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l

69.5万浏览    30740参与
暗夜可摘星

祝愿

随手搞点亚托克斯水仙短文。暗裔亚托×飞升者亚托,就捏了个穿越时空与自己对话。是同合集那个《我当如此》脑洞的扩写延伸。

——————————————————

与虚空的战争异常艰难,飞升武后瑟塔卡陨落更使恕瑞玛的军队士气低迷。为了稳定军心,前线总指挥部决定使用那个窥视未来的秘术,以期对战局走向获得更多的了解和把控。这秘术据记载是通过穿梭时空与未来的自己对话以获知信息的,施法条件复杂对穿梭者的身体与精神条件要求极高,且:命运渺茫不可测,谁能有十足把握未来的自己仍忠诚于恕瑞玛,或是知晓了未来的自己会不会心生杂念动摇了信仰呢?

指挥部经过一番讨论终于达成一致,由亚托克斯将军实施这个窥探...

随手搞点亚托克斯水仙短文。暗裔亚托×飞升者亚托,就捏了个穿越时空与自己对话。是同合集那个《我当如此》脑洞的扩写延伸。

——————————————————

与虚空的战争异常艰难,飞升武后瑟塔卡陨落更使恕瑞玛的军队士气低迷。为了稳定军心,前线总指挥部决定使用那个窥视未来的秘术,以期对战局走向获得更多的了解和把控。这秘术据记载是通过穿梭时空与未来的自己对话以获知信息的,施法条件复杂对穿梭者的身体与精神条件要求极高,且:命运渺茫不可测,谁能有十足把握未来的自己仍忠诚于恕瑞玛,或是知晓了未来的自己会不会心生杂念动摇了信仰呢?

指挥部经过一番讨论终于达成一致,由亚托克斯将军实施这个窥探未来的秘术。亚托克斯实力超群领兵有方,在飞升者中也极有威信,且作为三军主帅本就是恕瑞玛大军的信念所在。不论是他本人还是诸飞升者都相信,不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亚托克斯对于恕瑞玛的忠诚信仰、对于战友的仁爱和面对战争的勇气都如太阳般亘古不变。

经过复杂的仪式和诸多叮嘱,穿过一道窄窄的裂隙,飞升者的将军终于踏足了未来的泥土,但不知道是未来多少年的。

在林中,飞升者亚托探查着周围环境,一片密林,有血腥味。按理说法术应当会传送到未来的自己附近,飞升者心想。忽听远处一声惨呼,皮肉割裂声,随后寂静无声。向着声音来源进发,飞升者越来越有种不祥的预感……终于,在一片林间空地上,他与抬眼的怪物对视。血红色的躯体由扭曲的肌肉拼凑、变形的残骨啮合而成,手持诡异的巨剑,口中喷吐着腐败腥臭之气,只是……这血红双眼中依稀有着与自己相仿的灵魂。刚刚的惨呼来应该源于他手下的那摊烂肉。飞升者被眼前这似己又非己的生物震惊了

对方似乎也同样被震惊与疑惑所摄,一时痴痴地凝视着飞升者与他双翼飘散的点点星光。

飞升者正要开口,对方忽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嗯?又是什么幻像,你是来嘲笑我的吗?”声音嘶哑又疯狂。

“Aatrox?”身披霞光的战士轻声问。

见对方闻声一愣,飞升者确定了这就是他要找的人,但是疑云密布心中。本着较少影响未来的原则,还是先压下满腔的疑问开口说:

“我不是嘲笑你的。说来可能难以置信,但你还记得吗,很多年前你曾为了与虚空的战争走势而窥探未来——我正是来自过去的你自己。不过我不确定自那时过了多久,你还记得吗,亚托克斯?”

蹲踞于地的血色恶魔顺着他的话语思索回忆着,听到他再次唤其名,身躯一震,摇着头用胸腔共鸣的嘶哑声音说:“我不是亚托克斯。”深藏于可怖外表下的悲哀使那低沉嗓音微微发颤,“我只是,一只吞噬毁灭的野兽罢了。请回吧,将军。”说罢站了起来

飞升者本与那恶魔默默对视着,见红色的恶魔提剑转身欲走,抬手拦住对方“我想知道。”

“哈哈哈哈哈哈知道什么?你我都明白时间与世界的规律,很多东西开口也是枉然”血色的恶魔凑近,将骨甲构成的冰冷手指搭于飞升者闪烁着神圣光辉的唇上。

“不过我可以说说你想知道的。”

血色恶魔戏谑地开口:

“我知道,你不管在这里听到什么,都打定主意回去宣布与虚空的作战会取得胜利,就算我告诉你我们败了”听到败字飞升者的眉头微皱“哈哈哈哈哈哈对吧?你就是这么打算的”暗裔狂笑着,又瞬间收敛笑意面色严肃:“但我还是要告诉你,我们赢了。”

“而你,”血色的恶魔逼近他,头甲的角几乎要戳上飞升者的脸,“也在那场大战中活了下来。”

“我不在乎那个。”飞升者摇头,“恕瑞玛还好吗?太阳圆盘王室百姓还有我们的兄弟姐妹,都还好吗?”

亚托克斯一时之间哽住了。黄沙塞满了他的胸腔以至于声带的每一下振动都痛彻灵魂:

                          “都 好”。

飞升者笑了,像黎明时分的漫天晨曦。

暗裔突然激动了起来,气急败坏地骤然逼近,几乎脸贴着脸鼻子碰鼻子急切地问:“看清楚我现在的样子了吗?如果,我说如果,如果你去打这场仗代价是变成这么一个丑陋的东西,你愿意去赢吗?”

飞升者笑容如故:“你不是已经知道我的回答了吗?”两颗瞳仁如夜幕镶嵌其中,闪着星辉点点也映着暗裔猩红的身影。

“从不丑陋,不论是现在的我还是未来的你,为百姓拔剑的战士永远美胜星辰。”

暗裔似乎被这话语击中一般,松开了揪着他衣襟的手,默默矗立,忽然再次贴近飞升者的面颊。但这次从恶魔的嘴间迸出的不是质问,而是一个吻。这飞升者的将军被唐突举动弄得措手不及局促了起来,血腥的喘息充满唇齿间。脱离凡性的飞升者不擅接吻,就算是和自己。

一吻结束。

“那么,将军,祝您武运昌隆。”

血色的恶魔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其实还有一个祝愿”。

暗裔贴近他的耳边:“我祝你战死,亚托克斯。——死在与虚空的战争中!”


折枉

【你会一次又一次的被打碎,直到被世界粘合成镜子里那个金克斯的模样。】


【你会一次又一次的被打碎,直到被世界粘合成镜子里那个金克斯的模样。】



尔安敢起舞?

英雄联盟人物志:特别篇 无鞘之剑 永恩&亚索

若无人御之,刀剑何为?教会剑客如何杀人很简单。真正的挑战是不杀的教诲。

弟弟初学剑术的时候,我看到他第一次摸起剑就能让手中的兵器生龙活虎。有人曾在正堂里听到窃窃私语,将他与老一辈剑术大师相提并论。但随着亚索一天天长大,技艺一天天精湛,他的自我也在膨胀。他心浮气躁、夸夸其谈,毫不顾忌大师们的训诫,根本不懂何为耐性。

我担心弟弟误入歧途,但我并不打算警告他,而是希望唤起他的荣誉感。我给了他一枚枫树种子,这是道场里关于谦卑的至高训诫……是亚索似乎遗忘了的东西。种子只是种子,但只要经过时间的孕育,其内部蕴藏的美就会为人所知。

亚索收下了我的礼物,第二天他就叩拜素马长老为师。我相信他一定能够学会忍...

若无人御之,刀剑何为?教会剑客如何杀人很简单。真正的挑战是不杀的教诲。

弟弟初学剑术的时候,我看到他第一次摸起剑就能让手中的兵器生龙活虎。有人曾在正堂里听到窃窃私语,将他与老一辈剑术大师相提并论。但随着亚索一天天长大,技艺一天天精湛,他的自我也在膨胀。他心浮气躁、夸夸其谈,毫不顾忌大师们的训诫,根本不懂何为耐性。

我担心弟弟误入歧途,但我并不打算警告他,而是希望唤起他的荣誉感。我给了他一枚枫树种子,这是道场里关于谦卑的至高训诫……是亚索似乎遗忘了的东西。种子只是种子,但只要经过时间的孕育,其内部蕴藏的美就会为人所知。

亚索收下了我的礼物,第二天他就叩拜素马长老为师。我相信他一定能够学会忍耐和武德,从而成为一名真正的剑客。

而我错了。

今天,显而易见,亚索杀害了他发誓要保护的人。他背叛了国家、朋友,也背叛了自己。若不是我,不知道他是否还会堕入这条黑暗之路。

但我的职责不是质疑。我必须承担自己的使命。

明天天一亮,我就要出发捉拿一柄无鞘之剑:我的弟弟,亚索。


秦玉卿

重温了官方小说的《第一盾阵》

盖伦的人格魅力在官方小说里再次被无限放大了

重温了官方小说的《第一盾阵》

盖伦的人格魅力在官方小说里再次被无限放大了

Zfrik

感觉。很像观音菩萨 但是我不管了🥲

感觉。很像观音菩萨 但是我不管了🥲

叫我团子就好啦

“师父!?门外还有守卫……”


参考图p2(๑•́ ₃ •̀๑)

“师父!?门外还有守卫……”







参考图p2(๑•́ ₃ •̀๑)

一个银河住户
谢谢你,醒图的局部调整

谢谢你,醒图的局部调整

谢谢你,醒图的局部调整

春风野马

卡莎把小酒馆的灯光晃成一杯香港,她说挤满梦想和热爱的窄巷,在练舞的间隙被匆忙咬上唇印的鸡蛋仔包装纸,与舞伴翘课去喝的兰芳园丝袜奶茶,一遍遍重返初吻现场的电车,以及舞室墙角夹杂错别字的席慕蓉情诗。粤语醉得不深,情调不浅,是梅雨季节抽不完的闷烟。她说,我喜欢吃车仔面时掉在你脚边的那支筷子,喜欢你怎么也不会念的入声,喜欢你教我抽的万宝路,喜欢和你喝过的生力啤酒。我爱你,伊芙琳,我爱你。

伊芙琳看着她,仿佛看一部她永远看不懂也不敢看懂的港片。她说,我做不了你的香港。

可是我爱你。卡莎突然哭了,吻像爱一样断了线。但你做不了我的香港啊。


卡莎把小酒馆的灯光晃成一杯香港,她说挤满梦想和热爱的窄巷,在练舞的间隙被匆忙咬上唇印的鸡蛋仔包装纸,与舞伴翘课去喝的兰芳园丝袜奶茶,一遍遍重返初吻现场的电车,以及舞室墙角夹杂错别字的席慕蓉情诗。粤语醉得不深,情调不浅,是梅雨季节抽不完的闷烟。她说,我喜欢吃车仔面时掉在你脚边的那支筷子,喜欢你怎么也不会念的入声,喜欢你教我抽的万宝路,喜欢和你喝过的生力啤酒。我爱你,伊芙琳,我爱你。

伊芙琳看着她,仿佛看一部她永远看不懂也不敢看懂的港片。她说,我做不了你的香港。

可是我爱你。卡莎突然哭了,吻像爱一样断了线。但你做不了我的香港啊。


安小乖little
就最近没啥时间细化,速涂一张的...

就最近没啥时间细化,速涂一张的gala,加油创造更多的五杀吧。

就最近没啥时间细化,速涂一张的gala,加油创造更多的五杀吧。

蓄电池

不能只有我一個人覺得這張牌貓貓嘴吧()

不能只有我一個人覺得這張牌貓貓嘴吧()

葳蕤开败

和喜欢的人搭戏怎么就这么难-17

劫刀


娱乐圈设定


ooc·有 私设·有 小学生文笔·有


泰隆与其他两个好兄弟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他是被迫学会这一身打架的本事的。亚索出身剑道世家,自幼就开始舞刀弄剑,劫也是从小学了武术方面的特长,他的父母离异后天各一方,没有人管他,给他养成了桀骜不驯的性子,就靠着他学的那些拳脚功夫到处找人打架,也算是练出来的。


只有泰隆,他是个孤儿,那种小地方的孤儿院不仅基础设施不好,里面的孩子也大多是十分叛逆乖张的,动不动就会动手欺负更加弱小的孩子,而孤儿院的管理人员没有人会管这些,毕竟上面拨下来的款都是......

劫刀


娱乐圈设定


ooc·有 私设·有 小学生文笔·有







泰隆与其他两个好兄弟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他是被迫学会这一身打架的本事的。亚索出身剑道世家,自幼就开始舞刀弄剑,劫也是从小学了武术方面的特长,他的父母离异后天各一方,没有人管他,给他养成了桀骜不驯的性子,就靠着他学的那些拳脚功夫到处找人打架,也算是练出来的。


只有泰隆,他是个孤儿,那种小地方的孤儿院不仅基础设施不好,里面的孩子也大多是十分叛逆乖张的,动不动就会动手欺负更加弱小的孩子,而孤儿院的管理人员没有人会管这些,毕竟上面拨下来的款都是一样的,少个孩子还能多收入一份钱。


泰隆并不是劫那样主动的性格,早年间他没有能与大孩子抗衡的能力,几乎都是东躲西藏地过日子,但麻烦总会自己找上门,他不得不面对这些。


所以他们能成就今天这样的实力,亚索靠的是家里一脉相承的武学技巧,劫靠的是自己寻衅滋事的能力,只有泰隆是被迫成长起来的。


如果他不够努力,他就活不到现在。


艾瑞莉娅无从得知这些,但她也有些动摇。她的成长环境十分优渥,家里会帮她安排好一切,她根本想象不到被迫成长的痛苦和需要付出的努力。


不过她还是想坚持自己的看法,毕竟从小到大很少有人反驳她,她也一直都很优秀。眼前这个人虽然没有嚣张的气焰,但总感觉在气势上始终压着她一截。


可能这就是阅历上的差异带来的气质上的不同,泰隆所经历的狂风暴雨不是温室里的玫瑰能理解的,哪怕玫瑰带着刺,也很努力地成长。


“可是,你是武打演员,但并不是所有演员都要走上这条路的。”这个时候,她的声音里的气势已经弱了很多。


泰隆神色还是一如既往,回忆过去的那段时间并没有给他带来痛苦,因为自我保护的本能已经让他在幼时那段时间里麻痹了自己,现在回忆起来只剩下了麻木。


“这和想成为什么演员无关,我只是告诉你,足够努力是可以做到更好的。你觉得不行,可能是你对自己的起点或者努力程度存在误解。”泰隆很坦然,也没有继续追着艾瑞莉娅不放,说到这里便没有再去反驳她,而是再次重申了一下自己的观点以示结束:“题目问该不该,我觉得不该,因为只要努力你就可以做到更好。但如果是能不能,我觉得能。”


泰隆的话让艾瑞莉娅沉默,她其实深知努力的意义,因为她也是一个勤奋刻苦的人,与大多数其他养尊处优的名门贵女们不同,她从不会自视甚高。


而过去家里人带她出席慈善晚宴的时候她也多少了解一点,她需要稍微努力一点就能得到的东西,别人可能努力一辈子都换不来。


这也是泰隆话里“家庭出身的差异”,她总是以为自己虽然生活优渥,但也能体会那些穷苦人家的心酸与不易,她也一直积极地去参加各种慈善活动,希望自己能出一份力。就像这次辩论,她作为一个公认的实力派演员,站在了流量演员的角度帮他们辩白“使用替身是无可厚非的”这样的话题。


她觉得她很会换位思考。


可今天泰隆简单的几句话,却让她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她过去那些所谓的善意,不过都是以一种高高在上的俯瞰角度来自我感动罢了,她从来没有真正地了解过她所帮助的那些人。


正如她不知道怎么会有人单纯因为努力就可以做到许多在她看来甚至是“危险”的行为。


想到这里,艾瑞莉娅颇带打量意味地看了泰隆一眼,随后郑重地朝他点头示意,再向主持人迦娜说了一句“我没有话说了”便坐下了。


泰隆不知道她内心世界的此起彼伏,只是既然艾瑞莉娅不再反驳,他也终于不用再说什么了。


坐下时,李青还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说得好啊,不过你还能说动艾瑞莉娅,这位大小姐平时固执得很,做事也很有主见,我很少见到有人能说服她的。”


李青的话泰隆不置可否,不过目前也算是他的“胜利”了,他转头看了一眼台下那个把自己的脸遮地密不透风的人,对方回以一个赞许的抬头。


这算是他们之间相识这么久以来的默契,他从不在劫面前输给别人,反之亦然。


劫是知道泰隆小时候的事的,他们彼此之间熟得连亚索以前尿过几次床都一清二楚。


他在听泰隆反驳艾瑞莉娅的时候就知道了泰隆所指的是什么,同样是原生家庭不好并且一直从小打到大,至少劫是一直握着主动权的,而泰隆则只是为了自保,但他所付出的努力不仅仅是艾瑞莉娅,有很多就连劫也是很难想象的。


亚索的剑术不用说,他也是不断磨炼自己小时候学的特长从而找到了一套自己的打法,但泰隆没有任何武术流派的学习,他的老师就是他挨过的那些打。


有那么一瞬间,劫突然不是很想泰隆赢了,好像在这个话题里,如果他输了,他就可以不用那样被迫努力成长。


但结果显而易见,艾瑞莉娅是领悟能力很高的人,她理解了泰隆的话,她被他说服了。


不过这场劫所关注的胜负并没有掀起什么波澜,后续大家还是继续围绕着替身的问题讲着自己的见闻与经历。


整个辩论的后续环节,泰隆都没有再开过口,连带着劫都有些打瞌睡,他无聊打开手机翻了翻,结果就看到了一条显示来自附近的微博。


『@卑微打工人:卧槽,奇怪的磕点又出现了!我某综艺节目组的老打工人了,今天在台下当编导助理的时候突然又嗑到了某实力派女演员和最近一个复出演员的CP,这里就不细说了,大家等正片出来就知道了!』


可能因为这个账号被证实的确是在节目现场打工的,而且发过很多次真实的小道消息,所以关注的人很多,底下评论也多。


『虽然但是,这个姐姐的嗑点一直都很奇怪,建议大家别认真。』


『确实,这可是连娑娜和崔斯特都能嗑的人,我到现在都没想明白这两个人有什么好嗑的』


『所以这说的到底是谁啊,好好奇!』


『不用管是谁,别期待就行』


『说起来这个姐姐是《大乱斗》节目组打工的吧,没记错的话,那她说的岂不是现场嘉宾』


『哪一期啊,我已经分不清了』


『肯定不是在播的就是了,她在现场的,应该是现拍的新一期』


『这不等于没说吗』


劫翻了一会评论之后就开始不着痕迹地观察周围的一圈工作人员,评论里有提到“姐姐”,说明这是个女生,而且是助理,应该不是最前排的那几个,手上拿着手机的……


找到了。


劫当然没想对这人做什么,只是单纯地有些不爽罢了,找出来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这里造谣。

尔安敢起舞?

英雄联盟人物志:特别篇 斩断 永恩

那个孩子死命飞奔,恐惧在追赶他。

在月牙的银色微光下,黑暗吞没了他周围的一切,只有最微弱的星光给雾蒙蒙的黑夜投下一层银灰色。树影飞速掠过。孩子手里的灯笼跳动摇曳,随时可能熄灭。但他害怕的并不是黑暗。

而是黑暗中尾随他的东西。

孩子最初感觉到它,是一股夏夜中的唐突凉气,一阵缓缓爬上来的夺心恐慌。这种感觉可能只是入夜以后的正常现象,如果换做其他时候,他一定会咒骂自己想象力太丰富。他已经十三岁了,这么大的孩子不应该再害怕飞窜的黑影和无害的灵魂。

不过这个灵魂睁开了一双发蓝光的眼睛,直接看进他的灵魂。这道黑影轻声说出了他的名字。

小孩子斗胆向后瞄了一眼,看它有没有继续跟随,结果撞到了什么东西...

那个孩子死命飞奔,恐惧在追赶他。

在月牙的银色微光下,黑暗吞没了他周围的一切,只有最微弱的星光给雾蒙蒙的黑夜投下一层银灰色。树影飞速掠过。孩子手里的灯笼跳动摇曳,随时可能熄灭。但他害怕的并不是黑暗。

而是黑暗中尾随他的东西。

孩子最初感觉到它,是一股夏夜中的唐突凉气,一阵缓缓爬上来的夺心恐慌。这种感觉可能只是入夜以后的正常现象,如果换做其他时候,他一定会咒骂自己想象力太丰富。他已经十三岁了,这么大的孩子不应该再害怕飞窜的黑影和无害的灵魂。

不过这个灵魂睁开了一双发蓝光的眼睛,直接看进他的灵魂。这道黑影轻声说出了他的名字。

小孩子斗胆向后瞄了一眼,看它有没有继续跟随,结果撞到了什么东西。他躺倒在地,喘不过气来,灯笼掉到他身边,微弱的灯光剧烈跳动。惊讶和疼痛很快都变成了恐惧,他见到那个人影飘到自己上方。

一个瘦高、轻盈的人影,赤裸上身,对这寒冷的夜不为所动。从腰迹往下,一件宽松、破损的罩袍正在风中拍打。一条精致的绳带系在他腰间,上面挂着可怕的石膏面孔。他双臂都缠着绷带,双手中各握着一把刀剑——其中一把的精钢映着月光,另一把则泛着凶恶的红色。

但最让这个孩子惊呆的是这个人的脸。

那双冰冷的蓝眼睛躲在一副残酷的面具下,而他的面具和他手上的刀剑一样散发着怪异的红色。面具牢牢附在那个人的脸上,几乎遮挡住了他紧锁的眉头。

“别,别过来!”男孩沙哑地说。

“你要害怕的不是我,”那个人开口说道,他的声音低沉清淡,眼神看着男孩身后的某个地方。

男孩目光疑惑,他顺着那个人的目光看过去。看到的东西让他慌乱地爬了起来。

一个模糊的形体悬浮在迷雾中。如果不是这个陌生人提醒他,男孩可能根本不会注意到。迷雾扭曲着变成一双瞪大的眼睛和狭长的瞳孔,随后巨大的身体凭空出现挤走了雾气,留下黑暗阴晦的空间。男孩仔细看去,雾气之中还有别的东西在发光,像是……牙齿?

他从未见过任何类似的东西,但却有种熟悉的感觉,就像是他认识它。它吸引着他,让他止不住向前走。他试探着迈出了一步。

冰冷的感觉刺穿他的胸膛。

男孩低下头,看到闪亮的红色刀尖穿胸而出。他脑海一片混乱,呼吸的节律惊慌失措,等待着疼痛与鲜血。然而并没有等来。相反,一种奇怪的麻木感扩散到他全身。他听到那个人在身后呢喃,然后他们面前的空中出现了一道奇怪的符印,似乎有一支无形的笔在空中书写。一个词,还是一个名字?那个男孩不认识。

“什,什么——”

那个人没有理睬男孩。“我的刀看到了你的真名,亚扎卡纳。”

那个男孩感受到刀剑从自己胸膛中抽出,然后他跪倒在地,挣扎的呼吸。他连忙用双手捂住胸膛,但没有伤口也没有疤痕。更奇怪的是,男孩觉得自己变轻松了,似乎有某种负担从身上剥离。他抬起头,看到一堵巨齿獠牙组成的壁障。

那个怪物向前猛冲。

钢铁碰撞的铿锵声响起。戴面具的陌生人挡在他前面,双剑抵挡住了怪物巨大而惨白的长牙。不——站在那的不是那个人,而是他鬼魅的灵魂。男孩回头看去,那个人依然站在刚才的地方,双眼紧闭,就像在冥想。冷气钻进了他的骨缝,男孩的脊梁发出一阵颤抖,怪物和陌生人之间的每一下争斗,都让他觉得自己的灵魂在动摇、倾覆,他们的存在本身就让他感受到一种力量。男孩只得惊讶地看下去。

他是什么?

剑客的灵魂击退了怪物,然后散成了几缕烟雾,飘过男孩,回到身体中。凶狠的怪物发出狂怒的吼叫。男孩仔细看去,他看清了怪物的其他身体部分——蓬乱的毛发、利爪、巨大的身躯——但当他想要看清整体的时候,却又看不清刚才的细节。

你敢夺走属于我的东西?一个不可思议的刺耳声音回荡在男孩的脑海中,刺破他耳畔的怪物乱吼。这孩子已经是我的了。

男孩的心中一阵寒意。它能说话?

“这个领域中没有属于你的东西。”那个人的声音依然平静。“畏惧吧,塔亚恩•寇敖!”

虽然这些话在男孩听来毫无意义,但蕴含的气势却让他汗毛竖立。而寥寥几字对那个怪兽的作用更为明显,它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扭动着的肌肉纤维包裹住惨白的牙齿和利爪。四只猩红的眼睛在可怕的脸上透出狠毒的目光,灰色毛发的庞大身躯闪烁着化为实体,缥缈的鬼火变成血肉和骨骼。

“我已唤出你的真名,”带着破碎面具的人说道,“你已暴露无遗。”

一声肆无忌惮的嚎叫震颤大地。那个人转换姿态,身体低伏,双剑紧握。

“灭散吧。”

怪物发起冲锋,但那位剑客向前突刺的速度太快,男孩几乎看不清他。双剑划破了月光,一道是银色的闪钢,一道是血色的轨迹。怪物的身体飞溅出恶水,随后倒在地上。

“沉睡吧,亚扎卡纳。已经把你从血肉之躯剥离了。”那个人向前一大步,两把剑同时刺入怪物的身体。它发出咆哮然后渐渐没了声音。

男孩看着它的身躯消散成为飘浮的雾气,怪异的面孔歪曲着做出不同的表情,随后缩小、固化,变成了近似人类的脸,最后成为了……一副面具。他恍然大悟。虽然这幅面孔有四只眼睛,而且表情扭曲夸张,但看上去却与他自己的面孔相似得可怕。

一阵颤抖,面具飘到了那个人的手中。他娴熟地收剑入鞘,把那副面具系在腰间,和其他面具串在一起。然后转身打算离开。

“你是什么人?”男孩问道。

“曾经,我能回答。但现在……”陌生人停顿了一下。他用钢铁般的凝视盯着男孩。

男孩又吃吃地问道,“那个东西难道是……我?”

“只是一个朽败的噩梦,以你的悲伤为食。但你已经不再受到它的挟制了”

男孩咬了咬嘴唇,“是我的错。我软弱,笨拙。父亲说的没错。”

那个人一声不响地转身走来,男孩习惯性地向后退。但陌生人的表情似乎有了一丝温柔。

“我们所爱之人,话语伤我们最深。”那个人从腰间抽出那副面具仔细端详,“绝望吞噬了我们自己的声音,假借理性之名,谎称是我们的真心。但这一切都只代表一个扭曲的自我。”

他把面具举到男孩面前。它看上去尺寸不大,质地脆弱……上面没有尖牙。

“刺破它的假象,找到真正的你。”那个人的脸上拂过微笑的迹象,“你不会有事的,安杜。”

说完,那个陌生人转身离开,将男孩独自留在黑暗的树林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