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isa

241.4万浏览    23549参与
我爱喝椰奶

jenchoolichaeng(10)

“欧尼~你的手艺好棒欸!”彩英又吃成小松鼠了。

“好吃就多吃点。”珍妮给彩英舀了一碗汤。

“今天算是第一次见那帮小家伙,欧尼可要做好准备。”彩英伸手捏了捏珍妮的脸。

“切,小孩子,有什么可怕的?”珍妮不屑地说。

“噗呲……”彩英笑得差点把汤喷出来。

“笑什么?”

“欧尼先见了他们再说吧。”


“欧尼,喝水。”Lisa端了杯水。

智秀乖乖的喝完了。

“Lisa呀,我什么时候能出院啊?在医院躺着实在没意思。”智秀拉着Lisa坐在床边。

“过两天吧,一会我去问问医生,昨天是智允欧尼跟医生了解的情况。”

“好~”


彩英把车开进学校,停在停车位上。

“有点紧张……”珍妮深...

“欧尼~你的手艺好棒欸!”彩英又吃成小松鼠了。

“好吃就多吃点。”珍妮给彩英舀了一碗汤。

“今天算是第一次见那帮小家伙,欧尼可要做好准备。”彩英伸手捏了捏珍妮的脸。

“切,小孩子,有什么可怕的?”珍妮不屑地说。

“噗呲……”彩英笑得差点把汤喷出来。

“笑什么?”

“欧尼先见了他们再说吧。”


“欧尼,喝水。”Lisa端了杯水。

智秀乖乖的喝完了。

“Lisa呀,我什么时候能出院啊?在医院躺着实在没意思。”智秀拉着Lisa坐在床边。

“过两天吧,一会我去问问医生,昨天是智允欧尼跟医生了解的情况。”

“好~”


彩英把车开进学校,停在停车位上。

“有点紧张……”珍妮深呼吸。

“没事儿,别紧张,上几节课就好了。”彩英握着珍妮的手。

珍妮点了点头,拉开车门。

两个人牵着手走进办公楼。

在去办公室的路上彩英打了一路的招呼,珍妮只能在边上尴尬的点点头。

两个人进了办公室,彩英大概给珍妮介绍了一下办公室的老师们。

珍妮和大家打了招呼,就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朴老师,你俩怎么拉着手进来的?是不是……嘿嘿……”坐在朴彩英边上的朴灿烈悄悄跟她说着。

“你猜猜。”彩英一脸坏笑。

“那估计差不多,行啊朴老师,女友这么正,跟小猫咪似的。”吴世勋也过来凑热闹。

珍妮坐在远处看着这三个人说说笑笑的,撇了撇嘴。

“金老师,给你个猕猴桃吃,可甜了。”林秀香伸手给珍妮拿了个猕猴桃。

“谢谢林老师!”珍妮笑着。

“哎一古,我们金老师笑起来真可爱呢,有没有另一半呢?”林秀香拄着脸看着珍妮。

“嘿嘿……彩英是我女朋友。”珍妮脸红了。

“怎么还脸红了,给你这个尝尝,我出差带回来的糖。”秀香又给珍妮抓了一大把草莓软糖。

“好了好了林老师,再吃要胖了。”

“是呀秀香欧尼,胖了我可抱不动她了。”彩英在后边说。

“就你身强力壮的还抱不动金老师?再说金老师这么瘦,我看再有两个她你都能抱动。”秀香回头白了一眼彩英。

“别听她乱说,你瘦得很,多吃点。”秀香朝着珍妮笑着。

“欧尼,这除了智秀欧尼还有一个空位是……”

“大家早呀!”

珍妮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门口出现了一个穿着休闲服的男生,金珍妮看着他瞪大了眼睛。

“金老师早!”秀香先打了招呼。

“bro,昨晚的火锅真不错!”世勋比了个大拇指。

“确实确实。”灿烈也点了点头。

“这位应该是朴老师吧,我是新来的体育老师金钟仁。”钟仁走到彩英对面伸出了手。

“你好你好。”彩英站起来跟他握手。

“金老师,这还有一个金老师哦!”秀香笑着说。

金钟仁一回头差点惊掉下巴。

“金珍妮?”钟仁惊讶。

“嗯对。”珍妮冷冷的点了点头。

彩英皱了皱眉。

“你俩……认识?”灿烈看的一愣一愣的。

“当然,珍妮是我前女友。”钟仁嘴角勾起来。

“什么?”彩英惊的站了起来。

“彩英!彩英!冷静点是过去式了!”世勋拉着彩英坐下。

“是啊是啊。”灿烈拍拍彩英的后背。

“天呐……”秀香扶着自己的头,后悔说了那句话。


钟仁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就在珍妮边上。

“别来无恙啊,珍妮。”钟仁笑着说。

“你别跟我笑嘻嘻的,我有女朋友了就在那坐着呢。”珍妮冷冷的说。

“别这样嘛,分手了也能当朋友不是吗。而且当年真不是我出轨,是有人给我下套。”钟仁还是笑嘻嘻的。

“是是是,都是你的理。”珍妮凶了起来。


“智秀呀,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好想你!”秀香看着对面两个人的狗血对话,心里对智秀无比想念。


“阿嚏!”智秀打了个喷嚏。

“啊~我的脖子。”智秀感觉自己的脖子疼的要命。


“我下节有课,上课去了。”彩英气冲冲的走了。

“金钟仁我懒得理你!”珍妮说完就追出去了。

办公室的空气冷到冰点。

“那……那个世勋呐,我怎么有点渴了,去买点冰可乐喝吧。”灿烈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我也有点想喝了,秀香欧尼和钟仁喝不喝?”世勋也深吸了一口气。

“我不喝了。”钟仁笑着摆了摆手。

“我去!我要去买个小蛋糕吃!我饿了!”秀香赶紧站起来跟灿烈和世勋一起逃出办公室。


“彩英!你怎么走那么快!我追不上了!”珍妮看着彩英的背影。

“欧尼快回办公室坐着吧。”彩英头也没回扔下这句话。

不知道为什么,彩英看着钟仁和珍妮就很闹心,明明都是前男友了,怎么还会吃醋。

“彩英!你再不停下我生气了!”珍妮停了下来。

“欧尼快回去吧,我要去上课。”彩英回头给珍妮挤出来一个很难看的笑,转身又走了。

“唉,这孩子,晚上回家再解释吧。”珍妮摇了摇头转身往办公室走。


“不是,这一早怎么这么恐怖。”灿烈塞了一口蛋糕。

“是啊,我感觉我当时都没呼吸。”世勋也塞了一口。

“我才是最要命的好吗,珍妮和钟仁就在我对面……还有,你俩能不能不吃我的蛋糕了!”秀香看着自己已经没了四分之三的蛋糕握紧了拳头。

“欧尼最好了,晚上请你吃饭。”世勋蹭了蹭秀香的肩膀。

秀香最受不了世勋撒娇了。

“不过,今天这一早,可真狗血。智秀什么时候回来救救我。”秀香叹了口气。


“珍妮,回来啦?哄好了嘛?”钟仁正冲着咖啡。

“要你管?”珍妮凶凶的说。

“别那么大敌意嘛!呐,给你泡的美式。”钟仁把咖啡放到珍妮面前。

“别跟这装好人,当时伤我心的时候干嘛去了。”珍妮把咖啡推到一边,开始忙自己的ppt。

“当时真的不是我出轨,我当时喝大了,以为是你呢。”钟仁解释道。

“那你长眼睛是干嘛的?我现在不想跟你争论这个,我已经有女朋友了。”珍妮戴上眼镜开始敲键盘。

“那我们以后当朋友吧,我也有女朋友了。”钟仁笑着说。

“再说。”珍妮冷着脸。


三年前,嘈杂的酒吧里,珍妮站在吧台边上,看见一个熟悉的男人和边上的女人热吻。

珍妮紧握手机,手机上写着“速来7号酒吧,有大事。”

“金钟仁,分手!”珍妮冲上去给钟仁一个大耳光,转身就走。

“珍妮!珍妮!不是你想的那样!”被巴掌扇清醒的钟仁追了出去。


“欧尼,我刚才问医生了,医生说你现在没什么大事可以出院了,就是要小心脖子。”Lisa坐在智秀床边。

“太好了!快走!医院可太无聊了。”智秀坐了起来。

“那我去给你办出院手续,办完咱们就走。”Lisa拿着东西出去了。

“先去Alice那吃一碗面再回家!”智秀心里打着小算盘。


灿烈世勋和秀香说说笑笑地回了办公室。

“好像还可以,没吵起来。”世勋趴在门缝上看。

“进去少说话吧,火药味有点重。”秀香拍了拍灿烈和世勋。

“我看也是。”灿烈点点头表示同意。

世勋也跟着点了点头。


“走吧欧尼,我办好了。”Lisa推开门看到智秀正在穿衣服。

“好,马上走。”智秀慌慌张张的把衣服拉下来。

“欧尼身材真好。”Lisa想着智秀的肌肉咽了咽口水。

“走吧走吧!”智秀火速披上了羽绒服。

“等会欧尼。”Lisa放下包,走到智秀面前。

“欧尼小心点下巴,抬下头。”Lisa小心的给智秀拉上拉链。

“走吧走吧!”智秀兴奋的说。


两人坐上车,Lisa发动了车子。

“咱们先不回家,先去吃个面,我调好了,你跟着导航走。”智秀把手机递到Lisa面前。

“R?这是个餐厅?”Lisa怀疑。

“别怀疑,走就行。”智秀笑着。

“好吧。”Lisa踩下油门。


彩英下课了往办公室走着,迎面碰上了要去上课的珍妮。

“彩英,我好想你!”珍妮跑过去要亲亲。

“快去上课吧欧尼。”彩英敷衍地亲了一下珍妮的嘴。


“Alice!”智秀进店大叫。

“哎!”Alice从厨房往外看了一眼。

“我的天,智秀你怎么回事,怎么受伤了!”Alice急匆匆地跑了出来。

“没事,出车祸了,小事。”智秀摆了摆手。

“什么就小事儿啊!疼不疼啊?”Alice很紧张。

“有点疼,但是那不是正常的嘛,别担心啦欧尼。”

“这是谁呀?”Alice看着Lisa。

“哦对对对。Lisa这是Alice欧尼,是彩英的姐姐。欧尼,这是Lisa,是珍妮国外认识的朋友。”

“欧尼好!”Lisa笑了笑。

“你好你好。”Alice也笑了。

“欧尼~我饿了,我想吃奶油意面。”智秀撒着娇。

“好~那Lisa吃什么?”

“我想吃咖喱奶油意面。”

“好,你俩坐着等一会。”Alice钻进了厨房。

“原来是彩英姐姐的店啊。”Lisa坐着看了看店里。

“是啊,因为彩英英文名是意面的意思,所以这家店Alice欧尼决定叫R。”智秀喝了口可乐。


终于熬到下班,秀香灿烈和世勋着急地先跑了,屋里就剩彩英珍妮和钟仁。

“两位怎么回家呀?用不用我送?”钟仁绅士地笑。

“不用,我有车。”彩英冷冷的说。

“好吧,那我就不打扰两人了,我去接我女朋友下班了。”钟仁先走了。

彩英一听女朋友,嘴角差点没咧到耳朵根。

“原来有女朋友了。”彩英心里想。

“走吧彩英,我们回家。”珍妮收拾好坐在灿烈的位置上。

“走吧。”彩英收拾好拉着珍妮走了。

大白飞心

新人物

自从上次食堂事件以后lisa一直在思考和这位监狱长的关系,以至于监狱新来了个人都不知道


补个介绍


小鱼干,从小时候就暗恋lisa在商业圈很有名进监狱纯属为了lisa而且打架也很厉害是个细心的女孩纸(两人认识)


——————————————————


这天在lisa吃饭时,突然眼前出现一个盘子正当lisa因为对方是朴彩英准备跑时


“lili 你还记得我吗?”这一句话定住了lisa


她欣喜的看向后者“鱼干欧尼,你怎么来了?”


“唉,别提了  今天急着回公司开车时出了车祸”


“你看,手都受伤了”说完把自己用玻璃划伤的手臂拿给...

自从上次食堂事件以后lisa一直在思考和这位监狱长的关系,以至于监狱新来了个人都不知道


补个介绍


小鱼干,从小时候就暗恋lisa在商业圈很有名进监狱纯属为了lisa而且打架也很厉害是个细心的女孩纸(两人认识)


——————————————————


这天在lisa吃饭时,突然眼前出现一个盘子正当lisa因为对方是朴彩英准备跑时


“lili 你还记得我吗?”这一句话定住了lisa


她欣喜的看向后者“鱼干欧尼,你怎么来了?”


“唉,别提了  今天急着回公司开车时出了车祸”


“你看,手都受伤了”说完把自己用玻璃划伤的手臂拿给lisa看

(别问为什么是用玻璃,可能更真?)


lisa看到心疼急了立马把小鱼干的手拿过来用嘴吹吹,还边问她疼不疼


但是她忽略了一点,小鱼干一直是一个很细心的人,她做事前一定回想想而且她这种级别的人都有私人司机,再说鱼家一直都是四大家族之一出问题是不太可能的,就算有也不会麻烦到总裁亲自出马

(这里前面已经说了所以就不在提小鱼干进监狱是为了lisa)


此时远处的朴彩英看到这一幕吃饭的勺子都被握变形了


而我们都li某人还在跟漂亮姐姐(也就是修鱼干)开心的边聊天边吃饭,可是后来她们的距离逐渐拉进


害得小鱼干脸都红了


“鱼干欧尼你怎么脸红了?是发烧了吗?”说这lisa将她的放的小鱼干的额头上


小鱼干吓得赶紧把lisa的手拿走说“没事,只是有点热”


朴彩英实在看不下去了,“砰”一声就把盘子摔了走人


霎时间,全部人都看向那,也都在奇怪监狱长怎么会和他们一起吃,不是会有人专门送饭吗?

(朴彩英为谁来的,我不说)




哦,对了我最近在想这篇写be还是he你们提提建议呗





































一只十三
大雾 - 未知音素/张一乔


———————————


#chaelisa短打


#文笔不好勿喷


#狗血 不喜欢看可以划走


#he 


————————————————


“ Lalisa 醒醒别睡了 ” 朴彩英推了推Lisa的肩膀喊到


“ 唔... 彩英干嘛阿  ”Lisa张开朦胧的双眼 有些不情愿的回答


“ 切 你不是总说我这样的肯定没有人喜欢吗 ” 说完朴彩英便拿出一封情书在Lisa...



———————————


#chaelisa短打


#文笔不好勿喷


#狗血 不喜欢看可以划走


#he 



————————————————




“ Lalisa 醒醒别睡了 ” 朴彩英推了推Lisa的肩膀喊到





“ 唔... 彩英干嘛阿  ”Lisa张开朦胧的双眼 有些不情愿的回答





“ 切 你不是总说我这样的肯定没有人喜欢吗 ” 说完朴彩英便拿出一封情书在Lisa眼前





“ 诶呦喂 巧喽 小la总 睁开您那双眼好好瞧瞧 看到没 本小姐收到情书了 ” 朴彩英作很得意的样子说到





Lisa当然不傻 再怎么说自己也是朴彩英的暗恋对象阿 这无意间突然有了情敌自己当然会吃醋阿





Lisa可咽不下这口气 “朴彩英你不能答应他” Lisa怒吼着





说完Lisa便拿起了信封 在朴彩英眼前一下接一下的把它撕成了碎片





“喂 Lalisa你做什么阿! 你是不是没事闲的阿 你撕它干嘛 你怎么不打开看看!”  朴彩英很震惊Lisa会这么做  看着这一片两片三四片 五片六片七八片 全都被撕成碎片 毕竟是自己一个晚上的心血 就这么被撕了





“ 呀 帕柴勇 ! 你是傻子吗 你怎么可以收别人的情书呢 再说了 别人给你的情书你让我看屁”





朴彩英懵了 眼前的这人怎么这么直 再怎样一般人不也应该先看看写的是什么吗

                           朴⊙无语⊙彩英





面对着自己一晚上的心血被撕成碎片和并且还被骂傻子 正常人都忍不了的事 但朴彩英却很是高兴





“ 喂 Lalisa 别人给我写情书你这么生气干什么 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天呐 你不会是....

喜 欢 我 吧 ”





面对着朴彩英的调戏 Lisa瞬间羞红了脸 没错 自己就是喜欢她 要不然情绪怎么会那么激动 但是Lisa这种傲娇怎么会承认呢





“  什 什....什么嘛   鬼才会吃醋   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你  你...你个普信女 ”  说完便跑出了教室

                      Li⊙落荒而逃⊙sa




“ 喂  你看你脸都红了  说话都不利索  你就是喜欢我 ! ”  朴彩英还是要在最后一秒调戏Lisa 这是她最后的倔强




“切 死傲娇 逃吧 反正你还是会老老实实面对的”

毕竟午休完就是自习课 真是天助朴彩英也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 其实没啥好笑的 )



注:Lisa和彩英是同桌

( 没错 就是这么狗血 这鬼设定也就我能想的出来了 )





自习课





Lisa给朴彩英传了张小纸条


' 朴彩英 对不起 给你带来了困扰 我不该撕你的情书 虽然我不知道给你写情书的是谁 但如果你们在一起了 我真心祝福你们.... '





朴彩英见状 果然吃醋了 便回了一句 

' 你不必吃醋 我又没和谁处对象 '




Lisa看了这句话后心里的坎终于过去了 这令她松了一口气





一节自习课下来 朴彩英废了好大一把劲把被撕成碎片的情书从新粘好 下了课就直接扔给Lisa

“ 喂 死傲娇 你给我好好看看这信里写的是什么 我废了好大劲才粘好的 别又撕了 ” 说完 朴彩英便离开了教室 

(没错 你猜对了 这时候已经放学了 🌚 阿哈哈哈哈哈... 嗯 又没什么好笑的🌝...)





Lisa很无语 但又没办法 晚上回了家 躺在床上一次次犹豫着倒底要不要打开看 看了之后会不会生气遗憾




终于 她鼓起勇气打开了



Dear Lisa

         Lili  这封信是我想了一晚上才写出来的 要认真把它看完欧

        Lisa呀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 我渐渐觉得我对你不仅仅是友谊的那种爱 而是想拥有你的那种爱

        我不喜欢看你和别的人近距离接触 包括隔壁班的智秀欧尼和珍妮欧尼 我一看到你和别人近距离接触 我心就像被压了一块大石头 我想听你解释 

        Lili呀 我想得到肯定

        所以 请你拨开这层薄雾 在一望无际中找到我 让我感受到你的温度 好吗.

                                                                  __ Rosé





没错 Lisa认认真真的看完了 她很感动 她怎么也没想到原来是为自己准备的 还好朴彩英又给了她一次看信的机会 不然又将成为一份意难平





当晚 朴彩英收到了一条短信


“ 刚好大雾散尽 正是你与我相恋之时    __L 





                                                                               _end



——————————————————————————


是阿 


这大雾四起 将爱意藏匿


还好大雾散尽 得知我只爱你


————————————————————


文笔不好 大家嘴下留情阿 球球了 😖

晚安 祝大家好梦 🤥





















朴彩英半永久妈粉

一起(2)↣澳一,不喜勿入

2  

你未免太普信了些


“朴医生!”

“彩英!”

Lisa和黄宝京同时开口。


朴彩英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Lisa,你来这么早啊!”朴彩英脸上的笑是抑制不住的。朴彩英只比Lisa大了几个月,所以Lisa是从来没有叫过朴彩英姐姐的。


黄宝京看着Lisa和朴彩英这么熟络的样子闭上了准备给她们介绍对方的嘴。

“二位认识啊,那我就不介绍了。朴医生有什么事吗?”黄宝京肉眼可见的有些尴尬。


“没什么事,就问问joy来没来医院,我给她打一晚上电话没找到人。”朴彩英左手托着下巴,手肘搁在了护士站的台子上,右手插在白大褂的兜里,脸上写满了“愁”,纯粹...

2  

你未免太普信了些




“朴医生!”

“彩英!”

Lisa和黄宝京同时开口。


朴彩英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Lisa,你来这么早啊!”朴彩英脸上的笑是抑制不住的。朴彩英只比Lisa大了几个月,所以Lisa是从来没有叫过朴彩英姐姐的。


黄宝京看着Lisa和朴彩英这么熟络的样子闭上了准备给她们介绍对方的嘴。

“二位认识啊,那我就不介绍了。朴医生有什么事吗?”黄宝京肉眼可见的有些尴尬。


“没什么事,就问问joy来没来医院,我给她打一晚上电话没找到人。”朴彩英左手托着下巴,手肘搁在了护士站的台子上,右手插在白大褂的兜里,脸上写满了“愁”,纯粹就是一副小女友的模样。这样子Lisa不止见过一次两次,也不止一次两次的觉得好看的让人心动,不过她从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她只是把这些当做闺蜜之间的亲近而已。


“那……朴医生要不要带这两个实习生去学习些什么?”黄宝京只想赶紧送走这二位大佛,只求Lisa千万别盯上自己。


“这事儿不是应该由护士长来做吗?”朴彩英挑了挑眉,其实她只是想逗逗黄宝京的,不过此刻的黄宝京只会觉得朴彩英这话会害了她,要是被Lisa抓住,落了个疏忽职守的名号,那可就玩完了。


“你别紧张,我就逗逗你,你尽职尽业这事儿谁不知道啊!”朴彩英看着黄宝京慌张的样子,生怕自己真吓到黄宝京了。


“啊哈哈,原来是这样啊!”黄宝京笑得不是很好看,她实在笑不出来啊。


“走,趁现在不忙,我带你们去转转。”朴彩英拉着Lisa的手腕往办公室的方向走过去。


“唔!”金珍妮被人用手捂着嘴拉入了怀里。


此刻的朴彩英和Lisa已经聊得热火朝天了,根本没注意到金珍妮这么一个大活人突然从身后消失了。


“金小姐,你不会就为了那一夜风流,特意跑到医院来找我讨债吧?”金智秀露出了她标志性的邪魅一笑。


“呵,你未免太普信了些。”金珍妮面上是满脸的不屑,其实心里早就已经慌的不行了,这也只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拽姐形象而已。谁又能想到这位拽姐被金智秀压着的时候纯粹就是一个软妹,跟拽姐两个字可是天差地别。


“难道不是?”金智秀的唇贴上金珍妮耳尖,她吹出的气暖暖的,吹在耳腔里带点湿,惹得金珍妮心里痒痒的。


“滚开,姐是认真来上班的,有事晚点再说。”金珍妮狠狠踩了一脚,细长的高跟踩在金智秀的帆布鞋上,任谁看了都忍不住心疼金智秀。


“啊!”金智秀一脚没站稳,摔在旁边的门上,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护士站的几位还以为是这位新来的实习生脾气太大,一来就伤了他们温柔体贴的金医生。


旁边的小护士急着上前扶起金智秀。

“金医生,没事吧?”小护士又偏过头去,朝着金珍妮皱着眉,“喂!新来的!第一天来就欺负金医生,你想上天啊!”

受到了金珍妮的一记白眼,被金珍妮吓得不敢说话,金珍妮拽妮的名号就是这么传出来的。















永远很拖延的染夕

即使不是粉丝也会被惊艳到

即使不是粉丝也会被惊艳到

notomato

连更

剧情推到嗓子眼,唉!没了!

嘿嘿,在等我连更吗

嘿嘿,我就不.......


24号吧👀

剧情推到嗓子眼,唉!没了!

嘿嘿,在等我连更吗

嘿嘿,我就不.......






























       















24号吧👀

烧

[荔枝lisoo]落败5

 

          5.


      “他打你这了?”


  金智秀指尖冰凉的触感烙在lisa的后颈,不知是因为加重了伤痕的痛感还是萦绕耳旁的声音过于叫人心痒,lisa身体微颤,试图藏住心上的雀跃不止。


  寒夜仿佛给金智秀的声音也镀上了一层寒冰,却藏不住语气中的委屈,心疼和嗔怪。


  她的呼吸越发清晰的渗入lisa的心里,像一烟星火坠入少女荒芜的原野,扶摇一染,火光便烧红了天。


  “lisa啊,再等等...

 

          5.




      “他打你这了?”


  金智秀指尖冰凉的触感烙在lisa的后颈,不知是因为加重了伤痕的痛感还是萦绕耳旁的声音过于叫人心痒,lisa身体微颤,试图藏住心上的雀跃不止。


  寒夜仿佛给金智秀的声音也镀上了一层寒冰,却藏不住语气中的委屈,心疼和嗔怪。


  她的呼吸越发清晰的渗入lisa的心里,像一烟星火坠入少女荒芜的原野,扶摇一染,火光便烧红了天。


  “lisa啊,再等等我吧……等我带你走。”


  从未听过金智秀如此无能为力的声音,虚弱让lisa想要抱紧她。


  可终究是没有,lisa看不见身后人看着自己伤痕的眼里的悲戚虚无。


  身后的人也毫不知眼前的小孩心里愈烧愈旺的燎原,心里无力极了。


  她们之间还是隔了层可悲的轻纱,不知是怎么越过的,或许是那晚,金智秀隔着指尖,在lisa那惹人怜惜的伤痕上落下了一个吻。


  越界了。




  在lisa赶到时,只看到金智秀的手还停在空中,自己那位生理学上的父亲正偏着头,似乎是被打了一巴掌。


  金智秀没有告诉lisa她和那男人说了什么,拉着lisa回了金珍妮家。


  不得不承认,他与lisa长得很有些相像,特别是那双眼睛,一眼就能让人看出是亲父女。


  唯一的不同,金智秀还记得当时自己是怎么看着那人的眼睛的,他的眼里,心里,气息里,似乎都有些什么,有什么已经烂掉了。


  不过得亏他的眼睛,金智秀不禁庆幸着,得亏他与lisa相像的眼睛,才把自己从这场梦幻中拉了出来。


  仔细想想,自祖父死去那天起,金智秀就一直在为了那肮脏的生存无能地在落魄中摸爬滚打。


  可如今似乎改变了些什么,她在深夜中注视着床边熟睡的少女沉思着,她变化万千的世界里多了一个不一样的变数,一个伪装成常数的致命的变数。


  金智秀上当了,算是一种自甘堕落吧,她觉得就这么跳进这个陷阱也挺好。


  于是自20岁那年起,金智秀的思绪便就这么嵌在了这梦幻的陷阱里。


  在深夜里,她的承诺连同那个难以自拔的吻烙印在了少女的后颈上,炽热地微凉。



  

  lisa的父亲和说好的一样,在第二天的清晨,如同来时那样,离开也悄无声息。


  一切都回归了以往,可金智秀的心情却算不得轻松。


  金智秀不知道lisa是怎么理解那天夜里的那个吻的。总之作为始作俑者的自己是十分地无法理解。


  鲜少有逃避问题的时候,但金智秀就是不想去细思这个问题。


  不过好在被调到出道组后的练习一天比一天多了起来,夜不归宿也成了经常的事。


  或许金智秀自己心里清楚,可她还是用沉重的训练强压下了心中的自嘲。自己到底是在躲lisa。


  不知道lisa是如何理解那个吻的,但金智秀分明感觉到自己踏入了lisa的某个私人范围里,或者说,被lisa划入了她的私人所有里。



  

  记不清什么时候开始了,金智秀似乎一直是这样,默认着lisa的占有欲。


  大概是在某一年的新年,金珍妮来lisa家和她们一起过年。


  刚成年的金珍妮拐着同龄的金智秀一起喝酒,多半是为了尝鲜,什么红酒,啤酒,烧酒,鸡尾酒,葡萄酒,瓶瓶罐罐买了一大堆回来拉着金智秀一起喝。


  就是为了尝鲜,介于是第一次喝酒,也怕喝醉,因此金珍妮每瓶都只倒了一点点尝味。


  可没想到金智秀到底还是醉了,微眯的双眼蒙着层雾气,白皙的脸颊泛着粉,是不至太醉的微醺。


  “唔……不喝了……”金智秀嘟囔着放下了手中的杯子。电视上的跨年节目已接近尾声,脑子里有些迷糊,她偏偏头,靠在了身边金珍妮的肩上。


  对一个普通直女,或者喝醉了的表面直女来说并没有什么问题的动作却同时引起了房间里其他两个人的注意。


  许是心怀不轨,金珍妮始终不敢偏头去看肩上的人,当然也因此错过了金智秀微醺时的醉颜。


  可这一切当然被边上不准喝酒的小孩看在眼里,lisa心里莫名的别扭,特别是看到金智秀喝醉时满脸的……秀色可餐,心里更不是滋味。


  “姐姐下次不许喝酒了……”金智秀不明白lisa那天是怎么了,一脸冷漠地送走金珍妮后熟练地爬上了自己的床,一脸委屈地说着小孩子气的话,好像自己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大坏事似的。


  “或者……只能在我面前喝醉……”lisa突然的哭腔让金智秀吓了一跳,只好软下声音哄着小孩。


  兔子总是这么容易掉进陷阱里,lisa借委屈的掩护钻进了金智秀的怀里,近到能感受到金智秀的体温。


  lisa故作自然地小声哼唧着,却始终紧张地关注着金智秀的举动。她分明瞥见了金智秀脸上一闪而过的惊讶,金智秀身体一僵,明显地往后缩了些,却还是停住了动作,似乎是默许了lisa的行为。


  想和金智秀亲近,lisa悬着的心慢慢放下,竟就如此在金智秀怀里睡着了。


  才没能看见深夜里等自己睡着后又爬起来的身影。

  



  lisa的占有欲在金智秀的纵容里疯长,金智秀的忽然亲近就这样让lisa变本加厉。(这个故事告诉各位家长,一定不要纵容熊孩子)


  金智秀确实是被调到了出道班,这本是件好事,可lisa总觉得金智秀在躲自己。


  


  那个吻带来的后续潜移默化地发酵着。


  金智秀在半路下了车,毫不理会车里男子的喊叫,迅速消失在了首尔在凌晨依旧的繁闹里,但这份繁闹似乎永远不会属于治安严格的居民区。


  超载的练习量加上步行回家的疲惫,金智秀刚到家便瘫到了床上,很久才发现lisa不在自己的床上。


  这本来才是极其正常的情况,可却让金智秀觉得非常不正常。


  并不是每次等自己回家都在自己房间,金智秀又再三确认了沙发的闲置,最后打开lisa卧室的房门,照样是空无一人的失落。


  习惯了每天有人等自己回家,在凌晨的夜里忽然发现自己的独身一人,袭来的孤独感包裹住疲惫的身体,原来平时lisa等自己是这样的感受吗?


  没多想,金智秀眼下最在意的还是lisa的去向,她实在想不出大半夜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屁孩有什么事需要出门。


  正值人间四月天,晚春的天气变化无常。


  突如其来的阵雨总是淋漓,打着伞的金智秀终于在公司附近自己回家的那个车站找到了lisa。


  没有料到这突如其来的大雨,lisa自然毫无防备,好在车站窄小的顶棚才没有变成落汤鸡。


  “lalisa!”


  金智秀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到站台上接那个缩在椅子上的小孩回家。


  “大晚上跑这里干嘛?”金智秀紧张的神经刚刚放松,全然忘记了自己最近躲着lisa的事。


  “姐姐最近练习好忙,好久没见到姐姐,想在这等姐姐回家……”又是那委屈的模样,可lisa好像知道金智秀就吃这一套,“可是我等了好久都没等到姐姐……姐姐今天不坐车回家吗?”


  “是啊,我今天……坐一个同路的前辈的车回去的。”


  “那个男的是姐姐的前辈?”lisa的怒意从眼眶里溺出,就这么划过姣好的脸颊。


  “……你看到了?”金智秀蹲下身子给小孩整理衣服的手骤然一滞,抬头便撞见lisa无声无息的那滴泪,和平时向自己哭诉时都不一样,没有委屈,就连声音都平静地不带一丝哭腔,面无表情地像是满不在乎,连留下的泪的无力至极。


  lisa没有回答金智秀的问题,而是突然靠近了愣在自己跟前的金智秀,轻轻将头倚在了金智秀的颈窝。


  “他亲你了?我看到他凑你好近,就在这个部位……果然很浓的臭味。”


  金智秀躲了一下,没蹲稳,半个身子跌坐在了站台上,飘进的雨水正打在后背上,又是那股渗进骨子里的冰冷。


  “你别这样……”金智秀抬手捂住了自己的侧颈,lisa的气息在那留下了一片绯红,“他没有亲我,只是……凑到我耳边跟我说话而已。”


  “躲什么?为什么要躲我呢?”委屈牵绊着lisa的嗓,哭腔比雨水更冷人。


  “你躲着我是因为他吗?那个人……是你男朋友吗?”


  “不是。”金智秀答地很坚决,“只是一个前辈,他……喜欢我,但是我拒绝了他。所以在那之后的一个路口我就下车了。”


  “姐姐是走回去的?”


  lisa真觉得自己实在是没骨气,自己一个人伤心了那么久,被人三言两语就哄好了不说,最后还不争气地关心起了对方。


  “嗯呐,累死人了,回到家还要为你这个小屁孩操心~”


  lisa听到这责骂却不禁扬起了嘴角,拾起金智秀丢在地上的伞遮住了金智秀,才发现这明黄色的伞分明是自己的。


  “现在是几点?”lisa突然问道。


  “嗯……应该是三点多吧。哎……刚刚那班车刚走,夜班车本来就少了,看来只能再走一次了。”金智秀没有拿手机,而是牵起了小孩的手,“走吧,回家。”


  lisa轻笑道:“姐姐,你不觉得今天和我捡到你那天很像吗?也是凌晨三点,也下着雨,也是明黄色的雨伞……啊不对,好像是雨衣。”


  “什么‘捡’啊,搞的我跟什么小猫小狗一样。”


  “emm……确实不是,姐姐像兔子。”


  “那…我今天就是捡了只大金毛~”


  “你在骂我是狗吗?”


  “没有啊,大金毛多可爱,我在夸我们lisa可爱呐。”


    “那……姐姐喜欢吗?”


  不知道说的是金毛还是lisa,但金智秀说,她喜欢。


  “姐姐以后不准再躲着我了。”金智秀听到这突然又想起了那个吻,作势抬头去看lisa。

        

         阵雨来的突然,去的也突然,刚撑起伞,雨便停了。


         遂放下了手中明亮如太阳的伞,lisa轻笑道:“我捡到姐姐那天下了整夜的雨,但我刚被姐姐捡到,雨就停了。”

         

         “姐姐就是我的太阳。”


         金智秀抬头,正撞上lisa的侧脸,才发现小屁孩已经高过了自己小半个头,侧脸凸显出了她挺立的鼻梁,睫毛很长,更衬地那眼睛的闪烁,此时正安静地看着前方,将首尔的夜色尽收眼底。

  还有,还有眼底藏着的,独属于自己的温柔。

  凌晨的首尔的繁闹终不至少女的心境,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金智秀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自己是怎么理解那个吻的呢?

  可能,是喜欢lisa吧。


        真想就这么一直走下去,在凌晨的首尔,在冗长的暮春,在少女的心跳中。

  



  “姐姐要去哪?”金智秀离开的时候尚且还是秋季,天气却早已转凉,万物都是些颓唐落魄的样。


  “出道组的训练越来越忙了,我最近搬到宿舍去住。”


  lisa很想挽留金智秀,可到嘴边的话却莫名说不出来。她突然觉得金智秀今天格外的美,以至于竭尽全力地想把这个侧脸烙印进自己的心里。


  “今年的首尔会不会下雪呢?”金智秀拎着行李立在早已落光叶子的树下独自开朗着,“首尔也有三年没有下雪了啊,还是四年?”


  “好像自从捡到姐姐那年冬天起,首尔就再没下过雪。”


  “什么‘捡’啊?好像我是什么小猫小狗一样。”金智秀顿了顿,接着问道,“lisa喜欢雪吗?好可惜,都没和lisa一起看过雪。”


  “初春的时候,首尔还是会下雪的。”


  “嗯,等到初春的时候,我就回来啦。”


  “再见到姐姐的时候,姐姐是不是就是大明星了?”


  “或许吧,”金智秀轻笑,“再见面,我想在台上,为我们lisa唱一首独属于我们lisa的歌。”


  可lisa很久也没有等到金智秀。


  后知后觉,原来那次是最后一次与金智秀见面了。lisa常常遗憾,早知道是最后一次,就穿的好看些了。


  

  lisa十六岁那年的冬天,首尔飘雪漫天,某娱乐公司的新女团出道,她在电视上看着朝思暮想的人,期待着来年初春能和那个人一起玩雪。


  Lisa没有在十七岁那年的初春等到那个朝思暮想的人,冬至时,首尔又飘雪如絮,她在新年钟声敲响时许愿,能在来年初春和那个人一起看雪。


  Lisa十八岁的初春终究是没有金智秀的身影,在出国留学的飞机上,她突然想起三年前那个晚秋,金智秀问她喜不喜欢雪。


  或许lisa是恨的,如果那天自己回答她说不喜欢雪,是不是就能再见到金智秀呢?


  “姐姐说的初春是哪个初春呢?我已经等了三个初春,可还是没有看到姐姐。姐姐是不是不喜欢雪呢?我实在是找不到让首尔不下雪的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待吧?我愿意一直等下去的,可是没有办法,如果姐姐在奔赴更好的人生,我也不能停滞不前……可是金智秀,我装不下去了,你不要我了,是吗?”


  纸飞机飞出窗外,这是lisa对这个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最后的记忆。




(码了好几次都不满意所以一直没更,就是说,评论不要钱啊,希望大家能多给点建议w)

七七今天又是霖妈and张嫂🎫

LISA签名LISA首张个人solo专辑「LALISA」含特典


黑版专辑

金版专辑

LISA签名LISA首张个人solo专辑「LALISA」含特典


黑版专辑

金版专辑

…

P1∽3是Lisa!不粉她但她真的好美呜呜呜真的🈶戳中我!绝了

P4是jisoo啦~这张好漂亮好温柔!i了

P5~7是程潇小姐姐!她真的长在我的点上!这几张好绝~

P8好像是张元英小姐姐吧?认错了不要打我!这张真的好可爱!

P9这个帅哥好绝好有氛围感!好像是楼内的卷儿大帅哥!好绝!

都是非粉o(˶ ̄᷄ ⁻̫  ̄᷅˵)

P1∽3是Lisa!不粉她但她真的好美呜呜呜真的🈶戳中我!绝了

P4是jisoo啦~这张好漂亮好温柔!i了

P5~7是程潇小姐姐!她真的长在我的点上!这几张好绝~

P8好像是张元英小姐姐吧?认错了不要打我!这张真的好可爱!

P9这个帅哥好绝好有氛围感!好像是楼内的卷儿大帅哥!好绝!

都是非粉o(˶ ̄᷄ ⁻̫  ̄᷅˵)

ML

我们总是在分别

(二)

 誓言


  朴彩英放下手里的小笼包,抬头看见Lisa怔怔的望着她,脖子上的红晕顺着脸颊往耳朵漫去,吃东西的时候有一个人这么看着……好像也挺不自在的。


  于是抬手在Lisa面前晃了晃。


  “啊…怎么了?”

  Lisa回过神来。


  朴彩英好奇的问:“你是不是有什么怪癖啊?”觉得有些突兀,随后立马补充道:“比如喜欢看别人吃东西?”


  Lisa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怎么会?明明是你自己长着这张脸勾引我”...


(二)

 誓言


  朴彩英放下手里的小笼包,抬头看见Lisa怔怔的望着她,脖子上的红晕顺着脸颊往耳朵漫去,吃东西的时候有一个人这么看着……好像也挺不自在的。


  于是抬手在Lisa面前晃了晃。


  “啊…怎么了?”

  Lisa回过神来。


  朴彩英好奇的问:“你是不是有什么怪癖啊?”觉得有些突兀,随后立马补充道:“比如喜欢看别人吃东西?”


  Lisa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怎么会?明明是你自己长着这张脸勾引我”


  “很好吃的哦,确定不尝尝?”

朴彩英一只手悬在空中,把小笼包拿到他面前。


  没有过多的犹豫,他就着她的手微微低头在朴彩英咬过的位置再咬一口,眼前的人嘴角上扬笑着。

  “是很好吃。”


  Lisa的视线很快便落到朴彩英的唇瓣上,可是她更好吃吧?Lisa摇摇头,怎么满脑子都是污秽不堪的画面。


  吃完后,Lisa问她吃饱没,可身旁的人一溜烟的跑得那么远,连忙追上去。


  “这人多,别走丢了。”声音放得很轻,像是哄小孩的语气,左手的指关节在她鼻梁上刮了一下。

  右手顺势牵住了她的手十指相扣,朴彩英不习惯的想松开,可眼下反而被拉得更紧了。


  宁弈:……能不能考虑考虑我的感受


  朴彩英似乎是看见了什么东西,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某个方向,Lisa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哦~糖人啊。Lisa牵着她过去。


  “想要么?”

  “想!”


  朴彩英是半个眼神也没给Lisa,全在糖人摊子上面了,算了,给她买吧,Lisa付了钱后朴彩英挑选了一个小马形状的。


  看着她的模样……还真是个小孩。


  一路上走走停停,都是因为集市里的东西都挺有趣,朴彩英就是个充满好奇心的“小孩”。


  一只野猫不知从哪个方向跑了出来,蹭着朴彩英的脚。


  旁边的小孩可能是害怕,也可能是想吓唬那只猫,便伸脚提了提。孤勇者总是动如雷霆,总有人会草木皆兵。


  朴彩英追着猫跑到一条小巷子里,弯弯绕绕的路不知道走了多久,“喵?”她蹲下来寻找猫的踪迹。


  瞥见旁边的一扇门勾起回忆。

  小时候总在那里玩耍,又怎么会不认得。


此时有个妇人端着一盆污水出了来,Lisa眼看那个妇人手中的污水就要往朴彩英的方向泼去,Lisa便眼疾手快的将朴彩英推到一旁,那污水自然而然的就泼在了Lisa的身上


“啊!”


“哇真的是”

Lisa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不禁发出感叹

“怎么能这么臭”


宁弈上前推了那个老妇人一把后质问她

“你这妇人泼水都不看的吗,我家公子都被你泼了一身,这身衣服都够你生活一辈子了,你赔得起吗”


朴彩英顺着方向看过去,少时的回忆涌出脑海


老妇人满脸歉意

“是在对不住啊,对不住对不住”


说着就要把门关起来

“娘”


(这声音

老妇人缓缓抬起头,脑中浮现的是自己还年轻时的时候,那个时候她和女儿和那个男人就在那个院子里嬉戏,那时的情景是多么美好,可后来那个男人把后来的他打死了,自己的女儿得被迫去那种地方为了这个家庭挣钱…


当妇人抬起头的时候正巧朴彩英走了过来,两个两两对视,妇人的眼角一下通红,豆大的泪珠滴落,上前了几步,眼中有几分不敢相信,手颤抖往朴彩英的脸上抚摸,朴彩英也一把抓住了母亲的手,晶莹的泪滑落


“彩英啊,你怎么回来啦,为娘都好久没有见过你了”


“娘,彩英现在没有在青楼,我现在跟着La将军,他人很好的”


“他是谁”


“啊我给你介绍一下”


朴彩英一把拉过Lisa说


“母亲,他是从边疆回来的大将军Lisa”


朴素妍被这突然来临的是震动了,像收到到电击一般,人傻愣愣的站在那里,过了一会儿,朴素妍慌忙的把朴彩英拉进院子里然后关上了门,只留下Lisa和宁弈两人在门外

“公子,要不我们直接把这门踹开吧”


“我把你踹开,一边去”


朴素妍把朴彩英拉到房中,含着泪就让朴彩英跪下,朴彩英一时还不知道怎么了

“朴彩英,你说你摊上谁不好,非得摊上当今圣上王建的儿子”


朴彩英一时愣住了

“圣…上?!可他与我说他是大将军”


“要是你知道了他是皇子,你可还会跟着他”


“当然不会”


“但是既然是因为我让你酿成了这么大的过错,我不希望那些事情再重蹈覆辙,我希望你平平安安找一个安稳的人,安度一生”


“娘,你什么意思”


“朴彩英你给我听好了!你立马起誓,此生此世绝不嫁Lisa…否则,我将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娘…”


“朴彩英!按我说的做”


“我朴彩英,此生此世,绝不嫁Lisa,否则我娘朴素妍,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朴彩英觉得自己和Lisa没有可能,最多也只是雇主关系,便也不把这个誓言当回事,可她万万没想到…


 

未完待续…


@零点二 

家人们一把子推荐起来!!!



九九chaelisa

最近三个孩子的日常,老三也不知道在干嘛呢😿

最近三个孩子的日常,老三也不知道在干嘛呢😿

酥肉是命

攻性猎物1

开头篇,决定留给票数较多的荔枝吧;下篇是颜霸.


LISOO(荔枝) 故事


“哦耶!我终于通过了.”说这话的正是抱着手机拿到录取单的金智秀


“恭喜啊!我们智秀欧尼.”LISA替她鼓掌


LISA和金智秀认识是在两年前的便利店,LISA当时在便利店被人偷了钱包没钱付账的时候.后面排队的人也在催她赶紧付款,正当以为她要完蛋的时候.


“老板,她那份;我帮她付了.”只见站在她后面一个位置的金智秀


从那一刻开始,LISA便喜欢上了这个热心助人的女孩;只恨自己一半是人,另一半则是妖(注释:就是平民和狐妖的结合体)但怕有一天身份被欧尼...

开头篇,决定留给票数较多的荔枝吧;下篇是颜霸.



LISOO(荔枝) 故事



“哦耶!我终于通过了.”说这话的正是抱着手机拿到录取单的金智秀



“恭喜啊!我们智秀欧尼.”LISA替她鼓掌



LISA和金智秀认识是在两年前的便利店,LISA当时在便利店被人偷了钱包没钱付账的时候.后面排队的人也在催她赶紧付款,正当以为她要完蛋的时候.




“老板,她那份;我帮她付了.”只见站在她后面一个位置的金智秀




从那一刻开始,LISA便喜欢上了这个热心助人的女孩;只恨自己一半是人,另一半则是妖(注释:就是平民和狐妖的结合体)但怕有一天身份被欧尼知道.会成为被抛弃的那个,所以一直没有告诉她.




“LISA,你怎么了?猎手录取资格没通过吗?”金智秀看着她在那发呆




“没通过,你看.”LISA把手机递给她看




LISA知道妖都没有争夺当猎手的资格;更不用提像她这样的半人狐.与寻常人不同的身份并没有给她带来什么好的事例,小时候就曾因为身份被别人嘲笑:“人不人!妖不妖!”不过很庆幸不用修炼就能成为平民.




“LISA,你看电视在报道猎手抓捕狐妖的新闻呢!哇,好酷.”金智秀嘴里嚼着薯片一边盯着电视




“欧尼,想当猎手吗?”LISA问出这句话




“当然想,做梦都想;我通过考核了难道还不想当吗?用高端武器打败邪恶的狐妖想想就爽.”金智秀开始想象自己当上猎手的日子




却不知道,LISA听到她这番话脸色苦的有多难看;金智秀只关心新闻内容有多精彩!没有注意到她的表情变化.




第二天,金智秀要搬去猎手训练营;把行李搬到出租车后备箱.LISA正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跟她表白?




“LISA,等我成为猎手就回来.”金智秀已经上车打开车窗




直至载着金智秀的出租车开走,某人还是太胆怯了没有表白;恨自己太胆小了金智秀让自己等她还有机会.




LISA:“如果我告诉你,我其实也算半个妖;你会怎么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