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eo白萧

458浏览    99参与
酒里掺茶Se

因为我脑子有病所以我会拿《君とSOS》这首歌的一部分中的一部分想到龙白。…..。虽然其实整个气氛旋律很不适合。但也有很小一部分非常适合。

这种熟悉又不熟悉,微妙又不了解的,有非常深的特殊的了解,有似乎非常不了解的内容,显得微妙又暧昧的,直接的沉默的,理解的无法理解的,传达与否的,或者没传递也接收到的,会想知道和感觉到的,气氛发酵到看着对方会思考,又平静又觉得微妙的。不了解吗?了解吗?微妙的独处,甚至公众下瞩目下碰撞也像是一种微妙的“独处”,当然有只有对方记得和明白的关于自己的。。。只是又沉默又了解又不了解,微妙比暧昧更重,但是人又是看得清楚和直接的。感觉在伶牙俐齿的针锋相对里有说出去的话,传...

因为我脑子有病所以我会拿《君とSOS》这首歌的一部分中的一部分想到龙白。…..。虽然其实整个气氛旋律很不适合。但也有很小一部分非常适合。

这种熟悉又不熟悉,微妙又不了解的,有非常深的特殊的了解,有似乎非常不了解的内容,显得微妙又暧昧的,直接的沉默的,理解的无法理解的,传达与否的,或者没传递也接收到的,会想知道和感觉到的,气氛发酵到看着对方会思考,又平静又觉得微妙的。不了解吗?了解吗?微妙的独处,甚至公众下瞩目下碰撞也像是一种微妙的“独处”,当然有只有对方记得和明白的关于自己的。。。只是又沉默又了解又不了解,微妙比暧昧更重,但是人又是看得清楚和直接的。感觉在伶牙俐齿的针锋相对里有说出去的话,传达的内容,只是看着也是。感觉在微妙和沉默里,没说也有存在着的,沉默里也传达着的。不一定完全理解却只有对方彼此会形成的微妙和感知。….所能看见的。……..这种了解又不了解和微妙感觉是我搞龙白的经典风格….的一部分….之中的一部分。


…..真的会很喜欢那种。当然其实有无法理解的,出于两个人角度感知到的接收到的认知的都是不一样的。会有觉得看不懂的或者觉得太..让人有点苦涩又有点直接的。会有沉默的,真的是不解的沉默,就是沉默,但是也会有沉默也可以传达的,不完全理解却也有非常理解和传达到的。或者说,相通的。有些东西内容在彼此之间就是一种沉默或者微妙的感觉,就是只能沉默或者只是沉默,但有的时候沉默里又平静又微妙,甚至是微妙的暧昧。当然也有只是沉默的不言也有种气氛和传达的。当然。人总还是会有保护好自己的,或者足够直接到利落的,谁都可以是。但是微妙的沉默也是,在沉默和话语里隐约传达的也是。就算不说,就算是不了解的沉默,就算只是沉默,也有沉默里的内容,“不只是沉默”,沉默地看着却又微妙和谐又不同于碰撞地感觉接触和。不言里微妙沉默的互相传递。不算是多了解,大概不算默契,可是能在沉默里感知到。或许也可以说是一种微妙平静的沉默,出自个体但不只是个体。这种沉默的感觉本身和因素,还有沉默感觉里只是沉默与沉默也是相处和互通内容的独特特殊地能做到在彼此间传递感觉内容的。当然怎么相处实际上也没区别。针锋相对是一种,就算是沉默也可以有着针锋相对,并没有沉默的时候其他不存在,针锋相对的时候其他的内容和感受到的包括微妙也存在。这很平常这都是一部分,有些情况,或许有时候显得更根本有时候更微妙,有些时候简单到无所谓,有些内容下接触得少有些则更深一点。

酒里掺茶Se

或许我确实有的方面喜欢足够稳定的东西。有些东西哪怕看起来极端或者强烈激烈的碰撞,也许本身也包含一种稳定,关系内容的稳定,碰撞之外本就存在的微妙,还有因为碰撞可能达成的巧妙和谐,因为碰撞反而触碰到的内容,当然是基于个体的,触碰、了解到的因为碰撞这种“内容”而产生的,碰撞也是一种方式。也确实不只是方式并且会产生内容。或者是因为个体存在达成的和谐内容。


(在说龙白)

或许我确实有的方面喜欢足够稳定的东西。有些东西哪怕看起来极端或者强烈激烈的碰撞,也许本身也包含一种稳定,关系内容的稳定,碰撞之外本就存在的微妙,还有因为碰撞可能达成的巧妙和谐,因为碰撞反而触碰到的内容,当然是基于个体的,触碰、了解到的因为碰撞这种“内容”而产生的,碰撞也是一种方式。也确实不只是方式并且会产生内容。或者是因为个体存在达成的和谐内容。


(在说龙白)

酒里掺茶Se

龙白三则.jpg


想看暧昧到一定程度或者同居之类的。会做一点有点小情侣又不是那种甜腻小情侣的事情,显得亲密却又有风格。白萧偶尔会穿有点轻松款的衣服,忙工作很久突然回来。龙灏天刚睡午觉起来/忙完工作看到人一身悠闲地出现在房子里会显得有点呆。或者是对于一些白萧主动的贴近似乎很亲密随意的行为感到呆楞。真是纯情又不完全纯情。

白萧:我以为这么久一直能看见我龙先生应该已经习惯了~更何况有时候天天见呢?不是在说红毯和头条哦。


但想看。Sex Time,会凑得很近,故意在喘息间隙里,调整呼吸,比似有若无重一点,轻而一点隐晦的。完整的喊对方的名字,像是一种狡黠。也像是在他身上独有的......

龙白三则.jpg


想看暧昧到一定程度或者同居之类的。会做一点有点小情侣又不是那种甜腻小情侣的事情,显得亲密却又有风格。白萧偶尔会穿有点轻松款的衣服,忙工作很久突然回来。龙灏天刚睡午觉起来/忙完工作看到人一身悠闲地出现在房子里会显得有点呆。或者是对于一些白萧主动的贴近似乎很亲密随意的行为感到呆楞。真是纯情又不完全纯情。

白萧:我以为这么久一直能看见我龙先生应该已经习惯了~更何况有时候天天见呢?不是在说红毯和头条哦。



但想看。Sex Time,会凑得很近,故意在喘息间隙里,调整呼吸,比似有若无重一点,轻而一点隐晦的。完整的喊对方的名字,像是一种狡黠。也像是在他身上独有的那种魅力。连眉毛也要挑起来的样子,有点跳跃的灵动,也有点轻飘飘又性感的风情。轻飘飘的热的气息灌在耳边脖颈,出来的话语是完整的名字,喊着对方。并没有喊着对方看过来。而只是“喊”。像是勾引也像是随意又认真的感觉。独有的那种轻轻的语气,又有点微妙的程度。没有很深情却觉得有点认真的但是仍然有着独特魅力像是风又像是捉摸不透的。隐晦的却直接地喊着名字,喊着对方。或许对方确实会在听到后看过来,甚至应声,或许本来就在对视,专注地看着对方,也可能吧。所以说出那样的词调语句。喊着对方。


也会想看。在见面之后似乎意味深长又其实只是平平淡淡认真地轻巧到有点过分简单却让Leo微微沉默一怔的。轻巧又认真,眉眼完全没有针锋相对,甚至显得似乎把自己摊开来格外平和但又不是很无力的意思,甚至不是感觉他很无可奈何对于世界和现实。而是那种随性的平静的。有点过分平和和认真地说。在夜晚见面后也许是外面也许是室内。说。好好休息/好好休息吧。很平淡的认真的,不是教诲不是安慰不是建议,而只是仍然彰显着他个人,从他嘴中说出的有点认真但不是刻意严肃过分的。好好休息。甚至又还是有那么点让人觉得轻飘飘的。但让人记忆深刻的,敲击着心脏的似乎也能品出一丝意味和魅力的。大概龙灏天虽然一愣,但很快,甚至立刻就会很坦然很直接豁然地笑或者开口回应。不是释然的意味而是就是那么坦然又有这种气息。毕竟是龙灏天啊。

酒里掺茶Se

没写完的内容其实说的跟这个有关又不完全相关。


看过龙灏天在酒吧唱歌吗,以后会见得到吗。真是很乐队feel.能够一个人听也不错,倒是没见过乐队的演唱,但一个人的Live跟演唱会的Live感觉也不错。

不过听演唱会的可能性更高啊,某人会不会怀念能只是在酒吧唱歌也不至于人山人海的情况呢。倒是也不可能就这样的在酒吧台下的人群中听呢,就像听其他的歌手乐队爱好者之类,在酒吧驻唱之类的。诶呀。不过如果是包场倒是有可能呢,会有这种可能性吗,谁知道呢。听起来很罗曼蒂克啊,还是只是听听看顺便“欣赏”一下这种感觉也是可以享受,也会看看感受到某人散发出来的内容呢。会想到听各种各样的人唱歌或者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

没写完的内容其实说的跟这个有关又不完全相关。


看过龙灏天在酒吧唱歌吗,以后会见得到吗。真是很乐队feel.能够一个人听也不错,倒是没见过乐队的演唱,但一个人的Live跟演唱会的Live感觉也不错。

不过听演唱会的可能性更高啊,某人会不会怀念能只是在酒吧唱歌也不至于人山人海的情况呢。倒是也不可能就这样的在酒吧台下的人群中听呢,就像听其他的歌手乐队爱好者之类,在酒吧驻唱之类的。诶呀。不过如果是包场倒是有可能呢,会有这种可能性吗,谁知道呢。听起来很罗曼蒂克啊,还是只是听听看顺便“欣赏”一下这种感觉也是可以享受,也会看看感受到某人散发出来的内容呢。会想到听各种各样的人唱歌或者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感想吗,不过Leo果然就是Leo,到底还是有关于他的认知呢。

酒里掺茶Se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感觉在工作的时候肯定多少也碰到过各种各样离谱的人和情况,多数都能用能力和高情商化解,也不会给自己沾染到麻烦,多数都会远离,实在不行东皇感觉也是有点用的能让艺人安心专注工作(发挥最大价值)。

不过想到以前碰到的过分的世界上各种各样的人可能更多,会理解但也不会理解,基本上不会给自己惹麻烦以前也是,能不受影响就不受影响,现在应对的手法可能更熟练,当然不仅仅是对于记者,而且说来也不会让任何争吵类树敌什么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会很好地避免和解决。为了形象也为了事业。都不太会有这种情况。一般因为表现得好应该也很少有人来惹,就算有也很可能被用各种方式化解。至于各种离谱奇葩的工作情况很可能......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感觉在工作的时候肯定多少也碰到过各种各样离谱的人和情况,多数都能用能力和高情商化解,也不会给自己沾染到麻烦,多数都会远离,实在不行东皇感觉也是有点用的能让艺人安心专注工作(发挥最大价值)。

不过想到以前碰到的过分的世界上各种各样的人可能更多,会理解但也不会理解,基本上不会给自己惹麻烦以前也是,能不受影响就不受影响,现在应对的手法可能更熟练,当然不仅仅是对于记者,而且说来也不会让任何争吵类树敌什么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会很好地避免和解决。为了形象也为了事业。都不太会有这种情况。一般因为表现得好应该也很少有人来惹,就算有也很可能被用各种方式化解。至于各种离谱奇葩的工作情况很可能要么不在乎要么当作工作事宜而已配合或者解决,用尽可能让自己舒适的方式。心里倒是也会吐槽和思考,但是工作上不会带情绪,碰到奇葩的人见得多了见怪不怪心态本来也好,而且还要表现得好。就更,需要处理则处理,对半也就吐槽无语一下,基本上没人能很接近也就没人能真的吵起来或者有什么事情。基本上对其他也就无所谓,工作不影响就是可以的。其他顶多见了心里吐槽了无语了,但是有自己的思考自己的做法也不太会管别人(要看具体事情吧。偏向于个人,多数也确实会事不关己一点,但是有什么场面也可以处理解决。却又不是老好人那种.jpg但确实会偏向于解决,就算很清楚事情根本,也非常考虑具体情况和现实情况。主要是很多事情跟自己确实未必有关系。)

不太会树敌或者针对。除非对方先明里暗里出招那当然该解决的也会解决,果断锋利的也绝对很果断。而且不会影响什么基本上对外不会树敌,多数人就算刺一下也会笑眯眯回应或者各种不当回事以德报怨反正都能解决。(除了龙灏天,龙灏天坚持不懈而且自己还回应也坚持不懈可能也是原因.jpg)

所以说惹事是一回事。

 

龙灏天那种也是另一回事,但龙灏天确实惹上来了而且他的情况和说法作风很让人在意,顶多一开始是有那么点个人关注过也有那么点在意但主要是有点觉得幼稚或者避免问题,毕竟两个人都很有影响力Leo又是正在势头的小天王(但最开始的回应攻击性不强却完全不把龙灏天的攻击当回事,这种可能更让他发火,感觉似乎不被看在眼里,这种可能仗着流量或者就是很强的选择市场的感觉。不是指白的个性而是指他这个情况的存在。更何况其实白也很会暗讽,说的话虽然总是没什么差错,但是有心人一听多少也有点暗讽和针对意味或者转换情况的画风场面,很会语言艺术。不过就说那个评论,更让龙灏天感觉流量论不认真对待音乐吧而且这种一派似乎很好很礼貌的作风,不是不真实也不是太做作,但确实就是让人不爽的,无论是这种作风的感觉还是这样回应的方式。不过可能也带着一点恼火和感觉这么骂了对方反应淡淡话语却有一定实际伤害力度的这种怒气)(针对的始终是他这个流量论和当时跨界唱歌很烂却不是在否定别的能力。。而且这梁子非要说,对于其他人可能是龙灏天单方面碾压或者吐槽,顶多对方也讨厌他但是他其实说完了就是,更何况少有人说得过他。但对于白萧其实是白萧先抢过榜一,这个事情其实已经关系龙灏天自己了,有那么点开始就带了一点儿私人恩怨的意味,毕竟他蝉联很久虽然他其实在意的是抢了的还是跨界烂歌。。但是就而且已经威胁到他了还让他不爽,更何况之后还回应了,这种无论是市场来说的能力还是语言和针锋相对上都“旗鼓相当”,而且是双方都有意和继续下去的。

 

 

(接之前的)同时会有点好奇这种人这种情况怎么能够,又理想主义又做到现在,越了解越接触越互相碰撞而且还都有能力也就对彼此这种内容越不爽。加上更多不只是碰撞的接触,了解和想法也就增多了。。越看龙灏天这个情况越不爽越深刻也会有些想法和角度,但还是好奇理解又不愿意理解并且不爽,双方互看不爽,加之两个人名字敏感度很高绑定度也其实有点深圈子就那么大很容易碰到。本身能“打”起来也是真的完全因为双方情况都特殊也是真的有思想又有情况。然后真的就碰上了还互相接招不甘示弱的,虽然这个热度也是一种内容不过,完全确实就是出自真心不爽。

大家以为的不爽和争锋相对,看到的龙灏天的“清流”和理论,实际上还有更认真更深的理论观念也有双方的更多更深的接触和了解。

 

其实说到底可能只有双方不爽对于对方,只有自己和对方,彼此才是真的在这个事情里面的,才是真的知道对方在不爽什么东西对方的观念和实际上接触的内容情况,别人多数根本不清楚也不在意,只是能看到争锋相对。但反而是真的撞击着的彼此,是真的知道和感受到对方的不爽和观念甚至一些情绪(当然白萧其实不太表露具体想法只是似乎有前因的又确实各方面大事小事跟龙灏天对着干,当然彼此还是能感觉得到的),对这种理念观念会从不清楚到越加看得更多更清楚,很清楚很深刻,还有理念情况的碰撞(当然不是知己的意思),当然也有别的接触。是真的双方才是感受到实际内容的。包括观念,想法,对方个体的内容,这种撞击碰撞所包含的自己的想法观念或者感受,或者说“为什么碰撞和越来越深的理由”,反倒是对方和自己(毕竟是碰撞)才是真正感受到这些内容的存在,当然也包括和对方触碰的内容还有对于对方这个人的。(当然双方的内容也不止此就是了,该说只是一个点)

 

(虽然龙灏天其实不完全清楚白萧的想法,但可能理解这种不讨厌但不爽。而且抬杠起来了就是不爽,自己这么对他他不爽其实也挺理所当然的,加之越来越多的“打架”呢。虽然白萧显然不是这么情绪化而是真的有内容想法和碰撞不爽,也不只是陪他闹或者热度的原因。。)

 

出于白萧的角度有自己的想法和不爽,但不会很明显地表现想法和太强烈的不爽,他的不爽和感受也不是龙灏天这种有点幼稚直接少年的,毕竟性格也不同。当然多少龙灏天是能感觉到的,不能说完全相反但又确实不同的意见和态度,有一些不爽和不爽之外的感受和看法。只是他自然有这种深的想法感受不爽,只是不表露,只是自然也真的不爽也真的杠上了,何乐而不为呢?不只是观念大概两个人之间也已经形成了摩擦的火花。听起来幼稚也其实就是很实际的碰撞内容。喜好厌恶不爽,又有所原因。白萧自然乐意各个地方和龙灏天作对,唱反调,嘲讽抬杠看他不爽,倒大概没有想看任性的人被打击的意味,虽然看到他被现实困扰郁闷也是有点看戏的态度,不过龙灏天毕竟也不是那么好打倒的,而自己也不对这些东西幸灾乐祸反而能平静地表达想法交流。平常也就乐于看到他不爽,嘲讽调侃,对他的作风有意见当然也可以隐晦又直接地说,习惯已经形成抬杠自然也可以继续针对嘲讽谁也不落下风。并非每时每刻,甚至有的内容非常成熟冷静地能够说一些话,不算熟悉确实很独立个体又特殊而平等的交流。大概对着干也可以,算是真的想看他不爽,也算是陪着闹愉快愉快心情乐趣也很值得,确实能让自己感觉有点乐趣,抬抬杠或者看他不爽都是。有些时候确实也自然而然不同想法,有的也确实因为对方更唱反调,注意力也会在对方身上。看到对方不爽自然有所反应,加之抬杠针锋相对久而久之。嘲讽意见“误解”自然比比皆是,虽然内心都有对于对方的认知当然还有干脆的不爽,因素方面的观念情况的,针对个人的不爽。双方也自然能感知到,抬杠唱反调也自然是表现的一种方式。也自然不只是为了抬杠,或者说不仅仅是抬杠而已。是有外界所知道的碰撞,也就是实际上的碰撞,包括心里和实际上跟对方情况上的碰撞和心里的不爽意见。看起来也许只是吵架幼稚,实际上有时候确实幼稚,似乎只是针锋相对,只是包含着针锋相对之外还是个人观念以及两个个体存在内容的碰撞感知啊。虽然实际上有时候就是为了和对方唱反调而唱反调呢。

 

这些本就是彼此内容的一部分,当然也不全然如此,是一部分也是一部分内容的表现方式和相处方式。

 

 

 

 

 

 

(说起来反倒不太和龙灏天直说这种想法和不爽吧。(也不需要,虽然可能也能感觉到。)反倒是跟顾星海说得有那么一点过分清楚,虽然其实只是自己更清楚想法,只是轻微表达了一下。甚至自己的角度的感觉。虽然其实是因为她的那种想法态度。说白了跟谁也不会说得很清楚。知道的人不需要个逻辑,完全不清楚的人当然也不能说,当然其实也不需要说。只是自己的思想感受。

 

但大概也体现着,语言之中早就明里暗里直接又弯弯绕绕地说过。虽然说的不会很多,也不会直接点出来内容,弯绕但又直接成一种说法逻辑的那种“说”吧。这种选择权拥有的,还有理念,保持到现在又任性还可以达到的,不必担心一些拥有都需要机会的内容。而且对运气挥霍而任性,心态也好资本也好。整个情况也好。都是这些一部分。尤其是理所当然的态度呢。多少也会有一些。龙灏天多少有点懂吧,会感受到一些的,虽然不表露但其实有时候也反而很直接地表态。只是不会说具体的。虽然知道和理解对方的一些内容根本不影响彼此自身的观念和不爽。)

酒里掺茶Se

在梦里看了还是写了龙白。写的是真还可以又有点我的风格。….怎么总觉得应该记得又有点记不清了。只记得最后我写


与其去探索摸索对方流露出来的些许令人在意的柔软性爱(应该是指暧昧)之石/态(?),不如就不用去抓住而一如日常就是一种存在/共同存在。


很像是结尾是从龙灏天视角延伸出来的。带了那么一点理所当然的“豁达”,意思并不是暧昧是搞不清楚的或者不在意,而是感受到了的吸引着的,或许还有自己和对方都流露的一点暧昧的感觉,但并不用为此太担忧或者心里有些微妙之外的过度微妙(其实这就是暧昧被吸引又因为情况特殊更微妙的情况反应吧)。(或许还有点因为确实白萧的表现方式是一种更加......

在梦里看了还是写了龙白。写的是真还可以又有点我的风格。….怎么总觉得应该记得又有点记不清了。只记得最后我写

 

与其去探索摸索对方流露出来的些许令人在意的柔软性爱(应该是指暧昧)之石/态(?),不如就不用去抓住而一如日常就是一种存在/共同存在。

 

很像是结尾是从龙灏天视角延伸出来的。带了那么一点理所当然的“豁达”,意思并不是暧昧是搞不清楚的或者不在意,而是感受到了的吸引着的,或许还有自己和对方都流露的一点暧昧的感觉,但并不用为此太担忧或者心里有些微妙之外的过度微妙(其实这就是暧昧被吸引又因为情况特殊更微妙的情况反应吧)。(或许还有点因为确实白萧的表现方式是一种更加微妙的。对于很多表态微妙而似乎说了但还有让人在意的至少龙灏天的角度看到不解但又大多数是不会耿耿于怀但还是会有感觉的那种。不过对于“暧昧”这种内容白萧的态度反而有时候是很直接到让人意外又坦然的风格。…实际上对很多事情的逻辑也是。不过不是单纯的那种。

 

那段的意思(感觉)是如果很在意,那就这么相处和做就是一种继续,就是会看到,就是一种共存。

 

 

也可能让自己觉得对方露出来的暧昧柔软之态其实是自己心里的心动或者在意的感觉而有的感觉,当然对方也确实是暧昧的,只不过这种柔软感是自己内心的柔软触击,实际上接触相处总是各种各样总之是彼此日常的又是有些时候一些微妙的。

 

 

……….其实感觉真的很像是一种确认关系或者说我一部分的概念里的微妙暧昧感自然而然形成且本来这些东西就是存在接触乃至所谓的接触日常里的,当然有的原因是和对方这个人(有其他微妙的内容,有互相搞不懂的,有眼神里沉默的,有确实和对方这个人的碰撞和很微妙的接触相处。①)而不是日常而已,当然或许这些就是塑造起日常的内容。但当然也会发展进行的。

 

 

①有其他微妙的内容,有互相搞不懂的,有眼神里沉默的,有确实和对方这个人的碰撞和很微妙的接触相处。也许还有一些都以自己的方式去做又合理到平常又深刻一些又沉默地交流里感受到的,相比较剑拔弩张其实有时候也就是调侃嘲讽成习惯却可以走在一起。算日常?还是算就是实际之间的接触。碰撞也不都是高发和激烈的,尤其是接触着的时候。但当然还是这样的个体。也不是小打小闹调侃嘲讽这种似乎接触就没有真的接触到和对方的核心还有关联了。并非简单的接触,这种碰撞本身也不简单。

 

(接下来在说类似于天台当时那种)有些内容上也会有作为成年人或者因为自己看得到对方、知道对方怎么想的也还算了解和看得清,对方还有情况才会说才会开启内容。也因为双方的情况和连接还有个人的思考个性才能开启。也因为是有想法的或许有那么点在某些方面了解/熟知对方(和对方达成某种和谐感)的才可以平静地说话,因为本来也是这样的个体可以有内容交流的。也有一点知道对方是有想法的人或者有时候可以认真相处的很多事上,虽然整体风格还是不变对对方的态度和想法也就是这样。(其实有点成年人的成熟的意味,但是这种方式整体的相处感觉又还是只有如此能做到。也是相处中一部分内容)当然有些内容是各有各的想法,也会有微妙的沉默。可言的,不可言的。随性的感受的到的或者感受不清楚的,还有很直接的清晰的,甚至能互相传递的即使作为个体或者不完全理解对方想法的自我的个体。

 

不管理解不理解,都只是自己自身个体,都有自己的方式甚至想法逻辑,但是当然实际接触的也是很真实,实际上个性也好在意的对方带来的或者对方让自己不爽的,还有这种微妙又坦然的相处内容接触内容。本来就建立在个体是个体两个鲜明的个体自我还有自己的方式的基础上(并不是指不一样的碰撞哦),同时也不影响还是可以深的接触或者正是因而可以深的接触和看到。

 

对龙灏天来说当然都坦然剑拔弩张针对也坦然,或者说最理所当然就是他想怎么做的,当然有的内容也会有点微妙和沉默,只不过白萧其实很多时候表露又很少表露,尽可能不让人感知而且确实本身也是很成熟又个体的风格。但是实际上这也就是个人成熟理智的能力思想风格。当然其实也就是很常态的,有点意味深长又也直接的,但还是会说的,会有这种感觉的,属于个人的,而且就算不表露的情况个人气质也会包裹着。

 

对白萧来说也坦然呢。剑拔弩张针锋相对调侃不爽就算别人未必完全懂但这确实都是实际上自己也这么想和想做的的,而且针对于这个人的,当然对于整体内容也不是什么都坦然的。或许更随性无所谓一点或许更微妙一点。这种私下看到对方或者交流的内容有时候更深一点也能让人想到更深一点。当然或许也根本有时候是无所谓的只是个体的内容,有时候感觉是有所谓的无论是什么内容,理念还是关于对方。

怎么相处确实都可以坦然但微妙和一些各自因素在气氛里的内容也就自然存在。

 

 

真的要问态度是:不熟/谁跟他熟/熟吗,甚至一点心态冷漠(其实更偏向于有点态度莫测)。。确实不算熟悉又确实有接触和熟悉的内容,深知的实际到底的接触和触碰乃至交流和想法。熟吗,人只是个体甚至很多对方不了解的也不会亲近的风格,但也有很实际恰到好处又微妙的适合的接触相处风格。算是有时候早就摸索出来一套怎么应付对方,但多数时候总不是敷衍甚至刻意有想法。看起来针锋相对又有意见却不算熟悉,但也不是,似乎一般熟悉一般不熟悉只不过碰撞有时候可以一两句交流接触?也不只是如此的。毕竟还是有双方的内容和接触的。说实际上不算很熟悉了解是自然的,但有实际接触甚至比较特殊又深的接触也是。有实际的具体的碰撞相处接触,属于两个个体的关联和认识,对于对方的印象对于彼此的印象,对于对方的想法和意见,对于对方个体的所知内容。不一定都很深,毕竟只是实际上的接触,对人来说实际的。但是这样的情况又确实还是有所内容又甚至足够在双方情况里独特也算深的。关联很大又有自己的想法而且也有越加深关于对方的接触。不会说不熟就是不熟或者不够了解也不清楚而已,反而有点缠绕,关系情况是,相处的感觉也是。清楚又微妙。(有的也有点可爱但也不是甜但可爱的配合.jpg)

 

该说熟而不熟,有彼此的个体的内容,有触碰的有会在意的,有当然不了解的甚至很不了解的也没兴趣了解的,有想知道的和对对方很了解的,所以才是彼此的内容和情况。微妙是个体存在的,可能表露隐约的,微妙也是彼此间存在的。

酒里掺茶Se

浅说一个。想到聊聊天漫无目的地搭上几句话。算不上很有精神也算不上很亲近暧昧,也不沉默。但是又有点成年人对于有的话题有的事情有的气氛下的沉默。当然双方态度想法也不同。算是正经的也算是还平常到有点豁达的。当然这种略微的安静沉默不仅是事情的因素也是相处风格感觉的因素,当然也建立在各自的个体基础上。闲聊到把话题扯开有的没的。只是似乎很平常了,感觉也就平平常常调侃两句,一点悠闲又一点锋利,半点不缺,不是朋友之间的而是他们之间的,比日常还要日常,又双方都是个体自身的,但接触着的。龙灏天觉得真的很日常,突然就有点这么感觉着。话语溜出口的的时候不是会觉得下次还会见之类的,只觉得平常的和对方接触,只是就这么一刻......

浅说一个。想到聊聊天漫无目的地搭上几句话。算不上很有精神也算不上很亲近暧昧,也不沉默。但是又有点成年人对于有的话题有的事情有的气氛下的沉默。当然双方态度想法也不同。算是正经的也算是还平常到有点豁达的。当然这种略微的安静沉默不仅是事情的因素也是相处风格感觉的因素,当然也建立在各自的个体基础上。闲聊到把话题扯开有的没的。只是似乎很平常了,感觉也就平平常常调侃两句,一点悠闲又一点锋利,半点不缺,不是朋友之间的而是他们之间的,比日常还要日常,又双方都是个体自身的,但接触着的。龙灏天觉得真的很日常,突然就有点这么感觉着。话语溜出口的的时候不是会觉得下次还会见之类的,只觉得平常的和对方接触,只是就这么一刻日常。


结果白萧还撑着桌边或者栏杆边或者只是站着,侧着身向他晃了晃手里的手机,若无其事又意有所指地邀请。要不要明天去看看红月。听说百年一见哦。



是不是百年一见才不重要,是不是唬人的也不重要。就算嘴上说这种报道科学吗网络时代就会胡说八道,信这种东西是不是偶像剧演坏脑子了。对方说谁知道呢查一查也可以看一看———也不亏嘛。


看一看也不亏嘛。因为就算这么说。还是会去看的。之前的聊天和相处再日常平常不过,没有任何突兀甚至连沉默也不过多,但又只是和对方的独特的,独特之中甚至还能看到对方独特的内容的。连这一刻也变得又日常又特殊。谁说那种“平平常常的”接触里就不是真实的实际的时刻呢,只是时刻太多内容也很多,平平常常是一种反馈,其他某些表现也是一种反馈,有针对的自然也有安静下来似乎不了解又似乎可以越来越深的。哪怕不了解,和人却是可以越来越深的。


又平平常常,所以这件事“理所当然”是可以的,也确实是乐意为之所接触触碰的,当然是对双方来说都是。

酒里掺茶Se

那种有点意味深长甚至带点冷感和不是笑眯眯但随意的笑意凑地那么近而不过分近,本来一贯燃烧而火热容易灼烧他人的龙灏天倒是在这一刻仿佛被白萧这种表情和样子灼烧到点燃,而白萧甚至没有张口吐出温热气息,就算凑得有点近气氛也没有升温发热而是安静。是因为眼神的坚定透彻甚至带了点意外的平静还是因为还带了点他偶尔会露出的不只是随意也是似乎有点信心想法的笑。往往前者让他觉得如风平静但是不冷,有点稳重成熟也轻飘飘,后者也不让他觉得灼热。可是那双眼睛盯向他,有点近又一点微妙的时候,一点随意的笑意露在唇角脸上,没有谈论什么而只是似乎对着他的时候,反而像是连火都没放就灼烧到他了。不是太冷而显得烫,也并非对方多锋利犀利,是......

那种有点意味深长甚至带点冷感和不是笑眯眯但随意的笑意凑地那么近而不过分近,本来一贯燃烧而火热容易灼烧他人的龙灏天倒是在这一刻仿佛被白萧这种表情和样子灼烧到点燃,而白萧甚至没有张口吐出温热气息,就算凑得有点近气氛也没有升温发热而是安静。是因为眼神的坚定透彻甚至带了点意外的平静还是因为还带了点他偶尔会露出的不只是随意也是似乎有点信心想法的笑。往往前者让他觉得如风平静但是不冷,有点稳重成熟也轻飘飘,后者也不让他觉得灼热。可是那双眼睛盯向他,有点近又一点微妙的时候,一点随意的笑意露在唇角脸上,没有谈论什么而只是似乎对着他的时候,反而像是连火都没放就灼烧到他了。不是太冷而显得烫,也并非对方多锋利犀利,是真的那样平淡又如同炽热的火点燃到让他觉得在灼烧。

不是针锋相对的火气,像是白萧真的呼出热气贴在他脸上,像是靠得非常非常近身躯相贴,但是甚至不需要如此就已经灼烧到了。是因为人?还是因为举措和气氛,或者是因为人的心态和人的心性。有时候当然也让他意外有时候又让他觉得理所当然白萧确实难以摸透又确实有着足够成熟的内容,只不过不了解却能感受到,有些白萧的内容,有些心性之类的,偶尔的偶尔,或许这些也是一种能灼烧到人的,也是依然冷静平静又似乎同时滚烫或者汹涌的,深但是利落。还是说真正灼烧到此刻的还是这个人与气氛下的表情。不只是心跳动,不只是记住和感受,而是灼烧的感觉。反倒是被对方灼烧到了啊。虽然也许过程就是互相灼烧到,在相同的时刻在不同的某一刻,在理解的在不理解的,在平和微妙在平和里也可以轻松也可以抬杠也可以其他,毕竟是对方这个人。当然不仅仅是灼烧。

酒里掺茶Se

龙白确实不会有那种很多年以后的采访或者碰到意味深长或者似乎洒脱的见面碰到,说着的话微妙留有分寸又似乎坦诚遗憾又不遗憾的那种意味。毕竟是龙灏天和白萧,毕竟风格到这种地步接触又很实际,哪怕是情感哪怕是暧昧微妙,当然会有更切实际的相处更切实际的碰撞和继续。相比较其他就只是会更适合看着接触着,这么做着自己的事情又和对方有着关系关联,哪怕工作忙到也不一定随时注意着也会注意到的,也会听到的,对对方的在意更不是因为外界的绑定,顶多因为自身出发外界的绑定也成了一把火而已。但这本就是自己和对方的。

怎么说呢。虽然听起来很理想化,可是本就是很坚定又有强烈的内容彼此之间也有强烈内容的,不是说多熟悉了解但也确实有熟......

龙白确实不会有那种很多年以后的采访或者碰到意味深长或者似乎洒脱的见面碰到,说着的话微妙留有分寸又似乎坦诚遗憾又不遗憾的那种意味。毕竟是龙灏天和白萧,毕竟风格到这种地步接触又很实际,哪怕是情感哪怕是暧昧微妙,当然会有更切实际的相处更切实际的碰撞和继续。相比较其他就只是会更适合看着接触着,这么做着自己的事情又和对方有着关系关联,哪怕工作忙到也不一定随时注意着也会注意到的,也会听到的,对对方的在意更不是因为外界的绑定,顶多因为自身出发外界的绑定也成了一把火而已。但这本就是自己和对方的。

怎么说呢。虽然听起来很理想化,可是本就是很坚定又有强烈的内容彼此之间也有强烈内容的,不是说多熟悉了解但也确实有熟悉了解和微妙和谐的一种气氛接触在啊,更何况是接触和对对方。虽然有时候可能没心情但个人的内容始终是个人的内容,始终和对方是一种已经形成的触碰和关联。虽然现实洪流无声,虽然要说现在年轻,但是确实撞击这么深不是只以后留下记忆的那种,不管是不是暧昧都是会,很实际触碰很有微妙点的

也很会就以独立又一如既往地方式和对方相关、针对、思考、相关。做的事情和关注比之形成习惯该说本就是出自个体,所以适合或者说会做一直实际的接触,微妙的深刻,实际的继续下去。实际的以自身的内容接触和一直保持,也不是表面保持而实际疏离或者更不了解

(说来其实比外界以为的要了解对方接触到对方这个人,外界可能只是津津乐道这种针锋相对。也许似乎这种关系情况本就不算了解对方,针锋相对也不代表了解反而可能代表只是互相抬杠针锋相对虽然能抬杠也代表了解和清楚一些事情内容。但实际上触碰了接触了关注着是有自己的了解的,对于工作的,对于这个人的印象,行事作风和有些表现态度,对于这个人实际接触和交流相处的内容。对于这个人自己的想法和感受。对于相处的感受感觉。)


如果是有什么暧昧更深,也只会适合地说出口或者不必说出口,亦或者是确认关系才需要说出口。而实际上谁都有感受也会做些内容。

酒里掺茶Se

其实有所谓

乱七八糟在说龙白,也写了点前后前后不相连却也可以有关的。分段看更合适。


他大抵觉得白萧有时候有点恶劣兴趣却也不是真的恶劣,有些东西不仅他无法理解懒得理解也觉得是真的怪异,不管谁都有自己的乐趣和爱好,只是白萧有的事情似乎跟他没关系又让他觉得确实还是有点不爽,有时也不过就是看在眼里的不解和无所谓,甚至无关观念的,虽然这些内容不解也无所谓甚至能够不带恶意地调侃两句开玩笑,有时候就显得似乎彼此是什么熟知的朋友,非要说的话其实也确实是某种角度熟知的彼此,看起来不过触碰一下而似乎没有真的触碰到对方,其实已经触碰到了。并非停留在某一刻的了解看到也不只是彼此人生匆匆触碰过又不真的了解,人生当然是...

乱七八糟在说龙白,也写了点前后前后不相连却也可以有关的。分段看更合适。




他大抵觉得白萧有时候有点恶劣兴趣却也不是真的恶劣,有些东西不仅他无法理解懒得理解也觉得是真的怪异,不管谁都有自己的乐趣和爱好,只是白萧有的事情似乎跟他没关系又让他觉得确实还是有点不爽,有时也不过就是看在眼里的不解和无所谓,甚至无关观念的,虽然这些内容不解也无所谓甚至能够不带恶意地调侃两句开玩笑,有时候就显得似乎彼此是什么熟知的朋友,非要说的话其实也确实是某种角度熟知的彼此,看起来不过触碰一下而似乎没有真的触碰到对方,其实已经触碰到了。并非停留在某一刻的了解看到也不只是彼此人生匆匆触碰过又不真的了解,人生当然是自己的,因此触碰和接触也更真实。毕竟也总有些有兴趣让人心生思考和有所谓或者会让他不爽的,或许白萧对此也如此,只不过可能白萧确实看得更清楚也更知道龙灏天是怎么想的虽然未必乐意理解也不一定能共情更谈不上认同。所以有些时候龙灏天无所谓也不解,有些时候单纯的不理解也无所谓白萧的乐趣毕竟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更何况:谁知道这个人在想什么。看成一个人而非哪种人,也因为那确实并非真的不熟悉却也不算太熟悉,但只是直接的逻辑确实不解又完全和自己似乎不同的内容,因为更何况实际接触也有真实熟悉的内容这个人的内容。谁知道他又在想什么。似乎很能熟悉而理解,又还有很多以自己的脑回路完全搞不懂,甚至不是看不透。有些时候不爽那是他的心态想法。所以白萧看得懂和清楚但也不完全理解,甚至没兴趣愿意理解,但也会不爽也会抬杠,会有不懂龙灏天那么直接的脑回路,也会有完全能get甚至调侃和看得深且认真不嘲讽的情况,当然也有他的随性和不在意,他的透彻和不解或者不必要解但可以思考,有他的思想与直接的方式和风格逻辑。

 



他虽然有时候招数是故作无辜,但实际上总乐意明目张胆在他面前晃一圈,甚至逐渐加深的习惯去伸出刺扎他一下,而并非是无辜做派反倒是跟他势均力敌地互相伸出刺和眼神,没有刀光剑影的声音,但足够让他火山爆发彼此间气氛一触即发剑拔弩张,也互相伸出更多。。总谈不上好玩,毕竟皆有不爽,日常却也算微妙愉快有趣,如果非要说,也不是人人能做到这样对上且双方都杠上还越杠越深由巧妙平衡的,更不是都能越对上越真实接触熟悉还持续这么久的。

 



或许人对于没发生或者有些事态总有些随性和不介意的洒脱,或许是一种真实的心态也未必。人们可以谈论事实也可能用冷静现实却不是冷漠、甚至带着笑的语气说一些如果和如何。像是成年人的坦然和有经历风霜的镇定,也像是日常毕竟只是说说,只是表达些似乎随性似乎豁达和成熟的想法,这些话从显得现实合理又逻辑,也显得似乎有些轻巧,却不是说说而已,能说出这种话与心态能有所思考本身就即使只是日常或者成年人成熟又洒脱,有着不同角度不同类型坚定方法的经验,也是一种本质能力心态想法隐约的展现。也许也有点锋利也许有点不过看着哪里话语飘出口,不过是稳定的坚定的,也确实稳定的坚定的。

 



 

有时候似乎绷得太紧了。其实多数时候并不觉得白萧绷得太紧甚至这个人像是有悠闲自在还会开人玩笑的心态,虽然也让人看不透。但有时候确实让人觉得似乎一直在工作,良好的敬业,平时虽然也会放松,甚至看什么事情也未必严肃到什么程度,反而是随性的。但总有些内容小事上,让人觉得这个人一直在绷紧状态,脑子似乎一天到晚都在高速旋转——除了看到面包的时候,也许除了他睡觉的时候。说出来的话又认真又显得随性。不会让人觉得想那么多干什么,毕竟任何人的风格不同,而实际上白萧也不是乐意想太多的人,除了工作上和一部分思考上,但显然,就算是龙灏天有他认真的理念和时刻。有时候也觉得要伸手,温热的掌心覆住白萧的额头或者眼前。为什么不放松一下。干嘛一天到晚绷那么紧。还好没说出你们东皇是艺人二十四小时工作制这么压榨人吗这种话。一直不是你说随意一点放松工作,真正没放松绷紧思考和感受的人到底是谁。想那么多事,白萧不喜欢自找麻烦也自然不觉得什么都需要自己管,也自然隔离开其他事情,却又真的会动脑思考会观察会感知,更何况深处圈内和需要工作,龙灏天却真真觉得事不关己也完全牵扯不到。多数时候倒也没让白萧觉得苦涩不爽但是龙灏天确实更任性也自在,说是单纯或者小天王的特性可能也没错。

 

只是有时候白萧确实就算不说就算显然很稳也不会累,也让人觉得累积积攒了很多,更何况本人确实有些压抑的内容。虽然龙灏天也会认真思考,可白萧确实总是保持着好的状态,就算私下足够随性锋利又飘飘然,也仍然很多时候保持着理智的角度思考,关于工作关于各种内容。似乎总在转动脑子总在工作——别总在工作之中啊不是你自己说要享受生活录综艺就当放松的吗。一天到晚都工作你不怕累死吗,白大影帝。白萧。龙灏天把边缘有点冷掌心却摩擦过后温热的手覆上去的时候这么说。不知道是为了让他放松还是他坦然就这么做了。明明白萧也懂得放松放松明明提点建议也可以,但似乎反而更适合直接做,说多了似乎就反而显得不合适,说多了他说不定又要嘲讽调侃了。

 

耳边有轻微的风声,还有呼吸呼出的气。在手掌覆盖下仍然挣扎的双眼,又配合地垂下闭上的双目。

 

 

 

 



 

有时候感觉自己倾向于写某一刻有时就是平静叙述下去,有时候落在哪一刻,当然也就是真实的,当然继续也可以和日常或其他,不过是一部分一个时刻的意思,而非落下柔软或者意味深长或者片刻的舒适和针锋相对或者契合或者什么就概括了所有。

酒里掺茶Se

在发疯属于口嗨一下。完善的话其实合理也需要调整才更合适。

看一些同居前提。


回家似乎把钥匙忘记在哪里了的白抱着面包说怎么办呢你怎么不在里面这样可以给我开门。(我们面包那么聪明当然会开门(不完全认真意味))那不如先回公司吧。

龙灏天(在电话另一头):我不存在的是吗。

白:很像是你现在工作赶得回来的样子~备用钥匙某人上次带走了吧。

后来白萧找到钥匙斟酌之后换了门,龙灏天发现的时候被关在门外觉得自己几天没回家走错路了是不是。白萧给他开门会一脸若无其事:科技发达时代哦要跟进时代所以我换了指纹加密码锁,而且反开锁喔。(虽然这个地方还是蛮保密的)(可以不用担心带钥匙了)不是跟你发过信息了吗?...

在发疯属于口嗨一下。完善的话其实合理也需要调整才更合适。

看一些同居前提。


回家似乎把钥匙忘记在哪里了的白抱着面包说怎么办呢你怎么不在里面这样可以给我开门。(我们面包那么聪明当然会开门(不完全认真意味))那不如先回公司吧。

龙灏天(在电话另一头):我不存在的是吗。

白:很像是你现在工作赶得回来的样子~备用钥匙某人上次带走了吧。

后来白萧找到钥匙斟酌之后换了门,龙灏天发现的时候被关在门外觉得自己几天没回家走错路了是不是。白萧给他开门会一脸若无其事:科技发达时代哦要跟进时代所以我换了指纹加密码锁,而且反开锁喔。(虽然这个地方还是蛮保密的)(可以不用担心带钥匙了)不是跟你发过信息了吗?

Leo:(翻聊天记录)(白萧:一张面包站在换了的新门前的照片.jpg)


(可能这种事更像是龙灏天后来没带钥匙懒得带钥匙做的出来的事情,毕竟其实白萧很懒得管一两次的情况,龙灏天其实也懒得管。单为了方便倒是值得选择也不过是很简单的事情。

小天王其实也不懒得带钥匙也不矫情,当然换门也不是什么矫情事)


Leo:所以这是没录我的指纹?

白:现在可以录。省得有人把门再换掉。

Leo:我是干得出来这种事情的人吗。

白:我没有这么说哦不过你觉得呢?哎呀面包好可爱哦,面包,要不要给你也录一个呀。



话是这么说也就是很日常(就是日常内容)换了门就换了门一派熟练又一点接受对方在自己的生活中一部分的感觉(....)当然,该调侃抬杠还是会调侃抬杠~



酒里掺茶Se

想看贴得很近,近到龙灏天感觉他的发丝贴着自己的脸蹭过去,蹭着,不痒但是有点重,可是看不清。视线范围之内昏昏一片,呼吸清楚到贴得这么近似乎额头都贴在一起了反而不显得那么暧昧。难得没有笑眯眯,也没有过分严肃,却觉得他要说的话应该是很神秘又故意语气的:哦?那你觉得我会怎么做呢?大名鼎鼎的小天王怎么想呢。


没有那么一点俏皮,如果带了俏皮话语气氛就显得更严重了。像是明知故问又像是刻意疏离着关联,故意竖立好和他针锋相对的情况,有带着他个人独特的分寸语气,但反而像是很冷漠但幼稚的小孩子。显得情况理所当然偏偏又让人觉得不对劲,他的不像是在当场,像是在看戏,像是在把自己从这些之中安放在事不关己不当回事...


想看贴得很近,近到龙灏天感觉他的发丝贴着自己的脸蹭过去,蹭着,不痒但是有点重,可是看不清。视线范围之内昏昏一片,呼吸清楚到贴得这么近似乎额头都贴在一起了反而不显得那么暧昧。难得没有笑眯眯,也没有过分严肃,却觉得他要说的话应该是很神秘又故意语气的:哦?那你觉得我会怎么做呢?大名鼎鼎的小天王怎么想呢。


没有那么一点俏皮,如果带了俏皮话语气氛就显得更严重了。像是明知故问又像是刻意疏离着关联,故意竖立好和他针锋相对的情况,有带着他个人独特的分寸语气,但反而像是很冷漠但幼稚的小孩子。显得情况理所当然偏偏又让人觉得不对劲,他的不像是在当场,像是在看戏,像是在把自己从这些之中安放在事不关己不当回事的位置,却又不是真的没什么心。让龙灏天觉得有些不理解他,又让龙灏天这种性格觉得那又有什么关系反正还是真的实际上看到和接触到他,在自己眼里的也不是完全不了解的。只是这种语气话语比他有时候的意味深长淡然还让人觉得,自己似乎很不了解他,不是因为问话内容,而是因为问话语气的气氛,这显然不是个真的问句,却也不是敷衍,更不是“听听看”。增添无奈又冷漠。这一刻没有攻击性,可是也没有平常的随性和不在乎的感觉,不是普通的看不透,而是让人感觉他把自己包裹住了而这个人的思想甚至可能不在这里飘远了。但是这句话没说出来,只是按照习惯和往常,感觉他要说出这样的话,当然因此温热气息也没有扑面。


只不过呼吸也有气息,温热的气息在蔓延到脸颊的时刻距离又被拉开,拉开距离的时候却从眼睛里看出一丝不是冷冽锋利的冷感。他没有笑,反倒是宁静安静得过分,像是从一个宁静沉默认真的贴近中交换了一种感觉,传递了一些内容。传递完才让人看得清他的眼睛,除了冷感也就几乎没什么特别的还是有点淡又有神的,传递完也就没那么让人觉得有什么东西覆盖过来,不过再淡然和严肃的表情也就差不多了,龙灏天又不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有他不知道的内容,但或者说其他的有他知道和感受到的方式。对于龙灏天的态度捉摸不透?还是一如既往呢。当然也是没什么变化的,能有什么变化呢,怎么和他接触,会怎么做就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当然露出什么表情,是自己说了算的,也是自己会考虑的,贴近的时候怎么想呢,龙灏天的性格太明显了,不需要从脸上甚至轻轻一动就能猜出来,不是多了解他,但是至少很好猜也很清楚,虽然龙灏天习惯的他也是有一部分很清楚而习惯了解的,但毕竟也不一样的,所以怎么想呢。想的是平静的,贴近的动作都不知道是谁先做的,虽然自己的主动更大一些,刻意逗龙灏天的成分更大一些,可是做了,但是贴近的时候就变得平静的,变得眼神比深邃更认真的,空气静下来的原因吧。


想的是。全是身体自我内心驱动这么做的就这么做了。抱着当下的气氛想法。

酒里掺茶Se

想起来说超新星当然是接触相处的一部分,但是有没有超新星会有点影响又不完全影响,会可能通过关于他们自己又不完全关于他们自己的内容看这些所谓理念观念,说到底还是有关于自己的,只不过或许能看到一些旁观的态度表现,而实际上还是传递着个体的情况,看对方个体也还是针对着个体的内容,也是这种事情和实际相触接触的一部分。所以说相处的话超新星当然会影响,有些内容是在超新星的前提下更平衡有一些相处的机会时间私下的内容,不过要说的话本就是来自两个个体的,私下碰到又如何呢,之前碰到也会还是那样不爽对方又不完全不爽的反应,可能强烈的才不要跟你待在一个空间的不爽脸色可能是故作什么都没事但是笑着嘴上嘲讽的,听起来委婉一点但...

想起来说超新星当然是接触相处的一部分,但是有没有超新星会有点影响又不完全影响,会可能通过关于他们自己又不完全关于他们自己的内容看这些所谓理念观念,说到底还是有关于自己的,只不过或许能看到一些旁观的态度表现,而实际上还是传递着个体的情况,看对方个体也还是针对着个体的内容,也是这种事情和实际相触接触的一部分。所以说相处的话超新星当然会影响,有些内容是在超新星的前提下更平衡有一些相处的机会时间私下的内容,不过要说的话本就是来自两个个体的,私下碰到又如何呢,之前碰到也会还是那样不爽对方又不完全不爽的反应,可能强烈的才不要跟你待在一个空间的不爽脸色可能是故作什么都没事但是笑着嘴上嘲讽的,听起来委婉一点但是一旦碰到对方双方针对性意味就很强。双方也有独特安静的内容,可能意料之外的沉默和意味不明,只不过看什么场合,可能对对方还是会有些思考和想法,这些东西本就不是建立在超新星基础上的,和对方的联系、相处、甚至或许偶尔的偶尔有的私下无人知晓的接触和看到对方的情况,有些反应和思考本来就是逐渐加深的,包括自己关注对方,还有在公众平台上和对方的一来一往,这种内容都是本就一直存在着的。毕竟说到底个体还是个体,彼此的接触相处还是如此作为个体基本的,和对方的。

超新星有“改善”什么也没有“改善”什么,增加了内容也确实,更明确的更多的长期接触也确实,只是可能是一种表现和事情内容。


突然就想到晚宴一起思考“星海?”那个画面,那确实很多时候就在同框,也不只是超新星,而是两个个体的情况下,很多时候看起来确实和对方相针对两边,又确实可以还算平和但也吵吵闹闹地出现在一起。或者是那种也就是作为个体的两个人出现在一起,有时候也不一定是相对或者共同作为评委和其他并肩地出现,本来也只是个体也只是独立的作为自身的,本身就是那样很独立的个体,所以有着这样的接触,个人有自我个体,并且很特别的世界,当然也会作为个体的相触碰,非常实际的触碰,无论是看到还是不爽或者更深度或者更简单的思考和触碰。只是有着一点也会沟通思考未必站在一边但又显得,也算和谐平和,本就是一个真实接触层面上的和对方的,针锋相对本也不代表完全对面,有时候也会有点并非是一方但共同做事(也不只是同事/并肩的意思)之类的的感觉。


龙灏天多半不爽,不过有的时候也没有太不爽,只是白萧必然有的没的刺他两句可能就染人恼火,谁也不放过谁,其实白萧知道他不喜欢什么也知道怎么说他可能会生气,但还是会说甚至更故意,当然有的也就是自己的想法。白萧多半虽然有意见但会处理得很愉快平常也就是吵闹又不完全是吵闹,看到对方接触到对方,有的是日常甚至其实当然也就是日常内容。毕竟确实是自己认识的人还是“对手”,还是对方这个人。

这也看得出来两个人就是不同的反应和性格表现,且很根本的,龙灏天更炸一点,白萧看起来是让对方一拳打在棉花上实际上一直也都很柔里带刚和刺,只不过也很擅长化解。表现和针对对方而传递的内容当然是很根本的个人思想自我和风格。个体的碰撞和接触的也是个体的感觉呢,不管怎么样本就是的感觉啊。


会不会之前也有哪个瞬间和时候,像是炸裂的气泡突然一瞬间感觉到了什么不爽和炸裂背后平静一点都,比方摇一摇的铁罐咖啡,不会有气泡,但是开拉环有点声音,那么一声,铁罐当然也很硬甚至可能锋利,咖啡却是有点苦和醇厚的。不过当然也不只是苦和醇厚,激烈的声音和会让人清醒失眠也可能是真的。

有意见、有强烈的不爽,有碰撞之外更深的碰撞,有因为碰撞或者超出任何一方意外之后提起的微妙感觉和加深的了解,有对对方这个人加深的了解,有实际接触极深的了解和想法感受,平静的意外的愉悦的和更微妙的。掺合着对一些事情的想法的,理念的,本就有关自己和对方,也有不止于此的,更整体的更多的内容。有关于对方的内容和实际接触的内容,出自自己个体的,也有来自个体出发传递出去的。

碰撞吵闹是的平静微妙的沉默和谐也是,但都是个体真实的内容和相处,触碰着的个体,或许分情况也或许需要点时间和契机但也本就是如此。还是没什么变化还是如此又当然一直在可能波动,因为对方和自己不变,因为都本就是个体,有着对方不清楚的不理解的不了解的,也可能有着只属于自己的内容,那是自己的事情,但也仍然是自己经历着的,所以都不变因为个体和对方的情况似乎本就至少作为个体形成着如此,独立的虽然有内容的,但放到现在来说也就是很实际的出自个体的,碰撞不爽也是真的不完全如此也是。似乎不会变的但又当然继续下去的,会不会更深呢还是实际本就如此呢。是独立的个体当然也有自己的内容,其他自己的世界的生活的,甚至似乎与此就显得完全不同的但和对方也并不突兀,毕竟本就还是个体出发的,但确实触碰就非常牢固和接触到了。

酒里掺茶Se

人间咖啡咖啡因

人间 咖啡 咖啡因

本来想写白萧中心也确实是。但写了些微的龙白。

(意思是还没写完,先发了。我慢慢补完,有一些懒和头疼,所以先发一些慢慢补完,补完再删掉这句)


想过有没有私底下去听什么乐队的演唱呢,正好碰到的话会听吧但是很难特意关注和听,连带着帽子挂着笑撑着吧台看着都很少,侧身或者坐着,或者坐在高脚椅上撑着小桌台桌面戴着帽子遮住发遮不住视线去看着这样的。或许更喜欢在偌大世界人气十足的各种大街小巷晃荡,自己也只是人,不是茫茫人海中一个人的意思,可能只是,自己只是自己会感受着从自己出发的意思。更喜欢一些热闹的场合...

人间 咖啡 咖啡因

本来想写白萧中心也确实是。但写了些微的龙白。

(意思是还没写完,先发了。我慢慢补完,有一些懒和头疼,所以先发一些慢慢补完,补完再删掉这句)

 




 

 

想过有没有私底下去听什么乐队的演唱呢,正好碰到的话会听吧但是很难特意关注和听,连带着帽子挂着笑撑着吧台看着都很少,侧身或者坐着,或者坐在高脚椅上撑着小桌台桌面戴着帽子遮住发遮不住视线去看着这样的。或许更喜欢在偌大世界人气十足的各种大街小巷晃荡,自己也只是人,不是茫茫人海中一个人的意思,可能只是,自己只是自己会感受着从自己出发的意思。更喜欢一些热闹的场合,当然不是因为好混进去不被发现,只是烟火气十足,大概就是人间,也喜欢享受比较安静甚至有些偶尔人很少的地方,也会看到百态的,那也是人间。

 

大概有可能喜欢更随意的,虽然其实这种时间也很少,只是看着的,可能不那么强烈的,可能烟火人间喜怒哀乐的。也可能去看看乐队足够强烈的更强烈的也没什么,当然也见过更炽热的,就算是热闹的,小酒吧夜宵摊音乐吧,不一定多么有时间热爱的,甚至毫无名气的素人乐队或许只是一个素人歌手,只是演出着的,就不强烈吗,也是他们想唱着的,他们的舞台和表演。

 

当然谁要的都不一样,梦想,有的人是为了理想。有的人是为了生存或者其他的。有的人也许只是生活或许只是热爱。是什么支撑着,能够看到想到,有时候也只是平静地听着,能够从歌曲里演唱里听到。这些,这种,不管是为了什么,想要什么的,每个人都有故事,又都只是生活而鲜活的每个人。

 

乐队只是一部分。有吵吵闹闹的勾肩搭背的人群,有翻着街边美食的摊主,有火的声音,有饮料碰杯的声音,有谈笑风生和僵硬的词句,听起来俗套又各种生活如此的内容,每个细节也不同的每个人说话的也不同的,有喜怒哀乐的任何一个人。甚至还有路过的野猫,和夏季忽明忽暗的夜灯。

 

听得也没那么细,也没那么钻研,只是会看到观察到正好听到,比起刻意感受更多的,甚至只是身处环境里感受着看到着,垂着眸翘着腿,锋利又隐于其中,杯中的玻璃冰块晃了晃。

 

说来其实吃街边夜宵的次数一直不算多,虽然便宜但也不那么好消费,肉类海鲜也不那么实际,只是有什么吃什么,混在影视城周边地摊小吃总是有很多的,烧烤小料各种鲜和烤肉摊饼,以前会吃过,总是算美味的,世界上美食和享受何其多呢。现在偶尔才会吃,总是毕竟还有工作的,倒是在剧组有时候会点夜宵庆祝,还有团队会点小龙虾什么的,却也确实不太会吃但是偶尔会享受,就像偶尔能享受家常早餐,熬到深夜小憩凌晨醒得过早却能够在剧组附近早餐店挑选点美食然后看看外面清冷的早晨一样。又也许只是单纯享受午后甜品那样。环境气氛感觉不同也是很不同的,但是哪种气氛环境都算生活。这样的人间热闹,也算是生活,不仅是关于自身的,还是各种各样的人的,但也确实,仍然是从自己个体出发,看着的,感受的。

 

人只是着坐着,比起刻意感受更多的只是身处环境里看着感受着看到着,玻璃杯和冰块还有冰凉液体搅合碰撞,有一只脚可能不太平稳的桌子斜斜地和杯子一起晃一晃咯吱一下,在吵闹里微不可闻,又如同就在耳边发出一样清晰可闻。只是感受着看到着,人却似乎也飘得很远的,有时候越安静越寂静的环境似乎才更仍然处在自己的世界里似乎飘得很远,可烟火人间可以身处其中可以融入其中,也可以仍然可以飘得很远,很远,只是自己的世界里的,因为本就只是这样的个体,自己一个人的。

 

就像是影视剧一样,艺术源于生活,也很生活有关。生活剧日常剧,虽然自己接触拍摄得少但世界上却很多,尤其是一些内容拍摄得细腻又日常,而实际上就算不是生活类的剧也是各种各样的生活人生。烟火人间真实人间的每一寸一缕自然也传达着,或许能让人感受到的。人确实是会真实而平淡地感受到人间关联和感情情感的,大小事情日常之间,无论是日常生活感还是观众能看到仿佛置身其中的反馈着的内容。有些内容,显得人间与人像是被情感拖着,摸到一丝缝隙和风缠绕着身体的,也可能是被感情情感——来自他人的,对他人的也可能是对小动物的,对喜欢的事物的,托举起来的。当然也可能没有关联的,是只对于自己的。日常里,任何事里。就像日常的日常会做的事和活着,那些里面充满了个人也充满了可能有的联系和缝隙,有什么时刻人会特别感受到或者只是当下感受到那样的感觉而不是感受到感受,也或许每个人的感受都不同。

 

当然其实谁都会感受,谁也会有生活,或许某位小天王又是不是也是呢,生活的,工作之外的各种自己的生活,出去晃荡的,孤独又不孤独的,有朋友的,或许无关于有没有朋友的。

 

或许生活的时刻的。

 

可别在哪个便利店半夜突然碰见啊?

 

戴着口罩帽子的人结帐或者在柜台转头碰到带着帽子但是没戴口罩的人,发丝好明显也没有变装,只是套着休闲外套戴了副没镜片的方镜框,泪痣都隐约被遮住了。

 

意外还是出乎意料,似乎非常生活又显得巧合的。吓一跳还是脸色直接不好了呢?手里还抓着几罐咖啡挑选着第二天早上吃什么。有人努努嘴说那个好吃而且低卡哦。结账出去的时候说,喝这么多咖啡不怕失眠吗,结账的的收银员玩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自动结账就是很简单,大半夜的就算是城市街道也没太多人了,但还是需要适当遮掩外貌特征的的,谁知道有没有狗仔或者被发现呢。

 

拿了什么呢,其实只是进去逛了逛。本来想买冰咖啡的,看到某人的时候就改变主意了,买了黑巧克力买了那个好吃的简单三明治。

 

喝这么多咖啡小心失眠哦。

谁管你这像幸灾乐祸的语气,创作需要适当熬夜。

 

还是补充点糖分吧。没有直接换方向走,反倒是不算并肩地共前行,慢悠悠地,然后找了个地方舒适地撑着边上停下脚步。龙灏天想,其实也不装,有这么接地气吗他。白萧才不在乎也不管在想什么。

 

话语也没有几句但推动间白萧随手般摘下了头上的帽子,反正这里也没有什么人,他倒是比龙灏天还要更随意像是胆子大一点,但也足够谨慎。这样歇歇脚不知道还以为两个人刚被狗仔追着跑跑出来不用再变装了似的,龙灏天想着摘掉了口罩,他头发的确有一点炸但当然整洁,他只是想现在摘下来又没手拿帽子省得被这个家伙调侃。

 

 

还是补充点糖分吧。看到他的那一刻就知道了,不会是创作瓶颈但肯定既然没人一起又是他的这种工作内容,多半就是半夜的音乐创作或许临时出门买几罐咖啡,囤的可能没有了。太好猜测,不过他脸上倒是没有黑眼圈。眼镜在出门路上就被自然而然摘下收进口袋里,套的是件宽松外套,白萧微微仰起头呼出一口气,看不清的白气在夜空中飘起来,龙灏天想,自己为了买咖啡,这人半夜不睡觉跑出门又为了什么,白萧并非多无聊,不过是工作间隙的闲心一个人的时间,甚至窜过热闹的夜市买了份龟苓膏晃晃悠悠吃完扔掉塑料小碗,不过龙灏天不知道而已。他身上也没有这样的气息,更像是连人都融进黑夜里。

 

听过很安静的声音吗,像是从夜空远处而来的一样,却如同掷地有声般清楚清晰地在耳边,语气却是平平常常带点个人风格意味的。

 

 

补充点糖分更能补充维持脑力。没这么说,说的是前面那句。然后把巧克力面不改色理所当然地递过去,黑巧克力热量低又有效,而且虽然黑巧克力偏苦仍然是有甜味的,大概至少比咖啡好。龙灏天突然不知道有什么理由或者需求可以拒绝。

 

虽然人类创作的时候总喜欢折磨自己,他也会,就是消耗着反复耗下去钻研着,耗出一个想要的结果,是一种坚持的认真,他猜白萧工作其实也会的,但是补充点能量补充点糖份甚至像是享受,就像他也知道要适当放松,但白萧说来总是更轻巧奇妙,话语和意味,更像是一种享受和趣味。没影响工作没影响本意,但又

 

这确实是一个好方法。白萧这么敬业工作又懂得自在享受的。和他不同的方式,他也懂,只不过表现出来的又不同。白萧倒是觉得龙灏天能量过剩,他更乐意平稳地输出。

 

 

 

龙灏天实际上脾气也不算太差,不如说对粉丝也算好。但是如果论白萧的情况,大概这种笑脸在外粉丝看了又知道他——除了对龙灏天都非常足够友好,显得龙灏天确实特别。知道如此,大概看着他那种笑脸,灿烂或者温和的,连能鼓起勇气要签名合影的概率都比较高,毕竟白萧是很少会介意的,应该说条件允许总是愿意满足粉丝的,说来龙灏天其实也并不介意,艺人的工作日常,只不过他对突然出现的巧合碰到的粉丝有一定的不习惯性而已,实际上龙小天王确实自信到有点自恋,签名合影也算习惯,大概签名比合影更让他愉快。白萧大概一派良好偶像作风,只要不是过分的粉丝,大概合影签名甚至说话祝福白萧一律处理得妥当又让人舒适,而不想被人看到时他也就会变装或戴上帽子之类的,大概也就毫无问题了。

 

 

 

龙灏天一幅大发慈悲的样子给白萧一罐咖啡。

 

 

天上黑黝黝的,确实看不见满月也找不见轮月,路边绰绰路灯,这块地方空旷安静,周边的光洒过来一点但是是铺开的,周边是深夜消停暗下来的城市楼宇,转个头停了或许等会就能看见月亮,看不见也无妨,不算太黑到看不见路也看不清人。

 

 

 

 

 

其实不如说白萧更像咖啡因效果。让人清醒又有些莫名微妙的舒适。

 

 

 

 

 

是此时此刻的相处接触,当然有个人的人生,是此时此刻的,也是会一直下去会有的。

 

 

 

 

 

 

 

白萧有时候靠着吧台或者桌子,一个人寻一个位置,看得到又不至于太清楚太近,周围人来人往,他听着吵杂里轻微的歌声音乐,也听过安静气氛下好听悠扬或者十分强劲有力的摇滚舞台,或者只是安静地演唱的。就这么听着,也听着周围去听歌的人,轻微的挪动身体,也听着灯光洒在室内的声音,也听着周围听歌的心跳,唱歌的心跳,歌曲里传递的心跳,自己坐在这里,知道自己心跳着活着但只是听着感受着。

 

有区别吗有时候会想,会想到以前的生活经历的,每个人都是有区别的,那些东西也确实让人痛苦艰难的。但很真实,也会留下各种内容的记忆。各种经历的内容。

酒里掺茶Se

谈到Sex的时候放歌。倒不是口味如何。

只是放歌笑眯眯盯着龙灏天看。感觉就不会上床了。听歌宜事后或者只是听歌。


说只有文艺电影和欧美电影经常会在这种时候放歌哦,你有没有看过?报复性地语气是不是下次放点什么别的去回击?


背景音乐也算电影很重要的一环呢,辅助表达的方式,情感或者角色心声,就像是歌本身就是为了唱出人的想法表达的内容一样。或隐晦或直接或用别人不懂的词汇或能够理解的内容,谁又知道呢?可是如果你盯着对方的眼睛看。是能看到的,这跟看舞台表演不一样,舞台表演是全部内容,当然表演者的眼神也是一部分。可如果面对面的,某些场合里气氛下,盯着对方看哪怕不完全理解,也可能会感受到啊。...


谈到Sex的时候放歌。倒不是口味如何。

只是放歌笑眯眯盯着龙灏天看。感觉就不会上床了。听歌宜事后或者只是听歌。


说只有文艺电影和欧美电影经常会在这种时候放歌哦,你有没有看过?报复性地语气是不是下次放点什么别的去回击?


背景音乐也算电影很重要的一环呢,辅助表达的方式,情感或者角色心声,就像是歌本身就是为了唱出人的想法表达的内容一样。或隐晦或直接或用别人不懂的词汇或能够理解的内容,谁又知道呢?可是如果你盯着对方的眼睛看。是能看到的,这跟看舞台表演不一样,舞台表演是全部内容,当然表演者的眼神也是一部分。可如果面对面的,某些场合里气氛下,盯着对方看哪怕不完全理解,也可能会感受到啊。


明明眼神完全没有攻击性,表情却调侃,话语显得又直接又幼稚,于是多增一种轻巧利落的暧昧。谁比较直接在感觉到这种感受后会有点干脆轻笑着看回去?明明刚刚还在有点幼稚地像被气到哦。是因为有来有回吗。还是因为对方也根本没有攻击意味呢。明明脸上还带着点热得红,倒是没有被调侃到,习惯了吗?那下一首歌要放什么比较好啊?







想要打开什么,挤压施加压力是否就会爆出汁水?荔枝还是装了水的气球?反正不是在说人,也不是在说所谓爆发,或许在说什么张开又用力缠绕的。人是强烈又坚定向内抓紧的,那么做的时候用力的呢,抱紧的呢。




酒里掺茶Se

有很严肃地想为什么是龙灏天。

那确实他才抱着这个逻辑理念而且确实任性得更明显。虽然其他人也要好运一些但意思并不是大家或多或少沉沦,毕竟谁的生活都是生活和工作都有付出和苦痛,只是没有那么任性好运也需要顾忌而且不会挥霍,这样的态度对任何内容并且是一种足够单纯纯粹地去做(谁都纯粹但真的很单纯纯粹地去做这样的意思重点)还抱着他这种脾气性格还有理想化也能做到和一直保持着理想理念

大概也只是生活而已,所以龙灏天确实特殊一点更何况这么针对呢。毕竟确实自己和对方同样走到了很高的地方,当然也都是实际付出得来的。


那原因其实是想起邢,也会看得出性格和逻辑吧也是很认真的导师和音乐人。有点...

有很严肃地想为什么是龙灏天。

那确实他才抱着这个逻辑理念而且确实任性得更明显。虽然其他人也要好运一些但意思并不是大家或多或少沉沦,毕竟谁的生活都是生活和工作都有付出和苦痛,只是没有那么任性好运也需要顾忌而且不会挥霍,这样的态度对任何内容并且是一种足够单纯纯粹地去做(谁都纯粹但真的很单纯纯粹地去做这样的意思重点)还抱着他这种脾气性格还有理想化也能做到和一直保持着理想理念

大概也只是生活而已,所以龙灏天确实特殊一点更何况这么针对呢。毕竟确实自己和对方同样走到了很高的地方,当然也都是实际付出得来的。






那原因其实是想起邢,也会看得出性格和逻辑吧也是很认真的导师和音乐人。有点嫩也有点成熟,有那种贴心还有成熟的个人经验。不知道说什么只觉得大家都很付出也有自己的追求付出和梦想或者生活。只是有点微妙,大家的情况是不同的,有好运也有付出,只是放在剧情里,不知道说什么好。有些让人心里微妙又觉得每个人都是个体,生活在世界上,可是这个主线这个故事和剧情确实让我更生一份觉得难过和无言又平淡。也许个人有付出有情况有自己接触的人和事情理所当然,当然得到的和情况也就不同,….。

我是挺痛苦于剧情的。虽然人活着和各种内容当然有关系,也就是有很多事情工作生活,当然是基于这些的从内容上来说也塑造体现着人的,就好比和龙灏天的碰撞,这种内容也是事情,这也是很真实的,当然个体本身就很鲜活的。可是痛苦可是对剧情觉得。人是活着的。剧情是迫害的并且让人不对谁有意见却觉得。是有点未免太过分。对一个人这么过分。真的心态冷静,对每个人都只抱有个人冷静的看法,除了对龙灏天又不会意见到哪里去,而且也算冷静平淡,也跟自己没什么关系,有自己的判断和思考的重点。只是真的心态冷静又微妙的苦涩了。平静也懒得管其他人但是。因为知道看着,所以心里不太愉快吧。同时处于这样的角度就更有些微妙。也会思考平常的内容,当然也就还好但也很个体,有自己的思维理念处事逻辑,还算独特锋利又不太外露比较平淡镇定但确实理智又成熟的。好累。

酒里掺茶Se

好吧随便一脑会穿帆布鞋之类的那种。其实也相当于运动布鞋跑鞋了。露个脚腕也可能但其实偶尔私服和拍摄概率比较高,如果是搭配如此长裤衬衫外搭这种偏向于清爽型大学生之类的的不是完全适合个人也不太适合一些形象,但是休闲一点的或许也行,也符合确实低调,配的衣服私人来说可能会有那么一点港式的休闲风或者日常装,也可能是简约风一点的就不一定会是帆布鞋了呢。腿很修长,但对外风格是成熟一点的优雅感,实际上整体也是。如果是俏皮一点的那种休闲感或者青涩灿烂(?)一点的偶尔也会穿或者这么搭配出来,但不会太过于俏皮或者青涩感,还是有一定的稳或者悠闲感。有的会比较轻松日常但是也有点个人感觉特色,夹克衫其实(有点常见?)但穿出...

好吧随便一脑会穿帆布鞋之类的那种。其实也相当于运动布鞋跑鞋了。露个脚腕也可能但其实偶尔私服和拍摄概率比较高,如果是搭配如此长裤衬衫外搭这种偏向于清爽型大学生之类的的不是完全适合个人也不太适合一些形象,但是休闲一点的或许也行,也符合确实低调,配的衣服私人来说可能会有那么一点港式的休闲风或者日常装,也可能是简约风一点的就不一定会是帆布鞋了呢。腿很修长,但对外风格是成熟一点的优雅感,实际上整体也是。如果是俏皮一点的那种休闲感或者青涩灿烂(?)一点的偶尔也会穿或者这么搭配出来,但不会太过于俏皮或者青涩感,还是有一定的稳或者悠闲感。有的会比较轻松日常但是也有点个人感觉特色,夹克衫其实(有点常见?)但穿出来的完全就是个人气质。个人气质不是活泼的俏皮还是灵动的俏皮更何况还有一丝隐晦随性的这种,距离感和偏向于悠闲淡然的但也沉稳内敛冷静,有些时候也是不露声色的甚至很有难以揣测或者深而沉的气场。穿衣也就体现的感觉是偏向于此,衣服说到底都可以穿也能体现出来衣服的感觉,当然衣服还是只是衣服,不过有的会适合和贴现出来一些个人气质或者偏好,也体现一点性格之类的。实际上不管穿什么个人气质想法都能体现,毕竟是个人的内容。


说起来没人说过龙灏天穿衣上台摇滚气息十足,自己服装大部分也是这样,当然基本形象也是这样。当然工作时装各种各样也会穿。但是私服就偏向于超简约(该说直男吗)T桖长裤之类的偶尔套件外套。(想说的是基本上日常服也有摇滚风格的不然就是这种的基本上就这两种为主,不考虑工作服都会觉得没有其他的也算是极致简约虽然也不是什么问题还有点他的风格和不管这些。不过想想早期有些服装也还好。还挺日常但还算适合的比如绿色那套,稍微显得安静点,但整个人气质也没变。只是认真的时候认真,有点咋呼(?)挑刺又有点好玩的幼稚感年轻感。。还有后期有些奇奇怪怪的秋服也是。。)


但一般衣服就这种服装是那种简单日常又有点。。毫无搭配?确实也才20岁简单的感觉也挺适合的。但是差不多类型的当然服装是不一样的,白萧穿的要更精致悠闲感一点。。个人气质风格当然挑选的衣服也就不一样。不过时装工作服装正装或者时尚一点的也是都穿得出来的。当然有一些不同的利落感和不同的穿出来的感觉。


出门也会戴个帽子墨镜,感觉有点自知之明也可能最初一开始不可以后来被挤得吃了苦头或者经纪人和公司劝说的,然后也就习惯了。。跑题了好吧那就基本说完了。挺好的。穿得舒服或者乐意最重要当然工作也重要。





ps:虽然想说龙灏天大概认同脸也是实力的一部分但是做音乐不能只靠脸毕竟自己的热度粉丝什么的有因为他性格的脸的音乐的态度的这种,也算是一种影响力,他这么做确实让人看到让人喜欢和关注有热度也是算是把态度表现出去的一种,也是一种会产生影响力的,大概也有人会觉得从他身上汲取到这种力量或者不服不公之类的吧虽然其实对他来说就是他做他的事他的做法。又跑题了。)

酒里掺茶Se

本来想写点顾白写着写着不知道开始在说什么东西。


顾一川的衣服上什么味道呢。白萧确实替他挂过衣服,很合理不过也替他拿过衣服。衣柜里的当然也见过。当然衣柜里的是收拾进防尘袋的。西装的味道吧也就是有各种沾染气息,钢笔,支票文件。偶尔有点烟草味或者烟草味的香水,有点冷有点厚又是顾一川给人的感觉和他的气息。倒没有兴趣埋进去,但是贴着近就闻得到靠得近也闻得到,衣服拿在手里也闻得到,会更针对于衣服,当然也就是出自对顾一川这个人的。不会让人放松也什么癖好,但确实算熟悉也还算安宁舒适,布料也确实好,西装外套总是如此,有点沾染风尘仆仆的感觉会许还有宴会晚宴的酒的气息。还有。些微的深厚的感觉。但是其实也挺锋利...

本来想写点顾白写着写着不知道开始在说什么东西。


顾一川的衣服上什么味道呢。白萧确实替他挂过衣服,很合理不过也替他拿过衣服。衣柜里的当然也见过。当然衣柜里的是收拾进防尘袋的。西装的味道吧也就是有各种沾染气息,钢笔,支票文件。偶尔有点烟草味或者烟草味的香水,有点冷有点厚又是顾一川给人的感觉和他的气息。倒没有兴趣埋进去,但是贴着近就闻得到靠得近也闻得到,衣服拿在手里也闻得到,会更针对于衣服,当然也就是出自对顾一川这个人的。不会让人放松也什么癖好,但确实算熟悉也还算安宁舒适,布料也确实好,西装外套总是如此,有点沾染风尘仆仆的感觉会许还有宴会晚宴的酒的气息。还有。些微的深厚的感觉。但是其实也挺锋利的又一点类似玩味那种个人风格的。衣服也确实有气息的。人的气息人所处的地方的气息。


就像黎小白的衣服上也有风尘的味道,也有有点潮湿的感觉但也清爽的味道。还算干净的。又有点线头和磨损什么的。套着马甲也像无辜小孩确实本来就挺无辜的,需要扮瞎子的时候扮得来,裤子有口袋吧。身上什么气息呢其实。没什么味道但也是风尘雨露的感觉吧在外面摸爬滚打的又鱼龙混杂的地方有点烟火气息和泥土的气息,但是没什么大的味道,又有点淡,还有草叶子的味道也可能,钻出来的时候有没有抖一抖还是只是躲在那后面而已。还是挺干净利落的确实不算有什么味道。说来签合同也算严谨考虑,但是两个人也都有决心和果决力度啊。虽然思维情况有些不一样的。


白萧身上或者衣服上留下的有时候舞台的气息剧组拍摄的酒店的味道,一些香水和淡淡的化妆品,艺人其实很会注意,香味不浓,但也不能杂,基本上很干净也没什么味道的,又有点个人清冽而淡淡的气息的。或许有点让人觉得舒适的,或许自己是享受生活就是舒适的。自己是哪个感受到舒适的。


龙灏天的衣服。有点金属味道,有些咖啡味有些清爽香水,笔的味道还有吉他或者木材之类的,不过不是每件衣服都有。基本上就是清爽的不算太烈的但也挺浓的,不是香气是钻进来的清爽感,也可能是香水,还有点个人气息是自然的。



(说到马甲这个词好痛苦好好穿衣服,再说经历过往和自己真实争取的本来就都是真实的,但有的确实绝对不能表露的。…这种wb的消息的网络痕迹也有点烦人啊。还有多少人经手又要如何处理。可以处理又很烦人)


(说起来龙灏天倒是也挺了解业内传闻的各种各样的,也挺关注东皇的。。当然对白萧是“对手”和意见之类的。而且他这种娱乐圈清流确实自己就这种各种见义勇为或者拆台(拆假唱什么的…说来对白其实是音乐的意见也确实讨厌口水歌和流量论的台)这种事件频繁了。加之身在娱乐圈多少还是知道的自己不关注关注的人也会看到,甚至周围经纪人什么的也会提。经纪人辛苦了(?))

酒里掺茶Se

会在电影里露出那种有点青涩呆滞的表情也可能,呆呆转过头但是一颦一笑又开始让人觉得完全不呆,不过这要看电影剧情角色。发丝轻轻一晃,会让人想到日常的时候实际上这个人电影外的更加轻巧的一点也不呆偶尔又有点可爱,很少发愣,但是会一下子:诶?

龙灏天的评价是举着塑料杯喝了一口咖啡,遮挡视线和不知道为什么咧开的嘴说演得还看得过去,剧情还行演技不错。他对白萧偶尔拿陶瓷杯喝咖啡的方式觉得麻烦,他说又不是忙碌的工作时间。


顾一川不会觉得熟悉,毕竟这个人怎么都是这个人,而且也不呆滞,灵活地有点过分,从略微青涩到更成熟也确实。更熟练地达成做事方法和共识。本来也是那种聪明劲,偶尔又安静转过头的样子显得似乎有些...

会在电影里露出那种有点青涩呆滞的表情也可能,呆呆转过头但是一颦一笑又开始让人觉得完全不呆,不过这要看电影剧情角色。发丝轻轻一晃,会让人想到日常的时候实际上这个人电影外的更加轻巧的一点也不呆偶尔又有点可爱,很少发愣,但是会一下子:诶?

龙灏天的评价是举着塑料杯喝了一口咖啡,遮挡视线和不知道为什么咧开的嘴说演得还看得过去,剧情还行演技不错。他对白萧偶尔拿陶瓷杯喝咖啡的方式觉得麻烦,他说又不是忙碌的工作时间。


顾一川不会觉得熟悉,毕竟这个人怎么都是这个人,而且也不呆滞,灵活地有点过分,从略微青涩到更成熟也确实。更熟练地达成做事方法和共识。本来也是那种聪明劲,偶尔又安静转过头的样子显得似乎有些呆呆的,不过只要一看过去马上就会回过眼神。不觉得像小孩,不过白萧对他来说确实更年轻,但不像小孩那种好玩呆呆的,而是靠着脑袋安静地,其实反应快,不过估计也会偶尔在心里发问迷惑,就像安静或者简单配合但脸上细微地表现着有点灵巧真的简单的歪着脑袋看起来真像是纯疑问又有点不解,不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只是因为不解的样子也安静或者清爽,不过也不是那么一直平静的风格,只是多数时候表态也平静,要问白萧自己的话其实很多时候确实,内心会想不一定平静只是不表露,但很多时候就是透露着跟自己没什么关系的感觉,一幅跟其他都没关系又不刻意无辜的样子盯过去。也显得有点儿呆呆的。


不过那种青涩的灵动巧动,现在一些小事上比如找点东西看点新奇有趣的不那么熟悉的也会露出来,多半是跟面包有关可能性更大,倒不是才表露只是这种时候才碰到,但也不显得幼稚或者童趣,也许童趣是悄悄踢着路边小石子拨动两下的心理状态,是把甜的饮品悄悄放进杯子里换掉其他的,是虽然不太出去吃夜宵也不会做这种事,尤其是跟顾一川面前他没那么在意但是两个人都会注意艺人的情况的时候,但是如果在,会带点新奇趣味的调个酒品饮料喝,不算熟练但算新奇,也可能是在家里玩。是本身灵动有趣的感觉。只是到现在或许更轻巧更自然一些,青涩的内容稍许熟练成熟了,更内敛的,不太青涩的。但当然灵动得过分是真实的。无论是有点狡黠的笑还是配合。


自然感和淡然感呢,越来越深但又本来就有。飘动着的但自身自然不变的。

酒里掺茶Se

“理想主义”与任性的资本。挥霍好运的任性。个人条件与情况想法。

要说和龙灏天出发点条件当然不同。可能相同的是未成年/刚成年单人出道还做到很高的成就。素人出道么都没什么背景的(真的完全没有吗….就都很没有个人背景的又很微妙的)


倒是没那么在意个人那种家庭或者所谓的条件的,当然也很清楚这种现实情况区别和条件区别。但主要是环境感受和差别感受。…..当然也很清楚有的人没有条件、资本、不是谁都能那么单纯的,甚至还理所当然的。不是那么在乎这种“条件”/“生来”/东西或者说认为这个决定一切,可能因为经历反而更艰难到一定程度。就反而没有那么这个点。但当然也会想要吧。只是不那么在意或者更关注的是实际自身的。对理念理想不认为一...

要说和龙灏天出发点条件当然不同。可能相同的是未成年/刚成年单人出道还做到很高的成就。素人出道么都没什么背景的(真的完全没有吗….就都很没有个人背景的又很微妙的)

 

 

 

倒是没那么在意个人那种家庭或者所谓的条件的,当然也很清楚这种现实情况区别和条件区别。但主要是环境感受和差别感受。…..当然也很清楚有的人没有条件、资本、不是谁都能那么单纯的,甚至还理所当然的。不是那么在乎这种“条件”/“生来”/东西或者说认为这个决定一切,可能因为经历反而更艰难到一定程度。就反而没有那么这个点。但当然也会想要吧。只是不那么在意或者更关注的是实际自身的。对理念理想不认为一定要基于情况。但是一定是有现实情况的,想要做想要理想当然也需要底气,就是也很明确拥有和条件,好运,这种好运包含了好多。知道这种现实残酷和现实的不同。拥有的不同。这种东西当然会影响生活生存能够接触到,影响自我认知可能影响自信也会产生不同的理念。经历的有些东西就是没办法认知另一种的。等等。只是接触的也并不影响做事。或者说这种条件也并不影响可以看得到的思考。但是自己当然有自己的逻辑理念对现实对情况的认知想法,关于自身出发的。

 

怎么说呢,1.当然认知生存条件,认知环境/拥有的。但不是那么觉得所谓的“不公平”在这个点上,而是相对于此,条件是一部分。相对于此的,钱,拥有的,权,这些不同和环境有的感受,好的不好的,“不被定义的”但是在环境里确实定义的而且会有实际经历的。

2.对这种单纯或者理想主义的建立在一定条件和拥有下非常确定也很清楚,而且很清楚现实,但是不那么非常在意这个点,当然也清楚艰难的条件爬上来多难,也会对此苦涩。但更不爽微妙的还是建立起这种理念逻辑的理所当然的感觉和能拥有的感觉,确实也会有点不爽尤其是对某人是被针对的话更加不爽,因为会看到对方的,理所当然和态度还有理念,因为基于条件,还有这种性格表现,性格其实不是问题,只是做事的风格。很多方面看起来不需要考虑后果。这种任性的语气和理所当然有条件的想法。为此微妙的苦涩和不爽。不仅是条件也是情况啊。任性的资本啊。对此没有那么深的针对意义认定理念的负面情绪但是当然不爽当然有更深刻的经历。当然。也不是什么愉快的情绪感受,甚至会引起更痛苦的感受情绪。因为经历因为不拥有和艰难。

 

 

…….非要说的话当时就顾星海说的倒也不太是让人感觉自己就是完全屈服顺从环境的那种什么样的偶像,或者不那么自由的,还有顾一川的掌控利益至上。苦涩的不是什么样的偶像,或者所谓追名逐利。当然确实有一定没有自主权的所谓不自由的。“当自己想当的那种偶像”,不是谁都能想当什么就当什么,当所谓自己的情况完全展现出来的。面对自己都是一种条件,不需要考虑这些也是条件。认为自己想怎么样的是好的也是,当然全然展现着自己和自己想做的也是(需要条件/受着因素影响的)

 

(不过倒也不是艰难下没有自己的追求想法,只是生存也很难,挣扎争取和活着也算是一种想做和做得好。不是艺术梦想才叫做梦想或者追求之类的。(题外话的题外话...更像是生存在现实世界又有个人想法的而且也不现实主义,但生活在现实世界。大家在一个世界又不在一个世界尤其是理想主义...虽然也有付出)不过…这个时候顾星海其实也不算完全展现着自己,虽然其实这个点上没差别,也不是不面对自己,可能有一些认知成长的过程。当时她只是有那么一点没能面对而展现自己实际上想展现的…。但其实做的也没什么差别。但要说的话比Leo那种情况幼稚也更任性一点。毕竟是确实没那么清楚还更幼稚逻辑一点,太不把情况当回事。任性的资本的好运的底气)

 

乐意怎么做都可以本来就需要条件,而且是很大的条件,即使有付出。保持这样的理想主义和拥有继续下去的机会,都需要条件。所谓的做自己想做的内容,或者面对/表现自身的内容和自我认知。都很看情况和需要条件拥有。倒不是个人完全没有做到什么,只是有些理想主义下的逻辑下的,尤其是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要理想主义和不屑各种内容理想梦想又自信个体独立的,追求理想又过于直接不顾其他的方式性格,需要考虑的很少也单纯。还能得到。拥有条件和能任性的运气....确实是现实实际的内容。

个人的情况。只是能需求自己想要的,想认为的“好”,争取“好”的内容,自身获得的,其实也是一种个人需求。目标方向就不太一样了。

 

或许本身对他这样的当然有点不爽,情况和理念态度,又碰撞上当然不爽有意见,风格,态度,一眼就能看到的任性。一点点的各种新闻,或许看见只当看见也不那么感兴趣,哪怕看到这种有点想法知道他有点实力,不过确实是对家公司也火或许会关注到,然后他实力成就起来了,然后碰撞到了。主动出击的得到了回击,与其说回击其实也没有那么当回事只是也不好惹,或许其实早有耳闻知道他的风格性格,印象算不上好也算不上差。但绝对以自己的风格良好地应对上了,也许也只有白萧的情况和性格是应对得了这种内容的。来回就停不下来,了解看到知道的就更多。增添多的了解多的不爽,越了解越接触越是对手,不爽和看到对方这样的方法成就就越不爽,当然也不只是不爽,也有说不定的思考和有的地方倒还算不错的感觉。也没有认为对方没有实力,但当然不爽和针对占很大部分,或者说来自双方个体的观念想法。对手又算不算默契呢。

 

对手又算不算默契呢。默契不默契也无所谓。知己知彼吗还是实际接触得来的,与其说默契其实是清楚,接触久了了解得多,当然也知道对方对自己的态度,或许自己认为自己知道的,当然也有对对方的态度。久了就习惯又更默契了。当然类似于默契的也还来自于相处的微妙和偶尔的和谐。当然也知道,当然算默契,还是算就是知道,就是接触就是恰好也能形成一种特别如同默契的。明明做事虽然不算对比但大部分总是显得截然不同,也总往着截然不同去选,似乎对对方有意见,似乎确实跟对方想的就是完全不同甚至相反,相反和知道想法,要说默契还是该说完全没有默契?还是因为更多接触了解对方知道对方怎么想有时候知道对方一定会相反或者是其他考虑,算一种不是说出来的看出来的默契,但自己心里私下里心里清楚的默契呢?默契不默契无所谓的。是会形成了解和默契的,实际上大概是相处内容。除此之外果然还是真实的想法观念理念,对对方的内容的想法,对对方接触的想法和意见,对和对方的接触的想法。

 

没办法认同咯,也不算完全反驳。只是当然不爽这样理念观念形成达成的情况,或许还是对方这个人的特色特点,风格做出来的说出来的话,个人思想,对方做到的。果然不爽又果然有意见的啊,就算能实际相处更多,当然也是有这个人的内容和想法不爽微妙的。不过不止是观念理念,工作和情况还有和自己相对的意见的,是真的有些理念和碰撞的,也就真的那么碰撞而对上的,来来回回里的真实的碰撞。还有观念想法从个人出发的想法和逐渐明确针对于对方的一层不爽。当然也就会这么形成想法和看法还有关联。

 

站在不同的情况里,个人的角度上,怎么说啊了解又不了解,当然了解当然知道也当然还有属于人个体自己的。有独特的只属于双方和对方的相处还有相处里或许能感知到的对方,还有对对方这个人的想法感觉。或许不了解甚至建立在相对的情况上,针锋相对也真实实际,其他认知了解和不清楚的也实际,触碰到对方这个人的,各种触碰,话语、内容想法或者无关想法的甚至是一部分个体日常的,当然实际。也不仅是因为接触而是因为和对方的接触,实际个体内容产生连接和影响的。当然。人是个体的。有只属于自己的和作为个体的想法甚至意见看法。

所以但也是看到对方这个人更多的。

 

(转回话题)

 

因为事件怼起来了所以一直逮着对方看哪里都不爽(非要说其实也确实如此,也就是彼此情况的一部分的)。

 

有太过于任性又上来跟自己争锋相对,也就真的这么对上了的。因为碰到、因为看到,因为知道了对方,常常反调和抬杠,看起来是一方挑起的一方接招的,也确实如此的,又是工作上的“对手”,实际上还有着更深的接触更深的更直接的观念上的意见和不同。

 

然后更深的接触吧。接触里本来就能看到那些不爽和微妙,本来也知道看得清楚对方的性格和理念逻辑。还有太过于任性又上来跟自己争锋相对。当然也就不爽也有意见。各种接触,明面私下,但都是这个人和自己,越来越深的内容,也有更多的内容,更全面的内容。

 

本来也看得到那些不爽原因,对对方存在的不爽,存在观念做法可能有点不爽,对方风格还有,对对方拥有的不爽。会想到这种理念和维持理念,还做到现在这样的前提的拥有的好运和任性的资本,这种不用担心的。不是做不做自己这回事(虽然这个有点微妙),但是事实这种任性的、挥霍运气机会的,任性态度想法和底气,本来这种东西就看得到。加深的接触和超新星的接触都有感知着,心里自然有些不爽和只是冷静的偏向于现实的,有时候甚至就是透彻的但自己当然多少有些苦涩微妙的。

 

甚至顾星海的话也会让人想起,虽然和Leo还是并不一样的更幼稚的当时,更挥霍运气不懂得资本的,幼稚的。也就让人更感受到并且牵起了这种苦涩和对这些不止是理想主义而是挥霍任性还理所当然的意见。(当然本就存在也本就针对龙灏天情况的不爽意见和感受到对他、还有对这些好运单纯的苦涩和不爽)因为自己经历艰难也不那么好选择,没有任性的资本和条件,甚至没有机会和拥有,虽然龙灏天的机会也是他自己付出和有价值的来的。但还是很不一样的,从一开始能做的,龙灏天享受过的自然不会担心生存但就是为了热爱享受自己热爱和生活还有乐队的,这种梦想和生活的内容。虽然对他来说就是音乐和追求音乐,其实也不简单,也要承受很多,但这种也是一种自由的经历了还是有支持的。而整个观念理念确实是出自个人的,坚持的,自我什么的。事件顶多让自己更坚持很确信这种圈内的不良内容定义是不公的要打破的,但用着自己的方式的。也是纯粹追求自己的音乐的,当然也大概就是,用自己的音乐做出成绩,做出不是需要被外界影响被外界喜欢才行的音乐,好的音乐就是好的音乐而不是要被这种环境覆盖的流量的,音乐艺术本身的好和价值吧。(毕竟那个事件也是关于这些这个的其实...)

但经历过拥有着对现在也就会有所认知,对自我拥有的也就更加,拥有过当然会觉得合理到甚至会追求和理所当然,当然也就比较理想主义的,且有着拥有条件的,又在挥霍着任性的(其实做自己的歌,算是任性也不完全算是任性,但确实在圈子里也算是一种选择)主要还是态度和想法,也确实拥有着的和做到的让人苦涩有点不爽。挥霍好运的机会,而有的人一次运气也是要争取来的谁又能挥霍呢。不拥有过也经历着非常艰难的,没什么选择的。里面或许没关系,理念支撑的前提和不同的情况,包括拥有的条件,可以挥霍任性可以说出那种话甚至理所当然。还是足够微妙的,也就让人除了对这种理念达成的情况和可以挥霍的任性有些不爽之外对此也有些不爽意见,对于拥有的微妙苦涩的。加之对理所当然的态度不算随时都介意但也会看得清楚而且有些不爽的,单纯的能达成的还有这种态度想法和情况。当然不爽是不爽,意见也是意见,心里对对方的好奇(双方)不解(不愿意理解?)和情况,能达成的能做到的这种内容,各种情况差异,所处情况,并不是羡慕他任性妄为怎么样有话直说这种,但也不是觉得他这么做多幼稚不可为。而是觉得也很清楚地认知看到这么做是需要任性的好运的底气资本的。......哪怕他很靠自己也是一种好运。加之对这种挥霍好运的任性和心态想法的不爽也是有的。想法意见也是确实的,当然个体的苦涩也是苦涩的。

 

其实要说也确实关于自己的经历和情况出发的,又看得到现实情况的,龙灏天的存在确实很微妙。倒不是自由不自由,更不是自我不自我。但确实关系着这种选择和理念,还选择坚持的和达成的。任性好运的也有实力的。.....这个点上拥有的条件不是那么重要而是整个情况呈现出来的内容,但其实条件也就是其中一部分吧,很清楚的。当然情况不同方式不同选择的思考的就也不同。

 

 

题外话来说。像以前说过的。

 

龙觉得白流量论不尊重音乐但也有实力但是很不喜欢这种流量论配合市场还得到成功的典型的方式。而且白本人很不介意。所以很不爽很不爽。很有意见更何况吵起来抬杠起来更不爽了。

白对龙这种觉得有点幼稚,倒不是理念太幼稚付出也看得到,但是这种态度逻辑少许有点幼稚的,觉得他有些地方是幼稚的任性的单纯的,龙觉得他工作至上的流量论,他会觉得有点要清楚现实,但其实知道龙灏天也是知道现实的也付出的。只是经历过更难的也更清楚看到现实和情况,确实不那么理想主义的,也确实个人情况没法理想主义,无论是情况还是想法。但也没什么自己也不是这种想法。

 

所以重点其实是对这种理想主义的理所当然的态度想法觉得有点幼稚或者不爽,有点太过于单纯了。看得很清楚。但甚至有时候只是微妙传达自己的想法。也不是觉得要现实,只是更清楚现实,也更经历过艰难的内容。所以也有点苦涩和不爽的,当然不爽也当然在意。不过也有自己的想法方式看法。但当然不爽感觉和微妙的不同拥有和情况,拥有的和选择的,这些很明显的双方的情况和个人会感知到的,当然也是有的。

 

 

 

(不过对顾现在会怎么想呢?她选择面对经历这些也算是承担。以后也可能要承担更多。要好一些。但仍然不算会认同这种有点任性和理想主义的逻辑的。不过对小姑娘们本就还好。更深的更已经形成的针对还是龙白之间的)

 

(该怎么说呢。跑个题。针对龙灏天和跟龙灏天可能足够直接而似乎会抬杠显得比较乐趣或者偶尔似乎和对方私下显得比较轻松的时候也不是才展现出锋利或者所谓性格,人本来就是这个人,不是锋利的才是真实的,本来就是个人思想和风格。)(当然抬杠多数时候对白萧来说也是真的乐意也是真的能乐趣)(说到私下似乎显得比较轻松有时候,其实因为个人就是这样有想法内容也有些淡然的/独立于此的,随性的。日常谨是当然的但是也会比较平淡随性的内容。当然和龙灏天相处的话很多地方确实其实还比较轻松简单,但也会有微妙不爽和很严重的一言难尽,当然也有沉默。只是龙灏天的性格也摆在那里他也确实其实不针对的时候还算好交流,两个人都是。有些时候确实或许不用太紧绷,个人随意一点,情况场合也算随意,但不影响人还是有思想的。也可能会深刻思考和平静的啊。

当然没有所谓轻松才是做自我的意思或者做自我就一定轻松,不过本来也是自我自己这个人啊。有些东西不表现,有些东西可能在任何适合表露一些多数时候不表露的,特征,风格,令人不了解或者可能意外的。但很多东西每时每刻本就散发着个体的气质思想本质,意思是本就是在做的就是自己,当然活着做事就是做着自己,虽然有不表现的但也实际上有所表现的不是无意识的,且主观有想法的,毕竟人本来就是自己。)

 

 

 

 

 

那话当时倒是有点“不自由的”和“打破市场”的意思的。也确实任性确实有任性资本让人不愿理解也觉得幼稚。但是苦涩的根本是这种拥有和条件啊。是对这种好运任性还理所当然的微妙不爽和苦涩。自己的情况的不同。当然也还有对自己的认知感受很糟糕和挣扎的内容,糟糕的经历感受包含着这些,经历本身经历感受经历的影响和对自我认知和一路的挣扎选择付出争取。…。当然也确实要说是身处于这样的艺人的情况,是没那种说自由的,只是有自我。只是苦涩的更多点是拥有的底气任性和当下的情况或许也是一部分吧,因而这些本就也牵连着当时的经历,自身的没有条件和痛苦。牵连着个体的内容感觉。不过是理念来说自我挣扎只是牵连起来的,主要是清楚现实情况也有经历还有对这种情况、好运任性态度而非只是理念理想的不爽,当然也就是这种东西能形成能继续的的底气条件。一开始所处的艰难也不同,不是谁都有选择的路和能展现的内容呢,想选择一个机会都要拼命争取的,不是所谓选择如何做就可以的,无论是这种理念态度对市场对时代对情况还只是个人方面能做的。都需要那种拥有的条件甚至好运。即使会有些个人心态的思考的表现,但也是不同的经历到底还是要考虑经历不同的,当然不论好坏的每个人都有很坚定的方式。只是就不一定是这种条件或者理想主义和任性资本完全相关的了。

 

(题外话是自己就是自己,展现内容也是自己,倒不是说怎么展现,可能有想法但本身始终就是自己呢展现什么呢本来也建立在清晰的认知和自我上。只是确实不表露。现在得到的也是自己争取做来的没什么可抛弃与否来做什么的所谓的自己。无论哪个名字本就是自己,也不需要去做和成为什么样的,更不能定义如何就是合乎理念做自己的。当然,在做的和某些内容就是不表露和表现的。只能说,自己还是会觉得想做好吧。)

 

题外话的题外话吧。虽然随性也有点趣味和现实感。但不是玩味或者恶劣洒脱的随性清楚淡然清醒,而是清楚的有点认真/锐利冷静旁观感的随性淡然清醒,当然有时候也就是随意一点。什么算清醒呢,自己清楚但是谁都有想法其实就是个人的清醒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