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Lovelive

54.2万浏览    22597参与
可靠的товарищ小丰

【苏维埃X绘海】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初三党开学了——只能靠更小段子过活啦

小剧场(2)

1941年7月 基辅

战斗准备时,海未始终用一块手帕仔仔细细的擦拭着她的莫辛纳甘,是不是朝着有灰尘的地方吹几口气,接着继续擦,仿佛它是什么宝贝一样。

绘里(在一旁看了很久):“乌沙!你怎么老是在擦枪啊,到底是枪重要还是我重要啊?!”

海未(抬起头来,手上的动作还不停):“当然是枪重要啦。”

绘里(略显失望):“为什么啊?”

海未(笑了笑):“因为我可以用它战胜敌人啊。”然后举起枪,试了式手感。

绘里(抱起双臂,把头扭到一边):“乌沙你就是个西伯利亚冻土上的大木头!”

海未(意识到说错了什么):“我开玩笑的啦,绘里。...

初三党开学了——只能靠更小段子过活啦

小剧场(2)

1941年7月 基辅

战斗准备时,海未始终用一块手帕仔仔细细的擦拭着她的莫辛纳甘,是不是朝着有灰尘的地方吹几口气,接着继续擦,仿佛它是什么宝贝一样。

绘里(在一旁看了很久):“乌沙!你怎么老是在擦枪啊,到底是枪重要还是我重要啊?!”

海未(抬起头来,手上的动作还不停):“当然是枪重要啦。”

绘里(略显失望):“为什么啊?”

海未(笑了笑):“因为我可以用它战胜敌人啊。”然后举起枪,试了式手感。

绘里(抱起双臂,把头扭到一边):“乌沙你就是个西伯利亚冻土上的大木头!”

海未(意识到说错了什么):“我开玩笑的啦,绘里。因为有这把枪,我就可以轻松击中绘里同志的心哦!”

海未将右手比成枪的形状,食指对着绘里的胸部。“就像这样,嘭!”

绘里:awsl

🦁🦁

關係很“差”的吸血鬼與吸血鬼獵人5

https://haohaojiaoshu.lofter.com/post/1ec9de87_1c70ebc8f

設定在此,每篇的人物可能根據二三桑的圖底下留言設定而有所不同 

沙雕ooc

Part.5萬能的媽媽

【互慫組】

“…嗚…怎麼回事…感覺身體…好沉…”醒來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雙人大小的公主床上,久違的床墊加溫暖的羽絨被窩,從軟綿綿的床上驚醒。看了看自己的手,手指比原先來的修長了些、膚色也比原本更加白皙,低頭往胸前撇了一眼,嗯,好像更豐滿了點;雙腳離開被子,坐在床沿,喔?腿竟然那麼修長了?透過床邊的全身鏡照了自己…

「…啊啊啊!!!」一聲慘叫,有紗卻不忘整理一下儀...

https://haohaojiaoshu.lofter.com/post/1ec9de87_1c70ebc8f

設定在此,每篇的人物可能根據二三桑的圖底下留言設定而有所不同 

沙雕ooc

Part.5萬能的媽媽

【互慫組】

“…嗚…怎麼回事…感覺身體…好沉…”醒來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雙人大小的公主床上,久違的床墊加溫暖的羽絨被窩,從軟綿綿的床上驚醒。看了看自己的手,手指比原先來的修長了些、膚色也比原本更加白皙,低頭往胸前撇了一眼,嗯,好像更豐滿了點;雙腳離開被子,坐在床沿,喔?腿竟然那麼修長了?透過床邊的全身鏡照了自己…

「…啊啊啊!!!」一聲慘叫,有紗卻不忘整理一下儀容才衝出房間。有紗一邊不斷大叫自己名字一邊跑去大廳,看見rkk解開了束縛著自己的繩子;Aikyan也淡定的站在一旁,表情神似sww。覺得有紗很吵的rkk用著表情、全身上下來表達不滿,Aikyan還保持一臉淡定的顏,根本就是sww本人了

「…呃…這是…什麼情況?」rkk剛睡醒就經歷著如此神奇又不科學的現象,倒是有紗很平靜的用rkk的身體在泡茶,悠哉的很。sww則是把Aikyan的表情給鹽到極致,rkk還是第一次見到Aikyan能有這一類表情,真多虧了sww。除了GK姐妹外,另外兩人表現得非常閒情逸致,有紗緩緩地說了句只有sww才聽懂的話

「……嘛…只有“那個人”可以做到了」優雅地拿起精緻的陶瓷茶杯,啜飲了口現沏紅茶。sww也拿了杯紅茶看了一眼在旁邊用著自己的身體表演原地爆炸崩潰的Aikyan本人「這可咋整*n」這時候rkk突然想到,這樣一來自己不就變成吸血鬼了嗎?終於!逮到好機會可以解決掉頭子,而且是用頭子自己。似乎察覺到rkk此刻的心意,雙方又一言不合懟起來了

「這次可不會再輸給你了!」「齁?正有此意」一陣對波完,rkk在現場演出了【最速吃癟】然後又被綁起來了一旁吃瓜的sww正在想辦法處理黏著自己的Aikyan

rkk:「…你們吸血鬼怎麼連自己都下狠手啊…」

小宮·瘋起來連自己都打·有紗:「還有事先走了」

事後換回身體…有紗好奇地問rkk怎麼不動手打下去,只被一句「誰像你瘋起來自己都打」給懟了回去,有紗這才想起,自己是吸血鬼,恢復力驚人的事實。還分享了人類也能快速恢復的辦法-吸血鬼口水。rkk滿臉寫著大寫的嫌棄然後拒絕了此番“好意”,然而她還是私下打聽如何收集吸血鬼口水。咻卡「把knk姐姐綁起來然後在旁邊煮鹽味拉麵!」杏樹「king醬會留超級多口水喔!比我們還多!」rkk「………姐累了」

【諏香side】

從早上開始就一直對sww說著「這咋整啊?」的Aikyan逐漸讓sww感到厭煩,倒不是說真的生氣,只是覺得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sww一直很想吐槽,然而她選擇了面癱來處理,沒想到情況更加糟糕。Aikyan從這咋整啊進化成了「該怎麼跟大姐交代」殊不知大姐在旁邊被有紗打個半死,打算逃跑的sww被Aikyan使出了【抱大腿】效果十分顯著;sww對於GK的老二評價越來越低也越來越廢了

「…我先走了,我是真的有事…」拼了命想跑的sww難得開了金口說話,卻無法像往常迅速逃開,人類的身體真的很難行動。而且對方還在繼續哭訴,還沒把話說完卻看見sww想跑,一個飛撲抓著腳。只好一腳拖著大型行李,慢慢地邁開步伐前進了

事後換回來。sww在沙發上抱著愛喵,Aikyan一臉幽怨的看著sww「…明明是我妹妹」小小聲的抱怨卻被耳朵靈敏的sww聽見「打的贏我就還你啊」Aikyan只好對著大姐rkk說「好想搶回妹妹,但是我卻打不贏妹婿」rkk在旁邊吐槽「妳以為在搶老婆嗎?還打不贏別人老公」

【王喵side】

“…好…好高啊…”愛喵的內心非常不安定,一瞬間身高暴漲到165公分。視野比以往來的更高更寬廣,愛喵是開心的,但卻不習慣如此手長腳長的樣子;跟突然變小隻的king聊了天後,才知道是互換靈魂。king慫恿著愛喵去找有紗,愛喵便緩緩地移動去找了,從以前只能抬頭看的盛世美顏到能夠近乎面對面的美顏暴擊,滿心期待的愛喵找到了被綁著的有紗

「姐姐~」開心的叫了有紗(cv.aid桑)沒想到回頭的是被揍成豬頭的有紗,愛喵整個人都成了石雕愣在原地,還被king調侃了很久。哭著回去找二姐求安慰加抱抱,卻看到抱著別人的腿一直哭的Aikyan,愛喵只好默默地回去找king玩,卻聽到愛喵的慘叫聲(cv.老王)

「啊啊啊我不吃!」「吃啊!好不容易都變成人類!就一口」「姐姐們求過你什麼了…」愛喵看著“自己”被兩個姐姐一掐一抱的強迫吃胡蘿蔔,突然慶幸自己不挑食,沒有這種被姐姐們架起來強迫餵食的煩惱

事後王喵換回身體。愛喵跑去找king拜託想直接面對面看有紗的顏,希望能藉著king的身高重新仔細的欣賞一遍。沒想到king直接去找有紗商量,某天古堡內傳出了奇怪的「wryyyyy」聲響則是有紗和king還有愛喵之間的秘密了

【三姐妹vs三姐妹後日談】

有紗「其實…我在跟rkk對打的時候,有幾度踢不到她」

sww&king「???」

有紗「你們懂的,腿的比例」

rkk「別以為我沒聽到喔!小宮有紗!」

----GK家----

rkk「聽小宮大屁股說,吸血鬼口水恢復傷口很快」

Aikyan「大姐妳信了?」

愛喵「…要試試看嗎?」

rkk&Aikyan(看自家么妹)「靠妳了!喵醬!」

愛喵「欸欸欸修但幾嘞!」

king「還想再被有紗打嗎?」

----姐妹家商談----

rkk「所以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咻卡「是媽媽做的喔!」

杏樹「嗯!媽媽!很厲害喔」

Aikyan「…媽媽?」

杏&咻「furihata媽媽!!」

GK家「…我到底還有什麼還沒經歷」




To Be Continued.

(壓個底線當愛愛生賀(不))

科普一下:修但幾嘞,給我等一下的意思(台語)

一只小伊

我佛了,为什么传多张图片的时候会有个别图片重复。

开始我以为是我自己不小心点错了,但真的好多次了。这是老福特的问题吧。

我佛了,为什么传多张图片的时候会有个别图片重复。

开始我以为是我自己不小心点错了,但真的好多次了。这是老福特的问题吧。

黄昏之期

临时涂鸦试图证明不是假粉(就是假粉

妈妈生日快乐!!

是对着照片画的 

还有sif新卡ruby 希望之后能抽到吧 在服装上做了些小动作2333

还有更本不像的睡鼠 我好喜欢()

p2是之前涂的sww抱妈 wwwww双厨狂喜(?)


临时涂鸦试图证明不是假粉(就是假粉

妈妈生日快乐!!

是对着照片画的 

还有sif新卡ruby 希望之后能抽到吧 在服装上做了些小动作2333

还有更本不像的睡鼠 我好喜欢()

p2是之前涂的sww抱妈 wwwww双厨狂喜(?)


真中蓝的变光星

第一话 未来的来信

午后的阳光,总是那么令人舒心,对于放学之后的虹咲学园的学生们也不例外。

人群之中,穿行着一个有着粉红色披肩长发的娇小女孩,朝着和众人不一样的方向走去。经过的地方,总是传来不断的议论声——因为这个小女孩的脸,被她自己用着一个头戴式的耳机上覆盖着的显示板遮挡着。来往的人,都只能看到屏幕上时不时变化的用像素方块显示的“表情”。

经过漫长的校道,她叩响了某个教室的大门。里面,某个粗厚的男声“诶”地应了一下,然后,门锁打开,走出来一个头发如同鸟窝一般蓬乱,带着玻璃瓶底厚的眼镜,留着浓密的大胡子的男子。

“天王寺同学,你来了啊?”

看到那个男人,璃奈一手捏着板子,一手放在裙角,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

午后的阳光,总是那么令人舒心,对于放学之后的虹咲学园的学生们也不例外。

人群之中,穿行着一个有着粉红色披肩长发的娇小女孩,朝着和众人不一样的方向走去。经过的地方,总是传来不断的议论声——因为这个小女孩的脸,被她自己用着一个头戴式的耳机上覆盖着的显示板遮挡着。来往的人,都只能看到屏幕上时不时变化的用像素方块显示的“表情”。

经过漫长的校道,她叩响了某个教室的大门。里面,某个粗厚的男声“诶”地应了一下,然后,门锁打开,走出来一个头发如同鸟窝一般蓬乱,带着玻璃瓶底厚的眼镜,留着浓密的大胡子的男子。

“天王寺同学,你来了啊?”

看到那个男人,璃奈一手捏着板子,一手放在裙角,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悦耳而甜腻的声音,从樱桃小嘴里细细地吐露出来。

“堂安保先生好……那个……研究进行得怎么样了?”

听到璃奈的问题,堂安保指了指研究台上的东西,顿时笑开了花:“托你的福,程序完成得很快。小小年纪就这么聪明,将来肯定成大器!”

璃奈的阳光,瞥了一下那只头上插着芯片,沉眠着的小白鼠,摇了摇头道:“先生过誉了……对了……师母现在身体怎么样?”

说到这里,堂安保甚至已经藏不住脸上的笑容,微笑道:“她刚刚打电话给我报喜了!生了个健壮的男孩儿。”

“是吗?”听到这个消息,璃奈脸上的板子忽然乱码了一下,随即便显出一个咧开嘴笑着的表情:“恭喜您!……斗胆问一下,孩子的名字,您想好了吗?”

“当然想好了——”

就在两人聊得正火热的时候,摆在堂安保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忽然不知为何自己开了机。而且,开机的画面显示的并不是电脑屏幕,而是一张大约二十几岁的男子的脸。那男子灰头土脸,原本俊朗的脸被灰尘弄脏得肮脏不堪,周遭的环境,也毫无疑问是一个塌陷下去的废墟。

“喂,现在的你们,听得到吗?”

看了看男人的脸,又看了看对方,两人歪着脑袋,异口同声地问道:“请问……你是哪位?”

两人疑惑的表情,让男人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气恼道:“现在没时间解释了,老爸,还有璃奈!”

看了面前的人,堂安保吓得下巴都掉下来了——他根本不可能相信,这个人居然会叫自己“父亲”。而如果他所言不虚,这个人的身份就是——

“你是……主水?!但是怎么可能……”

“唉……”拍了拍自己的脸颊,主水拉下衣袖,手臂上面,镶着金子的古典机械表闪闪发光。

“老爸,你的腕表,那是你结婚的时候老妈送你的吧?”

听到“主水”的话,堂安保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腕部——一模一样的机械表,表针还在转动着。他不由得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你真的是主水……”

就在堂安保激动得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主水的下一句话,却熄灭了他的热情。

“我现在是在2040年和你们进行通话……我想请老爸,放弃你的研究!”

“哈?!我的毕生精力都在研究这个课题,怎么可能让你说放弃就放弃?!”

由喜转怒的堂安保,正想训斥自己的儿子一顿,主水却接着自己上面的话,淡淡地说道:“冷静点老爸,你的研究成果,会在2040年带来巨大的灾难……所以,请你现在马上放弃你的研究!”

“不会吧……为什么——”

听到这些话的堂安保,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就在他想要问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一条亮蓝色的时空裂缝,从空中裂开,跳出来一个身穿银甲,好像西洋骑士的人。铠甲的裂缝之中,闪过一阵天青色的光芒。与典雅的铠甲毫不搭配的手上的枪,在降落之刻便指准了璃奈和堂安保。

“堂安主水,你的小把戏早就被我们伟大的麦格海克斯看穿了!”

机械而毫无生物感的声音,从那怪人的喉咙里传了出来,与之而出的,还有怪人另一只手上忽然出现的小盒子。

“什么?那群家伙居然也通过时空隧道来到了这个年代吗?……现在东西落到它们手上……这下……怎么办……”

惊讶不已的主水,盯着那个忽然闯进来的怪人。被枪指着的堂安保,吓得举起双手。从来没见过枪的璃奈,更是吓得躲在角落里发着抖。

“检测到梦想与疑问,危险行为——歼灭!”就在主水还在吃着惊的时候,那怪人手上的枪忽然间“咻”地朝着璃奈发射出湛蓝的光束。惊讶的璃奈趴在地上,围着墙滚了一圈。那光束擦过她的头发,正中了正接受着实验的小白鼠——一瞬间,小白鼠的皮肉便溶解开来,被银色的“什么东西”代替了。

“小白鼠被……变成石头了——”

“不……那是……机械化。”打断了喘着粗气的璃奈和堂安保可能发生的被害妄想,主水大喊道:“老爸!璃奈!——虽然很唐突,但是必须把那个家伙手上的东西抢过来!”

“什么?!……要从那种东西身上抢东西……”

堂安保还在疑惑着的时候,璃奈已经飞扑了出去,死死用两手两脚钳住了那支架着激光器的手臂,两张显示着表情的屏幕上,随着两人身体的晃动,出现了一帧比一帧多的乱码。

“根据算法……我建议你们……不要做无谓的抵抗!”

气急败坏的怪人,架起机械构筑的拳头,直直往璃奈的脸上来了一拳。璃奈小巧的身体,根本禁不住这一击,整个人都飞了出去。

“啊!——”

伴着惨叫,璃奈的正脸狠狠地砸在了地上,那脸上的板子,整个碎裂开来。

“璃奈!”

父子俩异口同声地呼喊着璃奈的名字,但璃奈却像昏死过去似的,久久没有应答。

“无谓的抵抗是没有用——检测到错误程序……Quiz项链,去哪里了?”

“要抢到的东西是这个吧?”

似乎才反应过来的怪人,找着自己手上那个盒子的去处。而在墙角,被打倒在地的璃奈,缓缓地站了起来,拿起了手上的盒子。她颤抖着,扯掉了那已经变成废铁的板子,露出了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璃奈……你的板子——”

“璃奈酱板子被打碎了,可以再做一个……但我能从主水先生的话里听出,这个盒子里的东西很重要吧?……既然主水先生认识我,那我就相信主水先生!”

即使璃奈脸上依旧面无表情,她的话语却听起来无比激昂。而此时,她手上的盒子忽然间自己便滑开了盒盖,从里头,一条水晶般的,“?”形的项链漂浮在空中,然后魔术一般自己戴到了璃奈的脖子上。与此同时,一条灰白色、两边装饰着铋晶体质感的金属的腰带,也像是变魔术一样出现在了璃奈的腰上。

也不知是何时,璃奈忽然看到自己的手中多出了一块“?”形的拼图板。知道时机成熟的主水大喊道:“把那块板子插到腰带里!然后大喊变身!”

“检测到问骑相关粒子……歼灭!”

似乎是不像遂主水的愿,怪人抬起手上的枪,朝着璃奈发射了一道碗口粗细的镭射光。但,本应在计算之中的强烈爆炸,却被从璃奈的周身升起的巨大的蓝色“O”和红色“X”能量体尽数吸收掉了。

“【变身!】”“【尖顶,热情,谜题!——问骑!】”

伴着那块拼图板插入腰带,璃奈背后升起的舞台似的装载台,将黑色的战衣附着在璃奈的身上,然后,“O”和“X”两块字母附着在璃奈的胸前,顿时,“?”形的甲片着装在了璃奈的周身。随之而生成的头盔上,额头和两眼,三只巨大的“?”号,好像璃奈的金色眼睛一样,闪着明亮的金光。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对不起老爸……剩下的事情我只能一会解释了……你快逃!这里的事情璃奈可以自己解决的!”

伴着堂安保拿起手提电脑,飞一般地逃出课室,看着附着在身上的铠甲,璃奈不由得心里鼓起了阵阵勇气。而且,不止如此,她感觉到,头顶上巨大的白色“?”号,正给她的头脑输送着源源不断的能量。

“感觉知识不断涌上头脑了……【拯救世界,答出正解】!”

“……歼灭!歼灭!”

打断了璃奈的自言自语,怪人继续用着手上的激光器放射着湛蓝的光束,可这一次,却被璃奈徒手挡了下来。好像是如入无人之境般,璃奈一点一点推着光束,朝着怪人走了过来。就在怪人惊讶之时,湛蓝的电光忽然间缠绕在璃奈的另一手上,还没等怪人反应过来,雷鸣般的轰响便在它的胸口炸裂开来,整个笨拙的机械身体,被迅雷一般的拳头从大开的窗户击飞出了窗外,飞到了半空之中。

“哔……为了……麦格海克斯……回收……Quiz项链……不能……倒在这里……”

“提问。”慢慢走到户外的璃奈,背对着怪人提问道:“这里会是你倒下的地方吗?”

从人形裂缝之中挣脱出来的怪人,踉跄着爬在地上,再一次朝着激光器聚集起能量,似乎要耗尽自己最后的力气。

扳机扣动之时,璃奈从腰带里再一次抽出“?”形的拼图板,那拼图板在一瞬间变化为“!”的形状,没入腰带之中。

“【终极问答闪击!】”

还没等能量溢出枪口,璃奈身上的甲片忽然间运动起来,红色与蓝色两股能量,缠绕在璃奈的右脚边上。如同舞蹈一般地轻轻旋转,伴着缠绕能量的腿,在空气中划出道道紫红色的电流。正好落到飞踢弧线之中怪人的身体,化作了爆炸的光与火,湮灭在空气之中。

“正确答案——是。”

伴着璃奈淡淡地解除变身,她朝着夕阳松了口气,伸了伸懒腰,忽然间,她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这里应该安全了。”

电脑屏幕上的主水,看着晃荡荡的空教室,松了一口气。而此刻,堂安保也终于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疑问,死死抓住电脑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咳咳!虽然很对不起老爸你,但是——”主水看着惊讶不已的父亲,只好清了清嗓子,阴下脸来说道:“如果你不停止研究,人类就要毁灭了。”


小祤

【星辰寥落】Part 12 LLx东京喰种

前言:文笔不好 多多见谅。实在不知道怎么塑造海未这个角色,个人觉得她是9人最难写的一位了所以让她这么晚出场


【绚濑绘里】


轻轻地吁了一口浊气,桌子上浑浊的黑咖啡清晰地发射着一张憔悴无比,充满肃杀的面容。


18岁的搜查官并不多见,可三等搜查官的数量多如牛毛,实力也是参差不齐。然而,这毕竟是爸爸的要求。


亚里沙,至少,由我来代替你进入TSC来正视着这个残酷的世界;至少,我还能保护你…


妈妈,亚里沙,不知远在莫斯科的你们可安好?


外婆,请你放心,世上的喰种会被我清除殆尽….


18岁,一个充满着矛盾的年龄,我不得不为将来考虑更多,因为...

前言:文笔不好 多多见谅。实在不知道怎么塑造海未这个角色,个人觉得她是9人最难写的一位了所以让她这么晚出场






【绚濑绘里】


轻轻地吁了一口浊气,桌子上浑浊的黑咖啡清晰地发射着一张憔悴无比,充满肃杀的面容。


18岁的搜查官并不多见,可三等搜查官的数量多如牛毛,实力也是参差不齐。然而,这毕竟是爸爸的要求。


亚里沙,至少,由我来代替你进入TSC来正视着这个残酷的世界;至少,我还能保护你…


妈妈,亚里沙,不知远在莫斯科的你们可安好?


外婆,请你放心,世上的喰种会被我清除殆尽….


18岁,一个充满着矛盾的年龄,我不得不为将来考虑更多,因为这是我的责任。


「是否就这样一无所知才是最好的?

    拥抱这阵痛苦的同时」


“绘里亲~所以这就是逃避缪斯大家的原因了吗?”思绪飞扬间,耳畔突然响起了一个略带俏皮的声音,微微阖上了眼,多年的默契使得我凭着脚步声即能判断出她就是希。


“哟呵,这不是我们的绚濑三等吗?”正思量着怎么巧妙地转移话题,陡然间听到了一个嚣张的叫喊声。


用力揉了揉眉心,心里不禁道:“无论什么地方总是不乏一些麻烦的家伙。”


我腾身而起,冷声问道:“千叶上等,有何贵干?”


面前这个三十五六岁的黑皮肤男人,正是TSC稍微有点名气的搜查官。前一段时间和臭名昭著的SS级喰种银翼打得不可开交的搜查官,互有胜负,值得一提的是,每次银翼在他手里都能轻松逃脱。


能爬到上等搜查官,实力肯定是根本。然而,他的搭档却是和他天差地别。功绩姑且不论,光是唐上等搜查官这个名号就会引起他人截然不同的反应。


“没什么,只是想告诫一下后辈,没事不用勉强自己应对远超自己实力的SS级喰种。”他用威胁的目光盯着我,“给我记好,银翼是我的猎物!”


“向来能者居之,千叶上等,据我所知,你自从沼津调来总部之后一直和银翼在交手。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银翼俨然逍遥法外。

现在,我不过是去试探银翼,却遭到你的质问。不是欺软怕硬又是什么?”见千叶目光倨傲,满脸不屑,我索性也顾不得什么前辈后辈,上下级了,直接冷哼一声,坐回了位置上。


“绚濑三等,注意你的语气!”被揭开伤疤,千叶自然怒视着我,眼神喷火。


那一天晚上,现场除了我,银翼以及那只受伤的喰种之外,肯定有第四只喰种,只是唯一令我琢磨不透的是,它好像只是抱着看戏的态度,故而我使出了浑身解数和银翼对抗了起来。


我明显地看到银翼那双赤红的羽翼,一旦展开,整条廊道皆被铺上了一层赤色,刺目而心悸。


“这就是SS级的实力吗?”掌背青筋暴起,巨剑挡在身前,下一刻银翼卷着另一只橙色喰种。”嗖“地一下擦着我的耳边暴掠而过。

“绚濑搜查官,你比起白金将神,差的太多了。”


目光望向窗外阴沉沉的天空,我得更强,至少,下次遇见银翼不会这么轻易让她在我眼皮子底下溜走!


其余诸如,A级的小杂鱼基本不够看,几下就被顺利关回了收容所,当然是另一个据点。


“哎,都快下班了。没必要和一个小孩一般见识。”千叶旁边的一名搜查官用嘲讽的语气,故意用整个楼层都能听到的声音道,“毕竟人家可是白金战将的女儿。”


“是啊,能有这个身份固然能得到很多照顾,不过也要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你觉得一个只能对付小杂鱼的三等搜查官能掀起什么波澜?”另一个搜查官随声附和道。


眉头略微皱起,正是因为这层身份关系,我拒绝爸爸给我安排的二等正搜查官的高职,从最低等的巡逻搜查官做起。也不知是在有心人士的散播下还是我的姓氏原本就很引人注目,绚濑特等是我父亲的事实不到两个月就人尽皆知。


这中间必定有人推波助澜。但我也无暇去想,TSC的勾心斗角和普通职场无二。


心中冷笑,这群实力不济的家伙只会精于算计,蛀虫!


“绘里亲~”忖量之时,一只白暂纤细的手伸到我的面前,手里拿着一叠厚厚的学习资料。


我一愣,这是我握过三年,最为熟悉,亲切的手。


白得近乎透明,冰肌玉骨,不知道含在嘴里会是什么感觉…儿时莫斯科的冰棒一般,纯正的奶味,丝滑而不腻?


“想什么呢?”希摇了摇手指,似是猜到了我在想什么,诶?!不可能吧!要是被希知道,少不了一顿令人头疼的调侃,“今天份的作业哟。”


这是一叠关于社会学的大学课程,闲暇之余,我除了增强实力之外就是和希会一起去上智大学学习,不同的是,她的课程是神学。


这也是外婆的愿望…希望我能远离喰种的世界,心无旁骛地念书。对不起,外婆,我又一次失约了。小时候的芭蕾舞,如今的搜查官。


“绚濑,东条,下面有两个小鬼说认识你俩。”就在这时,一个搜查官远远地看着我们,喊了一声。


能来这里找我们的,大概也只有当初缪斯的成员了,真是怀念啊,那一段无忧无虑的时光,即使包括学生会长这个职务。


“事情越来越有趣了。”希的嘴角微勾,意味深长地笑道。


……………………………………………………………………………

让她们等待的地点是一家酒店的大堂咖啡厅。身穿侍者服的男子熟练将我们领到了中间的四人位。


临走前,还不忘微笑着道:“好一段时间没看到你们来了。”


“是啊,任务和论文多的很呢。”希微笑着道,端坐的姿势犹如上流社会的千金小姐一般散发一股坚定而柔和的气质。


“学业和工作兼顾本来就很不容易。”男子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还是老样子吗?”


“嗯,麻烦你啦。”希熟练地吩咐了一句,礼貌性地微笑着。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还是老样子,来这边大多都是洽谈生意的商场老手。当然,这里一杯咖啡就能在外面吃上两到三顿快餐了。


外国人也不少,不过多是英美,其余诸如俄罗斯人更是少的可怜。


“希,你为什么偏偏指定这种地方?”我无奈地道,不想出血是一方面,在这里见面过于正式了。


“绘里亲,待会儿就能知道了。保证不会后悔哦。”


“要是经常和希来这种地方,我的工资可经不起这么折腾。”


“嘿嘿,绘里亲是不是又在想念秋叶原新出的芭菲了?”正当希掩嘴偷笑的时候,咖啡端了上来,香气确实与自动贩卖机的廉价黑咖啡不同。


我赶忙端起,掩饰自己有些尴尬的表情。希说得没错,人在疲倦的时候总得需要甜食来缓解紧张的心情,除非和她一样有特殊的消遣方式,比如塔罗牌与清扫神社。


“她俩来了。”希笑了笑,目光转向了大厅。


不得不说,有一段时间没见她们,略微为她们的变化所惊讶:左边步伐优美而大方的女子是真姬,白色的职业小西装套在紫色的低领毛衣外,外加棕色的高筒皮靴,微微扬起的下巴尽显大家之风范。


“她真的只是一个高中生吗?”


右边那活泼好动的短发少女,不用说都知道是凛。只不过她一改三月之前的风格,竟是穿着一身黑色的运动装,脖子上围着一个黄色的军用丝巾,橙色的刘海儿湿漉漉地贴在额头上,干涩的嘴唇微微发白。

从她与偶像训练时期明显变化了的身型不难看出她最近的过度锻炼。


真姬嘴角挂着僵硬的微笑,脸上分明写着不情愿,“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反倒是凛热情地挥挥手,“好久不见,希,绘里!”


“没关系,我们也刚到。”


两个着装风格迥异的高中生居然异口同声地点了黑咖啡。


“今天你们两个怎么会想到要过来了呢?”希轻笑着,开门见山地问道。

“完全不明白,是这个笨蛋硬拖着我过来的!”真姬那标志性地卷着发梢,眼神不自然地盯着我手中的咖啡。看来她说谎的本领一点也不见长。


“诶!明明是maki酱先提出来要来看看两位学姐的喵!”凛不乐意的皱起了眉毛,手舞足蹈,这夸张的动作幅度引来了周边不少人的注目礼。

好在,真姬一个手刀很快让她安静下来。


还是老样子呐,真姬也只会在这个时候暴露出她孩子气的一面。就连妮可在的时候,她也很少会有笑容。


原本,我想今天会以我们四个去一趟快餐店或者在我或希的家里吃一顿饭然后相约下一次见面。


可是————————

“绚濑三等,你在这里干什么?没想到白金将神的女儿居然如此消极怠工。”


头顶骤然传来一声呵斥击碎我飘摇而喜悦的思绪。


作为TSC总部的一个搜查官,功绩累累的搜查官不多,爸爸就是其中一位。而我的上司唐鹤也是,他的特征是松垮的灰衬衫。


大脑嗡嗡作响,跟在他身后的那个男人宛如得意小人。我闭上眼睛,烦躁再次涌上喉头,根本不想应付,真是麻烦。


深吸一口气,正斟酌着怎么用词来避免千叶的鸡蛋里挑骨头。


谁知,希却先站起来,微微鞠了一躬,一脸若无其事。

“十分抱歉,唐上等。对于所谓的擅离职守,是我们的不对。不过我想你可能是记错时间了,今天轮到绚濑三等提前下班哦。”


“是这样吗?”唐鹤的目光一滞,旋即狠狠地瞪了一眼千叶。就要转身离开。


果然,这种事情交给希更加合适。


可惜,我高兴地太早了。那唐鹤的目光最后在真姬和凛的身上停留了片刻,身上陡然散发出极度危险的气息,连我和希都不禁打了个寒颤,就像一把利剑将你戳了个透心凉。


狭长的眸子搜寻猎物一般的盯上了凛,浑浊的声音从他的喉咙口中涌出,“就是你了。”


【星空凛】


为什么凛非得做这种事情,一边是一个晚上都被辽叔吊打一边只是去和绘里还有希见一面,这个选择不是很明确喵!


然而,我还是太天真了。


来TSC意味着风险,我完全忘记了那天我把英玲奈还有杏树打趴下之后出现的那两个搜查官居然好巧不巧地出现了喵!而且从他们并不友善的口气中很容易发现他们并不待见绘里喵!


凛绝不会忘记当初怎么被灰衬衫追着打出了一身伤喵!光是他身后的那个人就能和辽叔打成平手喵!


腿抖的厉害,旁边的maki酱好不到哪儿去,精致的锁骨出正掂着一滴斗大的汗珠,紫罗兰一般的眸底竟少有地闪烁不定。


果然是你,maki酱!


要不是那天maki酱叫了我一声,我根本逃不出这个实力强的变态的搜查官的手掌心喵!


“你们是,附近的学生吗?”灰衬衫声音浑厚,隐约之间流露着杀伐果断,换作以前以前的凛必定会先吓得腿软在地,毕竟那是连海未眼睛一瞪,我就吓得不行喵!


“嗯,我们是高中校友。”maki酱也丝毫未被影响,抱臂靠坐在椅子上,淡淡地道。


“没问你!”灰衬衫两眼一眯,目光不善地扫了maki酱一眼,面色也开始阴冷起来,“小家伙,我看你鬼鬼祟祟地在大堂里徘徊了那么久,即使是好奇也没必要见我就躲。”


不由分说,抬手就抓向我的衣领。


这种状况,即使我脑子再不好使,也反应过来灰衬衫很可能,不,十有八九认出我是那天的那个喰种了喵!


“唐上等,你这么做是不是过分了?”绘里腾身而起,冷峻地凝视着灰衬衫,声音也阴寒下来。


“嚯,过分?”黑皮肤男人下巴一抬,戏虐地笑道,“一个半月之前,我们捕捉到银玲和银杏的时候,这小家伙可也在场哟!”


糟糕了喵!得赶紧想个办法喵!


“不可能!”不等我反驳,maki酱先我一步,面色铁青,目光如刀,毫不惧怕地和黑皮肤男子对视着。


“你说不是就不是?”黑皮肤男人嘲讽的笑容更甚,“指不定你的好朋友就是喰种,这该多么惊喜,哪天你在床上,看到的是一只赫眼….”


“够了!”眼见着黑皮肤男人越说越离谱,maki酱的脸也越来越长,最后还是灰衬衫,抬起手阻止了他,“既然你说你不是喰种。那么跟我过去做个测试吧。”


说着,他指了指大堂远处的安检门,冷冷地笑了,“跟我过去,如果门铃响了,乖乖跟我去喰种收容所。”


完了完了喵!他已经怀疑我了喵!


蓦然间,灰衬衫的一只手已经钳住了我的后颈,拎着我就往安检门那边走过去。


“停下!难道你们不觉得这种行为太过分了吗?”余光处,maki酱拍桌而起,怒声呵斥,只不过,就连我都能听出她的声音在发抖!


“例行公事而已。”灰衬衫凶狞一笑,粗暴地推开maki酱,然后示意黑皮肤,后者立即会意挡住。


“maki酱!”我惊呼了一声,maki只是因为阻止了一下,就这么被推的趔趄后退撞到了桌角上,捂着腰呻吟着。


“过去!”灰衬衫手上的力道猛然一松,身体接着处于悬空状态,待到落地,就在安检门里面了喵!


完蛋了(喵)!


凛就要被发现是喰种了喵!!会被做成库因克然后生不如死喵!实在不行就逃喵!

这个灰衬衫虽然凛打不过,但躲得起喵!拼了!!


maki酱面如死灰,她靠着希的支撑才勉强使自己不瘫软下去。


“你这个白痴!!”


就在我准备窜出的安检门的时候,灰衬衫豁然转身,一个虎跃,就见他五指伸展,然后仰起手臂照着黑皮肤男人就是一耳光。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大厅内回荡,黑皮肤男人被一巴掌掀翻在地。


整个大堂鸦雀无声,不少外国人也纷纷驻足看热闹。


好半晌,黑皮肤男人跄踉这从地上站起来。


一手捂着肿的和馒头一样的脸,吐出一口血水,里面混杂着两颗牙齿。

“唐鹤,你干什么?!”黑皮肤男人显然被着突如其来的变化给震惊到了喵!


“干什么?”灰衬衫脸上突然浮现了笑容,指了指我,然后指向maki酱,“是谁和我打包票说这俩小孩是喰种?”


“我….”不等黑皮肤男人开口,灰衬衫翻手又是一巴掌直接将其抡飞,脸上满是失望,“还不给她们道歉!”

“可是….”黑皮肤男人似是知道自己理亏,只得微微欠身,不情不愿地说道:“十分抱歉误会了二位小姐。”


“我手下不懂事,还请你们不要和他一般见识。”灰衬衫仅露出扯着脸皮的笑容。


“叮铃铃~”


灰衬衫男人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他边走边看着手机。


「千反田区XX街道出现猎物,就地格杀!”」


“绚濑三等,带上「画厥」随我来。东条,这里没你什么事情,你可以走了。”


灰衬衫交代这些话的时候,离我有了十几米远,可他说的每一个字都清晰无比的烙在了我的耳根子里面。


XX街道?


正跟着maki酱走出大厦的我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次TSC果然没来错,居然听到这种消息!


我如遭重击,脚下险些一个跄踉摔倒在地,大脑一片空白—必须用最快的速度找到妮可酱!把消息告诉她喵,最好还有辽叔!


“等等,凛,你要去哪儿!”


不待我多想,我当即扔下了maki酱,把辽叔交待的一些乱七八糟的闲事儿给抛在了脑后,身子一纵,冲刺喵!


平生最引以为傲的速度头一次在这种状况下掉了链子喵!可恶,必须快点,再快点喵!


“凛姐!”全速飞奔之下,大腿上顿然多了一份重力,原本想用力一抖。旋即,当我看清抱着我大腿的小孩是谁之后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

“虎太郎,你怎么在这儿,妮可酱她们呢?”俯下身,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缓下来。虎太郎,没事,那么妮可酱应该….


“啊,咖啡店实在太无聊了,妮可姐姐又不理我,只能自己出来了。”虎太郎的鼻间仍旧挂着那一缕鼻涕,讷讷地说道。


一颗心骤然沉了下去,看虎太郎那一副想玩捉迷藏的模样我反应过来,妮可酱的妈妈肯定是闻到了风声,才会让虎太郎他们提前逃跑。


可…妮可酱的妈妈怎么办,她为什么不走?难道说她还想等着搜查官不成喵?


“虎太郎,你先去找妮可酱,说不定她现在正在找你喵!”我拍拍他的脑袋,试图掩饰自己的紧张,安慰人这种事情果然得找maki酱才行喵,让凛来,好困难喵!


别看妮可酱平日里一副大姐头的作派,她一旦看到她的妈妈,和可可萝她们无异,私下里肯定没少和她妈妈撒娇喵!我实在不敢想象,万一,万一妮可酱的妈妈和灰衬衫那么变态的搜查官打起来,引来围攻,最后她们矢泽一家被公之于众是喰种,对妮可酱来说,称之为穷途末路也不为过喵!


既然知道了,必须得挽回一些什么喵!


保险起见,还是戴上面具喵!那个灰衬衫也不是好惹的喵!


千反田区的小巷在这段时间内翻来覆去地游窜之下,这里面的路线我已了然于胸,很快,我便来到了妮可酱的家门口。


然而,我最终还是迟了一步….


眼前一个个搜查官人手一个库因克,将妮可酱家里的大楼围得水泄不通。


咦?


正当我苦思冥想着怎么潜入大楼的时候,眼角余光忽然瞥到了一个排气窗,希望能躲开那群人的目光喵!


一咬牙,一猫腰,就钻入了满是灰尘的管道里。


“阿嚏!”


这栋楼的物业管理究竟是有多么不负责任喵,排风管那里面少说也有一年没清理过了喵!为什么凛得做这种事喵!


不管那么多了喵,只要顺利进来就好喵!


一路上,我都紧绷着神经,上面一层就是妮可酱的单元楼了喵!希望她们没事,真的。


“你真想将我们全家都捉进去吗?”这个时候,前方的拐角处传来了一个震怒的女声,如果妮可酱在的话,定然会不顾一切地扑上去喵!


悄无声息地摸到了那个熟悉的单元楼里面,隔着虚掩的房门,只见一个高大健硕的短发男人,浑身上下散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杀气。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房间的墙角,正瘫坐着一个与妮可酱有着七八分的女子,妮可酱的妈妈喵!


第一次见到她时,是妮可酱的毕业典礼,那个时候我和花阳亲险些把她认作了妮可酱喵!


是前面那个灰衬衫?!他怎么可能比我还快!即使他个人比我还快,这么多搜查官怎么会在这儿?


凭借着不太灵光的脑袋也能推测出,这个人是个分量不轻的指挥官喵


“凛姐?”一个稚嫩的童音蓦然在我身后响起,扭头一看,竟然是可可萝!略显稚嫩的脸上满是好奇。


“嗯?”男人微微扭头,浓眉之下的一双锐利的眼睛扫向我这边。


“不好!”我赶紧抱着可可萝一个闪身缩到了衣柜后面,同时紧紧捂住了可可萝的嘴不让她发出任何声音。


我从没见过这么锋芒毕露的眼睛,即使是西木野阿姨,辽叔甚至是林楌也没有。我当场吓傻了,脑子里根本是一团浆糊,只是凭着本能不让可可萝乱动发出声音。


“你不是我的对手,说吧,那个成功的实验体在哪里?”灰衬衫,不,应该说是唐鹤冷森森地问道。


妮可酱的妈妈微微抬首,,她的目光如此镇定,仿佛意识到了她将来的命运,“你放弃吧,唐鹤。即使我知道真相,那个实验也隔了这么多年,岂是你想找就能找到的?”


“哼!”唐鹤轻轻挥动手中的铁锏,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妮可酱的妈妈。那铁锏直接将她的手臂给砸得90度往外拐的形状,依稀间还能听见骨骼碎裂的声音!


“你还不打算说吗?说了,我们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唐鹤举起铁锏,声音不似方才那么咄咄逼人,但透露着寒意。


眼见妮可酱的妈妈仍旧什么都不打算说,小小的房间静的令人窒息,甚至,都能听见空气也在逐渐凝固,唐鹤两眼一眯,手中铁锏正要狠狠砸下。


“你会后悔的,你的实力无法掌控它。”妮可酱的妈妈从怀里取出了一个针管,望着这个年纪还算年轻的搜查官,没有怨恨,只有悲伤。“我都为你难过,这个实验赫然是你的执念了。”

我永远无法原谅那个无力的自己,也许想用小孩子的身份来给自己觅得一条退路。浑然未曾考虑到,妮可酱在我这个年龄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姐姐了。


妮可酱的妈妈能教育出妮可酱这样外柔内刚的学姐必有她不为人知的强大。她的确很坚强,嘴唇咬出了血也一声不吭,她的右臂处已然露出了森森白骨,即便失去了那么多血,白暂的脸上依旧散发着惊心动魄的光辉,她微微侧过头,冲着我微微一笑,那笑容如同昙花,绽放在她的嘴角,似是早就察觉到我躲在衣柜后面。


[-活下去-]


“噗!”


我不能出去!


不出去,内疚会是一辈子的,她的脸白的像一张纸,我蒙着可可萝的眼睛,全身发抖。我先能做的,只能不让她亲眼目睹自己的母亲被一个残忍的搜查官杀死!


鲜红的血已经将整张榻榻米渗得通红,那个童心未泯,与妮可酱酷似姐妹的母亲已经不省人事。她骨折的双手垂在地板上一动不动,半睁着的双眼没有一丝怨愤。


我愣愣地盯着,胸口像是被赫子捅穿,尖锐的刺痛,险些让我站立不稳,别过头,不忍再看。


唐鹤对着妮可酱的妈妈说:“对不起,我必须得将那个实验报告交给上面,不然下次围剿银翼的时候,千叶还有新来的搜查官只有等死这一条路了。”


说完,他弯下腰,扛起了余温尚存的尸体,迈开腿离开了。


临出门,他回头望了一眼茶几,上面是一张染血的全家福。


是的,我已经后悔了。虽然很多年后妮可酱表示这并不是我的错,还保护了可可萝和虎太郎,可这是用妮可酱的妈妈的生命为代价换来的。

不知过了多久,怀里的可可萝已经睡着了,粉嘟嘟的脸颊甚是可爱,对于我无疑是毁灭性的打击,她的妈妈刚死,我该怎么面对妮可酱?


给我这个答案的人,我想也许会是maki酱,会是希,怎么也不会是此刻与我同病相怜的她。


不知过了多久,夜色打破了僵持,当冷月俯瞰着这一片喧嚣的城市时,是不是也将所有的悲欢离合收入眼底呢?


我背起可可萝,脚步蹒跚着离开了公寓楼,她比一般的女孩子要重很多,平时也吃得不少吧。


妮可酱有时候很逗趣,有时候又非常认真,心细如尘。临近咖啡店打烊的时候,我才背着可可萝走进去,她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接过了可可萝,把她轻轻地放到了沙发上,和虎太郎一起。


很久,很久,她才嗓音沙哑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能告诉我真相吗?”


我“嗯”了一声,又摇摇头,声音浑浊得连自己都听不真切,“在路上和可可萝玩了一会儿,结果,天黑了。”


“骗谁呢,你!”


回应她的只有“砰”的一声摔门。


银座的酒吧通常营业到很晚,欢乐而喧闹的人群与我格格不入,跌跌撞撞地走着,活像是人群中借酒消愁的酒鬼。


摇摇晃晃地走到了学校附近的公园,刚走进去几步,就跟一人撞上,“砰”的一声闷响,我被撞的后退了好几步。本想道个歉,继续漫无目的地晃到天亮。


“凛?”


来人呼唤着我,声音少见地,捎上了担忧,或许是我现在这个精神状态换作谁都会察觉到,星空凛不正常。

我抬头看到了一张熟悉而年轻的面庞,她穿着音乃木坂学校的校服,因为四周没有路灯,无法捕捉到她的脸色变幻,只能依稀看到她紧抿着的薄唇。


“海未…”我轻轻地呢喃着,如鲠在喉,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说的喵?你不是穗乃果和小鸟的青梅竹马吗?那你也支持那个小混蛋去呀?


终于,久未见面的,缪斯最后一人,海未也变了。一个人的衰老不是容颜,不是言语,更不是打扮风格,而是眼神。她的双眼空洞而茫然,甚至…有一缕愧疚。


「運命感じてよと(願うわ)

初めてなの 胸騒ぎで泣きたくなるなんて」


握紧的手忍不住用力,手心黏糊糊的。就是这双手横隔在可可萝和腥风血雨的之间。虽然掌心没有触碰到鲜血,但走出的衣柜的那一刻满屋子的血河,所以恍惚间,我以为手上会是血液。


梅雨季节已经结束,今天的月夜格外清朗,公园的长凳像是泼上了一层厚厚的水银,海未从自动贩卖机那边走过来,皎洁的月光令她端庄而秀美的面孔上敷了一层薄薄的银月余辉,大和抚子?若她脚踩银色的天河,或许月神阿弗洛狄忒亦会在海未面前黯然失色。


我和她手中捧着一罐速溶咖啡,并排坐在木制长凳上,她露出了落寞中带着含蓄的笑容,多么的惊鸿绝艳。


“比剑吗?”她把两罐咖啡搁在长椅上,又从包里抽出了两柄木剑。


木剑古朴而沉重,剑道者,心在,剑锋;心离,剑飘。


海未双手握住剑柄,标准的起手式,然后舞了一朵剑花,忽地一剑砸向我的脑袋。


“海未她这次是认真的喵?!”心中大惊,我赶忙侧身,抬剑格挡,“砰”的一声闷响,木剑相交,我只觉得一股大力顺着木剑传来,震得我虎口发麻。

“你是太久没练了吗?”海未微微蹙眉,盯着我。


“是,论剑,凛不是海未酱的对手,可舍剑,凛有信心喵!”说完,我乓的一声扔下木剑,扔下所谓剑道规矩的束缚,用上了擅长的形意之横拳,伸出手捻上了海未的手腕,顺势抓住让她无法用剑来攻击。


诧异的神色从海未的脸上浮现,很快她后退一步,躲开了我的手,再次舞动剑法,试图找到主动权,可是想摆脱?想多了喵


我趁势蹲下身子,交叠双手,接着右拳搓着左手腕崩出。


记忆犹新的剑道训练,园田道场规模之大,规矩之严,这等承载着日式文化元素之地和爸爸的运动训练场迥然相异。那么这两个月,林少桓,辽叔甚至maki酱与我对练的中国武学,擒拿,女子防身术等等让我接触到了另一片更为浩渺的领域。


“啪嗒!”


剑落,守势。海未酱第一次露出了震惊的表情,更多的是挫败,失去了剑的她,如同失去了库因克的搜查官。


胜负,已分。


海未酱的自尊心很强,久久地保持着握剑的姿势。所以,还是我拉着她的手把黑咖啡塞到她的手里才把她拉回了现实喵!


我没有开口,而是自顾自地站在路灯下拉开易拉罐,喝了一口,来缓解方才紧绷着的神经,然后静静地等待着…


“还记得那次登山吗?”


“嗯,真的是噩梦喵。”我努了努嘴,对于那次经历,半山腰上刺骨的狂风,海未近乎狂热的,想把山河星辰一览胸怀地豪情。


“凛,你还是没有变。”


“诶?”


“逃避,只会让恐惧来的更猛更强烈,最终将你碾成宇宙中的一粒尘埃。”她深深地灌了一口冰镇的黑咖啡,她不觉得苦涩吗?


我苦笑,“两个月前,maki酱也这么说我,你是说南睿吗?”易拉罐冰得手指发麻。


“小鸟也找你了吧。”


“对。”


“所以你被她说服了?”


“海未酱不也一样?”我扔掉了易拉罐,轻佻地看着她。


“不一样!”她猛地加重了语气,眉头的川字,下扯的唇角在路灯下格外明显,气氛,一下变得无比压抑。


“你不也支持那个小混蛋吗?”那张恶心的脸,瞬间勾起了我不好的回忆,我扶上了路灯,坚硬的冰冷平静了我神智不清的心。


“?!”


海未腾地一下站起,手背覆上了一层冰凉,夜晚的月光,昏暗的路灯映照出她有些狰狞的面孔,她的眼中怒火闪烁,如果换作以前的我一定连站都站不稳了。


可现在,在她的威严震慑之下,我反而能毫不落下风地,与她直直地对视着,静寂,重返。


“凛,请你相信我,小鸟她是有自己的苦衷,花阳这么煎熬,责任有南睿,但,别忘了,这份责任,你也有,你还要掩饰多久?你还要忽略多久maki,她的琴声越来越悲怆,这都是你想看到的吗?”她冷冷地盯着我,表情近乎于可怕,她的嘴唇剧烈颤抖着,又问了一句:“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凛?”


说道这里,她语气忽然软了一些,眼中却是凄惶:“凛,不仅是你,绘里,希,甚至是我曾经当作太阳一般存在的穗乃果都不再是她们了。”再次看到她,泪水无声地从她的眼角里涌出,滑落。


身为园田道场的女儿,唯一,曾经可以称之为奇迹的经历,在无情的现实中被撕的四分五裂,甚至被狠狠践踏!海未,你是这种想法吗?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凛也是!没由来地,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似是想把心中的闷气一吐为快,“我会赶走他,只是现在不是时候,相信我,这一天很快了!”


是很快了,因为南睿即将被我和林楌送入收留所!



kakadoyr
——爱的时间。 有角色崩坏镜头...

——爱的时间。

有角色崩坏镜头镜头镜头!!

大概就是《惨剧之馆》里因为短信妮可要杀掉真姬那一段?但是变成了maki的反杀。


注:惨剧之馆是刷新我小学三观的良心同人(不 是

——爱的时间。

有角色崩坏镜头镜头镜头!!

大概就是《惨剧之馆》里因为短信妮可要杀掉真姬那一段?但是变成了maki的反杀。


注:惨剧之馆是刷新我小学三观的良心同人(不 是

牧狼放

【海鸟亚修罗场补档】

(两年前貌似就画到这里,之后就没再更了。当时打的“未完待续”其实是已经没有后续了,在此说明一下qwq)

这个系列算是补完了,之后有剩下的海鸟还会挑时间继续补。

【海鸟亚修罗场补档】

(两年前貌似就画到这里,之后就没再更了。当时打的“未完待续”其实是已经没有后续了,在此说明一下qwq)

这个系列算是补完了,之后有剩下的海鸟还会挑时间继续补。

空雨そらあめ~Ame

似乎我在个人简介里标自己在LL的萌点雷点并没什么用,因为所有人的萌点就只有那几对,其他的所有加起来怕是也抵不上那几个热门CP,而一般人吃的那五对里只有一对比较喜欢,更何况我还有一对天雷

冷CP厨在LL里根本不配拥有姓名

占TAG致歉,要是看着不舒服给我讲我马上删TAG

似乎我在个人简介里标自己在LL的萌点雷点并没什么用,因为所有人的萌点就只有那几对,其他的所有加起来怕是也抵不上那几个热门CP,而一般人吃的那五对里只有一对比较喜欢,更何况我还有一对天雷

冷CP厨在LL里根本不配拥有姓名

占TAG致歉,要是看着不舒服给我讲我马上删TAG

空雨そらあめ~Ame

每次我听李李白的歌的时候都有一种

就是上世纪电影里穿白裙子的情窦初开的少女的赶脚

害 还是我词汇量太匮乏找不到合适的形容

(说实话我没怎么看过电影,也不知道有没有白裙少女

总之我Tama吹爆LLW

那种美感已经超出了我词汇量能承受的范围,其他我I的歌也都这样

每次我听李李白的歌的时候都有一种

就是上世纪电影里穿白裙子的情窦初开的少女的赶脚

害 还是我词汇量太匮乏找不到合适的形容

(说实话我没怎么看过电影,也不知道有没有白裙少女

总之我Tama吹爆LLW

那种美感已经超出了我词汇量能承受的范围,其他我I的歌也都这样

Upstream虚拟偶像

【喻南×喻北】start dash

https://b23.tv/av66304231

https://b23.tv/av66304231

✨星小北🐝
别打死我我真的不是千黑!!!...

别打死我我真的不是千黑!!!

是手描

别打死我我真的不是千黑!!!

是手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