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LOFTER原创微小说

5浏览    9参与
俞九思_

郁(七)-结束篇

大学四年,似乎过得飞快,乔遇无数次被向遥安拯救着,以各种方式。

她还是会时常崩溃,难过痛哭,甚至跑到教学楼顶层,欲意自尽。但每一次,都会被向遥安发现,并把她救下,就像很久很久以前那样。

后来,乔遇总是扑在向遥安怀里痛哭,她早就丢掉小时候的高傲了吧,此时此刻,她只有向遥安一个人,除此以外,她似乎再也找不到什么生的希望了,这着实有些讽刺,也太可悲了吧,终究还是这样了。

那年,大学毕业,向遥安顺利保研,而乔遇大学毕业选择离开家里来到一家小公司工作。

记忆中,那天似乎充满阴霾,就好像天气预报一直报告会有大雨,却不知道暴雨会更早来临,

“安安!”

“怎么了妈?”

“妈妈...

郁(七)-结束篇

大学四年,似乎过得飞快,乔遇无数次被向遥安拯救着,以各种方式。

她还是会时常崩溃,难过痛哭,甚至跑到教学楼顶层,欲意自尽。但每一次,都会被向遥安发现,并把她救下,就像很久很久以前那样。

后来,乔遇总是扑在向遥安怀里痛哭,她早就丢掉小时候的高傲了吧,此时此刻,她只有向遥安一个人,除此以外,她似乎再也找不到什么生的希望了,这着实有些讽刺,也太可悲了吧,终究还是这样了。

那年,大学毕业,向遥安顺利保研,而乔遇大学毕业选择离开家里来到一家小公司工作。

记忆中,那天似乎充满阴霾,就好像天气预报一直报告会有大雨,却不知道暴雨会更早来临,

“安安!”

“怎么了妈?”

“妈妈想跟你聊聊关于乔遇的事情。”

“怎么了?”

“你们还在一起吗?”

“当然了。”

“安安,你听妈妈讲,乔遇患有很严重的抑郁症,将来会发展成什么谁也不知道,如果你们真的结了婚,以后怎么办,孩子怎么办?难道你要用一生去做赌注吗?”

“妈,这个事儿我很早就知道了,她抑郁症还是我陪她去检查的,我从来不觉得这个事情会影响什么。”

“可是妈觉得会。”

“妈!你怎么和她爸妈一样不理解!”

“你看,她爸妈都不理解了,你还在这儿坚持些什么呢!她一个普普通通的本科,差点连本科线都没上,以后就是平平常常的庸俗的日子,这是你想要的吗?”

“只要是她,我觉得这一切都不是问题。”

“向遥安!妈妈跟你说话你听不懂是不是!妈妈的意思是,让你分手!”

“我不可能!”

向妈无奈的走出了向遥安的房门,谁也不知道,那会儿乔遇向向遥安拨打了微信语音,向遥安不小心触碰到了接听键,而在向妈说分手的那一刻,乔遇颤抖的按下了挂断。

向遥安不知道,所有人都不知道。

寒风,深夜,乔遇一个人紧紧保住自己在窗边痛哭,或许,她再也不能扑到向遥安怀里了,她这个人,习惯了只要别人向后退了一步,她就往后跑一百步,还顺带把门锁上,连窗帘都紧紧拉好。

她不知道,这一步不是向遥安要退的,甚至他都没有退,只是被妈妈往后拉了一下,脚底打滑。

乔遇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了吧。

可能怎么办呢,又能怎么办呢。

那晚,晚风沉腐,黑云压日,就连空气中最后一点点甜,都被什么不知所谓的力量用力夺走。

向遥安把自己埋在被子里无奈的想着这件事情,他是不知所措的,从始至终,就像小时候他听着乔遇说心情不好,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一样,向遥安能做的,就只是一直陪着乔遇而已,可他觉得这还不够。但对于乔遇来说,这已经是奢望而后的奢望。

所以乔遇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了吗。

你听过一个说法儿吗?不要轻易把一个孩子捧成别人家的孩子,很多年后,如果她没有如初料想般优秀,她会崩溃的。

断桥承向遇,无奈祈遥安。

终究,向遥安还是成为了那个令人奢望的希望,你看吧,我说过的,你别救我。

再见,向遥安。

乔遇终究还是跑到了向遥安找不到的地方,她忽然想起好久好久以前啊,乔遇笑嘻嘻的对向遥安说她想去看海,那是十几年前了吧。

向遥安,你看,很多年前我好想还是会找到开心的。

可是现在,我真的找不到什么开心的事情,就感觉是一团黑压压的无法形容的难过向我袭来,怎么也抵挡不住。

再见。

再也不用见了向遥安,你不用再救我了。

你千万不要难过,你要开心的。

俞九思_

郁(六)

九月,乔遇与向遥安同时进入大学,一个是著名985,一个是普普通通小本科,但对于向遥安来说这丝毫不影响着任何。在向遥安心里,不管乔遇坠落到什么样子,在他心里,她永远是他心中那个闪闪发光的小公主,值得被所有人偏爱,不能被任何人伤害。

还好,两个大学很近,向遥安可以经常在乔遇的大学里看她。

只是,不一样的是,上了大学的乔遇不再是被大家宠着的小公主了,她好像不再特殊。是,她早就不是别人家的孩子了,从高中那会儿就已经不是了,她早就失去的优秀的成绩,而且还比之前发胖了一点,她大概失去光芒了吧。

十一假期,乔遇和向遥安回到家里。

上了大学的乔遇似乎变得开朗了一点,她好像不再那么清清冷冷的...

郁(六)

九月,乔遇与向遥安同时进入大学,一个是著名985,一个是普普通通小本科,但对于向遥安来说这丝毫不影响着任何。在向遥安心里,不管乔遇坠落到什么样子,在他心里,她永远是他心中那个闪闪发光的小公主,值得被所有人偏爱,不能被任何人伤害。

还好,两个大学很近,向遥安可以经常在乔遇的大学里看她。

只是,不一样的是,上了大学的乔遇不再是被大家宠着的小公主了,她好像不再特殊。是,她早就不是别人家的孩子了,从高中那会儿就已经不是了,她早就失去的优秀的成绩,而且还比之前发胖了一点,她大概失去光芒了吧。

十一假期,乔遇和向遥安回到家里。

上了大学的乔遇似乎变得开朗了一点,她好像不再那么清清冷冷的样子了,又或许,是她藏得更好了,她只能对向遥安一个人诉说心事,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始终再被抑郁症这只黑狗抵命折磨。

家中,异常平静。

甚至有点平静的恐怖。

乔遇推开自己房间的房门。

“啊!“

“爸妈!在我房间待着,怎么这么安静怎么也不讲话!“

“你自己做了什么。“

那张抑郁症医疗诊断单放在装饰的无比温馨的桌子上,显得格外不和谐,像是一个江湖大盗闯入一家柔情的小店,肆意破坏往日的平静。

“妈..“

“重度抑郁症??我怎么那么不信,这些年我们待你不好吗?不是你想要什么就给你什么吗?你中考高考没考好我们怪你了吗?你还想要什么?“乔爸生气的说道。

“爸,我只是觉得我不开心。我只是想去看看我到底怎么了。“

“矫情!“

抑郁症是可怕的,但更加可怕的是当抑郁症进行到一定程度中,遭受到家人的不理解,甚至把抑郁症摆到桌面儿上再猛地把它摔到地上。

“我已经不会再去了。“

“你了解心理医生吗?他们就会习惯性的不管你是不是抑郁都把你往那边带。“

“没有…“

“你懂什么!”

忽然,乔遇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绝望。

这些年,乔遇的变化很大,乔爸也是,大家都受着生活所迫,无奈的改变着。可是乔爸从未深刻思考过,原来闺女心里的难过情绪早已不是小时候玩着芭比娃娃会突然不开心觉得这一切都没意义那么简单,或许,小时候的难过情绪也从未那么简单。

乔遇有一种久违的,被抛弃的感觉。其实原本她是不敢去检查的,她自己是不接受的。她也曾想过如果去检查大概会遭受到许多许多人的不理解,她小心翼翼的隐瞒着这个事情,可她从未想过那个第一个冲出来不理解的人,居然是自己的父母。

乔遇疯了似的跑出家门,她原本想要扑到向遥安怀里,可又觉得,或许,不应该把。

“或许你当年就不该救我,我让一个人,沉沦,沉沦。“

忽然,向遥安的电话响起,乔遇是不敢接的,为什么啊,每一次绝望,他都一定会出现,每一次,可似乎,也只有这个人能看懂自己的脆弱。

“乔遇,你怎么啦!你在哪里啊?“

“怎么了“

“我刚刚去你家,你爸妈说你气冲冲的出去了,我问什么事儿,他们也不讲。“

“没事。“

“乔遇!你又像小时候那样!“

“向遥安!“乔遇近乎吼了起来,嘶声力竭。

“我求求你,你别救我了,这么多年,从小学到大学,你别救我了,你丢下我吧。“

“乔遇你在说什么啊,你到底在哪啊,我去找你!“

“你别找我了,向遥安,你看看,我坚持到现在,有什么用啊。“

“乔遇!“

“你总是给我太多希望了你知道吗。你让我以为世界很美好,其实也一点也不美好,你给我太多假象了,我求求你,你丢下我,你别再救我了,我不想继续,真的,我不想再继续了,我好累,我真的太累。“

“乔遇!“忽然,向遥安出现在乔遇身后,向遥安太了解乔遇了,每一次乔遇受不了的时候都习惯性的来到小学的滑梯边上,她躲在里面,像是一只受伤的小兔子。

“你怎么还是来了。“

“到底发生什么了啊,你和我讲讲好不好,不要推开我,不要替我做决定,像小时候那样。“

“你别提小时候了向遥安,我不想听小时候,你不该救我的你知道吗,你就该在我小时候无数次欲意结束生命的时候不管我,你别救我了。你一直跟我说会好,一定会好,可是都到现在了,我还是一点都不开心。向遥安,我真的在很努力很努力的去找让我开心的事了,这么多年过去了,真的一点用都没有,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想过了,我真的太累太累了向遥安。“

积压了那么久的乔遇,终究还是完完全全的发泄了出来,她扑到向遥安怀里大哭,就像很久很久以前那样。其实大学的这段时间还好,乔遇觉得自己在一点点好起来,吃药还是管用的吧。但是当父母直意去讽刺这件事情的时候,她还是承受不住崩溃了,她真的不想再去坚持什么了,她累,她真的太累了。

“向遥安,你知不知道,如果你这次不来,我又可以去结束了,可你怎么又来了啊。“

“乔遇,我一定每一次都会来找你,你不该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你知道嘛,你想,未来的生活会很美好的,日子都会慢慢好起来的。你看啊,你最近吃药不是觉得好一点了嘛,医生都说了,会好,一定会好,你没事的,我一直都在。“

“你怎么还救我啊。“

“乔遇,我们都要有信心好不好,不管你崩溃多少次,我都会一直一直陪着你。“

“还有希望吗?“

“当然了!有我呢!“

“好。“

“那你告诉我,刚刚发生了什么?”

“我爸妈知道我去查抑郁症的事情了。”

“他们…不理解吗?”

“是…”

“没事,没事的小遇,不管别人怎么想,我都会一直一直陪着你的。爸爸妈妈可能只是压力太大了,不知道怎么去消化这件事情,他们会理解的,你相信我,没事的。”

“好。”

乔遇的眼泪肆意打湿向遥安的衬衫边角,她不知道自己该依靠谁了,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是别人家的孩子,她会被万千人无限宠爱。但现在,她只有向遥安一个人,除此以外,再无其他。

俞九思_

郁(五)

乔遇还是回到了学校,她和所有学生一样准备中考。与之前不一样的是,向遥安每个课间都来找她,向遥安说,怕她再做出之前那样的傻事儿。

中考,如期到来,向遥安考的很好,到了一所有名的市重点,而乔遇考的不怎么好,在这所重点初中里她这成绩稳拿倒数,她去了一所私立高中,也还好,不至于没学上。

你有想过小时候那个别人家的孩子长大会怎样吗?如果她从来就没有开心过呢。如果她不再优秀了呢?你经历过从极度自信到极度自卑吗。

向遥安还是会经常去接乔遇放学,像小时候一样,他说,他会一直陪着她。

乔遇身边的人换了又换,恋爱,暧昧,友情,说不定也道不明。

可她从未真心,怎么又陷入初中那段时间的样子了呢。...

郁(五)

乔遇还是回到了学校,她和所有学生一样准备中考。与之前不一样的是,向遥安每个课间都来找她,向遥安说,怕她再做出之前那样的傻事儿。

中考,如期到来,向遥安考的很好,到了一所有名的市重点,而乔遇考的不怎么好,在这所重点初中里她这成绩稳拿倒数,她去了一所私立高中,也还好,不至于没学上。

你有想过小时候那个别人家的孩子长大会怎样吗?如果她从来就没有开心过呢。如果她不再优秀了呢?你经历过从极度自信到极度自卑吗。

向遥安还是会经常去接乔遇放学,像小时候一样,他说,他会一直陪着她。

乔遇身边的人换了又换,恋爱,暧昧,友情,说不定也道不明。

可她从未真心,怎么又陷入初中那段时间的样子了呢。

“乔遇!”

“嗯?”

“你喜欢过我吗?”向遥安平静的问着乔遇。

“你说什么?”

“我说,你谈了这么多次恋爱,每次都这么短,你怎么不考虑考虑我啊。”

“向遥安,我的人生都已经这么糟糕了,我不想再把你拉进来了。”

“可我已经在你的人生里了。”

“我觉得,你以后一定会有一个特别特别美好的女孩子,而不是像我这样,我根本不舍的去想什么和你在一起,你不该和我一起经历阴霾。”

“乔遇。可我还是喜欢你。”

“那你别喜欢了。”

“乔遇。”

“我回学校了。”

乔遇安静的过着马路,泪又不听话的越过眼眶。乔遇啊乔遇,你这样糟糕的人生,怎么舍得把向遥安这么美好的人拉进来呢,难道要让他和你一同经历痛苦吗?

远处,向遥安委屈的看着乔遇越走越远,他敢保证,乔遇肯定是喜欢过自己的,可她为什么就不肯接受这份爱呢,他愿意陪着乔遇一起打败这难过的情绪,他愿意陪着乔遇的,从始至终。

乔遇又开始控制不住的掉眼泪。

高中三年,很快就过去,没有向遥安的日子,总是过得那么快。乔遇发现自己开始极度依赖向遥安,就像向遥安很久以前的那句,总有一天,乔遇会离不开他的。

可乔遇不喜欢自己这样,她清清冷冷的惯了,忽然特别依赖一个人总让人有些不习惯。

高考,如约而至。

同中考那年一样,意料之中,向遥安考了一所重点大学,乔遇普普通通。

高中三年,好像没有发生什么特别难过亦或是特别开心的事儿。但乔遇似乎哭的更加频繁,更加猛烈。她依旧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即使外界无数的声音有告诉过她可能是些什么,可她都不愿意承认,她宁愿相信自己是太矫情了。

“乔遇,”

“高考结束了。”

“结束了。”

“我带你去医院吧。”

“去干什么?”

“看心理医生。”

“你就是我的心理医生。”

“乔遇。”

“我不敢。”

“乔遇,”

“我真不敢。”

“乔遇,我早该带你去的。”

“我会不会真的有问题。”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终于,十八岁的向遥安拉着十八岁的乔遇的手走进了心理科,她还是准备去接受这个事儿了吧,十年了,已经十年过去了。

如所料,重度抑郁症,由儿童抑郁症发展而来。

这一切其实在十年前就已经有了答案,只是所有人都不愿意去承认,尤其是乔遇自己。

“医生,这个病能好吗?”向遥安焦急的问着

“不用好。”乔遇显得平静极了,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她依旧是这样浑浑噩噩的,但她已经接受了自己这样的状态,总有一天,当她找到一个怎样的契机他就会选择离开这个世界了,这么多年的折磨,终归有一天该自己结束。

“乔遇。”

“怎么了?”

“你为什么这么平静啊。”

“想通了。”

“真的吗?”

“是。“

“乔遇,我会一直陪着你。“

“你小时候也是这样讲的。“

“这回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我们长大了,我们十八岁了,现在我有能力去和你说所有的承诺了。“

“乔遇,我喜欢你,好多好多年了,从我第一次见到你就开始了。“

“向遥安..“

“你不用急着回答我,我带你去个地方。”

向遥安拉着乔遇来到照相馆,记得那年这样个性的轻婚纱特别流行。很多年过去了,乔遇再回忆起那天,突然觉得那天好像是前所未有,后无超越的开心了吧。

他们像所有情侣一样,拍了轻婚纱,照片里的男孩儿阳光帅气,照片里的女孩温柔静美。如同童话一般,就好像从未发生抑郁症的可怕事实。

“乔遇,这一天,我等了十年了,我从小就喜欢你。“

“我有什么好喜欢的,我这么烂的人生。“

“可我就喜欢你!“

“你??“

“乔遇,反正你是我女朋友了,我们在一起,不是以小孩子的方式,是永远,永远的那种。你得病,我就陪你一起治,好了我们就一起天天开心,不好我就一直哄你,就像小时候那样,我永远永远都会陪着你的。“

乔遇终究还是落泪了,她说不清这一次是哪种心触,就是想哭。这世上对乔遇好的人太多了,可她觉得,如果别人知道她这个秘密,一定不会像向遥安一样一直陪着她,或许会把她甩得远远的吧。

乔遇,向遥安,终究还是成为了故事的男女主角儿。

俞九思_

郁(四)

爷爷过世的事儿发生后,乔遇向初中请了一个星期的假。这七天里,她好像想明白了很多事情,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懂。

她流了数不清的眼泪,太多次抬脚想要跨进爷爷过世的那个房间却又不敢。爷爷去找奶奶了吧,那个支撑他度过一生的人,那支撑我度过一生的人,又是谁呢?

很快,乔遇回到了学校,开始了寻常又极不寻常的生活。

她好像哭的更加频繁,也更多次去和向遥安说心情不好了。

……

初三一模考试,如约而至。

乔遇大概已经有半年没有学习过了,每天沉浸在难以形容的情绪中,这一年,她没有恋爱,没有给自己突如其来的难过找理由,她也慢慢减少去和向遥安像小时候那样说心情不好,乔遇好像长大了,她总觉得在这样紧...

郁(四)

爷爷过世的事儿发生后,乔遇向初中请了一个星期的假。这七天里,她好像想明白了很多事情,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懂。

她流了数不清的眼泪,太多次抬脚想要跨进爷爷过世的那个房间却又不敢。爷爷去找奶奶了吧,那个支撑他度过一生的人,那支撑我度过一生的人,又是谁呢?

很快,乔遇回到了学校,开始了寻常又极不寻常的生活。

她好像哭的更加频繁,也更多次去和向遥安说心情不好了。

……

初三一模考试,如约而至。

乔遇大概已经有半年没有学习过了,每天沉浸在难以形容的情绪中,这一年,她没有恋爱,没有给自己突如其来的难过找理由,她也慢慢减少去和向遥安像小时候那样说心情不好,乔遇好像长大了,她总觉得在这样紧张的关键时刻,向遥安的时间还是留给他自己吧。

最近半年里,乔遇过的行尸走肉。

在学校上课看课外书,睡觉。回家先列一张比上天难的惊天动地学习计划,然后控制不住的掉眼泪,哭着一会儿便睡着了,过会儿醒来后发现泪水依旧停留在眼眶,便又想掉泪,再哭会儿再睡会儿。

乔遇好像又陷入了一种不知怎么解释的状态。

“我哭什么呢?”

乔遇总是这样问着自己,她也不知道,她又找不到理由了。

初三一模考场上,乔遇在语文考试里,悄悄拿出了手机,去百度搜了诗词背诵。毫无疑问,被监考老师抓了个正着。

乔遇懵掉了,她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她好像还没意识到自己做了些什么。

她被带到了德育处,德育老师看到是乔遇,她惊讶极了。

“乔遇?”

“老师..”

“我怎么也想不到是你。”

“我也想不到。”

“最近是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没有。”

“乔遇,你一直是老师特别喜欢的学生。”

“对不起。”

那天,乔遇同平时一样走在回家的路上,她控制不住的掉眼泪,泪滑过脸颊,留至脖颈,打湿衣角。

她死死的注视着对侧的药店,她觉得她自己别无选择。她做错事了,她可以去死了,她为自己找到理由了。乔遇,去解脱吧,乔遇。你可以去看到爷爷,还可以见到奶奶,多好啊,乔遇。

“安眠药,一瓶。”

“小姑娘?”药店人员疑惑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女孩儿。

“没事,睡不着,吃一点儿。”

乔遇走出药店,她紧紧的抓着那瓶安眠药,就好像当年拼命谈恋爱一般,抓住了常人不能理解的希望。

乔遇回到家中,空无一人,如愿。

她回到卧室,连门到懒得锁,反正没有人会回来。

扭开瓶盖,死掉封纸,慢悠悠的把药片倒到嘴里,旁边那杯放了三四天的矿泉水,她也不管,抓起就灌。

起初,她还是有意识的,可却又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半清半浊。

“乔遇!”

“乔遇!”

她意识到有人敲门,身体沉沉的,可她还是想拖着走过去,她听到了向遥安的声音,是那个小时候让她无比安心的声音。

她缓缓地走到门边,手刚刚触到门把手,身体便沉了下去。

向遥安感受到了有人,门却没开,他不停的叫着乔遇的名字,却没有人应答。

“向..”

向遥安猛地把门撞开,看着倒在地上的乔遇和手中的安眠药药瓶。

很久之后,乔遇终究还是醒了过来,他看着眼前的向遥安,像自己小时候那样哭的不能控制,那个阳光的大男孩儿,她伸手想要去揉揉向遥安的脸,却怎么也使不上力气。

“向遥安。”

“乔遇!你这个骗子!”

“你怎么哭啦?”

“小学的时候你怎么答应我的啊,你说你再也不这样了。”

“我…”

“向遥安,你告诉我爸爸妈妈了嘛?求求你,像小时候一样,替我保密。”

“乔遇,这么多年,你到底为什么啊。”

“不知道,就,好难过啊。”

“我听你在学校的事儿了。”

“作弊?”

“乔遇,我们一起好好学习好不好,我陪着你呢,你不要再这样了。”

“你千万不要告诉我爸爸妈妈。”

“那你得让我陪着你。”

“你不已经在陪着我了嘛。”

“乔遇..”

“嗯?”

“我要保护你!”

“好。”

俞九思_

郁(三)

生活总是公平的,伤害了一些人,总要被其他人伤害,心情才能得以恒定。可对于乔遇来说,开心不开心的事儿都能让她难过的落泪。

初三这年,似乎发生很大变故,乔爸爸因为失业脾气大发,和乔遇关系最好的同班女生也和她闹了矛盾。她好像终于经历了令人不开心的事儿,她有理由去肆意的落泪了,可她不知道这一切,远比她想象的要恐怖的多。

那年,乔爸爸的脾气很不好,动不动就要和乔妈妈大吵一架,两人很崩溃,闹着离婚。那段时间,离婚好像是乔遇听到次数最多的词儿,15岁的她早已明白离婚对于一个家庭的意义,从前,他祈求着可千万不要这样。可现在,她却着实无感,乔遇终于要经历身边真正不开心的事了。当难过的事情即将来临...

郁(三)

生活总是公平的,伤害了一些人,总要被其他人伤害,心情才能得以恒定。可对于乔遇来说,开心不开心的事儿都能让她难过的落泪。

初三这年,似乎发生很大变故,乔爸爸因为失业脾气大发,和乔遇关系最好的同班女生也和她闹了矛盾。她好像终于经历了令人不开心的事儿,她有理由去肆意的落泪了,可她不知道这一切,远比她想象的要恐怖的多。

那年,乔爸爸的脾气很不好,动不动就要和乔妈妈大吵一架,两人很崩溃,闹着离婚。那段时间,离婚好像是乔遇听到次数最多的词儿,15岁的她早已明白离婚对于一个家庭的意义,从前,他祈求着可千万不要这样。可现在,她却着实无感,乔遇终于要经历身边真正不开心的事了。当难过的事情即将来临的时候,乔遇好像已经不知道什么是难过,她终归是早就预支了太多难过的眼泪吧。

门外,乔爸乔妈的大声争吵,摔摔打打。

乔遇好像已经不认识这样的父亲了,过度暴躁。她也好像不认识这样的母亲了,过度隐忍。

很多年后,乔遇已经想不起来当初那些和父亲的架是怎么吵起来的,她只记得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最后都能到无法控制的程度。那年乔爸爸的言语过于狠毒,一件小事儿他就要把乔遇和妈妈骂到觉得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存在就是个错误。

乔遇不知道怎么了,她不知道一向温柔的父亲,怎么突然如此暴躁。

乔遇好像不会掉眼泪了,曾经预支太多,真正难过的时候却怎么都哭不出来,她深刻的知道,这个家要散了,那些曾被所有人羡慕的温馨都要不复存在了,自己终于要有掉眼泪的理由了,自己在也不是那个会突然难过的怪人。

这一切,在十月中旬戛然而止,一场噩耗,结束这暴躁。

乔遇的爷爷过世了,过世前夜,刚和乔爸进行激烈的争吵,记得那天是爷爷的八十大寿。爷爷特别开心,多喝了点酒,便开始胡言乱语。

暴躁的乔爸本在屋里找工作,不知怎么的突然冲了出来,或许太久失业心烦,或许是爷爷的胡言乱语使他更加心烦,总而言之,他冲出来了。

记忆中,那天父亲抱着笔记本电脑冲出来和爷爷讲着什么,爷爷不停甚至更大声的讲故事,乔爸啪的一声将笔记本电脑摔到地上。

所有人都震惊了,甚至乔爸自己。

爷爷的眼神猛地发楞,可乔爸却头也不回的回屋去了。

那一刻,没有人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就像雪崩之前,也没有任何一片雪花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悲剧。

那天乔遇扶着爷爷回到屋里,她安静的看着爷爷,她好像很久没有这样注视着这个偏爱了自己这么多年的老人了。

“爷爷这一生没有什么遗憾的。”

“爷爷,你说什么啊?”

“爷爷头痛,爷爷浑身哪儿都痛,爷爷想啊,过完这个生日..生日..”

乔遇的泪水猛地下落,这一次和任何一次都不一样,她不知道自己即将经历什么,她突然想起太多小时候的事情。

六七岁的时候啊,乔遇特别挑食,什么吃豆角不吃豆角皮啦,爷爷总是会不厌其烦的用筷子挑开豆角皮,舀出豆子放到碗里给乔遇递过去。

还有小学里无数无数的寒季,爷爷总是会站在学校门口等着乔遇出来。

长大一点,爷爷搬回老家去住,可总是在乔遇回老家的时候给乔遇好多好多新奇的好吃的好玩的,他永远把乔遇当个小孩子,五六岁的小孩子,需要无限的偏爱,永远不用长大的小公主。

他终于还是要离去了吧。

过去十四年,什么悲伤的事儿都没发生,现在,终于要一件一件的来了吧。

“爷爷想去找奶奶了。”

“爷爷不要我了吗?”

“没!爷爷最喜欢大孙女儿了。”

“爷爷想奶奶吗?”

“想啊,爷爷都好多年没有见过奶奶了,小遇啊,你没见过你奶奶,你不知道,奶奶啊,可漂亮了,是我们那儿最漂亮的,她还特别有才,爱看书,会写诗,可惜啊,可惜走得早。”

“小遇啊,你长大之后肯定也是像奶奶一样优秀的人,但你一定要活得长一点,起码得比爷爷长一点,然后和我未来的孙女婿,一直走下去。”

“爷爷相信爱情吗?”

“当然了,那会儿爷爷和你奶奶可是自由恋爱,那会觉得啊,只要看到她就什么都好。”

……

“爷爷。”

“怎么啦?”

“你别走。”

“你说什么呢。”

“我怕您离开。”

“傻!”

……

“爷爷,您跟我说说话。”

“爷爷,您跟我说说话吧。”

“爷爷,您怎么不应我啊。”

“您不要我了吗。”

乔遇不敢去看爷爷的眼睛,他看着窗边,那抹清月缓缓移动,渐渐下落,天逐渐蒙亮,可有些人,再也看不到光明。

乔遇的眼泪终究还是下落,她好像失去了那个藏在她内心深处的力量,她轻生的念头一燃涌起,她着实想不到自己还有什么可经历可等待的。她看着眼前这些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她的眼神黯然无光。

“小遇,你怎么还在爷爷房间?”

“爷爷没了。”

乔妈疯了似的冲了进来,跪在地上。

“爸!”乔妈疯了似的狂吼,摇动着这个已然闭眼的老人。

一小时里,无数亲戚聚集在乔遇家里,她看着他们一个个跑到爷爷面前说些什么,她却不敢去面对这个事情,她跑到屋里,将门反锁,披着一件不知是谁的,随意抓起的羽绒服痛哭。

她好像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在经历着什么。

乔遇从前从不知道自己在哭些什么,现在,当她清楚明了的知道自己因为什么而难过落泪的时候,她反而,更加崩溃。

乔遇用力拍打着自己的胸腔,自言自语道。

乔遇你看,你自己看,爷爷不要你了,你又失去了一个生的动力,为什么要活着啊,好累啊,真的好累啊。为什么啊,没事儿发生的时候会突然难过的掉泪,哭到崩溃,有事儿发生的时候会更加难过的掉泪,哭的更加崩溃,这就是生活吗。

俞九思_

郁(二)

五年级,乔遇十岁了,她依旧是那个一直被所有人偏爱的女孩子,当然,还有一直保护她的骑士,向遥安。

那年她好像遇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人,他和所有人都不一样,他不会去宠着她,反而喜欢逗她,欺负她,这个男孩儿,似乎有点有趣。

乔遇喜欢和林潇逗闷儿,好像,还挺有趣的。

很快,他们在一起了,以小孩子的方式。

记得乔遇和林潇在一起的那天,乔遇委屈的吃醋说林潇今天英语课和别的女孩子聊天聊了好久。那天林潇不同往常的没有去打篮球,而是坐在操场上和哥们儿谈心,那哥们儿一会儿过来问问乔遇的生日,一会儿把眼神投过来几秒。体育课结束,在乔遇和朋友去打水的时候,林潇的哥们儿过来讲,其实林潇不喜欢那个女孩子,...

郁(二)

五年级,乔遇十岁了,她依旧是那个一直被所有人偏爱的女孩子,当然,还有一直保护她的骑士,向遥安。

那年她好像遇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人,他和所有人都不一样,他不会去宠着她,反而喜欢逗她,欺负她,这个男孩儿,似乎有点有趣。

乔遇喜欢和林潇逗闷儿,好像,还挺有趣的。

很快,他们在一起了,以小孩子的方式。

记得乔遇和林潇在一起的那天,乔遇委屈的吃醋说林潇今天英语课和别的女孩子聊天聊了好久。那天林潇不同往常的没有去打篮球,而是坐在操场上和哥们儿谈心,那哥们儿一会儿过来问问乔遇的生日,一会儿把眼神投过来几秒。体育课结束,在乔遇和朋友去打水的时候,林潇的哥们儿过来讲,其实林潇不喜欢那个女孩子,林潇一直喜欢你。记得那会儿,乔遇的眼泪忍不住往下掉,旁边的女孩儿问她不是应该开心嘛,为什么哭啊,乔遇说,她不知道。

可她好像把一切生的希望都倾注在了林潇一个人身上,林潇对她好一点,她就开心到掉眼泪,林潇一会儿不回她的消息,她就委屈的掉眼泪。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像是终于抓到一个能让自己真真切切的因为什么事情而哭的理由,她终于不是莫名其妙的掉眼泪了,她有了属于自己的理由。但乔遇深刻的知道,这不是爱,只是一种下意识的强迫寄托。

这两年,向遥安转去别的学校,他还是会时常跑来原来的小学来看看乔遇,这个总是突然不开心的小公主,可他也时常听到林潇这个名字。

“乔遇,你谈恋爱了吗?”

“嗯。”

“和林潇?”

“和林潇。”

“你会和他结婚吗?”

“会吧。”

“会???为什么不是我!你该和我谈恋爱!”

“为什么!你喜欢我吗!”

“喜欢啊!”

“可是!”

“乔遇!对!你从小人缘儿就好,大家都宠着你,都喜欢你,你根本不缺我的喜欢。”

“乔遇!我再也不喜欢你了。”

向遥安气冲冲的跑到街对面,头也不回的跑着,乔遇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只是,她还没意识到,后来的两年里,向遥安真的再也没有回过第三小学。

五年级的假期,漫长而无趣。乔遇不喜欢出去玩,她觉得没劲,可她又不想呆在家里,她也着实不喜欢自己这样天天漫无目的的发呆。

假期里,她唯一的乐趣便是和林潇聊天,林潇就好像是她的救命稻草似的,可如果救命稻草突然断了呢?

乔遇数着日子过,今天,是林潇第18天没有理她,他们约定好要每天都打电话的。

或许,是林潇不想管我了吧。

她又开始掉眼泪,忽如其来,控制不住。

忽然,灰色了太久的头像闪动,记得那年,还是QQ。

乔遇的眼泪不听话的掉了下来,她没想哭的,她该开心的,可她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这么久没出现的林潇,终究还是在她的崩溃边缘出现,把她从边缘拉了上来。

他们简单的闲聊着什么,很多年过去了,乔遇根本想不起来那会儿聊了些什么,只记得那是第一次,她听到了除了向遥安以外的男孩子和她说,我会一直陪着你。

她很久没有轻生了,又或者说,很久没有轻生成功了,她总是站在窗边突然想到很多年后或许会和林潇踏入电视剧里的情节,白纱西装,浪漫向往。她收起了刚要踏出的脚步,算了叭,还是算了叭,你看未来,还是美好的..可是现在,也不是不美好啊。

她好像没有想起向遥安,人好像总是这样,得不到的人拼了命的想要得到,那个一直在自己身边的守护者却收不回相应的温柔。

两年很快就过去了,乔遇已经是初一的学生了。

意外的是,她和林潇分手了,以小孩子的方式。

好像,也不太意外。

真正意外的是,向遥安回来了,他们意外的分到了同一个初中,不同的班级。

向遥安迫不及待的跑来和乔遇和好,他一刻也等不及,可乔遇好像又谈恋爱了,初中两年,反反复复。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就是想要去谈,或许是去得到更多更多的爱,或许是随便抓住一棵救命稻草从而证明自己哭的有理由,可她更明确的是,这从来都不是爱啊。

向遥安不想去怪乔遇了,他知道,乔遇并没有真心喜欢这些男孩儿,只是为什么,他还是不知道。

时间一晃,到了初三,这时乔遇已经谈了太多次恋爱。的确,她永远都是那个被人宠着的小公主,她不缺表白,不缺被喜欢,永远都是。可她还是不开心,一点都不开心,即使是不断的恋爱。

终于,乔遇不想谈了,她再也不想谈了,原来大人世界的谈恋爱,也这么无趣啊。

“乔遇。”

“怎么啦?”

“你都半年没谈了,怎么啦?从良啦?”

“不想谈了。”

“向遥安..”

“啊?”

“我以前觉得啊,只要像大人一样谈恋爱,得到很多很多爱就会很开心,可为什么我还是这么不开心啊。每次都是,谈一段时间就想分开,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算了叭算了叭不想再继续了。”

“乔遇,有时候,我真的搞不懂你。”

“你看,连你都这么说了。”

“没有,我只是不明白。”

“向遥安..”

“但是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初三这年不要再谈啦,我们好好学习,一起考重点中学。”

“好!”

那天,乔遇暗暗下决心,心想再也不要谈恋爱了,去换一种方式吧,千万不要再这样了,自己没有找到开心,还伤害了那么多男孩子的心,也太十恶不赦了吧。

俞九思_

郁(一)

断桥承向遇,无奈祈遥安。

秋夜,晚风,落叶,泪打湿枕边。

这是乔遇数不清第几百次在夜里崩溃了,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开心啊,居然被一首歌打破,随便一首足以使她支离破碎,不掺杂回忆,绝不是触景生情。她的潜意识告诉她,最近一定有什么使她深度崩溃的事情发生,一定会有,或许,或许是关于向遥安。

关于乔遇和向遥安,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连记忆都已经模糊到让人无法触及,只记得那年啊,是乔遇刚刚确诊重度抑郁症,他说,要陪着乔遇走出去,他说会一直陪着乔遇的,终于,向遥安还是比乔遇先熬不下去了,终于终于。

…….

“乔遇,你不开心吗!”

“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和大家一起玩打鸭子啊...

郁(一)

断桥承向遇,无奈祈遥安。

秋夜,晚风,落叶,泪打湿枕边。

这是乔遇数不清第几百次在夜里崩溃了,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开心啊,居然被一首歌打破,随便一首足以使她支离破碎,不掺杂回忆,绝不是触景生情。她的潜意识告诉她,最近一定有什么使她深度崩溃的事情发生,一定会有,或许,或许是关于向遥安。

关于乔遇和向遥安,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连记忆都已经模糊到让人无法触及,只记得那年啊,是乔遇刚刚确诊重度抑郁症,他说,要陪着乔遇走出去,他说会一直陪着乔遇的,终于,向遥安还是比乔遇先熬不下去了,终于终于。

…….

“乔遇,你不开心吗!”

“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和大家一起玩打鸭子啊。”

“不好玩。”

“打鸭子不好玩吗?多好玩呀。他们都在叫你来一起玩呢。”

“不想去。”

小学一年级,一个特别可爱的男孩儿盛情邀请一个女孩儿来操场中央,女孩儿拒绝着,可男孩儿怎么都不肯放弃,他总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女孩儿和别的女孩儿不一样,连大家最喜欢的游戏她也不喜欢。

“向遥安,我心情不好。”

“为什么啊,刚刚有发生什么事情吗?”

“没有吧。”

“那为什么会心情不好啊?”

“不知道,就是好难过啊。”

说着,女孩儿的双瞳泡在眼泪里,眼泪一滴一点的落下,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就是,好难过啊,突如其来,无法解释。她大概是二年级(5)班此时此刻场景下的一个巨大不合群,欢声笑语的班级,突然被泪水打破。乔遇是怎样的女孩儿呢?她是别人家的孩子,是那种长得好看成绩好,班里的小朋友都喜欢和她玩儿,每节课间都有人来找她去楼道里玩游戏,也有几个课间她会跑去向遥安的班里和他讲自己心情不好,关于心情不好这个事儿啊,大概是个秘密,全天下只有向遥安一个人知道乔遇总会什么都没发生突然开始掉眼泪的和心情不好。在别人看来,乔遇大概是最没有理由心情不好的叭,至于乔遇为什么会心情不好,她自己其实也不明白。

小学三年级那年,乔遇已经拥有18套芭比娃娃,是全班小朋友里芭比娃娃最多的小姑娘,所有人都羡慕她,她也最喜欢娃娃。可是她还是开心不起来,甚至是在玩芭比娃娃的时候,她经常会玩着玩着突然掉泪,没有人解释的清楚这是为什么。

那天,一切都似寻常一般。

乔遇在爸爸妈妈的屋里玩着芭比娃娃,乔爸爸在旁边的书桌看着历史书籍,这个场面总是倍感温馨,突然,乔遇开始落泪,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她总也解释不清楚。

“爸爸。”

“怎么了闺女?”

“我突然觉得,我好像做什么都没有意义,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好难过啊,真的好难过啊,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是发生什么了嘛?”乔爸爸温柔的问道。

“没有,什么都没有,就是玩芭比娃娃玩着玩着突然觉得。”

“没事,有什么事儿和我说,不哭了啊。”

“好。”

很多年后,乔遇在想,如果那时候爸爸能看出来这是一件极其不正常的事情该多好,如果早一点去看心理医生该多好,如果不是拖了十年再去看,十八岁的生日礼物是一张抑郁症确诊单,那该多好。

小学四年级,一路顺畅的乔遇终于发生了一件难过事儿,是啊,她都已经顺畅了九年了。除了她无数次突如其来的难过意外,她的生活就好像一帆风顺,无数人羡慕。她好像从来都不用烦恼今天的作业怎么办,她永远都是三好学生,是老师自然而然就会偏爱的小姑娘。

那天,乔遇和自己最好的朋友吵架,这好像是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乔遇也知道,可她好像不愿意自己这么想。那天,阳光不燥,微风正好,连空气都泛着温柔的味道,绝没有什么使人悲伤的气氛。吵过架后的乔遇一个人站在窗边,她死死的盯着窗户,想着什么时候往下跳。这是她的下意识,是她自己控制不住的,她只知道生活终于给了她一件悲伤的事情了,她终于可以合情合理的难过,终于可以找一个理由离开这个世界了。其实她从始至终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开心,只是觉得,好难过啊,真的好难过啊,不想再在这个世界上多停留一秒。可至于为什么难过呢?她说不清楚,仔细回想自己的过去九年,她是那种谁看到都愿意去偏爱的小公主啊,本就没什么理由不开心的。

终于,她还是跳下去了,九岁,教室二楼窗边。

“乔遇!”

向遥安追着跑了出去,他拼命冲刺了无数个拐角,他不知道乔遇在做什么,只是觉得和电视剧里那些早年殉情的女子太像了,窗边跃下。那年,向遥安好像还没有学会跳楼自杀这个词语。

二楼,本就是摔不死人的,可乔遇不知道。她以为她只要像电视剧里那样一跃而下就可以告别这个世界了,她捂着脚踝委屈的坐在草丛里掉泪,她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疼吗?好像心里更疼一点,可心里为什么疼啊,她不知道,一直都不知道,从小学一年级都现在都不知道。

向遥安还是在乔遇还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难过就冲到了乔遇面前,他紧紧的抱住乔遇,生怕她再做出什么危险的事情。

“向遥安?你干嘛…”

“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你为什么,为什么要从这儿跳下去啊。”

“就,活着好累啊。”

“你到底为什么不开心啊,这么多年?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好羡慕你的,你看你成绩这么好,叔叔阿姨也对你这么好,所有的老师同学都喜欢你,你会唱歌会跳舞会画画,会这么多别人学不会的才艺。”

“我..不知道啊。”

“向遥安,我脚痛。”

“哪里?”

“脚踝。”

“我给你揉揉。”

“今天的事情不要告诉别人好不好?谁也别说。”

“叔叔阿姨也不能讲嘛?”

“不讲了吧,就像我经常心情不好掉眼泪一样,你就当作是我们的秘密叭。”

“那我带你去医务室。”

“不太疼了,揉揉就好,你陪我在这儿坐会儿叭。”

“乔遇!”

“嗯?”

“你再也不能这样做了,太危险了。”

“好。”

“乔遇!”

“你怎么老叫我!”

“以后什么事情我都陪你一起度过吧,有我呢,别怕。”

忽然,乔遇的眼泪又开始不听话的掉,是啊,她没什么不开心的事情的,怎么就一直哭啊。

“向遥安。”

“我在!”

“我其实,特别羡慕你,”

“羡慕我什么!你知不知道我们大家都羡慕你。”

“我就觉得啊,我一直是这么多愁善感的,虽然有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在感些什么,就想掉眼泪。你不一样,你喜欢玩,玩起来你就开心了。”

“你相信我,我们都一样,你一定会找到自己的开心的,一定会的!我陪着你呢!”

“向遥安,你真好。”

阳光下,草丛边,一个男孩儿憨笑着挠头,看着眼前的女孩儿,他的笑更甜了。他年纪很小,十岁而已,他理解不了为什么乔遇这么优秀还会不开心,他理解不了为什么乔遇已经拥有别的小朋友想要拥有的一切了,还是经常掉眼泪。他只知道,他想让她开心起来,她想陪着她,一直一直。

俞九思_

《故人此寻》第一章

就像四处乱撞的小鹿终于找到了属于她的夏天

晚风轻拂,夏已致意,八九点钟的教学楼总是灯火通明,高二高三的学子们每天看着高考倒计时继而赌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大家都无比深情的相信着在某日金榜题名的时候自己的名字一定会格外醒目。

在这样紧张的的气氛里,大概每个人都有一份动力才能让自己撑到这份时季吧。细细观察,每个人的课桌上总是悄悄写着些什么,理想的大学,喜欢的人,或是什么梦想亦或是自己的全部希望,这全都在彼此的课桌上体现,这大概也是青春最美好的诠释吧。

“晚自习还有十分钟就结束了,我在这儿说一个通知,明天上午咱们学校优秀毕业生沈长安来学校做优秀毕业生回校演讲,九点半啊,都别...

《故人此寻》第一章

就像四处乱撞的小鹿终于找到了属于她的夏天

晚风轻拂,夏已致意,八九点钟的教学楼总是灯火通明,高二高三的学子们每天看着高考倒计时继而赌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大家都无比深情的相信着在某日金榜题名的时候自己的名字一定会格外醒目。

在这样紧张的的气氛里,大概每个人都有一份动力才能让自己撑到这份时季吧。细细观察,每个人的课桌上总是悄悄写着些什么,理想的大学,喜欢的人,或是什么梦想亦或是自己的全部希望,这全都在彼此的课桌上体现,这大概也是青春最美好的诠释吧。

“晚自习还有十分钟就结束了,我在这儿说一个通知,明天上午咱们学校优秀毕业生沈长安来学校做优秀毕业生回校演讲,九点半啊,都别请假。”

“哎!又是优秀毕业生,陈老师,咱们学校优秀毕业生那么多这一个个来开那不得累死啊!”

“累的又不是你!在这儿嚷什么呀!等你考到年排前二十,我搬一凳子坐这儿听你让一小时都成。那数学你再看看,怎么就比你英语成绩差那么多呢!”

“霏霏,你得这么想,万一是个帅哥呢,就当是学习之余的大饱眼福了。”

林屿心里总是觉得也许这个优秀毕业生真的和别人不一样,可她也说不清是什么,只是陷入一阵沉思..

“小屿!”楚月白大声叫着。

“啊?叫那么大声干嘛,下课了吧。”

“我叫你好多声了你都没理我,想什么呢?”

“没..”林屿总是这样,习惯性的陷入沉思,或许又不是沉思,只是突然想着什么情节,什么或许永远也不可能发生的情节。

“快点快点!林屿楚月白,你们两个女生怎么一开会就要去洗手间啊,赶紧赶紧马上就要优秀毕业生回校演讲了。”

“孟子轩,你可别想着这回能脱单啊,我可听说这次优秀毕业生是个男生。”

“林屿!就你话多!”

很快,高二四班的队伍到了阶梯教室,一个身穿白衬衫的男生站在台上,他和很多优秀毕业生不一样,他没有故意装出什么深沉,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此时此景,林屿竟感觉出一丝可爱的气息,怎么会是可爱呢。

“各位学弟学妹们好,我叫沈长安。”

沈长安?沈长安!

这个在心底里埋了太多年的名字,是我心底最深的秘密,我从未向任何人讲过有关于沈长安的故事。十二岁的某一眼,大概就促成了我对他的全部喜欢,他大概满足了我对一个男孩子的全部审美,他的优秀他的情怀他的热爱他的温柔,甚至我觉得纵使是他的骄傲,都如此理所应当。对于当时一个从来不懂爱情的小女孩儿,那感觉就像一罐蜂蜜涌向内心深处紧紧的裹住所有能感受甜蜜的角落,遇见他的时候,连拂过耳边的风都泛着甜腻腻的味道。我想不出什么形容词去形容他,就像当年的那句话无论是这世界上多么美好的形容词对于她来说都是一种亵渎,他高于任何美好,就好像这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东西都该属于他,没有谁可以从他这里抢走什么,因为他是沈长安,所以他值得这世间全部的美好与所有人的偏爱。

“林屿?你不觉得这个男生还挺好看”楚月白轻轻的问着。

“啊?” 

“我说你看!这个男生是不是还挺好看的,学霸也不是都长得一般嘛。”

“沈长安吗?”

“你居然记住他叫什么了?小屿你不会看上他了吧。”

“”哪有,我记性好,你也不看看这次谁分儿比较高。

“哼!”

沈长安的演讲似乎讲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林屿细细的端详着,就像很多年前一样,他还是那么耀眼,是太多人心里的传奇,可他总是这样,只能远远地端详无法触及,对于林屿来说,大概是她最向往却永远无法成为的模样吧。

俞九思_

故别苏杭,不谓天堂(结尾)

(作者有话说:这是刚刚更新的那篇《故别苏杭,不为天堂》的结尾,写完就已经哭的太难受了,不想别中间了,反正,开始是那个开始,结局也是注定,接受叭,读者见谅,抱歉)

明天,就是苏杭结婚的日子了。

结婚对象是家里介绍的,万千少女中最普通的一个,对于此刻也无比普通的苏杭来说,她是门当户对的。

终于,在结婚的前一夜,他还是忍不住了,十二年来他从未在踏入林添棠的生活,有关林添棠的记忆,也早就随着那个优秀的苏杭离开了。终于,苏杭输入了那个一直存于脑海却不敢输入的QQ号码,无数信息卷席而来,就像许多年前一样,置顶位置的林添棠的头像闪个不停。

7月26日

“苏杭下个月就是...

故别苏杭,不谓天堂(结尾)

(作者有话说:这是刚刚更新的那篇《故别苏杭,不为天堂》的结尾,写完就已经哭的太难受了,不想别中间了,反正,开始是那个开始,结局也是注定,接受叭,读者见谅,抱歉)

明天,就是苏杭结婚的日子了。

结婚对象是家里介绍的,万千少女中最普通的一个,对于此刻也无比普通的苏杭来说,她是门当户对的。

终于,在结婚的前一夜,他还是忍不住了,十二年来他从未在踏入林添棠的生活,有关林添棠的记忆,也早就随着那个优秀的苏杭离开了。终于,苏杭输入了那个一直存于脑海却不敢输入的QQ号码,无数信息卷席而来,就像许多年前一样,置顶位置的林添棠的头像闪个不停。

7月26日

“苏杭下个月就是我30岁生日了,你在哪,我是林添棠。”

6月21日

“苏杭你记得吗,今天是咱们小学班主任的生日。你在哪,我到处也找不到你。”

5月18日

“苏杭你在哪,生日快乐,二十九岁的你一点都不想我吗。”

4月22日

“苏杭,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是林添棠啊。”

3月25日

“苏杭,明天你最好的哥们儿程燃就要结婚了,你会回来吗?”

2月16日

“苏杭,你在哪儿啊?我好想你”

...

5月16日

“今天,我的工作室成立了,你记得吗小时候我们一起许愿,我说我当一名调香师,开一家工作室,你说你要做我第一个见证人的,我做到了,你在哪啊。苏杭,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太想你了。”

...

12月8日

“苏杭,今天我大学毕业了,我还是没有恋爱,我还是觉得你会回来,你在哪啊,我真的太想你了。”

...

6月10日

“苏杭你在哪,你不要突然消失好不好,我好害怕苏杭,苏杭你回来,你在哪。”

“我去过你家乡了,可是我找不到你,我真的问过所有人了,他们都找不到你,你去哪儿了苏杭,你在哪啊。”

“苏杭,我真的找不到你了,你出现好不好,你在哪啊。”

“苏杭!”

“苏杭!”

6月9日

“手机关机了?你别吓我啊。为什么我给你妈妈打电话都打不通,苏杭你去哪儿了啊!”

“苏杭苏杭,你别吓我,我买了去你家乡的机票,你要等我啊。”

“你怎么一直不回我消息,你怎么连程燃的消息也不回呀,你怎么啦!你不会出事了吧!苏杭!我真的生气了。”

6月8日

“苏杭,你不是说要给我送考吗?为什么我在高考考场门口找不到你,你去哪了?”

6月7日

“哼,今天早上没有看到你!每天你不来我就生气了。哼哼苏苏大坏蛋!!!”

泪水浸满了苏杭的脸,被生活紧紧压住的苏杭甚至已经很有没有肆意的哭肆意的笑过了,他好像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自由,与此同时,心头重重一击。

林添棠,林添棠。

这个名字在心里埋藏的太久了,苏杭小心翼翼的保护着它,不让任何人发现,就连自己也不敢触碰一下。

他哭着反复看着消息记录,他好像又看到了那个一蹦一跳骄傲的上台介绍自己名字的小姑娘,她的眼睛真好看,就好像装进了整个银河。

苏杭鼓起勇气,拨打了程航的语音消息,程燃秒接。

“程燃,我是苏杭。”

“苏..苏..苏杭!你大爷的!你就是个孙子!孙子!你去哪了!”

“明天我结婚,家里介绍的姑娘,地址发你了,你要是..算了。”

“苏杭你大爷的,你结婚,你让林添棠怎么办,他等了你十二年!十二年!苏杭你就是个孙子,你信不信明天我去砸场!我带着咱们小学同学初中同学高中同学一起去砸场!”

“对不起,这些年,我最对不起的就是你们了。”

“你对不起林添棠!”

“别告诉小棠..”

“我现在就买票到你城市,你给我等着!十多岁的时候我最羡慕你,现在我最看不起你!”

“我等你...你千万...千万别告诉小棠。”

苏杭挂了电话,瘫坐在地上,他好像了结的拖延多年的故事,独自承受这悲情的结局。

原来,她等了我十二年,等了我这最普通的俗人十二年。

如果她的生活中没有我,该多好啊。

林添棠你快放弃吧!为什么要等我这样一个普通的人啊。林添棠你是最美好最骄傲的啊!你值得这世界上最美好的一切啊。林添棠,对不起,林添棠。

另一边,程燃酩酊大醉,从不喝酒的他坐在摆满酒瓶的桌前。

“苏杭,你混蛋。”

“混蛋。”

“媳妇儿...媳妇儿...”程燃拨打了叶琪的电话,混混沌沌。

“怎么了老公,我选蛋糕呢,你喝酒了吗?我现在回家看你,你不是不喝酒的吗?怎么喝酒了。老公你别吓我啊,我现在就回来。”

“媳妇儿..我难受啊。”

“我现在就回来!你等我!我五分钟的路就到家!”

叶琪走向家里,林添棠打来电话。

“宝贝,今年又拜托你帮我订蛋糕不好意思啦,我真的太忙了。”

“啊呀没事儿没事儿,我一直帮你订都成。”

“你的眼光我放心哈哈哈。”

“小棠,先不聊了啊,程航喝醉了,我这到家门口了,我得先看看他怎么回事,他一直不喝酒的。我挂了啊!”

还没来得及挂,程燃就委屈的抱过来。

“老公!你不是不喝酒吗!怎么了发生什么了,你跟我说啊,别憋在心里,老公,你别吓我啊。”

“琪,你还没挂呢,我挂啦?”

“苏杭..”

林添棠太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这三个字就像陨石下落,重重的击下来。

“苏杭回来了,他..他居然..他居然跟我说,他明天结婚?家里相亲的姑娘。他回来跟我说这个?这个?”程燃满眼气愤,却又忍不住的滑落心疼。

“谁?你说什么苏杭?结婚?那小棠怎么办,小棠等了他十二年啊。”

“苏杭就他妈是个孙子,我找了这么多年,这么多年,他十年的兄弟情不顾,十年和林添棠的感情也不顾..”

程燃哭的像个孩子,十八岁以前他被苏杭像弟弟一样护着,十八岁以后他像被遗弃的孩子一样找着苏杭,现在,他居然以这样的理由出现了。

“我这辈子也不原谅苏杭!”

“老公,别喝了老公,去睡会儿,我扶你去睡会儿,不喝了啊老公,我陪你一起去,我都陪你面对好吗,老公不喝了。” 叶琪抢过酒杯,放在茶几上,猛然发现电话没有挂。

叶琪把程燃扶到屋里,听着程航醉醺醺的梦话。

“苏杭,我想你,苏杭...”

叶琪疯了似的跑回客厅,她拿起手机,轻轻的问着:“小棠,小棠?你都听见了..”

“挺好的。”

“小棠,你别难过,我明天早上就过去找你,我一会儿给你妈妈打电话啊,小棠,小棠?”

“太困了,我要睡了。”

“阿姨?阿姨睡了吗?苏杭回来了,小棠知道了,我这边实在抽不出身,程航也因为这个喝醉了,您去陪陪小棠吧。”叶琪给林添棠的妈妈打电话讲到。

林妈妈跑出卧室,顾不及穿着睡衣和拖鞋,跑下楼到403。

“小棠?小棠,我是妈妈。”

“妈..”林添棠扑在林妈妈怀里,眼泪打湿了眼前的一切。

“小棠,不哭啊,咱不等他了好吗?好吗小棠。”

“妈..苏杭回来了。他娶别人了..他真的不要我了啊。”

“妈知道,妈都知道,不哭啊小棠,妈妈在呢,妈妈永远都会陪着你的。”

“妈..我等了他十二年,十二年啊。”

“妈知道,不哭啊宝宝,明天你就三十岁了,咱们重新开始好不好,妈妈陪着你一起好不好,咱们忘记他,忘了他,小棠最乖了好不好!”

“妈,你能理解我吗,我好难过,我真的太难过了,我一直以为只要我等的够久,他就会回来的。”

“妈妈理解妈妈理解,你看这么多年妈妈不是也一直没有催促过你和别人恋爱结婚吗,妈妈也一直相信他能回来,但是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小棠要坚强要学会忘记好吗!”

“妈..29岁的结束点也太难过了吧。”

“30岁会好的,好吗,好好睡一觉,妈妈陪着你,不哭啊,妈妈一直都会陪着你的。”

不知过了多久,林添棠闭上了眼睛,沾满泪水的脸颊和几千公里外的苏杭一模一样。果然,等了十年就会重遇永远是影视剧里的情节,苏杭啊苏杭,就像破旧的钥匙永远敲不开厚厚的墙,你也不会因为我等了你12年就回来找我。我等了你12年,这12年里,我每年的生日愿望都是希望你回来,明天又到了要许愿的时候了,苏杭,以后我再也不敢许这个愿望了。

苏杭,如果下辈子我们还能遇见,你不想要我的那一天一定告诉我好吗?

苏杭,我们下辈子还是不要遇见了吧,我一定在见你第一面的时候掉头就跑。

苏杭,我是不是名字起错了,我不该叫林添棠。

苏杭,如果见证者不是你,我如今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啊。

苏杭,你真的连见我一面都不愿意了吗。

苏杭,我们是不是从一开始坐同桌就是错的。

苏杭,我们是不是不该考同一所初中啊,这样所有的记忆就可以停在小学了。

苏杭,你真的不要我了啊。

苏杭,你记得吗,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说你笑起来真好看,你说我的眼睛真好看,像装进了整个银河,可我的银河是你啊,我这三十年,就活两个字,苏杭。

苏杭,我终于不能再喜欢你了,苏杭,我终于不敢再喜欢你了。

苏杭,我再也不想喜欢你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