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una

31901浏览    2403参与
無铭

《月之华》第四章

“露娜,我进来了哦。”塞拉斯蒂娅知道露娜听不到,也不会给予她回应,可她依然先说了一声。

现在是正午,但房间里很暗。

窗帘拉得紧紧的,没有让一丝太阳光透入。

房间中唯二的声音便是呼吸声与轻轻的马蹄声。

塞拉斯蒂娅靠着独角上的微弱光亮来到露娜的床前。露娜正闷着头睡觉,完全没有反应。

勾唇一笑,塞拉斯蒂娅开始释放魔法。

『小露露~起床喽!』

亮黄色的魔法光将窗帘拉开一条缝,不偏不倚照在露娜的床头。

床头也亮起了深蓝色的光芒。露娜将被子叠好放在一边,卧趴在床上。

她的眼眸没了神采,但似乎仍能感觉到阳光。

——塞拉斯蒂娅将窗帘全部拉开了。正午的阳光着实有些过于明亮,露...

 

“露娜,我进来了哦。”塞拉斯蒂娅知道露娜听不到,也不会给予她回应,可她依然先说了一声。

现在是正午,但房间里很暗。

窗帘拉得紧紧的,没有让一丝太阳光透入。

房间中唯二的声音便是呼吸声与轻轻的马蹄声。

塞拉斯蒂娅靠着独角上的微弱光亮来到露娜的床前。露娜正闷着头睡觉,完全没有反应。

勾唇一笑,塞拉斯蒂娅开始释放魔法。

『小露露~起床喽!』

亮黄色的魔法光将窗帘拉开一条缝,不偏不倚照在露娜的床头。

床头也亮起了深蓝色的光芒。露娜将被子叠好放在一边,卧趴在床上。

她的眼眸没了神采,但似乎仍能感觉到阳光。

——塞拉斯蒂娅将窗帘全部拉开了。正午的阳光着实有些过于明亮,露娜眯了眯眼。

『姐姐?等等……我能听到你说话?』

露娜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张嘴,可她能发出声音。

『只是一个小魔法啦。这不挺方便的,不是吗?』

塞拉斯蒂娅来到露娜身旁,坐在她床上陪她。

『这是心灵交流,只要想一想就可以。』塞拉斯蒂娅不动口地解释着,一只蹄子将露娜揽得离自己更近些。

『明天有个舞会,我想邀请你一起去,妹妹。』

『可是我现在这样……还是不了吧?』

『你难道忍心看你姐姐孤苦伶仃无依无靠地主持舞会吗?』

听到这话,露娜的嘴角抽了抽。

她知道姐姐的好意。虽然她很想参加,但以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无法做到。

——现在连独自巡夜都很吃力了,别说参加那么多小马在场的舞会。

『就当是弥补你这几个月对我的冷落,你必须答应。』

『???什么叫冷落啊喂!』

听到塞拉斯蒂亚这有些无厘头的说辞,露娜霎时感到很不爽。她将头撇开了。

看着自己妹妹这样可爱的举动,塞拉斯蒂娅忍不住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

『……蒂娅!』

草率了,忘了还保持着心灵交流了。

『哈哈哈……抱歉,所以你答应了?』塞拉斯蒂娅连忙收敛脸上的笑意,硬生生把笑憋住了。

『如果你希望的话……嗯,我答应。』

只是一瞬,塞拉斯蒂娅仿佛看到露娜脸上出现了一抹红晕,转瞬即逝。

……是幻觉吗?


说实话,露娜有点后悔答应了塞拉斯蒂娅的要求。

她站在自己姐姐的旁边,尽力保持着微笑。

塞拉斯蒂娅用魔法与露娜共享了她的感官,以便露娜能更好地行动。

但是为什么有这么多小马盯着自己看啊?!

通过塞拉斯蒂娅的眼睛,她能感受到很多意味不明的目光在朝着塞拉斯蒂娅身边的自己看着,在享受各种活动之余还窃窃私语。

露娜悄悄施放魔法,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光球代替她来到了马群之中。

那些贵族们除了谈论有关交易与合作之类的事情之外,另一个话题便是她们姐妹俩。

——宇宙公主塞拉斯蒂娅和月亮公主露娜。

“塞拉斯蒂娅公主和露娜公主这几个月来的关系好像有点僵。听说她们整整四个月没说过一句话!连早餐都不在一起吃!”

“我的天哪!如果她们两位闹掰了,小马国可该如何是好?”

“上次有小马看到宇宙公主在天台堵住了月亮公主,好像还对她做了什么。”

“露娜公主前段时间走路很僵硬,现在基本都见不到影了。你们说她会不会得了什么怪病?”

“咳咳——请容我打断你们的对话。”露娜的小光球瞬间消失了,她的视角也来到了那群贵族小马前。

——本来站在自己身边的塞拉斯蒂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去到了那群贵族小马旁边,带着一个标准的皇家微笑。

“你们的谈论内容我很感兴趣,不知是否可以让我加入?”塞拉斯蒂娅笑眯眯地看着那群贵族小马,却让他们感到一股莫名的压迫感,令马的呼吸都困难起来。

“请原谅我们的冒犯!”那群小马纷纷趴倒在了地上,战战兢兢地请求塞拉斯蒂娅的宽恕。

塞拉斯蒂娅的脸上还是那副笑脸,“无妨,还请你们尽情享受这个舞会。”

“一定!一定!”

周围的马群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这场小插曲。也难怪,塞拉斯蒂娅在来到那群贵族小马身边时已经施展了屏蔽魔法。

塞拉斯蒂娅回到露娜身边,在心里向她发出邀请。

『露娜,能邀请你和我一起跳支舞吗?』

露娜疑惑地挑起一边的眉头。

她也不知道塞拉斯蒂娅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共享的感觉之下,露娜能感受到塞拉斯蒂娅的真诚。

——她真心希望能与露娜共舞一曲。

露娜知道塞拉斯蒂娅伸出的蹄子此时就在自己眼前。踌躇片刻,她伸出蹄子搭上了。

『好。』


舞会结束后,塞拉斯蒂娅拉着露娜来到了天台上。

正是傍晚。夕阳的余光暖洋洋地为她们镀上一层光辉。

露娜被塞拉斯蒂娅揽在怀里坐着,有些无奈。

但不得不承认,倚着塞拉斯蒂娅坐还是蛮舒服的。尤其是她粉白色的皮毛,软软的,柔柔的。

露娜不自觉地用脑袋蹭了蹭塞拉斯蒂娅的脖颈,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她们在一起的时光。

『妹妹,你听着吗?』

『我听着呢,姐姐。』

姐妹俩同时点亮独角。一个将太阳缓缓降下,一个将月亮缓缓升起。

这是个好时机。

于是,塞拉斯蒂娅向露娜问出了她最想得到一个确切回答的问题。

『如果……你有了深爱的小马,而你和ta有一个必然会死去,你会怎么做?』

『为什么这么问?』

听到这个问题,露娜心里明白了什么。

『我要你的回答,露娜。』

她的态度极其坚决,不给小马任何反对的机会。

『嗯……那你会怎么做,蒂娅?』

露娜将问题反甩到塞拉斯蒂娅身上。

塞拉斯蒂娅沉默了。

她当然会让她深爱的那匹小马活下去。

可这个问题是出现在露娜身上。作为露娜的姐姐,她当然会希望是露娜能活下去。

『你知道了?』

『知道什么?』

塞拉斯蒂娅微微吃了一惊。

看来自己问的问题还是太过直接了啊。

『我的病,你知道了,对吗?』露娜用魔法让自己往外挪了挪,抬起头,绿色双眸正对着塞拉斯蒂娅粉紫色的眼睛。

塞拉斯蒂娅点点头,默认了。

『那你也应该清楚,我的答案。』

露娜现在依然和塞拉斯蒂娅共享着视觉。

即使此刻她看不到自己眼前的塞拉斯蒂娅,可她能看到此刻塞拉斯蒂娅眼前的自己。

她现在的表情是毅然而决然的。

塞拉斯蒂娅看见露娜的样子,便知道她心中那匹小马的重要性了。

心脏的位置像被刀绞般疼痛。

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这种奇怪而复杂的感觉。

是因为对露娜的爱吗?还是对那匹小马的嫉妒?

抑或是……爱而不得的不甘心?

『那匹小马很重要吗?』

鬼使神差地,她问出了这个问题。

露娜转头望向夜空,又转回来看着塞拉斯蒂娅。

她眼中像盛满着万千星河,但依然能映出眼前塞拉斯蒂娅的模样。

能映出她的粉白的身躯,她暗彩虹色的不断流动着的鬃毛,她那双粉紫色的眸子,和那是一轮太阳的可爱标志。

『当然,她很重要。』

夜晚的风吹拂起她的鬃毛,如一团神秘的星云在空中飘动。

露娜莞尔一笑,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如沐春风。

好像很久没看过妹妹笑得如此灿烂了。

塞拉斯蒂娅这般想着,沉醉在这茫茫的夜里。

-未完待续-

















無铭

《月之华》第三章

正是早晨。无尽之森中,旧城堡内传来一阵嘈杂。

“暮光,我们昨天已经在这里翻了一整天了啊……”

“事关露娜公主,斯派克!”

暮光闪闪在坐垫上坐定,点亮独角,所有斯派克所找出的书一一来到她眼前。

那些书籍快速地被翻开又快速地合上。暮光闪闪发挥出了她出众地阅读能力,在这浩如烟海的资料中尝试提取有效信息。

身边的书籍逐渐堆积成山,暮光闪闪仍然强迫自己专注。

她已经翻了将近两个礼拜的书了,但却找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已经两个礼拜了!暮光闪闪提醒自己,同时在心里为露娜的身体状况感到担忧。

“这是我能找到的最后一本了。”斯派克将那本书拿到暮光闪闪面前。“希望它能告诉我们点有用的。”

暮...


正是早晨。无尽之森中,旧城堡内传来一阵嘈杂。

“暮光,我们昨天已经在这里翻了一整天了啊……”

“事关露娜公主,斯派克!”

暮光闪闪在坐垫上坐定,点亮独角,所有斯派克所找出的书一一来到她眼前。

那些书籍快速地被翻开又快速地合上。暮光闪闪发挥出了她出众地阅读能力,在这浩如烟海的资料中尝试提取有效信息。

身边的书籍逐渐堆积成山,暮光闪闪仍然强迫自己专注。

她已经翻了将近两个礼拜的书了,但却找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已经两个礼拜了!暮光闪闪提醒自己,同时在心里为露娜的身体状况感到担忧。

“这是我能找到的最后一本了。”斯派克将那本书拿到暮光闪闪面前。“希望它能告诉我们点有用的。”

暮光闪闪做了个深呼吸,掸去了书封上的灰尘。

见到书名的那一刻,她眼中闪起了光芒。

“就是它!《上古小马罕见疾病记录》!”暮光闪闪激动地将书翻开,“我记得是在……找到了!”她在翻至其中一页时停了下来,阅读起其中的内容。

(书名纯属瞎编。)

令斯派克奇怪的是,暮光闪闪愈往下读,她的神情也变得愈加紧张。

“天哪……我得赶快去给塞拉斯蒂娅公主写信!”

话音未落,暮光闪闪已经不见了踪影。

好奇心驱使斯派克来到那本书前,眯起眼看了起来。

“……情感寄生症候群?患者在第一个月会失声,第二个月会失聪,第三个月会瘫痪,第四个月会失明,第五个月会失去所有感官,然后第六个月的第一天会……死亡?!”

斯派克咽了下唾沫。

——他明白刚刚暮光为什么要跑那么快了。


坎特拉皇宫

塞拉斯蒂娅用蹄子撑着脸,漫不经心地浏览着眼前文件上的文字,抑制住自己想打哈欠的冲动。

虽然说露娜想让她好好休息,但她仍然悄咪咪地继续她的信息查找。

她本来寄希望于一本叫做《上古小马罕见疾病记录》的书。或许是因为年代过于久远而缺乏保护,那本书竟然出现了缺页。

而它剩余的部分并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处理完剩余的文件,塞拉斯蒂娅准备去看看自己亲爱的妹妹。

就在这时,一封信猛地砸到了她头上。

暮光闪闪的这封信把她砸了个激灵,混沌的大脑瞬间清醒了很多。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塞拉斯蒂亚将信拆开。

她的脸色随着她的目光往信的末尾移动而变得难看,紫粉色的双眸染上了阴影。


“露娜,你喜欢的是谁?!不行不行,这样问太直接了……”塞拉斯蒂娅在露娜的房间外来来回回地走着,杂乱的马蹄声响彻整个走廊。

她此时甚至想一头撞死在墙上。

从暮光闪闪寄来的信看,露娜多半是有了喜欢的小马。

——而这将会使她陷入危险之中。

塞拉斯蒂娅是迷茫的。

一方面,知道了自己的妹妹有了喜欢的小马,她非但没有感觉到丝毫的高兴,反而感到心里空落落的。

另一方面,如果要治好露娜,则需要刺穿她深爱的小马的胸膛。

倘若露娜真的爱ta至深,又怎么会愿意?

塞拉斯蒂娅终究还是没有敲响那个门。



“舞会?”

“是的,公主。这是目前缓和坎特拉贵族之间矛盾的最好方法了。”

塞拉斯蒂娅踌躇一阵,想到自己现在也分不出心神来调和贵族之间的问题,还是批准了。

正好可以以这个舞会为理由邀请妹妹,借此机会探探她的心思。

按时间来算,现在已经是第四个月了吧?

塞拉斯蒂娅想起暮光闪闪的那封信。

“第四个月,失明。”

可恶啊,露娜只剩下两个月的时间了……

不争气的泪水即将涌出,塞拉斯蒂娅硬生生给它憋了回去。

该去找露娜了。

-未完待续-

抱歉抱歉,因为比较忙所以今天的文少了很多。

关于“情感寄生症候群”,这应该算是个梗?网上应该查得到。





無铭

《月之华》第二章

在处理完日常事务后,塞拉斯蒂娅一有空就往图书馆的禁书区跑,甚至在那里过夜。

她希望能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但是一无所获。

当她收到暮光闪闪的来信时,她总是怀着激动的心情。

但暮光闪闪那边找不到哪怕一点点有关“情感流失”的信息。

暮光闪闪已经翻遍了她城堡里的所有书籍,开始在旧城堡寻找资料。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新的一个月开始了。

当塞拉斯蒂娅去往餐厅时,睡眼朦胧的她看见了餐桌另一头的天角兽正喝着咖啡。

她难以置信地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露娜……?”“是我,姐姐。”

听见露娜回应了自己,塞拉斯蒂娅的眼泪毫无理由地挤出了眼眶。

她甚至直接上前将露娜抱在怀里,把露娜...


在处理完日常事务后,塞拉斯蒂娅一有空就往图书馆的禁书区跑,甚至在那里过夜。

她希望能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但是一无所获。

当她收到暮光闪闪的来信时,她总是怀着激动的心情。

但暮光闪闪那边找不到哪怕一点点有关“情感流失”的信息。

暮光闪闪已经翻遍了她城堡里的所有书籍,开始在旧城堡寻找资料。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新的一个月开始了。

当塞拉斯蒂娅去往餐厅时,睡眼朦胧的她看见了餐桌另一头的天角兽正喝着咖啡。

她难以置信地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露娜……?”“是我,姐姐。”

听见露娜回应了自己,塞拉斯蒂娅的眼泪毫无理由地挤出了眼眶。

她甚至直接上前将露娜抱在怀里,把露娜吓了个激灵,用杯里的咖啡洒了一地。

“……蒂娅!我的咖啡!”


两姐妹享受了一顿愉快的早餐。当塞拉斯蒂娅目不转睛地看着露娜收拾刀叉时,她有一瞬间觉得一切都很美好,美好得像个梦。

等等,梦……?

在一切都开始模糊、开始远去时,露娜依然站在那里。

星云般的鬃毛遮蔽了她的大半边脸庞,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但塞拉斯蒂娅能感觉到,露娜身上所散发着的浓烈的黑暗气息。

一团黑雾席卷而上,将露娜包裹,托上半空。

那刺耳的笑声在耳边再度响起。

塞拉斯蒂娅的脚下变化成了她们的旧城堡,“梦魇之月”带着恨意的目光直视着曾经的她。

“塞拉斯蒂娅”与“梦魇之月”开始了战斗。塞拉斯蒂娅却不能动弹,像被什么东西束缚在了原地。

“梦魇之月”所发出的每一招,都是对“塞拉斯蒂娅”下了死蹄。而“塞拉斯蒂亚”不仅仅只是躲避着,以强力的激光回击“梦魇之月”。

但“梦魇之月”仍然处于上风。

在被“梦魇之月”重伤后,“塞拉斯蒂娅”使用了谐律精华。

那力量将“梦魇之月”击飞,但并没有将她送到月亮上,而是摔到了塞拉斯蒂娅跟前。

“露娜!”塞拉斯蒂娅挣脱了束缚,俯身想将“梦魇之月”扶起。

她的蹄子被甩开了。“梦魇之月”咬牙切齿地站起身,面露凶光。

“你从来都不理解我的痛苦,姐姐。”

谐律精华傍身的“塞拉斯蒂娅”徐徐在塞拉斯蒂娅面前降落,塞拉斯蒂娅也张开翅膀挡在两马中间。

“塞拉斯蒂娅,保护你的子民是你的责任。”

“塞拉斯蒂娅”开口说道,带着一个统治者的威慑感。

“露娜是我的妹妹。”塞拉斯蒂娅的语气中带着无法撼动的坚定。“我已经失去过她一次……我绝对不会重蹈覆辙!”

黑雾附着而上,“梦魇之月”和“塞拉斯蒂娅”的独角同时点亮,瞄准了塞拉斯蒂娅。

两道激光射出,塞拉斯蒂娅释放出保护罩抵御。

随着攻击力度的增大,她也渐渐力不从心,保护罩开始逐渐瓦解。

她们僵持了很久。在塞拉斯蒂娅筋疲力尽之时,一道深蓝的魔法光从天而降,驱散了周围的一切黑雾。

“梦魇之月”和“塞拉斯蒂娅”也随之消失。

塞拉斯蒂娅有些恍惚,对这似幻非幻的世界。

“露娜?”

最后的那一眼,她看到了露娜。

露娜对着她微笑,笑得很温柔。


“露娜!嘶……”塞拉斯蒂娅猛地抬起头,撞上了身后的书架。

看着摆在眼前的古籍,再想想刚刚经历的那场梦,只觉得整个脑子都嗡嗡的。

“看来是梦……”塞拉斯蒂娅长吁一口气,伸了个懒腰。整理好桌上的古籍,她瞥见了墙上的时钟。

“差不多该去升起太阳了。”


在天台上,塞拉斯蒂娅点亮独角将太阳升起。同时,露娜也将月亮缓缓地降了下去。

塞拉斯蒂娅转头望向露娜所在的那个天台。只见露娜走得有些僵硬,还同时迈出了同一边的蹄子。

塞拉斯蒂娅不禁面露惑色。

妹妹刚刚这是……顺拐了?

怎么回事???真是越来越奇怪了……


鉴于露娜越来越古怪的行为,塞拉斯蒂娅决定问个水落石出。

于是她在傍晚时分堵住了自己刚刚降下月亮的妹妹。

“妹妹,能谈谈吗?”

露娜像是吃了一惊,急急忙忙往后退到了天台上。

塞拉斯蒂娅上前一步,放下了自己作为一个统治者的架子,看向露娜的眼神中多了几分祈求。

“露娜,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了。你已经躲了我快三个月,完全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

她眼中盈满泪水,声音开始颤抖起来。

“如果你遭遇了什么困难,还是有什么心事,说出来让我知道好吗?你这样远离我,让我很害怕啊……”

露娜见了塞拉斯蒂娅这幅样子,似乎有些于心不忍。她略有些僵硬地给了塞拉斯蒂娅一个拥抱,试着安慰她。

“你知道吗?我昨晚梦见你变成你变成梦魇之月的那一天了。……你的反常行为让我很担心。我害怕你会再度成为梦魇之月,我又不得不站在你的对立面,和你战斗。”

“我不想再次和你分开了,露娜……”

塞拉斯蒂娅看向露娜。露娜在她身边坐下,用蹄子小心地轻抚着她翅膀上的羽毛。

她脸上噙着笑,眸中噙着泪花。

“露娜,你在听吗?”

塞拉斯蒂娅平复了下心情,希望这次露娜能给予她答复。

露娜没有说话,并示意她抬头看月亮。

就当她仰起头的那一刻,那个巨大的玉盘上突然出现了字母,组成了连串的语句。

——是露娜。她点亮独角,用魔法在空中绘出字迹。

“I am sorry,Tia.

This is the only way I can communicate with you right now.

I have a disease. It would rob me of my voice, my hearing, my mobility and my sight.

As you may have noticed, my actions have been a little difficult lately, which is why.

I'm trying to find a solution.

Don't worry too much about me, sister. Your daily work is already very tired, if you don't rest at night to read ancient books, your body will not bear.”

众所周知小马语是英语,所以写的是英语。我绝对不是为了凑字!以下翻译:

我很抱歉,蒂娅。

我目前只能以这种方式与你交流。

我得了一种病,它会夺取我的声音、听力、行动能力和视力。

你应该已经注意到了,我最近的行动有些困难,正是因为如此。

我正在努力寻找解决方法。

不要太为我担心了,姐姐。你的日常工作已经很累,如果晚上也不休息而去翻阅古籍,你的身体会吃不消。)

露娜写到此处便停了下来,等待塞拉斯蒂娅做出反应。

谁知塞拉斯蒂娅竟然一把将她揽进了怀里。

“我们会找到解决办法的,妹妹。你一定可以恢复正常!”接着,她又小声的嘀咕了起来:“早点告诉我不就好了吗?害我担心那么久……”

魔法再度开始飞舞,写出一行字来:

“It's late,Tia. You go to bed. I'm going on a night watch.”

(不早了,蒂娅。你快去睡觉,我要去巡夜了。)

塞拉斯蒂娅仍然抱紧她不放。

“告诉我这不是梦,好吗……?”

她的身体缓缓地倚在露娜身上,放松下来。

露娜赶紧将她扶住,使用魔法瞬移到了她的房间,将她亲爱的姐姐送进被窝,盖好被子。

“Sweet dreams, sister.”

(做个好梦,姐姐。)

她在被子上如此写下,转身走出了房间。

-未完待续-

彩蛋:

塞拉斯蒂娅:等等!如果露娜听不到,她怎么知道我在说什么?

露娜:(书写ing)“I can read lips.”

(这句什么意思自己查吧?翻译已经下班了。/雾)

我.不.会.打.tag.啊!







芒果碎-
ONEUS 《月下美人 : LUNA》MV
ONEUS 《月下美人 : LUNA》MV
無铭

《月之华》第一章

清晨,坎特拉皇宫

“看起来我亲爱的妹妹真是越来越不把我这个姐姐放在眼里了。”

塞拉斯蒂娅正坐在餐桌前吃着早餐。看着对面空空无马的座椅和摆得十分精美看起来也十分可口的馅饼,心里有些气恼。

她又望向了长廊,竖起自己的耳朵,期望能听到那熟悉的马蹄声。

——可是声音都没有,安静极了。

塞拉斯蒂娅像是很失望般,用魔法操纵刀叉狠狠地切着自己的馅饼。她现在只希望趁早结束这无聊的早餐。


不知为何,露娜行为变得越来越奇怪。至少塞拉斯蒂娅这么想。

以前在将月亮降下后,她至少会来餐厅拿一个香蕉或一个菠萝之类的容易食用的东西暂时填填肚子,顺便和塞拉斯蒂娅问声“早上好”之类的话语再离开去休息。...


清晨,坎特拉皇宫

“看起来我亲爱的妹妹真是越来越不把我这个姐姐放在眼里了。”

塞拉斯蒂娅正坐在餐桌前吃着早餐。看着对面空空无马的座椅和摆得十分精美看起来也十分可口的馅饼,心里有些气恼。

她又望向了长廊,竖起自己的耳朵,期望能听到那熟悉的马蹄声。

——可是声音都没有,安静极了。

塞拉斯蒂娅像是很失望般,用魔法操纵刀叉狠狠地切着自己的馅饼。她现在只希望趁早结束这无聊的早餐。


不知为何,露娜行为变得越来越奇怪。至少塞拉斯蒂娅这么想。

以前在将月亮降下后,她至少会来餐厅拿一个香蕉或一个菠萝之类的容易食用的东西暂时填填肚子,顺便和塞拉斯蒂娅问声“早上好”之类的话语再离开去休息。

现在竟然连餐厅也不来了。

甚至,除了必要的升起和降下月亮,露娜的行踪也是越来越难寻觅。

塞拉斯蒂娅首先想到的是幻形灵。不过在某次露娜休息时,塞拉斯蒂娅闯入她的房间对她进行了检查。

好巧不巧,离开的时候因为过于慌(hao)张(qi)碰倒了一个花瓶。

虽然塞拉斯蒂娅及时用魔法将它拖住,松了一口气。

但在小心翼翼的将它放回原位时,眼角的余光瞥见了——

漆黑的房间中,一双绿松石般的眼睛正幽幽地盯着她看,充斥着十分复杂的情绪。

最终,花瓶还是掉到了地上……

本来以为露娜会用坎特拉皇家大嗓门和她理论一番,但现场却出奇的安静。

露娜就那样盯着她看了一会,便继续躺下休息了。

难道……她以为自己在做梦吗?

塞拉斯蒂娅见状,马上用魔法将花瓶复原摆回原位,急匆匆地走出了房间。

至于第二天,两姐妹相遇时也是分外的尴尬。

或许是因为心虚,塞拉斯蒂娅并不怎么敢直视露娜的眼睛。露娜也没有说话。

她们就这样静静地站着,谁也不开口。

最后还是塞拉斯蒂娅被赶来的秘书提醒,才匆忙地离开去处理朝政。

她回头望了一眼露娜,露娜也在望着自己。

——她还是没有说一句话。



一个月后,公主姐妹应音韵公主之邀前往水晶帝国。

水晶帝国的西边边境地震频发,音韵忙于安抚民心及照顾孩子,处理地震的重担便落在了银甲闪闪身上。而银甲闪闪,为此好几天没有合眼。

“我觉得可能是塔佐蠕虫。”两姐妹在去往高频地震区的路上听着暮光闪闪的猜测。“之前小马镇也出现过突发地震,罪魁祸首就是一只塔佐蠕虫。”

“如果真是如此,那便是极好处理的了。只需要一些大的声响。你说对吗,妹妹?”塞拉斯蒂娅看向了走在她身旁的露娜,希望她能答话。

露娜只是点了点头以示同意,仅此而已。

一路上便没有再说什么话了。就算暮光闪闪想开口,她也因为自己亲爱的导师身上凭空出现并强烈散发着的那种烦躁感而选择保持沉默。

眼见着塞拉斯蒂娅的行走速度越来越快,暮光闪闪逐渐追得有些吃力,而露娜倒是悠哉悠哉地跟着。

“塞拉斯蒂娅公主是有什么烦心事吗?”待她们和塞拉斯蒂娅离了一段距离时,暮光闪闪小声地朝露娜询问道。

露娜不语,露出了一个无奈的微笑,静静地看着走在前头的塞拉斯蒂娅。

暮光闪闪有些不解。她看看露娜,又转过头看看塞拉斯蒂娅,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到了目的地,一股强烈的震感袭来。三只天角兽飞在了半空,向下俯视着。

果然,确实是塔佐蠕虫造成的。不过不仅仅是一只,是一窝。

看着那些大型的蠕虫在土地上来回穿梭蠕动着,不是还朝她们伸出长长的触手,塞拉斯蒂娅不禁感到有些胃部一阵翻涌。

她们开始对这些蠕虫展开攻击,以为银甲闪闪准备大声响争取时间。

迅速点亮独角,发射激光射向蠕虫。塔佐蠕虫们似乎也意识到了危险的来临,集体向三只天角兽发起了攻击。

无数的触手交织着簇拥而上,不断地延伸着,一次又一次抓住了天角兽们的蹄子。天角兽们也没有丝毫犹豫,释放魔法将其击退,在空中不断转移着位置。

奇怪的是,塔佐蠕虫在遭受了魔法攻击不但没有丝毫退却,反而更疯狂地展开反击。

“妹妹!小心……!”塞拉斯蒂娅话音未落,几只扑上来的触手将她抽飞。她连忙拍打翅膀以保持平衡,却转眼看见露娜正被拉下半空。

暮光闪闪焦急地攻击着那蠕虫的触手,露娜也在不断挣扎着。可那些触手却越抓越紧。

很快,露娜的身影被淹没在了密密麻麻的黑色触手中。

“不!露娜——!”

巨大的声响在下一刻爆发,是银甲闪闪赶到了。

随着巨大声响的持续输出,那些聚集在一起的塔佐蠕虫们逐渐分散开来。音波的扩散似乎使它们极其不舒服,在地上开始扭曲变形。

塞拉斯蒂娅赶紧趁这个时候将露娜从蠕虫堆里救了出来。

极多的绿色黏液从它们口中吐出。与银甲闪闪一同到达的韵律点亮独角为在场的所有小马附上了保护泡泡,以防止被那绿色黏液溅到。

(D爷的前车之鉴。)

塔佐蠕虫们在巨大声响的威胁下远离了水晶帝国,留下一片被绿色黏液浸没的土地给小马们打扫。


“露娜很不对劲,非常不对劲。”塞拉斯蒂娅在房间外来回踱着步子,又联想起这一个月来露娜的一切反常行为,心头像堵了什么东西。

暮光闪闪在一旁看着塞拉斯蒂娅不停歇的走着,心中更是平添几分着急。

毕竟房间里的是自己的妹妹啊。暮光闪闪这样想着。

房间的门被打开,韵律从中走出。接着,她又将门轻轻地关上,对着塞拉斯蒂娅摇了摇头。

“她还没醒,让她休息会吧。”

“韵律,露娜怎么样?”暮光闪闪走至韵律身旁,问。

“右边的翅膀骨折了,不过没有大碍。但,露娜的情感似乎在流失。”

“情感?流失?”

塞拉斯蒂娅蹙起眉头思索。

“噢!我好像在哪本历史书里读过,上古时代的小马国某处好像流行过一场怪病。”暮光闪闪想起自己很久之前似乎在哪本书中读过类似的症状。“我现在就回小马镇。只要找到有用的信息,我马上写信!”

塞拉斯蒂娅与韵律目送着她离开,又回头看向了露娜休息的房间。

“露娜会没事的。”韵律安慰道。

塞拉斯蒂娅点点头,有些失神。

-未完待续-




韩流白皮书
[Teaser2] ONEUS(원어스) _ LUNA(월하미인 (月下美人
[Teaser2] ONEUS(원어스) _ LUNA(월하미인 (月下美人
韩圈大荟萃
Play The Siren - Dream Drive (Feat. f(Luna)) Official M/V
Play The Siren - Dream Drive (Feat. f(Luna)) Official M/V
ThePump乐队
COVER TIME 「Luna」 The smashing pumpkins
COVER TIME 「Luna」 The smashing pumpkins
芒果碎-
ONEUS 《月下美人 : LUNA》Showcase Stage
ONEUS 《月下美人 : LUNA》Showcase Stage
韩流白皮书
ONEUS(원어스) - LUNA(월하미인) (Music Bank) | KBS WOR
ONEUS(원어스) - LUNA(월하미인) (Music Bank) | KBS WOR
韩流白皮书
LUNA - Free Somebody / Learner's Class
LUNA - Free Somebody / Learner's Class
千的猫神面具
占tag致歉🙏!宣个卢娜粉丝...

占tag致歉🙏!宣个卢娜粉丝裙裙~

群内有卢娜相关图片免费领取,请大家进群后自觉遵守群规


群号如图

占tag致歉🙏!宣个卢娜粉丝裙裙~

群内有卢娜相关图片免费领取,请大家进群后自觉遵守群规


群号如图

排骨仔
是自己画的露娜顺便想要接稿子,...

是自己画的露娜顺便想要接稿子,这样子的大头30左右一个,全身可以加我QQ看例图。

是自己画的露娜顺便想要接稿子,这样子的大头30左右一个,全身可以加我QQ看例图。

—**—**——*

爬到冬双子了ψ(`∇´)ψ

爬到冬双子了ψ(`∇´)ψ

秋貉

Axiom

*eto和luna,双子好,不会打标签,求教

*祝阅读愉快

*以下正文


“月亮是时间的镜子,你有听说过这句话吗?”


爱托望着周遭折射斑斓光芒的玻璃碎片中反复闪回着不知来自何处的场景,在某一个霎那间闭上了眼睛,仿佛不经意地对身边与她并肩站立的妹妹这样问道。

“……”露娜没有回答。她用奇怪的目光打量了一下自己那闭上眼睛看起来在思考着什么的姐姐,而后叹了口气。

“不知道。”虽然她永远对爱托怀有一股子不服输精神,但是面对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应该坦率地承认。她觉得在这种莫名其妙的话语上逞强毫无意义,换言之,那是应该小孩子才有的行为。

“哼,”她难得地听到爱托微微低下...

*eto和luna,双子好,不会打标签,求教

*祝阅读愉快

*以下正文






“月亮是时间的镜子,你有听说过这句话吗?”



爱托望着周遭折射斑斓光芒的玻璃碎片中反复闪回着不知来自何处的场景,在某一个霎那间闭上了眼睛,仿佛不经意地对身边与她并肩站立的妹妹这样问道。

“……”露娜没有回答。她用奇怪的目光打量了一下自己那闭上眼睛看起来在思考着什么的姐姐,而后叹了口气。

“不知道。”虽然她永远对爱托怀有一股子不服输精神,但是面对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应该坦率地承认。她觉得在这种莫名其妙的话语上逞强毫无意义,换言之,那是应该小孩子才有的行为。

“哼,”她难得地听到爱托微微低下头闷笑一声,于是她偏过头去想要瞪爱托一眼,却只看见了金发姑娘轻笑着的表情,“我还以为你会说你知道。”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不满的露娜在突然间猛地放缓了脚步,让她的姐姐在下一秒踏在了她的前方,引得惊讶的爱托立刻驻足回首望向她,“我为什么要隐瞒这种事情?”

“你不是一向都很在意这种事情吗?所谓的,输和赢?”微微向前倾着身子作询问状的爱托歪了歪脑袋,对着面前的小姑娘眯眼笑道。

“和这没关系吧?”姐姐微妙的调侃让露娜停下脚步。她将双臂抱在胸前,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略带嘲弄地回应道,“这只是一句谚语而已,而多知道一句谚语又能让我赢到哪里去?”

“说不定呢?”爱托扬了扬头,像是毫不在意地望向飘浮在空中的玻璃碎片们轻巧地浮动着。在她的眼中,露娜可以看见那些所谓的Arcaea折射出的变幻无常的场景如同闪闪发光的鳞片一样巡回游走。“多知道一些东西总是会显得很厉害不是吗?”

“可那只是一句话罢了,你知道的,言语什么都改变不了,都只是说说而已的小把戏,不是吗?”露娜学着她姐姐那不知为何有些让人心生悸动的样子憋出了一个相似的笑容,而站在她面前的人只是淡淡笑着点了点头。


“好吧,如你所说,那只是一句话而已。”爱托露出有些许落寞的眼神,而后有意无意地这般重复道,“话语的力量并没有实际行为上来的强大,我当然知道。”

蓝紫发色的小姑娘有些神情复杂地望向她的姐姐。她那令她感到骄傲的姐姐不应该有着这样的表情。爱托应当永远笑着,笑着面对她的一切比试,笑着看着她成长,笑着去解决一切看上去解决不了的难题。

露娜的目光在爱托的身上飘忽不定,她看见爱托那纤细柔软的指尖此时在用力地蜷曲着,这让她在下一个瞬间晃了神,仿佛觉得自己身置于某一段属于arcaea的虚假记忆里。面前的爱托看似在犹豫着什么事情,望着那低沉的目光,她也开始迟疑不决了。

她怀疑自己是否说错话了,但是转念一想,平常她们两人的交流一向如此,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她对自己姐姐的,挑衅——也许那算是一种挑衅,虽然在对方眼中可能更类似一种打趣的开玩笑——要更为激烈一些,她的姐姐向来从容应对。每当露娜计较自己比过姐姐的次数的时候,年长的姐姐只会温和地点头应和,认真地听她说完每一句话,在她炫耀完以后告诉她自己比她还多赢过几次,如此反复,颇具耐心。

所以此时此刻站在她面前的爱托让她感到陌生起来了,令自己感到骄傲的姐姐不应该对着她露出这种表情,这看上去让人难过极了。就算这次算是露娜说赢了爱托,这也无法使她感到高兴起来。

她觉得自己开始有点迷惑起来了,好像在云端行走一般地自然却又迷幻。她想要用力地抱住爱托,但又不知道面前的姐姐是否还是原来那个善解人意却又绝不纵容她的姐姐,尽管爱托从未离开过她的身边。

但她还是这么做了。仅仅是两三步迈出的微小步伐就覆盖了姐妹两人之间的短小间隔,下意识奔向爱托的露娜并没有时间去察觉她姐姐脸上微妙的表情变化,她只是在那一个瞬间将手臂搭在自己姐姐的肩膀上,而后用力地狠狠将爱托抱在了怀里。

温暖的体温让露娜真实地感受到了她姐姐的存在,这使她暗地里松了一口气。她缓缓地闭上眼睛,反复体味着面前怀抱里那令人感到安心的热量稳定地向她传输过来。不过,下一秒她感觉到了一股子温热将她环绕了。

尽管露娜未曾察觉,但是被自己那淘气的妹妹突然抱住的爱托眼中的错愕基本上是转瞬即逝,她能感受到自己肩膀被束缚的紧迫感,她能感受到自己可爱的妹妹几乎是将她自己全身的重量压在了她身上,她能感受到露娜温热的鼻息在自己的脖颈处克制而又不自知地吐露着心声。这让她心生愉快,这使她发笑。

“露娜?”爱托伸出手臂将露娜搂在怀里,亲昵地用下颚蹭了蹭妹妹的头发,“你这是在撒娇吗?”

“才没有,”嘟囔的声音从下方传来,“我只是有点累了。”

爱托闭上眼睛苦笑了一下,周身散漫而又聚拢的残片映射着姐妹两人的表情,但她并未打算戳穿妹妹那不击自溃的谎言,而是用右手用力地回应着露娜的拥抱,而另外一只手则是有些漫不经心地拨弄着在妹妹头顶附近飘摇的剔透碎片,好似在与一只蝴蝶玩耍一般。

“有点累了吗?那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话音未落,她的指尖便伸向碎片的凹陷,使某个狭小的空间裂缝得以在她的面前——露娜的背后——展开,忽然卷起的微风让怀里的妹妹下意识地抬起了伏在她肩上的脑袋。


“你又在……”




爱托耳边妹妹对她小声的斥责尚未完全得以袒露,下一刻她们便一起摔在了一片巨大的柔软草坪上。那是一个山丘的平坦处,略带凉意的山风混着泥土的味道捋过双子的耳畔和面颊,让她们在一瞬间回想起来这究竟是哪一段记忆。

保持躺着姿势的爱托看见自己的妹妹脸上浮现出微妙的表情,夹杂着惬意与迷惑。果不其然,露娜迅速地站起身子,拍了拍裙摆上若有若无的浮尘,到姐姐身边一副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爱托。对此,金发的姐姐只是微笑着把左手垫在脑袋下面,伸出右手一把抓住露娜的手指,将它们的主人拉倒躺在自己怀中。

那指尖是温热的,一如爱托在露娜小提琴比赛获胜后向她仰了仰头表达骄傲时所感受到的热诚一般让她心生欢喜。

“唔姆……”露娜吃痛地呜咽了一声,而后不服输地想要重新站起来。就在她滚离姐姐胸口的一瞬间,她听到她那从来都没有阻拦她的姐姐说。


“让我们一起休息一下,好吗?”


好个鬼。露娜在心里骂了一句,但她又望了望自己姐姐那混着湛蓝星空的眼睛,以及爱托那向她这边伸展过来的手臂,她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躺下,将脑袋靠在姐姐的大臂上。

爱托咯咯地笑出了声,但是露娜并没有在意,只是赌气般的嘟了嘟嘴,而后把手搭在了姐姐的胸前,蜷缩在爱托的怀里。

“这一点也不好,”露娜说,“我们应该向前去寻找些什么有意义的东西,而非在这里浪费时间。”

“你觉得这是在浪费时间吗?”爱托把脸转向躺在身侧的露娜,身下草坪散发出阵阵清香。那目光和气息一同向露娜袭来,“如果连这都不叫有意义,那么什么才算是珍惜时间?”

露娜叹了口气,时间,时间。在这个玻璃碎片乱飞的奇妙地带,没有人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但是她的脑海中莫名其妙地浮现出了最开始爱托对她的发问。



月亮是时间的镜子。

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如果可以的话,露娜仍旧会这么回答。但是爱托为什么要突然提出这样的问题呢?她也不知道,她也知道自己不会去问爱托。她觉得这个问题的答案该由她自己寻找。

“我不知道。”露娜依旧坦诚地回答道,“也许这样也挺好。”

“是吗?我居然用言语说服了你,这算是语言的力量吗?”爱托笑道,“你瞧,我们的对话充满了意义,不是吗?”

“如果你觉得这算是有意义的话……”露娜悄悄嗫嚅着,然后在下一秒提高了音量,“不过我有一个疑惑…对你来说,月亮就是时间吗?”

“哼,”爱托轻笑一声,“你觉得呢?”

“别把问题给我抛回来!”露娜有些生闷气地戳了戳姐姐脸上的星星符号,她知道自己的姐姐不会躲开。她永远也不会躲开。

“那就是吧,”爱托说,“既然是古人的谚语流传下来,那必定有其中的道理。”

“就因为是古人说的?”露娜错愕。

“那不然呢?”爱托半眯起一只眼睛俏皮地对着妹妹wink了一下,“难道你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吗?”

“我倒是想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呢。”

“我什么都没想啊,”爱托耸了耸肩,这让露娜调整了一下她躺在姐姐肩上的睡姿,“我只是在一个碎片里偶尔听到了这句话罢了。”

“……”


【扑腾】


爱托还没有反应过来,露娜就已经在一瞬间翻过身骑上了她的腰。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妹妹跨坐在自己的腰间再一次居高临下地望着自己。

“你做什么啊?”爱托权当自己的妹妹又在和自己戏耍,“就算这样也不能算你赢一次哦?”

露娜难得地没有还嘴,她只是缓缓地俯下身子,把头微微地靠近姐姐,用目光将姐姐笼络在自己的视线之下。

“你想做什么啊?”爱托开始有些慌张了,她甚至有些微微眯起她的眼睛了。

“没什么。”出乎意料地,一小朵花草被小心翼翼却又迅速地放在了爱托的嘴唇上。

“嗯?”爱托疑惑地吱呜了一声。

“就是这样,”露娜站起身来,拍了拍手,就好像想要拍掉手上的泥土一般,虽然她那柔软纤细的手指干净如初,“就是这样。”

露娜偏了偏头,仿佛在逃离姐姐那不解的目光。

爱托没有随着妹妹站起来,她将嘴上的草叶高高地举起来,对着那散发着虚假光芒的太阳照去。小小的叶片在光线下经络分明,但那纤细的筋脉又是如此的错综复杂,让爱托看不清全貌。

“这是白车轴草吗?”爱托笑道。

“诚然如此,”露娜好似不经意地回答,“你都知道的。”

“你想向我表达什么呢?”爱托也像是假装不在意地打趣道,“难道只是想让我住嘴吗?”

露娜沉默了一下,她在某一个瞬间用目光紧紧地咬住了姐姐的视线,而后她转过身去面向了那太阳。

爱托望着她的背影在光芒下熠熠生辉,月亮如同极昼一般刺痛了她的眼睛。爱托头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妹妹离自己如此遥远,但是她又感觉此时的露娜离她如此之近,以至于触手可得。

她听见背对着自己的妹妹一字一句地向她阐明着,但她知道,这一片记忆碎片马上又要崩坏殆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花草,天空,太阳,甚至……她的妹妹,都有可能在下一秒变得模糊不清。

“三片叶子的白车轴草代表着什么呢?”

一股恐惧忽然袭上爱托的心头,那种前所未有的酸楚感充斥着她的大脑,她仿佛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但她又好像失忆了一般的感到混乱起来了。


于是她大喊。


“我不在乎,露娜!我不在乎!”


“花草,有的是寓意……那你和我呢?”


“露娜!我不在意月亮和时间是什么关系,我不在意!”


“但是……”


话语变得无力起来了,爱托深深地察觉到了语言的无力。它远不比实际行动来的可靠。她大喊出来的话语在时间的间隙里一同扭曲了,如同她们两人的记忆一样模糊弥散开来。


但是爱托还是要说。无论是否能够传达到位。


“但是我需要你!”







【扑腾】


“呜……”爱托感觉到自己的后脑勺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上,吃痛的呜咽还没有完全滚出舌尖,她感觉到另外一团温暖的东西砸在了她的怀里。

“哇唔!”露娜在落在爱托胸口的那一瞬间惊叫道。

爱托不知为何长舒一口气,她使劲地搓揉着怀里妹妹的头发,好像是为了确认露娜的存在一样,她的双手一刻都没有离开露娜的身上。

“你做什么啦?”露娜被姐姐莫名的动作吓到了,但她只是缩了缩头,并没有一下子跳开自己的姐姐身边。她蜷缩在她的姐姐怀里,一如小时候晚上感到害怕时钻到姐姐被窝里一样纵容着她的姐姐抱住她。

“你说呢?”爱托嘟囔道,“我以为我要失去你了。”

“怎么可能。”露娜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而后对着她的姐姐笑了笑,“我还能去哪里呢?”



其实她想说,最后的时间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但是别指望她把这话说出口。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