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a

95540浏览    1150参与
llllllla

【AMA】Merlin Xover HP 扫文/推荐

*有些文章没有简介,我自己加的。文笔超烂,作者如果有意见我会删除。

*我是杂食党,只要是AM两人的都可。文章基本是AM/AMA,只有三篇MA,想了好久还是带上所有tag。

*HP的CP我没有任何洁癖,AM/MA外的CP不会特别标注,自行注意避雷!

*均为中文作品(英语吃藕),主要是Lofter和随缘居,因为入坑晚没进过贴吧。欢迎评论区推荐,英文的我也愿意去试试!


  • 写在最前:我非常喜欢Merlin和HP这两部作品,因此也非常喜欢两部作品交叉写作的Merthur文。因此我尽可能整理了涉及到HP背景的Merlin同人文,方便我自己追更~感谢各位太太给我们带来美好的故事!大家有其他看...

*有些文章没有简介,我自己加的。文笔超烂,作者如果有意见我会删除。

*我是杂食党,只要是AM两人的都可。文章基本是AM/AMA,只有三篇MA,想了好久还是带上所有tag。

*HP的CP我没有任何洁癖,AM/MA外的CP不会特别标注,自行注意避雷!

*均为中文作品(英语吃藕),主要是Lofter和随缘居,因为入坑晚没进过贴吧。欢迎评论区推荐,英文的我也愿意去试试!


  • 写在最前:我非常喜欢Merlin和HP这两部作品,因此也非常喜欢两部作品交叉写作的Merthur文。因此我尽可能整理了涉及到HP背景的Merlin同人文,方便我自己追更~感谢各位太太给我们带来美好的故事!大家有其他看过的作品,请务必在评论区补充!

  • 整篇包括完结中长篇完结短篇未完结CP不明】四部分。其中【未完结】虽多为我念念不忘的坑(…),但仍有不少太太保持更新。若喜爱此类作品,请积极为太太们打call,都是有趣可爱的故事!

  • 声明:本人无任何版权,涉及作品的作者有任何意见我会删除。


【完结中长篇】

 

  1. Glassglow玻璃辉   BY ShangnySun   

    Lofter/AM/长篇/少量涉及HP背景

    简介:2017年,Merlin决定发动战争创造“阿尔比恩最危急的时刻”,于是他骑着龙出去溜达一圈向麻瓜们公布了魔法。

    这篇只从HP里取了魔法背景,HP人物只出场两三次,并且只是略微提及。但我还是放到了第一个,因为剧情真的很好,在现代背景下AM两人历经波折又重新在一起的故事让我特别感动!


  2. 国王追星记 BY ShangnySun

    Lofter/AM/中篇/HP背景

    简介:从阿瓦隆归来后,亚瑟急不可耐地想见梅林,然而——魔法祖师爷岂是他一个麻瓜说见就见的?

    这篇文章欢脱搞笑,亚瑟归来后想尽办法见梅林。看的超级开心!但是只用了HP的背景,没有出现HP人物。


  3. From Here To Eternity BY 叮铛小铃儿

    >>随缘居地址   >>AO3地址

    Lofter/随缘/AO3/AM/长篇/HP背景

    简介:大概是Arthur和HP三人组一起成长,面对敌人。Merlin发现Arthur复活后以转学生的身份加入他们的故事。我的总结能力太烂,对不起这篇文章……超级喜欢这篇文章!太太的文笔很细腻,Arthur的阳光和勇敢,Merlin的坚定和思念超级戳我!

    CP有 Snarry/Merthur/罗赫 结尾部分涉及福华/珍珠港大串烧,故事很精彩!推荐在随缘看,Lof上不全。


  4. The Dawn BY nightmarekitt

    >>随缘地址

    随缘/AMA/中篇/HP背景

    简介:Merlin在大战后留在霍格沃茨,Harry和他的朋友回归七年级,Harry发现Merlin身边总是伴随奇迹,事情渐渐为Arthur的回归展开序幕。

    这篇是译文,原作坑了但是故事挺完整了。是一篇很优秀的作品.


  5. 再续传奇 BY lyreair

    >>晋江地址  >>随缘地址

    晋江/随缘/AM/长篇/HP背景

     简介:追随着重生的亚瑟,梅林的灵魂来到了千年后的未来。卡米洛的王者成了新一代的巫师贵族,而国王的小男仆,曾经力挽狂澜的伟大巫师再度成为救世主。

    命运紧紧相依的两人终于重逢,他们将携手面对挑战,实现千年前的梦想……

    梅林穿越哈利,亚瑟穿越德拉科。这篇文章是古早文了,我现在不是很喜欢偏晋江的文风……当时看得还是很欢乐的,文章很长,剧情很不错,值得一看!


  6. hp之波特奇遇记 BY 落叶的呢喃

    >>晋江地址

    晋江/AM/长篇/HP 背景

     简介:战后Harry选择游历,遇到梅林和亚瑟。成为梅林的学徒后发生的一系列奇遇。

    HDorDH我不太确定,AM是副CP。文案写的很恶搞(古早晋江的风格就是这样),故事还是很有意思的!


  7. Come Back For YOU  BY Unique·S·S

    >>随缘地址

    Lofrer/随缘/AM/中篇/HP背景

     简介:在一千五百年的孤独与无果等待后,阿尔比恩最伟大的魔法师终于疯了。

    我最喜欢的中篇,非常带感!Merlin在长期等不到Arthur之后黑化了,亲手复活了伏地魔。在邓布利多那边已经要打出GG时,亚瑟的灵船归来了。世界再次和平,伟大的亚瑟王又一次拯救了不列颠!


  8. Once BY C市F镇

    >>随缘地址

    随缘/AM/长篇/少量涉及HP背景

    简介:这篇主要讲Merlin在战后定居在阿瓦隆旁边,通过Freya和Arthur一直保持联系,前期比较欢脱,最后Merlin回归了阿瓦隆~最后和HP有一点点交集。

    由于时间比较长,有点忘记这篇讲什么的了。所以我简介写的很烂。但是这篇我真的很喜欢,AM就像从未分开,有一种淡淡的温馨感。


  9. [GGAD/亚梅]神佑 BY 木逸空/扎坦诺斯

    >>晋江地址 

    Lofter/晋江/AM/中篇/HP背景

    简介:传说之中与世无争的梅林一不小心被卷入了现代魔法界的纷争,假如梅林误入邓布利多家,成为了魔力暴动的阿利安娜。

    这篇AM打酱油,主要讲的是阿利安娜(梅林)视角的GGAD,我觉得还可以!


  10. 格兰芬多有把大宝剑 BY U r what u wrote

    Lofter/AM/中篇/HP背景

    简介:三人组召唤了附在格兰芬多宝剑上的Arthur,Arthur在帮助对抗伏地魔过程中唤醒了Merlin。属于欢脱搞笑文,甜甜的HE。


  11. 【AM 联文】Merlin很忙 BY 七予

    Lofter/AM/中篇/HP背景

    简介:Arthur带着记忆从Avalon归来。Merlin受邀去Hogwarts视察工作(雾)。借《哈1》角色,感谢Hogwarts各位小可爱们围观祖师爷和你国永恒之王撒狗粮。 

    是一篇很可爱的甜饼!


  12. 当伏地魔遇上亚瑟 BY 相丹

    哈利的眼镜 BY 相丹

    梅林老师的国王 BY 相丹

    Lofter/AMA/MAM/中篇/HP背景

    简介:一句话,看梅林如何宠小王子~

    这位太太其实是MAM/MA爱好者,写的都很可爱,我喜欢看大法师宠小王子的文~最后一篇是MA


  13. [综]梅林哪 BY 昼七

    >>晋江地址

    晋江/AM/中篇/HP+Sherlock背景

    简介:千年等待终有结果,纵人海茫茫也终将重逢。魔法到底蕴藏了多少秘密无人可知。黑暗与光明,过去与未来,只求一路有你相伴。

    这篇的脑洞很有意思!梅林受到指引来到伦敦寻找重生的亚瑟,正好住在福华的隔壁。正好魔法界大战导致了离奇死亡,魔法成了夏洛克破案的契机。梅林找到了亚瑟谈起了甜甜的恋爱。中途有梅林救了并帮助逃亡的三人组的剧情。


  14. come back BY 选择不加蛋

    Lofter/AMA/中篇/HP+漫威背景

    简介:又是我喜爱的脑洞文hhhhh,里面还融合了漫威宇宙,二瑟成为了英国队长(…)加入无限战争。里面有涉及HP元素,我就放进来了。


  15. 【梅林/中土/hp】霍格沃茨的1992 BY 闻折柳

    Lofter/AM/中篇/HP+中土背景

    简介:这篇是我写扫文时搜到的意外惊喜,还没有看。只扫了眼番外,AM是HE的!而且这个脑洞好有意思!


  16. 【亚梅】【平安夜HP AU联文No.1】如何在霍格沃茨学习成为一名男仆 BY 白慕白

    【亚梅】【平安夜HP AU联文No.3】 BY 山有木兮

    【亚梅】【平安夜HP AU联文No.4】 BY 我是苞米地的王

    【亚梅】【平安夜HP AU联文No.5】 BY vodka♪

    【亚梅】【平安夜HP AU联文No.6】 BY 九界前线小记者

    【亚梅】平安夜HP au联文no.7 BY 生蚝扇贝花甲螺

    Lofter/AM/中篇/HP AU

    简介:Meilin在霍格沃茨似乎仍然是Arthur的男仆,还得负责给亚瑟铺被子。

    这好像是联文,写2的太太似乎咕咕咕了……


  17. 【亚梅】蓄谋的消失 BY 归雁

    Lofter/AM/中篇/HP背景

    简介:大战结束后,救世主哈利·波特在其恩师、霍格沃茨前任校长阿不思·邓布利多的办公室内发现一个神秘的木盒。他将其带回宿舍,在仅“铁三角”成员在场的情况下打开盒子,里边是厚厚一沓整整齐齐的信件。

    这是一篇很独特而细腻的文章,通过梅林的来信四处捅刀,但AM结局是美好的。


  18. Dawn Light BY 翾刖

    >>随缘地址

    Lofter/随缘/AM/中篇/HP背景

    简介:又叫做《街友情緣》、《愛在社會福利機構開門時》或《鄧不利多or梅林》,是個貧窮的亞瑟和衰老的梅林的故事

    亞瑟回歸,雙失憶梗,亞瑟幫梅林倒尿壺!

    一个很好的故事,就是繁体看着有点吃力。


  19. 【授权翻译】白痴启  BY ben小康

    Lofter/AM/中篇/HP AU

    简介:亚瑟和梅林都在偶发事件逆转小组工作并在同一间办公室分别上日班和夜班。上日班的亚瑟最受不了下雨,值夜班的梅林却靠雨天来集中注意力。

    两人天天改变他们地下办公室魔法窗户显示的天气,都忍无可忍。这时,要解决两人间的分歧,还有什么办法比留几张挑衅作对的便条更英国呢?

    放在HP背景里的全新的故事,很细腻。


  20. Les prévisions qui font le destin BY Ironside.

    Lofter/AM/中篇/少量涉及HP背景

    简介:预言能力!亚瑟和魔法师梅林,嗯,513那个梅林。亚瑟是转世。幽灵!Gwaine。借助了HP对于魔法塑造的一部分背景和一部分主线,HP的主角出现非常少!

    某天早上,亚瑟梦到了自己的姐姐莫甘娜受到了霍格沃茨的通知书……

    这篇其实只有5章,作者没有写完,但是给了后续的大纲,我就当完结了吧。


  21. The Hermit and The Emperor隐者与皇帝  BY 跑单的刺客

    Lofter/AM/长篇/少量涉及HP背景

    简介:Arthur死后梅林等待的千年间的故事。

    放到最后是因为HP元素基本没有,但作者提到世界观有融合HP,我又很喜欢这位太太,私心放这里了。


【完结短篇】

 

  1. 【Merlin Crossover HP】我的黑魔法防御课老师不可能是梅林 BY peacebypeace

    【Merlin Crossover HP】番外:小潘德拉贡教授的十个秘密 BY peacebypeace

    【亚梅】[Merlin Crossover HP]我的魔药课老师居然是梅林 BY 白慕白

    Lofter/AM/短篇/HP背景

    简介:霍格沃茨迎来了新的黑魔法防御课老师,自称名为潘德拉贡的白胡子教授看上去神神秘秘——直到哈利遇见了会活动的画像里金发碧眼的国王。

    我最喜欢的一个短篇系列,用的是同一个梗,后两篇是第一篇的延续,Arthur最后以小金龙的方式回到了Merlin身边。


  2. So Merlin Emrys, Here Is Your Holiday BY crazyboutremmy

    >>随缘地址 

    随缘/AM/短篇/HP背景

    简介:AM穿越(某種程度上比穿越還好玩)到HP的世界。AM前提,輕鬆向。

    在被逼离开阿瓦隆,再次拯救世界前,AM二人会想要个假期。主要讲的就是AM二人在HP世界上上学谈谈恋爱的故事。


  3. 【AMA】Stay with me BY 一个铃子 

    Lofter/AMA/短篇/HP背景

    简介:小甜饼,Arthur转世有了魔法进入霍格沃茨学习,在图书馆发现一个笔记本和Merlin开始交流,最后他们理所应当一起了!


  4. 【AM】好吧,祖师爷也会有失误的时候 BY 赐雪卸载了六月份考完试再回来     

    Lofter/AM/短篇/HP背景

    简介:Merlin看到重生的Arthur很激动,但是似乎激动过头了,以至于他所有的魔咒似乎都失控了。

    【AM】关于Mr. Pendragon的十个秘密  BY 赐雪卸载了六月份考完试再回来

    Lofter/AM/短篇/少量涉及HP背景

    简介:大概讲的事Arthur发现Merlin和兰斯洛特偷偷见面,醋意大发,最后发现其实是为了对抗黑魔王密谋(……),很可爱的文!

    【AM】亚瑟的守护灵  BY 赐雪卸载了六月份考完试再回来

    Lofter/AM/短篇/HP背景

    简介:Merlin这一次是Arthur的守护灵,陪着他长大,这一次他们在霍格沃茨相见了!


    这位太太写了不少 Merlin crossover HP的文!但是完结的只有几个短篇(泪目),所以我放一起啦!都是可爱的小甜饼!


  5. 【AM】我心所求 BY 叶藏

    Lofter/AM/短篇/HP AU

    简介:一篇意识流圣诞贺文。

    【AM】伊莲娜的魔法日记  BY 叶藏

    简介:私设二瑟回归后被梅子拉去做霍格沃茨城堡管理员然后正大光明地开始谈恋爱,霍格沃茨全体师生被赛狗粮的小故事。

    【亚梅】吟游诗人 BY 叶藏

    简介:一个关于短暂重逢的故事。


    感谢太太的小短篇,AM二人能够在霍格沃茨无忧生活,满足了我关于爱与梦想的一切想象。


  6. 【Merlin+HP/AM】Daily Prophet 预言家日报 BY 跑单的刺客

    Lofter/AM/短篇/HP背景

    简介:关于被迷妹迷弟们疯狂追逐的巫师王子,CP亚梅,HE。

    【Merlin/AM】Once upon a time 老故事 BY 跑单的刺客

    Lofter/AM/短篇/HP背景

    简介:听老梅干给小哈利讲那过去的故事。亚瑟无直接出场,梅林还在等待。


    再次推荐这位太太,写的特别好,还有其他故事也融合了HP设定,因为很少且不涉及HP人物我就不写上了。


  7. 【亚梅】巧克力陷阱 BY 归雁

    Lofter/AM/短篇/HP AU

    简介:巧克力味的校园爱情,情人节的味道。

    【吐槽】今年霍格沃茨的期末考试题都是些什么玩意?! BY 归雁

    Lofter/AM/短篇/HP背景

    简介:吐槽体,很可爱。

    【AM】梅林爵士勋章(一发完) BY 归雁

    Lofter/AM/短篇/HP背景

    简介:亚瑟因为见义勇为被给予了梅林爵士勋章hhhhh

    【脑洞系列】亚瑟为什么不高兴 BY 归雁

    Lofter/AM/短篇/HP 背景

    简介:几个脑洞集。


    同一个太太四篇可可爱爱的文章,我比较喜欢梅林爵士勋章那篇。


  8. [亚梅] 关于艾米雷斯教授与潘德拉贡先生的十五件小事  BY 遠戀

    Lofter/AM/短篇/HP背景

    简介:HP设定下一个单独的片段,亚梅的重逢。

    [亚梅] Welcome back BY 遠戀

    Lofter/AM/短篇/HP背景

    简介:艾米雷斯教授永远不会拒绝潘德拉贡先生的小甜饼。


  9. 【AM】(HP AU 短完)亚瑟的红披风 BY 我是苞米地的王

    Lofter/AM/短篇/HP背景

    简介:格兰芬多的五年级级长亚瑟·潘德拉贡收到了一件红披风作为礼物,红披风仿佛有自己的思想,他们的关系越来越亲密。又酸又甜的文章!


  10. 【AMA无差】在霍格沃茨就读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BY 甘蓝

    Lofter/AMA/短篇/HP背景

    简介:Arthur进入霍格沃茨读书二三事,Merlin最后当了校长二人才重逢。


  11. 【Merlin】【HP】野史凿凿Real History BY 安亦

    Lofter/AM/超短篇/HP背景

    简介:聪明好学如赫敏,怎么会相信野史的瞎扯呢?——直到她发现那是事实。

    【Merlin/HP】Famous Last Words BY 安亦

    Lofter/AM/短篇/HP背景/英文

    简介:是一个英文的喜剧小甜饼,赫敏发现教授实际是Merlin!还有AM二人的浪漫关系!


  12. 十颗糖盐煮豆 BY Hanamiyuu

    Lofter/AM/短篇/HP背景

    简介:几个构思很巧妙的小故事。德哈和亚梅都是BE,我的眼泪不值钱。


  13. [Merlin Crossover HP]亚瑟•钢笔龙作死记 BY 白慕白

    Lofter/AM/短篇/HP背景

    简介:小短篇,AM二人在魔法学校的生活小故事。


  14. [Merlin+HP]哦,梅林! BY 乔溪

    Lofter/AM/短篇/HP背景

    简介:四次人们对着他说梅林,一次是真有人在喊他。

    无伏地魔的HP世界,一个甜甜甜的童话故事。虽然标着第一章,但我觉得已经是一个完整的故事了,所以放在完结小短篇里。


  15. 假如法师等到了他的小王子 BY 楐木子

    Lofter/AM/超短篇/HP背景

    简介:亚瑟回归之后的小甜饼,Merlin是HP世界祖师爷的虐狗故事。这个梗我真是百看不厌,常看常新。


  16. 【授权翻译】A Merry Man/快活男人 BY jesusonaunicycle

    Lofter/AM/短篇/HP背景

    简介:哈利跌跌撞撞地走过灰扑扑的走廊,绝望地发现自己又迷路了,为什么霍格沃茨没有地图?他在这里上了三年学了,可他根本不认识这。

    或者说,哈利偶然闯进了这片城堡区域,遇见了一副叫做高文的魔法油画,认识了那位伟大的传奇巫师,梅林。只是这位梅林和他想象中的截然不同。

    哈利听圆桌骑士讲那过去的故事,结局亚瑟王还没回来。


  17. 【AMA无差】Long Live The King BY 十六画

    >>随缘地址

    Lofter/随缘/AMA/短篇/少量涉及HP背景

    简介:亚瑟回归后的故事,和HP的关系不太大。


  18. Merlin and the cheeky Cup of Life BY Jetainia

    >>随缘地址

    随缘/AMA/短篇/HP背景

    简介:大概讲的是Harry在战后成为傲罗和Draco在一起。突然身体恶化希望用圣杯救治,然后AM二人通过圣杯重生到DH身上(???),我也觉得有点无厘头。


  19. 《巧克力蛙卡片里的秘密》  BY 皇家菜头

    Lofter/AM/短篇/HP AU

    简介:霍格沃茨校园爱情,与Merlin剧情无关。


  20. 【AM无差】Flipped BY Galtniss/归雁 

    >>随缘地址

    随缘/AMA/短篇/HP AU

    简介:这篇其实应该算AM二人在HP背景下的AU文,除了人名外,不涉及Merlin的剧情,就是一个魔法背景的甜甜恋爱故事。


  21. 【Merlin X HP】《Remlin教授》一发完  BY hhkillua

    >>随缘地址

    随缘/AMA/短篇/HP背景

    简介:一个非常短却很扎心的文。赫敏发现了Remlin教授的秘密。梅林还是没有等到亚瑟。


  22. 【授翻】Once More BY hunters_retreat

    >>AO3地址

    AO3/AMA/短篇/HP背景

    简介:哈利需要一些建议,他决定唯一要去问的人,就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巫师。

    一个可爱的小短篇。现在提到AO3就是个悲伤的故事了。


  23. 【AM/DH】Once BY 锻刀先生草莓糖

    Lofter/AMA/超短篇/HP背景

    简介:这篇其实主要是DH,Draco听Arthur讲述过去的故事后明了了自己和Harry的问题,AM没有后续了。


  24. You In My Eyes BY 圈里个圈QAQ  

    Lofter/AM/短篇/HP背景

    简介:酸酸甜甜的短篇,梅林是霍格沃茨的教授,总是在相似的人中寻找亚瑟的身影,最后亚瑟回来啦!


  25. GGAD:无题 BY  Luna Alice Tang

    Lofter/AM/超短篇/HP背景

    简介:私设小梅被困在石头中时是亚瑟救了他,大约是霍格沃茨之战结束之后。

    [主GGAD]:当GGAD上了热搜 BY  Luna Alice Tang

    Lofter/AM/超短篇/HP背景

    简介:为纪念2019年2月8日13:00多时GGAD成功登上微博热搜!

            

    这位是写GGAD的太太,会带亚梅出场。


  26. 【未授翻】Merlin Emrys与三强  BY crazyboutremmy

    Lofter/AM/超短篇/HP背景

    简介:Merlin要去杀了Arthur,因为Arthur竟然把他的名字放进了火焰杯。

    超级短小的一篇,欢脱搞笑~


  27. 【亚梅】【德哈】梅林的小烦恼 BY Alter Ego

    Lofter/AM/超短篇/HP背景

    简介:梅林为了提高法力,学习西方神主的信徒理念,开通了与魔法界巫师们沟通方式,聆听巫师们的祷告帮助他们同时获取能力唤醒亚瑟。
    亚瑟被唤醒了,梅林继续维持这种方式。

    超级短的恶搞文。


  28. 【百日亚梅】Day4 BY 昙皞

    Lofter/AM/短篇/HP AU

    简介:两个小巫师在霍格沃茨相遇并逐渐相爱的小短篇,不涉及Merlin剧情了~

    太太百日亚梅系列写了很多了,都是很可爱的短篇。可以一看!


  29. 【Merlin X HP】千年以后(沙雕脑洞,重逢更) BY Azzurra今天还是废人吗

    Lofter/AM/超短篇/HP背景

    简介:亚瑟归来后的二三事,只是个脑洞,我觉得有意思就放上啦。


  30. [翻译] 当麻瓜首相遇见魔法部长  BY magog_83

    >>随缘地址

    随缘/AM/短篇/HP AU

    简介:新当选的麻瓜首相与魔法世界的魔法部长的会面的各种囧故事……

    和简介说的差不多,傻白甜。


  31. 【亚梅】厄里斯 BY 豆豆豆丫

    Lofter/AM/超短篇/HP背景

    简介:酸酸的故事,梅林通过厄里斯魔镜见到亚瑟并重新振作。


  32. 【假如系列】假如亚瑟回来了成为了幽灵 BY 桃嫣

    Lofter/AM/超短篇/HP背景

    简介:亚瑟幽灵设定,梅林因思念过度,天天酗酒,带了一点HP设定。


  33. 魔法世界的邮差 BY 哈根达斯雪糕

    Lofter/AM/超短篇/HP背景

    简介:改编自《邮差先生》,梅林在漫长的等待中成了邮差先生。


未完结(按照更新的可能性排序……)

  1. 亚瑟·马尔福与千年过往  BY leaves

    Lofter/AM/更新3章/HP背景

    简介:这篇的设定非常出彩!!亚梅放到了子世代,亚瑟是马尔福的儿子,而且还是个哑炮!期待期待期待!!


  2. [原创] [HP xover Merlin]Can't be worse. BY 太阳能硬糖 

    >>随缘地址

    随缘/AM/更新5章/HP背景

    简介:脑洞具现化,没有严格的逻辑,会不会有后续成谜,分段=场景转换,梅林可能会变成万能龙傲天,谁知道呢,毕竟怎么爽怎么写。

    内容还很少,大概是Merlin给了Harry圣杯之水,弗雷德和卢平教授复活了。后续剧情还没展开,超级期待!这篇是3.15开的,有后续的希望非常大!


  3. 【Merlin+HP/亚梅+德哈】和梅林在一起的若干天 BY  Lilys雪玉

    Lofter/AM/更新11章/Merlin 背景

    简介:DH二人穿越Merlin世界二三事~

    这篇是更新很勤快!


  4. 【AM/亚梅】Unknown danger BY  — 酷帅鲨鱼头 — 

    Lofter/AM/更新1章/HP AU

    简介:五年一度的三强争霸赛今年在霍格沃滋隆重举行,由火焰杯挑选出来的三位勇士——来自各个国家的三个魔法学院之间的、整整一个学年的实力较量。

    梅林和亚瑟分别是来自德鲁伊特尔和霍格沃茨的勇士。2月开了第一章,期待有后续!


  5. 祖师爷的发明 BY 莱茵河畔的日落

    Lofter/AM/更新10章/HP背景

    简介:1500年漫长的等待,祖师爷梅林会折腾出什么魔法发明呢?

    【AM】命运之子HPau(Chapter1-2)  BY 莱茵河畔的日落

    Lofter/AM/更新2章/HP AU

    简介:类似Merlin设定的HP文~Arthur是麻瓜首相之子,失去母亲。Merlin出生于普通的巫师家庭。两者在霍格沃茨相遇。


    这两篇都是最近才开的,能追连载。


  6. The Gear of Fate BY 顾楠卿

    Lofter/AM/更新7章/HP背景

    简介:战后的七年间,人们都以为救世主已经死了。他消失了很久,再次出现却带来了巫师界最大的危机——他复活了伏地魔。巫师界的公敌迫于压力,回到了过去。然而他不知道过去无法更改,他只是来到了平行时空。在他穿越之前,就与斯内普就见过面了。不过为了不导致时间错乱,死神会将所有的记忆全部被清除。

    AM是副CP,已经出场了。而且更新大概还可以保障。



  7. 【Merlin/MA】You've Found Me  BY lalacoco

    >>随缘地址

    随缘/MA/更新3章/HP背景

    简介:即使是对一个格兰芬多来说,亚瑟·潘达拉贡惹是生非的频率也着实有点高了。不过,从没有什么麻烦事能伴随这位霍格沃茨的黄金男孩过夜,一不小心唤醒了沉睡中的传奇法师这种小事,自然也不会例外。

    唯三的MA文,我觉得大法师和小王子也很带感,而且第五季梅林就很攻,可惜MA粮太少╮(╯▽╰)╭这篇最近更新是2020.2.1开的,让我们期待一下有后续!


  8. 我也想和你约会 BY 沉没者

    Lofter/AM/更新4章/HP(较少)+威背景

    简介:梅林感应到亚瑟回来是在他答应与迈克交往的第二天。

    他已经等了一千年了,终于做了面对新生活的决定。去了他数次在门口徘徊没敢进去的酒吧,认识了年轻热情的迈克,并在昨天顺理成章的答应了小狼狗的告白。

    我超级期待这个故事!!!但是作者故事还没有展开,后面有锤基。作者说会有少量HP,我其实还没找到。


  9. Ropes of Destiny  BY PIKIGeeLe💫

    Lofter/AMA/更新8章/HP背景

    简介:哈利迎来了新学期,也迎来了一个神秘的新老师,似乎,还迎来了一个让他措手不及的新使命......

    副CP有德哈,故事还不错,情节没有完全展开(希望还有后续)。


  10. 【HP】莫失莫忘 BY 紫陌未央

    Lofter/AM/更新45章/HP背景

    简介:阿斯托利亚发现自己突然就有了背后灵,由此引发了一系列事件……论坛体,可能涉及的cp有GS、GGAD、罗赫、DA。

    这篇也是这次扫文的意外惊喜!我不知道简介里的阿斯托利亚是否意味着这个不是BBC版本的亚梅,但是后续章节的tag里有梅林传奇,所以我一定会去读读!后面我会反馈的!


  11. 【亚梅AM】Thousands Of Years BY Alter Ego

    Lofter/AM/更新7章/HP背景

    简介:亚瑟灵魂不稳记忆不齐需要一段时间修养所以梅林把灵魂投进小巫师的母胎里,之后的事就是亚梅打打闹闹调调情做做A偶尔回忆起以往,反正就是在霍洛沃茨内的恋爱虐狗向!

    反正是小甜饼,有无后续剧情都可,值得入坑。


  12. 【AM】Accio Sword 剑来  BY 赐雪卸载了六月份考完试再回来

    Lofter/AM/更新1章/HP背景

    简介: 梅林作为亚瑟的监护人陪着他长大。亚瑟来到了霍格沃茨上学,发现梅林坐在教授席上……

    【亚梅】盗版福灵剂  BY 赐雪卸载了六月份考完试再回来

    Lofter/AM/更新8章/HP背景

    简介: 梅林感觉自己的生活就像喝了一瓶盗版的福灵剂,没有好运反而厄运连连。

    重生梗,后期abo前期提及较少;格兰芬多瑟×斯莱特林梅;二瑟出生于纯血家族,梅子麻瓜家族出身;时间线在hp之后,疯狂跳时间线,微德哈。


    这位太太说6月考完就回来,所以还是有希望的吧……


  13. 【AMA】荧光闪烁 (前世今生HPAU) BY 约顿海姆狐狸君

    >>随缘地址

    Lofter/AM/更新9章/HP AU

    简介:HP设定,校园恋情。

    就是甜甜的恋爱故事~除了人名,应该和Merlin的剧情无关了。太太还在写,只不过不是这篇罢了。


  14. 【AM】格兰芬多守则 BY 归雁

    Lofter/AM/更新1章/HP AU

    简介:格兰芬多守则第一条:不要试图贿赂一名拉文克劳。

    文章很可爱!就是1章后没了下文。


  15. 【AM】Oh,Merlin xxx 【Crossover HP】BY 溜达/小胖

    >>随缘地址 >>晋江地址

    随缘/晋江/AM/更新50章/HP背景

    简介:年老古董——梅林,意外变成11岁的摸样。被霍格沃兹招收系统纳入招生名单内,与救世主哈利波特同时入校,开始了一段哭笑不得的魔法学院生活。
    更没想到的是一切竟是古教的馈赠,没料到消失了千年的古教,竟然是如此的调皮。

    主M视角,虽然没有完结,但是已经有50多章,剧情很丰富了!


  16. 【Merlin Xover HP】The story of us BY 问号/ _楠心

    >>随缘地址 >>晋江地址

    随缘/晋江/AM/更新68章/HP背景

    简介:Arthur归来后变成了十岁左右男孩外形,收到了霍格沃茨通知书,Merlin陪他一起去学校。

    这篇温馨种田,感情线已经明确,剧情写到了火焰杯后,更新很多了。可以作为完整故事看一看了!


  17. 用hp打开merlin(MA) BY 相丹

    Lofter/MA/更新5章/HP背景

    简介:温柔大法师X傻白甜小王子,严重ooc

    其实这篇只是源于一个无厘头的脑洞,如果伏地魔遇上了乌瑟会怎么样,一个要除掉所有麻瓜,一个要处死所有巫师,所以,这篇照例私设如山,hp酱油而过,全员欢乐向

    唯三的MA文,我觉得写得超级可爱,其实已经可做为独立小甜饼看!我真的很喜欢梅林是强大魔法师这种既龙傲天设定(bushi)。


  18. 【亚梅/德哈】亲爱的院长先生 BY 青釉南瓜罐

    Lofter/AM/更新4章/HP背景

    简介:设定是在大战以后,私设邓校受伤斯内普去世。梅林应了招聘教授的公告,来到霍格沃茨。

    说好大长篇,作者写了4章就出坑了。


  19. [Merthur/Snarry] Total Eclipse 全蚀  BY  叮铛小铃儿 

    Lofter/AM/更新5章/Merlin 背景

    简介:假设第七部的斯哈在决斗的时候互相抛了一个咒语,然后触发了一个古老魔咒,穿越到了卡梅洛特,遇上了第五季送滚娘去净化心灵的亚梅....如果他们想回到原来的时代,就要双方再次念出那个咒语....

    很有趣的脑洞!可惜没有后续。


  20. 【德哈/Drarry】我看见了梅林 BY  Missy_A

    Lofter/AM/更新1章/HP背景

    简介:没有人相信哈利和德拉科看到了梅林,直到调皮的大法师把属于救世主的黑发绿眼近视和闪电疤痕安到了德拉科身上同时把马尔福家的标志金发蓝灰眼睛安到了救世主身上。

    脑洞都好有意思!


  21. 【德哈/亚梅】傲慢与偏见Pride and prejudice BY 幻影皮囊姬

    Lofter/AM/更新2章/HP背景

    简介:时间起点放在HP第五部凤凰社的开学日(乌姆里奇出场)。亚瑟直接空降霍格沃茨大厅,因为“疯言疯语”被乌姆里奇直接撂倒了……醒过来后直接要找梅林,然后就没了呜呜呜。

    虽然只有两章,但字数很多,可以作为一个有趣的小故事看一看。


  22. 【MERLIN xover HP】PRAT (救世主! Arthur/ 龙! Merlin)  BY 5-11

    >>随缘地址

    随缘/AM/更新5章/HP背景

    简介:这是Merlin等了一千年后终于遇到Arthur的故事,但这次Arthur已经成为了魔法界的救世主。

    这个脑洞真的很棒!可惜作者不写了。


  23. 【德哈/亚梅】青年巫师的画像  BY 青葵

    Lofter/AMA/更新4章/HP背景

    简介:德拉科在修复有求必应屋时遇见一幅画像,然后发现了一些埋藏千年的秘密。同时,画像里的巫师似乎决心干涉他的感情生活。

    主要是德哈,梅梅是助攻。还没到亚瑟出场。


  24. [Merlin+HP]Destiny's Secret

    >>随缘地址

    随缘/AM/更新2章/HP背景

    简介:Merlin是个生来就有强大魔法的小巫师,Arthur仍然是个Pendragon,Morgana和Mordred还有骑士们也都在Hogwarts上学,除了他们相遇的第一年外,故事发生在Merlin在Hogwarts的第五年,他的秘密戴斯特尼让他等了这么久之后终于开始露出一点线索了。

    这篇基本没指望更新了。但是故事很可爱,梗很有意思,停在这里也就罢了。


  25. 这该死的宿命(哈德,亚梅) BY 哦哟

    Lofter/AM/更新6章/HP背景

    简介:嗯……有生子,我觉得这个合集可以是论亚瑟·彭德拉贡的1000种重生身份

    简而言之就是……我以为你是在帮我养孩子,结果你居然在泡他(别信)

    霍格沃兹分合始末(论坛体) BY 哦哟

    Lofter/AM/更新3章/HP背景

    简介:论坛体。

    救世主拯救世界的时候我在做什么(merlin+hp)BY 哦哟

    Lofter/AM/更新6章/HP背景

    简介:莫甘娜和亚瑟以平均300年转世两次的速度轮回,1500年的轮回里两人交手十数次,各有输赢。多次轮回后的莫甘娜得到过一切也失去过一切,她经历的太多,她看穿了。亚瑟却从不记得一切,所以他也不会记得会魔法又黑化的他是多么可怕。这一世,亚瑟又有了魔法,莫甘娜和梅林决定联手……


    没错,太太连坑3篇,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CP不明

最后这一类是Merlin crossover HP的文,但是亚瑟未出现或AMA cp属性不明,所以我基本都没兴趣……但是还是罗列一下,有兴趣的姑娘可以翻一翻。


  1. 【HP Xover Merlin】古代遗物/Ancient Relics,全文完结! BY TeenMuggle

    >>随缘地址

    随缘/无cp/长篇/HP背景

    简介:梅林·艾莫瑞斯为这一时刻的到来已经等待了一千三百年。他能否实现命运对他的要求?哈利是否会信任这个神秘的陌生人?古教和整个巫师世界的命运将由他们决定。《死亡圣器》最后部分的AU。设想开始于《梅林传奇》第四季结束之后,开始写于第五季开始之前。

    有人评价这是最好看的交叉同人,还是完结作品。但因为亚瑟一直没出现,没有AM我就萎了。没错,我就是这么恋爱脑。

    【Merlin/HP】新的使命 BY TeenMuggle

    Lofter/无cp/更新9章/HP背景

    这篇是古代遗物的前传。


  2. 【授权翻译】Only A Boy不过一男孩【Merlin Xover HP 】 BY Riddell Lee

    >>随缘前16章  随缘16章后

    随缘/CP不明/更新33章/HP背景

    简介:在梅林被拽走之前,亚瑟已经统一了阿尔比恩,而魔法不再为人恐惧或者受迫害。这样的形势已经持续了好几年,这时四位极富盛名的法师来到卡梅洛讨论修建一所引导年轻的男巫、女巫善用自己能力的学校的可能性。这个故事的开头,梅林已经了解他们并和他们交了朋友。
    在哈利波特的世界里,没有了这位叫哈利波特的男孩。尽管政见来回摆动,魔法界一直坚信伏地魔没有真正的死亡。

    这篇的评价也很高。换了翻译君,但还在坚持更新,完结有保障(各位翻译的姑娘辛苦了)。但和上一篇同样的问题, 没有AM我就萎了。


  3. [HP+Merlin]安好如初(授权翻译)

    >>晋江地址

    晋江/CP不明/更新11章/HP背景

    简介:经过一个莫名其妙的远征后,梅林在回卡梅洛特的路上被莫嘉娜和她的追随者们袭击了。他中了陷阱,受了伤,身边还带着一个失去知觉的拖油瓶亚瑟。梅林眼看逃不出莫嘉娜的圈套了,很希望自己能到地球上最安全的地方上去,然后......他的愿望成真了。

    这篇是翻译文,还没完结,原文是《The World will be Fine》,译者提到CP不明。


  • 终于结束~\(≧▽≦)/~啦啦啦,没想到会有这么多!而且Lof好像对翻早期文章有限制,2016年10月前的就看不到了。因此,如果在此之前的文章如果有人收藏过,请务必在评论区推荐O(∩_∩)O

  • 我永远爱Merlin和Harry Potter 这两部作品!也永远爱带来这么多美好文章的太太们!


青飒

【梅亚/ MA】Contract Lover⑤

正文:

“我记得我已经说过了?”戴着棒球帽的男人无奈地站在原地,手里的玫瑰花被他转来转去。

“可是你看,他们的爸爸都给他们买了。”黑色卷发的小男孩仰起头,虹膜是浅淡的灰蓝,莹莹发亮的眼睛渴望地哀求,小手拉着男人的指头轻轻摇晃着。

“不行,我们说好的。况且你已经吃了一个了。”男人不为所动,一只大手覆在男孩黑漆漆的头顶上,强迫他从别的孩子手上拿着的冰淇淋球上挪开目光。

男孩露出可怜巴巴的失望神色,嘴角一撇。男人眼看大事不好……

“米西安妈妈——唔!”

男孩张大的嘴巴被一只大手捂住。压得低低的棒球帽檐盖住了男人翻了个白眼的动作,男人腮边鼓了鼓,咬牙切齿地骂他:“小混蛋!”

“唔!”男孩...

正文:

“我记得我已经说过了?”戴着棒球帽的男人无奈地站在原地,手里的玫瑰花被他转来转去。

“可是你看,他们的爸爸都给他们买了。”黑色卷发的小男孩仰起头,虹膜是浅淡的灰蓝,莹莹发亮的眼睛渴望地哀求,小手拉着男人的指头轻轻摇晃着。

“不行,我们说好的。况且你已经吃了一个了。”男人不为所动,一只大手覆在男孩黑漆漆的头顶上,强迫他从别的孩子手上拿着的冰淇淋球上挪开目光。

男孩露出可怜巴巴的失望神色,嘴角一撇。男人眼看大事不好……

“米西安妈妈——唔!”

男孩张大的嘴巴被一只大手捂住。压得低低的棒球帽檐盖住了男人翻了个白眼的动作,男人腮边鼓了鼓,咬牙切齿地骂他:“小混蛋!”

“唔!”男孩扯起嗓子又哀嚎一声。已经有过路的人朝他们投来异样的目光,男人怀疑自己已经被当成了拐卖儿童的犯罪分子。他放开男孩,朝人群干笑着,大手按住男孩的肩颈,在他头顶低语着:“别以为你抓住了我的把柄,这事没完,莫德雷德。”

人群里走出来一个棕色卷发的美丽女人,长长的头发温婉地披散在背后,荷叶边的长裙衬托出她动人的身体曲线。过往的男人们纷纷不受控制地溢出一点Alpha信息素来,却都被女人身上同样属性的信息素挡开了。众多Alpha信息素乍然交锋,糜软之意荡然无存,让男人们自觉无趣。

而亚瑟,他仍然站在原地,对这些攻击性十足的信息素恍若未觉。

“抱歉,亚瑟,让你们久等了。”女人抱歉地笑笑,落落大方。接过亚瑟手里的花,女人伸手揉了揉小男孩的头,“你好呀,莫德雷德。”

“没事,我们走吧。”男人眼疾手快,把准备将自己弹射出去的莫德雷德勒在怀里,“……莫德雷德!你想吃冰淇淋吗!”

“哟吼!谢谢爸爸!”莫德雷德欢呼着,拽着胜利的果实——他揣着钱包的爸爸——朝冰淇淋车飞奔而去。

米西安在后面微笑着,温柔的目光落在父子二人的背影上,捋了捋脸颊上的发丝,也跟了上去。但她走了两步就停了下来,偏头朝一旁的咖啡厅看去,还没看清就被莫德雷德的声音叫了过去。

等到亢奋的小男孩玩儿遍了自己属意的项目,缘分使他们回到了出发点,三人就近找了个地方共进晚餐。

是很普通的一家小餐馆。米西安一向喜欢靠窗,所以他们选择了靠窗的三个卡座中的一个。最里的那个位子已经有人了,那人背对他们,一小半黑色的脑袋露了出来,一截裹着黑色西装的手臂搁在桌上。亚瑟不由得好奇穿得如此正式的人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亚瑟背靠他坐下,正对餐厅大门,而莫德雷德则坚持要和米西安阿姨一起坐。

莫德雷德很识趣地没有捣乱,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边吃他的油炸食品。米西安时不时笑着给他喂西蓝花,看着小男孩皱紧了眉毛吃下去。

亚瑟自从坐下来,手边的水杯已经空了三次。棒球帽被摘下来放在一边,露出了他那一头耀眼的金发。亚瑟在米西安的调笑声中不好意思地用手指拨弄乱糟糟的头发,目光在米西安和莫德雷德之间来回逡巡。

“你不用这么紧张。”米西安笑着开口。

“什么?”

“我知道你需要一个过程,我不急。希望你也能循序渐进,毕竟你高兴才是最重要的。”米西安安抚地看他一眼,手指握住刀叉,灵巧地分割食物。

是了,奈米斯的唯一继承人永远这么善解人意。亚瑟惊觉自己一路以来的不安和犹豫都被这个心思灵敏的女性Alpha尽收眼底。

“嗯……”亚瑟斟酌着开口,“你知道我……”他指了指自己的后颈,“我可能无法像其他Omega一样能给你一个孩子。”

“你知道我不是为了孩子。”米西安擦了擦手,摸了摸莫德雷德的小脑袋,“何况有莫德雷德就够了。”

“这对你不公平。”亚瑟甚至都不敢看她的眼睛。

“亚瑟,爱情不谈公平。”米西安打断他,漂亮的琥珀色眼睛真挚动人,“我在等你,我随时都准备好了。如果你想要一个孩子,我也可以生,这没什么。”

“米西安……”亚瑟被这个女Alpha打动了。

决定权从来都被放到他的手上。米西安一直在等,等到了莫德雷德长大。他孤立无援的时候是米西安陪在他身边——他后颈上的伤疤作证。他绝望的时刻米西安何尝不是同样绝望地等待他?奈米斯的继承人想要多少优秀的爱人而不能得呢?

他于心有愧,所以并不允许莫德雷德称呼她为“妈妈”,那不对。而另一方面,或许是因为莫德雷德的蓝眼黑发总让他晃神。

(又懒又白痴的我最讨厌重新找地方停车了!还是擦边球!有不对的地方请尽管说。以下省略请点击) 

tbc

不性感的加伦画超烂的画
我giao,画布开太大,画到一...

我giao,画布开太大,画到一半直接死机卡出来……

所以我背景就直接瞎搞了,gg

我giao,画布开太大,画到一半直接死机卡出来……

所以我背景就直接瞎搞了,gg

楚客
剧里没看到二瑟公主抱梅林有点小...

剧里没看到二瑟公主抱梅林有点小遗憾

讲真,梅子都瘦的只剩骨头,你就非得用抗的(虽然我知道抗的比较方便跑路)

剧里没看到二瑟公主抱梅林有点小遗憾

讲真,梅子都瘦的只剩骨头,你就非得用抗的(虽然我知道抗的比较方便跑路)

Isand

看最后,找链接。

当你以为是车的时候反而不是车好吧这就是车小孩子别看啦我一个破画画对能写出什么香艳的车啊只是为了自己爽我爽了就行了管别人干嘛我就爱搞a搞a好快乐我是给a拉黄瓜的小傻子嘿嘿其实我还想写狗a的但我觉得他俩都是没嘴人真要搞一起那多沉默啊要不搞毒苹果吧害不行我对alex更不了解只能疯狂ooc可恶好烦写文太难了啊啊啊啊啊啊我写这么多字够了么可以稍微当当了吧MA&EA 别看我别看我我好乖的EA 没有颜色没有没有路人A 这里只有纯情恋爱(不是)哦对我还要画本子啊好烦路人A2.0 


车车,吞了就戳大号私发@Void🍋 ...


看最后,找链接。

当你以为是车的时候反而不是车好吧这就是车小孩子别看啦我一个破画画对能写出什么香艳的车啊只是为了自己爽我爽了就行了管别人干嘛我就爱搞a搞a好快乐我是给a拉黄瓜的小傻子嘿嘿其实我还想写狗a的但我觉得他俩都是没嘴人真要搞一起那多沉默啊要不搞毒苹果吧害不行我对alex更不了解只能疯狂ooc可恶好烦写文太难了啊啊啊啊啊啊我写这么多字够了么可以稍微当当了吧MA&EA 别看我别看我我好乖的EA 没有颜色没有没有路人A 这里只有纯情恋爱(不是)哦对我还要画本子啊好烦路人A2.0 


车车,吞了就戳大号私发@Void🍋 


链接在评论已补

仓墨(持续更新中)

又是二瑟鱼


沉迷这个人鱼二公主王子的美颜无法自拔


这个AU我太可了


什么写文吸吸鱼不好吗


又是二瑟鱼


沉迷这个人鱼二公主王子的美颜无法自拔


这个AU我太可了


什么写文吸吸鱼不好吗


仓墨(持续更新中)

【AMA】一首无谓的诗

我愿意将我身上的羽毛一根一根拔出,为你铺路,不愿你的双足沾染无谓的尘埃。


你将不会看到羽毛上的鲜血,我是不想脏了你的眼的,那样清澈的眼眸,是我在深海里唯一的光。


我抽出我的肋骨,刺穿我的心脏,做成你的权杖。


你只需看到前方光明的路途和遥远的阳光,而我会在你身后处决所有害你的人。


我是绝对的邪恶,为你而杀戮;我是绝对的正义,为你而审判;我是绝对的善良,为你而赞颂。


你是我永远的命运,永远的信仰,永远的渴望。


想看AM文和图的翻翻我合集吧

_(:з」∠)_


求红心蓝手和评论

我愿意将我身上的羽毛一根一根拔出,为你铺路,不愿你的双足沾染无谓的尘埃。


你将不会看到羽毛上的鲜血,我是不想脏了你的眼的,那样清澈的眼眸,是我在深海里唯一的光。


我抽出我的肋骨,刺穿我的心脏,做成你的权杖。


你只需看到前方光明的路途和遥远的阳光,而我会在你身后处决所有害你的人。


我是绝对的邪恶,为你而杀戮;我是绝对的正义,为你而审判;我是绝对的善良,为你而赞颂。


你是我永远的命运,永远的信仰,永远的渴望。











想看AM文和图的翻翻我合集吧

_(:з」∠)_


求红心蓝手和评论

德科不是德拉科

瞧一瞧看一看,大噶好!这是一则小广告!(何


每日金苹果独家放送A右粮,为期八天的活动脱贫攻坚战 助力冷CP给大家加油打气嗷!敬请期待下周各位老师的精彩表演!(?


群号1076198003,欢迎磕A右的小伙伴来玩耍哦。

瞧一瞧看一看,大噶好!这是一则小广告!(何


每日金苹果独家放送A右粮,为期八天的活动脱贫攻坚战 助力冷CP给大家加油打气嗷!敬请期待下周各位老师的精彩表演!(?


群号1076198003,欢迎磕A右的小伙伴来玩耍哦。

美狄亚

【梅亚】Midsummer's Ritual(翻译文补档)

无授权翻译,评论补档

无授权翻译,评论补档

小羽毛

不是ky我就单纯想问一下有多少人因为国内cp磕的冷圈去磕欧美cp,结果还磕到冷圈的(๑•́ωก̀๑)我觉得我没救了。。。

不是ky我就单纯想问一下有多少人因为国内cp磕的冷圈去磕欧美cp,结果还磕到冷圈的(๑•́ωก̀๑)我觉得我没救了。。。

太阳能硬糖

[MAM无差]My heart isn't in the right place.

我不擁有梅林劇中任何角色。

後續會在某個心血來潮的時候開始寫,雖然算得上是寫給自己看,但如果你喜歡的話請告訴我。



突然間,一個想法擊中了梅林的心臟,這個說法也許不是最精準的,但實際上,他的確感受到了心臟被積冰包裹般的無名恐懼,以及焦慮。
如果——不,不,他不應該思考這個問題,基哈拉向他保證過,什麼時候龍的預言會出錯,不是嗎?
但梅林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維,他的左手緊緊地握住右手手腕,似乎是在防止自己處於無意識的狀態下做出什麽,任何事。
他坐在阿瓦隆湖畔,感到呼吸變得急促,以及無法避免的顫抖,如同多年前鬼魂穿過他的身體一般,然而這一次是非物理層面的極寒。

如果他已經錯...

我不擁有梅林劇中任何角色。

後續會在某個心血來潮的時候開始寫,雖然算得上是寫給自己看,但如果你喜歡的話請告訴我。

 

 



突然間,一個想法擊中了梅林的心臟,這個說法也許不是最精準的,但實際上,他的確感受到了心臟被積冰包裹般的無名恐懼,以及焦慮。
如果——不,不,他不應該思考這個問題,基哈拉向他保證過,什麼時候龍的預言會出錯,不是嗎?
但梅林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維,他的左手緊緊地握住右手手腕,似乎是在防止自己處於無意識的狀態下做出什麽,任何事。
他坐在阿瓦隆湖畔,感到呼吸變得急促,以及無法避免的顫抖,如同多年前鬼魂穿過他的身體一般,然而這一次是非物理層面的極寒。

如果他已經錯過亞瑟了該怎麽辦?

顯然,梅林清空大腦的嘗試沒能成功。
一旦思維有了不那麽好的開端,所有都朝著梅林沒法控制的方向狂奔,隨後是墜落,永無止盡,窮盡一生也無法觸及地面的墜落。
也許亞瑟已經以他不知道的某種方式重生在地球上,梅林沒法找到他,他可以擁有全然不同的人生,不同的姓名,不同的模樣,與亞瑟潘德拉貢的相似之處只有靈魂。
如果他參與了戰爭,也許亞瑟會在梅林沒法看見的地方戰死,第一次或是第二次世界大戰都極具可能性,那是世界最需要一個明智領導者的時刻,比起其他發生過的所有戰爭,而他甚至無從得知。
梅林時常想起劍欄之戰,他見識了武器更迭,科學引領著人類發展,世上很難再有魔法的一席之地。

現在自稱巫師和女巫的法師從普通人的世界躲藏,甚至禁止在他們面前使用魔法,這與亞瑟想要完成的,與古教給予他的使命截然相反,所以也許有一天亞瑟會回到他身邊,然後他們會一起將魔法展現在世界眼前。梅林歎息,意識到了他自身的無能為力。

梅林時常想起劍欄之戰,在見證過如此多的戰役以後,在見證過世界痛哭,古教貪婪地收割死去的靈魂後,劍欄之戰永遠是梅林漫長一生中,最為慘烈的戰役。
正是這場戰爭讓他失去了亞瑟,亞瑟潘德拉貢,永恆之王。
梅林知道自己真正恐懼的不是失去亞瑟。
那個擁有一頭太陽般耀眼的金髮,眼睛好似透徹海水的國王,如果亞瑟離開了死者的屬地,並開始一個全新的人生,梅林會樂於見到這樣的情形。
他害怕將不得不繼續無知,盲目,並且永生地等待下去。
他的命運甚至在他出生前就已成既定,艾莫雷斯,德魯伊賦予他的名字,攜帶著古教強大的力量,其他人會說這是一種恩賜,但梅林不這麽想,他永遠也不會這麼想。梅林認為這是一個無法擺脫的詛咒。
艾莫雷斯:永生。

不合時宜地,梅林開始好奇,如果當初他能夠救下亞瑟,事情也許會朝另一個方向走去,也許他就不用永生地揹負這一切,也許他能夠被古教允許死去。

然而實際上,他能夠輕易地死去。

古教強加給他的不過是違反自然的長壽,梅林知道他自身並非不死之軀,劍刃和子彈都足以輕易地取走他的性命,如果他沒有利用魔法保護自己的話。唯一一個梅林沒有這麼做的原因只是亞瑟,他不能冒著亞瑟可能回到他身邊的可能性去終結自己的生命,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一件事。

問題是,他已經無處可去了。
整個世界如此之大,宇宙如此宏偉,而他不屬於任何地方,梅林曾經的歸屬隕落在時間中,此後不再出現過任何允許他停留的地方。
梅林不得不看著他的朋友逐漸衰老,死去,看著卡梅洛特毀滅。
他看見王朝興起於覆滅,戰爭勝敗,也看見人類一成不變地恐懼自己無法掌控的力量,為此,無辜者死去,魔法的從屬不得不再一次躲進陰影。隨後世界不再需要國王,也不再需要戰爭,梅林甚至能夠向自身的魔法發誓,他會願意為了阻止戰爭降臨而有所作為。
儘管那意味著他也許再也見不到亞瑟?
阿瓦隆在難以計數的世紀中,一直被他的魔法保護著,遠離工業與科技對世界的改變。除了神佑之島,他想,這是僅剩的,能讓他這個老頭緬懷過去的地方了。

梅林狂怒的心臟驟然恢復平靜,他不知道該怎麽辦,他不知道該怎麼想。梅林微不可聞的嘆息出聲,不得不把自己從草地拽起來,在太陽墜向地球的另一半以前,最後將目光投向阿瓦隆。

儘管那意味著他再也見不到亞瑟。

 

 

 

 

 

 

 




艾蘇薩的到訪是在三日以後,梅林無法控制地好奇,是什麽讓他這位同樣長壽的朋友決定從隱秘的住所來到不列顛,來到阿瓦隆與他相見。不是說梅林不願意見他,事實上他樂於見到艾蘇薩,甚至急切地需要和古龍談一談,當然,在梅林最初賦予艾蘇薩姓名的時候,他們的種族還沒有被稱之為古龍。
梅林看見意為曙光的生物伏在湖邊的草地,儘管它並不需要歇息,不,他們揮一揮翅膀就能越過千里,長途跋涉的勞累只是針對人類而言的,龍從未有過此項煩惱。

“你知道你現在看上去像什麼嗎,梅林?”
艾蘇薩的第一句話就為他贏來了梅林無奈的凝視,很顯然,梅林知道沒辦法阻止他這位朋友完成他的句子。

“你看起來像流浪漢,一個落魄老頭。”
白色的龍為此大笑起來,梅林當然知道自己看上去是什麼樣,只是白髮蒼蒼的外表能為他省去許多不必要的麻煩,沒人想要接近一個莫名其妙的老頭,說真的,沒有人。
Edniwe min geoguð*”
他眼裏閃過金色的光芒,那一瞬過後,他的雙眼逐漸熄滅。梅林頗有些不適應地攏了攏領口,他用老人的形象在世間行走了很久,也許太久了。
“永恆最初的一千年已經過去,”艾蘇薩垂首向他示意問候。“艾莫雷斯,而你仍然害怕失去他。”
梅林為他的話感到窒息,在片刻的沉默後,他決定來到艾蘇薩身邊,坐在覆有雜草的土地,並向老朋友袒露自己的擔憂。
“我害怕我不得不永遠等下去,”梅林摘下一根無名的雜草,將它纏繞在手指上,小心翼翼地不讓它破碎。“我不知道我還能等多久,在我放棄以前。”
“古教會讓你知道的,”白龍像是在安慰他。“如果亞瑟回到世上,古教會告訴你。”
“我不確定。”
梅林撫平被他捏出痕跡的草葉,輕輕吹出一口氣,但又像極了嘆息,他看著它變成飛蟲,向湖心跌跌撞撞地飛去。

“這就是我的擔憂,艾蘇薩。”不再年輕的法師望著夜空,就連星月也在時間中改變,沒有什麼再是他所熟知並且懷念的,他只是個希望時間停住腳步的老人了,希望世界的改變可以再慢一些的老人,他說。“我害怕古教不會給我任何信號,又或者基哈拉錯了。”

“基哈拉從不會做出錯誤的預言,你是最清楚的,梅林。”
“我的確是。”
基哈拉就沒有在莫德雷德的事上出錯。
“直到現在,我也相信基哈拉不會出錯,相信古教會在那一天到來的時刻給你提示。”艾蘇薩把他巨大的腦袋放在地面,露出休憩的姿態。
“就算,好吧,就算他會回到我身邊,”梅林為艾蘇薩的行為露出了一個笑容。“我仍然不會知道那是否意味著古教願意解開我的束縛,我不知道我能否承受再看著他死去一次。”
最後,梅林撫摸著艾蘇薩的額頂,希望的火光搖搖欲墜,在湛藍色的深淵邊緣躍動。
“這不像你。”艾蘇薩極為仔細地端詳他的眼睛。“梅林,是什麽讓你如此擔憂,讓你渴望解脫?”
“你知道我可以用哲學範疇的答案來應付你的,對吧?”梅林再一次笑了起來,眼裏充斥著無法用言語描繪的溫柔,以及疲憊。“就像我說的,我害怕永無止境的等待。”
“我甚至回憶不起他們的聲音。”
“你應該休息一會兒,在繼續你的旅程以前。”
是的,他應該休息一會兒。梅林出神地想,他用這些疑問折磨自己太久,他的心臟已經快超載了。艾蘇薩張開自己的翅膀蓋住梅林,替他遮擋月光直白的探視。
“謝謝,艾蘇薩。”
在黑暗的包裹中,梅林陷入睡眠以前喃喃。






所有出現的咒語都來自Merlin Wiki,這是梅林用於從Dragoon the Great變回自己原本模樣的一個咒語。






圍繞在他四周的是深藍與黑暗,他絕望地伸手,沒法抓住不定形而又無處不在的水流,掙扎著,在如此的深度,他只能看見上方隱隱約約的光亮,他試著向光的源處遊去,曾屬於他忠心耿耿的鎖子甲與護具被自然規律策反,帶著他墜入更為陰沉,沒有聲音和光能抵達的深淵。

他不能呼吸,徒勞地張嘴呼救只能吐出他肺部僅剩的空氣,隨後他被黑暗吞沒,水流在他身遭走過。

亞瑟王被湖水淹沒,沒有人聽到,感受到他。

 

 

 

梅林醒來後發現艾蘇薩已經不知所蹤,陽光灼燒著他的視網膜,他不得不努力地閉上眼,用手臂遮擋強烈的光線。他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做過夢了,是的,做夢,他知道那不是一個預言,也並非古教因為他放棄的念頭植入的威脅,這只是一個恐懼導致的夢境。

一個他的大腦充斥在焦慮和想象中,虛構的夢境。

世界上不存在絕對善良、睿智的人,不,這樣的人是不存在的。梅林對自己想。哪怕是亞瑟也只不過是對於自己人民而言的明智君主,而他只是簡單地追隨亞瑟,他的雙手沾滿了凝固的血液,不是無辜者,然而他們決然罪不至死。

年邁的法師認定,他必須要斬斷自己的思緒,至少是今天,至少在他窒息於這些想法,陷得更深以前,他需要浮出水面,深吸一口氣。

但他又能去哪兒?

梅林站了起來,拍掉衣服上的泥土和枯草,露水早被太陽曬幹,不再擁有水的形態,在適應了上午的陽光以後,它看起來也沒有初見時那樣可惡。

“Miht dagan, beþecce me. Adeadaþ þisne gast min freondum ond min feondum.”
這個咒語讓梅林回歸年邁的軀殼,白色長髮亂成一團,鬍子以決絕的固執打結。落魄老頭,他想到艾蘇薩對他的形容詞,他的確是,考慮到他游離在世俗之外,在卡梅洛特隕落後再也沒法與任何人,任何土地建立起聯繫,他只能不停流浪。

他應該離開阿瓦隆。梅林對自己說,儘管這是他應做,而並非真正的渴望,他應該離開阿瓦隆,找到一個可以沉浸其中的事,隨便研究點什麼,魔法或者科學,天文學也不失為一個好選擇,甚至哲學。

他失敗了,當然,顯而易見。

梅林再次跌在他先前躺過的地面,眼前的雙手遍佈皺紋,他深吸了一口氣。他不知道亞瑟是否還能認出他來,儘管他的外表未曾改變,但梅林知道,他已經完完全全成為了另外一個人。

他太老了,甚至遠比看上去還要古老得多。

眩暈,地面震動,梅林有一瞬間以為地面不再是規定的形狀,地面開始波動,但他知道這些都不是真實發生著的,只不過是幻覺罷了,就像他無數次幻想過的亞瑟潘德拉貢。
就像此時出現在他眼前的亞瑟潘德拉貢。

“為什麼我總是看見你。”梅林對自己低語,很難描述那究竟是疲憊還是絕望,亦或是兩者都有,他閉上雙眼,期翼這幻像能盡快消散在空氣中。

“蠢貨。”

然後他聽見,這讓梅林的心臟跳過了加速的過程,沒有間歇地狂舞,他幾乎不再能夠捕捉到任何聲音。

 

是真實,還是另一個美好的夢境?如果這是事實,那意味著古教如他所想那般沒有預示,他能見到他只不過是出於純粹的好運。而如果不是,梅林努力地回想著該如何呼吸,如果這只是另一個幻覺..

他該怎麼呼吸來著?






TBC

楚客

【梅林传奇】玫瑰噩梦3(Merlin/Arthur,Morgana/Arthur,abo梗)

【小学生文笔预警】

【ooc预警】


没有那啥,但我不知道有些词能不能显示,所以还是走评论

【小学生文笔预警】

【ooc预警】


没有那啥,但我不知道有些词能不能显示,所以还是走评论

Rïatla
△warning△:降智警告!...

△warning△:降智警告!降智警告!

探究:当菜鸟没有按时回屯所时马利克在想些什么。

因为无梗而瞎画的放飞产物,只要我跑得够快宣教长就追不到我。(X)

重发*n。我就不信了

△warning△:降智警告!降智警告!

探究:当菜鸟没有按时回屯所时马利克在想些什么。

因为无梗而瞎画的放飞产物,只要我跑得够快宣教长就追不到我。(X)

重发*n。我就不信了

不名的不明

又发现一首很适合他们的歌

我何时才能学会剪辑?……

分享Nightwish的单曲《While Your Lips Are Still Red (Theme From The Movie "Lieksa!")》: http://music.163.com/song/21312012/?userid=131110045 (来自@网易云音乐)

(如果有人之前安利过同一首抱歉,可侵删)

[图片]

分享歌词:

Sweet little words made...

我何时才能学会剪辑?……

分享Nightwish的单曲《While Your Lips Are Still Red (Theme From The Movie "Lieksa!")》: http://music.163.com/song/21312012/?userid=131110045 (来自@网易云音乐)

(如果有人之前安利过同一首抱歉,可侵删)

分享歌词:

Sweet little words made for silence, not talk,

寂静中甜蜜无语,

Young heart for love not heartache,

年轻的心因爱无悲,

Dark hair for catching the wind,

黑发应为清风而飞扬,

Not to veil the sight of a cold world,

而非掩盖世间的冷漠,

Kiss,

亲吻吧,

While your lips are still red,

趁你红唇依旧,

While he's still in silent.rest,

趁他还在静默痴候,

While the bosom is still untouched, unveiled,

浪漫无邪,情窦初开,

Hold another hand,

握住那,

While the hand's still without a tool,

未沾染世俗的手,

Drown into your eyes while they're still blind,

坠入你的眼眸,无视世间纷扰,

Love while the night still hides the withering dawn,

与你缠绵在夜色浸没的瑟缩天光,

sh , keep listening,First day of love never comes back,

初恋情怀渐成往事,

A passionate hour is never a wasted one,

昔日激情怎会幻化成空,

The violin,the poets hand,

提琴的弦上 诗人的笔端,Every thawing heart plays your theme with care,

哪颗融化的心 不向你诉说衷肠,

Kiss,

亲吻吧,

While your lips are still red,

趁你红唇依旧,

While he's still in silent.rest,

趁他还在静默痴候,

While the bosom is still untouched, unveiled,

浪漫无邪,情窦初开,

Hold another hand,

握住那,

While the hand's still without a tool,

未沾染世俗的手,

Drown into your eyes while they're still blind,

坠入你的眼眸,无视世间纷扰,

Love while the night still hides the withering dawn

与你缠绵在夜色浸没的瑟缩天光

Rïatla
:如何让耶路撒冷宣教长停止他的...

:如何让耶路撒冷宣教长停止他的battle。

激情产物,MA日常吵架亲亲(?)。很难吃但是摸得很爽的腿肉(。)

:如何让耶路撒冷宣教长停止他的battle。

激情产物,MA日常吵架亲亲(?)。很难吃但是摸得很爽的腿肉(。)

Rïatla
摸了一张宣教长,我太喜欢他了我...

摸了一张宣教长,我太喜欢他了我流泪!!私心打了MA的tag占tag致歉,就当那只鹰是阿泰尔(?)吧

摸了一张宣教长,我太喜欢他了我流泪!!私心打了MA的tag占tag致歉,就当那只鹰是阿泰尔(?)吧

跑单的刺客

【Merthur】In the Oak Grove

就是《橡树林》这篇,只不过自己翻成了英文。

感谢无敌安亦的beta!!


Half-past ten, or at least that was what the clock had shown him. Arthur put the book aside, dimmed the light, and then slowly fell back onto pillows.

The room was silent, all but his quiet breathing. It was not a large room, the double bed occupying most...

就是《橡树林》这篇,只不过自己翻成了英文。

感谢无敌安亦的beta!!




Half-past ten, or at least that was what the clock had shown him. Arthur put the book aside, dimmed the light, and then slowly fell back onto pillows.

The room was silent, all but his quiet breathing. It was not a large room, the double bed occupying most of the space, leaving little space for the wardrobe and nightstands, discs and books, just crushing around the two chairs. Still, he wasted most of his days here.

A vase of flowers stood on the windowsill – some lifeless artefacts, with plastic stems and silk-made petals, dusty due to lack of cleaning. Merlin had got tired of watering the real stuff long ago, only to delay throwing the withered blossoms away and replacing them with a new bunch by a few days.

He always longed for something that could last longer, something as eternal as himself.

Arthur turned off the lamp, facing to the right side, with his back to the room door, eyes open and clear in the dark. The streetlight outside pierced through those ever-closed shutters, leaving orange scratcheson the wall. He counted those marks mindlessly.

Merlin would be back at any time. He came and went, disappearing mysteriously: most times to buy groceries downstairs, other times for a few days, as if he was comfortable with the idea of leaving Arthur alone.

It had not always been like this – Merlin had never left his side in the first several months; he had never torn his eyes away from him.

Arthur was not sure which situation was more unsettling.

He heard a cracking sound, outside the bedroom, somewhere further. Arthur remained still, listening to the scuffling of footsteps sway across the living room, not surprised to find that they did not stop in the kitchen, neither did appear the rustling of shopping bags. They finally stopped behind the door a few meters away from him. Arthur was still staring at the wall.

Another crack opened the door, and warm yellow lights and elongated figures flooded into the darkened room. Arthur lay silent; he could smell the familiar bitter-cold scent of Merlin (“The scent of death.”They had once said sarcastically). The warlock's gaze fixated on his back; he was motionless for a moment.

“You know I'm still awake.”Arthur said flatly. In the end, it was he that broke the silence first. He rose from the bed, trying to avoid the other man's eyes.

“My apologies.”Merlin seemed to be chuckling. “Would you like dinner?”

Merlin led him out of the room, his fingers clasping around Arthur's wrist, spoke to him in a low, disordered whisper. The living room was spotless and deserted, with almost no trace of any residents, for they barely used places other than bedroom.

Arthur was not hungry. He had lost weight, both from lack of exercises and a diminished appetite. His cheeks were no longer strangely unaged, plump and lustrous like a young boy, but rather sunken, harshin the cold light of the refrigerator; even those bright lips had become bitter. He was much paler, after having never seen the daylight for a few years, and even his hair – once golden and radiant like summer mornings – had eventually faded into a dim winter sun.

They shared some reheated macaroni, or maybe it was just Arthur eating it, while Merlin was pretending he needed to eat.

“Where have you been?” Arthur asked.

“Just some trifles,” Merlin replied calmly. Ah, knew it. Arthur sneered, turning hisf ork. “There's nothing for you to worry about.”

“You're still wearing that coat.” Arthur shifted the subject, using the fork to point at the warlock's ragged old coat. He continued with a forced teasing tone. “Don't you know you have to change when you back home?”

At last, these words seemed to wake up a part of Merlin deep inside. He smiled sheepishly at Arthur, grunted on his way back to the rack by the door. He was always happy to take any opportunity he could get away with, and after all this time, Arthur still found it was hilarious.

They never spoke during the rest of the dinner, which finished hastily. It was not until Merlin had extinguished all the lights and had returned to bed with him that Arthur finally met his gaze. He could not see Merlin clearly in the dark, but he knew that Merlin could see him, those eyes were glimmering gold in the night, like a beast lurking in woods.

“You went to that lake again, didn't you?”

There was no answer.

“I know you've been to that damned lake again,”Arthur repeated, pulling his hair exasperatedly, “Why? Why would you go there? It's not as if –”

His world suddenly started spinning. Arthur gasped for a moment before he realized that Merlin's bony fingers were closing around his throat, tightening instinctively and crushing him with all his strength. The glowing orange lines from the streetlight were now spreading across the warlock's face, cracking open like bleeding wounds. Arthur wanted to laugh, or maybe sob, but all the noises were locked up in Merlin's freezing iron grip.

Merlin's golden eyes shined like lighthouses above a pitch-black sea, flickering in the whiteness of his vision, but without anger or cruelty. Arthur was about to pass out, when Merlin let go of his hands immediately, as if waking from a long dream. He caressed the bruised skin, panicked, and soothed Arthur gently; his broken whispers rippled through every shadow:

 “I'm sorry…I forgot you were here. I forgot you were waiting for me back home…I'm so sorry, Arthur, Arthur…–”

Arthur shook his head slightly, eyes closing, and let Merlin take as his will, planting kisses on the blonde's chapped lips. His hands twisted into the boundless darkness beneath him, silently enduring the ravishment from the warlock above. His body trembled like a ship in storms, heaving and drowning between the cold waves; a ghostly mock emerged at thecorner of his mouth, almost instinctively, scornful of them both.

 

He had not always taken it so well. Arthur had continued shouting for the first six months after Merlin had brought him in, fighting and cursing: he had cursed Merlin, cursed this lunatic kidnapper, and cursed those strange dreams which had haunted his whole life. If he had known how things would end up, Arthur would not have smiled politely at the old codger from the park; or stopped for that lanky raven-haired young man on the subway platform, just because those blue eyes looked exactly like someone's in his dreams.

But it had been all in vain, and Merlin would always find him in the end, he would always catch up with Arthur like a hungry bloodhound. You have no idea how long I've been waiting. His voice was a wandering ghost in solitude at night. You don't know how long I've waited. I won't let you leave again. It is our destiny, yours and mine.

Damn your destiny. Arthur had once roared at him. He had tried to kill Merlin, and he had tried to kill himself, but Merlin would not permit it.

Besides, who was he to defy Merlin? Arthur thought with bitter amusement afterwards. There was no man – whether in past or present – nor whatever mystical being, could persuade Merlin to give up.

Therefore, he yielded, knowing that even in the midst of all those vague memories, there was never a time that Arthur had not compromised first. He no longer kept resisting whenever Merlin touched him; instead, Arthur would thank him when Merlin brought him coffee, and a smile would split across the warlock's thin face, both surprisingly young and extremely old.

The clock on the nightstand showed eight forty-one when they woke up. It must be an extraordinarily sunny day outside. The excessive sunlight passed through their locked shutters, dripped down to the floor, condensing into pools of molten gold. Arthur could only guess. He had not seen the world out of the window for a long time.

He crossed out another date on the calendar. Time moved sluggishly in a small space, and this was the only way for Arthur to keep sane. Just another month, and it would be two years since Merlin bought him here. 

Two years. Arthur wondered if there was anyone still searching for him, outside under the cold, pallid light of day.

“But you can't keep me here forever.”He told Merlin that night.

Merlin remained quiet; nothing betrayed him except for his arms – chaining Arthur into a suffocating embrace, as if Merlin wanted to break him, so much that the last piece of Arthur's sobriety gradually dissolved, and he was drowning into Merlin's lake-deep silence, left nought but a sigh.

Because, Merlin. His chaotic mind was still operating, half scoffing, half mourning. What you're doing is no different from watering those plants, barely prolonging the inevitable ending – I can't stay here forever. You cannot make me stay forever.

Somehow, there was an inexplicable panic rushing through him. He felt afraid when Merlin back to the lake repeatedly, as if Arthur was not here, as if he was not himself, and that Merlin was still waiting for someone to sail through the mist.

Arthur had long since given up on escape. Not because he fell into this ridiculous charade whole-heartily, but because he had already forgiven Merlin – he never really had a choice, had he? It was whether to forgive Merlin, or to continue lamenting his fate – also because he had nowhere to return. All these years before Merlin appeared, Arthur had prayed that his childhood dreams were not lunacy but some concrete memories; had foolishly hoped that 'Someone' would help him out of this grey, dreary life, out of the future his father had planned for him, and all the expectations or disappointments in Uther's eyes.

Merlin had fulfilled his wishes, only in the worst imaginable way.

Amid the chaos, he began to feel a burning headache again, as well as a throbbing pain under his left ribcage. Merlin's ice-cold lips and fingertips slid through his chest, down to the abdomen and between his thighs. The warlock was chanting an incomprehensible prayer, pushing Arthur to the peak time after time.

Arthur panted. He was almost going to break at any second, but then Merlin would put him back together piece by piece. He constantly feared for what these blue-gold eyes were searching: whether they were examining him, trying to find the traces of the dead king on thisweakening body, yet only to discover some marks left by anguish and exhaustion which had never been there before.

Words were wasted, for Merlin was long lost in the madness. Arthur had learnt to accept these cruel arrangements, no longer repelled the misfortune that fate had cast upon, nor would he mock the other's short-sighted. Yet sometimes he could not stop sighing under Merlin's torments, mourning for his old friend who had fallen into such a maniacal state. Occasionally the lost resentment would come back upon him, and it made Arthur nervously tug at the imaginary chains around his ankles. Merlin had no need for shackles to chain him down, only the words rolling down his tongue, and a flashing gold inhis eyes.

He thought maybe Merlin felt the same: that he loved and cherished Arthur as well as hated him – hated him for those one thousand and five hundred years, hated him for his reappearance, and for making Merlin another prisoner with nowhere to escape to.

 

Arthur woke up in the wee hours of the morning. Merlin was lying beside him, warm breathing brushing on his nape. He gently woke Merlin, asked him if they could replace that dusted artefact withsome fresh bouquets, and pleaded him to promise never return to the lake again – at least for this long winter.




-End-

Aparesse。

【刺客信条/MAM无差】太阳、燕麦和稻草

之前有金主约的稿解禁,没想到遇到自己唐突回坑,如果有摊主接寄放的话会印成无料在CP26发放。

是MA/AM无差


新来的学徒告诉马利克,阿泰尔回来了。

这很不寻常。长久以来,阿泰尔仅只在任务间隙踏足他的领馆,带来一支羽毛,被罪人之血染得饱满,呈现陈旧的棕褐色。他沉默地将羽毛交还给马利克,偶尔选择在领馆的角落休息一晚,蜷缩在枯萎、蓬松并且柔软的干草堆间,清晨再向马利克要下一支洁白崭新的羽毛。他不用早饭,金色双眼明亮锐利如鹰隼,发间仍带有稻草被阳光烘烤后的小麦香味。

时间凑巧,阿泰尔业出发两天便折返,按理来说甚至未抵达目的地。他收拾桌面,将成堆法典表面的灰尘抹去,将它们垒做一座坚固的山崖...

之前有金主约的稿解禁,没想到遇到自己唐突回坑,如果有摊主接寄放的话会印成无料在CP26发放。

是MA/AM无差


新来的学徒告诉马利克,阿泰尔回来了。

这很不寻常。长久以来,阿泰尔仅只在任务间隙踏足他的领馆,带来一支羽毛,被罪人之血染得饱满,呈现陈旧的棕褐色。他沉默地将羽毛交还给马利克,偶尔选择在领馆的角落休息一晚,蜷缩在枯萎、蓬松并且柔软的干草堆间,清晨再向马利克要下一支洁白崭新的羽毛。他不用早饭,金色双眼明亮锐利如鹰隼,发间仍带有稻草被阳光烘烤后的小麦香味。

时间凑巧,阿泰尔业出发两天便折返,按理来说甚至未抵达目的地。他收拾桌面,将成堆法典表面的灰尘抹去,将它们垒做一座坚固的山崖。分馆长走出房间,黑色长袍垂下肩膀,皱褶堆叠,随迈步幅度摇摆。温热干燥的风从他衣摆下穿过,卷起一点细碎的黄沙,又呼啸着奔向连绵山峦。

正值傍晚,太阳将于山谷处沉没,软垂臃肿,似一只将熟未熟的鸡蛋黄。天空呈现更浅的橙色,更远处正处灰白和淡蓝色之中,朦胧、模糊,化在一起又兑成新鲜色调。晚餐时刻,新晋学徒和刺客们的孩子正端着餐盘领取自己的一份餐食,他们之间年龄差距不大,最大的不过十三岁,最小的也已过八岁生日。未成年的儿童总带一点动物似的聒噪,嘈杂不堪,米饭打翻后被靴底踩成软乎乎的污泥,汤汁泼在木质桌面上留下深色痕迹。阿泰尔坐在这群小猴子间,他身材高,挺拔而舒展的一片,裹在白袍中,像一只正待栖上人小臂的鹰。马利克站在门口看他,年轻人看上去风尘仆仆,但绝不疲惫,相反,神采奕奕。

“我这里没准备多余分量,”马利克走到阿泰尔面前,甩给他一只雪白的盘子,“仓库里有粮食,厨房正空,你可以自便。”他用一贯语气,傲慢、冷淡,尾音上扬,随时有一些不满和讥讽。白袍刺客仰头,夕阳正转过一个角度,让日光投下来,把他浅金色的睫毛粘在一起,像一层被烧化的黄金,均匀地铺在淡色的球形宝石上面。早有学徒替阿泰尔留了些粥,端来木桶,向他的盘中添上满满一份——所有人都知道这只马西亚夫白鹰的名声,并发自内心地愿分出自己的口粮。对此,阿泰尔简短道谢,用木勺舀起一勺被煮得粘稠的燕麦。

晚餐时间过得很快,学徒们饭后仍有训练,这是很有必要的一环,好使他们学会如何在受伤的情况下行走、奔跑与刺杀。阿泰尔仍坐在桌边,慢悠悠地用勺子在深盘里搅来搅去,原本就粘稠的燕麦被勺子搅得更碎,甚至看不出其中谷物颗粒,只有一碗米黄色的糊状物。马利克坐到他面前,单手抱着上臂,紧盯他的动作。“你不该回来,任务尚未完成,你物资充足,也可以在旅途中央补给。”

阿泰尔抬起头。这是张供给给儿童用餐的小桌子,不足一尺,成人来用便显得促狭。他们现在挨得很近,手臂靠着手臂,盛粥的碟子被圈在中央一个小小的位置。阿泰尔回来时就摘下兜帽,他的头发同样是浅金色,比瞳孔颜色更淡,被棕色的皮肤衬得格外明亮。在这个距离下,马利克甚至可以看见他下巴上生出的胡茬,短而硬,发青。

他们安静地对坐了片刻。这是新奇体验,在一切尚未发生时,他们关系不好,算不上朋友,在卡达尔死去后他们中央更像拥有一道浇满火油的沟壑,一点仇恨的火星便可点燃它,直到马利克放下一切、选择原谅阿泰尔后,阿泰尔便忙于完成阿尔莫林指派的一个又一个刺杀任务,神色匆忙,将所有圣殿骑士从人民的头顶抹去。阿泰尔是否会觉得疲惫?马利克首次想到这个问题,他们还在学徒年纪时,所有同年龄的小组中,这个金发的、年纪较他小上一些的年轻人是最优秀的那个,因此他最早成为阿尔莫林的利刃。刺客们在私底下谈论他,敬佩他利落的身手,也不屑于他高傲的态度,有一项理论一直流传:阿泰尔究竟是否拥有感情,还是只是一架不知疲倦的机器?

“我只是……想回来。”阿泰尔说,语气难得柔软片刻。他交叠十指,木勺摆放一旁,盘底燕麦粥吃了大半,剩下一层凝固成硬壳,粘在底面。“没有原因。”马利克端详他的面孔,他在忽然之中意识到阿泰尔看上去表情柔软一些,不再冷硬如山峦侧面,像原先的高傲是一层糖壳,现在被热水冲开、洗干净,露出底下柔和的内里。他同样意识到,他们挨得太近,近到青年人的鼻息快喷上他鬓角的黑色卷发。于是,分馆长向后靠,拉开一点距离。

“如果你想拖延任务,那我大可以直接赶你出去,新手。”他后背挨上坚硬椅背,语气冷淡,“你怀中那片羽毛正等沾上圣殿骑士喉管的血,而你却在这里坐着。”他停顿片刻,语气跟着变得柔软,如同夜幕袭来,带走白日最后一点热气。“如果你想稍微休息一下,——那么你也许可以和我去其他地方坐坐。”

阿泰尔安静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他的声音才逐渐出现,并迅速消失在夜风当中。

“当然。”他回答。

马西亚夫的山不多,可供挑选,但他们仍选择攀登最熟悉的那一座。儿时,他们在那座山上练习隐蔽和刺杀的技巧,用茅草遮挡自己瘦小的身形,学会协同风的速度呼吸;第一次信仰之跃也在山顶一株枯树的枝头,底下有湖和稻草堆,最愚笨的刺客也不会因此折断骨头。它甚至担当着堡垒作用,将随时可能入侵的敌人牢牢隔在它的险峻之外。

他们都很擅长攀爬,尤其是在这座山早就被踏遍每一寸的情况下。阿泰尔走在前面,几个月以外的任务令他变得更加灵巧削瘦,而失去的手臂和近些日子的后勤生活让马利克显得有点笨拙。他有点恼怒,试图加快步伐,好跟上阿泰尔的速度。但事与愿违,夜幕降临后,昏暗的光线令道路上的石块显得不那么明显,他的足底时常碰到它们,尽管在被刺穿之前及时抬脚,但仍然恼人地阻碍了他的步伐。

阿泰尔注意到这一点,刺客悄声无息地放慢脚步,又停下,直至他们距离够近,一前一后,才朝他伸出手来。马利克迟疑片刻,将自己完好的那只手掌放在他的手心。温暖而粗糙的触感随之抵达他的感官,他摸到阿泰尔手上密密麻麻的、早已愈合的伤疤,它们摸上去像是许多道不平的凸痕;还有他的无名指,它已在长久的岁月中长出一个圆润的截面,仿佛天生如此,被造物者赋予一个缺失的器官。刺客比他高上一些,因此手掌也更宽,骨节分明,这是一双惯于掠夺和刺杀的手。但事实上,阿泰尔的体温偏高,连手心也是如此,散发出一点温暖的热意。马利克不得不想到,阿泰尔的温暖与他的冷酷成了一种格外古怪的鲜明对比。

分馆长攥紧那只宽大温暖的手。有了阿泰尔的牵引,脚下的路变得平坦许多,碎石子堆在路边,而不是出现在脚下。刺客选取了一条更长,也更平坦的路,马利克不知道这是否出于对他的考量:在失去手臂后,刺客们接受的训练起了作用——如何在失去某份躯体后正常行走,但这毕竟不能使他回归原先的敏捷。他原先对此感到怨恨,但现在一切都早已过去,变作一缕烟、一片雾,被阳光晒后便消失不见。

大约四十分钟后,他们抵达山顶。这里原本是一片嶙峋乱石滩,但兄弟会先前的修缮令它平整,因此显得尤为宽阔。夜晚早在之前就到来,天空变成一种浓稠的、发黑的靛青色,云层则是灰色,星辰明亮遥远,像铺在天鹅绒或丝绸上的宝石碎片。山风凛冽,刮过他们黑色与白色的袍角,吹乱马利克稍长的黑色卷发。

阿泰尔向前两步。他白色的刺客袍在黑暗中显得有点扎眼,白色的、反光的明亮一片。他转过身,朝马利克再次伸出了手。这次,马利克选择直接走上前去,到他的肩旁。

马西亚夫是一个封闭的城邦,坚实、牢固,不光有刺客们生活,也有平民居住和交易的区域。马利克首次在黑夜的笼罩下注视它。比起铢锱必较的白日,夜晚显得尤为宽容,在她的面纱下,一切变得浅淡、柔和,粗糙的表面被抹平了,平等地变成了所有美丽事物。

“在我父亲还在的时候,”阿泰尔说,“他经常带我爬上山顶。很少有刺客会带自己的孩子这么做——山路太危险,陡峭,随时会让一个还不太会走路的孩子丧生。但是,只有当你站在这里而非在山脚的城邦中生活时,你才能真正地看到马西亚夫的全貌。平民在这里生活,他们出生、长大、死去,被安葬在城外;刺客们同样如此,只是许多刺客无法得到安葬,他们死在郊外,或任务当中。”

马利克看着阿泰尔。在黑夜中他的轮廓并不分明,被黯淡的光影涂抹得有点模糊。“对你父亲的事,我感到抱歉。”他说,试图给予阿泰尔一些安抚,但出乎意料,阿泰尔摇了摇头。“我并非为此感到难受。我明白我父亲的选择保全了他的同伴。他曾经跟我说过,只有当你站在山顶的时候,才能看见马西亚夫的全貌,意识到它仍然存在一些阳光无法到达的地方。”青年人安静地说,“我花了一些时间,意识到我之前一直生活在马西亚夫之间,而从未登上过山顶,去真正地看它的模样。”

马利克看着他。他意识到,有什么事情——他不清楚,也无从得知的事情,正在缓慢地发生。如同一条河流,在日复一日的冲刷中腐蚀堤岸,让一些石子无影无踪,它向前奔流,直至遇见一块巨大的岩石,不得不改变航道,向另一个方向流淌。“你看见了什么,阿泰尔?”他开口,难得没有再称刺客为新人,青年的名字在他的舌尖上滚了一圈,轻盈又灵便地落到地面。

“我不清楚。”阿泰尔摇了摇头,尤为坦诚,“我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有什么事情终要发生。所以这才是我会回来的原因——我希望见到你,仅此而已。”

马利克迟疑了片刻,他终于意识到这是一个足够明确的信号,明确到它甚至不能被称作暗示。这是一句承诺,一句叙述,一句自春日时节吟游诗人的诗篇中摘下的短诗,一点足够真诚的自我剖白。

“当然。我的兄弟。我向你保证过,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支持你。”马利克回答。

他随即得到一个吻。如图期待他的回答,在得到后,那个吻便落在了他的唇角。阿泰尔凑得很近,他们之间的距离被放大到如此接近,以至于他可以清晰地看见刺客灿金色的瞳孔、高挺的鼻梁、发青的胡茬和单薄嘴唇上的伤痕。马利克没有躲开,按理来说,他理应推开阿泰尔,为他的冒犯而呵斥他。山顶上没有其他人,他甚至不用担心会因此名誉受损。

但是很简单,马利克什么也没有做。他安静得出奇,任由阿泰尔在他的唇角和唇瓣处留下亲吻。从寻常意义上来说,这根本不算是个正经的亲吻——它太轻,并且单薄,只是干燥的嘴唇与嘴唇相碰,他只能闻到一些燕麦和干草的气息——它大概来源于阿泰尔时常睡在上面的草堆,而不是今晚那碗黏糊糊的粥。

夜晚的颜色越发沉重,蓝得发黑,像一块被染过头的丝绸盖在山顶,并且笼罩住整个马西亚夫。

马利克抿了抿唇,做出了一个另外的决定——

他用健全的手臂按住了阿泰尔的后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