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lucifer

11.5万浏览    2210参与
CharlyCharly123

呜呜


当时看的时候就好喜欢的一集

luci对警探是真的温柔


tom演的太有魅力了!!!!!!

呜呜


当时看的时候就好喜欢的一集

luci对警探是真的温柔


tom演的太有魅力了!!!!!!

并不能避难

毫无疑问,是这他*的地狱的CEO。

毫无疑问,是这他*的地狱的CEO。

一脸萌比

See you in Hell地狱见,老伙计(十四)【完结】

ooc是我的


——————————————

根据伟大的拖更定律,只有你不交稿的时候,人们才会发现你是真的写不出来了。

——————————————


然而,

这个系列还是圆满地踩点完结了。


——————————————


终章:


    Lucifer的离开对Alastor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他本人知道这一点,黑帮的威胁他并没有忘记,他对于Lucifer的承诺已经不如之前那么完全地信任了。但警惕性持续不了多久,顺风顺水的生活让他的自信心再度地膨胀了起来。...




ooc是我的


——————————————

根据伟大的拖更定律,只有你不交稿的时候,人们才会发现你是真的写不出来了。

——————————————



然而,

这个系列还是圆满地踩点完结了。



——————————————


终章:








    Lucifer的离开对Alastor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他本人知道这一点,黑帮的威胁他并没有忘记,他对于Lucifer的承诺已经不如之前那么完全地信任了。但警惕性持续不了多久,顺风顺水的生活让他的自信心再度地膨胀了起来。


    在这场金钱、权力与利益的狂欢舞会中,每个人都戴着假面的舞者。在上流社会的觥筹交错间,金子般的纸屑撒落,最后牛津鞋与高跟鞋践踏的,是每个穷困潦倒人的血肉。

    时代是一场巨浪,翻涌过每个人的生活,摇曳着每个人的心灵与头脑。这是一场没赢家的赌局,每个人在赌的是自己生存的权利。


    而Alastor显然更喜欢把世界看作一个舞台,他便是舞台中央最华丽的主角,他拉着那个年轻人的手时,也是这么说的,“你看,世界就是个舞台,而人们需要娱乐,小伙子,我欣赏你,”他热切的笑容和真挚的目光让那位年轻人以为自己获得了通向美梦的船票,“现在局势紧缩,这是没错的,但是人们最需要什么?需要美妙的音乐,需要疯狂的舞蹈,需要精彩绝伦的笑话来忘记整个社会的烦恼,在你身上,我看到了天分。”


    而实际上,Alastor只看到了新鲜的肉排。


    当他在小巷子里把男孩儿开膛破肚,正要施行下一步的时候,突然间,他被从后面捆住,一只手从背后用抹布猛地捂住他的口鼻。一股刺鼻的味道钻入了他的鼻腔,不好,这是……但他随即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时,他身处一个幽闭的环境里,他听到铁链子的响声,他看见了自己的手铐脚镣。几条狼狗被拴着,离他仅有半米的距离,冲他狂吠。

    他听见嘀嗒嘀嗒的水声,周围潮湿、阴冷,他感到头疼和眩晕,像是被什么钝器击昏过一样。他尝试站起来,但是链条桎梏着他,他只能半弯腰半屈膝地佝偻着,最后还是选择了坐下。

    “唉呀呀,这不是我们的大明星吗?”

    一个极为恼人的声音出现,是领头人汤姆。切碎的光线打在他狰狞的笑容上。

    “你应该知道,有些事情越界了,就不是那么好玩了…即使是有魔鬼本人给你撑腰。”

    而Alastor一言不发,只是在冲他微笑,那种标志性的几乎镶嵌在他脸上的笑容,热情却冰冷地不带一丝情感。他手上在悄悄活动着,他记得自己别了一个曲别针在袖口。


    当啷一声,铁链松开,却不是拴住他的。几条狼狗像饿虎扑食一样扑向Alastor,除了撕裂的疼痛之外,他什么都感觉不到……他努力使自己的头脑保持清醒,不被尖牙与撕咬带来的疼痛所淹没……

    终于,他挣脱开了。


    他不知道也不记得自己是如何逃脱,如何跑得这么迅速,求生的本能驱使着他一切的行动。现如今他成了枪下的猎物,猎犬追踪的目标。

    “去,给我追!撕碎了他!”



    当他再次反应过来去观察周围环境时,他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树林里。




    他能听得到远处的犬吠,在这场死亡的追逐中,他没命地奔跑,那肌肉撕裂的疼痛他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那个教堂,就那样恰当地出现在他眼前。他几乎要笑出来,哈,总是这样,总是这样,总是在这种最讽刺的时候出现。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跑了进去,那一刻,他甚至抱有一丝期待,期待这个地方,只有他和Lucifer看得见。

    但那…不过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教堂而已。


    随着一声巨响,瑰丽华美的玻璃窗爆裂开来,锋利的碎玻璃片像雨点一样洒向他身上,神圣的光辉啊,笼罩着血色的夜幕。


    教堂外,远处一只乌鸦飞过,那是临近夜晚时树林里少有的安宁。

    没有猎枪的枪鸣,没有猎人的追捕,没有猎物的逃窜,这是个寂静的时刻。谁也听不见,那小教堂里发生的杀戮。


    最后,那些人走了。


    他躺在地上,呼吸困难而急促,仿佛每一次进出的空气都像刀片一样割伤他的肺。他的血淌了一地,殷透了他的领子,染红了他干净的白衬衫,他的眼镜碎了,只剩下一边的镜片还算完整。

    血……红色……他看不清眼前的一切,除了一片红色。他脑袋发胀,他能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在一点一点地流失,而他自己,像散了线的木偶,无能为力。

    他听见有脚步声从他头顶的方向传来,是鞋跟落在地板上的声音,哒,哒,哒,哒,像是钟楼里古怪的钟声,每一下敲落在他的心头,宣判着他此生的终结。

    模糊的视线中,他看到了那个人影,那个令他愤恨,恨不得将其撕碎的人影,带着一如既往的讥讽,以及从不遮掩的傲慢:“Well,well,看看啊,又到了我最喜欢的一幕了。”

    世界是个舞台,而人们需要娱乐。

    他不禁想起这句话,而这句话是他自己说过的。

    而他却偏偏忽略了那个坐在王座上的观赏者是谁…他乐意去当舞台的中心,当全场的焦点,在聚光灯下伶牙俐齿博得满堂彩,而这个自大的明星却忘了,这个舞台是为谁搭建、供谁享乐的……

    “Lu…Lucifer…”他张开嘴,喉咙里发不出一个音节。

    世界是他的舞台,而人类不过是他眼中供以娱乐的弄臣。

    他没力气发声,嗓子嘶哑得就像一台信号不好的收音机。他想举起手抓他,扯烂他脸上的笑容,尽管他知道这些都是徒劳。

    “别慌,别怕,我亲爱的……”他俯下身,轻轻地说,仿佛要落下一个温柔的吻,“对你来说,这不过又是一场演出的开始。”

    “到时候地狱见,老伙计。”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完结撒花 (ノ=Д=)ノ┻━┻



一点点花絮和叨叨:



这个结局几乎和开篇是在同时写的,即在这个故事的一开始我就想好了结局,正好对应“地狱见”的标题。

我本人写作方法很奇特,不列大纲,纯靠瞎想和随时随地的灵感(所以更的慢也不太稳定)所以卡文就一笔都写不出来

而对于苹果广播这对cp我更多的是把自己的一些情绪全都泼到上面,然后再随便勾勒出个大体情节内容来。所以里面可能会有一些比较阴暗的隐喻或者不可深挖的东西,但是呐……本着不能带坏100岁以下的小朋友们的原则(别问我这是什么鬼原则),我还是或多或少给它冲淡,或者最后笔锋一拐给驳回去,毕竟太低沉消极的东西就违背我想表达的初心了。




可能最近会不再产粮了……吧

一方面在忙学业,

另一方面,我真的一滴也没有了自己也需要多增加些阅读基础和其它东西的一些思路的整理了。





谢谢一直看到这里的你的喜欢~ (*°∀°)=3

我是废人(沉迷侦探中)

路西法/正义无差.在那之前

第一次写ht,文笔烂还请多多见谅()

斜杠前后无意义

没什么特别的,只是单纯想看女王和前最高检察官贴贴

有个人幻想

也许等我多玩几遍ht之后会写出稍好一点的东西吧…也许。


“Lucifer——”

一如既往的,Justice大咧咧推开地狱CEO办公室的那扇大门,不由分说地挤开排在女王桌前的第一位骷髅怪物,双手撑在她桌上笑眯眯望着人。

Lucifer本还在考虑怎样不失风度地把这位提出“实施地狱改革”的怪物踢出门外,再抬起头来时眼前已换成了另一幅面孔。Justice用那双猩红眸子瞪着她,于是她也反瞪回去,摆了摆手示意队伍后方因插队而感到不满的恶魔们安静下来。

“Justice...

第一次写ht,文笔烂还请多多见谅()

斜杠前后无意义

没什么特别的,只是单纯想看女王和前最高检察官贴贴

有个人幻想

也许等我多玩几遍ht之后会写出稍好一点的东西吧…也许。




“Lucifer——”

一如既往的,Justice大咧咧推开地狱CEO办公室的那扇大门,不由分说地挤开排在女王桌前的第一位骷髅怪物,双手撑在她桌上笑眯眯望着人。

Lucifer本还在考虑怎样不失风度地把这位提出“实施地狱改革”的怪物踢出门外,再抬起头来时眼前已换成了另一幅面孔。Justice用那双猩红眸子瞪着她,于是她也反瞪回去,摆了摆手示意队伍后方因插队而感到不满的恶魔们安静下来。

“Justice。”Lucifer的嘴角扬起危险幅度,无论是连续三天的公务压身,还是眼前Justice的突然到访,都无不让她感到烦躁,“我很忙。”满腔怒火最后也只化成这三个字。

“我知道我知道。”现任最高检察官却一点都不理解上司的苦闷,只当是对方为了逃避自己的邀约而找的借口,“所以我这不是给你找乐子来了吗——看。”

她从自己黑色皮衣下掏出一瓶包装完整的红酒,拍拍上面还不算很厚的积灰,将红酒品牌名字指给Lucifer看,“‘罗曼尼.康帝[注1]’。就当是陪我喝一杯?”

注1:罗曼尼·康帝(Romanee Conti)被誉为天下第一酒庄,最昂贵的罗曼尼·康帝葡萄酒在市场上是找不到的,没有零售。如果谁有一杯在手,轻品一口,无论从哪个方面讲,恐怕都会有一种帝王的感觉油然而生。(以上内容均摘自百度)

女王看着那瓶红酒难以察觉地咽了口口水,Justice就理所当然地把酒瓶放在了她面前,只用手便轻松将木塞拔出,顿时一股浓郁的酒香味充满了房间。

“你总是不懂得享受。”她边往人高脚杯里倒酒边说,“像这样坐下来,喝喝酒——或许再来点煎饼吧——嘿,那简直棒极了。”

鲜红液体争先恐后进入她的视野。Lucifer眨眨眼,试图让透过酒液而投射在桌上的昏暗光线显得不那么虚幻。

——是的,至少不要像她眼前的这个小混蛋一样,来无影去无踪,消失时就仿佛整个人从未存在过一般的…虚幻。

“不是现在。”Lucifer听到自己的声音,“我说过我很忙。”

“可是——”

“或许改天吧。”她重新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和往常一样微微仰头,冷淡地扫了一眼Justice——对方那可怜的眼神总让她以为自己是在欺负什么小狗狗,只是检察官的可怕实力绝对不能用“温顺”来形容就是了,“在那之前,我还需要处理好所有的公务。”

于是Justice就突然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焉了下去,重新把架在头顶的墨镜戴好,露出一个牵强的微笑离开了房间。

Lucifer最后还是抿了一口对方带来的礼物。

——其实,还挺不错的。

*

“你也加入了那个所谓的‘后宫’?”

“嗯哼。”Justice咬了口巧克力煎饼,像是大舌头一般吐字不清,“唔重来葡慧辍过仍何一场怕对(我从来不会错过任何一场派对)。”

不可思议的是Lucifer居然听懂了,“听起来很像是你会做的事。”

她们两个,此时,正坐在地狱中难得一见的一把完好长椅上。Justice靠在椅背上占了大部分地方,她的黑色皮衣则被挂在椅角处。Lucifer只是坐在长椅的另一头的边缘,仿佛随时都准备着起身一样。

地狱本应该是没有风的——即使有,那也是能够轻易刮破人皮肤的烈风。可Lucifer真真切切地感觉到自己的衣摆被风吹起,好几秒后她才反应过来那是Justice手腕翻转所产生的气流。

“如果说…那个人真的能带我们离开这里的话——”Justice的手指悄悄勾住Lucifer的小拇指,恶魔尾巴也缠上后者腰间,“你愿意和我一起去人间游历吗?我的女王?”

时间像是在此刻被放慢了无数倍一样,Justice只感到心脏砰砰直跳得快要挣脱这幅躯体的桎梏。一分钟还是五分钟?Lucifer在想什么?

然后她感到Lucifer的手轻轻贴在了她的手掌之上,算是作为一个回应般握住她的手。

“可以。”Lucifer回以狡黠笑容,“——只不过,在那之前,我还得履行作为一名CEO的职责。”

Justice也笑了——笑声足以震破她旁边那人的耳膜。

在那之前,她们可以一起先去把酒窖里珍藏的美酒全都喝个遍;她们可以一起做巧克力煎饼并偷走对方的劳动果实;或许她们还可以共舞一曲,就在那血色湖的中央。

时间还很充裕。

完.

Enak
涂涂ceo 她太可爱了

涂涂ceo 她太可爱了

涂涂ceo 她太可爱了

⑨×3
这是一次性那篇文章的第四篇 不...

这是一次性那篇文章的第四篇

不知道哪里出问题一直在被……

要是还看不了就麻烦sy自行搜索一下

sy文章名和lof上一样


这是一次性那篇文章的第四篇

不知道哪里出问题一直在被……

要是还看不了就麻烦sy自行搜索一下

sy文章名和lof上一样


木土

剧中截图

图源ins. 

超喜欢这套墨绿的西装

指路第三季第十三集

小路同志逆天的睫毛没有体现出来 

可惜可惜

剧中截图

图源ins. 

超喜欢这套墨绿的西装

指路第三季第十三集

小路同志逆天的睫毛没有体现出来 

可惜可惜

眼淚Tear

好久发东西了.发几张之前的画凑数()

小路!!!他太可爱了呜呜呜呜呜

好久发东西了.发几张之前的画凑数()

小路!!!他太可爱了呜呜呜呜呜

Lin
草稿 盲人看电视 正义路西法贴...

草稿

盲人看电视

正义路西法贴贴

草稿

盲人看电视

正义路西法贴贴

⑨×3

【TV路康】关于随便念出一条咒语的下场

summary:Constantine警告Lucifer在搞清一条咒语的作用之前千万不要念出来使用它,但是Lucifer不听。

  本文包括但不限于:性感渣康,在线说教,邪恶撒旦,激情哭泣。

  ooc

  Lucifer半梦半醒间伸手一搂,没有像往常一样把身边的驱魔人搂进怀里,他睁开眼睛,摸摸了旁边空空如也的床铺,凉的,看起来对方已经离开了不短的时间。

  楼下的Constantine正叼着一直没有点烟的香烟,聚精会神的看着桌上的古旧书籍,更确切的说是一条咒语。

  Lucifer走过去从背后搂住他,顺便把对方嘴...

summary:Constantine警告Lucifer在搞清一条咒语的作用之前千万不要念出来使用它,但是Lucifer不听。

  本文包括但不限于:性感渣康,在线说教,邪恶撒旦,激情哭泣。

  ooc

  Lucifer半梦半醒间伸手一搂,没有像往常一样把身边的驱魔人搂进怀里,他睁开眼睛,摸摸了旁边空空如也的床铺,凉的,看起来对方已经离开了不短的时间。

  楼下的Constantine正叼着一直没有点烟的香烟,聚精会神的看着桌上的古旧书籍,更确切的说是一条咒语。

  Lucifer走过去从背后搂住他,顺便把对方嘴里的烟给截了下来,丝毫没有打扰到人的愧疚。

  Constantine无视了他,显然对这些骚扰已经见怪不怪完美屏蔽,Lucifer不满自己被忽视了,他的手动了动,带着暗示性质的把手指向驱魔人的嘴里塞。

  Constantine终于忍无可忍的狠狠下嘴咬了晨星一口,恶魔没什么事甚至不觉得痛,反倒是把Constantine的牙齿硌得生疼。

  Lucifer看着John捂着嘴,恶狠狠的冲着自己竖了个中指后把眼神再度移到了咒术书上。

  过了一会,大概是缓的差不多了,John指了指书页上那一条没有注明具体作用的咒语。

  Lucifer看了一眼,隐约觉得这条玩意有点眼熟,但他的记忆也仅仅是在眼熟这里了,别指望他能想起来更多。

  Constantine面无表情的重新把目光移到这条咒语以及其他辅助用书上,但不知道为什么,Lucifer觉得自己就是能从那种面无表情的脸上读出明晃晃的嫌弃,说不定还有一句“啊,高估你了啊lucy”的嘲笑。

  “你为什么不把他念出来试试呢Johnny。”他的指尖从第一个字母划到最后一个,语气有点不怀好意:“我会守在这里的。”

  我会守在这里拿到最佳视角看好戏的。Constantine在心里补完了Lucifer的话。

  “得了吧Lucy,即使是刚入门的菜鸟也知道这些规矩,你别想着我会被电影之夜的那些电影剧情同化。”

  “什么规矩?”Lucifer的语气像是在说“原来你这种人还会遵守规矩”或者是“你还知道规矩”这些东西。

  “永远有永远永远不要念一条你不知道内容的咒语,默念也不行。”

  Lucifer等了半天,没有下文,他挑了挑眉:“就一条?”

  “事实上,很多。”

   “好吧好吧。”魔鬼不在乎的说:“驱魔师,鬼神专家和黑暗艺术大师。”

  Constantine眯了眯眼,把修改名片这项工作列进了自己的计划清单首位。

  Lucifer出去办案之前,Constantine在研究咒语,等Lucifer回来之后,Constantine没变过位置。

  等到lux开门,Constantine没有像往常一样在吧台听着堕天使唱歌,在对方过来后递上一杯调好的酒,他只是觉得吵,收拾收拾自己的东西上了二楼。

  直到Lucifer上楼,那家伙也没有在中途下来过一次,晚上Lucifer自己一个人在床上躺着,面无表情的,他开始思考最近是不是对Constantine太过纵容,事实上在此之前他有想要思考过“自己的魅力是不是失效”,但这个念头甚至都没成型就被他狠狠的否决了,理由是Lucifer怎么可能会没有魅力,那问题不出现在自己这里,就出现在Constantine那边。

  面对Lucifer的强硬,Constantine表现的明显是心不在焉,Lucifer忍无可忍的照着那句咒语念了出来,正对着Constantine,后者安静了几秒。

  “原来你才是被电影之夜削掉智商的那个!”Constantine咬牙,但是魔法界可没什么类似于呸三下就能收回的神奇办法,他只能匆匆的检查了自己后又开始盯着Lucifer,气氛安静下来,两个人对视着僵持了几分钟,冷不丁的,一滴眼泪从Lucifer的眼角掉落下来。

  一起掉落的还有Constantine的下巴。

  当然,纯属比喻,Constantine脸上写着震惊,他思考着自己要不要为了忽略对方这个事道歉,看到他的表情,Lucifer有些奇怪,他一抹脸,感受到水痕碾在皮肤间的触感。

  “你……我……”Constantine开了半天的话头,愣是没说得下去。

  Lucifer擦着眼泪,他根本不能控制自己。

  “见鬼的这是怎么一回事?”就在他生气的时候,眼泪淌得更凶了。

  Constantine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卡在担忧和嘲笑中间,还有些咒语目标是念咒人自己的庆幸。

  “你等等。”Constantine翻找口袋,Lucifer满怀期待的看着他,认为对方能给他什么暂时性的解决办法,但事实是John扒拉出一个手机,在Lucifer尚未反应过来之际连着拍了几张。

  “John Constantine!!!”

  “稍安勿躁,handsome。”Constantine看着恶魔的脸色,把手机装进口袋后举了举双手做了个投降的动作,没有几分诚意。

  “让我帮你找找。”Constantine笑着指了指桌子,Lucifer面无表情的流着眼泪,跟着他的手指看过去,看到了那本该死的书。


  Lucifer捏了捏拳头眼神不善的看着Constantine,后者脖子发凉,在对方的威胁之下指天发誓说自己一定一定会找到解决的办法。

  Chloe来找Lucifer,说是有个案子需要他,但手机什么的对方完全拒接,她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Maze被烦得没法,作为Lucifer的下属她大可以不管,但这么多年两个人的感情可不是一个冰冷冷的上下级关系能概括得了的。

  她踏上了二楼的台阶,以朋友和家人的身份——最重要的一点,要是楼上正在滚床单的话她能完全免疫,并且不会像是警探或者其他正常人一样一边捂着眼睛一边尖叫着冲下楼梯。

  她打开门,看到自家boss坐在床边掉着眼泪,Constantine在一边椅子上神色复杂的盯着一本书翻看。

  Maze合上了门,对着门板默数三个数后打开,里面的景象依旧没什么变化。

  又是砰的一声,Maze看着门板,神情恍惚。

  Constantine和lucifer扭过头看着第三次开门却始终不迈进来的Maze,后者沉默了半天,然后开口说警探找你。  

  “我才不去。”Lucifer说,他发现自己带上了该死的哭腔,Constantine明显也发现了这一点,他转过头目光灼灼的盯着Lucifer,两个人视线交汇,Constantine的那条开始单方面的起火。

  “想都不要想!”Lucifer甚至在胸前用手臂了一个大大的叉。

  “认真的吗?”Lucifer问:“在这种时候?”

  “抱歉。”Constantine盯着Lucifer被泪水浸湿的眼睛:“你知道的,我只是……见鬼的你这个样子有魅力极了,mate。”

  Maze闻言悄悄地瞥了Lucifer的脸,但遗憾的是她没看到Constantine口中的魅力。

  Constantine向前走了一步,Lucifer后退一下。

  这幅画面可真够伤眼睛的,Maze一副被冲击的样子,再一次的退出房门,摇了摇头,想要把刚刚的景象从自己的脑子里甩出去。

  Chloe看到Maze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开始陷入对Lucifer身体健康的关心之中,最终,这位金发的善良的警探拍了拍女恶魔的肩膀,用一种安慰混合着担忧的语气告诉她Lucifer明天可以不用来上班,并劝他好好休息一下。

  明天Lucifer确实去不了了,不过不是需要休息,真正需要休息的也不是Lucifer本人。

  楼上的Constantine已经趴在Lucifer身上了,Lucifer一心拒绝——他真的不想在XX的时候泪流不止,这太恐怖了,简直能排进他漫长神生恐怖事件的前三名。

  Constantine明显是兴奋的过了头,跨坐在Lucifer的腰上开始扯衣服。

  让我们完美的,采用旁观者的视角来叙述一下这个场景。

  身材高大的那个呢,半仰在床上一只胳膊支起身子另一只手抓着衣服满脸拒绝,眼泪啪嗒啪嗒的流的欢快,而矮一点的那个跨坐在对方身上向外扯着被Lucifer扯住的领口,眼眶泛着不正常的潮红。

  极具震撼力与冲击力。

 

  等到两个人中午从床垫上下来——Constantine是被Lucifer扶起来的——Lucifer已经停止流泪了,Constantine明显的从那股兴奋里冷静下来。

  两个人看着在桌子上躺着的咒语书,其中金发的那个说这就是个该死的无聊把戏没必要研究还是毁了好。

 另一个黑发的觉得这种损人不利己一次攻击两个人的咒语自己留着也没什么用,于是投了赞成票。

  俩人来到桌前,发现那条咒语存在的地方空空如也,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Constantine开口:“这还真是……”

  “无聊的把戏。”Lucifer接口。


起居注册

占tag抱歉

如果大家实在是发不了外链的话,可以用草料二维码把网址或者文字变成二维码,然后放在微信或者网页里面扫描

我试了试应该不会被秒屏

如果大家实在是发不了外链的话,可以用草料二维码把网址或者文字变成二维码,然后放在微信或者网页里面扫描

我试了试应该不会被秒屏

Contaminate
爽图,新水印和爹适配性好高w

爽图,新水印和爹适配性好高w

爽图,新水印和爹适配性好高w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