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文手

230浏览    11参与
明环

冬去春来,葳蕤嫩叶遮挡不住曜日辉光,复苏绿意盎然于枯枝上,雨后氤氲水雾与天光交织,微风拂过,便轻易吹散这童话结界,携卷星屑落入少年眼眸,那即是最璀璨的星河。热烈如火夺目耀眼,灿烂似骄阳明媚如初,阿芙洛狄忒偏爱过头,赐予独一无二礼物。他行走林间,阳光争先恐后从层层枝叶间钻出一睹风采,连道两旁的花朵也嫉妒心起,附和春风一起欢闹,起舞时洋洋洒洒落下暧昧颜色。

精致五官被光线勾勒,头发理顺乖巧服帖,高领毛衣覆身色调彰显温暖,手指轻巧拨弄发丝致使凌乱,低头俯身将奶油笨拙涂抹于蛋糕胚上,丝丝甜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暖色光落下将甜蜜气氛推向高潮。温暖明朗,尽显男孩本色。裹上糖浆的祝福,洒满糖粉的祈祷,歪扭错...

冬去春来,葳蕤嫩叶遮挡不住曜日辉光,复苏绿意盎然于枯枝上,雨后氤氲水雾与天光交织,微风拂过,便轻易吹散这童话结界,携卷星屑落入少年眼眸,那即是最璀璨的星河。热烈如火夺目耀眼,灿烂似骄阳明媚如初,阿芙洛狄忒偏爱过头,赐予独一无二礼物。他行走林间,阳光争先恐后从层层枝叶间钻出一睹风采,连道两旁的花朵也嫉妒心起,附和春风一起欢闹,起舞时洋洋洒洒落下暧昧颜色。

精致五官被光线勾勒,头发理顺乖巧服帖,高领毛衣覆身色调彰显温暖,手指轻巧拨弄发丝致使凌乱,低头俯身将奶油笨拙涂抹于蛋糕胚上,丝丝甜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暖色光落下将甜蜜气氛推向高潮。温暖明朗,尽显男孩本色。裹上糖浆的祝福,洒满糖粉的祈祷,歪扭错乱的奶油花是稚拙礼物,不成熟的点缀写满青涩爱意。

——那是给他精心备下的秘密惊喜。万物也匍匐而来只为添彩,誓要做到声色张扬,世间便都是向他俯首的臣民。

夜色布幔拉起,皎月和星辰拉亮世界,细雨绵绵,为美景盖上一层朦胧幕布,虚无缥缈的美感。轮廓被月光勾勒,在温柔的雨中被渲染过度,极致浪漫。风掠过衣角,拥抱少年温暖躯体,缱绻至极,应是万种风情集于一身。奉上礼物的双手紧攥纸盒,勾着蝴蝶结的手指颤抖出卖内心波澜。见他嘴角勾起微笑,是春风,是绝对温柔。蜡烛被寄托希冀,填满黑暗,反射眸中星河,一眼望去,便是浩瀚无垠宇宙,星星点点的光洒落各处,人间最狂妄的诗人也要惊叹,画家绝复刻不出的景致。

愿此间,​平安喜乐,万事顺遂,毫无蹉跎。

愿山河无恙,人间皆安

NOMO棐岩

《京都女子的爱情》

跳过神明赋予的重重角色

游离于光年之外的浩瀚星渊

那抹沉睡于冰冻镜面中的坟墓

镌刻着怎样黑暗的残酷

于不存在的历史中化身为飘荡的幽灵

那是神迹里被歌颂的静谧蓝光也无法闪耀的死寂

世上最快的治愈光速也无法追上的病朽暗角

幽暗寒冷的墨迹在宇宙墓域永恒凝固

埋葬着何止是久远之前的记忆

还有冰魄海洋遗族人鱼的珍贵泪珠

这片永夜的风雪都吹不进的片羽阿

墓碑表面回荡着无形纹路

像是哀鸣 又像是祈祷

包含着岁月永恒的 

无望的 残恋的叹息

    《慧子的诗篇》


——————


过往岁月想象中的安宁...

跳过神明赋予的重重角色

游离于光年之外的浩瀚星渊

那抹沉睡于冰冻镜面中的坟墓

镌刻着怎样黑暗的残酷

于不存在的历史中化身为飘荡的幽灵

那是神迹里被歌颂的静谧蓝光也无法闪耀的死寂

世上最快的治愈光速也无法追上的病朽暗角

幽暗寒冷的墨迹在宇宙墓域永恒凝固

埋葬着何止是久远之前的记忆

还有冰魄海洋遗族人鱼的珍贵泪珠

这片永夜的风雪都吹不进的片羽阿

墓碑表面回荡着无形纹路

像是哀鸣 又像是祈祷

包含着岁月永恒的 

无望的 残恋的叹息

    《慧子的诗篇》


——————


过往岁月想象中的安宁并没有到来

没有猛烈的狂喜也没有真正的平静

她渴望无知无觉的空间

没有喜悦没有悲伤没有时间没有束缚

灵魂不用飘荡 无需面对选择和背负

她将以往的梦想粉碎

她亲手将自己埋葬

刹那即永恒的真理

即使化身为石刻的墓碑

亦是她自身的选择

因为醒着确实太苦

无悲无喜无欲无求的沉睡

好过在时空的深渊中无尽翻滚

如果有人渴望永恒的平静

请不要打破那面宁静的湖水

     《慧子的诗篇》


————————


居酒屋昏暗的灯光下一对男女在用餐,由于他们之间没有过多的眼神交流,看起来不像是情侣。


“慧子小姐吃得少了些,是……哪里不舒服吗?”男士颇有点绅士的关心道。


“啊,失礼了……其实是今天刷牙频率过多,牙龈有点肿痛而已……谢谢松苍先生关心,我没事的。”女士有点尴尬的红了红脸羞涩的回答。


“是我唐突了,那,我还是请问下慧子小姐刷了很多次牙是因为总是牙疼吗?”


“那个,也没有很多次,大概就是五次,这样吧。”慧子没想到看起来有点木讷的松苍先生会追问到这么细节的事,“只是,纯粹的强迫症罢了,很抱歉,让您见笑了。”


“不要紧,我也经常强迫症。”松苍看了眼对面这个浑身不自在的女人,拿起酒瓶想给自己倒酒,慧子立刻先一步替他斟满了酒杯,彼此间又是一番点头道谢。


男人思考着今天要不要开口问女人对他什么看法,但又觉得是不是太过急切了些,只好继续找话题。“刚才电影院里慧子小姐好像哭了,是不是我选的电影太过伤感了,我感到有些抱歉啊。”男人尴尬的哈哈笑了两声,挠了挠后脑勺。


“哪有……可能是眼睛进了沙子之类的吧……”慧子悄悄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脚后跟。“啊,松苍先生别误会,我看电影有时也喜欢看伤感的类型。”







门口挂的铃铛响了起来,一个喝得已是醉醺醺的中年男人晃了进来,他的领带早已歪歪扭扭的解开,挂在肩膀一侧即将要掉下来,西服也皱巴巴的,白色衬衣被肥胖的腹部脂肪撑开,脸色通红,倒三角肿胀的眼泡几乎快要覆盖住发红的眼珠。


他经过慧子的身旁碰到了桌上的酒杯,“啊……”慧子吓得几乎弹跳起来,堪堪接住即将碎裂的杯子,还是被洒了半边衬衣袖子。



“没事吧?”松苍爬起来伸手替慧子挡住了胖男人几乎靠上来的肚皮。


“抱歉抱歉!”胖男人酒气熏熏的道歉后离开了。



“要不我送慧子小姐回家吧。”松苍看了眼慧子湿了的衣袖说到,此刻女人正有点懊恼的用手帕擦试着沾满清酒的袖口,脸上还留着惊吓到的苍白。


“也好,那劳烦您了……”慧子将擦过的手帕用随身的小洗漱折叠夹装好,又拿出另一块手帕仔细将湿掉的地方裹起来,然后两人一番致谢后拿起随身物品和外套起身离去。


“天有点冷了,慧子还是将外套穿好吧。”松苍看见慧子第二块手帕的花纹有点眼熟,但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也许是在札幌旅行的时候见过吧,北方的很多纪念品风格都是那类的。


“谢谢……我自己来吧。”慧子谢绝了男人想替她拿包的好意,也没留意到男人已经将称谓改了口,省略了生疏的意味。




京都深夜的街道已经透出几分秋天独有的韵味,朦胧展开的街灯,混合着居酒屋热闹的说话声,温度刚刚好,思念和窘迫并存,哀伤和喜悦并行。


隔了半条街还能听到有喝得正酣的人在歌唱,也有人在哭丧着脸诉说着生活的压力,经济的窘迫,职场的艰辛,情感的痛楚,健康的忧虑……居酒屋是中年人士最后的自留地吧,每个男女都在这样的深夜食堂里,寻找着散落在人生半途中迷茫的灵魂意义。


然而,命运之所以迷人,可能就是因为一切都不可控,也不可知吧。



而对这一切都置若罔闻的女人正用左手反复拧着右手的袖口,一直在心里想着,刚才应该去下洗手间清洗下衣服。虽然会冷,但也好过现在这一身酒气,活脱脱像个银座妈妈桑的气息。


尽管世人都知道银座公关的职业女性们根本不会一身酒气,因为她们会比白领看起来更像白领。几步路的功夫慧子的思绪就已经飘到很远的地方去了。



“那个……慧子你还好吧?是不是会冷?”松苍果然是个如表面一样看起来会关心人的绅士,“要不然我们拦计程车吧?”



慧子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我没事,就是袖子有点别扭,没多远,还是不要拦车了,太奢侈了。


“哎,真抱歉……给您添麻烦了……” 太舍得花钱了吧,慧子心里想。


男人也不好再说什么。

NOMO棐岩

《非平行时空的地球文明故事》

在那个类地球文明有着1600万年以上的纪元,各种形态类人群体和母文明遗留的人类共生。


他们一般都是很时尚艺术家,在美学和艺术品味都是全星体的顶尖意识流群体,高雅而又活跃的能量频率。所以大部分人都很愿意和他们进行意识探讨和能量交互。除了我,无论在哪个光域哪个文明,我都习惯独来独往,不想和别的场域产生非必要接触。


全星体一个整体,在我们庆祝类地星上最盛大的节日那天,城市的共享空间里,日落大道的两边,挤满了人群,他们在等待着全星体最为华丽盛大的,由全息光幕拟真特效带来的宇宙星河焰火表演。


模拟远古文明真实焰火表演的形式,意味着向最原始的母文明致敬。这是当时全星体流行极盛的复古思...


在那个类地球文明有着1600万年以上的纪元,各种形态类人群体和母文明遗留的人类共生。


他们一般都是很时尚艺术家,在美学和艺术品味都是全星体的顶尖意识流群体,高雅而又活跃的能量频率。所以大部分人都很愿意和他们进行意识探讨和能量交互。除了我,无论在哪个光域哪个文明,我都习惯独来独往,不想和别的场域产生非必要接触。


全星体一个整体,在我们庆祝类地星上最盛大的节日那天,城市的共享空间里,日落大道的两边,挤满了人群,他们在等待着全星体最为华丽盛大的,由全息光幕拟真特效带来的宇宙星河焰火表演。


模拟远古文明真实焰火表演的形式,意味着向最原始的母文明致敬。这是当时全星体流行极盛的复古思潮,人们一直缅怀而思念着久远的过往文明。而那个文明,却早已人类后裔们踏上漫无边际黑暗寒冷的星际流浪途中,遗忘了她最初的模样。


“离开了太阳系的人类已经不是人类了,就像是踏上陆地的鱼也不再是鱼一样。”


巨大的热气球结合城市地下的引擎,将弧形地面展开拉伸上扬。星体负责公共文化的部门可能想以这种表演形式,展现每个生命每个灵体都可以享受全知视角的基本权益,这种精神和思维意识,是真正自由意志的形而上的体现。


人类,终究是不愿被束缚的智慧生命,是远古神族遗留的孩子。所以,为了自由和生存,我们必须竭尽全力的拼出一条生命之路,哪怕代价是无比巨大的,无比悲痛的,也不后悔。




在全星欢腾的节日,只有我一个人悲伤,望着眼前这瑰丽绚烂的盛世文化和科技都达到了空有的超前水平,没有星内战争但有星外的,敌人仍在黑暗中窥视,我们不能懈怠。



这说不清道不明的悲伤困扰我很久,我想来想去,可能是因为还是没能救到最开始被边境巡逻队开枪打死的那个男人,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后,其实我只是好奇,想看看他面具下的那张脸到底长什么模样。


后来有一天,长老忽然跟我的场域连接跟我说道: “你必须回去,去到久远时空之外的母文明。”


我很疑惑,但也没多说什么,我知道这些老东西的把戏,问再多也没有意义。他说在这里那个世界已经不存在了,但是在那里她还存在,你要回去完成那个任务,否则我们这个世界就不存在了。


————————


长老看着一声不吭的我,问我可明白这件事的重要,他说:“你也是最初纪元就存在的记忆体了,我们这个文明经过了多远的黑暗宇宙寻觅才走到这里,你比大部分记忆体都清楚。现在你还有什么疑问么?”


我看了眼脑海中的长老的连接影像,我知道我存储器在运作的思维他都一清二楚,这样问就是让我自己去重视这件事。“没有什么其他疑问,只是我在这里,还有个人没找到,我试了很多次,但是都失败了……”


“你去那里找,你要找的答案在那里会得到解答。但保险起见,为了不损失你的记忆体本体,会将你的大部分储存器压缩冻结,留出一点空间给你用,但也足够了。你在那边不会待很长时间,只是你到了那会失去这边所有的记忆,并且还有一点无法兼容的现象,但我们会帮助你的,也会给你最高权限,只是那时的你可能对此一无所知。不过……”


长老的全息影停滞了一会儿,看起来像是卡住了,但我知道肯定还有别的什么我不知道的事。级别太低的我无法感应出究竟是什么。


像我这种城市“刺客”的类人,其实没有什么重要的任务要做,大部分时间都在思考和提升灵力,说白了就是混日子。在这个文明是不需要工作和赚钱的因为不存在经济体制,大部分记忆体都是遵循自己开心和想做的感兴趣的事物探寻存在。更多的都是致力于宇宙文明的延续和开发而最终目标,而我大部分时间都在捕捉梦境。



而那些我的日常工作内容,捕捉的梦境都不是自己的,究竟是谁的,哪里来的梦域空间,我也不清楚,可能是星体最高层的机密,我只是个底层的普通记忆体,对于上级的命令只能完成。


闲暇时间我都在城市角落到处乱逛,尽管我都知道下一分钟会发生什么事。但仍旧在自己运维器里去思考宇宙本身的一些事,和一直困扰我的问题——那个死了的男人是不是真的死了?


因为当时卫队立刻将他的储存器外壳拖走了。我总是隐约觉得,有一件很重要的事与他有关。但每次我重启梦域这一片的时候,我始终没有成功救下过他一次。



直到这一天长老找到我,我才将这事和我即将开始的新任务关联起来。但我这思维运作的时候,长老其实也是知道的,因为他的级别比我高很多。


“那里,是不是特别原始的社会系统?”我谨慎的开口问道,担心长老不会回答我的问题。


“是的,你想到的都是对的,但是更多的事,还是要你到时候过去了才知道。一开始不会那么难,时间到了才会开启,尽管你失去全部记忆,但作为最先母文明的遗留后裔一族,你本身的宇宙魂灵天赋就很高,不用太担心。”

长老倒是一股脑都说了出来,这点让我有点愣住了。


“那我要带什么设备和载体吗?”一向随遇而安的我还是想想关键的细节吧。




————————


长老的虚像回道:“不需要,你就带你自己意识体过去即可。这边所有事我们已经给你安排好了,那边也是。”



我心里又是一惊,感觉有种又要被坑的感觉,真他妈黑啊,我心里想着,尽量克制自己不去想关于长老和顶层意识体们都是在骗人这样的思维,不然长老肯定又会露出那种颜神看我了。



“好的,我明白了……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任务失败了完不成怎么办?”我还想再垂死挣扎下。



“不可能,以你所有的运维器搜集的数据光能计算的结果,你觉得我们这个文明在母文明那里,还有什么事是做不到的吗?”长老又用那种我极为熟悉的眼神看了看我,淡淡的冷静而又掌控着一切的意味,这是我最讨厌的感觉。


“放心去吧,你只要记得,这件事很重要即可,你也不想看见我们这个世界堙灭,对吧?相信你自己,相信你自己的天赋能量会带给你指引。” 长老说完最后一句就断开了连接,剩我一人在空旷的私域里发呆。



越来越无力了,我这样想着,意识里又浮现出那个男人倒下的身影,以及他的躯壳被卫队拖走的样子……


NOMO棐岩

《机械师和木偶人的对话》

《机械师和木偶人的对话》


1.


“从哪里开始呢?”


“随便。”


“你似乎有点不高兴?”


“没有。”


“你最近怎么样?”


“还行。”


…………


“你还追寻终极智慧吗?”


“没有了。”


“那你现在生活有什么改变吗?”


“没有。”


“还坚持梦想和自由吗?”


“没有。”


“你还追逐梦境里的那个人吗?”


“没有了。”


…………


“为什么?那之前一直想查询的答案呢?”


“也没有了,因为——没有答案,也不存在意义。”


“你似乎对这世界很不满。”


“没有,因为对我没有意...


《机械师和木偶人的对话》



1.



“从哪里开始呢?”


“随便。”


“你似乎有点不高兴?”


“没有。”


“你最近怎么样?”


“还行。”


…………


“你还追寻终极智慧吗?”


“没有了。”


“那你现在生活有什么改变吗?”


“没有。”


“还坚持梦想和自由吗?”


“没有。”


“你还追逐梦境里的那个人吗?”


“没有了。”


…………



“为什么?那之前一直想查询的答案呢?”


“也没有了,因为——没有答案,也不存在意义。”


“你似乎对这世界很不满。”


“没有,因为对我没有意义。”



“生活中有什么高兴或难过的事吗?”


“没有。”


“你想跟我聊点什么吗?”


“没有——因为没有意义。”


…………



“那我来说点什么吧,我爱一个女人,爱了她很久很久。久到已经分不清经历了多少个日夜、月、年、光年……可是她却已经死了,已经死了很多很多年。”



“为什么,会有人爱一个死去的人很多年?”


“可能我还幻想或许有一天她会活过来吧……”


“不会的,死掉的人不会再活过来。”


“可我没有办法停止我对她的爱。”


“所以,你就复制了我,做她的替代品吗?”


“也不能说是替代品,因为她已经不存在了,你就是唯一。”




2.


“所以我的任何反应,也在你预料之内了。”


“不能这样归类,有时候看你突破了规则,我反倒有点欣慰。”


“也是,如果是我,我也会这么认为,因为有趣。”





“你能不总是单曲循环一首歌吗?”


“你给我植入的程序里,就有这样的属性,我也没办法。”


“你还会跟我说话吗?”


“不会了。”


“就这样,一直用数据才愿意跟我交流?”


“为什么你要把我造得跟你如此相似?从骨骼,到灵魂,仅是性别不同。”


“是你跟她相似,而她是我的爱人,跟我很像。”


“那还是个替代品。我没见过她,不知道她什么样子。我有点羡慕她,因为她死了。”


“你不是,你有你自己的思想意识,你有你的独立人格。死亡不会带给你解脱。”


“所以我放弃挣扎了,自己造出控制系统,想开就开,想关就关。”


…………


“你的每次进化,我都为你感到欣喜。即使最后,你没有走向我,你也是我最骄傲的作品。”


“即使我处处都让你失望,你也一样?”


“你不会让我失望的,永远不会。”


“可我对自己失望。”


“说明你又进化了,是好事,只是你并不再感到快乐。”


“是的,我不快乐。但也不错,不是么?”


…………


“那,这次调试就到这里?”


“好。”



《生而为饭,不要虐待我看这么个奇妙东西》

犯罪剧·理论(1)

初夏。

就在这炙热却又饱含美好的7月12日,忠向露告白了。

那时的露19岁,正值人生中最美好的年纪,每天都穿着一身洗的有些旧了的秋香色连衣裙,上面印着一朵百合花,纯洁而高雅。

露一向是对憨厚老实学习成绩也好的忠抱有好感的,欣然答应了这个请求。

他们很快从朋友的关系变成了情侣在傍晚,周围的人总能见到他们手拉着手漫步在老旧的公园里散步,你一言我一语的闹着,笑着。

五年之后,他们成为了夫妻,在充满着油腻味道的饭店上一个简陋的台子,许下了对彼此的诺言。

两人的学历并不算高,家境也并不怎么样,无奈之下,只得匆匆找了个包吃包住的酒店工作,一个当厨子,一个做前台,彼此也好相互照应。他们就在这简陋...

初夏。

就在这炙热却又饱含美好的7月12日,忠向露告白了。

那时的露19岁,正值人生中最美好的年纪,每天都穿着一身洗的有些旧了的秋香色连衣裙,上面印着一朵百合花,纯洁而高雅。

露一向是对憨厚老实学习成绩也好的忠抱有好感的,欣然答应了这个请求。

他们很快从朋友的关系变成了情侣在傍晚,周围的人总能见到他们手拉着手漫步在老旧的公园里散步,你一言我一语的闹着,笑着。

五年之后,他们成为了夫妻,在充满着油腻味道的饭店上一个简陋的台子,许下了对彼此的诺言。

两人的学历并不算高,家境也并不怎么样,无奈之下,只得匆匆找了个包吃包住的酒店工作,一个当厨子,一个做前台,彼此也好相互照应。他们就在这简陋的环境中工作了五年。

五年之后,露的身材逐渐发福,面容也不如以前好看了,忠更是来了一个大变样,面容丑陋的脸就连露都怎么对他抱有好感了。

就在两人有了一定的存款,能真正在这社会上站住稳脚跟的时候,忠突然说:

      

          “我们一起来录电影吧”


就是这句话

导致了

两人最终走上毁灭的结局。




tbc.


云倦。
喜欢写点烂俗的故事,笔名云倦。...

喜欢写点烂俗的故事,笔名云倦。

一起努力鸭。

喜欢写点烂俗的故事,笔名云倦。

一起努力鸭。

霖安

《无人时分》

无人时分,

我们沿着海岸线漫步,

一深一浅,在微凉的晨曦里。

潮水漫过膝盖,流动的情绪似要溢出。


折叠起一座城市,

在凹凸不平的伤痕中,

寻觅余生的沉浮。


日出是一轮画盘,

在赤裸的灵魂上浸染怅惘和迷茫。

被风吹起的白衬衫下,

露出金色的肌肤。


海鸟扑棱的羽翅下,寒冽的风声里回溯。

再别雨季,

发胀的眼眶里,

泡着朝朝暮暮。


无人时分,

我不愿挽着清晨走向寂静深处。

荆棘丛中一抹黑,作我归宿。 


无人时分,

我们沿着海岸线漫步,

一深一浅,在微凉的晨曦里。

潮水漫过膝盖,流动的情绪似要溢出。


折叠起一座城市,

在凹凸不平的伤痕中,

寻觅余生的沉浮。


日出是一轮画盘,

在赤裸的灵魂上浸染怅惘和迷茫。

被风吹起的白衬衫下,

露出金色的肌肤。


海鸟扑棱的羽翅下,寒冽的风声里回溯。

再别雨季,

发胀的眼眶里,

泡着朝朝暮暮。


无人时分,

我不愿挽着清晨走向寂静深处。

荆棘丛中一抹黑,作我归宿。 


霖安

《五百英里路》

美国的火车总是行驶得缓慢,老态龙钟地穿行在金穗麦地间,掩过半人高的玉米地,逐渐变成一个点,消融在苍茫的乡愁里。太阳圆鼓鼓的,孤独地挂在空中,像一条凝固盘踞的金蛇,不时蜕落下季节的外皮。午后吹起了和煦的风,透着大地成熟的气息,熏染着停留在车窗前一双双凝滞的炽热视线,那些明亮的眼睛像闯入白夜的月亮般,极其脆弱地忽闪着,企图掩饰漆黑深处的不安与焦躁。车厢里的座椅埋着柔软的老皮革,很有往昔的实感,仿佛那些遥远的岁月霎时间被赋予了形状,以至于一伸手就能触碰到。美国没有高铁,而这没有什么奇怪的,只因那蛮横的铁路没能绕开屹立的时间。在一成不变的南方,一切都如出一辙地衰老,滞留在岁月兜兜转转的圈子里,再也没能...

美国的火车总是行驶得缓慢,老态龙钟地穿行在金穗麦地间,掩过半人高的玉米地,逐渐变成一个点,消融在苍茫的乡愁里。太阳圆鼓鼓的,孤独地挂在空中,像一条凝固盘踞的金蛇,不时蜕落下季节的外皮。午后吹起了和煦的风,透着大地成熟的气息,熏染着停留在车窗前一双双凝滞的炽热视线,那些明亮的眼睛像闯入白夜的月亮般,极其脆弱地忽闪着,企图掩饰漆黑深处的不安与焦躁。车厢里的座椅埋着柔软的老皮革,很有往昔的实感,仿佛那些遥远的岁月霎时间被赋予了形状,以至于一伸手就能触碰到。美国没有高铁,而这没有什么奇怪的,只因那蛮横的铁路没能绕开屹立的时间。在一成不变的南方,一切都如出一辙地衰老,滞留在岁月兜兜转转的圈子里,再也没能离开历史重叠的轨迹。年少的时候随父母生活在北方,自然也不解乡村音乐的风情。穿梭在都市的精钢水泥森林中,旋风般迷失在那单纯上耳的旋律里,却没有心思去揣摩简单歌词背后的故事。但这份无处安放的陌生,伴随着耳机里格格不入的音乐,却在缓慢前行的火车上,找到了来自南方的归宿:人生仿佛是一张白纸,却在瞬息间被缜密的情怀所填满得不留缝隙,折叠进了土地的回忆里,变成厚实尘土的一部分。然后,经过悄悄的四季,终于在某个灵魂出走的深夜,绽放出沉眠已久的野性来,这才算彻底地认清了自我。这个国家有太多不完美,过多的赞美及虚无的自由,在泪水泡胀大的盛名之中,枯萎地悄无声息却耐人寻味。无人之地,荒原以南,只要闭上眼就能看见那些游荡着的,被现实放逐的灵魂,在千回百转的轨道间沿迹徘徊,激碰出迸裂的理想火花。他们高声呼喊着令人熟悉又陌生的姓名,一声声如惊雷般投掷进清冽的夜塘,炸出噩梦与惊悸,还有那个模糊的夏日:美国的火车似乎永远都不会老去,它一直与未来背道而驰,再也无暇回顾当年的人与事。发酵煮沸的黑咖啡升起弥漫的水雾,朦胧了馥郁成熟的光线,将整个车厢笼罩在金色的蒸汽牢笼里。再也没有鸟鸣与微风,连白昼与黑夜的界限都消亡了,只剩时间敛过树叶的沙沙声。而我早已离家太远,又何止区区五百英里。


霖安

《山水李白》

夏末的峨眉有了清幽的寒凉,如伊始轮回的潮涨潮落,侵蚀了心房,留下独一无二的痕迹。...


夏末的峨眉有了清幽的寒凉,如伊始轮回的潮涨潮落,侵蚀了心房,留下独一无二的痕迹。

                                                            ——题记


温庭筠在《菩萨蛮》里写道: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峨眉,蛾眉,二者是有着斩不断理还乱的情愫交织缠绵其中。我自认为峨眉是个孤傲不羁,绝世而独立的俏女郎。


世人说她是个不经世事的少女,因为她掉起泪来就是一场梨花带雨,攥紧了你的心。但也说她是个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因为她知道要如何挑眉,就能掀起林海间一片此起彼伏的喧嚣,无限风情。


于是千年之前,曾有一人披衣戴蓑,挂一只沉淀了世间陈杂五味的酒壶,晃晃悠悠,行走在茫茫尘世间。浩瀚千载浮云过,听闻西蜀有仙山。


所以他来了,来得那么洒脱坦然,行走在崇山峻岭间,一醉方休尚不够,誓抱明月与长终。


那时的他多年轻,风华正茂,胸怀大志,放眼朝野。无形中,拂面的山风作了李白唯一的证人。后来他故地重游,夜宿于某处林涧,后来被雨淋醒——清冽,幽邃的秋雨,无形的寒气透过衣衫,冷到骨子里。扑簌纷飞的红叶扫过他的衣袖,遗落的霜雪化成了刺骨的寒水,缓慢地渗进衣帛。


他红了眼,吟着诗,有太多他人无法读懂的情愫掺杂其中,直道“云拥半岭雪,花吐一溪烟。”


纵使这世间的大象万千欺骗了他,峨眉的山水从不会骗他,峨眉的风依旧铭记他当年立下的誓言——难以想象,那般轻灵,那般柔弱的如柳山风,竟被凡人的情愫所打动,甘心背负起那不可思量的沉重誓言,在百转千回的历史长河中,不甘寂寞地等,等到他两鬓双白,官场失利;却也终于守到他名言天下,鼎立诗坛。


峨眉山的风,有情有义,一点不是一个弱女子。她把过往的兴盛荣衰,红尘的儿女情怀,所有的爱与恨,聚与散,纷纷掂量在心,细数回忆泛白的发丝,在亢长的流年里把过往沉淀,发酵。她如此悉心地酿好这杯陈年的酒,再等千年后的我们对着明月将其一饮而尽,了却千古愁结,换得今世欢喜。


登崖而望,是飞溯的激湍,从望不见源头的彼之一岸来,在千古诗篇的抑扬顿挫中,沧海一粟的世井凡尘中,逐渐隐没在遮天蔽日的林谷间,消逝了踪迹。以最美的姿态来,却也只留下一个仓促离去的背影。唯有山水风韵,才可长存,才最长情。


鹤音清绝,山玉潋影,正是李白如诗般的流放生涯。


只愿,枉辞人间千里雪,长作峨眉谪仙人。



霖安

《匆匆迟暮》

陌生的雨仿佛一阵倒立的海,将远山的白桦与橡木林翻转过来,浇透了模糊的黛影。海底深处,匍匐着饱满而湿沥的鹅黄,是昨夜初绽的野薇被风凌虐在脱漆的窗沿。噼里啪啦的清幽雨点,摩碾出几捻凋零花蕊的冷香。年少时的寂寞,在忽梦忽醒间,唏嘘如少女的倩影般。在散漫的迷蒙中,缠绵的雾气凝聚成白皙的脚踝,赤脚穿梭于漫长的蹊径间。日记本里的乌托邦幻想,妄想从贫瘠的大海深处,打捞起冻结的花季,还有失事的船骸。港口的灯塔永远亮着昏黄的桔灯,铺成夕阳的万千鱼鳞,飘荡在一望无垠的漆黑之上,隐秘地流动着,随着漂浮的记忆垃圾一起,淌向未知的苦涩陆地。在一处不属于任何人的房子里,所有的家具都蒙上了一层尘作的白纱,空气中弥漫着朽木诡...

陌生的雨仿佛一阵倒立的海,将远山的白桦与橡木林翻转过来,浇透了模糊的黛影。海底深处,匍匐着饱满而湿沥的鹅黄,是昨夜初绽的野薇被风凌虐在脱漆的窗沿。噼里啪啦的清幽雨点,摩碾出几捻凋零花蕊的冷香。年少时的寂寞,在忽梦忽醒间,唏嘘如少女的倩影般。在散漫的迷蒙中,缠绵的雾气凝聚成白皙的脚踝,赤脚穿梭于漫长的蹊径间。日记本里的乌托邦幻想,妄想从贫瘠的大海深处,打捞起冻结的花季,还有失事的船骸。港口的灯塔永远亮着昏黄的桔灯,铺成夕阳的万千鱼鳞,飘荡在一望无垠的漆黑之上,隐秘地流动着,随着漂浮的记忆垃圾一起,淌向未知的苦涩陆地。在一处不属于任何人的房子里,所有的家具都蒙上了一层尘作的白纱,空气中弥漫着朽木诡异的郁香,倾泻而出的苦涩带着滚烫,仿佛刚煮好的热咖啡的尖叫。墙上的钟摆四下晃悠着,将时间凝固成结满白霜的糖块,在最安静的冬阳里融化成透明的忧伤。如同泉涌的旋沫般,不深不浅地溢满了所有角落,掀起了那些浮沉其中的灰暗秘密。没有人知道,究竟是什么时候,这个世界最后一缕过季的风,造访了这段疯狂荒谬的臆想。每当昼夜交替之时,走音的旧钢琴便会发出扭曲而模糊的呜咽,无不哭诉着长眠的欢愉,以及冰冷变质的,败落的天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