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ight

6583浏览    1534参与
DOWN

試了下light

p2事馬猴燒酒embry


試了下light

p2事馬猴燒酒embry


61y%

【LPL大逃杀】Shadow Isles(七)

  


  涉及2022春季赛季后赛十支队伍,恶的都是作者不是人物,人物过多发生ooc请提醒。

  cp见tag,本章Light x Yuyanjia,per多亲情向。  

   


  “其实廖顶洋以前,也在EDG呆过的。”尽管王光宇和梁家源出发得很早,到edg驻地附近的时候也已经过了下午一点。提到他尸骨未寒的辅助,年轻人口吻平淡,稍稍透着不易察觉的悲哀。他不是习惯表露心迹的性格,在队伍里除非教练喊大家开会他也很少主动聊游戏外的话题。


  《英雄联盟》在他,在岛上大多数人的生命中都占据着过重的分量,在他印象中如此长时间不接触任何电子产品,大抵要追溯到小学...

  


  涉及2022春季赛季后赛十支队伍,恶的都是作者不是人物,人物过多发生ooc请提醒。

  cp见tag,本章Light x Yuyanjia,per多亲情向。  

   


  “其实廖顶洋以前,也在EDG呆过的。”尽管王光宇和梁家源出发得很早,到edg驻地附近的时候也已经过了下午一点。提到他尸骨未寒的辅助,年轻人口吻平淡,稍稍透着不易察觉的悲哀。他不是习惯表露心迹的性格,在队伍里除非教练喊大家开会他也很少主动聊游戏外的话题。


  《英雄联盟》在他,在岛上大多数人的生命中都占据着过重的分量,在他印象中如此长时间不接触任何电子产品,大抵要追溯到小学时期了。喜欢的游戏在和工作、前途、梦想绑定后发生了奇特的变化,王光宇不清楚自己算不算将这种变化处理得当,他乐于花费他的黄金岁月思考这一类无意义的问题,尤其是在紧张彷徨的时刻。


  “你看上去真不像是个00后。”梁家源双手撑在脑后,依旧凝视细碎的阳光,“我认识的零零后不是一肚子坏水,就是臭屁小孩。”


  “你呢,九几年的?”AD调试着他的AK-47突击步枪,像是吓唬人似的对他撩了一下。


  “九七,老了。”梁家源不为所动地继续休息,事实上他感觉两条腿根本不属于身体,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而这还是仅仅偷袭了一个手无寸铁的年轻人和走了两天路的结果。王光宇似乎有点吃惊,他一直以为田野那样童颜的前辈是个例,难道辅助都这么不显老吗?


  而且梁家源和田野还不一样,他并不是圆脸白皙的类型,也没什么青春活泼,连传统意义上的可爱都差几分,可他确实有双神似高中生的眼睛,说不上来的幼。一阵向远处的风拂过,散落的阳光晃动起来,照亮脸庞的棱角和鼻梁。梁家源将眼镜摆到一边,左手搭在额头,合眼享受这段短暂的安宁。青年的脖颈因为运动泛着健康的红,汗水浸湿的领口沾着泥,脏脏的,脸颊同样蹭到了——作为一天前几乎没说过话的陌生人,盯着别人的脸甚至想伸手去碰实在不礼貌……不过他睫毛还挺长的,王光宇没来由地想到。


  “还是要跟你说对不起,Iwandy的事。”梁家源忽然把手从头上挪开,王光宇的手微微一抖,自己是魔怔了吗?对方领口沾的不止泥还有血,廖顶洋干硬发黑的血……“我当时只能选你们中间没武器的辅助,我也没办法……我只能尽力让一切结束得快一些,他没看见我……应该不会太害怕。”


  “没看见你?”王光宇嗅到了这一句中复杂的信息,梁家源也丝毫没打算隐瞒地从背包夹层摸出一件丝绸质地的披风,透明的材质紧紧包裹住他瘦削的身体,随后王光宇震惊地注视着眼前人包括影子一起消失在原地。


  ——这就是梁家源能安全到达LNG的原因了。


  “你应该躲起来。”王光宇皱眉给出切实有效的建议,其实不止这一条,他更想说的是别把这东西的存在暴露给任何人知道,有两天的食物和水,不,一天的,仅靠这个也有非常大的机会活到游戏结束,他们会试图夺取它,或者由此发现你存活的事实寻找并杀死你。


  然而他不能,因为梁家源刚在他面前差不多是主动地掏出了这件披风,让他一时搞不清自己是个陌生人还是谁:“为什么不去V5呢,洪浩轩,我记得你们关系不错。”这种时候再聊友谊就不显情商了,塑不塑料,塑料的程度,梁家源心里无疑是有一杆秤的,哪里轮得到他置喙。


  “可能是我不想拖累他。”偏梁家源要笑,嘲弄他似的说这样的话。但很快青年的神情便落寞下来,仿佛转瞬即逝的一刹鲜活仅仅是旁观者的错觉:“如果我死了,你记得拿走这件披风。你还年轻,活下去,然后出去拿个冠军。”


  拿个属于你自己的冠军。这是梁家源没点破的遗憾。


  他的半生均是庸碌平凡,到了如今已经没敢想自己能成为优胜活着离开的可能。可他真正希望还有时间和梦想的人,可以走出去。


  “对了,说你机灵你也不机灵,那表也不知道研究一下,胡显昭都懂不能瞎戴,万一有定位、窃听……”


  “里面那根针我拆出来了。”


  “哦……那你牛。”


  .


  朴到贤被李汭燦灌了点安眠药浅浅睡了几小时,林炜翔和李汭燦则是抱臂对峙坐了一夜。戴逸到底是在零点前咽了气,陈良和平小虎伤得都不轻,尤其是陈良的腿,暂时用衣物止血的效果相当差,天亮后必须有人去纪念碑下换药物。但RNG和V5两面夹击虎视眈眈,独自前往势必凶多吉少……于是林炜翔不得不和EDG的两人临时搭伙合作,和Viper相互忍着不拔枪爆了对方的脑袋。


  出发前他一个人拖着金泰敏、阳杰和戴逸的尸体到海边,不知是埋了还是推进了海里。


  取物资的过程足够顺利,朴到贤毫不犹豫选了五颗子弹,李汭燦同样,林炜翔则是要了绷带和一小瓶酒精,止痛药或消炎药的价格过于昂贵,他承担不起。回程的路非常安静,三人各怀心事沉默地走着山路。突然一阵微风,李汭燦停住了脚步。


  “有人在朝这边来。”这是风带给李汭燦的消息。朴到贤敏感的神经瞬间绷紧,双手持枪对准了静谧的树林,若非LNG的亮蓝色醒目分明,梁家源那件被血污覆盖了粉紫的深色大抵会被他当做JDG的队服,一枪过去。


  然而下一秒枪声骤响,李汭燦倒下的那一刻,支撑朴到贤最后的冷静烟消云散。他再无法判断王光宇身体前倾的动作是躲避还是攻击,子弹直直射向林中刺眼的一抹蓝,身后林炜翔喊他的声音吵闹了极短的一霎,枪管啪地砸在地上,洁白的绷带滚落一地。


  不对,还有他没看见的人。


  朴到贤后背紧贴树干,蹲下身就去拽李汭燦的身子手伸到下颌摸他脉搏,微弱的跳动几乎叫他掉下泪,心脏酸软得泛疼。汩汩涌出的血是诡异的温暖,宛若浸泡着朴到贤指尖的皮肤,令人胆寒。他用上一切能想到的方法给李汭燦止血,呼吸急促,大脑一片空白。


  “哥……”


  梁家源去扶王光宇的时候便察觉到了不对,他应该后悔的,可似乎直接抛弃这个年轻的同伴更让人有负罪感。王光宇逐渐涣散的瞳孔映出身后人的影子,一条极其有力的胳膊勒住梁家源的脖子,他瞪大了眼睛本能地挣扎,最后张嘴发出两声毫无意义的啊呜,被锋利的蝴蝶刀割断了气管丢向一边。


  黎光维本可以下手重一点,给这个可怜人更干脆的解脱,但朴到贤已经凶神恶煞地扑了过来,狠狠一脚踹在他的脊椎,捡起石块猛地往下当即砸得他头破血流。蝴蝶刀卷进枯叶堆里,两人疯狂地扭打在一起,像野兽般撕扯着对方,交错的手臂被血痕、泥沙模糊了肤色,大有不死不休的架势。从扔下枪起,朴到贤就不是为了杀人进行这场搏斗,他只是为了在生死攸关间宣泄积攒的愤怒,为了狭义上地亲手复仇,甚至有一丝宁愿被人杀死的悲痛决绝。


  假使倒下的不是李汭燦,假使还有田野或任何人在他身边……大抵不会如此吧。


  最终到底是黎光维不愿继续纠缠,仓皇逃进了山里。朴到贤站在原地,抹了把糊住眼睛的血,再三感受着自己真实的、活生生的呼吸,他慢慢往回走,不经意踢到梁家源死人一样的躯体。青年的一只手虚握着,掌心擦破了皮,喉咙刀伤溢出的血液浓稠得即将凝固,胸口却仍有轻微的起伏。朴到贤拾起自己的枪,淡淡瞄准他眉心补了一颗子弹。


  林炜翔靠着一侧树桩捂着伤口,他感觉到身体在迅速失温,视线愈发朦胧。可他得回去啊,平小虎、陈良……在已经死去那么多人后,难道什么都留不住是他注定的宿命吗?他死死扣住酒精瓶子的手让人不费力地拨开,韩国人突如其来的礼貌和愧疚他一丁点也不想接受。


  看着朴到贤对自己举起枪,林炜翔自嘲地抿了抿唇,合上眼睛。


  可惜了,临死也没见到那家伙一面。


  一、二、三……朴到贤数着尸体的数量,皱起眉。不够,能帮到汭燦哥的药物不论什么都是不够……他想到FPX基地的Xiaolaohu和Strive,但他没法保证汭燦哥在这里的安全或带他去杀人,汭燦哥迫切需要一个能休息的地方,那颗子弹陷得多深,能不能取出来……二十一岁的年轻人完全乱了阵脚,他把酒精小心翼翼泼在李汭燦右胸的伤口,听到对方嗓子里低哑的痛呼,看到他熟悉的双眼努力眯出一条缝,强忍着才没有哭出来。


  “到贤……”李汭燦嘴角有血,声若游丝,绷带干净的部分不多了,勉强包扎好迅速就被染红。


  这里距离他们初次扎营的地址不足十分钟路程,宛如冥冥中的定数。几个残破的背包里只剩下一瓶水,两把枪和他的子弹型号全不匹配,朴到贤扣出子弹拧开了踩烂了,碾进泥里。水瓶和手枪插进口袋,他横抱起李汭燦,艰难地开始挪动步伐。


  “哥,很快,别睡。”李汭燦的眼镜裂了一块,脖颈与赤裸的胸膛由破损的黑色队服映衬,咳嗽四溅的血珠润了干裂的唇,却显得整个人脆弱又苍白,一触即碎。膝盖青紫的肿块尚未浮现,朴到贤的腿只麻木疼着,越走越活络经脉,偶有额角的血痂没结住,一溜流到脸颊,恍若阎罗殿前索命的罗刹。


  即使杀完岛上所有人,他也要李汭燦活。


  .


  “啧啧,看上去微博也是内斗死的人啊。”


  金泰相翻了翻骆文俊的尸体,胸口有伤但包扎得细致,致命伤伤口流畅细长,皮肉沿着咽喉被均匀割开,从左到右两条动脉全断,血没飙到嘴那一圈应该是叫人捂住了。


  李承勇在王光宇和梁家源溜走后不久也选择了离开,金泰相略有意外。他原以为这个同乡弟弟不声不响,只要管吃喝就能踏实当打手,关键时刻还能卖了换钱,现在看来却也是个有主意的。李承勇不容易对付,放他去东边龙争虎斗搅搅浑水也算做贡献,好在他和朱骏岚如今有胡嘉乐的双截棍、扣下的梁家源的尖刀、一件腹甲,加之能调动石与火的能力,自是不比端着枪惹人注目的弱。


  朱骏岚研究放火焚山没成功,两人合计打算先搜刮一圈周围的营地,WBG便首当其冲。


  “不如各自走走吧,晚上再见面。”朱骏岚对金泰相的忌惮从未真正消减,四下无人听他提及散开自是欣然同意,至于赴约与否,谁又知道呢。


  话分两头,李承勇的目的地不难猜,EDG此时仅剩中下,又均与他交情匪浅,唯一的困难即找到这二位。十二点通报结束,李承勇走到东边山地却不意外地迷了路,他隐约见到像是WBG的队服向海边去,本想跟上却让密集的枪声吸引。


  磕磕绊绊一小时有余,终于赶到的李承勇只看见遍地狼藉,和两具相距不远、到死没牵上手的尸体,一具是王光宇,一具是早上同他一起离开的Yuyanjia。这游戏的残酷他早已领会,虽然不清楚眼前是不是他想象的故事,他依旧下意识将两人冰冷僵硬的手轻轻叠放,就像在圆自己一个惊世荒唐的梦。


  莫名竟生出几分艳羡,知道未来要去哪里的人大多比他幸运。随波逐流,安安静静为故事的精彩锦上添花,似乎是他难以挣脱的宿命。尽管Tarzan的名字并非无人问津,尽管他也曾掌握一段少年热血、意气风发的青春,打过几场没希望胜利的仗。


  王光宇的枪还在,这令李承勇惊喜异常,不过他迅速发现枪膛里的子弹被人毁完,启用不能。两条被踩出的小路都有血迹滴落,只一边是新鲜的脚印,一边是混乱不堪的刮擦痕迹覆盖在脚印上。李承勇捻起泥地里一角黑色布料,“E”的棱角清晰,方向明了,可这块碎布同时意味着到贤或汭燦前辈大概率受了伤。


  青年拨开杂草拾土坡而上,捏紧了手心双刃的飞刀。


  朴到贤,你可是我们中间最早否极泰来、得偿所愿的家伙,撑住呀。




bbxdjxszd0412

当丁达尔效应发生时     光就有了形状

当丁达尔效应发生时     光就有了形状

光阴之轮

“晚安,先生。”

嗒、嗒、嗒

清脆的鞋跟撞击地面的声音是逃窜猎物的催命铃。

“不、不要…”

“别过来…”

人类恐惧的逃窜,盲目而慌张。

而身后的猎手却优雅从容,不紧不慢,像是在戏耍猎物的猫。

粉赤色的眸子中带着戏谑,紧紧地跟随着猎物的身影。

“哈,有趣”

赤色深深地侵染,伴随着猎手愉悦眯起的眼

“哈哈,这次希望能玩的久一点~”

“毕竟这么有趣的猎物可不好找呢~”

不知从何时起,身后不再传来皮鞋跟撞地的声音

可人类一步也不敢停。

绝对不能停下…

求生欲和恐惧支配着他向前奔跑,直到看到了出口。

可猎人不会轻易让猎物逃掉的。

白色的光芒中浮现出一个人影,猎物看清后惊恐地跌倒在地。

猎...

嗒、嗒、嗒

清脆的鞋跟撞击地面的声音是逃窜猎物的催命铃。

“不、不要…”

“别过来…”

人类恐惧的逃窜,盲目而慌张。

而身后的猎手却优雅从容,不紧不慢,像是在戏耍猎物的猫。

粉赤色的眸子中带着戏谑,紧紧地跟随着猎物的身影。

“哈,有趣”

赤色深深地侵染,伴随着猎手愉悦眯起的眼

“哈哈,这次希望能玩的久一点~”

“毕竟这么有趣的猎物可不好找呢~”

不知从何时起,身后不再传来皮鞋跟撞地的声音

可人类一步也不敢停。

绝对不能停下…

求生欲和恐惧支配着他向前奔跑,直到看到了出口。

可猎人不会轻易让猎物逃掉的。

白色的光芒中浮现出一个人影,猎物看清后惊恐地跌倒在地。

猎手的眼尾愉悦地挑起。

直觉告诉他向后跑,也提醒他绝对跑不掉。

可怜的猎物恐惧得腿脚发软,不停地向后挪着。

可当他再次回头,他看到了——

一对全赤的血色兽瞳。

双眸惊恐地瞪大,刚刚张开的嘴没来得及发声,一道寒芒划过脆弱的脖颈。

猎物可怜的生命在这一瞬定格,脖颈上一道血痕蔓延开来,紧接着疯狂地涌出鲜血,认任他死死捂住也依旧从指缝中漏出。

随着猎物渐渐涣散的瞳孔,手渐渐松开

啪嗒——这是猎物的头颅掉落到地上的声音。

粘稠的鲜血从平如明镜的断口喷涌而出,洒落在地

汇聚成一个小小的湖泊。

*——但谁也没有来。


一个看起来只有八岁的小小身影出现在出口

她瞳孔中血色仍未褪去

面朝尸体轻轻鞠了一躬

“死亡,就不会再痛苦了呢。”

少女的脸上是如阳光般和煦的微笑

“晚安,先生。”


意

15年的夏天,花千骨横空出世,自此我认识了一个叫赵丽颖的女孩儿,看她追求梦想,看她力挽狂澜,看她登上顶流,看她结婚生子,看她重磅归来,与万千颖火虫接我们的公主回家,看她接受主流认可,一步步扩大属于她的时代。06年出道,11年小有名气,13年崭露头角,15年名声大噪,17年千亿女王,19年王者归来,22年根正苗红,一张可爱软萌的脸,一个坚韧顽强的灵魂,她的不服输,给了多少人勇往直前的力量。喜欢初始时那个活泼青春的小姑娘,逆风翻盘,披荆斩棘,经历了岁月的沉淀,风雨的打磨,如今,岁月静好、温柔优雅作为她的代名词,16年的努力,依旧保留着初心,属于她的舞台,从未谢幕……

15年的夏天,花千骨横空出世,自此我认识了一个叫赵丽颖的女孩儿,看她追求梦想,看她力挽狂澜,看她登上顶流,看她结婚生子,看她重磅归来,与万千颖火虫接我们的公主回家,看她接受主流认可,一步步扩大属于她的时代。06年出道,11年小有名气,13年崭露头角,15年名声大噪,17年千亿女王,19年王者归来,22年根正苗红,一张可爱软萌的脸,一个坚韧顽强的灵魂,她的不服输,给了多少人勇往直前的力量。喜欢初始时那个活泼青春的小姑娘,逆风翻盘,披荆斩棘,经历了岁月的沉淀,风雨的打磨,如今,岁月静好、温柔优雅作为她的代名词,16年的努力,依旧保留着初心,属于她的舞台,从未谢幕……

小猪不回家
献给平凡且伟大之人的歌|Bluish Light 明日方舟
献给平凡且伟大之人的歌|Bluish Light 明日方舟
RiM_

[LNG] Love story

房间装摄像头的设定借鉴了《楼下的房客》

cp没有固定,基本上是22lng排列组合

非常奇怪的设定,ooc,大家都病病的(大概)

能接受再看


===


“我想请半天假。”


听到胡嘉乐这句话的时候,金泰相正忙着查看手机里弹出来的新消息。

聊天窗对面的人正把“人生地不熟”展现得淋漓尽致,饶是在这里生活多年的金泰相一时也无法通过“有点高的楼”、“画着椰子树的墙”判断出对方身处何处,眼看两个人的对话全是无效沟通,金泰相放弃了追问,让对方发几张身边建筑的照片来。

图片很快就传了过来,金泰相扫过几眼心里立刻有了数,噼里啪啦打了一串字指挥对方该怎么走。...


房间装摄像头的设定借鉴了《楼下的房客》

cp没有固定,基本上是22lng排列组合

非常奇怪的设定,ooc,大家都病病的(大概)

能接受再看


===




“我想请半天假。”

 

听到胡嘉乐这句话的时候,金泰相正忙着查看手机里弹出来的新消息。

聊天窗对面的人正把“人生地不熟”展现得淋漓尽致,饶是在这里生活多年的金泰相一时也无法通过“有点高的楼”、“画着椰子树的墙”判断出对方身处何处,眼看两个人的对话全是无效沟通,金泰相放弃了追问,让对方发几张身边建筑的照片来。

图片很快就传了过来,金泰相扫过几眼心里立刻有了数,噼里啪啦打了一串字指挥对方该怎么走。

 对面回得很快,表示知道了。

 

“我就说怎么会找不到呢,我们这里应该很好找吧?阿乐你说是不是?”

 

作为一家民宿的老板,金泰相见识过形形色色的旅客,像李承勇这样找不到地方还说不清自己在哪里的也不是第一个,只是如果放在平常,这种导航的工作百分百会被他丢给小弟去做,今天倒是破天荒亲力亲为了。

 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只是因为李承勇是韩国人。

 中文说得再流畅,也不能改变金泰相是个韩国人的事实,那么多关照一下同在异国他乡打拼的同胞也是理所应当的。

 

解决了李承勇的问题,金泰相这才想起胡嘉乐的来意,他抬起头迅速看了身边的人一眼,故意拖长了声音回答:“好啊——



后面在Wid.6771064


风行
漫威高燃混剪,享受极致节奏快感
漫威高燃混剪,享受极致节奏快感
七月为止止止止

那就再画一次2021小麒麟吧

收队咯

那就再画一次2021小麒麟吧

收队咯

nophant

皎月入睡【山光】

山光

Tarzan✖️Light

(其实是21LNG乱炖  介意立马左上角求求你)

我骗你你骗我我不喜欢你你不喜欢我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的故事

“他被吸进炼金罐怀里,他说不上来,他觉得李承勇不会把他的室友抱在怀里,他觉得李承勇变圆润的不只是下颌线,他觉得无论是他还是李承勇,比起对方,都更喜欢谢天宇一点。”

be 所有人都会分开,所以珍惜现在吧

BGM:雨中芭蕾-KyraZ/飞行少年【很重要!!请听歌!】


-要回家吗

-你不回?

-我怕... 回了韩国...回不来了

-是你不想回来了吧,现在的中单,这样的队伍

-没有……现在的队伍,...

山光

Tarzan✖️Light

(其实是21LNG乱炖  介意立马左上角求求你)

我骗你你骗我我不喜欢你你不喜欢我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的故事

“他被吸进炼金罐怀里,他说不上来,他觉得李承勇不会把他的室友抱在怀里,他觉得李承勇变圆润的不只是下颌线,他觉得无论是他还是李承勇,比起对方,都更喜欢谢天宇一点。”

be 所有人都会分开,所以珍惜现在吧

BGM:雨中芭蕾-KyraZ/飞行少年【很重要!!请听歌!】


-要回家吗

-你不回?

-我怕... 回了韩国...回不来了

-是你不想回来了吧,现在的中单,这样的队伍

-没有……现在的队伍,很好

-对,毕竟还有合同,到23年呢,我们俩都不过是打工人,没有别的生活,能说什么做什么呢。


王光宇这次没顾说话太快韩国人能不能听懂,一气说完后撇了一眼李承勇手机,屏幕上正播放的视频,LCK十周年纪念,当年杀人书寡妇偷家的李承勇,昨天出了炼金罐。


-会想回到过去吧,很想念格里芬和Chovy莲子Viper同队的时候吧。李承勇,你也和那时候不一样了,你和去年的自己也不一样了

-为什么?

-你跟icon牵手的时候,没想着再往旁边看,你起身走的时候,你只是回头看胡嘉乐,也没想过往前走几步,李承勇。


其实王光宇也没有想到会脱口而出这些话,以前面对打野的提问无所不答的自己也会答非所问的数落他的情史。他知道他终于把自己洗脑了,到了假话可以在愤怒时脱口而出的地步,到了前言不搭后语的抱怨可以流畅的讲出来的地步,本来以为韩国人还会用他有时候听不出一点口音的中文说我没有,所以他做好了会听到无效回答的准备,直接推开房间门走进阳台。


疫情、训练、莫名其妙的压力,王光宇很久没看过窗外的晚霞了,他只有游戏里的落霞与孤鹜齐飞,可是他从来不在意这些,默契之余没有任何火花,他不需要,廖顶洋也不需要。

霞光美则美矣,只是第二天不会下雨,王光宇挺喜欢下雨的,细雨会落在他特别长的睫毛上,那时候他跟苏州融合在一起。

他跟着蛇队从西到东,在苏州告别了一些人,又在苏州和一些人相遇。

王光宇觉得如果不像谢天宇一样点一支烟的话,一个人在阳台边上看很久晚霞这件事情有点小姑娘,他直接转头往里走,没来的及收嘴边上的笑,就撞上了皎月升起。

他被吸进炼金罐怀里,他说不上来,他觉得李承勇不会把他的室友抱在怀里,他觉得李承勇变圆润的不只是下颌线,他觉得无论是他还是李承勇,比起对方,都更喜欢谢天宇一点。

他想再转头,但是没成功。



“夜深

云端皎月入睡

钻般细雨约会

弃伞跳起芭蕾

熄灯

只愿留一盏spot light

填满我whole life

像油彩”



可能这就是苏州,虽然前一晚有晚霞,但是第二天还是下雨了。

外面下起雨的时候靠阳台那间房里只有一个人,床单被子比人更擅长记忆和回忆。


王光宇比李承勇曾经藏在怀抱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更瘦小,李承勇的脸也比王光宇曾经凝视过的那个人要柔和不少。王光宇想念因为反反复复的染烫而变得硬铮铮的头发,喜欢手指手臂上黑色的影子,他很少闭上眼睛,在过去他被人打趣过长睫毛在紧闭眼睛的下方留下的那片阴影之后。

昨晚的王光宇像是严苛的管家,鞭笞着他的小主人按照规章礼仪行事,他按图索骥指挥着李承勇弄痛自己,从发尖到臀尖再到足尖、不允许有一丝一毫的偏差,稍有不和意便横眉冷对想要挣脱,可是又被困回去,直到再没精力纠结睁眼闭眼。

李承勇甚至是开心地接受了一切,他没那么喜欢昼夜环游地球一般的放纵和花样;没那么喜欢出卖骨头和生硬语气,整日黏在方寸间的疯狂和痴傻。李承勇对于现在的热爱甚至可以比肩在失败笼罩下渐渐褪色的过去,他喜欢王光宇闭上眼睛后下眼睑被阴影笼罩,喜欢王光宇睁开眼睛看他而后又闪避,李承勇全凭自己的热爱做导航,不允许自己的想法走进任何现实存在的岔路。


雨比想象中的大,于是一滴雨就再也不会停留在睫毛上,王光宇在大雨里绕着基地一圈又一圈走了很久,淘汰后可以短暂得不顾及健康问题,可以出走基地,去任何地方。

他走到把最后的一点精力也用光,回到房间扑到还在睡觉的李承勇床上。

惊醒的李承勇半闭着眼睛把他湿漉漉的衣服脱光,还没有拉开窗帘的房间辨别不清时间,所以也不用顾虑以“白日宣淫”为首的禁锢,雨淋一定程度上保养了本不应该冰凉的皮肤,李承勇索性选择原谅大雨。


李承勇在生活上讲究到极点,买的被子和云一样松软。王光宇和抱着他的人一同藏在被子下的黑暗里,屋里总是很黑,被子里也不会有皎月耀目,王光宇顺利地睁开眼睛与李承勇对视。


-我不回韩国了,你可以带我去重庆吗?



“爱穿越在深巷里

那道光属于

我口袋”



-不了,我和廖顶洋一起去杭州。



“Just alone to shine”

Alic実

中场休息

隔着两张桌子,一个月下来也没有几句交流。这份沉默在廖顶洋看来,是俩人留下来的最后默契。

比赛是比赛,生活是生活。王光宇自认分得清楚,所以冬转期在知道廖顶洋和自己都被俱乐部挂牌的时候,并没有太多想法。都已经分了,去哪里和我有什么关系——王光宇自言自语着,攥紧鼠标。

更何况他们算是和平分手。

想到这里,郁闷的小人又开始在脑袋里转圈圈。世界赛被MAD淘汰,回程的飞机才刚刚落地上海,王光宇就在机场回廊被廖顶洋低着头拉住说有话想说。早看出对方比赛结束后的情绪低迷,王光宇咬牙切齿:才两个月你就想走吗?OK,你走吧。不想谈别谈。

但当廖顶洋真的转头离开,王光宇又不由自主地开始委屈。他想着回基地后再寻...

隔着两张桌子,一个月下来也没有几句交流。这份沉默在廖顶洋看来,是俩人留下来的最后默契。

比赛是比赛,生活是生活。王光宇自认分得清楚,所以冬转期在知道廖顶洋和自己都被俱乐部挂牌的时候,并没有太多想法。都已经分了,去哪里和我有什么关系——王光宇自言自语着,攥紧鼠标。

更何况他们算是和平分手。

想到这里,郁闷的小人又开始在脑袋里转圈圈。世界赛被MAD淘汰,回程的飞机才刚刚落地上海,王光宇就在机场回廊被廖顶洋低着头拉住说有话想说。早看出对方比赛结束后的情绪低迷,王光宇咬牙切齿:才两个月你就想走吗?OK,你走吧。不想谈别谈。

但当廖顶洋真的转头离开,王光宇又不由自主地开始委屈。他想着回基地后再寻找转圜余地,廖顶洋显然没给他这个机会。知道内情的rather拦着他,叽里咕噜地用不熟练的中文念叨了很多很多,具体内容王光宇因为心乱如麻,一概没记住。

但是其实不用说他也明白:电竞选手的职业生涯短暂,竞争又激烈,每年LPL队伍都会进行一定的换血,世界赛16强这个差强人意的成绩对LNG来说,也不足以维持美好的现状。再考虑得悲观些,2021年就是他们一起打比赛的最后一年也不是没可能。廖顶洋对他们的关系不自信了,就像对自己的操作一样。

被淘汰后的假期比自己想得要更长,和廖顶洋的微信聊天框反复点开又关闭,始终没发出过一句话。王光宇翻看着两人的聊天记录,几乎都快能把那些芝麻绿豆的内容倒背如流了,才终于迎来了年底的转会期。王光宇很憋屈,但是他也知道自己拿这样的廖顶洋根本没办法。他回想着过去私下的相处,却完全挑不出对方的毛病。说来好笑,自己看上去强硬,却从来不是这段关系的主导者,也难怪人家能说甩就甩。行,老子没有你也好得很,王光宇下了决心要让廖顶洋后悔。

正是下午3点,训练室里的人寥寥无几,不远处廖顶洋已经结束了一局,开始收拾外设。廖顶洋今天要去其他战队试训,而战队管理层已经开始物色新辅助,这王光宇是知道的。与我无关,王光宇清清嗓子,盯着屏幕图标发呆。他想去哪就去哪,不在基地我还清净。下赛季要打出成绩,最好让廖顶洋主动发出这样的感叹:要是还和你在一个队伍打比赛就好了。要是当时没走就好了。要是当时没分开就好了。王光宇想着那样的画面,不禁觉得很是痛快,笑出了声。旁边的李承勇瞟了一眼自己的室友,无声地打了个哈欠,确定他是又魔怔了。

和王光宇预想的不同,廖顶洋没走成,队里还是买了新辅助,自己因为一些原因也留了下来。王光宇知道,买了新辅助,短期内廖顶洋是没办法上场的。一边有点遗憾自己的小剧场不能如期上演,一边两人也陷入了尴尬的沉默期。

S-H-O

最近的鱼(完成度没眼看系列orz好忙

是迟到的38贺图/大学if线(其实是写那篇抹布之前画的……回头再看真是……((()/兔子魅魔/一些细节分析(?

说真的,第一张我画到后面才发现,基金会女性组成=重生三人组加两个见不着爹的闺女(

最近的鱼(完成度没眼看系列orz好忙

是迟到的38贺图/大学if线(其实是写那篇抹布之前画的……回头再看真是……((()/兔子魅魔/一些细节分析(?

说真的,第一张我画到后面才发现,基金会女性组成=重生三人组加两个见不着爹的闺女(

万事皆有可能
自制音乐可视化视频(Into The Light)
自制音乐可视化视频(Into The Light)
玛格丽特/麦琪

Little invention: hand tongs创意小发明:兰夹

Little invention:  hand tongs


Although eating with hands has advantages, such as flexibility, activity of brain and fingers, or anti degeneration. But there are also disadvantages. For example, it is not very hygienic, which may lead to unhealthy, difficult isolation, unsafe, scalded, and so...

Little invention:  hand tongs


Although eating with hands has advantages, such as flexibility, activity of brain and fingers, or anti degeneration. But there are also disadvantages. For example, it is not very hygienic, which may lead to unhealthy, difficult isolation, unsafe, scalded, and so on. Although there are disposable plastic gloves now, they cause white pollution and are not environmentally friendly. It's best not to use them.

Then, we need an alternative tableware.

I have a creative idea, which is in line with this purpose. It is to use the improved meal clip to replace hand, cooperate with the spoon and fork, and add  knife when necessary, which can perfectly solve this problem.

In fact, the simplest plan is that two flat wooden spoons are combined at the tail. such as  the rear part is covered with a rubber tube, it will become the simplest meal clip.


At present, there are many food clips on the market. In fact, if you find and choose the style conveniently and the appropriate size, you can use it directly! It can be used as a food clip that can put food into mouth. 

Especially in Western tableware, the size and style of clips have been invented a lot. If there are suitable ones, they can be directly used as meal clips, which solves the problem.

Because my this thought, the key point is that the ordinary clip will be evolved to replace the function of the hand. Therefore, it should be improved to better meet the requirements of new functions.

In addition, because the current clip function is the most marginal, lower than the knife, the knife can be put on the plate, generally not need to near the mouth, and the clip basically can not be close to the mouth. And because they are made suitable for its current functional status, they need to be improved to meet the creative new requirements. Since they will be improved and expanded their functional status, they really have to be transformed to make them more suitable for sending food directly to the mouth and better match with spoons.


The type should include large, medium and small. The small one is the most convenient, which can be directly grasped in the hand, or a small section of tongs tail  can go out of palm. This model is most suitable for the group who used to eat by hand. The medium and large ones should also be improved to be able to grasp the food and send it to the mouth. 

You can have finger cover, just like ring, and fix tongs on your hand, as if it were a portable copy and extension of your hand, which is more convenient.

I feel that the clips composed of two parts is enough. If you want to be very comfortable or have special needs, you can expand it into three or even five fingers, or palm shape, which is more deformed and soft. It can also be attached to the palm like a horseshoe.

Based on this association, it can be greatly improved into gloves with hollow back for easy removal and wearing, while the inner face of its palm have finger shape with a certain length of the front end of the finger, and the rest is similar to the web foot of animals. The material can be soft materials such as food grade rubber, which can meet our needs, with spoon and fork. It can be called palm tongs. In chinese ,name is same. 


Generally speaking, the clip has three parts: head, neck body and joint. The head is the most important. It should have a certain area, such as flake. The head should not be too sharp. It should function like a finger belly as much as possible. You can grab food by them. It's best to also can dig or hold food. 

Although it can be made into hollow, in my idea, it is better not to hollow out,  it should be  more like a spoon, and better have a little concave.

In order not to drop food, the spoon needs to be more flat, but as long as it can clip food, the deeper the spoon is, the better.


Or it can be like an animal's claw, simply polygonal, such as a kitten's claw, or even have slightly pointed, and fix food  by pressing and inserting food. 

On the inner and outer planes of the head, there can be some smooth small convex particles, which can prevent slip, increase friction and grip, scrape food, and is a bit like the barb function of the cat's tongue.


The head and neck body can be made elastic or curved for easy grasping, or can be bent and rebound when the action of fingers happen, this is more flexible. Now all the clips in market seem to be a little hard, and some are very thin. It seems that they do not meet our requirements.

The side of the head and neck can be a little flat and square, or have some wavy, which is convenient for anti-skid when taking noodles or vegetables.

The tail can also be added like a swallow's tail, highlighting two smooth cross tails. The tip of the tail is slightly sharp and smooth .It can pierce broken food, pierce holes and dig holes, such as biscuits, bread and fruit. If it is made into just like blunt scissors, it can clip and cut vegetables, fruits or cakes. The two heads can also be made into one large and one small, such as crab claws. As another example, the scissors shaped food clip in the picture has a spoon at one end, this plan can also be used. The handle  also can be like the scissor type in the picture, but it seems that that mode is not very easy for using.


As for the method of fixing the two legs and maintaining the angle of the two legs, there are many styles that can be used for reference, and it can also be made into an integral whole body. 

When placing, you can use something like a pen rack or add a small plate under it to prevent the dregs and juice from falling. You can also put it directly on the clean paper, or plastic paper and wood dishes. 

The neck part can be like the steering wheel, with fingerprint concave shape design or finger belly concave shape, which is more in line with ergonomics.

Anyway, the functions can be infinitely improved and expanded, but the core is one: handy, can instead of our hands, help hands hold food, not just take out and put food in tableware. It should be a clip that can send food to the mouth, and its functional status is almost the same important as that of spoon and fork.


This idea,  l get it from  the revelation of God's grace, is a new and improved western style food clip. For the benefit of the world, so, the glory belongs to heaven, and all possible benefits belong to God and Allah. Anyone can use it freely when they see it. If they want to operate and make profits, they don't have to pay me. If someone wants to pay, they can give it to Islam, Judaism and Christianity, especially Protestant Christianity, especially Calvinist, because this is my faith.

I gave it a name. In English, it's hand tongs. In Chinese, name is orchid style tongs, and is orchid tongs in short.

I think the Providence is that its actual birthplace should be marked as the USA forever. Of course, if there is no need to have a country region, its birthplace should be the earth, or from heaven.

sg...

chinese version中文版:

创意小发明:  兰夹


手抓吃饭虽有好处,如灵活,活动大脑和手指,或防退化。可也有缺点,如并不太卫生,可能致不健康,不好隔离,也可能不安全,可能被烫到,等等。现在虽有一次性塑料手套,但引发白色污染,不环保,最好不用。

那么,就需要一种替代餐具。

我有个创意,符合这个目的,是用改进的餐夹,来代替手,配合勺叉,需要时再加餐刀,能很完美解决这问题。

其实最简单的就是,两个扁平木勺,尾部结合,如用橡胶管套住后部,就成最简单的餐夹了。


目前市面已有很多餐夹,其实挑选样式顺手的,合适大小的,就可直接拿来用了!把它使用为可送食入口的餐夹即可。

尤其西餐餐具里,夹子的大小和样式已发明了很多了,有适合的,拿来直接做餐夹,这问题就解决了。

由于我这创意,重点在于普通的夹子进化为能取代手的功用,因此理应须有所改进,才可更好的适应新功能的要求。

另外因为,现在的夹子功能最边缘,低于刀子,刀子可上盘子,一般不上嘴,而夹子一般都不能近嘴。且因为都制造的适合于它目前的功能地位,多需改进才能很符合这创意要求,既然提高扩大了其功能地位,确实得改造它,使它更适应往口里直接送食物,和勺子等更好的搭配起来。

其型号应有大中小,小型的最方便,可直接抓在手里,或可稍微长出手掌一小段,这型号最适合以前用手吃饭的群体,中号大号的则应改进到抓得起食物,送的进口。

可以有指套,像戒指那样,把它固定在手上,仿佛就是手的随身副本和延伸,更方便。


我感觉,两部分组成的夹子就够用,如想很顺手,或者有特殊需求,可以拓展成三指甚至五指,掌型,更变形柔软,像马掌附在手掌里也可。

基于又此联想到,可以将其大改进,成为背部镂空,方便取下来戴上去的手套,而手掌则是只有指前端一定长度为指形,而余下为类似动物的脚蹼样的一片整体软片,材质可以是食品级的橡胶等柔软的材料,再配合勺叉,即可达到我们的需求。可叫做,掌夹,英文就是,palm tongs. 


一般来说,夹子有三个部分,头部,颈身部,结合部。头部最重要,应是有一定面积的,比如片状。头部不能太尖,应须尽量像指肚功能,可去抓住食物,最好还能挖或盛点东西。

虽可做成镂空,但在我这创意里,不镂空,或更像勺子,再有点凹,则更好。

为不掉落食物,需勺子较扁,但只要能夹的基础上,勺子厚度是越深越好。

或可像动物的爪子,干脆多边形,比如像个小猫爪,甚至可以稍微有圆尖,按插进食物来进行固定。


头部内外平面,可以有一些光滑的小凸起颗粒,防滑,增摩擦力抓力,可刮食物,有点像猫舌头倒刺功能。

头及颈身部,为了便于抓握,可做成有弹性的,或弯的,或像手指一样随动作可弯曲回弹,则更灵活。现在的夹子似乎都较硬,有的很细,好像没有符合这样的。

头颈部侧面,可平和方一些,或有点波浪,便于夹面条或蔬菜类时,防滑掉。

尾部,也可增加像燕子尾巴,突出交叉光滑的两根,尾部尖端稍微尖润一点,可扎碎食物,扎洞挖洞,比如饼干,面包,水果。如做成钝剪刀片似的,可夹切蔬菜水果或饼。两个头部也可做成一大一小,如蟹爪。再如图中剪刀状餐夹,一头是勺子,也可。柄也可是图中那种剪刀式,不过似乎那种模式不太顺手。


至于固定两脚办法,保持住两脚角度,现在已有很多样式,都可参考使用,也可做成全体一体压模成型。

摆放时,可用像筷子架的东西,或下面再加小盘子,防止渣滓汁液掉落,也可直接放在净纸上,或是纸片塑料片木片。

颈身部分可像方向盘,有指印凹陷外形设计,或指肚凹陷造型,更符合人体工程学。

反正,功能都可无限改进扩展,但核心就一个: 顺手,代替手,帮助手拿食物,而不只是仅能把食物取出和放在餐具中,是要应可送到嘴里的夹子,功能地位几乎等同于勺叉。


本创意,是我得神启示恩典而想到的,属于一种新型改进的西式餐夹,为了利益世人,因此荣耀归于上天,并把所有可能的收益都归于上帝和安拉。任何人看到都可以采纳自由使用,如果想去经营获利发展也可以,都不必向我付费用。若有人想付费,可以去给伊斯兰教,犹太教及基督教,尤其基督新教,尤其归正宗,因这是我的信仰。

我给它起了名,英文是,hand tongs,中文就叫兰式夹,简称兰夹。

我认为天意是,它的实际诞生地,应标注永是美国,当然若不设定地区,那就是地球吧,或者说来自天上吧。


一只神秘小汤圆
林俊傑JJ Lin《裹著心的光 Light Of Sanctuary》cover
林俊傑JJ Lin《裹著心的光 Light Of Sanctuary》cover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