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ndon

11294浏览    5507参与
E.G.L.
There's No Way (Live from Box Fresh, London, 2018) - Lauv
张砚之
多愁善感属于深夜。 2022....

多愁善感属于深夜。


2022.05.19 凌晨 英国伦敦


多愁善感属于深夜。


2022.05.19 凌晨 英国伦敦



万物沉眠
黑色窒息:病区 孤独自愈者

黑色窒息:病区


孤独自愈者


黑色窒息:病区


孤独自愈者



万物沉眠
『⭐️稿件展示窗⭐️』 超级可...

『⭐️稿件展示窗⭐️』


超级可爱的小伙伴约的头像!

遇到了同是infj的小伙伴耶耶耶!!!(爆开心

草稿通过之后完美主义发作自己磨到完美才罢手…完美主义应该是infj 通病了。

总之是超级开心的一次合作!


⭐️⭐️⭐️

不可以:临摹|二改|商用|私用

『⭐️稿件展示窗⭐️』


超级可爱的小伙伴约的头像!

遇到了同是infj的小伙伴耶耶耶!!!(爆开心

草稿通过之后完美主义发作自己磨到完美才罢手…完美主义应该是infj 通病了。

总之是超级开心的一次合作!


⭐️⭐️⭐️

不可以:临摹|二改|商用|私用

+1

【卫练】《蛇香》第三夜·喰梦

小庄终于支棱起来了

第一次doi,练练被x懵了,故显得有些被动

凡事总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

(1)-(6)

H请移步ao3/wland(Wid.6764526)


(7)


赤练将头靠在男人的胸前,姣好的面容被银丝淹没,一只手轻轻抚过他的躯干,这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见他的身体———那并不好看,触目惊心的伤痕遍布。脖颈,胸前,手臂……其状各异,不失狰狞,除了大大小小的剑伤,还有些受刑时各异刑具留下的疤痕,象征着韩国死牢里的地狱般的过往。


自己身上的那些淤青与之相比,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翻云覆雨后的疲倦,与卫庄...

小庄终于支棱起来了

第一次doi,练练被x懵了,故显得有些被动

凡事总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

(1)-(6)

H请移步ao3/wland(Wid.6764526)


(7)


赤练将头靠在男人的胸前,姣好的面容被银丝淹没,一只手轻轻抚过他的躯干,这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见他的身体———那并不好看,触目惊心的伤痕遍布。脖颈,胸前,手臂……其状各异,不失狰狞,除了大大小小的剑伤,还有些受刑时各异刑具留下的疤痕,象征着韩国死牢里的地狱般的过往。


自己身上的那些淤青与之相比,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翻云覆雨后的疲倦,与卫庄肌肤相贴巨大的不真实感,他素日冷冽的外表与今夜烈火一般热情的割裂,被揽入怀中温柔一吻时的头晕目眩………此时此刻,她甚至分不清此情是自己的想象,还是现实。


这是梦吗?


赤练还没有从巨大的震颤中缓过神,甚至没有完完全全地接受这件事已然发生。


她有许多的问题想问他,有无尽的情感想与他诉说,然而此刻却张不开口。她只想每一刻都贪婪地感受着他,无论是声音,气味,触觉,视线……怎样都好,根本不愿浪费哪怕一秒钟给任何别的思绪。


迷乱中,额前却传来了低沉的声音:


“你的身体很虚弱。”


爱怜的目光顺着女子的脖颈滑下,手臂环抱着她的腰:


“此刻非常需要休息。”


强忍着睡意与云雨后疲惫,赤练贪恋地在卫庄怀中不愿闭眼:


“我不想睡,我怕醒来后,发现自己是在做梦。”


“你还做过这样的梦?”指节刮过她小巧翘起的鼻尖。


“我………”红晕尚未褪去的脸颊微微发烫。


紧接着,她感觉自己的身体浑身上下都开始渐渐变暖


———是源源不断的内力输送到自己体内的感觉。


由于肌肤贴合,内力的流动非常的通顺,几乎没有损耗,在几进溢出的温暖中,她感到自己与他融为一体,像两条汇聚的河流。


无尽的温暖中,她终究还是抵挡不住醉意的迷糊与云雨后的困倦,慢慢闭上了眼睛。


(8)


意识开始下沉。


梦中,赤练回到了自己出嫁的那天。


“红莲,乱世之中谁不是可怜之人?谁不用付出,践行对国家的责任?当兵的打仗,种田的交税,你已经很幸运了,靠着纳税人的民脂民膏,养尊处优地生活了十几年,也该肩负起身为公主的责任,为韩国做些什么了。”


少女默不作声,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如今,就是秦国、楚国的公主,也要联姻和亲,更何况国力弱小的韩国呢?”


虽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伟大的,但还是点了点头。


“红莲,我的乖女儿。”


灰色凉爽的阴天下,黑色的鸦群在空中盘旋。


盛装嫁衣的少女,端坐在华丽的花轿中,像是鸟笼中一只静默的鹦鹉,柔羽披着新绣,温顺而又名贵。


高轩平稳地前行于新郑的大街,好似漂浮在湖面的孤帆。


茫茫的大街上,一个人也没有,连轿夫都看不见。只有数不尽的黑影,挤在一起,人山人海地看着热闹,鬼魅般游离于世间。


四下里,没有他的身影。


他再也没有回来。


随自己出嫁的链剑,在进入将军府前,就被侍卫当作凶器收走了。的确,带着武器进洞房,有点不分场合。


与姬无夜顺理成章地成婚,被他百般凌辱,还挨了不少毒打。但是,自己并不觉得痛,也不觉的屈辱。好像自己的情感自那天起,就消失了一般。


三年后,与身居高官的丈夫育有两子,看着两个儿子慢慢长大,自己对他们并不讨厌,也谈不上爱。


婚后基本被困在将军府,无事不得外出。其实囿于宫闱也没有关系,反正自己压根也不想出去。


自小生在宫中,长在宫中,不一直都是这么过来的吗?嫁人后守在宫中,听起来可怕,但事实上没有想象中那样不可忍受。


新郑城,好吵,好杂乱,新郑的百姓,浮世的悲欢离愁,生离死别,于这天地不过过眼云烟,于自己何干,不感兴趣。


由于习武误伤了年幼的儿子,他送给自己的那柄链剑,被宫里的铁匠给熔了。而姬无夜又爱养鸟,熔了的剑便做了一只鸟笼,被他带上了雀阁。不知道笼里养了什么养的鸟,也不知那莺莺燕燕正流连于什么样女子的耳畔,自己不知道,也没有兴趣。


冷宫的花树并没有被斩断,到了春夏,还是会开花。


而那个多年前就阔别韩宫,去鬼谷决战纵横的少年,也再也没有回来。


弄玉刺杀失败,哥哥出使秦国,子房求学桑海,他们所有的人都一去不归。


他们全都走了。


没有人记得自己了。


自己慢慢地,也不记得他们了。


生命的流逝中,唯一等来的,只有秦国铁骑的大军压境。


庙堂到民间,所有人都在传,秦要灭六国,韩国是它的第一个目标,这一回是板上钉钉,千真万确,远远已经看见秦兵行军的路线和屯驻的营帐了。


快马奔赴于驿站之间,烽火的燃烧越来越近,报信的使者越来越慌张。


新郑城内,乱作一团,人们忙着巩固防御,派使节去秦国求和,向赵国和燕国求援,而这恐慌的氛围中,自己却心如止水。


韩国的城门被冲破,百姓遭受屠戮。


宫殿被烧成灰烬,民居被推为平地。


熊熊的火光少了三天三夜,硝烟四起,像是一幅壮丽悲戚的画。自己站在将军府的高台上,不过像个看画的人,置身事外,无悲无喜。


父王和夫君被斩首,不过是死人的数字又增加了两个。


两个年幼的儿子被斩首,看着他们倒下,好像只是死了两条可怜的小狗。


身为母亲,大概不应该有这种过分的想法,这也太冷漠了,连孩子都不管不顾。


没办法,但好像就是感觉不到什么悲伤。


当自己像螃蟹一样被捆缚,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时———明晃晃的大刀,最终也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秦国的士兵,在台下欢呼着叫好。燃烧的火光,映照着冷兵器锐利的锋芒,点亮了他们兴奋的雀跃。


自己也要死了吗。


好吧,死了,那就死了吧。


反正在这乱世,人命本来就贱得很。


早就已经忘记了哥哥,忘记了紫女,忘记了子房……忘记了那花树下让自己的心脏疯狂跳动的少年。


………心跳?自己的心其实为谁剧烈跳动过吗?


他长什么样子?他叫什么名字?


他说过些什么?


他………真的真实存在过吗?


脑袋和脖子分离的那一刻,也没有能够想起来。


血喷溅到地上,头颅飞出,像皮球一样滚落到地上时,眼睛还是睁着的,还留有最后一丝意识。


两只眼睛正好望着天空,是无边的血色。


自己……叫什么名字?………是谁来着?


好像是叫什么………跟植物花草有关的东西。


算了,叫什么都没区别吧。


韩国沦陷,自己为这个腐朽的国家殉葬了。


自己的心死了。


自己也死了。


(9)


“你醒了。”


是那个人熟悉又低沉的声音。


抬头望见的,是白色眉毛下那双熟悉的银色双眼,像是挂在温柔夜色上的璀璨星辰。


“庄…”


“怎么了?” 卫庄低下头来,温柔地小声问道。


刚才的梦,实在过于可怕。它比百毒王的蛇蛊、云中君的炼丹炉都要让赤练感到寒意阵阵。


与梦中巨大的压抑相反,此刻在他的臂弯里是切切实实的安心感。


赤练聆听着眼前的心跳,感受他呼吸的起伏,仿佛是在确认自己生命力尚未消退。


卫庄,在这个世界上,他对自己来说,独一无二。


他是唯一中的唯一,挚爱中的挚爱。


无人可替代他,无人可以打败他。


他于自己的意义,早就超越了男女情思,超越了拥有共同回忆的同伴,超越了砥砺前行、一同变强的战友。


他是自己心里的光,是生命中注定无法扑灭的火焰。


他是自己灵魂的一部分。


(10)

H请移步ao3/wland(Wid.6764526)



(11)


第二个梦是一个极其悲伤的梦,醒来时,赤练已经记不得梦的内容了。


月光的清辉下,她摸了摸自己的面颊,上面仍残留着晶莹的泪水,而耳边的枕畔,湿了整整一大片。


尽管情节已然全部不记得了,但胸中却穿透着无比真实的刀绞般的心痛。


这个梦一定是比上一个梦还要令人难受得多。只是任她拼命地回想梦的内容,却什么也想不起来。


也罢,悲伤的东西还是不要想起比较好,她的心里默默想着。


(12)


不仅如此,这回睁开双眼时,他也已经不在身边了。


夜色渐薄,天要亮了。


月光肆意流淌在空空的枕边,朦胧又明晰,柔和又锐利,似是他的爱欲热烈,又让赤练捉摸不定。


清风微凉,消弭尚存心间的燥热与余震。


黑色的大氅和鲨齿剑都没了踪影,唯有一根银丝暧昧如蛇般缱绻在枕边。


他好像每一次都是这样,无论是闯入自己的生命里,还是身体中———来时轰轰烈烈,惊涛骇浪,去时又毅然决绝。


墨发披散,赤练独自躺着,继而向空中伸出了手,她只感觉自己似是透明一般,脉搏心跳、血液的流动,都能被月光感知得明明白白。


此刻周围的一切是如此安静,安静到连落花的声音都无比响亮。


她望着自己的月光下纤细的手,手腕上血管似是暗暗涌动的河流。那些青色的血管下,流动着剧毒,而自己的躯体又是百毒不侵———除了他,噬骨又致命,饮下又甘之如饴,她想。


床第之间,贪欢一晌,痴缠百转,又爱痛交织。他身体的温度如梦似泡影。


枕畔的泪水,正被春日的风渐渐吹干,一切狂乱的痕迹,都在蒸发至无迹,连同那两个悲伤的梦,烟消云散。


——————第三夜 完——————

ps

这里的(包括以后的)H部分如果有心理描写,都是以女方视角。正好读者基本都是女生,更能感同身受。


H部分二狗的男方视角我也有做过点尝试,但是………写了两句发现………太!猥!琐!了!真!的!(小庄:窥探我的内心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真怕秦迷读着心中的高冷酷炫庄在x练练时,他内心如此猥琐,会滤镜全碎干净,怒摔手机。


就还是练练视角pov吧orz

一只牙膏

更新一下最近日常——起不来的我

找到了画自己的乐趣!

更新一下最近日常——起不来的我

找到了画自己的乐趣!

E.v

No Strings 时尚电影


拒绝刻板印象

l

No Strings 时尚电影


拒绝刻板印象

l

Mill:D

【MCYT】Just A Dream(7上)

🆘ooc警告 偏cp向

🆘血/死亡/恐怖/暴力元素描写警告

微量带入SMP剧情/中篇/behe双

空行或横线为转场

双引号为对话

单引号为心理活动

第七章(上)

———————————————

‘你是谁…我又是谁…’

“他是传说中的传说”

———————————————

“Dream…”

距离宫殿爆炸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

这四个小时里,George先是把两人从被致魂粉包裹着的宫殿中逃出,随后又一路和Sapnap背着Dream回到了灵雾山下。

Karl早就按照计划等在了山脚边,一看到三人的身影就打开结界,飞奔到Sapnap旁。

“Sapnap!你们...


🆘ooc警告 偏cp向

🆘血/死亡/恐怖/暴力元素描写警告

微量带入SMP剧情/中篇/behe双

空行或横线为转场

双引号为对话

单引号为心理活动

第七章(上)

———————————————

‘你是谁…我又是谁…’

“他是传说中的传说”

———————————————

“Dream…”

距离宫殿爆炸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

这四个小时里,George先是把两人从被致魂粉包裹着的宫殿中逃出,随后又一路和Sapnap背着Dream回到了灵雾山下。

Karl早就按照计划等在了山脚边,一看到三人的身影就打开结界,飞奔到Sapnap旁。

“Sapnap!你们回来了!啊-Dream怎么了”

“Quackity在吗!”

Sapnap不顾自己腰酸背痛的感觉,只是焦急的询问Karl

“啊-他在 他好像预料到了什么一样,刚刚来找了我”

“现在只有他能救Dream了”

四人一边说着,一边往Karl所说的方向走去。众人绕过营地,再往上走了一会便来到一个相对开阔的平地,一个小帐篷在中心立着。

George率先走入了帐篷,随后看到了一个身穿深蓝色长衫的男子坐在一个黑色长桌面前,低着头不知在干些什么。

“你就是Quakcity吧”

“我的天…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bq!我知道你说过非必要不要找你,但 这次事情十分紧急”

男子缓缓抬起头,他右眼底下的伤疤十分显眼。这兴许让George吓了一跳,但又莫名给他带来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好吧 Dream受伤我是知道的,但你们身上为什么都有致魂粉的味道”

“这是一个很复杂的事…长话短说就是-宫殿爆炸了”

“what the fuck?你们把宫殿引爆了?”

“确切的来说…是的”

George有点头疼的看了看这位bq,不知为何,他的性格让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即使在George的记忆中是没和这个人打交道的,顶多是眼熟

Quackity听后摇了摇头,让Karl和Sapnap把昏迷的Dream放在了桌子上,在查看伤口的途中不经意间看了眼George,眼眸却缓缓暗了下去

“George..你解除封印了?”

“什么封印…”

一头雾水的George突然被提到,疑惑的望向Quackity

“哎 一时半会解释不清,你有没有感觉到自己突然变强大了”

“好像有那么一点吧 我感觉到自己身体中的一股力量出现,我就用它救了我们,但因为太累了晕倒了一会”

“哎 我就知道。总之没事别乱用 最后还是得我来善后”

他一脸‘没办法’的表情让旁边的Karl挠了挠头

这么久没见到这位“神仙”,他好像比几年前更和善了

quackity将一只手放上George的额头,一阵紫色的光芒闪过整个房间,比George的蓝光还要耀眼。

不知什么缘故,George身体里的疲劳在紫光的照耀下一扫而空。

quackity看到眼神中有一丝震惊的George,苦笑了一下后转向还在昏迷中的Dream

“他受了重伤又吸入了致魂粉…看样子一时半会儿是醒不来的”

“这些我们都知道 可是要怎么救活他?为什么他会…”

Sapnap看样子是有些急了,但被一旁的George拉住

“冷静点Sapnap”George把Sapnap从Quackity身边拉回,一脸凝重地继续问道:“Quackity,我们知道Dream的伤势很严重,但我们的疑点在于-以他的身手不至于被人伤成这样吧”

Quackity拍了拍刚刚被Sapnap拽过的领子,有些无奈的说了句

“我又没说救不活-对了 George的问题确实值得你们思考 虽然我知道一部分原因-但我不能告诉你们答案”

“为什么?为什么你知道那么多却一点都不愿意告诉我们”

Sapnap明显激动了起来,Karl在一旁小心翼翼的拽了拽他,他这才忍住没再一次冲上去

“有些事…你等Dream醒了去问问就知道了,何必问我呢?好了,再不救Dream他就撑不住了”

Sapnap听到这里,也只能叹了口气,安静了下来

Quackity转过身,又一次看了看Dream身上许许多多的伤口

“有一点我能告诉你们,Dream被伤成这样有一个原因,国王将许多伤害转移回了Dream自己身上”

“这..”

众人头一次觉得自己活在一个玄幻的世界,即使之前发生了那么多无法解释的事,但这一次的信息量超过了所有人的认知范围

“简单来说就是Eret手里有一种能转移账号的武器”

“不可能…我和Dream围攻他的时候我并没有受到自己的攻击伤害,反倒是Dream,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这么...弱的时候”

Sapnap本来在反驳的话语慢慢转变为思考,George听到了这些话,也觉得并不像Dream的作风,如果武器不是针对所有人,那..

“武器只针对Dream造成反噬”

Quackity将George心里想的话说了出来,众人的表情又一次严肃了起来

“怎么会”

“等我看看他的伤口”

Quackity又一次伸出手,但出现的并不是紫色光芒,而是两个微微发光的烟雾

这两团烟雾并不乱窜,而是安分的在Quackity手中停留。Quackity先是将黑色的烟雾靠近Dream,又将白色的烟雾轻轻放到Dream的伤口上。

就在一瞬间,那团白色烟雾像是被什么影响了一般,变成了和上空一样黑的状态,但不同的是里面夹杂着许多红色的碎片

“这是什么”

Sapnap开口问道,转头看向Karl,但Karl也摇了摇头

一旁的George却愣住了

“这是-”

“这是灵雾?”

George的话让Quackity用一种神奇的眼神转头看向他

“没错,这是灵雾。万物皆有灵气,但灵气也有善恶之分。灵雾则可以探测身体中的属性。血液如果被感染,灵雾的白色部分会被染成黑色。如果没有大碍,则没有变更。”

Quackity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然有耐心解释这么多

George若有所思的盯着那两团黑色的烟雾,却突然伸手将烟雾引到自己面前

“George 你”

Quackity想阻拦,却又闭上了嘴

只见George不知用什么方法将两团黑雾融为一体,随后一只手将烟雾缓缓推向自己的伤口

“George 你在干什么,小心点”

Sapnap有些担心,但看到Quackity并没有出手后也只能干着急

几滴鲜血被奇迹般地吸出了伤口,缓缓融入进那团黑雾中

突然,一阵光震过整个房间,众人都惯性的闭上了眼睛

当大家再次睁眼时,那团烟雾已然成为了白色,红色的碎片则变成了几缕蓝烟。

它缓缓落在了George的手心中

“发生了什么?”

George有些震惊的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玻璃球”,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Sapnap看到George手中的烟雾球后也大吃一惊

“这 这和你的玻璃挂件怎么那么像”

“这就是我没说的一点,如果灵雾接近了毫无恶念的存在,它会整个转变为白色,在..特殊情况下还会变成清珠,一种护身符”

“毫无恶念?”

Sapnap和George都有些懵,George到现在都没明白,自己是怎么变出一个‘清珠’的东西

“George的血液特殊…这么说 可以用George的血液来缓解Dream的伤势…”

Quackity自言自语地看了看George的伤口,突然变出一把闪着银光的匕首

George被吓了一跳,手中的珠子也掉在了地上

紫色的烟雾从Quackity手中出现,缓缓卷起珠子,放在了Dream的身边

“这个珠子对Dream有好处 George,别怕。你愿不愿意拿自己的血来治疗Dream,我不会逼你,这完全处于你愿不愿意”

“我的血 真的能救Dream吗”

“90%的几率,只要他不排斥你的血”

“我愿意”

-tbc-

啦啦啦~1

Lucid Dream

长篇

第二章

“很晚了,还不回家嘛?”


“姐姐晚上有空吗?能不能陪我去见个网友?”

'王奕'两个字弹出在手机屏幕的最上端。此时的周诗雨正穿着一件从Bershka八磅淘来的大白T,堪堪遮住大腿中部,仰躺在床边懒洋洋的刷手机。只到锁骨长的头发散在床缘,在太阳光下显得有点营养不良。

‘网友???小小年纪,呵!’周诗雨心里念叨,这孩子果然是小,什么时候了,还敢在外面跑去见网友,周诗雨打算装做没看见,毕竟常年以懒狗自居的她人生态度之一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当代年轻人美好的夜晚就应该留给自己emo......

......

十五分钟以后......

......

“我在客厅等你”收...

长篇

第二章

“很晚了,还不回家嘛?”


“姐姐晚上有空吗?能不能陪我去见个网友?”

'王奕'两个字弹出在手机屏幕的最上端。此时的周诗雨正穿着一件从Bershka八磅淘来的大白T,堪堪遮住大腿中部,仰躺在床边懒洋洋的刷手机。只到锁骨长的头发散在床缘,在太阳光下显得有点营养不良。

‘网友???小小年纪,呵!’周诗雨心里念叨,这孩子果然是小,什么时候了,还敢在外面跑去见网友,周诗雨打算装做没看见,毕竟常年以懒狗自居的她人生态度之一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当代年轻人美好的夜晚就应该留给自己emo......

......

十五分钟以后......

......

“我在客厅等你”收到回复的王奕内心小小的雀跃了一下,一骨碌的从床上弹起来,迫不及待的开始套衣服。


连续仰卧起坐的疫情导致学校不得不转换教学方式,即便是在已经躺平的伦敦,出于学生安全考虑,网课仍然是很多学校的首选,这也让大家都成为了盲盒一样的神秘人,未见其人,只闻其名,所以即便王奕已经读到了大二,认识的人仍然寥寥无几。今天的这个网友便是王奕同班同学之一,本来约好两人面基一起讨论一下小组作业,没想到被告知对面临时要带上男朋友。王奕这个人有个怪毛病,一对一交友她一个顶俩,但人稍微一多,她就一秒切换重度社恐患者,恨不得躲在朋友后面嘤嘤嘤。她可不愿意成为唯一的电灯泡,所以她也要带个人。‘谁还没个......朋友~’王奕发消息约周诗雨的时候,以为自己就是这么想的。


匆匆穿上马丁靴和黑色长裤,直接把灰色的BF风卫衣套在白T的外面,抽出一个N95,王奕只用了不到五分钟,就打开了门。


‘今天的周诗雨,有点可爱。’映入王奕眼帘的是个圆滚滚的白团子,从头到脚都包裹的很严实,甚至完全掩盖了周诗雨完美的身材比例,除了,半开的领口。周诗雨的眼睛乍一看跟王奕很像,但是更圆一些,更...甜一些?王奕是这样认为的,嘴角也跟着不自主地轻轻勾了勾。

“姐姐,走吧?我好了。”王奕一直走到周诗雨身后才拍拍她,大号的N95口罩也遮挡不住她的笑意。周诗雨此刻内心再次吐槽:美了吧,我怎么就答应她陪着去见网友。周诗雨偷偷扶了扶额,慢吞吞的从沙发上起身。这一套动作在王奕眼中就像是一个刚吃饱喝足正在洗脸的海獭,王奕终于忍不住轻笑了一下,换来周诗雨大大的一记白眼,吓得王奕突然哽住。


十月的伦敦五点就天黑了,温度也已经是周诗雨承受不住的凉,从小就有些体寒,此刻即便走的飞快,也并没有一点因为运动而暖和起来的意思,步伐也有些轻飘飘。红绿灯滴滴滴的倒计时响起,王奕心里一急,伸手就拽住周诗雨的手腕,想要拉着她赶紧穿过这个大路口。“你怎么这么凉?”王奕一边大跨步拉着周诗雨过马路,一边将手顺着周诗雨的手腕滑到手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之后直接放进自己宽大的外套口袋里。

‘好暖和啊,没想到人不大,手这么大’周诗雨心里暗自感概,不过该说不说,放在王奕口袋里可比在自己口袋里暖和多了!周诗雨想着,然后轻轻挣扎了一下,趁着王奕稍稍松了力,就整个手指自然地跟王奕的手指交叉在一起,十指相扣,紧紧的抓住王奕的大手。这样的牵法让周诗雨更暖和了。而王奕这个人,随着周诗雨不经意的小动作悄悄僵了一下,反而突然不敢用力,虚虚的松了松手指。


学校离公寓不远,没多久王奕就看到地铁口站着两个人,一眼就认出那是自己今日的会面网友,“果然外国人都喜欢用自己的大头照做头像”王奕小声吐槽,却没发现周诗雨已经悄悄地松开了自己的手。

“Hi, I’m Celina. Are you Yi?”对面的中东女孩一边伸出手,一边问。周诗雨走近一看,真是漂亮,立体的五官,小麦色的健康肌肤,还有没戴口罩化了全妆的甜美笑容,天气虽凉,这个中东妹妹却是穿的十分火辣,短裙刚刚遮住臀部,上身也是布料少的惊人。完完全全的秀出了自己傲人的身材。女孩身后站的男生应该就是她的男朋友,也是没戴口罩,漏出一口大白牙,十分和善。

“yea, and this is my roommate. Nice to meet you.”王奕边说边伸出手回握女孩,表示友好。

“roommate?Cool~”中东妹妹的目光迅速的向王奕身后看去,饶有兴趣的在周诗雨身上停留了两秒,一脸调侃,又友好的夸了一句“So cute.”

“Ture.”王奕没有多说,只是应了一句,便示意大家先进室内。周诗雨很是开心,被人夸谁不开心,但是那个语气怎么怎么有点怪怪的?


王奕已经跟她的网友全情投入的叭叭了近一个小时,周诗雨坐在另一边昏昏欲睡,脱下的棉服随意的仍在一边的沙发上,小脑袋一垂一垂。王奕余光扫过来,又在口罩的掩护下偷偷笑。正当她准备偷偷拿手机拍下来的时候,突然走过去的一个服务生挡住了视线。

递上一杯热饮给周诗雨“热的卡布奇诺,提神保暖,我请客”。并不标准的中文。


王奕眯着眼睛看过去,这个男生看起来像个混血,蓝色的瞳孔,却是黑的发亮的寸头,目测有个1m8?长得挺壮实,有点像巨齿鲨。王奕心里想着,周诗雨也清醒过来,本能地拒绝,但抵不过对方非常热情,甚至还提出加个微信的请求。周诗雨一惊,‘现在外国人中文都说这么好,还会用微信吗?’本着出国就是要来多体验,多交友,多感受的宗旨,周诗雨还是磨磨唧唧的和对方交换了微信。此时的王奕已经完全听不进去对面辣妹的热情发言了,不知道为什么,烦的很,她此刻只想赶紧带周诗雨回家。

而她,也确实这么做了。


唰的一下猛然站起,吓了所有人一跳,王奕短短的跟Celina说了抱歉,看周诗雨还呆坐在那里,两部走上前去将那个巨齿鲨隔开,面对周诗雨,居高临下。不大不小但却十分清晰的普通话说:

“姐姐,很晚了,还不回家嘛?”



(Celina:果然~是室友啊~呵呵)

(周诗雨:你还知道晚?到底是谁不回家?呵呵)

(王奕:一眼没留意就差点被别人拱走,那可不行,我是友宝女,不能一个人,嘤嘤嘤)

万物沉眠
《属于她们的河灯》

《属于她们的河灯》

《属于她们的河灯》

Earl blue

Jobs for the boy

—— 那位任人为亲的先生


U*L化学系系长爆冷当选新任主教,“那位先生”昔日同窗遗憾落选——这件事在内阁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轰动。公务员们八卦纷纷,“他”怎么会允许这种事发生?


不不,别误会。“那位先生”并不专横,甚至也和任人唯亲无缘。他行事无可挑剔的可靠,为人也可亲。但这的确不是那种你会在他的治下期待看到的事。在这片疑云笼罩之下,即将退休的卫生部老好人次长接任新主教旧职一事就显得平淡的多,没多少人关注,也无人深究。


“那位先生”身处各色猜测中心,依然不动声色,照常三件套加身,架着他的小黑伞笃悠悠喝茶去。假装没收到一条“去你的U*L 去你的化学教授 ...


—— 那位任人为亲的先生


U*L化学系系长爆冷当选新任主教,“那位先生”昔日同窗遗憾落选——这件事在内阁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轰动。公务员们八卦纷纷,“他”怎么会允许这种事发生?


不不,别误会。“那位先生”并不专横,甚至也和任人唯亲无缘。他行事无可挑剔的可靠,为人也可亲。但这的确不是那种你会在他的治下期待看到的事。在这片疑云笼罩之下,即将退休的卫生部老好人次长接任新主教旧职一事就显得平淡的多,没多少人关注,也无人深究。


“那位先生”身处各色猜测中心,依然不动声色,照常三件套加身,架着他的小黑伞笃悠悠喝茶去。假装没收到一条“去你的U*L 去你的化学教授 SH”的短信。


.

“可惜了,那地方车程只要二十分钟” 他端起茶杯






============

主教梗源《Yes Prime Minister》。IMDB: P.M. Hacker is to appoint a new bishop, and Sir Humphrey may secure a cushy appointment on retirement if he can convince Hacker to appoint the current Dean to the bishopric.


如果有U*L的朋友,无意冒犯。就是它真的比较近(・・;)


Original text:

"Screw U*L screw tenure screw you!  SH"

万物沉眠
尤利耶尔 INFJ 画了新的I...

尤利耶尔 INFJ 


画了新的INFJ 头像!(自用中( ̀⌄ ́)


定律天使—尤利耶尔Uriel


背后的眼睛曾经是他人的审视(过去很在意别人的目光)现在是自己的审视(要求自己遵循自我观念做正确的事)


生活中寻求的是绝对的平衡,平衡即正确。


荆棘不是赎罪,而是即使痛苦也必定重生。


尤利耶尔 INFJ 


画了新的INFJ 头像!(自用中( ̀⌄ ́)


定律天使—尤利耶尔Uriel


背后的眼睛曾经是他人的审视(过去很在意别人的目光)现在是自己的审视(要求自己遵循自我观念做正确的事)


生活中寻求的是绝对的平衡,平衡即正确。


荆棘不是赎罪,而是即使痛苦也必定重生。




一只牙膏
上学路上最爱的漂亮小酒馆!好喜...

上学路上最爱的漂亮小酒馆!好喜欢木头的装饰

上学路上最爱的漂亮小酒馆!好喜欢木头的装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