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may

5673浏览    506参与
0科

你和梅的故事part 2!!

你在梦核世界的第一天过去了

第一集:Part 1 


本集概要:

买回食材后,你和梅在厨房做她最爱吃的牛角面包。梅给你安排了一个房间,你睡得很好

你和梅的故事part 2!!

你在梦核世界的第一天过去了

第一集:Part 1 


本集概要:

买回食材后,你和梅在厨房做她最爱吃的牛角面包。梅给你安排了一个房间,你睡得很好

0科

开了个系列,是梦核(没有内味)

总的来说是你和梅(May)在梦核世界中吃吃喝喝玩玩的故事!

(主要是治愈系,没有梦核内味)

第二集:Part 2 


本集概要:

你突如其来地进入了很久没有人类来的梦核世界,并在梅的家里遇见了梅。梅建议你暂时留宿,并和你一起去商场买(白拿)东西

开了个系列,是梦核(没有内味)

总的来说是你和梅(May)在梦核世界中吃吃喝喝玩玩的故事!

(主要是治愈系,没有梦核内味)

第二集:Part 2 


本集概要:

你突如其来地进入了很久没有人类来的梦核世界,并在梅的家里遇见了梅。梅建议你暂时留宿,并和你一起去商场买(白拿)东西

彩星眸Syfus
角色设计处女作 角色名:MAY

角色设计处女作

角色名:MAY

角色设计处女作

角色名:MAY

你说我嘛?

「今天的忙内怎么不对劲?」

主Maywon+一点苞露+一点白姜+一点苞媛(嗯?


1.


“喜欢我们姐姐的人太多了...”


“嗯,舞白姐姐会在车上等我。”


“姜睿序!”


“你说。”


“我该怎么办才好?”


广川从999回来,空出了几天的假期。


她约姜睿序出门吃蛋糕,无非是因为对方看上去很擅长撩姐。


凭着在姻缘里结下的姻缘,姜睿序抽出了时间来这间现代化的韩屋咖啡店参与这场关于广川的恋情相谈。


缓缓端起抹茶拿铁喝了一口,姜睿序向广川询问所谓来龙去脉。


“嗯哼,事情还要从去年偶运会开始说起...”


广川也喝了一口柠檬水,清了清嗓子。


她当然还记得去年的她与...

主Maywon+一点苞露+一点白姜+一点苞媛(嗯?


1.


“喜欢我们姐姐的人太多了...”


“嗯,舞白姐姐会在车上等我。”


“姜睿序!”


“你说。”


“我该怎么办才好?”


广川从999回来,空出了几天的假期。


她约姜睿序出门吃蛋糕,无非是因为对方看上去很擅长撩姐。


凭着在姻缘里结下的姻缘,姜睿序抽出了时间来这间现代化的韩屋咖啡店参与这场关于广川的恋情相谈。


缓缓端起抹茶拿铁喝了一口,姜睿序向广川询问所谓来龙去脉。


“嗯哼,事情还要从去年偶运会开始说起...”


广川也喝了一口柠檬水,清了清嗓子。


她当然还记得去年的她与许智媛一起参加短跑比赛的事情。


因为故事便是从这里开始的。


那天,当成员们做完准备运动,从运动场上下来时,想要找许智媛一同热身的广川,一不小心便失去她姐的身影。


她与金紫萝说自己要去趟化妆间,然后开始在会场后台乱转。


这里是别家公司艺人的休息室,她当然知道。


装作迷路的模样真的绕进了附近的化妆间,证明她是个无法说谎的孩子。


...


“喜欢我们姐姐的人太多了。”


“那要来场堂堂正正的比赛吗?”


“求之不得。”


...


只是广川没想到许智媛会在这里,还与别团的姐姐在呛声。


被她撞上是一个意外,她马上转身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


但似乎已经来不及了。


“May?”


“智媛姐姐..”


广川赶紧低下头,假装鞠了个躬,并迅速看了一眼另一位小小只女孩的名牌。


“Luda前辈,你好。智媛姐姐,我是..我们要不要一起热身。”


“好啊。Luda姐姐,这是我们家忙内May。”


“哦哦,很高兴认识你。哇,你也太高了吧。”


“我们May得有一米九,而且还在长呢。”


“哪有啦姐姐!”


“真好,能分点给我不?”


“她可不能再长了。好了,我们该回去了,不然等下紫萝姐姐要叫了。不过Luda姐姐...请不要忘记我们的约定。”


“当然。”


许智媛拉过广川的手转身往自家待机室走。


身边人来人往的都是其他公司的女团成员。


许智媛像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模样,牵着广川头也不回。


只是广川知道,许智媛假装潇洒的时候,大多是现在这个样子。


她很了解她姐虚势的个性。


但她似乎一点也不了解许智媛的过去。


“智媛姐姐。”


“怎么了?”


“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呢?”


“是不是让我们May一顿好找了?姐姐向你道歉。”


“作为道歉,姐姐和Luda前辈...”


“只是一时的好胜心罢了。我们待会儿不是要参加短跑比赛嘛,来,May跟我一起做下拉伸动作。”


许智媛并没有同广川说的太多,反而开始迈开脚步做起热身。


但广川很快就明白了什么是所谓的“堂堂正正的比赛”,当她在大屏幕初赛的名单上看到Luda的名字与许智媛名字并列的时候。


她们甚至是相邻跑道。


广川远远看着站在起跑点上的两人,而许智媛的眼里似乎只有终点。


看来她很想赢Luda前辈。


她也确实赢得了这场预赛。


成员们一股脑冲上去抱住她,蹦蹦跳跳做一团为她庆祝。


站在另一初赛队伍里的广川看向她,许智媛也表现得很高兴,只是心思并不在成员们身上。


对啊,除此之外,许智媛还赢得了什么?


跑完预赛的广川若有所思。


这使她也在成员们为她庆祝的时候也显得有些分心。


“智媛姐姐,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


“太兴奋了吧我?”


“还有点失落。”


“有吗?”


“我要怎么做,才能够让姐姐开心起来呢?”


“听到我们May这么说,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如果我拿到金牌的话,姐姐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


“别说一件了,十件事姐姐都给你办到。”


“姐姐的胜负欲太强了啦。”


但没有广川的胜负欲强,因为她也真的拿到了那块短跑金牌。


“也许我的动力并不是来自于胜负欲,更像是一种好奇心了。”


“那么她们的约定究竟是什么?”


“姜睿序你听我说完。”


“说真的,舞白姐姐大概十分钟后过来接我。”


“你这家伙。当下我确实是想那样问来着。”


“但是?”


“但是...”


从运动会场回到公司,大概是半夜十一点十六分。


成员们都还很兴奋,因为今年可以说是满载而归。


连组长都难得的同意给点外卖。


于是糕家的师兄师姐师妹师弟都聚集在大厅里,七嘴八舌地和经纪人说着要吃什么。


广川却一反常态的拉着许智媛来到她们的12号房间。


她打开练习室的小台灯,投射出许智媛最喜欢的自拍光线,试图在黑暗中营造暧昧的氛围。


“智媛姐姐。”


“May想问我什么呢...”


“姐姐怎么会觉得我想问你些什么呢?”


“因为今天茉音的表现很奇怪,居然不热衷于点外卖。”


“那智媛姐姐答应我的事情还算数吗?”


“当然。”


广川知道许智媛一定会这样回答,她向前贴近许智媛,以身高劣势弯下腰与对方视线平行,她看向许智媛的眼神总是那么真挚,容易令人误会。


“姐姐肯定有喜欢的人了吧。”


“我,我很喜欢我们家May啊?难道表现的还不够明显吗?”


“姐姐知道我说的不是那样的喜欢。”


“茉音啊,你还小。”


听到这里,姜睿序捂住嘴巴在偷笑了,她对这句话想必很是熟悉。


但广川并没有理会她,继续说了下去。


“于是我对姐姐说:”



2.


“我的心情,姐姐肯定无法理解。”


在许智媛和广川现在这年纪一般大的时候,已经辗转过好几家娱乐公司了。


来到这家像星际飞船一样的公司也不过是几个月前的事情,而她已经要准备离开这里。


并且丢下这句话她便跑出了练习室。


不然的话,泪腺脆弱的她怕是会哭出来。


因为她是在她几经周折的练习生涯中,极为短暂的存在过的,使她感情萌芽的人。


通俗点来说,即是初恋。


说起来很是好笑,许智媛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颜控。


也许是因为自己的脸蛋已经足够优秀,所以并不会对他人要求太高。


但那天在船家办公室写简历的时候,初次遇见了冲进来打招呼的金知妍。


甚至都没有对她笑,只是简单的点了点头,看上去既冷漠又难以接近。


这是许智媛对金知妍的第一印象,就已经足够冲击了。


当下她就后悔来到这里了。


当金知妍晃到她边上看了一眼她的简历,说道:


“00年?哦莫,进来的话就是忙内哦。”


然后眯起眼睛,对她笑了。


她为什么会对她笑,模样像小动物一样温暖,牙龈肉一下子就露了出来,甜蜜的气息令她感到过于反差。


当然只是如此,她也不至于对金知妍感到心动。


除开在申告示上,秋昭贞假装强势姐姐cue她唱歌时,金知妍轻描淡写地一句“昭贞啊,好好对待我们来之不易的00后忙内”使气氛缓和的这件事。


也不论在每周的发表会之前,会拿着化妆笔细心的替当时还不擅长美妆的许智媛化妆,还另外传授了“护肤很重要,姐姐给你的这瓶乳液要在妆前涂好,就像这样..”然后用指腹在她脸上轻轻揉搓的这些事。


许智媛对金知妍怀有好感,无非是因为金知妍是个热心又靠谱的姐姐,每个舞步,每个wave,都会从身后贴近她,将手扶在她的腰上,把脸贴近她的耳边这样,手把手脸贴脸的教会她。


那不过是一种,青春期的依赖感。


现在的许智媛清楚明了。


只是过去了这么多年,当她也成为了偶像,再次在偶运会上见到金知妍的时候,内心确实还有些不是滋味。


她听过网上的那些谣言,说她离开那家公司是因为金知妍,是因为她们的风格与担当过于一致。


实际上这谣言并不全错。


她离开那里确实是因为金知妍。


但要说她与金知妍风格过于一致,只是因为她与金知妍一同练习,金知妍偶尔帮舞蹈老师教基础的时候,顺带帮助了她许多。


她只是学的好罢了,因为她过于专注的注视着自己倾慕的人。


“那么Luda前辈为什么会向敏智D要了我的联系方式呢?”


“因为知妍姐姐有个前女友在鱼糕当偶像,这件事在我们之间很有名。”


“那Luda前辈你可要失望了。”


“诶?”


“这么说吧。”


与其说离开那里是因为金知妍,不如说来到鱼糕是因为金知妍。


当年公司摆明了出道年龄会在00年之前的成员中间选,甚至连俞延静与任多荣都因为太过年幼而时常掉出出道组情况下的某一天。


就是那一天,金知妍拉着许智媛的手,走进单人练习房里。彼时比她还高一点点的姐姐弯下身子与她对视,像是下了什么决心的样子,对她说:


“我有亲故在鱼糕家,听说他们过两年也会推新女团了,如果智媛不想再呆在这里的话,可以去那里试一下。”


“知妍姐姐就这么笃定我不想继续留在这里吗?”


“我只是觉得,那边对智媛来说也算是一个机会。”


“姐姐只是想减少一个对手吧。”


“我..你这么理解,实际上也没有错。”


“我不去。知妍姐姐知道我现在还留在这里,只是因为...”


“因为不出道对你来说,太可惜了。”


“只是因为我也是女孩子,还是因为我比姐姐要小。所以姐姐连机会都不给我,只给了我这样的忠告,是吗?可是..”


“智媛啊,不要这样。”


“..我的心情,姐姐肯定无法理解。”


许智媛知道继续留在这里没有任何意义,也知道金知妍在帮她另谋出路。


金知妍口中的鱼糕家亲故,分明就是她那传说中有名的前女友。


许智媛会觉得伤心,不过是她无法呆在金知妍身边,也不能同她一起出道了,就连容身之处都要让前情敌提供。


“这么看来,你最终还是做出了选择。果然爱情与面包,还是得选面包。”


李Luda这么说着,又理了理刘海,像是在掩饰她即将到来的疑问。


“实际上我没有选择,在我放弃成为练习生浑浑噩噩度过的初三暑假,我才发现我能够做的只有抓住机会,如姐姐所愿的,离开她而已。”


“那么知妍姐姐那有名的前女友到底是谁呢?”


“答案不是已经呼之欲出了吗?Luda姐姐可以马上搜一下,我的直系前辈/鱼糕女团/95年亲故。”


“啊...或许当时知妍姐姐其实是喜欢你这样憨憨美人的类型的。”


“不,是我从那时开始就不自觉想要变成知妍姐姐喜欢的样子了...就算是现在。”


“诶?喜欢我们姐姐的人太多了。”


“那要来场堂堂正正的比赛吗?”


“求之不得。”


虽然向李Luda下了战书,但这场竞赛对许智媛来说似乎毫无意义。


因为她与金知妍已然回不到从前,回不到她将她当做忙内过于宠爱的日子;而她也不再是那个,需要时时刻刻获得金知妍偏爱的小孩子了。


初赛,当她从中脱颖而出,当成员们簇拥着她。


可她的视线边缘却只看见李Luda有些失落的走向金知妍,而金知妍伸手将她的发丝撩到耳后。


她对她弯下腰目光接触,她用双手捏了捏她红扑扑的两颊,她开始逗她笑,就像当初金知妍在练习室鼓励她时做的那样。


明明前辈也是女孩子,也比姐姐要小。


“或许当时知妍姐姐是喜欢你的。”


许智媛不自觉想起李Luda在化妆间对她说过的话。


如此思考,许智媛感到失落,像是在考试结束后突然回想起正确答案,却没有机会再填上去的那种悔恨。


即使那些过去她所不懂的,现在全都能够看清了。


她喃喃自语:


“可是她现在喜欢的只有你了。”



3.


“那么姐姐有喜欢过谁吗?”


“你姐我好容易从剧组回来一趟,Luda就只是想对我说这种事吗?”


金知妍锁屏手机,抬眼看向站在房间门口的李Luda,向她伸出了手。


“不,在那之前。”


关上门,李Luda走向前握住金知妍的手,秋昭贞还没有从剧组回来,房间里有且只有她们俩人。


跪坐在床沿,李Luda探身向前亲了一口金知妍的脸颊。


“姐姐,我好想你。”


她又这么加了一句,然后便被自己腻歪到紧握双拳,害羞的抖了抖身子。


“虽然我知道。但你对我的想念未免太少。”


金知妍笑眯眯地,还和善的拨了拨李Luda额边的碎发,过于自然的捧着她的脸蛋。


像是要马上给她一个深刻又绵长的吻一般,深情的盯着李Luda的红唇。


连李Luda本人也是这样觉着的,乖巧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来自金知妍的甜蜜。


“或许我喜欢过她,但这对智媛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所以无疾而终,对我们来说都是最好的结果。”


“诶?”


“Luda不想知道了吗?关于我喜欢过谁。我听说你还特地去找敏智D联系智媛了。”


“果然,我就知道。姐姐怎么对她的事情无所不知呢?”


“有吗?”


“我刚进公司的时候,姐姐对我就完全没有那么亲切。”


“Luda啊,我对你还不够好啊?”


“所以我合理猜测..”


无视金知妍的反驳,李Luda应该是在吃醋。


她猜想金知妍之所以对后来的练习生们保持距离,是因为有过前车之鉴。


所谓前车之鉴,即是许智媛。


如世间所默认的那样,练习生像是一个,拥有了梦想,就不能够拥有爱情的职业。


当她们在为梦想,为出道,为成为Star而无止境挥洒汗水时,是否一定没有余力再去维持别的任何情感了呢?


但是坚持一个漫长的、难以迎来终点的目标,在狭窄的空间里,反复重复练习一个动作,一句歌词三百遍,到刻入骨髓、写进灵魂、成为下意识的程度,那么人的意志便不可避免的,会变的脆弱。


试想冗长而庞大的练习量,悬挂在那一根纤细的神经上。


“所以开始依赖仅有的,站在同一条细绳上的对方,甚至是产生依赖、爱意,你不也知道的嘛,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就是姐姐选择与她完全断了联系的原因吗。”


“她就是那样一个孩子,善良聪明,正直直率,自尊自爱。一点小事都要让全世界知道,离开也要看上去潇洒。”


看来不仅是许智媛,金知妍本人也已无法回到过去,无法再回顾当时的心情。


她知道感情是双向的,如果她对一个人投入感情,那么想当然的对方也会回应她。特别是在那样迷惘无望的重压之下。


可对于她们来说,这却是寻梦路上的绊脚石。


她们需要拥有的是真挚,坚韧,默契十足的友情团爱;而不是迷恋,心动,日久升温的两情相悦。


对此,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斩断与不投入。


所以后来即使觉得新来的练习生很可爱,也要与她保持距离。


对所有的妹妹都要一视同仁,偏爱的话就会造成差错。就像她对许智媛所做的那样。


但是即使如此,她似乎还是碰到了一个腹黑的对手——她的徒弟,她的软肋。


“嗯,智媛xi确实很像雪炫前辈。”


“诶?”


“姐姐看不出我在嫉妒吗?喜欢你的人那么多,现在看来,我好像一个都比不过。”


“可是你赢面已经很大了啊。”


“那是因为我追姐姐追的很辛苦。我对姐姐展露的喜欢,配合的默契,不经意间的触碰,我的小心机清算起来可以绕地球两圈了,姐姐却像个木头脑袋。”


“那是要我再表现一下吗?”


“比如说?”


“比如说让你拥有我的现在。”


金知妍捏了捏李Luda故作生气而鼓起的脸蛋。


从敏智D那边得知李Luda的行动时,她就在思考该如何向李Luda解释,关于过去已经过去的这个观点。


但果然对理科生用语言逻辑攻击似乎效用不大,于是此刻金知妍选择拥抱李Luda,还在她的脖子上轻轻咬了一口。


恋情告急,物理攻击。


“难道Luda xi觉得这还不足够吗?”


“嗯。”


从金知妍的怀抱里出来,李Luda本不准备那么快就服软。


可金知妍却用八字眉配上可爱的眼神看向她,嘟起嘴的话就更犯规了。


她伸手将金知妍推倒在床,李Luda早就决定今晚在这里睡了,她一小时前便发kkt和秋昭贞确认过行程,今天秋昭贞会在剧组住下。


她低头缓缓亲吻金知妍的锁骨,还不怀好意的用无辜的上目线看向她姐。


真的是妹妹大了一点都管不住,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这样下去以后可该怎么办啊,如此烦恼着的金知妍只能红着脸小声嘀咕:


“那要怎样才算足够呢?”


4.


“完全不够。”


“智媛姐姐这样答复?在你对她说‘难道姐姐有我这样可爱的妹妹还不够吗?’”


“嗯...”


“没办法,谁让你之前说她完全不了解你的心情呢。”


“那因为姐姐只把我当小孩子看待,这话你可比我熟悉吧。”


“怎么,我和舞白姐姐处的可好了。”


“睿序到底是怎么捕获舞白姐姐的芳心的啊?”


“emmm..我的经验对你来说并不适用。”


“怎么说?”


“因为是舞白姐姐先跟我表的白。”


“呀,姜睿序?”


“哈哈哈哈好啦。其实是我那天找舞白姐姐学日语。”


“这个我擅长。”


“因为很难得能听到姐姐说日语,会觉得很神奇。”


“确实。”


“于是我请姐姐教我..”


“你好?谢谢?请多多关照?”


“姐姐,我爱你,怎么说?”


“真有你的,姜睿序。”


“不过这招对May酱来说也许没什么用。因为智媛姐姐那么聪明漂亮善良,对她说愛してる的人估计得排队到东京。”


“嗯,我有每天对姐姐说사랑해, 我韩语还可以的。”


“但你不妨一试。”


从咖啡店回来,广川觉得她并没有从姜睿序那边获得任何有建设性的意见。


唯一的有效信息大概只有坂本来接姜睿序时,不小心暴露了许智媛昨天的约会对象是符雅凝这件事。


这使得昨天晚上刚被许智媛说着有她这样的妹妹一点都不足够的广川更加失落。


死马当成活马医。


广川回到宿舍便给许智媛发去晚饭邀请,问她是否想吃鸡爪。


许智媛当然是秒回了,对于鸡爪的爱情似乎比对广川还要深厚。


“我还在练习室,May现在在哪里?”


“我在宿舍。”


“我去找你。”


“不,我去见姐姐吧。”


鸡爪店离公司不远,但现在还没有到饭点。


广川抵达她们的12号练习室时,许智媛似乎在里边看舞蹈视频。


见到她进来,便是马上关掉了。


“May酱~”


“姐姐看什么呢?”


“嗯?舞蹈视频。”


“我也要看我也要看。”


“明天不是要去天台开vlive吗?”


“在看我的uml直拍?”


“肯定会有lullet cue这一首,因为这是May回来后第一次和我直播吧。”


“姐姐可真是,专业啊。”


“但是和本人一起看有点害羞,不然我们看舞白姐姐的。”


“好啊。”


广川也坐了下来,还将椅子移到许智媛位置边上,侧着身子一只手放在桌子上,可以感受到许智媛缓缓的呼吸声。


她突然发觉是不是因为她与许智媛靠的太近,才会没了界限。


刚刚见过的姐姐在画面里跳动,她又回想起坂本说的,昨天许智媛特地出门见符雅凝的事情。


的确许智媛看上去像是会喜欢比她年长的,能够宠着她的类型。


那么许智媛对她的关爱,帮助,在练习时手把手脸贴脸的教她舞步,在新歌录音前一个字一个字的帮她抠发音,在无法回家的新年里带着她回自己的家,在觉得她沮丧时带她出去吃甜品,去妈妈的店里吃家常菜,这些应该,肯定,全都是,在可怜她吧。


只是对于异国成员独自来韩过于不易的同情心,只是对于怜悯小孩子生活无法自理的义气与善良罢了。


她对她的照顾,至多,是出自于身处同一队伍,只有团队和睦才能够继续偶像发展所表现出来的专业性。


想到这里,广川不由得叹了口气。


她知道许智媛的善良是不可否认的,这与许智媛只把她当妹妹看待这件事一样毋庸置疑。


“May呀,怎么叹气了,是哪里不舒服吗?不舒服的话要马上和姐姐说。”


“没有不舒服啦,只是感觉有些..闷。”


“那我们去天台吧,这里确实有些狭窄。”


“不,不是那样,只是,可能没有睡好。”


“那May要不睡一会儿?正好我要先去一下舞蹈室,等下到饭点了我再叫你起来。”


“好。”


于是许智媛关掉笔记本,起身离开练习室。


而广川也觉得自己最近有些喜欢胡思乱想,她应该庆幸自己已然遇见许智媛,并与她一起出道了的这件事,为什么还会奢求更多呢?


那些喜欢许智媛,或智媛喜欢的人,他们如今,都没有她与她来的亲密无间,形影不离。


除此之外,从去年偶运会回来之后,到底她的心态发生了什么变化?在无止境的宠爱之上,她还想从许智媛身上获得什么呢?


想着想着,广川慢慢陷入梦境。


在梦中她梦见许智媛站在她的身前,向她笑着伸出了手。


她笑起来一直都是这样明朗好看,就算是每天看都会再重新感叹,再次心动的程度。


“May啊,姐姐我好像太喜欢你了,这可怎么办才好..”


她听见许智媛这样对她说道,这就是所谓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


广川从梦中醒来时,发现许智媛已经在边上了。


练习室的灯关着,只有她的小台灯和许智媛的手机屏幕亮着。


她起身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八点了。


广川对着许智媛眨了眨她忽闪忽闪的大眼睛表示疑惑。


“我看我们May宝睡的那么香,有些不忍心叫醒你。这段时间一定很辛苦吧,如果觉得太累的话,一定要和姐姐讲哦。”


“嗯...姐姐。”


“怎么了?May今天有些奇怪哦,难不成是偷偷谈恋爱了?”


“才不是,我哪有这么简单就喜欢上别人。”


“我可看到你给蔡冰姐姐写了信,还特地去给有真姐姐送了礼物。前两天,还和嘉音xi出去玩了吧。连百合凪姐姐都发了一堆和你的合照。”


“姐姐,”


“嗯?”


“是在吃醋吗?”


“怎么会,我们May有那么多姐姐喜欢,我也很开心啊。”


“可是姐姐这种敷衍的笑容,很明显诶。”


“那我们忙内出去玩都不和姐姐报备,我多多少少要讲你一下。”


“哦?那姐姐昨天打扮的那么漂亮和谁出去约会了,也没有和我这个忙内报备呀?”


“真的是孩子大了。”


“这就叫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你何时学会这么难的谚语了?”


“都是智媛姐姐教的好。”


“那你用日语再说一遍。”


“诶?”


“不会了吧。”


看着许智媛插起手得意的模样,广川只觉得她姐有些幼稚。


但她好像并不讨厌这样与许智媛拌嘴并且说不过她的日常。


是不是因为广川过于喜欢许智媛,所以才会觉得她的所有举动都很可爱呢。


“那姐姐要教我日语吗?”


她突然这样莫名其妙的回复道。


“你现在是在取笑姐姐不会日语吗?”


“姐姐自己都不会,还笑我呢。”


“谁说我不会,抠..こんにちは、啊..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よろしくお什么什么ます。”


“除此之外?”


“除此之外?”


“智媛さん,好きです、”


“诶?”


“姐姐猜猜这会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啊,不就是사랑해吗?”


许智媛有一瞬间的堂皇,但她很迅速的就用她为数不多的日语储备回了话。


只不过广川对她的回答并不满意,她把椅子移了出来,变成与许智媛促膝长谈的姿势。


“在姐姐的国家,사랑해 像是很容易说出口,我们每天都会互相说的程度。但是在我的国家,我爱你却不是能够那么轻易的说出口的。”


“难道我说错了?”


“姐姐还记得我们一起合唱的那首我耳边的糖果的时候吗?”


“嗯。”


“好像对我来说,愛してる并不是那么容易就....”


“对不起,是我没有注意到May的心情。”


“姐姐总是这么快就和我道歉呢。”


“因为你是我们珍贵的忙内。”


“所以即使我对姐姐说愛してる,姐姐也绝对不会动摇是吗?”


“茉音啊,对不...”


“姐姐又要像去年那样,用我还小的理由拒绝我吗?只是因为我是女孩子,还是因为我比姐姐小呢?如果姐姐不希望我这样爱慕你的话,就请不要对我那么无微不至。”


“可是..May有没有想过是因为我太过喜爱你了,所以才会那样过分宠溺于你。但是,即使是两情相悦,不被允许的事情就是无法实现的。姐姐也忍得很辛苦啊,在此之上如果还要我冷淡的对待你,我应该怎么办才好?”


“就像姐姐昨天所做的那样,和雅凝姐姐出去约会,然后回来对我说,仅仅只有我这样的妹妹是完全不够的。”


“然后这一整天你都那么不开心,我马上便意识到是我做错了。”


“那姐姐觉得怎样做才会是对的呢?”


“我不知道。”


许智媛看上去确实很烦恼,她甚至把头扭到一边,不再去看广川了。


于是只得广川起身靠近她,一只手撑在她背后的墙上,一只手勾过她的下巴。


广川落下的吻很是青涩,如同十七岁少女对自己倾慕已久的人,轻轻的,浅浅的,点了一点许智媛的唇便离开了。


这是她对许智媛的第三次告白,希望这一次能够成功。希望许智媛对她也能够心动,就像她对许智媛的那样。


“姐姐,这样做就足够了。”


真是姐姐不像姐姐,妹妹不像妹妹。


猜猜许智媛现在应该要说什么才能够扳回一局呢?


向上伸出双手环住广川的后颈,她说:


“完全不够。”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