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Lancer

54488浏览    2386参与
Lucia.Y

lancer!!!♠️💙

(⚠️拟人注意,私心啦,他真的好可爱😭请忘记他是个小胖妞)

lancer!!!♠️💙

(⚠️拟人注意,私心啦,他真的好可爱😭请忘记他是个小胖妞)

ENCHER
肝不动了,干啥都肝不动了(送给...

肝不动了,干啥都肝不动了(送给闺蜜的新年礼物)

肝不动了,干啥都肝不动了(送给闺蜜的新年礼物)

Bubble Records
冬comi上的无料图w 奈仓桑...

冬comi上的无料图w

奈仓桑:画什么都可以喔!

于是就决定画泡温泉了

果然冬天里就会想泡温泉!

冬comi上的无料图w

奈仓桑:画什么都可以喔!

于是就决定画泡温泉了

果然冬天里就会想泡温泉!

古氏_光风霁月
#授权转载 可爱的名字❤️ 感...

#授权转载

可爱的名字❤️

感谢翻译嵌图@脳噛弥子

欢迎更多为爱发电的朋友一起来汉化!

作者@gyozu__

#授权转载

可爱的名字❤️

感谢翻译嵌图@脳噛弥子

欢迎更多为爱发电的朋友一起来汉化!

作者@gyozu__

吃書小妖

临摹,原图p2,是在朋友圈看到的,侵删


虽然只有库出场但我感觉有一点点隐喻枪弓啦

把库画短了一点🤣画完才发现你手臂咋这么长?!

临摹,原图p2,是在朋友圈看到的,侵删


虽然只有库出场但我感觉有一点点隐喻枪弓啦

把库画短了一点🤣画完才发现你手臂咋这么长?!

Bubble Records
新年快乐,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

新年快乐,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和各种新事物都有美好的相遇^ ^

新年快乐,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和各种新事物都有美好的相遇^ ^

Bias

Oblivion_32

1-31


还活着的库丘林和过了UBW线后的红A

——————————

有人单凭一句话就能让一个饿得半死的人瞬间失去胃口。库丘林放下餐盘,看着盘子里剩了将近一半多的食物,在心里认定Archer已经将这个技能练到了巅峰造极。他并非没有想过战败后的下场,但被人直白地如同亲身经历般残酷指出,库丘林难免觉得有点反胃:“你说过你已经死了很久了……你生前不会就是这么战死的吧?”

“我只是个普通人,比不上光之子殿下您波澜壮阔。”Archer的语气仍带着他习惯性的自嘲,大概是死后经历过的事情太多,对自己的死亡也没太大感触:“虽然我已经死了很久了,但你现在可还是个活人,就这么死在这里有点可惜。”

“...

1-31


还活着的库丘林和过了UBW线后的红A

——————————

有人单凭一句话就能让一个饿得半死的人瞬间失去胃口。库丘林放下餐盘,看着盘子里剩了将近一半多的食物,在心里认定Archer已经将这个技能练到了巅峰造极。他并非没有想过战败后的下场,但被人直白地如同亲身经历般残酷指出,库丘林难免觉得有点反胃:“你说过你已经死了很久了……你生前不会就是这么战死的吧?”

“我只是个普通人,比不上光之子殿下您波澜壮阔。”Archer的语气仍带着他习惯性的自嘲,大概是死后经历过的事情太多,对自己的死亡也没太大感触:“虽然我已经死了很久了,但你现在可还是个活人,就这么死在这里有点可惜。”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句话也算是在关心我的安危,但我听完还是想揍你。”库丘林磨了磨后槽牙:“然后呢?”

“单凭你自己的力量不可能和整个康诺特大军为敌,至少要发动起阿尔斯特军队的力量。”

库丘林直接否决:“阿尔斯特的战士都身负玛恰的诅咒,让他们上战场只是去送死。”

“但至今为止,我没看到你的国家做出过什么像样的努力来解除这个诅咒……你觉得你在这里的死斗有意义吗?”

“但我只能这么做。”库丘林的脸色与Archer在阿尔巴初次见面时相比肉眼可见地灰败了不少,但眼中的坚定丝毫不变:“阿尔斯特的战士本就应该为这片土地献出生命。”

“令人钦佩的气量。”Archer随意指了指身后阿尔斯特王城伊弯的方向:“那么,那些在伊弯附近的军队呢?他们也是阿尔斯特的战士,他们为什么不为阿尔斯特献出生命?”

“也真亏你说得出这种话。”库丘林看着面前安静燃烧的篝火,略带嘲讽笑了笑:“身负诅咒的人一旦战斗就会浑身剧痛,连武器都拿不动……在这种情况下死在战场上连牺牲都算不上,只能叫被屠杀。”

“他们都是我的兄弟。”他抬头看向Archer灰色的双眼:“我不会让我的兄弟去送死。”

“……既然你这么认为的话。”意识到库丘林也是个不会被人轻易说服的类型,弓兵没打算继续说下去。他靠着身后的树干,看向头顶枝叶间依稀可见的弯月,有些感慨:“我很难让一个没见过地狱的人意识到地狱的恐怖,但我至少想把这个人从地狱旁拉回来。”

“你也没必要做这种尝试。”库丘林耸耸肩:“毕竟我有‘我能一个人把事情全扛下来’的盲目自信。”

Archer在心里叹了口气,心道果然不能以常人的思维来揣度这些在传说中留下名字的战士:“也要有能力完成……不过有自信是好事。”

库丘林很是无奈地后仰躺在地上,四肢摊平看着枝叶间的夜空,哀叹道:“所以还是我不够强。”

……

八小时后。

“我想明白了,我们去求援。”

在树上灵体化休息的Archer是被库丘林摇醒的——天晓得库丘林是怎么大清早就找到Archer的位置又把他从灵体化状态中拽出来的。Lancer一把抓住弓兵的手腕,防止弓兵手中突然投影出的干将莫邪近乎条件反射般砍向他的脖子:“看不出来你起床时候脾气还挺大。”

“这是正常人被突然袭击时的正常反应。”Archer没精打采地看着自己的手腕被库丘林抓住,解除了武器的投影:“不过你竟然突然说要求援……我脑子睡糊涂了?”

此时已是清晨,冬日的阳光透过枝叶和晨雾在林间打下几道光束,与鸟鸣和早晨清冷的空气相称,格外静谧。枪兵在Archer身边晒得到太阳的地方坐下,摆了个沉思的造型:“我想了一晚上,发现我确实承担不起失败的后果。”

英灵虽然生理上不需要睡眠,但长时间的清醒仍会感受到精神的疲惫。Archer忍不住打了个呵欠:“看来你脑子突然开窍了。”

“不是脑子开窍的问题,是有你这个血淋淋的例子坐在这里。”

Archer低头闻了闻自己的衣服,感觉连日杀伐留下的血腥味也不算重。

“我是说你的精神状态。”库丘林叹了口气。枪兵语气平静,但放在腿边紧握的拳头和手背上暴起的青色血管暴露了他的真实情绪:“我一直认为自己不算怕死。我只是在想……如果我已经拼上了性命,做了我能做的一切,阿尔斯特依然败在梅芙的战车下的话……我会很不甘心。”

他看向冬日略有些发白的高远蓝天,暗红色的双眼中有些茫然:“但那时候我已经死了。我什么都做不到。”

以阿尔斯特目前一片萎靡的状态,独自一人支撑了数月之久的库丘林开始出现这种想法并不出奇,Archer在心里表示理解。只是弓兵嘴里说出的话依然让库丘林险些蹦起来:“那就死后任他洪水滔天。”

库丘林的脸像是生嚼了半个水煮苦瓜般狰狞:“你这人绝对不能放到军队里。”

“不管怎么说,我是站在希望你能获胜的这一边的。”Archer耸了耸肩:“所以你现在是想活到最后,亲眼看到阿尔斯特将康诺特击退。”

“毕竟有的人死后也不得清净。” 

Archer抬头看向库丘林,发现自己的视线正好和库丘林红色的双眼对上:“这个‘有的人’指的是我?”

这句话近乎是个陈述句。库丘林看向Archer的白发,也没正面回答:“你究竟是经历了什么才变成了现在的样子……你和斯卡哈不告诉我,我也不会问。但从你扭曲到惊人的思考方式来看估计不太愉快。如果我死后有机会像你这样回到这个世界,得知即使我拖了梅芙这么久阿尔斯特还是被康诺特攻占,那可真是……死后不得安宁啊。”

“我倒不是因为生前的失败变成这样的。”Archer想起了几位死后仍在追求圣杯试图挽回生前遗憾的英灵,有些感慨:“不过我能理解,那样确实很无奈。”

……

深冬的溪水冷到让人骨头生疼。库丘林就着溪水洗了把脸让自己彻底清醒,又在溪边挑了几块可以当符文石的石头,开始在上面画卢恩:“就按你之前说的做。我去刺杀阿利尔,你去伊弯求援。”

Archer饶有兴趣地看着库丘林坐在地上画卢恩,几块堪比C级魔术礼装的符文石渐渐在枪兵手中成型:“想好具体计划了?”

“我身上还有每日决斗的geis,不能离开国境超过一天。也就是说,我不能回伊弯求援。”库丘林将几块符文石一字排开,开始往里面记录讯息:“但如果是你回伊弯找康纳尔的话,用正常的方法你进不了他的宫殿,用不正常的方法……他只会想办法砍了你的脑袋。”

“那就找个康纳尔信得过的人来传讯。”

“我能找到这样的人,但我信不过他自身的能力。”符文石随着卢恩的运转渐渐呈现出近乎透明的质地。意识到自己这般评价那个人似乎不太合适,他摇了摇头,苦笑道:“也不能说信不过。只是以现如今的局势,他估计很难活着从国境回到伊弯。”

录入完信息的符文石光滑透明,在阳光下如水晶般闪耀。库丘林一向是说干就干的行动派,他收好符文石,示意Archer跟上他,边走边解释接下来的计划:“我用卢恩在石头上记录了这几个月的战况。一会儿我们去找舒尔达。他住在缪斯印尼,离这儿不远。到时候我把这几个卢恩给他,你护送他把卢恩交给康纳尔。他老人家上了年纪身体不太好,现在情况又乱,路上估计有康诺特的人埋伏,保护舒尔达安危这件事……除了你之外的人我信不过。”

“这位舒尔达是?”

“舒尔达·麦克·罗奇,我的父亲。”

见Archer有些惊讶,库丘林只是以为他不了解自己的身世,也没再多解释:“他说的话康纳尔至少还肯听几句。”

库丘林一向以“光之子”的名号为人所知。但实际上,他的生身父母是舒尔达·麦克·罗奇和德齐绨娜。舒尔达是阿尔斯特内的领主,德齐绨娜是阿尔斯特王的亲妹妹,故而库丘林也算是个公主的儿子,有王族血统。

只是在传说中,库丘林的母亲德齐绨娜在喝水时不慎饮下了落在杯口的蜉蝣,当晚的梦境中,一位自称鲁格·麦克·埃索伦的男子出现,告知她将生下自己的儿子,并为他取名为瑟坦特。埃索伦这个姓属于居住在阴阳界(side)的神祗,故而世人更乐于以光神鲁格之子的身份来称呼库丘林。

用美化点的说法便是:一杯酒,饮下了光之神;一春秋,孕育了库丘林① 。

库丘林没再继续解释,Archer也懒得理清他的出身亲戚关系。只是想到自己猝不及防要被库丘林介绍给他的亲生父亲,而且这位亲生父亲听库丘林描述不像弗格斯那般不靠谱,Archer心底渐渐升起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尴尬感,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不应该空着手去见舒尔达,至少应该提点礼物过去……或者是提前递张名片?

成功被自己突然蹦出来的现代人思维逗乐,与Archer并行的库丘林默默扭头看向弓兵,一脸诡异:“你突然笑什么?”

只是再度体会到了你是切切实实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弓兵又低头笑了笑,最终只是说了句没什么。

——————

  • 永远的7日之都里有件影装名字叫光之蜉蝣,装备介绍就是这句话,听起来很带感

库丘林的出生其实挺玄乎。把书上那一大段理清了应该是说他转生了三次才生下来,先是伍拉格的夫妇早夭的婴儿,然后是蜉蝣,然后才是德齐绨娜和舒尔达结婚生下了瑟坦特


过激ki厨二氧化碳

放手离去

对不起我终于回来了。

已经六个月没写rk相关的文了…

我磕头谢罪dbq我又爬墙了

是混着刀片的沙雕

有rk的死亡前提


————进入正文————

  看着Lancer一次又一次地把地板挖出大洞时,Rouxls不禁开始怀疑自己究竟是干爹还是免费保姆。


  怎么比当妈还难。


  他只能叹口气,把那个捣蛋鬼拎起来训斥他一顿,然后不声不响地打扫干净那孩子凌乱的房间。


  更可怕的是,每次教育完Lancer后,他心底竟有莫名的愧疚感——甚至让他有种自己才是这孩子的亲妈的错觉——当然这种感觉持续不了多久。


  毕竟没人...

对不起我终于回来了。

已经六个月没写rk相关的文了…

我磕头谢罪dbq我又爬墙了

是混着刀片的沙雕

有rk的死亡前提


————进入正文————

  看着Lancer一次又一次地把地板挖出大洞时,Rouxls不禁开始怀疑自己究竟是干爹还是免费保姆。


  怎么比当妈还难。


  他只能叹口气,把那个捣蛋鬼拎起来训斥他一顿,然后不声不响地打扫干净那孩子凌乱的房间。


  更可怕的是,每次教育完Lancer后,他心底竟有莫名的愧疚感——甚至让他有种自己才是这孩子的亲妈的错觉——当然这种感觉持续不了多久。


  毕竟没人能够忍受漫天飞舞的辣椒酱。


  “汝…汝为何又将此地破坏到如此之脏乱的程度?!吾不是昨日才刚刚收拾完毕的吗……?难道仅仅在一个房间里作孽已经满足不了汝了吗!?!”


  “可是lesser dad,这么干真的很好玩!你不来试试嘛lesser dad?”Lancer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


  “嘶…若是汝来亲自打扫此地,或许就不会有这番言论了…罢了。保证别有下次就好…”Rouxls深深叹了一口气,俯下身子,用抹布一点一点拭去地板上的尘土和一些迷之碎屑。


  毕竟Lancer还只是一个孩子,他想。


  然而时间向他证明了,如果不去早些放手,那么这个孩子永远永远长不大。也无法在他活着时成长。


  所以说啊,孩子永远是孩子。甚至当得知Rouxls的死讯时,那孩子也只是天真地认为他的lesser dad只是去了另一个没有人去过的地方。


  这件事貌似隐瞒地很好,除了皇室成员外没有任何人知道那个公爵已经被光之民杀死了。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他们对Lancer故意隐瞒了这件事。


  不过他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其实Lancer是一个很乖很乖的孩子,他故意去做那些捣蛋的事情也只是因为依赖。当他失去那个一直照顾他的人后,他变得异常地沉默与乖巧。


  是在等待那个已逝之人回来吗?这无从得知。


  只知道,他每次见到巡视的士兵时都会问上一句:



:“你见到那个公爵了吗?”








从没有人回答,他已经死了。



Fin.

酱爆丸子头

【金五枪】在玩游戏时也要好好听别人说话

我爱大狗,日狗使我快乐

我爱大狗,日狗使我快乐

Bubble Records

补档

Just 1 real.P1

爱尔兰黑帮x赝品师.

原来已经是好几年前画的了

补档

Just 1 real.P1

爱尔兰黑帮x赝品师.

原来已经是好几年前画的了

Mush
上禮拜的FGO魔獸戰線完全是夫...

上禮拜的FGO魔獸戰線完全是夫妻問題引發的戰爭,藤丸和馬修沒發現他們意外當了電燈泡嗎wwww

小恩超美的,從以前就好喜歡小恩,難得喜歡一個綠頭髮的角色,果然跟他五星有關嗎

希望夫妻盡快和好ww


上禮拜的FGO魔獸戰線完全是夫妻問題引發的戰爭,藤丸和馬修沒發現他們意外當了電燈泡嗎wwww

小恩超美的,從以前就好喜歡小恩,難得喜歡一個綠頭髮的角色,果然跟他五星有關嗎

希望夫妻盡快和好ww




阿季

[枪弓]囚人之夏

囚人之夏

-枪弓-

随便写写

本来是想在夏末写完,却是硬生生的拖到了这个时候。

真是很对不起夏天。

本文有严重的妄想设定和意义不明注意。

1)

库丘林醒来的时候是午后傍晚,风铃敲响了他的耳朵。

残阳的红色投下及其浓重的阴影形成红黑两色。夏蝉的振翅声跳跃其中。他隐约记得在他睡着之前红色的弓兵有说过要外出做一次些事情。在此之后他的记忆就陷入了一片空白的梦境。

在这样的残阳下,他一点也嗅不到落日夹缝中应该透露出来一点的夜的凉爽,沉重的夏热同眼前的颜色一样包裹着他。他背后的衣服在午睡的时候被汗水浸透了,此刻不舒服的粘连感正顺着皮肤传来。

就在库丘林要伸手去打开那个看上去就形状古怪,...

囚人之夏

-枪弓-

随便写写

本来是想在夏末写完,却是硬生生的拖到了这个时候。

真是很对不起夏天。

本文有严重的妄想设定和意义不明注意。

1)

库丘林醒来的时候是午后傍晚,风铃敲响了他的耳朵。

残阳的红色投下及其浓重的阴影形成红黑两色。夏蝉的振翅声跳跃其中。他隐约记得在他睡着之前红色的弓兵有说过要外出做一次些事情。在此之后他的记忆就陷入了一片空白的梦境。

在这样的残阳下,他一点也嗅不到落日夹缝中应该透露出来一点的夜的凉爽,沉重的夏热同眼前的颜色一样包裹着他。他背后的衣服在午睡的时候被汗水浸透了,此刻不舒服的粘连感正顺着皮肤传来。

就在库丘林要伸手去打开那个看上去就形状古怪,一眼就能辨认出来是弓兵投影出来的电风扇时,玄关有了响声。

超市购物袋的细微声响,木制门的摩擦音,将鞋子摆放好的鞋跟碰撞声。接下来会是赤足行走在木制地板上的声音。

这里有一种奇异的熟悉感,好像他们从很久以前就一直重复这样淡色的日常。可是明明他和工兵是前天才凑够了买下这座和式木屋的钱。即使是从被命运紧紧缠绕的灵基里面也找不出任何有一点参考价值的东西。

“Lancer。”他确定弓兵会喊他的职阶而非名字,事实上他也那么做了。在弓兵那头晃眼的白发映入眼帘的时候,残阳的余晖戛然而止,蝉声低微,只有风铃还在脆响。

  “天气太热了,晚上吃茶泡饭吧。弓兵把购物袋里的冰啤酒放在桌面上,里面还放着没有来得及拿出来的卷心菜,洋葱和肉之类的食材。银色的易拉罐上顺着留下透明的水珠。

在所有色彩恢复正常之前,库丘林终于打开了那个造型古怪的电风扇,风铃晃动几下,不再出声了。

2)

在他的记忆里这东方的岛国没有那么闷热过。并不是令身体躁动的热感,而是从四面八方堆积起来的压迫感。以至于不管是吃过爽口的茶泡饭,再喝冰镇后的啤酒,接着脱了自己的衣服再脱了弓兵的衣服都无济于事。

他们现在做的事情自然不是在散热。对着长廊的门开着,外面是前任屋主打理的经典日式的庭院。半轮月当空,月光的颜色和弓兵的头发融化在一起。

他并没有把这种微妙的违和感告诉弓兵,毕竟对方没事人一样。要说在这个方面对方的小心谨慎程度不会低于他。于是库丘林只是把所有的感官专注于眼前的情爱,去亲吻弓兵的鼻梁,薄唇,顺着喉结的地方啃咬,再划过曲线饱满的胸//膛。

他的恋人在情爱的方面实在是太过于压抑了,能只发出一个音绝对不发出第二个音。只有紧//密//交//合的部分在告诉库丘林对方实在真的享受这件事。

“好热。”库丘林开口的时候,那个造型古怪的电风扇还在运转,风把他的长发吹的垂在弓兵的胸口。

“你可…,别指望我,给你投影个空调出来。“

库丘林啧了一声,虽然早就习惯了弓兵一贯的部分场合的毒蛇,但是在这种时候说出来总有些不解风情的味道,于是他使用了一点别的方法让对方闭嘴了。

在结束的时候弓兵少有的抱住了他,将下巴放在肩窝处,偏开了头。

3)

  夏日的天气是很好的。

  库丘林早晨起来的时候,弓兵已经很早的走了。桌面上留了早餐。他今天的工作是去花店打工。清晨的阳光尚且没有那么毒辣。显得清新而透明。

  库丘林将玫瑰的花束整理好,放进淡蓝色的透明花瓶中。鲜艳的玫瑰花束让他忍不住的想起弓兵的红色。放在其他的时间,那一定是扎眼的,高调的。似乎和他本人的性格并不搭调。但是现在回忆起来又带着玫瑰花似乎不存在的花香。

  说起来,他似乎很久没看见那家伙穿红了。

  库丘林的思绪逐渐的飘远了。他看见有放暑假的孩子拿着刚刚买好的冰镇弹珠汽水跑过,叮当一声清脆的玻璃碰撞声后甜味的汽水就从瓶口喷出,在阳光下闪耀着漂亮的金色。

  “啊……还是在哪里都能遇见你啊。”

  熟悉的声音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是rider。

  “噢,欢迎光临。”库丘林看着休闲装打扮的rider。“要买什么?”

  “给我包一些白雏菊吧。”rider走进花店躲避阳光,库丘林转身去店子里拿花。

  “白雏菊?要这个干嘛。”虽然嘴上在问,可手头的动作还是很快。

  “是樱拜托的。是要用于祭奠…”

  “祭奠?”库丘林把包好的花束交给rider再收过钱找零“……有谁去世了吗?

  到这里的时候,rider的脸上出现一瞬间迷茫的神色,她张了张口,最后转为了一句。

  “……忽然,想不起来了。”

  “是吗。”库丘林眯了眯眼睛,到这里他的工作就结束了。Rider抱好花束,重新走回阳光下。

  雏菊白色的花瓣,在明媚的光下被照射的几乎透明。

4)

  花店的店长,似乎有什么私事的样子,在今天早早的就放他回家而歇业了。

  库丘林在外面随便吃了点午饭。回去的时候弓兵果然不在。于是便给他通了一通电话,弓兵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意思是下午还有些事情,但是晚饭之前他会回来的。

  于是库丘林挂断电话。在这样的燥热的天气里他连去码头钓鱼的心情都没有,夏蝉鸣叫,阳光近似于泛白。

  他躺在和式的木质地板上,看见挂在门框上的风铃叮当作响。夏日的感觉绵长而细腻,他看见有几只鸟从窗外飞过。

  在将人包裹住的睡意将他席卷之前,库丘林伸手关上了和室的门。

5)

 

  在弓兵提着购物袋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后的傍晚了。

  他在门口关门,拖鞋,将门口自己的鞋和库丘林乱脱的鞋子放好,再光脚踩上了木制的地板。

  “lancer。”弓兵推开了门,把购物袋里的啤酒一瓶瓶的放在桌面上“晚餐吃茶泡饭怎么样,天气……”

  “天气实在是太热了吗。”

  弓兵一愣,在关上房门的室内风铃叮叮当当作响,下一秒他抬头就看见穿着那身蓝色灵衣的库丘林,手里拿着猩红的穿刺死棘之枪。凌厉的杀气扑面而来,在他投影出干将莫邪之前库丘林比他更快。木桌被掀翻,啤酒滚落,塑料袋里的食材一个接一个的滚了出来。

  “卷心菜,洋葱……还真是一模一样。”库丘林压在他身上,长枪直接扎进了他的右手里,接着他垂眼看身下的弓兵。

  “……你是怎么发现的?”

  “没什么。只是违和感达到顶峰了。”库丘林的长发从肩头滑落到弓兵的胸口。“所以,这里是固有结界?”

  “……啊。”弓兵没有要多做解释的样子,或者说他现在已经完全把反抗的力道卸了下来。

  “什么啊,你还能弄成这个样子。”

  “总有喜欢改造自己武器的好事之徒在。”

  “杀了你的话就能从这里出去了,对吧?”

  “是这样没错,但是你也会回英灵座吧。库丘林。”

  库丘林愣了一下。卫宫看他的眼神完全和昨天,或者和今天没有什么差别,接着他伸手拔出了插在卫宫手里的枪,笑了起来。

  “真是笑死人了,喂,你要这么骗自己到什么时候啊。”

  “……和你没……”

  “好了好了。虽然不是来之英勇的战斗,但是卫宫,你的理想乡不是在这。”库丘林旋转手中的长枪,将尖端抵在了卫宫心脏的位置。

  “就在这里吧。将这夏天终结。”

  “在这里,两个人。”

  蓝色的枪兵缓慢的附身,去沾染从胸口处溢出的红色,亲吻了夏日最后的嘴唇。

【end】

Bubble Records

去年为皋月桑的结婚本画的封面封底
幸运E的FBI当然一结婚就会出任务( 

去年为皋月桑的结婚本画的封面封底
幸运E的FBI当然一结婚就会出任务( 

Bubble Records

去年参加的日本合志《Roots》 得到允许放出了

日常沙雕的一周


去年参加的日本合志《Roots》 得到允许放出了

日常沙雕的一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