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leo

26842浏览    1634参与
木木木森

【告白攻略 - 青森篇】

    ——青森——

    下了车的五人匆匆的搬着行李往旅店赶去,现在的五人想法打成一致,那就是吃饭!

    他们定的是一个沿海位处半山的温泉旅店,提前定好了两间房,三人间和二人间,其中二人间还是自带小温泉的。此时朱樱司拿着房卡不知如何分配,睡醒了的凛月伸着懒腰路过,像极了猫。 他随手抽过二人间的房卡丢向了濑名泉。

   “温泉声太吵了,老年人就和小朋友睡一间了。”凛月笑着对...

    

    ——青森——

    下了车的五人匆匆的搬着行李往旅店赶去,现在的五人想法打成一致,那就是吃饭!

    他们定的是一个沿海位处半山的温泉旅店,提前定好了两间房,三人间和二人间,其中二人间还是自带小温泉的。此时朱樱司拿着房卡不知如何分配,睡醒了的凛月伸着懒腰路过,像极了猫。 他随手抽过二人间的房卡丢向了濑名泉。

   “温泉声太吵了,老年人就和小朋友睡一间了。”凛月笑着对濑名泉眨眼,拉走了一脸懵逼的朱樱司,而鸣上岚也看懂似的对我笑着。

   “诶诶? ”你此刻也和朱樱司一个神情,感觉自己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五人快速将行李安放完后就去了旅店的餐厅。


   芋煮,鳗鱼饭,各式的寿司以及饭后的和果子和章鱼烧。 哦对了,还有濑名泉的天妇罗。

    “ 哼哼~~无论看多少次,都觉得濑名吃什么东西都能如此优雅。”

     你叼着吃完和果子的竹签在嘴里摇来摇去,懒得伸手去拿新一串的果子吃。 坐在一旁的濑名泉看了过来,伸手就将签子从你嘴那取走,失去快乐的你嘟着嘴趴在桌子上,而濑名泉则取来新一串的果子放在你的嘴边,挑了挑眉适宜你张嘴。

       你此时

        “啊———”选择吃掉! 

        “濑名!我想去爬山祈愿~” 





木木木森

【告白攻略 】

  ★ 泉レオ★ 

  文字游戏  多结局   轻微ooc

 建议直接选到结局后再重新打别的剧情。

(发现lft的新玩法,第一次搞有点短。)

时间线放在毕业前,其他架空,不扯主线


    ↓↓↓ 你→leo视角↓↓↓

————————————————————


   早上八点四十分,你从床上醒来,迷迷糊糊的打开手机,在二十分钟前濑名泉给你发了条Mail。

 『笨蛋国...

  ★ 泉レオ★ 

  文字游戏  多结局   轻微ooc

 建议直接选到结局后再重新打别的剧情。

(发现lft的新玩法,第一次搞有点短。)

时间线放在毕业前,其他架空,不扯主线


    ↓↓↓ 你→leo视角↓↓↓

————————————————————


   早上八点四十分,你从床上醒来,迷迷糊糊的打开手机,在二十分钟前濑名泉给你发了条Mail。

 『笨蛋国王九点钟车站集合可千万不要忘了。』

   !!!

  “啊啊,完蛋了,要迟到了,唔  濑名一又定会叨叨了... ” 说着迅速的穿好衣服。

  三天前结束Live后,队内商量好周末去青森看烟火祭,原本你是想拒绝的,但想想距离毕业已经不远了,有些事还是想和濑名说说的,毕竟自己不想再拖下去了。

     出门前你少有的检查了下背包。

  “哈哈!幸好本天才提前检查先☆不然就忘带了” 你匆匆的跑到床边把枕头下面的小盒子塞进了包的最深处。


     ——  车站  ——

   “你这个笨蛋!明明已经给你发Mail了,结果还是迟到。”濑名泉敲了下你的头无奈的说着。

   “唔!好痛,セナ好暴力~”你笑着跟濑名上了车。

    上车后朱樱司和鸣上岚坐在第二排,凛月独自一人躺在最后面,蒙头盖着衣服已经睡着,而濑名泉一个人坐在最前面,此刻正看着你

           你打算

          坐到凛月旁边 

          坐到濑名泉旁边 


————————————————————

   直接点链接进选项,注意这是恋爱向,可别作死。 °▽°/

             


  

一颗洋葱

[图片]

*梦女警告⚠️


*踩雷致歉


*私设满天飞注意


*私设制作人注意


*小学生文笔注意


*OK?


*↓


月咏Leo喜欢制作人
整个三年级,不,整个偶像科都知道这件事

每天早晨响彻梦之咲的,除去莲已敬人的管教声,就只剩那位『国王』元气满满的“呜啾——”

就算是一年级的孩子都能够察觉,他从早到晚揣着一口袋的马克笔和五线谱纸却还满梦之咲找制作人绝不是因为所谓的『没有纸笔』

『你难道没有发现什么吗?』

有人问到那位制作人时,她手上还在帮Leo擦嘴边的油渍,

“就像养了个儿子”

对于这个回答,国王本人也只是笑笑,
接着突然扑到对方身上。...

*梦女警告⚠️


*踩雷致歉


*私设满天飞注意


*私设制作人注意


*小学生文笔注意


*OK?


*↓





月咏Leo喜欢制作人
整个三年级,不,整个偶像科都知道这件事

每天早晨响彻梦之咲的,除去莲已敬人的管教声,就只剩那位『国王』元气满满的“呜啾——”

就算是一年级的孩子都能够察觉,他从早到晚揣着一口袋的马克笔和五线谱纸却还满梦之咲找制作人绝不是因为所谓的『没有纸笔』

『你难道没有发现什么吗?』

有人问到那位制作人时,她手上还在帮Leo擦嘴边的油渍,

“就像养了个儿子”

对于这个回答,国王本人也只是笑笑,
接着突然扑到对方身上。

“最喜欢你了!⭐”
“是是,我也喜欢你”

盛夏和蝉鸣降临,宣誓着『毕业季』的到来

在最后一天,所有人都认为国王会做些什么,
...包括他自己
国王在平时放马克笔的口袋里塞满了玫瑰花瓣,
藏在这里的话,制作人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毕业典礼,他飞扑过去,对方也下意识的伸出了手。
“最喜欢你了!所以请给我笔⭐”
“诶...真是的”
对方叹了一口气,扯住他的口袋正准备掏出笔,却触电般的怔了一瞬。
...?
“你这家伙,可真是麻烦啊。”制作人重新开口,声调低得吓人,像是喉咙里回荡了好几圈。
制作人把一边的书包拉到了怀里,咬紧了下唇,低着头不敢与自己对视。
照理来说只是片刻时间,却在大堂的灯光下无限延长,如同过了几个世纪。
几秒后,对方唰的一下拉开了书包的拉链,将一大把笔和纸塞进了自己的手里。
“对不起,我只有这么多”

传说,国王即使是在毕业的当晚也没有动作。
有人按耐不住去问那位制作人『发生了什么吗?』

“能发生什么?”
“他就是我儿子”

长假过去,两个月无人踏足的练习室终于被人拉开了门,

... ...是一地的玫瑰花瓣,在漫长的夏季中早已腐烂得不成样子



end



感谢你能看到这里♡

戚悦智帆

我不想当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我不想当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木木木森

【 花海. 】

 泉レオ

 脑洞短打


———————————————————


     他安静地躺在这一片花海之中,呼吸轻而平稳,胸脯缓缓地起伏着。柔软的发丝随意地铺在细细碎碎的花朵之间,似乎那些小花儿本来就是从他的发丛中生出来的一般。粉色和白色小小的花朵随着柔和的风轻轻摇摆着,时不时亲昵似的蹭一蹭他的手背。

  “我大概是在做梦吧。”

     濑名泉没有睁开眼睛,轻轻地说,藏着不易被察觉的笑意。

   旁边的leo...

 泉レオ

 脑洞短打


———————————————————



     他安静地躺在这一片花海之中,呼吸轻而平稳,胸脯缓缓地起伏着。柔软的发丝随意地铺在细细碎碎的花朵之间,似乎那些小花儿本来就是从他的发丛中生出来的一般。粉色和白色小小的花朵随着柔和的风轻轻摇摆着,时不时亲昵似的蹭一蹭他的手背。

  “我大概是在做梦吧。”

     濑名泉没有睁开眼睛,轻轻地说,藏着不易被察觉的笑意。

   旁边的leo没有回答,只是望着这一片看不到边际的花海。

   “你还是以前的模样。”

   “セナ倒是变化不少。”

   “虽然你一直在这坐着,但我却不敢碰你。”

   濑名泉坐起身来,看向leo。

 “因为我怕一碰到你,你就消失了。”

 “那么,要不要试试看。”

    濑名泉转过头去,蓝色的眼睛里映出了花海,还有leo,濑名泉摇了摇头。

 “我怕这次你也把你弄丢了,就像之前一样。”

 “我不会消失。”leo淡淡道

   濑名泉一瞬间愣了一下神,随后轻轻地笑了起来。

   “原来你要走了吗。”

   “啊,要走了。”

  leo平静地看着濑名泉,眼睛清澈,依旧挂着他那温柔的笑容。

“不准备再说些什么了吗?”

“说些什么就能留住你吗?”

“总得道个别吧。”

“。。。 。。。”

    leo依旧笑着,似乎没辙了一样叹了口气。

“那么就‘再见’吧。”

  他看着濑名泉,认真地说道。

  濑名泉捋了捋头发,嘴角终于勾起了笑容。

“你笑什么。”

   leo淡淡地问道。不等他听到濑名泉的回答,对方就一步一步向他走来,直到他们之间只剩下留给彼此呼吸的空间,才停了下来。

“真是奇怪,明明是在梦里,为什么能感觉到你的气息。”

     他清晰地感受到了leo鼻息的温度。

     濑名泉这么想着。

    我一定是那里出错了吧,梦里怎么可能会感受到温度?

  “那这个也可以感受到吧。”leo淡淡的说到  , 手轻轻抚上了濑名泉的脸庞,温柔地摩挲着白皙的肌肤。

  泉瞪大了眼睛。

  吻。

       很温暖,很柔软,很纯粹,不带一点攻击性,也没有一丝情色的意味,仿佛只是告诉他,我就在这里,就在这里。

   “我从来都不会消失。”

    他看见了他眼里的花海,很美。


 佛罗伦萨 A.M 8:00

       再度睁开眼睛,看到leo的面庞,以及熟悉的房间。

   “唔.. 好重,レオ君快下来。”leo趴在濑名泉的身上,刚睡醒的两人头发都是乱糟糟的。

   “我在帮セナ赶跑噩梦~★”

 leo像没事儿人似的继续趴在濑名泉的身上。

    “啊?”





천천

𝑻𝒐𝒖𝒄𝒉&𝑺𝒌𝒆𝒕𝒄𝒉

*19年的时候写给郑泽运的诗


/


你用筆刻劃下的,是他無可替代的眼眸,肌膚與指尖觸碰之時,感受他只為你裝備的溫柔,他來描繪那細節,你只記得要為他停留,桃源境也難解他憂愁,只你的香氣令他動容


*19年的时候写给郑泽运的诗


/


你用筆刻劃下的,是他無可替代的眼眸,肌膚與指尖觸碰之時,感受他只為你裝備的溫柔,他來描繪那細節,你只記得要為他停留,桃源境也難解他憂愁,只你的香氣令他動容



苏祁言
摸了隔壁家的小可爱www

摸了隔壁家的小可爱www


摸了隔壁家的小可爱www


离笙

“请填满我的爱吧,我还挣扎的活着。”

“请填满我的爱吧,我还挣扎的活着。”

徐蚊纸

郑泽运x车学沇|台下的宠爱 【运沇】

基情开🚗

 台下的宠爱 郑泽运x车学沇 

🤫 试试看能不能打开


基情开🚗

 台下的宠爱 郑泽运x车学沇 

🤫 试试看能不能打开


东莯

双人半身200

梦女踩雷致歉

大头80

双人半身200

梦女踩雷致歉

大头80

木木木森

【巧克力】泉レオ

 #3.14情人节快乐♡

#头发多少文多短


—————————————————————

     “セナ!今天可是白色情人节哦~看我准备了什么 ” 

    “当当—— ,月永牌巧克力~”只见leo拿出超大盒的巧克力摆在泉的面前,冒着星星眼的看着。

    “ 哈?~这种节日我才不过呢。”

     leo指了指冰箱。...


 #3.14情人节快乐♡

#头发多少文多短


—————————————————————

     “セナ!今天可是白色情人节哦~看我准备了什么 ” 

    “当当—— ,月永牌巧克力~”只见leo拿出超大盒的巧克力摆在泉的面前,冒着星星眼的看着。

    “ 哈?~这种节日我才不过呢。”

     leo指了指冰箱。

    “ 唔~明明都已经结婚了セナ还是这么口是心非☆。 ” 

     leo打开自己的巧克力拿出一颗形状怪异的塞到了泉的嘴里 

    “ 好吃吗?!!” 

    泉看着一脸期待的leo,点了点头,转身去拿自己的巧克力。  

    “我要... ...  セナ喂我!☆”

    “真拿你没办法。”  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手已经打开了自己的巧克力,拿出一颗精致的奶白色放到了嘴里。

     泉控住leo的下巴,覆了上去,两片温柔贴合在一起,还有牛奶的甜腻。

    “.. 哈啊.. 唔....  哈...  哈.... 气.. ”泉松开被吻到满脸通红的leo,眼前的人嘴角流出混合着巧克力的液体,眼睛也蒙了层水雾。

     泉的脸也刷的一下窜红。

    “咳 ,好吃吗 。”泉有意别过脸去不敢直视leo,他觉得,再这样看他下去可能会做出不理智的事来。

    “.. 哈... 唔,好.好吃.. 还想.. 还想吃~”leo抹掉嘴角的溢出。拿出一个巧克力放进自己嘴里。

    “那这次,我来喂セナ吧..?” leo轻声道。          像极了小猫在心底处轻挠。

    泉扭过头来   ——————  只见红着脸泛着水雾的leo叼着巧克力一脸不安的看着他。 泉最后一丝理智也崩塌了。

  “  哈,你这个笨蛋!这次可别再想中途停止了。”



剧情告诉我 此处应该有车↓

( 别急,等我那天想起来了在补上。)


——————————————————————

   

  ʕ•̫͡•ʕ*̫͡*ʕ•͓͡•ʔ-̫͡-ʕ•̫͡•ʔ*̫͡*ʔ-̫͡-ʔ

   今天我没有巧克力  ,但是他们俩得有!!!




兔佳
狮心真好吃! 泉和Leo我真的...

狮心真好吃!

泉和Leo我真的可以了!

es永远磕这对


狮心真好吃!

泉和Leo我真的可以了!

es永远磕这对


木木木森

【Moon lights.】(5)

HE狮心有虐有糖★    R18-.过于清水


  可能较长,墨迹码字^

  上一篇 :→点击催婚


           OK


 ————————————————————...


HE狮心有虐有糖★    R18-.过于清水


 

  可能较长,墨迹码字^

  上一篇 :→点击催婚


           OK


 ————————————————————

           

       风气逐渐堕落的学校也别指望周末能有几个人。

       濑名有点后悔。昨天跑的太快以至于连在哪碰面都没说清楚。

       “啧... ...”  濑名往教学楼走去,顺着灰白的楼梯往上,经过狭长的楼道,手停留在门上。

 「会在这里吗?」 濑名推开门。

        月永背对着他,探出半个身子去够窗外的东西。 濑名一个健步冲了上去将人拉回。拉扯带动起一阵风,在耳边飞鸣过的同时。

       哗 ———— , 窗台上的乐谱扬起。

  

       “你是笨蛋吗! 爬出去干什么!”濑名对着月永就是一个暴栗。

       “痛痛~~,啊唔,是セナ赋予的inspiration(灵感)!”月永趴在地上敲着旋律,另一只手毫不停顿的在乐谱上画着。


        濑名知道在月永创作的时候对他说话是毫无作用的。漱名将目光挪到平摊在地上的乐谱上,辨认着写得源草的音符。同时在心里默默将它们串在一起。

       一首带着春天温暖气息的曲子,在春和景明的季节听再合适不过了,他几乎都能从节拍中嗅出些樱花的甜味儿来。

       但这乐曲又不止步于清甜,若真要用语言来形容,更像是海上的烟火 。曲调编织出绚烂的画面,蕴藏在旋律中的是广阔的星空,每一颗星都在闪烁着。

       温柔,绚烂,止于静谧。

       他不讨厌月永的曲子。

   

    月永在纸上落下最后一个音符,露出自豪的笑 “セナ来啦~。”  濑名将适才整理好的乐谱递了过去。 半响,那头没人接。

     “セナ超~温~柔~,不过这不是我的。”月永顺手将刚作好的乐谱放在那沓的最上面。


     “加上这张,这些都是セナ的!”

     “。。。哈?!”


    月永拉着濑名的手向角落的钢琴走去 。“セナ坐着里,这个特等座是属于你的。”

     濑名觉得自己已经被安排的明明白白了。


    “セナ有带MP3吧,一起唱吧~我帮你合音!唱出属于你的歌!”

    “笨蛋! 明明知道我唱不了这么高的音。”濑名气鼓鼓的看着月永,也只有私下的濑名才会露出丰富的表情。 

    “?,不会的啊”“这首歌是属于セナ的。”语气格外的肯定。手下已经弹起旋律“セナ要开始了哦~”


    “いつだ   ~ ... ~   ...”

    “そん ~   ... ~   ...~”

    

      曲终。濑名从震撼中回过神,从开始到结束,完美的发音。连经常错的高度也奇迹的没再犯。

レオ果然是天才吧? 濑名想。

       曲子完美的契合本人,每一个细节都是量身打造,是月永为他作的曲。属于他的。

       レオ送给セナ的。独一无二的。

     

     “呐!セナ喜欢吗?”月永扭过头来,像极了第一次见面时。  冰化开的样子。

      “セナ笑起来真好看! 以后也一直要这样呢~~”

      “咳咳!!!”濑名别去脸,生怕被看见已经通红的耳。 “  有名字吗?”

      “唔,セナ知道的,有时候作词都是找るか帮忙。一定是肖邦暗中在捣鬼!嫉妒我的才华!~”月永笑说着。

  

       るか,濑名忆起,曾经去月永家时候,那个躲在门后的小姑娘。

      “るか说名字一定要自己来想,唔唔唔,好难!!”月永填上几个字后又摇摇头将其抹掉。

      “既然这样,不如起好之后再给我吧?”濑名将谱子递了回去,手贪婪的在月永头上揉了揉。


       只见月永下定决心一样在最上面填好名

「  ひとつのちいさなセナ 」。

        “不可以拒绝的哦~”


  。。。      。。。       。。。     。。。


  

    濑名将床边的木匣打开, 熟悉的香味刺激着嗅觉。

   “  笨蛋,这哪里算得上名字啊。 ”




——————————————————————




    aaaaaa我终于把挖的坑补了。 从入学开始写,再怎么简略都好长。

(x原本只想写甜甜的祭典。)

    Chess的坑挖了,但估计十几集后才开始补,反向补! 追忆刀都要给他写甜糊了。

         オレ马上上线!

  




     

     

    

   


陌上人如玉

“你是散落世间的音符。🎵🎶”

太垃圾了但是还是摸了一下,准备花两天时间来练画然后认真搞学习XD

日服音游快了呢

“你是散落世间的音符。🎵🎶”

太垃圾了但是还是摸了一下,准备花两天时间来练画然后认真搞学习XD

日服音游快了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