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v

17013浏览    4328参与
烨凌

LVSS合集目录

PS:LVSS合集目录随着更文而持续更新。

每个标题都是一个超链接,若点击它,可以直接跳转到各自的【前言】。

祝每位读者食用愉快!比心❤️❤️❤️


LVSS最想要的  1到8

LVSS彼岸花的凄美爱情 9到19

LVSS天使♡恶魔 20到31

LVSS这一年 32到33

LVSS越过谎言去爱你 34到41

LVSS罗密欧♣朱丽叶 42到58

LVSS冬天里盛开的白玫瑰 59到66

LVSS心中的珍宝 67到90

LVSS驯服 91到101

LVSS的魅力之所在 ...

PS:LVSS合集目录随着更文而持续更新。

每个标题都是一个超链接,若点击它,可以直接跳转到各自的【前言】。

祝每位读者食用愉快!比心❤️❤️❤️


LVSS最想要的  1到8

LVSS彼岸花的凄美爱情 9到19

LVSS天使♡恶魔 20到31

LVSS这一年 32到33

LVSS越过谎言去爱你 34到41

LVSS罗密欧♣朱丽叶 42到58

LVSS冬天里盛开的白玫瑰 59到66

LVSS心中的珍宝 67到90

LVSS驯服 91到101

LVSS的魅力之所在 102

LVSS提琴♬华尔兹 103

LVSS三剂魔药 104到110

LVSS满天星的苦涩爱情 111到119

LVSS扑朔迷离的真相 120到124,127(未完结,目前卡文中)

LVSS他是谁 125

LVSS沉沦 126

LVSS在乎 128

三明食探
what?这简直是麻辣烫届的LV!用卤汁煮的麻辣烫你见过吗
what?这简直是麻辣烫届的LV!用卤汁煮的麻辣烫你见过吗
梁三金怎么又饿了
99开lv盲盒??一个字绝!
99开lv盲盒??一个字绝!
烨凌

LVSS在乎【前言+正文+完结感言】

【前言】

贞洁这种鬼东西,

从来都不会在乎!


【正文】

经过西弗勒斯·斯内普的暗中帮助,哈利·波特成功地打败了伏地魔……

在齐聚一堂的霍格沃茨礼堂,笑得一脸僵硬的哈利·波特麻木地与各个巫师握手——忍受着他们对第二代黑魔王失败的喜悦!忍受着他们失去亲人朋友的痛苦!忍受着魔法部官员的油嘴滑舌!

在场的所有人仿佛心知肚明——从此以后,被巫师界捧起的救世主,更加备受关注……

战争结束后,巫师界的一切都面临重组……被魔法部推向高潮的事件是清除食死徒的余孽!

西弗勒斯·斯内普——第二代黑魔王的首席魔药大师!第二代黑魔王...

【前言】

贞洁这种鬼东西,

从来都不会在乎!


【正文】

经过西弗勒斯·斯内普的暗中帮助,哈利·波特成功地打败了伏地魔……

在齐聚一堂的霍格沃茨礼堂,笑得一脸僵硬的哈利·波特麻木地与各个巫师握手——忍受着他们对第二代黑魔王失败的喜悦!忍受着他们失去亲人朋友的痛苦!忍受着魔法部官员的油嘴滑舌!

在场的所有人仿佛心知肚明——从此以后,被巫师界捧起的救世主,更加备受关注……

战争结束后,巫师界的一切都面临重组……被魔法部推向高潮的事件是清除食死徒的余孽!

西弗勒斯·斯内普——第二代黑魔王的首席魔药大师!第二代黑魔王的亲信!在第二代黑魔王的黑暗统治时期担任了霍格沃茨校长!曾在霍格沃茨的天文塔亲手杀死了阿不思·邓布利多!

拥有多重身份的西弗勒斯·斯内普被推向了审判庭!

在西弗勒斯·斯内普出现的一瞬间,哈利·波特尖叫道,“教授!你居然还活着?”察觉到自己失态后,立刻为西弗勒斯·斯内普辩护,“你们不能判决斯内普教授!西弗勒斯·斯内普教授是阿不思·邓布利多的人!”

目前担任魔法部部长的金斯莱·沙克尔冷漠地看着哈利·波特,“救世主,你有证据证明他的清白吗?即使你有,也是被他施加了夺魂咒!毕竟在场的人都知道——西弗勒斯·斯内普是个斯莱特林!西弗勒斯·斯内普是个食死徒!西弗勒斯·斯内普在黑魔法方面的造诣只逊于第二代黑魔王!西弗勒斯·斯内普是个亲手杀死阿不思·邓布利多的杀人犯!”

哈利·波特脱口而出道,“邓布利多教授的死是邓布利多教授特意安排的!”

金斯莱·沙克尔打断道,“瞧瞧你说的什么傻话!莫非你想和西弗勒斯·斯内普一起蹲阿兹卡班?莫非救世主想放弃大好前程?莫非救世主是个同情心泛滥之徒?”

听到一声声质问,西弗勒斯·斯内普最后看了一眼莉莉·伊万斯的孩子——哈利·波特,随后把目光转向金斯莱·沙克尔,不卑不亢道,“我认罪!无论是什么罪,我都认!”

一言既出,四周皆静!

没有人再为西弗勒斯·斯内普求情,即使是救世主,最终选择了自己的前程,而不是一个食死徒……

长达50年的恐怖统治,令这群压抑许久的狮子,急需寻找一个宣泄口,而西弗勒斯·斯内普恰恰满足所有条件……

阴暗潮湿的地牢是西弗勒斯·斯内普的住所……

长满倒刺的刑具是西弗勒斯·斯内普的伴侣……

涓涓细流的折磨是西弗勒斯·斯内普的生活……

一个在黑白两道都不讨喜的最伟大的双面间谍……

一个拥有魅惑身姿且能发出断续呻吟的无底洞……

一个能承载各种东西且仿佛永远玩不坏的器物……

由反抗到适应……

由适应到麻木……

这是一场无尽头的凌虐……

这是场肆无忌惮的宣泄……

黑曜石不再绽放光芒……

也无人救他脱离苦海……

真的没人救最伟大的双面间谍吗?

真的没人救西弗勒斯·斯内普吗?

答案是有的……

前来搭救西弗勒斯·斯内普的,居然是已判为死亡的第二代黑魔王——伏地魔!

眼前身穿华贵巫师袍的帅气巫师与多年前想要永生追随的身影几乎重叠,被疼痛折磨得几乎失去思考的西弗勒斯·斯内普不由得苦笑——我好像已经死了……没想到我死后……见到的第一个人居然是第二代黑魔王……破烂不堪的喉咙发出嘶哑的哀鸣,“主人……”

“主人?”伏地魔咀嚼了一遍这个词汇,“你还有脸唤我主人?我最忠诚的密探先生……”

西弗勒斯·斯内普迷茫地看着伏地魔——他说了什么?为何我听不懂由熟悉的单词组成的句子?看来我只能听懂零星词汇了……眼皮好沉……好重……

伏地魔心痛地把已陷入昏迷的西弗勒斯·斯内普拦腰抱起,仅用一掌就能将其腰肢盈盈一握——太瘦了……基本上全是骨头……当初考虑到可能用纳吉尼杀他,就亲自给他灌下蛇毒解药,原本以为可以保护他,谁知道——傻瓜,为什么都这么大了,还学不会保护自己呢?斯莱特林的小蛇崇尚明哲保身!他却把自己次次步入险地……

伏地魔把西弗勒斯·斯内普带到了黑魔王庄园……

豪华的庄园还是昔日盛景,但怀中的人却像个破碎娃娃……

浴室的温度逐渐升高,待水温合适,伏地魔小心翼翼地把西弗勒斯·斯内普抱进浴池……感受到水的洗礼,西弗勒斯·斯内普下意识地弹跳,但他早已无力移动分毫……

是不小心弄疼西弗勒斯·斯内普了吗?

是不小心触碰其伤口吗?

满目疮痍的残躯如同一张被渲染的破布……

琳琅满目的刑具如同被用于渲染的笔墨……

错综复杂的痕迹如同渲染完成后的画卷……

文豪笔墨!

书写风情!

他们怎么敢如此?

他们有什么资格?

他们以什么立场?

他们竟将其打破?

愤怒至极的伏地魔没有控制好手中的力度,随着一声若有似无的“啊……”,一眼望见其眼角的红润……

伏地魔刚想用舌头舔䑛,却见到其眼中的恐惧和认命……

恐惧——把自己水泄不通地包裹在一身黑袍中的魔药大师居然会恐惧?

认命——当年为了一个泥巴种竟敢向黑魔王大人求情的他居然会认命?

他的骄傲呢?

阿兹卡班的酷刑教会了西弗勒斯·斯内普低下高傲的头颅……

他的自尊呢?

阿兹卡班的禽兽把西弗勒斯·斯内普的尊严碾压到泥土……

原来——一个人——真的可以被打破……

幼时的家庭暴力和学生时代的校园暴力使西弗勒斯·斯内普的体质处于脆弱状态……

战争时期,经过世界上最伟大的黑白巫师的压榨,西弗勒斯·斯内普几乎没有休息时间,仿佛一直处于连轴转的状态……

阿兹卡班的牢狱生涯使西弗勒斯·斯内普的身体更加羸弱……

原来——西弗勒斯·斯内普并不是一个铁打的人……

昏昏沉沉几天了?

若不是由伏地魔按时喂下营养剂,若不是伏地魔想方设法地救他,西弗勒斯·斯内普早就投向梅林的怀抱……

月光升起,灯光温馨,逐渐恢复状态的西弗勒斯·斯内普一眼瞥见床畔的伏地魔,想不明白其为什么照料自己的西弗勒斯·斯内普,第一次在战后审视自己的价值——黑魔王的魔药水平并不低,如今的他还需要自己给他制作魔药吗?若不需要,自己活在这世上,仅存的价值只有那个了吧?虽然早已不是第一次,但希望他不要嫌弃……

察觉到床上的人想要移动身体,刚想上前搭把手的伏地魔被眼前的景象震惊!

西弗勒斯·斯内普艰难地跪趴在伏地魔面前,略微弯曲的腰肢向下凹陷,使其与床单紧密接触,发软的双腿尽可能地向外扩张,高高抬起的臀部像菜肴一样摆在伏地魔面前,供其品尝……

意识到伏地魔无动于衷后,西弗勒斯·斯内普勾起一抹自嘲——深有严重洁癖的黑魔王果然嫌弃了……为了让其满意,看来要进行下一步了……

手伤未好全的西弗勒斯·斯内普努力向后伸,却被伏地魔一把抓住,冰冷的声音使西弗勒斯·斯内普如坠冰窖,“你有没有意识到你到底在做什么?嗯?”

不顾眼角因疼痛而滴落下来的泪花,西弗勒斯·斯内普恭敬地回答了伏地魔的问题,“我很清楚。主人,我会先把自己开拓好的,再由您尽情享用!若您想亲自开拓,将是我的荣幸!”

伏地魔气得加大了手中的力道,“混蛋!你的手是用来制作魔药的,不是用来做这个的!”

西弗勒斯·斯内普吃痛得想把手抽回,却担心自己将承担更大的怒火!

斯莱特林永远圆滑世故!

作为霍格沃茨的地窖蛇王,西弗勒斯·斯内普自然清楚如何才能把对自己的伤害降到最低,可惜——那群打着正义旗号的伪君子——那群仿佛永远喂不饱的正义之士——最想见到的是西弗勒斯·斯内普的千疮百孔——最想听到的是西弗勒斯·斯内普的泣声抽噎……

因此,为了使自己少受点苦,西弗勒斯·斯内普不得不学会了生存之道……

不敢挪动的西弗勒斯·斯内普,顽强地使自己保持着这个动作,直到伏地魔留意到手腕被捏得青紫才松开,“真是该死!”

该死的阿不思·邓布利多!

该死的凤凰社!

该死的格兰芬多!

可——西弗勒斯·斯内普认为——该死的是他自己!

自从第二代黑魔王已死的消息公之于众,伏地魔再次经历了树倒猢狲散,因此这次复活,伏地魔没有召集任何一个食死徒……

黑魔王庄园的保护屏障在凤凰社面前坚如磐石……

发生在阿兹卡班内部的一举一动不被外界知晓……

所以——除了西弗勒斯·斯内普外,没有一个人知晓伏地魔再次复活的消息……

除了打探必要的情报外,伏地魔几乎每时每刻守在西弗勒斯·斯内普的床边……

此举在西弗勒斯·斯内普眼中无疑是监视,或许他想让我暂时休养身体,或许他在考虑如何把玩这具几乎废掉的残躯……

即使伏地魔悉心照料,除了回答问题外,西弗勒斯·斯内普始终像个木偶一样,任由伏地魔摆布——温柔是暂时的,也许再也看不到第二天升起的太阳,也许能把自己从阿兹卡班捞出的黑魔王在考虑如何把我推向更残酷的深渊……

某天,伏地魔一手扶着西弗勒斯·斯内普的身体,一手抬高西弗勒斯·斯内普的下巴,直到四目相对,才轻启唇瓣,“西弗勒斯,我打算再次发动战争!”

战争?一心想要统治巫师界的第二代黑魔王怎会甘于平凡?所以巫师界又将生灵涂炭?不过这些人的死活和我有什么关系?曾经的我为了守护他们,每天在钢丝上起舞,如今再无守护之人,只因对莉莉·伊万斯的亏欠,已在上次战争中还清了……

许久,西弗勒斯·斯内普吐出一词,“Good(好)!”

仅仅一个词汇,就使伏地魔开心——原来西弗勒斯·斯内普是伏地魔快乐的源泉!

伏地魔好奇地询问道,“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发动战争吗?”

如一潭死水的声音从西弗勒斯·斯内普的嘴中吐出,“不询问任何问题,无条件服从指令,才是生存之道!”

被强制压下的怒火,欲从血眸中喷出,双手的力道差点失控——黑魔王大人最宠爱的人竟然这么卑微如尘埃……

其实伏地魔发动战争的原因很简单——只因已恢复容貌的伏地魔,自然而然地恢复了理智——只因此时的伏地魔不再是个杀人如麻的疯子,而是一个敢为一人得罪天下人的情痴……

难得享受和平的巫师界再次迎来血雨腥风……

看到被包围的巫师拥有地狱之眼,倒吸冷气的声音此起彼伏……

被世人称为救世主的哈利·波特不得不首当其冲,“你是谁?你与伏地魔是什么关系?”

伏地魔发出了桀桀的冷笑,“我最亲爱的宿敌,你连我都不认识了?我是曾追杀你多次的伏地魔本人啊!”

胆小如鼠之辈直接吓得瘫倒在地,口齿不清道,“神……神秘人……”

当年的决战对于哈利·波特来说犹如昨天,脱口而出道,“不可能!你不是死了吗?”

伏地魔投出了爆炸性信息,“是的,我在1998年就死了,但你是我在无意中制作的魂器,只有魂器被彻底毁灭,主魂才无复活的可能!所以,只要你活着我就可以复活,只因你是我的魂器……”

几乎在瞬间,把正义挂在嘴边的勇士看向哈利·波特的目光就变了,不仅悄悄地使哈利·波特深陷在包围中,还对其举起了手中的魔杖!

伏地魔漠不关己地对哈利·波特使用了阿瓦达索命咒,“格兰芬多的友谊真是坚不可摧!黑魔王大人此次发动战争,只为我深爱的人而战!黑魔王大人一人,就能抵得上千军万马!”

只为一人而战?只为一人就与天下人为敌?

是谁能得此殊荣?在茫茫人海中,谁是伏地魔深爱的人?

忽然一抹黑色出现在众人面前——黑头发黑眼睛黑袍子——来者的身份是——西弗勒斯·斯内普!

在众目睽睽之下,伏地魔把西弗勒斯·斯内普拦腰抱起……当两人成为漩涡中心后,伏地魔先把西弗勒斯·斯内普放下,再虔诚地对西弗勒斯·斯内普单膝下跪,并绅士地吻了吻西弗勒斯·斯内普的手背……“我最亲爱的西弗勒斯……我最深爱的爱人……因为爱,我不敢伤害你一根毫毛……因为爱,我为你披荆斩棘一念成魔……别怕——我不会再放开你的手……莫慌——世间无人再可伤害你!”

电光火石之间,光芒四射的魔咒乱飞,而西弗勒斯·斯内普自始至终被伏地魔小心呵护……

第二代黑魔王的怒火,无人可以承受……

当最后一个凤凰社成员倒下后,西弗勒斯·斯内普发出了凄美的笑声,原本几乎没有焦距的黑曜石在此时此刻闪烁着嗜血的光芒,“死了……死得好!”

伏地魔的双手穿过其腋下,下巴轻轻地抵在其肩膀,“所有的苦难都已过去……黑魔王大人会好好疼惜你,惯着你……西弗勒斯,你值得拥有这世间最美好的……”

再次回到黑魔王庄园的西弗勒斯·斯内普第一次没有因眼前的人是伏地魔而害怕,但他“碰!”得跪在伏地魔面前,“主人,我有事想对您坦白……”

不忍心其跪下的伏地魔想把西弗勒斯·斯内普扶起,却被西弗勒斯·斯内普悄然躲过,得知其倔强的伏地魔只能作罢,“你说……我听……”

西弗勒斯·斯内普试探着开口,“主人,自从您在1981年万圣夜对波特家族下手,我就背叛了您,投向了阿不思·邓布利多的阵营……”

没想到他一上来就承认自己是叛徒的伏地魔,平静地开口,“我知道……”

西弗勒斯·斯内普再次坦白,“自从1991年9月,自从哈利·波特入学,我暗中保护他7年,并破坏了您很多计划……”

伏地魔的声音依旧平静,“我知道……”

难道他不愤怒吗?难道他对自己这么纵容吗?西弗勒斯·斯内普仿佛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吐出完整语句,“我帮他们取得战争胜利……可是——他们——却……”

伏地魔心痛地搂了搂西弗勒斯·斯内普,使其头颅靠上自己的双膝,“我知道……我不仅知道,我还会让他们付出代价!在这世间根本没有什么感同身受!所谓的感同身受就是亲身经历!所以——黑魔王大人定让他们十倍百倍甚至千倍偿还!”

在伏地魔的双膝上蹭来蹭去的西弗勒斯·斯内普失声痛哭,“可我——已经——再也洗不干净了……”

伏地魔轻轻地用修长的手指擦拭其泪水,“你觉得黑魔王大人会在乎这个?西弗勒斯,你给我听好了——贞洁这种鬼东西,黑魔王大人从来都不会在乎!黑魔王大人在乎的,永远都是你这个人!”

没想到其如此回答的西弗勒斯·斯内普哭得更加凶猛,伏地魔轻拍其后背,“哭吧……哭出来心情可能会好受点……黑魔王大人会永远陪在你身边……”

多年后,西弗勒斯·斯内普终于长出了微乎其微的肉,但长年的虚弱体质,使西弗勒斯·斯内普依旧像棵随风就倒的草……

伏地魔不止一次地叹息——如何才能把瘦骨嶙峋的他养肥?如何投喂才能使严重营养不良的躯体恢复久违的健康?

见到伏地魔皱眉,西弗勒斯·斯内普把略有茧子的手抚上伏地魔的脸颊,手指微弯,勾勒其眉眼,“皱眉就不好看了,主人……”

伏地魔强颜欢笑,“好,我将不在你面前皱眉。想吃什么?只要你不嫌弃我的厨艺,我愿意为你做一辈子的饭……我最亲爱的西弗勒斯,若你对我不嫌弃,我想和你过一辈子……”

一辈子吗?原以为自己即将步入下一个地狱,却步入了天堂……

忽然想起自己曾经卑微地爱莉莉·伊万斯,如今的黑魔王岂不像曾经的自己?

原来——斯莱特林学院出情痴!


【完结感言】

整个巫师界,能救西弗勒斯·斯内普彻底脱离苦海的,有且仅有一人了吧?

这对于西弗勒斯·斯内普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

幸运的是——伏地魔待西弗勒斯·斯内普始终如一!

不幸的是——西弗勒斯·斯内普曾错付了自己的爱!

也许伏地魔不是不懂得爱,只是不懂得如何去表达自己对西弗勒斯·斯内普的爱……


PS:文中提到的伏地魔的复活方式是这篇文的私设。

嗨妹儿在重庆
平价的LV,超抢手的香奶奶,520来这里,简直不要太棒。
平价的LV,超抢手的香奶奶,520来这里,简直不要太棒。
桓煜·时小姐
时光它是有记忆的还记得十年前lv的巅峰之作古董包黑白
时光它是有记忆的还记得十年前lv的巅峰之作古董包黑白
哈尔滨美食记
我知道你背过LV的包包,但你一定没吃过LV的蛋糕,快来尝尝
我知道你背过LV的包包,但你一定没吃过LV的蛋糕,快来尝尝
桓煜·时小姐
当年火到不行的全球只发售了100只的超级限量款lv恐
当年火到不行的全球只发售了100只的超级限量款lv恐
Mr乔希
大家520收到礼物了吗?lv除了包包,他们公司都有什么化
大家520收到礼物了吗?lv除了包包,他们公司都有什么化
桓煜·时小姐
天啊我竟然在星巴克看到了lv的巴比龙超级限量款同款
天啊我竟然在星巴克看到了lv的巴比龙超级限量款同款
桓煜·时小姐
国内最后一只lv珍宝箱现货被我买到了好开森喜欢到质疑
国内最后一只lv珍宝箱现货被我买到了好开森喜欢到质疑
江陵

求文

蹲蹲哈养汤的文(最好是哈穿越过去收养汤)

蹲蹲哈养汤的文(最好是哈穿越过去收养汤)

骨灰玩家陈二狗
万万没想到啊,我的第一款LV竟然是个游戏!
万万没想到啊,我的第一款LV竟然是个游戏!
常州吃货小分队
串串届的LV一个签签上的肉炒鸡大!!!
串串届的LV一个签签上的肉炒鸡大!!!
크리스티안

存档顺便宣群。

触手+一点抹布,旧文。

[图片]


存档顺便宣群。

触手+一点抹布,旧文。


可萝可特母婴用品
作为三十多岁的女人,对爱马仕,LV完全没一点概念,但
作为三十多岁的女人,对爱马仕,LV完全没一点概念,但
桓煜·时小姐
受邀参加了lv巡回珠宝展全世界最大价值1·8个亿的原
受邀参加了lv巡回珠宝展全世界最大价值1·8个亿的原
Slyverus

[LVSS]Vanity 序章

“西弗勒斯,你对我绝对忠心,对吗?”


“是的,主人。”斯内普单膝跪地,他微微抬头仰望着伏地魔,眼神中带着毫不掩饰的热切与尊敬。


“I would present you with my loyalty, and all the glory belongs to you .(我将为您献上我的忠诚,所有的荣耀皆属于您。)”


——

私设是没有莉莉的死,斯内普一直忠心于伏地魔

于是少年斯追随黑魔王毁天灭地,智斗邓多多的故事就此展开(bushi...

“西弗勒斯,你对我绝对忠心,对吗?”


“是的,主人。”斯内普单膝跪地,他微微抬头仰望着伏地魔,眼神中带着毫不掩饰的热切与尊敬。


“I would present you with my loyalty, and all the glory belongs to you .(我将为您献上我的忠诚,所有的荣耀皆属于您。)”



——

私设是没有莉莉的死,斯内普一直忠心于伏地魔

于是少年斯追随黑魔王毁天灭地,智斗邓多多的故事就此展开(bushi


预设更新较慢,周期较长,不想太过ooc(我尽量

最后一句是无意间在网上看到的,做了修改


我觉得伏斯真的好好磕!!!

他俩真的好多相似之处,“黑发黑眸,嫁给麻瓜的软弱母亲,厌恶魔法的无能父亲,优秀的天赋,旺盛的野心,相同的理念”(《hp信徒》)

而且,该死的,伏地魔会飞行咒,而西弗勒斯是所有人里面除伏地魔之外第二个会飞行咒,这他令堂的是伏地魔教他的呀

西弗少年时期是狂热地追随着伏地魔的——甚至没有顾及莉莉的不满与劝阻——直到莉莉死亡


「而其实当初黑魔王一开始不打算杀死莉莉,在第一部他就说过“你母亲其实不用死的”,在第七部伏地魔去杀死婴儿哈利时,也有他多次对莉莉说“闪开”,警告了三次才动手的描述,罗琳也说过,莉莉之所以能奇迹的保护哈利,正是因为她本可以不用死。

谁能想象到那颗铁石心肠的卤蛋,居然真的有一丝丝想过不杀莉莉呢,连求他这么做的斯内普都没敢抱这种幻想,转头去求了邓布利多」


以上是我磕lvss的开端

当然,这篇文和这些都没什么关系,我只是想分享一下我磕lvss的心路历程


Vanity 虚妄,过分的骄傲

建议搭配《国境四方》食用


提前预警,lord自然不是什么好人,而本文的西弗勒斯的生命中也没有一朵百合,所以不会有什么弃暗从明的剧情(大概也许),他只是忠心地追随lord,是那个从小受到虐待,渴望力量,热爱魔药与黑魔法的西弗勒斯(参考原著老伏知道预言之前的那个西弗),介意勿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