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ed zeppelin

52721浏览    1306参与
一坨狐狸
不好意思我都忘了我有lof了。

不好意思我都忘了我有lof了。

不好意思我都忘了我有lof了。

FF

随便画点…但是我吃页左

另外希望滚妹和我扩列😭😭单机搞滚想要认识同好

随便画点…但是我吃页左

另外希望滚妹和我扩列😭😭单机搞滚想要认识同好

单推人什么都推
同学给我画的,真的超级可爱😭😭

同学给我画的,真的超级可爱😭😭

同学给我画的,真的超级可爱😭😭

少年路见

旧日照片练习。

那些音乐毫无启示的重复,直到一个新的明天亮起。

旧日照片练习。

那些音乐毫无启示的重复,直到一个新的明天亮起。

世遗Athos

回忆录

         又是无所事事的一天,我在街角踢着落叶,路过街角坍塌的涂鸦墙。街角的这家旧货店我看着眼生,只是不知道里面有没有炉子能让我暖和一点。

        店铺不大,玻璃窗里的人偶和精致木箱让人心情愉悦,颜色暗沉的木架子上摆着纷杂的书籍和唱片,还有用黄铜夹子挂起来的旧照片和一些海报。一旁的女店主正在整理什么,她慢慢把一些纸制品从箱子里拿出来摆在架子上。我随手翻开一本杂志,老化的书页像是要迫不及待跟我诉说过往一般,灰尘......

         又是无所事事的一天,我在街角踢着落叶,路过街角坍塌的涂鸦墙。街角的这家旧货店我看着眼生,只是不知道里面有没有炉子能让我暖和一点。

        店铺不大,玻璃窗里的人偶和精致木箱让人心情愉悦,颜色暗沉的木架子上摆着纷杂的书籍和唱片,还有用黄铜夹子挂起来的旧照片和一些海报。一旁的女店主正在整理什么,她慢慢把一些纸制品从箱子里拿出来摆在架子上。我随手翻开一本杂志,老化的书页像是要迫不及待跟我诉说过往一般,灰尘扑向我。一张白边照片从中滑落,像一只出走的幽灵。我捻起一角,看见照片里的人物边缘模糊朦朦胧胧是一位黑发的男人,笑得很恬静,眼角松松地挂在颧骨上,像一只毫无防备的猫倚在桌角,好像在问“今天早上我们吃什么?”由于胶片和光线的原因,这张年代久远画面不清晰的照片给人一种毛茸茸的温暖,我翻过它,看见一个斑驳的字迹“jimmy page in 1972”。

哦天,我猛地抬头,就看见这位店主婆婆正在端详从箱子里拿出的一张齐柏林飞艇的海报。“阿婆,你也是齐柏林飞艇的粉丝吗?”我捧起这张照片上前。

“哦,当然了。”她放下手中的活看着我。

“那这张照片,是从哪里淘到的?好稀有......”

“这张......这张嘛。”她推了推眼镜说“这应该是在72年我拍的吉米,你看,他是个非常有风度的人,不是吗?”

“啊?你是......”我眨起眼睛望着她。

“我叫莘格,吉米是我的老情人哈哈哈......”店主婆婆接过照片轻轻抚摸,然后抬头望着我“现在还早,你要不陪我坐坐?”

没有人会拒绝一个热心的老婆婆,于是在暖炉的椅子上,我们捧着热茶,故事便开始了。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一个俱乐部,我端着托盘,在许多漂亮姑娘炫目的长发之间藏着吉米微笑的侧脸,我迫不及待想再看他一眼,看他用羽毛一样的声音和身边的女孩轻轻说着一些玩笑,看他真诚的望着别人,看他永远被倒满的酒杯,就好像他生来就应该被所有姑娘爱着一样。”

“我当时还很年轻中学刚刚毕业,为了筹集学费在那里当女侍应,那家俱乐部对于年轻漂亮的女孩有不错的待遇。我一点都没有想到我会在那里遇见吉米,虽然我当时一点都不认识他但是不知道哪来的直觉认定他一定是不会拒绝漂亮女孩的那种人。”

“于是我拿着问卷走上前开口‘先生您好,介意填一份我们俱乐部的问卷吗?’,这听起来有点莫名其妙,因为我当时心里迫切地想和他说点什么。他先是有点不解的抬头,然后又弯起蓬松黑发下眼睛慢悠悠看着我,脸颊和鼻尖被酒精刷上粉红,在暖色灯光和姑娘们闪烁的眼影闪成一片,我只觉得身处钻石星群之中。”

“哦,可爱的女士,你要知道......”他说,“齐柏林飞艇可是很少接受媒体采访的。”然后笑着举起酒杯,一只手接过我的纸笔,好像要人为在别人心里制造一点波折似的。

而我在知道他原来是齐柏林飞艇的成员时,多少有些愣神,所以在他询问我要不要和他们一起喝一杯的时候我居然不知道说什么。

更有意思的是,他填了张我递过去的单子,只不过是在每一个问题栏分别里写了地址,时间还有电话,虽然我只是一个日子贫乏无聊的小姑娘,但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绚丽夺目的深渊在向我招手,而吉米就是这深渊本身,我好像看见他有些失望的眨巴着眼睛问我“真的不愿意来吗?”

那天下午,我如约找到他,在看到他的脸上闪过一丝惊喜时,让我感觉自己受到了他的重视。

“实际上......”她笑起来,“我后来才知道,他是压根想不起来我是哪位,那天他在录音室和队友有些不愉快,所以在我找他之前他正准备给好几个脱衣舞娘打电话,不知道哪里跑出来我这么个姑娘......”

“我打赌他其实到现在都不记得我的全名。”可是她的神色并无失落,“毕竟这是Jimmy page”

“我和他打招呼,‘晚上好,吉米,你看上去真不错。’在绸缎衬衫和花色丝巾的包裹下他像一个带拆开的精致礼物。我记得他邀我进门,问我要不要喝点什么......”

“那天真的很难忘。”

“我记得我对他说,吉米,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特别喜欢你......”

“我记得他兴致冲冲地给我讲解星座和一些奇怪符号的含义,在我惊讶于他的博学的时候,他突然问我介不介意把手伸给他,他郑重地用冰凉的指尖在我的掌心比划着些什么,我感觉很痒想问他这是做什么,‘只有把这个符文画在年轻美丽的女孩身上,才能解除我身上的诅咒......’我不知道他到底被什么诅咒也不知道他的心里藏着什么恶魔我只想摸摸他的头发”

“吉米我可以摸摸你的头发吗,它的手感像极了被泪水沾湿的烟灰,我其实更想抱住这颗毛茸茸的脑袋,我知道这来自深渊的藤蔓会可怕地蔓延疯长,占据我的每一个地方,但和他一起被捆在这样的夜晚是我的荣幸......”

“他不断告诉我,我是他最喜爱的女孩,我让他获得快乐......可是他的眼睛,吉米的眼睛永远像猫的眼睛,可以映出晃动的树影,映出微弱的月光,却永远也无法反映出他的心底所想,你有时候看着他,总会觉得他不在这里。”

我想,“我是如此该死的喜欢这个男人。”

“在那之后的日子里,我和他一起参加那些疯狂的派对,在床边听他弹吉他,听他用好像从月亮上传过来的声音哼歌,在车上等他演出回来,告诉他刚刚的表演有多精彩,他会一面问我‘真的吗?’一面轻轻把我的手握在掌心......”

“我知道他不是一个很在乎别人评价的人,但是他喜欢被人称赞和表扬,这让他看上去像一个抱着一大朵棉花糖的小姑娘......”

“可是他永远对抗着某一个世界电闪雷鸣的暴雨,永远没有人能给他撑伞,他也不需要这个。他只是会渐渐远离所有人。甚至最后一次我见到他,他都是这样表现的,我们已经好多年没有见面了,直到一天晚上,我被门口的响动吓到了,直到看清楚瘫在地板上的人影是吉米,他好像刚从棺材里叩出来一样,瘦得骇人,他的骨头支离横突好像难以承受他的身体,满脸是四散的血迹“哦,天哪!吉米,你还好吗,你这是......”看到我快要急哭了的样子,他缓缓露出一个笑容,干枯的脸颊因为太过用力而皱成一团,看上去是神志不清的疯狂,我知道他只是很高兴有人能关心他,他摸了一把脸上的血迹,摇摇头开口道‘这只是碎玻璃渣子,亲爱的,没什么事。’然后又把长发蓬乱的脑袋塞进我的怀里‘我亲爱的莘格,你知道我来找你的路上要躲过所有媒体有多不容易吗?’他小声问。我只能把他揉在我的怀里,打算早上再去思索该怎么办。可是早上,他又神奇般的消失,我从此再也没有见过他。”

“不过现在我们都老了,他应该也是满头白发的样子了。”

         “这就是吉米的故事,不过相比于这些,我更喜欢他在舞台上。我刚刚在箱子里找到了我录的一场演出的影像,你要和我一起看吗?”

我点点头,于是放映机缓缓转动。

         于是我再一次看见这般人物,他不是在演奏乐器而是在操纵音符,如果说赋予抽象事物生命是魔法的话,那么吉米真的会魔法,我身边的这位婆婆一定也这么认为。录像里,吉米在间隙时间对着镜头露出微笑,轻声说到‘你好啊莘格’......

        “哦天,我多希望他还记得我的名字。”她笑起来,好像还是那个在台下录像的小女孩。

        在我走出店门时,冷冷的空气里充满了落日的气息,光芒穿过墙角的藤叶,也穿过那些并不属于我的记忆,花样年华仿如昨日。

梅里·阿尔卡蒂奥·达达尼昂
  有既看精灵宝钻又听摇滚的吗...

  有既看精灵宝钻又听摇滚的吗?好的没有,罗普兰好代精灵宝钻

  有既看精灵宝钻又听摇滚的吗?好的没有,罗普兰好代精灵宝钻

|( ̄3 ̄)|

杂七杂八和上一篇没发完的一点强化,前两个是我很喜欢的两个女滚人……

杂七杂八和上一篇没发完的一点强化,前两个是我很喜欢的两个女滚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