在今晚他們讓一切消沉在一個微不足道的吻上


「Tonight ……」




第二天他們到了在第一天還沒有機會逛完美泉宮,他們昨天只是經過了霍夫堡,而今天才是正式地遊一遍。美泉宮包含公園在內的腹地非常非常寬廣的一大片,甚至還有動物園、植物園等、兒童博物館、等等。


美泉宮整個外牆都是「泰瑞莎黃」那是一種比較深一點的粉黃作建築的主調,窗戶再以綠色作點綴,樓梯的黑色雕花欄柵,由於美泉宮當時設計是以超越法國凡爾賽宮為目標,其華麗程度可見一班。




繞到旁邊公園,往宮殿後方花園前進,整片公園綠意盎然。沃利和凱爾沿兩旁種滿樹木的大道走,身旁跑過早晨慢跑的人們。




「古代時能在這般美境散步的只有皇室貴族。」沃利邊走邊說:「相比起我們幸運多了。」


聽罷,凱爾有點戲謔地附和道:「是的,但是如果在古代——你會不會是我的皇后?」




「凱爾你的妄想症得治一治。」沃利停下,他的鼻尖近凱爾,兩人的鼻息吐在對上的臉上,凱爾嗅到夏天柚子的味道酸甜帶著一點兒苦澀,是成熟得快要腐爛的香氣,彷彿一按下去軟爛的果肉便會爭先恐後地湧出甜美的汁液。




他遵循自己的本心往那一塊令人心醉的果肉咬去,凱爾從來也沒有告訴過沃利他的嘴唇是多適合接吻。




「你知道嗎,凱爾。若果是,我只會是你的王,而你是我的騎士。」在唇齒相磨中沃利說,他的聲音就像塞壬的歌聲。




第三天他們到達薩爾斯堡,一個被阿爾卑斯山環繞的安靜小鎮。他們從中央站出發往左走,經過兩個隧道,再往左走便看到米拉貝爾花園,在路上沃利一直啍著《Do-Re-Mi》的旋律,整個米拉貝爾宮的主體都是粉刷成白皚皚的外牆,襯上一旁的翠綠在凱爾的水彩紙上染上一片色彩,淡淡的花青勾出建築的外觀,綠土鋪上底色。


他還在思考要不要在畫紙上添上一抹橙紅。




從米拉貝爾花園走出來,在左邊出現三位一體教堂時右拐便是薩爾斯河,過了橋再往左走的建築中間的一座黃色建築便是莫扎特故居,在莫扎特故居對面右邊的那一條路便是糧食大街。




沃利抓起掛在脖子上的相機對著這一條薩爾斯堡最大的商店街按下一連串快門,糧食大街上漂亮獨特的商舖招牌很有名氣,它們都有代表該行業的浮雕,在中世紀時這樣做可以讓不識字的人知道店舖的經營項目。




在到海布倫宮時,沃利沒頭沒腦地把包中的雨衣扯了出來被在身上,正當凱爾轉過頭詭異地看著沃利下一秒便全身濕透。


「這是我喜歡的襯衫……」


「聽我說,你真的不能再穿這件襯衫。從第一天我認識你開始,我幾乎隔幾天便看到它。」




「你不能這樣對待海倫。」




「它有名字?」沃利誇張地尖叫道:「凱爾雷納我可沒有想到你戀物癖已經到了這種地步!」


凱爾抺去臉上的水說道:「沒有,我在胡扯罷了。」


聽罷,紅發青年頓時漲紅了臉追著他跑。








最後一站他們到達匈牙利布達佩斯,由位於多瑙河西岸的布達和古布達及東岸的佩斯合併而成的城市。




由於匈牙利和奧地利都曾經是奧匈帝國統治,所以這裡的建築和維也納的差不多,但仍保留了昔日帝國的風采。




這時已經是下午時分,沃利在聖史蒂芬大教堂附近的餐廳給安排了一個早上,他們坐在有落地窗的位置,可以靜靜地欣賞寧靜的布達佩斯街道。午餐享用了匈牙利經典的牛肉湯後便到旁邊的教堂去,繞一點點路走到正門。


在下午時分,聖史蒂芬大教堂本體有一部分被影子遮蓋,沒被遮住的地方鍍上了淡淡的橘色,神聖又莊嚴。




位於布達佩斯聖史蒂芬大教堂不同維也納,她外觀上的圓形穹頂和水平的橫梁,是典型的新文藝復興風格,內部是宏偉、鍍金的雕像令人目眩的排列類似巴洛克的風格的樣子。




沃利和凱爾在教堂轉了一個圈便離開,緩步走到多瑙河河畔,在塞切尼鏈橋的位置望過去,除了能飽覽布達的景色外,還有看到橋後不遠處的布達城堡,以及對岸的馬加什教堂和漁夫堡。


他們繼續往國會大廈的方向走,經過多瑙河畔之鞋,那是為了二戰間被推下河殺死的猶大人而設立。


再走了一會,便是雪白牆身配上棗紅色的穹頂的國會大廈,他們買了票到國會大廈的博物館逛了逛,到了差不多時間便參加國會大廈的導賞團。




不幸地他們剛剛從國會大廈走出來時正好下上大雨,地上全都是深深淺淺的水窪,兩人的褲管不足一會兒都濕透了。 「我忘了今天會下雨,而且布達佩斯的排水系統不怎樣。」沃利抱歉地合上了雙手,凱爾看了看天空,雨水連綿不斷應該還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才會停下。


「小時候有試過下雨時跑出去嗎?」片刻凱爾問道,他伸出手接著微微冰涼的水珠後便一頭栽進雨中。




一腳踏碎無數鏡子,像是華爾滋的舞步,雨水順著褲管滑落綿襪,每一下都在把水擠出。他們好像那些剛剛畢業的孩子,在雨中嬉笑、擊掌、跳起,




「我沒有試過這樣,從沒!」凱爾說,「我每次都超級羨慕街區其他孩子。 」


「我沒怎麼聽說過你的故事。」沃利扶著凱爾的手在原地轉圈,「你的故事?」他問道,波鞋在地上劃出一圈漂亮的水波蕩漾出去。


忽然水模糊了凱爾的視線,他說:「沒什麼大不了。」他頓了頓又顫抖地重覆一遍。




這是旅行最後一天,他們乘巴士穿過塞切尼鏈橋,再轉乘落成於19世紀末,至今已經超過百年曆史的布達佩斯城堡山纜車登上布達城堡。城堡外面眺望多瑙河的


景色。在那裡可以看到對岸的塞切尼鏈橋和國會大廈,往前步行約十分鐘左右便是馬加什教堂和漁夫堡。


時間差不多時,沃利問凱爾要不要到塞切尼溫泉浴場,他說雖然是叫溫泉浴場,但是比較像溫泉浴場。




凱爾低頭想了想,把一直悶在肚子裡的問題就出來,他問:「這些地方你是不是都到過?」

「對,當然又不是。」

「所以你都到過?」

「你怎知道我到過?」沃利反問,「至少現在的我沒有。」

凱爾沉默不語。


最後,沃利說:「我只希望分享我的故事。」




當夜幕降臨,塞切尼鏈橋就起了燈,又一段時間迎接了結束。




楚路咕咕咕過馬路

[三代綠紅]Rhythm 捷克(普通人au)

我先說一下抱歉,因為修了一遍,所以重發了一遍QQ 


系列請點合集,謝謝


沃利因為攝影展到了歐洲整整一個月也一個月沒有任何音訊,對於凱爾來說已經不是一件什麼值得驚訝的事,從開始交往時他便知道那一個年輕的旅遊者總是這樣。


老實說,凱爾自己也好不了多少,有靈感的時候他可以窩在畫室裡足不出戶、不吃不喝,直至哈爾來確定他餓死了沒有才願意挪出門口,最近這幾個月還多了沃利韋斯特。


總感覺工作室空蕩蕩的……凱爾在調色盤裡沾了點鎘紅橙塗上畫布想。沃利在國內的時候總會跑上來騷擾他,沃利會坐在靠近窗子的高腳椅上吱吱喳喳的跟他嘮叨上一次旅行的事,他的坐姿總是不安份的背著坐把頭靠在椅背上...

我先說一下抱歉,因為修了一遍,所以重發了一遍QQ 


系列請點合集,謝謝


沃利因為攝影展到了歐洲整整一個月也一個月沒有任何音訊,對於凱爾來說已經不是一件什麼值得驚訝的事,從開始交往時他便知道那一個年輕的旅遊者總是這樣。


老實說,凱爾自己也好不了多少,有靈感的時候他可以窩在畫室裡足不出戶、不吃不喝,直至哈爾來確定他餓死了沒有才願意挪出門口,最近這幾個月還多了沃利韋斯特。




總感覺工作室空蕩蕩的……凱爾在調色盤裡沾了點鎘紅橙塗上畫布想。沃利在國內的時候總會跑上來騷擾他,沃利會坐在靠近窗子的高腳椅上吱吱喳喳的跟他嘮叨上一次旅行的事,他的坐姿總是不安份的背著坐把頭靠在椅背上,在黃昏時的雲霞會往沃利臉頰上塗抺一片金色和粉色的海洋。




想他了,凱爾往放在一旁的手機睄了眼,是一則視像通話的要求。 「嘿,偉大的畫家先生想我了嗎?」紅發青年的樣子在螢幕上放大,他還沒有等待凱爾一句的「想」便開始得瑟起來:「我聽巴里叔叔說你又是窩在工作室不出門——華國是不是有一句話叫什麼獨守空閨?」


聽罷,凱爾哽了一下,比較熟悉華語的他當然是知道這詞的意思,他說:「相信我獨守空閨不是這樣用的。對了,找我有什麼事?」


突然從鼻尖紅到了耳根的沃利若無其事地說:「沒,我的個展快結束……但我又不太想回美國。只是想問一問你有沒有興趣讓我再當一回你的專屬導遊?我可沒有想你的意思,別誤會。」


凱爾笑了一下,他男友有時候不坦率的孩子行為可能才是他最大的吸引力,「當然願意,年輕的旅行作家兼攝影師韋斯特先生。」打趣的聲線引起沃利的大笑,爽朗的笑聲通過大氣電波傳到凱爾耳邊,「那麼我們從捷克開始經奧地利再到匈牙利?一個星期?」「一個星期會不會太少?」凱爾問道,「要不然兩個星期?」


語畢,凱爾看見沃利打開了旁邊的筆電,他一個目光都沒有給凱爾,他說:「九天,不能再多了。我幫你定了機票,明天早上七點,我們在布拉格機場等。」翡翠綠色的眸子靠近鏡頭,凱爾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瞳孔中倒映他的樣子:「二十一個小時侯見,親愛的。」凱爾還來不及回話沃利便飛快按下結束通話,畫面停在沃利惡作劇得逞的笑容上。




凱爾推著行李手推車走出關口已經看到沃利,紅發綠眼的青年在人群中向他瘋狂揮手,跟上一次他待在國內相比黑了一點是焦糖古銅色。


他到底知不知道他的樣子有多大的辨認性,凱爾快步走近沃利並把掛在頭上的墨鏡戴到對方臉上,「還是上一次法國的那一副蠢爆的墨鏡嗎? 」沃利雙手搭在凱爾肩膀上,大家都是藝術家有時候他也不明白為什麼兩人的審美會差這麼遠。


「我昨天慕尼黑搭車,途經紐倫堡,傍晚時間來到了這裡。剛剛起床便來到機場。」沃利說,他們現在正是捷克的最佳旅遊時期剛好趕上了吉普賽慶典、音樂節、啤酒節、藝穗節和木偶節。


在把凱爾的行李放回酒店沃利便把他拉到街上。




布拉格是美術之都,除了每天都有大大小小的音樂會,路邊還能看見室內樂團和提琴家的演奏。沃利脖子上一如既往掛著相機,而凱爾的側包裡則是速寫本和鋼筆,他們好像所有普通情侶牽著手走過老城廣場和查爾斯大橋,黃昏的餘輝替兩人的臉上擦上一片金色,沃利總是拿著單鏡相機對上凱爾的臉按下快拍,當中有多少表情包不言而喻。




沃利早就替兩人買了Joint ticket, 他像一個男孩拿著兩張粉紫色的票向凱爾炫耀道:「我們這幾天可以在查爾斯橋塔和好幾個觀景台通行無阻!」


登上橋塔觀景台,整個查爾斯大橋和布拉格城一覽無遺,染成淺橙色的屋頂零零落落猶如童話中的小人國,凱爾靠在牆上看著沃利大呼小叫,手中的鋼筆和墨水在速寫本上一筆一筆地描繪。


「老城廣場這邊算得上是舊城區,而旁邊的是猶太人區。」沃利指著遠處一群教堂建築說道。


夕陽時分,布拉格伏爾他瓦河左岸夢幻的布拉格城堡、右岸羅馬式、歌德式、文藝復興式等絕美建築的舊城區,夕陽斜照在這些建築群上,如夢似幻的是金色布拉格。直至天空的雲層捎來一片黯淡的色彩。




第二天是五月最後一周的國際流浪文化節,一群在街道上邊走路、邊唱歌跳舞的吉普賽居民相遇,他們與生俱來的音樂細胞與舞蹈天份,以及樂天豁達、熱情浪漫的天性,很快地感染了沃利和凱爾,他們轉過頭便加入吉普賽人的歌舞行列。


街道上充斥著熱情活潑與亮麗動人的色彩,搭配色彩同樣鮮明的吉普賽服飾,狂野浪漫的佛朗明哥舞蹈,幾把弦樂器、一個手風琴,以及歌者聲嘶力竭的吶喊,將這個民族既慷慨熱情本質展露無疑。




「想不到你還會跳佛朗明哥!」凱爾在地板上踩出乾淨俐落、多變化節奏的聲響,他靠近沃利希望在音樂聲中他的話沒有被埋沒,沃利瞇起眼對上凱爾戲謔的眼神,汗水令他的小卷紅發有點兒凌亂,小雀斑在陽光下生動起來,「其實我不會跳佛朗明哥——我找不到節奏!還有小心你的錢包!」他尖叫道,下一秒他又因為明快的音樂和自己糟糕的踏腳再次笑起來,沃利好像佛朗明哥女郎一樣揮起不存在的鮮豔舞裙。




在退出人群後,凱爾買了麵包卷Trdlo ,是一種以機器捲成圓桶狀後,再放進大爐子裡烘烤到外表金黃焦脆,最後灑上砂糖,然後塗上李子果醬的小吃。他們啃著小吃前往查爾斯大橋附近的木偶劇院觀看木偶劇表演,接著再到舊市政廳和天文鐘附近,他們底達時剛好是整點的「十二使徒行進」,死神開始敲響鐘聲,耶穌的十二個弟子通過窗戶一個一個出來,直到公雞鳴叫,鐘聲響起時十二使徒行進便結束。


他們沿著採萊特納街直走到黑色聖母之屋,然後走上構造獨特電燈泡樣式的樓梯到第二層的立體咖啡屋喝一杯下午茶。




他們第三天便乘巴士前往卡羅維發利,一個以飲用溫泉和國際電影節聞名的城市。沃利在很久以前就來過一次卡羅維發利所以他有一個水壺樣式溫泉杯,順理成章地二人便共用一個。 「老實說,今天我完全沒有編排任何行程。而且卡羅維發利是可以一天便遊覽完畢即日往返布拉格。」沃利吐了吐舌頭說,那時他在薩多瓦溫泉迴廊的綠色拱形迴廊的蛇形水龍頭下接溫泉水,他把微溫的杯子遞給凱爾。




凱爾接過杯子,眼正看著剛剛拿的地圖:「沒所謂。溫泉含豐富鈉、鎂、硫酸?確定不是硫磺?泉水是……惡……微微發苦的鐵鏽味……」他一言難盡地看向沃利,他現在恨不得灌一瓶礦泉水好把奇怪的味道從舌頭上洗去。


沃利聳肩攤開雙手,他說:「別看我,大家都是美國人我知道你的生活習慣。這對糖尿病、肥胖、消化系統障礙有較好的療效。」




凱爾想了想畫室里高熱量的食物包裝紙和可樂罐,再想想一片紅的體驗表單,他喝了一口溫泉水。


沃利看著凱爾先是一臉空白,然後再一臉忍辱負重地喝了一口。他笑了又笑遞上了一塊溫泉薄餅,那是圓形華夫餅上放入香草、巧克力、草莓奶油,類似煎餅的甜點,「嚐一口看看,吃上一口很是享受。」沃利已經迫不及待地塞了一口滿滿的溫泉薄餅,他遞給凱爾的手上沾了一點粉紅色的草莓奶油一點巧克力屑也掛在嘴角,他的眼好像祖母綠和森林中綠色的湖泊,閃著是宇宙中的太陽。


在舌尖上炸開的酸甜味大概就是戀愛的味道吧?




從布拉格出發,沃利帶著凱爾坐了兩個多小時的車程到克魯姆洛夫,這個小城的中世紀波希米亞風貌保存完好,只能網路上看到的紅磚屋頂配上白色的牆壁在這裡重現在眼前。伏爾塔瓦河將克魯姆洛夫分成兩半, 一邊是山丘城堡另一邊是舊城區。


這條河是小鎮的靈魂所在, 從這裡一直延伸到了布拉格。




舊城區其實並不大,徒步約2個小時就可以走完,舊城區的中心就是市政廣場,從十三世紀便已存在,廣場正中央的黑死病紀念是1716年豎立的。廣場周圍有著文藝復興風的建築,特殊的山形牆兩邊對稱著,牆面上是淡淡的文藝復興式彩繪壁畫,帶有浪漫的中世紀波西米亞風格。小鎮上的道路是石板路,兩旁小屋刷成繽紛的色彩,店家以各式各樣新奇的藝術品裝飾著店面,漫步在石板路上,讓人有一種進入中古世紀歐洲的錯覺。沿著拉特朗來到觀光問詢處,修道院後面有個小空地,有著整排的創意手作小店,沃利和凱爾在其中一家的皮雕皮革手作小店買了兩塊小小的皮雕——一塊是單折閃電,一塊是上下各一條橫線中間是一個圓圈的圖騰。


待了差不多一天后,他們結束了捷克的旅程便登上前往奧地利維也納的火車。


鲁比克汉化组

【鲁比克汉化组】绿灯V3#129-旧与新

在线阅读

下载链接

提取码:j7sa

合集目录

运气不错,凯尔得到了个酬薪不错的工作,还附赠了个助理;但上天好似见不得凯尔顺风顺水一般,神秘机械生物打破显示屏将凯尔转移至他处,转移过程难受得可以超过他的童年阴影。十分凑巧,抓走凯尔的人正是他的“老朋友”之一……

[图片]


在线阅读

下载链接

提取码:j7sa

合集目录

运气不错,凯尔得到了个酬薪不错的工作,还附赠了个助理;但上天好似见不得凯尔顺风顺水一般,神秘机械生物打破显示屏将凯尔转移至他处,转移过程难受得可以超过他的童年阴影。十分凑巧,抓走凯尔的人正是他的“老朋友”之一……




翡翠之城

地球绿灯天团,各有各的帅法

地球绿灯天团,各有各的帅法

鲁比克汉化组

【鲁比克汉化组】绿灯侠V3#70-绿灯侠的改变

在线阅读

下载链接

提取码:grjv

合集目录

男女朋友分手的两大原因:一、伤自尊的话。二、互揭短处。
凯尔还没找到成为绿灯侠的办法就先遭遇分手危机,感情咨询师(×)约翰上线。[图片]

在线阅读

下载链接

提取码:grjv

合集目录

男女朋友分手的两大原因:一、伤自尊的话。二、互揭短处。
凯尔还没找到成为绿灯侠的办法就先遭遇分手危机,感情咨询师(×)约翰上线。

翡翠之城
抱歉了,凯尔和沃利, 超英届也...

抱歉了,凯尔和沃利, 超英届也是要论资排辈的啊,夜班什么的就都交给你们了

抱歉了,凯尔和沃利, 超英届也是要论资排辈的啊,夜班什么的就都交给你们了

恶魔废话bot

【凯尔第一人称】营救凯尔·雷纳(2)

·基本上都是口水话👍🏻
·我果然不会写鬼故事。

前提提要:我借着从窗户照进来的月光扭头望过去,发现卧室的门开了一道小小的缝。 

 

冷风顺着门缝吹进来,缝隙开得越来越大。但让我更加感到恐惧的是,我记着今天根本没有开窗。 

那窗户为什么会被打开? 

不可能是杰森,我曾对他说过,无论他以什么方式进我的公寓,进来后一定要喊我的名字,在说不出话的情况下也尽量弄出一点声响让我注意到。 

但现在不同了,客厅里什么声音都没有。 

我飞快地关上了电脑,决定不再去看屏幕那个不应该出现的黑影。悄无声息地打开门...

·基本上都是口水话👍🏻
·我果然不会写鬼故事。

前提提要:我借着从窗户照进来的月光扭头望过去,发现卧室的门开了一道小小的缝。 

 

冷风顺着门缝吹进来,缝隙开得越来越大。但让我更加感到恐惧的是,我记着今天根本没有开窗。 

那窗户为什么会被打开? 

不可能是杰森,我曾对他说过,无论他以什么方式进我的公寓,进来后一定要喊我的名字,在说不出话的情况下也尽量弄出一点声响让我注意到。 

但现在不同了,客厅里什么声音都没有。 

我飞快地关上了电脑,决定不再去看屏幕那个不应该出现的黑影。悄无声息地打开门并换上制服,然后摸到了客厅的灯泡开关,毫不犹豫地按了下去…… 

此时传来一声猫叫。 

猫? 

客厅顿时变得亮起来,我眯起眼,看着趴在瓷砖上的那只脖子上戴着红丝带的绿眼黑猫,一脸不悦地看着我。 

“所以你被一只猫吓得不敢睡觉,雷纳?”杰森的嘲笑声从通讯器的另一头穿过来,仿佛是听到罗宾发誓他再也不会在韦恩庄园里养动物了。“你可是绿灯侠啊,你的意志力跑到哪里去了?” 

我在后半夜没有选择睡觉,而是抱着那只黑猫看了一个晚上的脱口秀,直到天微微亮起时,才迷迷糊糊地陷入梦境,醒来后怀中的黑猫已经离开了,留下了地板上被兽爪撕碎的卫生纸。 

杰森继续在通讯器里说:“有的猫会自己打开窗户跑出去,这种动物比你想象的还要聪明,估计是把你的公寓当成他饲主的……不过摄像头拍下的画面怎么样,找到你想要的了?” 

“……那么你看到了什么。” 

我没有回答杰森的问题。 

杰森肯定也看过那些录像了,他可是被蝙蝠侠亲手教出来的人。 

杰森沉默了一会儿后,才继续说:“需要我联系扎塔娜吗?” 

“不,不用。”我拒绝了他,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我想这几天我不会死的……” 

“不会死?雷纳,你以为我在意的只有这个吗?”杰森的声音突然变得怒不可遏,我握着勾线笔的手一抖,黑色线条跑到了人物的对话框之外。“假如你现在在我眼前我一定会对准你的脸,给你来上一拳……别拿你的命给我开玩笑。” 

我结束了通讯。 

我没有理会杰森给我发的信息或是打给我的电话,在他暴跳如雷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公寓,准备去解决今天晚饭。 

[沃利,假如你有空的话,我想跟你谈谈。] 

我在等红绿灯的时候给沃利发了一条短信,然后急匆匆地往公寓走。 

往回走的时候我的手上多了一沓素描纸和油画棒,脑子里想着今天晚上能不能再碰见那只黑猫。被人撞了一下后,我手上的油画棒掉在了地上,盒子上的开关恰巧被打开,几只画笔滚到巷子里。 

我心疼其中一只被摔碎的红色油画棒,捡起来的时候发现白色的包装纸上蹭上了什么东西。 

我往巷子里走了几步。 

我看见了那只黑猫,那只脖子上紧紧缠着红丝带的黑猫,无神的双眼向外凸出,嘴巴紧紧咬着被切下来的尾巴,四肢连同脑袋被什么金属制品剁下,并不完整的尸体被开肠破肚,肠子和其它内脏被什么东西扯了出来,溢出的血液沾到了我刚买的画笔上。 

我的脸色在一瞬间变得惨白,捂着嘴跑出了小巷。 

我结束了讲述,发凉的指尖在马克杯上来回摩挲,与此同时杰森放下了他手中的罐装啤酒,转而紧紧盯着我:“你说那只猫死了。” 

“我是真的撞鬼了。”我捂着脑袋,试图不去看杰森的眼睛。“我之前不会害怕这种东西的,但现在……这太奇怪了。” 

“……回去好好睡一觉吧,凯尔。我会把这件事告诉蝙蝠侠的。” 

杰森按了一下我的耳垂,在我离开他的安全屋时说。 

[你出事了?] 

[好吧,三天后我去哥谭找你,把你的公寓地址给我发过来。] 

[新生活怎么样,你还适应吗?:P] 

手机在口袋里不停地震动,我没有回答沃利发给我的其它问题,把公寓地址发给他后,便倒在沙发上睡着。 

我应该意识到在我睡这么熟的时候,一定会有事发生的。 

白灯戒呢? 

这是我先意识到的。 

我摸了摸耳朵,发现杰森硬塞给我的通讯器还在,提起的心才放了下来,但当我把手伸进上衣口袋的时候,我开始意识到事情不妙。 

我现在站在哥谭的河里。 

首先,尽管我在西海岸长大,但我其实不会游泳;其次,我明明在公寓里睡着的,并且我十分确信没有梦游症;最后,现在河水已经没过我的腰了,如果我在往前走几步的话,河水就会彻底淹没我。 

糟糕的恶作剧。 

我迈着步子艰难地往回走,河底的淤泥不止一次尝试把我留在这里,等我艰难地爬上岸后,全身上下的衣物早就湿透了。我一边拧着衣服一边打开了通讯器,等到杰森接通后,我朝他开始破口大骂:“见鬼的,杰森!你不能因为我拒绝让你联系扎塔娜就把我扔进哥谭河里,你最好确保我的灯戒完好无缺地待在家里!” 

“雷纳?”通讯器里传来摩托车的嗡鸣,他下面的一句话让我心猛的一惊。“什么河?我今天就没有去你的公寓好吗?白灯小子,你的脑子终于被五颜六色的灯戒搞疯了?” 

我停下了拧衣服的手,呆呆地借着隔岸的灯光看着水慢慢渗入潮湿的泥土。假如我丢进河里的不是他,那这究竟是谁做的。 

事实证明电影里讲得都是对的,男主角回过头去,必定会看到一个黑影正飞快地朝他跑过来。你可以想象一下,哥谭的对岸奇黑无比,你扭头向后看,一个黑影背对月光,一步又一步地朝你走过来,身边干枯的草木擦过他的身体后变得干枯蜷缩,最后缩成了小小的一团。 

见鬼的。

我看了一眼逐渐朝我逼近黑影,再扭头看了一眼深不可测的河水,默念着母亲曾告诉我的祷告词后,便毫不犹豫地跳了进去。 

“你疯了!你根本不会游泳!” 

“别告诉我你没在我身上安GPS!”我吐出一口河水,奋力朝着对岸游去,恐惧此时紧紧占了我的上风,我竭力不让因慌乱而沉到水里去。 

“闭嘴吧,你这个在游泳池儿童浅水区里玩水枪的小孩!”杰森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可能是我的错觉吧,红头罩怎么可能会害怕。“绿灯的脸都快被你丢光了!给我一分钟!” 

现在我全部的希望就压在托德身上,他来了说明我还有救。那黑影八成跟魔法有关系,而我也只敢跟赛尼斯托之类的真人打架。杰森这家伙毕竟有大种姓之刃加持,而灯戒根本无法抵抗魔法,我现在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还不如想想怎么撤退更好。 

我扭头看了一眼对岸,黑影站在河边有些不知所措。在我以为他不会游泳时,我瞪大眼睛看着黑影走进了水里,朝我慢慢地走过来。 

操。 

此时此刻,我的身子完全被水没过,只能用力踩两脚水尽力让呼吸到几口空气,然后再次被河水淹没。而杰森的声音正顺着风声传过来,我顺着声音努力抬头看,等等,他哪里来的摩托汽艇? 

杰森伸出手,拉住了快被淹死的我,在我看清楚那个黑色标志后,我已经被杰森拉到了汽艇上。 

“……我从企鹅人那里抢的。”杰森硬生生地从牙缝挤出来这句话,他看了一眼还在水中移动的黑影,骂了一句便再次启动汽艇,马达启动的嗡鸣震得我耳朵发疼。 

等我回过神来,我已经在另一辆摩托车上了,穿行在哥谭的小巷之中。 

“你应该第一时间联系我,你以为我会把你丢到水里吗?”杰森的话被风吹散,但还没有停止。我抹了一把脸,趴在了他的背上。“……等等,你怎么哭了?” 

我的抽泣变成了哭声,再变成了哭嚎。 

其实我特想说,现在你就算是蝙蝠侠本人,面对那张冷若冰霜的脸我都能哭出来,但一是我真的被吓怕了,二是我怕被杰森打,所以现在我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趴在杰森的后背一直哭,哭湿了他的那件黑色夹克衫。

TBC.

 

 

 

作者碎碎念:我结尾的凯尔ooc了,我的锅。请大家想象一下,假如你是一个刚刚回到地球的普通人,经过了战争或是什么奇葩事件,精神脆弱的一比还得继续生活赚钱,天天做噩梦快把自己逼出被害妄想后又倒霉撞见要害你的鬼,此时一位神人找到了你。想想那时候你的理智弦会不会断,抓着对方当救命稻草……那种绝望和孤立无援……情绪崩溃是有的吧……

个人理解,个人理解,反正骂我就对了。

凯尔居然是旱鸭子哎,想到了阿德利企鹅在水里扑通扑通挥动翅膀啊啊大叫)。

🧀咕咕鱼🍷

其实最终危机的桶也有很好的地方的hhh下次再画第二弹,我只是想给大家看看漫画里challengers小队里桶屑和沙雕的一面,其实我根本就是直接把漫画里的事情画了一遍而已,我看漫画的时候这三人把我笑死了

其实最终危机的桶也有很好的地方的hhh下次再画第二弹,我只是想给大家看看漫画里challengers小队里桶屑和沙雕的一面,其实我根本就是直接把漫画里的事情画了一遍而已,我看漫画的时候这三人把我笑死了

🧀咕咕鱼🍷

p52的挑战者小队


正在画最终危机的小队条漫哈哈哈,我超喜欢最终危机里的这三人,说不定明天或后天会发出来

老母亲兼职桶和kyle二人教育者的Donna


超级不喜欢某位二代罗宾想着法儿和他斗嘴的kyle


不让人省心但关键时刻挺靠谱的叛逆者二五仔屑桶


一一不过三个人都是好人。

p52的挑战者小队


正在画最终危机的小队条漫哈哈哈,我超喜欢最终危机里的这三人,说不定明天或后天会发出来

老母亲兼职桶和kyle二人教育者的Donna


超级不喜欢某位二代罗宾想着法儿和他斗嘴的kyle


不让人省心但关键时刻挺靠谱的叛逆者二五仔屑桶


一一不过三个人都是好人。

翡翠之城

地球绿灯天团争夺C位,当然我们都知道最后赢的是谁

地球绿灯天团争夺C位,当然我们都知道最后赢的是谁

翡翠之城
强烈要求DC推出绿灯侠棒球服与...

强烈要求DC推出绿灯侠棒球服与泳装写真

强烈要求DC推出绿灯侠棒球服与泳装写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