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L

65532浏览    3899参与
头孢烧酒
对不起 我先爪巴了

对不起 我先爪巴了

对不起 我先爪巴了

折原饮茶

【授权转载】
L月まとめ

作者:TTR
id=7298332
喜欢的话请到日站支持作者

【授权转载】
L月まとめ

作者:TTR
id=7298332
喜欢的话请到日站支持作者

折原饮茶

【授权转载/翻译】
(禁 止 偷 拍)

作者:TTR
id=7298332
喜欢的话请到日站支持作者

【授权转载/翻译】
(禁 止 偷 拍)

作者:TTR
id=7298332
喜欢的话请到日站支持作者

折原饮茶

【授权转载/翻译】
没了,真的没后续了

作者:TTR
id=7298332
喜欢的话请到日站支持作者

【授权转载/翻译】
没了,真的没后续了

作者:TTR
id=7298332
喜欢的话请到日站支持作者

折原饮茶

【授权转载】
TTR太太的l月真香(抹嘴
作者:TTR
id=7298332
喜欢的话请到日站支持作者

【授权转载】
TTR太太的l月真香(抹嘴
作者:TTR
id=7298332
喜欢的话请到日站支持作者

折原饮茶

【授权转载/翻译】
这个月好A啊

作者:TTR
id=7298332
喜欢的话请去日站支持作者

【授权转载/翻译】
这个月好A啊

作者:TTR
id=7298332
喜欢的话请去日站支持作者

折原饮茶

【授权转载/翻译】
(迷之饥渴的月君hhh)
作者:TTR
id=7298332
喜欢的话请到日站支持作者

【授权转载/翻译】
(迷之饥渴的月君hhh)
作者:TTR
id=7298332
喜欢的话请到日站支持作者

yuhoucaiping

治愈过万啦!……

      中国加油!武汉加油!累计治愈14376例:过万啦!

      新增连续7天下降!!!

      除湖北外连续15天下降!愿疫情就止停止!愿一切否极泰来!愿病毒远离人类,愿世间不再有病痛!愿所有人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中国坚持住,这场战疫我们一定能赢。

[图片]
[图片]

      中国加油!武汉加油!累计治愈14376例:过万啦!

      新增连续7天下降!!!

      除湖北外连续15天下降!愿疫情就止停止!愿一切否极泰来!愿病毒远离人类,愿世间不再有病痛!愿所有人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中国坚持住,这场战疫我们一定能赢。




填坑老惡狗

乐色摸鱼和劣质改娃【】

咱爱他一辈子!

乐色摸鱼和劣质改娃【】

咱爱他一辈子!

木·樱桃海星·罗

啊啊啊啊啊啊上色废!!

我就烂死!爽啦!

啊啊啊啊啊啊上色废!!

我就烂死!爽啦!

拾柒點啦-Lie

是在E站翻到的官方动画的设定集?月和L这两货居然一样高??也对啊,L整天弯着腰鬼知道有多高啊´_>`


不过尼亚看着真的可爱´_>`

https://e-hentai.org/g/1474657/7e81cda6aa/

设定集完整链接,有可能国内的打不开´_>`


是在E站翻到的官方动画的设定集?月和L这两货居然一样高??也对啊,L整天弯着腰鬼知道有多高啊´_>`


不过尼亚看着真的可爱´_>`

https://e-hentai.org/g/1474657/7e81cda6aa/

设定集完整链接,有可能国内的打不开´_>`


烟雨楼

21:55

时针慢慢走着,从十二点走到九点。

分针悄悄走着,从零分走到五十五。

秒针,如同我对你的思念,迅猛而热烈,转过一圈又一圈。

我管不住时间,也不会管着你,却连对你的想念也管不住。

五四三二一_(:τ」∠)_好无聊_(:τ」∠)_好无聊

时针慢慢走着,从十二点走到九点。

分针悄悄走着,从零分走到五十五。

秒针,如同我对你的思念,迅猛而热烈,转过一圈又一圈。

我管不住时间,也不会管着你,却连对你的想念也管不住。

五四三二一_(:τ」∠)_好无聊_(:τ」∠)_好无聊

扭扭怪

[L月] If Exchange

Summary:

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和L谈恋爱的夜神月,与Death Note世界线的夜神月交换了。

那么,他会与L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原作L&毒舌主动诱受月

  

全文9K,仍然有R擦边球

  


  

  01

  

  


清晨时分,夜神月像往常一样被生物钟叫醒,他缓缓睁开眼睛,坐起身。奇怪,腰部居然没有感到以往熟悉的若有若无的酸痛,难道昨晚某人手下留情了?

  

怎么可能,那家伙永远都没轻没重的,夜神月嘲讽地想着,打算伸个懒腰,然后手腕上的铁链发出了清脆的声响——为什么我会被......等等,我为什么和他铐在了一起?...

Summary:

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和L谈恋爱的夜神月,与Death Note世界线的夜神月交换了。

那么,他会与L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原作L&毒舌主动诱受月

  

全文9K,仍然有R擦边球

  





  

  01

  

  


清晨时分,夜神月像往常一样被生物钟叫醒,他缓缓睁开眼睛,坐起身。奇怪,腰部居然没有感到以往熟悉的若有若无的酸痛,难道昨晚某人手下留情了?

  

怎么可能,那家伙永远都没轻没重的,夜神月嘲讽地想着,打算伸个懒腰,然后手腕上的铁链发出了清脆的声响——为什么我会被......等等,我为什么和他铐在了一起?

  

夜神月陷入了恍惚之中,难道他醒来的方式不对?

  

这时,L也迅速地坐起身,他一向浅眠,在床上睡的时间极少,尤其是在追查很重要的案件的时候,睡眠简直成了可有可无的包袱。但由于和夜神月用手铐绑定之后,为了尽可能地协调他们之间迥然不同的作息,L也适度地妥协了。深夜之后他会转移阵地,在卧室里继续办公,月则可以在床上休息。而当他偶尔也困得不行的时候,就会上床短暂地睡一会儿。一般来说,月起床的时候他也会马上察觉到并醒来,不过月出于个人修养的原因从来都很注意自己的动作,只有床上轻微的振动和窸窸窣窣的声音,而不是让手铐发出明显的声响把他吵醒。

  

L转过头看向夜神月。而夜神月也正注视着L——与其说是注视,不如说是打量,琥珀般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让L有点无所适从,怎么说呢,月的眼神有些说不出的微妙,是他从来没有见到过的。这也让L不由得生出防备之心,好像月下一秒就会做出什么出乎意料的事情来。

  

而事实证明他的预感一向是正确的,虽然这个出乎意料未免有点太超过了。

  

月突然勾起唇角发出一声轻笑,然后凑过来在L的脸颊上亲了一下:“早上好,L。”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自然流畅得仿佛理所应当。L惊讶得把本来就大的眼睛几乎睁到了极致,身体也僵硬了整整几秒才缓过来。

  

脸上残留着柔软且略微有些湿润的触感还那么清晰,提醒着他刚刚发生的并不是梦。

  

“月君.....你,你在做什么?”一向冷静自持的L此时声音也有些微不可闻的颤抖,他用手指小心地触碰了一下被亲过的位置,又像触电般迅速移开。

  

没想到夜神月反而微微皱起眉头,似乎表现出了一丝嫌弃,“你傻了吗?我还想问你呢,把我和你绑起来干什么,捆绑play也不是这么玩的吧,你是小学生吗?”

  

当L听到永远都不应该从月的口中说出来的词汇冒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张着嘴巴望向了天花板,开始怀疑这个世界的真实性。夜神月是失忆了吗?不,哪怕是失忆都不可能变成现在这样吧......更大的可能性,是被掉包了吗?是被掉包了吧......可是,这熟悉的脸,熟悉的声音,24小时和自己绑在一起的人怎么可能不是他?

  

本来监禁夜神月的时候他突然态度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就已经让人措手不及,现在更是让人一头雾水,如果这也在Kira的计划之中,L只能暂时挫败地承认他现在简直被玩得团团转了,他的大脑快要死机了。

  

等等,往简单点想,也许夜神月是Gay......拜托,如果是这样就更说不通了啊!一直以来都交往着女朋友从未表现出同性取向的他怎么可能突然这样明目张胆地暴露,而且他们相处了两个月了都没什么异常表现,不可能突然喜欢上自己啊。

  

L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你忘了我们为什么被绑在一起了吗?”

  

“喂,L,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当我傻吗?当然是你趁我睡着的时候偷偷这么做的吧,难道你不想承认吗?”

  

L低下头看不清表情,一只手按住了夜神月的肩想要阻止他再继续说下去。

  


“......月君,请你和我过来一下。”

  

  

  

  

  

  02

  

  

  

夜神月站在大厅里,众人正关切地围在他身边。刚刚被迫接受了一大堆宇宙爆炸般超乎想象的信息,让他短时间内还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总之,基本可以确定的是,他现在所在的是另一个平行世界,不是梦;在这里,他的父亲是威仪堂堂的日本警局高层,友人松田居然也是一名警官,他的恋人——L,是世界上第一的侦探,而自己,现在才18岁,是大一学生,同时也是在被这位第一侦探最近追查的案子里所怀疑的Kira第一嫌疑犯。

  

都是第一,果然无论在哪个世界都是绝配——呵呵。就是这身份立场未免太过讽刺,简直让人无法接受。

  

“月君,你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吗?”松田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好像遭到了巨大的打击。

  

“不,松田君,他应该是另一个世界的‘月’。”L及时地更正,他咬着拇指,似乎已经接受了这魔幻的现实。

  

“别用一副蠢兮兮的样子地看着我。”夜神月毫不掩饰他的嫌弃,松田这家伙怎么在哪个世界都一个样。

  

松田在心里默默流泪,这肯定是别的世界的月,他相信真正的月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的。

  

“月,你......真的不是我原来的儿子吗?那他去哪儿了?”夜神总一郎也忍不住开口询问,语气里透露着按捺不住的急切。爱子之心,完全可以理解,何况他顶着一张和属于自己世界的父亲一模一样的脸,夜神月本来冷硬抗拒的态度也不由得松动了。

  

“很抱歉我并不知道,如果可以我也想尽快换回去。”夜神月一边说着一边举起了还被手铐锁着的手,铁链再次叮铃作响,提醒着他目前尴尬的处境——

  

“L,我不知道之前的他是不是Kira,但现在的我肯定不是,所以能不能给我解开这个?”

  

L漆黑的眼睛盯着夜神月,毫无感情地说,“请称呼我为龙崎吧,在这里‘他’一般都这样称呼我。很抱歉我还不能这么做,如果你是故意装作这个样子来洗清嫌疑——虽然这种可能性很小,但也不是完全没有。”

  

“哦,那看来没什么好说的了。”夜神月冷笑一声,双手交叠着放在胸前。还让他用假名称呼,还敢再虚伪一些吗。他想不明白,明明是同一张脸,为什么这个世界的L如此可恶,一定要这么针对自己。

  

夜神月越想越气不过,他何时受过这种委屈,难道这个世界的自己是个可以任人拿捏的软柿子吗?就当是为“自己”打抱不平,他也不可能继续忍气吞声下去。

  

于是他选择再次出击:“我还是很好奇为什么会使用这种手段,龙崎君你明明只是怀疑而已吧?你根本拿不出证据,从法律的角度你这样做是不合理的,‘他’居然还这么配合,简直是不可思议。虽然是平行世界,我也见不得自己受到这种无理的欺负。难道你们大家都是认可的吗?”

  

语气简直咄咄逼人,大概可以想象得到这个夜神月在他之前的世界里是怎样飞扬跋扈的作风。

  

松田连忙安抚道,“唉,这也没办法啊,虽然我也觉得有点过分啦......但是,只有这样才能彻底洗清你的嫌疑啊!这个世界的月君,也是为了一劳永逸才选择配合的吧,还希望你多多理解。”

  

“是的,也请不要对我这么有敌意。”L补充道。

  

夜神月冷哼一声,不再说话。没有敌意是不可能的,他们在另一个世界是柔情蜜意的恋人,这个世界里却是针锋相对的敌人,而且自己甚至极有可能是被他单方面无理怀疑的无辜之人,这样巨大的落差他怎么能接受?他简直看到L的脸就生气,不知道回到原来的世界后会不会留下后遗症。如果凭他能言善辩的口才,非要坚持L解开手铐肯定也行得通,不过也一定会把现在这一切搞得无法挽回,这就得不偿失了——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去,如果之后还是得继续面对这些人,总不能让彼此之间见了尴尬。

  

而且,也当是帮助“他”洗清嫌疑吧。

  

  

  

  

  

  03

  

  

  

现在又只剩下L和夜神月两人了。本来是之前再寻常不过的事,但现在他们之间的气氛却诡异非常。

  

L仍然在屏幕前一心一意地查案,至少看上去是这样,但实际上他还是或多或少地受到了影响,思绪有些难以排解的混乱;而夜神月则是在一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索性做起了甩手掌柜,其实他对查案也是有兴趣的,但他就是不想协助L,不然一直以为他好欺负么?

  

由于没事做很无聊,加上时间也挺晚了,夜神月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不耐烦地催促道:“龙崎,你搞快点,我想睡觉了。”

  

“‘晚睡几回也无所谓,把Kira找出来才是当下最重要的事。’这是之前月君对我说的。”L继续盯着电脑屏幕,不为所动。

  

“可这与我无关吧?”

  

“毕竟你现在占据了他的身体,希望你能尊重他。”

  

什么啊,居然还假惺惺地装作一副很维护他尊重他的样子吗?其实只是为了能够满足自己的需求找的借口罢了,这个男人怎么如此虚伪,跟平行世界的L差太远了。

  

夜神月觉得不行,看来是时候得给他点颜色看看了。

  

他故意阴阳怪气地八卦道:“我说,你暗恋‘他’吧?不然怎么会用这种变态的手段,啧啧,还24小时锁在一起,晚上在一张床上睡。你这点小心思简直昭然若揭了,刚才当着大家的面给你留点面子,在我面前就别装了吧?”

  

“请不要胡乱猜测,无论哪个世界的我都不可能暗恋月君的。”L冷冷地反驳,脸色都有些阴沉下来了,这家伙到底有没有一点下限。

  

“我确实只是猜测没错,但你有证据证明我说的是假的吗?你可以否认,我也可以保持我的怀疑,就像你坚持怀疑‘他’是Kira一样,我们各持己见吧。”夜神月挑着眉面带愉悦地完美回击,没想到这么快就能以牙还牙了,实在是大快人心。

  

他还想继续火上浇油一把,“而且很不好意思,在我的那个世界,确实是L君你暗恋我,然后被我发现了,之后我们才在一起的。”

  

L实在不想搭理夜神月了,但又没办法做到对他的话充耳不闻。因为......实在是太刺耳了。这是哪里跑来的魔鬼,说的那些话仅仅是想象一下,就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虽然他已经猜到了夜神月和那个世界的自己关系肯定不简单,想着应该是普通的暧昧关系吧,最多也许是床伴,这已经是能够勉强接受的极限了。但万万没想到,竟然是恋人么?

  


L的恋人,是夜神月?

  


那个世界疯了么。这个句子仅仅是连在一切就已经足够不可思议了,这是多么荒诞又神奇的发展,扭曲得极不真实,就算真的存在,只是属于平行世界的崩坏妄想而已,永远不可能从现实里无中生有地衍生。

  

“你不信也没关系,等他回来之后你亲自问他好了,我相信L会对他很不错的。”夜神月倒是无所谓自己的话刚刚在L心里掀起了怎样的惊涛骇浪,优哉游哉地翘起了二郎腿。

  

夜神月突然发现,看着L那么抗拒一脸无法接受的模样,比起之前冷冰冰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可爱多了,反而激起了他的兴趣。


不愧是L,无论是哪个世界都对他具有着不可磨灭的吸引力。

  

反之亦然。

  

调戏和勾引自己的敌人,实在是又大胆刺激同时极具挑战性的事情吧,光是想想就让人兴奋,他实在忍不住想要尝试。

  

  

  

夜神月悄无声息地绕到L的身后,双手从肩头穿过轻柔地环住他的脖子,嘴唇几乎贴到他的耳朵上,呼出温热又撩人的吐息,L全身都僵住了,只是条件反射地紧紧扣住夜神月的双手,却一时没了下一步动作。夜神月勾唇一笑,得寸进尺地用舌头对耳廓轻轻挑逗,然后顺势吻住了他的耳垂,再使坏地用牙齿轻轻地咬了一口。

  

“跟我一起休息吧,龙崎。”他当然不可能模仿得了属于这个世界的月的语气口吻,但他用上了只属于这个世界的L的特别称呼,让这场调情于他自己而言充满了新鲜感。

  

L终于推开了他,顾不得失态,有些急促地大口呼吸起来。

  

忍着喘息的滋味不好受吧?明明就很舒服,怎么会舍得拒绝呢,就算心理上抗拒,生理的本能却是无比诚实的。 

  

夜神月太清楚L的敏感带在什么地方了,以及该用什么样的技巧取悦他。虽然是平行世界,但他对L身体的熟悉程度还是很有把握的,倒没想到他这么经不起挑逗。好歹是个二十几岁的男人了,总不至于还是个处男吧。

  

“你不要再碰我了。”L沙哑着声音说。他必须承认,刚刚的感觉就像浑身被通了电一样,酥酥麻麻的,很痒很想躲,很舒服很享受,根本就不想推开。但这是极其危险的讯号,他决不能沉迷和陶醉于肤浅的肉体欲望。

  

切,声音都不稳了,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偏偏嘴巴却固执得要命,还真是让人讨厌。

  

夜神月显然不打算轻易放过他。

  

他一只手轻轻抚上了L的胸前,食指意味深长地贴着胸口处的衣服布料画着圈,有意用上了充满着诱惑意味的声线,像馥郁醇厚的红酒,芳香在肆意蔓延,撩人心弦。“说真的,要和我上床吗,‘他’不会知道的。”

  


在伊甸园里,夏娃当时是否是这样用禁果去诱惑亚当的呢?

  


L轻而易举地挥开了夜神月的手,对方本来也没有用什么力气,但他感到自己已经用光了最后一点稀薄的自制力。夜神月的话在他心里像炸开一道惊雷,久久无法平息。

  

L努力做到面无表情语气平静,尽量去忽略心中隐隐跳动着的不爽,“那你男朋友呢?你就是这样对待你们的感情的吗。”

  

“增加一点情趣罢了,我爱的当然是他,不过跟你上一次床并不会影响什么,你们都是L不是吗?就像你喜欢束缚play,我也有我的恶趣味嘛。”夜神月毫不在意地摊开手。

  

对夜神月来说,都是L的身体,所以算不得什么背叛。而跟这个世界的L上床,用的也是这个世界的月的身体罢了,跟他自己无关。况且,看着他们这么剑拔弩张不容乐观的发展,实在是很想做点什么出格的事去破坏、去搅乱这一切。

  

他想引诱面前这位自诩正义的侦探,口是心非地落入邪恶罪犯的甜蜜陷阱,从此无法自拔地沉沦、深陷,爱恨也好,命运也罢,都难舍难分地抵死缠绵在一起。

  

没有人能抗拒背德感后深不见底的快感,纵使是深渊也让人甘之如饴地想要一探究竟。

 


“甜品带来的满足不觉得单一而空洞吗,侦探君?我问你,看到他从浴室只穿了一件松松垮垮的浴袍出来不觉得口干舌燥吗,不会在查案焦躁又无处发泄的间隙里偷偷想着他自慰吗,这种刺激又禁忌的感觉一定让你厌恶并兴奋着吧。假如......他真的是Kira的话,你不想在亲自逮捕他之后,以你喜欢的方式狠狠地制裁他吗......”

  

耳边是恶魔糟糕得不堪入耳,却又缠绵诱惑直至心底的低语。

  


他早就知道夜神月是极度危险品,但他也做好了相当的准备,不会让事情发展到他难以控制的地步。夜神月是极其自大且狂妄的,这一点实在惹人讨厌,可无法否认的是他货真价实地有这个资本。同样自负又争强好胜的侦探从选择和Kira开始这场追捕游戏的时候起,就做好了赌上一切的觉悟,他愿意付出一切,哪怕是以生命为代价也在所不惜,却从未想过要付出感情——这是他的字典里被永远删除的禁忌词条,一生都无福也不愿意消受的奢侈品,是层层严密的封锁下绝对不可开启的潘多拉魔盒。

  

L是一个正常的成年男性,他当然也有欲望。当月从不设防地在他身旁熟睡,完美精致的脸部轮廓和五官,耳边是轻浅又难以捉摸的呼吸,醒来时格外人畜无害地揉着朦胧惺忪的睡眼,倒咖啡时优雅从容地从自己身旁不经意地掠过,用极为好听甚至称得上美妙的声音发表他聪慧过人的见解时......每一个看似平平无奇的日常瞬间,难道没有产生过一瞬稍纵即逝的心动或邪念吗?

  

但他毕竟是一个理性至上的生物。欲望和冲动谁都会有,但他坚信自己一定能够控制住并战胜它,因为他是L,世界第一的名侦探,这些年来就不曾有过他无法战胜的存在——甜食除外,这是他赖以生存的必需品。

  

  

但此时此刻,夜神月的性感迷人在这一刻释放得淋漓尽致,一触即发地唤醒了沉睡已久或者说是刻意压抑的情爱,点燃了藏在体内的灼热火舌,绽开不断升温的绚烂花火。

  

L心底的渴望在灼烧着,叫嚣着,扑倒他。立刻,马上。最好就这样,不管不顾地撕碎所有伪装,摒弃一切阻碍,干柴烈火地烧在一起,然后让他们在世界毁灭之前燃烧殆尽。

  

但是,纯粹情欲的结合并满足不了他内心真正所执着和追求的,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想征服的一生宿敌——Kira,同时也是最完美的梦中情人——夜神月。这是他迄今为止见过的最为复杂的人类,令人叹为观止的矛盾结合体。他想要的是征服,所以他不会甘心当欲望的野兽,如果企图通过替代品来实现一厢情愿的胜利,反而使他自己成为了不敢直面现实的软弱无能的输家。

  



“不。”

  

这是L最终的答案。而他很清楚自己决定推开了什么,又选择抓住了什么,世界线偶然的交汇,蝴蝶轻薄如纱的翅膀翩跹舞动,让有些东西已经在潜移默化中悄然改变,酝酿起一场在未来将无法回避的龙卷风。

  


你不是他。

  

  


  

出乎意料地,高傲得不可一世的夜神月脸上并没有出现自尊心被伤害或被冒犯的不悦神色。他非常平静且淡定地接受了被L拒绝的事实,不再继续纠缠。他的真正目的似乎已经达到了,那么点到为止就可以了。

  

其实对夜神月来说,上不上床并不重要。他也没有一定要给男朋友戴绿帽子的执念,虽然机会难得还能让那任性易妒的家伙久违地吃一次瘪,不过最好还是算了吧。

  

  


“据我所知,你可不是一个性冷感哦,别欺骗自己了。”夜神月口里的“所知”自然是来自那个世界的L了。


尽管已经知道没有可能性了,他还是故意这样说,还顺便朝L甩了个充满暗示意味的wink,似乎不打算收回sex邀请的橄榄枝:“想通了可以随时来找我,不过记得在交换回来之前哦。”

  


挑逗和折磨L,大概是他无论来到哪个世界里都不会改变的兴趣了。

  

  

  

  

  

  04

  

  


  

黄昏的余晖柔柔地倾洒下来,均匀地散落一地。夜神月正站在落地窗前安静地注视着窗外的风景,琥珀色的眼睛里似乎有光,不知在思索些什么,浑然不觉他的身上也被打上了一层温柔的金色剪影,美好得有种令人恍惚的不真实感。

  

L只是默默地站在一旁,并未出声打扰。他和月之间应该很难拥有这样的温馨而安宁的时刻。身份,立场,时间都不允许他们这样做。也许此时有一个相机能记录下这珍贵的瞬间是再好不过的,可惜的是这个世界不会为他们提供这样奢侈的浪漫。

  

那夜神月此时在想什么呢。

  

当然是关于L的。他想,这个世界的L真是很有趣。自己至少从表面上是一个怎么看都很中规中矩的高中生而已吧?为什么偏偏盯上自己不放?就因为这个世界的自己太过优秀,在他的标准下脱颖而出,接着便不由分说被他锁定为Kira的嫌疑人。明明最初是从不同寻常的欣赏开始的,却把好感转化为了怀疑深种的根源。......依靠的是直觉,或者是自负吗?这神奇的脑回路,这令人窒息的情商和操作,好吧,退一步讲,就算你是名侦探,也改变不了注孤生的现实。

  

  

“龙崎,你想他了吗?”

  

L双眼放空,好像没听见夜神月的话。

  

夜神月却不死心,继续追问,“回来之后你打算怎么办?”

  

L终于缓缓眨了下眼睛,似乎是有所反应,却依然没有打算回应,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放空出神。他很少考虑一些案子以外的太过复杂的事,即使他是世界第一的名侦探,他也有极不擅长处理的事,而对象是夜神月的话,毫不夸张的讲麻烦程度直线上升了一百倍,还是顺其自然好了,因为他暂时也想不出除此之外更好的办法了。

  

瞧这装傻的蠢样子,夜神月再熟悉不过了,一般他都懒得拆穿,不过既然是对这位L那就不必手软了。

  

“从你和他认识以来,你就在尝试着屏蔽掉一些无关的东西,目标是找到他是Kira的证据然后逮捕他。作为一名代表正义的侦探,私人感情是绝对禁止的,可这种东西不是想控制就能控制的吧?”

  

  

人行走于世间,都是有感情的动物。感情可以割舍,却不能自欺欺人地否认和抹去曾经存在过的痕迹。欣赏,竞争心,惺惺相惜,憎恶,惋惜,不舍。无须特意质问,只是按正常思维合理推论一下——这些或更多的情愫曾经在两人的朝夕相处、你来我往之间产生过,是丝毫不令人意外的,倒不如说如果一点个人情感都不掺杂才是违背常理的。种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像嚼碎一颗五味杂陈的糖,再和着残破锋利的碎片吞咽下去,只余下一抹腥甜滋味不痛不痒地在喉头滚动。

 

因为不可能承认,更不可能接受,所以讳莫如深。一场棋逢对手的巅峰对决,也似一场无与伦比的盛大宴席,因为有彼此不遗余力地倾情表演,才能收获大家翘首以盼的最精彩的谢幕。

  

琥珀色黄昏收起缠满忧伤的长线,渐渐迷失在很美的远方。

  

  

  

夜神月突然想到了什么,眼里闪烁着狡黠的光,满怀恶意地开口道:“对了,我想起来了,你的名字应该是在这个世界需要保密的东西吧,龙崎,不——L·Lawliet。

  

L听到夜神月说出自己的名字其实并不感到太意外,但还是控制不住地出了一身冷汗,他有些紧张地看着夜神月。

  

“放心,我不会偷偷想办法把这个事关你生死的机密告诉他。你知道为什么吗?”

  

L没有说话,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夜神月总不可能站在自己这边,也没有卖给自己人情的必要,因为这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出于恶趣味?

  

“因为我并不认同Kira。但如果他真的是Kira的话,我也不希望自己输,所以我就保持中立好了。”夜神月不打算再过多解释。

  

他其实有着强烈的直觉,这个世界的自己是Kira的可能性极高,当然,他永远不可能告诉L,虽然无法理解和苟同,但既然做出了这样的选择,一定有自己的道理吧。也许18岁的“他”还是个太过天真幼稚而不幸误入歧途的理想主义者,也许是他对这个世界的发展和未来没办法像“他”一样拥有感同身受的热爱和使命感。

  

不过他很了解自己,他毫无疑问是那种选定一条路就会一直走到黑的极端分子,不惜利用牺牲别人抛弃感情,放任灵魂愈发扭曲变形,连最后一丝底线也彻底献祭的偏执狂。这也没办法,大概是刻在骨子里永远蠢蠢欲动着的叛逆因子,在某些特定的情况就会被引爆造成难以估量的后果,无论哪个世界的他都是一样的吧,只是他坚定地认为这是堪比彗星撞地球一般微乎其微的概率,想不到竟然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实现了,最为讽刺的是——他还亲自来到了这个世界体验。

  

那么,命运会站在“他”那边吗?谁也不会知道结局——

  

也许“他”真的能改变了世界,实现自己的理想,获得世人的认同也说不定呢。又或者,成王败寇,被钉上日本历史的耻辱柱,成为有史以来最穷凶极恶、杀人如麻的高智商罪犯。

  

  

这个世界的夜神月和L是水火不容的宿敌,注定是零和博弈,运筹帷幄,步步为营,倘若一步走错,就可能万劫不复,结局只能落得个你死我活。于是他们彼此厮杀,不分昼夜。但即使是一生的宿敌也是独一无二的,如果就这样在彼此纯粹的猎杀中永远错过,匆匆一生未免也太过孤独和遗憾。

  

同样位于高处不胜寒的金字塔顶尖,明明最应该感同身受、惺惺相惜,却像诅咒一般永远不可能拥抱,只是一心算计着如何将对方推下深渊,粉身碎骨。他们的关系本质也是如履薄冰,脆弱得不堪一击,企图粉饰太平来得以维系的高楼大厦不知何时就会轰然倒塌。

  

  

他太清楚了。全世界不会有第二个人能这样接近和看清面具下的自己,也不会有第二个人能像自己一样达到L的高度并能与他比肩。那个世界的他们是天生绝配,灵魂伴侣,因为身为天才而背负着那份挥之不去的沉重而残酷的孤独,好不容易有幸得遇一人可与之共享,明明可以拥有这样岁月静好的可能性,不但不加以珍惜,却注定要将其肆无忌惮地摧毁和掩埋吗?

  

  

也许,在这一刻到来之前,在死神来临之前,他们可以假装忘记一切,置身事外地偷一个醉生梦死的吻。

  

  

  

  

夜神月揪起L宽松的领口,把他扯向自己,打算大发慈悲地赏赐这个大概是所有世界里最不容易的L一个安慰的亲吻。

  

没想到又L推开了,应该说是意料之中地又被推开了,这下夜神月是真的忍无可忍了——

  

他几乎是愤怒地嘲讽道:“怎么,你是要为他守身如玉吗?难道你以为你有可能吻到他吗?别做梦了。”

  

还什么世界第一的侦探,连及时行乐这么简单浅显的道理都不懂,一点浪漫细胞都没有,死板顽固得像个世界第一的傻子。最最最让他生气的是,装什么贞洁烈女啊?反而显得他有多么饥渴似的,真是岂有此理。

  

和这位夜神月多次交锋以来都或多或少地被压制着的L,首次不但没有被他的话所打击到,反而露出了从容的微笑——

  

“当然不可能,毕竟他是所有的世界里最难搞的夜神月,属于我的Kira。”

  

  

无论前路是长满荆棘的玫瑰大道或者是连月光都无法照进的漆黑深渊,这个世界的笔,终究掌握在他们手中,等待着世界第一的名侦探和Kira去亲自书写,任何人都无权,也不被允许介入。

  

  

  

  

  END(?)

  

  

————————

  


    

  不知道会不会有下篇……flag真的立不得

    

  尝试着开了评论




温凉

听说目标说出来就不灵了,那我就把它藏在心里,努力浇水。

已经生根,希望它能发芽。

🌱

听说目标说出来就不灵了,那我就把它藏在心里,努力浇水。

已经生根,希望它能发芽。

🌱

静二今天只做一件事
重温deathnote,做点Q...

重温deathnote,做点Q版练习,立个flag每天一张。第一天是L,好想吃甜品呀。

重温deathnote,做点Q版练习,立个flag每天一张。第一天是L,好想吃甜品呀。

拾柒點啦-Lie

当月在吃东西时L在想??

dbq其实觉得比喻很生动


    转自L月吧六篇短漫节选,还是转载,有异义者私信我,我自删。




当月在吃东西时L在想??

dbq其实觉得比喻很生动


    转自L月吧六篇短漫节选,还是转载,有异义者私信我,我自删。

朕咲
對不起w我不會畫畫w但他們真的...

對不起w我不會畫畫w但他們真的好可愛啊啊啊啊啊啊啊!!結婚拜託🙏

我這邊是叫死亡筆記本啦w

w為什麼都叫他黑色小本本?

L月是私心w真的香ww


對不起w我不會畫畫w但他們真的好可愛啊啊啊啊啊啊啊!!結婚拜託🙏

我這邊是叫死亡筆記本啦w

w為什麼都叫他黑色小本本?

L月是私心w真的香ww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