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uxiem

317.2万浏览    37336参与
muse

voxmysta/红酒巧克力

ooc预警

abo题材的不喜欢请左上角谢谢

大家看个开心就好


“嗯…”

mysta推开门,小腹再一次传来刺痛,他眼前一黑,扶着门才勉强没有摔倒。手里的袋子落在地上,里面的东西洒了出来 ,满地的药盒。


ike闻声赶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他来不及多想,先把mysta扶到了床上,再去收拾地上的东西。


止疼片…抑制剂……


ike握着东西的手微微颤抖,作为好朋友,他居然不知道mysta需要吃这么多药。mysta看着ike愣在原地的背影,一只手无奈地遮住眼睛,他不想让好朋友担心他。


ike沉默地收拾好东西,然后在床边站定,他没说话,好看的橄榄绿眼睛变得......

ooc预警

abo题材的不喜欢请左上角谢谢

大家看个开心就好



“嗯…”

mysta推开门,小腹再一次传来刺痛,他眼前一黑,扶着门才勉强没有摔倒。手里的袋子落在地上,里面的东西洒了出来 ,满地的药盒。


ike闻声赶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他来不及多想,先把mysta扶到了床上,再去收拾地上的东西。


止疼片…抑制剂……


ike握着东西的手微微颤抖,作为好朋友,他居然不知道mysta需要吃这么多药。mysta看着ike愣在原地的背影,一只手无奈地遮住眼睛,他不想让好朋友担心他。


ike沉默地收拾好东西,然后在床边站定,他没说话,好看的橄榄绿眼睛变得有些阴沉,mysta受不了这股目光的注视,很快放弃了回避,两个人无声地对视了片刻,mysta低下了头。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说那些药。”ike的声音低低的,听不出喜怒,mysta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没事啊,就是偶尔肚子疼,你知道我的胃病…”话还没说完,刚刚平息的刺痛再次袭来,mysta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 ,额头冒出虚汗,ike皱起眉,医生的职业敏感告诉他mysta不只是胃病这么简单,


“和我去医院。”ike抓住mysta的手,“不要…我不去…”mysta想把手抽出来,可是他没力气,只能把自己缩成一团,不去看ike。ike没有办法,又不能把mysta打晕带过去,只好给医生同事shu打电话 。


shu来的很快,ike是外科医生,有些病他不了解,只好让shu给mysta做一个简单的检查。mysta没有拒绝,听话地躺在床上不动。


“ike,你跟我来。 ”shu看起来有些严肃,ike摸了摸mysta的头,跟着shu走出了门。


“怎么样,很严重吗?”shu摇摇头,似乎在考虑怎样开口。


“ike…他怀孕了”






————未完待续



对不起打扰了

因为总是想对爹做些涩涩的事情所以忍不住摸了🥹

喜欢爹用粉瞳做挑衅的表情(会让我很想up他…这是可以说的吗……)

上色背景都很烂凑合看看🤧

我不管我不管爹铁定不是恶魔是魅魔😇

(舌钉和脖子上的内啥纹都是我的xp不要喷我🙏🏻)

因为总是想对爹做些涩涩的事情所以忍不住摸了🥹

喜欢爹用粉瞳做挑衅的表情(会让我很想up他…这是可以说的吗……)

上色背景都很烂凑合看看🤧

我不管我不管爹铁定不是恶魔是魅魔😇

(舌钉和脖子上的内啥纹都是我的xp不要喷我🙏🏻)

钒氡铋冷

【Fox Akuma】咬

*养父子背景短打

*由线下联动mysta吃pocky时说他可以deep-throat衍生而来


Summary:“他的男孩天赋异禀。”


全文2k+ 

*养父子背景短打

*由线下联动mysta吃pocky时说他可以deep-throat衍生而来


Summary:“他的男孩天赋异禀。”


全文2k+ 

Knight

「mysta/alban乙女」当他碰到你和别的异性走在一起

mysta rias


平时我都会和别的异性保持好距离 因为某只小狐狸敏感又脆弱 我和别的异性聊上几句 他都可以暗自伤神好久 虽然每次问他的时候他都慢吞吞地说着没事


但这次的交接工作是十分重要的 我无可避免地要和同组的一个人核对信息 好巧不巧 正撞上来给我送奶茶的mysta


一下子他亮闪闪的浅蓝色眼睛就黯淡下去 有些落寞地低垂着眼 密匝匝的睫羽投下一片阴影 他低下头 轻轻咬着唇 手中的塑料袋缓缓攥紧


我一下子便注意到他 ......





mysta rias



平时我都会和别的异性保持好距离 因为某只小狐狸敏感又脆弱 我和别的异性聊上几句 他都可以暗自伤神好久 虽然每次问他的时候他都慢吞吞地说着没事


但这次的交接工作是十分重要的 我无可避免地要和同组的一个人核对信息 好巧不巧 正撞上来给我送奶茶的mysta


一下子他亮闪闪的浅蓝色眼睛就黯淡下去 有些落寞地低垂着眼 密匝匝的睫羽投下一片阴影 他低下头 轻轻咬着唇 手中的塑料袋缓缓攥紧


我一下子便注意到他 这可怜的模样刺得我心疼 我忙把身边那人打发走 跑过去就抱住我的小狐狸 


“mysta 那人是我的同事 我们在谈工作 谢谢你给我带的奶茶 你最好啦”


虽然mysta不会过问 但主动解释是个好习惯 


我和mysta又亲亲抱抱好一阵 我牵着他的手 把他送下楼 掌心里传来他的温度 明明已经牵过不知道多少次手 但还是控制不住的心跳加速


到大门口 mysta看着我 欲言又止 我看出他眼里的不舍 于是轻笑起来 “现在时间还早 要再走一次吗?”


他微微点了点头 一双眼眯起来笑 斑斑碎光跃动出来 比屋外那耀眼的朝阳还要灿烂三分




alban knox



我是不敢和别的异性走的太近的 我怕“单纯无害”的小猫猫冲过去把人给怎么怎么样 或者他在我耳边喋喋不休我也受不了


可是别人缠着我我是真的没有办法 粘人的猫猫只是离开一会会去给我买了个冰淇淋 就看见我旁边站着一个人在搭讪 小猫猫瞬间就炸毛了


alban快步走过来 自后向前抱住我 下巴枕在我的肩上 把冰淇淋放在我的唇边 我就在这个别扭的姿势吃着而alban挑衅地向那人挑了挑眉 把人给赶走了


我叫他把我放开 他不听 反而搂得更紧 “欧内酱 你怎么可以接受别人的搭讪”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接受了啊!!!


“你看你都不把人赶走......”说着说着又带上些哭腔 alban的小算盘打得很好 要我亲亲抱抱举高高才可以哄好 


我把冰淇淋从他的手中抽出来 飞速从他怀里挣脱开来 跑远 远远转过身来 看着他 “我说了我不吃你这一套!”别再撒娇 再撒娇我就要动摇了 我的flag就倒了 我就要受惩罚了 惩罚是什么不知道 反正没好事


不过今天alban竟然没有进行下一步撒娇大法的攻势 哦莫 他直接过来把我抵在墙上 眼睛一眨一眨看着我凑过来像是要吻我 却在几厘米处停住 “Senpai 给亲吗?”


不等我回应他就亲上来 我被亲的云里雾里 恍恍惚惚地想 flag好像还是倒了 不久 他缓缓推开 又来咬我的耳朵 “Senpai是冰淇淋味的诶”

仓鼠睡不够
《ⅰke掉进光遇了?!》 想看...

《ⅰke掉进光遇了?!》

想看点连动(?) 所以画了

最近画稿画多了,变儿童画 画手(不是)

这是第一张

《ⅰke掉进光遇了?!》

想看点连动(?) 所以画了

最近画稿画多了,变儿童画 画手(不是)

这是第一张

TARO就是香芋耶!
🐱 shucat :nya~...

🐱 shucat :nya~ nya~ 

|*´艸`*) ✨

🐱 shucat :nya~ nya~ 

|*´艸`*) ✨

ACOLD

修女shu💜


调色调的我眼都要瞎了🤧

设定来自我亲友@靥青 

修女shu💜


调色调的我眼都要瞎了🤧

设定来自我亲友@靥青 

柴柴柴柴此
“Sure.” 整点乙女视角嘶...

“Sure.”

整点乙女视角嘶哈嘶哈…

“Sure.”

整点乙女视角嘶哈嘶哈…

龙舌兰日落

【shusta】[向哨] 狩猎季 8

巨大的狐狸轻巧地在树丛的缝隙里穿行,载着向导在林间狂奔。Shu环住狐狸的脖子,以防被不断刮到身上的树枝扫到地下去。Shu张开精神探测,时刻关注着周围的动静。


以攻击性见长的Shu精神探测范围并不非常广,但所覆盖的范围内进行目标打击是即时的。

Shu并没有机会使用自己的能力。太安静了,除了植物摇曳的声音,没有任何动物的活动迹象,连窸窸窣窣的昆虫都毫无踪影。Mysta似乎在有意挑选植被更稀疏的路线,但周围的空间还是越来越逼仄了。


狐狸的身形在移动中显得更加局促,在道路完全被植物封锁的时候,Mysta把Shu放下来,变回人类的形态。“长得太快了。”他皱着眉头闻闻空气中的丙烯味,“前几天...

巨大的狐狸轻巧地在树丛的缝隙里穿行,载着向导在林间狂奔。Shu环住狐狸的脖子,以防被不断刮到身上的树枝扫到地下去。Shu张开精神探测,时刻关注着周围的动静。


以攻击性见长的Shu精神探测范围并不非常广,但所覆盖的范围内进行目标打击是即时的。

Shu并没有机会使用自己的能力。太安静了,除了植物摇曳的声音,没有任何动物的活动迹象,连窸窸窣窣的昆虫都毫无踪影。Mysta似乎在有意挑选植被更稀疏的路线,但周围的空间还是越来越逼仄了。


狐狸的身形在移动中显得更加局促,在道路完全被植物封锁的时候,Mysta把Shu放下来,变回人类的形态。“长得太快了。”他皱着眉头闻闻空气中的丙烯味,“前几天还没有这么茂密。”

 

这些见鬼的植物和曾经侵占Mysta精神图景的雨林很像。Shu走到一棵榕树边上,研究起它的性状。树干似乎是用什么劣质颜料涂抹的,一股粗糙的工业质感。他小心地用匕首刮了刮,绿色的磷粉掉落下来。Shu屏住呼吸,找Mysta要了密封袋把粉末收集起来。

 

“我觉得这东西在吸收我的向导素。”他把手套脱下来,用指尖点了点树干,立刻感觉到向导素的流失。

“你是说这东西和哨兵一样?”Mysta也效仿着摸上去,没有任何异状。

“我拒绝把这鬼东西和你相提并论。”Shu在外套上擦干净手,摇了摇密封袋里的粉末。


“这玩意恶心死了。”Mysta蹭掉粘在手上的磷粉,从Shu手里接过密封袋。

“我收着吧,让这见鬼东西离你远点。”

 


他们继续缓慢地前进,Mysta把他拿来当包袱皮的粉色毯子丢给Shu让他把裸露的头颈包裹起来,看起来有点搞笑,不过在这种到处飘磷粉的环境下确实有效。


Shu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谢谢你的保护装备,Mysta。”他知道对方的易感期影响已经过去,从善如流地接受了狐狸哨兵的好意。

“我觉得这里像个专门捕猎向导的笼子。”Mysta耸耸肩,“小心点总是没错的。”

 

虽然Shu裹着头巾,但倒也不显得鬼鬼祟祟。他跟着前方开路的哨兵,觉得自己的待遇着实是好到家了,比起他之前给塔干活的时候,或许投靠Mysta更有活路。毫无道德压力的向导漫无边际地想着。他已经在心里给他的两个哨兵队友判了死刑,像在兽潮的冲击中活下去,那得是老天开眼吧。

 

不过显然,凡事无绝对。

“Mysta,东南方三公里,有哨兵的存在。”Shu对Mysta示警。精神探测获得的感知经过怪异树林的削弱已经变得干瘪,他难以判断对方的身份,必须打起精神应对。

 

“能判断有多少人吗?”Mysta没有掏枪,只是站在原地。“不少于两个,没有向导。”Shu回答。


那群人在不断靠近,Shu看到Mysta的身体逐渐绷紧。“我听到了。”哨兵低声说,抽出了军刀。他把枪丢给Shu,几个闪身消失在树林里。

Shu感觉到他走出了一段距离,提着枪跟了上去。

 

五个全副武装的哨兵。看上去不属于塔,也不是Mysta的同僚。Mysta反握住刀柄,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左翼。

托之前补充向导素的福,Mysta比这群哨兵的反应更快,在他们用枪口对准偷袭者之前,第一个人倒了下去。左翼被撕开一个缺口,Mysta一个矮身躲过敌人横扫的刺刀,手腕一推把军刀送进了对方的肚子。他劈手夺过步枪,用枪柄狠狠砸了第三个人的脑袋,在这个倒霉蛋身体的掩护下拔出手枪打中了第四个人的脖子。

第五个哨兵已经在Mysta侧方举起了枪,Mysta直接放低中心横着撞到对方怀里,反手握住对方的手臂往上一抬,子弹打空,Mysta干脆利落地扭身退出来拧断了对方的胳膊,夺过枪面对面给他来了个爆头。他没有眨眼,血液直接飞溅到他的睫毛上和眼睛里,Mysta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甩手给三号补了两枪确保他死透了。

那个被捅穿了肚子的家伙正在Mysta背后试图瞄准射击,Mysta准备转身硬挨一枪的时候,对方的动作停滞了一下。Mysta抓住这个机会把对方按倒在地,挑飞手枪控制起来。

 

“谢了Shu,精神冲击用的不赖。”狐狸眯起眼睛微笑露出虎牙,一边把对方捆成粽子一边对到来时机刚刚好的向导发出赞美。做完这一切后他才有空擦掉溅在脸上的血液,Shu把水壶递给他让他冲洗眼睛。


“我今天大开眼界。”Shu笑着接受了哨兵的夸奖,“我是说,哨兵之间的近距离搏杀。”

Mysta很满意地哼哼两声,把军刀从敌人尸体上拔出来。

 

“看来第三方插手了这件事。”他开始在现场搜索有效信息。“这里决不能被更多人发现。”


FA家今天的饭

今日菜谱

But for a while, You have him.

While you have him.

(但有一段时间,你有他。)

(当你有他的时候。)

                 ——《Dance with nobody》

厨师(作者):だい@daika_dai

产地:twi

有能力请去......

今日菜谱

But for a while, You have him.

While you have him.

(但有一段时间,你有他。)

(当你有他的时候。)

                 ——《Dance with nobody》

厨师(作者):だい@daika_dai

产地:twi

有能力请去twi支持老师

星星上的猩猩

生病.【Shu乙女】

生病.


Shu乙女向

文笔欠佳致歉

ooc属于我,男人你们的

是甜文

希望鞋宝快快好起来


以下正文:


他生病了。

在你们久违的出门后,他光荣的感冒了。


“所以说你平常太少出门了啦...太久宅在家免疫力都降低了...”

你看着体温计上面显示着的38.7,轻声地念了他一句。

而你也并非真的责怪他,看见平常把你打理得好好的咒术师现在躺在床上昏昏沈沈的样子,你真的很心疼。


“嗯......”

看起来是真的很难受,他没有说话,尽全力地发出了短短的音节。

原本有朝气的那撮黄毛此时看似无力地垂了下来。


退烧药得在吃过主食后才能吃,你起...

生病.


Shu乙女向

文笔欠佳致歉

ooc属于我,男人你们的

是甜文

希望鞋宝快快好起来



以下正文:



他生病了。

在你们久违的出门后,他光荣的感冒了。



“所以说你平常太少出门了啦...太久宅在家免疫力都降低了...”

你看着体温计上面显示着的38.7,轻声地念了他一句。

而你也并非真的责怪他,看见平常把你打理得好好的咒术师现在躺在床上昏昏沈沈的样子,你真的很心疼。



“嗯......”

看起来是真的很难受,他没有说话,尽全力地发出了短短的音节。

原本有朝气的那撮黄毛此时看似无力地垂了下来。



退烧药得在吃过主食后才能吃,你起身准备去帮他熬粥,但衣角却被一个轻微的力道拉住了。



“不要走...”



说没有一瞬间心动是不可能的,但在感叹撒娇的企鹅前你比较担心他的身体状况,于是抚上了他的手柔声说道

“去帮你煮粥呢,不会离开你的”

看着他好像还是不愿意放开的样子,你俯身轻轻吻了下他的额头。

“睡一下吧”


微凉的唇停在他炽热的额上,高烧的不适感似乎退去了一点点。



窗外透进来的微光照射出漂浮的尘埃,犹如现在头昏脑胀一般载浮载沈的感觉,堵塞的鼻腔间似乎能吸进一点空气了,已经习惯了喉咙的灼热疼痛,他慢慢失去意识,阖上眼睛进入梦乡。



你看见他房间里的行李箱了,你知道他已经约好几个同事要线下联动给观众惊喜,但却被病毒打扰。


这让你想起前几天回复推特贴文很开心的他,还有上次直播因为喉咙不太舒服而担心会不会感冒而无法赴约的他。

一定,很难受。



越想你的心就越被揪着,差点忘记了滚透的粥。

当你端着粥走进房间,此时的咒术师睡得香甜,你还有点不忍心打扰他。

但为了能赶快吃药,你选择叫醒了他。



他的睫毛轻颤,迷迷糊糊中看见是你手便已经伸了出来,你也顺着他的意牵了上去。



“起来吃粥了,吃完就可以吃药了。”

“…...抱歉,让你错过了跟朋友的约...”

喉咙沙哑和重重的鼻音使他原本好听的声音变得黏糊还有点委屈,听起来非常不好受。



你心疼地笑了笑,坐在床沿:

“没事的,在把你照顾好前我哪里都不会去的。而且,之后有得是机会约出去,你就别担心了,好吗?”



吃完药后他又睡了一小阵子,你则是在收拾着碗盘还有厨房。

不知道过了多久,浅眠的你在沙发上睡着了,听见了旁边Shu的房间因没关门而传来的键盘声,走进去一看,他在回复推特的贴文,并且在看一则又一则粉丝为他打气的话。


“baby?我把你吵醒了吗?”

听见你的脚步声,他转头问向你,而你摇了摇头。

“没事的,大家都会等你好起来的。”

你将手放上了他的肩头,安抚地拍了拍。


“但是,本来要给大家惊喜的...现在因为我的关系...”


“嘿,这不是你的问题,你只是刚好感冒了而已”



“上次的联动我也没能去所以...这一次没能去成我觉得很抱歉...”


“之后还是会有机会的,大家以后肯定还会再约的!”


“……”

有失了平常的活力,伤心的小企鹅此时委屈的缩在了电脑桌前。


你此时轻叹了口气,用那微凉的手将他的脸捧起,并说道

“那你呢?你应该是最难过的吧?”

“在我看来你可是最委屈的那一个!行李都准备好了,机票也订好了,甚至还卖好关子了呢!结果一下子就被这讨厌的病毒整个打乱!”

“真是的,你不能拿你的咒术跟他打个你死我活吗?”

“不不不,这时候轮到我出马,你休息就好,看我怎么好好收拾这个讨厌的病毒!”


脸就这样被你捧着,随着你有些激动的动作晃来晃去,再听见你口中说出不合逻辑的安慰,他笑了出来。


“eyyyy那希望你能帮我讨回公道baby”

终于露出了一点跟平常一样的笑容,你这才将手放下。

“开心一点了?”


他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让他消沈的心情能够振奋起来,他虽然点了点头,但生理上的不适感还是让他受了不少委屈。

你靠向了他,并将他拥入自己的怀中。


“没事的喔,那些粉丝们都希望你能健康地出现在他们面前。你的同事们也非常担心你的健康状态。你看,那么多人都在担心你,你就别再因为不能联动这件事感到难过和抱歉了。”


手轻轻地拍着他的背,宁静不下的心得到了缓解,闯入鼻腔内令人安心温柔皂香,是你的气味。



“而且,我会陪着你的。”



生病的小企鹅特别黏人,惹人怜爱。

此时的他需要小心对待,细心照料。



话音落下之际,他又将自己往你怀里塞了塞。

不知何时,你已经坐在了他的腿上,他将自己靠在你的肩颈处,鼻息轻轻打在肌肤上使得你也开始变热。


他一言不发,只是这样靠着你。

因为你就是他最好的充电器。


就算他总是把你照料得无微不致;总是在任何事上支撑支持着你;总是解决你任何疑难杂症...

但这一次轮到你照顾他了。



“好好休息吧,我的小企鹅。”



看见他闭上眼睛、呼吸渐渐平稳,你轻轻吻了吻他的额头,小声地说道。







Fin.

我终究还是对Shu下手了哈哈哈哈

前阵子鞋宝感冒了真的很心疼。

希望他已经好很多了

也希望他知道以后还会有很多次机会可以连动的!



彩蛋:

当他痊愈后知道自己生病时很粘人时

西口
「知道蓝眼泪吗」 「其实那是通...

「知道蓝眼泪吗」

「其实那是通往死者之国的定时通道哦」

  是慌得要命的小狐狸和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shu


  去年去平潭岛没能追泪成功 只能在画里实现了

「知道蓝眼泪吗」

「其实那是通往死者之国的定时通道哦」

  是慌得要命的小狐狸和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shu


  去年去平潭岛没能追泪成功 只能在画里实现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