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v

18331浏览    4412参与
IceChic

欧阳娜娜 in LOUIS VUITTON Spring 2022  

欧阳娜娜 in LOUIS VUITTON Spring 2022  

胡不孤(關注前請看置頂)
随便上了个色,不会画光头。 试...

随便上了个色,不会画光头。

试了一下彩蛋,是原图线稿没必要点,要存圖去微博就行。

随便上了个色,不会画光头。

试了一下彩蛋,是原图线稿没必要点,要存圖去微博就行。

奇趣探索实验室
98年世界杯纪念款LV足球内部有什么?
98年世界杯纪念款LV足球内部有什么?
食死徒来喽

【LVSS重生之救赎】

断更通知+一小段剧情

  断更通知:因作者的原因这篇文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再更了。因为作者在写文的时候是一时兴起没有想好该怎么写,感谢这段时间各位宝贝们的支持٩(๛ ˘ ³˘)۶♥,作者绞尽脑汁是真的没法在继续胡编乱造了,也不能对不起支持我的宝贝们所以作者决定拟出大纲,剧情的大概走向前面的剧情也可能会有删减,希望我回来的时候还会有宝贝们支持我❤️

  ————————————————

  很快到了西弗勒斯开学的时间,因临近西弗勒斯开学,斯图尔特开通了猫头鹰进庄园的权限。

西弗勒斯正在和他的祖父母吃着早餐,一只猫头鹰飞进了普林斯庄园内落在了西弗勒斯的身旁...

断更通知+一小段剧情

  断更通知:因作者的原因这篇文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再更了。因为作者在写文的时候是一时兴起没有想好该怎么写,感谢这段时间各位宝贝们的支持٩(๛ ˘ ³˘)۶♥,作者绞尽脑汁是真的没法在继续胡编乱造了,也不能对不起支持我的宝贝们所以作者决定拟出大纲,剧情的大概走向前面的剧情也可能会有删减,希望我回来的时候还会有宝贝们支持我❤️

  ————————————————

  很快到了西弗勒斯开学的时间,因临近西弗勒斯开学,斯图尔特开通了猫头鹰进庄园的权限。

西弗勒斯正在和他的祖父母吃着早餐,一只猫头鹰飞进了普林斯庄园内落在了西弗勒斯的身旁,西弗勒斯取下猫头鹰脚上的信,信上写着开学所需准备的物品,他需要去对角巷。

西弗勒斯单手撑着脑袋,自从上次主人走后就再也没来过,西弗勒斯不知道主人最近都在忙些什么。

也不知道开学主人会不会陪自己去对角巷,回过神来的西弗勒斯又觉的不对,自己为什么会想让主人陪自己去呢,自己对主人是不是有点太过上心了,回想着自己做过的一系列行为发现自己很不对劲。

自从重生后自己就非常的不对劲,莫名的会做出一些奇怪的决定,就好像那样才是正常的,自己为什么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伏地魔?为什么会说出绝不背叛这种话?为什么没有找邓布利多?为什么拥有了再次选择的机会却还是选择了食死徒?那莉莉该怎么办?主人这次还会听信预言杀了波特杀了…莉莉吗?

如果没有选择加入食死徒,那自己是要再次与主人为敌吗?背叛主人,甚至害死主人?

自己不能,不能背叛主人,绝对不能。

普林斯夫妇看着不知为何看完信后就开始发呆的西弗勒斯以为是信中有什么问题,拿起旁边的信仔细看了一遍,发现信上没有任何问题后克莱尔开口询问西弗勒斯“最近的训练和熬制魔药很累吧”

听到询问的西弗勒斯心不在焉的回答道“也许吧。”

见西弗勒斯这心不在焉的样子普林斯夫妇对视了一眼,斯图尔特起身离开了餐桌,克莱尔做到了西弗勒斯身旁“西弗,是有什么烦心事吗?”

西弗勒斯抬起头看着克莱尔“没什么。”

克莱尔微微一笑“是吗?我看可不像,是在想谁吗?Voldemort?”

西弗勒斯迅速回答到“不是,我怎么会想他,我,我……我只是在想纯血药剂到底哪个步骤出错了。”西弗勒斯的解释显得有些欲盖弥彰了。

克莱尔看着西弗勒斯已经红头了的脸,伸手捏了捏笑着说到,“那,竟然你不想他我这就去将那封邀请信拦截回来,应该还来得及。”

“别,我……我……”

克莱尔看到西弗勒斯的表情后变得严肃了起来“西弗,告诉祖母你是不是喜欢上了Voldemort?”

西弗勒斯被这突然之间的询问搞得愣在了原地“我喜欢他?不,不可能。我怎么会……他。”

看到语无伦次的西弗勒斯克莱尔已经能够确认了自家的孩子已经被拐走了。

克莱尔没有在继续询问下去,她认为这种事情还是得靠他自己。

  

是含不是涵
有一句话叫做:LV只给中意的人...

有一句话叫做:LV只给中意的人打花标  

有一句话叫做:LV只给中意的人打花标  

食死徒来喽

 好想给自己的文配一个专属的画求各位网友推荐自己觉的画技超群的大佬,不要客气的在评论区下留言并@出自己喜欢的作者吧૮(˶ᵔ ᵕ ᵔ˶)ა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几张自己拍的霍格沃茨景色૮(˶ᵔ ᵕ ᵔ˶)ა

 好想给自己的文配一个专属的画求各位网友推荐自己觉的画技超群的大佬,不要客气的在评论区下留言并@出自己喜欢的作者吧૮(˶ᵔ ᵕ ᵔ˶)ა

几张自己拍的霍格沃茨景色૮(˶ᵔ ᵕ ᵔ˶)ა

24k阿纯说土豪
与LV千金当闺蜜,随便一套房就价值上亿,她为何如此厉害?
与LV千金当闺蜜,随便一套房就价值上亿,她为何如此厉害?
24k阿纯说土豪
与LV千金当闺蜜,随便一套房就价值上亿,她为何如此厉害?
与LV千金当闺蜜,随便一套房就价值上亿,她为何如此厉害?
24k阿纯说土豪
与LV千金当闺蜜,随便一套房就价值上亿,她为何如此厉害?
与LV千金当闺蜜,随便一套房就价值上亿,她为何如此厉害?
食死徒来喽

【LVSS重生之救赎】

第12章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西弗勒斯一直在尝试着纯血药剂的熬制,然而事与愿违,每次都差那么一点。

西弗勒斯也接受了继承人训练,每当西弗勒斯训练和学习时,伏地魔就会在客厅或者书房和斯图尔特聊天,伏地魔和斯图尔特也开始熟络了起来。

这天西弗勒斯还是像以往一样接受着继承人训练,西弗勒斯坐在普林斯庄园的图书室里看着书,这里不允许外人进入,里面都是普林斯庄园最珍贵的书籍。

最近西弗勒斯找了很多关于灵魂方面的书籍查阅表示:灵魂受损或分离均不可修复,灵魂是一个人的根基若灵魂出了问题将无法转世投胎,从此消失在世间。

西弗勒斯继续翻着手里的书,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分裂的灵魂可以修复。”

西弗勒...

第12章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西弗勒斯一直在尝试着纯血药剂的熬制,然而事与愿违,每次都差那么一点。

西弗勒斯也接受了继承人训练,每当西弗勒斯训练和学习时,伏地魔就会在客厅或者书房和斯图尔特聊天,伏地魔和斯图尔特也开始熟络了起来。

这天西弗勒斯还是像以往一样接受着继承人训练,西弗勒斯坐在普林斯庄园的图书室里看着书,这里不允许外人进入,里面都是普林斯庄园最珍贵的书籍。

最近西弗勒斯找了很多关于灵魂方面的书籍查阅表示:灵魂受损或分离均不可修复,灵魂是一个人的根基若灵魂出了问题将无法转世投胎,从此消失在世间。

西弗勒斯继续翻着手里的书,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分裂的灵魂可以修复。”

西弗勒斯抬起头,“谁在说话。”

“往前走,你将知道你想要的答案。”冰冷的声音再次传来。

西弗勒斯小心翼翼的往前走走着,袖子中的手紧握魔杖。

西弗勒斯已经走到了尽头,一面墙“我应该往哪走。”

话音刚落轰隆隆的声音响起,墙随之分开,里面黑漆漆的西弗勒斯试探的往前迈了一步,没有任何事发生,西弗勒斯向前走着“嘭。”墙壁再次合上,“荧光闪烁”看着四周空无一物只有前面有一条黑漆漆的道路,西弗勒斯只能继续往前走着。

不一会西弗勒斯看到一扇古老的刻着古代魔纹的门,西弗勒斯试探着将门推开,门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

西弗勒斯刚走进门内里面的蜡烛就亮了起来,在昏暗的灯光下西弗勒斯看见一副古老的画像挂在正前方,画像上落满了灰尘,西弗勒斯对着画像使用了个清理一新后这才看清画像里有个人。

“我一直在等你。”画像中的人开口说到“已经过去了……”后面的话西弗勒斯没有听清“等我?”

画像中的人看着西弗勒斯的表情晦涩不明,随后转移话题到“你不是想知道融合灵魂的方法吗,我可以告诉你。”

西弗勒斯看着这来历不明的人,画像?他不知道能不能相信他,而且真的会这么好心?

“你觉得我是来历不明的人,不值得相信。”画像笃定的语气另西弗勒斯一惊。

“我是你的祖先西莱斯·普林斯,如果不相信可以查一查族谱。”

西弗勒斯不明白西莱斯为什么要向自己解释这么多,更不明白为什么要帮助自己,“您需要什么我都会尽全力帮您完成,请您告诉我方法。”

西莱斯并没有直接告诉西弗勒斯自己想要什么,也没有说出办法而是说了一个与话题无关的问题“你爱他对吗?”

西弗勒斯不明白西莱斯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爱谁?”

“你要救的人。”

“不,他只是主人,我…我怎么会爱他,我只是…只是……”

“真的吗?”西莱斯没有再追问下去“想要修复灵魂你是做不到的。”

很快西弗勒斯被转移了注意“那我应该怎么办?”

“不要急,今年是哪一年了?”

“1975年八月二十号。”

“那么等等吧,12月5日来这里找我,我会让你去见那个能修复他灵魂的人。”

西弗勒斯深深鞠躬“多谢先祖。”

“回去吧,我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

“是,先祖。”西弗勒斯和西莱斯告别后向着出口走去,路来后墙壁再次合上没有一丝痕迹。

西弗勒斯走在去往书房的路上本准备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给伏地魔的,可是他又不能将祖先的事情说出也只能作罢。

西弗勒斯推开书房门,伏地魔正靠在沙发上看书,看着伏地魔的侧脸让西弗勒斯不免想到了西莱斯的话,自己怎么会喜欢他呢,上一世自己背叛了他是敌人,这一世只是主人,只此而已。“主人今天有什么进展吗?”

伏地魔看到来人后将书放下“并没有,也许受损的灵魂根本就没有办法修复。”

伏地魔起身整理了下衣服“食死徒那边还有很多事要处理,我也该回去了。”

amazingfrankie

会说话的「石头」



“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存”,这句从小听到大的广告词,在我看到LV的钻石系列海报后,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LV这组钻石海报拍得真好,看完是会让人心动的感觉。钻石上的切面,在不同的角度与光线下都有各自的感觉。



钻石仿佛做这些角度跟我们说它们的心里话,表达着它们对爱的看法。



时尚海报 | 品牌海报 | 珠宝系列 | Fashion | FashionAD


会说话的「石头」



“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存”,这句从小听到大的广告词,在我看到LV的钻石系列海报后,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LV这组钻石海报拍得真好,看完是会让人心动的感觉。钻石上的切面,在不同的角度与光线下都有各自的感觉。



钻石仿佛做这些角度跟我们说它们的心里话,表达着它们对爱的看法。



时尚海报 | 品牌海报 | 珠宝系列 | Fashion | FashionAD



烨凌

LVSS君王侧【前言+正文+七言律诗体——致七夕】

【前言】

天生丽质难自弃,

一朝选在君王侧。

回眸一笑百媚生,

六宫粉黛无颜色。

——[唐]白居易《长恨歌》


【正文】

1976年圣诞聚会,卢修斯·马尔福为伏地魔引荐了一位魔药大师,而这位魔药大师恰恰是西弗勒斯·斯内普。

端坐在王座之上的伏地魔,眸中闪过一丝狡黠——是什么样的混血,使花孔雀不顾纯血28大贵族的身份,也要与之结交?是什么样的人才,使花孔雀鼓起格兰芬多的勇气,敢在黑魔王大人身边塞一个卑贱的混血?

心中百转千回的伏地魔,最终决定与之相见。

听闻传召的西弗勒斯·斯内普,压下忐忑不安的慌张,收敛初见君王的激动,踩着跳...

【前言】

天生丽质难自弃,

一朝选在君王侧。

回眸一笑百媚生,

六宫粉黛无颜色。

——[唐]白居易《长恨歌》


【正文】

1976年圣诞聚会,卢修斯·马尔福为伏地魔引荐了一位魔药大师,而这位魔药大师恰恰是西弗勒斯·斯内普。

端坐在王座之上的伏地魔,眸中闪过一丝狡黠——是什么样的混血,使花孔雀不顾纯血28大贵族的身份,也要与之结交?是什么样的人才,使花孔雀鼓起格兰芬多的勇气,敢在黑魔王大人身边塞一个卑贱的混血?

心中百转千回的伏地魔,最终决定与之相见。

听闻传召的西弗勒斯·斯内普,压下忐忑不安的慌张,收敛初见君王的激动,踩着跳动的音符旋律,缓缓推开紧闭的门。

门被推开的“吱呀”声响,打断了伏地魔的思绪,不由自主地抬眸细瞧,却震惊其容颜。

清澈见底的黑曜石,如同璀璨星辰。

白皙如凝脂的脸颊,如同皎洁月光。

刹那间,来自不同方向将其打量的目光,由好奇转变为惊愣,由惊愣转变为不善,由不善转变为厌恶。目光的转变,无声地表明在场的贵族知道——眼前这个人的身份——低贱的混血!

可西弗勒斯·斯内普仿佛对这样的目光浑然不觉,踏着优雅舞步,滑行至伏地魔面前,盈盈一拜,“我的君王!”

颤抖不已的双肩,是紧张,还是战战兢兢?

铿锵有力的嗓音,是虔诚,还是虚与蛇委?

赤裸裸的血眸想将西弗勒斯·斯内普盯穿,被打量的黑曜石不仅毫不露怯,还坦然自若地四目相对。

被勾起兴趣的伏地魔,竟从西弗勒斯·斯内普的身上,依稀地看到了多年前的自己!

难道?难道此人是梅林送给黑魔王大人的礼物?

不顾在场的食死徒,不顾是否屈尊纡贵,伏地魔不仅绅士地伸出了手,还亲自把西弗勒斯·斯内普扶起。

随着西弗勒斯·斯内普起身,修长的手指,顺势掐向其腰间。被触碰的敏感腰肢,使西弗勒斯·斯内普下意识地弹跳,在意识到眼前的人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君王,是只求得其认可的伯乐(比喻善于发现人才的人)后,竟不知所措。

瞬间僵滞的西弗勒斯·斯内普勾起了伏地魔的恶趣味,在其腰间游走的手指,不仅不停歇,反而变本加厉!

被按揉的纤柔腰肢随着摩挲的手指而律动,不久便见一抹绯红渐渐爬上西弗勒斯·斯内普的脸颊。红与白的鲜明对比,为其脸颊增添了一抹诱人的血色。

深知逃不出魔爪的西弗勒斯·斯内普,只能任由伏地魔胡作非为,却不知——此举早已吓坏了以纯血为傲,且高高在上的贵族。

阴晴不定的伏地魔忽然一把将西弗勒斯·斯内普拉入怀中,陷入怀抱的西弗勒斯·斯内普仿佛在一瞬间四肢瘫软。想挣扎地爬出怀抱,却越陷越深,最终坠入爱的深渊……

墙上的钟表精准地敲了12下,视线下移,伏地魔一眼瞥见因困倦而逐渐阖上的睫毛,又因礼节而强迫自己睁开的眼眸。

“呵~”一声轻笑,使众人两股战战,几欲先走。可伏地魔十分享受仆人的恐慌,更享受黑魔王大人的所在必定是全场焦点!

因此,圣诞聚会的结束时间迟迟不被宣布。

追求利益至上的纯血贵族,不由自主地把视线移向伏地魔的怀中,不约而同地偷窥着敢窝在伏地魔怀中睡觉的西弗勒斯·斯内普。

当睡眼惺忪的西弗勒斯·斯内普慵懒地唤了一声“我的君王”,当伏地魔再次心满意足地释放了一个无杖无声的安睡咒,漫长的圣诞聚会才落下帷幕。

即使离开,各怀心事的食死徒也没有错过伏地魔在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宠溺!

在第二代黑魔王的绝对统治下,风雨飘摇的巫师界更加变幻莫测。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为了在夹缝中生存,见风使舵的食死徒纷纷向最年轻的食死徒送上贺礼!只猜测到他必定前途无量!却没有人知道西弗勒斯·斯内普窝在伏地魔怀中睡了一夜,更没有人知道西弗勒斯·斯内普将成为唯一一个能影响伏地魔决策的人!

直到日上三竿,窝在怀中的“懒猫”才悠悠转醒。从未睡过安稳觉的西弗勒斯·斯内普,无意识地拱了拱,试图通过翻滚,寻觅到一个舒服姿势。

直到对上“地狱之眼”,西弗勒斯·斯内普立刻吓得六神无主,并没有滚落在地,反而被伏地魔牢牢地禁锢在怀里,安抚声接踵而至,“若困,再睡会儿?”

伏地魔的怀抱犹如世间最温馨的港湾,润物细无声的柔声细语仿佛有催眠作用,西弗勒斯·斯内普很想说“不”,却沉溺于既舒适又危险的栖息地。

伏地魔贪婪地欣赏西弗勒斯·斯内普的睡颜——若黑魔王大人的余生有伴侣,只能是西弗勒斯·斯内普!却不知——怀中之人已有心爱的人,而且这个人并非君!

1981年预言问世。作为一个忠诚的仆人,西弗勒斯·斯内普有义务把他听到的情报向伏地魔汇报。可——这则预言涉及到了西弗勒斯·斯内普最不想面对的人——莉莉·伊万斯!

怀着复杂心情,觐见君王,却对上了温文尔雅的眉眼,“何事?西弗勒斯。”

唇瓣艰难张合,仿佛突然失声,又仿佛不知从何说起。直到温柔的怀抱袭来,西弗勒斯·斯内普才勉强吐出零星词汇,“放过她——莉莉——Please(请)!”

伏地魔震惊自己听到的,刚想开口质问,却对上一双湿漉漉的黑曜石,嘴角上扬,不由得哑然失笑——若这个请求的不是西弗勒斯提出的,肯定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西弗勒斯·斯内普幸运地逃过一劫,却被迫接受莉莉·伊万斯已死,伏地魔失踪的恶耗!

挥之不去的愧疚,使西弗勒斯·斯内普倒向阿不思·邓布利多的阵营,却不知伏地魔真的考虑过——放了莉莉·伊万斯!更考虑过——如何才能弥补心中所爱!

或许独宠他一人,就能抵消那年万圣夜犯下的误杀……

或许让他成为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信徒,就能让他知晓黑魔王大人对魔药大师的爱意!

伏地魔销声匿迹了十多年,苟延残喘的他,只盼东山再起,卷土重来!

却不知——游走在黑白两道的西弗勒斯·斯内普,犹如阴阳八卦中的黑白双龙。

更不知——凭借微乎其微的保命底牌(出类拔萃的大脑封闭术),西弗勒斯·斯内普就敢从悬挂在半空中的钢丝上起舞!

归来的伏地魔,更加残暴不仁!

凌厉的黑魔法,似乎不耗费魔力,肆意收割每一寸脆弱的皮肤。

当奢而不华的会议室变成小型的修罗场,伏地魔才称心遂意地停止魔力输出。

不沾染一丝鲜血的黑袍,仿佛在血泊中格格不入。嗜血的“地狱之眼”与空洞无神的黑曜石隔空相望。一句承诺,犹如海誓山盟,“西弗勒斯,我永远不会伤害你!”

踏着朵朵血花,西弗勒斯·斯内普缓缓走向伏地魔,此时的他,似乎与多年前的身影重叠,亘古不变的是独一无二的天鹅绒嗓音——“我的君王!”

1998年尖叫棚屋,伏地魔边欣赏漫天飞舞的“烟花”,边等待最信任的“仆人”!

如同每次见面一样,西弗勒斯·斯内普卑微地亲吻袍摆,以此献上最崇高的敬意!

可此次相见,伏地魔未让西弗勒斯·斯内普起身,而是像条寻觅到猎物的蟒蛇,“怎么办?我最亲爱的西弗勒斯。我遇到了一个麻烦。黑魔王大人——需要你!”

听闻此言,西弗勒斯·斯内普优雅地解开脖颈处的复杂扣子,褪下牢牢包裹脖颈的漆黑外壳。

在冷风的吹拂下,西弗勒斯·斯内普像骄傲的黑天鹅,高傲地扬起头颅,脆弱的颈动脉在刹那间暴露无遗。绝无一丝慌张的黑曜石溢满了坚定,“是,我的君王!”

曾经的山盟海誓如在耳畔,曾经的朝夕相处历历在目。当力量和爱人不可得兼时,当伏地魔不得不在力量与爱人中做选择时,脑海中浮现的竟是与西弗勒斯·斯内普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熟练于心的阿瓦达索命咒迟迟不忍使用,追求多年的抱负理想不愿意轻言放弃!

持久的僵持,仿佛陷入僵局。

举棋不定的伏地魔,仿佛在绞尽脑汁地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追随伏地魔多年的西弗勒斯·斯内普,怎会看不出伏地魔的所思所想——不过——为了获得老魔杖的力量——黎明的曙光,我恐怕再也见不到了……

微微起身,西弗勒斯·斯内普试探地啄了一口。

伏地魔愤怒其放肆,却忽略被亲吻的冰凉唇瓣上,残留着一丝独属于西弗勒斯·斯内普的柔软余温。

杀伐决断是伏地魔的本性,随着一声不含任何温度的“Kill(杀)!”得其命令的纳吉尼立即把西弗勒斯·斯内普紧紧缠绕,并在其脖颈落下一吻。

即便蜻蜓点水一吻即分,西弗勒斯·斯内普不由得瘫倒在散发着腐木味道的楼板上剧烈喘息,任由毒血从“泉眼”喷涌而出……

痴迷于血腥的伏地魔,第一次感受到了锥心之痛,杀人如麻的第二代黑魔王,竟然不敢直视“浪漫的”血舞漫天!

如同被棉絮堵住咽喉,欲吐出的千言万语,最终汇成一句话——“我很遗憾!”

遗憾曾经的岁月静好是黄粱一梦?

遗憾江山与美人不可得兼时,舍弃美人选择江山?

果然啊——梅林从来没有眷顾过混血王子——或许最年轻的魔药大师在黑魔王的眼中,只是一个不知疲惫地制作魔药的机器?

心中的悲凉涌上心头,在感叹万千之际,又忽然想起在多年前的雨夜,宣之于口的“Anything(任何事)!”——也罢!终究是我咎由自取!

瘫在冰凉楼板上的西弗勒斯·斯内普任由眼前那个充满寒气的身影,正拖着沾满肮脏血迹的灰布袍渐行渐远……

仅剩的魔力无法阻挡凶猛的蛇毒侵入五脏六腑,闪耀的黑曜石在无药可医的情况下忽明忽暗,可弹奏提琴的咽喉似乎被血块堵塞——就这样吧……结束吧……

一声“斯内普教授”,把西弗勒斯·斯内普从半昏半醒中唤醒,魂牵梦萦的绿眼睛映入眼帘,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倾吐零星音节,“Take it……Take it……Look at me……(拿着……拿着……看着我……)

话语毕,眸光淡!

深入骨髓的记忆,像走马灯一样展现——你们到这里来为的是学习这门魔药配制的精密科学和严格工艺。由于这里没有傻乎乎地挥动魔杖,所以你们中间有许多人不会相信这是魔法。我并不指望你们能真正领会那文火慢煨的大锅冒着白烟、飘出阵阵清香的美妙所在,你们不会真正懂得流入人们血管的液体,令人心荡神驰、意志迷离的那种神妙魔力……我可以教会你们怎样提高声望,酿造荣誉,甚至阻止死亡——但必须有一条,那就是你们不是我经常遇到的那种笨蛋傻瓜才行。

引以为豪的豪情壮语,吓坏了多少小动物!

独领风骚的魔药大师,解决了多少次事故!

可是——家喻户晓的魔药界的翘楚,却不愿阻止自己死亡!

疆场厮杀,咒语纷飞。

伏地魔情不自禁地回想起第一次进入霍格沃茨的情景。时至今日,他再次踏足霍格沃茨,却不再拿着那根被无数鲜血洗礼的紫衫木魔杖,而是三大死亡圣器之一接骨木魔杖!

霍格沃茨决战,身处战争漩涡的主角——伏地魔与哈利·波特——相对而立!

“我不想要其他任何人的帮助。”哈利·波特大声地说,在寂静中,他的声音亮如洪钟,“这场决斗是注定的,注定由我面对他!我知道很多你不知道的非常重要的事情。在你犯更大的错误前,打算听点儿吗?汤姆·里德尔!”

“你竟敢用这个称呼!”伏地魔眯起猩红的眼眸,“在这世间敢说出这个称呼的人,都死了!大难不死的男孩,你虽然知道黑魔王大人不知道的秘密,但你是前来赴死的吗?”

哈利·波特毫不退缩地注视血眸,“是的!汤姆·里德尔,你是否知道——西弗勒斯·斯内普不是你的人!他是彻彻底底的阿不思·邓布利多的人!自从1981年万圣夜,斯内普教授就投向了邓布利多教授的阵营!自从孩提时代,斯内普教授就爱上了我母亲,并爱了她一辈子!”

“不可能!”尖厉刺耳的嗓音响彻云霄,“西弗勒斯亲口对我说过——他说这世上还有其他的女人,纯血统的女人,更值得让他拥有!”

“亲口?”哈利·波特勾起一抹嘲讽,“是不是斯内普教授说什么,你都相信?令人闻风丧胆的伏地魔,在面对斯内普教授时,居然丧失了辨别是非的能力!”

夺眶而出的血丝,与血腥之眸混合在一起,相融的两者,汇聚成一条血河,“即使你说得对,哈利·波特。老蜜蜂为了阻止我拿到老魔杖,故意让西弗勒斯成为老魔杖的主人!但我在三个小时以前杀了西弗勒斯·斯内普!黑魔王大人碾死他,如同碾死一只蝼蚁!”

哈利·波特步步紧逼,“把最信任的人,比喻成蝼蚁?这是你的肺腑之言吗?如果斯内普教授泉下有知,会作何感想?”

气愤不已的伏地魔果断地使用了切割咒,被切割咒切割的不修边幅的头发更加凌乱,“闭嘴!”

“奥利凡德先生不止一次地说过,‘不是巫师选择魔杖,而是魔杖选择巫师!’自从邓布利多教授死后,老魔杖就认了一位主人,这位主人从来没有使用过他,更不知道世间最强的魔杖,愿意为他效忠!但是魔杖的主人并非一成不变,如果巫师在决斗过程中被杀死或者解除武器,那么魔杖效忠的对象就会改变!”哈利·波特不但没有闭嘴,还抖了抖手中的山楂木魔杖,“老魔杖的真正主人是德拉科·马尔福!两周前,我已经战胜了德拉科·马尔福,并从他那里得到了魔杖!虽然你可以用老魔杖伤我,但你根本无法杀死我!因为你手中的魔杖根本不会杀死现任主人!因为你杀错了人!”

杀错了人?

深深的自责无以言表……若哈利·波特说得是对的——西弗勒斯,若黑魔王大人用你的桦木魔杖杀了他,你会原谅黑魔王大人选择江山,不选择你吗?

藏在左袖中的桦木魔杖,与黑夜融为一体,即使在逐渐升起的朝阳的照耀下,也看不真切——“阿瓦达索命!”

哈利·波特再次使用了在三年前曾帮他逃过一劫的咒语——“除你武器!”

即使哈利·波特成为了三大死亡圣器的主人,也无法阻止他投向梅林的怀抱!

惊讶声、欢呼声、呐喊声……在“地狱之眼”的俯视下,纷纷倒吸冷气!

在突如其来的沉寂中,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疯疯癫癫地跑到伏地魔面前,“主人,恭喜您取得胜利!”

看到虔诚跪倒在脚边的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伏地魔联想到了西弗勒斯·斯内普!如果他在黑魔王大人离开后服用了蛇毒解药,如果西弗勒斯还活着,黑魔王大人愿意把整个天下,作为迎娶他的聘礼!

压抑心中的揪心断肠,急需一个宣泄口!

不顾百废待兴的巫师界,不顾还未打扫的战场,不顾负隅顽抗的凤凰社,伏地魔化为黑雾,飞向尖叫棚屋,只为寻找还未宣之于口的爱人!

墙壁上、楼板上、地上……被漫天飞舞的血花,渲染成一幅鲜血淋漓的画卷!

而西弗勒斯·斯内普恬静地阖上眼,仿佛是这幅画卷的点睛之笔!

实至名归的黑魔王,在西弗勒斯·斯内普前止步,缓慢蹲下身子,仔细地打量其形销骨立的容颜。

犹如蜘蛛的修长手指,如僵尸般无比僵硬!试探开口,“西弗勒斯……”

轻言细语的嗓音在落针可闻的尖叫棚屋无比清晰,可西弗勒斯·斯内普毫无反应……

伏地魔似乎忽然失控,粗鲁地推搡西弗勒斯·斯内普的身躯,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同一个教名!

直到一瓶魔药从怀中滚落,玻璃的破碎声响,使伏地魔恢复了久违的理智。

即使魔药被打破,作为霍格沃茨有史以来最出色的学生,怎会辨认不出这瓶魔药是蛇毒解药……

宁可与梅林相会,也不服用解药?

宁可死在黎明前夕,也不苟活于战后?

西弗勒斯,你是否觉得黑魔王大人败局已定,就认为这世间将没有你的栖身之地?

西弗勒斯,你是否觉得黑魔王大人胜利归来,会治罪你多年“无间道”?

可你是否知道——因为爱而不得,所以至死不渝!

被魔力滋养多年的黑玫瑰,从衣袖滑落至血泊中,经过鲜血的滋润,更加娇艳欲滴。

伏地魔拾起这朵黑玫瑰,并把它与西弗勒斯·斯内普共同冰封在黑魔王庄园的密室中……

战后的巫师界欣欣向荣,除了一月一次的食死徒集会,伏地魔选择闭门谢客!

但自认为备受宠爱的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不顾是否惹伏地魔愤怒,坚持与君相见!却不知第二代黑魔王时刻沉浸在西弗勒斯·斯内普已死的悲痛中……

在家养小精灵多次汇报“莱斯特兰奇夫人求见”的消息后,伏地魔整理好“面具”,在会客室与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会见。

再次见到伏地魔的喜悦,无以言表。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试探地摩挲伏地魔的巫师袍摆,却被伏地魔一脚踢飞,“贝拉!注意一下你的行为!”

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如同被踩到了尾巴,疯狂大笑,“主人,只有我对您是忠诚的!只有我!而您信任的斯内普,是个不折不扣的叛徒!”

伏地魔毫不迟疑地释放了钻心咒,“永远不要在黑魔王大人面前污蔑西弗勒斯!”

“污蔑?”忍受钻心咒的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更加疯癫,“您命令德拉科杀了邓布利多!可邓布利多却死在斯内普手中,这是偶然吗?有没有可能救世主说得是对的?有没有可能斯内普真的效忠了邓布利多17年?更何况,近期的我,寻找了很多证明斯内普是叛徒的证据!”

伏地魔停止钻心咒,改用摄魂取念。直到看完其脑海中的证据,伏地魔露出了一抹和善的微笑,白皙的手指揉搓其秀发,“你做得很好!贝拉!除了你之外,还有谁知道这些证据?”

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十分享受伏地魔的触碰,“除了您之外,我没有告诉任何人!主人,我可以成为您的左膀右臂!我对您的忠诚天地可鉴日月可表!”

伏地魔把手指移向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的脖颈,“非常好!看在你这么忠诚的份上,我会留你一个全尸!只有你死了,就再也没有人指证西弗勒斯是叛徒了!”

“什?”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震惊自己听到的,直到这时她才意识到——黑魔王早已知晓斯内普是个叛徒!

看着躺在地上逐渐冰凉的尸体,伏地魔没有感到一丝遗憾,只在下次食死徒集会上当众宣布,“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以下犯上,罪该万死!”

不在意这个劲爆消息产生的连环反应,当众拂袖而去!

华夏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

七月初七七夕节是华夏众多传统节日之一!

在每年一度的七夕节当天,伏地魔如约前往鹊桥,与爱人相会。

可是——横跨在半空中的鹊桥之上,自始至终只有伏地魔一人!

伏地魔的爱人在哪里?

为什么伏地魔的身侧空无一人?

整个巫师界,配站在伏地魔身侧的,始终只有一个人——而这个人是“曾经的”食死徒——西弗勒斯·斯内普!


【七言律诗体】

圣诞聚会初相识,

抬眸细瞧惊其艳。

清澈眼眸似星辰,

白皙脸颊似明月。

步步生莲起涟漪,

飞燕游龙如无骨。

一朝陪在君王侧,

心有所属并非君!

百合已枯永不开,

玫瑰取代欲独宠。

黑白交织化阴阳,

纲丝起舞唯有斯。

力量爱人择其一,

抱负理想不忍弃。

蛇缠其上吻其颈,

血花四溅似泉涌。

锥心之痛如刀割,

不忍直视血漫天。

蛇毒凶猛入肺腑,

无药可医眸渐淡。

忽闻斯爱始百合,

腥眸泣血如冷锋。

欲盖弥彰掩情思,

口是心非难自欺。

杀伐决断终凯旋,

心如刀绞难漠视。

不顾天下寻觅斯,

怎料其死已定局。

毛遂自荐爬君侧,

未变凤凰惨成鸡。

七月初七年年约,

鹊桥之上独一人。

为何君侧再无人?

与之比肩唯旧臣!

故里.(咕咕精)

伏哈推文

伏哈推文

4:good  time

简介:DE的停战协议

猫爪门牌号:24361

猫爪链接在彩蛋里面,没有的私信找我要


伏哈推文

4:good  time

简介:DE的停战协议

猫爪门牌号:24361

猫爪链接在彩蛋里面,没有的私信找我要



amazingfrankie

𝘼𝙧𝙩𝙏𝙞𝙢𝙚  | LV真是个小调皮



2022年7月28日在美国洛杉矶,LV举行一场关于行李箱的“巡演”。



虽然LV拥有100多年的历史,但也无碍它想变得更年轻的心态,从展览设计来看,活泼的色调、未来的digital感、独特的图案等,这样的LV真的好玩又有趣。



所以说,品牌不会老,老的只是人…..



时尚展览 | 艺术展 | 品牌展 | 线下活动 | Fashion | Event


𝘼𝙧𝙩𝙏𝙞𝙢𝙚  | LV真是个小调皮



2022年7月28日在美国洛杉矶,LV举行一场关于行李箱的“巡演”。



虽然LV拥有100多年的历史,但也无碍它想变得更年轻的心态,从展览设计来看,活泼的色调、未来的digital感、独特的图案等,这样的LV真的好玩又有趣。



所以说,品牌不会老,老的只是人…..



时尚展览 | 艺术展 | 品牌展 | 线下活动 | Fashion | Event



食死徒来喽

【LVSS重生之救赎】

第11章测试开始

西弗勒斯跟着白鲜来到祖先的画像室“咔哒,”白鲜将门推开西弗勒斯走进后白鲜将门又从新关上。

西弗勒斯站在门口看着里面的陈设,正前方是一副巨大的画像里面摆放着许多的桌椅身后是一个巨大的书架,旁边是许多的小画像,大多数都是魔药炼制间的摆设魔药台旁都站着人,有的是在一个相框里讨论,有的则是在自己熬制魔药,还有几副画像里则是坐着几个贵妇在喝茶聊天。

见有人打开了门有一位穿着华丽礼服的夫人开口“呦,这是哪里来的小帅哥,怕不是迷了路。”

“夫人您好,我并没有迷路,我是来接受考核的。”话音刚落周围画像中的人便纷纷看向了他。

紧接着画像中的人开始移动,所有人都来到了最大的那副画里。......

第11章测试开始

西弗勒斯跟着白鲜来到祖先的画像室“咔哒,”白鲜将门推开西弗勒斯走进后白鲜将门又从新关上。

西弗勒斯站在门口看着里面的陈设,正前方是一副巨大的画像里面摆放着许多的桌椅身后是一个巨大的书架,旁边是许多的小画像,大多数都是魔药炼制间的摆设魔药台旁都站着人,有的是在一个相框里讨论,有的则是在自己熬制魔药,还有几副画像里则是坐着几个贵妇在喝茶聊天。

见有人打开了门有一位穿着华丽礼服的夫人开口“呦,这是哪里来的小帅哥,怕不是迷了路。”

“夫人您好,我并没有迷路,我是来接受考核的。”话音刚落周围画像中的人便纷纷看向了他。

紧接着画像中的人开始移动,所有人都来到了最大的那副画里。

“你是艾琳的儿子?”一位妇人开口说到。

“是的,夫人。”西弗勒斯看着已经占满了画像中的人们不仅有些头疼,这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好友卢修斯,马尔福家族强大的基因使他们家族的人全都拥有着铂金色的头发和几乎相同的样貌,而画像就是金灿灿的一片。

而他发现自己家的基因丝毫不逊色马尔福家,画像则是黑漆漆的一片。

“哦,孩子我是你的曾祖母。”

西弗勒斯微微鞠躬“曾祖母好。”

“嗯,好孩子。那么考核开始吧,我们将会随机抽查你的理论知识,准备好了吗?”

“嗯,准备好了。”

一位穿着中世纪服装的祖先开口问到“你认为魔药是什么?”

““由于这里没有傻乎乎地挥动魔杖,所以有许多人不会相信这是魔法。很多人无法领会那文火慢煨的大锅冒着白烟、飘出阵阵清香的美妙所在,不会真正懂得流入人们血管的液体,令人心荡神驰、意志迷离的那种神妙魔力……我认为魔药可以让人提高声望,酿造荣耀,甚至阻止死亡。”

听了西弗勒斯的话画像中的人都很是震惊,这样的一席话是这么小的孩子能够说出的吗?

接下来陆续的有许多祖先开口询问,每一个问题的答案都是那么的让人满意,渐渐地他们从询问变成了讨论,“哦!这个方法我一定要试试。”说着这位祖先便迫不及待的朝着自己的画像中走去。


客厅这边克莱尔焦急的坐在沙发上等待,斯图尔特则是若无其事的喝着茶,但要忽视他已经喝了半天却纹丝未动的茶。而伏地魔则是与两人完全相反,这对西弗勒斯来说实在是太过简单根本没有担心的必要。

在克莱尔焦急,斯图尔特‘若无其事’,伏地魔随意慵懒的等待中一只家养小精灵出现在斯图尔特面前“小主人的理论知识通过。”说完家养小精灵再次消失。

西弗勒斯从画像室中出来迎面便看见了祖父母和伏地魔“理论知识通过了我们便前往魔药室吧。”斯图尔特率先说到。

“好的,祖父。”

所有人都移步到魔药室,西弗勒斯站在魔药台前开始处理魔药材料。伏地魔和普林斯夫妇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观看着,没人发出一点声音,熬制魔药最怕的就是被打扰。

(作者乱入:第1项的熬制魔药只需要熬制出十种品质完美的高级魔药就可以了,要是把所有的都来一遍西弗就要被累死了。虽然我觉得十种也挺多的。)

魔药材料已经挑选完毕,西弗勒斯架起坩埚一个,两个,三个?!!

斯图尔特吃惊的看着西弗勒斯,自从西弗勒斯出现斯图尔特就一直处在吃惊中,这是要同时熬制三份魔药?(作者乱入:问西弗勒斯是怎么做到同时熬制三份魔药的,答案就是被两个无良上司压榨的。)

时间一点点过去,西弗勒斯的魔力有些跟不上消耗的速度,他转变为两个坩埚,慢慢的变成了一个,转眼便到了晚上,西弗勒斯的熬制也接近了尾声。

熬制结束,西弗勒斯将魔药装瓶,拿到斯图尔特面前,斯图尔特端详着手中的魔药“完美,完美,非常完美,这药的成色远超许多的魔药大师,真是太好了,而且你还是同时熬制三份。”斯图尔特赞扬着西弗勒斯,西弗勒斯的天赋让他看到了希望,以西弗勒斯的魔药水平甚至超过了很多历代普林斯家主,混血的西弗勒斯就有如此实力,如果血统提纯……

烨凌

LVSS永远斯莱特林【前言+正文——已完结】

【前言】

Shrewd Slytherin, from fin.

And power-hungry Slytherin Loved those of great ambition.

(精明的斯莱特林,来自那一片泥潭。

而渴望权力的斯莱特林,最喜欢那些有野心的少年。)

——《HarryPotter and the Goblet of Fire》

(《哈利波特与火焰杯》)


【正文】

被亲吻的巫师袍,

是虔诚信徒献上的崇高敬意!...

【前言】

Shrewd Slytherin, from fin.

And power-hungry Slytherin Loved those of great ambition.

(精明的斯莱特林,来自那一片泥潭。

而渴望权力的斯莱特林,最喜欢那些有野心的少年。)

——《HarryPotter and the Goblet of Fire》

(《哈利波特与火焰杯》)


【正文】

被亲吻的巫师袍,

是虔诚信徒献上的崇高敬意!

千篇一律的黑袍,

不变的是对灵魂的忠贞坚守!


冷如冰霜的血眸,

是一代枭雄俯瞰天下的肃杀!

空洞无神的黑眸,

犹如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隧道!


引以为豪的摄魂取念,

真的无法攻克高超的大脑封闭术吗?

有且仅有的保命底牌,

真的可以阻止黑魔王的肆意探寻吗?


或许——伏地魔爱西弗勒斯·斯内普!

爱他视魔药为自己的生命!

爱他的魔药才能将在魔药领域独树一帜!

爱他以不卑不亢的姿态呼唤“我的君王”!

或许——西弗勒斯·斯内普信伏地魔!

信他在学术领域独占鳌头!

信他终有一天将成为名副其实的黑魔王!

信他认可最年轻的魔药大师“混血王子”!


为追求荣耀而永远纯粹!

为坚守初心而始终如一!


不需要鲜花和掌声,

只需要走自己的路!


春去秋来,

日月星辰。


当第二代黑魔王终于坐拥天下,

何不——醉卧美人膝,抱得美人归?

当最出色的魔药大师独领风骚,

何不——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血眸含情脉脉地注视着黑眸,“我寻觅到了一个少年。他冷漠阴沉,因为他的眼中只有魔药!他孤独骄傲,因为在他眼中全是笨蛋!他毒舌讽刺,因为他想掩饰心中自卑!”

被戳中心事的黑眸注视血眸,“我寻觅到了一代枭雄。他冷酷无情,因为他的眼中只有永生!他杀伐决断,因为在他眼中全是仆人!他君临天下,因为他想谱写宏图大志!”


伏地魔向西弗勒斯·斯内普伸出了手,“我寻觅到的少年是你,你的才华横溢,是独属于我的王子!”

西弗勒斯·斯内普与伏地魔十指相握,“我寻觅到的枭雄是您,您的温柔体贴,是独属于我的君王!”


来自泥潭的蛇是斯莱特林的代名词,

但巫师界的未来将由伏斯共同谱写!


永远优雅!

永远高贵!

永远精明!

永远骄傲!


永远野心勃勃!

永远斯莱特林!

Celiachien

Louis Vuitton 2022秋冬秀场

今年年初的秀了,LV把这一次重点放在复古、飞行员皮夹克、印花领带等元素上,营造出非常街头的风格,在实穿中又透着老牌独特的韵味。

Louis Vuitton 2022秋冬秀场

今年年初的秀了,LV把这一次重点放在复古、飞行员皮夹克、印花领带等元素上,营造出非常街头的风格,在实穿中又透着老牌独特的韵味。

食死徒来喽

【LVSS重生之救赎】

封面+部分回忆篇预告

[图片]


我独自在黑暗中不需要任何人来救赎。

迷情剂的产物不懂什么是爱。

为什么当你出现后我变得不再像我自己。

西弗,我希望你可以永远陪着我,我爱你。

西弗,我需要研究一个很危险的实验,需要很久可能半个月,也可能一个月,等我回来好吗?

钻心剜骨。

为了一个不爱你的女人来这样求我,我想你应该回去好好反省反省了,没有召集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怎么?想通了?在这贵族中有很多更好的姑娘任你挑选,不是吗。—伏地魔


强大迷人,魔法造诣远超常人这就是我一直向往的主人。

主人,我西弗勒斯·斯内普将会是您永远忠诚的下属。

Voldy我们会永远在一...

封面+部分回忆篇预告


我独自在黑暗中不需要任何人来救赎。

迷情剂的产物不懂什么是爱。

为什么当你出现后我变得不再像我自己。

西弗,我希望你可以永远陪着我,我爱你。

西弗,我需要研究一个很危险的实验,需要很久可能半个月,也可能一个月,等我回来好吗?

钻心剜骨。

为了一个不爱你的女人来这样求我,我想你应该回去好好反省反省了,没有召集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怎么?想通了?在这贵族中有很多更好的姑娘任你挑选,不是吗。—伏地魔


强大迷人,魔法造诣远超常人这就是我一直向往的主人。

主人,我西弗勒斯·斯内普将会是您永远忠诚的下属。

Voldy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对吗?

主人,为什么从您回来开始就变得我们仿佛像是陌生人呢。

主人,这是您第一次罚我。

主人,我并不是担心她而是担心你。

更多…好的姑娘?您是要将我推给谁?您难道都忘记了吗?—西弗勒斯·斯内普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