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ast friends

1525浏览    33参与
MoiEro

《最后的朋友》上野树里自截自调

《最后的朋友》上野树里自截自调

一颗大白羊
Prisoner Of Love - 宇多田ヒカル

没想到让我再次想起这首歌的机遇
竟然是《dark blue kiss》的片头涉嫌抄袭《last friends》的片头。。。
哎,原创的艺术才会走更远吧

没想到让我再次想起这首歌的机遇
竟然是《dark blue kiss》的片头涉嫌抄袭《last friends》的片头。。。
哎,原创的艺术才会走更远吧

倦鸦

线笼

*影视角色同人,加入原创角色
*ooc
*DV男×病娇女
*食用愉快~

【正文】
及川宗佑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是源理花。
穿着白色护士服,戴着口罩,只露着一双圆圆的下垂眼的源理花。
她正注视他。那种认真的眼神,及川宗佑上一次见到是在美知留给生病的自己喂粥的时候,在她可爱的脸庞上出现。
他差点晃了神。
但他马上又想起再一次从美知留脸上看到这样的眼神,是在她眼睛里泪光氤氲,一字一句哀求自己“不要伤害我的朋友”时。
仿佛突然从天堂落入地狱。手腕上的痛楚合时宜剧烈发作,或者说他的感知终于回归了身体,他蹙眉,目光垂下,看到自己被纱布层层包扎的手腕。
目光触及之处,一片寂寞的白。
于是及川突然明白,这里是地狱一样寂...

*影视角色同人,加入原创角色
*ooc
*DV男×病娇女
*食用愉快~

【正文】
及川宗佑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是源理花。
穿着白色护士服,戴着口罩,只露着一双圆圆的下垂眼的源理花。
她正注视他。那种认真的眼神,及川宗佑上一次见到是在美知留给生病的自己喂粥的时候,在她可爱的脸庞上出现。
他差点晃了神。
但他马上又想起再一次从美知留脸上看到这样的眼神,是在她眼睛里泪光氤氲,一字一句哀求自己“不要伤害我的朋友”时。
仿佛突然从天堂落入地狱。手腕上的痛楚合时宜剧烈发作,或者说他的感知终于回归了身体,他蹙眉,目光垂下,看到自己被纱布层层包扎的手腕。
目光触及之处,一片寂寞的白。
于是及川突然明白,这里是地狱一样寂寞的人间。
“你醒啦,太好了,”女孩摘下口罩,露出一张娃娃一样稚嫩无害的脸,她在笑,那笑容连同刻意放柔的声线一样,温暖得让及川觉得有些刺眼。“初次见面,我叫源理花,是你的护士,请多关照。”
1.
那人陪伴自己很久了。
“及川先生,不要浸湿手腕,免得感染。”
“及川先生,要好好吃饭哦。”
“及川先生,你有想看的书之类的可以找我,我帮你带。”
及川几乎不理会她。
“及川先生……”
“你很烦。”他以稀松平常的温柔语气,说。他声音很好听,好听到吐露出的字眼需要听者反应两秒才能听出其中的敌意。
比如源理花。
这次可以离我远点了吧。及川想。
但他随后就听到源理花开口了,声音淡定如常:“及川先生,你头发长了,呶。”他抬起头,面前不知何时多了一面镜子。然后镜子被拿开,源理花认真的脸出现在面前,“我在朋友店里学过理发……可以帮你剪一下刘海。”
没有人这样对待过他,这种温热的人情触觉给他带来了不适。他有些厌烦,但又像第一次吃到甜腻糖果的孩子那样手足无措。
他只好默默对着镜子,看上去是在打量自己。刘海遮眼了,嗯,的确该修剪了。
他默默地想,为什么要这么善待我,疯子一样无法自控,会让爱的人流眼泪的我。
于是他很乖地任由源理花把毛巾围在自己颈肩,然后在在源理花拿起剪刀的时候,握住她的手,刺向自己的太阳穴。
源理花没有尖叫。
有血滴下来,将毛巾染上点状的红。
大惊失色的是及川,他大声喊:“你是疯子吗?”入院以来他第一次这么大声地讲话。
源理花松开手,于是剪刀“哐啷”落地。她低下头看自己的左手,掌心被刀刃划出一道深深的痕。她刚刚用手握住了刀尖,现在血正源源不断地流出来,她才发觉痛楚,皱了皱眉。
及川咬住嘴唇,然后他突然起身,握住源理花的肩膀,把她甩到床上。随后,他跨坐在她身上,按住她的肩膀,注视她。
她的举动让他感觉不到胜利的滋味,却给了他控制对象不受控制的惶恐。于是他要侵略,要制服,要宣告主权。
有一瞬间惊吓从源理花脸上闪过,但抬眼看到及川因为惊讶和莫名的恼怒而扭曲的脸时,她竟然噗嗤笑了出来。
“你才是疯子。”语气里有点嗔怒,有点好笑,她没有叫他“及川先生”。
而及川更在乎的是,她面对危险的脸庞比他还要冷漠。
究竟谁是怪物呢。
似乎是静止的几分钟。
及川颓败地从她身上起来,摇摇晃晃地倒在床上。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问:“有没有一个叫美知留的女人来看过我。”
说是问句,其实句末的陈述语气已经宣告了他内心无望的独白。
回答意料之中,“没有。”
没有。
2.
伤口发炎引起的高烧退掉时,及川宗佑和源理花交往了。
其实,这也是很自然不过的一件事。偶尔及川会想起做出那个决定的午后,阳光和煦照在脸上,稍嫌刺目,他慵懒地眯起眼睛。
一片阴影投下。
是源理花,她的微笑取代了阳光。
“及川,该喝药了。”
然后在他喝药时,她抓起他受伤的左手腕。纱布被轻柔揭开,源理花低头查看伤口,及川从她的声音里听出了细微的开心:“伤口恢复得很好。”
“源理花,”及川深邃的眼睛注视着她,“我们交往吧。”
她像没有听到,兀自伸手抚摸他的额头,“烧也退了,这么下去不久就可以出……”
及川突然抓住她的手腕,这一抓力气不小,几乎是耗尽了一个病人的全部力气。“疼。”源理花皱眉,及川看着她的脸,非常认真的——有一瞬间他甚至看到美知留的脸在她的脸庞之上重叠置换。那一刻他想,自己做出的决定没有错,他身边的位置空了出来,必须找个爱人取代——或者此刻说是猎物给为恰当。他本不是这样的人,但寂寞和恐惧几乎摧毁了他。
源理花会原谅他的,一定会,因为,他不会让她知道这突如其来的告白背后的理由。
他注视她,一字一句地说:“我们交往吧。”
源理花愣了一会儿。
“好。”

聊天,出院,约会,接吻,第一周,第二周。
“差不多可以搬过来了吧?”他说。
源理花慢慢搅动着咖啡杯里的搅拌棒,低头思索了一会儿。
“嗯?”他握住她的手,温柔的。
源理花抬头,眼睛里亮晶晶。
“宗佑陪我去买情侣用具吧。”

什么都是成套的,摆放在一起的时候,比及川和理花更像热恋中的情侣那样黏糊。
“宗佑,这盏台灯很漂亮,我们添一件怎么样?可以摆在沙发那儿的桌子上,晚上打开的时候……”
源理花微笑着,兴致勃勃地说。
及川却愣住了。他像失聪了一样,只有眼前还剩下源理花新鲜的唇在张合。目光转移,继续转移,最后停留在一个女人身上,一头卷发唤起了他所有的回忆。
他突然就撇下了女友,向着女人的背影追了过去。
源理花被他的反应吓到了,“宗佑!”她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于是下一声呼喊被梗进了喉咙,“宗……”
只差一步。
他扳过女人的肩膀,喊出那个名字,几乎是同一时间就有眼泪掉下来。
“美知留!”
陌生女人的脸上写满了惊惧,扔下一句“神经病啊”就匆匆忙忙地走开。
只剩他愣在原地。
然后突然被一股力量扑倒在地。
“宗佑,你听着,”她说,“在医院里看你的只有我,没有别的什么人。”
宗佑麻木地看着上方源理花的面孔,看着她说着说着眼泪就直直落下,落进他空洞的、同样在流泪的眼睛。
“你身边的也只会有我,没有别的什么人。”她按住他的肩膀,极力控制的声音被压低成沙哑的声嘶力竭,但又带着哭腔。
“没有。你听懂了吗。”
3.
那是源理花第一次夜不归宿。
及川宗佑做好了双人份的咖喱饭时,时钟已经过去了四十五分钟。
他一开始对自己说,如果她不听话,大不了分手就好。
然后他想,一定是错觉,他没有慌乱,也没有愤怒,
最后他想,如果他生气,也不是因为他对她有什么感情。
他终于作出决定,去找源理花。然后在他穿上外套出门之际,他做出了自己也不能理解的举动。
他一脚踢翻了茶几,之后定定看着咖喱饭的尸体四处横流。

最后是在离家最近的一家酒吧找到她。
及川冲上去,拽住她的手腕就往家的方向走,她身边那个男人试图阻止,而他甚至都没有解释一句,就一拳把对方掀翻在地。
源理花只是在旁边,静静地看着这一切,脸上不见悲喜。然后,任由他拽着她不顾她脚下踉跄地走回家,锁门。
他打了她一耳光,把她扔在床上。
她费力地调整了一个不那么难受的姿势,目光不经意地掠过被他抓了一路的左手腕。啊,她想,都红肿了。
“你太用力了。”源理花微笑,“为什么呢,宗佑。”
及川宗佑没有回答,只是沉默地看着她。然后,他上床,压住她,她下意识地伸手推开他,反被他钳制住手,按在床上。
沉默了很久。他低头,居高临下的逼视,让她的目光无处躲藏。
她看着他黑洞一样深不见底的眼睛。笑意在她脸上逐渐隐去。
“宗佑……为什么?”
他没有回答,只是伸出手抚弄她额前凌乱的刘海。然后垂下头,细密却充满了占有欲的吻洒落在她的颈肩,他的啃噬让她感觉疼痛,她恍惚地想。这些吻像他的眼睛,充满暴戾的安静。
于是在她意识被逐渐滚烫的触觉取代之际,她发出的呻吟之外的最后一串音节,是“为什么呢……你不会爱上我了吧,宗佑”。

不会爱上我了吧。

恍惚里,听见他答,是啊。
于是源理花想,是自己的错觉吗。
4.
记忆伴随着时间的逆流回到出院前一天那个午后。
源理花在整理宗佑的衣物,日光穿过窗外树叶在她脸上投下隐秘的温柔。
宗佑盯着看了一会儿,突然开口了。
“为什么喜欢我?”
“嗯?”
“刚开始,为什么那么认真地照顾我?”
“这是我的工作啊。”
“你骗我,”宗佑说,“你喜欢我,对吧。”
她没有回答,片刻,轻轻一笑,“是啊。”
“为什么?”
“因为……”源理花边整理边说,“我和宗佑是一样的人啊。”
及川宗佑有些困惑。
源理花抬起头,她的脸隐在逆光里,看不清楚神情,但她的声音里,有莫名的笑意。
“也许宗佑现在还不知道,但是,”她的声音好温柔,像醒来第一天说第一句话时那样温柔,“你的眼睛,你的伤口,都告诉我我们是一样的人。有一天宗佑就会感觉到的,一定会的。”

——是哪里一样呢。
——既温柔,又疯狂,某种程度上的失控者。

——那么,你疯狂在哪里。
——我会黏住宗佑不放,这还不够疯狂吗。

那时候,及川宗佑并未把她的话当真,直到在商场里采购那天,她扑在他身上,一字一句地说“你身边只会有我,只会有我……只可以有我”的时候,他突然明白了她说过的话究竟有何含义。
他空洞的眼睛里第一次有了她的倒影。怀着对她和对自己的同情,他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不,也许,还怀着突如其来,却又气势汹汹的爱——
与这一刻之前还存在的对美知留的爱不一样的,与那本应圣洁而自我控制的爱不一样的,极尽肮脏丑陋的、野兽般的爱。
他那独有的可以得到她拥抱的爱。

“我们来做个约定吧,宗佑。”
“什么约定?”
“谁先离开谁,谁就杀了谁。”

“好。”

【完】

小辣椒炒白菜

啊啊啊啊啊给我一个小武一样的男朋友吧

啊啊啊啊啊给我一个小武一样的男朋友吧

吃串串
瑠可 美知留——last fr...

瑠可 美知留——last friends

瑠可 美知留——last friends

水萧秋心

【每天学一首日文歌(Day15)】宇多田光《Prisoner Of Love》

今天学习的是宇多田光的《Prisoner Of Love》,这首歌是日剧《最后的朋友(Last Friends)》的主题曲。这部日剧我最终还是没有追完,因为感觉太沉重了。人生的无奈,故作坚强的微笑,内心一闪而过的自私念头,这首歌真的超级贴合剧情的。
最初是为了锦户亮去追的剧,结果发现亮亮在剧里真的很渣…于是移情别恋喜欢上瑛太和上野树里了………P.S.简直无法相信《Last Friends 》和《无间双龙》的女主是同一个人。上野树里在《Last Friends 》里面的形象简直男友力MAX,明明在《无间双龙》里面是那么软萌…
~~~~~~~~~~~~~~~~~~~~~~~~~~~~~~~
Prisoner...

今天学习的是宇多田光的《Prisoner Of Love》,这首歌是日剧《最后的朋友(Last Friends)》的主题曲。这部日剧我最终还是没有追完,因为感觉太沉重了。人生的无奈,故作坚强的微笑,内心一闪而过的自私念头,这首歌真的超级贴合剧情的。
最初是为了锦户亮去追的剧,结果发现亮亮在剧里真的很渣…于是移情别恋喜欢上瑛太和上野树里了………P.S.简直无法相信《Last Friends 》和《无间双龙》的女主是同一个人。上野树里在《Last Friends 》里面的形象简直男友力MAX,明明在《无间双龙》里面是那么软萌…
~~~~~~~~~~~~~~~~~~~~~~~~~~~~~~~
Prisoner Of Love
——宇多田光

平気(へいき)な颜(かお)で嘘(うそ)をついて
笑(わら)って 嫌気(いやけ)がさして
楽(らく)ばかりしようとしていた

ないものねだりブルース
皆(みな)安(やす)らぎを求(もと)めている
満(み)ち足(た)りてるのに夺(うば)い合(あ)う
爱(あい)の影(かげ)を追(お)っている

退屈(たいくつ)な毎日(まいにち)が急(きゅう)に辉(かがや)きだした
あなたが现(あらわ)れたあの日(ひ)から
孤独(こどく)でも辛(つら)くても平気(へいき)だと思(おも)えた
I'm just a prisoner of love
Just a prisoner of love

病(や)める时(とき)も健(すこ)やかなる时(とき)も
岚(あらし)の日(ひ)も晴(は)れの日(ひ)も共(とも)に歩(あゆ)もう

I'm gonna tell you the truth
人知(ひとし)れず辛(つら)い道(みち)を选(えら)ぶ
私(わたし)を応援(おうえん)してくれる
あなただけを友(とも)と呼(よ)ぶ

强(つよ)がりや欲张(よくば)りが无意味(むいみ)になりました
あなたに爱(あい)されたあの日(ひ)から
自由(じゆう)でもヨユウでも一人(ひとり)じゃ虚(むな)しいわ
I'm just a prisoner of love
Just a prisoner of love

Oh もう少(すこ)しだよ
Don't you give up
Oh 见舍(みす)てない 绝対(ぜったい)に

残酷(ざんこく)な现実(げんじつ)が二人(ふたり)を引(ひ)き裂(さ)けば
より一层(いっそう)强(つよ)く惹(ひ)かれ合(あ)う
いくらでもいくらでも顽张(がんば)れる気(き)がした
I'm just a prisoner of love
Just a prisoner of love

ありふれた日常(にちじょう)が急(きゅう)に辉(かがや)きだした
心(こころ)を夺(うば)われたあの日(ひ)から
孤独(こどく)でも辛(つら)くても平気(へいき)だと思(おも)えた
I'm just a prisoner of love
Just a prisoner of love

Stay with me, stay with me
My baby, say you love me

几两小葱几两范
本来画完就很晚了,家里网速渣拖...

本来画完就很晚了,家里网速渣拖得更晚了Orz好像一直都没有完成度比较高的产出……还是因为自己渣啊QAQ

最近跟朋友卖了安利,结果自己又跑回去重温。OP伴着宅光的声音一出来又再次惊艳到我了,这大概是目前印象最深的日剧OP了。卡司也都喜欢,麻酱脸圆但是笑得我心苏啊,juri的ruka完全不会想到野田妹也是神演技,asami的人设虽然咋咋呼呼但是真心漂亮啊

对手撕鸡挺矛盾的,心疼归心疼,看脸归看脸,该领的便当还是不能不拿的,dv这种还是狗带吧[手动再见]

哎,好好的红线啊,还是断了。

本来画完就很晚了,家里网速渣拖得更晚了Orz好像一直都没有完成度比较高的产出……还是因为自己渣啊QAQ

最近跟朋友卖了安利,结果自己又跑回去重温。OP伴着宅光的声音一出来又再次惊艳到我了,这大概是目前印象最深的日剧OP了。卡司也都喜欢,麻酱脸圆但是笑得我心苏啊,juri的ruka完全不会想到野田妹也是神演技,asami的人设虽然咋咋呼呼但是真心漂亮啊

对手撕鸡挺矛盾的,心疼归心疼,看脸归看脸,该领的便当还是不能不拿的,dv这种还是狗带吧[手动再见]

哎,好好的红线啊,还是断了。

KAZAMUKI

TV navi 09年4月刊 DRAMA OF THE YEAR 2008 得奖INTERVIEW

TV navi的采访(翻译了关键的树里说的部分,一些太过冠冕堂皇、且无意义的话就没有翻译了) 

————————————————————

“因为2008年出演的电视剧就只有这一部,所以《LF》能成为大家记忆里印象深刻的一部电视剧,我真的非常开心。”说了如此的得奖感言。 

“似乎一开始很多人都想不到很酷打扮的瑠可其实就是演“野田妹”的那个女孩子。但是,即便是不太能接受“野田妹”这种角色的人,对于这个电视剧里的瑠可也都觉得很不错,这让我有种和大家的距离其实很近的感觉。” 

剧本上写著“岸本瑠可是短头发穿著皮质夹克衫”,所以首先自己把头发剪掉了。“用剪刀把头发一刀就剪断了,想让...

TV navi的采访(翻译了关键的树里说的部分,一些太过冠冕堂皇、且无意义的话就没有翻译了) 

————————————————————

“因为2008年出演的电视剧就只有这一部,所以《LF》能成为大家记忆里印象深刻的一部电视剧,我真的非常开心。”说了如此的得奖感言。 

“似乎一开始很多人都想不到很酷打扮的瑠可其实就是演“野田妹”的那个女孩子。但是,即便是不太能接受“野田妹”这种角色的人,对于这个电视剧里的瑠可也都觉得很不错,这让我有种和大家的距离其实很近的感觉。” 

剧本上写著“岸本瑠可是短头发穿著皮质夹克衫”,所以首先自己把头发剪掉了。“用剪刀把头发一刀就剪断了,想让自己尽早地去习惯,也想尽早创造角色的心情。 

这是树里人生中最短的头发造型,而且还第一次挑战出演越野摩托车手。为了能够驾驶将近100KG的越野摩托,总是提前30分钟来到现场练习再进行正式拍摄。“在赛道上,有很多很大的石块高低不平,天气不好的时候泥土的状况也不好。但是因为是赛手,如果避开路况不好的赛道会让人觉得很奇怪……所以就会发生原地打转摔倒的情况(笑)。真的是用身体在和恐惧做斗争啊。” 

不知不觉中就会把角色和自我融为一体。这样自然体的演技也是上野树里的巨大魅力之一。“就像瑠可不知何时开始注意到自己是性别违和症候群一样,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彻底变成了角色呢(笑)。我觉得《LF》是实际生活中年轻人的一份问卷调查,是一部把他们所持有的各种问题真实地描述出来的电视剧,所以能够引起共鸣吸引他们来观看。今后也想再遇到像瑠可一样那么好的角色啊。” 

给同样以《LF》获得最优秀助演男优赏的水岛武(瑛太)一句话——“努力过了呢。真好啊!by 瑠可”




收藏于 2009-03-25


KAZAMUKI

GYAO 08年5月号 「LAST FRIENDS特集」友達以上、恋人未満

聚集了活在当下的人们所抱持的烦恼(长泽) 

——电视剧《LAST FRIENDS》终于要开播了! 

瑛太:拍摄还刚刚开始,但拍摄现场真的很开心呢。 

长泽:是啊是啊。几乎没有大家不笑的时候(笑)。 

——很顺利? 

上野:顺利啊。现在是“全部都是快乐”的感觉! 

——但是,虽说是那样的现场气氛但剧情还是非常具有冲击力的吧。 

长泽:是一部聚集了活在当下的人们所抱持的烦恼、问题的作品。我扮演的“蓝天美知留”是在职场在家里都没有容身之处,好不容易和男友(及川宗佑=锦户亮)在一起了,却遭到男友的DV(家庭暴力)深深受到伤害的女子。 

瑛...

聚集了活在当下的人们所抱持的烦恼(长泽) 

——电视剧《LAST FRIENDS》终于要开播了! 

瑛太:拍摄还刚刚开始,但拍摄现场真的很开心呢。 

长泽:是啊是啊。几乎没有大家不笑的时候(笑)。 

——很顺利? 

上野:顺利啊。现在是“全部都是快乐”的感觉! 

——但是,虽说是那样的现场气氛但剧情还是非常具有冲击力的吧。 

长泽:是一部聚集了活在当下的人们所抱持的烦恼、问题的作品。我扮演的“蓝天美知留”是在职场在家里都没有容身之处,好不容易和男友(及川宗佑=锦户亮)在一起了,却遭到男友的DV(家庭暴力)深深受到伤害的女子。 

瑛太:我扮演的“水岛武”因为过去的某种经历,患上了性恐惧症的男性。 

上野:我所扮演的“岸本瑠可”是带着“某种”思念并把全日本选手权优胜作为目标。刚学会骑越野车的时候,稍稍有点理解了瑠可的心情,非常开心呢! 

——那么,角色扮演方面也很顺利吧。 

瑛太:不……说实话我还是很不安的,还没有抓到重点。所以想快一点把这个角色创造完成。 

长泽:对于我来说也是至今为止没有扮演过的角色类型,是一个未知的世界。也有不安,但我觉得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挑战。大家都是非常可靠的演员,所以想一起协力完成这部很棒的作品。 

即便是男女之间也能有友情!(上野) 

——在故事里,描写了带着心理创伤的年轻人们,在SHARE HOUSE里共同生活的姿态。 

瑛太:我是在弟兄3人中长大的,所以本来就和女孩子在交流方面很笨拙。但是,现在也稍微能够习惯了都是女孩子的环境了吧?长泽或树里涂了身体乳,在说“这个,很好闻啊”的对话时,我也能跟着说“是呢!”之类的话(笑)。 

——在实际生活里有没有想象过自己在SHARE HOUSE里生活? 

上野:虽然也要看一起生活的对象的,但能在宽敞、便宜的屋子里生活很好呢(笑)。但是实际上在SHARE HOUSE里生活,我想也是需要有很大的勇气的。 

长泽:我在中学2年级之后的4年里,和事务所同期的朋友一起SHARE生活过,真的学到了很多啊。虽然有许多困难的事情但快乐的事情也很多很多,有一种不再娇惯自己成长起来的感觉。 

——在《LAST FRIENDS》里,SHARE HOUSE里并不是恋人关系的男女一起同居生活,你们本来就认为男女之间也能有友情吗? 

瑛太:和女性的友情吗……嗯,一起去吃饭之类的,比起比自己小的女性还是和比自己大的女性较多呢,所以并没有什么“朋友”的感觉…… 

上野:我觉得能有啊。实际上,在老家也有男性朋友。相反,比起女孩子反而不会有太过在意的地方。 

长泽:我也觉得能有的。我有好几个男性朋友,的确比起同性的朋友来说更加不需要在意什么,一些很无聊的事情也能很轻松的聊起来的感觉呢。 

上野:瑛太其实也是啊,即使演员中的好伙伴,也是我的“朋友”啊(笑)。 

没有女性朋友变为女友的经验(瑛太) 

——那么,有没有想过这份男女的友情会发展成恋爱关系呢? 

长泽:这份感情我不是很清楚啊。那样的话或许会稍稍感觉不舒服吧。我觉得朋友就是朋友就好了。 

上野:但是我觉得最初是朋友,但不知不觉中有了好感这样的事也是有的哦。对对方说“我喜欢你”然后就产生了恋爱的感情也是可能的。 

瑛太:我本身没有女性朋友变为女友的经验啊。觉得“喜欢你”的这种感觉,总是一开始的直觉一下子降临的。但是我对恋爱这回事,说老实话并不是太了解呢(苦笑)。 

——你们觉得“朋友”和“恋人”到底有什么区别? 

上野:恋人是“只有这样一个人,是非常重要的存在”,但朋友却不是只有一个人有很多呢(笑)。 

长泽:比如说,和恋人约好的那天朋友也来邀请你的话,我或许会选择和朋友一起去玩吧? 

——为什么呢? 

长泽:嗯……和恋人就算是不能见面,但也是一种相互联系着的状态,心灵相通的话,也就能安心的吧。如果有最终可以回去的地方,那就会觉得这样就可以了。所以,如果约会重叠了的话,我就会选择和朋友出去玩(笑)。 

和朋友就算是吵架也能和好……(上野) 

瑛太:要说朋友和恋人有什么区别的话,在我看来眼睛里的目光就完全不同吧(笑)。“这个人,我好喜欢啊”这么想的话就会心跳加速,手也会出汗……我真的很没用啊。明明装作很冷静,但实际上完全冷静不下来。如何去克服这个情况,是我今后的课题。 

上野:还有,和朋友就算是吵架了要是哪边能够道歉的话还是能和好的,但和恋人却或许会只吵一次也可能再也不能和好了。正是因为对方已经成为自己的轴承部分和自己深深相关的原因吧。 

瑛太:的确,和朋友就算是打架也好吵架也好,或许也能相互谅解的。相互是朋友的话因为喝醉了而干了傻事,我会原谅他而对方也能原谅我的吧。 

相互谅解也是生活的重要一部分(瑛太) 

——《LAST FRIENDS》,虽然看似很简单,但是一个非常强劲有力的标题呢。 

上野:是啊。 

——关于这个标题,这是最后一个问题。对于你们来说,朋友是什么呢? 

上野:对于自己来说,朋友是非常重要的存在啊。宇多田光的主题歌(《Prisoner Of Love》)里也唱了一样的内容,我觉得朋友不就是“最重要的爱的形式”吗。 

瑛太:不会见面与会想见面……刚才也说了,还是觉得能够相互谅解的才是朋友吧。一个人的时候也好,和喜欢的女孩子见面的时候也好,会突然想起来“那家伙现在在干什么呢”这样的存在吧。这么想的话,真的是非常重要的生活的一部分呢。 

长泽:对于我来说朋友就是“永远不会改变的人”,也是“虽然和自己不相关但却是离自己最近的人”。在我看来对方是这样的,而对方也能这样觉得我是这样的就好了啊。

3个人真正的关系是??? 

瑛太眼里的“长泽まさみ和上野树里” 

带着和想象一样的笑容的长泽 
和以往不同的树里很新鲜!
 

和长泽这次是第一次共演呢。在见面之前,对她的笑容印象很深刻。然后实际见面了真的是一只在笑的人(笑),看上去她非常享受这份工作感觉非常好。和树里已经共演了好多次,对于工作的认真劲还是一如既往没有改变啊。在这次的电视剧里,和以往不同她是中性化的氛围,但也能让我感觉到她的可爱和女人特有的坚强。她扮演“瑠可”的话,肯定能让“小武”安心的吧。有和以往不同的树里在,感觉非常新鲜呢。

3个人真正的关系是??? 

まさみ眼里的“上野树里和瑛太” 

表里不会不一非常坦诚—— 
树里和瑛太似乎感觉很像呢
 

和他们两个共演都是第一次,见面前的印象和实际见面后的感觉完全不同呢。树里是有着旺盛的好奇心,同时带着少女一面和少年一面的人。时常会因为什么而感动,是非常坦诚的人。瑛太君的话,一开始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会装酷的人(笑),但实际上并非如此,会一起做很傻的事情,很坦诚,不是表里不一的人呢。“表里不会不一非常坦诚”的意义上瑛太君和树里都是一样的,因此说我觉得“他们两人似乎感觉很像呢~”。 

3个人真正的关系是??? 

树里眼里的“瑛太和长泽まさみ” 

作为同样是“演员伙伴”的瑛太 
非常开朗有着女孩子气的まさみ酱
 

和瑛太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有种作为比他年纪小的女孩子被疼爱的记忆呢(笑),但现在已经是和年龄之类无关,同样是“演员伙伴”的感觉吧。本来就非常熟识,他会做些傻事,也会一下子心情低落,有着不同面的他会让我觉得“果然是瑛太啊”的感觉。まさみ酱感觉是非常女孩子气的人。但是也很豪爽。性格非常开朗,在现场一直一起玩耍。但是,虽然在一起玩耍中进行交流,但实际上也是和我们两人的表演有所关联的感觉呢。 


收藏于 2008-12-30

KAZAMUKI

週刊ザテレビジョン4/25号「LAST FRIENDS」リレー連載②

长泽まさみ、上野树里、瑛太、水川あさみ、锦户亮的接力对话。
这次是上野树里酱。她为我们带来上野树里风格的“朋友论”。

上周まさみ酱问我的问题“平时在想些什么?”
我是很直率的人。在家里就是打理宠物清扫房间,真的是很普通的生活。
但,一旦进入拍摄现场,就会思考着去把自己角色里奇怪的地方弄得合乎情理。
所以我一旦沉默就是在思考角色的事情!
既然把瑠可设定为独自一人超然在外,那如何把那份酷酷的感觉展现出来,能够去为此考虑的只有我自己。
不会经常自我满足而是不断摸索,我想这点大家都一样。
一起笑的时候哈哈大笑,去面对角色的时候一起面对到最后。
我认为这是有着很好平衡感的“朋友=FRIENDS”的拍摄现场。

上野树...

长泽まさみ、上野树里、瑛太、水川あさみ、锦户亮的接力对话。
这次是上野树里酱。她为我们带来上野树里风格的“朋友论”。

上周まさみ酱问我的问题“平时在想些什么?”
我是很直率的人。在家里就是打理宠物清扫房间,真的是很普通的生活。
但,一旦进入拍摄现场,就会思考着去把自己角色里奇怪的地方弄得合乎情理。
所以我一旦沉默就是在思考角色的事情!
既然把瑠可设定为独自一人超然在外,那如何把那份酷酷的感觉展现出来,能够去为此考虑的只有我自己。
不会经常自我满足而是不断摸索,我想这点大家都一样。
一起笑的时候哈哈大笑,去面对角色的时候一起面对到最后。
我认为这是有着很好平衡感的“朋友=FRIENDS”的拍摄现场。

上野树里和“LAST”

这是田径部的号令

听到“LAST”的个词语,就会一下子想起在田径部的时候在运动场上“LAST~”这样的声音,感到充满了干劲啊。那不管是拍片还是别的什么。虽然不是“能够圆满结束那就好”,但这是至今为止能够总结的话语。在这层意思上也算是重要的KEYWORD了。“START”里会回响起从现在起将有什么事情开始了那种欢欣雀跃的期盼,“LAST”里却能感觉到‘咕’地一下咬紧了牙关。

上野树里和“FRIENDS”

就算有着血缘关系也是朋友

有名无名、有头衔……并不是这些外表的东西,作为人能够看到别人的内心,心与心相连的才是“朋友”。比如说瑠可,她的父亲就是朋友,不想让他多担心自己。我自己也是,最近祖父去世了,经常和表婶聊家常,相互依赖也能倾诉烦恼,这也能称之为“朋友”。比起一旦吵架就会分手的恋爱,朋友这层关系实际上或许更加可靠。


沉默的时候多半,在烦恼着有关角色的事情。



KAZAMUKI

《anan》08年7月号 文字部分翻译

[图片]

15年追记:翻译完了直接做了中文版图,当时没有留文本。

清晰图地址另戳:http://hiphotos.baidu.com/juri_ueno/pic/item/cd182113b6b961175aaf53d7.jpg

另外想起来,《当代歌坛》那期上野树里专辑,记得起码有两段是抄我翻译的。第一段2位导演说的话,最后一段瑛太那里,都是这次《anan》里copy过去的。对自己记忆还如此之好表示一下钦佩,在这里记录一下。




15年追记:翻译完了直接做了中文版图,当时没有留文本。

清晰图地址另戳:http://hiphotos.baidu.com/juri_ueno/pic/item/cd182113b6b961175aaf53d7.jpg

另外想起来,《当代歌坛》那期上野树里专辑,记得起码有两段是抄我翻译的。第一段2位导演说的话,最后一段瑛太那里,都是这次《anan》里copy过去的。对自己记忆还如此之好表示一下钦佩,在这里记录一下。


KAZAMUKI

WEEKLY TV杂志访问

标题:DEAR FRIENDS


“LAST FRIENDS”中继连载8——上野树里X瑛太X水川ASAMI

自从“NODAME Cantabile”合作以来,关系要好的3人组的座谈会 
意气相投的好朋友,不管到哪里都有种放松的气氛…… 

小5的告白真的是吓了我一跳(瑛太旁边上黄色字) 

但是每集都是那种感觉吧(笑)(RUKA旁边黄色字) 

“居然先说出口了”(笑)(ERI旁边黄色字) 

座谈内容: 

在“NODAME Cantabile”(06富士系)也一起合作过,这次作品也是从拍摄开始一起表演的关系非常要好的3人。自从“NODAME”之后...

标题:DEAR FRIENDS


“LAST FRIENDS”中继连载8——上野树里X瑛太X水川ASAMI

自从“NODAME Cantabile”合作以来,关系要好的3人组的座谈会 
意气相投的好朋友,不管到哪里都有种放松的气氛…… 

小5的告白真的是吓了我一跳(瑛太旁边上黄色字) 

但是每集都是那种感觉吧(笑)(RUKA旁边黄色字) 

“居然先说出口了”(笑)(ERI旁边黄色字) 

座谈内容: 

在“NODAME Cantabile”(06富士系)也一起合作过,这次作品也是从拍摄开始一起表演的关系非常要好的3人。自从“NODAME”之后好久不见再碰头相互是否有变化呢? 

水川ASAMI:发型吧?(笑) 
上野树里:角色有变化,但本人没有变化呢 
瑛太:不管现场在哪里都非常热闹呢。和NODAME相比,我们3人这次都出演的是完全相反的角色啊 
上野:这我倒没有特别去想过。但是和这次SH的成员、那种不会被简单破坏的友情啦所结下的羁绊啦这点倒是相同的。因为大家是虽然都有自己的问题,但碰到什么事情还是会挺身相助的好朋友。 
瑛太:说是命运吧,是把无法用语言去解释的地方联系起来了啊。我们3个人从原先“NODAME”时候被叫来表演聚集在一起,这次又偶然地聚在一起,在这点上就是命运的关系了。我想不能单单解释为意气相投的好朋友了。
水川:瑛太是就算是只有女孩子的吵闹也能加入进来呢(笑)。和大家这样和乐融融的气氛相对比,电视剧倒像是过山车速度一样地展开呢…… 
上野:是冲击性的每天啊。有没有被哪场吓到过? 
瑛太:小5对RUKA表白的时候。(第六集)观众可能也会这样想,居然先对RUKA表白了?! 
水川:居然先说出口了!?(笑) 
上野:所以说这是无论如何都想说清楚的……的事情,那个倒真的是这样呢。但是每集都是这种感觉不是吗? 
水川:看了大家的场景被惊吓到的事情太多了啊 
瑛太:那样观众们会如何去看待呢。我会去留意网上之类的会如何去评价。 
上野:我也会去在意的。ASAMI酱油什么在意的事情吗? 
水川:有的话就现在当场提问吧 
上野:啊,我有在意的事情!ASAMI酱,为什么你吃那么多却不会胖? 
水川:没有这回事啊!! 
上野:但是你一点都不胖啊? 
瑛太:一点都不胖呢(认真的表情) 
水川:呜哇,这是什么表情!?可以啊瑛太,你只会嘴上说说(笑)这个我们就先放在一边(笑),读者们更在意的是今后的故事发展…… 
上野:各自克服烦恼,在颓废情绪变得不安定的时候,有相互帮助这样关系的人在的话就很好啊 
瑛太:我就像主题歌宇多田光小姐的歌词那样。听好,♪残酷な…… 
水川:天使のテーゼ?(这里ASAMI接的是动画EVA的主题曲歌词= =) 
上野:(笑)♪残酷な现実……吧。那个歌词适合我们全部5个人呢 
水川:恩。所以才希望到最后每个人都能抓住属于自己的幸福啊 
瑛太:等等,等等。我还只说了一半吧(笑) 
上野:和歌词一样这都是在预料中啊 
瑛太:也、也对呢。然后各自去正面面对自己的心情……但是这个,在别的杂志上说过了啊,会不会被读者认为“又是这个啊”的感觉。 
水川:还会去留意不要说相同的话。真是伟大。 
上野:真了不起 
水川:让我受教了(笑) 
瑛太:啊啊……真是的。总之,今后会像那首歌一样进行下去对吧…啊,这两个人都脱线了显得我的注解好无聊啊(笑)


收藏于 2008-06-09


KAZAMUKI

风とロック5月号 三只对话部分(1)

(关于乐队名在商讨中) 
长:叫tonakkay(驯鹿)怎么样? 
瑛:怎么说呢,还有别的么? 
长:腋下好痒,好痒(怎么被她想出来的= =) 
瑛:那就“腋下好痒好痒”好了,嗯 
长:现在真的好痒,都挠红了 
上:到底什么好呢 
长:“皮靴”。因为大家都穿着皮靴呢 
瑛:这个好呢 
上:那就叫“皮靴”了? 
长:那,就把大家的脚作为CD的封面吧 
(瑛太突然弹起吉他来) 
箭:瑛太君有原创歌曲呢。我听过一次哦 
长:好想听 
瑛:那个啊,希望你们随便听听就好了,有很喜欢很...

(关于乐队名在商讨中) 
长:叫tonakkay(驯鹿)怎么样? 
瑛:怎么说呢,还有别的么? 
长:腋下好痒,好痒(怎么被她想出来的= =) 
瑛:那就“腋下好痒好痒”好了,嗯 
长:现在真的好痒,都挠红了 
上:到底什么好呢 
长:“皮靴”。因为大家都穿着皮靴呢 
瑛:这个好呢 
上:那就叫“皮靴”了? 
长:那,就把大家的脚作为CD的封面吧 
(瑛太突然弹起吉他来) 
箭:瑛太君有原创歌曲呢。我听过一次哦 
长:好想听 
瑛:那个啊,希望你们随便听听就好了,有很喜欢很喜欢的女孩子,但完全不能 

顺利交往…… 
上:哎,然后就做了歌曲? 
瑛:是啊。然后,一直等待着她能联系我。但没有等到。因此,太过忧郁,想着 

还是先做首曲子吧就写了这首曲子。 
长:一定要听,开始吧。 
瑛:感到好难为情啊(笑) 
上:快点,快点(笑) 
瑛:(吉他前奏) 
♪どうしたら満たされるの 
 君はいつも駄々こねて 
 ベランダには枯れはな 
 使わないに鉄アレイにドキドキしたんだ 
 雨空は一色 ねずみ色 
 君を待ってる 仆はただ君を待ってるんだ 
 君を待ってる 仆はただ君を待ってる 

长:唉!(拍手) 
上:只有一段吗? 
瑛:嗯,想不起来歌词了 
上:但是也有第二段的吧? 
瑛:有第二段。但是想不起来了。就这样吧(笑) 
上:真的想不起来了吗?(笑) 
瑛:嗯,刚才剪内先生让我唱唱看的,然后我就拼命想啊想的,但歌词全部都乱 

七八糟了 
长:哎~超棒的歌曲 
箭:真不错 
长:也作曲了吧,好厉害 
箭:名字叫什么? 
瑛:名字还没决定 
箭:那么,你们两个能来起吗? 
上:嗯—— 
长:“毛的初恋”……(笑) 
(一起笑) 
长:对不起对不起,不是把你当傻瓜的意思 
箭:这个我要刊登出来哦(笑) 
瑛:昨天和RIRIN一起吃饭了,说起明天有“风とロック”的拍摄,她就跟我说 

说的话会被全部作为原稿刊登出来的,让我当心点。不能太过相信箭内先生啊 
(一起笑) 

长:树里也有作品吧 
箭:哦 
上:我也有一首哦 
瑛:OK
上:但我不会弹吉他 
长:曲子让瑛太来弹吧 
瑛:怎样的感觉? 
上:(咳嗽)♪チーチーチー ターターター タラララ(打拍子的节奏) 
瑛:(试着调了调音)这种感觉? 
上:嗯嗯嗯。但不是这个节奏 
瑛:怎样的感觉? 
上:但是我想不管什么节奏都能唱吧。那就开始吧,来,用手打节奏 
瑛:手打节奏好啊 
上:恩 
(长、瑛:手打节奏) 
上:我唱了哦~ 
♪小さく丸まった背中… 
 あ、もうちょっと低くいきますよ。キツいんで后が。 
长、瑛(笑) 
上:♪小さく丸まった背中 
   さあ、颜上げてキミ笑って 
   ムチャなこと言うなよってムード 
   けど あたしたちキミの仲间 
   キミが暗いと仆たちも暗い 
   连锁反応 単纯 ドミノ倒し 
   なんかいいものはないかいな 
   キミの心にプレゼント 
   そう 昙のような绵菓子と太阳のようなあめを 
   ほら 一轮の雨に打たれたお花のつぼみが 
   太阳と共に咲き始めてる 
   ラララララララララ♪ 好了 
瑛:哎!好厉害。完成度很高啊 
长:嗯,厉害。真的好厉害 
瑛:这下可以出道了吧。完美了啊 
长:嗯,超期待的啊 
上:但是,我只能创作出打击乐那种“哒哒哒”的感觉。瑛太的更加有J-POP的 

感觉吧。我的就像被操控的人偶的感觉啊(笑) 
长:哎——但是很棒啊 
瑛:嗯,感觉就是树里的风格 
长:我也有在想歌词,但没有作过曲 
箭:那么,就现在作起来 
长:曲子的话,是别人帮我作的 
箭:那么也来试试看吧 
瑛:什么样的感觉呢?明朗的感觉?超现实主义的感觉?

上:叙事诗? 
长:叙事诗吧?有着很可爱的音律。很喜欢,非常喜欢,但因为害羞却怎样都不 

能把心情说出来,这样的感觉。稍微想起来点了。(想起来的样子)啊,开始了 

。节奏怎么办。(试着打拍子)啊,这个不合适。嗯,你们来打打看 
瑛:我知道了。(试着弹吉他) 
长:更加POP一点 
瑛:POP啊 
长:像是三拍那样 
瑛:三拍啊(试着弹起来) 
长:♪恋するって どんな気持ち 
   そう考えるように なったのは…♪ 
不会唱了——(笑) 
瑛:没有这个(吉他)比较好吧 
上:那么那么,这样来指挥着唱吧(用手挥动着打三拍) 
长:啊,对对对就这个感觉。1、2
♪恋するって どんな気持ち 
   そう考えるように なったのは 
今ではないの 
   歯痒さ せつなさ もどかしさ 
   违うの 君を思うといばかりが増えて♪ 
   我只把歌词记到这里 
瑛:哦,很好啊 
上:但是要到副歌部分了不是吗,从这里开始 
长:是啊,所以把那个忘记了(笑) 

箭:那么,我们来决定乐队名字和出道专辑的名字吧 
瑛:听了她们2个的歌曲我有点晕乎了啊 
与刚才演奏的感觉完全……(笑) 
箭:刚才的也很好啊。把那些混入进去不是很好吗 
瑛:啊不错呢 
长:怎么说呢,那个啊。啊,那个不错 
“Alternative” 
箭:(笑) 
瑛:什么意思? 
长:怎么说呢,不拘泥于形式这类的,就是那个了。什么都有的感觉。 
箭:像是Counterculture呀新的姿态之类,就是那种意思吧 
瑛:那个不错啊 
上:那么,就这个了 
箭:“Alternatives”?啊“s”不要吧 
长:Tri……,Triple Alternative……(笑) 
上:说起来结巴结巴的啊(笑) 
瑛:“Triple Alternatives”?加上“Triple”的话还是要用“s”的吧? 
长:那就加上吧 
箭:有像“ミスチル”(Mr.Children组合的略称)那样的略称吗? 
长:トル…トル…トルオリ?(这里长泽说错了- -) 
瑛:トリオル?就トリオル了。(Tri-Al) 
箭:那么,乐器方面就那样自由地替换吧。出道专辑叫“tonakkay”? 

“tonakkay”这个稍微有点流行不起来呢 
上:“疾走”! 
瑛:不错啊 
上:大家每个唱歌的人都在飞奔的感觉,配合不起来的感觉 
箭:那么,就决定为“疾走”了 
上:“疾走triangle”!变成一个大的三角形 
箭:哦,“Triple”和“triangle”的呼应很好啊 
长:还想再听一次树里的歌呢 
上:还要?只有一分钟了哦 
(长、瑛:手打拍子) 
♪小さく丸まった背中 
さあ、颜上げてキミ笑って 
ムチャなこと言うなよってムード 
けど あたしたちキミの仲间 
キミが暗いと仆たちも暗い 
连锁反応 単纯 ドミノ倒し 
なんかいいものはないかいな 
キミの心にプレゼント 
そう 昙のような绵菓子と太阳のようなあめを 
ほら 一轮の雨に打たれたお花のつぼみが 
太阳と共に咲き始めてる 
ラララララララララ♪ 
结束! 
长、瑛:嘿~~ 
长:真好听。有精神了 
瑛:有精神了啊



【待续】


收藏于 2008-06-05


15年追记:所以大家知道了吧,这是歌手上野树里的著名EP《えがおのはな》的第一次公开亮相!在2008年的5月!



KAZAMUKI

B.L.T. JULY 2008 访谈

结局最后会如何 
我们也不知道 


去看了LAST FRIENDS的拍摄现场,是非常热情高涨的现场啊。 

长泽:基本上是非常快乐的,是经常笑声不断的现场啊(笑) 
上野:是的,很快乐。(笑) 
长泽:但是,也有一下子脱离不了剧本的台词的表演,会根据不同的角色的感觉来说话,也会有对这部意义深刻的群像剧更加精细加工的感觉。 
上野:也有种想不用太多说明而去表演的情绪。剧本上也有写着和表演内容相关的描述,但我是从瑠可的台词出发把角色的印象膨胀到最大限度在表演着。 

拍摄也快要进入最后阶段了? 

长泽:最后结果是怎样的我们也不知道。作为我来...

结局最后会如何 
我们也不知道 


去看了LAST FRIENDS的拍摄现场,是非常热情高涨的现场啊。 

长泽:基本上是非常快乐的,是经常笑声不断的现场啊(笑) 
上野:是的,很快乐。(笑) 
长泽:但是,也有一下子脱离不了剧本的台词的表演,会根据不同的角色的感觉来说话,也会有对这部意义深刻的群像剧更加精细加工的感觉。 
上野:也有种想不用太多说明而去表演的情绪。剧本上也有写着和表演内容相关的描述,但我是从瑠可的台词出发把角色的印象膨胀到最大限度在表演着。 

拍摄也快要进入最后阶段了? 

长泽:最后结果是怎样的我们也不知道。作为我来说美知留能够得到回报就好了。因为她是不管如何努力却始终没有得到回报的孩子。(笑) 
上野:如果我是美知留的话,会果断地和宗佑(锦户亮饰演的暴力男友)分手。我认为一个人不变得坚强的话,最后还是依存着他人而已。 
长泽:恩,美知留不变坚强不行呢。应该以某种契机而自我救赎,但在这之前美知留自身不坚强的话就无法向前进的,我也是这样想的。 
上野:瑠可是在大家面前表演着另一个自己的人。作为表演这样的瑠可的我来说……感受到自己总是能够诚实地面对自己的感受而活着呢,也不会去做那种对人有偏见的事情。 
长泽:我觉得瑠可是坚持着自己心里已经决定了的事情,能够去原谅和绝对不能原谅的范围有清晰地划分的人。 
上野:但是,我是想尽可能避开让这样的瑠可的内心完全让别人看到的戏。能看到一点点间隙这种程度就可以了。所以最近感觉到瑠可能非常自然地存在于拍摄现场。 
长泽:作为演出的一方来说,表演感情发展速度非常快的戏确实是很难的。虽然对观看的一方来说,可以让人保持一种紧张感…… 

希望能够以登场人物 
各自的视点去看这部戏。 


走向结局的关键是什么? 

上野:以登场人物各自的心情去看的话,会感到电视剧的世界更加广阔了。以宗佑的视点去看,或许会懂得什么是嫉妒的感受,以瑠可的感受去看或许会变得想要去支持她。和美知留的位置互换的话,或许真的会迷失自己呢。这样一来,不管看多少次都会感到很快乐。 
长泽:美知留也是,一点点地改变着用自己的脚走下去啊。客观看起来还是很软弱的,但真的开始慢慢变得不再依赖别人了,至少在我心中是这样想的。 
上野:真正的搭档不单单只是恋人,时而也会有那种兄弟的感觉,我觉得是多方面的。如果能像补足那个人不足的一面那样持有自己正确的一面的话,我觉得不断地发生与不同人的相遇也是不错的。为了自己,也为了对方。 
长泽:真正的爱……难懂(笑)! 

------------------------------------------------------------- 

附加: 

Yell from Juri to Masami
随着故事接近尾声,流泪的场景也似乎越来越多了,因为必须表现出美知留各种心情会非常辛苦吧,但为了一起制作出一部有趣的作品,坚持到最后一起努力吧!就是这想法。(笑) 

Yell from Masami to Juri
还是希望到最后拍摄现场还能这样一直快乐下去……当然在拍戏的时候还是要很认真去拍的,但希望能珍惜像现在一样笑声不绝的气氛,能和现在一样保持这份快乐去迎接最后的结局就好~(笑)



收藏于 2008-06-05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