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Los Angeles

3773浏览    1467参与
Winisa

早上起来已经是中国新年了,新春快乐😊

早上起来已经是中国新年了,新春快乐😊

Ginkgo🍬宝宝
好朋友画了心目中的我!我希望我...

好朋友画了心目中的我!我希望我有这么好看w

好朋友画了心目中的我!我希望我有这么好看w

齐晨子Chin

根据同名日剧和漫画改编的吴磊x罗云熙版的«宠物情人»,肖战和王一博前来客串。

根据同名日剧和漫画改编的吴磊x罗云熙版的«宠物情人»,肖战和王一博前来客串。

Ginkgo🍬宝宝

2020 gonna be my year of tranquility.

2020 gonna be my year of tranquility.

正是在下

“我他妈不是我!”(三)

(二)我昨天晚上到底干了啥?

(三)昨天晚上。

-----------start-----------

上天庭在聚餐--不错,神仙也要聚餐的。其格式与人间差不了多少:女神官们谈论哪位宫主看上了哪位仙娥、哪位仙娥又怎样拒绝哪位宫主。男神官有人痛饮开怀,当然也有人趁机揩油。其中风信属于前者,裴铭自然属于后者。

锦云簇拥的戏台上,万恶的戏帮子在演人间的戏本,台上的的都是呼喊“南宫卿”的裴将军、飞升三次的谢怜太子、扮女相的风师、深山里的巨阳殿......

“我真是操了!”风信好像喝醉了,胳膊用劲一把揽住旁边喝羹的慕情,给人拍出了个惊吓,一口羹差点喷出来,呛到了嗓子里。

“你额咳咳咳!风信!...

(二)我昨天晚上到底干了啥?

(三)昨天晚上。

-----------start-----------

上天庭在聚餐--不错,神仙也要聚餐的。其格式与人间差不了多少:女神官们谈论哪位宫主看上了哪位仙娥、哪位仙娥又怎样拒绝哪位宫主。男神官有人痛饮开怀,当然也有人趁机揩油。其中风信属于前者,裴铭自然属于后者。

锦云簇拥的戏台上,万恶的戏帮子在演人间的戏本,台上的的都是呼喊“南宫卿”的裴将军、飞升三次的谢怜太子、扮女相的风师、深山里的巨阳殿......

“我真是操了!”风信好像喝醉了,胳膊用劲一把揽住旁边喝羹的慕情,给人拍出了个惊吓,一口羹差点喷出来,呛到了嗓子里。

“你额咳咳咳!风信!”慕情呛得眼泪掉下来,好不容易缓过来看着风信的双眼,“你干什么?”“情,你喝不喝。”风信凑到慕情耳边说,语气有点像是裹挟着命令。好像是情不自禁的,又好像无奈,慕情维持着自己的表情,努力说服自己不反驳是为了不叫风信耍酒疯,只得顺应道:“喝什么?”

“还能喝什么?酒啊!”风信眼底荡出一丝不明。从桌上捞起一坛烈酒,自己先干一口,用另一只手接着递给怀中面部表情渐渐失控的慕情:“喝!”

慕情终于放弃维系自己的面部神经,任它们野狗脱缰。就是如此,最后顺着面前人心意,两只手接过酒坛。他过往从不怎么喝酒,碰酒坛的次数寥寥可数,没有半点经验。自然还不如正殷勤看着他的风信熟练。

他抬起头看着风信,风信看出来他在向他确认。这点不错,但他想知道的事是“喝酒不利修道,你确定?”很不幸,风信会错意了,在他的理解是“我不会喝酒,醉了回殿得靠你,你确定?”

风信笑着说:“没事,你喝就对了。”


师青玄上月刚刚逛完鬼市,身上的钱差点被花城赌赢赚光。这不,几日前又在黑水玄鬼的水市溜达了。

师青玄照常扮着女相,穿着一层淡紫色纱衣,轻薄而半透明,酥胸蜂腰纤纤玉手,身材匀称不夸张反而有娇羞可爱之感。摆弄着摊子上的珍珠,看了看身后的那位冷峻美人。她一身黑衣蹁跹,身材高挑,黑发披散肩上,脸色白皙无胭脂渲染。可偏偏穿着保守,将自己过得严严实实。不用说,这就是贺玄了。

两人行在水市中的水汽氤氲里,也能感受到路旁少女艳羡歆慕之情。但那位冷峻美人好像不怎么尽兴,识相的店老板娘热情款待二位“美人”

“您二位好生俊俏,您瞧着珍珠链,每颗都是精品,都是一颗一颗手捡的呢。”“您看这贝壳,珊瑚花纹都是天然的.......”

贺玄美人看见了一小盒白色的东西,细长的手指拿起来看着这盒膏状物,眼睛也不看老板娘,问:“这是什么?”老板娘看了看,踮起脚尖低声对弯着腰的贺玄说:“这个啊,抹的,用了之后壮阳励精,我亲自试过的,质量有保障,要不要回去捎给您丈夫用一用?”

“行,这个我拿下。”

Ginkgo🍬宝宝

Mommy loves you fiveverrrr 

Mommy loves you fiveverrrr 

曹操

「交党费」「原创世界观」「随笔」

*亚细亚

*ooc 预警


“王嘉龙!”

王耀猛然站起,难得发怒的他使人惧怕与紧张,他重重的把茶水放到桌面上,瓷器与木头的撞击声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晓梅站在旁边,差点哭出来,仿佛受训的是她而不是王嘉龙。

“茉娘,把晓梅和艾斯兰·邦尼威克先生带下去。”王耀严肃的说道。

陈茉娘走到艾斯兰身边,轻轻的扯了扯他的衣角,后者迟疑了一下,看向从王耀站起身来开始,就跪在地上的王嘉龙。快走,王嘉龙用眼神示意他。艾斯兰便不再犹豫,与陈茉娘还有林晓梅去西偏房了。

“濠镜,你清楚要做什么。”王耀见他们都走了,就转向王濠镜。

只见王濠镜看着他,缓慢的摇了摇头:“大哥...

*亚细亚

*ooc 预警



“王嘉龙!”

王耀猛然站起,难得发怒的他使人惧怕与紧张,他重重的把茶水放到桌面上,瓷器与木头的撞击声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晓梅站在旁边,差点哭出来,仿佛受训的是她而不是王嘉龙。

“茉娘,把晓梅和艾斯兰·邦尼威克先生带下去。”王耀严肃的说道。

陈茉娘走到艾斯兰身边,轻轻的扯了扯他的衣角,后者迟疑了一下,看向从王耀站起身来开始,就跪在地上的王嘉龙。快走,王嘉龙用眼神示意他。艾斯兰便不再犹豫,与陈茉娘还有林晓梅去西偏房了。

“濠镜,你清楚要做什么。”王耀见他们都走了,就转向王濠镜。

只见王濠镜看着他,缓慢的摇了摇头:“大哥,我知道您很生气,但——”“去。”王耀打断了他说的话,指了指北偏房。

王濠镜低下头,走进了北偏房,片刻后,取出来了一把长三尺,大拇指粗细的棍子,棍子上有着繁琐的花纹,在其中一头的花纹夹缝里沾染着一些暗红色的物质。

王濠镜把棍子交给王耀,随后站立一旁。

王耀掂量掂量棍子,接着把棍子轻轻靠住王嘉龙的左肩。

“你想要什么?重复一遍。”

王嘉龙感到有一种轻微的痛感从左肩传来,他咬紧牙关,准备忍受接下来的酷刑。

“我,王嘉龙,希望娶卢卡斯·邦尼威克的弟弟艾斯兰·邦尼威克为妻。”

“濠镜,他说了多少个字?”

王濠镜迟疑了一刹那,最后还是选择说了真话:“二十六个字。”

一共二十六鞭,每一鞭都甩在不同的地方,每一鞭都用尽全力,每一鞭都刻骨铭心。

王嘉龙不想因为疼痛而叫喊,尽管这真的很痛,痛到了骨子里——尽管身上没有一点伤口。

艾斯兰坐在西偏房的木椅上,他没有听到王嘉龙的一丝呻吟,但他听到了物品划破空气的声音,神啊,千万不要让王嘉龙受伤,他在心中祈祷道。

“我们可以出去了。”茉娘突然说。

她拉开门,让艾斯兰和林晓梅走进了正房。

Ginkgo🍬宝宝

ADULT ONLY Concert

好朋友的第一场演唱会非常成功,也认识了好多好棒的artist

图一和Ada的合影,I’m already a fan♥️

ADULT ONLY Concert

好朋友的第一场演唱会非常成功,也认识了好多好棒的artist

图一和Ada的合影,I’m already a fan♥️

當歸
想任性的飞回去过年,虽然会很累...

想任性的飞回去过年,虽然会很累


但就是突然的 一股冲动


希望一切能顺利

想任性的飞回去过年,虽然会很累


但就是突然的 一股冲动


希望一切能顺利

曹操

(原创世界观/随笔/交党费/无剧情)

王耀站在朱利安面前,把一封用蜡封好的信递给他,年轻的Alpha都是如此的拥有活力,在他们心里没有什么可以把他们的热情浇灭,朱利安和王耀太年轻了,他们善于把一切都想的过于简单,毕竟他俩都才二十几岁那!

在东边的大陆,二十几岁连成年都不算,而在西边的大陆,也仅仅算是迈入社会的第一步而已。

朱利安接过信封,并未急着拆阅,他抓起长条状的铅块,在轻薄的木板上匆匆写了几笔,打了个响指,那木板便消失了。

此时他才拆开信封,王耀已经不清楚跑哪儿去了,这样的情景一天要上演好多次,但他们对此乐此不疲,毕竟在他们心目中,他们是在为他们的梦想在奋斗,而他们的梦想一旦实现,那些祖祖辈辈的恩恩怨怨便会在新的力量下化...

王耀站在朱利安面前,把一封用蜡封好的信递给他,年轻的Alpha都是如此的拥有活力,在他们心里没有什么可以把他们的热情浇灭,朱利安和王耀太年轻了,他们善于把一切都想的过于简单,毕竟他俩都才二十几岁那!

在东边的大陆,二十几岁连成年都不算,而在西边的大陆,也仅仅算是迈入社会的第一步而已。

朱利安接过信封,并未急着拆阅,他抓起长条状的铅块,在轻薄的木板上匆匆写了几笔,打了个响指,那木板便消失了。

此时他才拆开信封,王耀已经不清楚跑哪儿去了,这样的情景一天要上演好多次,但他们对此乐此不疲,毕竟在他们心目中,他们是在为他们的梦想在奋斗,而他们的梦想一旦实现,那些祖祖辈辈的恩恩怨怨便会在新的力量下化为乌有。

前提是一切顺利。

教廷的那些老顽固并不同意朱利安·瓦尔加斯的观点,即使他是天选之子,是下一任教皇。

东方大陆的民众也绝不拥护王耀的提议,他们从来没有忘记那些人对他们家人所做的一切,他们绝不拥护,即使他是祂下一任的主祭司。

他们把事情想的太过简单了。

王耀从梦中惊醒,他烦躁的揉了揉头发,从抽屉里翻出Alpha抑制剂注射到自己手背上,空气里那股浓浓的纸浆味才淡一些,但他敏锐的嗅觉使他在自己的信息素里闻到了一丝其它Alpha信息素的气味。

两个Alpha的信息素本该互相冲撞缠斗,势不两立,可那丝桂皮的香气却与自己的信息素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如胶似漆,不愿离开彼此——这倒不像两个Alpha了,反到像Alpha和Omega。

王耀自觉得好笑,这怎么可能,那不可能是他,他不可能来过。

估计是自己这几天太紧张了,自己明明都四百多岁了……真是,怎么还和个小孩子一样……怎么会梦到自己二十多岁的事情呢…

朱利安叹了口气——就像一切大人那样叹了口气,然后抱了抱他在睡梦中的老友,便消失不见了。

我已经不在人世,我本不该来这里,请原谅我的任性,晚安,amici mei。

小鱼

发现一件事。。。

一个不知道准不准的猜测:


既然霍琊是在游浩闲离开他之后才被何熙操纵,杀了墨行,那么从时间线上来看,理会不会在那个时候还活着?

理是在墨行死后才带着小律去隐居的;紫影也是在她们隐居以后才找上门去要孩子的。之后又过了一段时间,理才死去。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在游浩闲刚醒过来时,理还活着?

如果是的话那也太惨了,两个人差一点点就可以见面了QAQ

一个不知道准不准的猜测:


既然霍琊是在游浩闲离开他之后才被何熙操纵,杀了墨行,那么从时间线上来看,理会不会在那个时候还活着?

理是在墨行死后才带着小律去隐居的;紫影也是在她们隐居以后才找上门去要孩子的。之后又过了一段时间,理才死去。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在游浩闲刚醒过来时,理还活着?

如果是的话那也太惨了,两个人差一点点就可以见面了QAQ

當歸
做了一个恶心至极的梦 希望以后...

做了一个恶心至极的梦


希望以后不要再出现任何关于你的消息


放过我

做了一个恶心至极的梦


希望以后不要再出现任何关于你的消息


放过我

凯的秘密紫

[图片]以上是我今年黑五一次性购置的弟弟的代言,兰蔻的彩妆。拍完了东西都放回去了发现还有一个24小时 long wear的粉底和另一支在包里的口红忘放了。算了does not matter。护肤的我都不拍了毕竟不是弟弟代言,其实我一直是用兰蔻的护肤并不是彩妆。因为说实话例如口红阿玛尼和娇兰的色比较持久,其他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自从喜欢了梳头,各种投票等事干了不少,买代言只要是自己真实需要的东西就更不在话下。我同事朋友要是知道我大周日晚上在写这东西还不得笑死她们。

本来我就想默默的看着水退了之后,到底最后这谁得益了来黑我的姐姐弟弟。不排除现在已经没有了...

以上是我今年黑五一次性购置的弟弟的代言,兰蔻的彩妆。拍完了东西都放回去了发现还有一个24小时 long wear的粉底和另一支在包里的口红忘放了。算了does not matter。护肤的我都不拍了毕竟不是弟弟代言,其实我一直是用兰蔻的护肤并不是彩妆。因为说实话例如口红阿玛尼和娇兰的色比较持久,其他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自从喜欢了梳头,各种投票等事干了不少,买代言只要是自己真实需要的东西就更不在话下。我同事朋友要是知道我大周日晚上在写这东西还不得笑死她们。

本来我就想默默的看着水退了之后,到底最后这谁得益了来黑我的姐姐弟弟。不排除现在已经没有了xpx,都是pph之类的(通过这次学了不少粉圈名词)

结果今天了(洛杉矶当地时间周日晚上8:39PM)还乌烟瘴气。

xpx们,咱们虽然不能算是完全一家的,至少算个表亲吧,哪有自己人被外人说几句就拿刀来砍自己人的。

我从来不了解粉圈,也不认识那些小鲜肉,就是个路人粉,我有能力靠自己买他所有的代言,我只要有空,姐姐弟弟有需要,我也会给她们打榜投票。

像我这样的路人粉不在少数。你们真不在乎吗?还是说你们7千多万的粉丝每个人都有实力能靠自己不靠父母买遍弟弟所有的代言,同时让自己的生活有姿有色(比如说月租1w人民币以上的房子)。

By the way,我也关注了弟弟的微博,所以理论上说,我也是你们中的一员。我相信很多梳子也一样。

如果今天你还没有这个经济实力,我一个老阿姨奉劝你们好好进修自己,学习知识,你自己优秀了比什么都强。

我花几十分钟时间来写这篇东西苦口婆心,就是因为弟弟太美好了,姐姐弟弟也太美好了,不想xpx们被无端利用。

Let's agree to disagree.

求同存异。


QWERTY

合照扔一扔😌

第一次來Universal Studios太激動,本來也沒有十分亢奮,可能是很多電影,老的舊的,各種場景以3D或4D的方式呈現在你眼前,讓你體驗就會很有感覺。

十分有意思的經歷嘎嘎嘎👍

合照扔一扔😌

第一次來Universal Studios太激動,本來也沒有十分亢奮,可能是很多電影,老的舊的,各種場景以3D或4D的方式呈現在你眼前,讓你體驗就會很有感覺。

十分有意思的經歷嘎嘎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