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LBC

508浏览    109参与
美芽的呠呠

梦中与现实9

———————————————————————

17.

Plan叫作Plan是六岁的时候,在此之前Plan小男孩跟父母和哥哥们一起生活,过得很是开心,有家人和朋友陪他玩以及疼爱他。

直到四岁时,他的父母分开了,母亲带走了小男孩,到了一个陌生的家庭重新开始。因此小男孩有了新的爸爸跟新的哥哥-Bad,初时新爸爸对他很好,只是Bad不太喜欢他,可有一天新爸爸喝醉酒后便开始打小男孩,有一就有二,新爸爸打小男孩变得频繁,每每被打,小男孩都在叫喊着妈妈求救,可惜妈妈只是在旁边站着,就好像事不关己一样。

几个月过去,小男孩的身上旧伤加上新伤,变得伤痕累累,终于有一天上学时不支倒地,被老师送去医院。当...

———————————————————————

17.

Plan叫作Plan是六岁的时候,在此之前Plan小男孩跟父母和哥哥们一起生活,过得很是开心,有家人和朋友陪他玩以及疼爱他。

直到四岁时,他的父母分开了,母亲带走了小男孩,到了一个陌生的家庭重新开始。因此小男孩有了新的爸爸跟新的哥哥-Bad,初时新爸爸对他很好,只是Bad不太喜欢他,可有一天新爸爸喝醉酒后便开始打小男孩,有一就有二,新爸爸打小男孩变得频繁,每每被打,小男孩都在叫喊着妈妈求救,可惜妈妈只是在旁边站着,就好像事不关己一样。

几个月过去,小男孩的身上旧伤加上新伤,变得伤痕累累,终于有一天上学时不支倒地,被老师送去医院。当老师们听到医生说小男孩因长期被虐待,伤口没有妥善处理,感染导致急性发高烧,情况不太好,很可能救治不了了,老师立马报警及打电话给小男孩的妈妈询问。

心虚的妈妈在听见老师的电话后变得慌了,在半夜偷偷摸摸的去了医院看小男孩,并对意识不太清醒的男孩说道「你知不知道,因为你害得我要暂时匿藏起来

,不过我很快会跟丈夫和儿子出国,既然我的丈夫不喜欢你,你又快死了,那么便快点安息吧,永远闭上你的咀。」

这便是小男孩陷入昏迷前,听到来自妈妈的最后一段话,妈妈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人了。小男孩再次醒过来时,已经是四个月后的事情了,因为没有监护人,小男孩便被送进孤儿院,他便就此在孤儿院生活。

过了一段日子,有一对夫妇来孤儿院当义工,却被小男主角吸引了视线,孤儿院的负责人告诉夫妇「小男孩小时曾遭受虐待,施暴者应该是他的家人,受伤被学校的老师送进医院及报了警,家人见出事了便把他遗弃在医院。后来被送来时,小男孩已经对以前的事情不太记得了,唯一记得的是被虐打,一是因为他太小不记事很正常,二是因为这件事对他来说是最深刻的。

因此,小男孩来到这里后便一直沉默寡言,不与别人交流,就像是关上了心门一样。」

听完小男孩的身世,触动了夫妇「小孩子是天赐的礼物,不该被如此对待,他的家人怎么可以这么残忍,我们决定了要收养他,好好的珍惜他。」

从此,夫妇替小男孩取名为Plan,刚开始时,Plan经常都会作噩梦,是夫妇俩轮流抱着Plan,安慰他;Plan不愿与夫妇及他们的孩子接触,是夫妇跟孩子们花了很多时间用爱去感动了Plan,让Plan变成一个开朗的小孩子,Plan重新上学后认识了第一个朋友-Happy。」

家庭的温暖,真摰的友情,让Plan淡忘了黑暗的过去,不再作噩梦,也不怎么记得那件事情了,直到妈妈出现了,那个遗弃他、旁观他受虐、盼他早点死的妈妈,让他忆起了过去,对了,在Plan成为Plan前,小男孩的名字叫作——Can。

———————————————————————



美芽的呠呠

梦中与现实8

———————————————————————

15.

「不要⋯不要打我⋯好疼⋯好疼⋯妈妈⋯救救我⋯妈妈⋯救我⋯」晕倒后被Part和Pink带回家的Plan此时在作着噩梦。

Plan妈抱着Plan,轻轻拍着Plan的后背,「Plan,妈妈的乖孩子,没事了,睡吧,安心的睡吧。」Plan妈整晚唱着摇篮曲,哄着不停作噩梦痛苦得说着梦话的Plan。

第二天晚上才醒过来的Plan,坐在床上想着昨天的梦,那些模糊和淡忘的记忆渐渐回笼,变得清晰,「孩子,你醒了,觉得怎麽样?」Plan妈走进了Plan的房间,柔声问道。

「妈妈!妈妈!」Plan突然大哭,呜咽着喊妈妈。

「Plan,不哭了,不要哭了...

———————————————————————

15.

「不要⋯不要打我⋯好疼⋯好疼⋯妈妈⋯救救我⋯妈妈⋯救我⋯」晕倒后被Part和Pink带回家的Plan此时在作着噩梦。

Plan妈抱着Plan,轻轻拍着Plan的后背,「Plan,妈妈的乖孩子,没事了,睡吧,安心的睡吧。」Plan妈整晚唱着摇篮曲,哄着不停作噩梦痛苦得说着梦话的Plan。

第二天晚上才醒过来的Plan,坐在床上想着昨天的梦,那些模糊和淡忘的记忆渐渐回笼,变得清晰,「孩子,你醒了,觉得怎麽样?」Plan妈走进了Plan的房间,柔声问道。

「妈妈!妈妈!」Plan突然大哭,呜咽着喊妈妈。

「Plan,不哭了,不要哭了,妈妈永远都在你身边的呀。」妈妈安慰Plan道。

「妈妈,谢谢你⋯谢谢你⋯」Plan从心中感谢Plan妈。

———————————————————————

16.

Plan知道自己不能再颓废下去,为了自己为了身旁关心自己的人,Plan要振作起来,而且有些旧事是该解决了。

「Plan,好久不见了,过得好吗?」一年后再次见面的Happy喜悦的说道。

「是呀,我们很久不见了,Nara。」

「你刚刚叫我什麽?」Happy的脸色变得僵硬,原来向上的咀角垂下成一横线。

「我说很久不见了,我的表妹-Nara。」

「你⋯想起来了?」Happy不可置信的问道。

「嗯,我想起来了,一切。」

———————————————————————



美芽的呠呠

柳丁花与苦橙花 - 番外(一)

🚘🚘💨
ao3 

🚘🚘💨
ao3 

美芽的呠呠

梦中与现实7

———————————————————————

13.

从那天后,Plan整个人变得浑浑噩噩,Plan爸叫他扫地,他便扫呀扫扫呀扫,直到Plan爸说地已经很乾淨,Plan才停;又有一次Plan妈让他收东西抺桌子,他便抺呀抺抺呀抺,直到Plan妈说不用抺了,Plan才停。

Pink很忿怒,现在整个公司都在说Tin与Can的婚事,没想到Tin居然是这样玩弄了Plan的感情转身就走的人,平常还要看着Tin跟Can两人出双入对的,很是生气的Pink便辞职了,不再为Tin家工作。不过最令Plan爸妈、Part、Pink担心的是Plan,到底Plan什麽时候才能放得下,毕竟Tin是他的初恋情人加上在...

———————————————————————

13.

从那天后,Plan整个人变得浑浑噩噩,Plan爸叫他扫地,他便扫呀扫扫呀扫,直到Plan爸说地已经很乾淨,Plan才停;又有一次Plan妈让他收东西抺桌子,他便抺呀抺抺呀抺,直到Plan妈说不用抺了,Plan才停。

Pink很忿怒,现在整个公司都在说Tin与Can的婚事,没想到Tin居然是这样玩弄了Plan的感情转身就走的人,平常还要看着Tin跟Can两人出双入对的,很是生气的Pink便辞职了,不再为Tin家工作。不过最令Plan爸妈、Part、Pink担心的是Plan,到底Plan什麽时候才能放得下,毕竟Tin是他的初恋情人加上在甜蜜期时被甩,这次的情伤不轻呀。

就在这时Can走进了咖啡馆「Plan你给我出来?」

「我就是Plan,你是?」

「我是Can,P'Tin的未婚夫,我很爱P'Tin,P'Tin也很爱Can,我们快要结婚了,所以你不要再打扰我们了。」Can一脸不耐烦的说。

「P'Plan什麽时候去搅和你们两个了,是P'Tin那个混蛋先来勾引我哥的,又自说自话的分手,现在你这小贱人又来捣乱吗?」Pink勃然大怒地说。

「我跟Plan在说话又关你什麽事?还有你这说得是什麽混话,信不信我打死你?」Can因被叫作小贱人而生气道。

「来呀来呀,谁怕谁呀,小贱人。」Pink回驳道。

就这样Pink和Can在手撕对方,先扯着对方的头髮,互相吐口水,接着Pink使出了她的"夺命剪刀脚",钳制着Can,Can便出手巴掌Pink,Part看到妹妹受欺负又上前加入混战,Plan在旁劝架却没人理会。最后,几个人被旁人报警而来的警察叔叔抓进警察局。

———————————————————————14.

在警局,Pink、Part、Can聚众斗殴被暂时拘留

Plan再一次见到Tin,是Tin来替Can处理事情及保释Can,Tin一知道Can是与Plan他们打架,便上前跟Plan说「Plan,我以为你是个理智的人,不会闹事的,我们分手了就是分手了,就算你再怎麽做也不会有改变的,如果你真想找人发洩,你该找我而不是Can,你怎能伤害无辜了。」

听到Tin说的话Plan心都凉了,没想到Tin认识了自己这麽久,却是如此看自己的,在Tin的心里自己就那麽不堪吗,Plan突然觉得累了,不想去反驳,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难道要诉说自己的眼光差所以选了冷酷无情的Tin?还是要诉说Tin的翻脸不认人?Plan的心⋯累了。

此时Pink已经气冲冲,挡在Plan前说「麻烦你看清楚,现在是你的那位未婚夫来找P'Plan麻烦,而不是我们,而且P'Plan才不是会伤及无辜的那种人呢,若P他真要报復,第一个也该去找你这个负心汉、花心大萝蔔。」

「Can、Can,你在哪,Can不用怕有妈妈在,妈妈来了,是谁欺负我儿子?」Can妈听到消息立刻赶来,要教训教训这帮欺负她儿子的坏蛋。

就在这个时候,当Plan见到Can妈,Plan立刻打哆嗦,然后晕了过去。

———————————————————————



美芽的呠呠

梦中与现实6

———————————————————————

11.

Tin跟Plan你浓我浓的过了一年,这一年里Tin有空便会去Plan家蹭饭,霸佔Plan的爸妈,Tin当亲切的Plan爸妈为亲生父母一样,而Plan爸妈也当孝顺的Tin为亲生儿子一样;而Plan有空便跟着Tin与他的朋友聚会。不过,两人大多数时间都是窝在Tin的私人公寓里,亲亲抱抱举高高。

———————————————————————

12.

可是,有一天,Tin打来说要跟Plan分手「Plan,Kuo Tuo(对不起),我们分手吧。」

Plan失笑问「P'Tin,为什麽?P是在开玩笑吗?」

但Tin没有回答便挂...

———————————————————————

11.

Tin跟Plan你浓我浓的过了一年,这一年里Tin有空便会去Plan家蹭饭,霸佔Plan的爸妈,Tin当亲切的Plan爸妈为亲生父母一样,而Plan爸妈也当孝顺的Tin为亲生儿子一样;而Plan有空便跟着Tin与他的朋友聚会。不过,两人大多数时间都是窝在Tin的私人公寓里,亲亲抱抱举高高。

———————————————————————

12.

可是,有一天,Tin打来说要跟Plan分手「Plan,Kuo Tuo(对不起),我们分手吧。」

Plan失笑问「P'Tin,为什麽?P是在开玩笑吗?」

但Tin没有回答便挂断了电话,当Plan在不解时,Pink告诉了Plan一个爆炸性的新闻-Tin的未婚对象从国外回来了,听说Tin很快会跟他结婚。就在Plan在疑惑[Tin的订婚对象不就是Poo吗?为什麽是从国外回来了?]的时候,Car来找Plan,「Plan,Kuo Tuo呐Kuo Tuo。」

「为什麽P'Car要跟Plan道歉了?」

「因为⋯因为害Tin跟Plan分手的人是我弟弟-Can,Can是Tin的未婚对象。」

「P'Car可以跟Plan说说Tin跟Can的事吗?」

「好的,这便要从Tin小时候说起⋯

Tin的父母很少在家,所以Tin跟他的哥哥Tul间中会去邻居家,也就是P'Car的家,跟我和我的弟弟Cam一起玩耍。一直到P'Car最小的弟弟Can出生,那时Tin很喜欢白白胖胖的Can,只喜欢带着Can到处玩,当Tin跟Can在一起时,平常冷若如大人的Tin才会变回一个孩子该有的特性,而且Can也是除了Tin谁靠近都不行,见到此情境,Tin的爸妈与Can的爸妈便为他们两人订了婚事,那时Tin还高兴得围绕屋子跑了两大圈了。

可惜,在Can四岁时,Can的爸妈离婚了,妈妈带走Can重新生活,Tin便从此与Can失去联络,而Can再也没有回来过。虽然Tin只是陪着Can度过了Can的孩堤时代,可Can对于Tin来说,可是整个童年时代最具义意的存在,就算Tin在初中、高中、大学,甚至工作后,心里都记挂着Can,儘管这麽多年来,有不少男/女生向Tin表白,Tin一个都没有接受。

直到Plan你的出现,Tin变了,他变得有时候会一个人傻笑,会开始烦恼,放工后变得不常与我喝酒,说起你的时候咀角会带笑,整个人变得柔和起来。P'Car认为Plan便是那个对Tin来说是对的人,也是让Tin遗忘Can的最佳人选,所以P便怂恿了踌躇着不知道该不该表白的Tin去跟你说清楚,到了你们两人在一起后,P觉得这样做是对的。

可是,P'Car没有想到隔了这麽多年,Can居然回来了,Can回来后便说着很想念自己的未婚夫,说要回来与Tin结婚,Tin与Can重逢后,便立刻说要赶紧结婚,P想对于Tin来说,Can是特别的存在,不论Tin是为了责任还是爱,Tin还是选择了Can。所以,这一切是P'Car的错,如果P'Car没有让Tin跟Plan在一起,那麽现在便不会有分手的这一齣,Plan便不会这麽难受,P Kuo Tuo。」

「P'Car,这不能怪你,Plan明知道P'Tin的心里有人还是选择了跟P'Tin在一起,也不能怪P'Tin,只能说是Plan能力不足,无法把Can从P的心里赶走,无法让P'Tin爱Plan比Can多。」Plan像是在回答Car,又像是在用这个答案说服自己。

———————————————————————



美芽的呠呠

梦中与现实5

———————————————————————

9.

过了不久,Tin跟Plan在一起的消息传到Tin的妹妹-

Tel的耳边,Tel便把此消息告诉了Poo,Poo·极度爱慕Tin·Tel的好姊妹,于是两人便想着去Plan的咖啡馆找碴。

「Plan,你出来!Plan,你出来!」Tel和Poo一进入咖啡馆便大吵大闹。

「请问两位有什麽事吗?我就是Plan。」

「很好,你就是Plan,怎麽看你都没有什麽特别的,能够勾引到我哥。」

Plan皱着眉问道「不知道你哥是?」

「Tin,Tin就是Tel的哥哥。至于我是Poo,P'Tin的订婚对象。」

「Plan,...

———————————————————————

9.

过了不久,Tin跟Plan在一起的消息传到Tin的妹妹-

Tel的耳边,Tel便把此消息告诉了Poo,Poo·极度爱慕Tin·Tel的好姊妹,于是两人便想着去Plan的咖啡馆找碴。

「Plan,你出来!Plan,你出来!」Tel和Poo一进入咖啡馆便大吵大闹。

「请问两位有什麽事吗?我就是Plan。」

「很好,你就是Plan,怎麽看你都没有什麽特别的,能够勾引到我哥。」

Plan皱着眉问道「不知道你哥是?」

「Tin,Tin就是Tel的哥哥。至于我是Poo,P'Tin的订婚对象。」

「Plan,我告诉你,Poo跟P'Tin可是从小就订了婚约的,你是聪明的便赶快离开P'Tin,别再破坏别人家庭,狐狸精。」说完Tel便绕着Poo的胳膀离开了。

只留下了风中凌乱的Plan跌坐在地上。

———————————————————————

10.

「Plan,这麽急着找P'Tin来,是有什麽事情吗?Plan的眼睛怎麽红红的,是哭了吗?」Tin心急的问Plan。

「P'Tin,你老实的回答Plan,P'Tin是不是从小订有婚约,P'Tin是不是已经有未婚对象?」Plan带着一双兔子眼睛问道。

Tin没想过Plan会知道,只能如实回答「是的,P'Tin有婚约在身。」

「那麽P的未婚对象便是住在P'Tin心里的那个人吗?」Plan哽咽得问道。

「是的,不过那是曾经的事了,Plan不是要把他从P的心里赶走吗?P跟他只是在小时候见过,而婚约是Tin爸妈给Tin订的,重要的是P现在喜欢的是Plan呀。Plan放心,P会找个时间把婚退了,Plan。」

「真的吗?那麽Plan便不是插足别人感情的第三者了?」Plan渐渐回气地问道。

「当然,Plan是我的唯一。」Tin搂着Plan说起甜甜的情话。

Plan想着只要相信Tin便可以了,不用告诉Tin今天Tel来闹事的事情,不想破坏Tin与妹妹的关係,这件事便算是翻篇了。

———————————————————————



美芽的呠呠

梦中与现实4

———————————————————————

7.

第二天下午

[叮噹!叮噹!]咖啡馆的门铃响了

「Happy,你来了,Plan等你好久了。」Plan高兴地说。

「嗨嗨,来来先抱一个,Happy很想Plan呢。」Plan从小就认识的好朋友-Happy张开双手向着Plan走去。

拥抱过以后两人坐下来聊天,「Plan,你跟之前说的那位热可可先生怎样了?」

「就⋯就跟他在一起了。」Plan红着脸回答道。

「真的吗,太好了,那Happy便不用再听Plan碎碎念了,说热可可先生如何如何好,就是不明白Plan的心意。」

「Happy,不要再取笑Plan了。」

「好好好,那下次Plan...

———————————————————————

7.

第二天下午

[叮噹!叮噹!]咖啡馆的门铃响了

「Happy,你来了,Plan等你好久了。」Plan高兴地说。

「嗨嗨,来来先抱一个,Happy很想Plan呢。」Plan从小就认识的好朋友-Happy张开双手向着Plan走去。

拥抱过以后两人坐下来聊天,「Plan,你跟之前说的那位热可可先生怎样了?」

「就⋯就跟他在一起了。」Plan红着脸回答道。

「真的吗,太好了,那Happy便不用再听Plan碎碎念了,说热可可先生如何如何好,就是不明白Plan的心意。」

「Happy,不要再取笑Plan了。」

「好好好,那下次Plan要带热可可先生让Happy见见呐。」

「好呀,下次Plan带他来,不过今晚Plan先去见他的朋友先呐。」

「嘻嘻,Plan,真羡慕你。但是Happy要先走了,Happy要去澳洲工作假期一年,等Happy回来再聊,到时候要带热可可先生来吶,今晚Su Su呐Plan。」

「好的,回见呐Happy,我会常常打长途电话给你的。」

Happy出了门,回头望着Plan的背影,心里想:Plan要一直开心幸福下去呐。

———————————————————————

8.

到了晚上,Tin带着Plan去了一间餐厅,「让我来介绍一下,Plan,这是P的朋友-Car,Car,这是Tin的男朋友-Plan呐。」

「P'Car,沙挖啲卡。」

「沙挖啲卡,小Plan爱。」

「??P'Car在说什麽呢?」

「Plan不用管Car,他有时候就是这样说话怪怪的。」

「是是是,P'Car就是怪怪的,但P看见你们两人,一对璧人挺配的,多好呀。」此时Car看着Tin终于放下,感到很安慰。

就这样三人一起度过了愉快的晚上。

———————————————————————



美芽的呠呠

梦中与现实3

———————————————————————

5.

吃饭后是玩乐时间

Plan一家人在玩斗地主,Plan爸妈一组、PlanTin一组、PartPink一组,因为Tin说从未玩过,Plan花了点时间讲解,不过[竟然有人没玩过斗地主]这事已经能让Plan一家笑一整晚,开始玩的时候,Tin颇有新手运,整晚蠃过不停,「孩子们看着,飞机,爸妈蠃了,哈哈!」

「等等,刚刚Pink和P'Part不是出了一隻9吗,爸爸哪来的四条9呀?难道爸爸,你耍诈?」

「对呀对呀,Plan也见到Part他们出了一隻9,爸爸你作弊,要接受惩罚。」

这时Plan爸跟Plan妈在眼神交流,求Plan妈帮忙「哎哟,孩...

———————————————————————

5.

吃饭后是玩乐时间

Plan一家人在玩斗地主,Plan爸妈一组、PlanTin一组、PartPink一组,因为Tin说从未玩过,Plan花了点时间讲解,不过[竟然有人没玩过斗地主]这事已经能让Plan一家笑一整晚,开始玩的时候,Tin颇有新手运,整晚蠃过不停,「孩子们看着,飞机,爸妈蠃了,哈哈!」

「等等,刚刚Pink和P'Part不是出了一隻9吗,爸爸哪来的四条9呀?难道爸爸,你耍诈?」

「对呀对呀,Plan也见到Part他们出了一隻9,爸爸你作弊,要接受惩罚。」

这时Plan爸跟Plan妈在眼神交流,求Plan妈帮忙「哎哟,孩子们,难得今天这麽开心,就饶了他吧。」

「不行,不能这麽容易饶过爸爸,妈妈偏心,上次Part输的时候也是要接受惩罚的。」

「就是,妈妈太偏心了。」几个孩子在抱怨着。

「妈妈偏心爸爸那是理所当然的,因为爸爸我最爱妈妈啦。」

「呀,羞羞脸。」

游戏的最后以Plan爸被罚用屁股写爱Plan妈为终结。

———————————————————————

6.

在Plan家门口

「今天见识到了,Plan一家人很有爱呀,弄得P'Tin也想成为其中一员呢。」

「P'Tin已经是了呀,只要P'Tin想,可以常常来Plan家呀。」

「对了,P'Tin明天晚上带Plan去见见P的朋友。」

「好呀,Plan很期待,不过现在已经很晚了,P'Tin快点回家休息吧,明晚见。」

———————————————————————

美芽的呠呠

梦中与现实2

———————————————————————

3.

第二天Tin去了咖啡馆

「P'Tin,你来了,Plan今天做了新甜点,是用棉花糖加牛奶做得牛奶冻,你尝尝。」

「P'Tin今天是有话要跟Plan说得,Plan⋯Plan你对P'Tin有什麽感觉?」

「Plan⋯Plan以为P'Tin永远都不会说这个话题呢,Plan喜欢P'Tin,我知道P心里住着一个人,但我会让他变成过去的,Plan有信心能用爱打动P。」

「P本来是想表白来着的,没想到被Plan抢先了,那Plan,你愿意跟喜欢你的P'Tin在一起吗?」

「Plan愿意,非常愿意。」

终于,那张纸被捅破了,Tin与Plan都收...

———————————————————————

3.

第二天Tin去了咖啡馆

「P'Tin,你来了,Plan今天做了新甜点,是用棉花糖加牛奶做得牛奶冻,你尝尝。」

「P'Tin今天是有话要跟Plan说得,Plan⋯Plan你对P'Tin有什麽感觉?」

「Plan⋯Plan以为P'Tin永远都不会说这个话题呢,Plan喜欢P'Tin,我知道P心里住着一个人,但我会让他变成过去的,Plan有信心能用爱打动P。」

「P本来是想表白来着的,没想到被Plan抢先了,那Plan,你愿意跟喜欢你的P'Tin在一起吗?」

「Plan愿意,非常愿意。」

终于,那张纸被捅破了,Tin与Plan都收获了爱情。

———————————————————————

4.

过了一段时间

Plan把Tin带回家,介绍给家里人认识,因为Tin是咖啡馆的常客,所以Plan爸妈对Tin也算熟悉,倒是Plan的妹妹-Pink「呀呀呀,这⋯这不是我们公司的Tin总经理吗?P'Plan,Tin总经理是你的男朋友吗?」

「对呀,嘻嘻,P厉害吧。P'Tin,这是我的弟弟-Part和妹妹-Pink,Part、Pink这是P'Tin。对了,Pink是在P的公司当前枱小妹,会帮Plan盯着P的。」

Part、Pink、Tin互相打了招呼。

「好啦,孩子们都认识了就过来吃饭吧。」Plan父召集大家吃晚饭就道。

「孩子妈,这是你最爱吃的猪颈肉。」Plan爸餵给Plan妈。

「孩子爸,这是你最爱吃的虾子。」Plan妈餵给Plan爸。

「P'Plan,这是你和妈最爱吃的猪颈肉。」Part餵给Plan。

「P'Part,这是你最爱吃的炒粉丝。」Pink餵给Part。

「Pink,这是你和爸最爱吃的虾子。」Plan餵给Pink。

「P'Tin,你也尝尝妈做的猪颈肉,可好吃了。」Plan餵给Tin。

Tin看着给如此有爱的一家人吃饭的场面,相比在家吃饭时,饭桌永远空落落,只有自己以及佣人在旁服侍,这是自己从未感兴趣过的温馨。让Tin决定以后要常常来蹭饭,感受感受一下家庭的温暖。

———————————————————————



柒玥烟凉

偶然发现的Cantaloupe

Chapter       1

——在漫长的人生时光里,对于自己做的某些决定或事情,你有没有想过,那真的是你的想法吗?还是说,可能这一切,都是早就设定好的。


          一片有些昏暗的地方,隐约能看清的是漂浮着的桌椅和一些沉睡着的人。诡异的是有些东西会突然消失,而有的东西又会突然出现。


       这是哪里啊?...


Chapter       1

——在漫长的人生时光里,对于自己做的某些决定或事情,你有没有想过,那真的是你的想法吗?还是说,可能这一切,都是早就设定好的。




          一片有些昏暗的地方,隐约能看清的是漂浮着的桌椅和一些沉睡着的人。诡异的是有些东西会突然消失,而有的东西又会突然出现。


       这是哪里啊?


       不远处有一个桌子是放置好的,走近一看发现是一本书。好奇的翻开一点点,刚看完前面的人物设定和大纲,就一阵天旋地转,眼前场景一换,突然站在了一个看起来有些难受的人旁边,手里还拿着手机📱。还没来得及适应刺眼的阳光,嘴先开口了了:


      嘿,Ae!你先不要生气啊。你有没有教训了一个国际学院的学生啊,我现在在国际学院门口,看到有个人被人教训了,他口里不停地念叨着“工程学院的Ae”,如果不是你,那就打扰啦!


     接着人物设定和一切就涌向了我的脑子,原来我是can,体育学院学生,喜欢踢足球…


      然后手里突然多了一把伞🌂,身体也不受控制的开始给旁边那个看起来不太舒服的人撑起了伞🌂。听着手机📱那边传来的让我等他过来的话,终于让我有时间来整理这突然发生的一切:


       我帮忙撑伞的是Pete,给我打电话的是Ae,啊,这是刚刚我看到的故事大纲里面的人物,他俩还是一对!那么我这是成为了一个角色,进入了这个故事里面,一出场,还是助攻?

        是的,为了他俩爱情的顺利展开,我就突然出现在这里。我的初次登场,没有灯光,没有掌声,没有欢呼,没有尖叫,没有英雄救美,也没有万众瞩目。就这样,在炎热的天气里,作为工具人,我!出现了!!


         有些烦躁地看向Pete:“快起来吧,场景结束了,不用演了”。

          Pete一脸茫然的看着我:“谢谢你帮助我,可是你是谁啊?你在说什么啊?演什么?”


          ?入戏这么深的吗?我看向四周,“好了结束了,不用演了”。大家没有对我的话任何反应,怎么回事,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难道只有我,可以游离于故事之外,可以在说完台词做完动作之后的场景里自由活动,拥有真实的自我?


         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叫住了旁边准备离开的人,等那人转身,发现是Tin。Tin,这个名字有点熟悉,我看向他,心里有些许波动。

         难道这个人和我有关系?等等,Tin,这不是刚刚大纲里写的,我的cp吗?

         啊,怎么好死不死叫住的人是他,我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最后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你刚刚骂了你的朋友,你都没有觉得抱歉吗?场景外最起码好好相处吧。”

         tin轻蔑地看了我一眼,转身离开了。而我见他没有反应,起了调戏的心思,索性豁出去朝他大喊:

         “你要记住我,我是你未来的老公(攻)!”


          但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他径直离开了。



美芽的呠呠

梦中与现实1

———————————————————————

1.

「客人,久等了,这是你的咖啡和面包,请慢用。」

「客人慢走,欢迎下次光临。」

又是工作的一天,以上是Plan工作时常常说的话,Plan在自家咖啡馆工作,点餐、做咖啡、招呼客人、打扫衞生都是Plan会做的,为了减轻父母的工作量,Plan会尽可能的做完所有工作。

「Plan,已经9点了,我们打烊吧。」

「妈,再等等,先不要关门。」

就在Plan母子说话时,[叮噹!叮噹!]挂在门口的铃噹响了,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士走进咖啡馆。

「P'Tin,你来了,Plan马上为你製作一杯热腾腾的可可。」

「好,谢谢Plan。」

Tin-M氏集团...

———————————————————————

1.

「客人,久等了,这是你的咖啡和面包,请慢用。」

「客人慢走,欢迎下次光临。」

又是工作的一天,以上是Plan工作时常常说的话,Plan在自家咖啡馆工作,点餐、做咖啡、招呼客人、打扫衞生都是Plan会做的,为了减轻父母的工作量,Plan会尽可能的做完所有工作。

「Plan,已经9点了,我们打烊吧。」

「妈,再等等,先不要关门。」

就在Plan母子说话时,[叮噹!叮噹!]挂在门口的铃噹响了,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士走进咖啡馆。

「P'Tin,你来了,Plan马上为你製作一杯热腾腾的可可。」

「好,谢谢Plan。」

Tin-M氏集团的总经理,是个个性拘谨又不苟言笑的人,如此酷酷的Tin又怎麽会点热可可呢,一切要从Tin第一次光顾咖啡馆说起:

当初Tin放工后经过咖啡馆想喝杯咖啡,叫了杯Double Espresso,结果Plan就擅自替Tin改了,送上了热可可和蜂蜜可颂,原因是Plan看着Tin的苦瓜脸,觉得他的生活已经够苦了,应该喝些甜甜的加上蜜糖做的可颂。

因为Plan温暖的笑容加上待人用心,带给了Tin在沉闷的生活中不一样的感觉,从那时起Tin就常常都会来。Plan渐渐待Tin不再像是对待客人的那般,而是像与朋友那般相处,通常Tin来了后,Plan就会放下手上的工作,坐下来与Tin开开玩笑、谈谈今天发生的事情、或是聊些无关痛痒的话题,可是这段与Plan相处的时光,却能让Tin觉得自己像个人,有人与自己分享、分担,而不是每天回到家对着四面牆。

———————————————————————

2.

Car-Tin的前同学+唯一死党与Tin相约在酒吧

Car向Tin告状道「Tin,最近约你你都没空出来喝酒,在干啥呢?据小道消息说,你最近很常去一间咖啡馆喔,是碰到哪个小可爱了吗?」

「唔⋯是有去一间咖啡馆,而且Plan他也挺可爱的。」

「是叫Plan嘛,那Tin你把小Plan爱拿下了吗?一定要带来让我看看呀,我们可是很多年的好朋友呀。」

「我跟Plan只是朋友而已啦,虽然我是对他有点好感,感觉Plan对我也有点好感。」

「这很好呀,既然互有好感,那就在一起呀,我们的处男Tin终于可以破X啦。」

「我跟Plan不可能的,Tin跟谁都不可能的⋯」

「Tin,你不会还在想着⋯⋯Tin,这已经过去了,做人该向前看,况且⋯应该⋯不会回来了⋯」

「Car,Plan是个好孩子,我只是不想害了他。」

「为什麽会是害他呢,Tin你听Car说,Car知道Tin是个很好的人,Car相信Tin会是个对待情人细心又体贴的男人,你应该跟他尝试一下的。」

「Tin⋯Tin⋯Tin还没想好⋯」

「难道Tin想Plan被人抢走了才后悔吗?听Car说,给Plan一个机会,给自己一个机会。」

「好,Tin要去捉住Plan。」

———————————————————————



美芽的呠呠

梦中与现实0

—————————————————————————

人物简介

Plan家:

Plan的父母非常恩爱也十分疼惜子女,奉行以爱教育子女,从不体罚孩子,当孩子错事时用爱改正和感化孩子。 Plan是大哥哥,有一个弟弟--Part和一个妹妹--Pink。小时候,父母工作时由Plan照顾弟妹,三兄妹的感情非常好,一家人过得很融洽。

三兄妹毕业后,Plan在家里的咖啡馆打工,Part在K氏集团工程部上班,Pink在M氏集团当前枱小妹。

现时年龄:Plan25>Part24>Pink22

Tin家:

拥有M氏集团,一切以利益先行。Tin的父母是家族联姻,夫妻关係较为疏离,两...

—————————————————————————

人物简介

Plan家:

Plan的父母非常恩爱也十分疼惜子女,奉行以爱教育子女,从不体罚孩子,当孩子错事时用爱改正和感化孩子。 Plan是大哥哥,有一个弟弟--Part和一个妹妹--Pink。小时候,父母工作时由Plan照顾弟妹,三兄妹的感情非常好,一家人过得很融洽。

三兄妹毕业后,Plan在家里的咖啡馆打工,Part在K氏集团工程部上班,Pink在M氏集团当前枱小妹。

现时年龄:Plan25>Part24>Pink22

Tin家:

拥有M氏集团,一切以利益先行。Tin的父母是家族联姻,夫妻关係较为疏离,两人都很少回家,把孩子从小交给佣人照顾。从小缺乏关爱,导致Tul和Tin两兄弟的性格比较冷淡,而妹妹Tel养成了大小姐脾气。Tul有一位同样是家族联姻而来的妻子;而Tin还没结婚,但Tin心中已有一人;而Tel还在挑三拣四中。

现时年龄:Tul35>Tin33>Tel26

Can家:

Can父为现时K氏集团的掌权人,有三个儿子Car、Cam、Can,在Can小时候与妻子离异,妻子带走了Can去国外生活,再也没有回来过。而父亲则娶了新的妻子,还带了他们的私生子--Cat回来,在继母与Cat的作恶下,Car跟Cam只能互相扶持长大,幸好两兄弟都没长坏。

现时年龄:Car33>Cam30>Can25-Cat25

———————————————————————



美芽的呠呠

错过·人生--第四生(下)

———————————————————————

经过那天晚上的情事,两人就像食髓知味一般,每天都缠着对方的身子,就如同对对方身体上瘾了一样,有时候,两人舒服完累了晚了就睡在酒店,第二天一起上课。

两人变得朝夕相对,有一天被同学开玩笑说「你们两个一个火山,一个冰山,是撞在一起爆炸了吗?每天你浓我浓的,是在一起了吗?」Tin跟Can同时说道「你疯了,我们那有在一起,只是朋友,明白吗?朋友,神经病。」

之后,Tin对Can说道「Can,我们不如分开一下吧,暂时不要见对方,免得别人误会。」Can成全对方回说「好呀,再见了,Tin。」Can和Tin都在想:跟(Tin/Can)相处久了,两人好像变得...

———————————————————————

经过那天晚上的情事,两人就像食髓知味一般,每天都缠着对方的身子,就如同对对方身体上瘾了一样,有时候,两人舒服完累了晚了就睡在酒店,第二天一起上课。

两人变得朝夕相对,有一天被同学开玩笑说「你们两个一个火山,一个冰山,是撞在一起爆炸了吗?每天你浓我浓的,是在一起了吗?」Tin跟Can同时说道「你疯了,我们那有在一起,只是朋友,明白吗?朋友,神经病。」

之后,Tin对Can说道「Can,我们不如分开一下吧,暂时不要见对方,免得别人误会。」Can成全对方回说「好呀,再见了,Tin。」Can和Tin都在想:跟(Tin/Can)相处久了,两人好像变得分不清双方之间的界线,两人都不断的自我暗示,我们只是朋友。

———————————————————————

过了短短两天,Tin已经十分想念Can,而Can也是,非常念记着Tin,两人在校园偶然遇见对方,Tin立刻拉着Can的手离开了学校,去了他们经常聚会的地方--酒店房间,一进入房间,两人便相拥在一起「Tin,Can好想你。」「Can,Tin也想你。」两人因为过于思念对方,当见到的那一刻便黏得难捨难分,Can热泪盈眶地说道「Tin,不要再与Can分开呐。」「好,我答应你。可是Can,小Tin也很想小Can呐,你让他们相会一下吧。」Tin难耐地说道。就这样,两人又开始没日没夜的缠绵。

直到有一次,两人在情缠卧榻时,Tin父与Can父突然走了进来,撞破了两人在进行情事,两位父亲便各领各的孩子,各回各家。「Can,我要你马上与Tin分手,不然以我们家家大业大,我就不信弄不死Tin整家。」「Tin,马上跟Can分手,虽然我们家比不上对方,但你别忘了我们家可是吃黑的,要弄死Can一个人不难。」Tin父与Can父意见一致逼着Tin跟Can分开。

Tin跟Can都知道父亲是个心狠手辣的人,说得出便做得到,因此两人虽无奈与心痛却也清楚这便是名门孩子的命运吧。于是,两人打电话给对方,「Can,我们分手吧,我们永远都不要再遇见,就算见到我也会像以前一样讨厌你!」「Tin,我们分手吧,我们不要再见面,将来遇见也当作陌生人吧!」就这样两人分手了,分得毫不拖泥带水。

———————————————————————

从分手那天起,Tin变回以前的死鱼眼,生人勿近的范围变得愈来愈宽;而Can变回以前的笑口常开,只是笑意再也入不了心里,Tin与Can被父母迫着出国读书,接着与素不相识的未婚妻结婚,再回国到自家公司工作。在一次聚会上,两人拖着各自的妻子,遇见了对方,只是礼貌性地打过招呼后,彼此擦肩而过。

若有来生,我们还会相爱吗? 

若有来生,我们能摆脱命运的枷锁吗?

《第四生-完》

———————————————————————

美芽的呠呠

错过·人生--第四生(上)

九十年代泰国

Tin和Can都来自名门望族,他们两人年龄相约,因此常常都会用来作比较。Tin是一个性格阴郁的少年,给别人生人勿近的感觉,因此他基本上没有朋友,在学校永远都是独来独往;相反,Can是个性格开朗的少年,给别人平易近人的感觉,因此他的朋友多到能绕地球一圈以上,在学校永远被同学簇拥着。身份地位相约,年龄相约,两人又从小认识,本该能成为朋友的两人,却从不亲近,两人相见了连招呼都不曾打过,就好像有甚麽大仇一样。

———————————————————————

一天,Can为了赶去买刚出炉的麵包,挑了一条小路走,经过一条小巷时,看到Tin被几名流氓围着殴打,Can选择视而不见离开了,可...

九十年代泰国

Tin和Can都来自名门望族,他们两人年龄相约,因此常常都会用来作比较。Tin是一个性格阴郁的少年,给别人生人勿近的感觉,因此他基本上没有朋友,在学校永远都是独来独往;相反,Can是个性格开朗的少年,给别人平易近人的感觉,因此他的朋友多到能绕地球一圈以上,在学校永远被同学簇拥着。身份地位相约,年龄相约,两人又从小认识,本该能成为朋友的两人,却从不亲近,两人相见了连招呼都不曾打过,就好像有甚麽大仇一样。

———————————————————————

一天,Can为了赶去买刚出炉的麵包,挑了一条小路走,经过一条小巷时,看到Tin被几名流氓围着殴打,Can选择视而不见离开了,可走了不到两步又犹豫了「Tin这人冷冰冰,说话又凶巴巴,得罪了人被教训很正常呀,别掺和别管了;但Can与Tin毕竟从小认识呀,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如果过去救Tin,会不会被他说自己多管閒事呀,可是不救万一Tin受了重伤不治怎麽办⋯⋯」最后,Can在路边抄了一根木棍走上去,挥打着那群流氓「我警告你们,我已经报了警,警察叔叔就在来的途中,还不快走,信不信我把你们统统告得坐牢。」「小子,你有种。Tin你这种人居然会有人帮你,这次算你走运,我们走。」流氓走了,Can过去搀扶起Tin,坐到街道的木椅子上。

Tin面无表情得问「干嘛多管閒事,我又没有要你救。」Can就知道会是如此「唉,Can不过是不想昧着良心,装着没有看到有人被欺负罢了。你放心,就算今天是隻猫是隻狗我都会救的。」「就当Tin今天是隻狗被你救了,我还是欠你一个人情,你要我怎麽还你?」「嗯⋯⋯Can想到了,Tin可以回答Can一个问题当作回报。就是,Tin为什麽讨厌Can?虽然你对每个人都是这个死鱼眼,可Can知道你看着我时,眼中可是充满着厌恶呀。」Tin沉默了一会说道「我不是厌恶你啦,只是⋯只是嫉妒着,为什麽大家都是同在名门,都是家族的扯线玩偶,你却可以那麽阳光快乐。」「一开始Can也如同你这般想的,可是转念一想,日子还是要过的,为何要为了家族把自己的人生也赔进去,Can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的每一天都过得好好得,最大程度的做自己想做的。」「真的能如Can说得那麽简单吗?」「能的,Can相信Tin能够怀着笑容,做着自己想做得,过好每一天。」Can给予了Tin一个灿烂的笑容,就连眼睛都变成了一条线。

———————————————————————

自那天后,Can便成为了Tin第一个朋友,一起上课、一起吃午饭、一起偷偷逃课、一起喝酒,因着家庭关係,两人最是了解对方,因此常常都会一起喝着酒吐嘈那些乱七八糟的家族事。

在一酒店房内,「Tin,你也有未婚妻的,对吧?」「有是有呀,那又怎样Can不也一样有吗,不过是个连见都没有见过的陌生人罢了。」Tin和Can与大多望族子女一样,作为家族手段,他们从小便被父母安排,与素未谋面的女子订了婚。

「怎麽了,Can很想见你的未婚妻吗?我猜Can你连情事都没有经历过。」Tin打趣Can说道。「谁⋯谁说得,Can当然经历过呀,Tin不知有多少女生对Can表白示好过。」Can反驳道。「哦,那Can知道怎麽吻呀?」Tin突然把头移近对方,四目相对着「Can要尝试亲吻的滋味吗?」「好呀,亲就亲,Can才不怕呢。」

当双唇贴近在一起,Tin把舌头伸进Can的咀里,翻搅着,直到Can透不过气,Tin鬆口让Can喘息,一个吻瞬间把周围的温度升高,Tin的手搭在Can身上,问道「Can要试一试吗?」Can脸色红红的点头答应了,于是那天晚上Can便开启了大人的新世界。

———————————————————————



美芽的呠呠

错过·人生--第三生

民国时期

战场上

隆隆⋯隆隆⋯隆隆⋯

在倒下的那一刻,逸副军想起了杰军医与他的相遇。

———————————————————————

说来也奇怪,逸副军还没成为副军前,就住在西城上路,杰军医在还没成为军医前,就住在西城下路。可是,两人从没在西城遇见过。

直到烽烟四起,战火纷飞,人人为了自保,各散东西时,逸选择了从军,杰选择了从医。然后,他们就在战场上相遇⋯

那时,杰军医从医不久,性子比较浮躁,对着不听医嘱的病人就会很生气,接着就是对病人一顿骂;逸副军从军不久,满腔热忱,浑身是胆,完全不把受伤当一回事,随便包扎了一下,便又重返战场,因此,杰军医把逸副军从战场拎回救援站,便按着逸副军...

民国时期

战场上

隆隆⋯隆隆⋯隆隆⋯

在倒下的那一刻,逸副军想起了杰军医与他的相遇。

———————————————————————

说来也奇怪,逸副军还没成为副军前,就住在西城上路,杰军医在还没成为军医前,就住在西城下路。可是,两人从没在西城遇见过。

直到烽烟四起,战火纷飞,人人为了自保,各散东西时,逸选择了从军,杰选择了从医。然后,他们就在战场上相遇⋯

那时,杰军医从医不久,性子比较浮躁,对着不听医嘱的病人就会很生气,接着就是对病人一顿骂;逸副军从军不久,满腔热忱,浑身是胆,完全不把受伤当一回事,随便包扎了一下,便又重返战场,因此,杰军医把逸副军从战场拎回救援站,便按着逸副军在床上,要他躺好休息,「别小看这些伤口,不好好护理会变成腐肉的,到时候组织坏死,可是要截肢的!你们这些军人,受了伤就该好好休养,别等伤口恶化了,再来增添工作给我们,真麻烦。」气得杰军医破口大骂,逸副军就被迫乖乖卧床休养。

———————————————————————

从那天之后,逸副军就让杰军医成为他的随行医官,杰军医跟着逸副军去了一个又一个战场,当逸副军受伤时,会去救援站,让杰军医处理伤口,伤好了,又回去战场,受伤了,又再回到救援站。在医治的过程中,逸副官军怎会错过时机,自然要撩一撩杰军医,惹的杰军医下手变重,逸副军会喊疼,又好好哄哄杰军医,让他轻点,此过程在各个战场上轮流上映,就这样一来二去,杰军医熟知了逸副军的所有事情,而逸副军也对杰军医瞭如指掌。

经历了多场战争,杰军医性子变沉稳了许多,现在对于不听医嘱的逸副军,不会再一顿骂了,只会不理睬对方,然后逸副军就会举手投降,好好的休养。

对于两人之间的关係,别人都看在眼里,对的,逸副军对杰军医有情,杰军医对逸副军有意,大家不过是不说穿罢了。

多年来,两人在战场上是好伙伴,在军营时是好「室友」。

———————————————————————

上战场的前一天

军营中逸副军与杰军医的营帐内

「逸,北方的战场医护人员极度不足,明天我便要抽调过去帮忙了。」「杰,西方战场的战况严峻,明天我要过去抗敌了。」

「那⋯那我们就好好珍惜今晚吧!」营幕慢慢落下⋯⋯

事后,杰军医倚躺在逸副军身上「逸,一定要平安回来。」「杰,你也要好好保重。」

———————————————————————

人生犹如走马灯,逸副军回想完与杰军医的相处,只觉得与杰军医还没过够呀,便闭上了双眸;同时在北方的杰军医突然心掀痛着。

当杰军医完成军令回来时,只剩下一座冷冰冰的墓碑等着他,脸上顿时只剩两行清泪。

「放心吧,逸在这里,杰便留在这里永远陪着你~」

日日復日日,终此一生杰军医都没有离开过此地。

《第三生-完》

———————————————————————

美芽的呠呠

镜缘-终曲

十字路口

「Mean能做回Plan的男朋友吗?就算冷淡一点也没关係。」

「Can能做回Tin的男朋友吗?就算怼我多点也没关係。」

「Plan能做回Mean的男朋友吗?就算黏人一点也没关係。」

「Tin能做回Can的男朋友吗?就算管束多点也没关係。」

「好呀,我的荣幸。」四人同时说道。

终于,

Plan又再与前男友--Mean在一起啦!

Tin又再与前男友--Can在一起啦!

Mean又再与前男友--Plan在一起啦!

Can又再与前男友--Tin在一起啦!

真好,破镜圆了啦~~

———————————————————————

十字路口

「Mean能做回Plan的男朋友吗?就算冷淡一点也没关係。」

「Can能做回Tin的男朋友吗?就算怼我多点也没关係。」

「Plan能做回Mean的男朋友吗?就算黏人一点也没关係。」

「Tin能做回Can的男朋友吗?就算管束多点也没关係。」

「好呀,我的荣幸。」四人同时说道。

终于,

Plan又再与前男友--Mean在一起啦!

Tin又再与前男友--Can在一起啦!

Mean又再与前男友--Plan在一起啦!

Can又再与前男友--Tin在一起啦!

真好,破镜圆了啦~~

———————————————————————

美芽的呠呠

镜缘-Can

Can

Can跟男友分手了,原因是前男友太爱他,或许说爱过头了。当初是前男友表白后,逼着Can答应了。

Can跟前男友在一起的时候,是前男友常常打电话给Can、是前男友经常去接Plan放工、是前男友整天都去Can家给Can做饭。

Can的前男友佔有慾很强,所有事情都要替Can抉择,例如:搭配Can每日上班的服装、根据天气强制Can带雨伞或太阳眼镜、安排约会的地点、决定两人的晚餐。更重要的是,前男友一定要知道Can每日的行程,经常都会打电话给Can,要知道Can当下在做甚麽。

于是,Can很反感,常常怼前男友「不要每样事情都管着Can,Can想要自由。」前男友通常都会回一句「那是因为我太...

Can

Can跟男友分手了,原因是前男友太爱他,或许说爱过头了。当初是前男友表白后,逼着Can答应了。

Can跟前男友在一起的时候,是前男友常常打电话给Can、是前男友经常去接Plan放工、是前男友整天都去Can家给Can做饭。

Can的前男友佔有慾很强,所有事情都要替Can抉择,例如:搭配Can每日上班的服装、根据天气强制Can带雨伞或太阳眼镜、安排约会的地点、决定两人的晚餐。更重要的是,前男友一定要知道Can每日的行程,经常都会打电话给Can,要知道Can当下在做甚麽。

于是,Can很反感,常常怼前男友「不要每样事情都管着Can,Can想要自由。」前男友通常都会回一句「那是因为我太爱Can啦。」

Can认为前男友过于管束自己了。结果只留下了一句分手吧就走了。

———————————————————————

Can又恋爱了,是Can先表白的,现男友说了个嗯字,算是答应了。

Can跟现男友在一起的时候,Can的现男友从不查勤,不用向现男友每天报告日程,所有事情都由着Can做与不做。

Can的现男友甚麽都随着Can,Can过得无拘无束。

可是,Can认为现男友太放任自己了,什麽都由着自己去做。

———————————————————————

这时,Can想起前男友,虽然前男友比较管束自己,却每样事情都为Can准备妥当,起码下雨时有伞用,定时有专人送上美食,不用饿着肚子。Can觉得自己还是比较喜欢前男友。

于是,Can又分手了,Can要去找追回前男友~

破镜⋯⋯能圆吗?

———————————————————————

美芽的呠呠

镜缘-Mean

Mean

Mean被甩了,原因是前男友嫌Mean不爱他。当初是前男友先表白的,Mean虽然只说了一个好字,但其实内心很激动,毕竟喜欢的人向自己表白谁不激动。

Mean比较面瘫,面部的表情比较少,Mean是个少言的人,不是个情话boy。在感情里,Mean不喜欢约束对方,让对方可以有自由的空间。

却被前男友说成不在乎他,然后前男友就走了。

———————————————————————

Mean又恋爱了,是现男友先表白的,Mean说了个好字,答应了。

现男友是个喜欢自由自在的人,刚好Mean不喜欢管着对方,从不查勤,不用现男友每天报告日程,放任着他。

可是,现男友貌似不太喜欢过于自由...

Mean

Mean被甩了,原因是前男友嫌Mean不爱他。当初是前男友先表白的,Mean虽然只说了一个好字,但其实内心很激动,毕竟喜欢的人向自己表白谁不激动。

Mean比较面瘫,面部的表情比较少,Mean是个少言的人,不是个情话boy。在感情里,Mean不喜欢约束对方,让对方可以有自由的空间。

却被前男友说成不在乎他,然后前男友就走了。

———————————————————————

Mean又恋爱了,是现男友先表白的,Mean说了个好字,答应了。

现男友是个喜欢自由自在的人,刚好Mean不喜欢管着对方,从不查勤,不用现男友每天报告日程,放任着他。

可是,现男友貌似不太喜欢过于自由的生活,于是Mean又被甩了。

———————————————————————

Mean在想我到底做错甚麽了吗?

给予自由也是错了吗?(嗯,是太自由啦!)

Mean在想,现男友太过独立,好像不需要自己一样。虽然前男友比较黏人,但是Mean喜欢前男友整天黏着自己,喜欢前男友撒娇般的生气,喜欢前男友需要自己才能生活。

Mean还是很喜欢前男友,现在还能追回来吗~

破镜⋯⋯能圆吗?

———————————————————————

美芽的呠呠

错过·人生--第二生

君生我未生

清朝

完颜家族从祖辈开始世代从军,所有孩子都是在马背上长大,长大后个顶个都是一流武将,每次战事都能旗开得胜,战功赫赫。完颜天逸从小就跟着作为将军的阿玛征战沙场,到了十四岁便能独当一面领兵出战,接着,年纪轻轻的完颜天逸已被封为镇守边关的主帅,每每都能把敌军击退。

接着完颜天逸便按双亲的旨意与妻子成了亲,他的儿子也出生了,一家便一直驻守在边关,后来,儿子也成亲生子了。可惜好境不长,因为外敌入侵的关係,完颜天逸的妻子、儿子、儿媳都被杀死了,他便卸了甲带着唯一的孙子回到京城,与年迈的双亲同住。

———————————————————————

我生君已老

完颜府与富察府相邻竖立在...

君生我未生

清朝

完颜家族从祖辈开始世代从军,所有孩子都是在马背上长大,长大后个顶个都是一流武将,每次战事都能旗开得胜,战功赫赫。完颜天逸从小就跟着作为将军的阿玛征战沙场,到了十四岁便能独当一面领兵出战,接着,年纪轻轻的完颜天逸已被封为镇守边关的主帅,每每都能把敌军击退。

接着完颜天逸便按双亲的旨意与妻子成了亲,他的儿子也出生了,一家便一直驻守在边关,后来,儿子也成亲生子了。可惜好境不长,因为外敌入侵的关係,完颜天逸的妻子、儿子、儿媳都被杀死了,他便卸了甲带着唯一的孙子回到京城,与年迈的双亲同住。

———————————————————————

我生君已老

完颜府与富察府相邻竖立在京城西街,年龄相约的完颜俊勇与富察乐杰,因着邻里关係而成为了好朋友,两人一起上学一起捣蛋,成了西街小霸王。到处惹事,恶作剧一下同侪,骚扰一下商贩,结果被戏弄的同侪的父母、受影响的商贩便去富察家告状去,富察乐杰的阿玛富察大人在刑部工作,为人严肃公正,通常对顽皮的富察乐杰都是一顿打骂,因此富察乐杰闯祸后都会去完颜府躲避,因为完颜玛法为人和善,从不打骂孙子。

说起来完颜玛法,也不过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因俊勇是唯一的孙子,便对他有些宠溺,连带着对他的玩伴也带有几分溺爱,对于他们顽劣的行为都是睁一隻眼闭一隻眼,每当富察大人登门捉拿富察乐杰时都会庇护两个孩子,没错,完颜玛法便是当年军功显赫的完颜天逸。

———————————————————————

君恨我生迟

对于完颜天逸,富察乐杰觉得对方亲切又和蔼,当得知对方曾是保家卫国的将领,更是充满敬佩和羡慕,因此常常都会围绕着完颜天逸,问着当年的战时事迹,又让对方教他武术。

有一次,富察乐杰看着完颜天逸舞刀弄枪,便缠着对方教自己,完颜天逸按着富察乐杰的腰和握着他的手,教他如何挥刀,在身体亲密接触,四目相对时,富察乐杰对着完颜天逸说「我觉得自己喜欢上你啦。」完颜天逸失笑说道「小孩子,又在说什麽玩笑话。」富察乐杰回应道「我不小了,已经十四岁了,而且这不是玩笑,我是经过深思熟虑才说出口的。」完颜天逸变得严肃的说「就算玛法喜欢你又如何?可你别忘了,我可比你大了三十年有馀,加上你我又是同性,根本不可能。既然不小了,那麽便知道什麽是该想该做,有些不合乎身份的便不要说,有些不合乎伦常的便不要想。你也长大了,以后便跟着你阿玛好好学习,当个好官,造福百姓不要再来完颜府了。」富察乐杰语气沉重的说道「乐杰晓得的,以后乐杰会跟随父亲,定当竭尽所能成为一位好官。」

是的,明知这些都是大逆不道的想法,可看着富察乐杰从小长大,跟在自己身边,可爱、调皮、开心、任性的样子,完颜天逸总是对这孩子暗生了些情愫,这感觉比对过世的妻子更甚,明知与对方不可能,可还是想回应一下,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心意。

———————————————————————

我恨君生早

是呀,明知这些都是大逆不道的想法,可是富察乐杰时常都觉得完颜天逸很帅气,又有男子气概,教导自己时也很温柔,对对方总是产生了孺慕以外的情绪,明知与对方不可能,可还是想说出来,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心意。

为何完颜天逸要比自己大那麽多,为何完颜天逸与自己都是男生,为何这天道容不下他们⋯⋯

不久后,富察乐杰考取了功名,在吏部供职,同时也即将迎娶同侪之女,在成亲前一天晚上,富察乐杰去了完颜府找到完颜天逸,抱着对方说,「就让我抱一下下,过了今晚我便要把你忘记,成亲后,我会去北县当父母官,我想此生我们后会无期。」完颜天逸回抱住富察乐杰,并轻吻了一下,决绝地说道「抱过了,吻过了,从此断了对彼此的念想吧,祝你一生顺遂,后会无期。」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来世愿同生,永作比翼鸟。

《第二生-完》

———————————————————————



美芽的呠呠

镜缘-Tin

Tin

Tin被甩了,原因是前男友嫌Tin太爱他。当初是Tin先表白,使计前男友答应了。

跟前男友在一起的时候,是Tin常常打电话给前男友、是Tin经常去接前男友放工、是Tin整天都去前男友家给他做饭。

在感情里,Tin喜欢照顾对方,知道对方的所有日程,好替对方作好准备。

却被前男友说成佔有慾太强,太过管束他,然后前男友就走了。

———————————————————————

Tin又恋爱了,还是Tin先表白,现男友高兴的答应了。

现男友是个黏人的小可爱,刚好Tin喜欢替对方安排好一切,好像搭配每日上班的服装、安排约会的地点等等。还有熟知现男友每日的行程,好作下一步准备。

可是...

Tin

Tin被甩了,原因是前男友嫌Tin太爱他。当初是Tin先表白,使计前男友答应了。

跟前男友在一起的时候,是Tin常常打电话给前男友、是Tin经常去接前男友放工、是Tin整天都去前男友家给他做饭。

在感情里,Tin喜欢照顾对方,知道对方的所有日程,好替对方作好准备。

却被前男友说成佔有慾太强,太过管束他,然后前男友就走了。

———————————————————————

Tin又恋爱了,还是Tin先表白,现男友高兴的答应了。

现男友是个黏人的小可爱,刚好Tin喜欢替对方安排好一切,好像搭配每日上班的服装、安排约会的地点等等。还有熟知现男友每日的行程,好作下一步准备。

可是,现男友貌似不太喜欢过于被动的生活,无法自主决定事情,于是Tin又被甩了。

———————————————————————

Tin在想我到底做错甚麽了吗?

关心对方也是错了吗?(嗯,是管太宽啦!)

Tin在想,现男友很依赖他,每样事情都按着他的安排。虽然前男友比较独立,但是Tin喜欢前男友不满意依照自己的安排,喜欢前男友经常怼怼自己,喜欢前男友气鼓鼓的样子。

Tin还是很喜欢前男友,现在还能追回来吗~

破镜⋯⋯能圆吗?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