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ycorisrecoil

4684浏览    152参与
我很高冷

【真太cp向】

  robot私设(应该)

【真太cp向】

  robot私设(应该)

若宮エリカ_ Erika

大人们好我来建设一下典子🌹


私我即得p2远集模板原图❤️非常欢迎各位井之上把照片p上去(忸怩)


(顺便 吉林有个夜场漫展我准备出典子🥺目前在B站(@面条霜)动态置顶申请自由行🙇🏻‍♀️🙇🏻‍♀️可以的话麻烦各位大人帮忙赞转…!!)

大人们好我来建设一下典子🌹


私我即得p2远集模板原图❤️非常欢迎各位井之上把照片p上去(忸怩)



(顺便 吉林有个夜场漫展我准备出典子🥺目前在B站(@面条霜)动态置顶申请自由行🙇🏻‍♀️🙇🏻‍♀️可以的话麻烦各位大人帮忙赞转…!!)

67

【2023千泷七夕36h|8.23 8:00】中年危机(下)

上一棒 @墨如川 


下一棒 @临渊客 


许久没更是因为学业忙碌,还有就是身体不太好一直在疗养,这次想过节嘛,@白( ˊૢ ⌑ ˋૢ lll )白      这个小可爱一直逢年过节坚持不懈,让我很感动,懒癌晚期被治愈,本来是想写完,但是时间有点紧迫我久了没写脑子也转不过来,前文挖了许多细节坑为了防止后续没有填完影响读者体感,所以这次更了一部分,也希望大家评论区里提出疑点处,这样我后续揭秘阶段能够阐述清楚。


对了我开启了抓人活动,还...

上一棒 @墨如川 


下一棒 @临渊客 


许久没更是因为学业忙碌,还有就是身体不太好一直在疗养,这次想过节嘛,@白( ˊૢ ⌑ ˋૢ lll )白      这个小可爱一直逢年过节坚持不懈,让我很感动,懒癌晚期被治愈,本来是想写完,但是时间有点紧迫我久了没写脑子也转不过来,前文挖了许多细节坑为了防止后续没有填完影响读者体感,所以这次更了一部分,也希望大家评论区里提出疑点处,这样我后续揭秘阶段能够阐述清楚。


对了我开启了抓人活动,还请大家可以点赞+转发+评论,有啥没做好或者疑惑的地方,欢迎指出,我随机抓一个,后续揭秘后会附赠母慈子孝番外一篇和番中番噢( ^ω^ )。


七夕快乐宝子们,也多注意身体啊,如果身体不舒服早发现早治疗,千万不要讳疾忌医,不要像我一样托成疑难杂症了。


———————————————————————

  (第七天)


锦木千束半撑靠在窗前,掌心搭在窗框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指尖,漫不经心的眼扫过整洁干净房间,想到堆积几天几夜的垃圾场,差点没让刚回家的泷奈绷不住表情。她甚至恶劣的以为会看到对方失落,愤怒,揪着她的耳朵责骂,恨铁不成钢,然后她可以求饶假借戏言的告诉她,自己离了对方不能活,她总是要一遍一遍的告诉对方这句话,希望对方记得,记在心里,脑子里,骨血中。


最起码也要被泷奈白一眼,可对方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看着一地狼藉仿佛意料之中。匆匆赶回家的泷奈满身疲惫,仍旧是有条不紊地安排好每个人的分工,只是看了她一眼的泷奈什么都没说,又好像什么都说了,千束偶尔打扫卫生偷瞥泷奈的时候,那张娴静的脸在月夜下让她惴惴不安几日飘荡的魂找到了主心骨,发愣的时候,不经意双双对视,千束觉得那坠星融海的眼,好像透着什么豁然开朗的光亮,一定有什么事情能抵消一切糟糕的选项。


就像现在暗沉沉一室卧室里的灯,她的妻子在卧室里面哄着她的孩子入睡,她能想象妻子洗完澡还带着水雾湿气的墨发乖顺的披满肩头,想象和妻子如出一辙的脸,被光晕打上一层温暖,稚嫩柔软的缩小版,同妻子拥抱一团的靠在床头,妻子柔软的手掌拍抚过孩子被被子如云团簇的小小身躯,嘴里哼唱着安眠曲轻哄入睡嗷,或许是接着上次计划的ak进化史课题来讲,总之不管是安眠曲还是课题房间里肯定连空气都是暖烘烘湿热热……她觉得自己像是从沼泽暗地的森林里窥探人间烟火的兽禽,隐匿在黑暗中看不清视线,没有关上的卧室门,暖黄昏暗的灯,允了她年少的无尽遐想和美好希冀的光。


吉松告诉她家是要无止境阶级权威,是要实力并存才不会被舍弃而达成交易的利益筹码,可泷奈用实际行动证明家是妥协,于是泷奈离开那段终日里,千束的惶惶之心也有了依托。


好日子是什么,是老婆孩子热炕头,莫负春光须纵酒。


锦木千束还是没有戒酒戒烟,对泷奈这次回来的从容,总有一种山雨欲来的忐忑不安,恶习难弃的抠开一罐啤酒,握在手里晃荡着,没了往日的紧绷,仰头饮了一口酒,甚至从口袋里又掏出一支烟点燃抽上,尼古丁的烟熏着她舒适地眯着眼睛,望着卧室半开门缝里灯火,那是她不用去拼命示好融入,也不会缺席的小家庭。


屋外的天如同抽了半辈子团一起的二手烟,熏得整个世界都暗沉沉地只剩卧室里的光,窗外缭绕的烟雾也带着湿气,风送了水到渠成的雨,呜呜的风声雨声挡不了卧室泷奈哄孩子入睡的浅吟低哼,声声入耳舒服得她也困倦,餍足如兽的眯了眼昏昏。


感觉到了窗外下起了雨,泷奈小心给梦见掖了掖被角,有些忧愁对方睡前是否能懂她的另一个母亲那番沉重爱意。蹑手蹑脚地退出房间的时候就看见了千束责怪的话吞入肚腹。千束一身酒红色的吊带裙,裸露着肩头,没骨头似的靠在窗前侧耳倾听,半阖着打磨抛光如同红宝石的赤红眸子,水光潋滟,艳红的嘴唇上叼着烟吞云吐雾。


察觉她靠近,千束很是自然的勾唇一笑,缭绕的烟雾中轮廓若影若现,风情万种,泷奈觉得她应该是魅魔迷了眼,才会手脚不听使唤的因为这个笑容靠近。


千束将手里的啤酒搁置在窗台,不知道什么时候夜里冒出的月亮,清亮的辉光照着她伸出的手臂纤弱而透白,自然的伸出纤细修长的指节沾着窗台晶莹剔透的水滴折射着奶白的光,向她勾了勾,艳红的唇轻启“来”


明明知道是骗是哄,泷奈还是盯着千束的指尖慎慎发愣。千束被泷奈呆呆的表情取悦,诱哄轻骗像是不怀好意的兽诱对方入陷中。直到对方靠近被她一手揽着细腰拢入怀,猛地深抽半截烟,罩着泷奈乖顺的脸上吞吐一团烟雾。


“咳……咳,千束”泷奈被扑面而来的眼呛得直咳嗽,眨着眼湿漉漉地眼尾泛红,清冷剔透的脸,好不委屈可怜“别逗我,梦见她…”,像只捏着鼻子的小兽。


对方似乎并不在意梦见对她有什么意见,并不在意泷奈和梦见是怎样谈论解释的,就那般不计后果的信任到含笑打断,安抚她刚刚所有的惴惴不安。


明明是千束自己恶作剧,登时心软得咕嘟咕嘟冒水,指尖自觉将剩下半截烟捻进烟灰缸里,安慰般的触碰泷奈的嘴角,哑声连连道“好,你不喜欢,不抽了,不抽了”


就算知道对方只是玩笑,泷奈还是攀着千束光洁的肩膀,指尖扫过滑腻的肌肤,捻起对方纤细的裙带提醒“抽烟不好”




泷奈的狗!!!

看了一年多了,一直特别喜欢千泷,你们好一辈子!图是我自调滴

看了一年多了,一直特别喜欢千泷,你们好一辈子!图是我自调滴

さかな

祝泷奈生日快乐~要让千束好好的给你过个生日哦~

祝泷奈生日快乐~要让千束好好的给你过个生日哦~

我很高冷

  【真岛x机器太cp向】 注意避雷

  【真岛x机器太cp向】 注意避雷

我很高冷

 【真太】

   p2灵感

  真岛x机器太cp向 注意避雷⚠️⚠️

 【真太】

   p2灵感

  真岛x机器太cp向 注意避雷⚠️⚠️

牛杂爆炸

不会画泷奈,所以就只画了一个千束()

不会画泷奈,所以就只画了一个千束()

tang_C
  上色苦手(在学了   是新...

  上色苦手(在学了

  是新手小白所以任何有问题的地方欢迎各位大佬指出!!!!!

  上色苦手(在学了

  是新手小白所以任何有问题的地方欢迎各位大佬指出!!!!!

若宮エリカ_ Erika

“たきな~ 今日のリコリコ暇だし、

                  ちょっと付き合ってくれよ——~”

​出镜/后期/文案:面条霜(原po)

​摄影:kal233


cst但是同人女出的(?

哇…~cp29都结束一个月了才想起来发场照诶👉👈😿 记性这么差尊嘟果咩~ww

顺便的顺便提一嘴d1也出的千束虽然没拍场照但被陌芋老师集邮了…🙏🏻尊み🙏🏻🙏🏻虽然当时......

“たきな~ 今日のリコリコ暇だし、

                  ちょっと付き合ってくれよ——~”

​出镜/后期/文案:面条霜(原po)

​摄影:kal233



cst但是同人女出的(?

哇…~cp29都结束一个月了才想起来发场照诶👉👈😿 记性这么差尊嘟果咩~ww

顺便的顺便提一嘴d1也出的千束虽然没拍场照但被陌芋老师集邮了…🙏🏻尊み🙏🏻🙏🏻虽然当时没反应过来w

回礼是第一天拍的梗图!👍🏻.jpg

Irene(白川)

千瀧|再見

01


今天也是日常的一天。錦木千束早已習慣如此日復一日,上學、放學,然後回家。隔天再重複一次,彷彿她的人生就只剩下枯燥的課本。


唯一能對自己做出的改變,大概就只有在外表上下功夫了。每天都綁著的緞帶,仔細打理的指甲,比他人再短上不少的制服裙,以及總是拎起來的袖子。


老師拿她沒辦法,畢竟是學年第一,只能偶爾口頭勸告。至於會不會聽,以結果來說,是不會。


因為她並不想。


從窗框的另一邊傳來怯生生的聲音,吸引了千束的注意。她偏過頭,手還是撐著下巴。


「前輩。」


「又是妳啊。」她不禁笑了出來。


升上高二以後,千束老是會看到這位學妹。看起來一臉正經,但卻每節下......

01


今天也是日常的一天。錦木千束早已習慣如此日復一日,上學、放學,然後回家。隔天再重複一次,彷彿她的人生就只剩下枯燥的課本。


唯一能對自己做出的改變,大概就只有在外表上下功夫了。每天都綁著的緞帶,仔細打理的指甲,比他人再短上不少的制服裙,以及總是拎起來的袖子。


老師拿她沒辦法,畢竟是學年第一,只能偶爾口頭勸告。至於會不會聽,以結果來說,是不會。


因為她並不想。


從窗框的另一邊傳來怯生生的聲音,吸引了千束的注意。她偏過頭,手還是撐著下巴。


「前輩。」


「又是妳啊。」她不禁笑了出來。


升上高二以後,千束老是會看到這位學妹。看起來一臉正經,但卻每節下課都跑到二年級的教學區,似乎也不是什麼守規矩的孩子。除了自己的外表以外,這女孩也是她枯燥生活的一點有趣變化。


她並不討厭這位學妹,處事看來彬彬有禮,只不過對自己有特別的執著。明明以前沒有什麼互動吧?或許是忘了也不一定。


何況,長得好看的女孩子,誰會有不好的印象呢?


「今天也是天氣很好呢。」


被學妹紫色的眼眸盯著,千束有點訝異自己居然會有喘不過氣的感受。但她並不討厭這樣。


每次都是這些不著邊際的話,一開始還會不明所以的千束,到後來已經習慣了,甚至還會附和她。


「是啊,很適合出去玩。」


「那,」學妹的聲音停頓了一會,彷彿在斟酌些什麼,抿了抿唇後又開口:「要一起去哪裡嗎?」


02


我怎麼會在這裡?錦木千束很想這麼問,但知道答案的也只有自己。


兩個人並著肩,和擱在一旁的那兩個書包有點像。在小凳子上很難直起腰,因此兩個人的手肘都撐著膝蓋,手上拿著各自的釣竿。


沉默上許久,千束終於忍不住問:「原來妳是喜歡釣魚的類型嗎?」


「不。」


「欸?」


「但很開心。」


原先一臉疑問的千束不禁失笑,「明明不喜歡的?」


「不是因為釣魚而開心的。」


「那是?」


「因為跟妳待在一起。」


這突然的回答令千束語塞,幸好這時學妹手上的釣竿被魚扯動,才沒讓氣氛朝尷尬的方向前進。


「喔喔,是大魚呢!」


這不是錦木千束第一次蹺課了,但看剛剛那個不熟練的翻牆姿勢,學妹似乎過去從未做過這樣的事。雖然生澀,不過動作還挺俐落,想必體能應該還不錯,不知道如果比賽起來,是誰跑得快?千束對自己的運動神經還頗有信心。


雖不是初次逃課,卻是第一次被邀請。


千束邊咬著手上的可麗餅邊思考著,想開口和學妹說話,卻發現從開學以來,自己都忘了一件可說是重要的事。


「吶,妳叫什麼名字啊?」


被問的女孩明顯愣了一下,可麗餅才放到嘴邊,又被放下,「井之上瀧奈。」


「喔喔,好名字。」千束晃晃頭,「瀧奈,為什麼那麼喜歡來找我呢?」


看著公園裡玩得歡快的孩子們,她總覺得自己好像有點格格不入。倒不是想和小孩一起玩,而是每當看到他人和樂融融地聚在一塊,千束就老是覺得這個世界好像沒有她的容身之處。


「不行嗎?」


「也不是不行啦。」無奈地笑著,用力眨了眨眼的千束低下頭,一口把剩下的可樂餅吃完,然後將包裝紙折成一個小方形。


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一樣,她又接著說:「但我可不是什麼適合深交的人喔?」


「為什麼?」


摸摸下巴,最後千束選擇站起身,然後在瀧奈面前轉了一圈,制服的裙擺跟著她的動作微微揚起,髮上的緞帶也隨之飄動。


「我可是不良呢。」


才剛站穩腳步,手腕就被眼前的學妹抓住,這令千束有些訝異,她驚訝地睜大雙眼,下意識想收回手,對方卻沒有要放開的意思。


兩個人的距離只剩下半步,近得千束的鼻間都充滿了井之上瀧奈的味道。這是她第一次聞到,但卻不陌生,也並不討厭。對於自己竟不排斥這從未和他人有過的距離感,千束開始自我懷疑了起來。


「回答我一個問題。」


對方的吐息近在咫尺,背脊似乎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漂亮的女生都是這樣的嗎?不僅外表好看,就連味道也很好聞。要去想這種無關緊要的事才能避免喘不過氣來,就連錦木千束都想嘲笑自己了。


「什、什麼?」


「『想做的事最優先』,妳知道這句話嗎?」


「欸?」


小時候的座右銘被一個算不上熟悉的人一字不漏地唸出來,總有點哪裡不對勁。她試圖從對方的眼神中找出端倪,卻只在那雙紫瞳中看見悲傷。


看這樣的著瀧奈,千束總覺得有點鼻酸,但不知這股情感究竟從何而來,明明這也不是什麼會令人難過的問題。


「回答我。」


「嗯,」千束點點頭,「知道。」


「那我現在可以親妳吧?」


「欸?」


「想做的事最優先。」


「等等等等等!」


說什麼不良啊,現在是誰比較像不良?在被對方親上的時候,錦木千束吐槽著自己。


03

 

雖然那天相安無事地回家了,但一切都太過奇怪,奇怪到錦木千束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向吻了自己還一臉沒事的人道別,也不記得自己是怎麼走上那條她天天都走的人行道。

 

井之上瀧奈還是一如往常,會在下課時間跑來找千束。如此地普通讓後者有些不滿,這樣豈不就像只有自己在意嗎?

 

明明不是情侶,卻很一般地接了吻,怎麼想都很不對勁啊!

 

到了第三天,看瀧奈還是一點異樣都沒有,千束終於忍不住地開口:「喂,我說啊,那天是怎麼回事?」

 

「那天?」

 

對方一臉疑惑,害錦木千束差點就以為那一切都是自己的幻想了。

 

「@#啊。」

 

「什麼?」聽不清前輩說話的瀧奈向前傾身,上半身幾乎整個穿過窗戶。

 

臉不知不覺地紅透的千束壓低了聲音,「接、接」努力上一陣子,她最後還是沒法將那個詞直接說出口。

 

「接吻嗎?」反倒是井之上瀧奈說得很輕鬆.聽來絲毫沒有要降低音量的意思。

 

對方的尾音剛落下,千束就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她的嘴巴捂上,「笨蛋啊!」

 

鬼祟地環顧四周,確認沒人在聽她們說話後,錦木千束才鬆一口氣。

 

「妳是笨蛋嗎?」放開瀧奈以後,千束又重申了一次。

 

雖然看起來確實是直腸子的後輩,但也不至於沒神經到這種地步吧?即便都是女生,可是接吻這種事依然不是一般時候會發生的,至少在錦木千束那還算是正常人的思維中是如此。

 

親吻什麼的,果然還是要跟戀人才可以吧。把井之上瀧奈趕回教室以後,千束開始思考著,不過,光是要與他人打好關係都耗費她不少能量了,更遑論去擁有一個戀人。

 

就算只是想像也覺得好累,和屬於這個世界的人一起建立屬於普世價值的關係——果然,錦木千束是對自我有著足夠了解的,至少目前,她清楚自己還做不到這種事。

 

於是她逃跑了。

 

午餐時間,錦木千束拿著昨晚做好的便當,在校園裡遊走一陣後,選擇了這種天氣沒人會想去的頂樓。推開生鏽的門,熱氣也隨之撲面而來,她霎時有些後悔,但看見沒有一片雲的蔚藍天空,心情就又好了起來。

 

靠在圍牆上,涼意便從背後傳來。她閉上雙眼,耳邊隱約聽得見男孩子們在球場上的喊聲,以及球在地面反彈的回音。

 

她頓時不記得自身所在的地方是哪裡了,就這麼入夢。

 

夢裡有著傾斜的高塔,還有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似乎自己的身旁還站著幾個夥伴。槍聲、從耳機傳來的冰冷指令,以及在想跨出步伐時,拉住她手臂的女孩。

 

「千束,不要走。」那個穿著藍色制服的女孩這麼對她說,雖然語氣沒什麼起伏,但能從聲音裡聽出懇求。

 

而錦木千束只是笑了一下,握住對方抓著自己的手,「我是不會逃跑的。」

 

大概是直覺有人靠近自己吧,她從夢中醒來,方睜開雙目,視線所及範圍全是那雙紫色的眼眸。

 

「等、等等!」千束著急地想後退,卻硬生生地撞上圍牆,「嗚!」

 

此舉令瀧奈皺起了眉頭,她撐著膝蓋直起身子,「妳在幹嘛?」

 

吃痛摀住後腦,錦木千束說起話來有些氣急敗壞,「我才要問妳吧!」

 

井之上瀧奈手上拿著從便利商店買來的能量果凍飲,從臉頰側邊滴下的汗能看出她是用跑的,白色的制服襯衫也被汗微微地浸濕了。不知道這傢伙在急些什麼,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這樣去觀察後輩,錦木千束覺得腦袋一定是因為剛才的夢所以變得奇怪了。

 

在千束身旁坐定以後,瀧奈一邊轉開果凍飲的蓋子,一邊說:「妳在躲我吧?」語氣中沒有起伏,像極了那個在千束夢中說話的人。

 

不對,根本就是同個人啊。錦木千束恍然大悟,那雙眼睛、微微皺起的眉毛,這不是長得一模一樣嗎?

 

怕被發現情緒的動搖,她趕緊接著說:「才沒有?」

 

一切都很安靜。就算仔細去聽也聽不見瀧奈進食的聲音,能很直觀地理解到這傢伙肯定是受過良好教育的。不過,給予這樣教育的家庭,怎麼會放任孩子在學校吃飯糰呢?算了,要探究這種事,對於現在的錦木千束來說,還有點困難。

 

看著碗裡的蛋,千束猶豫了一下,「要吃嗎?」

 

「……什麼?」


「水煮蛋啊,」對方的反應讓千束有點訝異,這種小事不至於需要露出那樣的表情吧,「很好吃唷。」


井之上瀧奈嘆了口氣,像是頭疼似地,揉了揉太陽穴,「妳真的什麼都不記得嗎?」


果然是如此嗎?自己肯定在哪裡見過這個後輩。千束夾著水煮蛋的手停在半空中,逆著光讓她看不太清瀧奈的神情,卻能從語氣中聽見無奈,這樣的情緒反應讓千束有些不知所措,頓時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不是要給我吃嗎?」見對方遲遲沒有下個動作,瀧奈這麼問了。


「噢、對,」錦木千束這才趕緊側過身,將水煮蛋遞到瀧奈嘴邊,「啊~」


「啊。」一點遲疑都沒有,瀧奈一口就將半顆蛋納入嘴裡,然後趕在前輩開口之前,摀著嘴口齒不清地說:「很好吃。」


「看吧,很好——」就像有什麼東西閃過腦海,千束手上還有一半以上的便當硬生生地落下,但就在落地前被瀧奈及時接住了,只灑出幾根青菜,和果凍飲一同掉在被太陽照射得滾燙的地板。


是這樣啊。


在千束將瀧奈抱進懷裡的時候,方才好不容易才接到的便當又灑出更多飯菜了,但前者似乎不太介意,後者也顧不上那麼多,她們只是一起放聲大哭,就像是久未見面那樣。


不,她們確實是久未見面。真的太久,久到甚至都忘了這件事。


「千束,不要走。」耳邊的細語和夢裡的聲音重合了。


錦木千束輕輕撫著井之上瀧奈的背,「我不會再逃跑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