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ady baby

18353浏览    58参与
素影攸攸

  对别人只是无表情,有礼貌?冷眼相待,而对莉佩会害羞的脸红。这种反差我好爱啊!

  P4P5  雷阿斯一听到是莉佩寄来的信,一下就激动了,真是莉佩控本人。

  对别人只是无表情,有礼貌?冷眼相待,而对莉佩会害羞的脸红。这种反差我好爱啊!

  P4P5  雷阿斯一听到是莉佩寄来的信,一下就激动了,真是莉佩控本人。

素影攸攸

 好喜欢莉佩和雷阿斯的互动啊!

  P10   男主黑发好帅啊!

 好喜欢莉佩和雷阿斯的互动啊!

  P10   男主黑发好帅啊!

离星然

  这这这...woc,woc

  《lady baby》第129话

  原凉我想歪了

  这这这...woc,woc

  《lady baby》第129话

  原凉我想歪了

漫漫来

哇哦😯~哥哥们长大了哎……

哇哦😯~哥哥们长大了哎……

翡冷翠汉化【全文看主页背景】

重生为女婴小说人工汉化完结撒花

重生为女婴小说人工汉化完结撒花

[图片]


「Lady Baby」

自己的父亲,哥哥们

还有母亲相继离世

她被留在了这个

残酷的世界里

一首歌谣

为她换取到了

重生的机会

她回到了刚刚出生的时候

看着家人们的笑容

她决定这一世

一定要守护好他们

她该如何改变那

悲惨的未来呢

重生为女婴小说人工汉化完结撒花


「Lady Baby」

自己的父亲,哥哥们

还有母亲相继离世

她被留在了这个

残酷的世界里

一首歌谣

为她换取到了

重生的机会

她回到了刚刚出生的时候

看着家人们的笑容

她决定这一世

一定要守护好他们

她该如何改变那

悲惨的未来呢

serein雨豆豆

  同框真的一张比一张美

  漫画:lady baby 宝贝小姐 👀podo漫画

  同框真的一张比一张美

  漫画:lady baby 宝贝小姐 👀podo漫画

裴兮

漫画简介:

  家人陆续的惨死让卡莉欧佩丧失生的欲望,绝望的她一心求死唱出悲伤的歌。被歌声吸引的神秘少女帮助她回到过去。年幼的卡莉欧佩看着家人们,下定决心一定要守护大家。

漫画简介:

  家人陆续的惨死让卡莉欧佩丧失生的欲望,绝望的她一心求死唱出悲伤的歌。被歌声吸引的神秘少女帮助她回到过去。年幼的卡莉欧佩看着家人们,下定决心一定要守护大家。

栀汐玥

最新话里的男女主也好配啊,他们两个真的是从小配到大啊呜呜呜呜😭😭😭

最新话里的男女主也好配啊,他们两个真的是从小配到大啊呜呜呜呜😭😭😭

年糕很粘-

lady baby【第一部完结】

lady baby 第142-145章

【第一部完结】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lady baby 第142-145章

【第一部完结】


卿鸣~

漫画小说

人工小说 7

漫画到103话 5

或者也可以提供看漫画途径 3


[图片]


人工小说 7

漫画到103话 5

或者也可以提供看漫画途径 3



没有糖分

【漫画推荐】个人向乙女漫画推荐——重生团宠类

咳咳,我最近乙女游戏更新比较少的原因,其实是因为最近一段时间都在沉迷乙女漫画来着,怎么说呢,吃多了一些比较甜甜蜜蜜的大蛋糕后,偶尔也想尝尝一些酸涩多汁的百味水果来调节下心情?基本就是这种感觉吧www

最近一段时间我几乎将各大漫画网站的会员都买了一个遍,着实是看了好多乙女漫画,所以想着趁此机会把我比较喜欢的一些漫画整理推荐一下,也算是给小伙伴们一个参考吧ww

因为数量比较多,所以大概会按照几个分类来推荐,这次就先推荐我比较喜欢的重生团宠类吧,就是那种重生后变成了可可爱爱的小包子,然后萌翻所有人,最后成功变团宠的类型,听着虽然是挺轻松小白的分类,但其实是有着不少深刻和优秀的作品,也是我个人相当...

咳咳,我最近乙女游戏更新比较少的原因,其实是因为最近一段时间都在沉迷乙女漫画来着,怎么说呢,吃多了一些比较甜甜蜜蜜的大蛋糕后,偶尔也想尝尝一些酸涩多汁的百味水果来调节下心情?基本就是这种感觉吧www

最近一段时间我几乎将各大漫画网站的会员都买了一个遍,着实是看了好多乙女漫画,所以想着趁此机会把我比较喜欢的一些漫画整理推荐一下,也算是给小伙伴们一个参考吧ww

因为数量比较多,所以大概会按照几个分类来推荐,这次就先推荐我比较喜欢的重生团宠类吧,就是那种重生后变成了可可爱爱的小包子,然后萌翻所有人,最后成功变团宠的类型,听着虽然是挺轻松小白的分类,但其实是有着不少深刻和优秀的作品,也是我个人相当喜欢的分类,所以想要推荐给大家几部我觉得非常棒的作品~

<以下观点都是我个人非常主观的推荐与看法,推荐指数基本看我心情,仅供参考ww>


一、《某天成为公主》


漫画简介:女主穿越到她看过的小说《可爱的公主殿下》,成为了其中不受父皇宠爱,并且最后被悲惨处死的大公主。为了能够活下去,还是小包子的女主就这样开始了自己的求生之路,攻略自己被称为“疯子”的暴君父皇,获得他的宠爱,了解小说中没有提及的真相,消灭那些针对她父亲的阴谋,就这样展开了她的公主人生。

推荐指数:五颗星

推荐理由:这部某天成为公主可以说是此类漫画中最有名气的一部了吧,它因为其细腻的感情描写,漂亮的画风,以及有虐有爱的故事发展,着实吸引了很多人的喜爱,可以说是此类作品中必看的佳作了。

它以一己之力造成了非常多的跟风作品,并带火了“宝石眼”这个概念,而且还是韩漫著名三大谜团:“爸爸什么时候醒?”“王后什么时候离婚”,还有“蓝毛跟绿毛到底谁是男主”其中之一,现在漫画已经过了最虐的时候,正是开追的好时机,所以还不快跟我一起入坑ww(拇指)


二、《皇帝的独生女》


漫画简介:女主穿越重生成小说中知名的疯子暴君的独生女,一上来就面临着被亲生父亲掐死的窘境,为了不被自己的父亲杀死,她只好走上了为了讨父亲欢心的艰难之旅,并最终成为了暴君父亲最为钟爱的独生女。(感觉跟某天的简介很像,但故事发展完全不同,大家可以自行尝试ww

推荐指数:四星半

推荐理由:皇帝的独生女可以说是此类团宠类型漫画的超级大前辈,也应该是连载时间最长的一部作品了?它可以说是开创了很多此类漫画的先驱与套路,算是意义非常的一部作品了,感觉后来很多相似的作品都有受到它的影响。

画风方面因为连载时间较早,所以相对来说比较清爽朴素,但是并没有过于崩坏的场面,大家可以放心观看。

剧情方面在女主处于幼年期的时候,可以说是非常经典的攻略暴君老爹的流程,剧情也非常的温馨有趣,看的人根本停不下来。但在女主变成少女之后,剧情的质量就有所下降,变成了比较玛丽苏的美丽公主人人都爱的那种剧情了,对我个人来说吸引力就少了很多~但前面的剧情是真的精彩,可以从中看出很多后来者蜂拥借鉴的痕迹,所以非常推荐大家来看~


三、Lady Baby


漫画简介:女主莉佩前世所有的家人都在阴谋中悲惨的死去,而她却什么也做不到,在她最痛苦的时刻,得到了一次重生的机会。女主重生到了自己还是婴儿的时刻,为了保护爱她的家人,查明上一世针对他们家族的阴谋,莉佩从小就开始精心策划准备,提高自己在贵族圈的地位,查明家族所面临的问题,让自己站在聚光灯下受到众人瞩目,一切都只为了阻止那场灾难的再次发生。

推荐指数:四星半

推荐理由:Lady Baby其实是我看的第一部这个类型的漫画,现在回头看看它的剧情在一堆的成为暴君公主的漫画中也显得非常的特立独行,女主为了阻止悲剧调查真相,从小就开始殚精竭虑在贵族圈中提高自己的地位与声望,并最终成为了类似于全民偶像的存在,但上一世家人们的悲惨死亡却始终压在她身上,让她无法安心。在阴谋与谜团的交错中,女主依靠着自己的聪明与魅力,寻找着那唯一的出路,就这个设定就足够吸引人的了,再加上比较出色的悬疑设计,可爱精致的画风,从各方面来说都是我很喜欢的一部作品~


四、魔女的逆袭


漫画简介:身为贵族家族次女的女主莱斯莉,她因为白色的头发被自己父母所厌弃,人生完全为自己姐姐而活,明明是家中的小姐却过得连下人都不如,一直都在父母与姐姐的打骂与虐待中度日。最后父母为了让她姐姐得到魔法的力量,竟然把她当成了祭品给献祭杀死了。

重生后的莱斯莉决定这一辈子不要再受到人渣父母的摆布,但她却只是一个无力的小孩子,为了逃离父母的身边,她决定投靠帝国力量最强大的“怪物公爵”,以自己的秘密与力量为筹码,希望对方家族可以收养自己,帮助她脱离苦海。

成功成为怪物公爵养女之后,女主却发现这是一个非常温柔的家族,他们怜爱女主过去的遭遇,将她当成了小公主般宠爱,女主就在这种突如其来的幸福生活中,展开了自己的逆袭报复之旅。

推荐指数:四星

推荐理由:这是一部前面虐后面治愈的团宠类漫画,前面真是被女主的人渣父母气得吐血,所以后面看到女主得到幸福被好好对待的时候真的特别开心,总体来说虽有有着复仇的旗号,但整体基调是治愈并且向上的,唯一的缺点就是成功报复人渣父母后,剧情整体就开始变得日常又平稳,缺少了点继续看下去的动力这样?


五、小心哥哥们


漫画简介:女主海莉七岁那年父母双亡,因为与公爵家去世的小女儿相似的外貌而被领养,成为公爵之女。养父母虽然很疼爱她,但她的三个哥哥却无法接受她这个替身妹妹,对她非常冷淡。

女主成年后,在大哥的安排下有了一门不错的婚事,她本来以为可以就此逃离公爵府的冷暴力,没想到在婚礼上重生回到了小时候。

再一次面对哥哥们的冷淡与恶作剧,海莉决定不再忍耐,她勇敢的展现出了自己的不满与愤怒,没想到却意外拉近了自己与哥哥们的距离,而且上一世的哥哥们也并不是不爱她,只是没能好好表达出来,她就这样展开了与上一世截然不同的人生轨迹……

推荐指数:四星

推荐理由:这部严格来说并不算是重生团宠类,但也不是重生复仇类,更多的是回到过去挽回遗憾,明白真相这样吧。其实前世她以为讨厌自己的人深爱着自己,自己没有主动接近的亲情其实触手可及,只要她能够表明自己的心意,积极行动起来,其实幸福就在她眼前的这么一部作品吧,感觉这部的主旨是非常的温柔治愈的,总之是非常特别的一部作品~(友情提示,炒股有风险,入股需谨慎www


六、恶魔公爵的宝贝妹妹


漫画简介:女主穿越成为了小说中最大反派的妹妹,他们所在的家族有着一套残忍的继承人淘汰制度,所有小孩从小就要面临着无处不在的暗杀与阴谋,穿越成小婴儿的女主没有任何自保能力,为了能够活下来,她就只能抱紧反派大佬的大腿,让他成为自己的监护人,保护自己长大。

推荐指数:四星半

推荐理由:这部是我非常非常喜欢的一部漫画,女主因为有着能够治愈人心的能力,所以在这个几乎是大逃杀般残酷的家族之中,从自己的哥哥开始,一点一点改变着身边之人的态度,治愈着他们在残酷规则下造成的心理创伤,成为了家族中非常特别的一个存在。这种有着治愈与救赎意味的漫画我真的很喜欢,再加上颇为虐心的剧情设定,外冷内热口不对心的傲娇哥哥,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很戳我的少女心,强烈推荐~


七、双胞胎兄妹的父皇是宠娃狂魔


漫画简介:一对17岁的龙凤胎兄妹一起穿越到了异世界,成为了帝国的一对双胞胎皇子与皇女。但是他们的母亲并不受到皇帝的宠爱,他们的父亲也从来都不来见他们,他们从小就过着被自己亲身母亲大骂虐待的生活,在他们的母亲因为意外去世后,双胞胎兄妹被接回了他们亲身父皇身边,从此过上了完全不同的生活。

推荐指数:三星半

推荐理由:很少见的双主角穿越类型漫画,不过还是以女主视角为主,双胞胎之间相互扶持的要素还是非常值得一看的。

不过这部漫画虽然打着宠娃狂魔的旗号,但其实漫画前半段并没有什么宠的要素,不如说虐更多一些,双胞胎的父亲因为过于冷面,还一度被人骂渣来着,不过漫画发展到50话左右就会说明真相,父亲也并不是真的人渣,不如说反而有点心胸宽广来着ww57话之后基本就往宠娃狂魔方向发展了,如果能够忍受大概50话左右的委屈憋闷,个人还是觉得可以看看的~


第一期的漫画推荐就写到这里吧,虽然感觉还有不少同类型的漫画可以推荐,但因为其同质化太严重(基本都是模仿某天成为公主类型的),本着重质不重量的态度,这篇推荐中就不提了,如果以后还有能让我眼前一亮的同类型作品,到时候就再开一贴来推荐吧~

下一篇漫画推荐应该是重生恶女或者重生复仇类的?这两种类型的漫画我可以说是看到吐了,绝对能给大家选出其中最精彩的一部分来推荐。其实我个人更想写重生养包子类来着,所以到底先写哪个好纠结啊ww


金汐

一些封面图(2.4.5是小说里的封面图(1我忘了是不是……)


第三张莉佩手里的手帕是诺阿斯的グッ!(๑•̀ㅂ•́)و✧

一些封面图(2.4.5是小说里的封面图(1我忘了是不是……)


第三张莉佩手里的手帕是诺阿斯的グッ!(๑•̀ㅂ•́)و✧

金汐

Lady Baby 219话

“多明尼克卿?”

卡莉奥佩轻声唤着呆呆地站着一动不动地多明尼克。“是有什么事吗?”

“没有,对不起。”多明尼克默默收敛情感,走向卡莉奥佩。


走出建筑,登上马车,卡莉奥佩翻开报纸。

距罢免马律梅尔已经过了一周。

头版头条刊登了一篇关于维斯神殿推举新的大神官的报导。

‘将从清除神殿内部的腐败开始……’

从新推举的大神官的采访来看,他似乎在为了转变人们的印象而努力。也不知是真正清廉的人,还是只是在作秀。

‘不管怎样,发生了这样的事,之后应该会安静一段时间吧。’

卡莉奥佩就将视线从报纸上移开,望向窗外。

最终,谁也没能从卡莉奥佩手中夺走斯蒂格玛。...


“多明尼克卿?”

卡莉奥佩轻声唤着呆呆地站着一动不动地多明尼克。“是有什么事吗?”

“没有,对不起。”多明尼克默默收敛情感,走向卡莉奥佩。

 

走出建筑,登上马车,卡莉奥佩翻开报纸。

距罢免马律梅尔已经过了一周。

头版头条刊登了一篇关于维斯神殿推举新的大神官的报导。

‘将从清除神殿内部的腐败开始……’

从新推举的大神官的采访来看,他似乎在为了转变人们的印象而努力。也不知是真正清廉的人,还是只是在作秀。

‘不管怎样,发生了这样的事,之后应该会安静一段时间吧。’

卡莉奥佩就将视线从报纸上移开,望向窗外。

最终,谁也没能从卡莉奥佩手中夺走斯蒂格玛。

 

***

 

“现在不可能得到斯蒂格玛。”

听了穿着长袍男人的话,皇帝“啧”了一声。

计划全部失败,本想发火,但皇帝还是忍住了。

他也知道,现在这种情况,必须放弃斯蒂格玛。

 

“都怪那个丫头宣布要开放斯蒂格玛。”

虽然这可能是小孩子无意中做出的决定,但影响很大。

包括魔法师和骑士在内,许多有才能的人都希望在斯蒂格玛修炼。

卡莉奥佩•罗斯蒂尔不再只是唱俗歌、让人心动的存在,她成了拥有实际力量的中心。

“武力竟会聚集在一个贵族小姐身边……”

皇帝对这种情况十分不满意,但他没有能阻止的理由。

“就目前而言,我们别无选择。”

听到新大神官的话,皇帝哼了一声,支着下巴。

 

卡莉奥佩并不是说要集结武力,只是开放了斯蒂格玛而已。

通常斯蒂格玛的拥有者会封锁所在地,独自使用。

以前玛律梅尔也曾指责卡莉奥佩说,与其独吞斯蒂格玛,捐给神殿使用更好。

但卡莉奥佩开放了斯蒂格玛,还是无偿的。

这种行为可以说是有利于社会的善举。这样的卡莉奥佩可以说是社会的榜样,即使授予皇家勋章也不足表达对她的赞美。

“现在卡莉奥佩•罗斯蒂尔备受社会关注,若是贸然行动招惹到她的话,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舆论可能会重新发酵。”

虽然很不满意,但对方说得没错。

“另外,随着玛律梅尔的罢免,维斯神殿的负面舆论也有所和缓,但最好还是安静一段时间比较好。”

皇帝的眉头抽了抽。

“安静?已经超出了计划的时限,还要放手吗?”

“不是说‘越激进越容易止步不前’吗?贸然行动,可能会朝着比现在更糟糕的方向发展。”

“我也是这样想的。玛律梅尔把事情搞得一团糟,事件发展已经脱离了计划,我们得先重新整顿神殿,了解事情到底发展到了哪一步。”

“只是了解,你打算什么时候行动?”

听到愤怒的皇帝的问题,两位神官低下了头。

“不是放弃,是重整旗鼓。”

“之前制定的计划都已经失败了,我们需要制定新的策略。”

长袍男子和大神官同时发声,皇帝沉默了一下。

“新的策略……确实,不能像现在这样。”

他也知道,才刚刚换了大神官的现在,直接进行下一步是不合适的。

只是实在郁闷。

皇帝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好吧,卡莉奥佩•罗斯蒂尔的事就暂时放着吧。”

 

 

 

Chapter 8陷阱或机会

 

“喂,喂,你看。”

朋友压低声音,拍了拍自己,女人皱着眉头看过去:“什么啊……呀!”

随着朋友的视线看过去,就像是写着“我是贵族”一样,一个帅气的少年护送着一个像玩偶一样精致的少女走了过来。

在看到少女的脸庞的瞬间,女人发出惊叹声。

“是真人吧?”身边,朋友反复看着贴在墙上的海报和走过来的少女说。

与海报中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女走了过来,看起来很不真实。

“好像是,安静点。”女人低声说道。

朋友撅着嘴,但随着与少女的距离越来越近,还是安静地闭上了嘴。

他们在内心尖叫。

这时,视线与少女相遇。

珊瑚色的眼睛似乎觉得惊讶,稍微张大,然后变细,露出一个微笑。

随着点头的动作,长发微微飘动。

 

女人呆呆地看着与自己擦身而过的少女。

“哇……”

身旁传来朋友的感叹。

“看,看到了吗?”

“是在跟我们打招呼的吧?!”

直到少女一行走远了,两人才兴奋地蹦了起来。

 

但声音太大了,少女一行人还是听到了。

“你不要那么做。”

“嗯?”

卡莉奥佩听到希尔德特突然这么说,有点疑惑。

“随便跟人打招呼。”

“嗯,但视线对上了,那边释放了善意,就这么无视不太礼貌。”

对于卡莉奥佩的看法,希尔德特并不反驳。

“那就只对女生这样吧。”

但也不能置之不理,所以最后又补充了这么一句。

卡莉奥佩笑了。“希尔德哥哥跟卢斯哥哥和罗贝哥哥越来越像了。”

“我和他……哼,和他俩哪里像了?”

卡莉奥佩假装没听到希尔德特中途改口。

“啊,艾菲妮姐姐正好在对练呢。”

俩人刚到沙龙斯蒂格玛——儿童沙龙里出现了斯蒂格玛,所以人们这么称呼,后来成为了正式名称——一进去就看到了艾菲妮。

人们在对练的结界外观看,吵吵闹闹。

卡莉奥佩和希尔德特也结界旁看艾菲妮对练。

 

艾菲妮躲开了尖锐的冰锥。

但冰锥太多了,它不是直接飞过来的,而是跟着艾菲妮移动。

可能是觉得这样不行,艾菲妮不再躲避,停了下来,双脚用力踩着地面,看向迎面而来的数十个冰锥,深呼吸。

嘭嘭嘭!

一阵轰鸣声。用魔法保护着的建筑很安全,但结界内一片混乱。

烟雾弥漫,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状况。

过了一会儿,烟雾消散,艾菲妮的剑指着魔法师的脖子。

 

“天哪。”

“在那里,用剑指着。”

“她真的16岁吗?”

对练模式结束后,半破损的对练场开始自行修复。这里安装了一个利用斯蒂格玛的魔法装置。

 

卡莉奥佩拿着毛巾走向从结界里出来的艾菲妮。

“艾菲妮姐姐。”

“莉佩。”艾菲妮笑着接过毛巾擦了擦汗,“稍等一下,我洗完再过来。”

“好的。”

 

这是才注意到卡莉奥佩的人们一个接一个地涌了过来。

“莉佩,好久不见,最近还好吗?”

“多过来,好吗?”

“在等艾菲妮的时候要不要喝点什么?”

今天卢修斯和罗伯特不在,人们赶紧趁着这个时候跟卡莉奥佩搭话。

虽然中间希尔德特气得颤抖,但他们哈哈笑着,甚至还对希尔德特进行了攻击。

刚开始人们都对成为了斯蒂格玛的主人的卡莉奥佩感到无所适从,现在都在因为不能把她当作自己的妹妹而焦躁不已。

 

“莉佩!”

交谈中,卡莉奥佩听到一个充满活力的声音。

“何塞哥哥。”

看到霍尔塞恩,卡莉奥佩微微笑着。

“你怎么来这了?难道,不会吧!”

走近了的霍尔塞恩表情夸张,而后轻轻眨了眨一只眼睛。

“你是在看我的吗?”

蜂蜜般的琥珀色瞳孔满是笑意,微微弯曲的眼睛充满魅力。

 

 



*我大概就是鸽子精本精了

感觉好久都没见过他们几个了,名字都要不会打了……🤣

金汐

Lady Baby 218

刺鼻的惡臭和不舒適的環境刺激到了瑪律梅爾的感官。

‘這一點也要算進去。’


***


車子終於停了下來。聖騎士揭開了蓋在瑪律梅爾上的遮擋布匹。

此時瑪律梅爾還在想怎樣才能有效地向皇帝表達自己的憤怒。

他選了自己最中意的方法。

“起來吧。”

瑪律梅爾對聖騎士的話無動於衷。

他裝作沒聽見的樣子讓聖騎士皺了皺眉頭,同劍鞘戳了戳瑪律梅爾。

瑪律梅爾覺得自己竟敢在這種地方胡鬧,特別想笑出來。

‘我很清楚前面是誰。’並不是不知道。

“死者不言。”瑪律梅爾躺著,高聲說道。“所以作為一個死人,我不能說話,也不能活動。”

皇帝沒有任何反應。

‘是啊,不會輕易...

刺鼻的惡臭和不舒適的環境刺激到了瑪律梅爾的感官。

‘這一點也要算進去。’

 

***

 

車子終於停了下來。聖騎士揭開了蓋在瑪律梅爾上的遮擋布匹。

此時瑪律梅爾還在想怎樣才能有效地向皇帝表達自己的憤怒。

他選了自己最中意的方法。

“起來吧。”

瑪律梅爾對聖騎士的話無動於衷。

他裝作沒聽見的樣子讓聖騎士皺了皺眉頭,同劍鞘戳了戳瑪律梅爾。

瑪律梅爾覺得自己竟敢在這種地方胡鬧,特別想笑出來。

‘我很清楚前面是誰。’並不是不知道。

“死者不言。”瑪律梅爾躺著,高聲說道。“所以作為一個死人,我不能說話,也不能活動。”

皇帝沒有任何反應。

‘是啊,不會輕易對意料之外的我的態度做出回應吧。現在應該在考慮怎麼辦。’瑪律梅爾甚至感到痛快。

他慢慢站起來,問皇帝:“不是嗎,陛下?”

但是,瑪律梅爾微笑著看過去的地方,坐在那裡的人並不是皇帝。

體型比皇帝更小的影子半掩埋在黑暗中,坐在椅子上。

 

“你好。”少年說道。

雖然看不到臉,但瑪律梅爾已經猜到他是誰了。

‘不,不可能,應該不會……’

他極力否認現實。

把自己帶過來的人是聖騎士。在神殿接受命令殺死自己,處理善後的都是神殿非常信任的聖騎士。

但是,不是皇帝,是卡斯蒂洛公子的手下。

一直以來,卡斯蒂洛公子都小心翼翼,看皇帝的眼色行事。

卡斯蒂洛公爵也離開政界很久了,前來拜訪的貴族們都被擋在門外。

這樣的情況下,公子在神殿內部安插了間諜,偽造死亡將自己轉移了出來?

‘別開玩笑了。’

即使是在三流八卦期刊上刊登這樣的報導,都不會有人相信的。

 

“看來很驚慌啊。”

少年緩緩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即使面前並不是一個成年人的身體,瑪律梅爾還是感覺到了一種類似猛獸起身的壓迫感。

他無法相信這件事。

他從皇帝那裡聽到的,曾遠遠地、親眼看到的卡斯蒂洛公子並不是這樣的。

那個卡斯蒂洛公子雖然有著出眾的資質,但卻不能將其發揮運用,是個膽小鬼。

是一個為了不讓皇帝注意到而謹言慎行的小人,

是擁有最高貴的出身,卻因為怕死而急於隱藏自己的存在。

‘那種人居然有這麼強烈的存在感……?’

是啊,太不應該了。

那應該不是“卡斯蒂洛公子”才對。

 

隨著腳步的移動,遮擋住他的黑暗被白日裡微弱的燈光蠶食。

當那張臉完全露出的瞬間,瑪爾梅爾閉上了眼睛。

並沒有特別驚訝。或許是因為,就算再怎麼否定,這也是在預料之內。

 

“歡迎光臨。”少年微笑道。

那是一個溫柔的微笑,眼角微微彎曲。

“……卡斯蒂洛公子。”

瑪律梅爾喃喃,念出對方的名字。

“你看你——怎麼是這麼一副表情啊。”

噠噠,噠噠。阿斯塔諾阿斯的腳步聲在這間空蕩的倉庫裡迴響。

“如果放任不管的話,感覺會直接死掉。”

瑪律梅爾望著停在他面前的少年,他聽到對方說“如果怕死就說出來”,但卻並沒有感覺到希望。

一直以來,瑪律梅爾都會盡可能地讓事情朝著對自己有利的方向發展,必要時就否認事實,縮小自己在事件中所發揮的作用。

但是,在現在,無論他怎麼想,都想不到好的說法。

他的身體瑟瑟發抖,每當咬緊的嘴唇有稍微的鬆懈,就會發出嗚咽呻吟的聲音。

瑪律梅爾不敢相信,在皇帝面前也理直氣壯的自己,如今面對這個只有16歲的少年,居然會如此膽怯。

 

但是一種非理性的恐懼一直佔據著他的四肢。

從區區十六歲少年的身上散發出來的黑暗。

“上次,薩哈爾納夫人的時候,真的非常遺憾啊。”

優雅俊美的臉龐更靠近了。

瑪律梅爾突然意識到他跪在地上。

諾阿斯在他耳邊低聲耳語。

“你不覺得她死得太容易了嗎?

 

“嗚……”

諾阿斯用冰冷的眼睛看著抽泣著,癱軟著,說不出話來的瑪律梅爾。

當聽到薩哈爾納夫人在卡莉奧佩面前自盡時,他非常後悔。

一想到卡莉奧佩當時所受到的打擊,諾阿斯就心如刀絞。

‘你不應該就那麼死去。’

你不應該在卡莉奧佩面前那麼凶地指責她。

更重要的是,是本人自己選擇的死亡,這對罪犯未免太寬大了。

薩哈爾納夫人的死訊在整個帝國引起了軒然大波。她的去世既未受到任何尊敬也未得到悼哀。

人們沒有獻花,而是朝她的屍體吐口水,沒有獻香,只有謾駡。

薩哈爾納夫人的屍首被野狗啃食殆盡,甚至都沒有埋進墳墓。

儘管如此,諾阿斯還是覺得不夠。

一想到卡莉奧佩所經歷的事,一想到因母親的離世而心碎的她,諾阿斯就覺得十分不滿足。

他一直在想,如果當初薩哈爾納夫人沒有當場死亡,而是留下了一口氣就好了,他會讓她更加悲慘更加痛苦地死去。

為了不重蹈覆轍,諾阿斯對他手下的聖騎士下了命令。

結果現在就呈現在他眼前。

“順便,我有幾句話想讓你聽一聽。”

哢嚓

諾阿斯剛邁出一步,黑暗中便出現了一道亮光。

在黑暗中明亮而美麗的藍色光芒,就像是一道燃燒了夜空的閃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卡莉奧佩小姐。”

“小姐,請等一下……”

卡莉奧佩溫柔的微笑著,拒絕了所有想要搭訕的人,離開了座位。

“呼,好多了。”

聽到她的自言自語,在旁邊的多明尼克低下了頭。

開放斯蒂格瑪的日子已進入倒計時。

在多明尼克看來,那些證明資格並被列入名單的人都是很有才能的人。

多明尼克看了看剛剛離開的會長。

這些傑出人物想盡辦法想要得到斯蒂格瑪的主人,受到大地精靈喜愛的卡莉奧佩的青睞。

 

“多明尼克卿。”

“是。”

多明尼克將視線從人們身上移開,看向卡莉奧佩。

珊瑚色的眼睛看著他,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在斯蒂格瑪裡訓練也沒關係。”

“什麼?”

難道小姐以為自己是因為羡慕其他人能夠進出斯蒂格瑪所以才看向他們的嗎?

當然,身為騎士,多明尼克也是想在斯蒂格瑪裡訓練的。

只是,沒想到自己居然像小孩子耍賴一樣,得到了小姐的允許。

“多尼米克卿比任何人都有資格這麼做。”

就像是讀懂了多明尼克的想法,並對此表示否定,卡莉奧佩認為多明尼克有這個資格。

“其實我應該早點告訴你的。”

聽到卡莉奧佩的喃喃自語,多明尼克不禁疑惑,

“為什麼……”他急忙住口,但卡莉奧佩還是聽見了。

走在前面的卡莉奧佩回頭看了看多明尼克。

“不是說了嗎,我相信你。”

還有些嬰兒肥的臉頰鼓起來,露出了一個非常可愛的微笑。

“我相信卿的實力。”

那雙珊瑚色眼睛裡的信任,讓他在這一瞬間什麼都想不起來。

不知道該怎麼表達。

這是他第一次侍奉這樣高貴的小姐——不,是他第一次侍奉卡莉奧佩小姐。

 


金汐

LADY BABY 217

皇帝不自覺地坐直了身子。

果然,神官說出的話果然能為他排憂解難。

“我能搞定泉。”


***


【維斯神殿大神官罷免決定!】

【397年來首次罷免大神官!】

【為何罷免大神官】

幾乎帝國所有報社都發行了號外*

所有號外的報導內容都只有一個:大神官的罷免。

各種報導接連不斷,同時還分析了這期間發生了什麼事,事情的進展順序,和各個事件的動機。

雖說有過幾次大神官主動請辭的情況,但以皇帝的名義下令罷免大神官則是近400年以來的首次。

因此很難不成為熱門話題。


“大神官都被罷免了,真是活的久了什麼都能見到。”

“逼迫威脅年輕無辜的小...

皇帝不自覺地坐直了身子。

果然,神官說出的話果然能為他排憂解難。

“我能搞定泉。”

 

***

 

【維斯神殿大神官罷免決定!】

【397年來首次罷免大神官!】

【為何罷免大神官】

幾乎帝國所有報社都發行了號外*

所有號外的報導內容都只有一個:大神官的罷免。

各種報導接連不斷,同時還分析了這期間發生了什麼事,事情的進展順序,和各個事件的動機。

雖說有過幾次大神官主動請辭的情況,但以皇帝的名義下令罷免大神官則是近400年以來的首次。

因此很難不成為熱門話題。

 

“大神官都被罷免了,真是活的久了什麼都能見到。”

“逼迫威脅年輕無辜的小姐,這也難怪。”

“那位小姐就是卡莉奧佩小姐。”

“……!怎麼可以做出這種事!”

新鮮出爐的號外在市民中引起熱議。

無論有意無意,這一事件都在市民們的腦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當然,親眼目睹了永不會倒的聖域,神聖而絕對的大神官的權威坍塌的瞬間,想不留下深刻印象也難。

 

在整個帝國都在爭論不休時,最熱鬧的地方當屬話題中心——維斯神殿。

“哎呀,大神官,不,現在該怎麼稱呼您呢?”

面對如此直白的諷刺挖苦,大神官,不對,是已經罷免的前任大神官瑪律梅爾咽了口氣。

“為什麼現在還堂堂正正地呆在大神官的房間裡呢?新主人來了,趕緊讓開。”

 

皇帝宣佈罷免大神官才過了一個小時。

瑪律梅爾看著那些像是已經等待了很久的神官們,氣憤地渾身顫抖。

不光憤怒,還有疑惑。

‘新主人……?’

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看到瑪律梅爾眼裡的疑惑,神官們神秘地笑著,轉過頭,

“不是嗎?大神官大人。”

被稱為大神官的男人微笑著走進房間。

“現在還沒有正式任命,稱‘大神官’為時尚早。”

話雖這麼說,但完全沒有討厭或要謙虛的樣子。

 

“是,你這傢伙怎麼會……”

瑪律梅爾看到新任大神官,十分驚訝。

難道自己真的被罷免了,連新的大神官也都決定了?

聽到自己被罷免的消息時,還想著時哪裡出錯了。

不對,肯定是哪裡有問題。

大神官只能是自己。

皇帝不能罷免自己。

‘是的,只要我還有泉……!’

 

“對大神官大人說的那是什麼話!”

“還以為自己是大神官呢!”

神官們嘲笑呵斥瑪律梅爾。

神殿裡的暴君瑪律梅爾能被拉下馬,他們對此感到非常高興。

再者,越是輕蔑瑪律梅爾,就越能表現出對新大神官的衷心,一石二鳥。

“把他拖出來。”看著神官們的舉動,大神官點頭說道。

聽到這句話,神官們拽著瑪律梅爾的手臂把他拉走。

“這太不像話了!肯定是出錯了!”

瑪律梅爾大叫著,使勁掙扎。

但還是敵不過三四個人的力量。

“皇帝不能趕走我!不能這麼做!”

看到貼著牆,扒著門縫,無論如何都不肯離開的瑪律梅爾,新大神官“嗤”地冷笑了一聲。

“房間裡的東西要全部換掉。我可不想用不能代行神的旨意,卑鄙之人用過的東西。”

這句話使瑪律梅爾眼中佈滿血絲。

從來沒有誰敢這樣輕視他,就連皇帝也是!

所有嘲笑他的神官們在新的大神官出現以前,都會因瑪律梅爾的一個眼神而低下頭,怕得直發抖。

‘但是……!’

“放開我!”

瑪律梅爾扒著牆縫不停掙扎,但最終還是被拽出了門外。

“你知道我是誰!如果我再回到原來的地位,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神官們看著他掙扎,嗤嗤地笑,將瑪律梅爾交給了神殿外的聖騎士。

雖然他們很想直接將他押到監獄,以向新的大神官展現自己的忠心,但著實體力不行。

 

因為在去往監獄的路上瑪律梅爾不斷掙扎,忍無可忍的聖騎士給他的胸口來了一拳。

“啊!”

瑪律梅爾像蟲子一樣蜷縮著身子,嘴巴張大,淌著口水。

此後再不敢開口。

在這種狀態下到達了地下監獄。

 

一片昏暗的房間裡,刑具隱約散發著光芒。

瑪律梅爾縮著脖子,開始思考這些器具的使用方法。

他對使用後的結果一清二楚。因為親自給別人用過。

那段記憶改變了瑪律梅爾的態度,他緊緊攀著新任大神官的腳不放。

“這,先冷靜一下,等一會兒,肯定是誤報……”

“看在過去的情分上,會給你個痛快的。”

哀求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瑪律梅爾臉色煞白,

是真的,

他們真的打算殺了自己。

牙齒上下打顫。

殺人滅口。

這個詞清晰地浮現在腦海中。

一般不會殺死被罷免的大神官。

但是他們這樣做了,理由顯而易見。

是皇帝下令的。

為了將與瑪律梅爾的幕後交易永遠埋葬在黑暗中。

“哈……”

很明顯,皇帝已經拋棄了自己。

但瑪律梅爾無法接受這一事實。一旦接受,就意味著死亡。

“和皇帝聯繫!一定有什麼出錯了!”

“沒有錯。”新任大神官拍著瑪律梅爾的肩膀,帶著惋惜和慈愛的微笑低頭,悄聲說道:“你以為只有你能對付泉嗎?”

“……!”

聽到這句話,瑪律梅爾目眥盡裂。

“你怎麼知道泉……”

他不可能告訴別人關於泉的事情,知道且能處理的只有自己。

怎麼會。

為什麼。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瑪律梅爾滿是血絲的眼睛裡充滿茫然。

“處理吧。”

大神官走出監獄,命令騎士,和神官們一起離開。

 

安靜下來的監獄裡只剩下聖騎士和坐在地上一動不動的瑪律梅爾。

聖騎士走近瑪律梅爾。在哐當哐當聲中,瑪律梅爾抬起了頭。

神殿的監獄裡沒使用燈,而是用了火把,能讓人聯想到地獄,從而產生恐懼。

瑪律梅爾知道,火把實際上在拷問中也非常有用。

 

聖騎士的鎧甲反射著燃燒的火把的光芒,火把的另一邊,一片漆黑。

他不像是聖騎士,更像是從地獄裡爬出來的獅子。

他每走一步,都會讓坐在地上的瑪律梅爾急急後退。

這個樣子看上去醜陋邋遢,狼狽不堪,但瑪律梅爾已經沒有多餘的精力去注意這些了。

鏘。

聖騎士一拔劍,劍身就發出想見血一般地低鳴。

噗嚓!

伴隨著肉裂開的聲音,鮮紅色濺了一地。

騎士抽出劍,鮮血嘩嘩流了下來。

“咳,咳……”

瑪律梅爾捂住自己的嘴。他本不想發出聲音的,但不由自主。

 

現在,監獄裡血花四濺,臭氣熏天。

瑪律梅爾失禁了。但他本人並沒有意識到。

騎士扔掉手中的皮袋。皮袋掉在地上,將剩下的血流乾淨。

這時,瑪律梅爾才低頭看了看自己安然無恙的身體。

雖然沾了一身血,但並沒有受傷的地方。

騎士砍的並不是瑪律梅爾,而是他手上的皮袋。

意識到這一點後,瑪律梅爾喘著氣,心跳加快,肌肉緊繃,不知是安心還是不安。

 

騎士向外面打了個信號,等候著的人們立即上前將瑪律梅爾送上車。

瑪律梅爾出於畏懼,讓幹什麼就幹什麼,非常聽話。

聖騎士拉車,神殿不可能不檢查。

但今天新上任的大神官下令不要檢查騎士帶出去的東西。

 

載著瑪律梅爾的車離開神殿后很久,瑪律梅爾才頭腦清醒過來。

‘這是什麼情況?’

他在車裡想。

他現在渾身潮濕,臭烘烘的。雖然不高興,但也沒有很在意。

本以為要死了,現在卻活了下來。

‘果然罷免我是假裝嗎?為了安撫神官,平息輿論?’

假裝罷免後,讓他在暗地裡幫助皇帝。

‘果然,不可能就那樣殺了我。’

雖然不知道新的大神官怎麼知道“泉”的,但和自己相比,他算不了什麼。瑪律梅爾露出了笑容。

‘哼,皇帝。他應該提前告訴我一聲。讓我這麼焦慮,他也應該焦急一下才行。’

 

 

 

*號外:報刊在固定出版期編號外臨時增發的出版物。一般是在前一期報刊已經出版,後一期報刊尚來不及出版的一段時間內發行。因不列入報刊的原有編號之內,故名號外。

**總感覺這章好水啊……描寫也太多了吧(要是主角間的互動的話,描寫寫幾章都沒關係!)。中間有些描寫能並到一句話裡的,我就稍微省略了一點|・ω・`)


金汐

Lady Baby 216

手腕上傳來的溫度讓卡莉奧佩愣了一下。

諾阿斯握住她的手腕,輕輕地拉向自己。

卡莉奧佩被她牽著,在琴椅上坐了下來。

長椅上,少年少女並排坐著,相互看著對方。

即使沒有碰到肩膀,但依舊能感受到對方的溫暖。

諾阿斯微笑著撫摸卡莉奧佩的頭髮,

緩慢而輕柔地動作,眼眸微垂,言笑晏晏。


“我說了,沒關係的。”

卡莉奧佩感覺自己快要哭出來了。

無故地想要隱藏這種心情,一急,話語中便帶上了氣。

“嗯,我知道。”

諾阿斯的回答依舊平靜輕緩。

“只是頭髮上沾上了什麼東西。”

這麼說著,他又摸了摸她的頭。秀髮從指尖滑過。


卡莉奧佩默默地接受了他的撫摸。...

手腕上傳來的溫度讓卡莉奧佩愣了一下。

諾阿斯握住她的手腕,輕輕地拉向自己。

卡莉奧佩被她牽著,在琴椅上坐了下來。

長椅上,少年少女並排坐著,相互看著對方。

即使沒有碰到肩膀,但依舊能感受到對方的溫暖。

諾阿斯微笑著撫摸卡莉奧佩的頭髮,

緩慢而輕柔地動作,眼眸微垂,言笑晏晏。

 

“我說了,沒關係的。”

卡莉奧佩感覺自己快要哭出來了。

無故地想要隱藏這種心情,一急,話語中便帶上了氣。

“嗯,我知道。”

諾阿斯的回答依舊平靜輕緩。

“只是頭髮上沾上了什麼東西。”

這麼說著,他又摸了摸她的頭。秀髮從指尖滑過。

 

卡莉奧佩默默地接受了他的撫摸。

以前聽說過,頭髮上沒有感覺。

‘都是假的。’

不可能沒有感覺。

這麼溫暖,這麼輕柔。

‘這樣,’

好燙啊。

像是要把心燒傷了一樣,

在裡面留下無法磨滅的痕跡。

 

放在膝蓋上的手指微微顫抖著,

睫毛也是,垂了下來,微微顫動。

她眼底發紅,

但最終沒有流下淚來。

諾阿斯在卡莉奧佩無聲哭泣的時候給了她溫暖。

永不停止。

 

***

 

皇帝坐在王位上,撐著下巴,俯視著大神官,一臉不快。

在過去的幾天裡,已經生氣和發怒過好幾次了。

房間裡的裝飾品也因為皇帝的怒火而換了大半。

 

一直沉默著的皇帝的嘴唇張開,緩緩動了動。

“還都聚集在皇宮前嗎?”

對於這個問題,無論是大神官還是站在他身後的長袍男子都沒有回答。

不過,從對方低著頭的歉疚態度中,答案已經出來了。

“哈。”

皇帝在這種令人窒息的情況下笑了,他也只能笑了。

最近每天早晨起來聽到的都是敗壞心情的消息。

所有的報紙都在對這次 罷免維斯神殿大神官的要求 進行追蹤報導。

當然,所有的報導中也都肯定會提到已經沉默了一周的皇帝。

對於皇帝的態度,有各種各樣的猜想。其中就有猜測維斯大神官和皇帝的關係的文章。

甚至有些推論相當接近事實。

對此,皇帝想立馬揪住大神官的領口。

事實上也已經揪過了好幾次,但這只有利於平息那個瞬間的怒火,並不能解決根本問題。

皇帝不想做著徒勞無益的事,或者說,他已經,或不得不放棄了。

當務之急是要儘快想出解決這一狀況的計策。

 

“大神官,現在已經有報導說你和我暗地裡做了某種交易。”

皇帝拿起桌上的報紙,向前一仍。

“而且還不是毫無根據,他們列舉了過去我所開展的政策有助於擴大維斯神殿的勢力的證據。”

文章中對皇帝實行的幾種政策和各年度神殿的教勢版圖進行了比較分析,作為資料。

 

“沒查明做了什麼交易?”

他們會嗎?他們敢想嗎?

關於活著的神話、神的力量和奇跡。

 

“還沒有。”

但總有一天會被發現的。

現在,記者們都在拼命努力,想要弄清大神官和皇帝之間是否存在某種交易,如果有,那是怎樣的交易。

所以比任何時候都更加關注大神官和皇帝的動向。

‘就說過讓大神官藏在背後’

喀嚓(牙咬碎的聲音

今天把大神官交到皇宮,害怕外頭又寫個什麼推測的報導,甚至還找了個藉口。

說,看到維斯神殿的神官們上疏後,他決定親自與大神官直接對質。

 

“就怕會發生這種事……!”

皇帝用力抓著扶手,手背上青筋暴凸。

“我不是告訴過你,絕對不能讓人知道維斯神殿盯著斯蒂格瑪嗎!”

哐!

皇帝忍無可忍,砸了一拳。

誰能想到,慧眼敏銳的老謀深算的政客都沒有發現的事會被一個才十三歲大的丫頭揭露!

嗅到氣味的媒體不可能袖手旁觀,這麼調查深挖下去,總有一天會發現維斯神殿和皇帝的關係!

 

‘沒想到會這麼快。’

在皇帝沒有回應維斯神殿要求罷免大神官的請求時,媒體比預期更快地接近了真相。

皇帝試圖阻止過報導,但看到貴族們的眼色,最終沒法施加更大的壓力。

 

這件事已經鬧得很大了,就連國務會議上主要爭論的焦點也是這個問題。

高傲的貴族們不會放過這個攻擊皇帝的機會。

能夠出入皇宮的他們此時此刻都睜大了眼睛,如果要求禁止報導相關問題,肯定會被追問“為什麼不罷免大神官”。

最重要的是,施加的壓力越大,越是意味著被擊中了要害,

這等於承認了那篇推測的報導是真的。

所以皇帝只能限制一些過分的報導,或者直接發表于事實完全不符的文章。

 

“總有一天我們的合作關係會浮出水面。”

在維斯神殿順利擴張教勢,成為帝國唯一的神教,新的教義支配帝國,肅清異端時

在皇帝以神的身份統治著這個新生的帝國時,

 

“但現在不是時候。”

傳向大神官的聲音低沉堅決。

意思是無論如何都不要讓現在的關係暴露出來。

大神官在心底咬牙切齒,卻還是低下了頭。

“請陛下息怒,臣不會讓陛下再因這個問題煩心。”*

皇帝對這話嗤之以鼻。

“連自己家人都管不好,總是說得這麼好聽。”

如果管好了(控制了)維斯的神官,他們就不會聚眾要求皇帝罷免大神官了。

皇帝對想找藉口的大神官擺了擺手,讓對方退下收拾殘局去。

大神官強忍恥辱,向皇帝行禮,走出大殿。

 

“嘖。”

皇帝看著大神官的背影咂舌。

仔細一想就又感到生氣了。

雖然他也很想拋下大神官,但因為“泉”,他不能這麼做。

“如果不是唯一能對付泉的人”

這低語讓大神官身後的長袍神官的腳步停頓了一下。

不過皇帝並沒有理會。聽到了又有什麼用?就算跑去跟大神官告狀也沒關係。

出了這一系列事故,大神官依然安然無恙的原因就是因為“泉”,這一點他本人也清楚。

每當局勢對自己不利時,先提到泉的不正是大神官嗎?

 

果不其然,長袍神官不敢看向皇帝,直接走出了大殿。

“哼。”

不管是這個傢伙還是那個傢伙,沒有一個能讓人滿意的。

 

“陛下。”

距離大神官和長袍神官離開已經有5分鐘了。

大殿門打開,走進來一位新的神官。

皇帝皺了皺眉頭。

“我不記得我有允許神官進來?”

聽到皇帝的聲音,神官立即跪下,

“為解陛下之憂,恕臣冒昧,未召即來。”*

幫我解憂?

真是好笑。

一看袍子上的圖案,就知道這是維斯神殿的神官。現在出現在皇帝面前的維斯神官的要求只有一個。

罷免大神官。

這要求只會增加皇帝的焦慮,而不是減輕。

 

“你是怎麼進來的?”

心情糟糕的皇帝厲聲問道。

他已經做好 立即叫來衛兵,命令他們將神官扔到地牢裡 的準備了。

 

神官的姿態放得更低了,額頭貼地。

“虔誠的人能看到神指引的道路。”

但是她他聲音中卻沒有害怕的音色。

反而顯示出了 皇帝聽了自己的話後會改變態度 的自信心。

 

這使原本要大發雷霆的皇帝改變了主意。

反正沒什麼損失,那就聽聽看吧。

“所以,是維斯神引導你來找我,為我排憂解難,是這個意思嗎?”

“我有幸能將神的旨意傳達給陛下。”**

哼。皇帝將身體靠在椅背上,示意讓他繼續說下去。

一直伏在地上的神官緩慢抬起頭望向皇帝,果然,他的臉上掛著自信滿滿的微笑。

神官的嘴唇微微移動。

在聽到他的聲音的瞬間,皇帝的瞳孔一下子收縮了。

 

 

 

*其實應該翻譯成“我”,但那句話吧,感覺“臣”更合適(其實整句話的翻譯跟整個文風都不搭……是我飄了🤣

**這句話原本是想翻成這樣的:"有榮敢以天意傳陛下。”但著實文風不符啊🤣

 

金汐

215話

***


‘嗯……’

現在只有他們兩個人,卡莉奧佩感到有些尷尬,用手撫摸著鋼琴。

害羞。

她低頭看著鋼琴優美的曲線,但奇怪的是,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在阿斯塔諾阿斯的身上。

他轉身,一步步走向她。

悠悠掠過鼻尖的香氣。

這一切都讓卡莉奧佩感到不知所措,全身上下各個感官知覺都向傾向諾阿斯。

‘兩個人一起練習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經常只有他們兩個,一起在這裡練習唱歌,談笑風生。

但是,這無比熟悉的地方、熟悉的人,唯獨今天讓卡莉奧佩感到陌生。

叮——

手滑的卡莉奧佩按到了一個琴鍵。

她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

上次與諾阿斯見面的感覺仍記憶猶新。

緊緊擁抱著她的雙手...

***

 

‘嗯……’

現在只有他們兩個人,卡莉奧佩感到有些尷尬,用手撫摸著鋼琴。

害羞。

她低頭看著鋼琴優美的曲線,但奇怪的是,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在阿斯塔諾阿斯的身上。

他轉身,一步步走向她。

悠悠掠過鼻尖的香氣。

這一切都讓卡莉奧佩感到不知所措,全身上下各個感官知覺都向傾向諾阿斯。

‘兩個人一起練習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經常只有他們兩個,一起在這裡練習唱歌,談笑風生。

但是,這無比熟悉的地方、熟悉的人,唯獨今天讓卡莉奧佩感到陌生。

叮——

手滑的卡莉奧佩按到了一個琴鍵。

她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

上次與諾阿斯見面的感覺仍記憶猶新。

緊緊擁抱著她的雙手,堅硬而溫暖的懷抱,令人心酸的藍色眼眸。

叮咚——

手指無意識地在鍵盤上彈奏。

‘嗯……’

過往歷歷在目,記憶猶新。

 

***

 

當卡莉奧佩無法掩飾自己的內心時,諾阿斯卻笑著看著她緊張的背影,

他的眼睛像狩獵的猛獸一樣閃爍著光芒,但卡莉奧佩並沒有看到。

已經能感覺到她對自己的在意。

感覺現在就像夢一樣,心情愉悅。明明直到剛才還感覺很糟糕。

‘還收拾掉了礙眼的東西。’

諾阿斯在卡莉奧佩到達房門之前就已經察覺到了。

到了卻遲遲不進來,這讓他感到很奇怪。

【可以問問,為什麼選擇了我嗎?】

一個男人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已經握住了門把手,想要開門的諾阿斯停下了動作,他感覺自己臉上的表情僵住了。

【因為我相信多明尼克騎士。】

聽到卡莉奧佩清脆的聲音,諾阿斯感到胸中像泥沼一樣黑暗黏稠的東西在沸騰。

啊,

一種無法控制的殘暴的想法。

卡莉奧佩的目光所注視的人,她所有信任的人——

諾阿斯猛然抓住那陰暗而泥濘的念頭,用力將其壓在了最下麵。

不要再洩露出來!

至少不要再卡莉奧佩的面前。

 

喀嚓,

他打開了門,

因為無論如何都想阻止卡莉奧佩用充滿信任的眼神看著另一個男人,也不想其他人看向她。

看到卡莉奧佩驚訝的表情,諾阿斯微笑著。

所有黑暗泥濘的東西都已經被封住了,那微笑清爽而乾淨。

而卡莉奧佩似乎並沒有注意到,他討厭多明尼克和她與多明尼克之間的氣氛,直接進來了。

‘所以現在這種情況真讓人高興。’

卡莉奧佩為他而緊張地繃緊了肩膀,羞澀使她的臉頰微微泛紅。

此時此刻,卡莉奧佩的腦海裡沒有其他男人,也沒有其他任何人,只有阿斯塔諾阿斯。

 

“我,今天天氣很好對吧?春天馬上就要到了。”

受不了這個氣氛的卡莉奧佩忍不住尷尬地笑了笑,說道。

‘這算什麼。’

雖然表面上笑著,但心裡已經快哭出來了。

偏偏說了天氣,任誰看了都會覺得彆扭吧,這種只有在無話可說的時候才會提到的話題。

‘我這是怎麼了。’

明明時間已經過去很久了,不用這麼在意的。

 

“這是哈爾森爵士新編的樂譜。”

卡莉奧佩一邊撫摸著鋼琴上的樂譜,一邊說道。

“這段時間編了很多新的曲子,有很多歌要練。”

嗡嗡嗡。

卡莉奧佩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她只是強迫自己不去看諾阿斯,努力將目光釘在鋼琴上,一下一下動著嘴唇。

‘誰來堵住我的嘴。’

“……生下了一個小寶寶,她說她很可愛。”

甚至已經說到了艾菲妮家的母馬生了小馬。

遲早會將羅斯蒂爾家所有房間的裝修和日後的翻新計畫也都說出來。

‘拜託請讓我閉嘴!’

那一刻。

“……!”

卡莉奧佩的嘴被堵上了。

從張開的嘴裡發出的不是嘰嘰喳喳的說話聲,而是倒吸一口氣的聲音。

“我很擔心。”

低語之前,耳邊已感受到了諾阿斯的呼吸。

卡莉奧佩全身僵硬,連眼睛就不敢眨。

貼近自己後背的溫度既熟悉又陌生,既害羞又想念。

卡莉奧佩現在什麼想法都沒有,

因為諾阿斯從背後抱住了她。

在連呼吸都停止的時刻,只有心臟在鮮活地跳動著。

撲通、撲通、撲通——

卡莉奧佩閉上了眼睛。

“要叫人嗎?”他玩笑道。

卡莉奧佩皺著眉頭,轉過頭來,嚇了一跳。

‘臉……’

太近了。

凝視著她的慵懶的眼神,投下陰影的睫毛,那清澈的、如夏日大海般的眼睛,斜掛在臉上的調皮的微笑……

盡收眼底。

卡莉奧佩無法從他的臉上移開視線。

即使知道現在自己的表情很愚蠢,即使這一切都會被他所知曉。

 

“莉佩。”

他低聲叫著她的名字。

卡莉奧佩縮了縮肩膀,感覺脖子後面十分緊繃。

原本已經離得很近了,沒想到還有可以更近一步的地方,他的臉更靠近了。

諾阿斯微笑著。

‘啊……’

感覺心臟好像要爆炸了。不,不僅是心臟,整個身體都像是要爆炸零零一樣。

令人口乾舌燥。

 

就在這時,

叮咚哐當……!

鋼琴突然發出巨大的聲響。

卡莉奧佩的手在掙扎尋找支撐物的時候,不小心胡亂按下了琴鍵。

兩人面面相覷。

然後,

“噗……!”

同時笑了起來。

好像魔法一樣,兩人之間再也沒有像剛才一樣的緊張感。

少男少女相互望著對方,露出爽朗的笑容。

諾阿斯拉開鋼琴椅,卡莉奧佩在他身邊落座。

兩人臉上都還帶著笑意。

‘但是,’

卡莉奧佩看著正在翻閱樂譜的諾阿斯。

‘稍微感覺有點……’

不知道該說是高興,還是虛驚一場後的輕鬆。

卡莉奧佩尚還沒有意識到,那是遺憾。

只是偷瞄了一眼諾阿斯的臉,想著是不是只有自己懷著這種奇妙的感覺。

他的臉龐像往常一樣溫和親切。

 

***

 

‘這很危險。’

諾阿斯漫不經心地想著,眼底還留著一點私心。

他的手指在琴鍵上滑動,

而指尖上殘留的觸感並不是硬冷的按鍵,而是卡莉奧佩的溫度。

羞澀的小背影可愛得讓人無法忍受,所以他擁抱了她。

原本想著,若無其事地安撫一下對方,但在視線碰觸到她的目光的刹那,所有的想法都消失了。

阿斯塔諾阿斯從來沒有想到過,自己居然會這麼失控。

不,只有卡莉奧佩會讓他無法克制自己。

 

一曲結束,卡莉奧佩就笑了起來。

“雖然是第一次配合(這首歌),但感覺還不錯,編曲也很棒。”

諾阿斯斜靠在鋼琴上,注視著她明朗的臉,緩慢地開口:“真是萬幸。”

卡莉奧佩點了點頭。

藍色眼眸眯起,“看起來還不錯。”

低沉的話語卡莉奧佩頓住了。她忽然意識到,他所說的並不是歌曲。

“我很擔心,真的。”

“啊……”卡莉奧佩歎了口氣:“我很好。”

 

諾阿斯微笑,用一種微妙的眼神看著她。

說謊。

這句話在舌尖上打了個卷兒。

她可以瞞著任何人,卻無法瞞住他。

因為諾阿斯比任何人都瞭解卡莉奧佩的痛苦。

‘不,應該還有一個。’

諾阿斯想起了隔壁房間的那個男人。

‘但他現在不知道。’

諾阿斯向卡莉奧佩伸出手。

‘所以我是唯一一個知道的人。’


金汐

214.2

卡莉奧佩眨了幾下眼睛,這才恢復到了以往的鎮定。

雖然臉還是那麼紅。

‘啊,嚇我一跳。’

如果諾阿斯沒有這麼盯著自己看的話,卡莉奧佩早就想摸一摸他對她私語的左耳。

但現在兩個人的距離太近,故她沒有動。


兩個人的時間。

又想起了那溫柔的聲音。

卡莉奧佩感覺自己的左耳發熱,試圖開始回想之前的事以恢復理性。

‘啊,以前和公子這麼約定過。’

幸運的是,找到了客觀的記憶和話語。

最開始一起練習唱歌的時候,諾阿斯說如果走漏了風聲的話會很麻煩,所以最好不要任何人聽見,只有歌手和伴奏就好。

【一定要有人嗎?唱歌的話,只需要伴奏和歌手就足夠了。】*

一開始還對諾阿斯的話感到...

卡莉奧佩眨了幾下眼睛,這才恢復到了以往的鎮定。

雖然臉還是那麼紅。

‘啊,嚇我一跳。’

如果諾阿斯沒有這麼盯著自己看的話,卡莉奧佩早就想摸一摸他對她私語的左耳。

但現在兩個人的距離太近,故她沒有動。

 

兩個人的時間。

又想起了那溫柔的聲音。

卡莉奧佩感覺自己的左耳發熱,試圖開始回想之前的事以恢復理性。

‘啊,以前和公子這麼約定過。’

幸運的是,找到了客觀的記憶和話語。

最開始一起練習唱歌的時候,諾阿斯說如果走漏了風聲的話會很麻煩,所以最好不要任何人聽見,只有歌手和伴奏就好。

【一定要有人嗎?唱歌的話,只需要伴奏和歌手就足夠了。】*

一開始還對諾阿斯的話感到尷尬和吃驚,

但是對方親切而又凜冽,如冬日森林般的微笑讓卡莉奧佩同意了他的建議。

【那就只兩個人練習吧。】

【這樣能安全一點。】

說著話的諾阿斯的樣子,沒有任何的私心。

只是為了保密而提出了的建議和決定。

對無緣無故感到尷尬的自己感到羞愧,這是對那時最鮮明的記憶。

‘差點又做了令人羞愧的事。’

重新找回理智的卡莉奧佩向諾阿斯道歉:“是我太輕率了。”

 

當時的諾阿斯說,在正式表演之前,在展現出俗歌的價值之前,被人知道了的話會很麻煩。

這是因為擔心卡莉奧佩才說的。

如果只考慮卡莉奧佩的立場,即使現在兩個人一起演唱俗歌的事被人知道了也無所謂,

現在卡莉奧佩會唱俗歌已經是人人皆知。

‘但是公子不一樣。’

如果諾阿斯演奏俗歌的消息傳開,將會引起軒然大波。

由於他在政治上的微妙地位,最好不要有什麼弱點。

雖然貴族們對市井風俗的認識開始發生變化,但幾百年來的固有觀念並不是那麼容易轉變的。

與全體貴族相比,卡莉奧佩身邊接受俗歌的貴族只是極少數的一部分,與全體國民相比就更少了。

‘如果被人知道,公子會很為難,我……’

與擔心自己的諾阿斯比,她並沒有深入理解他的立場和處境。

因為電報上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話,所以她就覺得,和護衛騎士一起過來也沒什麼關係。

 

‘怎麼了?’

諾阿斯看著卡莉奧佩咬著嘴唇自責的樣子,皺起了眉頭。

輕率了。並不是期待她這種反應。

自己想想也覺得幼稚。但實在是忍不住嫉妒,所以說了那些話,但那應該沒有什麼值得讓她這樣自責的吧?

 

“抱歉,多明尼克,能在別的房間等我嗎?”

“小姐。”

聽到多明尼克擔憂的聲音,卡莉奧佩微笑地回答:

“沒關係,公子不會對我不利的。”

語氣裡充滿了對對方的信任。

現在只能這樣。

諾阿斯仍在幫助自己,但他也可能因此而受到傷害。

 

“……如果小姐希望的話。”

雖然多明尼克並不想離開,但聽從小姐的命令是第一位的。

當然,如果諾阿斯是危險的人物,那麼他無論如何都會待在這。

‘但是,’

多明尼克看著諾阿斯。

他認為他很危險,

像藏起利爪的猛獸,不知何時就會露出尖牙利齒咬斷脖頸。

多明尼克聽從卡莉奧佩的命令的理由只有一個。

‘對卡莉奧佩小姐來說,是安全的。’

對卡莉奧佩,猛獸收起來兇狠,溫順得像寵物。

問題是,除了卡莉奧佩以外的所有人,都能明顯地感受到他的威脅。

就像是看到一隻老虎在蹭著小姐的腿撒嬌。

 

但,猛獸就是猛獸,還是要囑咐幾句。

“我就在隔壁的房間,如果發生了什麼事,就請大聲叫我,我馬上就來。”

聽到多明尼克的囑咐,諾阿斯抬了抬眉毛。

‘感覺好像被當成了癡漢。’

不過由於剛才跟卡莉奧佩說悄悄話,刺激到了對方,所以諾阿斯什麼都沒說。

 

多明尼克對兩人行了個禮後就走出了房間。

喀嚓。

門關上了。

房間裡只剩下卡莉奧佩和諾阿斯兩個人。

 

 

 

*詳見第二章“白堊紀的貴婦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